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29 耶稣在门口

1

谢谢。你们愿意的话,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祷告,请我们低头。

永恒、值得称颂的神,我们来到你神圣的同在中,献上我们心里的崇敬,感谢你,赞美你为我们所行的。我们不配得着你给我们的祝福。
我们祈求你今晚怜悯我们,祝福我们。主啊,不要看我们的罪,而是看我们对基督的信心,他是我们罪的屏障,他饶恕了我们一切的罪,医治了我们一切的疾病。主啊,我们相信他,我们爱他。
我们知道是你的爱把他赐给了我们,“因为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主啊,这是我们在做的。
2

我们在这座可爱的城市聚集了两个晚上,今晚就要结束了。神啊,我们祈求你饶恕我们一切的软弱,让这撒下去的种子在人魂的田地里生长。求主应允。

主啊,今晚帮助我们。我们站在这里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但我们依靠你,你是我们信心的创始者和成就者。你应许了我们,只要我们张开嘴你就会充满我们。我们相信你的道是真实的。
祝福这些百姓,祝福这些传道人,他们的教会和会众,还有那些让我们租用这个建筑,这个学校的人们。愿我们一起因着聚集而成为极大的祝福。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3

刚才斯威特先生说他们为我收取了一点爱心奉献。我很感激。我不是为了这个才来的,但我很感激。我的费用不多。我牧养一个浸信会教会的时候曾一直工作了十七年,没有收取过一分钱。我一辈子都没有为自己收取过奉献,我一生从来没有收取过奉献。

4

我的费用不多。我办公室、家里等等的费用大概是一天一百美元。对一些人来说可能觉得很多,但你想过奥洛·罗伯茨一天的费用吗?他一天差不多要一万美元。还有葛培理,有时他的广告费等等要一分钟两万五千美元。

瞧,这很少。但我也保持我的事工不是很大、通畅、卑微,这样我就可以来到像你们这样的小聚会传道。瞧,要是我的事工必须得有很多广播的时间段,电视节目,大的办公室等等(本来我可以这样),那么我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被带领着去到五六个人的聚会了。之前我曾一次向五十万人讲过道。
5

主要是想我去海外,那么他就会让人资助。我去海外,成千上万的人来参加遍及全城的聚会,反正神有办法让他们来,我不需要做什么。所以,只要真实地过一个凭信心生活的美好生命。

我很高兴神允许我来跟你们有这样交通的时间。我希望哪天我们能再相会。如果不在这里,靠着神的恩典,当一切结束了,我会在那里与你们相会。我在那里见到你的时候,你会听到我现在对你们所做的同一个见证。他仍然是一样的。
我会为你们祷告,你也为我祷告。我要感谢你们小小的爱心奉献。我有家庭,三个孩子和妻子。我们有办公室,我们有费用,每周都会往世界各地寄出几千条受膏的布条,有从各国来的信件……我们……
6

你能想象,我们有四条电话线是我可以接听的,有时平均每个小时要接四十二个长途电话。看到吗?昼夜不停。瞧,你可以想象那是什么了,极大的压力。你要是能看看我八年前的照片跟今天对比一下,你都不会以为是同一个人了,因着这些昼夜不断的压力。但有一件事……有人问我说:“伯兰罕弟兄,你什么时候能休息一下啊?”

我说:“等我过了约旦河的时候,在那里我就会休息了。”现在,夜晚临近,我必须竭力工作。你们借着为我祷告,求神帮助我尽我所知的,尽自己的全力去为主赢得灵魂。
我知道在我们居住的城市,在这个满脑子知识的国家,你伸出手来,说:“我相信这个,我要资助。”这要迈出很大的一步。我确信,神会为你迈出这一步来支持,而大大奖赏你们。感谢你们每一个人。
7

现在让我们再次低头,求这位“作者”来为我们解明这本书。主啊,这是你的道。主啊,今晚我很累。这已经是连续三十个晚上的聚会了。我求你帮助我,使我顺服你的灵,让圣灵把这些话放入那些他应该去到的地方。求主应允。

求你从我们所付出的努力中得荣耀。祝福你的儿女。他们今晚聚集不是为了别的缘故,而只是为要敬拜你。主啊,我祈求你来,并让我们敬拜你。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8

今晚我选了一个在启示录里比较熟悉的经文,就是3章20节。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这是一段不寻常的经文,但你知道,神是不寻常的。他以不寻常的方式行事。读的这段经文不长,但却足够了。神若启示给我们,足能使全世界的人都得救,得医治。这是神永恒的道。
9

今晚读的这段经文是专门给老底嘉教会时代写的。我真实地相信我们正生活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我相信这城里,或这个国家的每个传道人和圣经读者,如果他们今晚在这里,他们都会承认这个信息是给老底嘉教会的,也就是最后一个教会时代,他们变成了温水,不冷不热。照着所读的经文,神要把他们从嘴里吐出去。

这段经文的背景很不寻常,因为有一位在门外叩门。我记不清是哪位画家画的那幅著名的耶稣敲门的画了,但我记得那幅画的历史,是怎么画的。我知道那位希腊的画家用了他一生很多年的时间来画那幅画。任何一幅著名的画作,在被挂在名人堂之前,都要先经过批评的殿堂。
10

这是何等美丽的教会的画面。在教会被从那些批评的人中取走以前,必须先经过那些批评的人。必须先能忍受批评的考验,才能被提到荣耀里。

这应该让今晚的每个基督徒都高兴,因为你知道自己可以生活在地上,却不属于这地,只是一个朝圣者,一个陌生人,一个在这里寄居的,知道我们的产业不属于这世界。我们的国不属于这世界,而属于那要来的世界。
我们知道,我们正生活的这个时代被称之为“人的日子”。主的日子要来。那将是给他的教会的日子。所有这些属地的东西都要灭亡。
11

注意我们的主所说的:“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凡来到神面前的儿子,都必须先被试验、管教,经历对孩子的训练。没有例外,每个来到神那里的儿子都必须被试验。他要是受不了管教,那么圣经说他就是私生子,而不是神的孩子了。

认识到神的恩典带领了你们这里的一些人,经历了二三十年的试炼和逼迫,这是何等的感受啊!神为你们做了这事,表明你们是神真正的孩子。他接纳你进入了与他的交通中。某一天,当基督再来的时候,面对所有那些批评你的人,你会得着荣耀,并拥有一个与他荣耀身体相似的身体。我们等候着那有福的盼望。
12

这幅著名的画作经过批评的人,有一个很会批评的人来,说:“先生,我认为你耶稣的画像很美。我认为那扇门,还有场景,在最黑的夜晚敲门,我想这很适合启示录3:20。”但他说:“先生,你忘了一件事情。”

那个画家说:“是什么?”
他说:“你忘了在门上装把手了。要是里面的人说:’进来。’他怎么进来呢,因为门上没有把手可以让他进来?”
那个画家说:“哦,我有意那么画的。你看,在这儿门把手是在里面。”
13

就是这样,把手是里面,基督在敲门,但你必须给他开门。他不会强迫你,他给你选择让他进来的权力,但他不会硬闯进来,因为没有把手让他进来。你必须开门。

为什么一个人敲门呢?一个人敲门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进来,他有一个信息,有个礼物或有什么使命,或者一个人敲门是想进来看谁在里面。在这个时代朋友和敌人都这么做过。
14

比如在伟大的凯撒奥古斯都的时候,他要是来到一个罗马农民的家里会怎么样?他去到城里的贫民窟,来到这个穷人家,敲他的门。伟大的奥古斯都来敲这个贫苦农民的家门,这个农民来到门前,打开门,看到站在那里的奥古斯都,你认为这个穷人会怎么想?“我一个穷人,连饭都吃不上,而这个国家的皇帝站在我门口。”对这个农民,这个穷人来说,这是多大的荣幸,因为凯撒在当时的罗马帝国是最重要的人物。对那人来说这一定是个极大的荣幸。

他可能会说:“伟大的皇帝,请进来我卑微的家。我家里若有什么你喜欢的,尽管拿。你可以随意拿。我要是能做什么帮助我伟大的皇帝,我一定会做的。”这件事重要是因为一位重要的人物站在他门口。
15

如果在不久前的德国,当阿道夫·希特勒,德国伟大的元首,他要是来到一个士兵,一个普通步兵的家里,敲响他的门;这个小兵走过来,从窗户往外看,见是希特勒在敲门,德国最大的人物,站在一个士兵的门口。他马上就会开门,行德式的敬礼。

16

他说不定会跪下,说:“德国伟大的元首,你使我的舍下如此荣幸,先生,请进。我家里若有任何东西是你想要的,都可以拿。德国的大独裁者来到我家,甚至走过院子,敲我家的门,我是多么荣幸啊!”是的,那会是很大的荣幸。他会请希特勒进来,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今晚我们亲爱的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要是来到这城里一个最忠实的民主党人家里敲门,你可能跟他政见不同,但这里任何人要是知道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敲你家的门,你都会感到极大的荣幸的。是的。因为他是美国最伟大的人之一,他是美国的总统。即使一个忠实的民主党人也会觉得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来他家是一种荣幸。
17

要是最近到访加拿大的英国女王,她来到美国,她要是来到我住的小房子,或者说一个这城里最穷的人家里,她要是谦卑自己敲门,敲你家的门,那会怎么样?你去开门,见是英女王,你会感到多么荣幸,因为她是一个伟大的妇人。

我曾见过她一次。我见过英女王的母亲,见过他们。当时乔治国王还患有多重硬化症,他派人请我去为他祷告。我们曾走在加拿大的街道上,站在那里,看到女王穿着漂亮的蓝裙子,乔治国王笔挺地坐着。他胃里有溃疡,还有多重的硬化症。他们说当时他病得很厉害,但你绝对看不出来,他笔直地坐着。为什么?他是国王,他行为像一个国王。
18

我注意到巴克斯特先生,他曾是我聚会的经理人。当他看到国王经过时,他哭了起来。我说:“厄恩,你哭什么?”

他说:“比利,我的国王和女王过来了。他们多值得敬爱啊。”
我说:“是啊,巴克斯特先生,他们是的。”
但我想,“如果乔治国王的一个属民,在国王经过的时候有这种感受,当荣耀的王耶稣来的时候又会怎么样呢?他经过的时候他的属民会怎么样呢?”
当时学校让小孩子们拿着小旗子出去,告诉他们……小英国国旗……他们都想表达爱国的热情,想让他感受到欢迎。他来敲那个国家的门。
19

老师把小孩子都解散,让他们去街上,当国王经过的时候可以挥舞英国国旗,表达他们对国王的忠诚。有个学校的小孩没回来。于是老师跑到街上找这个孩子。她在一根电线杆底下找到了这个小女孩,她在伤心地哭着。老师说:“亲爱的,你怎么了?你没有挥舞小旗吗?”

她说:“老师,我挥了。”
老师说:“国王没从这儿经过吗?”
她说:“老师,国王经过这里了。”
老师说:“你没见到国王吗?”
她说:“老师,我见到国王了。”
老师说:“亲爱的,那你为什么哭呢?”
她说:“你知道,我太小了。我看到了国王,但国王没看到我。”她很伤心。
但耶稣多么不同!不管你多小,多穷,再微小的敬拜他也能看到。
20

这位伟大的女王是他的女儿,她要是到你家,这样级别的女人若是谦卑自己敲你家的门,你若知道她是谁,你会说:“哦,伟大的女王。”虽然你不是她的属民,但你会说:“请进,欢迎来我家。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你若是有一个小饰物,即使你再珍视也会由她拿去的,因为你能给她都会觉得荣幸。虽然你很爱那个饰物,你也会由这位伟大的英女王拿去的,因为对你那是一种荣幸。
21

她要是像那样谦卑自己,全球的每份报纸都会刊登的。伟大的英女王谦卑自己,来到康涅狄格的纽黑文,一个最穷的人家,去他家了。电视台也会报导的,电台都会广播的,美联社也会报导。肯定的,她谦卑自己。

你家里的任何东西都欢迎她拿。你绝不会拒绝她的,因为她是如此重要的人物。
但我想问你,还有谁能比耶稣更重要的?还有谁更重要,但还有谁比耶稣受了更多的拒绝?他受的拒绝比任何人都多,而他不想从你拿走任何东西。他却想给你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永生。然而他还是被拒绝了。你病了的时候他想医治你,但他被拒绝了。哦,他是什么感受啊!
22

我要是敲你家的门,你让我进来,说:“伯兰罕弟兄,请进。我很欢迎你来。我很高兴你来做客。”我会非常感激的。我会觉得像在家里一样。我会进去,要是想的话,我把鞋一脱就躺床上了。要是想我就可以去冰箱给自己弄一大块三明治吃。我会感到受欢迎。我会进去,感觉像到了家一样。

但耶稣来了却不受欢迎。我想问你,你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很久以前就让耶稣进到我心里来了。”好的,我很感谢,这很好。但你让他进来是不是只把他当作紧急出口?你欢迎他,是让他进来救你脱离地狱呢?还是让他进来掌管你的心?
23

很多人请他进门,却不让他做主。“主”就是“统治者,主人,拥有者。”人们请耶稣进来,“主啊,我不想不得救就死了。我不想下地狱,我接受你作我个人的救主。”但当他进来,他能成为你家里的主吗?他受欢迎吗?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想说一说。你心里有很多秘密的小门,你不想让耶稣进去。那些是在门中的门。你进来后,往右转,耶稣,你接受他作你的救主……
但你说:“瞧,耶稣,你就站这儿。不许你干涉我的生意,或我的社交,或告诉我要做什么,或穿什么,做什么。你就站这儿!别让我下地狱就行了。你就呆在这儿,不许你干涉我的私生活。”
24

我们都有自己的私生活,我们不想任何人干涉。“我对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你别管。”

你想想你会是什么感受,你要是来我家,我说:“伯兰罕弟兄,我参加过你在新英格兰州举行的聚会。”
我说:“你好啊,请进。”但你要是……我说:“但你就呆在这儿别动,就呆在这儿。你哪里也不许乱动。”
你不会感到受欢迎的,你说不定转身就走了。我想这会不会就是我们来,在复兴期间兴奋一阵,过不多久我们就又回到世上去了。因为我们没有让耶稣进来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主。我们不允许他这么做,没有把我们的私生活和所有的一切都投降与他。这是他想进来的原因:掌管你。
25

首先,要是我们说:“不不不,我不想你那么做。我打牌,但不许你说我。我是女人,我剪头发,我知道圣经说不该那么做,但你别跟我说那些东西。”看到吗?

“我化妆(随你怎么叫那种东西,就是你涂脸上的东西。)我知道女人不那么做,不该那么做,圣经说她们不该那么做。但你别跟我说那些东西。”你知道,马上他就转身出门了。你还是跟耶稣进门之前的样子一样。他不受欢迎。
26

“别跟我说去跳会儿舞会对我有什么害处。琼斯和我们一起去喝瓶啤酒,在圣诞节喝点社交酒等等,你别干涉这些事情。”瞧,耶稣出门了。这是为什么我们在教会里有问题的缘故,是因为我们……他们接受耶稣作他们的救主……

最近当著名的传道人葛培理,我们在海外曾很多次见过面,用同一个体育馆聚会,但我从来没有机会跟他握手,直到在肯塔基的路易斯维尔。
27

末底改·汉姆博士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是一个老浸信会的传道人朋友。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就有交往了。葛培理是他带领归主的人之一。我跟末底改·汉姆吃早餐,之后葛培理上来,他责备了那些传道人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他说他们都太懒惰了,不出去做工,把腿架在桌子上等等。他给他们进行了好一顿“福音梳理”。

后来我介绍跟葛培理认识,他是一个很出色的人,基督的一个伟大的仆人。葛培理拿着圣经,他像这样说:“这是基督教的典范。保罗去一座城,让一个人悔改信主了,第二年他再回来,那一个信主的人又带领了三十个人信主。但我去一个城市,带领两万人信主,第二年回来却连二十个都找不到了。”
他说:“怎么回事?”他归罪在传道人身上。
28

我想,“葛培理先生,你在自己的类别里工作,你像施洗约翰一样受膏,但不行神迹,只传讲福音。约翰之后基督来了,不是一个大能的传道人,但行神迹奇事。基督吸引的人跟约翰不一样。”但我想到那个在他身上的灵,就像在约翰身上的一样。

我想,“先生,问题在这儿。”你看,因着大批会众的激动,人们来接受了基督,但他们却不想让基督在他们心里有优先通行权。他们又把基督赶走了,“别干涉我的私生活。”
29

当圣灵说你这么做那么做是错的,你就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了。看到吗?是的。“他要是干涉我和琼斯,那我就不想跟这种东西有任何关系了。这一定是极端。”你最终会漂到某个大的、冰冷的停尸房之类的东西里。你得到的就是那些。

这正是所发生的事。耶稣要是不能进到你的私生活里,那么他就是不受欢迎。基督要是不能掌管,是你整个人的主,他对你就什么都不是。
还有一个小门叫“骄傲”。在这个二十世纪,那确实是人心里的一扇大门。人们想感觉自己是个人物。我想你停一会,分析一下。你究竟是谁?今晚你要是死了,你以为整个地球就不转了吗?你以为神或天使或什么的,都会很发愁吗?即使你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你死了两天后也就没人知道你了,只有你的亲人了。
30

不久前,我站在……我喜爱艺术。我喜欢看伟大艺术家的雕塑,还有画家等等。我在田纳西的一个博物馆,有两个年轻人站在那里看一张纸,上面放了一个类似勺子的东西。一个男孩儿看着,他转过身说:“约翰,过来,看这儿。”

我从那个男孩的肩膀看过去,读着。那是对一个男性的分析报告,说到在重量等等的项目上,男性比女性价值更高些。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男人,你知道他值多少钱吗?八毛四分钱。但你却给他穿上一百美元的西装,给你的八毛四分钱戴上一顶五十美元的帽子。
31

你们有些女人穿着一件五百美元的貂皮大衣,带着一顶支楞着的帽子,在复活节早上去教会,鼻子翘到天上,要是下雨都能把你淹死,但你值多少钱?八毛四分钱。

哦,你觉得自己漂亮,但记住有一天……你也许是漂亮,但你最后剩下的,只会是皮肉之虫爬进来,吃掉你的肉;也许下个礼拜这个时候你就会这样了。你知道我说什么吗?
你说:“伯兰罕先生。我是这城里的官员。”但会有别人取代你的位置。当虫子把你吃光的时候,人就把你忘了。
32

这个男孩对另一个说:“约翰,我们不值几个钱,对吗?看起来不像我们,我们得重一百五十五磅才值八毛四分钱。”他们站在那里。

我拍了一下他们的肩膀,我说:“孩子,请原谅。我也看着这个,因为这让我很惊奇。我也不到一百五十磅。”但我说:“我只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就是:你身体里的化学成份可能不值八毛四分钱,可能刚够粉刷一个鸡窝的,一点钾等等的东西。你可能不值八毛四分钱,但你里面有一个价值一千万个世界的魂。”
33

你要是去一家餐馆,要了碗汤,里面有个蜘蛛,天哪,你非得把碗摔了,脸都红了,你叫服务员来,说:“你要毒死我啊!汤里有蜘蛛,我再也不来吃饭了。”你把餐巾往桌上一扔,就走出去了,气得像个吃了秤砣的癞蛤蟆。

你认为自己是个人物,然而当魔鬼往你喉咙里灌输各种死的宗教,而你魂的价值一千万块钱,你却能接受。你到底是什么?你是谁?你从哪儿来的?你去哪儿?所有的诗人等等,没有任何书卷可以告诉我们,唯有圣经。它说到你是谁,从哪儿来,你是什么,你去哪里。这是神的眼镜。你该时不常地看看,而不是看那么多的教条等等的东西。是的,耶稣想进去你骄傲的门里。
34

这以后,你们不会喜欢我的,你们女人,但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聚会。以往在浸信会,老南方浸信会,我是从那里出来的。我不知道你们北方浸信会的,但我告诉你,老的南方浸信会,我们不会眼里没有眼泪地上去悔改,然后回房间里把名字记在册子上。我们会去到祭坛前祷告,彼此拍着对方的后背,直到我们得到了。这才是你们再次需要的。我们拥有一些东西,我们找到了基督。

对我来说那是二十九年前的事了,我传道已经二十八年了。他对我每天都越变越甜蜜。发生了一些事情。当基督进到你的私生活里,他就会改变你的一生。
以前浸信会的女人剪头发、化妆,或往脸上涂的那些东西,这是不对的。我知道你说我说错了,不管那是什么东西,油漆或什么的。那是错的。今天……
35

一个老卫理会的传道人曾唱过一首歌,凯利弟兄。他和凯利姐妹唱到:

我们放低了栅栏,我们放低了栅栏。
我们与罪妥协,我们放低了栅栏,
绵羊走了,但山羊怎么进来了?
因为你放低了栅栏,就这么简单。因为讲台变得软弱了,他的教区成了他的饭票,而不是从神而来的使命。
听着女士。这不是开玩笑,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地方。我想跟你们说一说。圣经里只有一个女人画脸,那就是耶洗别。神把她喂狗了。你看到神怎么想那些这么做的女人了吗?你说:“等一等,传道人。”你看到吗?你不想打开那扇门,对吗?“那跟这个没有关系。”但圣经说有关系。你不想打开那扇门。你不想基督进来。
36

圣经说一个女人若剪头发,或她的发绺,她丈夫有权跟她离婚,把她休了。圣经这么说的,因为她羞辱了自己的丈夫。你不该跟一个羞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你说:“我像百合花一样纯洁。”姐妹,这可能是真的。这是因为那个传道人从来没有告诉你,或是你顽固得不想让神进来。也许传道人心里没想过这种事。

我知道这很严厉。我不想伤害你,但……我们不能再戴着白手套经手福音了。你必须把手套摘了,说出真理。那是人们喜欢的。在现代的今天,你们女人让自己的女儿,甚至你们当奶奶的,穿着那些不敬虔的衣服跑到街上,还称自己是基督徒。你说:“我不穿短裙,我穿裤子。”那更糟。
37

圣经说一个女人若穿男人所穿戴的,在神眼里是可憎的。那种污秽的衣服……维尔女士和维尔先生,我走在街上,他们在橱窗里放了塑像,就像一个麻袋罩在女人身上。简直是……

我问你,你意识到吗姐妹,你要是那么穿戴,你们对丈夫也许很贞洁,你们女孩可能对自己的男朋友也很纯洁,但在审判的日子你要为犯了奸淫而交账。耶稣说:“若有人看见妇女贪恋她,他心里就已经与她犯了奸淫。”
不管你生活得多纯洁,你要是把自己像那样呈现在男人眼前,神就要你为犯了奸淫而交账。你像那样出去,让罪人看你,你就是犯了奸淫。你说:“伯兰罕弟兄,他们只卖这种衣服啊。”但他们还有卖缝纫机和布料的地方呀。
38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真是在鞭打我们女人。”好吧,现在轮到你们男人了。任何一个男人要是允许自己的妻子抽烟,穿那样的衣服,也表明他是用什么造的。一个这么做的男人,他都不是个男人。愿神给我们老式的,重生的,圣徒般的,属神的家庭。那样就不会有青少年犯罪了。不是青少年犯罪,而是父母犯罪。他们有个木头板房,门上挂着一根胡桃树枝子。那是我们家的纪律。

好的。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们不该听到这种东西。”你该听!是的。你不想让神进入你的私生活。你不想他进入你里面的那个小房间。“你别跟我说可以穿什么,可以戴什么。不许你告诉我该有什么行为。我想抽烟就抽烟,那是我的事。”
去吧。“你们若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们里面了。”这是圣经说的。
那是一扇私生活的门。
39

我们得快点了。我们快点看看另一扇门,我想说说这个。那就是信心的门。我们之所以再也没有神迹了,这本该在人们当中……为什么?因为信心的门关闭了。

你说:“主啊,我去教会。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但我相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神怎么能在一个这样的心里作工呢?你的心意已决,你一定要做你想做的。神不能告诉你任何东西。他要是不能那么做,他又怎么能给你信心呢?你为什么不让他站在门口呢?他圣经里说的每句话,你都要对它说“阿们”,并接受。这是当耶稣站在信心的门口时要发生的事。
40

这里还说了一件事。你有一扇眼睛的门。这是一扇大门,通往眼睛的门。你知道,我们看东西。我们美国人都被惯坏了。神给我们赐下了大的复兴,大的事情,大的恩赐,但这都对我们变得习以为常了。

不久前,一个人去海边休息。他想闻海水的气息,听海鸥的叫声,巨大翻腾的海浪,碧蓝大海白色的浪尖,好像要把天都卷进去一样。他觉得这肯定会让他很兴奋,因为他之前从未见过海。
他下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水手。水手说:“我的好人啊,你去哪儿?”
他说:“我去海边休息。等我看到大海,听到海浪咆哮,海鸥尖叫,那会让我的魂激动。”
水手说:“哼,我生在海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东西。”他看得太多了,他已经不激动了。
41

你们全福音的人在很多事上也是这样。你见到神行了太多的事,在你们当中的神迹,以致你都变得习以为常了。不再让你感到激动了。圣灵的同在不再给你喜乐和前进的火热了。为什么?这是老底嘉时代,不冷不热。这正是我们生活的时代。这是基督说的时代,“我站着叩门……”[录音空白]

注意,我们就要结束,开始祷告队列了。把这个作为结束。他站着叩门,他想进入你骄傲的门,你私生活的门。他想进入你信心的门,使你能相信他。他想进去,把传道人从你的门里赶出去。如果传道人站在那个门口,基督就不能站在那里,你在听传道人说的,但要听神说的。
42

如果宗派挡在了你的路上,任何东西若挡在路上,都把它推开,说:“主耶稣啊,请进。我欢迎你。你在敲门。请进。我读你话语的时候,我要你对我说话。主啊,给我信心去相信你,不是别人说的。他们若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如果你说那些还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一样的,我相信你。”这就是了。这时你的眼睛就……

你知道圣经在这里说你是……这正是今天教会的真实写照,因为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我们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教会,这么精心培训的传道人),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你是那赤身的、可怜、贫穷、瞎眼,而且还不知道。”
43

一个人要是在街上……你能想象吗,你们要是看到一个赤身、贫穷、瞎眼、困苦、羞辱的人在街上,走在街上任意妄为,你会走到他那儿,说:“先生,等等。你不知道自己是瞎眼的吗?你没有……”

他说:“滚开!我知道自己在哪儿,你闭嘴!”那个人肯定是哪里出错了。他的脑子出错了。
那天在路易斯维尔有一个女人,她领着自己的小男孩去一个地方,在一个一毛钱店,她说:“看啊,亲爱的。”小家伙站在那里愣神儿。她又拿起一样东西,说:“看啊,亲爱的。”小孩儿还是愣愣的。人们开始注意这个女人。
44

最后她拿起一个小铃铛,发出响声,说:“看啊,亲爱的。”小家伙还是愣着。她一下子瘫在柜台前,喊叫起来。

人们走来看能不能安慰她,说:“怎么了?”
她说:“他是个人,是我跟我丈夫结合的产物,他到了一个地步,任何应该吸引人的东西都引不起他的注意,他的脑子停顿了,他只是愣神儿。”
45

这不正是今天教会的境况吗。神显明了葛培理、奥洛·罗伯茨、大的神迹奇事,教会却说:“那不属于我们教派。”只是愣神儿,成了属灵上的疯子,只是愣神,“哦,这是我的教会。”那不是信徒跟从的迹象。他们听他们的教会,忘记了神的灵会使你行得像基督,使你爱他,相信他。

但发生了什么?他们的眼睛瞎了。他们不能……你说:“我的眼睛是20/20。”但你瞧,他说的瞎眼是指属灵上的瞎眼。
不久前一个人对我说到一个教会,他们不相信……他们说圣经说的他们就说,圣经沉默的他们也沉默。我说:“好的,先生,那么这个……”
他说:“我不管你说什么,伯兰罕先生,我就是不信。”
我说:“这不是给不信的人的。这不是给不信之人的,而是给那些相信之人的。你是个不信的。你处在何等可怜的境地,魔鬼弄瞎了你的眼。”
他对我说:“你击打我,使我瞎眼吧。”
我说:“先生,你已经瞎了。”
他说:“我的视力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说:“但你属灵的眼睛……”
他说:“瞎眼是指你肉身的眼睛。”
46

我说:“那么以利沙在多坍,那天他们早上醒来,亚兰人包围了他们,军队把城围住,想要捉拿以利沙,因为他总是说出他们的秘密等等。他们恨以利沙。基哈西醒来说:’我父啊,看啊,亚兰人把全城都围困了,我们被困住了。’那位老先知以利沙起来,揉揉眼睛,说:’但跟我们在一起的比跟他们的还多。’”

基哈西环顾四周说:“我啥也没看见啊,除了我俩没有人啊。”
他说:“神啊,开这个孩子的眼睛。”他的眼睛开了,就看到成百万火焰的天使和火车马站在那位老先知身边。瞧,基哈西是瞎眼的。
47

然后他说:“来,跟我来。”他走到那个元帅那里。他到城门口举手说:“主啊,让他们都瞎眼吧。”他走出去,到元帅那里,说:“你们找以利沙吗?”

他说:“是的。”
他说:“跟我来。我带你去找他。”
瞎眼,而他正看着以利沙,但他瞎眼看不见。今晚的教会也是这样。求神怜悯。他们是瞎眼的……知道耶稣今天在地上,他昨日怎么样,他永远都是怎么样。他们属灵上是瞎眼的。他们不知道魔鬼弄瞎了他们的眼睛。
48

圣经说耶稣做了许多的事,他们却称他是别西卜等等,因为先知说:“他们有眼却不能看。”圣经这里,耶稣说教会在末后的日子里会处在那种境地。人们坐在那里,有好的教会,人也聪明……你有很多钱,穿得也好,但却是瞎眼、赤身的。几乎没有血,没有洁净的恩典在你身上。生活在世上,如果你……如果你被神的灵洁净了(我相信成圣,他的圣洁),你会行的不同,跟今天的人过不同的生活。我也许不是说在座的人。你知道是谁,说到谁,没有说到谁。我只负责说出来。瞎眼……

49

我在肯塔基,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出生的时候,我们有个小木屋……用一个木墩子当桌子。边上用木板围上,里面放上谷壳,爸妈睡在上面,是用谷壳填充的床垫和枕头。夏天他们用收集起来的草做草床。

我们小孩子都睡在楼上。两个支架,中间搭上木棍,我们上去睡觉。上面铺上谷壳做的床垫,我们就睡在上面。房顶上的木瓦缩水后就会有很大的裂缝。妈妈通常会放一块大帆布遮在我们上面,免得下雨时淋到。
50

我记得,晚上的时候冷风吹进来,我们的眼睛给冻上了。妈妈说那是眼屎。我们的眼睛都粘在了一起。她说:“冷风穿过房子了。”晚上她……早上她叫我们,她说:“比利,下来。叫埃德加跟你一起下来,别让他从楼梯上摔下来。”

我想睁开眼,我说:“妈妈,我看不见了。”
我姥爷是下夹子的猎人。他下夹子猎浣熊。他把油弄下来,制成浣熊油。妈妈会把它放在小炉子上,加热。然后用这个擦我们的眼睛,用浣熊油按摩一下,把冷风从眼里除掉,我们就能看见了。涂上浣熊油,温热的浣熊油,直到把眼里的眼屎都除掉,她把那些东西除掉,我们就能看到往哪儿走了。
51

有一阵属灵上的冷风穿过美国的教会,他们在属灵上着凉了,眼睛被冻上了。耶稣说:“我劝你买眼药可以擦你的眼睛。”弟兄,浣熊油可能对肉身有用,但你属灵的眼睛需要比浣熊油更有用的东西。

这需要老式的、神差遣的圣灵的洗,神圣灵的油,来打开被社会学或各种神学等等的冷风冻上的眼睛。这些东西如此混乱,是一个满了各种笑话、乱来、荒唐、不好的生活的大杂烩,在罪里打滚。
52

这个国家满了人,罪进来,抓住了我们的人们。以前污秽的东西在巴黎,我们得去巴黎买这些现代女人穿的衣服。现在我们污秽下流到了一个地步,甚至巴黎也要来这里买我们这些摩登的东西了。何等的羞耻!你打破了母性,你就打破了一个国家的脊梁。他们摇滚,甚至街上的警察也不得安宁,青少年暴乱,拿刀捅警察等等,因为属灵的冷风刮了过来。家庭生活破裂了。

今天怎么了?现代的教会会员。爸爸在那儿玩扑克牌,妈妈跟她的社交圈一起,女儿们跑去饭店,摇滚乐派对,儿子开着改装车到处跑。教会是空的。这是今天现代教会的境况。难怪耶稣说:“我要把你从我口中吐出去。”
53

他们若打开骄傲的门,自私、麻木的门,信心的门,让神把眼药涂在他们眼睛上,打开他们的眼睛,他们就能看到他仍然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一样的神。他们就会看到他的良善。但太可怜了。这是为什么你很难让他们呆在教会里。

就在你们这个州,在这北边一点,我曾跟我的一个伙伴打猎。他是个好人。但教会,街上的人想看到一些真实的东西。
这个人是个出色的猎人。我曾跟他去打猎,但他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人。他跟我说……我们去打猎的时候,他为了表现他的残忍,甚至打小鹿。
54

打小鹿没问题,如果法律说可以的话,但你不能只是为了残忍而杀死它们。我是个环保主义者。我作狩猎官很多年,我不赞同那种滥杀猎物,把小鸟当靶子的行为。那是错的。那么做是犯罪。你要是想打靶就去射击场。你要是不吃就别杀。但他就是想表现得残忍……

一年,我上去跟他打猎,他做了一个小口哨,他吃口哨会发出像小鹿哀鸣的声音。我说:“伯特,你不会用这种东西吧。”
他说:“哦,比利,别傻了。你是个胆小的传道人。”
我说:“别那么做。”
55

那天我们去打猎。当时下了场小雪,我们找踪迹。我们连一个鹿的踪迹都没看到。当时大概中午了,他在一个稍微空旷一些的地方坐下来。伸手去掏,我以为他要掏三明治吃,结果他掏出了那个小口哨。我想,“伯特,你不会干那种事吧。”

他拿起小口哨吹,就像小鹿哀鸣的声音。他这么做的时候,我注意到就在对面,一头大母鹿站了起来。她四周看。我能看到她棕色的大眼睛,还有血管……她是个母亲。在猎季一头鹿像那样从树丛中站起来是很不寻常的。鹿会一直蹲着的,尤其是白天大概十一点的时候,她会休息。
但幼鹿在叫,她里面有些东西,她是个母亲,幼鹿有麻烦了。她开始四处看。我见伯特那双蜥蜴般的眼睛看着我,像撒但的微笑一样。他拉下枪栓,把子弹装进点30-06口径的猎枪里。他是个神枪手。我转过了头,我想,“哦,天哪。”
56

他又吹了一下口哨。母鹿径直走到了空旷的地方。这太不寻常了。她看到了猎人。她受惊了,这是我们的说法,她惊呆了一会儿,但她没有跑。怎么回事?她是个母亲。她不是在把教会当儿戏,她不是在假装忠诚,她里面有些东西,她生来就是个母亲,她有些真实的东西。

这个猎人把枪端平,准星瞄准了那个忠诚母亲的心脏。我想,“神啊,再过一会儿他就要用那个一百八十格令的大蘑菇弹,把这个宝贵忠诚母亲的心脏打飞了,会把整个心脏从她身体中打得飞出去。他怎么能这么残忍,杀死那个宝贵的母亲,她站在那里显明她是真实的,那是母爱。”
57

我转过了头,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我想,“神啊,不要让他这么做。”我就等着枪响了。那么近的距离非得把她打得飞起来十英尺高。我想,“她可怜的心脏都会给打飞了。但她是如此忠诚。”

我注意到枪没有响。我转过头看,见枪管像这样颤抖着。他望过来,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他把枪扔在地上,抓住我的裤脚,说:“比利,我受够了。带我归向你说的那位基督吧。”就在那个雪堆上,我带领这个心地残忍的人归向了基督。为什么?因为有什么显出了一些真实的东西。
58

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但盐若失了味道,你就只是教会的会员了。这头母鹿有些真实的东西。那个猎人寻找一些真实的东西,他看到了母亲显明的忠诚,她不是假冒为善的,不是假装的,而是一些真实的东西。难道你不想像那样对基督是真实的吗?他在敲你的心门。

我们低头一会儿祷告。在祷告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请低头。这里有多少人想说:“神啊,我也许属于教会……”你也许不属于,但你真想成为真实的,你说:“我想成为一个真实的基督徒。”
你说:“神啊,给我一些真实的东西,显明耶稣你的儿子,我的救主。给我一个真实的经历,把一些像那个母鹿对自己幼鹿的爱一样真实的东西放在我里面。”你愿意举手说:“神啊,记念我”吗?
59

神祝福你,到处都是。神祝福你。有差不多二三十双手举了起来。在楼上的,请举手。神祝福你女士。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这位先生,就是坐在后面的,靠中间,在我左边的。神祝福你,坐在那里的年轻人。神祝福你,年轻人。太好了。

你举手的时候做了什么?你违背了引力的定律。科学说通常你的手臂是要垂着的,引力会把你拉下来,但怎么回事?你里面的灵,现在有一个灵在你门口。
60

“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神站在那里,永生在说:“孩子,你有罪,但今晚做决定来服侍我。”然后你就拒绝了自然法则,你拒绝了引力的法则,你向你的造物主举手。你做了决定,这表明有一个灵在你生命里可以这么做,是这个导致的。如果你是从心里这么想的,神必给你所愿的。

我们等候的时候还有谁吗?“神啊,记念我。”好的。好的。神祝福你,年轻人。没错,年轻人,这是……姐妹,你做了你一生中最大的事,就在你生命的十字路口,你做了一些真实的事。你可能做过很多大事,但你举起手这是你做过的的最大的事。
61

在我们为你祷告之前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女士。好的。亲爱的姐妹,你年纪大了,你可能做过很多大事,那双手也许摇过摇篮,也许擦过婴孩哭泣的眼泪,但你做过的最大的事,就是当神敲你心门的时候,你举起了手。

还有她后面那个年轻的妇人,你做过最大的事就是你向基督举手,“神啊,怜悯我。”神祝福这个楼上的年轻人。我们祷告。
主神啊,伟大的耶和华,创造主,怜悯我们。今晚这个断断续续的信息,很多人接受了你作他们个人的救主。主啊,他们想要一个真实的经历。他们想要像耶稣。他们想在心里有一个真实的爱,在他们工作、交往、去教会的人们当中显明神的爱。他们想要一些真实的东西。
62

你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是接触了就会使人渴。神啊,愿他们接触到你,就像我们说的变得咸了,直到他们的邻居或任何他们所接触到的人都会渴望像你。求主应允。

他们是你的了。他们是这信息的战利品。你把他们给你儿子作为爱的礼物,没有人可以从你手里把他们夺走。你说:“那听我话,并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而是出死入生了。”求主应允。他们是你的了。
我可能永远无法跟这些举起的宝贵的手握手,但当那日站在天边,也许在破晓之前,当耶稣来,我们站在他的审判台前,神啊,你说:“我见到血就越过你去。”到那日,这是唯一被认可的。
神啊,那时我也许就可以跟他们握手了,他们可以告诉我他们在这里,在这个城市的一次大聚会中接受了你作他们的救主。父啊,愿你应允。我现在把他们献给你,你必保守那些专心在你身上的人有完全的平安。我是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63

我想请弹钢琴的或是弹管风琴的,如果可以的话,不管是谁,请到钢琴那里。信息结束了,你们爱神的话吗?我们一起敬拜一会儿。你们喜欢敬拜神吗?

多少人知道这首老歌,“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好的。姐妹能给我们起个调吗?我们一起来敬拜神,不要管谁坐在你旁边,只要仰望赞美他。我们一起来。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64

现在来唱“我凭信心仰望”,可以吗?我爱这个。你没有感受到圣灵的同在吗?灵魂回到了家里,迷失的羊归入了羊圈。是这个做成的。

你们每个人都举起手来,你去找一些牧者,给自己找一个好的教会,去教会。要是你还没受浸,就接受基督徒的浸礼。如果你还没有接受圣灵,现在就接受。
现在我们一起来,甜蜜地向主歌唱。
我以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多少人爱他,请像这样举手。好的。我们一起举着手。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现在我们低头,我们一起来祷告这个主祷文。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不带领我们进入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65

我感到太兴奋了。你认为浸信会的不会叫喊?但我会。我爱他。我们看一下。

几百张祷告卡……我们这里有不到一百张。我这次不用祷告卡了。你不需要祷告卡了。多少人知道他在这里,你相信他在这里吗?多少人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请像这样……
如果他是,那他难道不会来这里,膏抹我,膏抹你,他昨天在地上在肉身中所做的……他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记得摸他衣裳的那个女人,耶稣说:“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你记得吗?记得吗?
他今天不还是一样的神吗?如果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岂不会像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一样地行事吗?现在我们低头,只要相信他。每个人都祷告,无论你心里的是什么,你只要求神怜悯你。
66

主啊,这个聚会是你的了。我祈求你怜悯,让你的灵来到这个建筑中。永恒的神啊,求你应允,让每个病人,每个受痛苦的人,每个疾病都离开这些宝贵的人。愿没有一个人不得医治的。主啊,愿你伟大的同在,你伟大的灵,今晚为我们成就这事。

现在,人们顺服你,我也顺服你,让你的圣灵在我们里面运行,尊崇、荣耀你。让人们知道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在教会里设立的有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牧师,是为了使我们得以完全。
主啊,求你应允,愿那些刚接受你作他们个人救主的人听到,愿他们看到、明白、意识到你今晚仍然活着。父啊,求你应允。这看起来可能奇怪,但我相信你必这么做。愿今晚就像昨天晚上一样……那个在井边的妇人,你说出了她心里的秘密,愿今晚这个人……就像彼得来,你知道他是谁;就像腓利,你知道他在哪里……
67

就像那个妇人摸了你的衣服,你转过身说:“谁摸了我?”所有人都否认。你说:“我变得虚弱了。”你四下里看,直到找到那个女人,你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对她说了出来,她的信心拯救了她。求主应允。

你要是能那么做,我们会很高兴的。那会使今晚的聚会达到高潮。你何等地恩待祝福了我们。你的同在让我们感到被更新了。天上伟大的神啊,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愿你成就。阿们。
68

我不是说他一定会,但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行事也必定是一样的。圣经说他是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触摸到。这是圣经说的吗?如果他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触摸到,而他又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一样的,他岂不也会像他在地上时行同样的事情吗?

69

你只要全心相信,神必成就。你们来看,你们每个对我是陌生的人,这个建筑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除了斯塔茨可列夫上尉,随军牧师。我面前的每个人都是陌生人。这几个年轻人,录音的年轻人,我认识他们。还有我后面的这一群人。

底下有多少人生病了,你想要基督医治你,你愿意说……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举手说:“神啊,我想你医治我。我想你医治我。”只要敬畏,在楼上的,无论你在哪儿。
如果他行同样的事……他的灵,你看不到他,但你能看到他所做的。如果他行他当时在地上所行同样的事,你能相信他吗?圣经说:“凭两三个见证人,句句都可以建立。”只要祷告。
70

愿神从一边去到另一边。我们从这里开始,从这里得到一些,如果神允许的话。我看这边,你们这一排的人祷告,相信神。记住,他在这里。

这里,我面前有一个人。他有一个地方破裂了,就坐在这里,肖先生。我不认识你,对吗,先生?一生从未见过你。是的。只要有信心。你祷告说:“神啊,让他对我说话。”如果这是对的请举手。你摸到了什么?你没有摸到我,对吗先生?但你摸到了大祭司,他回应你了。
71

让别人也祷告。这里的这个人,另一个坐在后面的人,也患了同样的病,有个地方裂了,是疝气。是的。我不认识你,对吗先生?据我所知,一生从未见过你。你的名字叫史宾赛先生。没错,对吗?你相信吗?同一位基督。

他后面的女士得了哮喘。你要是相信并把自己的生命投降基督,他就会医治你。你相信他会那么做吗?你愿意把自己的生命投降他吗?这位戴着白色……哦,帽子上插了个红玫瑰的女士,你全心相信基督吗?你相信吗?把生命投降给他,你的哮喘就会离开你了。你会痊愈的,只要你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你的神,他会应允你的。
72

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你知道的。这也是黑暗与光明。神想给你祝福,但你要先接受他。你生命中有些怀疑。远离那个,相信他。这个年轻女人的祷告成就了这个。

坐在这里的这个先生,你怎么看?坐在中间这排的,你的胳膊有问题。你相信神能医治你吗?你妻子坐在那里,她得了糖尿病,你相信她也会得医治吗?我不认识你,对吗?但那是基督。
这些人摸到了什么?还有一个,坐在这里的这个女人跟你有某种关系,是你母亲。是的。你们是一起的。你得了关节炎。没错,对吗?你若能信,神会使你好起来的。
坐在这个正后面的,正注视着我,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摸到基督。他就在你身边。你得了疝气,先生。你相信神能使你好了吗?你要是能信就能得着。你要是能……
73

你们这里的某些人呢?要有信心相信。这里,让你看到神的恩典,我想让你看到神的恩典。这里坐了一个黑人,就坐在这后面,低着头祷告,他手像这样垂着,坐在一个白人旁边,他旁边坐了一个女士。这个人得了糖尿病。你若全心相信,就能好了。

姐妹,你愿意跟他一同相信吗?你相信吗?我根本不认识你,对吗?从未见过你,但说的没错,对吗?如果是对的请举手。你按手在他身上,只要有信心。看到他是谁了吗?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一样的。
坐在这条过道的先生,你的耳朵有问题,你的喉咙也有问题,对吗,先生?你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是的。你在那里祷告,对吗?是的。神祝福你。对神有信心。
74

坐在前面这排的先生,得了溃疡,你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吗?坐在这里的年轻人,低着头,他说:“神啊,让我成为下一个。”是的。你举起手来,如果是对的。好的。去吧,你的溃疡离开你了。

你相信他在这里吗?这难道不是基督在这里吗?这难道不是基督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现在多少人愿意接受他,说:“我知道他在这里。”瞧,我不认识你们,这是你们的灵做成的。明白吗?圣灵对你说话。现在你们按手在另一个人身上。我们为这里所有的人祷告。
几分钟前在哭的那个小婴孩在哪里?你去给那个孩子按手。好的。
75

主神啊,怜悯我们,主啊。让你的灵在这个建筑里运行,医治每个来到你神圣同在中的人。今晚你证明了你是神。你是昨日的神,也是今日的神。你不是画的火,也不是历史的神。你一向都是神,也永远都是神。

父啊,我祈求,就像你借着拯救罪人,医治那些不能得医治的人,彰显了自己,使他们看到主耶稣的神迹,神啊,愿他们现在都得医治。
撒但,从这里出去,离开这里。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让这些人去!
你接受你的医治吗?请举手对他说:“主啊,我相信。我相信。凡事都可能,主啊,我相信。”
好的。你要是全心相信,你们之前低头接受耶稣作你个人救主的人,请你们每个人都再次低头。请你们低头一会儿。这里的斯威特弟兄现在要带领你们祷告。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