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609 给老底嘉教会的信息

1

非常感谢。【会众鼓掌】谢谢你们。今晚,很荣幸能来到达拉斯这里。我怀着极大的盼望,期待能再次回到德克萨斯州。不久前,我在滑铁卢见到了林赛弟兄,他邀请我参加这次医治之声的大会。后来,在查塔努加我遇见了我们亲爱的朋友,大卫·杜普莱西弟兄。这也激发了我来参加这次大会的愿望,只是想看看……一群人……等等。很感谢他们请我作这六个晚上的讲员。但因为我不知道,结果错过了其中一个下午的聚会。我很抱歉,因为来到城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法在下午讲道了。但很荣幸今晚来到这里参加医治之声的大会。我们相信神会丰丰富富地赐给我们,超过我们所能……

2

刚才我们开车过来的时候,我想我听到温尼亚德弟兄要去芬兰了。太好了!我们相信我们的主就要来了,我们现在只是在聚集,把田里剩下的收集起来,我想就像路得在田里,把那些能得救、神预定得永生的收集起来。我很高兴的知道,我们活在一个人所生活过的最伟大的日子,也就是王要回来的前夕。

3

我想,这是我第三次来达拉斯了。一次是跟一位传道人来的,我忘了……我想他是高福弟兄。我相信他在达拉斯这儿有个小教会。我有一次来到这儿的一个体育场,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一个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菲尔帕克,没错,是的。这次是我第三次了。今晚我们很高兴能在这里传道,一直到礼拜五晚上,如果主愿意的话。

4

但我确实觉得有些拘谨,就像我们南方人俗话说的,我是个黄樟树式的传道人。多少人知道黄樟树是什么?哦,你是从肯塔基什么地方来的?在这里这些优秀的传道人面前,作为一个晚上的讲员讲道,确实让我感觉很好。想想这里的很多人,在我还是个罪人的男孩子,在跑马场上,在拳击台上时,他们就已经在事工场上传道了。我知道他们扫清了道路,使我跑在一条平坦的路上。所以今晚,我很感谢我的弟兄们。我相信,我付出的一点点努力,能成为大家的祝福,让罪人认识到自己是罪人,让圣徒在基督里欢喜,让病人知道有一位医治者,让我的弟兄们得到启发,能带着前所未有的盼望努力向前。

5

当然,你们知道我从未……我是在宣道浸信会被按立的。离开宣道浸信会后,我就再也没有属于过任何教会,不属于任何宗派,因为我想站在他们所有人中间说,我们是弟兄。我相信那是对的,就是我们是弟兄。所以,我不代表任何一个宗派教会,但我代表教会,主耶稣基督的教会。我们都属于这个基督伟大的身体。我们盼望着他提走他的教会回家的日子。主若愿意,这个礼拜我想讲一些有关的事情,就是教会离去的根基,墙上所写的字,在神之下联合,几个这一类的主题;如果主愿意的话,就在这个礼拜。

我相信这是圣经真正的根基。我相信神会做很多圣经里没有写的事,他可以做任何事,因为他是神;但我认为教导应该是从圣经里出来的,因为那是神给我们的书。
6

在旧约,人们有两三种方法可以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理。他们可以回到乌陵土明上。我们知道那是亚伦的胸牌,上面有十二块宝石。当先知预言了,或做梦的告诉他一个梦,如果没有在乌陵土明上闪烁,那么先知就是错的。瞧,神总有一个借着超自然来回应的方式,总能显明真理。如果那个不闪烁的话,那么先知就是错的。

7

在祭司的制度废去之后,今晚我们有一个新的祭司制度,耶稣基督是大祭司。我们有一个新的乌陵土明,也就是圣经。“若有人删减或加添,这人就要从生命册上被删除。”所以我们要尽我们所能,借着神的帮助,持守这些书页上所写的。我经常说,我不想有一点是不在圣经上的,我要一切他写在圣经上的,一切关乎我们的应许。

8

在我们打开他的话来作为我们的主题时,让我们先低头祷告。

永恒配得称颂的神啊,今晚我们有如此的荣幸能站在你神圣的同在中,在这个大帐篷中,你儿女聚集在一起,没有别的目的,只为要听你的话语,并看到永生神的运行。我们祈求你今晚大大倾倒出你的祝福。改变我们的思想,主啊,如果我们错了,让我们的思想专注在你儿子耶稣基督身上。愿我们的心被你的同在充满。当我们今晚离开聚会的时候,我们可以像那些从以马忤斯路上来的人一样说:“他与我们在路上交谈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在燃烧吗?”
父啊,我们祈求圣灵借这些所读的话语,把其中的意义浇灌入每个人的心里。求主应允。父啊,帮助我,我站在这里,我的魂在你值得称颂的同在中喜乐,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9

今晚,作为我在这次大会中开始的讲道,我从启示录中找到了一段经文。你们要想记下来的话,是在启示录3章20节。我想读一下这段话。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启示录的这段经文是给老底嘉教会的信息。我确实相信……准确的说我并不是一个时代论者,但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所说到的,外邦时代的末期了。我相信老底嘉教会时代是最后一个教会时代。我认为今晚我们正处在这里。这是为什么我选了这个作为主题。
有人可能会说:“伯兰罕弟兄,对于这么一大群会众,层次如此之高的大会,你不认为只是读这么一小段经文作为主题不是太小了吗?”但你瞧,问题不是经文的大小,不是读的到底有多少,而是它的价值。
10

不久前,在肯塔基的路易斯维尔,我的一个朋友上到阁楼,家里的一个旧的阁楼。他到处乱翻(只是一个孩子),他发现了一个旧箱子。在箱子里他发现了一枚大概半英寸大的旧邮票。他脑子里想,也许这张邮票能换到一个冰激凌。于是他赶紧跑到街上他一个集邮的朋友那里,他对他朋友说:“我找到张发黄的旧邮票,挺旧的了,但我想这张邮票可能值点钱。”

那个集邮的戴上眼镜,看了一会,马上说:“这张邮票我给你一美元。”当然了,这个小孩子都不指望它能卖五分钱,所以很快旧成交了,因为一美元可以买很多冰激凌了。过不久,两个礼拜后,这个集邮的把这张邮票卖了两千五百美元。六个月之后,这张邮票卖了五十万美元。你瞧,这张小邮票的价值不是在那张小纸上,而是在纸上所写的。
今晚我读的经文也是一样,不是这张写了字的纸,不是经文的多少,而是上面所写的是什么。那是永生神的话。它如此重要,以致天地都废去,但他的话却永不废去。瞧,神留意着我们读的每句话。神知道我们脑子里经过的每个思想,我们的每个举动。
11

我在想,教会做事、思想、对待事情的态度上太松散了,我们本该重视我们所做、所说的。我们本该在说之前好好思想才对。

我南方的老妈妈曾对我说:“想两次,说一次。”有时是那些我们没有做的小事,却是对我们意义极大的事。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神经紧张的时代,我们匆忙越过了很多东西。今晚对神的教会来说,我们理当停下来,等一等,看看我们在哪里了。
12

以前我曾经站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的温哥华,英王乔治来访问加拿大。他坐车经过街道,他美丽的王后坐在他旁边。我的一个同伴巴克斯特先生,他哭了起来,他说:“伯兰罕弟兄想想,我们的国王刚经过。”

我想,“如果尊贵的英王乔治经过,可以让一个加拿大人这样,那当万王之王耶稣带着他的新妇——教会,经过时又会怎么样呢?”
13

所有的学校都出来,老师给每个孩子一把小英国国旗,等国王经过的时候向他挥舞,表达忠诚。国王经过时,有个学校的小姑娘没有回来。老师开始担心了,不知道这个孩子出了什么事,就跑出去找她。老师沿着街道找,最后在一根电线杆那里找到了这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姑娘,老师去到这个小女孩那儿,她说:“亲爱的,你哭什么啊?你没有向国王挥舞旗子吗?”

小女孩说:“我向国王挥舞旗子了,老师。”
“吶,你没有跟国王喊’国王万岁’吗?”
“我喊’国王万岁’了,老师。”
“你没有看到国王吗?”
她说:“我看到国王了,老师。”
老师说:“那你为什么哭呢,亲爱的?”
她说:“老师,你瞧,我看到国王了,但我太小了国王没看到我。”
但耶稣是多么不同,你不需要是什么大人物,你不需要名字在什么名著上。不管你是谁,耶稣都能看到你。他知道我们每个微小的举动。你为他做的每件事,你的每个举动,都记在他的册子上。他知道我们每个人,不管我们在这世上是不是重要的人物。我们在他的国里都是重要的,不管是富足还是贫穷,这都无所谓。
你瞧,这还是一个赦免。对于一小群人,今晚我读了足够多的经文,应该使达拉斯的每个酒馆都关门了;应该使每个彼此间争论不休的教会,都回到老式的交通和复兴中去。会的。
14

不久前,在我们最尊贵的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的时候,据说营地里有个犯人,因为他所做的,按照联邦的法律要被处死了。有个好人去找总统求情,说:“你能不能赦免这个人?”我们都知道林肯总统是个基督徒。这个人说:“先生,你知道这个人是个会朽坏的魂……哦,难道你要从这个人的身体里,除掉他不朽坏的魂吗?难道你要夺去这个哀求怜悯之人的性命吗?”

林肯先生就要上车了,于是写了张纸条说:“我赦免这个人,亚伯拉罕·林肯。”
这个人赶紧跑回监牢,说:“先生,我从美国总统那里拿到你的赦免令了!”
那人看着他说:“哦,如果那真是从总统来的赦免令,就应该是一张有印章、正规的纸,上面会有金字之类的东西。”他说:“你为什么取笑我,知道明早我就要被枪毙了?”
他说:“先生,我不是取笑你,这真是亚伯拉罕·林肯亲笔签名的。”
那人说:“哦,我根本无法相信。”于是他拒绝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他被枪毙了。
15

那是亚伯拉罕·林肯亲手写的赦免令,那天他赦免了这个人,但第二天却被行刑队枪决了。后来联邦法院审理这个案件,并做了判决:一个赦免只有被当作赦免来接受的时候,才是赦免。

我刚才读的是神的道。对那些把它当作赦免来接受的人,它才是赦免;对那些把它当作医治来接受的人,它才是医治。这适用于任何神的应许,如果我们照着相信并接受,不管它的大小,写在什么书上,只要它是神永恒的话语。
16

在这段经文里看到一个人在敲门,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我忘记了是谁画的那幅耶稣敲门的画了。我记不清他叫什么

了。我想他是一个希腊的画家。所有著名的画,在它们能去到名人堂之前,都必须先经过批评家们的殿堂。
这让我想起了教会,在教会能被接到荣耀中之前,必须先经过这个世界的批评。有时我们想从批评当中退缩,后退。但那只是试验,是给你的金块。 是神允许来试验你的,为要让你成为百分之一百闪耀的精金。“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这是圣经说的。所以我们欢迎批评,因为那是我们经过火炼的试验所必须有的。
17

这个画家,当他的画经过批评的殿堂时,有个批评家说:“先生,我认为你这副基督的画像非常美。我认为他站在门前,期待的眼神等候人来开门,画的非常逼真。但这里面有一个错误,就是你没有画门把手,让他能进去。”

画家说:“哦,我是有意这么画的。你看,这个把手是在里面的。基督在敲门,但必须你来开门。今晚这里每个向神祈求任何东西的人也是一样。他在敲门,但必须你来开门。是你来掌控,你在里面开门。如果你需要救赎,如果他敲门,你必须接受并开门。如果你需要医治,那就开门。这是你唯一需要做的。然后他就会进来。
18

你注意,一个人敲门是为了要进来。当然,一个人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或他不认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那个人交谈的话,他是不会去敲另一个人的门的。历代都有一些伟人敲过门。

比如说,在罗马的时候,要是伟大的凯撒,奥古斯都·凯撒,去到一个农夫的家敲门,那会怎么样呢?这个农夫走到门口,看到伟大的皇帝在那儿,他会脸伏于地说:“伟大的奥古斯都·凯撒啊,请进来我家。”对一个贫苦的农民来说这是多大的荣幸,罗马的皇帝竟然站在他门口。那会是极大的荣幸。
或是在死去的阿道夫·希特勒的日子。要是阿道夫·希特勒去到一个农夫的门口,或是去到一个德国步兵的门口,一个小兵的门口敲门。这个战士来开门,看到当时伟大的德国元首站在他门口,他会马上立正敬礼,说:“希特勒啊,请进!我家里的东西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为什么?希特勒是当时一位重要的人物,尤其是对德国人来说,他是当时德国的独裁者。
19

或者我可以这么说,要是我们伟大的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今晚来到达拉斯,来到达拉斯一个铁杆的民主党人的家,这对你来说是多大的荣幸。肯定的。你可能跟他政见不同,但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是美国的总统。他是个伟人,重要的是这个敲门的人很重要。绝对是的。

他要是来敲你的门,即使你不同意他,你可能说:“等一等,艾森豪威尔先生,离开我家,我是个民主党人。”不会的先生。你会请他进来。跟着会怎么样?明天……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竟然谦卑自己(我相信他是个伟大的总统),他竟然谦卑自己来到你门前,而你只是个普通人,那电视台都会报导的。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来到一个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穷人家里了。他能这么做有多谦卑。
20

或者要是刚来到访的英女王,她去到加拿大。她来到美国,她要是来到你们当中的一个女人家里,那会怎么样?你可能看着她说:“我不知道你是谁。”

她说:“我是英国的女王。”
虽然你不是她的臣民,但能有英女王来到你门口是你何等的荣幸,因为她是一位重要的人物。她是这地上最大的女王,是现今这地上最大的女王,就是英国的女王。你会说:“女王陛下请进,你要是看好我这里有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只管拿。”
要是架子上摆着一个你祖母传下来的,你珍视的饰物,如果她要你都会给她的,因为她是一位重要的人物。她是一个伟大的女人。你能把这个宝物给英女王是你的荣幸,因为她很重要。
但是,哦,弟兄姐妹,我在这里要说,还有谁能比敲你门的耶稣更重要呢?而又有谁比耶稣更多被人拒绝呢?他比全世界的总统、独裁者、国王更被拒绝。耶稣比他们都更被拒绝。女王、独裁者可能会给你一些东西,或从你拿走一些东西,但耶稣来到你门前,想要给你一些东西,而且是你所能拥有的最好的东西,永生!却被人在门前拒绝。哦,这是何等的悲剧。一个男人或女人要是能停下来,想一想,主的王,生命的王,永生神的儿子,敲一个朽坏之人的心,要给他一些好的东西,但那人却拒绝了他。
21

今晚圣经里每个神的应许都是你的。如果神的信心敲响你的心,你就可以得到。我们为什么忧愁?我们为什么说:“哦,我就是担心这会不会成就?”我们的头脑怎么可能明白这位荣耀的王,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所作的应许呢?“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人听见我,并开门的,我要进去与他坐席。”

“坐席”的意思是指“交流或交通”。耶稣想要交通。这是今晚神的心所渴望的。他渴望在达拉斯,在世界各地有这种交通。打破偏见,从讲台一直到地下室有一个大扫除,有一个老式的复兴震动整个的宗派,让永生神充满真正的教会。让圣洁派、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彼此握手。他渴望进去在他的百姓中间交通,进去交流,把一些美好的东西带给你;但教会与人们却拒绝他进来,因为你说:“哦,那群人信的跟我不一样。”那又有什么区别呢?那跟这个毫无关系。
我们是基督徒,在同一个家里重生,是一群天路客。我们不可能完全一致,直到我们面对面见到耶稣,被改变并拥有他自己荣耀身体的时候。
22

我们需要破碎、洁净、大扫除,开始一个真正的复兴,让恩赐、能力、圣灵的彰显进入教会,显明大的神迹奇事。神怎么可能在一群分裂的人当中这么做呢?我们做不到。神爱他的百姓,我们必须来到一起,举行大的聚会,忘掉什么浸信会、长老会等等的东西。

23

他在敲每个朽坏之人的门。这是他的职责。这是他来这儿的目的,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人。今晚达拉斯所有的人都得到了邀请,瘸腿的,跛脚的,残废的,瞎眼的……在这里的每个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一位论、两位论、三位论,你们所有抱着这种小小的分歧的人,走到一起来,这样你就会让医院都空了……哦,这样会让一些事情发生,会出现在报纸的头条。当基督进入千家万户的时候,电视也都会报导了。会的朋友们。

这些聚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这是为什么这些传道人坐在台上的原因。这是我来这儿的原因,为要告诉你基督爱他的百姓。我们必须为了圣灵的运行和教会的被提聚集在一起。神若愿意的话,这个礼拜我会讲到这个。
24

你说:“伯兰罕先生,我要你知道,我很久以前就已经让耶稣进来了。”我很感谢你让他进来,但这还远不只是让他进来,而是他进来后让他来掌管。

如果你请我去你家,我敲你家的门,你要是真的爱我就会说:“进来伯兰罕弟兄。”然后跟我握手说:“欢迎。”如果你对我说欢迎,我里面有足够的肯塔基人的特点,相信我在你家里做什么都是受欢迎的。我会脱掉鞋子,躺在床上休息。我要是饿了,就会去冰箱给自己弄个三明治。肯定的。你要是说欢迎我,那我会觉得受欢迎的。
25

但你要是让耶稣进来,人们的态度却不一样。你说:“耶稣,我不想你让我下地狱。我让你进门,但你就呆在门口。”你知道,在人的心里,耶稣进了第一道门之后,周围还有很多小门。我们来讲讲其中的一些门。不是想伤害你们的感情,只是稍微讲一下这些门。

第一扇门,你进来后往右转,那是一扇私生活的门。你说:“耶稣,你可以进来拯救我脱离地狱。但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你要是这么做的话,我就不能继续跟随你了。”这是为什么我们哪里也去不了。你可以接受一些洗礼的形式,一些教会的仪式,但当基督开始进来告诉你弃掉营中的罪,你不能再玩牌了,不能当每天早上祷告会的时候你却呆在家里,听亚瑟·高福雷这个流氓的节目;或者在家里播放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的摇滚乐;躺在院子里晒太阳;你们执事和教会的成员抽烟等等……难怪基督在人的心中没有权利了。
26

我不想伤你的感情,但五旬节派教会的道德出了什么问题?你们女人剪头发曾经是错的。我记得这个。但现在你说:“传道人,你又来了,又谴责这个了。”好的。你看到自己的私生活了吗?圣经反对这个。如果圣经说在奶奶那一辈是错的,今晚还是同一本圣经。圣经说如果一个女人剪头发,她丈夫就有权跟她离婚,因为她羞辱了她的头。是的。这是圣经说的。哪里出问题了,要么是会众,要么是讲台。是的。这是真的。

注意,以前你们女士穿这种低一点的裙子,前面和上面像这样,但现在她们……五旬节派的女人们穿上了短裤。是的。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说:“我不穿那种东西。我穿休闲裤。”那更糟。你知道圣经说一个女人穿男人所穿的在神眼中是看为可憎的。
27

为什么我们不能有医治聚会和大的复兴呢?为那个站立。罪就在门口了,就在那儿。你说:“哦,我属于这个那个,我……”这跟那个毫无关系,必须是基督借着他的道,敲你的心门。是的。

你们女人穿的这些污秽的衣服,你对我说:“哦,伯兰罕弟兄,它们只卖这个了。”但他们还卖缝纫机和布料。你自己看着办吧。姐妹们,我问你。你知道在审判的日子你要因什么被定罪吗?因你跟罪人犯了奸淫。圣经说,我们配得称颂的主耶稣说:“若有人看见一个女人动了淫念,他已经在心里与她犯了奸淫。”你要是把自己打扮成那样,你对自己的丈夫或你的男朋友,可能纯洁得像百合花,但耶稣说你若是在那人面前把自己打扮成那样,你就是跟那个罪人犯了奸淫。耶稣这么说的。谁有罪?是你把自己打扮成那样的。
28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挑女人的毛病。”好的。你们男人,任何一个让自己妻子抽烟、穿那种衣服的男人,也证明了你是个什么材料。你本该是治理你的家的!怎么回事?你无法让美国人的家庭……难怪我们有青少年犯罪,我们有父母犯罪,我们有教会犯罪。绝对是的。没错。不是要伤害你,而是告诉你真理。我们必须要大清扫。必须要有一个复兴,把所有的虫子都除掉,然后我们才能……神才能进来。

他站在门外叩门,你说:“你干涉我的私生活。”看到吗,瞧。你还有一个小门,被称为“骄傲”。哦,天哪!“你不许碰这个,瞧,伯兰罕弟兄,今天有很多这个。”好的,你的私生活。你说:“你无权干涉我的私生活。”那正是你告诉基督的。我是从神的道上说的。道为自己说话。是的。
29

私生活。你知道,“我跟琼斯,我和我的宗派……”你无权在弟兄之间划分宗派的界限。是的。不是在教导上有很多的差别等等,这些没有问题。我吃樱桃馅饼,别人吃苹果馅饼,但我们都是在吃馅饼。我们无权因为一个人跟你信的不一样,就划清界限。你的宗派……所以我就……“我告诉你,我不去那些圣滚轮。”你要是真的去到天国的话,就必须跟他们一起,因为那里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人。

“哦,我是长老会的,我不去……”好吧。看他们,瞧。你让他进来,让他来救你脱离地狱,但你却不要他作你的主。“主”的意思是“治理权”。“主”的意思“拥有权”。当他进来,要让他作你的主。
30

这个伟大的布道家葛培理,有一次我去参加了在路易斯维尔一个早餐会。他在那里举行了一次大会。我听到他站起来,拿起圣经说:“这是一个例子。”他说的是对,绝对是的。他说:“保罗去到一个城里,他举行一场复兴会。一年后他回来,他带领得救的那个人,又带领了三十个人得救。而我去到一个城市,举行一场复兴会,有两万个人得救了,六个礼拜后我回来却连二十个都找不到。”

怎么回事?问题在这儿。那些人只是因为布道家和大群的会众而兴奋,仅此而已。没错。五旬节派也到了同样的地步。我们需要的是让基督作主!进到他的面前,说:“主啊,请进来。”
31

他在这里又说,还有一个门叫做信心。真希望我们有时间能打开所有这些门,但我想打开……看看这扇信心的小门。你知道,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有信心,我让耶稣进到了我心里。”你以为你做了一件让他感到荣幸的事。有时你看起来是这样的。哦,你觉得让耶稣进门,站在那里是件多么大的事。不用担心,他不会站在那儿很久的。我也不会站很久的。你也不会在我家呆很久的,如果我说:“来,就站在这儿,不许动,除了这儿,你哪里都不许乱动。”那样的话,你知道自己是不受欢迎的。这是为什么两万人里才有二十个人。

我们需要让他进来,当他进来后,敬拜他,说:“主啊,请进。作我的救主,我的神,掌管我,作我的医治者,成为我生命里的一切,作我的主。主啊,接过我的一切,并掌管。接过我的情感,我不会对你再感到羞耻,接过我的骄傲。主啊,站在门口让我穿上你的道。”那样你就会看到一场复兴了。“主啊,站在我的私生活上。让我成为你想让我成为的样式。神啊,让我不要用自己的思想,而是用你的。主啊,带领我。”他不会使你脱离他的道的。他会持守你在他的话语里。不是因为浸信会做的,五旬节派做的,长老会做的,而是因为神的话这么说,你相信。
32

一个从神的灵生的人,是遇到了一些永远不会离开他的东西。除非这个人来到了旷野深处那神圣的沙地上,否则这人就无权传讲福音。这世上的神学家很聪明,精明,什么都能解释,甚至能把整本圣经都解释没了。他们可能会把你的脑子都搞混了,但你若是让神完全地进到了你的心,得到了在旷野深处的经历,那么弟兄,所有阴间的魔鬼都无法去到你所在的地方,因为那是真实的。

那里有一扇信心的小门。你说:“传道人,我知道你们相信神的医治,但我所信的没有教导我那些东西。”那么你所信的就错了。明白吗?你要是让耶稣进来,你就不会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耶稣在那里,他是神迹。他是行神迹的。他在这里是你心里的神迹,就像他当时行走在加利利的时候一样。他在那里。
33

这是为什么人们不让他进来。你让他站在门口一次,使用神的信心,那是给你的。你要是重生了,让基督进到门里,他会站在门口说:“我是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是的。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神的一部分,我站在这里,我是你的王,我是你的医治者,我是你的喜乐,我是你生命的根基,我是阿拉法,是俄梅戛,你早上起来,晚上睡下我都是你的。”

就像大卫说的:“是的,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我若在阴间下榻,他也在那里。”我们需要一个老式的复兴。多么真实。
34

现在注意,还有一件事。他在这里说到老底嘉教会时代,就是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代,他说:“我劝你向我买精金。你说你是富足……”今天的教会有多富足?从未有过这么高大的建筑,这么多的金钱。“你说我是富足,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赤身、可怜、瞎眼、贫穷、困苦,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不知道。

你要是见到一个人从街上走来,是困苦、赤身、瞎眼的,你会跑上去,说:“先生,你是赤身的。”
他说:“你说我吗?你要帮助我吗?”
“我能帮助你,快点进来,我给你穿上衣服。”他要是听你的,没问题。但这个人若是在那种情况下,却还不知道,那怎么办呢?圣经说那正是最后这个教会时代的境况。
35

你们五旬节派的人,你拥有最好的教会,但你要是能去到街上那个小团契,敲打着盆啊鼓啊之类的东西,呼召罪人悔改,还好过你们这些成了停尸房的大教堂。你知道这是真的。

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们。我是你们的弟兄。我只是把真理告诉你们。所以老底嘉教会……这是为什么我说到你们女人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你们五旬节派的女人脸上涂着指甲油,你知道……不管那是什么,你不需要那些东西。不需要!那些是属魔鬼的。
我告诉你,圣经上只有一个女人涂脂抹粉,她叫耶洗别,结果神把她喂狗了。所以你看,涂脂抹粉是把自己当狗粮了。我这么说不是开玩笑,朋友,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地方。我只是告诉你真理。那是异教徒的做法。怎么回事?
经上说:“可怜、困苦、瞎眼,而且还不知道。”
36

我是在肯塔基一间木瓦的小木屋里长大的。妈妈曾把我们这些小伯兰罕放到一张床上,三个在床尾,三个在床头,三四个横在中间。我们床的上方有块旧帆布用来挡雨雪,免得落在我们眼睛上。冷风吹进来,晚上冷风刮进来,有时妈妈说有东西,就是冷风会吹进我们眼睛里,结果把眼睛冻在了一起。我是老大,她说:“比利,下来。”

我说:“妈妈,我睁不开眼了。我眼睛给冻上了。”
我的弟弟爱德华说:“妈妈我也睁不开眼了。”
你瞧,我们眼睛冻上了,发炎了,眼睑粘在了一起。我爷爷是个打浣熊的猎人,他打到浣熊后拿到外面,炼出油来。妈妈把盛了浣熊油的锅放到炉子上,烧热了,然后上来抹我们的眼睛。过一会我们的眼睛就睁开了。我不知道怎么做的,但那把我们眼睛上的东西给化开了,我们就能看见了。
37

我告诉你弟兄,教会里来了阵冷风。五旬节教会在什么地方给冻着了。这需要一个比浣熊油更大的东西才能打开他们的眼睛,“我给你眼药。”那个眼药能打开你的眼睛。要是传讲神的道都做不到的话,那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它的眼药可以了。圣灵加热神的话,今晚穿过教会……教会热爱神的话。绝对是的。他能打开眼睛,然后你就能看到有一阵冷风穿过教会。我认为我们必须打破这种“我是这个,我是那个”的东西。我在想,我们到底是什么?朋友们,巴不得你们知道你们是神的儿女,是神想要……你的眼睛里面有了东西。是的。我们想要的是神在这次复兴会中涂上一些眼药,打开我们的眼睛。

38

看一看神对我们做了什么。“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给我开门的,我要进去与他交流。要是浸信会的听我,要是卫理公会的听我,要是长老会、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的听我,我就进去。我要把油涂在你的眼上,打开你的眼睛,让你看到我们在哪里了。”

哦,你知道五旬节派教会有过复兴。不久前,这个传道人,这里的这个犹太人弟兄,介绍说我是这个复兴的先锋。我们有过一个美好的复兴。我不知道历史上还有过任何一个能像这个五旬节运动时代的复兴。是的。今晚,这复兴之火燃遍了天下各国。是的。我们到了最后的时刻了。太好了!我要对你们达拉斯的人,这些大的教会的总部,这些伟大的人们说,不要因为我说了刚才所说的你们就感到难受。朋友们,我那么说是为了你们的益处,是为了福音的益处。
39

瞧,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真正的医治聚会。当我们推倒我们之间这些小小的围墙,纠正自己,洗净我们的脸,摇动自己的时候,我们才会有些真实的事情发生。是的。然后神才会祝福我们。然后锡安的歌才会把我们盼望的老式复兴的祝福带回给我们。五旬节的天空满了这些。当我们手上有这些真实的东西时,那为什么我们还去接受一些替代品呢?没有必要。但你怎么样?我们见的太多了,以致失去了对我们所拥有之事的价值。

40

一次有个人去到海边。他想要休息一下,他从来没有见过大海。他是在一个有点像沙漠的地带长大的。他在去到海边的路上,他说:“我要去到……我太渴望闻到空气中盐的味道了,看到海浪翻腾,水花飞溅到空中,天是蓝的,映照在咸水中使海水成了蓝色,听一听海鸥在海上翱翔的叫声。我渴望听到看到,对我来说一定是太让我安息了,因为我听过这样的描述。”

他准备好去海边了。在他去海边前,他遇到了一个回家的老水手,就是老海员。他说:“伙计,你去哪儿啊。”
他说:“我去海边,先生。我要去看海浪。”他跟他解释他的心要是能看到那些该有多兴奋。
老水手说:“我是生在海上的。我生在船上。我观看海浪,听到海鸥的叫声已经有四十年了。我没看到什么让人兴奋的东西。”你瞧,他看的太多了,以致都变成很平常了。对于神的医治也是这样。
41

有人告诉我说,有个小传道人昨天为一个小女孩祷告之后,这个女孩的腿长长了两三英寸。求神怜悯,这本该让这个地方都像火着起来!王在这里,掌管天地的神大能的基督在这里,能行大能的事情,只要我们相信他。你不相信吗?肯定的。只要我们相信他,有信心说:“神啊,今晚你若是开我的眼睛,让我见到你的荣耀,父神啊,我们就会见到伟大的事情。但除非我们的眼睛被打开了,否则你怎么可能看到呢?”对吗?我们必须眼睛被打开才行。我们看到太多神迹发生了。我们看到人们叫喊“赞美主。”然而我们还是不去看。对吗?是的。大能的运行,但却对我们变得平常了,平常得我们都不去留意了。

42

不久前,在路易斯安那……我想是在乔治亚,我认识一位黑人老传道人。是个很好的人。有着一个美好的魂。他那里有个人,他妻子去教会,是个敬虔的老圣徒。她说她为她丈夫祷告了很久。他叫加百列,但人们都简短地叫他“加百”。人们就是没法让这个老加百纠正过来。怎么都没法让他跟教会,跟神和好。很多次,这位黑人老传道人带老加百打猎。他们出去打猎。有一天,他们打完猎,走在路上。他们都打了很多兔子和飞禽,挂满了全身,都走不动了,太沉了。他们走到一条熟悉的小路,走在路上的时候,这个人一直回头看着西边太阳落山的地方。

弟兄我告诉你,教会该知道这是太阳落山的时候了。太阳在落下。我们看到的这些祝福是什么?先知在说什么?“到了晚上必有光明。”什么光?太阳是怎么运行的?太阳从东方急速升起,在西方落下。文明从东方升起,去到了西方。现在东西方碰到了一起。主愿意的话,我这个礼拜会讲讲这个。
43

注意,同一个光。当太阳升起,照亮东方的时候,这同一个太阳也照亮西方。你明白吗?圣经说……先知说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一个阴沉的日子。我们有的光够我们加入教会,建造精良的教会组织。这种东西我们已经有两千年了,但神应许在晚上的时候要有光。那是什么?照在东方的同一个光,五旬节降临,并带来同样果效的同一个圣灵,今天降临在了西方人的身上,并带来了跟以前一样的果效。要有光!

44

当他看着西方的时候,这个老黑人走在那里,他拍了拍牧师的肩膀。老传道人回头看,他看到老加百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他说:“牧师,今天是礼拜六。明早你会看到我坐在哭泣之人的位子上。我会在教会里,在我亲爱的妻子身边找个座位。我会忠诚直到神取去我的生命。”

牧师听到这个简直太高兴了。他说:“加百,你知道我很感激你这么做。我太喜欢听到你这么说了,加百。但是什么让你转变得这么快?是我的哪篇讲道吗?是我跟你说到的有关主的良善的讲道吗?
他说:“不是,牧师。是在地平线的尽头,我感到有些东西在敲我的心门。”他说:“你知道,牧师,我的枪法连仓库都打不到。我的枪法在这一带是最差劲的。但你看看我身上挂了多少猎物。我挂的这些兔子、鸟,神一定是爱我,否则他不可能给我这些的。”这么微小、简单的事情,这是基督敲响了心门,“加百,今天是我在你的准星上。”
45

今晚你又怎么样呢?你开着好车来到这里,这是什么?你们去到那些好的教会的人又怎么样呢?你们坐在这里,身体健康,而不是像那个扭曲着躺在那里的那个小孩子。你们呢?你们那些坐在这里的健康的女士,对比那些这个建筑中生病的女孩,抽搐的孩子,你不知道这是神在敲你的心门,说:“很高兴见到你。”这是神的良善,让你昨天能吃到礼拜天的晚饭。

46

几个月前我站在印度的孟买,在那里我曾对差不多五十万人讲道,看到那些年轻的母亲带着小婴孩,孩子的肚子都是肿的,都快饿死了。你们垃圾桶里丢掉的残羹剩饭都能喂饱他们。你不知道那是神在敲你的心门吗?你说:“我属于教会,伯兰罕弟兄。”偏见,无动于衷!门关上了。哦,要是今晚这差不多一千人,如果你能向耶稣基督打开你心的每扇门,那么在接下来的几个晚上就会有一场复兴临到,会成为报纸的头条,因为基督来了。

他想要这样。今晚这是神超过一切的渴望,就是让他的教会合一。他在敲你的心。好传道人,好衣服,好车,好工作,难怪基督站在门外。为什么你不让他进来呢?让他进来!我们低头一会儿。
47

请你们每个人都闭上眼睛。我想,在我们祷告前,这里有谁愿意举起手来说:“伯兰罕弟兄,我不是向你举手。我是向神举手,因为我感到最近几天我听到了一点敲门的声音。我没有照着该有的方式生活,伯兰罕弟兄。我存有偏见。我只是个教会成员。我本该更好才是,我知道我应该那么做。我跟我的邻居争吵。我跟不同的教会争论教导。我没有照着该有的方式生活。我没有做我该做的,但借着神的恩典,今晚我要把门打开。我要让他从现在起成为我的主。伯兰罕弟兄,我是认真的。我不是向你举手,我是向基督举手。主啊,我来了。”我会在祷告中记念你。每个人安静的祷告。会场各处的人,你愿意举手吗?是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