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21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

1

让我们低下头一会儿来祷告。

神啊,今晚我们感谢你,感谢你让我们在过去的一周里,围绕着你的道,与你的人们有了这样美好的交通。我们也请求你,我们的神,来祝福这些参加这个聚会,并且以各种方式支持这个聚会的人。愿这朵救赎的小花在这些人里面永不凋谢。愿它一直绽放,直到有一个老式的复兴席卷整个国家。父啊,求你应允。
现在我们把这些事情都交托给你,尽我们所相信的,尽我们所能做的,剩下的就交托给你。
父啊,今晚请格外丰盛地赐给我们。但愿聚会结束的时候,我们中间无论是灵里还是身体上,都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所有的赞美都要归于你,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2

你们请坐。

【伯兰罕弟兄一边调整话筒一边对人说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没错。没关系,弟兄)。
我只是有点嘶哑,所以我让这个小家伙在这里靠近我一点。
我在过去这一周你们的这个城市享受了与人们一起的交通,是我从没有享受过的。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真正的节日。很抱歉我不得不疲惫地过来这里,但我一直都是这样,因为我一直在各处旅行。
呐明天,我们要离开了,去康科德,我想是新罕布什尔州的,呆两个晚上。
这次是一个比较长的停留。我们很感恩,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感谢世界丰收组织,他们是我们的赞助商,我们当然感谢他们…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感谢你们这些合作的传道人;感谢这些会众;感谢你们这些给了我们奉献的人,还有一些东西,付清了费用。
而维尔弟兄刚刚告诉我,现在正在准备一些奉献,是为宣教事工和我自己的。为这一点,我全心感谢你们。用神赐我所知的… 我所能知道的,所有神所赐给我的,我会尽我所能,看顾着它去用到神的国度。
3

呐现在,如果任何时候我可以祝福到你们的,或以任何方式帮助到你们的,你只要让我知道。给我写信: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的325号邮政信箱;如果你想不起邮政信箱,就写 “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它就会被送到我这里的。如果我寄给你一块膏抹过的布,为你祷告,或者任何我能做的事情能够帮助到你,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好一点;我是你在基督里的弟兄。

因此,我信靠主,有一天,若是神的旨意并且人们也喜悦,我们会得以再次回到你们这里;因为我们真的很喜欢这次在这里的停留。
4

维尔博士;还有我自己;还有斯威特先生;还有比利-保罗;录音带男孩利奥和吉恩;还有索特曼弟兄和他的儿子:我们都要感谢你们的好意,还有你们的交通。我在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见过更好的。当我去… 来到新英格兰的时候,我以为这里会是一群自命不凡、冷漠保守的人。但我发现这是错的。

作为一个南方人,他们总是对南方有一点感觉;当然,你们都知道,我们赢得了战争。瞧?你知道的。已经没有北方佬了,只有一个南方人。前几天,我在这里的一家餐馆里告诉别人;他们停下来了,看着我。当想到这个问题:你看到那个南方人临死的时候,对洋基佬说了什么吗?给他发了一封电报,说,“神祝福你,洋基佬,我盼望能再见到你。”为什么不能一开始就这样呢?没错。太糟糕了,我们不得不经历那些。
但我享受到了很好的待遇,他们说的那种“南方的热情好客,”你必须到北方来才能找到;没错,真心这么说,非常好。所以,“神祝福你”是我能说的最好的一句话了,我相信如果他这么做,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也许即使今生不发生,我们也会在将要来的那个生命中相遇。这就是我们所盼望的。
5

在这一周,尤其是最近几天晚上,我的嗓子有点不好。我告诉过你们,我很想就一些主题进行传讲,比如说 “如鹰搅动巢穴”等等,但我就是没有足够的声音去做。

我在一些事情上说得比较生硬。但我是在试着从圣经中打下一个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如果你们愿意接受它,新英格兰就可以有一个复兴,它将横扫,不仅仅是新英格兰,而是整个世界。因为我们都渴望得到生命之粮,再次回到旧的道路上,回到老式的福音中,让我们继续前进。今晚若有足够多的人在这里,将它接到心里,我告诉你们,一个星期后你们会成为整个新英格兰报纸的头条新闻。它可以做到,如果你们真的是让神充满你的心和魂和生命,你… 它的其余部分会发生。他会从那时开始引导你们。
6

呐,今晚,它是… 我们即将结束我们的新英格兰之旅。我们还要在新英格兰各州停留8个晚上。最后在纽约曼哈顿中心结束。

然后,我相信是7月1日,我们将去费城,参加全福音商人国际聚会。我不知道在哪里… 我相信,聚会大厅,就在那里。那是全福音基督教商人的国际聚会。那里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届时我是他们的讲员人之一。
因此,我们会很高兴有你们中的任何人在那里,如果你会在附近的话。我们不会有医治聚会,只是传讲。我希望有机会和你们握手,重新认识你们。
7

呐,今晚,我希望在这里转到经文上面。

我最好把这个东西拿回来,我肯定它是…反正你们都能听到我的声音。你们能听清楚吗?后面的呢,你们能听到吗?在楼上的?如果可以听到的话,请举起你们的手,只要举起… 嗯,这很好。
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神的道。我真的是喜欢读它,因为我知道你可以在你所读到的内容上得到安息。
呐,吉普赛-史密斯曾经说过,当他的旅程即将结束的时候,有人问他,说,“史密斯先生,你记得在你的事工中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是什么?”
他说,“那是一次奉献。”他们看着他,觉得有点奇怪。他说,“有一天晚上,他们为我收了一个奉献,当我从后门进来的时候,”他说,“有一个小女孩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张小纸片,那孩子真的是又破又穷。她说:’给你,史密斯先生,他们在为你收奉献,放在上面的盘子里,’她说:’但我怕他们不会接受我的奉献,所以我想我就在这里交给你,史密斯先生。’说道:’我的父亲已经得救了,我的母亲也在你们的聚会上得救了,我想把我的奉献给你。这是我所有的东西了。”
说,他说,“祝福你的心,亲爱的。”拍了拍她的头,就走了。你绝对猜不到那是什么:一个用纸包起来的小棒棒糖。他说,那对他的冲击是最大的。
8

而昨天晚上,当我走上台阶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一点。有一个典型的,新英格兰的小姑娘,大约六岁,或者七岁,站在下面的可乐机旁。

我喜欢小孩子们。我家里有一个小男孩,小约瑟,他们这些小孩子们;我一进去:嗯,我们…我必须给他当马骑,你知道的;把他颠来颠去;我们一起去打猎,你知道的,等等。
而一个小女孩站在那里。我说… 我在说… 我在跟… 跟走上来的人们说话,她环顾四周… 你怎么称呼那个来着,头发扭成那样?马尾辫?那里?就在那里?我的小女儿们也有这样的头发。所以我说,“你好吗,亲爱的?”
她说,“嘿,伯兰罕弟兄,我喜欢你。”当我昨晚醒来时,我想了好几次。那对我来说很有意义,那个小孩子说了这句话: “我喜欢你,伯兰罕弟兄。”我会记住那个的。
我说,“亲爱的,这是互相的。我也喜欢你。”小孩子们不就在你旁边吗?
9

我记得在芬兰,当那个小男孩复活后,我有一堆零钱,只是一种,哦,我想你必须有一堆的小钢镚,才能凑成两毛五的硬币,所以,它不是,对我们来说,它不是个大数目。所以,我会等到所有的经理和所有的人,都在那个地方聊天的时候,你知道的;我会到街上去,拿着这些钱(人们会把钱给我,在我出门的时候放在我的口袋里,你知道的),我会都买成糖果,发给一串孩子,能有一个城市街区那么长的队,都是些小家伙们。

10

我记得当那个被救活的小男孩;你在书里读过,嗯哼,所以,那个就传遍了当地。那天晚上,进来的时候,我是,哦,甚至要穿过两三个城市的街区,我们才可以到美苏哈利;在那里等着有两万五千人,他们让我对他们传讲,然后让他们出去后,又有另外两万五千人进来,就像这样。所以,从街上走下来:芬兰小兵,年轻的小男孩,胡子都还没长起来,他们,还只是脸面光滑的小男孩,穿着长大衣,大靴子,他们走在路上,他们守卫着,走下来,不让人们靠近。

我看到那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俄国士兵们站在那里行俄国人的礼,眼泪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下来,他们说,“我们要接受一个像那样的神,他有能力让死人复活。”是什么导致了共产主义?因为教会让人失望。没错。“我们要接受这样的神。”我见过俄罗斯士兵把他们的手臂搭在一个芬兰人肩上,拥抱他们,拍着他们的后背。任何能让俄罗斯人拍拍芬兰人,或者芬兰人拍拍俄罗斯人的东西,都能解决战争。基督每次都是答案。
11

我进去的时候,身边只有五六个小士兵,拿着拔出来的小刀从…我们从一个小地方开始,沿着台阶往上走,就像你们进来的时候一样,他们都在用自己的语言唱着“只要相信。”

在女子宿舍里,一个小女孩从那里走出来。她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怜的景象:她乱糟糟的碎头发;她的小裙子是破烂的;她有一个(她是个受苦的孩子),她有一个支架围着她,这里。她的照片在书里,没有更多细节,但只是照片,还有一点细节。她有一个大的支架这样子围着她,一条腿大概,哦,比另一条腿短三四寸,她那条腿完全没有用,它是自由摆动的。她的两边都有支架,支撑着,还有一只大鞋,在那只鞋的末端,她有一个扣子,还有一条带子,穿过她的肩膀,勾在她身后的腰带上;两根拐杖。她走路的方式是:这条带子,是那种紧紧的,她会把她的小拐杖伸出来,然后抬起她的小肩膀,把那条坏腿拾起来,放在那些支架上,然后她就可以走一步了。
当她走到墙边这么远的时候,当我进来的时候,当她看到是… 谁… 那是我。嗯,她就停了下来,她不知道怎么…他们已经告诉他们,当我进来的时候,不要打扰我,你知道的。我… 这几乎是无情的,但你会有一个… 你只是感到要窒息了;他们几乎要把你压垮了。所以我看着那个小东西;我知道那个孩子想要过来。我身后的士兵示意继续往前走;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以我只是告诉他,“等一下。”而另外两三个人也转过身来:“等一下。”
我看着那个小女孩,我说;“亲爱的,你要不要过来?”当然,她听不懂我说什么。
12

然后我像这样向她示意,她就来了。她把她的小拐杖伸出来,把她的小腿抬起来,放在那边,然后她就过来了。我就站着看,看那孩子愿意做什么。她走近我,停了下来,把她的小拐杖收起来。她伸手抓住了…我的口袋;把口袋拉到她的小嘴边,吻了吻我的口袋,把外套放下。像所有的芬兰小女孩,她们总是很有礼貌,她收起她的小拐杖,把她的小裙子拉起来,说,“Kiitos。”Kiitos的意思是,“谢谢你。”“Kiitos。”我看了过去,她的小嘴唇在颤抖,小脸色看起来很苍白,眼泪顺着她的小脸颊流了下来;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一个小小的战争孤儿。她的父亲和母亲在战争中被俄国人杀死了,她住在一个帐篷里。(这件事,他们要为此对她做出交代。)她既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我相信即使我是世界上最大的伪君子,神也会尊重那个孩子的信心。

我无法和她说话。我只是擦了擦眼泪,然后开始… 在一个异象中,我看到她站在我面前,没有了这些支架,就是全好了。我想,“我怎么才能让她明白那个呢?”我说,“亲爱的,耶稣他医治了你。”
她说,“Kiitos,”她以为我在责备她,开始像那样往回走了。
我想,“嗯,祝福她的小心灵,她在某个时刻会明白的。”我就继续走进去了。
到了大概是聚会的尾声,我的弟弟,那时(比利还太小不能和我一起),巴克斯特先生他们站在那儿;他们觉得我已经到极限了,他们准备离开…带我离开讲台。我说,“哦,嗯,再叫五个,大概再多5个,让他们上来。”
13

因此,他们不得不找来发放祷告卡的翻译,我们不会说芬兰语,所以他们必须有人来发放卡片。因着神的恩典,她就是下一个排队的人。我对艾萨克森太太说(她要在纽约见我,那天晚上她也在那里,是我的翻译,美国出生,讲芬兰语的女人),我说,“艾萨克森姊妹,你就照着我说的翻译吧。”

我说,“祝福你的小心灵,亲爱的。你就是刚才在外面的那个小女孩… 耶稣让你好了,亲爱的。你过那边去,让他们中的一些人把那些支架摘下来,把你的小手放在你的臀部,当支架摘下来的时候,就把你的小手从你的腿上上滑下来,然后回来给我看看。”队列里接下来是一个女人,他们把她带了上来。突然,我听到一声尖叫,她肩膀上挂着那些支架来了,大声尖叫着,在一些台阶上跑上跑下,是往那边跑的,尽她所能地跑;一双小眼睛都亮了起来。
我告诉你,看神为另一个人做这样的事,那会让我想要跳到海里去游泳的。小家伙们的某些地方很温柔。我真的很喜欢他们。我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她了;但我想我在另一边会见到她。
14

现在,我们要打开这道。呐,我今晚要从老底嘉教会时代讲起。这一点,今晚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正活在老底嘉教会时代。你们相信吗?那是最后一个教会时代,这是给老底嘉教会时代的信息。由于我对人民的道德、国家的道德,以及教会让人失望的地方如此地严厉,我想也许我今晚会从这个方面传讲。

在打开这本书之前,我们先低头跟作者说说话。
15

父啊,我们现在正要打开这道,把书页展开,从这里读出一个题目。我们祈求你怜悯,把这道解释给我们听,因为我们知道,没有一个人能足够,就像我们在圣经中看到的,没有一个人能够打开这本书,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解开上面的封印,天上、地上、地底下都没有人能够打开这本书,但是羔羊来了,取过这本书,他打开了这本书,取过封印,打开封印,把这本书启示出来了。

神的羔羊,今晚来把你的道启示给我们,把它打开,使我们的理解可以完全。
主啊,我不足以对这群可爱的人说话。不是说他们听见了我,那会使我成了一个伪君子的,但主啊,你是知道的;我祈求你在这个时候给我一些要说的话,使复兴真正的开始。主啊,求你应允。
愿病人得到医治;聋哑人能说话,能听见;瞎子能看见;瘸子能行走路。愿他们看到并明白耶稣此刻的同在。当我们今晚离开的时候,愿我们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人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为我们打开经文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在里面燃烧吗?”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名,并为他的荣耀而祈求。阿们。
16

在启示录第三章第二十节,想读这一节。你们很多人都会读… 已经读完了整本书。我希望你们今晚回家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读这第三章。而这第20节是这样写的: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这只是给老底嘉教会的这个伟大的信息的一小部分。但是你看,已经足够了,如果神要为我们打开那个,那么我们就会有足够的。这是他的道。有很多时候,像在信息里,有时候我们可以讲几个小时,有时候只讲十分钟。这要看神把道的哪一部分打开给我们看。
我们就是在小事上不做,只想做大事。而一条链子最好的只是在它最薄弱的环节。请记住,无论其他环节有多好,它永远必须在最薄弱的环节能经受住。教会也是一样的,不会超过它最弱的成员。
我们却总试图去这么想,如果我们能得到大量的人,或伟大的、有力量的讲员,或者做伟大的事情,或吸引伟大的人的注意;但你瞧,神并不总是看我们所说的伟大。神也看顾小事。
17

在我们的邻国加拿大,前段时间,我的好朋友,温哥华的巴克斯特弟兄,我们在上面参加乔治国王的来访。那是在他的多发性硬化症和胃溃疡还没有痊愈的时候。我肯定对这个人很尊敬。当他那天从街上下来的时候,他们说他正忍受着硬化症和胃溃疡带来的剧烈疼痛,他坐得笔直,沿街向他的臣民点头致意。

我注意到我的朋友,当国王经过的时候,他笑出了声音,然后就哭了。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想想,国王在那里,再看看穿着美丽礼服的王后。”
我就想,“如果这能让一个加拿大人有那么好的感觉,”我很尊重这一点,认为这很好,“如果作为一个加拿大人,当乔治王和王后经过的时候,他能有这样的感觉,那么当我们看到耶稣,我们的王经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呢?”
18

全部的学校都出动了,老师们给了小孩子们一些英国的小旗子,让他们在国王经过的时候向国王挥舞。

国王坐着马车巡行过了街道之后,嗯,所有的孩子都应该回学校了,但有一个小女孩不见了。于是,那些老师冲回街上,想在众多的人中看看那个孩子去了哪里,他们发现她站在一根电报杆后面,哭得很伤心。老师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她说,“宝贝,怎么了?”说,“你是没有看到国王经过吗?”
说,“是的,我看到他了。”
“你挥旗了吗?”
说,“是的,我挥动了我的旗帜。”
“他经过的时候,你有没有向他大喊大叫,使劲地赞美?”
“是的,我做到了。”
说,“你看见国王了吗?”
“是的。”
却说,“嗯,那你哭什么呢?”
她说,“老师,我看到了国王,但我太小了,国王看不到我。他没有看到我,我在挥舞我的旗帜,但我太小了。”
这也许是真的,但神不是这样的。无论你有多小,无论你看起来多么微不足道,神都会看到你为他所做的每一个小小的敬拜;每一件小事,他都会在那里看着你,祝福你,就像对待大人物一样。
19

呐,我们今天晚上有一个不寻常的题目,神是不寻常的,他做不寻常的事情;不是以他自己的方式,而是以我们能理解的方式,这是不寻常的。

我现在想不起来,是谁画了这幅著名的耶稣叩门的画了。然而,当一幅画被画出来后,在它成了名画之前,它必须先通过所谓的 “评论家的大厅”。然而,这个人为了完成这幅画,就像“最后的晚餐”那幅一样,付出了他的生命,他的全部生命。
20

而一幅画经过了评论家的走廊之后,就可以挂在名人堂了。这是多么符合教会的样式:在被提时,在被带进神的国度里的名人堂之前,它必须通过评论家,看它是否能经得起试验。“有烈火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这一切都是为了考验你的信心。“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没有例外,所有的(神在这一点上没有例外。),所有的族裔都必须训练他们的儿女。

当这幅伟大的画作经过评论家的时候,有一位杰出的评论家走到这位画家面前,他对他说,“先生,我觉得你的基督画像很精彩。我觉得那扇门和那房屋很精彩。还有那个期待从里面听到回答的表情,我觉得都很精彩。但就是有一件事,你漏掉了。”
画家说,“好心的先生,我的画漏掉了什么?”
他说,“门上没有闩。”
“哦,”艺术家说,“我是故意这样画的。”
他说,“嗯,如果门上没有门闩,无论他怎么叩门,他又怎么能进来呢?”
他说,“先生,在这种情况下,门闩是在里面的。里面的那个人必须打开它。”
他不能从外面打开:他不能违背你的意愿来救你;他不能违背你的意愿来医治你;他不能违背你的意愿差来复兴;你得要愿意,并且打开门,请他进来。
21

为什么一个人要叩别人的门呢?哦,何等的画面。他在这里说,“我站在门外叩门。”嗯,他是想获得入口。

有人有什么事情来叩你的门,一个朋友,或者不管是什么,他们是想能够来到你的面前,好跟你说话,或者给你一些东西,或者问你一些事情。古往今来,很多伟人都曾叩过门。
例如,如果伟大的凯撒,在他的日子,会下来到一个农民的门旁,并叩了门,而那位农民会去到门口,看到伟大的,有能力的凯撒站在那里,你认为会发生什么?他一定会把门大大敞开,脸伏于地,说,“先生,请进我的家。如果您在我的家里有什么想要的,或者希望我做什么,您高兴地话就拿走吧。先生,伟大的罗马皇帝,您能来到我的门前,已经是我的荣幸,因为我是一个穷人,站在我的台阶上是您给我的最高荣誉。”
22

或者说,如果若干年前在德国,如果已故的阿道夫-希特勒会来到德国的一个士兵的家,叩响他的门,那会怎样?那个士兵会走到门前,打开门,那里站着强大的德国元首。那个小士兵会打起全部的精神,行他的德国式敬礼,心中充满喜悦,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他说,“伟大的德国元首,你让我感到荣幸,先生,德国最伟大的人。来进到我家里来吧。如果这里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那就是你的了。我能为我们伟大的德国元首做什么呢?”你瞧,这取决于在你门前的人的重要性。

23

你知道,今晚,如果…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来叩你的门,这将是这个城市最好的民主党人的荣幸。虽然你在政治上不同意他的观点,但艾森豪威尔先生是美国最伟大的掌权者之一。虽然你不同意他的观点,但知道美国总统站在你的门前叩门,你会有什么感觉?你会感到荣幸,因为他是总统。

24

或者就在最近,英国女王访问加拿大时,她来到了美国。当她在美国的时候,如果她来到缅因州的班戈,到这个城市最贫穷的女人那里去,到那个最卑微的家去,叩了叩门,会怎么样?即或不是这样,她去的是这个城市最伟大的家,或者任何人的家?那女王来了,叩门,你会感到很荣幸的,虽然你不是她的臣民,但是,要知道她是全天下最伟大的女王,现在英国的这个女王,你会很荣幸。如果你走到门口,她说,“我是英国的女王,我来拜访你。”

你会说,“伟大的女王,到我家里来。你愿意做什么都可以。”如果她问你,你可能会有一个自己非常珍视的小饰品,但如果女王会问你要的话,你会很乐意给她的,因为这将是一个荣誉。给女王,世界上最伟大的女王。
如果她能做这个事,美国的每一个电台,或者,全世界都会刊登出来这个消息。每家电视台,每家报纸都会说,“伟大的英国女王来到美国,谦卑地来到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并访问了这样这样的人。”她是如此重要。
25

但是,谁会比耶稣更重要呢?又有谁会比耶稣更被拒之门外呢?耶稣要来叩心的门,想获得入口,给你永生,他却被当作狂热分子拒之门外。如果你肯接受他;你会被描述成各种东西,会收到各种的毁谤。“一群狂热分子。你一辈子都没听过这样的话。”

这说明世界对基督的观念还在,当它在各各他说,“把巴拉巴给我们,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它还在他们的心里。
26

耶稣要进来是为了祝福你。女王可能会从你这里拿走一些东西,但是….艾森豪威尔先生可能要求你改变你的政治立场,但是耶稣只是想进来祝福你。而你却拒绝了他,不想要他。

他被拒绝了… 拒绝了他的门比世界上所有的伟人遭遇的拒绝都要多。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天国的君王,神与人之间唯一的中保,所有伟人中最伟大的一位:从天堂的最高处下到世界的最低处,就是地狱的深渊,来拯救亚当的族裔,并白白地献出自己的生命作为赎价,并为我们代求。而男男女女每晚都把他拒之门外:太自私了,你怕它有损你的威信,怕有人议论你,担心有人说你,嗯,说你是个宗教狂热分子。那又怎样。当他在地上的时候,他总是被人议论,他今晚依然如此,“如果他们称这家的主人为别西卜,他们还会怎么称呼他的臣民呢?”他是多么渴望进入你的内心。
27

“嗯,”你会对我说,“等一下,伯兰罕先生,我想让你了解我的情况。我想把它提供给你:很久以前,我就让耶稣进来了,耶稣很多年前就进入了我的心里。”

嗯,我很感激那一点。而且我也一样高兴(不管你属于哪个教派的教会。卫理公会,浸礼会,长老会,天主教,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会一样高兴,如果你在这里做了正确的事情。我很高兴你这么做了,我也感谢神为你这么做了。但你让他进来后干什么呢?只是为了把你从地狱之火中救出来?还是你让他进来,成为你的主?如果你让他进来,只是为了免于未来的惩罚,他还不是你的主。主的意思是“所有权,统治权。”当你让他进来的时候,你必须让他有进来之后所有的权利。
呐,在人的心里,在那第一道门的里面还有小门,有很多的小门;我们用几分钟时间看一看这些小门。
耶稣进来以后的第一个小门:如果我叩你的门,你下来说,“欢迎你进来,伯兰罕先生”,你会是怎么想的?
我会说,“谢谢你。”我会脱下帽子走进你的房子。
如果你说,“呐,伯兰罕先生,我是让你进来了。但你就呆在这里。你不要多走。我不希望你在我的房子里多管闲事。”
我不会觉得很受欢迎。
28

而当你只是让耶稣进来了,因此你可以去加入教会,并有一个….去一个更好的小社区,耶稣在这种类型的心里其实是不受欢迎的。他当然不受欢迎。如果你让我进了你的家门。

如果我欢迎你到我家来,我会说,“欢迎你进来,”如果我把你带进来,“请随意吧,做你想做的事,你进到我家里来了。如果我对你没有信任,我就不会把你请进来。”
如果你把我带到你的房子里:我饿了,我会去冰箱那里,拿一块腊肠切成片,再拿些面包,和一片好洋葱,然后坐下来,给自己做个三明治;如果我累了,就脱掉鞋子,躺在床上,睡一会儿。肯定的。我会觉得如果你欢迎我进来,我是你的朋友,我有权利去你家的任何地方,如果你足够信任我,欢迎我进来。肯定的。
但是当我们让耶稣进来的时候,我们说,“基督啊,只要别让我下地狱;但是你不要在我这里的小门里去多管闲事。”
让我们看看这中间的一些门。
29

就在你进入人心之后,你转到右手边,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扇小门,叫做他的 “私生活。”你不希望任何人在那上面干涉,即使是耶稣也不行。

“呐,我会加入你的教会,主,我会成为一个好成员。我会交纳我的百分之十,或者说是教会的呼召捐赠。我会在每个星期天早上去上主日学,如果牧师讲道,不超过二十分钟的话。我会做这些事情的,但是不要干扰我的私生活。”
呐,这不就是现代基督教吗?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老底嘉教会时代。他不是主。他不是现代基督徒心中的统治者。不是的,先生。
“呐,如果你要反对纸牌活动的话…呐,我们属于一个小小的玩牌社团:我,还有琼斯女士,还有无名氏女士,还有我们所有人。呐,如果你要在我们的社团里做手脚,就出去吧。”没错。“呐,我们喝一点的社交酒,我们不认为有什么不行的。呐,我知道我不应该做这个,那个,或者其他的。但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
你觉得这样的人心里是欢迎他的吗?肯定不是。
30

然后还有一扇小门,就在拐角处,是另一扇小门,那就是自私之门:“我会让你进来的,主啊,我会加入你的教会,”然后,“只是想看看我能从中得到什么。”有时,这想法也进入了一些传道人。你知道,他们说,“当然,我会成为一个传道人,如果每个人都拍我的背,说,’你是一个好人。’”

如果每个人都拍拍我的背,并说我是一个很好的家伙,我就会尽我所能地飞快地跑到祭坛悔改。唔,我知道有问题了,因为圣经说,“当所有人都说你是好人的时候,你就有祸了!”瞧。世界认识属它自己的;世界会恨你。但神会爱你。
这一点,自私;哦,我们可以在这点上纠缠多久:自私。
31

然后还有一个小门,就在那旁边,叫做“骄傲”:“呐,主啊,我告诉你,你不要教导我应该穿上什么,或者脱下什么。你不要在那个房间里呆着。我… 你管好你的事,我管好我的事。”

“哦,呐,我不会那么说的。”
但你的行为证明了你会的。我有个南方的老妈妈,她告诉我行为比言语更有说服力。你的行为是那么明显,我都听不到你的见证了。
如果你去注意那些表现得无动于衷的人,“呐,传道人,你不要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我不在乎圣经怎么说,我知道我自己的想法。”
没错,你不再只是在心里想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需要你的建议,我也不希望你给我读任何你的圣滚轮的东西。”瞧?然而却说,“我正在… 让耶稣进来。”
就在另一个角落还有另一扇小门,叫做 “信心”:“你看,耶稣,你可以进来,但我不需要更多的信心了。”
神正在尽力进入你信心的那扇门,打开你的心,让你可以相信他。
你说,“哦,我早就让耶稣进来了,但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这说明在你的心里,他还不是主。
“我相信他们在五旬节的时候受过圣灵的洗,但我不相信是今天的事。”
这说明他还没有进入你的心。嗯哼。
32

当你打开那扇信心的小门,说,“主啊,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希望你走进来,向我证实这话。”那么他是受欢迎的。那你就不用从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让罗伯茨(Oral Roberts)把手按在你身上,又让另一个人做这个,做那个;当他能占据你信心的门,你就会听从神的话,继续前行。

他对哪个教会说话呢?老底嘉,这个教会。就让他在门口外边。“我站在门外叩门:我想进去。”他想打开你所未知的领域。他想让你看到你从未梦想过的景象、迹象和神迹。
哦,今晚如果他能进入这一小群人的大门。如果他能进入这扇门,站在信心之门里,我告诉你们,就一定会有复兴;嗯就会有….如果他能进入这扇门,复兴在早上就会席卷新英格兰。
33

就不会有… 这位先生就不会坐在轮椅上了,那位女士不会坐在那里;你,在这后面,得了癌症的,心脏有问题,瘸腿的,瞎眼的:如果基督能进门,说,“这是我的道和我的灵;我站在门外叩门。”就会立刻发生。他想要进去。

我们该怎么做呢?让世界把他挡在外面:我们的神学;我们的会员制度;我们教会教导我们的很多东西,这些东西都不存在了。嗯,你的教会信心之门只是还没有打开。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就是他要向你宣告的。
那么如果他进入了这个部分,我还想跟你说另外一扇门,就是你的眼睛的门。你知道,一个人可以是瞎子,却不知道:灵性上的瞎子。
34

“那么,如果我是个不信的,就打瞎我的眼睛吧。”

我说,“你已经瞎了。”
他说,“嗯,打瞎我的眼睛,就像对保罗那样。”
我说,“我要对你说,就像我的主对你爹地说的那样:’撒但,退我后面去吧。’”瞧?
他说,“我想问你一件事。如果你能把我打瞎。”
我说,“先生,你现在是个瞎子了。”
说,“我可以看见,和你一样好。”
我说,“请你原谅。”嗯哼。“你不可以。”我说,“你是瞎子,灵里的瞎子,这比肉体上的瞎子差千万倍。”如果我非要瞎了,神啊,让我宁可再也不见日光,也好过对基督和圣经成为瞎眼的,因为我反正会有眼睛的。
35

就像那个瞎眼的女先知一样,在圣殿里,亚拿,由圣灵来,来到婴孩基督的面前,被领着,眼睛是瞎的,经过那众人的聚会场所,她站着指着耶稣说出预言;当西门,由圣灵领着,出到圣殿里:神的儿女都是由神的灵引领着的。

36

基哈西和以利沙在多坍的时候呢?叙利亚的军队已经发现了,他们认为他在多坍,当晚就在城外安营扎寨。第二天早上,当仆人基哈西醒来的时候,他向那里看去,看见叙利亚军队都在那里。他说,“哦,我父啊,”他说,“叙利亚人把我们包围了。”

他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那位老先知站在那里,如此地坚定和冷静。“我们的人比他们的人更多。”
基哈西环顾四周,他说,“我没有看到任何人。”
神说,“主啊,”或者说,以利沙说,“主啊,开这年轻人的眼睛,让他能看见。”当他的真视力临到他时,那老先知的周围都是火车火马,满山都是。
他从城中走出来,直走到敌军元帅那里,击打他使他瞎眼,全军也都瞎了。圣经说,“他们都瞎了眼。”
37

然后他说,“你们在找谁?以利沙吗?”

说,“是的,先生。我们正在寻找他。”
说,“来吧,我会告诉你们他在哪里。”而那是以利沙在跟他们说话。这就是糟糕的瞎眼。他说,“你们跟我去,我必领你们到所寻找的人那里。”以利沙带领着整个叙利亚军队,看着每一棵树,看着每一个人,看着以利沙,却是瞎眼的。
赞美主的名。神啊,请你打开我们的眼睛。
瞎眼,却不知道。
他直接带他们走到了… 以色列人中间… 他们埋伏的地方。然后他转过身来,他们的眼睛就被打开了,看到的是以利沙。瞎子,什么都看,有着二十多岁的眼睛,却不知道那是以利沙。
耶稣不是让他的两个门徒整天瞎着眼睛,直到他进了内室,像他受难前一样行了一个神迹吗?他们的眼睛就开了。
38

哦,巴不得神能进入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到他的同在和他的荣耀,以及他的灵的显现,但我们是瞎子。毫无疑问,人们,如果我们的眼睛能在今晚这个聚会中睁开,就在这里:基督就在这里,他应许过要在“两三个人奉他名聚集的地方。”

呐,注意:瞎子,你眼睛的那个小门。但是你知道,圣经对这个教会说,他说,“因为你们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这就是今天教会的状况吗?比任何时候都富足。)“’我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我们有最好的牧师,我们有最好的学者,我们有最好的教育,我们有最好的建筑,我们有最好的神学家:却比我们的以往多了更多的罪。他说,“因为你们说,你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你们却不知道”(听着,我在引用经文,我所读经文的地方后面的三节。“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圣灵说,这将是这个教会在今天的状况。你要怎么绕过它呢?
39

“赤身、可怜、贫穷;当你说,’我是富足。’”贫穷:哦,怜悯,教会是贫乏的,它到了最穷的地步。悲惨:身上穿着自义的破烂,某个教派的。“贫穷、悲惨、可怜、赤身、瞎眼,”(呐,请看下一段文字)“却不知道。”我从圣经上读到这句话,在说这个教会时代,在这个时代,会有这样的状况:“瞎眼的,却不知道它。”

40

呐,如果一个人在街上,一个可怜的人,他赤身,寒冷,悲惨,可怜,瞎眼的;如果他知道它,他会帮助自己。但是,你说的是一个可悲的情况:当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却不知道,也不愿意接受帮助。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在街上走下来会怎么样呢?城市的警察就会出来。有的人会打电话给警察。他们会说,“先生,你… 我们得把你抓起来。”

“把你的外套从我身上拿开。”
“嗯,我们会带你进去。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只是想帮助你。我们是本市的官员。我们这里有慈善机构,我们可以照顾你,给你吃的;而你看起来那么瘦,身体也露在外面,你的情况这么糟。”
“我知道我自己的状况。离我远点!”对这样的人,你们也做不了什么,对不对?
这教会就是这样,耶和华如此说:赤身的!
但是教会怎么说呢?教会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也不缺。”这就是教会的回答。你看那种的失去理智,是从灵性上来说的,你看到了吗?
41

一个警察,能做什么…或者说一个?一个人跑出门,甚至不是一个政府职员,是从一个家里出来的人,说,“进来吧,先生,我带你进我的家,你会成为我的弟兄。我会给你吃的,给你穿的.”

他说,“离我远点!”你能拿这样的人怎么办?
嗯,一个人要按照圣经中写的方式传讲完整的福音,但人们却不接受它?但你无论如何都要传讲它。神说,“去做吧。”
“却不知道;瞎了眼,却不知道。”那是一种可悲的想法:灵里的瞎子。我宁愿两边各有一个人,领着我,做个身体上的瞎子,也不愿成为灵里的瞎子。
42

呐,当我们在肯塔基州的山区长大时,在我出生的地方,我们有一个小小的老木板屋;妈妈夜里经常照看我们,而(我们这些小孩子),我们睡在一个稻草褥子上,上面有一个羽毛罩。而且根本没有被子,只是铺了一块帆布在上面,所以晚上下过的雪就不会落到我们的小脸上。那时候我们大概有五个小伯兰罕,他们会把我们都堆挤在床上,有的堆在床脚,有的堆在床头;我们只有一个床。

而冷风从屋子的缝隙里进来,会让我们的眼睛“结冰”。早上妈妈来叫我们起床的时候,有时她要把我们抱起来,然后…我们的眼睛里就有那种,我们在南方所说的 “东西”。我想,“脓”,应该是正确的名字,某种的:“冰冷”。它会在我们的眼睛里呆上一整夜,粘住我们的眼睛,我们就看不见了。
43

呐,爷爷过去打浣熊。当他抓到浣熊的时候,他会把它的脂肪割下来,把油脂熬炼出来,做成他们所说的浣熊油。对肯塔基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治疗方法。

妈妈经常备着浣熊油,当我们的眼睛都被糊起来的时候,她会去拿浣熊油,把它坐在老炉子上,还有小台子,我们称之为 “猴子炉,”让浣熊油热起来,然后用它来给我们的眼睛涂油,直到所有的“冰冷”从我们的眼睛里消失。之后我们就能看见了。
弟兄们,教会已经陷入了寒流。一群神学家,不是在贬低我的弟兄,而是要在神面前负责。我爱我的弟兄们,我爱每一个教会,哦,但是它已经被裹挟在现代主义的寒流里;教会里的属灵温度计已经到了零下九十度。我惧怕看到这些大的冷冰冰的停尸房;当你走进它们那里的时候,它让我想起了停尸房。
44

你知道,在一间停尸房,他们把一个死人带进去,然后进行防腐处理,以确保他不会再活过来。把更多的东西放在他里面,更多的死亡在里面,比他里面的东西更多。

有时候,你就是这样做的:进入这些停尸房,他们用某种神学来灌输你,让你保持死的状态(没错。);确保你不能说,“阿们”;确保你不能享受神的灵。他们把你弄进去了,他们把教会弄到世界上所有的风潮里,弄到世界的东西里面去了,就把你的眼睛合上了。
弟兄们,它也需要比浣熊油多的东西来打开它们。但是耶稣说,“我劝你向我买在火中试验过的金子;并拿些眼药。”经文说他有一些眼药:“把眼药涂在你的眼睛上,打开你的眼睛,让你的…你可以看到。”
45

这就是我们今晚所需要的,是一些圣灵油来涂抹我们的内心,我们从那里看出来,我们就能够理解。神以圣经的形式把它放在这里,但需要一点火来使它正确运转。就像轨道上的引擎一样:我们建造了最好的引擎,豪华的座椅,让所有人都坐进去,准备出发;然而你发现你的箱子里没有火,引擎不会转动,甚至不能鸣笛。

这就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老式的五旬节复兴,一个眼睛打开的时刻。问题是:神把恩赐和东西送到这地方,而我们却没有看到。
46

当他们在电视上看到奥洛-罗伯茨,有病的孩子,或者,小瘸子,也许,在他的聚会中得到医治,或者艾伦(A. A. Allen),或者其余的弟兄们,他们是怎么说的呢?他们说,“这是一种心灵感应或心理学,他们只是头脑推理。”一个传道人竟然有这胆子,在来自所有不同的… 我可以提供数千份医生的声明,等等,躺在床上的人,奄奄一息的人,患癌症的人,残废的人,失明的人。

这里的议员阿普肖怎么样呢?一直坐在轮椅上六十六年。后来就站在白宫台阶上,在葛培理的聚会上唱着《倚靠永恒的臂膀》。
那晚在加州我的聚会上,他被神医治,在离他差不多一个广场那么远的距离,我看到他,说出他是谁,叫他从轮椅上站起来,这是他十七岁以来第一次站起来(那时他八十多岁)。他就跑到讲台上,摸着了脚趾头。
国会议员威廉-D-阿普肖:1926年竞选总统,因为他的票是干的,所以败选了。
我说,“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哪一位,但你跌倒在一个… 从一个老’干草堆摔下来,并撞到了干草架子。你从小就瘸了。”
他说,“没错。”
我说,“我看到你钻… 他们在房子里钻洞,这样你的床就会… 在地板上移动,任何的震动,都会伤害你的背部。”
“没错。”
我说,“你成为了一个伟人。”他是南方浸信会的主席。我说,“接着,你成为一个伟大的演讲者;你是从白宫来的。”
巴克斯特先生拿着扩音麦克跑到那里,要看看是谁。他跑回来对我说,“那是… 你知道那是谁吗?”他说,“那是议员阿普肖。”
我说,“我一生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不懂政治。”
所以他们说,或者,他说,“他说,想通过这个麦克风和你谈谈。”
他说,“我的孩子,你怎么知道我是那个状态的?”
我说,“先生,我只能说出我在看到的。”
47

就在那时,我看了看这边:我看到一个戴着玳瑁眼镜的医生,穿着一件医生的大褂,给一个黑人小女孩做手术,那使得她瘫痪了。我说,“我看到一个人站在我面前,戴着玳瑁眼镜。他是个医生。他给一个黑人小女孩做了手术,大约四岁,那使她瘫痪了。”

差不多在那个时候,大约在这栋楼的三倍距离远,一个典型的老杰迈玛大婶儿,有着那种又大又黑又胖的脸颊,发出了一声尖叫;她拖着一个担架,就上来了。“那是我的孩子,”她说。你无法使她离开。十六名领座员都拦不住她;她只是挥舞着又大又胖的手臂左右敲打着他们。
我说,“呐,停下来,女士。”我说,“你有祷告卡吗?”
她说,“没有,先生。我没有祷告卡,”说,“我刚刚来到这里,但这是两年前为我的宝贝做手术的医生。”
我低头看了看那个孩子。那个实习生,或者说,那个跟着救护车的人在那里。我说,“就是这个孩子。”
她说,“我的孩子会好起来吗?”
我说,“大妈,我不知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说出我所看到的。”她说… 我说,“我只是在向神祷告。你的信心触摸了他,我从未见过你。”
48

而老议员说,“先生,我会好起来吗?”

我说,“我不能告诉你,先生。我不知道。我只能说我所看到的。如果神与你那么近,肯定,他有它的目的。”
我对弟弟说,“把下一个病人带来。”有一个女人走了上来。
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看了看,有一个黑人小女孩,沿着一条街道或一条小巷子走着,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娃,摇着娃娃。弟兄,当时地狱里没有足够的魔鬼,可以阻止它了。神已经这么说了。我说,“大妈,主神听了你的祷告,你的小宝贝已经痊愈了。”她跪在地上,正在哭着,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我说,“你的小女儿已经痊愈了。”
她说,“哦,牧师,真的会吗?”牧师在南方的意思是一个 “传道人 ”。瞧?然后说,“我的孩子能活吗?”
我说,“她现在已经痊愈了。”
就在那个时候,小女孩站了起来,说, “看这里,妈妈!”然后她跳起来站着了。那女人就这样晕倒在那里;我们设法让她们都平静下来了。她妈妈牵着小女孩的手,走过一条长长的过道,穿过那个长长的地方,就这样。而看护的人拿着担架,从另一条路回去了。
49

我又开始转向那个小女孩,或者,转向当时站在那里的那个女士,我看了看:正在穿过我前面的平台,那个穿条纹西装的老人能走了,双色的棕色,条纹西装,带着一顶小帽子,就像你看到的放在那里的那顶一样。他就是那个给我帽子的人。他穿过这个… 穿过平台,像一个影子,脱下帽子向大家致意,按着南方的方式做它,像这样,他鞠着躬。

我说,“议员。”他当时穿着蓝色的西装,打着红色的领带,你们政治家都知道,这是他的穿着方式。我说,“看起来神本来会在你17岁的时候治愈你,那时你的骨头都很健壮,有很多钙。但是,一直等在这里,等到你八十四岁的时候,他才会医治你?”
他说,“孩子,你的意思是说,神会医治我吗?”
我说,“先生,你有没有一套棕色的衣服,深棕色的,上面有浅色的条纹?”
说,“昨天刚买了一件这样的。”
我说,“你戴着一顶半西式的小帽子,是吗?”
他说,“是的,先生,我有。”
我说,“奉主耶稣的名,从那张轮椅上站起来,上到这里来。”
他说,“你是说我可以起来吗?”
他的妻子跑到他的脚下,像这样,说,“哦,亲爱的,你会摔倒的。”
他说,“如果那个人能够告诉我。”说,“罗伊-戴维斯博士在浸信会给你做了按立,是吗?”
我说,“是的。”
说,“是他,送我到这里来的。”他说,“如果神让你知道我是如何受伤的,是的,我可以离开这个轮椅。”他从那里走了出来,跑到平台上,摸了摸他的脚趾,如同一个16岁的男孩一样灵活。
国会议员阿普肖,在葛培理华盛顿特区的聚会上,站在台阶上,唱着《倚靠神永恒的臂膀》。
又怎么样呢?“瞎眼的。”哦,那个可怜的东西。“瞎眼的。”这应该是震动了世界的。什么是瞎眼的?他们是“瞎眼的却不知道,”自以为是,“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其中的能力。”圣经说,在末后的日子里会是这样。“瞎眼的。”
神啊,今晚,我祈求你,主啊,请你带来眼药;打开百姓的眼睛,让他们看到耶稣还活着,还作王,而且是无处不在的,此刻就在这里。
你们这些人见的太多了,以至于对你们来说,这已经太普通了:这才是问题所在。
50

有一次,一位老人说,“我相信我下到海边去就能见到美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大海呢。”他说,“我想闻闻它的空气,那盐味儿的风。我想听海鸥的叫声,当它们在天空中尖叫的时候,想看那巨大的咸水浪花,看它跃起把蓝天反射回盐水中。”

在下去的路上,他遇到一个水手上来了,水手对他说(他们称水手为一个“老盐”),他说,“好人,你到哪里去?”
他说,“哦,好心的先生,我看见你从海里上来。”他说,“我要下海去。我渴望被它的美景所感动。我渴望看到它那白色的大浪花飞舞,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它,我只见过照片。我渴望闻到带咸味儿的风。我渴望听到海浪的轰鸣声。”
水手说,“我就是在海上出生的,我看不出这有什么让人兴奋的。”你瞧,这对他来说已经很平常了, 直到没有什么令人兴奋的了。
恐怕美国人也看到了很多东西,然后背过身去,直到没有任何感觉了。呐,我现在对你们五旬节派和全福音的人说。你们看到主神显明自己,做他说要做的事情,直到它变得如此普通,没有更多的刺激了。
神啊,今晚请震动我们。
神对你们这些人真好。还有你们这些全福音的人,相信所有的圣经:神已经行了这么多的神迹,为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是如此的好,但你不承认它。醒醒吧!睁开你的眼睛!他站在那里,叩着门,想要进来:控制你,使你成为你应该成为的人,从你身上夺走世界,使你成为他的新造物。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把他所赐给你的东西给你。
51

在南方,有一次,有一个老黑人。他是个不错的老伙计,但他就是不肯与神和好。

他的牧师,是我的一个朋友,喜欢打猎。我曾经和他的牧师一起打过猎。
而这位老“加布,”我们这么称呼他,他的名字叫加百列;但他就是不肯侍奉主。他有个好妻子,她日夜为老加布祷告。牧师跟他谈话,讲道,什么都做了。而老加布只是远离教会,在周日早上去仍骰子,或者去钓鱼什么的。他就是不愿意与神和好。然而他声称自己是浸信会的成员。
有一天,他和牧师一直在打猎。老加布连谷仓的边儿都打不中,他真的是,一只鸟会飞到这边来,他可能会射击,但他就是打不到任何东西。但是,那天他们都有一个很大的收获,他们真是满载了松鼠,兔子,和好吃的鸟类等等。老加布扛着极重的猎物,他几乎都背不动了。跟在老牧师身后走着。他们沿着一条熟悉的老路走来,太阳在西边下山了。
弟兄姐妹们,如果说文明社会有夕阳西下的时候,现在就是了。
52

过了一会儿,当牧师沿着这条熟悉的小路,这条确定的小路前进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他的肩膀。他环顾四周,看见老加布,眼泪从他黑色的脸颊上滚落下来。他说,“牧师,早上是星期天。”

说,“是的,加布,怎么了?”他停了下来,转过身来。
他说,“早上,我要去你的教堂。我要去接受洗礼。我要去祭坛的长椅上。我要让自己在神面前变得正确。我要给自己找一个座位,每一次聚会我要在那里,直到神把我的魂带回家。”
而这位老的,忠实的,黑人牧师说,“加布,你知道,我为此真很高兴。”他说,“我一直在努力。”你的妻子会很高兴,教会里所有的人都会很高兴,“说,”你所有的同事也会很高兴,加布。“但是他说,”是我讲的哪篇道,加布,或者我在什么时候为你祷告,导致了这种突然的变化?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他转过身来,又朝太阳看去。他说,“牧师,我的确感谢你们的每一次祷告,以及你们的每一次讲道。但你知道,我只是碰巧认出来了到他对我的好。”他说,“牧师,你知道的,我什么也打不到,”说,“我最好的时候,一年也就能得着两三只鸟,”说,“在这里,我满满地都是野味。”他说,“牧师,你知道,他一定是爱我的,不然他不会给我这些的。”
他说,“没错,加布。”
53

而我只是想知道,今晚,如果我们,作为美国人民,我想知道,如果… ?能活着就很不错了。但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他一定是爱你的,否则他不会给你这些复兴?难道你不知道他一定是爱你的,否则他就不会派他的儿子来彰显他的存在,他是活着的?难道你不知道他一定是爱你的,否则他不会拯救你,不会医治你,不会派你来这些聚会吗?

他站在门外叩门,每天都有各种好东西,我们却不断地拒绝它们。
54

让我们来低头一会儿。

你是否作为一个荣幸的人生活在这个日子里?伟人们,像是散基,穆迪,诺克斯,加尔文,芬尼,他们都曾渴望看到这一天,那就是,耶稣要来做他曾经做过的工作。先知和伟人都在寻找这一天,你看见了,但是你得了灵性的感冒,你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这样的人在这里,在这复兴的最后,你愿意举手吗? … ?…完全占有我的生命。教会成员们,不管你是谁,你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没错,所有周围的人。“我会让你进来,主。我保证你可以成为我的主。你可以管理我的生活。你可以掌管我生命中所有的谬误,把它取出来,主啊,进来吧,我要你住在我的心里。我要你控制我,控制我的情绪,控制我的习惯,控制我的骄傲:’哦,我觉得我是个人物,’主啊。’我会跑到这里的街上去,在街上扭来扭去。’主啊,把它拿走吧。”
呐,当你低下头的时候,只要向他举起你的手。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这很好。我喜欢看到那些年轻人这样开始,年轻的女孩。在楼上的?嗯哼,神祝福你。楼后面的?你就向他举手吧,如果你是真心的,神会收到的。当然,如果你是瞎子,那就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楼上的右边?神祝福你。那很好。年轻人,你可能做了很多伟大的事情,但这是你做过的最伟大的事情。很多人都举手了。在我们祷告之前,还有其他的人吗?我想为你祷告。说,“弟兄”。
55

片刻时间能决定将要发生的事情。我传讲你,这是第二十八年了,从一个男孩开始,就宣布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不改变。圣经说,你总是一样的,你没有死,坟墓不能困住你。你在第三天,在第一个复活节的早晨复活了,在众人面前证明你自己还活着,并命令他们到普天下去,你要与他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你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直到看见父所做的,然后我就做父所指示我做的事。”我们通过经文跟随你,看到每一次,都是父亲指示你做的事。

56

人摸到你的衣裳,靠着神的大能,你把他们转过来,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的状况。主啊,我们感谢你。你应许要继续;你是葡萄树,我们要做枝子。主啊,葡萄树不结果子,是枝子结果子。所以今晚主啊,通过我们,我们每一个人作工。我意识到,如果你在这里膏抹一个人,而不膏抹其他的人,那就没有什么用处了。主啊,膏抹我们所有人,打开我们的眼睛,主啊,让我们看到你从死里复活,以圣灵的形式在这里,不是另一个人,而是同一个人。神,在圣灵的形式,被称为“神,圣灵。”

天父啊,求你应允要这样。你曾经来过,住在一个人的身体里,那是你的儿子,一个纯洁的,由童贞女所生的身体,你可以通过那圣血,打破细胞,提供给现在敬拜的人一个通往你的通道。通过那破碎的血细胞,我们的污秽被洗净,成为主合用的器皿。“我们得救是本乎恩。”
现在,父啊,我们现在祈求你垂怜我们,饶恕我们,打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到你复活的存在;让我们今晚从这里离开时,知道:每一块可以转动的石头,我们都已经转动了,看到在新英格兰各州,在你的这些奇妙的人们中间,有一个古老的复兴。
奉耶稣的名,我向你献上这个聚会。阿们。
57

呐我们从今晚开始;我希望大家尽力地敬畏,不管你的状况如何,你有什么烦恼,只要相信、祷告、相信。

异象并不能医治你。你不能被异象所医治。
首先,我想问你一件事:在这群人中,有多少人知道,基督并没有医治任何人,直到天父、神给他一个异象,告诉他该怎么做?有多少人知道圣经是这么说的?接近百分之百。
58

那么,当他在地上的时候,他是怎样向犹太民族宣告自己是神的儿子(向犹太民族,千万不要忘记那个),他是怎样向犹太民族宣告自己是神的儿子的呢?在他受圣灵的恩膏之后,立即有一个人来到他面前(约翰福音,第一章),他是一个渔夫,无知无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他的兄弟把他带到主耶稣的面前,耶稣就对他说,“你的名字叫西门,你父亲的名字叫约拿:从今以后,你要叫西门。”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圣经?那个人是怎么想的?他是怎么认识他的?这是他宣告自己的方式,因为他说过:“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直到我看到父先做,”约翰福音5: 19,“不能做什么。”他不能说谎,还依然是神,他必须说出真理。所以他说,“我什么都不能做,直到父先给我看。”

第二天,我们看到另一个人信主了,他绕着一座山走了15英里,他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一个真正坚定的教会成员,他在祷告,是个好人。他把他带回来,说,“来看看我们找到了谁,拿撒勒人耶稣,约瑟的儿子。”
他说,“拿撒勒能出什么好的吗?”瞧,因为它不属于他的教会,他不相信。
他说,“你来看。”那是最好的方法。不要坐在家里批评,要过来,自己看看,用圣经来查验。
59

所以,当他沿着路走来的时候,毫无疑问,腓力已经告诉他,耶稣对那个连发票都签不了的老渔夫做了什么。当他走到耶稣面前的时候,这是耶稣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他说,“看哪,一个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

呐,不是看他的穿着,他们的穿着都一样。一个以色列人,这意味着他是一个,我们会说,一个 “信徒”。没有诡诈,是一个“纯洁,诚实,圣洁”的人。
“看哪,一个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他说,“在腓力招呼你之前,你还在树底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是这样吗?他是怎么看到他的,十五里外,前一天,在树下?怎样的一双眼睛?父亲显给他看了。
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耶稣说,“因为我告诉了你,你就信了吗,那么你会看到比这更大的事。”
但是有一些人站在旁边,说,“那个人有魔鬼的灵,他在读他们的头脑,他是一个算命的。”
耶稣说,“你这么说我赦免你:但是”(多次这么说)“有一天,圣灵要到外邦人那里去,他要做和我一样的事,一句干犯的话,无论在今世,还是在来世,总不得赦免。”他就去了。那是一个犹太人。
60

呐记住,他从来没对外邦人这样做过,整本圣经都没有记载。他就是用这种方式宣告自己是神的儿子的。瞧,他以前从来没有和外邦人打过交道。所以,有一天,他走到撒玛利亚人那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走到井边,去打水。除了耶稣,所有人都离开了井边。所以,当这个女人来到那里,她看到了耶稣,她开始把水罐放下来取水。

耶稣说,“女人,请给我水喝。”
她说,“嗯,我们这里有隔离的惯例。你们犹太人这样问撒玛利亚人要水喝是不合宜的;我是撒玛利亚的女人。”
他说,“但如果你知道这和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找我要喝的。”
61

他们谈到了他们应该在哪里聚会,直到耶稣发现她的问题在哪里。有人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吗?嗯哼。她结过五次婚,六次婚。所以,耶稣说,“去,找你的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的没错:你已经有五个;现在和你一起生活的那个不是你的丈夫。”
呐,她说了什么?她有说,“你这样做是邪灵”吗?她转过身来,她说,“先生,我看出来你是一个先知。”“那个先知 ”是谁?摩西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瞧? 她说,“因为,先生,我看出来你是先知。我们(我们撒玛利亚人),我们知道,当弥赛亚,就是所称为的基督来的时候,当他来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情。但是,你又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她就跑进城里,说,“来看一个人,他把我素来所做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这不就是弥赛亚吗?”
62

如果那是当时弥赛亚的迹象,那么,对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来说:含、闪、雅弗的子民就只剩下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了。

而现在,我们已经有两千年的教会了:神已经把外邦新妇召唤出来了,经过芬尼,散基,等等,这个时代。现在我们在外邦人时代的末了,在时间的末尾,就像我昨晚所讲的: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一些事情。
世界很紧张:你听了总统昨天的讲话,嗯,我们真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它可能在天亮之前发生。天空中的人造卫星,耶稣说会有:所有的,整个世界都在震动,人们害怕得要死,时代的困惑,邦国之间的压力。
到了那一天,他应许要回来,就像当年那样行事:“再有不多的时候,世界就不再见我;但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呐,他不能以这种方式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宣告自己,而把外邦人排除在外。所以,今天就是这样的日子。
63

呐,对于你们下面的会众,就在我们开始祷告之前。有一个女人,有一次,他还没有看到有关她的异象,直到她来触摸了他的衣服。她有一个血漏的问题。她朝会众席上跑了出去,因为她心里说,“我相信那个人是个圣者;如果我能摸到他,我就会得到医治。”医生们已经失败了很多年,大约18年了。所以她摸完就跑到会众席上。

耶稣停下来,说,“谁摸我?”
彼得说,“嗯,他们都在摸你。”
他说,“但我变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消失了,”他环顾四周的会众,直到他发现那个小女人。他告诉她她的问题,她的信心使她好起来了。你知道这是圣经吗?
64

圣经有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圣经有没有说“他是大祭司,就在此刻,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如果他是大祭司,能被我们的软弱的感觉所触摸,而且是同一位大祭司,同一位耶稣,他的行为是不是会一样呢?

所以你要祷告。你们没有卡的,就不会上来台上,或者有卡的,不管你在哪里,你就祷告,看这边。你就说,“主耶稣,我病了。我不会到台上去了。”并且,“今晚向我确认你的道。触摸我的身体。让我知道,当我们知道灵在这里,你的灵叫我要相信你,你的灵在伯兰罕弟兄身上:让他转过来,对我说话,像你对井边的女人一样,我会相信你;像你对摸他衣裳穗子的女人一样,我会相信你。”看他是不是大祭司。
65

呐,请你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不要随意走动。那么就可以知道神是否活着。如果这不是真的,那么他的道就不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你好吗先生?呐,赶快,这个人在这里,我从来没见过他,不认识他。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请举手,我不认识你,从没见过你,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么,就像我们的主,找到了腓力,腓力去找到了拿但业,把他带到他面前。呐,如果我说,“你病了,”按手在你身上说,“去好起来吧”;你可以怀疑那个。但是,如果主神要向我启示你来这里的目的,或者像圣经里那样做一些事情;那么,他就在这里。瞧?不会是我,因为我不认识你。
在这栋楼里,除了劳埃德-斯威特弟兄,我不认识任何一个人;维尔博士;比利在这里,我的孩子,我想他已经走了;但是,这两个人站在这里;这个歌手,坐在这里,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在以前的活动中和我们在一起。据我所知就是这样,这栋楼里我认识的每一个人。但是神知道我们所有的人。
66

如果主神要做这件事,那一定是个神迹,因为在世上我不可能知道。这是我的手,我的圣经;我不相信起誓,但是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什么都不知道。而这个,关于他知道你们所有人的真理,你们是见证人。我不认识你们。但是神,他确实认识你们,如果他要向我启示一些你们所知道的,我不知道的,有关于你们的事情,那么你们就有权利去相信,不是吗?在座的有多少人会接受呢?这就好。谢谢你们。

现在,父啊,决定权在你了。这是你的聚会。我在等你。阿们。
说,“你在等什么?”
你们已经见过了这根火柱的照片,它曾引领着以色列的孩子们。当它在地上,当它在燃烧的灌木丛中,它就是基督。所有的圣经老师都知道这一点。当他在地上的时候,他说,“我曾与… ”在有亚伯拉罕之前,我是。“那个 ”我是 “就在燃烧的荆棘丛中。他说,”我从父出来,到了世界;我又离开世界,往父那里去。“他从火柱中来,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取了神的儿子基督的样式,死了,埋葬了,又复活了;同样的火柱又回来了,奉耶稣的名,圣灵。在下到大马士革的路上,保罗被击倒,有光照在他脸上。
他说,“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说,“我是耶稣。”
是这段经文吗?那么,如果这就是当年的圣灵,就是同一个耶稣,如果是同一个葡萄树,是不是会结出同样的果子呢?“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
呐,神啊,请你打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能看见。
67

现在,如果他们还能听到我的声音,在我和这个人之间出现了那光。呐,我看到了这个人。他要我为他祷告的,主要是听力,他的耳朵,要聋了。【这人说,“没错,弟兄。”】这是事实。瞧,他还能回答我。瞧?自从他站在那里,你的听力就一直在变好。没错。对的话,请举手。瞧,他只是在基督的同在中,而不是我,呐:这个。

你说,“你猜出来的它,伯兰罕弟兄。”让主来审判吧。
一定是有什么原因造成的:那是由你鼻子里的毛病造成的,鼻子的毛病使你变成了聋子。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他的灵现在就在这里?你的名字叫尼伦先生;回家吧,你有听力了,神已经赏赐你了。
不需要为他祷告,他的信心使他完全了。瞧?
68

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先生。我们出生时相隔多年,也许相隔万里,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呐,要真正的敬畏。我们确定,我亲爱的,蒙爱的朋友,我没有办法做这些事情。你的眼睛是否打开了,意识到主耶稣,这同一个灵,就在这里?

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他可能会和你同一个年龄。哦,如果我有几百万美元,我多么愿意付出一切,看我爸爸像那样站在那里,只要有一次;但他现在已经去了荣耀的地方。有一天我也会跟着去的。我在这里只是想帮忙。
你是一个基督徒,先生。你是个基督徒。你可以是个异教徒,或者是个冒牌货,但你是个基督徒,因为你的灵正在进来,受主天使的恩膏。你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了。如果是这样,就举起你的手,让人看见。
主神真是良善。我不认识你,对你一无所知,但是现在圣灵的恩膏可以向我显明你的问题是什么,或者你的一些事情。
这个人,也是受耳朵上的病困扰,是在耳朵里;而且,你的脖子上有一个肿瘤。没错。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你来自东部,这边。你来自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嗯哼,嗯哼。你的名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就像他认识彼得一样吗?这对你有帮助吗?好的,先生。你的名字是乔治-罗比森。这是真的,不是吗?呐,作为一个… 你已经痊愈了,先生,你不用再做手术了。神已经治好了你。
69

你不过来吗?你要尽量的敬畏。亲爱的姊妹,你是我的姊妹,你是基督徒;因为我一看你,就有主的灵。

这是圣经里的一幅美丽的画面,约翰福音4章,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第一次见面。是一个女人在井边,耶稣告诉她,她的问题在哪里,她说,“那是弥赛亚的迹象。”
对你来说也是一样的吗?会的。你正受着巨大的紧张症的折磨,而这个紧张症给你带来了胃病;你有胃病,这是一种消化不良的情况,像溃疡一样,而且…因为当你吃或喝的时候,一些东西,比如咖啡,它很敏感,会反流入你的嘴里等等。
然后你的心里有什么东西,你在为之祷告。瞧,你的生命:你现在要藏也藏不住;瞧,你是在基督的同在中,不是我:是基督。你在为别人祷告;那个人是聋子。没错。那是你的儿子。你相信他会得到医治吗?那就去接受吧。你既然信了,就当归于你。神祝福你,我的姐妹。
70

你好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你。呐,要真正的敬畏。

有一个女人在祷告,她是位老人,在这栋楼的某个地方。她在这里,她就坐在这里,眼睛上有个眼罩。我不认识你,女士。神认识你。如果我不认识你,就挥挥手,让人们知道我不认识你。但你坐在那里,祷告说,“主啊,今晚触摸我。”没错。你的问题是这样的:你已经病得非常非常严重了,你有并发症,你主要的问题是心脏的问题。你也是刚从医院出来的。这就是主如此说。嗯哼。不要怕;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了你。你要相信他。
我想问一个人:问问那个女人,记者,不管你想问谁;看看我是否见过她。她碰到了什么?她从来没有碰到过我;她离我二十英尺远,或者三十英尺远。她碰了什么?大祭司。基督,这位有他的照片在这里的人。通过圣灵,他回话了。我只是…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 或者知道她怎么了,我不能告诉你。我唯一知道的方法就是通过这些磁带。这是一个异象。
当时,她对坐在她旁边的女人说话;那个女人也在祷告。
71

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女士?你也在祷告什么。坐在她旁边的。如果神要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我吗?如果我不认识你,请你举手。如果你全心地相信我,那关节炎就会离开你。这就是你所祷告的:关节炎。如果这是对的,请挥手。它现在已经离你而去了。你的信心使你康复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你是我下一个要祷告的女士吗?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如果他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你会相信我是他的仆人,相信它是他的灵吗?我只是一个人,没有办法… 我们只是头一次见面。
呐,请原谅我。瞧,我必须只是,无论他… 有人在那里相信,它只是很难保持在队列里;这么多的人在相信。瞧?
它来了:你有动脉的问题。没错。除此之外,你的眼睛不好;你的视力不行了;你非常紧张。这就对了。你也不是本地人;你是加拿大人。没错。康克林女士,说的就是你,回家去吧,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了你。
72

你全心的相信吗?在这女人身上有一个灵正在穿过这栋楼。我不能医治,我不是医治者,我只是医治者的仆人。但现在这栋楼里有人在祷告,恒切的祷告,或者有一群人在为某人祷告,他正遭受着和你一样的痛苦。你快要失明了;是你的眼睛。

这是一个女孩,在这里朝后面坐在右后方:你正在为你的一个朋友祷告,快失明了。我不能医治。你相信神吗?让我们祷告吧。
主啊,这是个可怕的灵,但是主啊,现在让属灵的眼睛打开,看到神的荣耀,愿这个使人瞎眼的魔鬼被赶走,因为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呐,再看看我。现在不一样了,是不是?如果是不一样了的话,请举起你的手。你得回你的视力了。确信你就像你相信的那样去找回了它,其他人也一样。神祝福你们。
要真正的敬畏,请求你们,要真正的敬畏。
73

我不认识你,先生。我变得非常虚弱了,瞧;异象使我变得虚弱。如果耶稣,神的儿子,一个女人触摸到了他,他说,“我变虚弱了,”那我,一个被恩典拯救的罪人又会怎么样呢?如果不是他说,“你要做比这更多的事。”这就不会发生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先生。我们都是在永恒里的人。如果我能帮你,我一定会的。如果基督穿着我的…穿着他给我的这身衣服在这里,他不能(如果你生病了,我不知道你是否需要医治,你可能是替别人求医治,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他穿着这身衣服在这里,他不能医治你,如果你生病了。他可以告诉你他所做成的,做一些像他以前做过的一样的事情,让你知道是他做的。没错。你受背部问题的困扰。你不是本地人。你也是个加拿大人。你也是个传道人。回家去吧,你的信心已经治愈了你。

就在那一排的尽头,风湿病,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女士?就在那后面,大约两排的尽头,正在祷告:风湿病。你全心的相信吗?你相信吗?就坐在那里,有一朵小花围着帽子的顶端的小女士。你相信,接受吗?好的。举起你的手。好的,回家去好了吧。耶稣基督会让你好起来的。我挑战你们相信真理。
在座的各位怎么样,你们能相信吗?
74

就是这里,就在这位女士旁边,就在那里,受着妇科病的困扰,女性的问题,戴着小白帽的小女士。没错。你相信耶稣基督会让你好起来吗?我不认识你,是吗?但你从那个问题产生了漏症。我看见你进了洗手间。它是个什么,是在你卵巢里的一个脓肿,可以导致癌症。但它不会了。你的信心已经治愈了你。回家吧,你的病好了。你的信心触摸到了神。

你们相信吗?就在这尽头的地方,女士和男士,你的手臂环在她身上,这是你的妻子。问题是:你们一个是紧张,一个是心脏问题。没错。你们接受你们的医治吗?接受的话请举手。好的。神祝福你们。回家去好了吧。
外面有很多人在忍受着你同样的痛苦,女士。但糖尿病对于神的医治能力根本不算什么。你相信他能治好那个吗?全心相信吗?
所有受糖尿病折磨的人,现在就站起来,站起来,来吧,尽快过来,所有人,无论在哪里。我会告诉你神能做什么,站起来只要一分钟。
站在这里一会儿就好了。拿着这个。
75

所有受着紧张症折磨的人,站起来一会儿。

它只是从会众中使劲在拉扯,我不能… 看这里,瞧?你们每个人都在相信。怎么(瞧?),我怎么能叫出这个,还有那个,还有这个,还有那个,到处都是。瞧?
你们所有想要接受祷告的人,你们所有相信神会医治你们的,站起来。
你们相信基督活着吗?你们相信他是一样的吗?你们的眼睛现在睁开了吗,看到了吗?有多少人说,“神我的眼睛是打开的”?像这样向他举起你的手。“主啊,我的眼睛是打开的。我相信神的儿子与我们同在。”
现在,当你用你的方式祷告时,我要请求神… 让所有的疑惑离开这个楼。然后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站起来,感谢他。奉耶稣基督之名,如果你们服从我,我会宣布你们得医治。
76

主神,天地的创造者,永生的作者,一切美好恩赐的供应者,请将你的祝福赐给这群人。

撒但,哦,通过教育,通过世界的制度,你蒙蔽了人们多年,但你被暴露了。我们不接受你。我们宣告,你在各各他被打败了,当基督死了,又复活了,你被剥夺了所有的能力。你已经没有能力剩下了,你只是在虚张声势。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借着神天使的权柄,称你为吓唬人的,他已经带领我们来参加这次聚会:你们这些疾病的灵,都从人们中出来吧,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人们里面出来。
现在站起来,把赞美归给神。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宣布你们痊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