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619B 你们必须重生

1

…在谈论,每个人都享受着美好的时光,我很享受它,说着那些的事情。

[马特森-波兹弟兄发言]
今天早上在来的路上,我在想些事情;吃早饭的时候我迟到了。我们住在大约十英里之外的乡下。我刚巧就想到我已经迟到有多少次了。你知道吗,我甚至在我的婚礼上迟到了。他们一直等着我,等着我。呐,如果我在我的葬礼上能迟到就好了。
[有人说,“你还是结成婚了。”]
我是结婚了,是的。
2

嗯,来到这里真好,之前我就想问这个问题,只是在这里时间不够长,只能为这个团契做个补充。我的事奉是好像是这样的,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去砸实和塞满。因为无法去会见人,不能去和他们握手,没有人知道这对我来说产生了怎样的艰难。就像我昨天晚上说的那样,一位女士请我到她家吃饭。哦,可以想象我能吃上一些真正好的老式的玉米粥, 你知道,就是代表了南部的那些东西。但你怎么能做到呢?瞧,你就是不能。

3

所以今天早上我就在想,在这里的日子真好。昨天晚上我提到了为病人祷告的事。比利在下午的时候下来了,像他平时一样,周围转转去探访年轻人,探访每个人,和大家握握手。他回来后说:“爸爸,有很多人来是为了接受祷告的。”

呐,我之所以在这样的聚会上没有为人祷告……我刚离开达拉斯;你们都在说达拉斯的事。举行像这样的大型聚会,哦,大多数情况下,我只是想讲道,你瞧,因为它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从那些异象中休息。异象简直是能把我给拆了。
但这之后我还有两个聚会要举行,然后我要好好休息一下;我必须要好好休息。我只是觉得我自己…… 前几天我在达拉斯看到我们的五位弟兄因为精神崩溃离开了事工场,雷蒙德-里奇和格兰特弟兄。我和他谈了谈,他坐在那里,抱着自己哭了起来。而另一位坐在那里像这样伸出双手,他在精神崩溃中尖叫着,服事的时间太长了。你知道,我们都不是锯木屑做的;你知道我们依旧是人。就是这样,而我从12月开始就没有放松过,所以我必须休息一下了。
4

我会很高兴能把这些聚会完成;不管怎么说我猜你们应该已经厌倦了我对你们的大喊大叫。我想过我应该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来和姐妹们说清楚,我一直以来谈论到她们的方式。但是,你知道,我不是指着你们这些姐妹们说的(瞧),姐妹们。我是说给那些模仿你们的人听的。

嗯,这里有一件事,我相信主说过,他造了一个女人……男人是要管辖女人的。要是男人让你们做该他们做的事;那么,这是男人的错,对吗?没错。他们应该服从的是他们的管辖者。
5

但是,看到教会现在的状况让我觉得很好笑。我不是有意要粗鲁的,你知道的。但是,在和传道人们和所有的人都坐在一起的聚会时候,当我有机会真正地把它摆在这里…..,他们也会开始把它摆出来,你瞧,所以我们不想那样做。必须用一点心理学的方法,让传道人们先开始。如果我们像我们的父辈们那样,回到以前的老规矩,“就是这样!” 瞧,他们遵守了,瞧。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它。撒旦是一个如此狡猾的敌人,就这样进来…. 罪是如此的(我要怎么说呢?),这有些粗鲁,你知道,它是狡猾的,就这样…… 就是这个词:微妙。就是这么微妙:它就这么轻易地溜进来了,你知道吗;它看起来很无辜。等你意识到的时候,它就像一只蜘蛛结了一张网,抓住了你,你就走了。

我在想一件事,那就是路的尽头。也许,这对我来说,已经并不遥远了;我已经不再是一个男孩了。而我已经在想着可以去见所有的人了。有一次,我的朋友告诉我…… 他们弄了个有奖比赛,我想借这个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往深了想想。
6

在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他们要给会骑自行车的男孩子们弄一个奖,能在12英寸宽的木板上,骑上一百码的,他们就会奖给他一辆新的Schwinn自行车。所有的男孩,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很好的骑手。他们会去市中心帮妈妈买一篮子杂货,然后把它放在胳膊下面,然后骑回去,连车把都不用碰。所以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会在这场比赛中获胜。

他们中有一个女孩子气的小男孩在那里,那只是…… 你知道,那种妈宝男孩。他们都不太在意他。于是他们都骑上了他们的…… 当他们的号码被叫到的时候,他们就上了这块木板去骑。每个人都掉了下来。但是像小姑娘的那个男孩一直骑着到了最后,都没摇晃过。
后来所有的男孩都围着他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7

他说:“我告诉你,是什么原因,小伙子们。” 他说,“我留心看过你们都在做啥,看到了你们的失误,” 瞧。“你们就这样朝下看,想尽力留在木板上。我只是看着终点,抓稳了。”

你们在座的各位,(看到了吧,你瞧)。就是这个意思。不是这里有的什么,而是终点,要稳住,仰望主耶稣。现在让我们祷告一下。
主啊,保守我们的心思在你身上,让我们看向终点,看向我们能见到耶稣的那时刻。主啊,在这场聚会上,这群优秀的弟兄姐妹们聚集在一起,一起早餐,一起团契。我们无法知道是否下一次聚会的不再是在早餐会上,而是在婚宴上,在那里我们将永远分享主的喜乐。
主啊,今天早上求你祝福这些因传道多年头发花白、弯腰驼背坐在这的人。主啊,只有你知道他们的牺牲,他们经历了什么。父啊,我全心祷告,如果我在你的眼前蒙恩,请你祝福这些弟兄们,赐给他们伟大的事工,主啊,因为我们需要他们每一个人,需要他们的特殊性,需要他们的事工。但这一切都是为了组成你伟大的圣徒和信徒的身体。主啊,今天早上当我作为他们的兄弟和同一个国度的同胞站在这里的时候,请对我们说几句话帮助我们,好鼓励我们前进。奉耶稣的名,我们请求。 阿门。
8

在我跟你们讲一个小题目之前,我在想,有多少人会认为,如果我今晚举行医治聚会的话圣灵会更高兴。我没有时间去求问了,因为人太多所以我们得发一些祷告卡,我们不能只是说,“让这帮人过来这边,那人过去那边。” 我们得把祷告卡发出去。你们觉得接下来举行两晚的医治聚会会不会是一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大致了解一下了?让我们看看…..好的,谢谢你们,好的。呐,我们就这样做吧。

先生,你们下午的聚会是什么时候?两点,好的,我跟你说,我会派利奥….. 他在哪里?我猜想他,利奥和吉恩在下面,比利,或者他们中的一些人今天下午带着祷告卡,给每个需要的人一张祷告卡。我今晚要换个题目,为病人祷告。
9

而下一场聚会我想讲的是:如鹰搅动巢穴。我已经试着讲过两三次了,好的。呐我只是享受这道,你们呢?只是享受这道。所以今天早上,当我跳起来的时候,我说:“哦,老婆,” 孩子们住在好几英里远的乡下,他们在等着早饭,等我回他们那里去给他们弄早饭。

我就带上了这些小伙伴们一起,哦,我得着和那些孩子们共度大块的时间。我平时很少和能他们在一起,我晚上回家的时候,我们就在地板上打滚儿直到半夜。约瑟想要玩儿骑马,贝琪想让我给她讲个故事,你知道那是什么样子。就这样,我们还是玩得很开心。
10

昨天晚上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 将近一点钟才上床睡觉。我想约瑟有半个晚上… 是骑在我的脖子上睡的,所以,我们爱我们的孩子。我带他们去吃早饭,他们就在里面继续睡觉,我就下来,进行团契用早餐,这是用钱买不到的,也是在餐桌上吃不到的:在神的圣徒身边的团契早餐。而不读神的道,就不会有正确的服事聚会,所以我想读约翰福音第三章的一段,在第五节。然后就只是和你们聊一聊。因为我的喉咙是哑的。

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灵生的,就不能看见神的国。”
11

我想知道,弟兄姐妹们,今天早上当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 你们传道人和主日学老师们,不论你们是谁。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什么是最大的争战?我每天晚上都一直在试图讲这个,看起来,很多次我是在试图谴责组织,试图谴责这个,谴责那个。我是个极端主义者,这是事实,有时我在一边走得太远了,会让另一边失去平衡。但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我想说的是:我们有优秀的组织,我们有优秀的男人们,有优秀的女人们,然而当我们来到主的面前时,我恐怕我们只会发现自己的不足,我们不希望那时是那样的;我们现在就来得到吧。

12

不久前有位黑人老者在一次聚会上对我说….. 他说:“我很久以前就和神说过了。我告诉他,如果我有什么问题,让我现在就去解决,因为我不想带着任何问题到那河边上。” 我想这句话很好地表达了我想说的意思,“我们现在就讨论一下吧,这样到了河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因为那时候你就不能重来了,瞧。让我们现在就确定这个。”

所以当耶稣对这位伟大的当权者说:“你们必须重生。” 然后他问,“我为什么一定要重生?” 这就是我想知道的。如果我是一个福音的传道人,如果我是个好人,我偿还债务,我是公平的,诚实的,在人前走得正直,那么神还能要求我什么呢?为什么我一定要有某种经历,就像人们说的那样,我一定要重生呢?是为什么耶稣对这位高高在上、圣洁的掌权者说这个,为什么要求他……或者说,不是 “要求”,而是 “命令”,必须重生。
13

所以,我不是想挤进加尔文主义的信仰,瞧。我不是在说这个。好像我知道我是在跟一个律法主义的人说话,根本不是这样,因为我也是一个律法主义者。但我相信一点:加尔文有一些东西,阿民念主义也有一些东西。他们都有一些东西,但他们走到头却在更深层面上跑偏了。加尔文主义者说,“嗯,我得救了,这就解决了。” 他的生命证明他没有,那么他就没有得救。

而律法主义者说:“我必须得做这个,我一定得做这个,我一定要做那个。” 而如果你不重生,你还是没有得救,所以这就是了,瞧。它在这中间,在这路的正中间,就是我们要停留的地方。
14

你是什么,加尔文主义是什么,恩典是什么,只是因着神为你做成了什么。但事工是什么,是你为了感谢神通过恩典为你做了事而去为神做事。这就是全部的答案。那么,如果我得救了,那我就活得像得救了一样。但我也可能活得像得救了一样,却没得救,瞧。所以,这是事实,把它带到这个点上,我们必须重生。

所以,重生的经历告诉了我们,我们是什么。这并不是说我们…… 我相信呼喊,相信所有圣灵的彰显和展示,但还不是这个,瞧。它与此不同。这是个新的造物,某样的东西在心里。我想我们这些传道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如果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只说这么一句话,“你必须重生”,就把它扣在人的头上,就像这样。我们要回到那个点上,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重生,瞧。它必须回到比语言更重要的东西上;它必须回到一个基本的事实上。这就是重生的这种伟大经历,以及它对我们产生了什么,瞧。
15

呐,有很多时候,我们开始认为:“如果我们重生了,我们会很高兴,叫喊,说方言,或以某种方式彰显神,那是对的。但是,弟兄们,作为传道人,你们自己也知道,不是这样的。呐我们看到有人跳呀,喊叫呀,跳舞呀,却去骗人,偷窃,撒谎和做其他的一切,瞧,我们知道。所以这不是他所说的那个。

当马丁-路德说,“义人必因信而生 ”时,他说,“我们得到它了。” 约翰-卫斯理带着新的东西来了,而路德…..当他说,“义人必因信而生”的时候他依然是对的;瞧,没错:他们要因信而活。路德说,义人必因信而生,那是我们必须做的。他以为他得到了,但他发现他没有。
16

卫斯理说:“当你成了圣,叫喊的时候,你就得着了。” 但是他发现很多人叫喊,但并没有得着。而五旬节派说,如果我们说方言,我们就得着了,但我们发现很多人说方言,却没有得着;没错。所以弟兄们,这是不一样的,没错。

耶稣从未说过,“如果他们喊叫,如果他们说方言,如果他们这样做……” 而是说:“通过他们的果子,你就能认出他们。” 而圣灵的果子不是喊叫、说方言;那是圣灵的属性,当然,那是圣灵的属性,但它可以被冒充;我们知道。
我这辈子跟很多邪灵打过交道,巫医之类的,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我见过邪灵大喊大叫,说方言,有各种表现,见过他们行各种神迹奇事,什么都有,那些魔鬼。甚至否认有神的存在,瞧。但你不能跟从那个。
17

而当到了我们的情感和…… 记住,我相信里面会有情感;我相信,任何一个有内心感动的宗教,都会大喊大叫,编出个…… 我相信那样,然而,这还不是全部。就像南方的那个老黑人在这里吃西瓜。要求给他一片西瓜,说:“味道怎么样,小伙子?” 说道:“不错,再要有多的就更好了。” 所以,这是应该有的方式。这个是好的,但是还要有更多,你瞧。我们就是不能只靠这一片子过日子。

所以有一些东西是不一样的。所以,如果你们这些弟兄们和传道人们,其实你们都更有能力来解释这个……. 呐我之前本来是想拿出在我的思想里的一个小小的题目在这里讲讲 :生命。但是,当我下来的时候,有什么击中了我:“今天早上你在传道人们面前,你在手拿钥匙的人面前。要尽可能地讲一些能帮助这些人的事情。” 只要这些人能得到帮助,全世界都会得到帮助;你们的会众和各地的会众,都会从中得到帮助。弟兄们,我们毕竟是为同一个地方工作的。虽然我们有分歧和一些的什么,我们却要把灵魂带到同一个主那里,那就是神。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
18

今天早上,我想向你表达我的想法,以及为什么我必须重生。我想用孩子们喜欢的方式向你们表达。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让我们来一次小小的旅行,回到创世之前。

呐,我们被教导说,我们的身体来自于地球上的尘土。医学科学是这样说的,圣经也是这样说的,所以有一件事他们是一致的: 我们来自于地球上的尘土。
前段时间,我在基瓦尼斯的一次聚会上发言。我说到了一个的话题,那是很多….. 很多人他们所信的,等等那样的东西。然后一个想法出来了: 我们的身体是从哪里来的。我问医生,我说,“医生们,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这是在聚会上拿出来的。“我的身体真的是从尘土中来的吗?”
他说:“嗯,牧师,你应该是知道的。”
我说:“是的,但我想知道它是怎么从尘土里来的。”
“嗯,”他说,“由你吃的食物。” 说:“你吃了食物,它就会变成血细胞。”
19

“嗯,”我说,“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吃的东西越多,我自己放进来的原材料越多,我就会变得越大,越强壮。就像把壶里的水倒进杯子里,或者把材料放下去,堆积起来,等等;我放进去的越多,我就应该越大,越强壮。”

说:“那是对的。”
我说:“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十六岁的时候,十七岁,一直到二十五岁左右,我吃面包、肉、土豆之类的东西,就像我现在吃的一样;它们就变成了血细胞,这是对的。” 我说:“为什么我现在吃的东西和我那时吃的一样,但那时我吃的时候,我就变得高大,整天都很强壮。而当我到了二十五岁左右的时候,我吃的多了,吃的更好了,我却变老了,弱了,衰了。” 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我把水从壶里倒出的水倒进杯子里,一直倒到半满,然后我越倒越快,越倒越快,最后杯子装不了了,请用科学告诉我怎么办到呢?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20

但《圣经》有答案。这是神与人立的约。你曾经是…..你在这里,那么你一定会离开,而神有他的画面。而今天早上在眼前的这个聚会中,我只是要神话般地把最先的那对男女,那个丈夫和那个妻子放进来。

几年前,你还是年轻美丽的女人,而那男人是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也许你刚进入事工场。妈妈曾经很美,那天你带着她走到祭坛前,告诉那里的神的仆人你要娶她做你的妻子,合法的妻子。你是多么高兴啊。嗯,那时你吃的食物和你今天早上在这里吃的食物也是一样的。
就在你们结了婚的几年后,有一天早上,你起床了,你说:“妈妈,你那双漂亮的眼睛下面有一条皱纹,呃-来了”
她说:“是的,爸爸,我一直都注意到你太阳穴那里的白发。” 那是大约在第一个宝宝出生的时候。
21

发生什么事了?死亡已经开始了。它让你陷入了很多困境,而很快它就会把你困在一个角上,让你一直呆在那里,瞧?因为它要得到你。神已经定下了他想为你定好的画面。呐我相信复活,基督教相信复活,整个事情都是以复活为基础。

现在很多人认为,他们就这样出溜下去了,然后他们会有一种带着翅膀会飞起来的灵回来。其实你会是像现在的男人和女人。就是这样的方式…..。如果这本圣经从台子上掉到桌子上,再拿另一本圣经放在它的位置上,那不是复活,那是替换。复活是把掉下来的那本圣经拿上来。复活就是把那个下去的人升起来。然后在复活的时候所有的……
22

呐今早的你,已经老了,头发花白,弯腰驼背。而孩子妈还有你有了很多……很多以前没有的疼痛和别的什么,已经都变了。但你要记住,你依旧在服事同一位把你带到世上的神。那么让你走到这一步,一定都是神的旨意。然而你记住,在复活的时候,你不会有一根白头发,也不会有一条皱纹。死神对你所做的一切,在复活时都会被遗忘。

而神,当他画好了图画,他说:“他们在那里。现在来吧,死神,但你不能带走它们,除非我允许你去做。” 然后当你进入尘土,再次起来的时候,你会恢复成那天早上祭坛前的那对可爱的情侣,永远都会是那个样子。那么,我们有什么好怕的呢?
23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比利,你是想告诉我….吗?” 我当时在讲亚伯拉罕,那些天使来到他身边,对他说话。我说:“那是神和两个天使。”

他说:“你是想告诉我,那是神在肉身里吗?”
我说:“肯定是这样的。” 我说:“这不是神的显现;是神。那是一个人在肉身里,他就是神。”
他说:“那我想问你,他是怎么得到那个身体的?”
24

我说,“嗯,那是创造了天地的伟大的造物主。” 我们是由十六种元素组成的,— 那就是钾、石油醛、宇宙光、钙等等,— 嗯,他难道不能把这十六种元素 “呼呼 ”地吸在一起,然后说,“过来,加百列,走进去”,然后再给米迦勒做一个,给他自己做一个,哦,他当然能了。然后也能在一瞬间就消失。这就是我在天上的父亲,不管这钾盐和钙质发生了什么,他都知道它躺在哪里。

不久前,我站在镜子前,梳理着我剩下的几根头发。我的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利,你几乎完全是光头了。”
我说:“但我一根也没失去。”
她说:“请你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我说:“你先回答完我,我就回答你。告诉我,在我得到之前,他们在哪里;我就告诉你他们在哪里等我。”
25

如果他们在,他们在出现之前就在了。他们必须是从这个地球上的物质中来。那么他们在我来这里之前就在这里了,我走后他们也会在这里。但是总有一天,神会让我们两个人复活,我们会像很久以前的那两个年轻人一样走到一起。我天上的父亲,曾说:“踏进这个,踏进那个”的那一位,终有一天会把我的灵魂和你的灵魂都取来,我们又会重新踏进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人里面,过上永远的生活。

呐,神不是西尔斯,也不是罗布克和谐之家。他造我们让我们看起来不一样。他造万物不同。他造大山也造小山。他造杨树,也造橡树,也造棕榈树。他造灌木,也造大树。他创造了河流,他创造了沙漠,他创造了海洋,他创造了平原。他造红头发的、白头发的、棕头发的、黑头发的;小的、矮的、胖的、冷静的,瞧。他造他们成为那样,因为这就是他喜欢的样子。他自己的本性证明了他是什么。
26

呐他们说起了….. 你们很多人都是从佛罗里达来的。你们有一个好地方,你们把你们的草打理得比我打理我自己所剩不多的头发还要好,一直都在给草打边。让它保持光滑,这么弄弄,那么弄弄。呐,在人眼里可能是漂亮的,但对我来说,我更喜欢丛林,在山的顶部,她的那种崎岖,那是神创造的方式,他所喜欢的,被扭曲之前的样子。

我喜欢神造物的方式。我也喜欢他造人的方式。他是个丰富多彩的神。他创造红花、白花、蓝花;这是他创造人类的方式。而这就是我们在复活时的样式。
27

你们把紫罗兰拿去杂交,但如果任凭它们单独配种,它们就会回到原来的紫罗兰。你们有些人是养牲口的,你把母马配种给骡子,骡子就不能再配种了,得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复活就会是这样的。我们将回到原来的样子,回到神在伊甸园里按他的形象造人时的样子。他将成为男人,她将成为女人。而她不再需要Max Factors(化妆品牌)来使她看起来美丽;她本来就是美丽的。

呐注意,这些都是怎么来的?如果我们是从地球的尘埃中来的—圣经说我们是这样的,科学也说我们是从地球的尘埃中来的—那么,我们的身体以前肯定是躺在地球上的,这还是一次火山喷发之前,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的时候。如果不是这样,那它是从哪里来的呢?
28

你知道吗,你今天早上活在着的这个身体,在一万年前地球上有生命的痕迹时就已经存在了。当神把这枚古老的导弹挂在那边,让它绕着太阳转,像这样旋转,绕着这边转,在那里创造出钙、钾、石油等等,在他伟大的思想中,你会坐在今天早上的桌子前,哦,哈利路亚,他是无限的神!

当一个木匠去盖房子的时候,他是怎么做的?先把所有的木材都铺好,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他要建造的东西。在世界还没有……有一丝生命的时候,神就已经把你的身体放在那里了。如果它没有,那它从哪里来的?这就是他扭曲它,滚动它,转动它的原因。他会让它向着太阳这样,就会变成钾盐;他会把它转回来,就会变成钙;他会把它转回来,就会变成石油。哦,称颂主的圣名!
29

我们有什么好惧怕的?我们应该是最自由、最快乐的人。我们不用猜测什么,神就在我们中间证明了这一点。没错。这是按着他的道和他的灵来的。

呐,让我们拿着它……我们的身体….. 在甚至还没有….. 在地球还没有形成之前,我们现在所活着的身体…….就躺在地球上了。钾盐,钙,石油等等。现在让我们来取一个小画面,这样我们就不会错过了。
当大地被塑造出来之后,所有的东西都躺在那里,只是一个漂白的沙漠,上面还没有生命,还没有什么可称为生命的东西,但所有造我们的身体的物质都躺在那里。我可以听到神对伟大的圣灵说:“现在就去在地球上孕育吧。” 现在我们知道 “雏鸟 ”这个词是 “孵化”,就像母鸡要孵蛋,或者像鸽子呼唤配偶一样。“到地球上去孕育吧。”
30

呐,我们要在这里发挥一下想象力,来演一出戏。接着,伟大的圣灵走了出来,在地上展开了他的翅膀,开始为着一个目的而孵化。那是为了带出一个东西来投射出神的旨意。就像我前几天晚上说的那样,“罪人和救主哪个先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哪个先来,是医治者还是病人?

嗯,当然是医治者。那么,为什么我们会成为罪人呢?必须得是这样的。如果神是救主,他必须要有可救赎的东西。所以没有什么不对;都是按照神的方式效力。呐我不能对罪人这么说话;瞧,我是对传道人和神的儿女们说的。这一切都效力得很好,不管我们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出来的都是益处,因为神预知的就是他预定的。
呐注意,当它在运行,就像这样,出来的就是益处。我们不需要担心,因为一切都会好的。
31

呐,如果神……如果我们有光,有白天。如果从来没有黑夜,你怎么会知道什么是白天呢?白天怎么会…… 如果你从来没有生过病,你怎么会知道如何享受健康呢?如果你从来没有失丧过,你怎么会知道如何享受救恩呢?

哦,弟兄,有一天,当耶稣来了,复活到了的时候,当神将这个世界带入审判,每一个沉睡在尘土中的身体都会在他的面前复活,我们站在这个世界上,百万倍的强壮,歌唱着救赎的故事,天使们会在外面聚集,低着头看,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他们没有失丧过,他们不知道得救的意义。我们知道失丧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得救意味着什么。我们有一位父亲。
32

你有没有注意到耶稣说过,当他赶走魔鬼的时候,他是用手指头做的。耶稣说:“如果我赶走魔鬼,神的手指头…… 用神的指头。” 看到魔鬼对他来说算个什么了吗?因为医治只是一件小事。但是,看到当一只羊丢失的时候。他做了什么呢?他去把羊找回来,把羊放在他的肩上。

男人最强壮的地方是什么?他的背和他的腿。瞧,魔鬼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但是那只羊,他把它横放在他的肩膀上,抱着它的脚。他用他身体最强壮的力量把它抗起来,直到他把它带回羊圈。神爱他的儿女。
33

呐,他是怎么得到他们的?圣灵走了出来,在地球上孕育。当他开始孕育的时候,咕咕地叫着…… 我们就这么说吧,为了谈话的缘故,他要…… 他在呼唤—像黄昏时候母鸽子坐着,对着她的伴侣咕咕地叫着。而当他开始对着除了火山喷发过的沙漠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咕咕叫的时候,你来看山下的山坡上。我看到一些钾盐开始和一些钙质一起移动过来。我又注意到,奇怪的是,一点水汽和石油开始往一起运行。而就在这时,从一块小石头下面,一朵复活节的小花抬起了头。生命来到了地球上。它喊着说:“来呀,父亲,看看这个。”

父神看了看,说:“那非常美丽,继续咕咕就好了。”
34

他继续咕咕呼唤,花儿长出来了,草儿也长出来了。植物的生命、树木也长出来了,鸟儿从地里飞出来,从尘土里飞出来,过了一会儿,动物生命也出来了。他不停地咕咕着,一个人也出来了。他看起来很棒,但他很孤独;他没有帮手。

所以看到这一幕…… 我想让这一点有一些份量。上帝从来没有把女人放在最初的创造中。她是男人的副产品。男人和女人是一体的。一个女人,一开始,他从亚当那里取出了女人。而男人和妻子确实是一体的,但把他们放在肉身里,是为了繁衍自己。而神从男人身上取了女人的部分,从中造了一个女人。
35

因此,当一个女人试图像男人一样行事,穿着像男人一样,说话像男人一样的时候,她就离开本位了。女人该是女性化的,甜美的,可爱的。而不是大大咧咧的,像个男人的样子。嗯,她不应该是这样的。而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她的生命就扭曲了。她是甜美的,可爱的,善良的。而亚当更多的是粗壮的,因为他是男人,阳刚型的。而女人是女性化的,但是同一个灵,因为他从亚当那里取出了她。

而且注意,当一个男人娶了一个妻子,他把这个妻子抱他在的怀里(我们是一群混合的听众),把这个女人搂在他的怀里,作为他的心上人,她就把她印在他的身上了。对另外的女人那样做就会永久印上印记。他们成为一体了!别的女人都不应该印上那样的印。在舞池里,或者在任何地方,你都没有权利搂着一个女人;没错。你有了妻子,你把她拉到你的怀里,上帝把她放在你的心上,把你印在她的身上,她就是你的了! 而你是属于她的。
36

而你们这些女人,把另一个男人搂在怀里,你已经破坏了你的印子。你要记住这一点。当你表现得像个男人的时候,你就离开本位了。而当男人也开始变得娘娘腔的时候,去照顾婴儿,做这类的事情,他就离开本位了。他是头,他是管辖者。呐我说的不是擦鞋垫,我只是说是一个管理者,一个伙伴。不是说要把女人踢来踢去,不是的。

但圣经里说….. 神在创世记中说:“他要管辖你。” 不是为了要做老板,而是要做一个帮手,是你的一部分。她很甜美,很善良,很温柔;你应该甜美地带领她,因为她是你的一部分。你去虐待她,那么你就是在虐待你自己。而一个精神正常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没错。
37

呐所以注意。但是当他看到这“人”的时候,是何等的一个种类。我不相信什么伟大的史前动物。我相信他是一个人,就像神说的那样。我也不相信夏娃是像那种….. 有一次我站在希腊的一个博物馆里,看到了一张著名的夏娃和亚当的画。那是亚当,我的天,那毛从他的鼻孔里露出来的样子。而夏娃有着….. 哦,看起来如此可怕的生物。一条腿比另一条腿大,脚向外侧伸出去,她的牙齿是这样的。如果亚当先看到的是这个的话,男人就会像这样欣赏女人的。

那是什么呢?他是个变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当男人意识到自己是个罪人的时候,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来到基督的面前呢。他还是躲在草丛里,神还是在呼唤。显出了他从开始所作的,他是从那儿出来的:一开始就是个胆小鬼。
38

呐,但夏娃很美,她真的很美。亚当只是个普通的男人,强壮,肌肉发达,毛茸茸的头发到脖子那里。假设夏娃是…… 他们都是赤身露体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罪。他们坐在那儿,第一天的时候,亚当看着她说:“哦,她是我肉中的肉,我骨中的骨。” 为什么呢?因为她是从他那里被取出来的;她是他的一部分。不是在最初的创造中(已经结束了),而是取出来,表明他们是一体的。

那么今天在五旬节派的人中的结婚和离婚又怎么办呢?那么我们要教导….. “哦,我们相信你必须重生。”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如果你相信,那我们就该这样活着。让我们活出我们所谈论的东西。因为我们把心思放在教会和这个组织上,放在这个群体上,这个女人,那个男人。把你的心思从他们身上移开!他们会失败的。把你的心思放在基督身上,放在他的道上,那就不会失败。让主成为你的榜样,而不是什么男人。
39

很多时候,被称为神医们的这些人经过这地区。人们以他们为榜样。你最好把你的心思从他们身上移开,没错。你要把你的心思放在基督身上,他才是你的主。不要在你的牧师身上,爱你的牧师,尊重他;他是个可敬的人,是属神的人,这是真的。但要把你的心思放在基督身上,把你的感情放在基督身上。他是一个牧师,只要照他应得的尊重他,因为他在你面前代表着神。

呐,但是,我们想要注意看他们,他们是多么的甜蜜和可爱。呐,我想说她的眼睛一定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蓝的不能再蓝了。那双眼睛,简直,那么的闪亮,她一定是很美。亚当看着她,哦,那是一见钟情。一场手术完成了,她从他的身体侧边被取出来了。
40

我们会这样想象,他一定是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去散步吧,亲爱的。” 那是多年前的先生你和太太你。散步时,他们穿过花园走了一段路。第一个出场的,就是从丛林里传来的一个凶猛的吼声。那是谁?那狮子利奥。她没有被吓到,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吓到她;她有完美的爱,爱可以消除恐惧。亚当说:“利奥,你过来这边。夏娃,你还没有见过它。这位我称他狮子,我已经给这里的一切起了名字。” 他在它的脖子后面抓着,它就像小猫咪一样喵喵地叫着,跟着他们走了。

老虎奇塔出来了,所有的动物都跟着他们到处走。过了一会儿,亚当说:“哦,亲爱的,你知道吗?快到晚上了;我们还是去教会吧。” 那是第一个亚当和夏娃,因为今天的你们就是他们的后代。
41

他们没说,“我们必须去找个酒馆,我们必须去玩邦科游戏。”而是说 “等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们必须去敬拜。” 他们并没有去一个精致的大教堂,那种教堂里的装饰都是桃花心木的,里面的风琴价值十万美金。他们走到了树林里,有木头。也许,逻各斯从神那里来,光环以火柱的形式出现:我可以看到它挂在树丛中,当亚当和夏娃跪在造物主面前敬拜时,从它身上发出的光线照耀下来。我能听到一个声音从那里传来,说:“我的孩子们今天在主你的神所赐给你的地上,享受着他们的逗留吗?”

“是的,父亲,非常好。”
42

你看,他们是有形的,他们可以触摸,可以吃,可以爱,他们…… 嗯,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不是灵,他们是有形的东西。神创造了天使,但他从未创造你成为天使,你永远不会成为天使。而这里的这一切,“棕眼天使在服事我。” 那是魔鬼的谎言。但你的妻子,她就是你的妻子。“神的…… 你在地上联合的,我在天上也要联合。你在地上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 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分开神所配合的;不能。

她就在那里,一个女人。他们说:“是的,主啊,我们今天在地上享受了很多,是主神你赐给我们的。我们爱你,父啊!” 他们在敬拜。当然,“现在我要躺下睡觉了。” 而亚当则把自己的大胳膊伸了出来,夏娃把自己美丽的小脑袋枕在他的手臂上,就像多年前的你一样,像妈妈对爸爸做的一样。
43

他们一睡着,主就把狮子利奥放倒在这里,老虎奇塔也放倒在这里,把他们都放倒了(神是这样做的),让他的造物休息。这时,天上的差役们就出来了。我看到加百列走过来,看着亚当说:“你知道吗,父啊,他看起来像你。”

有多少次,我和妻子走到小约瑟的床前,甚至昨晚,她说:“比利,你知道他的额头很高;和你的一样。”
我说:“但他的眼睛很大,像你的一样。”
对吗?他应该像我们,他是我们结合的后代。而人应该像神,因为他是按照他的形象造的,当然。“父啊,他看起来就像你。看他的嘴唇和眼睛”。当然,天父看着自己的孩子,那是多么甜蜜的事情。永不生病,永不死亡,永无心痛,永无烦恼:这不是很好吗?妈妈永远不会变老,爸爸也不会变老。永远没有白发,脸上没有皱纹,永远美丽,永远有爱。
44

然后,罪就来了。罪孽毁了这画面。但罪不能阻止神的目的!神是不会被打败的!然而,因为罪进来了,女人从一种次要的,扭曲的方式生出了人。神没有用自己的手从地上的尘土中创造出他,而女人不得不通过性来带出他。

那么发生了什么?地上的尘土,我们用来制造身体的—那钙,那木材,钾盐,是神设在那里的—仍然被使用了。总有一天,材料堆的最后一点儿也会取用完;没错。材料堆就取完了。但神造人仍然是用地上的尘土。而你没有任何理由地来到这个世界上,你没有任何方式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是神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45

那么,如果罪已经玷污了它,神不能被打败,人就通过扭曲的方式来到地上,但神的材料还是被用完了。钾肥、钙质之类的东西,他让我们从这里面吃的…..靠着你的…..耕地,靠着你的额头上的汗水,你供养自己的生活。但人出来了是一模一样的,一模一样。神在他的思想中有自己的目的。

呐发生了什么呢?如果今天早上圣灵把我和你带到这个世界上…… 或者说,你和我,更确切地说,在这个世界上,让我们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就成了我们的样子。我们没有选择,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他使我没有选择就成了我,而我是按着神的形象造的,而且是神允许的通过罪恶行为而生出的,这是我的父亲和母亲的圣洁的婚姻的里的扭曲了的行为。而我来到这世上,靠着神的恩典,在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我都能成了我最好的样子,那如果我做了选择,那么在最后的日子里他又能够怎样的让我升高呢。
46

呐,圣灵从未离开过地球,它还在地上,它在地上孕育着。“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 你们这些所有按着神的形象建造的,他呼唤,咕咕,示爱。如果圣灵用爱召唤,我们就回转来说:“是的,伟大的神,你创造了我,我爱你。你是我的造物主,而我是有罪的,我为之羞愧。” 那么他就把永恒放在了我的里面。

那么,如果他因着我回应他的呼召而赐给我永生,使我不经选择就成了我的样子,那么,在我做出了选择,被圣灵充满之后,他又能多么地让我升高呢?圣灵是神自己的生命。而你失去这生命,就像神失去自己一样,你不能再失去这生命。道来自于希腊文的 “zoe”。“我赐给他们永生。”
47

凡是有开始的事物,都有一个结局。那些没有开始的东西,也不会有结束。你想过没有?神这位天空中的主要彩虹,(我们可以这样说)由神的七灵组成。红色的,代表完全的爱。在那之后是菲利欧的爱,从爱加倍到菲利欧的爱。这是你对妻子的爱。如果有男人侮辱她,你会把他的脑袋打爆,瞧。因为这会产生嫉妒。但那是菲利欧的爱,是低一等的爱。

然后是欲望,对别的男人的妻子的欲望。然后是污秽,瞧?就会变得很扭曲。但这一些的爱都有一个开始。而当我一直所传讲的这种真正的神的爱,通过新的出生进入人的里面使人重生后,它没有开始,也不会结束。那时候你就是神的儿子神的女儿了,你的喜好就在上面的事上了。
48

菲利欧的爱会让你因为你的妻子被玷污而射杀一个男人。爱加倍的爱会让你为他失丧的灵魂祷告。这就是区别。

所以你必须重生。如果那……如果只是友谊之爱,“哦,我是属于这群人的,” 我会说。“但你是属于神的教会的,先生,” 要说那个。我说,“哦,当然,我们有非常好的友谊,非常好的团契。” 但这还不是那个。我知道今天早上我们是跨教派的。但弟兄们,这还不是全部的答案。这是友情和团契的答案,但神呢?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49

爱加倍的爱和菲利欧的爱是不同的。菲利欧的爱是,我们来到一起,一起推理,说,“是的,我们是弟兄,”那很好,彼此握手,肯定的。“嗯,我是跨教派的,” 当然,我们形影不离。我们应该是这样的,我喜欢这样,那很好,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弟兄们这还不是全部。我们要有另一种东西,把我们从地球上的一切中拉出来归向远方的造物主。归向赐予我们永生的那一位,那位能把钙和钾的生命注入其中的。不管它变得有多老,有多少皱纹,有多干枯,有多少的病,它的每一盎司神都知道。在创世之前,他就用他的天平称量过它。而我被安排在这里,只是为了做一个决定。而我已经向基督做了决定,没有……所有地狱的魔鬼都无法阻止我在最后一天复活…..使我成为主的形象。

50

但如果没有那永恒的生命,这个团契的生命就会消逝。它有一个开始,也会有一个结束。但有了永恒的生命,它就像永恒本身一样不会死亡。永恒是什么?一个完美的圆,没有终点。只是旋转着它…… 他用这种方式开始转圈,穿过桌子,穿过地板,穿过地球,它仍然是一个完美的圆。而神从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当他把那灵放在我们里面,在这个他从地上孕育的肉身里。而我们菲利欧的爱到了一个地步,它要被爱加倍的爱所取代,那么我们就在这个从地上孕育出来的钙和钾的里面得到了永生。而创造它的神,又怎样的能做的更多,让它重新升高起来呢。因此,你必须重生。
51

不久前在一次吃早餐的时候,在座的只有两个传道人,我和一个卫理公会的牧师。也不算是早餐,只是一个小小的午餐;我们在一起吃冰淇淋。肯塔基州的4-H俱乐部在广播节目中说, 他们已经研制出了一种小机器,能用棒渣制作出小小的玉米粒,就像你在田里种出来的一样。他们说,“让我们拿一袋在田里种的玉米和另一袋由机器制造的玉米,把它们放在一起,你无法分辨出一个和另一个。各拿一把出来,把它们混在一起,就根本也分不清了。” 瞧。

用它们做出来的玉米饼是一样的,用它们煮的玉米粥是一样的,它能做同样的玉米片。它有同样多的钾肥,钙,其他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甚至连谷粒的芯儿,外面的皮儿,都是一样的,非常完美。即使在实验室里,你把它切开了也看不出区别。你得说你识别它们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它们种下去。称颂主的圣名。
52

不管它看起来多么真实,弟兄们,在那里它必须有上帝的触摸,永恒的生命。而神在田野里种下的那一个,又使他自己复活了。但是人造的那一个,不管怎么…… 所以我们的人造组织,人造的宗教….. …仍然是伊甸园里的无花果树的叶子。除非人被神的灵重生,有永生在他里面,否则永远不会有效果。

传道人朋友们,我占用了你们太多的时间,但我想在离开之前说一句话,把这句话留给你们。作为你们的弟兄,爱你们的人,呐在离开之前只要记住这句话。
不久前,有一个伟大的人,一个大师,年轻的小伙子。哦,他是多么会弹琴啊。他用他的音乐征服了世界。他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有一天晚上,他在英国的某个地方为成千上万的人表演。他们非常惊奇,周围的大人物们,到场的人们,在他演奏完他的音乐会,完成了他的音乐之后,他们大叫着,拍手叫好,疯狂地鼓掌。但他们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并没有理会他们的鼓掌,他一直抬头往上看。
53

他们大喊大叫着,哦,只是尽可能地大声喊着,好让他知道他们欣赏他的音乐,他是个天才。但他一直抬头向上看。他们想知道他在看什么?在顶层的看台上,老师父已经爬了上去。他紧紧盯着那里,想知道老师父会说些什么。他并不在意他们说什么;只关注老师父说的是什么,那位主要的老师父。

福音传道人们,让我们不要在意这些大型的布道会和那些鼓掌的人。你们要紧紧盯着师父,因为只有他是唯一在那日子能叫我们复活的人。
54

让我们来祷告吧。

父神,这些粗鲁的小言论来自一个紧张的人,但我祈求神,不论怎样,都让它进入我的弟兄姐妹们的内心深处,这样他们就能意识到,不管是否应该有这个电视节目,或者这个,那个,或者其他的这些,人觉得怎样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区别。让我们将眼睛专注地盯着师父。
让他们记住重生就是要拥有那种极致的爱,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我们有丰盛的生命,而丰盛的生命,就是神放在人里面的那种流淌出来的东西。
55

今天早上,我们作为传道人,当我们聚集在这里参加这个小聚会的时候,让我们把心思放在师父身上,知道他是唯一能差遣出能孕育的圣灵的那位。当这颗巨大的氢弹击中地球,她将再次回到被漂白的沙漠上,神将重新开始新的一切。它将与那些已做了决定的人一起到来。他们的身体将躺在这里,回到钾盐和钙,石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取了他们的灵的天上的神,可以把他们放回原位。而这只是那画面的负片的影子,在某一天当耶稣来的时候,这幅真片将冲洗出来。到那时,我们就会看到他本来的样子,我们就会知道我们所知道的。在那之前,请保守我们这些忠心的仆人,使我们一直向上看,奉耶稣的名。阿门。

很抱歉我占用了你们这么长时间。现在已经大约是九点半了。我非常感谢你们。我马上就回家,准备好今晚的祷告并且服事病人。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