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610 大能的征服者

1

谢谢。今晚很荣幸能再次来到这个大帐篷里,奉我们主的名讲道。

在我们读他的话语之前,让我们借着祷告跟主说几句话。我们低头。
叫主耶稣从死里复活,永恒的神啊,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一切抵挡你的过犯。今晚愿你的灵大大浇灌在我们当中。愿罪人一路哭求,愿病人得着医治。神啊,愿今晚在这帐篷里,显出永生神的伟大迹象。求你应允。
我们即将读的是你的道,唯有圣灵才能讲解。我们祈求他把这道的内容讲解给我们。主啊,求你应允。我们祷告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2

我真是爱神的话。我喜欢读它。神的话很不同,光是知道我们读的是这位永恒的神,就已经让我们兴奋不已了。神的道就跟他一样是永恒的。一个人不会高过他所说的话。我要是不能接受你的话,那我们就没法来往了。你要是不能接受我的话,你就不能信任我了。我们要是能接受神的话,我们就能信任他说的是真实的。我们要是不能接受,那就是时候该我们去祷告,直到神启示给我们他是道。“起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3

今晚,我们要读启示录6章2节。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给他。他便出来,征服了又征服。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这个主题,“大能的征服者”
4

不久前,我有幸站在葡萄牙的里斯本,去到一个奴隶和战犯的食堂。有一个人……有一副雕刻在金属里的画,是一个人,一个伟大的勇士。他是一位英雄,因为他曾夺取了这座城市。在他之前……他是个土耳其人。在他前面有另一个人,他在这座城墙上献出了生命;又一个英雄,征服者。他是个英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攻陷并从土耳其人手中夺过了城墙。西班牙人接管了。

这世界满了英雄,征服者等等。今晚,我想到康斯坦丁。这位大能的勇士在去罗马的路上,有点担心去那儿。一天晚上,他睡觉的时候做了个梦,看到他面前有一个白色的十字架。有个声音对他说:“你将借着这个征服。”他半夜叫醒了所有的战士,让他们每人在盾牌上画个十字。他们借着这个征服了。
5

确实,任何的征服必须借着十字架。这是唯一可以征服的,就是借着十字架。

我们知道康斯坦丁是个伟人,但我又想到了三年前,我在从德国回来的路上,在那里神给了我们极大的聚会。我们在布鲁塞尔中转,那里离滑铁卢不远。他们告诉我们关于一些雕像之类的事情,还有几百年前滑铁卢战役的遗址,在那里伟大的拿破仑被打败了。
我们都知道拿破仑是个伟人,他年轻时有个好的开始,他三十三岁就征服了世界。他打败了世界所有的国家之后,他坐下来哭了,因为再也没有需要他打的国家了。结果他很年轻就死于酗酒。他开始的时候是个禁酒主义者,但他死的时候却是个酗酒的。世界都怕他。
6

我在机场读了一本小书,上面说妇女在晚上哄孩子睡觉时,很多母亲不是说:“再不睡觉老魔鬼就来抓你了”,而是说拿破仑要来抓他们了,来吓唬小孩子,因为他是个极其可怕的凶手。小孩子们听到就睁大眼睛,赶紧缩进被窝里去了,因为他们以为强大的拿破仑会来抓他们。但他被打败了,因为他没有遵守比赛规则。

记住了,这对永生神的教会来说是一个好的功课。我们若不遵守比赛规则,那么末后就会被取消资格。你必须遵守比赛规则才能赢。
如果这里的比赛规则是人必须重生,才能进入与基督和他教会的交通,那么不管我们是地上多大的宗派,但若没有遵守比赛规则,到最后我们就会被取消资格。我们必须完全遵守神的规则,不是我们的规则。我们是按照他的规则赛跑,我们必须遵守这些规则。
7

你看,拿破仑虽然是大能的勇士,大能征服者,他借着恐惧来征服,但那不是比赛规则。比赛规则是借着爱来征服。

世上再也没有比爱更大的能力了。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们作为人,太过强调其它的规则(我不是要粗鲁),但有时我们让自己太过强调那些规则,结果发现自己被取消了资格。
8

马丁·路德要是照着比赛规则比赛的话,那就不会有卫理公会教会了。

要是卫理公会照着比赛规则比赛,那就不会有五旬节派教会了。
我们若是不照比赛规则比赛,神就会取消我们的资格,而从石头中为亚伯拉罕兴起孩子来。神要比赛以正确的方式进行,我们必须那么做。我们感觉自己是否在前进这没有什么关系,除非我们回到比赛规则上。
9

今天下午,我跟一些印第安人谈话,霍皮印第安人,他们从亚利桑那来参加聚会。他们有些年轻人昨晚来到了祭坛这里,把自己的心交给了基督。有一个跟他们一起来的宣道士,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真想让你求神,让神为我兴起在印第安人当中的事工。”

我说:“先生,我也同情他们。”但我说:“神若给你才能,就持守住那个才能。不管你要干什么,那个才能若不运行,不管它多伟大,但若不按规则运行,你就会被取消比赛的资格。”
10

我所知道的最大的能力就是爱,“即使我能说人和天使的方言,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只是鸣的锣,响的钹而已。我即使有能力可以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

我们若不照规则比赛,就像我们常说的……我们要想赢,就必须回到赢得比赛的原则上。我们看到的,所有这些伟大的神迹奇事,我们都将赞美归给神。但那些事情若不建造在敬虔的基督徒的爱,和对神及他的百姓的尊重上,就会失败,也只能失败。明白吗?因为它没有根基。在这个伟大的……
11

不久前,我站在英国伦敦的西敏寺,我看到朗费罗写的诗歌“人生颂”,我想到了他的诗。

不要在哀伤的诗句里告诉我:
“人生不过是一场幻梦!”(就是吃喝快乐)
灵魂睡着了,就等于死了,
事物的真相与外表不同。
人生是真切的!人生是实在的!
它的归宿绝不是荒坟:
“你本是尘土,必归于尘土”,
这是指躯壳,不是指灵魂。
伟人的生平启示我们:
我们能够生活得高尚,
而当告别人世的时候,
留下脚印在时间的沙上;
也许我们有一个弟兄
航行在庄严的人生大海,
遇险沉了船,绝望的时刻,
会看到这脚印而振作起来。
那么,让我们起来干吧,
对任何命运要敢于担待;
莫学那听人驱策的哑畜,
做一个威武善战的英雄!
12

这应该是教会每个人在心中立下的志向:为神的国竭尽全力。你怎么服侍神?就是当你们彼此服侍的时候。就像俗语说的,抓住牛角尖。在这世上,凡是有所成的人,都是那些谦卑下来,而不是成为大人物的人。他们为了成就某个目的,使自己成为渺小。

今晚,在看到这群会众的时候,我想,你们这些像我一样的男人女人们,就像我们以前读到的那个英雄,我们忘记得太快了,就是瑞士的阿诺德·冯·温克里德。今天,你只要在瑞士的山区里提到他的名字,人们的表情就变了,眼泪从他们的脸颊上流下来。
13

我们都熟悉这些芬兰人的故事……不是芬兰人,对不起,是瑞士人。他们是一群跑进山里,不想要战争,而只想要和平的德国人。到今天他们也不是爱打仗的人。

但有一天,他们的国家被敌军攻击,所有的芬兰人聚集到山下的村子里。他们去到那里保卫家园、孩子,还有他们一生中看为宝贵的东西。他们去保卫自己。他们只是在田里的很少一群人。他们看到一只大军,像一堵砖墙一样走过来。这支军队全都受过训练,拿着长矛、盾牌,头戴头盔,身披铠甲。他们都训练有素,没有一个人是乱了步伐的,队伍简直都望不到边。然而这群人,为了正确的事而站立,被逼到了绝境。他们打仗的武器只有镰刀、石头,手里拿着棍子。面对这样一只个个训练有素的军队的进攻,他们这一小支军队能做什么呢?他们很无助,什么也做不了。
14

但最后,一个大概三十三岁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说:“瑞士的先生们,今天我要为瑞士献出生命。”

他们说:“阿诺德·冯·温克里德,对上来的这么一只强大的敌军,你能做什么呢?”
他说:“我吻别了山那边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那里有个小白房子,他们站在门口盼望我回家。但我再也无法在这地上见到他们了,因为今天我要为瑞士献出我的生命。这是正确的事。”
他们说:“阿诺德·冯·温克里德,你要干什么?”
他说:“你们跟着我,手上有什么可以打仗的东西,就拼尽全力去打。”
他们说:“你要干什么?”
他看到那只大军来了,他看着他们,找到长矛最密集的地方,然后他扔掉了手上的东西……故事里说,他举起手,朝着长矛冲去,高喊着:“为自由开路。”他又一次喊着:“为自由开路。”他冲向长矛,上百只长矛可以刺穿他。他伸出双臂抱住那一大捆长矛,刺入自己的胸膛。如此的一个壮举,打退了敌军。那些瑞士人拿着棍子、石头、镰刀,赶走了敌军,从那儿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打过一场战争了。
15

那次的英雄壮举无人能比。今天,瑞士都记得阿诺德·冯·温克里德。他们几百年都没有战争了。那是一次英雄壮举。但是弟兄姐妹,这跟亚当的族类被逼到了绝路那一次相比,实在是件小事。他们有先知,有律法,他们杀了先知,毁了废了律法。亚当的族类面对冲上来的敌人,就是魔鬼和他所有的军兵,被逼到了无助、绝望的地步。面对这些训练有素的灵,我们必朽坏的人根本打不过他们。这些无助的人能怎么办呢?

但有一位从荣耀中,从父的怀中走了出来。他说:“今天我下去,为亚当的族类献出自己的生命。”
16

当他在地上的时候,他找到了征服人类的长矛最密集黑暗的地方,就是死亡。他在各各他抱住一大捆,他扑向了死亡。然后把使命给了他的教会,这一小群衣衫褴褛、没有受过教育、无知的渔夫。他不是只给他们留下棍棒、石头来争战,而是在五旬节的时候,他把前所未有最大的武器放在了教会的手中。他说:“跟着我,用你所有的一切来争战。”

他在前领路,他是大能的征服者。他不是为了自己和他自己的荣耀去征服,而是为了亚当堕落族类的益处去征服。从来没有一位像他这样的征服者。
17

拿破仑三十三岁的时候,作为一个酗酒的失败了。但基督在三十三岁的时候,他以正确的方式比赛,结果征服了死亡、阴间、疾病和坟墓。从来没有一位征服者像他,也永远不可能有。

女士们先生们,我的弟兄姐妹们,今晚是时候该教会拿起基督所留给我们的,“当你们彼此相爱的时候,众人因此就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拿起宝剑和自我牺牲,再次回到老式福音的线上,去征服我们的仇敌。借着爱征服他,借着同一个“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使凡信他的必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18

他在地上时,亚当的族类非常惧怕。是的,他们还是惧怕,但他们不该有了;就像阿诺德·冯·温克里德,一劳永逸地结束了战争,基督也一劳永逸地在各各他赢得了胜利。

当他在地上时,他走到一个病人那里,疾病捆绑了人类,他说:“你这魔鬼的灵,我吩咐你,从那人里面出来。”他征服了魔鬼。
当一个人躺在坟墓里死了,他为那人征服了死亡,征服了疾病。那个疯子出来想要毁掉基督,那个疯子知道他是神的儿子,他对基督说:“如果你赶我们出去,就许我们进入猪群。”因为他知道耶稣基督的权柄。无论魔鬼在哪里遇见他,他都征服了魔鬼。他不但自己征服了魔鬼,而且还给他教会使命,“无论你们奉我的名求什么,我都成就。”
19

用你手中的东西去争战。如果是歌唱,那就唱福音的歌。如果你只会吹口哨,那么为了神的荣耀大声地吹口哨。如果你只会拍手,那就拍。无论你手里有什么,用它去征服。你拍手拍到你所有的邻居都爱你。吹口哨吹到所有的宗派都知道你属于基督。照着规则比赛去征服他们。用正确的方式比赛。

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福音占据了主导地位的时候。教会联合在一起,搞出了一个社会的宗教,他们把自己绑在一起,这是一个可怕的日子。他们试图除去基督所有的神性,所有的荣耀,想把他变成只是一个先知。基督若只是一个先知,我们每个人就都失丧了。他不只是一位先知,今天当……
20

不久前,一个女人对我说:“伯兰罕先生,你讲的我有一给地方不喜欢。”

我说:“是什么,姐妹?”
她说:“你太夸大基督了,你夸他夸得太厉害了。你把他说得都不是他自己了。”
我说:“我即使能说一万种语言都不够用,都无法解释他是什么,他配得一切的称颂。”
她说:“伯兰罕先生,我听你在讲台上说你是基要派的。”
我说:“如果是按照神的话,是的。”
她说:“我要是能解释给你,借着神的话证明给你,基督只是一个人,而你想把他变作神……”
我说:“他是神。神在基督里,使世界与自己合好。如果他只是一个先知,我们就都失丧了。”
她说:“如果我借着圣经向你证明,他只是个人,你会接受吗?”
我说:“是的,夫人,如果圣经那么说的话。”
她说:“他来到拉撒路坟墓前的时候,在约翰福音11章,圣经说:’他哭了。’如果他是神的话,他就不可能哭。这一点就证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21

我说:“姐妹,你的争论靠不住。”我说:“你没有看到,你看到的是人,但你没有看到神在人里面。没错。他来到拉撒路坟墓前的时候,他像人一样哭了。但当他挺直肩膀,直视着一个死去的人,已经死了,魂已经走了四天了,他说:’拉撒路,出来!’那个死人就再次站立起来,这绝不只是一个人在那里说话。他是大能的征服者。那是神通过他的儿子在说话。”

那天晚上,他从山上下来,他饿了,没有吃的,在一棵无花果树上找吃的时候,他是人。他饿的时候是一个人,但当他拿了五个饼,两条鱼喂饱了五千人的时候,那绝不只是一个人!那是神借着他的儿子在说话,基督耶稣,神在人里面。
22

那天晚上,当他在小船上,他实在是一个人。海上有上万个魔鬼发誓要淹死他,船在汹涌的海上像个瓶塞儿。魔鬼看到后说:“这次可让我们抓到他了。”但当耶稣醒来,他脚踏帆锁,举目望天说:“静了吧,住了吧。”风浪都听从了他。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绝不只是一个人!

当他在十字架上呼求怜悯的时候,他是一个人。他像一个人一样死去了。但复活节的早上,罗马政府的封印被打破,坟墓空了,他复活了!他可能像人一样死去了,但他像神一样复活了!他是神人!
难怪诗人说:
活着,他爱我,
死了,他救我,
埋葬,他背负我的罪,
复活,他使我永远白白称义。
终有一日,他要来。何等荣耀的日子。
难怪瞎子芬妮·克罗斯比可以呼喊着说:
恳求救主格外垂怜,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蒙主恩召,莫把我弃掉。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蒙主恩召,莫把我弃掉。
救主是我平安根源,比生命更宝;
天上地下除主以外,无别名可靠。
23

他绝不只是一个人,他是神大能的征服者。我们该多么爱他,多么赞美他。我们该多么彼此相爱,就像他爱我们一样,把他自己给了我们,使我们借着他远超过一位征服者。他征服了疾病、死亡和阴间。

我们看到,他在地上是一位征服者。我们看到他站在坟墓边,征服了在那个人里面的死亡。那人的魂已经走了有四天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你也不知道。但无论在哪儿,耶稣征服了,把他带了回来。朽坏知道它的主人。阿们!这个人的魂已经死了,又回来,活在这个朽坏之人的身体里,并坐在桌边吃饭。之前没有一个人做到过。他是神大能的征服者。
24

疾病……耶稣从没有传讲过一个葬礼,因为死亡无法在他面前存留。死亡与生命怎么可能住在一起呢?办不到!弟兄,这是为什么今天,当教会从神的灵重生,死亡和生命就不可能同在。有些事情发生了。基督来征服了我们的情欲,他征服了我们的欲望,他征服了我们一切不属神的东西。因他活着,我们也活着。他征服了一切不属神的东西。他已经征服了,现在我们手里,等着我们去接受。

我们看到他在地上的事工是一位征服者。绝对是的。我们看到了。但现在,让我们看看他死后怎么样。他仍然在征服!他并没有因为坟墓就止住了。圣经说:“他的魂去到阴间,向那些在监狱中的灵传讲,就是那些在挪亚、神容忍等待的日子,不悔改的人。”
25

我几乎能看到他,当天地变得黑暗,岩石从山上崩裂,整个天空、月亮、星宿都不发光。他征服了。他下去,降下去,敲门,就是那些失丧灵魂所在的地方。门开了,那些讥讽、嘲笑以诺,嘲笑挪亚的人……我几乎能听到他说:“我就是以诺说的,带着成千上万圣徒来到的那位。你们为什么不信以诺呢?为什么不信挪亚呢?”

所有的都要知道他征服了。当他对他们关上门的时候,怜悯的日子过去了。他去到了阴间最深的地方,他敲响了魔鬼阴间幽暗的门。
魔鬼来到门前,我们可以看到,他在那里说:“哈!你终于来了!当我杀了众先知的时候,以为我抓到了你。当我在监里砍了约翰的头时,我肯定我抓到了你。但现在,你终于来到这儿了。”
26

我能听到基督挺起身子说:“撒但,我是从童贞女所生,永生神的儿子。我在十字架上的血还没有干,我付清了赎价,我征服了,我剥夺了你宣称的一切,我下来接管了!”他伸手夺过魔鬼腰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一脚把他踹回了他本来就该去到的地方。他征服了阴间!基督复活后,他腰上挂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教会为什么还惧怕呢?阿们。他征服了撒但,他征服了疾病,他征服了死亡,他征服了阴间。魔鬼被踢出去了!记住,还有一些忠诚的人也跟着基督一起走了。他们在一个被称为乐园的地方。他们无法去到神的面前,因为他们在绵羊山羊等等的血底下敬拜。那些不能除掉罪,只能遮盖罪。
朋友,那正是今天的问题,你不能借着遮盖自己的罪而进去,必须除掉才行。只有一样东西能除掉,不是你的教会,不是你借着水受浸,必须是耶稣基督的血,才能遮盖除掉罪!唯有借着主耶稣的血才能征服。
27

我们就说是礼拜天早上四点吧。撒拉跟亚伯拉罕在乐园里散步。突然间有敲门的声音。约伯去到门那儿开门,想看看是谁这么早在敲门。他一看,就举起手来说:“那是我的救赎主,就是以前当闪电划过时我所看到的。我知道他活着,在末了他要站在地上。那就是他。”

亚伯拉罕说:“约伯,你说什么?”他回头看说:“撒拉,过来,看这儿。看看今早是谁在门口。”
撒拉说:“这不是背对着帐篷的那位吗?我在帐篷里笑,他知道了。是的,就是他。”
28

这时但以理也跑上来,从撒拉头上望过去,他说:“这就是我看到的,那从山上非人手所凿出来的石头。”

那时,以西结跑上来,他说:“这是我看到的那个在空中旋转的轮中的轮。”
这是那位大能的征服者。哦!我们听到他们说:“来吧,孩子们。你们在这不多的事上忠心。来吧,今早我们要出去了。你们在这儿已经够久了。我们要去到更高的地方了。”哦,神啊,愿这成为教会的愿望。让我们去到更高的地方。让我们从埃及搬走吧。
29

亚伯拉罕说:“父啊,我们走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停留一会儿?我想再看一下以前的地方。”

“没问题,我正好要跟我的门徒交通四十天。去周围看看吧。”
你知道,圣经说在他复活以后,很多圣徒起来,进了城,向众人显现。亚伯拉罕和撒拉在城里经过,他说:“这太好了,不是吗?撒拉,你看这里。”哦,我觉得太兴奋了。我真的是。“看这儿,那是大卫的城,所有这些美丽的地方。这是我建造的祭坛,称颂主的名。”
30

四十天后,他站在那里,赐下他最后的使命,“往全世界去,传福音(不是建造教会,建造组织,而是传福音,我们却干了别的事),这些迹象必随着那些相信的人。他们必奉我的名赶鬼……”等等,然后他就去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地心引力也被征服了。在几百个弟兄的注视下,他的脚下开始发光,他开始上升,上升,上升。他和旧约的圣徒进入了荣耀中。他们越过星星、月亮,越过了星星之外的星星。他们开始看到那伟大的城。哦,那是什么样的景象啊!耶稣作为伟大的征服者行进在前面。
突然间,旧约的圣徒看到了那美丽的大城,他们齐声大喊,甚至震动了天!“永久的门啊,抬起你们的头,让荣耀的王进来!”
31

你知道,他们说,当希特勒征服了法国后,他站在凯旋门;当德军迈步进来的时候,他们绵延数里,飞机把天空都遮蔽了。他们都在那里庆祝希特勒凯旋进入法国。还有,人们迎接斯大林进入德国的时候……哦,弟兄,当教会迎接耶稣进来的那日,“永久的门啊,抬起你们的头,让荣耀的王进来。”

天使说:“谁是荣耀的王?”
旧约的圣徒们喊着说:“万军之主,在战场上大有能力的征服者。他领着虏获的俘虏,并赐礼物与人。”这是圣经说他所做的。
32

说到欢迎回家,当天使站在珍珠的大门上,当门打开,耶稣走在黄金的街道上,旧约的圣徒们在后面跟着唱,“尊崇耶稣大能的名”。基督来到父的宝座前,说:“父啊,他们都在这儿。他们在不多的事上忠心。”

他说:“我的儿子,上来,坐在我的右手边,直到我使你的仇敌作你的脚凳。”今晚,他站在那里。
看哪,这大能的征服者。
看哪,他已来到。
因他是大能的征服者,
他将幔子撕裂两半。
33

没有一个征服者像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今晚世界需要的是一些实际。今晚世界需要的是一些有意义的东西。世界想看到你们基督徒里面有一些真实的东西。他们厌倦了这些教会的做作。这些东西让他们厌恶,什么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天主教基督,我是拿撒勒派的,世界渴望的不是这些东西。他们渴望真正生命的粮。

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但盐若失去了味道,那就没了用处,只能拿去铺路了。”
盐是调味的,只要能接触上。你只要有盐味,世界就会渴。神给我们真实的男人女人,勇敢站立的男人女人。你链条上最软弱的一环必须是最坚固的一环。不管别的环节有多坚固,但关键是那个软弱的一环。那一环才是你最需要遮盖的。
34

不久前……你们都知道,我是个猎人。不是去杀猎物,我只是想去到外面,去到大自然中见神。有时我实在厌倦了闻汽油和抽烟的味道了,简直让我作呕。我喜欢去到神在山上的大教堂里,独自一人,再也听不到飞机引擎等等的声音,只能听到神让风吹过松树林,那轻声细语永不止息的声音。对我来说,那是神。那里有种真实的东西。

35

我经常去北部的林子里,跟我的一个朋友伯特·考尔打猎。几天前,我在新英格兰地区,在一次医治复兴大会上刚见到他,还跟他握手,一起吃饭。有一天……

我每个秋天都去那里打猎,一天我上去,我跟伯特聊天。他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猎人。你从来不用担心他,你知道他在哪儿。你不用去找他,他在林子里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是个出色的猎人,但却是我见过的最狠心的人。他非常残忍,他会射杀小鹿就为了让我难过。
36

射杀小鹿没有问题,你们德克萨斯这里的男孩子,你们打猎的人……如果法律说你可以射杀小鹿,那没问题。鹿的年岁不是问题。神吃了亚伯拉罕杀了的一头小牛。是的。杀这些动物不是问题。绝对是的。但只是想成为杀手,那就不同了。

这让你绊倒了吗?神这么做的,他吃了小牛,喝牛奶,吃饼子。绝对是的。吃牛奶搅出来的黄油。肯定的。神这么做的,然后就从亚伯拉罕面前消失了。
你说:“那是天使。”亚伯拉罕说那是神,以罗欣。是的。是神。哦,我多么高兴,他手中掌管着这些。他何等伟大。
37

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相信那是神吗?”

我说:“当然了,那是神。”
“我们伟大的创造主?”
我们都是从十六种元素造成。他只需要伸手抓过一些石油、宇宙光、原子,然后噗的一声,就吹出一个身体来,走进去,让他的天使们也在那里,然后朝亚伯拉罕走去。绝对是的。他吃肉,他会饿,然后从他眼前消失。同一位神知道我会埋在哪里。他也知道你会在哪里。
38

不久前,我梳理着我那仅有的几根头发。我妻子在后面,她说:“比利,你几乎全秃了。”

我说:“但我一根头发都没少。”
她说:“那你告诉我它们都去哪儿了?”
我说:“在我有头发之前,它们都在哪儿?它们还在那儿等着我呢。终有一天我会再去到它们那里的。”是的。你头上的每根头发都被数过了,没有一根是可以失丧的。这双手曾经是小孩子的手,这个因传讲福音而驼了的背,将来有一天会再次挺直起来,是按照神所描绘的图画,拥有他的形象,站在他的样式中,被他的血洗净,被他的恩典救赎。我必站立,不惧死亡。他来了!
39

有一天,我去到伯特那里,他给自己做了个小哨子。他能让哨子模仿小鹿哭的声音。我说:“伯特,你不会用那种东西吧?”

他说:“哦,比利,别傻了,你真是个胆小的传道人。你们都是这样。你是个好猎人,但就是太胆小了。”
我说:“伯特,我是个猎人,但不是杀手。我不喜欢你那么做。伯特,不要用那种东西。”
他说:“哈,别管我。”
我们那天早上去打猎,下了大概六英寸的雪。猎人们都知道,这种天气很利于追踪猎物。我们到那里时有点晚了,猎季已经接近尾声了。我聚了很多次会。我们整个早上打猎,但什么也没找到。那些白尾鹿真是知道怎么躲起来,特别是白天。
40

那时大约是中午,伯特在一个大概有这个帐篷一半大的空地上坐了下来。我以为他要拿咖啡壶出来……哦,我们喝的不是咖啡,是热巧克力。我以为他要拿巧克力壶。我们会吃些三明治,然后各自分开去打猎,因为一早上都没看到一个鹿的脚印。鹿都怕了。它们白天就呆在树丛中,你根本找不到它们。

41

我注意到他坐在那里,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我站着。他掏出了那个小口哨。

我想,“伯特,你肯定不会干这种事吧。”他用那双蜥蜴一样的眼睛看着我,他笑了起来,开始吹哨。我说:“伯特,别那么做。”
但当他吹哨的时候,在我对面大概二十码远的地方,一头大母鹿站了起来。母鹿就是雌鹿。她离我那么近,我都能看到她棕色的大眼睛和脸上的血管,非常美丽的动物。她的耳朵竖了起来。怎么回事?小鹿在哭喊。
我看着伯特,他又看着我。我想,“伯特,你不会这么做的,不会的。”
42

他又小心翼翼地吹了一次。通常……一头鹿在一天的那个时候站在那儿是很不寻常的。她直接走到了空地上。鹿从来不会那么做的。她走了出来,你可以看到她。

我听到他拉枪栓的声音。那是一把点30-06的步枪,装的是一百八十格令的蘑菇弹。他是个神枪手。他把枪端平。我想,“哦,神啊,他肯定不会这么做吧。那位忠诚的母亲,她不是把教会当儿戏。她里面有些真实的东西。她是母亲。她的孩子有危险了。她不是装出来的。在她里面有些真实,真正的东西。她是一位母亲。她不是假装的。有些东西使得她那么做,因为她是一位母亲。”
43

母鹿又走出来几英尺。我想,“哦,伯特,你真要把她的心脏打飞吗?”我知道如果开枪,他能把母鹿忠诚的心脏从肋旁打飞出去。那么近的距离,他会把母鹿打翻的。我想,“那位宝贵的母亲在寻找她的宝贝儿。”

母鹿四处看,她看到了猎人。她身体发抖,但她没有跑。她是位母亲。她站在那里。她的孩子有危险。哦,那是何等真实。
我转过了头,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想,“神啊,我实在无法看他那么做,杀死那位可怜宝贵的母亲,她里面有些东西在驱使着她,一位母亲!”我等着听枪响。我转过身,我想,“神啊,不要让他这么做。”我等了一分钟,没听到枪响。我回头一看,看到他的枪像这样抖动着。他下不了手。
他转过来,大滴的泪珠从脸颊上滚下来。他把枪扔在地上,一把抓住我的裤腿,他说:“比利,我受够了。带领我归向你所讲的那位耶稣吧。让我认识那位带来爱的基督吧。”
44

这是什么?他看到了一些真正的东西。他看到了一些不是假装的东西。他看到了一些不是假冒的东西。他看到了一

些真实的东西。在那雪堆上,我带领这个心地残忍的猎人归向了主耶稣基督,他成为了一个甜蜜谦卑的基督徒。为什么?所有的讲道没有做到,而是他看到了一些真正的东西。
哦,永生神的教会啊!这世界在盼望一些真实的东西。你愿意在你心里有足够的基督,使你能在地上站立吗?即使你们病人,生病的人,你愿意接受他的道,或生或死,都站在他的道上吗?你们所有这些分歧,所有这些麻烦,宗派的障碍,你不想有一些能够彰显出来的东西,当你走在街上,人们会说:“要真有一个敬虔的人,那就是他了。”一个真实,能够说出来的生命。
45

当我们思想的时候,让我们低头。这是什么?爱征服了那个猎人。神的爱能征服。今晚,在这建筑中,你能爱吗?我知道你们能。所有在这里的人,当我们安静在这里等候的时候,你愿意让基督真实地在你心里,让基督像那位母亲对她孩子的爱一样,真实的在你心里的人,你愿意举手吗?不管你是基督徒有多久了,我只想问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好的。周围有好几百人。

“主啊,使我……主啊,让我兴起,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让我起来成为一个圣徒。让我从座位上起来,成为一个真实的人。神啊,让我心里显明你的爱,使得那些心里残忍的罪人能够跟从,看到我是一个榜样,跟我去到各各他。”
46

我们继续等候的时候,还有人吗?请举手。我知道,他们还有人没举手。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亲爱的。太好了。

在后面的,神祝福你。还有在外面的,现在也请举手,说:“神啊……”瞧,朋友们,你说:“伯兰罕弟兄,这有什么区别吗?”
哦,朋友,我们不要再冰冷、刚硬了。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站在哪里。我们举起手来说:“神啊,请怜悯我这个罪人。”神祝福你,在过道这边的。我刚才没看到你。主祝福你,在后面这里的。要非常的真诚。
47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说了方言,我叫喊了。”这很好。我一点也不反对那些。那是神的工作。但瞧,朋友,但你要是没有爱随着,没有人会相信你,没有人会相信你。那很好,我也相信,但你要是有爱随着那些,他们会更快相信你的。是的。你要是得到了神真正的爱,这些事情会自然而然地发生的,但首先是得到神。得到神,得到真实的东西。先得到树,自然就会结果子了。

刚才没有举手的人,还有谁愿意举手吗?说:“神啊,请怜悯我。”你不知道他就站在这里看着你吗?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很好。这位女士,也许……神祝福你,这里的这位女士。这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了。祝福后面的那个小姑娘,小男孩,祝福他的心。
你说:“那个孩子能懂什么?”
耶稣说:“要允许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天国里正是这样的人。”
48

神祝福你,那位举手的姐妹。神祝福你,年轻人。好的。有一个小男孩,我求神让你成为一个传道人,亲爱的。大家都安静。想一想,这要是你最后一个晚上会怎么样?这之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一离开这地上的生命,你就完了。你可能浪费了很多年,但现在又怎么样?我们今晚就开始。神祝福你,女士。再等一等可能对你有很大的意义。你出死入生了。你向神举手,真心的,看神会不会在你里面创造一些东西。肯定的,他会的。神祝福你,姐妹,那里那位年轻的女士,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在这么一个荒唐、摇滚乐、乌七八糟的时代,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举起了手,要服侍基督。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你自己做不到。基督在这里。“没有人到我这里来,除非我父先吸引他。所有到我这里来的,我要给他们永生,并在末世让他复活。”

还有谁想举手的吗?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她的朋友坐在她旁边。
49

你说:“这有什么意义吗?”这取决于当你举手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我知道我们有些教条,有些这样那样的东西,但耶稣说:“他(人称代词),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式)永生(就是佐伊,神自己的生命),不被审判,是已经(过去式)出死入生了。”这是他说的。

不管你是想跑到祭坛前,还是跪在座位上,不管你是举手,或在哪里投降,这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当你去到祭坛前,跪在座位上,或举手的时候,你的态度是怎样的。全都取决于你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你是怎么看待神的。
50

我们祷告前还有谁吗?所有需要神的,无论是什么,请现在举手,说:“神啊,怜悯我。我需要你。”神祝福你。神怜悯你。现在想想,这也许是你最后的时刻。

神若愿意,明晚或下一个晚上,我想讲墙上的笔记,天上的卫星,神在这时代的末了正在临近。
为我而流,
要我来到你身边。
这要是你从怜悯去到审判的最后时刻,那会怎么样呢?
我来……
你愿意举手吗?“神啊,怜悯我。”神祝福你,后面垂着手的年轻人,在哭泣。毫无疑问,老妈妈为你献上了很多的祷告,孩子。神垂听了你。他看到了你。他站在你旁边。是他告诉你举手的。
51

在我们祷告前,还有人吗?真诚……神祝福你,年轻人。我注意到,就在这一排,有个年轻的女士举起了手。三个年轻人,就在这一排,还剩一个没有举手接受基督的。“神啊,在我里面造一些真实的东西。”

你也许属于教会,哦,朋友,属于教会很好,但你要是没有重生,你就是失丧的。瞧,想想,耶稣征服了。他给你手里有些东西可以争战的。在我们祷告前,再来一次。要确定你做了正确的决定。你要是举手了,你知道你拥有了。你要是没有……神祝福你,这里的小女士。祝福你,亲爱的。好的。
在最后面,是的,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神何等恩待你,亲爱的姐妹。让我们非常敬畏的低头。每个人都祷告。
我要请塞鲁罗弟兄过来,代我为你们祷告。我嗓子哑了。每个人都低头。现在祷告,神与你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