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617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

1

……我们正生活在这最后的时期,这是一个不冷不热的时期。我也许会错,但我相信这是对的。既然我们已经很快地接近这个时代,接近了我们值得称颂的主的再来,我觉得向这个时代的人们传讲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是非常有益处的。

当我们向他的百姓读这经文的时候,愿神祝福我们所读的他的话语,并把其中的意思揭示给我们,使我们能从这些内容中得到给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候的警告。我们现在来读《启示录》3章20节。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2

在一次大会上用这样一段经文是很不寻常的,但你知道,神是不寻常的神。他以不寻常的方式行事。我们用自己有限的方式来思想他伟大、无限的心思,以致我们一旦确定了一个小小的方向,就觉得自己没问题了。但我们要是能像神一样看待事情,那么事情对我们来说将会变得多么不同!

3

不久前,在肯塔基的路易斯维尔,就在我住的对岸,我那儿有个朋友,我认识他。一天,他上了阁楼,老的阁楼,在那里看能找到些什么,就像一个闲不住的十岁孩子所做的。结果他在一个旧箱子里找到了一枚可能很老、发黄的邮票。

他想,也许他可以把这邮票卖了,赚点钱给自己买个冰激凌。他认识一个集邮的,于是他就跑去这个集邮的人那里了。
4

他对这个集邮的说:“你看看这枚邮票,告诉我你可以给我多少钱。” 那个集邮的拿起邮票,戴上眼镜看了看,他说:“这枚邮票我给你一美元。”哦,这孩子本以为五美分就是好价钱了!于是他很快就把邮票卖了,拿了一美元,跑到街上买冰激凌去了。

不久,我估计差不多三个月后,那个集邮的把那枚邮票卖了两千五百美元。那枚邮票从一个转到另一个,最后涨到了二十五万美元!
你看,值钱的不是那张发黄的小纸,而是什么在那张纸上。那个才是最有意义的。
5

今晚,这小小的一段话也是这样。重要的不是纸,或它的大小,而是什么写在它上面。那是永生神的话。 “天地要废去,但这话却不会废去。”那是神的话。

很多时候我们忽略了那些小事的价值。我觉得今天很大的事情,就是我们都想成为大人物。有时一个传道人他的小团契里只有一小群人,他可能会觉得,“哦,我不可能成为葛培理或奥洛·罗伯茨,所以我算不得什么。”但他却没有意识到,只要他在神的旨意里,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事,他就跟葛培理和奥洛·罗伯茨一样重要。
6

一次我跟我的朋友巴克斯特先生,在不列颠哥伦比亚。他说到去世的英王乔治,曾去参观学校。那天下午,所有的学校都出去,想要在游行中看他。能看到他是一件多大的事情!据说他得了很严重的溃疡,痛苦得脸都无法直视。他后背还有多重的硬化。

你们都知道,我曾有幸为他祷告过,主医治了他。
他坐在车上,他美丽的王后穿着蓝色的裙子……他面对这一切,以及所有这些痛苦,还是笔直地坐在车上。他经过他的臣民时,他向他们点头示意,王后面带微笑。
巴克斯特先生,他们经过他的时候,他转过头来哭了。他说:“想一想,刚过去的是英国的国王啊。”
我想,英国的国外经过,能让一个加拿大人有这种感受,那对基督徒来说,当耶稣经过我们时又会是怎么样呢?哦,那会让我们多么欢呼喜悦啊!
7

老师们都让孩子们出去,每人给他们一个小旗子,一个英国国旗,让他们向国王挥舞,表达他们对他的忠诚和爱国。

但一个学校的小姑娘没有跟别的孩子一起回来。老师非常担心,她跑到街上到处去找这个孩子。后来在电线杆后面找到了这个小姑娘,她站在那儿哭。
8

老师抱起这个小家伙,她哭得简直撕心裂肺。

老师说:“亲爱的,怎么了?你没挥舞旗子吗?”
她说:“我挥旗子了,老师。”
老师说:“那你哭什么啊?你看到国王了吗?”
她说:“是的,老师,我看到了。”
老师说:“那你为什么哭呢?”
她说:“老师,我太小了,国王没看到我。我看到他,向他挥旗子,但我太小了,他看不到我。”
对乔治国王可能是这样的,但对王耶稣却不是。不管你做的事有多小,他知道你做的每件小事。你看,我们所忽略的小事却有很大的意义。
再者,神的话是赦免,是医治,是一切属于你的基督救赎的祝福,只要你能接受这道。
9

吶,我要把这个录在录音带上。我这么说,只要你头脑上对神所作的任何应许,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这些应许就必会应验;只要你能正视,能相信神所说的,但你必须正确地看待这些应许。

你们很多人也许认识约翰·斯普罗,他曾经是个哑巴,后来得了医治,现在成了一个传道人。我想他可能现在不是传道人了。他曾经是传道人。他有时候会讲道。
他说,有一次,他去了法国的拉塞尔洛林,他和他妻子。那是在他妻子去世之前。
10

他说他注意到一尊耶稣的雕像。他手揣在兜里站在那儿,他说:“哦,这个雕塑家为什么造了这么个雕塑?”他说:“这简直是在贬低耶稣。瞧,这看起来只像个人的外形,没有一点表情。”他跟他妻子谈论的时候,向导走了过来。他说:“先生,我猜你是在批评这尊雕塑吧。”

他说:“是的。”
那人说:“你瞧,你没看对,跟我来。”
他去到那十字架的底下,那里有一个可以跪着的栏杆,或者说是祭坛。祭坛上有一个做得很好的垫子。
他说:“斯普罗先生,请跪在这里。现在,你往上看。”哦,斯普罗先生说,他往上一看,他的心都快不跳了,他看到了耶稣痛苦的表情,他为了我们这些罪人所受的苦。
11

向导对他说,他说:“先生,这尊雕塑的雕塑家,他雕刻的目的就是要人跪下来向上看的,而不是站在远处看,必须跪下来往上看。”

神的道也是这样,不是让你站在远处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什么圣灵的信仰和什么感动人心、重生之类的事情。”神的话不是为了那个目的而被印刷的,他印刷的目的是为了让你跪下来,向上仰望他的应许。那时这些应许才会对你变得不同了。
12

当你跪在神的面前,抓住他的话语并说:“伟大、无限、永恒、全能、赐下这道,并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的耶和华神啊!你还是一样的吗?你失去能力了吗?”你只要像那样跪下一次去看,你会发现圣灵必回应你,他跟以前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但你必须跪下来,怀着敬畏,正确地去看。

当我们想到叩门,“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我想不起画耶稣敲门那幅画的画家叫什么了。但我估计这里每个基督徒都熟悉那幅画。
13

但是不管怎么样,一幅画完成后必须先经过批评的殿堂,然后才能去到名人堂。

这是一幅何等完美的教会的写照。在教会能去到被提,并进入名人堂之前,必须先经过批评者的殿堂,“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必须经过批评。没有批评就没有荣耀。
14

这个画家,当他……批评家们来看他的画,想要找出些问题来,有一个批评家过来说:“哦,你的画画得非常好。基督的脸简直是完美。他晚上来,手里拿着提灯叩门,以及他渴望听到里面应门的表情,太逼真了。”但他说:“先生,但你的画上忽略了一件事。”

画家说:“我的好人啊,是什么呢?”
那人说:“你门上没有画把手。里面的人要是应门了,他怎么进去呢?”
哦,画家说:“你看先生,这是一个不同的门。瞧,把手在门里面。”
今晚也是这样,把手在里面,必须是你开门!没有一样事情是他没有做的了。他赐下了他的道,赐下了他的仆人,他行了迹象、神迹奇事,但还必须要你开门让他进来。想一想,他在叩门。
15

很多人敲门,历世历代有很多伟人敲过门。比如说,在罗马皇帝的时候,如果伟大的凯撒来到一个农夫的家里,那会怎么样?那对凯撒来说是何等地谦卑,因为他是皇帝。但如果他来到一个农夫的家里敲门,那会怎么样?那个农夫来到门口往外看,看到凯撒站在这个贫穷、卑微的农夫的门口。哦,他们该觉得有多荣幸啊!他们会赶紧开门,说:“罗马伟大的凯撒啊,请进来我的家里。想想你赐我如此的尊容,罗马的皇帝竟然来到我的舍下!请进,我家里有什么你想要的,只管拿。”肯定的,罗马的皇帝来到一个穷人的家里,这是他何等的荣幸。

16

不久前死去的阿道夫·希特勒,如果是在希特勒先生的时候,在他还作德国的独裁者时,要是他去到一个步兵的家里敲门,那会怎么样呢?那个小士兵起来拉开窗帘,看到德国的大独裁者站在他门外,而他只是个步兵。哦,他会赶紧开门,向他行德国式的敬礼,说:“伟大的希特勒啊,你赐我尊容,给我家和我住的地方如此的尊容。先生你太谦卑了。你是德国的元首。请进!我家里有任何东西,都欢迎你拿,都是你的。”肯定的,因为德国的独裁者和元首来到了一个步兵的家里。

17

好的,这么说,要是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要是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来到格林维尔一个铁杆民主党人的门口,会怎么样呢?你会觉得很荣幸,艾森豪威尔总统来到了你的门口。你也许在政治上不同意他,但他是个伟人。他是一个伟大的美国人。他是我们热爱的这个国家的总统。

我不管你是否反对他,但接待他仍然是你的荣幸。我再跟你说件事。要是艾森豪威尔先生(我爱他),他要真的谦卑自己来到你的门前,电视台都会报道的,报纸也会刊登的,全世界都会知道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来到南卡罗莱纳格林维尔一个穷人的门前,进去拜访他了。肯定的,因为他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18

要是最近刚访问过美国的英女王,要是她来到格林维尔,找到英国最卑微的家庭,并敲门那会怎么样?这要是发生在你家,你去到门口,看到是英女王,那是你多大的荣幸能款待英女王。一定是的。

你可能会说,“女王啊,请进我家来,这里有任何东西你想拿的,只管拿好了。”你要是有个你妈妈或朋友给你的小饰物,是你很珍视的,但只要女王说想要,你都会给她的,因为能给她都是你的荣幸,因为她是一个重要的人。
19

你瞧,虽然你不是他的臣民,但她是地上最大的女王,这是从国家的层面说的,英国,她是英女王,是今天我们地上最伟大的女王。

她要是要什么东西,你能给她,那会是你的荣幸,因为她是今天地上最重要的女人。这样一个重要的人物来到了你的门前。
哦,但还有谁能比耶稣更重要的!还有谁能比耶稣更被人拒绝的!总统也许想严厉地责备你,或做些伤害你的事情。女王拜访你的时候,也许想从你家里拿走一些东西。德国的元首也许想处死那个士兵。
20

但耶稣却想给你人所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而且只有他才能给你:永生,你身体的医治,用喜乐代替你的忧伤,拿去忧郁,给你得胜的呼喊,挪去你的罪,给你生命,抹去你的死亡,给你永生。然而,他却比地上的任何君主、君王更被拒之门外。

你看,他站在门外叩门,他说:“若有人开门,我就进去。”他想要跟你交谈,他想要为你做些事。
他只想从你身上拿走一样东西,就是你的罪或你的疾病。你也肯定不想再背负这些。
21

他在敲你的心门。但因为魔鬼歪曲了义,阻挡人们远离基督……哦,你说:“伯兰罕弟兄,等一等。在这点上,我跟你稍微有些不同。二十五年前,或一年前,我就让耶稣进到我心里了。”我感谢这个,任何一个传道人都会感谢你让耶稣进来。但今晚我要问这个教会一个问题,我要你们明确的知道。当你让他进来的时候,你是在什么条件下让他进来的?你让他进来只是要让他救你脱离地狱吗?还是让他进来做你的主呢?这里区别很大。

22

我要是到你家敲门,你说:“伯兰罕弟兄,请进。”我进去你家,你说:“伯兰罕弟兄,欢迎你来我家。”哦,那我就感觉像到了家一样。我走过去,要是饿了,我就去冰箱给自己做个三明治。要是我有点累了,我就脱掉鞋,躺在床上吃三明治。我真是感觉到家了一样。我会相信你说的。

但我要是到了你家,或你到了我家,你敲门,我让你进来,但我说:“好的,先生,你可以进来,但你不能越过门口这里,你就在这儿站着。”今天很多基督徒让耶稣进来也是这样。他们不想下地狱,但又怕让他作他们的主。主是指统治的权柄,统管一切,统治你,管理你,掌管你的一切。这是他想要进来的方式。
你们太多五旬节派的人就是这样让他进来的。等会儿我们再往下挖一挖。
23

我们发现,当耶稣进来,你告诉他, “是的,主啊,不要让我下地狱。但我……” 当他进入你心里,你知道在那门里面还有很多小门吗?你整个心的墙壁上满了小房间。

第一个小门,你进到心里,我们说,当你进到心里,我们就说是在右边吧。有一个小门,叫做“私生活”。
你让耶稣进来,“但你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这就是很多基督徒让耶稣进来的方式。
24

不久前,我有幸跟你们这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布道家葛培理握过手,他是个非常好的属神的人。我听到……我跟末底改·F·汉姆博士一起参加了他的早餐会。你们都知道我自己就是一个浸信会的。葛培理是汉姆博士带领信主耶稣的。我和汉姆博士坐在一起吃饭。葛培理起来讲话,他拿起圣经说: “这是一个样板。保罗在他的时候出去,使一个人信主,他一年后回来,那个人又带领了三十个人信主。”他说:“我去到一个城市……”我不知道数字是多少,因为我记不清他说是多少了。

25

但比如说,“我让两万人信主了,一年后回来,我却连二十个都找不到了。”他说:“原因是你们这些传道人在办公室里,脚搭在桌子上,只是给人写信,却不出去,跟他们握手、谈心,邀请他们去你们的教会。”我想,这说的很好,我很欣赏。

但我……我绝不是不同意这位基督勇敢的战士,但我想说,你看,并不是传道人要抓住那个人的手,问题是今天人们,我们这个国家所拥有的伟大复兴,变成了只是情绪激动,来到祭坛前,说:“我接受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然后回家,却没有继续深入到神里面,以致能真实地重生。问题是出在这儿。那只是对基督知识的理解。那根本没用。必须是像保罗所教导的,一个老式的经历,圣灵的洗,成为一个在基督耶稣里的新造之物。
26

即使全国的受造之物都抵挡他信主,他也还是能继续持守,带领人信主,因为他去到了一个地方。这世上实在不应该有任何一个人被放在讲台后面,除非他先拥有了一个原始的经历,或者说一个他在旷野深处遇见了神的经历。一个在旷野深处,像摩西一样面对面见到了基督的人,从那一刻起他就再也不一样了。

哦,今天神学家们可以兴起,他们可以拿着圣经解释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无神论者可以兴起,拿起圣经,向你证明没有神。卫理公会的可以证明他们是对的。浸信会的能证明卫理公会是错的,而他们是对的。五旬节派能证明别人都是错的,而只有他们是对的。但同样也有很多可以证明五旬节派也是一样。
27

但我告诉你,弟兄,一个人若是曾站在那神圣的沙地上,不管他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还是别的什么,他若是面对面遇到了神,这世上就没有一个神学家可以从他身上把那个夺走。他去到了一个地方!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拥有了一个永生神燃烧的同在的经历。

所有这些涂抹、乱解、背离圣经的人,永远不能把这个从他心里夺走,因为他在基督里成了新造之物,拥有全能神的大能,在基督里成了活的。
魔鬼,你魂的仇敌,无法走在你遇见基督的圣地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可能没有足够的教育去解释,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是真实的。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东西。
28

不是解释,而是接受。我可以解释九种恩赐,但我自己却没有。我可能无法解释很多东西,但这并没有任何关系。接受基督是接受主耶稣这个人。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你在那儿。

小的试炼一出现,那些只是走上去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却从来没有重生的基督徒,第一个小的试炼一出现,很快他就漂走了。
怎么回事?基督一进入人心,他首先就直接去到你的那个私生活里。我不是要伤害你,但我想问你一些事。我在想,很多五旬节派的人,我想这也是个五旬节派的大会……我在想,许多五旬节派的人不也是说:“你可别碰我的生活”吗?我们来看看是不是这样的。
29

本来五旬节派的女人剪头发是不对的,“你可别碰……”看到吗?瞧,圣经说那么做是错的。圣经要是说那是错的,而你妈妈也不那么做,你要是那么做就仍然是错的。神要让你为此负责。是的。

本来卫理公会、浸信会,尤其是五旬节派的女人,穿她们现在穿的那种衣服是错的。那么,如果在你母亲那一代人这么做是错的话,今天同样是错的。你不可能把这个弄成别的。神是无限的。
30

我看到街上,朋友们,你说:“伯兰罕弟兄,关于我留长头发……”

圣经说女人若剪头发,她丈夫就有权休她。你说:“你在哪里找到这么说的?”在哥林多书里。她要是剪头发,就是羞辱了自己的头,他丈夫就是她的头。没错。你不该跟一个蒙羞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是的。
这以后你可能不爱我了,但你却会像我一样知道什么是真理了。看到吗?因为我有责任!我相信基督就快来了,我们必须传讲这道!哪里出错了!
我的一个卫理公会的老朋友唱过一首歌:
我们降低了围栏,
我们降低了围栏,
我们与罪妥协。
我们降低了围栏,
绵羊出去了,
但山羊是怎么进来的?
就是因为你降低了围栏。绝对没错。这是真理。
31

看到五旬节派的女人,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还有你们所有这些穿着那些短小衣服,你们称之为短裤……你说:“你别管……”现在我进入了你的私生活,我在讲这些门。

“你干嘛不讲点别的东西呢!”是的,但这个也得讲。瞧,这个被忽视得太久了。
我这么说绝不是贬低我的弟兄们。但一直以来……我们不需要很多这些花哨、卷发、喋喋不休、好莱坞式的布道家。我们需要一些老式、神差派的、圣灵、原始、杀死罪,妈妈在街边敲着铃鼓,你父辈们所拥有的信仰!但我们所有的却是一帮孵化器孵出来的小鸡,在这里叽叽喳喳。他们想的就是大笔的捐献,做些什么大事。我们不需要大的教会,大的会众。我们需要的是圣灵的洗回到教会,并永生神真正的能力!你知道这是真理。
32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穿短裤。我只穿休闲裤。”那更糟!是的。圣经说,任何一个女人若是穿男人的衣服,就是可憎的。

你们男孩剪着像亚瑟·高福雷的发型……哦,那人叫什么来着?是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瞧,你看起来像个女人,而女人却把头发都剪了,像个男人。神造男人一个样子,女人是另一个样子。
33

你说:“那两个我都不穿。”你们有些女人穿着那种衣服走在街上,你看上去就像把自己塞进去的一样,衣服紧得皮肤都像在外面;而且还是传道人的妻子,执事的妻子。是的。简直是羞耻。

你怎么还能有复兴呢?你永远不可能有。神绝不会把教会建在这种东西上的。
我们可以建立宗派,或是跨宗派的,随你怎么想,但除非外面回到神的话上,否则我们只是在打空气。悔改!回到神那里!
34

姐妹,我告诉你,对你丈夫或男朋友,你也许纯洁得像百合花,但在审判的日子,你却要被算作犯了奸淫的。当你穿得那样,她们穿着那些性感的衣服,去到街上,你知不知道,一个罪人看着你,虽然你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那个罪人若贪恋你,就是在他心里跟你犯了奸淫。这是耶稣说的。当那个罪人为奸淫交代的时候,是谁把自己呈现给他的?罪在你身上。是的。

他要是犯了奸淫,那他是跟谁犯的奸淫?什么导致他那么做的?是因为你穿成那样导致的。“你别管我的私生活。”那正是你对主说的。这是神的道。你说:“伯兰罕弟兄,他们根本就不卖别的衣服了。”他们还卖缝纫机。所以没有借口。是的。你知道这是对的。
35

你说:“你别挑我们女人毛病了。”好的,男人,轮到你了。任何让他妻子抽烟,那么做的男人,也表明你是用什么造的。你里面也没有多少男人。绝对没错。衡量一个男人不是看他肌肉有多少,块头有多大;衡量男人是看他的品性。是的。一个男人若是品性上没有多少男人,使他能管理自己的家,他又怎么能管理神的家呢?是的。

我们需要从讲台到看门的来一次大清扫。是的。难怪这个老底嘉教会是不冷不热的,“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老底嘉,我们仍然能叫喊,我们可以搞出一些噪音来,但光有噪音却没有生命相配又有什么用呢?哪里出错了,否则的话我们现在就会有复兴席卷全世界了。哪里出问题了。撒但一个方法不行,他就会用另一个方法。
“我站在门外叩门。”看到吗?你说:“别碰我的私生活。”你们有的女人打牌,在这些……你们有的男人喝点社交的小酒,这简直是耻辱。
36

好的。这个私生活之后又有一个小门。我们先离开这个门一会儿。我希望圣灵告诉你那里都有什么。这个旁边还有一个小门,被称为骄傲。哦,天哪!骄傲,哦,这是一个很不好的门。

许多人很自高,你有什么可自高的?你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37

不久前我站在一个竞技场……应该说是在一个博物馆。我看到一个一百五十磅的人的分析报告,是男性,女性还不值那么多。一个一百五十磅的男人,你知道他的化学成分值多少钱吗?八毛四分钱,如果他是个健康正常的人的话。

这有多奇怪,你却给这个八毛四分钱戴上二十美元的帽子,穿上一百美元的西装。你们有的女人给她穿上一百五十或两百美元的貂皮大衣,涂上口红,撅着个嘴,要是下雨都能把你给淹死。你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你连八毛四分钱都不值!是的。绝对没错。
我南方的老妈妈……我们是在一间小木屋里长大的,没有地板,虽然有窗户,但不像你们这儿的窗户,其实就是一扇往外推开的门。就在肯塔基的山区这里。
38

每个礼拜六晚上,五个小伯兰罕就会过去在一个澡盆里洗澡,那种大杉木盆。我们没什么吃的,所以妈妈就……做玉米饼子等等,是她从店里弄些肉皮,在锅里化开,然后把油加进去。我们的生活不好。

每个礼拜六晚上,妈妈就让我们喝一大勺蓖麻油,然后我们礼拜天就去上学,我不能……哦,是礼拜一。我们每次一闻到那东西就要吐。我以前就像这样捏着鼻子,我是第一个,因为是老大。
我说:“妈妈,这东西太让我恶心了。我实在受不了。”
她说:“要不让你恶心,那东西就没用。”
39

传讲福音也是这样,要是不搅动你属灵的胃口就没用。今天我们需要被灌进一大勺福音。绝对是的。可能会让你恶心、生一会儿气,但也许你就会祷告透彻了。看到吗?哦,今天多么需要这个。

女人……你们女人跟男人走在街上,只值八毛四分钱。以前你们教会的人往嘴上涂指甲油是错的……哦,不是……那东西叫什么来着?油彩……我忘了叫什么了。哦,口红。以前你们要是那么做会被认为是错的。但你们还是在做,“哦,我就少涂点。”
40

姐妹我告诉你,圣经上只有一个女人涂脂抹粉,她叫耶洗别,结果神把她喂狗了。你要是看到一个女人涂脂抹粉,你知道她在神眼里就是狗粮。所以他……神会这么对她的,把她喂狗。

那是什么?是地狱上来的猎狗。去到街上【伯兰罕弟兄模仿吹口哨】,就像狼叫一样。不是狼,是地狱里的猎狗。你把自己搞成那样,来吸引那人。
对你的男朋友或丈夫忠诚,他会更加喜欢你的,如果你能把脸上那些人造的东西洗掉的话。是的。
41

这是什么?一扇骄傲的小门。那两个年轻人站在那儿看着这八毛四分钱。一个看着另一个说:“约翰,我们不值几个钱,不是吗?”

“比尔,我们是不值几个钱。”
我说:“但年轻人,你的身体确实不值几个钱,没错;但你里面的魂却价值一万个世界。”
你去餐馆,要是你碗里的汤有个蜘蛛会怎么样?那你会告那家餐馆的。你肯定会照顾那八毛四分钱,不让任何不好的东西进去。
42

但你却任由魔鬼把各种污秽、不属神的东西灌进你的魂里,而且还觉得很满足。是的,没错。“哦,不许你干涉我的私生活,也不许你碰我的骄傲。你知道,我有些骄傲,因为我是南方人。”我也是。但弟兄,我们成了基督徒以后,就丢弃了那种东西。是的。我们必须像基督一样。

43

我们快点看看另一个门。在心里还有一个小门,被称为眼睛。哦,你实在瞒不过这扇小门:眼睛。神竭尽所能,用各样迹象、神迹、复兴,借着葛培理、奥洛·罗伯茨、杰克·舒勒那样的人,穿越全国,去唤醒教会,然而教会却还是径直去到罪中。今天世界上的罪比五十年前更多。怎么回事?是那扇你眼睛的小门。要是神能打开那扇门!

你看电视,看到奥洛·罗伯茨为病人祷告,神迹发生。你进去教会,这对你都变得很平常了,你根本都不留意了。你去到教会,圣灵……虽然我们有这一切的罪,神仍然祝福我们。当他这么做时,人们欢喜,“好啊,聚会不错,嗯嗯。”然后就走了。看到吗?你接着就忘了。
44

你的眼睛本来应该睁开,意识到神在这儿,神在这里,这是神的家。哦,你说:“传道人,你说到主再来,我奶奶那辈就说到了。”是的,耶稣也说到了,但终有一天这会应验的。是的。会到的。每个迹象……

“哦,我见过那些事情,那些事我听了很多年了。”但总有一次是你最后一次听见。
你知道,我跟你说了,我是在肯塔基长大的。以前妈妈把我们放在阁楼上,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那种房顶的旧木瓦。原木之间用泥封上,但泥裂了就有缝隙。我们底下必须铺上羽毛垫子和草垫子。她再在我们上面拉上一大块帆布挡风,因为风吹进来会让我们着凉。
45

我们都在一张床上,两个在床尾,两个在床头,两个在中间横躺着。就这么多了。夜里我们要是着凉了,早上我们醒来,有时我们的眼睛被封住了,妈妈就说有东西在眼里。你知道,冷风进到你眼里,把你的眼睛冻在一起了。

你们见过小孩子这样吗?是的。我们的眼睛粘在了一起。早上我叫……妈妈叫我说:“比利,你们都下来。”
我说:“我都看不见了,怎么下床啊。我的眼睛粘在一起了。”
她说:“哦,你眼睛里有东西了。”
46

吶,我爷爷是猎浣熊的。他出去抓到浣熊后,就把油脂炼出来,放进杯子里。妈妈留着这些油脂,什么地方都能用。于是她把盛油脂的杯子放在炉子上,她过去把浣熊油抹在我们眼睛上。信不信由你,结果眼睛就开了。我们能看见,知道怎么下来了。

我告诉你,弟兄,有一阵冰冷的大风吹进了五旬节教会。他们很多人的眼睛都被封上了。一个属灵的大干旱经过,但这需要比浣熊油更大的东西才能打开教会的眼睛。是的,必须的。
47

在前一节经文,耶稣说:“因为你说你是富足,什么也不缺,却不知道你是可怜、贫穷、瞎眼、赤身、困苦,而且还不知道。”你能……

你要是还回到街边某个小团契,有神与我们同在,那比你拥有这么多大的教会要好多了。你不这么认为吗?绝对是的。
哦,我们拥有大的教会,我们的传道人拥有这个那个的博士学位;就像麦克弗森太太几个礼拜前说的。我跟她和罗斯吃饭,她说到一个来到那里有后雨教导的人,开始把他们所有的人都带走了。我说:“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他说:“哦,是后雨。”
48

我说:“后雨?”我说:“麦克弗森太太也是后雨。”她是。对于神召会她是后雨。

路德对天主教来说是后雨。浸信会对路德来说是后雨。卫理公会对他们来说都是后雨。五旬节派对拿撒勒派来说是后雨。后雨,后雨。是什么?当教会组织了起来,安于现状,成了一群雕塑后,圣灵就离开,并开始了一场后雨。
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他们得到的只是一头’大白象’,一百万美元的钢铁而已。”
49

我说:“你要是得到了以前麦克弗森太太曾经有过的老式复兴,那他们每个人都会回来这里,因为他们能得着喂养。”一个饥饿的孩子会从垃圾桶里找吃的。

今天是怎么回事?我们需要一些老式、神赐下的、圣灵的传讲,从讲台到后面带领人们悔改!是的。我们太形式化,安于现状了。
你说:“我是富足。”非拉……不是非拉铁非。这不正是老底嘉时代吗?“我是富足,什么都不缺。哦,我们有好的传道人。我们有,我们有大的教会。我们跟其他人一样大。我们的组织是……”是的,先生。是的。绝对是的。却不知道你是可怜、贫穷、困苦、瞎眼,而且还不知道。还不知道!
50

这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处在这种状况,还不知道。他说:“我劝你向我买眼药,抹你的眼睛,使你眼睛能睁开。”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神的眼药,神值得称颂的圣灵唤醒我们到一个地步。我们到什么地步了,我们到哪儿了?
你知道我是个宣道士。在海外等等的地方,看到几百万的异教徒接受了福音,教会却像休眠一样呆在那里,我们以为自己得到了一切,“我们什么都不缺。”你却不知道你最需要的已经离开了你。
51

哦,你还能奏乐、敲鼓、加入教会、争辩你的洗礼等等,“我们会众最多。”所有这些,你能做所有这些,但却是错的。

这个世界要的是看到一些老式、神赐下的,对圣灵的爱,回到我们当中。是的。不管有多少神迹,多少迹象,多少奇事……保罗说:“即使我能说人和天使的方言,拥有说预言的恩赐,能移山的知识,我仍然什么也不是。”你离弃了真实的东西,我们许多年前所拥有的真实的东西,朋友们。
52

发生了什么事?基督来了,是的,但人却不让他做主。你却让好莱坞,让电视,让所有这些东西……你晚上呆在家里看“谁爱苏西,路西”,就是那个礼拜三晚上电视剧里的那个女人。你呆在家里不去祷告会。这表明你失去了一些东西。

你家里放着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的摇滚乐唱片,你的孩子在放,还纳闷为什么我们会有青少年犯罪。是的。
你们女人大早上十点钟去听像亚瑟·高福雷这样的人讲那些肮脏下流的笑话,没有了以前一大早上在你家中的那种老式的祷告会。这就是你的门。这是教会的问题。
53

我在人们当中十年了,到处努力,站在他们当中,想要带来复兴。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说:“我属于神召会,我属于神的教会,我属于四方派。”那在神看来连这个都不如。【伯兰罕弟兄打了个响指】

你们做了什么?组织起来,割断了弟兄之间的情谊等等。神站在……他爱所有属他的教会,他想要我们都连结在一起。当我们来到一起,同心合意,合一,拥有他儿子复活的大能……我们需要爱。
54

我不管你的传道人知道多少,他要是争论说另一个人跟这毫无关系,就因为我不像他那样给人施浸,或他不属于我们的组织,那这个人就该再去各各他浸泡一下。绝对没错。除非我们能彼此相爱。神站在门外叩门。“我叩门,但没有人能应门。”

这是什么?神在我们面前摇动了每样恩赐,行了各样的神迹奇事,我们还是不让耶稣再进一步。你怕接受他的道,怕信任他。你要是知道他何等恩待你,你要是能醒悟过来就好了。
55

不久前……稍微讲一下,这个世界盼望看到一些彰显,不只是叫喊(这没问题,我也相信这个),不只是说方言(这个没问题,我也相信,只要在正确的位置,我相信整本圣经),不只是一些神迹的医治(我相信每一个),但这个世界盼望看到一些真实的基督教,一些你活出来的真实的生命。在街上,无论你在哪儿,被神封上印记,拥有神的荣耀,不是跑到街上大喊“哈利路亚,哈利路亚。”那个不是,而是一个甜蜜、谦卑的基督徒,行在人前,活出生命,行的像基督徒,本质像基督徒,举止像基督徒。这才是世界想要看到的。

56

人们去到街上说:“若真有一个基督徒,一个圣徒的话,她或他就是了。”但你看我们得到了什么?朋友,你知道这是真的。

当教会能回去,活出我们所承认的,那时……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但地若失去……盐若失去了味道,它就没了用处,只能放在人的脚下做马路了。
我问你一件事,听着。盐借着接触可以带来味道。你拿来一桶肉,一桶盐,除非盐跟肉混在一起,否则肉就坏了。
57

当你,你若是世上的盐,你必须活出一种的生命,成为一封荐信,直到众人认出你是谁……承认……

你知道他们说:“你生命发出的声音更大,以致我听不到你的见证了。”是的。
不久前……在我结束这个门之前,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事。我想到这位如此重要的耶稣站在门口,想要进去创建一种弟兄之爱。
你要是能让今晚的会众,就是坐在这个建筑里的几百人,让他们同心合意,抛开他们所有的传统,所有宗派的障碍等等,让男人女人纠正过来,让传道人纠正过来,让所有人真实地来到一起,成为一大团神的爱,我就可以给你看到一个格林维尔闻所未闻的大会了。是的。
58

你们卫理公会可以跟浸信会握手,你们神的教会可以跟四方派,神召会握手,说:“不管他们做什么,我们是弟兄。我们是弟兄,我们敬拜同一位神。”

我的弟弟们跟我一点都不像,我也不像他们,但我们是弟兄。我们必须认出彼此是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
我以前曾在北边的森林里打猎。几周前我刚去过那里。我遇到我一个曾经一起打猎的朋友。我不是去杀动物。我爱一个人远离世界,在林子里跟神独处;去到闻不到汽油味、烟味,神可以吹气的高山上。就像彼得说的:“在这里真好。我们造三个帐幕吧。”我喜爱独自一人。
59

有个跟我一起打猎的人,他是个出色的猎人,非常认路,是个好人,神枪手。但他却是我见过的最狠心的人。他残忍只是为了要显得他聪明。这也是美国人的倾向。

你要是传道人的话,他们就想往你脸上喷烟,因为他们知道你不相信那种东西。生活在你周围的人,你要是传讲反对女人穿那种污秽的衣服,她们却偏要来到你面前,要让你看到她们就要这么做。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魔鬼附的。
60

只有一个是让人把衣服脱了的,那就是魔鬼。你看看圣经,绝对是的。那是什么?异教徒的特征。

我见过几万个黑人,我见到……我想问你一些事。在南非德班,我一次见过三万个土著的异教徒归向了基督。女人当着人的面生孩子,当时的人就像我们今天在这里的人一样,而且不用别人帮助就生孩子了。然后把孩子抱起来,打一下屁股,就抱在胸前开始喂奶,接着听我讲道。原始的不能再原始了。
61

注意,那些女人没穿衣服,赤身裸体,她们一……我看到他们一次就有三万人接受了基督,只因为主行的一个伟大的神迹,说出要发生什么事,结果发生了,接着他们就把偶像都摔在了地上。那时他们看到这只能是神做的,不可能是人做的。

当他们……我要问你,文明还能继续吗?这是现代文明吗?我们已经倒退了五十年了。
那些什么都没有穿、赤身的女人,前面只有一小条布,我要她们举手接受圣灵,那次有二十万人站在那里,她们一接受基督,圣灵一降临在那些女人身上,她们就双手捂着胸前从男人面前走过去了。你不用告诉她们穿上衣服。看到她们第二天来到街上,已经穿上了衣服。基督给人穿上衣服,而不是脱去衣服。
62

我们以为自己是文明,我们却成了……这是受了教育的异教。是的。哪里出了问题。

那些女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赤身的,连左右手都分不清;但神的灵一临到她们,她们就像这样遮盖自己,走开了。什么导致的?
你说你得到了同一个圣灵,却让你脱掉衣服?!神不会做那种事的。哪里出了问题。
63

这是一个狠心的人,只是要表现自己聪明。他射杀幼鹿,也就是小鹿,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狠心。我责备他这么做。他说:“哦,比利,你这个胆小的传道人。你是个好猎人,但就是太胆小了。”

我说:“伯特,猎人跟杀手有很大的区别。”我说:“别那么做。”吶,要是法律允许射杀幼鹿的话,没问题。鹿的大小不是问题,但射杀一批只是为了狠心,那就不同了。同样杀死鸟、鸡或任何东西,只是为了狠心、残忍那就不对了。
我说:“伯特,你是个好人,但却是我见过最狠心的人。”
64

有一年,我上去那里,他给自己做了个小哨子。那个哨子吹起来就像一个幼鹿呼叫妈妈的声音。我想,“伯特,你不会用这个哨子吧?肯定不会。”

他说:“算了吧,比利。”
那天早上,地上有大概六英寸的雪,到了猎季的后期了。很难打到那些白尾鹿,因为它们已经被打了很多了,它们害怕就都躲起来了。
65

我们打猎打到大概中午,连一个脚印都没看到。鹿都害怕。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中午,他在我前面,在一片跟这里差不多大的空旷地带,他坐了下来。他手伸进衬衫口袋里。我们通常带些三明治,一些热巧克力之类的。我们喝点东西,吃点三明治,然后分开,到下午再回营地。

我们什么脚印都没看到,那天早上打猎很难。他坐下来,他伸手要拿什么东西。他把枪放下。他想找什么东西。我以为他在找午饭,结果他掏出了那个小哨子。我说:“伯特,你不会干这种事吧!”
他说:“哦,算了吧传道人。”
66

他把哨子放在嘴里吹了起来,听起来就像一只幼鹿叫妈妈的声音。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就在二十码远的对面,一头美丽的大母鹿站了起来。我都能看到她棕色的大眼睛,还有脸上的血管,那双大耳朵竖了起来。她太漂亮了。

她站了起来。在一天的那个时候,一头鹿这么做是很不寻常的。伯特回头用他那双蜥蜴般的眼睛看着我,笑了笑,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拿过枪。我对他摇头,但他只是笑了笑,再次望过去。他又吹响了哨子。
67

鹿妈妈走到了空旷地带。这里要是有猎人的话,你知道对一头鹿来说那是绝对不寻常的,尤其是在猎季它们被打了之后,那时还是在中午。它们都躲在树丛底下,站在灌木丛中。它们不会出到空旷地带的。

但为什么她出来呢?她是母亲。她不是把教会当游戏。她不是争论自己的宗派。她是母亲的心肠。她里面拥有一些东西。她听到了幼崽的声音,孩子有麻烦了。她是一位母亲,她必须去到孩子那儿。她不顾自己的惧怕。她不像很多所谓的基督徒,只是假装的。她是真实的。她里面有些东西。她生来就是个母亲。
68

哦,要是教会能那么真实就好了。要是基督身体的肢体能那么真实就好了。是爱驱使她走了出来,而不是对其它的鹿说:“嗨,你们所有的鹿,你们那儿所有的公鹿、母鹿,看我有多勇敢。”不,不,不是那样。她本不需要那么做,她很清楚。

所谓的基督徒不是这样,他们只是把教会,把基督徒当儿戏。你必须是个基督徒。我们所需要的是成为一个基督徒。
她走了出来。我想:“哦!”我听到伯特把点30-06的子弹上了膛,拉下枪栓,把枪举了起来。哦,他是个神枪手。准星瞄准了母亲忠诚的心脏。
69

我想,“伯特,你怎么能那么做?只要一秒钟,你就能把那头鹿的心脏打飞了。”那么近的距离,那种有一吨半冲击力的一百八十格令的子弹,可以把她打飞到十五英尺的空中。他离母鹿那么近,那种蘑菇弹能打翻那个体重八九十磅的母亲,能把她心脏都打飞出去,能打出这么大的一个洞出来。

我想,“你怎么能把一个找自己幼崽的,母亲忠诚的心脏打飞呢?”她不是假冒为善的,她是个母亲。我看到他的枪端平了。我转过了身,我看不下去了。我受不了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转过身。我想,“哦,神啊,不要让他这么做。”
70

我随时等着听枪响了。我等了几分钟,枪没响。我回头一看,看到他的枪管像这样抖动着。他把枪扔在地上,转过身,大滴的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他抓住我的裤腿,说:“比利,我受够了。带领我去到你所谈论的那位耶稣那里吧。”

那是什么?我的讲道吗?不是。他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他看到了一些不是假冒的东西。他看到了一些真正的东西,一个真正的爱所能做的。我在雪堆上领着那个罪人回转了。那位母亲走开了。就在那个雪堆上。那头母鹿为这个罪人做了一些事,超过了他一生所见过的所有教会成员能做的。她彰显出了一些真实的东西。
71

他说:“比利,如果神造了那头鹿,把她造成一位母亲,她不怕为了一个目的而死。比利,你告诉这位神,把我造成像那样的一个基督徒,把我造成一个基督徒,一个像这位母亲一样的基督徒。”

神啊,这是我的祷告。主啊,把我造成一个基督徒。即使所有的都失败了,但主啊,把我造成一个基督徒。把一些真实的东西放在我里面。主啊,叩我的心门。告诉我的缺点,我哪里有亏欠。主啊,进来,打开我生命的门,打开我的私生活,打开我的眼睛,主啊,打开一切。让我见到你,借着圣灵让神的爱大大浇灌在我们的心里。这是我想要的。
72

这是基督想要在这个教会里做的。不是给你更多的恩赐。你已经有很多了。他想要做的是把他自己给你:爱,神的爱,丰盛的生命在你心里,使你能爱每个人,使你能爱神爱到睡不着觉。

记住,圣经说当圣灵出去,为了神的国给人封印的时候,圣灵吩咐说只给那些昼夜为了城中的罪恶,叹息哭求的人封上印记。
有谁今晚能举手告诉我说,在格林维尔有一个像这样脸伏于地,为了格林维尔的罪,在神面前昼夜叹息哭求的基督徒吗?你告诉我这个人在哪儿,我就告诉你圣灵的印记在哪儿;因为圣经说:“给那些为了城中的罪恶叹息哭求的人封上印记。”
73

我可以问:“你能告诉我谁是属于教会的吗?”成千上万。“你能告诉谁是叫喊的吗?”成千上万。“说方言的?”成千上万。“行神迹的?”成千上万。但告诉我一个为了教会中的罪恶而叹息哭求的人。

你看到我们变得多属世了吗?离开,剪头发,穿不对的衣服,抽烟,喝酒,所有这些。
你看见到什么地步了吗?我们放下了围栏,与罪妥协。今晚我们需要的是听那敲我们门的声音。“回到我这里来吧!若那称为我名下的人聚集祷告,我就必从天上垂听。”
在我们低头的时候,我想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