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001 把基督从历史中高举出来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晚上好,朋友们。真是一个……我感到今晚能来到我们教会,再次来开始五个晚上的系列聚会,实在是个很大的荣幸。从过去在这个教会举办复兴会以来,已经又过了一段时间了。我们从未在报纸或别的地方通知过聚会的事,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没有足够的地方让大家坐;这会堂太小,我们的座位太有限了。但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地来接待大家。

2

我们打算借用这里的中学体操馆,我们就可以打广告了,但现在是上学的时候,要借用就有点难。我估计,我很快就会离开,去到海外去宣教等。在我们再次出门远行之前,我很想来这里跟你们大家一起有个小小的交通。你知道,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见面,但会有一次见面是我们最后的见面。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地紧紧地跟随主和他的道。因为我们看见他的道正在把自己揭示出来,日复一日,日复一日。我想,如果我们在这里有个小小的聚会,之后,我们再为病人祷告,应该会是很不错的。

3

不久前,我在一个异象中得知;许多年前,或可能更久,主赐给我一个关于我的事工改变的异象,我把它记在家里的一本册子上。坐在这里的许多人,我不该说许多,但你们还记得第一次建这教堂的时候吗?你们应该记得那天早晨在那里立房角石的时候所临到的那个异象,他说:“这不是你的教堂,”他把我放在天空下,并说了,告诉了我必要发生的各种不同的事。

如果你知道,你留意所发生的事,它完全与所告诉我的一模一样,瞧?一直都是那样的,因此,我完全依靠主所说的话,那是神,那必定是真实的。
4

后来,不久前我在一个异象中,看到一个大帐篷。哦,那是个非常宏大的场面,我正

在讲道,许多的魂在祭坛边,像是在流泪,手都举了起来,又安静又柔和。一个很温和的主持人走到台上,说:“现在,当伯兰罕弟兄正在做准备的时候,让他们排好祷告队列。”我正那样站着,当然,祷告队列应该是在我的左边。我注意到有一群人,看上去布满了一、两个城市街区,他们正站在队列里。
5

有一个小会堂,木头房子,位于帐篷的里面。有一个妇人站在那里,或者是个男的,正在记名字。人们拄着拐杖进来,躺在担架上;然后从另一头走了出去。哦,我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主的天使(就是你们现在在这里所看到的照片),他离开了我,径直去到那个小房子上面,站在那里,然后又下来了。一个声音说:“我要在那个地方见你。”

呐,我在盼望那个时刻的到来;因为过度操劳,我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我上个周末回来,在这里花了三个晚上讲了一点教会的教义。那是上个星期六晚上、星期天早上和星期天晚上;在这次聚会之前,让这个教会震动一下进入状态,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举办接下来的这次聚会。紧接着这个星期天晚上,据我所知,那天晚上就是我跟这个教会的人告别的时候,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6

呐,我希望且相信神,这个星期的某个时候,我想使用这里的这个小房间作为祷告室,带病人和受痛苦的人进去,看看主会不会来见我,再次在这教会里开始一个新事工。我真的很喜欢看见这事成就。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的朋友。我对它将会是什么样也一无所知,主现在也听到我在说,但我相信那必定是更能帮助他的贫穷、生病、受苦的孩子们的事。我答应他,我对此事要比对他赐给我的其它恩赐更加忠心、忠诚,更加尽力地忠诚。如果它成就了,它必将与其它恩赐一样的真实。

呐,其它的那些恩赐仍然是很确定的,瞧?但现在,我在盼望发生某些新的事,我希望它会在这里发生。
7

呐,我原打算今晚我们要讲一讲,看看我的感觉如何。还有一件事我想做的,就是我想看看能不能在第一次的时候,让我妻子跟我一起进去;就是第一次的时候,看看这样行不行。如果不行,那要是有女的进来,那我们就一次让两个女的一起进去,每次让两个女的进去。我没有说哪个方法会行得通,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因为我们已经说过我们在盼望新的事情发生,我们确实是。

但现在,我不是说主告诉我这事一定会发生,我在异象里所看到的地方是在帐篷里。但是,当然,它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发生。所以,我们正在盼望着它。
8

呐,我们会尽量让你们早点结束;半个小时的唱诗,接下来讲道,然后是作祭坛呼召等,大约一个小时,总共一个半小时,这样,会众就不会站得抽筋,明晚可以再回来。

呐,在我们打开这古老、可称颂的道之前,我们向你们保证,除了写在这道中的话,我们不会说任何别的东西,因为这是根基。在我们打开之前,让我们低下头做一下祷告。
9

亲爱的神,今晚当我们站在你面前时,意识到我们这脆弱的躯体,我们只是地上的尘土,但你造了我们使我们成为活的,是为要尊崇、荣耀你;我们也知道,我们的生命和归宿就掌握在你蒙福的手中。我们凭信心把自己交在你的手中,盼望我们永恒的归宿,就是允许我们与你在那更美的世界里永远跟你住在一起,在那里我们再也不必为病人和缺乏的人祷告了;再也不会有一滴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了;再也不会有软弱和衰老的人了,在那里我们永远都是年轻人,我们身上有着神的荣耀。到时我们也不需要医治了,因为到那时我们就永远得医治了。到时,我们现今这种受造的身体要被改变,并与主荣耀的身体相似。那时我们必得见他的真体[约一3:2]。在那蒙福的时刻临到我们每个人之前,我们希望照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带着你所赐给我们的信心,尽力地来荣耀你伟大的名。

10

在这次小聚会的前夜,我们在这个值得记念的地方,记念我们第一次在这里所举行过的复兴会;你曾藉着大能的手向我们行了伟大和大能的事。复兴从这里席卷了各国和全世界,今晚复兴之火燃遍了各个山岗;男人女人,他们的各种病症都得了医治,终于认识了这位真实永活的神。哦,主神啊,今晚请浇灌你的灵在我们身上,主啊,大大地浇灌下来。

主啊,如果这实在蒙你的喜悦,如果这是在你神圣的计划中,神啊,我们要祈求你在这个会堂开始运行这个新的恩赐;这些留在事工场后方一直在祷告的勇士们,愿他们能首先看见耶和华伟大的手以这种新的方式运行(主啊,求你应允),并有分于这些果子。
11

我们只是谦卑地祈求,愿它在这里得到应允,我们知道它也许会出现在别处,因为我们感到它要在你伟大的权能里运行。现在请祝福我们,主啊,当我们打开这圣书的书页,你可称颂的圣道时,愿我们的灵能敞开来接受它,主啊。今晚当我们的聚会结束,回到各自的家中时,

愿我们也像那两位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今晚,他在路上与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这样祈求是奉主的名,也为他的荣耀,阿们!
12

今晚,我选了几节经文要读,如果你们要翻看,请翻到列王纪,《列王纪上》18章。我要从17节开始读起,我想从中拿出一个题目来讲:“把基督从历史中高举出来”。呐,你们要记下来的,我再说一遍:“从历史中高举基督”。好,《列王纪上》18章17节。

17亚哈见了以利亚,便说:“使以色列遭灾的就是你吗?”18以利亚说:“使以色列遭灾的不是我,乃是你和你父家,因为你们离弃耶和华的诫命,去随从巴力。19现在你当差遣人,招聚以色列众人和侍奉巴力的那四百五十个先知,并耶洗别所供养侍奉亚舍拉的那四百个先知,使他们都上迦密山去见我。”20亚哈就差遣人招聚以色列众人和先知都上迦密山。21以利亚前来对众民说:“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若耶和华是神,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神,就当顺从巴力。”众民一言不答。
13

今晚,我们正站在高处,观看将要发生的事,和要被展开的两个伟大画面。这两个伟大画面:一个是历史的终结,另一个是时间的终结。

历代以来,许多伟人都盼望看到我们现在正在面临的这个时刻。我们正生活在这个荣耀的时刻,自然的太阳正在落山,永恒的光明就要破晓。我真的感到,我们正生活在人类有史以来被允许活在的最伟大的时代,因为时间即将结束,就要融入永恒中了。我们所读的历史只是告诉我们过去所发生的事,而未来的事情却握在神的手中。
今天,我们发现没有太多的历史被记录下来了,因为我认为再也用不着它了。这两件伟大的事件都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例如,我们已经使国家陷入了最危急的关头;国家安全也岌岌可危。
14

我到过世界各地旅行,看起来不单是我们国家,每个国家也都不知道要怎么做。看起来好像到处都是一团混乱的局面。

我去过非洲,他们都担心在民众中暴发骚乱,共产主义会席卷那片土地。
我去过瑞士,也是这样。我到访过的其它国家,看起来好像到处都不安定。
15

呐,你知道我们的主曾预言过这样的时刻会临到;国与国发生冲突,日子艰难,民中有苦难。我们试过了一切人以为合适、可行的办法,要使它拖延得久一点;但我相信我们已经到尽头了。我不相信我们还能够再做什么了,我们已经走到尽头了。

我们试过立一些王起来,但行不通。后来,他们尝试过民主的办法,也行不通。我们试过……他们试过独裁统治的办法,也行不通。但看起来每种办法却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如今我们正处在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重大时刻。可能在五分钟内就都结束了;每个国家可能都化为灰烬了。如果我们已经处在这样的时刻了,那么,教会该怎么办呢?重大的危机!
16

我们还有家庭生活的危机。看起来家庭生活也到了危急的时刻。过去,在家里父亲作为一家之主,早晨坐下来,他会跟家人说话;他们都会拿出家用的圣经,读一些经文,然后围在餐桌边祷告。你现在再也看不到了。当一天过去,妈妈洗完碗碟后,他们都会聚在一起,再读一些圣经,上床之前要做一个祷告。

在他们的时代,少年犯罪肯定是一件很罕见的事。男孩子都到田里干活,女孩子都在河里帮妈妈洗衣服。但今天,我们只要按一个小按钮,碗碟就都洗好了,妈妈钻进车里,去参加棋牌会或出门了,女孩子会在街上到处溜达。活都由拖拉机去干了。我们都成了一帮懒惰、无所事事的人。家庭生活被完全地忽视了,圣经被扔到了一边,在美国许多家庭中,他们要用个把小时才能找出一本圣经来。
17

他们星期天早上到教会花二十分钟做一下礼拜。如果牧师讲了三十分钟,他就会被叫到堂委那里。这是什么?家庭生活已经完了。

过去,父亲与母亲彼此相爱、尊重、珍视对方。当母亲老了,头发白了,满脸皱纹,脸上的皮都凸出来,老花镜架在鼻梁上,父亲还仍旧爱她,就像当初她年轻漂亮时爱她一样。
但今天(我不是要批评人),当她老了一点的时候,丈夫就抛弃她,换一个新的;看起来就像换辆车或别的什么。看上去真正的家庭之爱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有些事发生了;家庭生活已经不存在了。我们没有了很多年前所拥有的那种老式的美国家庭。
还有另一件事是我想要说的,那就是,另一件事也完了,就是友谊也完了。看起来我们似乎没有了过去拥有的那种朋友;我们拥有的朋友不再像过去那样忠诚了,过去……我还记得,当邻居有人生病时,大家都会过来,他们会帮忙做一切的事;能做的事,他们都帮着做,有时整个晚上都陪着他们。就如我常常说的,如果邻居死了,我们要等到看到报纸才知道,这是真的。友谊……
18

爸爸有房子的钥匙,妈妈也有钥匙,他们双双出去,直到半夜;而孩子们,父母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把小孩子扔给保姆看。这就是他们过的生活。

你知道吗?圣经预言过这些事,那么,它到底是什么呢?它就是:我们正站在一个位置上,看着这些事失控了。
19

让我们看看教会生活。这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教会生活快要到头了。今天,人们把教会几乎当成了一个偶像,像一根图腾柱一样。人到教堂里坐五分钟,说“我履行了宗教义务”,付一点奉献之类的东西给牧师就完了;若不是这样,他们就搞个小晚餐,给牧师搞一些钱。如果牧师不满意,他就走人,到其它能付给他更多工资的地方。牧师似乎不再像是神所呼召的;这对牧师来说开始变得只是像一张饭票一样;哪里的人给他最多的钱,他就去那里。不应该是那样的。

应该是人被神呼召去到某个地方。如果他必须像以利亚那样躺在山顶上的基立溪旁,等着乌鸦来喂他,他也应该呆着,直到神差他去做的事做完了。不管他有没有得到一分钱,首先应该是有神的呼召。
但事情似乎变成了钱的呼召或高位的呼召,或那一类的东西;或成为大教会里更受欢迎的人,或类似那样。然后,教会……他们的标准降低了,开始走到头了;要留意这事的展开。
20

呐,我还不到五十岁,我还记得去过浸信会教堂,去过卫理公会教堂,看到他们举办那种老式的复兴会,人们喊叫,赞美主,在过道里走上走下,劝说罪人去到祭坛边。如今你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这种事情了。他们过去常常在复兴会期间举办老式的祷告会。邻居若有罪人,男孩或女孩,那些老妈妈老爸爸就会拼命地祷告,祈求让他们的孩子回转。他们会竭力地到祭坛来,在那里归向基督。但现在你再也看不到这个了,看起来这也走到了尽头,似乎不像它原本的那样了。

过去,大部分教会都是……许多年前,当他们在一个教会里举办复兴会时,所有其他的教会都愿意合作。他们会过来帮忙,送他们的会员过来,关掉他们的教会,来参加复兴会。你再也看不见这个了。现在,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对此能做什么呢?这完全在应验永生神的道。
21

它指向两根标杆:一个是时间的终结;另一个是主耶稣的再来。因为圣灵明说,在末后的日子,众教会要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所以,圣经若预言要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还怎能期望发生别的事呢?“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

今天,你去全国看看,我们的国家,你只能找到一小群信徒,我是指那些真正的信徒,他们相信耶稣基督是真正活着的。看,人们把教会当成了一个偶像。我们在前几天的教导中讲过了这点。我们讲到天主教会,当他们经过教堂时,就对着那些偶像下拜;新教徒也一样的糟糕,他们只是偶尔去去教会。也许他们有些人一年只去一次,就是在复活节去的。
22

不久前,我听到在这城里有个传道人做出过这样的评论,他说:“复活节早上,我对我的会众说:’圣诞快乐!’”他说:“因为我要等到圣诞节或下一个复活节才能再见到他们。所以就先跟他们说’圣诞快乐!’”

当我们站在这里,看到这些事在展开,我们每个必死的人都知道必定会发生什么事,事情不能再像这样发展下去了。每个人都停不了五分钟时间。他们一路小跑、忙忙碌碌地在在大街上穿梭。
今天下午或中午,我下来,我从新阿尔巴尼下来时,有一些孩子出现在公路上。一位女士从路上开车过来,从那些孩子中间穿过,在二十英里的限速区,时速有约六十或七十英里,拼命地冲过去。她要去哪里呢?过一会儿,我对身边的一个人说:“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又有两辆车冲过来,好像高速汽车比赛一样,从那些孩子中间冲过去了。在早上,车经过我们所住的那条路,就像开在赛车道上一样。不得不赶回家洗碗或听亚瑟·高弗雷的节目等等。你要去哪里呢?到底出了什么事?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一团糟,这是因为男人女人都贪爱现今世界的事。最重要的事情本来应该是回到家读圣经,花时间祷告。
23

我想到了约翰·卫斯理的母亲苏珊娜,她是个有十七个孩子的母亲。她花时间,我想她每天要么是两个小时,要么是三个小时来祷告;作为母亲她要抚养十七个孩子,培养了世界上一位最伟大的传道人和那个时代最伟大的一位诗歌作者,查尔斯和约翰;因为她花时间来服事神,而不是浪费在属世的事上。

当我们看到我们国家的根基,我们家庭的根基,我们教会的根基在下沉时,那么,弟兄,我们能做什么呢?
那么,我要说说这点:哦,巴不得我的声音能回响在全世界,我们还存留着一个稳固的根基,那就是神可称颂的,神圣的道—圣经。“天地要废去,神的道却永不废去。在这个磐石上,”神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在它上面,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
24

所以,这对我们大家来说是何等蒙福的特权啊!我们可以走过去拿起神这本美好、古老的圣经,翻开书页来;也知道我们能直接地读到真理,能看到过去日子里所发生的事,因为它说到了一位历史中的神。我们唯一能够适应这些,或者说与神保持一致的方法,就是把那位历史的神从历史中呼唤起来。在基督来到之前,从上古洪水毁灭以来的所有时代,在各种不同的场合,只要人们呼唤神,他都从未让人失望过。他从来都是正确的。

25

此时,我想到了一个国家正处在被掳掠的时期,那就是以色列。他们当时在埃及,被残酷地强迫着去服侍埃及人。看上去每个人好像都变得冷漠了。你知道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时间是美国立国时间的两倍吗?我们立国还没超过一百五十或一百七十年,大概是那样。但他们在埃及当奴隶有四百二十年。

但到了一个时候,当所有的希望都很渺茫时,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似乎对一位历史的神有信心,神曾在亚伯拉罕危急的时候对他说过话;他们相信他们呼唤他,他就必回答。他们就是暗兰和约基别(暗兰的妻子),摩西的父母。
26

正如不久前我在这里传讲这个时,给你们做了一点描述,说到暗兰晚上怎么回到家,他说:“约基别,我累坏了。”他背上又有了被监工鞭打的新伤痕。

约基别会坐下来,也许在耐心地洗他的伤处,哭着说:“哦,暗兰,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呢?”
呐,我们能听到他说:“哦,亲爱的,但愿你今天能跟我去看看他们是怎么打那些拉重物的男孩儿。他们是没有心肠的人,对待那些人就像对待动物一样,那是我们以色列的年轻人啊。还能有什么法子呢?”
这也是我现在想知道的事。看到我们的少年人,他们是明天的男人和女人;我们今天的少年人,头发长的都到了脖子,裤子搭拉到屁股下面,腰边插着把手枪,嘴里叼着香烟。那是什么呢?那仍然是魔鬼的奴隶。
27

“难道就没有什么法子了吗?”暗兰,也许他是国中那些可以多爬上几级台阶的人之一,尽管他很累了,但每天晚上他都会求告亚伯拉罕的神,他知道这位神在患难之日曾临到亚伯拉罕、临到约伯、临到以撒、临到雅各。肯定的,如果他是那些日子里的神,他也必定是这个日子里的神。如果他是摩西日子里的神,他也是今天的神。需要做的就是把神从历史中呼唤起来,呼求他出场来行动。

我能看到暗兰,一夜接一夜地呼求,不管他有多累。那证明了他对那位神有信心。但今天的人,如果他们第一次祈求没有得到,他们就以为神是死的了。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有勇敢精神的男女;是有决心要持守的男女,直到他们看见一位真正活着的神在行动。他们不会以“不”作为答案。他们决心要持守它。
28

如果他们病了,医生说他们好不了了,然而,在他们里面有东西告诉他们说,他们会好的,就持守住,不管发生什么事。

你曾加入宗派世界的教会,直到你各处奔走,耗尽你的力量,却仍然找不到释放吗?仍然有一位垂听祷告和拯救人脱离罪的神。
29

我们可以看到暗兰,在那些疲乏的夜晚,后背流血,爬到台阶上祷告,直到凌晨两、三点,看起来你好像是在对风说话;但他是犹太人,在他心里燃烧着一个信心,是任何疑惑的风都无法吹灭的。这就是我们今天需要兴起的那种男人女人。如果神今晚没有回答,他明晚会回答。如果他今年没有回答,他明年就会回答。因为他是一位神,不是“一位”神,而是“那位”神。

我们看见,夜复一夜,暗兰爬到台阶上,约基别可能上来找他,说:“暗兰,亲爱的,你整夜在这里祷告,为什么不在你工作的时候告诉孩子们,让他们祷告一会呢?”
“哦,亲爱的,要是他们不愿做,怎么办?必须要有人做,必须要有人透彻地祷告。”
那也是今晚每个基督徒应该有的感受,不要等着别人,要自己上前去经历。
30

我们若相信圣经是一部历史,它也是一本预言的书,告诉我们神必在末后的日子里兴起。他出现的时候到了。那就是暗兰所知道的,就是摩西所预言的,哦,对不起,不是摩西,是亚伯拉罕,这位历史的神曾赐给他一个应许,从所记载的来看,神在四百年间都没有垂听过一个祷告了。但神应许他必把以色列人带出来。

看起来,我们有一位沉默的神已经很长时间了。但他兴起、出现的时刻到了。
一天晚上,暗兰在祷告,他可能祷告了若干年,现在他的头发已经灰白;非但没有拯救,反而变得更糟;一天晚上,他孤注一掷了。
我们也必须这样做,要孤注一掷。他说:“神啊,你应许过这事,我们也在盼望这事,这些年我们看见了各种迹象,时候很近了。现在是该你行事的时候了。”
当暗兰深深地专注于祷告时,他全心地在祷告,他一看,有人站在角落里;他揉揉眼睛,又看了一下。那里站着一位天使,手里有拔出来的刀。他说:“拯救快来了!你要生一个孩子到世上,他就是那位要拯救以色列人的。”瞧?神一直都回应祷告,不是吗?只要我们能坚持下去。
31

摩西,当他平安地引导以色列人进入旷野时,他来到了红海边;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沙漠,法老的军兵在这边,红海就在他们的前面,他们陷在了一个小网罗里。看起来连大自然也要哀求了,将会发生什么呢?他们完了,法老的几十万军兵要把他们碾碎。但以色列民怎样呢?开始抱怨、发怨言。“哦,要是我们呆在原来的地方,就不会到这种地步了。”

但民中有一人,他心里燃烧着神信心的火焰,他相信一位历史的神能够在任何困境中兴起来。摩西站着,向神举手祷告,直到一位历史的神兴起,成为当日的神。他开了路,以色列人经过红海,如走干地。
32

哦,那事过后不久,约书亚带领同一群人……应该说是他们的儿女,来到了约旦河边。那时正值四月份,河水涨溢,约旦河有五倍的宽。看起来任何专业的军事领袖都会在不同的季节带他们去到那里。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点过河的可能性都没有的时候,约书亚想起了有一位历史的神,四十年前曾打开了红海。他呼求那位神,那位神就在大能中降临,成为在危机中出现的神,打开了约旦河,让他们过去了。

33

许多年后,到了我们今晚所读的那段经文或题目,当时,以利亚看见那个国家所遭受的咒诅,就去到了山上。在以色列国,祷告有几百年都得不到回应了。然而,以利亚知道一位历史的神会出现。所以,他在这位神的面前向不信的世人挑战,看哪一位会藉着火来显应。那位能保护以色列少年脱离火窑的神,就降下火来,烧尽了祭物。

那事过后不久,有一个叫拉撒路的人死了;有一位神,他仍然活着,他能让以诺不见死就被带回家;能用火的车马带以利亚升天;在死亡、黑暗的时候,人呼求,他就出现了,他所行的与他任何时候行的一样。虽然他是一位历史的神,但他从历史中兴起,解决了眼前的危机。
在耶利哥城门那里,一位瞎子坐在路边喊叫。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医生再也帮不了他的忙了,他的钱也花光了。没有什么留给他的了,那些日子他只能坐在那里做白日梦了,到头来死亡也成了甜蜜的释放。有一天,他从路上下来,一位历史的神在危机的关头出现了,神打开了瞎子的眼睛。
34

在睚鲁的家里,医生已经放弃了,任凭那个小闺女死去。死亡已经临到,敲打着痛苦的丧钟,要把那家唯一的孩子,十二岁的女孩带走了;人们把她放在了长椅上。

这时,一个伤心的小传道人不得不放弃他的宗派和所有的朋友,但他记得有一位历史的神能使死人复活,然后他去找他了。“寻找,就找到;敲门,就给你们开门;祈求,就得到。”他仍旧是同一位神。
35

当这位神住在一个叫耶稣(神的儿子)的身体里,当他被呼唤而出现,从历史中被呼唤起来时,这位在旧约使死人复活的神,藉着先知给一个已死的孩子带回了生命,表明神不会死。他是永恒的神。

这孩子躺在床上,四肢伸直;小睚鲁知道书念妇人曾得回她的孩子,他说:“那位历史的神,如果他能被呼唤来行事,他就仍旧是今天的神。”他查考了,他听说某个人声称拥有权柄,就是他们所憎恨的拿撒勒人耶稣。但他呼求耶稣来,因为他是那天睚鲁所能找到的神的最贴近的代表,永生神的代表。当他被呼唤而出现时,当这位历史的神被呼唤起来时,他行了过去所行同样的事,如同神在那个已死的孩子身上吩咐以利亚的一样。
36

让我多说一下,今天,我的弟兄姐妹,在现今的日子,当危机四伏;当癌症和各种疾病吞噬世界时,同样这位历史的神,他洁净了长大麻风的,医治了病人,使死人复活,他今天还是同一位神。他正在热切地等候他的子民呼求他,出场行动。

这位可以赦免一个一天犯奸淫七次的妓女的神,也能洁净最邪恶的罪人,使他们洁白如同百合花一样;同样,这位历史的神今天还活着,他能洁净每个被罪恶和不信所玷污的心。
37

有一天,有个人带着一个患癫痫病的儿子来了,他带他去了教会。门徒围着孩子又跳又叫了好一会儿,却没有用处;但仍然有一位历史的神还活着。这人决定要去找他,当看到他们下山时,他就跑到耶稣面前,说:“主啊,请怜悯我!鬼抓住我的儿子,他就变得憔悴,跌进了火里。”

耶稣说:“我能,你若信。”你若信什么呢?你若信历史的神今天还活着。他出现了,癫痫就离开了那孩子。
这同一位神今天还活着。当教会失败了;政治失败了;其它东西失败了,人失败了;万物都失败了,但神绝不可能失败。他是这本古老、黑皮圣经的神;他的应许与过去一样真实,到了神的子民呼求他,把他从历史中举起来的时候了,因为经上记着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38

他是一位历史的神,他也是现在的神;在末后的日子,神说:“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信的人必有神迹奇事随着他们,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那是一位历史的神所做的应许;今天,我们是他这位牧者的子民;我们是他羊圈里的羊,他在等着我们站起来,呼求他采取行动;呼求他出现。注意他要进来推动我们;注意他要行超然的事;注意他要行一件使人纳闷、挠头又无法明白的事。他是一位历史的神,又是今天的神。他等着要从历史中被呼唤出来。
39

“我们不要仰望他;如果他只是历史的神,那么,一位历史的神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一位历史的神对暗兰和约基别有什么益处呢?一位历史的神对摩西有什么益处呢?一位历史的神对拉撒路有什么益处呢?一位历史的神对城门边的瞎子巴底买有什么益处呢?如果神今天不是一样的,那么,一位历史的神今晚对你有什么益处呢?

他今天仍是一样的。他赦免我们一切的罪孽,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这位历史的神,从历史中被呼唤出来,他必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发光,什么?当时间结束;当政治结束;当生命结束;当一切都到了尽头时,耶稣还是活的。当一切都完结时,他仍然发光,他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明亮的晨星。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只要呼唤一位历史的神,就会看到他成了现在的神,从历史中被举起来,如过去一样闪闪发光。他行动一样;他行事一样;他还是一样赦免人;他还是一样医治人;他还是一样同情人;他的意愿是一样的;他的大能也是一样的。他仍是一样的,他在等我们的……
40

你无法用嘴唇来呼唤他,他不会因嘴唇的事奉而来,他只会因信心而来。当你的信心点燃时,不是你很长的祷告,他会因你魂里深处的一点点微弱的信心而来到,那信心能持守住,并说:“那一点点的疼痛,今晚把我带到这教会来,它能重新点燃我的魂,使我离开这里时又火热又歌唱,好像空中的鸟儿一样。”为什么?他是一位历史的神,也是今天的神。他在等我呼求他,要呼求主!他必垂听。

在歌中与主说话;要祈求他,相信他,他必回答。在结束时,我要说这些话,这就是今晚有这个聚会的原因;这就是开始这个聚会的原因。我相信,那位二十七年前对我说话的神,当时我们在那里立了那块基石,要我到全世界去传福音。他使这事成就了。当时人们嗤笑说:“比尔,你要去哪里?你才受了七年的教育。”
我说:“我要奉主耶稣的名出去。”
41

十一年前当我离开前,我在这讲台上传讲了我的讲章,格蒂小姐坐在那里,唱着“只要相信”的歌,那些高大的巨人站在那里,就像……我传讲的是大卫和歌利亚。科学和那高大的知识世界要谴责神的医治,羞辱它,大家都对我说:“伙计,你会在那里垮掉的,他们会把你投进监牢的;他们会这样做,那样做,等等。”但这位历史的神出现在那边,吩咐我去做。我靠着神的恩典和他的怜悯做成了。

十年前,同一位历史的神,再次出现了;正如他使那事成就那样确定,他也必使这事成就。他是历史的神,他也是今天的神。他从不打盹,也不睡觉;他不可能死,因为他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42

今晚,看看你们的例子,罪人朋友,你心里那小小的触动和感觉,告诉你神是一样的;告诉你神能使你脱离各样的重担,各样的罪行,和你得罪神的每一样罪。你能寄希望在什么事上呢?不是在你的房子;不是在你的妻子;不是在你的家人;不是在你的父母。“我的所有盼望根基,在于基督公义宝血。我魂周围虽都倾倒,他仍是我盼望安稳;基督磐石我所稳踏,其余地方都是流沙。”

教会,朋友,无论是什么,都会走到尽头的,但耶稣却永远活着。因为他活着,我们也要与他一同活着。
43

你会拿出什么来交换呢?你会拿什么出来呢?要是神今晚召你来受审,怎么办呢?你要怎么对付呢?你寄希望在这个国家,它快要垮了,就像其它国家一样。你寄希望在某个选举上,选举某人,我不反对他们,但他们是不道德的,也要下台的。你根本无法寄希望在任何东西上,能让你来抓牢,但这位历史的神,他应许他要兴起。

在某个蒙福的日子,人们可能把你抬到那边,下葬者在你身上倒土,但在某个日子,那位上提者要来。下葬者会把你埋在地下,但那位上提者会把你提起来,肯定是的;因为主来的时候,神要把那些在基督里死了的人与基督一同带来。对很多人来说,他是一位历史的神,但当你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内心发现他如此真实时,他将是今天的神。你里面必有什么东西告诉你;你可能没有情绪激昂;你可能没有哭喊;你可能没有说方言;你可能没有跑,没有喊叫,但有什么事发生了,你也知道什么事发生了。只要你活着,你的生命就必与之相配。
当最后一刻来到,你离开这个世界时,你必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当医生丢下你不管,走开了,血管开始变冷了……
44

就像那天晚上,沃特先生,我们这城市的著名前任市长,他去听尼克松先生演讲时,就死在了现场。据我所知,他是个不错的、很健康的人。

我离家回来后,我妻子说:“比尔,你知道谁谁谁死了吗?”
那天,星期四,我的小女儿跟一个小女孩还坐在这里的学校,但星期天他们就埋葬了她。她得了急性肺炎,进到了她的心脏或其它部位,就杀死了她,她就死了。
我在这里的一位朋友威廉斯太太,巴弗·威廉斯的妻子,我认识他有几年了。这里的洗拉·布雷克曼,她有没有在这会堂里?那是她的姐妹。我们住在街对面时,那几年他们就住在这隔壁。她走了,她有点紧张不安;我回来时,她就走了。看,这是什么呢?总有一天,你也必须要面对这个。你可以积攒所有的钱;你可以交所有的朋友(这些都没问题);但所有的这些,让它们摆在第二位。相信一位历史的神,他也同样是今天的神;看他会为你行什么事。
对你们患病的和有缺乏的人来说,医生已经放弃了你,不再为你做什么了;记住,那位历史的神也同样是今天的神。让我们祷告一会儿,请大家低着头。
45

今晚这里有没有人(我不知道),今晚这里有没有人,你知道你的魂需要救恩,如果那位神,他应许立刻就来,眨眼之间,在你根本想不到的时候;如果你没有他,只是想象你有他……记住,“有一条路,人以为正,最终必成为死亡之路。”如果你不确定你今晚已经得救了;不能确定他来的时候你会同他一起走,你愿意像这样向他举起手,并说:“神啊,请怜悯我!”谢谢你们。神祝福你们;许多人举起了手。

在我们结束前,还有其他人想要举手吗?祷告……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不要感到羞耻。呐,肯定的,如果神今天不是一样的,那么传讲一位历史的神有什么益处呢?弟兄姐妹,我这样说,我曾经读到过一位历史的神,我在书中读到了他;我在圣经中读到了他;但有一天,我遇见了他。
46

我遇见了他,他来找我;他告诉我不要喝酒、不要抽烟、不要玷污自己;当我长大后,他有一件事要我去做。我当时只是一个小孩,主证实了那个,他证实了。这里挂着他的照片,是科学把它拍摄下来的,瞧?世人也知道了。主在你们中间证实了。他知道你们的心思意念。他自己证实了他今天仍是一样的神。他不是一位历史的神。不要只是……不要让世人用属世那些淫秽肮脏的东西把你偷去了。现在就相信神。[原注:磁带有空白]

你愿意举起手吗?一些人还没有,你愿意举起手,说:“神啊,我对那个还不确定,但我要很确定。让我……”神祝福你,年轻人。什么地方……神祝福你,后面的姐妹。神祝福你,弟兄;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那边的弟兄,是的。
你说:“比尔弟兄,我举起手真的就意味着什么吗?”你举起手一次看看,就知道了。总是这样,弟兄姐妹,当你做正确的事,你就会感觉很好。要诚实!呐,不要欺骗神;你无法欺骗神,他知道的;你欺骗的是你自己。你会撒一个弥天大谎,以至人们把你带到联邦法庭和刑事法庭,在你手臂上放一个测谎器,你可以使出浑身解数来编故事,使它听起来好像是事实,但你的神经会证明你在说谎。为什么?你受造不是为了说谎;如果测谎器都会知道,更何况神呢?
47

瞧,你说:“哦,弟兄,我是浸信会的;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那没问题。但我要问你一件事:你曾经遇到过这位历史的神吗?他曾经在你面前站在燃烧的荆棘中,你也知道他对你的魂回话,使你知道你的罪都消失了吗?如果不是那样,不要碰运气,像加入教会或去那里得到一点好的感觉等等。你必须认识他;听到他或得到他的祝福并不是生命,认识他才是生命。认识他,就是亲自认识他;“他”是人称代词;要认识他。不是认识他的圣书,不是作个好学生;不是作个好会员或好男人、好女人,那些都不算数。那些是律法做的,而是要认识他;你遇见过他吗?那位在燃烧荆棘中对摩西说话的神来过你面前吗?你听过他对你讲话,以至你知道那是他吗?如果还没有,请你举起手,说:“神啊,现在请对我说话。那是你在我心的周围发声吗?我要认识你。”

神祝福你,年轻女士。神祝福你,后面的那位;太好了,没错。还有没认识他的;是的。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这里的年轻女士。很好。神祝福你,这里的女士。
48

现在,你们仍低着头,安静轻轻地哼这首歌。

金色的黎明,耶稣再临;金色的黎明,基督奏凯歌。
我们得胜呼声冲破星宇;金色的黎明,为我为你。
[原注:伯兰罕弟兄哼调子]现在,你们举起手的人,如果你们愿意我为你们祷告,并相信神垂听我的祷告,你们可以到祭坛这里来,让我站在这里同你们祷告一会儿。祭坛是开放的。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姐妹。站起来吧,请过来,如果你们相信神会帮助你们,垂听我的祷告,帮你们接近他,认识他;你愿意现在就走上来吗?
金色的黎明,耶稣再临;(我们怎么知道不是在早晨呢?)
……凯歌。
就是现在你正在打的仗,朋友,你不想现在就赢得战斗吗?现在就奏凯歌吧,你可以呼喊得胜。
金色的黎明,为我为你。
金色的黎明,耶稣再临;
只要站起来,没错。尽量走上前来。
……基督奏凯歌。
我们得胜呼声冲破星宇;
金色……
我们还等着,你们现在不上来吗?我们要在这里祷告,帮助你,做信心的祷告。它为我们行了不少事。请上来吧!我劝你们上来接受这位今天的神,不只是一位历史的神;你去做礼拜,说:“哦,我加入了教会。”那样的神没有用的。卫理公会的神、浸信会的神、长老会的神、五旬节派的神,他们没有用。要得到这本圣经的神。一位五旬节的神必去到世界各地。卫理公会的神、浸信会的神或其它宗派的神……但这本圣经的神会使你像耶稣一样,他肯定会的;他的灵住在你里面,你的整个生命就改变了。那种脾气,那种恶毒,那种不饶恕人的灵,它会在永恒的失丧中吃掉你的魂。我现在只是撒下了一张鱼网,这就取决于你了。请跟过来吧。走出来,围绕着祭坛边。你们后面的许多人举起了手。你周围的人会让道给你的。主祝福你,年轻人。
49

现在,当她缓慢弹奏乐曲时,祭坛这里站着几个人,有七个灵魂,他们上到前面来,站在了祭坛边。你知道七是神完全的数字吗?完全。圣灵现在正临到站在这里的一个人身上。那就是我所称为的圣灵,弟兄。

呐,主就在这里,是给你们每个人的。你们心里只要谦卑。要是现在就是你最后一次站在祭坛边,是你所做的最后一次祷告,那会怎么样呢?耶稣就要再来了,他可能明早之前就会敲你的门,你知道。你总有一天要走的。如果他是万有的神;他是一位历史的神,他也是今天的神。他对你说话了。你在他面前起来了,要遇见他。你已经上前来见他了,他也必见你。他现在就站在这里。要在心里承认你所做过的所有错事,说:“神啊,请怜悯我这个罪人。我犯了罪,我现在全心地承认我做错了。我要你怜悯我,赦免我一切的罪过。我在余下的年日里要服事你;让这个在我心里燃烧的小火焰,这个使我今晚上来这里的那个小信心;让它深深地进入我的魂里,让它现在就抓牢,那在燃烧的东西告诉我:’是的,你活着,耶稣,我爱你。’在以下的几个小时内,我要看见你的出现,行这些事,行这些大事。我很高兴当你对我的心说话时,我就上来了。我会看见癌症离开病人。医治病人和有需要的人,听到他们回去后,见证神为他们所行的事,一位历史的神已经从历史中起来了,今天仍是一样的;他出现了,因为他现在要来,直到他第二次再来。”让我们祷告;你们每个人都跟我一起祷告。
50

亲爱的神,现在,我带着这七个人来到你面前。第一个晚上产生了七个游荡的星。你在你宝贵的道里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到我这里来;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不丢弃他,而是赐给他永生,在末日要叫他复活。”主啊,这是你的应许。因着情感,和信心的行动,这七个人,宝贵、游荡的魂,今晚走到前面来了,因为他们相信,神曾对众先知说话,那位对瞎子说过话的神,他今天仍然活着。他们走上前来为要遇见他。

那位做出应许并满足那个长大麻风的祈求的神;那位在河边遇见那个患血漏妇人的神;那位在拉撒路坟墓遇见他并使他复活的神,也是今晚的同一位神,他站在这里迎战这属灵的死亡,并使这个人回转,说:“把你的手从他们身上移开;他们因着圣灵的召唤,就过来承认我;我必赐给他们永生,谁也不能从我这里把他们夺去。在末日我要叫他们复活。”
51

父啊,我们为他们而感谢你;我们祈求,愿他们一直忠心地呆在你的手中,直到死亡使他们解脱;在那伟大的日子,他们要进入到主的喜乐中,婚筵要在空中铺开,那时,王要出来,说:“你记得1958年10月1日,在那个小小的混凝土教堂里,你走上来,接受我作你的救主。我也对你说话了。你当时还是个罪人,但现在我救了你。现在,你是我的了,你拥有了永生。现在,进入我从创世以前就为你们预备的喜乐中吧!”求你应允,主啊。他们现在是你的。我们把他们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2

现在,你们会众仍低着头。我要问你们在祭坛边的每一个人,现在在你心里,在你内心深处,你有没有感到是那微小的信心火焰,告诉你要到祭坛这边来,做出这个行动,就是你现在已经做的;你举了手就走到前面来,你有没有感到那微小的火焰,开始在你心里燃起又真又活的信心,使你相信耶稣现在已经赦免你的罪,从现在起你就是他的人了?如果你感到了,请向主举起右手,在祭坛边的人,请你举起右手;如果你感到耶稣已经赦免了你所有的过犯。这里的人……

现在,还有两、三只手没有举起来。呐,请每个人继续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