58-1005M 听主的声音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我相信是大卫说的:“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主日学总是很特别,是这一天里这个聚会中其它的部份所无法比拟的。我们从晚上很好的休息中醒了过来,感觉就不一样了。你感到很清新,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

呐,我们知道,昨晚我们跟会众说,如果他们一直到一个教会去做礼拜,在来访的时候,或者我是指固定的教会成员,他们今早应该到自己的教会去做礼拜。因为我们是跨宗派的,我们不想让人们离开他们自己的会众。
许多次人们指责我谴责别的教会,并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谴责别的教会。许多次我谴责的是他们所容忍的一些事,但我肯定不是在谴责教会。但许多时候,他们若教导一些与圣经相违背的东西,那我是要谴责那种东西。因为他们做了一些有罪的事,允许这些事在教会里做,我谴责的是这种东西。
2

但我从未,就像有人说的……我有许多天主教朋友坐在这里,我从未谴责天主教徒,我是谴责天主教会的教义,因为我相信那不是符合圣经的;我谴责它们,就像我谴责新教的许多宗派一样,因为我认为那是不符合圣经的。

我有责任站在真理的立场上,瞧?你知道如果你诚实,真诚,神就会欣赏你。
3

你知道,许多时候,一个男人寻找妻子,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果他里面是个男子汉的话,他不会只是去寻找一个长相等等很漂亮的女人;他知道有一天这个会消失的,瞧?他是寻找一个有真正女人特性的女人,一个真正的女人。如果她忠诚,是个真正的女人,男人一定会欣赏她的。我不在乎这男人是个多坏的人,怎么跟坏女人到处鬼混,这世上没有一个坏男人不欣赏一个真正坚持住女人该有的那种品性的女人,没错。因为男人会欣赏那点。

在传讲神的道方面也是这样。如果一个男人只是坚持他所信的东西,呐,你记住,神知道你的心。如果你坚持你真正相信是真理的东西,那么,你对你所谈论的事就会有信心。
4

在这里我有几个好朋友,查理·考克斯弟兄,我看见他坐在那里。上几个星期我到了肯塔基州跟他一起打松鼠,在那里休息一下。班克斯·伍德弟兄和……呐,我们调校猎枪;我必须把我的枪调校得很准,能在五十码远打中一个图钉,否则我就无法打猎,瞧,就是这样。哦,打中一个图钉有什么益处呢?瞧?因为如果你打一只松鼠,朝它的头打,它的头可能就那么大;打到一英寸范围内的地方就可以了,瞧?那里的任何地方。其中有个小伙子说:“没问题,我打中了松鼠。”他们继续打松鼠。

但对我来说,必须打得很准,必须打中那个图钉;不能偏四分之一英寸的距离,必须打中那个图钉,击中它,否则我就会很紧张、烦躁。
5

那天,我坐在林子里,我就说:“主啊,为什么我是这么一个怪人呢?哦,为什么你把我造成这么一个怪人呢?”我说:“在那里,班克斯弟兄在用他的猎枪打猎,他拿起枪,用瞄准镜瞄准射击,他就……”偶尔你会打偏一两枪,因为工厂装的弹药也会导致这样的,因为有的子弹装药多一点,有的装药少一点。但子弹只为打偏一、两英寸,班克斯弟兄说:“哦,没问题,我打到了松鼠。”那没问题,这不会搅扰他;查理,也是一样。

6

但是,我的必须打中那图钉的中心,否则我就会难受。我说:“我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怪人了。”

后来我开始回想往事,我发现我的生命也像那样;那是我的天性。我想:“哦,你为什么把我造成这样呢?”如果有了一点点偏差,偏这或偏那,都会使我很紧张的。后来,主就那样启示了我;当时我坐在格拉顿谷上面,我们一直都在那里打猎。我相信那地方是叫达顿谷,但松鼠吃得很快,我就叫它格拉顿[译注:“格拉顿”原文有贪吃的意思]。
所以,他们……在山上那个地方,我想:“就是这样。”我甚至不会教导说有一个地狱,直到我对这点很确定了,瞧?因此,如果圣经预言到神的医治;而在这里,看上去像这个,像那个;如果圣经说父、子、圣灵,好像有三位神,但我看见的只有一位神,呐,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接受某个人对这一点的说法呢?
如果圣经说到了预定和恩典,这里讲到要有行为,那里讲到要有恩典;我根本无法像那样去传讲它。我必须一遍又一遍地查遍整本圣经,解决这点,直到完全打中靶心,瞧?直到借着圣经完美地显明出来。
那么当我站在那里,我就能真正对我在做的事有信心了,瞧?也知道你所传讲的就是真理,瞧?如果有人在那点上领受的是相反的,而你已经详细查考过了,你就会完全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在哪里停住他,瞧?就在这里。
7

就是这样。神造我们各不相同,我们只能简单地……这就使得世界也是那样的。瞧,就是这个使我成了那种紧张、忧虑的人;它必须是完全正确才行。

今晚,哦不,今早,我很高兴地说,我知道主耶稣不是死的,他是活着的。主现在在这里与他在地上时的任何时候完全一样,或在加利利,或在别的地方。他是永活的、已经复活了、是无所不在的永生神的儿子。如果我不能……如果我教导的圣经只是一位历史上的神,也不确定他现在就在这里,我就会很迷惘;这会使我很紧张,我也不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瞧?我不会知道要在哪里告诉人们说:“哦,现在他会做这事,或他会做那事;”我就无法告诉你们,因我不知道,但当你知道他应许要做的是什么事,也看见他做了那事,那么,你就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了,瞧?
8

瞧,神在他伟大的计划中,他准确地知道要使每个人成为什么样子,因为他会为着那个目的而使用他们。

你们不久前听了那个可爱的女士斯特里克太太在这里唱歌,没有音乐伴奏;她吹奏着一种小乐器,用它来找调或定音,或别的什么叫法。她能够站在那里用那种很低的声音唱,然后又提高嗓门唱,那首“看哪,船来了!”呐,什么时候你们应该听听我唱那首歌,那会很恐怖的。
但你瞧,神知道要怎样造那个女人,使她能那么做,就是这样,我们都有不同的天性。如果我们能找到自己在基督里的位置,然后留在那里,服侍他……
9

今早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坐在轮椅上,主祝福你的心;是什么使你瘸的,亲爱的,是肌肉的营养……哦,我不会说那个字,我说了个头……是营养不良或什么的,是那样的吗?亲爱的,是那个使你瘸腿的吗?或是小儿麻痹症?小儿麻痹症。你知道耶稣医治了那个小女孩,不是吗?你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我相信耶稣会使你好起来的。

10

昨晚那两个坐在这里的小女孩得了那种病,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那是什么病。她们的小手指脱落了,脚指头也脱落了;两个很漂亮的小女孩。我刚好认得她们的母亲和外祖母;我感到被带领,去斥责那个折磨着坐在那里的两个小女孩的魔鬼,把他赶出去。她们一直坐在轮椅上,我都不知道有多久了,昨晚消息传到队列里来,说,那两个小女孩已经起来到处走动了。你瞧,主神对她们是如此的慈爱。

哦,神对我们太好了,我们应该更加地感激他。
11

后来我就在想,昨晚我回到家后,躺下来一会儿,我在想,当人的魂离开后,是怎么样的呢?是他里面的那个人搬了出去;他不是死的,他仍然是活着的。瞧,他永远活着。我们那些已经越过这幔子的亲人,是住在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身体里,还没有被启示出来。

12

每件事都有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是必死的身体、不死的身体和荣耀的身体,瞧?其它的就像,父、子、圣灵,进入到一个渠道里,这三者成为一。称义、成圣、圣灵的洗在一个渠道里成为一。魂、灵、身体成为一。它在三里运行,这三者是一。

拿一个三棱镜来,放在太阳底下,它会反射出色彩;然而,这七种颜色会再汇集成一种。你拿红色来,透过红色镜去看红色,多少人知道那是什么颜色?白色。嗯嗯。透过红色看红色就看到白色,这不是很奇怪吗?
红色是救赎的标志,当神透过他宝贵儿子的红色的血看我们红色的罪时,它们就成了白色的,瞧?但必须是神透过宝血去看,如果不,他们就是有罪的;所以,我们必须在宝血底下。
13

当魂离开身体后,它一路去到一个安息的地方,住在一个身体里,它有这个身体的形状和样式,但不是像这样的一种身体。

你会遇见你的亲人,但你无法与他们握手;你可以与他们说话,你可以看着他们;他们的样子看上去跟在地上时的一样。因为当彼得、约翰、雅各在变象山看到摩西和以利亚时,就认出了他们。
但这是一个身体,当那个身体,一种属天的身体,当它回到地上时,它就拾起它曾经活在其中的那些物质,然后变成一个荣耀的身体。那种身体就是我们所看见的主耶稣复活后的那种身体。
14

“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保罗说:“但我们知道,我们必有一个像主自己那样荣耀的身体,因为必真实的见到他。”所有这些衰老、满了皱纹的手和破裂的器官组织都要消失,变成风华正茂。你们年老的男女们,记住,你的年老就是一个人堕落后的印记,但在复活中,将不再有一个罪的印记了。但神为什么要这样造你呢?他让你长到一定的年龄;你过去大约二十二、二十三岁时,处在最佳的状态。你吃了食物,越来越强壮、健康,看上去是个多么有力的人。但过后你就开始起了皱纹,瞧,死亡进来了。但在复活中,所有的年老都要被抹掉。

15

我看到这里的一位老传道人和他妻子;我猜想他们都八十几岁,基德弟兄和姐妹,或许我还没出生他就在传福音了,如今我也是老人了。我看见他们坐在这里,一对面容安详的老夫妇。我刚才在想,他们在复活时看上去会是什么样的;他们那衰老的皱纹,发颤、僵硬的手和白头发都将消失,变成风华正茂。服侍主真是太值得了,真太值得了;有一天我们必得见他。

16

不知道罗塞拉·格里芬在不在这里?我想叫她来说几句话。她原是个酗酒的,刚得了医治,或几年前在这里得了医治;也许能帮助这里的一些酗酒的。她今早必须回家了,好的。很奇妙的例子。昨晚我想过应该叫她来说几句话,如果我知道她今早要走的话,我就会叫她来。

有这么多的事;我只是想让这教会的人都听一听。
17

呐,今早这里有人要在水里受洗吗?让我看看,一、二、三、四、五、六,这里大概有六个到七个要受洗。主日学之后马上就是洗礼的侍奉。

18

呐,给我们的阿诺德姐妹和她那些小家伙用的主日学房间,已经用作其它的用途了。我们只好……如果你愿意,阿诺德姐妹,我们可能不得不推迟到第二天了,因为我们没有房间给主日学了。

过一会儿,我要为这些小孩子读一些经文,也给他们一些东西去想一想。下个星期天你就可以继续你固定的聚会和主日学的课程。
19

呐,我们想要说,今早,我在这里还要再说一件事;我告诉他们不要那样做,但他们还是做了,瞧?那是昨晚的奉献款,是个给我的奉献款,瞧?我告诉他们不要那样做,瞧?但他们还是做了,当我……等到比利告诉我我才知道,说我弟弟道格把奉献款拿到他家里给他。我还没有数,但我相信说是大约有三百美元,或三百多一点;是那样吗?道格,你还记得是多少吗?[原注:会众中有人说是三百二十四零十二。]是多少,兄弟?[原注:会众中有人重复这个数字。]三百二十四美元零十二美分。非常感谢你们!

呐,我没有做工作已经很久了,你们都知道这点。今早,我的秘书或其他人也在这里,他们知道我的开支多少,不管我在哪里,就是在家里,每天也要花一百多美元用在我的办公事务上和承担寄到全世界去的手帕等的费用。
20

但是,我想要说说这点来给你们在这里的会众一个鼓励。从会众的数量来说,这是我一生收到的最大的一笔奉献款。你知道吗?这平均起来每人有一美元。在外面的工场上,大多数的奉献款平均是每人大约二十二或二十五美分,但这次平均则是每人一美元。

因为我知道你们进不到会堂里来,他们没有在外面收奉献。你无法在这个小地方挤上三百多人,我怀疑;内维尔弟兄,你知道这会堂能坐多少人吗?[原注:内维尔弟兄说:“应该是大约三百人,像现在这样。”]大约三百人,所以你看,大约每人一美元。神知道我为此多么感激,非常感谢你们!这奉献款会直接去到主的事工上;为此我感谢你们。
对于……要是他们中的一些人今晚要走的话……因为,昨晚我回家后,看到门廊上放着一个小盒子,像这样的盒子,是一盒果冻,我想是哪位放的。你们知道我很爱吃果冻,我非常感谢。
21

这里有位姐妹,我最好不要说出她的名字;她是我们家的一个好朋友,她在我母亲家里留了一个爱心礼物要给我和比利的。姐妹,你不知道我对此是多么感激;它来得真是时候,哦,这么多的美事,你知道。

我确信主也知道。所以,我相信他必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每个人。我真希望能跟你们各位回家去,与你们呆一小段时间,与你们交谈;我喜爱那么做,但这是……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一直忙个不停,必须很快地离开。
老实说,今晚聚会结束后,若主愿意,聚会一结束,我就离开这个州。我必须在十二点之前离开这里,我十二点还有一个预约,今天下午的预约安排得满满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忙个不停,人们生病,快要死了。许多时候我到一个地方去,只是站在那里,有人就过来,说:“你认识我吗,伯兰罕弟兄?”
“不,我不认识你。”
“哦,我曾躺在医院快死了,那时你来为我祷告,主就医治了我。”
“我曾是瞎的,那天在街上,主遇见了我,我就看见了,”瞧?
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想到这个蒙福的想法,埃根弟兄,某一天当我传讲完最后的一篇道;为最后一个主要我为之祷告的人祷告过了,我就回天家了;在复活的那天早晨,哦,那将是何等的一个日子啊!
22

喜乐!那时我能站在那里,看见南方的女王上来了,我能看见她的影响是什么;我会看见葛培理上来了,还有他所影响的那些人;奥洛·罗伯茨等其他的人,散基、芬尼、慕迪、加尔文、诺克斯等等。然后,我也会看见我的那群人上来了。哦,那将是喜乐……那将是我的冠冕,没错。靠着神的恩典,我希望那里有几百万人。

现在,我必须尽快到海外去。呐,就我所知道的,就在我们自己的聚会中(想想这点),我是第二次为基督赢得一百万个灵魂了。我希望我能看见赢得了好几百万的灵魂。
23

呐,施洗的事奉;呐,这些预约等等;这是接着聚会后要做的。如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要求私人会面,等等,就打电话给这里的联系人梅西尔弟兄。我们不得不设立一些程序,我们都知道这点。

梅西尔弟兄,他带人们下来;人们一过来,他就给他们安排好,我一完成所有的预约,所有都完了,我就进来叫他,告诉他:“那组人我已经见完了。”他就给我新的一组人,我就又去见他们,你瞧?这一切工作都是在那个办公室里完成的。他知道要怎么安排他们,这样,他就能让每个能进去的人都进去,你瞧?所以,我们很高兴有这个小办公室能那样运作。
所以,只要打Butler2-1519就行了,那是……如果你打杰弗逊维尔,只要是打给我的,他们就会在那个办公室里接。真诚地感谢你们。
24

呐,在我们打开神这可称颂的道之前,让我们……记住,这场聚会和施洗的事奉一结束,比利会来这里分发今晚用的祷告卡。

今晚是个教会聚会的晚上,星期天晚上,城里大多数人还有路易斯维尔附近的人都会在他们各自的教会里聚会;他们会到各自的教会去,但这里大部分是外来的人。因此,我想,今晚我们可以排一个大祷告队列,为他们每个人祷告。我相信我们会的。
我们已经发出了很多的祷告卡,我想,昨晚,昨晚过后,哦,你知道,我觉得我简直可以做一次像我们通常说的,单人飞行了。又一次看到这个小教会里都是举起的手。
25

我的小儿子在这里,他可真是个男孩子。小约瑟,他大概只有三岁;大家都在喊叫时,他在底下的过道中间也会跳起来,在底下的过道中间举起手喊叫、赞美主。

我想,今早他与他的小姐姐闹别扭了,结果咬了她的胳膊,所以我对他说,只要他还那样做,他的喊叫对他就没有什么用处。哦!那些小家伙,他们太招人喜欢了,不是吗?但事实上,当然,他看到其他人那样做,就想他也应该那样做,可能就跟着我们大家,像我们那样。
26

现在,我们把主的道打开放在这里了;呐,现在让我们与他说一会儿话。

亲爱的神,我们现在来到你面前,存敬畏的心、安静、清醒,怀着信心相信你必垂听和应允祷告,因为我们来是奉那能满足一切的名,即你儿子—主耶稣的名,他是那位绝无错谬的;并且赐下了应许,说:“你们若奉我的名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所以,我们知道我们必得着所求的,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名来的。我们没有别的名可以使我们靠着来就近你这位伟大、大能的耶和华神。
我们靠着神的恩典而来,不是说我们配得到什么,乃是因为主为我们作了挽回祭,他为我们受死,为我们赎罪。我们感到藉着耶稣的死我们可以在你面前称义了,那是我们的信心。
27

我们不求任何恶事,而是祈求对我们各人有益的事;因此,主神啊,求你藉着你的道对我们说话;以我们能明白的声音对我们说话,使我们知道该如何成为更好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因为知道当我们死亡的时候要面对那扇大门,我们的心每跳一下,我们就离那扇大门又近了一步,我们每个人都要走进那扇大门的。

也知道在我们到达那里以后,就不再有机会可以与神和好了;我们永远不再有我们现在有的这种机会了。我们不知道何时要越过那条界线,神啊,求你快快地临到我们,让我们拥有所该有的理智,晓得要如何亲近你,把我们的案子呈现在你面前,祈求怜悯。主啊,求你应允;我们是一群有需要的人;我们是羊,呼求牧人引导我们度过一生,并经过死荫的幽谷。
28

正如古时的大卫所说的:“我到了那地方,必不惧怕,因为有牧者一路引导我经过那个地方。”等我们的脚稳固地踏上那荣耀的彼岸,在那里,衰老、疾病、痛苦、死亡都将离我们而去,我们将在那里永永远远得自由了。

主啊,请说话!这个眼睛明亮的小女孩,她是某人的宝贝,正坐在我前面的这轮椅上。今天,我的视线怎么也无法离开她,她因小儿麻痹症完全残疾了,那恶者对她做了什么啊!神啊,求你给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带来释放。求你应允,主啊,不但给她,也给其他正在等候的人。让你的圣灵今早把他们举得高高的,使他们能越过每个疑惑的颤动和每个罪的障碍,使你的圣灵可以在他们身上运行,并医治他们。主啊,求你应允这些事;我们为你的荣耀,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这些祝福,阿们!
29

呐,我已经选好了今早的题目。你们小家伙们请原谅我,因为我要把时间都用在跟大人们说话上了,今早没有你们的主日学了,但我要你们也听听我要读的经文。

今早我要读《撒母耳记上》第3章,我要从中拿出一个题目来:“听主的声音。”这是给小女孩、大女孩、小男孩、大男孩和大家的。记住这题目是:“听主的声音。”
30

现在,你们翻开圣经的人,请翻到《撒母耳记上》第3章;前十节是这样读的。

1孩童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没有公开的异象。
哦,我真想在这点上多讲一会儿;也许等下次吧……这真的很触动我,我再把这节读一遍。
1孩童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没有公开的异象。
看到异象是什么了吗?它是耶和华直接的话;而耶和华的言语稀少。
²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暗,看不分明。³神的灯在耶和华殿内神的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躺下睡了。⁴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说:我在这里!⁵他就跑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没有呼唤你,你回去躺下吧。他就去躺下了。⁶耶和华又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儿啊,我没有呼唤你,你回去躺下吧。⁷那时,撒母耳还未认识耶和华,耶和华的话也未曾向他启示。⁸耶和华第三次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又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才明白是耶和华呼唤这孩子。⁹因此以利对撒母耳说:你仍回去躺下吧;若再呼唤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在听。撒母耳就去,仍躺在原处。¹⁰耶和华又来站着,像前三次呼唤说:撒母耳,撒母耳。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在听。
31

神的声音;当那个日子,听见神的声音是一件很稀罕的事。瞧,因为没有公开的异象;神真正的声音,它是一件很稀罕的事;因为人们已经完全走偏了。当时他们有一个不跟从主诫命的教会;他们有一个名叫以利的传道人,他偏离了神,只是教导百姓他们想要相信的那些律例。

一直到今天岂不都是这样的吗?他只是教导百姓,他自己挑选,并让他儿子们从祭物的肉中,用叉子挑出最好的肉来,结果祭物成了那里最主要的东西了。
32

在对待耶和华诫命的态度上,他也是毫不在乎,神真正的道已经成了很稀罕的东西了。

今天也是这个样子。我们去教会,发现人们进去,怀着某种大的动机:“今年我们要让我们的宗派增加这么多人数;带着你们在别的教会的介绍信过来,与我们联合。”像“44年新增一百万”这样的口号,所有这些东西,人数试图要超过另一个宗派。我们这样做就把圣经的标准降低了;我们偏离了,开始教导一些不同的东西。
33

众先知说到了这个日子的事,那时他们所教导的是人的教义而非神的教义。我们看见了太多这样的事,这事也持续很久了,到了今天,主的言语成了很稀罕的东西,以致要有一个能拥有“主如此说”的人出现。

呐,在这点上,我们有了很多模仿;撒但确实在努力地做这种事。很多年前,除非主真的这么说了,否则人们是不敢这么说的;但今天他们根本不在乎了。能听到主的声音并找到一个能够说“主对我说话了”的人,实在是很罕见了。
你注意到,在人们中间,几乎再也听不到一次他们说“主对我说话了”。那时,男人女人常常彻夜祷告,他们藉着主的圣书按着正确的次序建立自己的家,神在他们家中是第一位的。
34

瞧,我们有太多的事摆在了主之前;你无法参加祷告会,因为今晚要上演高弗雷先生的节目;你无法参加祷告会,因为今晚要上演“我们爱苏西”,或那种愚昧、荒唐的东西,那个把时间都给占用了。结果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听主的声音了。

那些宣称是基督徒的人,只是跪下来做一个自制的,像这样的小祷告:“求主祝福我和我的家人;请眷顾我们,晚安!”第二天早上起来,又祷告说:“请引导我们经过这一天,早安!”我们应该等候主。
你瞧,在说话的都是我们;我们没有给主一个机会让他给我们回话。如果我们祷告再祷告,直到我们的魂进到神的同在中,然后,你就会放松下来并听他的声音了。
35

但今天有太多的声音了,把主的声音从我们这里夺走了;有许多享乐的声音;许多人在听那个声音,看他们能去哪里开开心。许多人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当某种摇滚乐出现的时候,他们简直就无法听神说话了;他们说:“哦,我是基督徒,我今天读了一节经文,是的,’耶稣哭了。’”就这个,继续做他的事。

然而,当要真正跪下来祷告时,他们又有太多别的事要做了。世上有那么多的声音,有那么多的事情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使我们远离了神。
36

昨天妻子和我跑到超市去买一些杂货。我很赶时间,因为我有预约等等,有点迟了,所以就赶快。有个小男孩站在那里,半睡着的样子;有个小女孩走过来,身上穿着一件本来属于男人的小裤子……本来就是,因为裤子是为男人做的。但圣经说:“妇女穿男人的衣服在神的眼中是可憎的。[申22:5]”她嘴唇上涂了很多口红,眼睛像是半睡着的样子,她对那个小男孩说:“某某某在哪里?”

小男孩说:“你怎么会想到我会知道呢?”
她说:“你记得,我早晨六点多才回来。”她还不到十二岁。
37

呐,耶稣是我们的榜样,他十二岁时,他说:“你们岂不知我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

难怪神的声音在今天成了稀罕的东西。它被这么多不同的声音给盖住了;这么多的事情使它暗淡了,把它除去了。最后走到了一个地步,使我们的感官都迟钝了,以至听不见神的声音了。我们的感官,我们在这里应该摇醒自己,认识到你们是男人女人,你们都是神的创造物,你被放在地上是为了事奉神;但撒但的声音和假先知们却说:“哦,时尚一点!”
38

正如几天前我所讲的,我当时正要来教堂,我打开了收音机,听到了路易斯维尔的一个节目说,他们正在教会里教孩子们有节制地喝点酒,要让他们时尚一点,这样,他们就不会喝过量了。

哦,他们需要教导孩子基督,而不是喝酒。那样做会使任何家庭破裂、毁坏和遭殃的。若一个家庭被威士忌酒灌得半醉、头脑被烟酒搞得瘫痪了、整夜狂欢作乐,那神的声音还怎么可能说话呢?
39

等候神的人才能进到神的同在中。进到神的同在中就像清晨走到外面去,那里充满了露水和金银花的馨香。当你进到一个像那样的人面前时,你就知道他们曾与神在一起。

40

今早下来的时候,我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尔,我这样说不是要夸耀谁,”但她说:“昨晚,”我相信或者是其中一个晚上;她说:“我坐在一个亚门派小妇人的边上,她是个可爱的女士,头上戴着一顶小帽子。”她说:“你能看出来那个妇人曾与耶稣在一起,因为她很甜美;她的魂是甘甜的,她的眼睛是清澈的。”那眼睛后面没有藏着罪或别的东西。她曾在神的同在中。她的感官没有因威士忌酒、烟草和世上的各种东西而变得呆滞。她从神的同在中得到了更新,读她的圣经,查考神的道。

41

但我们现代的美国人,我们都干了什么?那些假先知在讲台后面说那没问题。我觉得想把这个说出来,如果我错了,求神赦免我。我深信,有许多传道人都不认识神;而会众永远无法活得高过他们的牧师。

难怪圣经说:“这些赶散羊群的牧人有祸了!”他们是不结果的枝子,要被拔出、被焚烧。
42

今天,有太多事情把人的感官变得愚钝了。哦,但在这一切中间,尽管有各种使人愚钝的东西和今日世界的各种声音,有些是享乐的声音;有些是引诱人的罪恶的声音。但在这一切当中,神的真理仍是永存的:“凡听见我声音而来跟从我的人……”

那些会听见神声音的男女们,神仍然在等着对每个愿意敞开耳朵听神声音的个人说话。
43

如果一个人不是牧师,许多时候人们说:“你能不能做这个?你能不能到这里来?你能不能做这事?”

哦,我愿意做;但如果我要把事情做得正确,就必须一直呆在神的同在中。
然后人们说:“哦,伯兰罕弟兄是个与世隔绝的人。”不是这样的。我爱大家,但他们有成千上万。我必须与主在一起,才能知道他要我告诉众人什么。只要你聆听,他肯定会在什么地方,把他想要你知道的事情告诉你的。
牧师,你永远不要忙碌到以致不能呆在神的同在中,听他的声音了;神永远持守他的道。不管时日多么糟糕,不管你教会的教导多么反对它,耶稣基督仍然愿意对任何乐意听他声音的人发出那微小的声音。只要我们能安静自己,他就准备好这样做。
44

可是,我们慌里慌张地跑来,说:“喂,牧师,我可以加入这个教会吗?”

“你从哪个教会来的?”
“从某某教会来的。”
“那么,让我们看你的介绍信,”哦。
“我能加入这个教会吗?”
“哦,可以,过来吧,我们要给你洒一点水,把你的名字记在册上,然后与你行右手相交之礼。”
哦,共济会会所的程序比那还好,是真的。共济会会所和其它别的会所都没问题,但那还不是神的家;神是在神的家里说话。那些会所想要使你有道德,但神却是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使你成为义。
45

呐,会所拥有一些伦理上的法规,但神给你的是新生。要听神那微小的声音;你们每个承认自己是基督徒的人,要在他面前安静下来。不要让洗刷的事妨碍了;不要让工作的事妨碍了;不要让任何事妨碍了。不要让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只要进到主的面前;起来到林子里去;下车到路边去;等孩子都上学了,就去到密室里,关起门。在那里跪下来;你已经从各处听了各种的声音,但现在跪下来,呆在那里,直到那些声音都止息了,然后你就会被提升起来。这将改变你;使你成为不同的人,就像它对小撒母耳所做的那样。只要你那样做了,那声音也会对你行一些事。呐,它会使你成为你所当是的人;会使你成为你应该成为的那种基督徒。

46

现在,让我们离开现代的日子,回到以往的日子里去。让我们回到早期的那些日子。在各个时代,神的这个声音临到了各行各业的人身上。不管你是农夫,是鞋匠,不管是什么人,神仍旧在说话。你若是罪人、是娼妓、妓女,你若是醉酒的;你若是地方教会的成员,挂名的,不管是什么人,神的声音仍旧等着要对你说话。

47

现在我想到了摩西,他已经八十岁了,受了八十年的神学训练。他懂得圣经,他通晓圣经。他得到了一个神给他的应许,即:他将成为他百姓的拯救者。然而,他只是知道圣经,只是当时那个现代教会的一名形式化的教会成员;他亲自接过了这项任务,试图要去施行拯救,便杀了一个埃及人。

48

你看到没有听神的声音会搞出什么来呢?你只会把事情搞糟。今早魔鬼可能会说:“你不要去受洗;”另一个会说:“哦,以后再洗;”一个又会说:“你最好确定自己在做什么;”另一个又会说:“你会失去好时光的。”要解决这事,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这些去到神的道里。但今天人们似乎不想要那么做。

49

摩西,他已经是最出色的拉比了,但人们变得冷漠、形式化了。摩西听过那故事,他母亲告诉他,他是怎样被藏在芦苇中,那些大鳄鱼又是怎样吃不到他。婴孩的他又是怎样朝着下游漂下去,河里有那些很肥的老鳄鱼(这是讲给孩子听的);它们因吃那些小孩子变得很肥了。那些鹰勾鼻的妇女,女警察,从来没生过孩子,不知道怎么爱一个婴孩。瞧,她们只是到外面去,抱来小婴孩,就把他们杀了,然后扔到河里去。那些老鳄鱼因吃了小婴孩都变得很肥了。

然而,神把这个放在那母亲的心里,叫她把她的婴孩放进死亡里;你没看见这是基督的预表吗?他直接走进死亡里。那个小箱子顺着河流漂下去,每一只老鳄鱼都会游到那箱子旁边,你知道它们为什么吃不了他吗?它们为什么吃不了那个小婴孩呢?因为那里坐着一位天使,说:“给我滚开!”
为什么?神吩咐他的使者看顾他的子民。不要害怕,亲爱的,神在看顾你。魔鬼可能会想方设法要对你下手,但神更大。
50

于是,那些老鳄鱼就都从那个小箱子边游走了。虽然摩西知道这些事,然而,历经了四十年的训练,后来去了旷野,他还是想要凭着自己来做这事。

我们知道圣经,以及神说要做的事,然而我们却说:“哦,我们要把这个做成这个样子;神迹的日子不再是这样的了。我们知道,我们相信我们不再看见神迹了;我们相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洒水礼与浸洗是一样的;奉父子圣灵的名与奉主耶稣的名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只要……既然别人都那么做,所以我们也要那么做。”
51

摩西曾是一个军事家;他认为,他既然那样受训成为一名军事家,他就能靠着他的手杀死那些埃及人,这跟神要做的事是一样的。

你想过这点吗?每个人都谴责摩西杀了一个人,而后来他在圣灵的恩膏下返回埃及,把他们整个都给杀了,却没有人对此说什么。他杀了法老的全军,神在其中,但神却不在第一个当中。
52

后来,摩西就把所有的教会神学都扔掉了。他本来要成为下一任的法老;我们发现他仍然不认识神。但一天早上,在偏僻的旷野,一位八十岁的老人,长长的胡子垂下来,他看见了燃烧的荆棘,就转过去要看发生了什么事。当他靠近那荆棘,就听见了一个声音。神能够对摩西说话之前,必须先让他安静四十年。

我们今天有这么多叽里咕噜的声音,却不愿安静十分钟,让神可以对我们说话。
然而,四十年后,摩西站在那里,在荆棘和那个呼叫他的声音面前,他在事后的五分钟内对神的认识,超过了那八十年神学训练所教给他的。这使摩西成了不同的人;你们只要长久、安静地站着听神的声音,它也会使你们成为不同的男人女人。
53

就像撒母耳所做的,安静地站着;不要激动。如果你需要神,就求他,然后安静站着听,看看主对此要说什么。你只要打开心门,说:“这是什么,主耶稣?”只要呆在那里。如果主没有在开始的五个小时内答复,那么就再等五个小时;如果他今天没有答复,他明天就会答复;如果他这星期没有答复,他下个星期就会答复。呆在那里,直到他答复为止。要听主的声音在你心里回话说:“是的,我是医治你的主。”那时,一切就结束了,你就安定下来了,瞧?“我是耶和华,赦免你们一切的罪。现在回去吧,不要再犯罪了;我不定你的罪。”然后你就能自由地去了,你没事了。但你要确定你听到那声音说话了;摩西听到了那声音,他人就改变了。

54

看看先知以赛亚。作为一个年轻人,他什么都有了。那时伟大蒙恩的王乌西雅,一个义人、一个好人,他爱以赛亚,因为知道他是个先知。所以,以赛亚就倚靠王的膀臂;凡他所要的,瞧,乌西雅都会给他。每次他要什么,瞧,这位好心的王都会给他。

但后来王死了。凡事亨通往往会把人毁了的,要这样说是很难;但凡事亨通会把人带离神。神在圣经里的某处说到了这一件事,他说:“我曾赐福与你,使你凡事亨通;你穷乏、一无所有的时候,我来你这里,你听了我的话,也服侍我;但我赐福与你,使你亨通时,你却转头不听从我。”
55

这正是美国所做的:转过头去;那也是教会所做的。你可以坐在角落边,建又大又美的教堂,把几百万美元投进里面,一切都很轻松容易,难怪你没时间听神的声音了。但等到这些东西被拿走的时刻,那时你就会渴望听神的声音了。现在样样都很好,但那时刻一到,那时就不是这样了。

以赛亚,他可以倚靠王的膀臂,他还是个年轻人;在这年轻人里面有一种美好、恩惠的灵,所以王喜悦他。有一天,这靠山从他底下被敲掉了,王死了。王一死,以赛亚就得靠自己了;当他四处一看,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像王那样。
56

将来某一天,你也会像这样从这些跨宗派中被踢出去。那时候要来,你要么属于某个宗派,要么不能敬拜。你们都知道,圣经说会这样;他们现在只是取笑你们,但到了那个时候,将出现联合抵制,因为兽的印记必然来到。你要么属于普世教会联盟,好像在罗马的那个兽,要么就根本不能敬拜。那是圣经所说的。

到时你就会像以赛亚那样呼喊了;他去到圣殿,意识到那点,就举起手,他说:“主啊,我是个嘴唇不洁的人。”你以为你是个好人,但等到了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也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他怎么做?他不顾一切了。当你对这件事不顾一切时,某件事就会发生;但你还不够不顾一切。
57

“哦,瞧,我加入了教会,那就解决了。”但你必须对这点不顾一切;你得真正地需要神。耶稣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倘若你还满足于世上的事,神怎能对你说话呢?你说:“神从没有对我说过话。”为什么?他想要对你说话,但你被世上的事塞得太满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问题所在。我们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世上的事和今世的享乐上,没有时间给神了,真是这样。

58

呐,我们发现以赛亚不顾一切了;他大声喊叫,承认自己的罪,承认百姓的罪。当他认完了罪,就听到上头有个声音;他往上一看,看见基路伯在殿里飞来飞去,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喊着:“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

发生了一些事,以赛亚不顾一切了,神开始做工了。以赛亚喊叫说:“我是嘴唇不洁的!”因为刚刚有声音说话了,这声音改变了他。
“谁肯为我们去呢?”那声音说:“谁肯去呢?谁肯去站在这帮神学家中间的破口上呢?今天谁肯去宣扬我仍旧是神呢?谁肯去谴责他们的污秽呢?谁肯去推倒他们的宗派,再次建立起永生神的权柄呢?谁肯去呢?”
以赛亚说:“主啊,我去之前,我必须先被改变。”他的一些惧怕、不安都得离开他。
59

每个神所召的个人也必须是这样。你必须重生,被改变,成为新造的人,不是想象的,而是从你内心发出的,必须得有什么事真实地发生了才行。

其中一位天使……你们若祈求,就必得着。其中一位天使走到铜坛前,拿火剪伸到坛上,取了一块烧着的红炭,跑到以赛亚那里,放在他的口中,说:“现在,你洁净了,去传讲这道。”
以赛亚听了那声音后就改变了。后来在他最后的几年里,他写了一本完整的圣经;从《创世记》开始,以《启示录》结束。圣经有六十六卷书,《以赛亚书》有六十六章,为什么?当他看到那是最需要的时刻之后,他变得不顾一切了。
60

但以理在巴比伦的时候,我们昨晚讲到了他,他立定心志,不以巴比伦的教义来玷污自己。但有一天,但以理在那里有了需要,他知道他需要听到神的声音。虽然他有圣经,但他需要听到神的声音。他就去到某条河里;他去到那里不只是把马车停在那里,然后在蒲草丛里跪下来,说:“主神啊,我要听见你的声音,你在哪儿?”不,你那么做不行。

61

以赛亚带着他的马车和马夫,下到河边,然后差他们回去。他要呆在那里,直到听到了声音,这样才行。他对此已经不顾一切了。他必须完全脱离所有的士兵、所有观兆的、所有的博士、神学博士等等,因为他们试图对他说:“你做这个,但以理;你做那个,但以理。”但他脱离了所有这一切,你也必须要这样。他就下到河边,在那里呆了二十一天,一直与主的天使摔跤。但圣经告诉我们,当但以理往水面上看去,他看见那里站着一位天使,一脚踏地,一脚踏海,向天举起双手,指着活到永永远远的主起誓说,当但以理所看见的事成就时,就不再有时日了。他的到来必须延迟二十一天,是因那地的罪恶所致。

62

如果在波斯的时代,因那地的罪恶,他延迟了二十一天;那么在今天,主的到来更会延迟多久呢?但那种不死的信心,那种在人内心里的饥渴和愿望,绝不会对神说“不”,而是持守住,直到神从天上说话。

你不能把这个,把这个福音当儿戏,这不是给你当儿戏的。它必须百分之百地击中靶心;它必须是完美的,否则就是不对的,无效的;它必须是完美的。
63

但以理祷告了。我们在圣经里发现,在《使徒行传》大约第8章或第7或第8章那里,有个名叫扫罗的自封的法利赛人。哦,他是个地道的神学家,他受教于迦玛列的门下。照着当时神学家的看法,扫罗所学到的圣经是最正统的;哦,那种自封和人造的东西。他看见人们行了一些属灵的事,而他的人造神学无法应付它;这与今天是多么相像。但他心里像许多人一样,是真诚、诚实的。人们认为那些重生的人是发疯了;人们认为神的医治和圣灵的大能只是他们说说而已的东西。但这是真实的。

64

于是,有一天,他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口袋里装着教会主教的命令,要下去把那帮圣滚轮全部消灭;他们尖叫、呼喊、跳上跳下、说别国的方言,医治病人等等,他说:“瞧,那是一帮魔鬼,”神学家们说:“下去抓他们,把他们铐上锁链,带回这里来。”

“肯定的,我愿意效劳,主教。”哦,哦,扫罗是个大人物,他有神学博士、哲学博士学位,你知道。于是,他就跨上马,与几个同伴一起出发了。但在路上时,约在晌午,有东西把他击倒在地;他就滚在土里,好像疯子,口吐白沫;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那是什么?不是某个神学家在对他说话,而是一个从天上来的声音,说:“你为什么逼迫我?”
65

他从土里翻过身来,眉头沾满了土,也许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他说:“主啊,你是谁?”当他眨一眨眼的时候,他的眼睛像蝙蝠那样瞎了。那巨大的火柱立在他面前,有声音从那火柱里出来,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你那人造的教训是错误的。”那是什么?那是一个公开的异象,神的道成为了真实的。哦,弟兄们,这正是我们需要的,更多像那样的事。

我只想要感谢主;昨晚在轮椅上的这两个小女孩今天已经走路过来了,没有用轮椅了,为神的荣耀……主祝福你们,小姑娘。
是什么做成的?是同一位耶稣,他过去在超自然的声音中说话,今天他还在说话。
66

“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扫罗成了一个被改变的人了。今天,人们也应该被改变,使他们能够看见、听见永生神的声音在说话,就像他行走在加利利时说话那样。哦,肯定的。

“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是什么做成的这个?主带他下去神学院、教导他新的神学吗?不,他没有。他做了什么呢?他对扫罗说话;那些从云中说出来的话是一种真实的声音。那是什么?是同一位在西奈山打雷的神。
67

在圣灵降临的聚会和一些地方,你听到人的声音变了,这人几乎不知道什么是ABC,但基督可以用那个声音说出全能神的奥秘来;这本该改变每个坐在神话语同在中的男人女人。

他说:“我听见了一个声音。”哦,我们太过沉睡了。我希望我们必须把这点讲得更明白一点,但我们在教会里、在神学上、在思维中、在生活方式上太过沉睡了,以至听不到他说话的声音。
68

“哦,”他们说:“这可能是读心术,可能是……你知道,可能是这、是那或别的。”

要是摩西说“嗨,说不定是魔鬼在那个荆棘中”那会怎么样?摩西没有疑问,他听到了声音。
如果你说:“哦,那可能只是我的良心在告诉我那事。”
如果你是神的孩子,你就会认出那是他的声音。“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会认出来的。
69

还有一个名叫彼得的人,他得救了,也被圣灵充满了;他还是想拘守那些祖先的遗传。他所知道的,就是要听道的声音。一天,在房顶上,他还是想守那些遗传,“不可吃任何肉,还有安息日等等;”有许多很好的人仍然想拘守这样的东西。

70

有一天,彼得在房顶上,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说:“我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不洁的。”神,我希望神能带领这里谷地的一帮传道人,让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癫狂的;我们不是圣滚轮;不是一帮垃圾,那是永生神的灵。男人女人被神的良善灌醉了;那不是巫术或读心术,那是永生神的灵。放下你们的遗传吧,长老们!听永生神的声音,它会改变你的。

你不愿意成为一个迫害者;如果你能越过你所有教义的壁垒,直到漂进那边神的同在中,你就会想成为他们中的一个了,某件事就会发生了。你就不会相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就会相信神迹就发生在这里,因为有一件神迹行在了你身上,肯定的。改变人的想法,这就是神的声音一直在成就的事,它改变了男人女人,使他们成为所当是的那种人,不是那些学校和教师所要培养的人,而是神把他们塑造成的那种人。那声音说话,我就听见了声音。
71

哦,我想讲讲个人的经历;你们许多听见过他声音的男女们,你们也喜欢讲自己个人的见证。我能记得小的时候,在偏僻的肯塔基山区,就听到了那声音;当时我以为是一只小鸟停在树上,但小鸟飞走了。他说:“不要怕,因为某一天你将离开这里,住在一座叫新阿尔巴尼的城市附近。”

我听见他的声音说:“不要抽烟、喝酒或与女人玷污你的身体等等,因你长大后有一项工作要你去做。”
哦,他仍旧是同一位主神。在你小小的祷告室里,你时时在听他对你说话,然后你出来,走到会众面前,当着他们说出神的声音来。在撒母耳的日子这声音是稀少,在今天它更是稀少了,因为没有公开的异象。
彼得听到了那声音,就把他的所有神学都改变过来了。他就去到了一帮他本来认为是无知、被神抛弃的外邦人中。是神的声音,不是他的教导,是永生神的声音改变了他。
72

现在,再讲一个。在圣经里,曾经有个好人,跟耶稣是熟人,他爱耶稣,相信他,敬拜他,与他一起玩耍,与他一起到山里,一起到河里去钓鱼。他是个好人。

一天,耶稣出去了,死亡悄悄地溜进了他的房间;他已经离开了犹太正统教会,他和他两个可爱的姐妹马大和马利亚都离开了。他们出来了,因为他们爱耶稣,相信他是弥赛亚。他们这样做后,教会很快就把他们赶了出来。
后来,这个年轻人病得很重,最后就死了,也埋葬四天了。那个时候神学教导对他们有什么用处呢?那时他的教会有什么用处呢?但在地上,有一个神的声音,主就对拉撒路说话了。而拉撒路,一个已死的、在坟墓里朽烂的人,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又活了过来。
73

我曾死在罪恶过犯中;你们也曾死在罪恶过犯中,但那是神的声音说:“你们劳苦担重担的人,都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听见这声音对着瘸子说话,他就直起来了;我看见神的声音对瞎子说话,他的眼睛就开了;对着将死的人、患癌症的、长大麻风的说话,就看见他们的肉复原了,完全康复了。我看见他对酗酒的、神经过敏的人、被抛弃的人、贫民窟里的人说话,他们就成了女士和绅士,永生神的圣徒,因为神的声音说话了。
74

这是我们今天要听的声音,让我说说这点作为结束。时候要到,你犹豫不定的魂要从你身上被取走,去到某处的目的地,他要么去到黑暗中徘徊,要么去到神的怀中。那个声音要再次说话,圣经说:“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约5:28]。出来的,其中有受羞辱永远被憎恶的,有得永远平安和喜乐的。[但12:2]”

75

今早可能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你是要听电视上说的话,或报纸上说的话,或神学家说的话,还是听神所说的话。你们作为一群人,让我告诉你们,不要听任何东西说的,只要听神说的;等候那个微小的声音,神就会改变你。

你说:“我想相信,伯兰罕弟兄,我希望我能信;我希望我能做一些事,”但你做不到,为什么?因为你安静得还不够久;你没有走到一个地步使所有的疑惑都消失了。当你进到一个地步,所有的疑惑都消失了,那么你就自由了,就能听见神的声音在说话:“我的孩子,我是你的救主;我的孩子,我是你的医治者;你不需要做这些事,我受死了,叫你可以自由。”但只要你在这里还处在这种颤动中,跟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那么,就要赶快离开它们。
76

这使我想起有一次,我在那山上的时候;我永远忘不了那些经历,大约十年前或差不多这么长。我当时在帮杰弗里斯先生做集拢的工作,他们是一个……我把盐驮在马上,运到一些特定的地方,这样我就可以把盐散开放在那里,然后牛就知道过来舔。那里离有人居住的地方大约有七十英里远,我是说离科罗拉多州的克雷姆灵大约三十、三十五英里,可能是四十英里;在那里你才能见到一个人口大约只有七、八百人的小镇。

77

我下了马,就卸下马鞍上的袋子。我们用望远镜观察那些牛,我把马拴在树干上,拖车放在马的后面,那种马……载货的马在前面。

我上了山,那里景色非常美,那时是春天。我看着对面的山谷,欣赏着远处微波荡漾的水面。那时是下午,当我在观看时,看见了一件令我激动的事。
我看见一只老母鹰背着小鹰飞离了巢;它在小鹰上面扇展着翅膀,直到把小鹰都背在了它的翅膀上,小鹰以前也离巢过。但母鹰背着它们飞到了山谷里,以前它们从未去过那里;它们只是在学习飞翔。于是,母鹰把它们都放下来,它们就在草地上边走边啄,彼此从对方身上跳过去;无忧无虑地玩耍。
78

我坐在那里,心想:“呐,这不正像一群真正信主的基督徒吗?”它们无忧无虑,它们为什么无忧无虑?它们什么也不用害怕,因为母鹰已经飞回到了上面,坐在岩石上守望着它们。哦,那景象就改变了。

当你开始这样想:“要是我得到了圣灵,那某某牧师会怎么想呢?某某主教会怎么说呢?”我不在乎他们会怎么说。耶稣受死了,他登上了荣耀的城楼,坐在诸天之上;没有一样东西会搅扰到你。他的眼目看顾麻雀,我知道,他看顾我,他也看顾你们。
79

那么,如果有一只郊狼或什么野兽要来搅扰这些小鹰,瞧,它们最好不要来搅扰。母鹰会用手或用爪把郊狼提起来,带到几千英尺的高处,然后松开爪子,郊狼会在空中就散架的。

没有什么会搅扰那些小家伙,母鹰会照看它们。没有什么会搅扰你,不要怕接受神的道;只要放松,得到信心,并且相信。主正在看顾你;他会使任何试图来搅扰你的东西散架的,哦,它可能会来攻击你,但却不能伤害你。
因为一切事的临到,都是主许可的;它不是别的,乃是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主的人得益处。不会有任何伤害临到你。
80

所以,过了一会儿,暴风雨来了;暴风雨一来,来得很快,那是从北方来的;闪电出现了,大风以每小时六十或七十英里的速度刮来。那只老母鹰发出呼啸声,飞到了山谷底下。那呼啸声是干什么用的?那些小鹰认得母鹰的声音。

主说:“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危险靠近了,呐,它们没有想要躲在什么东西底下;它们没有想要跑进哪个垃圾堆里,它们只是在等候母鹰。
那也是基督徒应当做的,看神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81

当那老母鹰一着地,它的脚有像这么大;就像巨大的飞机俯冲而下,把头伸向空中,呼啸一声,张开巨大的翅膀,翅膀这头到那头约十四英尺。瞧,从这根柱子到那根柱子那么长。那些小鹰都拼命地跑过来,跳到了母鹰的翅膀上,蹲下来,用小爪子紧紧抓住翅膀,用小嘴紧紧咬住那里的羽毛。母鹰的翅膀没有晃动,就带着它们迎着大风飞上去了。它直直地飞到岩石穴里,带它们躲避要来的暴风雨。

哦,弟兄,暴风雨就要来了。要听主的声音,它在向你呼喊:“从巴比伦中出来吧!与它分别,不要在他们的罪上有份;我必收纳你们。你们要做我的儿女,我要做你们的神。”
82

在结束前,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原注:有预言从会众中发出。]阿们!你们听到了,这就是我们在教会里所称作的预言。
83

今早,这里有什么人愿意的,我知道会有人的,愿意说:“主神啊,求你怜悯我!虽然我加入了教会,我认了罪,但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在你面前安静,听你带领我、教导我的声音。如果你没有以可听见的声音向我说话,我可能不知道要怎么做。我喜爱认识你,好让你能向我说话,引导我的道路。”

你们愿意现在举起手,说:“神啊,请怜悯我”吗?主祝福你们,各处的人,各处都有手举起来;请继续举着手,没错。“主啊,请怜悯我,我非常需要你。”在结束前,还有其他人要举手吗?神看见你们后面的手,女士,你们所有人,在后面站着的人等等,神看见你们。甚至台上的,这周围的人。
84

撒母耳说:“以利,你呼唤我吗?”

以利说:“没有,我儿,我没有呼唤你。”朋友,那对你们的心说话的不是我,那是神。你只要回话,说:“你仆人在听,神啊,今天求你来眷顾我;从今以后,使我完全属你。”
永恒的、爱人灵魂的神啊,万物的创造者,神那微小的声音,曾对撒母耳说话;曾对扫罗说话;曾对彼得说话;曾对但以理说话,对先知以赛亚和历世历代的众先知说话,今早也在这个教会里说话。也许有三十或四十或许五十只手举了起来,他们是罪人、教会成员和慌乱的人。他们许多人昨晚在这里,他们听见了你那可听见的声音。今早,这同样的声音也在他们的心底里说话;他们向天举起了手,说,他们错了,想要行得正。
85

你在你的道中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我必赐给他们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父啊,你应许过了。现在,我们作为你的仆人向你呼求,求你将永生和永远的喜乐赐给这些举手的人。愿他们一生一世都为你而活,到了人生旅途的末了,就进到主的喜乐里。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也为耶稣的缘故,阿们!

86

你们多少人全心地爱主?全心地?

呐,在像这里这样的一些小地方……我已经迟了。但圣经说,我们此时在基督耶稣里一同坐在天上。圣灵降临,进入这道里,在会众中运行;你可以看到他,他扫过这里,改变了众人。正如我所说的,我相信感情,肯定的。但你瞧,感情不会改变你;感情必须一直下去,直到触及了你内心的良知,是这才改变了你,使你脱离罪恶。
什么是罪人?不信者。今天,有很多人拥有文学士学位、博士学位、哲学博士、法学博士等等头衔,却仍然是罪人;晓得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整本圣经,在讲台上讲道,却仍然是不信者。圣经说:“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
87

问问一些人,看他们认为圣灵是不是给今天的人的?“哦,肯定不是的;”你相信神的医治是……“哦,肯定不是的。”那么,他就是个不信者,没错。

如果圣灵在你里面,他岂不会见证他自己的道吗?如果在你里面的那个灵所见证的与神所说真实的事相违背,那就不是基督的灵。你可以属于基督会,但除非你的灵对神所做出的每个应许说“阿们”,否则,你就全然不属于基督。神做出应许后……
彼得在五旬节说过,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88

如果你的灵说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但经文是这样说的:“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犹太人)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外邦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是同一个应许。

主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如果那是那枝子、第一根枝子的教义,那么,第二根枝子也必须有同样的教义。同样的教义将产生同样的结果。每一根来自那棵葡萄树的枝子,都必产生同样的果子。
我今早很高兴;我很高兴,因我知道永生神的灵仍在说话,在对众人说话,证实他的道。
89

过一会儿我们就要举行施洗的事奉。你们受洗若是用点水礼、洒水礼或浸洗,任何方式,那么,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挑战你们去到水里受洗。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想告诉我……”是的,弟兄。点水礼没有在圣经里提过,圣经里也没有一处说有人用点水礼受洗。呐,要记住这点。这一个礼拜以来,我都在台上问人们:给我找出来圣经里有哪个人曾用点水洗使罪得赦;曾用洒水洗使罪得赦;或曾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浸使罪得赦。在整本圣经中,没有一个人受洗是用点水、洒水或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浸的,不,先生。
90

他们曾经是一些受施洗约翰洗的人;他们根本没有奉任何名受洗,他们受了为耶稣施洗的同一个人的洗。

但保罗遇见他时,在《使徒行传》19章,他告诉他们,他们必须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否则就还不能领受圣灵。
当彼得发现有些人在受洗之前已经领受了圣灵,就吩咐他们,并与他们住在一起,直到他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受了洗。
这是真实的,朋友。我知道一些人说:“呐,伯兰罕弟兄是’唯有耶稣’派的。”这是错误的。我只是相信圣经,我不属于任何宗派。而“唯有耶稣”派的人根本不是那样给人施洗的,他们只是奉耶稣的名给人施洗,但圣经说,是“主耶稣基督”。因为有许多的耶稣,但只有一位主耶稣基督,看到吗?基督是弥赛亚,瞧?没错。
呐,朋友们,你们今早在这里、从未那样受过洗的人,愿神那微小的声音在你们魂的深处说话;不要管主教说什么,教会或其他人说什么,过来顺服主,这是我给你们的吩咐。
91

现在,内维尔弟兄要到这房间里,为施洗的事奉做准备,还有其他人也在做准备;几位长老跟他一起去,过一会儿我就跟你们到那里去。我要那些现在过来的人,我们一起来唱“我今听见救主呼召”;“我必随主,不管教会说什么;我必随主,不管他人说什么;我必随主行一路。”男的走这边到这个房间,女的走那边到那个房间,现在我们来唱。呐,过一会儿我们要正式地散会,好的。现在大家一齐唱。

我今听见救主召呼(呐,男的走这里,女的走那里),……
救主召呼……(请女的跟几个女的走这里),
我今听见救主召呼(你听见了什么,主的声音?),
背你十架跟我行一路。
主领(呐,你真是想这样吗?)……我必跟随,
主领我何往我必跟随,主领我何往我必跟随,
我必随主随主行一路。
92

呐,正如我这样说的,朋友,“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如果这声音所说的不符合神这里的声音,那就是错误的声音;但“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你怎么来呢?这就是你来的原因,因为你的名字在创世之前就记在被杀之羔羊的生命册上,圣经是这么说的。

想想一个人,坐在这里,也知道这就是福音真理,可是有东西拉住他们,知道也许他们的名字没有记在上面,那会怎样?“你们拜我也是枉然,”瞧,枉然!
哦,你说:“我是个忠诚的人,我是忠诚的;”那与这毫不相干。
“他们用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
93

我已经告诉了你们,在圣经里没有人受过点水礼、洒水礼或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查考一下圣经,找一找,如果有,晚上到台上来指给我看。所以,你们若是那样受洗的,你就是随从了人的遗传。如果人告诉你说:“哦,你上来,认了罪,你就领受了圣灵。”那是错误的,那是人造的教义。

有一个虚假的水洗;有一个虚假的圣灵的洗,魔鬼在模仿,因为他是虔诚的。该隐,他的父亲是虔诚的。正如我们已经讲过的,蛇的后裔仍旧传了下来;女人的后裔藉着基督,也仍旧传了下来。但“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94

呐,想想今早有些人坐在这里,他们知道他们错误的洗礼是照着人的信条而不是照着圣经。你所承认的第一次出生是错误的;除非你再回去、重新开始,不然,你怎么可能是对的呢?你们记得这个星期我传讲的“起初并不是这样”的信息吗?

呐,如果你能听到一个对你说话的声音,那是神;因为它与圣经一致。但如果不一致,那对你说话的就是一种错误的声音。但正确的声音会告诉你去跟从圣经的规则:不是点水、不是洒水、也不是虚假的;要笔直地跟从圣经的规则。
去做吧,朋友,即使要付出一切;我不在乎要付出多大代价,我愿意把一切摆在一边,来跟从主耶稣。“要听我的声音,我的羊必听到,必来我这里。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赐给他们永生,在末日要叫他们复活。”对不对?藉着圣经,这点是正确的;无人能反驳这点,没错。无人能反驳这点。它在这里靠着圣灵的大能,行了耶稣当时所行的同样的事。他的照片就在这里,同样的火柱运行了同样的果子、同样的圣灵,拥有同样的情感、同样的作为、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异能,就是这样。
95

今早,你们要听神的声音,这声音说:“撒母耳?”

他说:“是的,主啊;是的,主啊,我在这里。你仆人在这里;你仆人在这里,我要跟随。”
神祝福这位女士;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把那个说得太重了,”我的意思就是要把它说得很重,这是关乎生死的事情,所以我必须把它说得很重。
愿主与你们同在,这是我真诚的祷告。呐,在他们挪动会堂里的一些家具,让你们能看见人在受洗之前(这地方一直都是开放的);我要直接从圣经里读一些经文,这样你们就会看到我读了经文。
96

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16章告诉彼得,我相信是这里:“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你们大家都知道这经文吗?

五旬节那日,神的国带着完全的能力降临了;你们相信这点吗?
彼得站起来;呐,耶稣从死里复活后,他并没有拿着天国的钥匙,对不对?他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不是天国的钥匙。
这里是彼得在传道时所讲的话,人们听到了这些事,却还是硬着心,这的确是彼得说的话。呐,注意听,我来读经文,这样你们就能明白了。《使徒行传》第2章。
97

记住,多少人在这里听过了那篇“起初并不是这样”的讲道?让我们回到起初去看一下受洗到底是指什么。我们当如何受洗?是点水、洒水还是奉父、子、圣灵的名?记住,我挑战任何传道人、任何主教、任何人、任何地方、任何时候,指给我看,有哪一节经文说有人曾用点水、洒水或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浸的?这里是开放的。那些不在圣经里,不,这是天主教会始创的虚造的信条。

98

点水礼是天主教会在最后一批使徒死后,于公元六百年左右设立的。同一时间也采纳了父、子、圣灵的名,因为天主教徒敬拜几个不同的神;他们把神的职分搞成了三位一体,不是三位神:父、子、圣灵,那是异教的东西。只有一位神:“在我面前,你不可有别神。以色列啊,你要听,我是主—你的神,是独一的神。”

犹太人问我们:“哪一位是你的神,父、子还是圣灵?”他们是一位,那是同一位神在三个职分里做工,彰显他自己。首先是在父里,不能摸的,他降在那山上,那摸山的,即使是牛或动物都要被杀死。然后他降临下来,因为他要受敬拜。
99

后来他离人更进了一步,因为他成了人子。神在他里面。后来他那样做了,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一个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他说:“我从神那里来(什么?火柱),我又回到神那里去。”他这么做了吗?他是这么做了。后来他那样做了之后,就回到了神那里。然后我们发现,保罗(今早的讲道讲过了)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主在路上找到了保罗,把他击倒了。保罗抬头看,看到他是什么?又是火柱,一道光,它使保罗的眼睛瞎了。
你看耶稣在地上时做过了什么事,他说出了那妇人犯的罪。他做完这一切事后,他说:“若不是父先显给我看,我就什么也不做。”
他们问他说:“你为何不下去那里医治所有的病人呢?”他从一大群人中经过,那里有瘸子、跛脚的、瞎子、血气枯干的病人;他医治了一个躺在褥子上、患有前列腺炎或其它病症的人。
他们说:“你为什么不医治他们全群的人呢?”
他说:“我实实在在地说,”呐,《约翰福音》5章19节:“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100

在这末日,他再次来到了。科学界无法否认;教会也无法否认。它又再次临到了教会,行出同样的事。圣灵,神要那些拜他的人在圣灵和真理里拜他。他就在这里。这是彼得在五旬节传讲时所说的话。

32“这耶稣,神已经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我们是见证人吗?)。33他既被神的右手高举,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34大卫并没有升到天上,但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35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36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
101

37众人听见这话(那些是虔诚的人),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我们只是去做个好人吗?不,不。注意了,彼得,你现在可是拿着天国的钥匙呢。你要告诉他们这话,因为神说:’你在地上锁住的,我在天上也要锁住。’)38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39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102

再读几节经文,那事过后三十二年,保罗在19章里这样说:

1……保罗经过了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见几个门徒,2问他们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浸信会的信徒,让这点落入你的心里;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那是一次出生,不是一个承认)他们回答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3保罗说:“这样,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他们受过洗了。)他们说:“是约翰的洗。”4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不是为了赦罪),告诉百姓当信那在他以后要来的,就是耶稣。”5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6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称颂神为大。
103

呐,让我再给你们读,保罗写完了他的书信,在《加拉太书》1章8节说:

8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我再给你们读《哥林多前书》14章38节,这里说:
37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是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38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吧!
104

我们对此要怎么做呢?每个证据……如果我处在你的位置上,还没有照着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那么,我不管我的教会怎么想或我母亲怎么想,我要知道我的主是怎么吩咐的。

主耶稣啊,现在这是你的了。我祈求你在各人的心里动工,将圣灵赐给这些在池里受洗的人,因他们都在等候你。奉耶稣的名我们把众人交托给你,愿在那一天,主啊,我不会被定罪,而于众人的血是洁净的,我不是靠着某种遗传、宗派或组织而站立,而是靠着你的道站立,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