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928M 圣灵的洗

1

在昨晚把你们留到了午夜之后,我确实很高兴看见你们许多人今晚还是来了。我没想到今天你们大家还能来,但看上去你们是要来参加主日学,那非常好。

2

呐,我们正尽力花一些时间查考这个教会的教义;呐,我刚教导过这点了。呐,可能有一些我不认识的陌生人与我们在一起;我在这个教会里呆的时间不够长,不大知道谁是这教会的成员,但我想说明一下,这信息只是给这教会成员的,因为外面的人有各种不同的教义,等等。瞧,他们相信那些教义,被教导要相信那些东西;所以,当你去到另一个教会,或许教导一些绝然相反的教义,然后,他们就想:“哦,我不同意那点。”瞧?所以,我们不是有意要粗鲁或伤害任何人,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呐,你想信什么,就信什么;但我们,我把这点放好,必须使它很稳固,因为我们必须把它敲得牢牢的。这是我的教会所坚持的东西,瞧?只是我们这里所坚持的东西。那样做,我们不想使你感到受冒犯,认为我们是想要伤害你和你的信仰或类似的东西,完全不是那样。

这是一个……每隔两、三年我们就在这里讲明这点,即:我们所坚持的是什么;我们所坚持的教义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要那样做;为什么我们相信这个。所以,要是这里有陌生人,不是这教会的成员,我们当然很高兴你们今早和今晚坐在这里与我们做这些讨论。
3

接着,星期三将开始举办正常的奋兴会,在这聚会里,我是指在这教会里。我已经在外面休息了一阵子;我很累很累,不得不到外面去歇一阵子。我刚回来,感到很好,非常的好。所以,这个一结束,我又要离开,要等到一月份才回来;我不是去举办任何聚会,只是出外去,继续做我在做的剩下的事。

我们一进来,就发现教会到处都有点受搅扰;有些成员开始变得有点不冷不热,退后了,彼此有点敌对等等的事。我一个一个的走访,直到把这些都纠正过来。现在,没事了,瞧?
4

并不是有什么错,并不是哪个成员有什么错;他们每个都是很好的男人女人。但愿他们能意识到那是魔鬼在人们中间搅扰,绝对没错;不是那些人,如果你能让一位弟兄看到这点,那么,他就不会再对另一个人怀有敌意了。他会,他会感到很难受,他会感到这样,“哦,那是……我为我的弟兄感到难过。”瞧,如果他真的做错了事,哦,那不是那弟兄;做那错事的是魔鬼。

你说:“哦,这家伙做了某某事,”你的弟兄并没有做那事,你的姐妹并没有做那事,那是魔鬼进入他们里面去做那事。所以,不要谴责那个弟兄、那个姐妹;要谴责魔鬼;魔鬼是那个肇事者。
5

所以,对这些教会的教义,呐,它们对你可能非常的古怪。可能你根本不同意,但我们只是,这只是我们所信的;我们相信,是因为它记在圣经里,然后我们就那样教导。

呐,昨晚我们的主题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宗派?”呐,我们是一个组织,因为我们是一个教会,但我们不是一个宗派。然后,我给出了理由,说明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宗派。
现在,我们要开始今早的讨论,在开始之前,让我们祷告。
6

亲爱的神,我们再次进入你圣洁的同在中,祈求你洗净我们自己的意念、我们的魂,使我们将自己当作一个器皿献给你,使你可以为自己的荣耀在这个器皿里做工,藉着它做工。父啊,洗净我的心思、我的意念和我要讲的话,叫这说话的不是我,而是叫圣灵可以恩膏这属土的嘴唇,使它可以带出全能的神要他的教会知道的真理。

主啊,我们祈求你,你若肯,愿你从人们身上驱除每个愁烦的鬼魔和每个敌意和阴毒的鬼魔,使他们可以听到圣灵说话;使神可以因我们今早的聚集而得到荣耀。如果我们心里有任何哪怕只是一点不对的东西,导致你无法对我们说话了,神啊,将那东西从我们身上远远地除去,好像东离西那么远;因为我们知道只要遵行神的旨意。在下面要讨论教会以及它的教义、它应该持守什么和它为什么要这样持守,求你用你的圣灵来引导我们。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7

呐,昨晚我们表达了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组织的宗派这种思想;我们为这点稍微说一点背景,是因为我们发现,宗派划出一道壁垒。

呐,我们有许多教义要讨论的;我们昨晚讨论了这点,为什么我们在这教会里不接受女传道人。今早,我们要讲一个主题,如果可能的话,就是“圣灵的洗”;为什么我们相信圣灵的洗;圣灵的洗是如何临到的;它会做什么;以及得到之后它会使你如何行事。
今晚,主若愿意,我要讲这主题:“古蛇的后裔”。今天,呐,人们不相信有古蛇的后裔,但这是符合圣经的,看到吗?
8

呐,不管怎样,如果我把这点讲得很强烈,我并不是指向你们亲爱的会众。我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把这点讲透,我们要讲得很严厉,你瞧?所以,你需要这样讲,你说:“约尼,去坐下。”他可能没有听到这话,但你说:“约尼,坐下!”[原注:伯兰罕弟兄大声喊出下面的话。]约尼就会更注意听了。所以,我们今早要大喊“约尼,坐下!”瞧?好的,我要这样来讲这点,你就会明白我们的意思,瞧?

9

如果我们说了什么与你的思想和你的信念相违背的事,我们没有一件事是……记住,在这个跨宗派的教会里,我们相信,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路德派、天主教会、新教、犹太教,无论是什么,只要他是个弟兄,他就是我们的弟兄,就是这样;不管他属于哪个宗派。神永远不会因他呆在宗派里而反对他,但之所以宗派是……

呐,就是这些东西开始了宗派;神会向某人启示一点东西,然后他们就来,围绕着他们所得的信念搞出了一个宗派,接着,神就无法再往前走了。
10

卫理公会信徒怎么会接受比恩典的第二步工作更多的东西呢?他们从这点上搞出了宗派。浸信会信徒怎么会相信比义人因信得生更多的东西呢,哦不,是路德派信徒。他们就从这点上搞出了宗派。浸信会信徒靠着说“当你相信并受浸后就领受了圣灵,问题就解决了”,他还怎能再往前走呢?瞧,他们就从这点上搞出了宗派,看到吗?五旬节派信徒相信当你说方言就领受了圣灵,问题就解决了,为什么是这样呢?因为他们从这点上搞出了宗派。弟兄,这些教义可能每个都没问题,但神并不局限在任何一个宗派上;他遍布所有的一切,就是这样,我们相信这点。

11

就是这原因,我们从没成为宗派。主曾给我们机会,可以让这个小教会跟许多不同的宗派合并,但我们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们要守住现在这种状态;这样,就能接受耶稣基督的管辖和领导,没错。无论他向我们启示什么,我们看见它也是真理,与神的道一致,从头到尾符合整本圣经;看见它是真理,圣灵也认可那点;我们没有任何宗派的壁垒来拦阻我们接受那点;我们会继续进入到那里面,不断往前进。

12

所以,当宗派那样说,像基督会(他们是个宗派,所谓的基督教会),说,神迹的日子和所有那样的事都过去了。哦,你在圣经什么地方能找到这样的话呢?瞧,但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他们就是在这点上搞出宗派的。瞧,所以,你对此无能为力。但我们想要自由,使我们可以随着圣灵推动我们的那样去行动;进入更深处,上到更高处;一直往前进,一直往前,一直往前,无论去到哪里。

但是,我们不接受任何癫狂的东西,我们在这里划清界线。如果有人得到了主启示他的一点东西,但却不能贯穿《创世记》到《启示录》,与整本圣经一致,结果搞出了一个教义来,那我们是不会接受这种东西的,明白吗?它必须是从圣经来的,不能只是藉着某人的启示来的;如果启示与这道相符,没问题。
13

不久前,有个人来找我,他说:“我刚来到美国,伯兰罕弟兄,”他说:“呐,我认识了一个基督徒姐妹,”他说:“这位基督徒姐妹是个很可爱的妇人;”他说:“但后来才知道她有三、四个丈夫;”他说:“来这里三个月后,我认识了她;那时她离开了那丈夫,又嫁给了另一个。”又说:“她拥有圣灵,几乎一直都在说方言,经常性的;也说预言和启示;她是个真正被圣灵充满的女人。”她是个女传道人。他又说:“我去问了主,为什么会有这样那样的事;这女人会做这样的事,这是为什么。”他说:“我梦见了我妻子,我妻子跟另一个男人有了不道德的关系;”他又说:“她来,跪在我脚前,说:’你能因我所做的事赦免我吗?’他说:’我当然赦免你。’她说:’你为什么这么白白地赦免我呢?’我说:’因为我爱你。’”他又说:“在梦中,主回了话,对我这样说:’这就是我赦免她的原因,因为我爱她。’”

我说:“先生,你的梦确实很甜蜜,实在很好,但那决不是主给你的梦,它与神的道不相符。”没错。它与神的道不符,不管它看上去多真实,都必须是从这道来的。
14

在旧约里,人们有三种办法知道一个信息是真的不是:当然,首先是藉着律法;其次是藉着先知;最后是藉着异梦。呐,律法是书写的神的圣言,存放在约柜里;就是那些诫命和论诫命的律例等。先知可以说预言,做梦者可以做异梦;神藉着先知和异梦这两种方法来解决问题。“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在梦中向他显现,必在异象中向他显明。如果他所说的应验了,那么就要听他,因为我与他同在;如果没有应验,就不要听他。”

呐,若有人做了异梦或说了预言,他们要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就带那说预言的人,先知或做梦的来,带他到被称为乌陵土明的东西面前。
15

呐,我知道乌陵土明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个较难的词汇,它的意思实际上是……亚伦是大祭司,管理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在他胸牌的每一侧都有六块宝石。每块宝石是一个支派的出生石,就如犹大支派、迦得支派、流便支派、便雅悯支派等。每个支派都有一块出生石。然后,当他们……出生石会挂在教堂或立柱的一个托盘上,然后,他们把这位先知带来,他说了一个预言,说主将要做某某事;他们把他带到这面前,他就说出他的预言或讲出他的梦。呐,如果神在那梦中或预言中说话,那些光就会调和在一起,折射出一道像彩虹的颜色,这是个超自然的答案,瞧?没错,跟那里的每块石头相对应,每块石头都交相辉映,随着神给的答案反射了出来:“那人是个先知,他说了真理,”或“那梦是我赐下的”。但如果出生石一直没有动静,没有动,我不管它看上去多么真实,都是错的;那些石头不接受。

16

这是今天的一个多美的例证!呐,旧约的乌陵土明已经废去了,因为祭司制度已经变了。现在的乌陵土明是神的道,圣经,是的,先生。在这里,圣经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人所讲的事,他的异梦或他得的启示,无论看上去多么真,如果圣经里的每卷书,整本圣经没有在它上面反射出光,证明它是真理,那么就不要去碰它,不要碰它。

呐,你可以拿这里的一小段经文来,说:“耶稣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我们也应该做同样的事。”你可以使经文说任何你想要经文说的事,但那段话必须从整本圣经下来都完美地与神的道一致,这样,它就是对的;就是神这样说,这就是乌陵土明。
17

因此,神从未在任何时代有过宗派性的教会,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有。呐,以前从未有过宗派,直到最后一个使徒去世后的360年后。那是罗马天主教会;从罗马天主教会中,神在圣经《启示录》17章里称她是个淫妇。她是个不道德的女人,从她当中产生了一些女儿,那些女儿是妓女,与她一样也是不道德的。那是圣经所说的。

罗马天主教会生下了整个的新教主义;它们回去,做了她所做的同样的事。她不道德的原因,是因为她手里拿着各种教义的杯,斟着她淫乱烈怒的酒。她把这酒给地上的众王喝,并且坐在众水之上,管辖地上的众王。我们在圣经里发现了这点;我们发现就是她坐在七座山上,是一个教会;我们发现了这点。我们发现她戴着一个三重的冠冕:地狱、天堂和炼狱的审判权,没错。有一个男人掌管着它,他是那敌基督的,坐在神的殿里,显示他自己就是神,在地上赦免罪。我们已经谈到了这点,都讲过了,看到正是这样。
18

它说:“在这里,凡有智慧的人;”我们发现圣灵继续明确地说:“凡有智慧的,凡有这知识的;凡有不同的灵的,恩赐的。”神在末世推动那教会,你看不见这事吗?必要兴起一个充满神属灵恩赐和真实恩赐的教会。“在这里,凡有智慧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一个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我们发现的确是那样的,没有比这再完美的了。你们自己把它写下来:V-i-c-a-r-i-v-s,意思是代表基督;F-i-l-i-i,意思是神的;Vicarivs Filii Dei,看看用罗马数字,是不是这样;看看会不会得出六百六十六;看看这是不是正好跟其它的经文说到它该处的位置一致,这并不是那种让你怀疑这儿,怀疑那儿的东西。就是这样,新教徒正是从这里出来的。

19

呐,今天我们尽力要做的,就是把这点讲出来并显明天主教会所带来的和所拥有的教义,我们已经在这里的新教教会里接纳了它。我们把这个给了人,那是天主教会给出的同一个属灵淫乱的杯。因为它们是不符合圣经的,是人造的;那是虚假的预言;是一个谎言,是属乎魔鬼的。

接着,我们发现……讲一点背景来显明我们所生活的这时代是什么,把昨晚的内容再讲一下;一个私生子,一个非婚生的孩子,十四代内甚至不能入耶和华的会。那是四百年,四十年是一代。
20

罪是多么可怕!多么可怕!不是过去,而是现在的罪。如果那是在律法下,而基督来,使律法放大了;他说:“你们听见有古话说:’不可杀人,’只是我告诉你们,凡无缘无故地向弟兄动怒的,他就已经杀了人。”把这点放大了;“你们听见有古话说:’不可奸淫(那是行为的),’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把它放大了几千倍。瞧,如果那罪需要用十四代才能消除它,那么,当用神的放大镜来看那罪时,又会怎么样呢?

21

今天的人,中学里的少年男女,出去开啤酒舞会、喝酒,小女孩和小男孩们,过着淫乱的生活,做这些事等等。他们以后的一代会怎么样呢?是什么使得这些小女孩这么做呢?她们的母亲是新潮女子,她们的祖母是歌舞团女演员。神说,他要追讨父母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你还能指望什么呢?

22

当这整个世代开始显明出来,义的后裔被推到了一边,变得越来越稀少,作恶的人继续作恶,很虔诚,但变得越来越邪恶,越来越邪恶,到头来只得把整个东西都毁灭,就像神在上古洪水毁灭时所做的那样。人终日思想的满了罪恶;今天人们心里所想的尽是威士忌酒或女人,或到外面鬼混。人无法对妻子忠诚;男孩无法对他们的女友忠诚;女孩无法对她们的男友忠诚。瞧,他们处在了这种地步,魔鬼把他们绑得死死的,他们被邪灵所附,以至整个东西都成了罪的大杂烩。这是为什么我们到了今天这种地步,这是为什么俄国绝对是被操纵在神的手中,要把这种东西从这里震掉。圣经这么说;肯定的,神正在使用共产主义;他会使用它的,照着圣经,共产主义会毁灭这整个东西,而我们已在那个日子了。

23

呐,现在把这些事讲出来,瞧?听着,会众,你正在面对这个;这个决定了你的永恒归宿,所以不可把它当作轻忽的事来接受。要在乌陵土明中查看它,看它是怎样影响这道的。

呐,我们在讲这些事时,看看它们是否与圣经相符,看看他们是否与圣经所说的一致。
24

呐,每个教会……如果你说:“我是基督徒”,“你属于哪个宗派?”你属于哪个宗派又有什么差别?我们知道,宗派跟神的圣经没有关系;所有新教的宗派都是妓女,圣经这么说。当你说你是卫理公会信徒,你就是卫理公会的妓女;你说你是浸信会信徒,你就是浸信会的妓女;你说你是五旬节派信徒,你就是五旬节派的妓女。那是圣经说的,所以,她是众妓女之母。

呐,如果你有的只是这个……呐,如果你在这个宗派里敬拜神,且是基督徒,你就是基督徒;你不是卫理公会信徒;不是浸信会信徒;不是五旬节派信徒,你是基督徒。瞧,甚至……
25

今早我准备要来教会时,我在电台上听到了一个讨论会,是路易斯维尔的基督教的圆桌讨论会;各个教会接纳了以现代方式教导孩子喝酒的节目。我们将产生怎样的一帮白痴呢?为什么是这样?因为他们家里的爸爸妈妈对神的认识,无异于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要禁戒这整件事!你不需要摩登,不需要使自己摩登;你那样做会搞出很多酒鬼来的。“哦,我们允许女人这样做,允许男人这样做,”诸如此类的事。你还能指望什么呢?我们走不到下一代人了;我们无法再下去了;我们已经在末时了。

26

所以,我不想你们把我列为某种江湖骗子,我可能是;如果我是,我只是不知道这点而已。

我对坐在这里的妻子说,我说:“美达,我成了一个宗教狂热分子了吗?我失去了理智吗?或这是神的灵因忍受不了这些事而大声疾呼呢?难道这里有什么东西使我甚至反对我自己的思想和意志吗?”我说:“只能有三件事;要么是我失去了理智,”如果是,我却不知道这点;我是个紧张不安的人,那是我的天性;是我的恩赐造成这样的,因为我是一个传道人,我是……这要么是我失去了理智,要么成了狂热分子,要么这就是神的灵;一定是这其中的一个。
27

但看到这些事我受不了,我里面有东西在呼喊。然而,我知道照着圣经,这事必定会发生;那么,这样呼喊有什么用处呢?如果神没有一个声音大声谴责这种东西,从而带来审判的话,那他怎么可能站在审判席上审判这个世代呢?如果没有一个约翰从旷野来大声呼喊,那法利赛人会怎么样?如果我告诉他们不当做这事,不当做这事,不当做这事;你不当做这事,你当被圣灵充满,这又有什么用处呢?他们走过去,说:“头脑有毛病,发疯了,他有问题了,”瞧,那样做有什么用处呢?因为神必须要有个声音;无论怎样也得说出来,这样神才能行审判,说:“这就是了,你不是不知道这点,”没错。如果你不呼喊,神要怎么做呢?在你里面有东西在呼喊,你也无能为力。

28

呐,我们发现,后来我们在这里讲到了另一个内容;发现,我们不属于任何宗派的原因是……我们相信在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等宗派里有重生的基督徒,成圣的人;我们相信,神的教会是那些在这儿的宗派里被混杂了的种子,然后它藉着预定而进来,就是我们昨晚讲到的而且还要进一步讨论的,即预定。不是说神预定事情要那样,而是说神因着预知,他就能预定,因为他知道万事。

我们昨晚发现,像今晚一样,没有人是得救了之后,他的名字被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你的名字要么在创世之前就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要么就从未在那里,也永远不会在那里。我们发现,神在创世之前就杀了那羔羊,你也与你的羔羊一同被杀了,你相信这点吗?过一会儿把它找出来。
29

让我们翻到《启示录》来看,《启示录》17章,或《启示录》13章8节,看看这里圣经是怎么说到被杀的羔羊的;看是不是在主后33年被杀的,或主后33年,是否是那个时候被杀的,好的。呐,当然,这里是对美国的预言,现在我们来读。

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什么?那兽。)
羔羊被杀是什么时候?两千年前?可能是一亿年前。创世之前,耶稣基督就为我们死了;哦,现在我感到兴奋了。
在还没有世界以前,耶稣基督就受死来拯救了。“哦,”你说:“那么,为什么神,这位无限的神允许罪呢?”你知道,在神里面是一些属性,如果神不允许撒但……神知道,当他造路西弗时,路西弗就是那个要败坏世界的。哦,我们的神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神,他是那位无限的神,从来没有开始也永远没有结束。在他里面,他是在他的属性里;他是一位救主,如果没有什么需要拯救的,那我们怎么知道他是一位救主呢?我们怎么知道……
30

哪个是首先的?正如我问的这问题,哪个是首先的?救主还是罪人?瞧,如果救主是首先的,那么,救主就比罪人高;那罪人又是怎么来的呢?如果没有罪人,罪人就永远不可能知道耶稣是救主。哪个最有能力?医治者还是病人?医治者拿起疾病,把它毁灭了。哪个是首先的?是神还是癌症?瞧,有一位神是首先的;那么为什么他允许疾病存在呢?因为如果他能现在毁灭疾病,他也就能使病不再发生了。如果他是无限的,他就知道这事会发生。然而,如果他不知道,如果他不知道;如果没有疾病,那么我们就永远不知道他是医治者。但既然他是一位医治者,就必定要有疾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呐,神知道万事。

31

呐,在《启示录》13章8节,听着!羔羊什么时候被杀的?创世之前。拥有无限思想的神,俯瞰时间的长河,他看到了将要发生的事,以及他必须要创造并降临到时空中来,才能把真正的他显明出来。

你们娶了妻子的年轻人,为什么你们不……你试验一下女人,就会看到她是从什么造出来的,没错。你试验一下男人,就会……在他鼻子底下晃一下酒瓶,如果他曾是个酒鬼,你就知道他有没有从酒当中被救出来了。如果他曾是个恶棍,是个混子,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污秽的色狼;一个剥光女人衣服,开始与她鬼混的人,你就知道他是从什么造出来的,没错,肯定的。
32

神要显出他的能力,要显明他是什么;他是一位救主,他允许罪人出现在这里。

正如我说过的,天使怎么会唱那些救赎的歌呢?他们都不知道救赎是什么!但我们会唱那歌,我们知道失丧意味着什么,知道被寻回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从未失丧,你就不知道被寻回意味着什么。那些失丧过的人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些生过病的人,病好以后才知道如何享受那健康。那个走在街上、一个朋友也没有的卑鄙的人,从来没有人会挽着他,从来没有人会看他一眼和关心他;就是那个人,他才知道一个能挽着他的真正朋友意味着什么。肯定的,你必须知道。
要不是有晚上,我们怎么会知道去欣赏白日的阳光呢?要不是有乌云的日子,你们怎么会知道去欣赏阳光明媚的日子呢?要不是有冬天,你们怎么会知道去欣赏夏天温暖的阳光呢?这个律,正反的律。我变成传讲了,我不是有意要这样做,好的。
33

《启示录》17章8节,现在我们要来看一下这里。呐,羔羊什么时候被杀?在创世之前。好的,《启示录》17章8节:

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就必希奇(生命册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创世以来……
你的名字什么时候记在生命册上的?正如我昨晚讲的,那人写了一首歌,说:“有一新名,记在荣耀里,是我的名,我的名,”他的本意是好的,但从圣经上他是错的。你的名字不是在你归向基督的那个晚上记在册上的。耶稣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给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他们一个也不失落,我没有失落什么,因为没有人能从我父的手里把他们夺去,是父把他们赐给我的。”哦,《约翰福音》5章24节:“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那就是为什么这个教会相信圣徒的坚持不懈,得了保障,不是浸信会的那种方式,不是长老会的那种方式,而是圣经的方式。
34

“哦,”你说:“呐,伯兰罕弟兄,我猜,一次在恩典里,就永远在恩典里;”但那带来了很多耻辱。但是,一个男人或女人既从神的灵重生,那么,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他出生了,得到永恒神的祝福。他们不再灭亡,就如神不会灭亡一样。

难道你想告诉我说,神,一位无限的神,如果他知道会失去你,他还会赐给你永生吗?如果他知道他将在那里失去你,而他又在这里拯救你吗?他拯救你是为了什么?这样,他所做的就是反对他自己。如果他一次救了你,你就得救,直到永恒了;阴间的鬼魔根本无法搅扰你。
35

呐,那能从开始就指明末后的无限的神,他这个星期在这里救了你,但他知道明年你会背道,结果又失去了你;哦,那神干嘛要做这种事呢?那就太愚蠢了,我都不会这样做。如果今天我与你做朋友,却知道明天你会成为我的敌人,那么,我不会这样做,我根本不会理你,瞧?神今天使你成为他的仆人,是因为他知道,在你来到地上之前他就知道了,那时他造了钙,放入你的身体里;他造了宇宙光,那在你里面;你是由石油等所有东西构成的。当神在地上造了那些,他就知道你的每根纤维,知道你会做什么事。这位无限的神岂能……

36

“哦,我今天必须小心行事,因为明天我可能会堕落、失丧了。”你一开始就没有得救;你可能只是感情冲动;你可能只是以为自己得救了;你可能觉得自己得救了;你可能相信自己得救了。你可能加入了教会;你可能是个浸信会、卫理公会或五旬节派的好信徒;那跟得救没有半点关系。如果你的名字,如果你得救了,你就是在创世之前得救了;那时神在他头脑里差了耶稣来,拯救那些他看为可拯救的人。呐,神不愿有人灭亡,他不愿这样,但如果他是神,就知道谁会灭亡,谁不会。圣经这么说,所以,就是这样。

37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浸信会、卫理公会和所谓的有加尔文思想的人不一样,但加尔文的思想是对的。

然后,我们要来到亚美尼亚派的一边。他们得到了什么?行为,就是那群圣洁派的人,靠行为;“赞美神,我让头发长长了,”那是妇女;“哦,赞美神,我也不穿短袖的衬衫,”那是男人,做类似的事。那跟神的国毫无关系,是的,先生。你可以让头发长长;你可以穿你想穿的连衣裙,或这样那样做等等,这跟你得救没有半点关系。你不是因为你穿的衣服而得救,否则的话,神就会造出一个这样的样板;耶稣就不需要受死了。你得救是因为神藉着恩典拯救了你,而你做这些事只是表示感激。一般人应该有的正派就会告诉你这些,但你做这些事是表示感激。
行为是我为神做的事;如果我再也不讲一篇道,在地上又活了一百五十年,我仍是得救的,肯定的。我得救不是因为是传道人;我得救是因为这是神的恩典救了我,我做不到一件事使我配得这个。
38

目前我因欠了五十万美元而被法庭起诉。他们说:“瞧,你出去……你在那里收取的那些钱,你用来付账单,在你付账单之前,那是你的钱。你通过教会把钱送出去,但那首先是你的钱。”

我说:“但在这件事上我根本没有做过什么。”
他说:“不,你做过,你告诉他们你会收取爱心奉献。”
我说:“我要哪个人来告诉我什么时候我说过?”
“哦,你是通过邮件向人要的。”
我说:“查一查我的办公室,一分钱也没有。”
你知道,圣经说:“不要思虑你要说什么,因为在那个时候必赐你要说的话。”我坐在那些联邦政府的律师边上,他们左右开弓向我轰炸,而我,一个几乎不懂得ABC的人跟那些精明的人坐在一起,他们受训练,专让你说一些你其实根本没想那么说的话。呐,你怎能斗过那种人呢?但他却斗不过我的夫子。圣经说:“你们被带到君王和统治者面前,不要思虑当怎么分诉。”
我知道我从那里收取的钱,是用在……他们对此没有争议;钱完全是合法地用掉的,但他们说:“这首先是你的钱,然后你再把它转到伯兰罕堂去。”
我说:“但我是伯兰罕堂管财务的,”而这个,瞧,他们说:“我不知道这点,那为什么不是理事们做这件事、那件事或别的呢?”
我说:“那么,你要说我是个不诚实的人?”
他说:“我们认为你非常诚实,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伯兰罕先生,”那律师说。现在,我只是为了神的荣耀说这件事,也特别是给年轻人的。他说……我要给你们看样东西,向你们显明,如果你靠着圣经而活,神就活在你身边;如果你的灵与神所说的不一致,那么,你就没有靠着圣经而活。
39

你记得昨晚我们谈到了女传道人的事吗?她们说:“哦,我相信是圣灵呼召我去传道,”等等类似的话,但圣经说:“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属灵的,就该知道,这是主的命令。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吧。”所以,当你听到人说他们相信有女传道人,就表明他们与神不相合或不知道真理。这就是真理,圣经这么说;我们在那里找到了,这与经文完全一致。呐,不管那看起来多真,它都是矛盾的,是不对的。

40

呐,我们现在要在这里明白点东西。注意,神,无限的神,他造了天地,知道万事;在创世之前就知道每只跳蚤、每只苍蝇、每只蠓虫,每样将要存在的东西;如果你靠着神的道而活……

那时,我站在那些律师身边;这位律师走到那里,说:“我们决不是要说你不诚实,但你对这件事无知,因为若有人给你钱,它首先是你的;你签了一张几千美元的支票,是从加利福尼亚基督徒全福音商人会的迈纳·阿根布莱特来的。在同一天,你从银行拿出这些钱,花了将近两万四千美元,买了四、五张到海外的机票。”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欠了这笔钱的所得税。”
哦,我说:“我就站在同一家银行,他给我那张支票,我把它存入银行,然后又开了买机票的支票。”
他说:“如果那张支票在你名下,哪怕只有一分钟,那么其中半分钟就是你的;在它成为教会财产之前,那笔钱有半分钟的时间是在你的名下。所以你就欠了那笔钱的所得税。”
“但他是把钱给教会的;他已经付了所得税,然后把钱给教会。”
“他把钱给了你。”我说……“你付这笔钱的所得税;然后钱归入了教会,那就不用纳税了。”又说:“我们不对你的教会收税,但要对你收税。”
我说:“那么,瞧,”我说:“那个签了名的人,联邦所得税官员,告诉我是这样做的。”
他说:“他已经不再为政府工作了。”
我说:“那些写宪法的人也不再为政府工作了,宪法还管用吗?”我说:“有一天,你也会不再为政府工作了,那么,你要怎么说呢?”我说:“那我们服务的是个什么政府啊?”肯定的。
41

后来,另一个人说:“伯兰罕先生,”他说:“这里我们发现,我给你看,我们知道你每一分钱都花在哪里。”

我说:“好的。”
他说:“这里,你曾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举办过聚会;在那里,你收到了三千美元的爱心奉献款。”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接下来的星期天,哦不,是前一个星期天,你出去,发现那里有个旧教堂,没有屋顶,他们在那个教堂里敬拜,你就把那三千美元给他们去建一个教堂。”
我说:“没错。”
他说:“但你欠了这笔钱的所得税;你把它给了教会,瞧,这笔钱属于教会之前,它是你的。”他说:“这件事是事实吗?有一个人(我不想叫出他的名来,因为你们许多人都认识他),他在乡下的房子被烧毁了,你聚会回来,拿到了一千五百美元(呐,听上去对你们可能是一大笔钱,但对我来说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只够十五天的,不管我有没有讲道,光是负担办公室等等的费用,一天就得用掉我一百美元),”他说:“你拿了一千五百美元,那人的房子烧毁了,他有六个孩子,你就给了他这一千五百美元。”肯定的,他们把我的那张支票放在这里。
我说:“没错,”我说:“你会怎么做?看到一个有五个孩子的人,当时气温都零下了,地上都是雪,却住在帐棚里?你想,我会坐在舒适的房子里,知道那人和孩子们身上裹着大衣在外面挨冻,而我有钱却不去帮他吗?”
42

他说:“这是不是真的?有个人死在这里的胡同里,他原是从肯塔基州来的;他甚至没有钱给自己办葬礼,你就去埋了那人,你和你妻子带着钱到了彭尼店,”(他拿出了支票),“他说:”你花了两百美元给孩子们买衣服。“

我说:“没错。”
他说:“这是不是事实?在某座城里,有个老妇人(她后来住在新阿尔巴尼),”又说:“你给了她三百多美元付杂货的账单,因为人们要中断她的赊账;你又付了将近五百美元给她作房租,他们准备在冬天把她赶出去;你又为她付了一直到来年六月份的房租;并且又一直为她付杂货的账单,累计达到一千四百或五百美元。”
我说:“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一个老母亲,八十岁了,有一个生病的女儿,有一个在乔治亚州当传道人的儿子,他得了风湿病,躺在床上,没有其它资助。”(你对此会怎样做呢?)我说:“是的,我做了。”
他说:“你的理事会知道这事吗?”
我说:“不,先生,他们不知道。”
他说:“你妻子知道这事吗?”
我说:“不,先生,她不知道。”
他说:“那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我说:“因为我的主说:’你左手所做的,不要让右手知道。’”我说:“你有比神的律法更高的律法吗?”
43

就在那时,圣灵来施行解救了,他做得太奇妙了。你无意识地说些事,你自己也不知道,只要你让圣灵来说。我说:“好的,如果你说我欠了钱,”我说:“我会尽力地去还,”我说:“我不再是小伙子了,但我会尽力地去还。”我说:“就我所知,我没有欠谁一分钱。”我尽力保持诚实,我曾欠了几千美元,每个星期还一美元,靠着神的恩典我还清了。我说:“如果你宣称并对我证明我欠了那笔钱,就是我给那些人的钱。”他们继续给我看在最近十年里,我像那样给出了大约两万美元。

他又说:“理事会对此一无所知。”
我说:“他们根本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事。”
所以,他说:“那么,”然后他说……
44

我说:“使我受伤害的是,知道那些可怜的穷寡妇和孤儿,他们也得付那笔钱的所得税,不然死了还欠政府的钱。”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是天父在说话,我并不知道这点。

“哦,”他说:“不,他们不需要付那笔钱的所得税。”
我说:“为什么他们不用付呢?”
他说:“你瞧,那些是别人主动送给他们的钱,”然后,圣灵把我唤醒了。
“哦,”我说:“那么,别人主动送的钱就不用上税了?”
他说:“没错。”
我说:“那么,我就不欠政府一分钱,因为我一生从未叫人收过奉献。”
我的律师站起来,他说:“伯兰罕先生,你能……”
我说:“我能给你两百万封从华盛顿来的信,证明这点。”我说:“我从未叫人收过奉献。”
他说:“但你出去举办这些聚会时,这钱是由那些传道人收取的,并用来付费用;你肯定多多少少知道你会得到一些钱吧?”
我说:“一点都没有。”
他说:“那么,好,你没有通过邮件向人要钱吗?”
我说:“一样也没有。”
他说:“你是怎么得到钱的?”
45

我说:“人们寄给我的。”我现在正看着那些一直寄给我十一奉献的人的脸。我从未向他们要,他们就寄来了。那是圣灵,他能看顾属他的人。

他说:“那么,伯兰罕先生,你能证明这点吗?你能给我几封至少是过去八年或十年里的信,证明你所得的奉献款不是主动去要的?”
我说:“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他说:“我要每年三封。”
我说:“好的,你会拿到的。”
他说:“那么,你能给我你的邮政信箱的钥匙,让你的邮件放两三天,然后我下去,自己去开那信箱?”
我说:“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也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
他说:“你用什么方式向人索要钱财呢?”
我说:“没用什么方式。”
“你寄出的是什么邮件呢?”
“祷告布。”
“你收费吗?”
我说:“你来,读一下我寄给他们的信。”就是那样。现在,是政府欠我过去二十年所付的所得税款了。“不要思虑要说什么,因为不是你在说话,乃是住在你里面的父在说话。”瞧?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相信要跟道站在一起;它可能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它必照着这道而得以解决。
46

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相信圣经告诉我们的,在创世之前,在世界存在之前,天父就杀了羔羊。当他杀了羔羊,就把每个要出现的儿女的名字记在了生命册上,我们只要活到那个年龄,直到一切结束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无限的神知道这点,在创世之前他已看到了所要成就的那个计划,他就成就了它。

呐,记住,作为一位伟大的建筑大师,天父,当他造了这个世界,把钙、钾、石油等这些不同元素放进去、构成我们的身体时,他已经知道了每一个部分;在身体被创造之前,他就知道会是什么样式,会是什么身体。肯定的,他知道他们的永恒归宿,也知道将居住在那些人里面的是何种的灵。
47

呐,在我们讲完这主题之前,我们今晚必须讲到古蛇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一直讲下来,给你们看为什么是这样。你看,古蛇的后裔一直传下来,女人的后裔也一直传下来;古蛇的后裔开始占主导地位,越来越占主导地位,越来越了不起,越来越了不起,直到现在;那些留下来、名字从创世以来就被记下的人,只是余剩的一小部分人。

48

但是,当那身体成形、生命册上的最后一个名字在地上被认出后,册子就合上了,因为它已经完成了;救赎的故事已经都读完了。然后我们要去见他,在复活中见到他。“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圣经说:“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乃在乎那发怜悯的神。”不是那定意的,许多人说:“我要加入教会,我要做个好人,我要做这事,”那跟这点毫无关系,乃是在乎发怜悯的神。

49

呐,你瞧,当神开始……有神的七灵,就像彩虹的七种颜色一样。你曾注意到吗?一块三面的玻璃反射出七种完美的颜色。你试过这个吗?拿一块三面的玻璃来,虽然它只是一块玻璃,但它的三个面能反射出七种颜色。那就是父、子、圣灵为何是一,却反射了神七种属灵的属性。

50

接着,神第一个伟大的灵就是爱;神好像伟大的彩虹,我们无法想象他看起来像什么。但我们就说,那些灵看起来就像彩虹。完美的爱的灵,是红色的;蓝色,完美的交通的灵,都是完美的灵。然后,他们开始下降,降下来;他们一路降下来,从爱加倍的爱到菲利欧的爱,一直下到情欲的爱,直到最低级的。然后,神自己成了人,耶稣,以同样的方式降下来,一直下到地狱的最深坑,把那些他创世以前就知道、名字记在生命册上的人救出来,救赎他们,归于他自己。就是这样,人们不可能完全明白这救赎的故事,直到我们看见他,以他的样式站立。

51

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宗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我们为了神在每次运动中尽力合作,但这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宗派。呐,从宗派里出来了这些虚假的东西。

呐,正如我说的,我在全力地击打,因为我要让这点粘得牢牢的。呐,在外面其他人的教会里,我不愿想这些事;我要做个基督徒和弟兄,力图持守在那些我们大家都认同的伟大原则上,明白吗?但这就像我们不想要欺骗一样。
52

昨天在打松鼠的那地方,我跟一个年轻人说话,是昨天早上,在肯塔基州的山区。我坐在另一面,没有注意到林子里有个牌子。我想那是班克斯弟兄从林子里上来,他也在同一块地界里打松鼠。我看见他上来,就对着那个年轻人吹口哨;我以为是伍德弟兄,穿着很像他。他转过来,我看到不是伍德弟兄;伍德弟兄曾告诉我,那上面有个地方插着牌子,我不知道这事。那里没有界线围栏,只是林地,我怎么会知道哪棵山胡桃树属于哪边呢?于是,我就坐在那里听松鼠叫;当时我想到了:“呐,今晚我就要回家去主持聚会,我又得回去做工了。”

53

然后,天开始下雨,刮起暴风雨;我看到这年轻人,就跟他说话。我走上去,才发现我在他的地界里,瞧?我对他说,他说:“哦,那没事,”他说:“哦,随便在哪里打猎都行。”

我说:“瞧……”
他说:“你没有在我的地界里,你是坐在那棵山胡桃树的那面。在山胡桃树的这面才是我的地界。”但他说:“没关系,伯兰罕弟兄,随便在哪里打猎都行。上来家里坐坐吧,爸爸想见见你。”瞧?
我说:“瞧……”
我们开始谈起了圣经,然后谈到打猎的主题,他这样说,他说:“伯兰罕弟兄,这里没有人会在乎谁在这里打猎,”但他说:“有一天,我爸爸在这外面,有个城里来的猎人过来杀了他的一头重大约六十或七十磅的绵羊。我爸爸对那人喊,那人就用来复枪朝他开枪。”他说:“是这个把事情搞糟了;我们并不在乎打猎的事。”
瞧,这跟我所讲的是一样的。我不在乎你属于哪个宗派,只要持守这圣经和圣灵。我们担心的并不是你的宗派,你属于哪个都没所谓,但关键是你到底要与圣经站在一起,还是去接受人造的教条?与圣经站在一起。
54

呐,他们产生了宗派,这是错的;呐,他们带出来的另一件错谬的事,就是水洗。圣经所教导的水洗是浸洗,但天主教会带出了点水洗或洒水礼。圣经里没有一处经文支持点水洗或洒水礼,圣经里根本找不到这样的地方;它是用浸洗。

后来,随着天主教会和路德派教会使用洒水礼之后,随着来的是圣公会等后来的教会。不久之后,浸信会来了,门徒会再次用了浸洗。瞧,撒但看见了这点,就给他们用一个错误的名去浸洗;他们也开始使用奉父、子、圣灵的名。圣经中没有一处经文说到有人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浸的,任何这样教导的人就是个假教师。
55

呐,我跟你们说过,我要让这点粘得牢牢的。呐,如果你认为这不对,我要你把疑问拿到台上给我看。如果你能给我指出在圣经里有一处有人曾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我就在背后放一块牌子,作为一个假传道人,到大街小巷去,举着手大声地拼命喊“假教师”。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它是从哪里来的?呐,回去看,这是圣经的这一面,你得去查看历史。天主教徒相信许多神,他们把独一的真神拆分成三个不同的神。

56

听我说,那天报上谈到了一位著名的人,我们都知道是一位神的仆人:葛培理;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我们有这文章,比勒弟兄那里有。当有人问到葛培理,说:“关于三位一体的这个大矛盾是什么呢?有三位神,三位实际的神吗?或那是怎么回事?有些地方看上去有三位神,有些地方看上去又只有一位?”葛培理说:“这点还没有启示出来,无人知道。”天哪!如果有三位神,我们就是异教徒了。

就像犹太人说的:“哪一位是你们的神?父是神,还是子是你们的神或圣灵是你们的神?”只有一位神!那些不是三个位格[译注:这里的“位格”也可译成“人格”。],因为一个位格必须是一个人;不可能有一个位格却不是一个人,你知道这点。怎么可能有一个位格却不是一个人呢?
57

“哦,”他说:“我们不相信三个有位格的神,我们相信同一位神有三个位格。”那么,在能成为一个位格之前,必须是一个人。

你会说:“那么这是什么呢?”这不是三位神,是同一位神的三个职分。他是父神,是起初悬挂在旷野火焰中的,燃烧的荆棘……[原注:磁带空白。]父职,神,就像我讲过的,神降下来,下来;他原是最高等次的:圣灵、爱加倍的爱、佐伊、神自己的生命,成了火柱的样式。这同一位神,在履行父职后,成了子,在那燃烧荆棘中的圣灵也在这位基督里面。这产生了火所产生的同样证据,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每一种树都结出它自己的果子。
58

后来,圣灵成了人之后;瞧,他从超自然中降下来,进入到某个可以被触摸的实体中,一个身体;藉着祭物的死和这一位神至上的祭物——耶稣;他说:“我与父原为一,我父住在我里面。”这已经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他们说:“为什么你不将父显给我们看呢,这样我们就知足了,”《约翰福音》14章8节。
耶稣说:“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他说:“人看见了父,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
有一次,一位女士跳起来,她说:“那么,伯兰罕弟兄,”她说:“父与子是一,就像你和你妻子是一那样?”
我说:“哦,不,他们不是这样,”我说:“你看见我吗?”
她说:“看见。”
我说:“你看见我妻子吗?”
她说:“没有。”
我说:“那么,他们就不是这种的一;耶稣说:’你们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父住在我里面;’我妻子没有住在我里面。”瞧?他们是一,在每一个层面,他们都是一。我们,妻子和我,是归于一;我们在交通中是一,但我们是两个人格。我妻子会有一种想法,我会有另一种,我们是两个人。但在神并不是这样,神与基督是同一位。
59

“那么,什么是圣灵?”圣灵就是神住在那些主为之受死并把他们的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之人里面的同一个灵,他们从起初就与主成为一了,圣经这么说。耶稣岂不是告诉门徒说在创世之前他们就与他同在吗?对这些事,你的头脑被玷污、变黑暗了,我们都是这样。但我们并不是某个碰巧出现在地上的东西;我们是神的儿子和女儿,在神起初的创造中;作为见证人生到地上来,要见证神的恩典,就是藉着圣灵厚厚地浇灌在我们心里的。我们拥有永恒的圣灵,没有人,没有人……根本无法阻止这个;神的教会将确实无疑地出现在那里。

60

正如我们刚才讲的,再讲一下这个小主题,即:一个私生子十四代都不能进那国,四百年;以及要怎样追讨父母的罪孽,从父及子,直到三、四代。还有,父母的义也要得到报偿。

你所做的事,如果还有明天的话,你有一个曾孙,你今天的行为将决定他那时的样子;因为我们在圣经里读到,麦基洗德,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麦基洗德去迎接他,先祖亚伯拉罕给了他十分之一,就是他所得的十分之一。然后他说,那十分之一,只有利未可以收取十分之一。但他说,那收取十分之一的利未,当他还在亚伯拉罕的身中,就已经纳了十分之一。
哦,你能明白这点吗?亚伯拉罕是利未的曾祖父,这里,利未至少是在八十或一百年后才来的,几百年后,我不知道有多少年;我得按几个世代把它算出来。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利未;这里,利未……雅各是利未的父亲,以撒是他的祖父,亚伯拉罕是他的曾祖父。当利未还在亚伯拉罕的身中时,圣经说,他就给了麦基洗德十分之一。
61

那么,这年轻的一代到处去抽烟、喝酒等等,你怎么指望还会有下一代继续生存下去呢?我们有这些罪的原因,现在的青少年犯罪;我们有这些小女孩和小男孩到街上乱跑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在过去的日子里也做这些事。我们仍然有为真理而站稳的传道人的原因;我们仍然有这些老式的女孩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后面有老式的父母,绝对没错。我们仍然有不与任何宗派妥协或在道上妥协而站稳的传道人,是因为我们在背后有老式的传道人,站在同一块地上,是的。

62

呐,我们在这个日子了;现在,我们要在这里说说这点;回到某个宗派……我们不是一个宗派的原因,是因为,如果我们是一个宗派,我们就必须向那个宗派屈膝。

记住,你查考圣经,想查哪儿就查哪儿,你都不会发现圣经有任何一处,有任何一个人曾经用过点水洗或洒水礼,或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所以,如果这不在圣经里,它就一定是从别的什么地方开始的。
63

就如我说的,坐在一棵大树下看着它,哦,那棵树或许很粗壮;或许是棵巨大的树;或许很强壮,但它有一个开始,必须有个开始。每样东西,我们如此勇敢地坚持的这个古老信仰,它必须是从某个地方开始的;它必定有个开始。我们看到的这些“主义”,它必定有个开始。我们在宗派里使用的假经文也一定有个开始。如果我们说“我是卫理公会的”,你必定要有个开始;你可以说“我是浸信会的”,你必定要有个开始;你说“我是天主教徒”,你必定要有个开始;你说“我是个重生的基督徒”,你必定要有个开始,你必定要有个开始。

64

回头去,找出它从哪里开始。让我们回到这幅图画的起初。那么,如果圣经里没有宗派,那宗派就必定要有个开始。它始于天主教会,新教教会只是从它接续下来的。

那么,如果圣经说,她是个坏名声的女人,是因为她的教义;她犯了属灵的淫乱,什么是淫乱?记住,我们已经讲过这点了。一个与丈夫生活在一起的女人,她就如同一个处女;只要她跟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她就从来没有被玷污过。但什么是不义?就是义被歪曲了。她若跟其他男人同居,她的末日就到了,瞧?义被歪曲了。
65

呐,如果宗派是错的;如果它是对的,神就会说:“现在,我们要有宗派。”如果天主教会在圣经里被称为淫妇,不义的,因为她把自己的神学而不是圣经,给了她的会众。弟兄姐妹,说到圣经,天主教会不是当面嘲笑你吗?他们说,他们不在乎圣经说什么,而是在乎教会说什么,宗派说什么。那么,当你屈服于奉父、子、圣灵之名的洗礼,而圣经谴责这点,你还怎能说天主教是错的呢?因为卫理公会这么说吗?浸信会这么说吗?既然圣经里根本没有点水洗和洒水礼这种东西,为什么你们还赞同它呢?也根本没有像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这种事。那么,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66

瞧,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宗派;我们不用去迎合它们的需要。我们接受……当圣灵显明经文的亮光时,我们就持守这经文和主如此说,就是这样。根本没有这些东西,它们没有写在圣经里。

哦,你说:“那么《马太福音》28章19节怎么回事?”呐,我们已经对这点梳理过很多遍了;那是一个争议,耶稣说:“所以,你们要去,教导万民,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这点有被执行吗?有人曾这样受洗过吗?没有一个。那么,这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肯定的,这是天主教体系搞出来的。
67

找找看,你们历史学家,直到尼西亚大会之前的历史是否有过。读一下前尼西亚教父的书,一直到了英王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直到天主教会。天主教会说,他们有权柄随己意改变任何东西;他们要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人施洗。马丁·路德带出了这点;约翰·卫斯理也跟随这点;亚历山大·坎贝尔也带着这点而来;浸信会教会的约翰·史密斯也跟随这点;五旬节运动还是继续跟随这点,但时候到了!

68

注意这些灯台,昨晚我们讲过了。第一个灯台是明亮的,然后它越变越暗,越变越暗,最后进入了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期;然后又开始点亮起来,就在这最后的教会时代,她又点亮了,在两个教会时代之间,光来到了。顺着经文下来,以弗所教会,帖撒罗尼迦教会,一直下来到了黑暗时代,经历了每一个时代。主说:“你略有一点力量,但没有弃绝我的名;”下一个教会,“你行了一件大事,但你没有弃绝我的名。”顺着前尼西亚之父一直下来,“你没有弃绝我的名;”然后是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期;接着路德派教会出来了,主说:“你没有我的名,但你有了一个名,”不再是耶稣,而是路德派、天主教、浸信会和长老会;“你靠着一个名字活着。”

“我们是一个活的教会;我们很兴旺;我们一直在前进。”
“其实你是死的,”圣经这么说。“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人可以靠着得救。”没有,不是浸信会救你;不是长老会救你;不是天主教救你,是耶稣救你。
69

所有这些都放进了那些小册子里,人造的理论,他们把那些放进去,“这是我们所信的。”这就是我们远离这些东西的原因。除了圣经,我们没有别的教科书;除了圣灵,没有别的引导,没有主教,没错。所以,如果有错误的灵进来想要在那里扭曲某样东西,这道将把它再扭回来。那是错误的,要远离它,瞧?圣灵就过来这里,说:“那是错的,”做见证;因为我们的灵与神的灵同做见证。有人会过来这里,说:“哦,我们应该……瞧,我想,他们做这做那等等,没有问题。”

但圣灵说:“这不对。”于是回到圣经,就像我们所做的,把真理讲出来。这是错误的,远离这种东西。故此,圣经才说:“对凡有智慧的,对凡有知识的,对凡有这个的,”就是
那个井然有序的教会。你看不到神的这个伟大计划吗?
70

呐,你看,非拉铁非教会时代是卫理公会教会时代,是兄弟之爱和改教的教会时代;当时主流的加尔文派在英格兰的圣公会教会快速成长,他们甚至不再有复兴了,变成了一群死的草籽。神兴起律法主义的约翰·卫斯理取代了亚美尼亚派的教义。他那么做是正中要害,就该这样。但他做了什么呢?随之来了卫理公会,跑到了另一边,就像加尔文派跑到了这边一样。呐,在这中间仍然有卫理公会,仍然有浸信会;希望我们现在能讲到这里的经文,读一下《启示录》3章,你就会明白。

71

呐,就在最后的教会时代之前,即五旬节运动时代,它不冷不热了,老底嘉教会时代,被弃绝了……但记住,我们看到十字架上的耶稣站在七个金灯台中间,最黑暗的东西就是离主最远的东西,他的右手和他的左手。当他展开手时,主看起来就像阿拉法和俄梅戛,不是在中间,而是阿拉法和俄梅戛。他是碧玉和红宝石,就是便雅悯和流便,首先的和末后的。他站在这里,两手伸展开来。

72

但记住,在这个出来时……不要把这点混淆了;因为当他们在这里接受了这些宗派的名号时,它们就在那些事上死了,一直下来都是这样。但主说,就在卫理公会和五旬节运动冒出来的中间,“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这就是了,这名又得到恢复了。“我给你一个敞开的门,而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这是什么?是那个敞开的门。

73

窄门,窄门,如果你注意,英文的“窄”字不是“s-t-r-a-i-g-h-t”,而是“s-t-r-a-i-t”,那路是窄的;“窄”就是水[译注:英文“strait”原意是连接两片水域的狭窄水道,也译为海峡。],怎么样?回到你拥有的耶稣的名上。“你有一小点生命,你没有弃绝我的名。”在这里他们失去了那名,进入到天主教的宗派里;又出来,进入到路德派的宗派里;又出来,进入到卫斯理派的宗派里;然后他们又进入到五旬节派里。但就在末时之前,这种子几乎从地上消失了,这义的后裔,被挤压出去了。古蛇的后裔急速增加,越来越快,预备在原子时代被摧毁。“但就在这时候之前,我要给你们开一条逃脱的路,在你们面前开一个敞开的门。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因为引向灭亡的,那路是宽的,进去的人也多。”就是这样,就在这之前,这伟大的光一定会放射出来。

我多么高兴,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有多高兴。都已经到结束的时间了,我还没碰一点主题呢。
74

我要讲一讲圣灵的洗;不管怎样,我要用十到十五分钟来讲一下这点。呐,我不想像昨晚那样把你们留三个小时,我尽量不这样做。

呐,如果宗派有了虚假的水洗,它们就都是错误的。任何与某个宗派挂钩的人,绝对是在支持错误的东西;他们在支持神所反对的东西。在各个教会时代中这样说了,在经文里这样说了;叫它们是妓女,因为它们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训人。“呐,我们是……”
75

不久前,我到一个地方去找一个来这里的人,他写了一篇关于神医治的论文;他说:“伯兰罕弟兄,人们反对你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因为你去了五旬节派信徒那里。”

我说:“那么,我会来你的教会,”我说:“如果你在你的本城支持我。”
他说:“哦,我把这个呈交上去了;我把这个带到某教会的监督那里(是卫理公会教会,对这点不需要躲躲闪闪),”他说:“我呈交上去了,但他们说:’你瞧,我们卫理公会教会不相信这些神迹。’”
76

呐,你要怎么做呢?呐,你去听从卫理公会的教会和宗派吗?如果你听从,你就是一个妓女般的宗教分子。你认为浸信会会支持这样的奋兴会吗?为什么?因为他们是浸信会。圣经说,它们都是娼妓;她生出了女儿,她们都是妓女,为什么?散发同样的教义、人为的教义,而不是神的教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与浸信会同为宗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与卫理公会同为宗派。

77

呐,为什么我们没有与五旬节派同为宗派?这就是了,的确是这样。五旬节派本来会呆在……如果路德派教会呆在它起初的位子上,它就会成为五旬节派。但他们搞出宗派了,于是神就兴起另一个五旬节,称为卫斯理;当卫斯理派搞出宗派,神就兴起另一个来,称为浸信会;当他们搞出宗派后,神就兴起另一个,称为门徒会;当他们搞出宗派后,神就兴起另一个,称为五旬节运动;当他们又搞出宗派后,神就继续前进。你注意看吧!

这不是神的神圣计划;在神的计划里没有这些宗派。所以你瞧,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宗派。
78

记住这点,我一开始就说了;呐,如果我伤害了你,我不是有意的。这是给这个教会的,如果你坐在当中,我们喜欢你们来这里;但这是我们所坚持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是一个宗派。

呐,宗派一开始就是虚假的,是假教师。我说过这会刺痛人,但我想让它刺痛你。他们绝对是假教师;任何知道这些事,也知道圣经所教导的与之不同,却因着浸信会、卫理公会、路德派、或五旬节派而妥协的人,他就是个假先知,不要与他打交道,绝对没错。那就是为什么我不加入神召会;那就是为什么我不加入一体论;那就是我不加入浸信会、卫理公会或长老会的原因,因为他们是假的。我不是指他们的信徒是假的,我是指他们的神学是假的,因为它与神的道不相配。保罗说,“若有人……”他去到那里……在我们讲完水洗之前,让我给你看保罗是怎么说的。
79

耶稣在《马太福音》28章19节里做出了那个吩咐,十天后,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第二次提到的水洗,是当传道人腓利下去向撒玛利亚人传福音的时候;他奉耶稣基督的名为每个人施洗。保罗和彼得就下去,哦不,是彼得和约翰下去,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领受了圣灵;然后他们又去到了那里。后来,彼得直接去了哥尼流的家,当哥尼流……“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彼得说:“这些人跟我们当初一样领受了圣灵,谁能禁止用水给他们施洗呢?”于是,就吩咐他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

80

呐,保罗经过以弗所上面一带地方,他找到了一些浸信会信徒。他们在那里有一位使徒,圣经的使徒,他名叫亚波罗;他是个悔改信主的律师,引圣经向人们证明耶稣就是基督。他说:“这弥赛亚必要行一些事,这人就是那弥赛亚。”

那里有一大群的人,他们欢喜、喊叫,很兴奋。亚居拉和百基拉也去到那里,加入他们,与他们一起交通。他们没有任何宗派,他们正在交通;所以,他们看见这人是个了不起的人。哦,他是个律师,很精明,是个精明人。所以,他们说:“呐,你对你所知道的事很熟悉,但我们这里有个小弟兄,名叫保罗,他来的时候;他曾有一些经历,知道自己在谈什么;如果你们乐意坐下来听他讲,他会把主的道给你们讲得更明白。呐,不要试图强加什么给他,因为他不会容忍这点的,瞧?但你们只要继续听他讲。”
81

保罗过来了,他听了他的讲道,观察了那里。他说:“这非常好,但你们,你们浸信会信徒,信了以后,领受了圣灵没有?”

“哦,”他们说:“我们还没领受吗?”
“我想还没有。”看到吗?
“哦,为什么?”
“瞧,你们是怎样受洗的?”
“哦,我们受过洗了,我们受过洗了。”
“哦,谁给你们施洗的?你们是怎样受洗的?”圣经说“是什么洗”,希腊原文是说“是怎样洗”;这里是说“是什么洗”,“你们受的是什么洗?”换句话说,“你们是怎样受洗的”?
“我们是受施洗约翰洗的,就是那个为耶稣基督施洗的同一个人,在同一个水坑里。”那是很不错的洗礼,你不这样认为吗?看上去那做得很对,不是吗?如果那人曾与我们主耶稣基督一同去到水里并为他施洗,那看上去应该没问题了。神一直都认可这点,直到他以圣灵的样式降下来,进入耶稣里面,然后他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就在那次的受洗之后。在我看来,这个洗礼应该没问题了。
82

保罗说:“现在那不起作用了,那不起作用了。”

“为什么不起作用了?”瞧?
“你们必须重新受洗。”
“你是说给耶稣施洗的约翰也给我们施了洗,但我们还得重洗?”
“没错。”
他们说:“我们当怎样受洗呢?”
他说:“奉耶稣基督的名。”保罗就带他们过去,给每个人重新施洗,在《使徒行传》19章5节。当他们听到这个,他们就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领受了圣灵。
如果保罗吩咐男人女人要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洗,如果我传另外的福音,那么我的灵就不对了,不像保罗的灵。“人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
83

呐,在《加拉太书》1章8节,保罗说:“若有从天上来的天使,光明的天使……”他在讲什么?启示。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不在乎你得的启示有多好;你记得今早聚会一开始讲的乌陵土明吗?即使什么东西来,把它启示得再完美,但那人也是个撒谎的,是个假天使;一个传讲这种信息的人也是个假先知。受洗只有一种方式,就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如果你没有那样受洗,洗礼池就在那里等着,没错。

虚假的!给我找出一处,说有人曾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这不在这些圣书里。它是什么?它是从天主教会开始的一个教条,我们不可能支持这点。我们有完整的尼西亚教父的教义;我们有历史书;我们有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我们有约瑟夫的著作;我们有这一切的古代历史书。约瑟夫写书的年代是在主耶稣的那个时期;接着写的是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再下来是《前尼西亚教父》,写在天主教会成立之前。后来,天主教会进来,把这一切都推出去,接管了它们;异教罗马变成了教皇罗马。就在那里,他们引入了点水洗的虚假洗礼,从主耶稣的名改成了父、子、圣灵。约翰在拔摩岛上,耶稣赐给了他启示,他说:“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父、子、圣灵是个死的名。
84

让我告诉你们一点小经历。在瑞士、德国和我去过的一些地方,那些算命的是怎样做的呢?那些邪灵是怎么运行的呢?我要你们把我当作你们的牧师来相信,因为我是在对你们讲道。魔鬼是奉父、子、圣灵的名来运行的。他们割断一些羽毛等别的东西,藉着父、子、圣灵的名在对方身上施魔法;称它是三个高位的名,他们的母亲就是天主教会。他们去到这些小雕像面前,跪在那里,用剪刀剪掉一根羽毛,把它倒转,对他们的邻居施魔法等等,他们因此被烧死在那里等等。

在瑞士,我站在那里,两手那样放在柱子上;在那里,忠诚的男人女人被他们割掉舌头,眼睛等被炽热的铁棒烧毁,死了;是那淫妇天主教会干的。不仅是它,早期的圣公会教会也这么干,你们新教教会也干同样的事。他们藉着父、子、圣灵的名施了那些魔法。
85

作为你们的弟兄和牧师,我靠着神的恩典有这极大的荣幸能从这些事上得到保护,但我是第一手的,知道自己在谈什么。有个女人跑到这教会来,定我的罪,说:“他是用通灵术在愚弄人。”天上的神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不能用他人的……我没有;人们告诉我巴黎的皮加尔区是这样的一个臭名昭著的地方,我怎么知道的呢,我从未去过那里。我就下去那里要看到底是不是这样;我带了两、三个传道人下去,到了那些女人等东西那里,她们在街上等地方脱光了衣服,这是真实的。
我怎么知道罗马是坐落在七座山上?我怎么知道教皇有那个“代替神儿子”[译注:Vicarius Filii Dei]的冠冕?否则的话我就只能相信别人所说的。我怎么知道那三重冠冕是在教皇的头上,代表天堂、炼狱和阴间的审判权?若不是我去看到了,我怎能知道这点呢?
86

我怎么知道有一位永生的神?不是靠某人的神学,某种知识的概念,或某种过去时代的感情冲动的时期,正如那些不信的人想要告诉我们的;但有一天,我在那里找到了他,与他面对面说话。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绝对没错。

通灵术是藉着父、子、圣灵的名来运行的;当时我站在会中,那些巫师在行巫术。不要认为他们不会向你挑战;他们站在那里,把桌子扔到空中,让它旋转,一只吉他在弹奏。我站在那里,他们要把我撵出去,我说:“你们是错的。”那灵就给他们回话,那灵承认是神,说它是神。我说:“这是错的,这是魔鬼。”
他们说:“这人是个不信者。”
我说:“我是这些事的不信者,因为这不是出于我的主的;这是巫术,这是出于魔鬼的。”我说:“看这里,我要试验那个我受洗归入的大能的名;”我说:“奉高处诸天的名,告诉我实话;”他根本都不回答我。我说:“奉圣教会的名,告诉我实话,”他不回答我。我说:“奉父、子、圣灵的名,告诉我实话,”他不回答我。但我说:“奉耶稣基督的名,告诉我实话。”
他说:“是的,这是错的。”神知道那是真的,是的,先生。
哦,对天父的信、对子的信、对神圣灵的信, 三者为一。魔鬼会颤抖,罪人觉醒; 对主耶稣的信,要震动一切。
是的,先生,要持守这个名。
“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你的教会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87

听着,这里坐着一位妇人;今早有许多不错的、好看的、漂亮的妇人坐在这教会里;年轻的、中年的、老年的妇人,她们都很好;她们是某人的妻子,某人的女儿,某人的心上人,等等,她们每个人……有一位伯兰罕太太坐在这里,你们都是妇女,但有一位是威廉·伯兰罕太太;她是那位跟我一起回家的妇人,她是我的那位心上人;她是那位抚养我孩子的。

今天这世界上有许多不错的教会,但有一位是耶稣太太,她生出了真正重生的神的造物。你们知道我是指什么,不是吗?她的名不是卫理公会;她的名不是浸信会;她的名是耶稣,耶稣太太,她肯定是的。她生出了人,不是卫理公会教会成员;她没有生出浸信会、长老会、或天主教会的成员。她生出了那些重生的,扎根并建基在耶稣基督里的人。她就是这样,这就是她。我很高兴我与她在一起,她是一个奥秘的教会;她没有任何宗派;她不携带这些浮夸、花哨的名和巨大的建筑;基督身体的肢体在哪里聚集,她就在那里与他们相遇。他们用圣灵和真理来敬拜神;他们是创世之前被预定的人。
88

再讲一节经文,我答应你们我要结束了。我要把其它的留到晚上去讲。利奥,晚上你接着录。

让我们去到《以弗所书》看一下,就读这一节经文,然后我就把它留给你们去读。我们发现圣经讲到了这点,我要讲讲这位伟大的教师保罗,从来没有人像他的;他是给外邦教会的使徒。好的,来看《以弗所书》1章。
呐,过一会儿我们就结束。请听这点,我亲爱的朋友们。请听保罗对这种教会的讲道,也是我今早对之讲道的同样教会。
1作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奉(长老会教会的?哪个教会的?),奉神旨意,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那些成圣的人;呐,记住,信徒遍布全世界,但这是给在以弗所那群他对之说话的人。呐,他不是对世人说话,他不是对地方教会成员说话;他写这信是给那些成圣的人,你明白吗?),就是在基督里有忠心的人(我们怎样进入基督耶稣里?藉着一位圣灵,我们都受洗了,活得忠心。你怎样知道你得到了圣灵?我们可能在今晚讲这点,瞧?好的)。在基督耶稣里……
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3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
89

你知道,不需要很多喊叫,不需要很多尖叫;那没问题,一点也不反对它,那没问题。不需要那样,需要一颗顺服的心,坐在天上,吃着圣灵的食物。呐,圣灵所吃的是什么呢?感情?不完全是,它带来感情,瞧?但你可以……

你记得,你记得那个关于雨水、麦子和稗子的异象吗?记住,当需要雨水时,那里有一些杂草,它的头也低垂下来;麦子的头也低垂下来。当雨落下了,它们两个都跳起来,喊叫:同样的雨水,但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看。
愿恩惠从神我们的父归于你们……(现在注意。)
4就如(现在是第4节),就如神……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在最后的复兴会?嗯?在我们成为浸信会和卫理公会成员的时候?不。)拣选了我们……(他们举行了聚会,是的。)从创立世界以前(他那时就拣选了我们;呐,不是我们拣选了他,是他拣选了我们,瞧?他从创立世界以前就拣选了我们);使我们……成为圣洁……
90

我们怎样才得圣洁?不是藉着我们所做的事,而是藉着他为我们做的事,因为我们不可能做到。你怎能使一头猪变成羊羔呢?罗伊弟兄,你养过猪和羊,你不可能,你不可能把它们混杂在一起。猪就是这样,它到处去,什么都吃;它出去,在粪堆里打滚,吃得一肚子饱饱的。瞧,你对此不会感到很糟糕,你想,那头猪没什么问题,它只是一头好猪,就是那样。但你不会看到一只羊羔在那里;羊羔不可能请猪来赴宴,猪不会来的,不会的。怎么回事?因为它是一头猪。你去对他说他错了,“赞美神,我是一头猪,你留在自己的地盘上吧。如果你想去,你就下去那里,当一个圣滚轮吧。”就是这样。“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这道说的。

91

呐,不是因为我不再吃那些粪便,就使我与猪不同了,瞧?就使我不再是猪了,不是那样的。但当我的性情改变了;“哦,他们在周围设了围栏,我猜他们都拦起来了;我不应该做这个了,”哦,不。你根本不需要任何东西拦着你,你只要重生,这就是了;你只是被改变了,没错。

但如果你能把那羊羔的灵取出来,放在猪里面,那羊羔就会做同样的事,那猪就会做同样的事,因为是羊羔的灵在它里面做的。那羊羔就会转回来,做猪所做的同样的事。呐,你看,你们猪,你们处在哪里呢?绝对没错,没错,瞧?
92

你继续出去,爱世界上的事;穿短裤,做那些事,继续做吧;这表明了你是什么。“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人岂能从荆棘里摘无花果吗?”瞧?不,不,你是从无花果树上摘无花果;从苹果树上摘苹果;从荆棘里得到荆棘,没错。

呐,现在请认真听。
5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预定我们……6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这恩典是他在爱子里所赐给我们的。
谁做成这事的?因为我不喝酒了?因为不抽烟了?不,是他做的。他造了我,在创立世界之前,在他恩典的同在中蒙悦纳。我什么也没做,对此从未做过一件事,与这没有一点关系。我一开始就是一头猪,我是个生在酒鬼家庭里的罪人;是在酿私酒的蒸馏器和威士忌的酒桶上长大的,很耻辱,没错。肯塔基州的酿私酒者,从没穿过一双鞋,直到长成了大小伙子;头发垂到脖子上,坐在酿私酒的酒桶上酿私酒;然而,七岁时,圣灵临到了我,说:“不可碰一滴威士忌酒;不可在外面与那些小女孩乱来;不可抽烟、或嚼烟草。”哦,那是什么?是父在创立世界之前的美好意旨,他要差我传福音,引导他的羊群。永远称颂神和他的大名!我必靠着他的圣经持守住,或沉或浮,或出名或无名。无论人们爱我不爱我,我都要蒙他的喜悦,我要做蒙他喜悦的事。
93

如果浸信会拒绝我,卫理公会拒绝我;五旬节派关于最初的证据,即,说方言是圣灵……那就是我们不是五旬节派的原因。我们不相信说方言能使你被圣灵充满;这就像我们不相信住在谷仓里会使你成为猪一样,不,先生;这就像我们不相信住在王宫里会使你成为王一样,不会的。你可能是个仆人,瞧?可能是别的什么人。

不,先生,我们相信你是藉着一次经历领受圣灵的,不是藉着对圣经的神秘的知识概念而领受的,而是藉着一次唯有你自己知道的经历。呐,如果你要知道它是否是圣灵,观察一下你的生命在那之后什么样子;这会告诉你是什么样的灵进入到你里面。
94

你可能说方言,也可能不说,但为什么五旬节派做这样可怕的事呢?为什么五旬节派这样做呢?为什么?因为起初在四十年前,神开始在恢复,把这些恩赐带回来,有人开始说方言……照保罗的教导说,说方言是所有恩赐中最小的恩赐;所有恩赐中最小的就是说方言。当他们一说方言,大家就都很兴奋,然后就搞出一个宗派,称之为总会,就是神召会。

95

呐,我跟他们一些最优秀的人和神学家谈过话,他们说:“伯兰罕弟兄,你是对的,但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呢?如果我们起来反对,就会被赶出去。我们教导这点已经很多年了,我们教导说圣灵的最初证据是说方言已经好多年了,要是我们现在改变它,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教会会怎样看我们呢?”那就是宗派带来的咒诅。赞美主!我们没有任何宗派。只要圣灵一带领,我们就跟从它。

96

圣灵的洗是一种个人的经历。我见过人们说方言;我见过女巫和男巫……任何曾经对付过巫术和魔鬼的宣教士都知道这点。我见过他们站着说方言,把土撒在后脑勺,拿小刀割身子,说方言,并翻出来。你能说那是圣灵吗?当然不是,那是魔鬼。耶稣从未说:“凭着他们的说方言,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而是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以弗所书》5章1节说,圣灵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耐心、柔和、信心、节制;对不对?就是这样。

97

呐,如果你是卫理公会信徒,那些果子随着你,你就不会是那种脾气火爆的人;如果你有耐心,你有爱,关心别人;如果你第一的爱是基督,第二是你的同工弟兄,你自己是第三位,像这样下来;如果你继续向前,有忍耐、温柔、耐心、信心……

哦,你说:“主的灵在我身上;有神的医治这种事,圣灵今天还是一样的。”
呐,你说:“等一等,我在基督会里受教导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得到了一个魔鬼,没错。
你说:“瞧,我们必须受洗;在圣经里,根本没有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这样的事,我现在明白了,这是在圣经里的,就是奉主耶稣的名;每个地方都是奉主耶稣的名。”
“等一等,我们会把你踢出神召会的。”你若屈服于那个,你里面就有了一个虚假的灵;你听从了假教导或假先知。
呐,你只要找出一个地方,他们曾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那么,我就向你认输。我会给你看每个地方他们都是奉主耶稣的名受洗的。呐,谁是对的,神召会还是圣经?
98

如果你说:“瞧,我受过点水洗了;赞美神,那对我来说就足够了;你只是没有受足够的教育。我告诉你,点水洗,它与洒水礼或浸到水里有什么不同呢?”我不在乎它看上去怎么样,圣经说是受浸;而受浸意思就是浸没在水里。

你说:“那有什么两样呢?”
瞧,要是神对摩西说:“脱掉你的鞋,你站的是圣地,”摩西说:“那太麻烦了,我摘掉帽子就行了,解鞋带太麻烦了,”那会怎么样?那会是一样的吗?不,先生。除非摩西脱掉了鞋子,神才会对他说话。除非教会回到这些圣言和基督所立下的原则上,神才会对教会说话;教会不是由某种感情或某个宗派来掌控的,把它拉这拉那。它必须回归,相信神迹、相信奇事,相信圣灵,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所有这些事都得回归到那点上,否则,神就不会对他们说话,绝对没错。
99

这就是教会所处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是宗派,这的确是我们不属于宗派的原因。我们相信圣经,那里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有很多,但我们一直是敞开的,主耶稣啊,请启示这点。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 那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耶稣是世界的光。(不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而是耶稣是世界的光。) 光明圣徒都宣告,耶稣是世界的光。 天上的钟声要敲响,耶稣是世界的光。(现在大家都来敬拜。)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 那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耶稣是世界的光。
100

在这点上,你宁愿有耶稣和他的道,也不愿有任何宗派的想法吗?多少人宁愿有耶稣和他的道?现在,在这里找找看,有哪一处神曾经委派一个宗派?找找看,经文里有哪一处神曾设立或委派女传道人?找找看,有哪个人曾经受过点水洗或洒水礼?找找看,有哪一处人受洗不是奉耶稣基督的名?每个地方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不是奉父、子、圣灵的名。找找看,在哪里有人曾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拿过来给我看。因为,每个人都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

101

呐,我们现在正不断地去到比这更深的东西上;呐,我们要讲到那最初的证据等等的事情了,进入到这个里面;看看它到底是什么。呐,如果人们所教导的与之相反,他们就是在教导一些不在圣经里的东西。

记住,我要你们找出一处说曾经出现过宗派的?给我看到一处就够了。那么,肯定是有个人错了。我不是要你们给我找出这里一个,那里一个,然后也许其中的一个不是。我是说,指给我看一处说曾经出现过宗派的。最后的一个使徒去世后三百年……指给我看除了天主教会开始宗派以外,哪里有出现过宗派;指给我看一处,圣经在哪里没有谴责宗派的。那么,你们为什么要成为宗派呢?
102

给我指出一个地方,呐,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说有人曾受过点水洗而使罪得赦的;我不是说在这里找一个,在那里找一个,而是从整个经文中指给我看一处地方。从整个经文中指给我看一处地方,哪里有人曾受过洒水礼而使罪得赦的。指给我看一处地方,哪里有人曾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只要一处地方,一个人;哪里有人曾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指给我看一处地方,哪里有神在教会里设立女传道人的,或者说要她成为传道人的;在哪里?呐,这是个大挑战,但我要找到你的问题;呐,把问题放在讲台上,今晚指给我看哪里有这些东西,我就道歉。如果没有,你满足不了这些要求,那为什么你不去满足这些要求呢?来吧,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无论如何,你是潜在的一员。

如果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你就必行在光中,你就必看见光。神必启示它,你就必行在其中,看到吗?绝对没错,瞧?
103

呐,瞧,我不是领你们回到教会去,我是领你们回到圣经上。呐,保罗怎么说的?保罗是怎么说的?“天上来的天使若传任何与这不同的福音,他就该受咒诅。”

神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所以,我不在乎任何教会说什么;五旬节派、浸信会、长老会说什么;神的道才是真理。他们为何开始这个呢?是由于宗派的缘故。
今天,那些五旬节派神召会的伟大教师们,他们内心深处巴不得自己没有开始这种以说方言为最初证据的教义。他们知道那是错的。它站不住脚,肯定站不住;我能藉着神的圣经对你证明,你不是藉着说方言领受圣灵的,根本不在这里。哦,你这么以为。是的,肯定的,经上说,它太接近了,几乎迷惑了选民,瞧?神将这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启示出来;这是属灵的启示。你留意,当启示一临到,它马上就明亮起来了。瞧,就是这样。瞧,这就是你当留意的事,朋友们,瞧?岂有……
104

我们为着圣灵感谢神,因他是我们的教师;他并不只是出去,得到一些陈旧的神秘观念,然后带到这里来,说:“哦,哈利路亚!这经文就写在这里,哈利路亚!”圣灵返回去,把这经文带回到整本圣经里,把它放好,放到整本圣经里,瞧?那个时候,你就得到真理了,绝对没错。因为必须是命上加命,令上加令,律上加律,例上加例;这就是圣经说要行的方式。

105

你说:“你定宗派的罪吗?”不,先生;“你定女传道人的罪吗?”不,先生;“你定说方言的罪吗?”不,先生;“你定那些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人的罪吗?”不,先生;不,先生。但如果我说,如果他们现在清楚了,如果他们不跟从这光,神就要他们负责任了。你可能是到了现在才知道这点,但从现在起你知道它了,瞧?呐,如果你认为它是不对的,就查考这经,然后找到一处地方,今晚回来,把问题放在这桌子上,我们要看看这是不是对的。你带着一个开放的思想和敞开的心去查考这经。

呐,呐,像这样的教导是给伯兰罕堂的,瞧?是这里的,只是给这里的,不是……
106

我希望它不是伯兰罕的教堂,我希望它只叫作“会堂”,不想把我的名字加到上面去;我准备把这教堂换成……

你们都知道,我们买这房子的时候;我买的时候,我正在为公共服务公司做工;然后把这东西放在了这里,他们就这样叫它了,因为西沃德弟兄和他们在那里办地契的时候,就把我的名字加了上去。一旦我能把我们现在所做的这件事理清了,这个教会就要换成这个,一个社区教会,只要同意了,就把我的名字拿掉。
107

我认为我的名字不当放在那个教会上面;这不应该是一个伯兰罕的教堂,应该是一个教会。主耶稣基督的教会或类似这样的教会;是主的帐幕(瞧?)、居所、祷告的殿或别的什么,定一个别的什么名。让会众选择他们要的名;我的名,我只是个人;我的名不值得放在这上面,它什么也不是。我必须这样做的原因是,把名子放在上面,因为我的名字在地契上,写着“比尔·伯兰罕”,瞧?它不应该放在那里,是的,先生;它应该是个社区的教会;这应该是给这里的会众的。

108

这个教会是独立自主的;理事会或执事会都无权告诉你要做什么,是全体选举的这个教会告诉你要做什么,绝对没错。如果有个决定……

如果你不喜欢你的牧师,有两三个人反对牧师的某些事,他们也不能起来反对。如果他们是执事,理事,他们就……或是这里的官员,他们也只有一票,就是这样。如果他是助理牧师,他也只有一票,他跟坐在这里的普通信徒是一样的。是教会的整个投票来决定事情,没错,没错。执事会不能把牧师赶走,牧师也不能把执事会成员赶走。教会在对整件事的总投票中决定这事。
这教会本身是独立自主的;我们没有监督,我们没有总监,我们只有耶稣,阿们!他是监督;他是总监;他是主牧师;他是王;他是主;他是医治者;他是一切的一切。我们只是他的臣民,行走在光中,阿们!
109

主在教会里设立了什么?在教会里,在身体里,他在那里设立了什么?第一是使徒,就是宣教士。现在我们在教会里有了一个,一个坐在那里的小伙子,我的一个朋友,我叫他克里奇,杰弗里斯弟兄。那是第一的、最高的呼召,宣教士。你说:“使徒是宣教士吗?”绝对是。去查查词典,看看“使徒”是什么意思;是指“被差遣的人”。去查查看“宣教士”是什么意思,“被差遣的人,”同样的意思。最高的等次是宣教士,一个为主耶稣而去到海外的人。

呐,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什么是先知?一个先见。
不是一个自封的人。一个使徒不是一个自封的呆在家里的宣教士;一个使徒,是个真正的宣教士。先知,是个先见。
110

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牧师,构成那身体的就是这些。在那地方身体中,有九种属灵的恩赐。其中有智慧、知识、神的医治、说方言、翻方言,这所有不同的恩赐都在那地方的身体中。这些使徒、牧师、教师、传福音的都设立在这里,是为了确保这些的恩赐能运作正常。如果他们发现错误的东西兴起来,很快他们就谴责它,因为那是不符合圣经的。若有人走到这里来,说:“赞美神,我手上有油,看这里。你知道,我相信我得到圣灵了,我手上有油。”

你会听到有人说:“那是不符合圣经的,”没错。“让我们拿着这点,到那房间去;让我们好好查考一下圣经,指给我看在经文哪里说那是圣灵的证据。”
111

这个说:“哦,我说方言了,我得到了,”指给我看经文哪里说那是圣灵的证据,没错。

“哦,主呼召我去传道,”有个妇女说;指给我看经文在哪里主这样呼召过,女士。
“哦,我知道主告诉我;那天晚上我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他祝福了我。”指给我看,经文在哪里说你该那样受洗。
“瞧,我跟其他人一样好,我是卫理公会或浸信会或长老会信徒,我是五旬节派信徒。”指给我看,经文在哪里神有那样说,瞧?没错,那不在经文里。
112

呐,这对你们这个教会的人来说是个公开的大挑战,这是个公开的大挑战。呐,正如我今早说的,如果你发现有一样你认为是错误的东西,有一样与这经文相矛盾,你有权利今晚把那问题放在这讲台上,没错。你把那问题带来,放在这里。指给我看经文,在圣经里有哪一节经文说曾有过宗派;说耶稣建立过宗派,或我所教导的任何事;主在哪里曾在教会中委派和设立过妇女作传道人呢?主在哪里曾设立过点水洗、洒水礼或我所谈论的其它洗礼方式呢?把问题放在这里,那么,今晚我们进来,若主愿意,要讲圣灵的洗,讲古蛇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好的。愿主祝福你们!多少人觉得很好呢?

哦,我感到正在飞行,哦,我感到正在飞行;(现在,很甜美地对主唱这首歌。) 我的天家明亮又美丽,我感到我正在飞行。 我感到正在飞行(在飞行),我感到正在飞行(在飞行); 我的天家明亮又美丽,我感到我正在飞行。
113

呐,在这几个星期,在我这段休息的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我发现我有个问题,我现在想对教会承认。我坐在那边的那些橡树和山胡桃树的后面查考着,“我在哪里犯了第一个的错误?是什么使我犯了错?是什么事呢?”你知道我找出是什么使我犯了错吗?你知道,我们可以在一件事上做得过火了。你想要好,想要做好人,但你会做得太好人了。我任由人把我推来推去,瞧?他们说:“哦,伯兰罕弟兄,请你到这里来;主让我告诉你这事。”

“哦,好的,弟兄,我来了。”
“哦,伯兰罕弟兄,你不要去那里,到这里来。”
“哦,或许我最好不要去那里。”瞧,你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是这个使我很紧张。我要去主带领我去的地方,我不在乎别人对此怎么说,瞧?绝对没错。所以,我不想伤害感情,看到吗?
114

接着,我注意到另一件事,我的孩子变成了一帮神经质的人,夜里大喊大叫什么的;人们一直都聚集在我的屋内屋外,他们是从各地来的。我没有因此责怪人们,他们是病人。但我们必须把这些安排好;当我来这里的教堂举办聚会时,瞧,我要离开教堂时,几乎都得悄悄地溜走,因为人们会一直坚持着,这样那样。我太累了,有时候从医治聚会出去后,我对他们不是很耐心……他们说:“嘿,伯兰罕弟兄,主说这里……”“我们来这里,要去那里……”那不对,不该那么做;我们不必那样做。

115

呐,我们已经做好安排来处理这事了。呐,请记住,任何人想要……我想见每个人,我想要花时间跟人们交谈;这样你无法……你在那里接待一个人,接着你知道,你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一个人身上,你就无法见其他人了,那不对。人们从大老远来,就想跟你说几句话。如果神让那些人对我有信心,去相信那些事,那我就应该给他们一些时间来教导他们。你不该把他们打发走,说:“哦,我不要见任何人。”那不对。但我害怕那样做,是因为有人过来,说:“呐,主告诉我,伯兰罕弟兄,你应该做某某事,就是这事,呐,这是主的旨意。”主会告诉我他的旨意。

116

金先生,多少人记得R·A·金,他以前来过这里,到这里来。他说……有一次,我在那里造一条船。他说:“呐,伯兰罕弟兄,你是照着自己的规格造那条船的,”他说:“我造……”或者是某人有一次在造一条船,一个人走过来,说:“你应该这样切割船舷。”于是他就这样切割。

另一个说:“哦,你该这样做,所有的,包括船的肋骨架等等;船应该是这样,船艏应该是这样,船头和船尾,还有船舵;”他说,当船造好后,那是他见过的最难看的船。他说,他就把船拖到后院,拿起锯子,再切割一条船;他说,有人过来说:“嘿,你应该这么做。”
他说:“别人指导我造的那条船放在后院了,但这条船我要照着我认为应该造的方式来造。”没错。
117

呐,神,如果他要我做什么事,他会告诉我的。如果你认为我在所做的事上或任何像那样的事上错了,你就为我祷告,求神纠正我,瞧?因为我不能听太多人说的了。

呐,你在这里,可能是在教会里,你可能会听一两个人说的;但这里我要听的人有成千上万。我怎么能做到呢?所以,我说:“在我为任何人找到答案之前,我要坐下来,好好查考一下,看看圣灵朝哪里引领我,然后我就告诉他或她,无论是什么,那就是我的决定,我就坚定地持守它。”没错,持守在那里。
118

呐,私人的会面是固定的。若谁想要见我,完全没问题。如果你拨Butler 2-1519,只要查一下电话簿,找到威廉·伯兰罕,拨Butler 2-1519,就会安排会面的事。就会确切地安排会面的时间和地点。呐,我可以见每个人,与他们在一起,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问题等等,但我无法与一个人呆上一天;与这个呆上四、五个小时,第二天整个儿就错过了。我们有这么多的时间,我们问他们,需要什么,需要多少时间,然后就照着时间来谈。我们会见每个人,我们得到了……

回答电话的人将是这里的梅西尔弟兄或那里的高德弟兄。他们会在册子上很好地安排这些会面,我会见到每个人。
如果是特别的情况,如果是在为病人祷告的聚会期间,就带你们的病人和患者进来,让他们听一两个晚上。
119

呐,我们会为那些紧急情况的人祷告,但过后几个晚上,我要开始我的新事工。我要把他们带到这里的这房间,因为你知道那个异象。多少人还记得在那房间的小帐棚的异象?肯定还记得。

呐,第一个晚上,我要带美达一起进去,因为有妇人会进去。然后,看看跟她在里面效果怎么样;然后,如果那样做没有效果,我就出来,一次叫两个妇人进去,一次带两个妇人进去;因为她们进去的地方只有一个男人,瞧?当然,我们的心是清洁的,但魔鬼在那里没有清洁的心,你瞧?所以,他就会想一些事,瞧?世人就会说一些话。但这是一种事工,我无法让大众都知道;从没有人会模仿这个,你明白吗?是的,先生。是的,我知道它现在已经到了交汇的地方了。看起来,我几乎就快要伸手抓到它了,它就摆在那里了。
120

昨晚我做了梦,就在今早起床前做的,内维尔弟兄;我做了一个梦,我在思想这个事工……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但不管是什么,哦!说到那些正在发生的事,我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事呢。我醒过来,哭啊,赞美神;我的手这样碰到了我妻子的脸,像这样,只是在赞美神,躺在那里。哦,我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就等着我伸手把它抓过来。它会比过去的更伟大,一定会很奇妙的。我相信神就要行一件大事了,但现在,我们必须清醒地、有智慧地对待它,照着神的话语来做。没错;哦,我们爱他!

121

呐,记住,如果你们有朋友或谁想见我,想要跟我谈一些私人的事,就让他们打BUtler 2-1519,就会在那地方安排一次会面。我无法在家和这里的会堂与他们会面,因为你进来这里……我一直呆在这里,传讲到很晚,因为我不常与你们在一起;我尽力留你们久一点,把每句话都讲完,因为朋友们,这是我们唯一能这么做的时候。这很快就要结束了,我们会下到幽谷,下到那里。看看去年以来,那些曾经在这里,但后来离开的人,瞧?

122

所以,我们要下到幽谷了,我们必须现在就这么做;这事必须现在就得做。呐,这是为什么我留你们这么久的原因。你说:“哦,那么,经文有这么说吗?”有的,保罗有个晚上整夜地传讲,一个人就从房子上掉下去死了。多少人知道这个?整个晚上。保罗就过去,身子伏在他身上,感到他的心脏与那人的心脏一起跳动,说:“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