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618 墙上的字迹

1

谢谢,先生。你们请坐。约瑟弟兄这么爱我。今天对我来说是美好的一天。在这个伟大的城市我遇见了许多很好的人。并且。。。[有人调整麦克风。]谢谢。不,没关系。我今天在一家餐馆吃饭,一位女士走上来说,“伯拉罕弟兄,到了我和你握手的机会了。”她把我介绍给她的丈夫,她说,“我确实很喜欢昨晚那个信息。”我知道从这一点就会出来美味的肉粥,对我的友爱或其他的。

2

那位女士邀请我到她家吃晚饭。我希望她今晚在这里。姐妹,我很感激,非常感激。看到在你心中有爱来邀请我到你的家,那真是太好了。现在我想说,所有的信息都录在磁带上。这里有我的好朋友,以及同事,吉恩·高德先生和利奥·默西尔先生,他们是聚会时负责录音磁带的男孩,他们这里有磁带,他们有个特许的磁带摊位…或者说,书摊,摆着那张主的天使的图片。有时当不举办医治聚会时,我们通常不太会那样宣布,你瞧,但这些书籍和图片等等是给那些想要他们的人的。今晚我很荣幸能再次来到这里,从神宝贵的圣言中,对你们传讲。从昨晚开始,我就在思考要就教会落下有多远说点什么,我想我今晚会试着用我的方式来解释,主的到来有多近了。我在这些信息中的目的是唤醒教会,无论何时他来,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这是主要的事情。无论他何时何地来,让我们做好准备,这是主要的。

3

你们知道有童女出去见主。其中五人虽然是童女,但却是愚拙的童女,没有把油存放在她们的灯里。虽然她们是童女,和其他人一样,然而她们不允许去参加婚宴。这包括了甚至今晚在这里的任何人,…如果是那群灯里没有油的童女,她们将被排除在主的同在之外。比利一直告诉我,很多人都在问他关于祷告卡的事,好为病的人祷告。为什么呢,我认为他们在每个聚会上,都为病人祷告。就如今晚我来晚了,我进来的时候有牧者们将一些病人安置在后面,等着要接受祷告。

4

呐,我以为今晚上我要做的只是来讲道。我之前不知道我也需要为病人祷告。但是,如果人们要求我为病人祷告,那么,我很乐意这样做。瞧,我只是…不知道。我本来以为这是一个聚会,并且我只是作为一个晚上宣讲的讲员。但是,你们可以询问你们的执事会或长老,或其他负责安排的人; 如果你们希望的话,我们会为病人祷告。无论怎样,今晚我想读一段《但以理书》。但在我们读之前,让我们低头,做个祷告。

5

哦,使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为群羊牧者的伟大永恒的神,他使耶稣从死里复活,他今晚依然活着,在我们里面和我们在一起,激励着我们的生命,使我们在这当下和这时代可以行动正直,清醒,成为所有世人所读的书信。我们祈求神,你今晚把他的伟大同在赐给我们,如果我们中间碰巧有罪人,他们会为自己把慷慨地赐予他们的恩典和怜悯丢弃而感到羞愧,使他们今晚能来接受主作为自己的个人救主。

6

主啊,今晚我们祈求你,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震动你的教会,使我们知道自己活在什么时候。因为在昨晚的阅读中,我们发现这个教会时代是像温水一样不冷不热的,并开始进入到世界中。形式主义的藤曼在教会周围生长,扼杀了教会的属灵生命。所以,主啊,今晚送进来镰刀和锄头,除掉所有挤住教会的杂草。神啊,在我们虔诚地等待时,愿教会所应得到的所有伟大的属灵祝福,就是主耶稣赴死而使它能得到的,今晚能成百倍地到来,主啊,当我们敬虔地等待的时候,这祝福就像大雨一样倾倒在人们身上。当我们打开你的道——知道这是生命的道,是神自己,画在书页上的——主啊,我们祈求你将圣灵差派到你仆人的心里,得到一个适合这个时候的道。主啊,在我们一起祈求的时候,求你听你仆人们的祷告,奉主耶稣的名,为了他的荣耀。阿门。

7

但以理书5:25: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我们正在面对一些东西。这里没有任何怀疑的心,有什么确定的事情要发生了。我们基督徒和计时器,世界到今天还没有得到答案。科学今天还没有答案。最可惜的或者说部分可惜的是,教会没有答案,而我们本应该是人们可以来找到这些答案的地方。但是我们已经偏离了。

8

呐在每个时代,在每个时代的交界处,总是有审判之前的警告。如果人们无视警告,除了审判,不会留下别的了。只有两件事:怜悯和审判; 当你弃绝怜悯时,审判就会自动临来。

9

任何人都可以到街上看看,读读报纸,听听收音机。而我们都感觉到有什么地方出错了。既然它是错的,神的圣经永远不会不给我们解答。看到我们国家现在走到的地步,我们知道,除了审判,不会留下别的了。我毫无亏歉地说,“如果上帝让美利坚合众国,我们这可爱的国家,家园,在没有受审判的情况下就过关,那他就有义务复活所多玛和俄摩拉,并为焚烧他们而道歉。没错。因为我们犯了同样的罪。

10

神爱罪人,但恨恶人的罪。所以你看,神每次都要同样做事。他不能在某一时候采取一种行动,同样的危机到来的时候,他在第一次采取的行动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在第二次采用,否则他在第一次的行为就是错误的。我们是凡人,我们是有限的,有头脑的限制。而他是无限的。因此,随着日子的继续,随着世代的兴衰,我们变得更聪明、受教育程度更高。但神从开始就是完全的!他没有变得更聪明,因为他是无限的。因而,当无限的神被呼唤到现场采取行动,他第一次行动的方式,将是每次同样的危机到来时他决定的方式。

11

因此,如果一个人是罪人,而神被罪人呼唤出场拯救他,神怜悯并拯救了那个罪人; 下一个罪人来了,他只能拯救他,否则当他拯救出第一个罪人时,他就做错了。当一个病人来到神这里求怜悯,神治愈了他的身体; 那么当第二个病人来的时候,他必须应允同样的事情,否则当他给第一个人治愈时,他的行为就是错误的。因此,如果罪是被神审判的,而他因罪而作出判决,当这种罪再次出现时,他必须再次审判它,否则他第一次的审判是错误的。因此,当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时候,他们的罪被这样审判,那么,如果美国犯同样的罪,神必须给这个国家同样的审判,否则当他审判所多玛的时候他就做错了。

12

在每个时代的交汇点,我们有过几个交汇点:当时间用尽,人的能力失败。正如我们会注意到的,在大洪水的毁灭中…现在我想为我所要讲给你们的提供一些背景。在洪水前的世界里,在该隐和亚伯之后,塞特被抚养起来,取代亚伯的位置,预表主耶稣,唯一救主的受死、埋葬和复活。人类开始从这两个男孩繁衍出来。如果你注意到,人变得聪明和有智慧。但精明从未来到赛特这一支。所有的这些科学家,聪明,有智慧,受过教育的人是该隐的一支,因为他们吃的从知识树来,当然,还有分别善与恶。但另一支是谦卑的一支。

13

后来,到一个地步,世界充满了伟大的科学家,变得邪恶,但还很虔诚。到了时间的节点,上帝必须要审判罪。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在他的审判断到来之前,他差派先知,天使,超自然的,伟大的迹象和奇事,然后行了毁灭。在以色列的孩子们出来的时候,教会已经冷淡下来了——他们在那里成为埃及的大人物等等。之后就出现了先知,天使,信息,超自然——和对埃及的审判。在主耶稣到来的日子里,教会又冷淡下来,罪出现在教会里。然后出现了一个天使,向撒加利亚显现。一位先知出场了。然后出现超自然的事。然后审判临到以色列,她被四面的风分散到世界。

14

我最亲爱的朋友,我们到了另一个路口了!我们在天主教中度过了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代。马丁·路德来了,冷淡下来了。卫斯理来了,冷淡下来了。接着浸信会来了,冷淡下来了。紧接着五旬节运动,冷淡下来…或者,它从来没有变冷; 它变得不冷不热!但是,就在五旬节教会的这种大大地冷淡或不冷不热之前,必须再次出现超自然及先知和伟大的信息,以及病人得医治和死人得复活。这是神的广告牌; 我们到末了了!教会是不冷不热的,要冷淡下来,走开了。一定是那样的。神说会是这样。但警告是给那些“圣灵对众教会所说的话,有耳的,就应当听。”

15

呐我们今晚的主题从其中一个节点开始。那是在…我们是在巴比伦打开的场景。巴比伦出现在圣经的开头,它出现在圣经的中间,它出现在圣经的结尾。呐普天之下毫无新事,历史总在不断重复着。每一个主义都出自创世记。如果你回去细细查考,你会发现今天地球上的每一个主义,都是从创世纪开始的,因为创世纪的意思就是“开始”,是“种子”。你今天在世界上看到的所有的罪,都是从创世记开始的。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什么是罪。罪是正义被歪曲了。你们有想过吗? 你们嫁给了有妻子的男人,你和妻子住在一起; 她是你的妻子。如果你们是合法婚姻,她就像你娶她之前一样纯净圣洁。但是,与另一个女人的同样行为就是把正义扭曲到不义了,虽然是同样的行为,但你的灵魂将因此被定罪而下地狱。一切不义都是正义的歪曲。疾病是健康的歪曲。死亡是生命的歪曲。所有的事都一样。

16

呐,巴比伦出现在《圣经》的开头、圣经的中间和《圣经》的结尾,我们就有必要对巴比伦进行一些研究。首先,它是由宁录建造的,宁录是含的儿子。那是一座伟大的城市。所有周边的城市都向这座伟大的城市进贡。这就像一个伟大的组织,所有教会都向这位伟大的首领,首脑进贡。巴比伦建立在示拿山谷,是众多山谷之一,是当时已知世界中最富有的地方之一,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从它上面流过,幼发拉底河正好穿过山谷。这些信息可以从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和许多古代作家那里得到。

17

我们注意到,它建造的目的是占主导,当统治者。神从未打算让任何城市或人去统治另一个。我们都是一样的神的造物,都是按他的形象和他的样式造成的。这座伟大的城市已经建成…让我们来看看它。围绕这个城市转一圈有一百二十英里。这个城市的城墙厚度达八十英尺。你可以像骏马奔驰般驾着双轮马车绕着城墙进行一场马车比赛。城里的每条街都有大约两百英尺宽。呐在那个年代,一般城市的街道非常窄小。我去过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有些老城,比如在挪威等等,城市那么小,他们甚至不能在街上开汽车,因为这街道过去是走小马车的。

18

但是在那些巴比伦城市的街道,他们简直像这个礼堂一样宽阔。许多战车可以同时驶进来。如果我们注意到,当战车来到每个城市,每扇门都打开了,他们直接来到坐落在市中心的宫殿。不久前,在罗马的时候,我想起了这件事。条条大路通罗马。每一条街道,看起来,都通向梵蒂冈。他们不用里程牌,而是用拉着圣子的圣母之手指向城市。但整个城市…街道都一直通到宫殿。在宫殿的门口,有很大的台阶下来,幼发拉底河在宫殿前面穿过了城市。

19

在这座伟大的城市,有雄伟的城墙和雄伟的大门,由坚实的黄铜造成,约百英尺高。我要你注意,沿着那些城墙摇曳的花园,城市的中心有宫殿,幼发拉底河从它旁边流过:完全是天堂的样式!那是个什么呢?它是由魔鬼设计的一个扭曲的天堂!被称为天堂第一门,后来被称为大混乱,这意味着“背离”。看,是魔鬼试图把整个世界团结在一个伟大的神职头脑之下。他们总是企图这么做。他们今天正在把它当成是一场精彩表演。

20

在这个城市,他们有最伟大的军队,他们有最好的建筑材料,可以从世界各地带给他们,整个世界都向这个城市进贡。而在这样一个地方,在那墙的背后,他们感觉多么安全。他们有最好的科学家,最好的大脑,最好的战车,最好的马,武装得最好的士兵,吃的更多,穿最好的衣服的人,在这样的墙后面多么的安全!这个国家难道不是在一幅非常美丽的画面中吗:所有的都是最好的,有最好的科学家,武装得最好的军队。因而当他们躲在这些墙的后面,他们认为他们可以按照任何自己喜欢的的方式生活,绝对会没事的,因为他们是安全的。

21

这一直是我们这个国家人民的态度,因为我们拥有最好的、最伟大的、最强大的军队,最好的枪炮和最好的机器,最好的食物和最好的一切,我们觉得自己是安全的!但请记住,天上的神不能被任何形式的墙封闭,无论是天然的墙还是教会的墙。神从天上往下看,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或者没有什么是神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会是这样的。他是无限的神。当人们认为他们是安全的时候,罪就进来了。如果今晚这里恰好有瑞士人,我不是想要伤害你们的感情,但我最近刚从瑞士回来。哦,如果你要谈到特立独行的一群人,他们就是。他们已经有几百年没有战争了。他们没有什么是需要靠打仗来争取的。因此,他们是真的漠不关心的一群。如果你原谅我的这种市井表达:有点虚胖的样子。当星期天早上的时候,你会认为千禧年到了。在所有亵渎的声音响起,钟声响起,报时钟声都响起来,直到你几乎听不到自己在街上大声讲话的声音。是我见过的最抵挡主耶稣的批评家。为什么? 他们觉得“没有什么能困扰我们”。

22

我越过边界到了德国。弟兄,我是说,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他们不得不躲到建筑物下面。他们在街上会被焚烧。他们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他们知道,当像希特勒这样的流氓把他们带进那种境地时,相信神意味着什么,德国许多真正的基督徒不得不为他们得到的每一口食物祷告。迫害使教会变得强大。神总有一天会坚固这个美国教会,把它藏在某处的防空洞里。

23

但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会纠正的):他们没有防空洞能躲避现在的这个炸弹。它会在地上炸一个一百七十五英尺深、一百五十平方英里的洞。如果你进入地下一千英尺,那种冲击会折断你身体的每一根骨头!这地底下没有地方可以躲藏。但是我要向这个教会保证,有一个地方给教会,是一个避难所。它不是在地下用钢做的,而是用羽毛做的。在主的翅膀下,教会将安全地得到她的地方和她的位置。所以,这是唯一的藏身之处。神造成了它,没什么物质的东西是我们可以把手放在上面的。要么是信靠,要么是灭亡!

24

我们伟大的国家,它本就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我们在共产主义的方面是伟大的。你可以收听到所有的节目。不久前,我有幸与尼克松副总统一起共进早餐。他整场谈话——他所有的谈话内容——都是共产主义。我只是个小圣滚轮传道人; 坐在他身边我感觉很好。但我们要担心的并不是共产主义。苹果上知更鸟的啄痕不能伤害它; 是蠕虫在核的中心杀死苹果。伤害美国的不是共产主义。是在我们当中自己的腐朽,我们的不道德行为,正在打破这个国家的脊梁。母性被摧毁了,教会也衰亡了。我们曾经为之站立的所有伟大事物,伟大的原则等等,都腐烂在我们脚下。因此,是我们自己的道德杀死了我们,而不是共产主义,或任何其他国家。罪是每个国家的耻辱!

25

当做母亲的花一百美元买一只小鼻涕狗(原谅我这样的表达)时,把小狗带回到家里,给它一个母亲的爱,让它坐在汽车里,给它做节育手术,母性及这样的伟大原则,就败坏了。任何陷入这种状态的国家都会陷落。我们的女人被允许在街上脱光了衣服走来走去。诸如此类老一套粗俗的电视节目未经审查而在播放,结过四五次婚的女人,这个国家的淫乱。小女孩以她们为榜样!我们的商店橱窗里装满了大卫·克洛科特和独行侠。谁是独行侠?这个城市有九成的孩子可以给你讲更多关于大卫·克洛科特的事,而不是告诉你耶稣基督的事。没错。而你告诉我你害怕共产主义。你应该害怕的是魔鬼!

26

当母亲们带它们回家,让保姆照管它们,自己跑去在酒吧的某个地方喝酒,厚颜无耻地把脚放在栏杆上,唱“上帝保佑美国”。现在的美国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大的债务人。我是美国人,我爱我的国家,但我相信真正的美国精神。不是我们今天所有的这些,所谓的美国精神,它是腐朽败坏在我们脚下的。这就是我们的麻烦所在。这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因为我们觉得很安全!“为什么,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敲打我们”。没错。但有一位神在某一天会借着他的道和耶稣基督,以及我们对待基督的方式来审判我们。那个审判即将临到!这些交汇点,这些迹象,他借着他的仆人的手所行的这些神迹和奇事, -他通过杰克舒勒,比利葛里翰,奥洛罗伯茨,和许多其他人传讲的福音, – 死人复活,瞎子得看见:这一迹象说明我们是在末期了!当然,一个属灵的人会明白这一点!

27

有的时候我想知道。不久前,我站在约瑟夫·博兹的教会的这里举行聚会的时候,当我走进来时,比利告诉我,他说,“爸爸,昨晚,当奥斯本弟兄放映他来自非洲的电影’黑金’时,要求人们为此捐款,在他的事工上帮助他。比利说,”我碰巧站在观众席上,我看到这个衣着简陋、典型的瑞典人的小女人,从口袋里的深处,拨出来大约一百美元,然后把它捐出来帮助奥斯本弟兄。“他说,”我几乎要哭了。那个可怜的小女人,她在哪里会得到足够的钱奉献呢,莫非那是她仅存的微薄生活费?“

28

但要支持福音,让它尽力传遍每一个缝隙和角落,因为末期要到了。他说,“那晚上,是第二天晚上,当我要离开时,她说,’比利,亲爱的,你可以给我一张祷告卡吗?’”他说:“女士,我没有了。看看吉恩和利奥有没有剩下的。”他们一张都没有了。他说:“女士,我们一张祷告卡都没剩下了。他们都已经发完了。”她说,“没关系,亲爱的,我明白”。他说:“妈妈,你明天晚上在这里等我,在前排,我会帮助你得到一张祈祷卡。”她说:“好的,亲爱的。”她小小的身体淹没在人群里。几分钟后,我进来了,当祷告队列开始,伟大的圣灵,降临了,显出了伟大的迹象和神迹,发生了什么?辨别心思和意念,预言了过去发生的,将要发生的。人们因被治愈了而欢欣鼓舞。

29

如果你意识到,我的朋友,那是主到来之前的最后一个信息!就我的主题停在这里一会儿,我想问问你们。耶稣说:“就像挪亚的日子和罗得的日子一样,神的儿子到来也会这样。”这一次不会是水了,会是火。他们会像焚烧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烧掉这世代。瞧,看看给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最后一个信息。总是有三类人:真信徒、被拣选的、童女; 和罪人,不信的人。一个是信徒,一个是不信的人,一个表面的信徒。每个城市都有这三类人,每个教会都有他们:真正的信徒和不信的,及表面信徒。我们只是和他们混在了一起了。注意,在所多玛被焚烧之前,主的天使,有三个,来找亚伯拉罕,也就是信徒,被拣选的,这是真正的新妇,真正的童女,灯里有油的。罗得是那种不冷不热的信徒。两个天使下来,试图把罗得从罪人和不信的人中带出来。

30

注意发生了什么,看这个天使的特征。当他们离开时,他给亚伯拉罕了一个迹象,这是今天的一个非常典型的迹象。他背对帐篷。我们都知道,他们等待一个神应许的婴儿已经25年了。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当时九十岁。撒拉在天使背后,圣经是这么说的。她在帐篷里,帐篷在天使背后,天使说,“我要做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吗,难道我会把他看做是世界的继承人吗?”他说,“到了所定的日期,照着生命的时间,撒拉还需等二十八天。你们将会得到一直等待的儿子。”

31

撒拉,在天使后面的帐篷里暗笑。天使说:“为什么撒拉在帐篷里笑?”那是何等的心灵感应呢?撒拉说:“我没有笑。”他说:“不,你实在笑了。因为她很害怕。记住,这同一位天使就是神!就是亚伯拉罕拜的那位。当这位天使离开时,亚伯拉罕说他和神谈过了。这里的翻译为以罗欣,”全能的耶和华“,取了人的样式!神在地上在一个人的身上彰显,耶稣基督!在犹太人遭毁灭之前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他今晚在他的教会中显现,在外邦人遭毁灭之前仍做同样的事情!他每次的决定必须是一样的。他昨日是什么样,今日还是那样,将来也永远是那样的。你注意到了吗?就在那里了:毁灭的时候就要到了,每一只积满了罪孽的手。神恨恶罪。这个国家已经处在拒绝了神差来的事物的状态下了。

32

注意,曾经有一个人需要休息,他就下到了海边。他从来没有见过大海; 他听说过大海,所以他就上路了。他遇到了一个回来的老水手。水手对他说:“我的好朋友,你要去哪里?” “下到大海那里去,休息下我的头脑。我从来没有见过大海。”他说:“我渴望看到它的大浪,闻到咸水的味道,听到海鸥的声音。”老水手说:“我生在海上。我听海声听了四十年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瞧,他见得太多了,没有什么能再激动到他。呐,你们五旬节教会的,还有你们其余的所有人,这就是今晚你们的问题所在。你见过这么多神的事情,以至于它对你变得太平常太普通了!你就不把它当回事,你太轻忽它了。

33

回到我的故事,这个小女人,我猜她走到看台上,然后坐下。伟大的圣灵下来分辨她心思意念时,它立刻说:“坐在看台上角落里的小女士,穿着小格子裙”。又说,“你是为你的丈夫祷告,你丈夫在某个地方工作,他的名字叫某某。你正为他祷告,因为他的一只耳朵聋了,但是,’主如此说’,他刚刚痊愈了。”她低头看了看手表,看看当时是什么时间。几个小时后,当她回到家时,她的丈夫在门外用最大的声音尖叫着。他能听到了!她说:“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说,“我坐在高凳上,正好是那个时间,我的耳朵打开了。”真是一分钟都不带差的,就是主神说他痊愈了的那个时候。

34

有一位贫穷的,被忽视的,有色人种的妇人,是个黑人,坐在走道上哭泣,因为她没能得到祷告卡,不能到台前来。圣灵移动到她所在的位置,我看到那道光悬在她上面。神对她说,“女士,你的名字叫某某某,”这来自圣灵; 我这辈子从未见过她,甚至都不是我在说话,当然不是。主告诉她,“你患有肝脏硬化症,你患有什么什么疾病。”她差点晕过去了。这真是太完美了; 一直都是,而且将永远都是。如果是神,那就必须是完美的。我四十九岁了; 它永远不会失败。它不可能失败。如果是我的话,第一次就失败了。但神不能失败,因为他是神!他除了失败之外什么都能做。然后神告诉她,“但是,你来的主要目的是因为你有一个妹妹,在阿肯色州的小石城,在医院里,那是个精神病院,她在那里已十年了,完全疯了,会把头撞在墙上”。她看起来像是昏过去了,“但是,’主如此说’,她刚刚恢复正常了”。

35

第二天早上,护士长让她出院回家了,这成了一个完美案例。第二天晚上,她飞到芝加哥,在讲台上作见证。而今晚芝加哥的威士忌还和以前一样多。每个夜总会都开着,女人们仍然穿着短裤,抽烟,教堂像往常一样在罪的海洋中徜徉。为什么?因为他们觉得很安全,因为他们属于教会。因为你们是美国人。博斯沃思兄弟去逝前说,他曾问过一个女人:“你是基督徒吗?”怎么了,她感到被侮辱了。她说,“我想让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点一根蜡烛。”蜡烛和这有什么关系呢?问另一个说,“你是基督徒吗”?他说,“我想让你明白,我是美国人!”这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得到的也就蜡烛那么多。

36

直到你接受了基督,由圣灵所生,成为基督耶稣里新造的生命,否则你不是基督徒。比这再少一点,你就是失丧的。你可能会是五旬节派,向前倒受洗,向后倒受洗,这样,那样。你可能在圣灵中唱过歌,说方言,在圣灵中跳舞,不管你可能做过什么; 但是,如果你没有真正诞生于神的永恒的灵,你就是失丧的!如果你是重生的,那么爱,喜乐,和平,恒久忍耐,良善,顺从,温柔,耐心这些圣灵的果子会宣告这一点。这些果子都是在圣灵中结出来的。

37

安全!哦,巴比伦认为他们是多么的安全; 他们拥有一切,他们有宗教。因此,到了一个时候,他们的女人变得不道德。他们的男人有自己的想法,他们的传道人,到了一个地步,在海滩上唯一的人是他们; 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他们有一个王在那里,一个现代的猫王,一个红得发紫的大男孩,摘豌豆的厄尼,或他们中的一些人 — 像今天在美国被我们称为伟大的男人之一。于是,他抛出了一个大型摇滚派对。他邀请了所有的名流前来。他将开一场现代的摇滚乐。就是这样。

38

瞧,没有什么新鲜的; 只是换了个新名字。那位老查理·巴利科恩,你们的祖母们常称为老稻草人,他的帽子拉下来,喜欢尝尝老威士忌和啤酒。他以前是老查理·巴利科恩,老稻草人。弟兄们,他今天穿上了燕尾服坐落在每个冰镇的啤酒罐上。他进入了上流社会,但他仍然是同一个老魔鬼!没错。他们也许没有称它为摇滚乐,但它是一个摇滚。这个过去时代红得发紫的大男孩,他说,“我要举行一个大派对; 我真的要搞一个。”于是,他邀请了所有的当兵的,他弄到了全国最好的威士忌和啤酒。所有的妇女都为她们的婴儿找了保姆。她们都上来和这些大兵跳舞。他们玩得很尽兴。我想他们有一个现代的电视转播。所有的帘子都垂下来,一个大花园,在寺庙的后面。他们点着了许多大蜡烛,把那里照得很亮。哦,他们拥有多时髦的时光。我想象所有的女人都把脚高高地踢在空中,兴奋地大声喊道:“啊哈!”这些士兵喝醉了。他们狂饮着酒,正如圣经里说的。

39

他们这次也会做同样的事。这和我们今天的美国有什么不同?这些夜总会等会有什么不同吗?他们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被称为基督徒。绝对的。前段时间…我没时间说这个了。我跑进旅馆房间。有主日学的老师们,他们都坐在那里,喝醉了,甚至都不能互相扶起来了。没错。现在,当他们举行这个盛大的派对…你瞧,没有人可以打扰他们,他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科学家。他们被二百五十英尺高和八十英尺宽的城墙保护着; 任何地方都站着卫兵。最好的战车,最多的食物。他们拥有一切,他们为什么要担心呢?

40

当人们这样的时候,当你到了一个地步,你灵魂里没有任何负担。你的讲坛里有个讲员,他可以把他的头发梳得紧紧的,直到把他的嘴都拉开了,像垂死的小牛一样说“阿门”; 然后因为他有博士学位,因此也就认为你有了某种风格。我宁愿我的家人坐在那里,听一个不知道他的ABC,不知道如何区分咖啡豆和豌豆的传道人讲道。他知道主是他的救世主,而不是所有伟大的[磁带不清楚],或他们的燕尾服和翻起的衣领。是的。魔鬼总是会那样。它是这么开始的,而且仍在如此运行。

41

现在我要你们更进一步地注意。当他们举行这个宏大的派对,他们跳舞,玩得尽兴,喝他们最好的奥特尔92,或任何别的他们那时代最好的酒; 这些只是为了炫耀,他们的好时光,跳舞和其他所有的。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这个国家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第一次战争发生了什么?当每个人都跪下,说出他们的祈求,祷告和哭泣,把男孩子们安全地带回来。当他们回来时,你用什么招待他们?啤酒,威士忌。这就是他们首先能娱乐的东西。你应该跪下,感谢上帝。“主啊,请让我们远离战争吧。”多么羞耻啊!在神的眼中是多么可憎!

42

呐请注意,女性本应着装得体行为举止像女士那样,但你看她们现在的样子。男人们本该回到教会服事神,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出去,狂欢,四处游荡,喝酒,抽烟,说各种废话; 对神漠不关心,也不再了解神,比霍滕托人对一个埃及骑士知道的还少。然而,他们声称是基督徒。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会像基督徒一样生活。圣灵的果子会随着你。如果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你会活出基督的生命。你顺着南瓜秧子下去,你会发现南瓜。你去到葡萄藤那里,你会找到葡萄。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 我们来到教会,发现了什么?“我的宗派比你的更好!”“我们绝不在那场聚会和你们合作”。哦,我的天。争吵,挑刺,苦毒,这不是属基督的。当然不是。但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今天!哦,我能看到他们只是想搞大型的活动。过了一阵子,就像我们的一些广播或电视里的喜剧演员,或者电影明星一样,他们想弄些开心的事情,讲个关于秃顶的传道人或别的什么的笑话,像你知道的那样。他们喜欢弄点那些取笑宗教的东西。像猫王这样的人,这些家伙来到这儿,制作一张小专辑,或举行某种宗教仪式,或唱某种宗教歌曲,然后出去说他是属于宗教的。一边是摇滚乐,另一边是宗教。你不能从同一个泉眼得到苦水和甜水!这只不过是魔鬼的谎言!加略人犹大和猫王之间只有一个区别; 加略人犹大因卖基督而得到三十块银子。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猫王)是五旬节派男孩,他出卖了基督,得到了一队凯迪拉克和一百万美元。这就是区别。

43

厄尼·福特,唱着那些赞美诗,一张脸长到可以在搅拌器底部喝牛奶,那种所谓的圣洁,转一圈回来,胳膊搂着身边的女人,以及那些东西。还有这个亚瑟戈弗雷,和他们一起,说他们肮脏的军队笑话。你们这些人会听这样的东西,而你们的孩子以你们为榜样?该去读圣经,以基督为榜样,远离那些东西!这个国家正在灭亡!绝对是的。哦,在那个时间交汇点他们在巴比伦就是那么做的。现在他们该更清楚了,因为那个国家有一个真正的神的先知。他们的国家正在复兴,但不是在上流社会。所以注意发生了什么。他们说,“现在让我们来讲个笑话。”这个年轻的政客站起来说,“呐,我们只想从他们这些圣滚轮身上找一些乐子。你知道,几年前,我们国家曾经有很多圣滚轮,”他说。“我的父亲,尼布甲尼撒王,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我们去拿他们的盛器,弄些好玩儿的出来。”

44

哦,弟兄,有个地方你会越过怜悯和审判的分界线,恐怕我们已经越过了。坦白地说,我知道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已经越过了。他们去,拿了主的神圣器皿。什么是主的器皿?是装载着祝福的东西,这就是神的教会。你们是主的器皿。他们做了什么?取笑他们。取出来倒酒和威士忌,或其他什么东西进去。让我们来戏剧化模拟一下这个场景。我可以看到这个现代人,猫王,或者那些今天可以和他相比的,以及他正在搞的这个现代摇滚舞蹈。他们曾是大兵,有女人后背躺在他们的大腿上什么的。让一些保姆在家里,照顾家。呐,他们称她们为妃子,这是一个合法的妓女。

45

今天,这些就是这个国家充满了的:结婚又离婚,结婚又离婚,结婚又离婚。因为他们有某种…[磁带上的空白点]。他们称之为“美丽的镜框”或别的什么,某种漂亮的脸蛋。弟兄,他们成了国家的偶像!瞧,以前,我们必须派人到巴黎,学习如何教我们的女人脱掉衣服; 现在巴黎派人过来向我们学习!我会讲到这一点的…还是不了,我没有时间了,找个晚上[磁带不清楚]:魔鬼入侵了美国和推翻了政府; 看看我们在哪里了。在他们身上成了世界上最下流的一个。美国的离婚人数比世界其他地方加起来还多!没错。这是怎么了?这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

46

但一直以来直到此,有一个真正的圣灵复兴正在进行!你应该看见它。它就在眼前震动但他们看不到。但不管怎样,神依然是差遣了圣灵。呐,差不多是那大人物举起手中的杯子的时候了,我能听到他说,“嘿,你知道我们中的圣滚轮那些人吗?我们在这里要为他们干一杯”。哦,弟兄,如果那不是个好的电视转播!哦,他们认为那会震动全国的。会的。

但是上帝也有能震动的。所以,就在他准备要喝的时候,你知道的第一件事,他碰巧看到了,从天上下来一只人的手!那里有一面巨大的粉墙和蜡烛…不是在黑暗中,而就在灯光下,一个人的手下来,写道:“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写在墙上。
47

我可以看到这个现代小丑站在那里…他的眼睛突然在他的脸上鼓出来。他的膝盖碰在一起。他浑身发抖。哦,站在那里看着。圣经说他的膝盖碰在一起。在今天的时候将同样会有一个震动。所有人都会颤抖!那是什么?发生了一些他以前从未见过的事。他以为外面有军队。但神从天上往下看。人的手开始写字。我可以看到士兵们,只会和这些女人跳舞。那里的男人; 他们可怜的妻子在家,抱着生病的婴儿在地板上来回走。在那里他们把另一个女人抱在他们的怀里; 就像一个现代化的美国正享受着美好时光,跳舞和欢呼。忽然一下子,出事了!他们开始看着他们的领袖。他们发现…他们往墙那边看,笔迹在墙上!神介入了。

48

所以,我能听到王说,“这一定是宗教的东西。我们来另写一张专辑,” 像我们的一些歌手,和我们今天的一些喜剧演员做的那样。于是,他派人去,请来了主教,大主教,他的所有占卜师和顾问。他派人请到到地方长老和所有神医。他把他们都带进来解读这个笔迹。他们到那里时发生了什么呢?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说方言的事情,未知的方言。他们从未接受过任何有关方言的教导。他们对此一无所知。那么,他们怎么能有解方言的恩赐呢?那是在第一个外邦帝国的十字路口。墙上有一个未知的方言。从来没有人听说过它,但是一个未知的方言写在了墙上!这些传道人说,“我们对超自然的事一无所知!”

49

今天就是这样的。你谈论神的医治和神的能力,九成的人对它一无所知!他们只知道人搞出来的冷淡的古板神学。哦,我们生活在一个多么可怕的日子。人们会灭亡,但他们依旧不会听从的。就在这里。它被写在墙上,但他们无法理解。因此,传道的和其他的,他们整个一群都吓得发抖。但小皇后来了。皇后是谁?她并没有参加他们的摇滚派对。她一定是在某处参加了先知举行的祷告聚会。瞧,她不在那里,因为圣经说她在那时来到了宴宫。她走到王的面前,她说:“哦,王!”呐,它代表了教会:王后,王的新妇。跑进来,说:“哦,王,不要因为这些神医不能读懂超自然的东西就惊慌失措。但在你的王国有一个人,可以读懂这字迹。”今晚我很高兴有一个人,有一个神人懂得超自然。他是主耶稣基督,被忽视的那位,他在我们中间。他懂得超自然的事。

50

他们派人去请到先知但以理,他进来了,他说他会读它,因为他有翻方言的恩赐。于是,他开始解释未知的方言,并告诉王将会发生什么。国王以为他是安全的,但他不知道,一直以来有一个像俄罗斯这样的无神论国家…诺,记住,先知不在马代-波斯; 他在巴比伦。巴比伦正在进行大摇滚乐派对,复兴也在那里同时进行; 先知在那里,信息也在那里!但一直以来,马代-波斯人(就像俄罗斯一样没有神而且无情)已经找到了一条路。他们也有一些科学家。他们绕过了幼发拉底河。

51

今天,当我们以为在我们的摇滚乐和布吉-沃吉舞中,还有我们在街上公开进行了的脱衣舞中,我们拥有了一切。你不必再去剧院看了。他们就在街上举行脱衣舞表演,这就是他们,现代脱衣舞来到街上,打扮得像耶洗别,还自称是基督徒。字迹就在在墙上!天空中出现了人造卫星,我们不能竞争过那个。哦,我们也发射了一个:它离开地球三英尺,然后就飞不动了。今晚我们往上看,会发现一个大的人造卫星正在环绕地球!在俄罗斯,只要再来一杯伏特加,我们就可能在早上之前化为灰烬。

52

比利·葛培理前段时间在他的广播中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美国在15分钟内成为俄罗斯的卫星发射目标,要是他们想这样做的话。”怎么了?我们觉得很安全,不是吗?但我们把神关在了外面。我们引进了摇滚乐和所有现代娱乐的那些东西,把神从画面中拿了出去。字迹在天空中了!圣经说:“天上会有迹象。”我们遇见过飞碟,飞行的碟子,五角大楼甚至想不出它们是什么。天上的神秘迹象。地球上的海浪,海啸,形形色色的地震; 各种事情发生。教会,变得温吞吞的,他们甚至不能坚持完整场聚会。怎么了?这是因为圣经必须应验。字迹在墙上了,美国!而俄罗斯,如果他们想的话…你知道他们从不展示他们最厉害的; 我们也不。

53

但是,我们让它带着我们的罪和现代生活方式到了这个地步。没有教会的祷告,冷淡下来,走开了,我们让它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他们要发射了又如何呢…他们现在的卫星上携带的炸弹有一吨半,或两吨重。我们无法用导弹射中它们,我们对此毫无办法。他们可以制造出一些氢弹,直接运到美国上空,说,“投降,否则会变成灰烬”!这一点他们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内就可以做到。我们该怎么办呢?瞧,唯一明智的做法就是投降!五角大楼会投降,国家会投降。那会发生什么?就在我们的一群醉鬼里,就像另一个珍珠港一样。大批舰船飞机满载着不敬虔的男人,俄罗斯大兵,直接进入我们的家中,抓住妇女,强暴她们,在街上打破她们婴儿的脑袋,占领你的家,把你踢出去。你打算怎么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墙上的字迹,以及主耶稣基督的到来!听着,弟兄,这可能就在明天早上发生。如果如此接近,这里有多少人平时读报纸,并且明白这可能发生在早晨到来之前,我们并不能阻止它,举起你的手。是的。

54

瞧,如果这个情况发生在早上,教会在那之前就回天家了,那么主的到来有多近了?哦,不管怎样,你都会叫我“圣滚轮”。我感觉很虔诚。听着,主随时都会来!我们在十字路口了,迹象,奇事,手写的字迹,人造卫星,路标,所有这一切,加上教会的日渐冷淡。我们到时间的末了了。

55

朋友们,你们会怎么做?别把这个…当作是一个童话故事。这来自“主因此说!”最后,我想说:不要相信科学家。科学家来自错误的一方。他们一开始就这样做了;他们依然还在做。精明又受过教育、训练的人来自错误的一方。内心谦卑的是来自上帝的一面。不是那些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我不说他们不可能是上帝这面的,我不这么说。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另一方,带有社会福音。我们相信一个老式的福音,它拯救罪中之人,让你生活不再一样,让你充满喜乐和幸福,并期盼主的到来。神怜悯你,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愿神怜悯你!醒来吧!你到了时间的末了了。这是手写的字迹…不是在墙上,而是在天空中。上帝说会来的,它在那里了。它随时会发生。

56

注意,现在请安静一会儿。我最近有幸访问了印度,在那里我举行了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聚会。大约有五十万人,人们甚至无法挤进去。因为一个盲人得医治,我见到如此多的人来到基督面前,它远远超出了非洲的三万人。而当我进来的时候,我拿起那份报纸,说地震一定是结束了,因为鸟儿正在返回。我不需要读这篇文章,我现在都还记着,它是这么说的:大约在地震发生的一天前…,在印度,他们不像我们那样用铁丝网围围墙。他们高大的围墙是用岩石做的。他们的许多建筑都是用捡起来的石头磊在一起建成的。

57

小鸟进了岩石中的缝隙,筑它们的巢。大墙和牛场周围…那些牛,在下午回来,站在那堵墙周围,在庇荫处。他们站在那堵墙周围,聚在一起,躲避烈日。但有一天…听我说朋友们,地震发生前一天,所有的小鸟都飞走了,离开了它们的巢穴,出来到田野中间,落在灌木丛中。所有的牛羊从墙周围出来,走到田野中间,站在一起,互相遮荫。是什么告诉他们地震就要来了?是很久以前带领他们进入方舟的同一位神。他们在那里呆了两天,直到地震结束,然后他们又开始回来了。他们没有受过教育,不会读或写!但他们是神的造物,只能依靠他。

58

我不是想用这些来支持我的无知…我并不是说你不应该接受教育。但是教育是福音有史以来最大的障碍。弟兄们,不要依赖你的教育,依靠你的社会,依靠你的国家,依靠你的教会。要依靠神。他曾引领你,将来依旧会带领你。听着朋友们,今天让我告诉你:如果神能警告鸟儿飞离危险,从它们的墙壁里飞出来,能警告羊和牛离开这些墙,因为它们会倒下; 那么他能为按照他的形象所造的男人或女人做的要比这些多多少呢?听着朋友们,让我再次告诉你,来听听这个,确保你不会错过它。你们这里所有的人,你们的每一位,远离巴比伦的现代城墙!这些教会教导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没有真正的用心接受信仰这种事情。离开这些现代城墙。他们要倒下,崩塌!赶紧跑进神的恩典中间,向耶稣基督呼求!有一个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投入此泉,立去全身污迹。

59

你们能站立一会儿吗?神啊,求你怜悯。快跑啊人们,要快,要快,要快,要尽快跑到基督那里。远离这种形式主义的现代城墙。要快点进入神的恩典中间。所有你们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天主教,你们所有人,离开这些现代教会的围墙!你觉得你很安全,因为这是一个伟大的教堂。我并不是反对它,但是,弟兄,除非你在神的恩典中被发现,被他的良善和他的能力遮盖,否则它会对你有什么益处呢?就在聚会结束前我们低头闭目的时候,我感觉被引领要说出这一点。最近。。。。请大家不要动。

60

最近听到的,大约一百年前,有一个名叫丹尼·格林菲尔德的现代美国福音传道人。他梦见他死了。当他做梦的时候,他以为上了天堂。他到了门口。当他在门口时,看门人出来说,“你是谁呀,来靠近这个圣地?”他说:“我是丹尼·格林菲尔德,美国福音传道人。”他说:“先生,如果你的名字在这册子上,我会看到的。”他看了看那本册子。没有这个名字。他出去说:“先生,你的名字不在这本册子上。你必须离开这道门。”他说:“先生,我是一名福音传道人。”看门人说:“你是谁我都帮不了。我只照看这些册子,你的名字不在册子上。”他问说:“那我怎么办?”回答说,“你可以去白色大宝座前上诉你的案件。”他说,“如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我会做的。

61

他说他开始在太空中移动。他走得越来越快,然后当他进入光中的时候,开始放慢了速度。光线是从特定的地方来的。但是,当他到达光的中心时,他停了下来。说:“哦,多好的地方啊!”他听到一个大的声音,说,“丹尼尔·格林菲尔德,为什么你来我的审判台前?”他说,“先生,我在门口被拒绝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把我的案子向你上诉。”说,“好吧,你会根据我的法律来接受审判的。”他说:“丹尼尔·格林菲尔德,你说过谎吗?”

62

他说,“我以为我是一个诚实的人,但我知道确实有些事情我没有说真话。”所以他说:“是的,主啊,我撒过谎。”他说:“你曾经偷过东西吗,丹尼尔·格林菲尔德?”他说,“如果有一些事上我认为我本来是诚实的。”但是我说,“在那光面前,我想起了很多小交易,我拉出了本来在暗处隐藏的东西”。呐你瞧,朋友,现在在地上,所有你现在的感觉,你可能会认为它没事。但是,有一天,在那光同在下,那些你认为是很对的事情却是阴暗的。他说:“是的,主啊,我偷了。”他说:“丹尼尔·格林菲尔德,我的律法要求完全!你完全吗,丹尼尔·格林菲尔德?”他说:“不,主啊,我并不完全。”他说,他在等着听那个大的声音要说,“离开我,你这可憎的人。”

63

他说,后来他听到了,他听到所听过最甜美的声音。没有母亲的声音是那样的。他转向他的右侧看; 他说他看到了他见过的最甜美的脸,没有母亲的脸看起来像那张。他走近他,用他的手臂搂住他,他说,“父亲,丹尼尔·格林菲尔德在地球上的生活并不完全,这是事实。但是丹尼尔·格林菲尔德在地上时做了一件事:他为我站立。所以在他在这里的时候,我也会为他站立。”今晚我想知道,朋友们,如果你那天要靠你的教会为你站立,或者你依靠一些小经验在那天为你站立,谁能够为你站立呢?你认识神吗?他会为你站立吗?你现在为他站立,那么他那时也会为你站立。

64

呐,当你低着头的时候,我祷告你是真诚的。这里所有人都只想说,“亲爱的神,我今晚站在这里,因为我在为你站立。我愿你那天为我站立。我想要成为一个好女人或一个好男人,好男孩子或好女孩子,但主啊我真的想你为我站立。我现在举手,作为一个迹象,我希望当我为你站立时你也为我站立。你能举起手来吗?会堂的所有人,神祝福你们。有五、六百人,也许还不止,希望基督为他们站立。你表明了你的立场,基督会在那一天表明他的。那甜美、善良的声音,当你挣扎时,你压在一个垂死的枕头上,脉搏即将停止,冰冷的东西,你渐渐冷下来,你的手,你的喉咙在挣扎,医生摇摇头走开了。如果你是认真的,就会有人为你站立,支持你。请低下头。等一会儿,我要请约瑟来这里,领着我们祷告。当你低着头时,尽力真诚,用你的全心。在我将会场转交给约瑟伯兹弟兄的时候,请继续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