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002 但起初并不是这样

1

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能回来事奉主神,也相信他的祝福必会降临在今晚的聚会中。很高兴今晚看见罗伯特·多尔蒂弟兄坐在这会堂的后面;从多尔蒂弟兄那里,我得到了第一场布道会的赞助。我记得去到他那里……帮助过我去到那里的人中仍有几位坐在这里;我想这里的克里奇弟兄就是其中的一个。

2

当时异象才刚刚开始发生。主的天使刚在格林斯米尔那里见了我,告诉我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几乎连两个星期都不到,他就打电话叫我去圣路易斯。他的女儿得上了某种的病,像是圣维特斯舞蹈病。我们去到那里祷告,做了各种各样的宣誓,看起来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想留下来(因为此前我还没有举办过布道会),直到这件事结束,之后我才知道了主要做什么事。

3

你知道,罗伯特弟兄,我相信如果我一直坚持那样,事情就会更好的。当然,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得救了,但只是呆在一个病例上,直到它结束,直到你知道。第二天,我猜是下午将近两、三点(或是同一天,我现在不记得了。),我正坐在牧师住宅外面的小车里,他爸爸在那里,我也独自一人。我感到主的灵临到了我,便走出了牧师住宅,坐在那里。小贝蒂就像个疯子,拼命地尖叫着;医生对她也无能为力。她妈妈和爸爸两个人,看起来非常糟;他们陪了她几天,几个星期。后来,一个异象就出现在了车的前方,在车子前面。我看见了异象,就跑进去告诉罗伯特弟兄他们,说要如何如何做,女孩就必会痊愈。

4

我记得你说过她明天晚上会在这里作见证,是吗,罗伯特弟兄?呐,我猜那已经是十四年前,十二或十四年前,是十三年前;她现在是个健康、美貌的年轻女子了。若主愿意,明天晚上她会在这里的。信心持续多久,神的医治就会持续多久,没错,会与信心持续得一样久。

5

我相信,我看见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和我从加拿大来的朋友们也坐在这后面;今晚很高兴看到你们都能来。还有其他许多在这里的朋友,真希望我能有时间提到你们每一位。我猜我在这里做不到,但我想要你们知道我们肯定欢迎你们。这里的博伊德弟兄,我相信我记得他,是个门诺派的弟兄。所以,我们很高兴有你们在这里,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一起围绕神的道交通。

6

呐,明天……我们也想要宣布这件事,最新出的书,呐,我们不是在这里……我想不起这位弟兄来,就是坐在那个门诺派弟兄旁边的,我想不起来了;卡森,是的。

那些书在后面的桌子上;它们是最近的信息;到目前还从未送到布道会中;它们跟最近的信息磁带等等一起放在那后面。小伙子们把它们印出来了,今晚你出去时,可以在教堂后面拿到。
7

我想,明早,我想,明早大约八点或八点半开始会面。哦,我告诉他要为那些想要在属灵的事上私下见我的人安排会面。哦,我根本没想到这里的小教堂会那样,也肯定会是那样的,但的确是被挤满了。哦,所以,瞧,那很好。有时候,主从那件事上得到了称颂,我们尽力要做的,就是做一些事,一路上来帮助弟兄姐妹。

8

呐,每个晚上我们都想要找到一些我正在寻求的东西;那是神借着一个异象所告诉我的,即:我的事工正在做第三次改变。我正渴望着它在这个教会开始,我不知道会不会,但我正渴望着它会那样发生。我相信,它将以某种的方式出现,使我能够以这样的一个方式传福音或做一件事,来帮助受苦受难的人过一个更快乐和更健康的生活,那就是我真诚的愿望。

可能是今晚,我问了我的儿媳妇关于祷告卡的事;她那里没有任何的祷告卡,通常是比利保管,吉恩和利奥也没有。所以,我想,我们的事奉只好不用祷告卡了,尽我们最好的能力去做。如果今晚我们这样做,我们要看看结果会怎样。
这些聚会之后,我的下一场聚会将是在新西兰,接着去到澳大利亚和那个国家的不同地方。
9

今晚,我要从《马可福音》第7章中挑选出一些经文来读,如果你希望翻到那里来默想这信息的话。在我们这样做之前,让我们低头一会儿,跟主说说话。

主啊,我们今晚为有这荣幸再一次聚集在一起而感谢你。今天这一整天你都对我们太好了;你供给了我们生命和力量,使我们能有这机会再次来事奉你和敬拜你。为着我们的国家而感谢你,因为这里仍有一个机会和一扇敞开的门,叫男人、女人能照着他们自己良心的准则来敬拜你。主啊,甚愿如此。但根据圣经的预言,我们看到,不久之后,在全世界范围内,这些门都要关上。
所以,让我们今晚来接受神的良善、祝福和一切的光,使我们能依靠经文,主啊,叫我们能为那将要来到的时刻做好预备。那储存在我们魂里的将是圣灵,他能够解开并使我们的心明白这些事。
主啊,我们今晚也特别为那些生病的、有需要的和受苦痛的人祈求。愿你伟大的医治能力和怜悯降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求你祝福所传出去的你的道,主啊。我们赞美你;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0

在《马可福音》第7章,我们来读读这几节经文。

1有法利赛人和几个文士从耶路撒冷来,到耶稣那里聚集。2他们曾看见他的门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没有洗的手,吃饭。3(原来法利赛人和犹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遗传,若不仔细洗手就不吃饭;4从市上来,若不洗浴也不吃饭;还有好些别的规矩,他们历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铜器等物。)5法利赛人和文士问他说:“你的门徒为什么不照古人的遗传,用俗手吃饭呢?”6耶稣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预言是不错的。如经上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7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8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拘守人的遗传,就如洗杯、罐,以及你们所做的好些别的事。”9又说:“你们诚然是废弃神的诫命,要守自己的遗传。”
在《马太福音》19章8节,第8节的最后一段,我想来读一下,当作题目,经文是这样写的。
……但起初并不是这样。
11

求主祝福现在所读的他的道。我们的主在地上时,在他传道的日子,他遇见了几群人,他们拘守遗传和教导跟神诫命相违背的东西。

今晚我想知道,如果今晚主以可见的方式来到,他会不会也发现同样的情形,人们也是如此虔诚地拘守那些遗传。他们既已接受了神的诫命要那样做,人还是无法对神所说的要去做的事感到满意,他们必须要在那事上为自己作点粉饰。
12

当人拘守什么东西时,他就把主要因素给歪曲了,并且也使得任何东西都歪曲了,与原本的不一样了。比如义,不义仅仅是义被歪曲了,人因着歪曲的头脑而把它改变了。

神造人,为要人彼此活得快乐,但歪曲的东西改变了他们,使他们彼此为仇。是人使我们彼此为仇,而神要使我们彼此为弟兄。是人使人的道德败坏;而神使男人忠于他的妻子。但人一过来,就把那个全歪曲了,然后他就不满足于自己的妻子,而想要跟别人的妻子同居。神赐给我们清洁、纯净的水喝;但人就得把它跟酒精或别的东西混合,然后才喝。从事物的一开始它就一直在歪曲。
13

因着这么做,我们发现,这些事也正在教会里发生,因为人开始篡改神的东西。人对神的话语是什么意思提出了自己的概念;他没有照着经上所记的那种方式来接受,而是把自己的想法搀了进去。然后从中搞出一个遗传来,而且还教导那个。

耶稣说,当他在地上发现了那样的事时,他说:“你们拜我也是枉然。”现在也有这个可能,也是这样,即:真实的敬拜神可能出错了。“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
14

呐,在我们今晚所读的经文中,如果你继续读下去,就会发现,在那里神说:“当孝敬父母。人若不孝敬父母,必治死他。”但主说:“你们借着遗传,废了神的道;”又说:“如果那是……如果那是作供献的,人就可以不孝敬父母。”你看到人是怎样把事情扭曲了吗?

15

但他们喜欢敬拜神,而且当他们敬拜错了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的敬拜是对的。我确信,在基督离开后的这两千年里,事情在某些地方出现了差错,因为我们的想法太多了。今晚,世上差不多有九百种不同的宗派教会;那些都是基督教的宗派。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拘守着自己的遗传。

但是,哦,他们很喜欢说他们的遗传是对的。所以,当一个教会以某个方式来解释它并且说,瞧,使得它几乎很完美,即那个教会是对的……前几个晚上,我们已经在这里讲了为什么我们不是宗派。
16

当一个宗派开始创建时,它是建立在某个人得到了某件事的启示之上,这启示可能完全是好的。但他从中建立起一个宗派后,就不能再往前走了。

但神想要我们拥有自由;他想要我们去到一个地步,在那里,如果他赐给我们一些亮光,我们就能接受那光,并且能得到更多的光,更多的光,然后就一直往前走。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自由,这样,我们就能照着圣经所写的方式传讲它,并且原模照样地来相信它。
17

但今天,我们陷入了遗传之中。呐,在我们今晚的主题中,我们发现,他们说:“我们无论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吗?”瞧,今天也几乎是这样的。如果他们不想跟妻子或丈夫生活了,他们就会找出某个理由,把她休了。某个传道人或地方官员上来,为他们跟另一个人证婚。瞧,这是一个遗传。哦,他们说:“我们的教会是这样相信的。”瞧,我们的教会怎么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而是圣经对此是怎么说的,这才有关系。在我们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上,神应当是那位说话算数的。

18

几天前,我在法庭上受到审问,哦,是将要受到审问。他们给我搞出了一些非常棘手的问题,他们说:“为什么你通过你的教会把布道会的钱拿去作基金?”

“哦,”我说:“那是因为税务局的人员告诉我说我可以那样去做,因为那是一个基金。”
他继续纠缠不放,他说:“这人并没有告诉你实情。”
我说:“可是,他代表着政府。如果我派一位布道会的经理去到一座城市,在那里的布道会上代表我五个晚上,然后他却代表了我八个晚上,我就要为八个晚上负责,因为那个大使已经说了是八个晚上。所以,政府应该支持他们的代表所说的话。”
于是他说:“哦,那人已经不在政府里了。”
我说:“有一天,你也将会不在政府里了,那些写宪法的人也会不在政府里的,我想知道那个宪法还有没有效。”你瞧,他们竭力要找出漏洞。
19

但相反,他们不是想要诚实和坚持那些原则;那就是今天各行各业的人行事的方式;那就是众教会、这个教会和别的教会行事的方式。我们不是出来面对神所说的事实,而是竭力要找出漏洞,使自己称义;这是不会蒙神喜悦的。

20

有人开始了那个,我们只是想知道什么是真理。几天前,我向一个人挑战,他站着背诵所谓的《使徒信经》,“我信全能的神,信父神—创造天地的主等等;我信圣徒相通。”

呐,人不可能在内心中一字不差地诵读着那个信条而又能跟神和好,并且还能明白圣经。任何与圣徒相通的东西,任何跟死人相交的东西,都是通灵术。
这人转过身,说:“那么,你跟什么相交呢?”
我说:“跟耶稣基督。”
他说:“可是,他死了。”
但我说:“他复活了。他不是死的,而是活的。但马利亚、其他所有的使徒和所有你们声称与之相通的人都是死的,仍是死的。圣经说,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21

因此,借着人的遗传,你已经废掉了神的道。我们试图通过建大教堂、给座位加上坐垫、使它漂亮,来讨神的喜悦,那些都没问题。对那个没有异议,但那不是神所说的该去做的事。

我们试图借着让受过最好教育的牧师站在我们的讲台上而使我们的教会比别的教会更突出一点,他能用如此流利的言语来说话,那没问题。但那仍然不是神所说的东西。
在大多数的教会里,在我们今天的教会里,如果人没有神学院的经历,会众就绝不会要他上台;他必须要受过神学院的教育。但那不是圣经所说的,那不是耶稣所行的。耶稣选了那些甚至都不懂得ABC的人,并用圣灵膏抹他们。神的要求不是去接受教育,而是领受圣灵。没有人可以传福音,直到领受了圣灵。
22

看到我们是如何接受了人的吩咐并歪曲了它们吗?拿撒勒人耶稣,在他让门徒们出去传道之前,在《路加福音》24:49,他说:“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等候。在你们出去之前要坚持一会儿。当我说这话时,你们不要火冒三丈。”他又说:“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那时你们就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但今天,我们已经改变了这点。我们使它变成了我们必须去上神学院,要学会某种的语法、心理学,和我们在讲台上的某种举止。有许多不同的小遗传,而我们不能心胸狭窄;然后去学教会的教义,学习教理问答,去看教理问答怎么说。你不是靠着知道教理问答得救的;你不是靠加入教会得救的;你不是靠着知道圣经得救的;你得救是靠着认识他—基督,因为认识他就是生命。
23

因此,我们接受了人的遗传,废掉了神的道。我们的神学院那样做;我们的教会要求那样;我们的教会不会要求那个,除非会众要求它。会众必须同意那个,不然他们就会远离它,求神为他们兴起某个人。他们这样做,会众这样做;他们不强迫你那样做。

24

在法利赛人、撒都该人的那些日子里,那时的宗教家们相信教会能带给他们救恩。不管教会说什么,事情都必须是那样的,因为教会那么说了。瞧,今天也是一样,人们正在仰望教会能带给他们救恩。你不是借着某个教会得到救恩的,你是借着基督得到救恩的。不是借着知道某个教会的规矩、某个信条、某个洗礼的形式、某个行为或你所经历的情感。你认识并且靠着基督得救,也是本乎恩。你是因信并借着圣灵的呼召而得救的,你就是这样认识基督的。门徒在那些日子得到了这个,今天人们所要得到的岂不该更多吗?

25

接着,人们开始感到惊讶,在花了几个小时讲完了这点之后……为什么我们还处在我们所处的这种情形中呢?问题是在这里。如果一个承包商设计了一个平面图,要他的工人去这样那样盖一座房子,可是每个人都忽略了那份蓝图,然后就照着各人所以为的盖房子的方式来盖那房子,那房子会是个什么模样呢?你认为它会被接受吗?如果是那样的,一个人就会想要这样盖房子,另一个就想要那样盖;每一个人就都会去照着自己的想法盖。你能把房子盖得正确的唯一的方式就是要根据蓝图。我们能回归神并有神在我们中间的唯一方式是回到圣经的根基上,必须是那样的。

耶稣在地上时,他讲到了这点,说:“你们为什么忽视或绕过神的诫命,用你们的遗传废掉了神的诫命呢?”但他们还是那样做。今天他们岂不更是这样去做的吗?
26

所以,那就是房子的主人不愿搬进去的原因。如果他详细地说明了他想要住在其中的房子是什么样的,然后他给出了那些规则和规范,要那样去盖。瞧,他把这些拿了出去,建筑商把它们拿给承包商;承包商把它们安排给工头等人。如果那人回到这房子来,要搬进去,却看到这房子盖得歪向了一边,各方面都是照各人自己的观点盖起来的,他就不会搬进去的。

当圣灵来到神的家,如果这个家是根据人造的理论建造的,圣灵就不会住进去的。它必须要回到圣经上,这圣经才是蓝图,因为经上记着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理。”我们都想要认为我们得到了那真理。
但你是怎么读圣经的呢?用私意解说吗?圣经说,没有一节经文是靠着私意解说而赐下的。它是由一位解释者赐下的:就是写下这圣经的圣灵。
27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是今天下午我刚读到的。那是讲我们的主早期的生活的,他降生在伯利恒,在犹太地长大;十二岁的时候,有个特定的习俗,众人都遵守,那是个节期,我想是逾越节。他的家人,母亲马利亚和他的养父约瑟,都上去耶路撒冷守这个特定的遗传,要尽力照着律法而行。当他们上到了那里,他们很开心地跟他们的亲属等人谈个不停。他们离开后,走了一天的路程。后来他们开始到处寻找耶稣;在亲属和熟人中间寻找他,但却找不到他了。

28

我想知道现在的教会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他们到了一个地步,一直到那里才知道耶稣没有跟他们在一起。我想知道,今晚这里的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五旬节派信徒或别的,不管你做过什么,你是不是还没有走到那个地步使你意识到耶稣没有跟你在一起。你可能用过了一些方法,经历过了一些事,但在你内心深处,你知道耶稣并没有在那里。我想知道,今晚在会堂里是不是有某个罪人或倒退者,意识到耶稣今晚没有跟你在一起。

29

呐,请不要像马利亚那样做。你们拜马利亚的人,那又怎么样呢?她开始寻找耶稣;她到亲属和熟人那里去找,以为能在那里找到耶稣。

今天人们也是那样做的。他们去教会,以为或许他们能在那里找到耶稣。有人跑到卫理公会教会,他们会找到那些人所信的东西。他们跑到浸信会教会,到这个教会、那个教会,在教会中间寻找。当这些都给他们讲完之后,他们只找到了一大堆的信条,而基督不在那里。
30

我所认识的在神学领域中的最伟大的一个人,最近来到了我家里。他站在房间里,我就想:“一个像这样了不起的人来看望我,要做什么呢?”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只想对你说几句话。”
我说:“好的,请坐下!”他坐下了。
我说:“跟像你这样有才干的人说话,我觉得非常渺小。”他是苏丹大宣教会的主席;那是世上最大的基要派宣教会。
他与一个朋友一起来的,那人是海曼·阿普尔曼的私人朋友。他就是雷赫德先生,也就是雷赫德博士。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小的时候,一天我走出去,到了田野中,观察着飘过去的云朵。我说:’哦,在那上面有一位神吗’?”
31

他说:“我冲进我妈妈的怀中;她是个基督徒好妈妈,她把我抱在怀里,爱抚我,开始告诉我关于耶稣的事,那是他在呼召我。”他说:“妈妈非常忠于教会,我七岁的时候,她就开始让我知道耶稣的事。”但他说:“我心里带着那个去到了我所知道的、该要去的每一所学校,最后我拿到了文学士学位。我以为我一拿到学位,基督肯定就会站在那里了。但当文学士学位放在我的手里时,”他说:“我并没有……事情并没有什么两样。”他说:“当我拿到博士学位时,我以为基督就会在那里了,但还是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一群人过来,说了一些话,给我颁发了学位。”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拿到的学位,足够贴满你的墙壁的,但基督在哪里呢?”就是那样。

32

他说:“那些教师错了吗?”

我说:“雷赫德弟兄,我不想说那些教师错了,因为我没有资格那样说,但让我这样说吧:基督不是借着文学士或神学博士而来的,乃是借着心意的更新和从天上降下来的圣灵而来的。”
他说:“你认为那会是给我的吗?”
我说:“根据这本古老、可称颂的圣经,它是给凡愿意来的人的。”
他说:“我一直都被教导说那是给过去的日子的。”
我说:“那么,那个教导你这点的教师就错了。”
他说:“你怎么知道他们错了呢?”
我说:“我已经领受了圣灵,圣经应许了这个;就在这里,他应许了这个。现在告诉我,指给我看他在哪里把那个应许收回去了。他曾赐给教会能力去行事,呐,他在哪里又把这能力收回去了?如果教会告诉你说那些事过去了,那么,他们就是在将人的吩咐而不是神的诫命当作道理教导人;他们把神的诫命拿来,用他们的遗传废掉了神的道,”没错。
33

你在你的亲属中间是不可能找到基督的。如果你去,说:“我要试试作卫理公会信徒,看会发生什么;我要试试作浸信会信徒,看会发生什么,”那你就不可能找到基督。你永远都无法在那里或其他宗派教会中找到他。但如果你想要去到教会,不是宗派,而是进入团契,不是进入教会的团契,而是圣灵的团契,那你就会找到他的。

如果你是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天主教徒、长老会信徒,不管是什么,如果你找到了耶稣作你个人的救主,那就会有一个稳固的信心了;不是通过跟传道人握手或死守一些信条的教义,而是通过所寻找到的主耶稣。
34

今天在众教会里,他们就这样搞出了信条,他们是在抢夺神;他们用自己的教义废掉了神的诫命,神的诫命对人没有作用了,为什么?因为我们人造的神学、教义、信条拦阻了人去得到祝福,他们没有机会得到那些祝福。他们对此一无所知,只知道他们属于教会。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众教会彼此之间没有团契;那就是为什么他们有了一个复兴,别的教会、某个宗派就会不愿跟他们合作,因为他们说:“那不是我所信的。”

只有一信,圣经这么说;不是对信条的信心,不是对宗派的信心,而是对神的信心,那才是唯一的信心。一信、一主、一洗,圣经是这么说的。
35

呐,他们去了之后,走了一整天的路,在亲属中间寻找,却找不到耶稣。今晚我想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是去过浸信会教会、与浸信会信徒有过交往的;呐,这不是,我不是在谴责那些教会,我支持它们每一个。但我所反对的是他们正在搞出他们的信条,画出分界线。如果每个教会都能牢牢地持守圣经,原模照样地来读它,不篡改它,神怎么样写,就保持它那样。但他们却要多走一点点,说:“哦,那是给别的时代的,”没有什么别的时代;神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36

呐,你会走上一天的路程,然后就到处观看,你会看到某个信条,然后你就想:“瞧,可能就是这个了。”于是你就进去,到处看;看到那里有个人要做某件事,你就说:“不是这个。”你会从那个教会拿了信,把它带到另一个教会去。然后你会呆在那里几天,或许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若是有人破坏你的那个小计划,你就会带着证件去别的地方,又从那里去到某个地方,你永远都安定不下来。

圣经说你就像流荡的星,没有帆的船,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而圣经禁止我们那样做。要坚固;要知道你是站在哪里。不要建立在……呐,你可以很真诚地坚持那个,极其坚固。你可以是个坚固的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天主教徒,不管是什么,你很坚固;但不要在你教会的教条上坚固,而要在圣经的教义上坚固。然后用圣经来查验你的教义,问问耶稣是什么;如果今天他不是一样的,那你的教义就错了。
37

你有一个榜样。主说:“我是你们的榜样;我已经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约翰福音》13章。

呐,但你发现那正是所发生的事。可是,只有一条真正的路才能去找到耶稣;马利亚在亲属中间找不到耶稣,便回到了她离开耶稣的那地方。
那正是教会所应当做的事:回到你离开耶稣的那地方,你将会在那里找到他。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神的会,你们所有的人,伯兰罕堂,等等,要回到你离开耶稣的那地方。
38

我想起了不久前在二战中的一位随军牧师。他告诉我,他去到一个被机枪打中了的人面前。他们告诉他说那人快要死了,他的胸膛被许多的机枪子弹打穿了。他说:“这人要死了。”随军牧师进去看他,他是个上尉。牧师走进帐棚,说:“上尉,你是个基督徒吗?”

他说:“哦,我曾经是个基督徒。”
牧师就说:“发生了什么事呢?”
他说:“我实在记不起来是怎么开始的。”牧师看了看他的图表,看到他只有大约三到五分钟可活了。那段美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我们很少会知道,我们的许多时间也已经过去了。
那位牧师对上尉说,他说:“上尉,你是在哪里离开耶稣的?”
哦,他说:“我现在实在记不起来了。”
牧师说:“你最好快点,因为你没有多少时间了,你要从那条路回到你离开了耶稣的那地方。”又说:“不管你是在哪里离开他的,去到那里重新开始,你就会找到他的。”
39

牧师说,他手里拿着圣经等了一会儿,要听上尉会说什么话。他继续想啊想啊,挣扎着,血充满了他的肺。过了一会儿,他脸上出现了一片笑容,泪水从脸颊淌下来。他说:“哦,我记起来了。”

牧师说:“上尉,赶快从那里开始吧。”
上尉说:“现在我要躺下睡觉了。我祈求主保守我的魂;如果我要在醒来之前死去,我祈求主接受我的魂,”他转过头去,就死了。
他在哪里找到了耶稣的?在他高中时期的实验中吗?在他接受心理学和人的训练中吗?在他的信条中吗?在他的教会中吗?不。在他最初找到耶稣的那地方,那里正是他离开了耶稣的地方,那里也正是耶稣在等候的地方。
40

我们要找到耶稣,永远也无法借着回到浸信会体系的起初,回到卫理公会体系或天主教体系的起初去找到。只有当我们回到五旬节的起初,才能找到基督,不是现在的宗派,而是回到真实的五旬节经历上。

当时,一百二十个人聚集在楼房上,是耶稣打发他们去到那里的。他对他们说:“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我们永远不要去等太久,为要得到足够的教育,拿到博士学位或得到神学院的经历,而是要等到那个五旬节的圣灵降在个人的身上,领受了能力,使他或她转过脸去,不看罪恶和世界上的事,活得像个基督徒;然后你就可以加入你想要去的任何教会。
41

但我们在五旬节离开了耶稣;卫理公会在五旬节离开了他;浸信会在五旬节离开了他;天主教会在五旬节离开了他;亚们派在五旬节离开了他;兄弟会在五旬节离开了他;神召会在五旬节离开了他;联合教会在五旬节离开了他,就是在他开始的地方。哦,愿神帮助,使这点深入人心。

那就是为什么神不能住在这个房子里;那就是为什么神不能来到我们的信条和宗派那里,我们已经偏离了那些原则。听着!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当教会将自己埋入到耶稣里面,就会长出一根五旬节的枝子。如果第一根枝子是从五旬节这棵葡萄树上长出来的,每根枝子也都必须像第一根枝子。我们必须再回到五旬节的经历上。
42

如果葡萄树长出了一根葡萄藤的枝子,下一根枝子也是葡萄藤,再下一根枝子还是葡萄藤,再下一根枝子也还是葡萄藤。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只能得到一种类型的枝子,那就是在他教会中的拥有五旬节经历的五旬节枝子。哦,你说:“伯兰罕弟兄,等一下,可是我忠于我的信条。”

如果你的信条教导说,你所要做的就是跟传道人握手,但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属于一个大宗派;我的教会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起初是在哪里?在五旬节;永生神的能力在那里降在了一百二十个人身上,用圣灵和能力给他们施洗,让他们来事奉神。那个改变了这众所周知的世界。
43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的教会相信……”我们看到今天街上的女人抽烟、穿短裤。你说:“瞧,我的牧师对此什么也不说,我们的教会说那没关系。”

但耶稣说:“不是那样的,起初并不是这样。”因为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衣服,在神的眼里是可憎的。
你对我说:“伯兰罕弟兄,前不久的一个晚上你谴责了点水礼。”但你说:“我的教会教导说你可以行点水礼,那没关系。”
但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你说:“但是伯兰罕弟兄,我的教会相信洒水礼;我是真诚的,它是一个了不起的教会,”但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44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奉父的名、子的名、圣灵的名受浸了。”

圣经说:“起初并不是这样,”从来没有那样的事,这是在跟随某个人造的教条和信条。
五旬节那天,彼得对第一个教会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任何与这点相违背的东西,在起初都不是这样。
45

你说:“我属于一个大宗派,这个宗派说,圣经说的我们也说,圣经不说的我们也不说;我们的教会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起初并不是这样,因为耶稣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会是一样的。诸天都要废去,他的话却永不废去。

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日子,他们把神的诫命拿来,将它们歪曲成了人的遗传,但起初并不是这样。我们所敬拜的是人的遗传,而不是神的诫命。
46

昨天晚上我们站在这里,亲眼看见一个站在讲台上的瞎眼的传道人恢复了视力。我看见主医好了处在死亡阴影下的人,看见他叫三个被医生宣告已经死亡了的人活了过来。你说你不相信那个,“我的教会不相信那个,”但那从起初就是真的。任何违背道的东西起初就不是这样的,因为神是一位生命的神,全能的神。他不可能失败,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7

我们不可能在我们的信条中找到耶稣;我们不可能在我们的宗派中找到他,我们必须回到我们离开他的地方才能找到他。你说:“哦,我已经……伯兰罕弟兄,我告诉你我做过了什么事。我在灵里跳舞,我知道我得到了,”起初并不是这样。“我说方言了,所以我知道我得到了,”起初并不是这样;没错。你说:“我叫喊了,我得到了,”起初并不是这样;没错。

认识基督就是要在罪的赦免中来认识这位基督,它改变了你的生命。我见过人跳舞、叫喊、说方言等等,却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所以,那不可能是对的。我见过他们加入教会、握手、施洗、背诵各种的信条,却仍然活得像魔鬼那样。起初并不是这样。要遇见他—这位主耶稣,认识他作你个人的救主,认识他是你的良人,认识他就是生命。但其它的这些信条等等,从起初就未被我们的主见证过。
48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多远?普天下。给谁?凡受造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那正是起初所发生的事,任何违背这个的就是不对的。你不能在信条中找到它,你只能在基督里找到它;他是唯一的那位。

你说:“伯兰罕弟兄,圣经说……”
它说了什么呢?“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他们要说新语言、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就是圣经所说的,任何违背这个的……
你说:“这些神迹随着他们,他是个很好的老人;他奉献十分之一;他行善事;善待邻居。”如果它需要的只是那些,基督就不用死了。它需要一个个人的出死入生的经历,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有基督在他心中,那就是圣灵;那是它开始的地方。
49

那些门徒是好人;他们是义人;他们奉献十分之一;他们诚实;他们会让人得寸进尺,让他们走一里路,他们就会走二里。他们非常虔诚,那些法利赛人也是如此。但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你必须回到我们离开耶稣的地方,回去找到他。因为这些信条起初并不是这样的,宗派教会起初也并不是这样的。所以,只管丢下一切,往五旬节奔跑,找到又真又活的神。他医治病人,叫大麻风的得洁净,赶出污鬼,在圣经中宣称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他是那位起初的神;他是那位不改变的;他不可能是神而又今天是一个样,明天又是另一个样,另一样东西。他不可能是无限的而又那样。他要绝对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50

朋友,在我们生活的日子里,我们看到了人用他们的遗传败坏了世界,用他们的遗传败坏了教会,用他们的遗传败坏了人的心思。那天晚上我们讲完了这点,岂不是看到了那个老淫妇教会有了女儿,她俩都在散发她们污秽的淫乱教义吗?那个教义传遍了每个组织,它们都被污染了。

呐,我不是说你要远离组织,而是要远离这些握牢着那个组织的东西,去到基督那里。那些东西是错的,我们当回到起初。如果我们能那样做,你就会发现基督正在走进那建造在坚固磐石上的房屋中。神所应许的神迹、奇事和每个祝福都必借着教会得到彰显。让我们祷告。
51

在我们开始祷告之前,我要把这个严肃的警告放在你们的心里:这对你来说还像在起初一样吗?你所在的教会,它带给你的只是一个信条或宗派呢,还是一个像起初一样的经历呢?如果不是,那它就不是起初那样的。那么,你愿意回到起初,从这里开始,远离信条和宗派,来事奉永生的神吗?

如果你们今晚在这里的人,渴望在结束的祷告中蒙记念,你愿意向神举起手并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吗?全会堂的人,愿神祝福你们。很好,很好。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或宗派,请举手,说:“神啊,请怜悯我。”神祝福你们!很好,整个会堂里有很多手举了起来。“弟兄,请在此时的祷告中记念我,”你说:“因为我想回到起初。”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底下的你,会堂后面的和外面的,主祝福你们。神看见了你们的手:太多了,我数不过来。他知道每个人。后面的,那位在后面的、想要把手举得高高的女士,神祝福你,姐妹。
52

耶稣说:“你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你们承接遗传,废掉了神的道。”如果他在当时那样说,那在今天又会怎样呢?现在让我们回到起初,加上什么……它又怎样呢?如果五旬节那天枝子长出来,带出了那样的一个教会,他们去到了全世界,到处都有神迹奇事随着他们,不是我们今天所谓的神迹奇事。那个日子他们出去的时候,到处传福音,奉主耶稣的名给人重新施洗。他们赶出污鬼,医治病人,自始至终都是得胜的。

53

如果你教会的遗传教导你的与这点相违背,那就让我们回到起初我们离开它的那地方。让我们在这里产生一个像起初那样有的教会,有着众肢体,彼此拥有弟兄的爱,为对方舍命。男人与女人彼此相爱,拥有如此神圣的爱,以至可以为对方进监牢或上绞刑架,原本的教会就是那样。我们祷告时,愿主祝福你们。

54

亲爱的天父,我们到了结束今晚的这个小信息的时候了;人们站在墙边等候,靠在壁柱上,靠在墙上,甚至是在外面;他们举起了手,表明他们想要遇见起初的那位耶稣。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此刻就遇见他。

因为经上记着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父啊,很多的手,太多了,我一下子数不过来。但你看见了他们所有的人,并认识他们所有的人。经上记着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他们受够了这些信条,他们意识到他们在那些信条中是找不到耶稣的。就像马利亚和约瑟,他们必须回到一开始他们离开耶稣的那地方。他们希望今晚能回到五旬节的经历上,领受圣灵,在那里重生,进入神的国。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每个人此刻都领受那个经历。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这样求。
55

我们还低头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够,如果你想要走出来,走到这中间的走廊上,那里有能走到这里来的地方。走到这里来,站在祭坛旁边,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真的那样相信。在过去,我可能对你来说有点神秘,但我看见事情像那样发生过,全世界已经有几百万人领受了圣灵。[原注:磁带空白。]

似乎它又直接回到了起初,回到了圣经上。“我还没有得到那个经历,但我想要你今晚就在祭坛这里为我祷告,按手在我身上。”因为他们起初就是这样做的。
56

腓利下去向撒玛利亚人传福音,他奉耶稣的名给他们所有的人施洗,只是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身上,直到他们打发人去叫了彼得来。彼得下来,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领受了圣灵。

如果你渴望代祷,如果你的魂担负着罪的重担,尽管你已经试过了各种教会和洗礼等等,但还是行不通;如果你想要我今晚跟你一起祷告,现在就请你过来。我很高兴为你们任何一个真诚的人献上我的祷告。我相信,如果你带着深深的真诚上来,那能开瞎子眼睛的神也能洁净一颗污秽的心;那能叫死人身体复活的神也肯定能从灵性上叫他活过来;那能叫必死的身体复活过来的也肯定能叫不死的魂活过来。“激活”的意思是“使活过来”。愿神把这点敲入到你的心里,我亲爱的朋友们。
57

你们这些来自杰弗逊维尔、新阿尔巴尼和路易斯维尔的人,我不知道在审判的日子你要如何站立;因为神已经在这个简陋、外表破损的旧教堂里行了种种的事。他医治病人,彰显出神迹奇事;带出他的道来,没有一样是偏离圣经的,证明了他自己是活人的神。

你怎么能把天堂当作你的家,却又紧紧抓住信条、宗派、虚假的宗教、虚假的洗礼和虚假的情感呢?当这就在你心里、在你手里,要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你要怎么做呢?我若处在你的位置上,在还不是太迟之前,我就会上来的。因为,记住,耶稣讲到了一个来自另一个国家的女人,他说:“在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太12:42]
58

神祝福你,我的姐妹。如果你真的想要跪下来,就跪在那里。那些小孩,如果现在可以的话,请他们尽量退到后面去,因为那些人想要上来跪下祷告。

我想要唱这首歌“我已将灵魂锚住”的一、两段词,我要每个人以祷告的心来祈求,同时我们看看那些正在寻求神的人是不是有渴望下来祷告。
我已将灵魂锚在安息港湾,不再航行于怒海;
暴风雨会席卷怒吼的深渊,在主里有永远平安。
我已将灵魂锚住。
正如圣灵所愿,现在就领人到祭坛边来祷告吧。
……航行于怒海;(来吧,后退的人。)
暴风雨会席卷怒吼的深渊,在主里有永远平安。
照耀我,主,照耀我,愿那灯塔之光(就是这个,它是道。)照耀我。(你让它照耀在你四周。)
哦,照耀……
你愿不愿意从座位上走出来,走下来;回到你的教会去,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上到这里来找到耶稣,他还像起初那样是一样的。
愿那灯塔之光照耀我。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有多少人想要像那样?只要举起手来。)
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伯利恒马槽来了一位客旅,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
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59

当这些亲爱的哀恸者,那些觉得确信是圣灵在呼召他们去到最终目的地的人;记住,它可能会在五分钟内发生在这里的最年幼的人身上。从现在起一个小时后,地上可能再没有一个活的人了;这是可能发生的。科学在两年前说,现在离午夜只有三分钟了。你知道我们在这些预言中一直在传讲的事,准备就要发生了。为什么让撒但用你头脑里的这么一丁点的疑惑把你牢笼住呢?

60

呐,你们这里受过点水礼、洒水礼或不是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的人,愿你们能明白这点。

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了一切听道的人身上。那些奉割礼和彼得同来的信徒,见圣灵的恩赐也浇在外邦人身上,就都希奇;因听见他们说方言,称赞神为大。于是彼得说:“这些人既受了圣灵,与我们一样,谁能禁止用水给他们施洗呢?”就吩咐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
61

在《使徒行传》19章,让我给你们浸信会信徒引用一段经文,仔细听这一段。

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了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见几个门徒,问他们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保罗说:“这样,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他们说:“我们受的是约翰的洗。”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诉百姓当信那在他以后要来的,就是耶稣基督。”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称赞神为大。
62

《加拉太书》1章8节,保罗又说:

我已经说了,现在又说,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另一个福音给你们,他就应当被咒诅。
不管有多少有亮光的信条,有多少的宗派,有多少任何的事,如果你还没有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你们信徒们,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们来到这个水池里受洗,是的;那正是圣经所说的。“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你们可以靠着得救。”不管你做了多少事,任何领受了圣灵的人,都让我们回到起初。如果你受了点水礼、洒水礼或别的,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了,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条。圣经中没有人受过点水礼、洒水礼或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
63

让我们回到起初,你就必会找到耶稣。祭坛敞开着,水池也在等候着。我们再唱一遍“只要像耶稣”。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
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你不愿来这里吗?你们信徒怎么样呢?这里有一个地方是为你敞开的,就一会儿。)
一生旅途,(主怎么说呢?“起初并不是这样,”如果你想要像耶稣)……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64

让我们再祷告。过来吧,姐妹,如果你要上到祭坛来,那没问题。主神啊,愿这个被记下来,愿这个被成就,主啊。经上记着说,现在愿它成就。在审判的日子,我不会因着支持某个教会的信条而被定为有罪,乃是以圣灵复活的大能来传讲全备的福音。主啊,你会尊重这些话、今晚将圣灵降在这些人身上吗?主,求你医治我们中间的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使这些人可以知道写了这圣经的神仍然在这里。他不改变,尽管人试图改变这道,但他还是不改变的神,他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65

如果我们看一下葡萄树上的第一根枝子是什么样的,我们真的就能把《使徒行传》作为一个教会的榜样了。主啊,今晚求你应允,愿这里每一个还没有跟随主耶稣的人……耶稣证实了他与他们同在,伴随着新约《使徒行传》中所教导的神迹奇事,这是第一根枝子所产生的。主啊,愿他们谦卑地俯伏在主的脚前,往前走,找到他,就像起初的他一样。因为在我们的信条、宗派和这个时代软弱无力的教义中,我们无法找到他;我们必须回到神和圣经上。

那些跪在这里的人正在寻求你的圣灵,并相信圣灵必会降在他们身上。他们不是在树立某个形式、某种方法,他们只是想要圣灵降在他们身上。神啊,求你应允,愿他们的心此时被打开,愿永生神的大能降在他们的心里,充满他们,赦免他们的罪,用圣灵充满他们。父啊,求你应允这些事。
66

现在,让我们继续低头一会儿,我相信,神等一下要以极大的方式进来。

如果今晚这里有来自城外的陌生人,不能回来参加下次的聚会,而且情况很紧急,当这些人在祭坛边寻求等候神的时候……我们等一下就会过去帮助他们。但如果他们情况很紧急,等不及下次的聚会,希望接受祷告,你们想要离开的人,请举起手来。一个,两个,好的。一个,现在这里有两个,有三个,不能再在这里等的人,他们必须离开。四个,我看见一个在后面,有四个人;五个,一个在这里,好的。今晚这里有五个人是不能再等的了。我想知道,如果你能的话,能站起来……如果不能,可以让人带你过来。当我们留这些人在祭坛上时,我要你们走进这间祷告室,就在我右边这里。这五个人……
67

我们要请这些传道人,就是今晚在会堂里相信我所传的这个信息的传道人,即:今天这些信条和人造的教义不是属神的,而是属人的。我们确实应当回到圣经的道路上,回到起初。我请那些传道人走上前,跟我一起站在这里,我们要为这里的这些人按手祷告,按在这些正在寻求神伟大的祝福降在他们生命当中的人的身上。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一些相信这是神的重大真理的传道人……现在不要以别的方式上来,瞧?要做一个相信这是绝对真理的人。

68

现在那些人,那五个举起了手的人,如果可以,请绕到另一边去,或绕到讲台后面,如果进不去那里……我们要看等一下会发生什么事。一直往这边走,弟兄。可以让孩子们退到后面那里。

现在让那些要上来的、要走过来接受祷告的人,让他们过来,如果可以,就走到这里。
乌黑的……必成明亮的白日,
让我们鼓起勇气,因我们不被撇下;
救生船很快来到,聚集众客旅归家。
欢呼,我的弟兄,哦,欢呼!
试炼快要结束,将要见到、见到亲人,
相会黄金海岸。
我们在世寄居作客,寻找一座将来的城。
救生船很快来到,聚集宝石归家。
救生船很快来到,我以信心望见,
她乘风破浪而来,为拯救你和我。
同我们至亲的朋友,在港口安全登岸,
船长喊:“做好准备,”
看,她几乎到了。(注意看那些原子弹!)
欢呼,试炼快要结束,将要见到、见到亲人,
相会黄金海岸。
我们在世寄居作客,寻找一座将来的城。
救生船很快来到,聚集宝石归家。
69

呐,朋友们,这些传道人现在要聚在周围,围绕在这里。我要去帮助这些情况紧急、不能再回来的人。我们今晚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等一下要举行洗礼的事奉。下一次洗礼的事奉是星期天早上,在主日学之后。我们留给医治队列的时间是在星期六晚上;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晚上。我们要把神的救恩放在第一位,明白吗?医治会发生,对此我们不担心。所以,它会发生。昨晚神在这里的祭坛上救了八个宝贵的灵魂。哦,看到这个我真高兴。

70

我不认识周围的这些人是谁。一些可能是被呼召出来的罪人;一些可能是正在寻求圣灵。但现在我要进去……我妻子在后面,亲爱的,因为那里有男的也有女的。我要进去,看看将会发生什么事;我相信新的事工会在那里运作。神知道我已经照着我在圣经中所知道的真实地说出了这道,是的。我要回去看看神要做什么。

71

呐,明天晚上,若主愿意,我们不会举行洗礼的事奉,除非有紧急情况,有人想要受洗。但是,下面十分钟或十五分钟之后,马上就会举行洗礼的事奉。之后,明天晚上会有……我要问问我在这里的儿媳妇,(弟媳妇,瞧,),问问我的儿媳妇,她今天是否找到了祷告卡。罗伊丝,你找到了吗?还没有找到。瞧,我们要写一些;我们要想办法得到一些。我们明天晚上要发祷告卡,若主愿意,就开始让祷告队列过来,就像平常的祷告队列那样,如果等一下房间里没有事情发生的话。接着,我们就要看明天晚上,若主愿意,我们明天晚上要早点发祷告卡,我猜大约在六点,大概是这样,六点或六点半,明天晚上的某个时候,这样人们就能拿到祷告卡,进入队列。

72

呐,此时我要每个人都尽可能地深入祷告。我要你们传道人去到这些人周围,但内维尔弟兄要留在讲台上。我要进去为病人祷告。愿主祝福你们!你们弟兄们,现在去到这些人的身边。走上来,按手在他们身上,你们过来后,我们来做个祷告。你们过来后,每个人都跟他们站在一起。所有知道该如何祷告的会众,请在后面低下头,向神发出祈祷,愿圣灵降在这些人身上,用圣灵充满他们,在这个房间里行出神迹,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