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19 生命

1

让我们保持站立片刻,现在来祈祷。让我们低头好吗?可称颂的主啊,我们感谢你,神啊,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因我们现在拥有你所赐予的极大特权,今晚我们回来敬拜你。我们求你以一种不寻常的方式与我们相见,随着我们在信心上合一,愿你祝福我们的心。今晚我们要问,倘若在我们中间有人还没有与你有这种盛大的相交,愿今夜他们所有的罪都将被宝血遮盖,他们能够享受到我们怀着感恩的心所享受到的这些特权。
我们也求你将那些曾经与你有过相交而又失去了喜乐的人带回来。愿他们知道,有一位慈爱的天父爱着他们,正站在那里,伸出双臂等待着接纳他那些愿意回头的浪子。
2

主啊,求你怜悯那些今晚急需医治的人。但愿你的圣灵医治他们的病体。主啊,在这里,也许有一些人,还没有接受过你的圣灵。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将你的圣灵赐给他们,让他们围绕着你的道来相交。主啊,求你应允。

我自己也很需要,非常需要,主啊。二十多个夜晚的直接讲道,我的喉咙很累,很疲惫。我祈求你的帮助,还有……在事工场上长时间的侍奉让我的头脑变得迟钝。现在,主啊,请帮助我,愿我能说出在你眼中蒙悦纳的话语。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大家请坐。谢谢。
3

在今晚,星期一的晚上,一个糟糕的雨夜,看到这么多好听众,我很高兴。你知道,在南方,小雨或小天气都会给人们带来很多阻碍,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你们。

我很高兴,在过去的几个晚上,我们的主一直在和我们相聚,特别是在医治聚会中,我刚刚有幸听到所取得的胜利。维尔弟兄告诉我,他们一直在为不同的医治作见证。哦,他是真实的。
你们这些牧师,你们这些牧师会注意到……在这次奋兴会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会有男男女女的来找你们说, “你知道,我曾得到了,可我现在又没有了。”
在晚上的聚会中,我看到很多事情发生,但你来不及给他们打电话,瞧。这个是会发生了,我们知道这没关系,所以我们就顺其自然。如果他们能够自己抓住的话,那会更自然些。
4

刚才读到最近在这里的一次聚会中的一个见证,在我拿出文稿之前,我想说。我正在为一些人祷告的时候,有一位有胃病的女士走了上来,她病得很严重。我想医生告诉她,他们甚至不得不给她输血,因为她的胃里溃疡已经破裂。她的情况非常糟糕,是十二指肠溃疡。是很严重的那种。所以在异象中,主告诉那个女士她的问题是什么,她做了什么事;然后结束后,她说她信了。

现在,一切安好。你看到这一切,你瞧。还说:“主赐福你,愿主医治你。” 我们还不知道,还不知道。但突然间,它改变了,带着“主如此说。”回来,这就是异象,看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一个看到已经发生的事情。另一个人看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而很多时候,我看到了死亡,但我从不说什么,除非我知道它会发生:因为有时可能会对你宣判死亡。然而,祈祷可以改变这一切。你知道吗?在圣经中就有这样的记载。
5

当希西家奄奄一息的时候。以赛亚.……你能想象那位先知的感受吗?当他上去说:“耶和华如此说,你要死了。你不会从床上下来了。” 他是一个真正的先知。走出房间,那里站着皇宫里的名流,“哦,伟大的先知,我们的国王会怎么样?” “耶和华如此说,他将会死。”

穿过皇宫大院和大门,院子里站着士兵,“先知啊,耶和华对我们伟大的国王都说了什么?”
“耶和华如此说,他要死了。他不会从床上下来了”
然后出了皇宫来到街上,来到穷人那里,“伟大的先知啊,主对我们可爱的国王是怎么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他快死了。” 他继续走到他自己的小房子里。
6

这时,希西家转脸朝墙痛哭。说:“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在你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 这真是一个很好的见证,不是吗?“我肯求延长十五年的寿数。”

呐,谁是这个国家最伟大的人?国王。有一位伟大的地上的国王在和伟大的天上的国王说话。呐,天上的国王为什么没对他说:“好吧,希西家,我听到了你的肯求。”
7

但是你知道吗,神有神的做事方式?而我们必须配合他的做事方式。希西家没有生在让耶和华那样和他说话的位置上。所以耶和华又回到那个先知坐的地方,说:“你去告诉他,我听到了他的祷告,我要宽限他十五年。”

那个先知会是怎么想的,回来上到那里,“耶和华如此说,他会活下去。耶和华如此说,他会活下来。” “怎么样,先知?你回去干什么?” “耶和华如此说,他会活下去。” 那是什么?祷告:使事情由死变活。它总是这样的。
8

当主对这个小妇人宣告说她会好起来的时候,她就痊愈了。她就出去感谢主。所以,她以为她可以继续下去,没事了。然后她去尝试吃东西。哦,她生病了。所以后来,过了两天病情一直在恶化,她试图吃东西,强行把它吃下去。吐出来……出血。所以她说……

过了两个周,周围的邻居们开始认为,她丈夫说:“亲爱的,我相信你那样作了见证,你会给基督的事业带来耻辱。”
她对她丈夫说:“如果那个人站在那里,一个受圣灵启示的人,告诉我我一生所做的事情,告诉我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溃疡,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是病情怎样,告诉我,’主如此说’,异象显示我会好起来的,你认为我会怀疑吗?” 她说:“我不知这会否有耻辱,但如果我怀疑它,那才会有更大的耻辱呢。” 她说得多对啊。
9

我想,五周或更多,四、五周后的一个早晨,我忘了她说了什么。有一天早上,她正在洗碗;孩子们已经去上学了。突然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袭来。她想,“这是怎么回事?” 她觉得有种真正被祝福的感觉, 于是她想,“嗯,也许这只是主在祝福我。” 她是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女士, 大约三十多岁的年轻的女士。这时她真的饿了。她说:“哦,我多么希望能吃一小块吐司。她坐下来,吃土司。通常稍过片刻,吃下去的东西就会反上来……这时就应该已经发生了。但那一次完没有反胃,感觉很好。

好吧,她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要在这吃些孩子们剩在盘子里的燕麦。” 所以她坐下来,吃燕麦。呐,你知道燕麦片在酸性胃里会是怎样的。她等了大约15到20分钟,胃没有难受。于是她坐下来,吃了一顿真正的美食大餐。她煎了些鸡蛋,弄了杯咖啡,真的很享受。她等了大约20或30分钟。通常5分钟后她就会吐出来。
10

她感觉很好。她说:“你知道,我不能不把这件好事告诉别人。” 于是,她去了街上一位邻居家,那位邻居是在和她同一个晚上接受医治祷告的。她的脖子侧面长了个瘤。她的丈夫已经退休了。他们很晚才起床。当她来到离她家隔几个门的这个房子时, 她以为他们有救世军在里面。她一辈子都没听到过这么多的叫喊声和喧闹声。她想,“诶,怎么了?” 她跑进去说:“莉迪亚,怎么了?”

她说:“哦,伯莎! 我想告诉你。我刚起床。我就躺在那里。我们已经醒了一小会儿了,我感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们连床上的床单都摇了起来。我们找不到那个肿块了。它不见了。”
好吧,她告诉她她的故事。她们非常激动,在附近找了个人,并来到大约一千英里之外的我的一个聚会当中。她们做了见证。
11

呐,发生了什么?神的天使,宣布了那个祝福,经过了附近的地方,确认了这个祝福,你看。如果她们当时放弃了会怎么样?不要放弃。如果你相信,就持守下去。神会使它应验的。

有时候神不是自发的在事情上。有多少人知道,但以理祷告,它采取了,我相信等了二十八天,天使说,他能来到他这里之前。对吗?二十一天。哦对,谢谢你,先生。二十一天。 二十一天后,他才能来到那里, 但主听到了他。
当你每次带着信心走向神,神都知道。别担心。要真正充满信心,持续相信。
12

呐,如果主愿意,今晚我要试着讲一点传福音传道人式的信息,这似乎是我心里的负担。我跟你们说过,我今晚要讲的是 “大能的征服者”。那是我以前在某个地方讲过一次的信息。我相信是在南方。我只是嗓子不行,讲不了。所以,你会原谅我做出那样的承诺。我祷告愿神会原谅我,因为我嗓子发不出声音,没办法讲。并不是说我感冒了,这已经是连续二十多个讲道的夜晚了。

没有人知道那些异象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他们只是把你撕成碎片 [伯兰罕弟兄咳嗽,说:“对不起。”] 我们今晚只是一个小型聚会,也许在我这么做之前,我将根据我所知到的试着解释一下那是什么。你们想听听我的看法吗?好吧,我们就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我们就以一个孩子的形式。
13

这个城市迎来了一个大型的狂欢节,有两个看起来很强壮的男士坐在这里……或者站在那里,但是我们没有钱进去看表演。恰好他们是矮壮的男人,可以给大象装水,而我是个高瘦的男人,我装不了那些大桶的水。

我们站的地方正好有一个高高的结孔。现在,那些小矮子永远不会上去看那个孔,但我可以。瞧,神按自己的意愿造每一个人。我很高兴这一点。
14

基督教是以复活为基础的。我们知道这一点。好吧,如果你作为一个黑头女人死去,你也会作为一个黑头女人复活。你说,你不会复活……“好吧,呐,如果是这样死去,在复活的时候,那同样的要起来。” 不是拿这个和……那是替换,那不是复活。复活是把与死去的同样的耶稣带上来。同一个人。

你看,神,他不是西尔斯和罗巴克的和谐之家。神有很多东西。他是多样性的神。他喜欢红头发的人,黑头发的人。就像在南方,他们能理解种族隔离。神造了白种人。他把他造成黑人。把他造成黄种人,把他造成棕色人。让他们自己去吧。他造了红花,白花,粉花。他造了他们……造了大山,小山,沙漠,森林,大树,小树。他按他的意思创造万物。就这样不要去管它。你若去干预自然,你就会扭曲它。就让它顺其自然吧。这样永远是更好的。
15

而在这个盛大的嘉年华上,当我透过这个结孔看……呐,我必须这样做。我尽量往上跳,用手抓住它,紧紧抓住。通过结孔往里看。然后下来。

“你看到了什么,伯兰罕兄弟?”
“一头大象。”
“这就是你看到的全部吗?”
16

呐,伯兰罕弟兄,你想说什么?是这样的:耶稣在世的时候,他是神在肉身中的显现。我们拥有的圣灵是有限量的。他没有任何的限量。所有神性的丰盛都住在他里面。他不只是一个人,他是神。

今天有那么多人喜欢……我想在这里停一停,然后再谈这个话题。有那么多人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先知。他要么是神,要么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
17

我不久前在这里和一个女人说话,她是……我不把人的宗教信仰说出来,但我说什么你就知道那是什么。他们自称相信医治,但他们相信耶稣只不过是个哲学家。而这是一个社会福音。他们说:“他是个好人。他是位好老师,但他不是神。” 为什么,他当然是神。他是先知的神。

这位女士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先生,你太吹嘘耶稣了。”
我说:“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吹嘘得还不够。”
她说:“如果我向你证明,他不过是一个人……你就把他说得神乎其神。”
我说:“他是神。”
“哦,”说:“他是位老师。”
我说:“他是神。”
她说:“如果我用圣经向你证明他只不过是个人,你会相信吗?”
我说:“如果圣经这么说的话。”
她说:“约翰福音第十一章,当耶稣要下到拉撒路的坟墓时,圣经说他哭了。”
我说:“这是正确的。那有什么关系?”
她说:“如果他是一个哭泣的,他就是一个人。”
我说:“他哭的时候是个人,但当他站在那个有人死了四天的坟墓旁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站起来又活了,那他就不仅仅是个人了。”
18

就像我们昨晚所讲的那样,当他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他是一个人,他饿了,想吃点东西,他是一个人。但当他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的时候,那他就不仅仅是个人了。是的。当他有天晚上躺在那只小船的船尾,在风浪中翻来覆去来回摇摆的时候,他是个人。成千上万个海里的魔鬼发誓要淹死他。他是如此的疲惫不堪,甚至风浪都没能把他唤醒。他睡着的时候是个人,但当他脚踩卷帆索,抬头说:“住了吧!静了吧!”海浪听从他,风也听从他,那就不仅仅是个人。

19

当他在各各他哭着说:“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的时候,他是个人。他死的时候是个人,但在复活节的早上,当他打破封印,滚开石板,又复活的时候,他证明他是神。

神在他儿子里面。他所拥有的圣灵没有限量。我们所拥有的圣灵是有限量的。如果你从海洋中取出一小勺海水,你会发现海洋中的化学成分也会完全一样地出现在这小勺水中……小勺满满的。
20

所以请注意,当神要使用他的恩赐时,他对耶稣说……现在,请记住,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约翰福音5:19。你参加聚会后有没有读过?约翰福音,“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

父打发他离开马大、马利亚和拉撒路的家,他就离开了那里往别处去。拉撒路病了,他们就派人叫他来。他没有理会,继续前行。他们又派人去,他还是没理会,继续前行。最后他转身说:“拉撒路死了。”为了你,我很高兴我不在那里“ 为什么?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说:”但我去叫醒他“ 看他在坟墓那里。”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拉撒路,出来!’“ 那人就站起来,又活了。
21

他从来没有说过感到虚弱,觉得有能力离开了他。但当一个女人摸到他的衣服时,他说:“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 哪个是更大的神迹呢?让死了四天的人复活呢还是止住更年期女人的血漏呢?其中一个让他变得虚弱。为什么会这样?瞧,这不是神在使用他的恩赐。而是一个女人在使用神的恩赐。一个是天父指示他该做什么。他去做了,而另一个是那个女人。呐,他从来没有说,「我看到一个异象。你会好起来的。“ 他说:”你的信救了你。你的信心。不是父指示我的,而是你的行动。“ 这就是伤害他的原因。

22

呐,它来了。好的,你跳起来。看,这就是那个女人在做的事。它在拉动,它在用力拉动。有人来到台上,站在那里。你在使劲拉动。这是一个恩赐。谁在使用它?不是我,是你。 你是使用这个恩赐的人,你坐在那里,你说:“我相信”。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是真的相信,那么这就是拉动的力量。发生了什么?我拉起来了。“你有一个癌症。” 没错,瞧。然后我环顾四周……还是不相信我。你以为我是猜的,瞧。好吧,我得从头再来。

我又跳起来。“你还得了肺结核。” 呼! 没错,瞧。它不跳。在美国人中,它不像其他地方那样有效。
有一次像在非洲,印度,他们把他们的拐杖什么的都堆积了起来,然后继续。他们看到了。他们相信了,瞧。但我们困惑,“这是怎么回事?” 你瞧,这就是这些美国聚会的死穴。
23

好吧,再回去。用你的手指头握住它,就像在异象中一样,勉强从那个结孔里上来。“哦,你是某某小姐。你来自….” “是的,是的。没错。从台上穿过去。你已经很虚弱了,瞧。呐,这才是它工作的方式。

呐,如果,坐在酒店里,像刚刚发生的那样呢?或者其他地方?马戏团的领班来了,在舞台旁。他说:“你们在看什么?想看看里面吗?” 把我抱起来,说:“给你。” 大块头强壮的男人。“看到这里搭好的这些帐篷了吗?他们从这里下去,做这个,在这边这么做,在那边那么做。” 为什么,我只是坐在他的手中。坐下来。我知道里面的情况,看。他把我举了起来。就是这样,当异象按照神要用它的方式来到时,就是这样的。他说:“到某个地方去。”
24

最近,你们在报纸上看到了。我想是在美联社上,关于丹佛那个人的奇迹,他们不知道那个神秘人物在哪里,奇迹。神知道……我当时在我的房间里。我看到一个人,在那里有一个时钟。而他坐在轮椅上,发出吱吱声。我看着那古老的钟表,正好是三点十分。我站在一个10美分商店旁, 他说:“走近那个人。” 当我走近他的时候,他正在包装一本圣经……应该是手里拿着一本圣经。我问他是否相信圣经 他说:“是的。” 我拉着他的手,把他扶了起来。他得了医治。我看见他离开的路。

25

然后他来了,我看见一个婴儿。奄奄一息地躺着。医生出去了。我注意到他上了一辆灰色汽车。他留着胡子。那里有一扇门,门后有一个洞。我走进房间,顺手把帽子放在了电视上。有一位穿着红色毛衣的女士,一位穿着棕色外套的女士,他们在哭泣。他说:“到婴儿那里去” 我去了,按手在婴儿身上。它好了。

当我从异象中出来,进去对我妻子说:“亲爱的,往下看,看看你能否看到任何关于婴儿的描述,或者任何关于一个坐在轮椅男人的描述,这些都是写在这里的。” 没有。
我打电话到办公室。“下面有多少张飞机票?”
“哦,五六张吧。”
“它们上面都写着什么?”
26

这样告诉我的,来这里或那里。我什么也感觉不到。好吧,我先把它放一放,我想有两个星期或更久。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有一个人送来一张机票,让我到丹佛去,当我到了丹佛,我觉得应该去丹佛,我去为那个人祷告。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过去。他是个结核病患者。他在那里,一直在疗养院。士兵。

所以我想,“好吧,我现在就等着吧。我们在这城市里,5: 30 才能上飞机。所以,我要在丹佛转转。
于是,我走在街上,就这样走着;突然,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我抬起头来,我看到医生手里拿着他的小挎包。说了句:“日安”,就开始往外走。
27

我想,“我在哪里见过那个人。” 胡子,灰色西装,那辆车。他走了出来。我和杰克离他很近,离他大约十英尺。他看了看我。我说:“你好,医生?”

他说: “你好。” 他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我猜他惊奇我是怎么知道他是医生的。哦,我是一个病人。他什么也没说,上了车,开走了。
我想,“神啊,如果那个洞是在大门后面,那就对了。” 我走过去察看。那里有一个洞。这就对了。我走上台阶,敲了敲门,一位女士来到门口。她穿着红色的毛衣。我说:“你有一个生病的婴儿,是肺炎,对吗?”
“是的,先生。” 并说:“医生刚刚说过没有希望了。”
我说:“我是个牧师。我的名字是伯兰罕先生。”你认识我或听说过我吗?“
她说:“不,先生。”我相信不认识。“
我说:“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不,先生,我们不是。我们不去教堂。” 她说:“我知道,我们应该去。”
我说:“我可以进去,为你垂死的孩子祷告吗?”
她说:“你当然可以。你能这么做我很高兴,先生。”
28

我走进去,但那里没有穿棕色外套的女士。我把帽子放在电视上,我等了几分钟。她奇怪为什么我还不作祷告,但我什么也不能说。我只能等那个穿棕色大衣的女士。呐,就是这么简单。我在那里等,我估计我跟她谈论主谈了有半个小时。然后,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穿棕色大衣的女士进来了,但她应该坐在那边,而穿红色毛衣的女士坐在这边,她们应该调换一下位置。但我还是什么也不能说。

直到一切都就位了……异象必须是严丝合缝的。然后我说:“呐,女士,你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要等。这是个异象。你可能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但只要过一会儿注意观察你的孩子。”
我走过去,为孩子祷告,小家伙开始尖叫,并继续进行。母亲让它起来。十或十五分钟后,它就在地上玩耍了。高烧完全退了,一切病症都消失了。她给孩子量了体温。在那里,我把她们俩带到了基督面前。
29

我出了那所房子,开始在街上走,我想,“主啊,谢谢你。我现在明白了。” 我只走了一小段路,偶然想到, “那异象的其余部分是什么?” 那是有意义的。 当我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听到钟声敲了三下。我走到拐角处,在那家一毛钱的商店旁边……那座老钟就在那边的尖塔上。我想,“神啊,我得在这等十分钟。”

当我在那里等的时候,十分钟就到了。在十分钟结束的时候,我听到一些尖叫声。是一个男人在哭泣,坐在轮椅上,一位女士推着他。他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完美。就是这个。
我说:“先生,你相信这里的话吗?”
他说:“我全心全意。” 说:“我是一个基督徒。”
我说:“你读的圣经里说, 耶稣在他的日子里治愈了病人。”
他说:“是的,先生。我刚才一直在读这个。”
我说:“他今天不是一样的吗?”
他说:“是的,先生。他是的。”
我说:“你相信吗?”
他说:“我全心全意地相信。”
我说:“那就站起来吧。他医治了你。”
30

他跳起来,开始尖叫。我赶紧跑……穿过一毛钱的商店,来到巷子里,又回到那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车站。美联社的大篇幅报道:“丹佛的神秘疗法”。瞧,他们还不知道。就是这样。

但主神做到了,看到了吗?呐,这并没有让我变虚弱。但你们站在这必须有拉动,用力拉动,明白吗。那是你在使用神的恩赐。我与此无关。这是神的。不是我的。是神的。你可以使用它或他使用它。就是这样. 你们现在明白了吗?这就是变虚弱的原因,如果你查考圣经,跟经文相比较,看看是不是完全都是真实的。
31

现在让我们祷告。

主啊,现在请与我们同在,当我们围绕着道交通……主啊,今晚只是累了,我在这几乎站不住了,但是我现在祈求你帮助我传讲你的道。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32

关于第63篇,我希望现在读一读经文课。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三四十分钟内出来。

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早早寻求你,在干旱、干渴、无水之地,我的魂渴想你,我的肉身切慕你。
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看见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
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赞美你。
听听先知在第二节这里说的。
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看见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
我今晚的主题是,“生命”。生命是控制我们的东西。你的情绪来自你的生命。然后,通过你的生命,每个人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
33

最近在一个葬礼上布道,我说:“这个人的一生,我没有必要说什么。我想给你们讲的是一个活人,要满足这个。你们每一个人……在这附近成长、生活、死亡,对于他,你们都有自己的想法。” 瞧。

生命!什么是更大的?你的情绪构成了你的性格,就是你的人生。而如果我们自称有永生,那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性格呢?呐,永生只有一种,那就是神的生命。那就是起初的大灵,就像七彩虹颜色般的神的七灵。每一个灵都从它上面出来,变换,降下。
34

希腊文中的永生这个词来自于佐伊这个词,意思是,“神自己的生命”。而这是一个……神的爱叫做,爱加倍,意思是 “神的爱”。

你对你妻子的爱,就是腓利奥。菲利欧爱,那是人类的爱。这两者是有区别的。人们常把它们混为一谈,就像把信心和盼望相混一样,爱,你对你妻子的那种爱叫做菲利奥之爱,这种爱会让你嫉妒,如果有一天一个男人侮辱她,你会把他射杀。这就是菲利奥之爱的作用。你用这种爱去爱她。但爱加倍爱会让你为他罪恶的灵魂祷告。这就是区别,明白吗?
35

呐,有生命。有一种永生,那就是神的生命。当你接受神的生命,你就有了永生。但当生命产生之后,会有很多解释。有爱,爱加倍的爱;菲利欧的爱;情欲之爱。你看,就一直往下掉,掉到最低的低谷。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开始,所以也会有一个结束。

但那些无始的,就没有终。神没有开始,他的生命没有开始,也将没有结束。如果你有了永生,那么你的永生就没有尽头。它是永远的。而你的品格是由你里面的生命来证明的。
36

很多年前,南方有一个奴隶买主,去买奴隶。他们去旧的种植园,他们会说……他们要买奴隶,人的生命,就像你在市场上买一辆二手车那样,通过经纪人。他们会去买那些身高体壮的奴隶,也许,男奴,像牛那样饲养他们,让他们和大块头健康女奴繁殖出大块头强壮的奴隶。兄弟,这是不对的。有一天,一个经纪人来到某个古老的种植园。他说:“你这里有多少奴隶?”

他说:“一百多个。”
那人说:“我能看看他们吗?”
他说:“请自便。”
37

他呆了一天,他观察奴隶们的行为和他们的行为方式,他们是否是好工人。一天过去了……你看,奴隶们远离了家乡,远离了爸爸和妈妈。布尔人在德国……或非洲买下他们,然后把他们带到这里,卖出当奴隶。有时他们不得不用鞭子抽打他们,让他们工作。他们的亲人们在大洋彼岸。他们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他们不得不带着奴隶的身份死在这里。这就是他们所知道的一切,他们很难过;他们不得不鞭打他们,让他们工作。

38

但他们注意到一个年轻的奴隶。他们没有必要鞭打他,他昂头挺胸,就在这一刻,那个经纪人说:“我想买那个奴隶。”

园主说:“但这个奴隶不出卖。”
他说:“是什么让他这么与众不同呢?” 他说:“也许他是他们的工头。”
园主说:“不,他只是一个奴隶。”
他说:“也许你给他吃的比给其他奴隶的好”
园主说:“不,他们都在外面的厨房里吃饭。”
他说:“那么,是什么让他这么与众不同呢?”
园主说:“我也一直在想,直到我发现了真相。” 他说:“那个男孩,在故乡,他的爸爸是一个部落的国王,他知道自己是国王的儿子。虽然他是一个外族人,远离家乡,但是,他的行为却像一个王的儿子那样。”
今晚教会应该怎么做?行在一个被罪恶和混乱所蒙蔽的世界里,我们应该像神的儿女一样行事。
39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段经文时,我想:“先知会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不寻常的一段文字。”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 我想,”生命一定有很多解释。“ 它不可能是指我们现在肉身所活的生命,因为那种生活有心痛。那种生活有悲伤,那种生活有时会变得很糟糕,直到人想拿手枪把自己的脑袋打爆。所以那不可能是他所说的生命。他说的一定是另一种生命。那种生活变得如此悲惨,人们甚至爬到高塔上跳下自杀。他们服毒自杀。在美国每年都有数万人,我们应该生活在最高的生命率上。

所以它一定有另外的解释,它在这里说:“因为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魂渴想你……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看见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在干渴之地,我的魂渴想你,要见你的慈爱,对我来说比生命更好。” 那么,在这我们今天所谓的生命中,它有那么多的失望。
40

前段时间,在加拿大的一个大城市,我正在参加一个聚会。在这个特定的聚会上,有一个美国的团体到那里来庆祝美国某个会馆的周年纪念。我注意到,那天当他们进来的时候, 他们喝着酒。这几乎让我对自己的国家感到羞愧。那天晚上,当我离开聚会点, 从这个大酒店启程回家的时候。我上到十楼或十五楼,在电梯里,到处都堆放着威士忌酒瓶。而在下面的大厅里,他们还在继续喝酒;我问负责电梯的男孩,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他们肯定玩嗨了。”

41

于是,他们在我的楼层让我下了电梯,我沿着边儿走。我听到楼道的尽头很吵闹。我看了看,那里站着两个年轻的美国女人,只穿了内衣,就像喝醉了一样。也许,她们两个都是已婚妇女,因为她们都是三十多岁。只穿了一件小内衣,一瓶威士忌,从楼道那边走过来,男人们把她们从一个房间拖到另一个房间。

母亲们! 有一点天真无邪的乐趣。也许她们的丈夫们正在家照看孩子,或者是一些雇来的孩子在照顾她们的孩子。神把孩子交给你,让你自己照顾他们,你要对神负责。我们没有青少年犯罪,是父母犯罪! 有些母亲已经离开了她们的职责。她们想跑到酒吧间里去嗨,通宵达旦地嗨,任凭孩子长大……难怪他们在那个神经质的年代长大。神把那个孩子交给你,让你去抚养,去照顾。
42

那个女人当她摇摇晃晃地走过来的时候,她们两个,停在了走廊中间,把小裙子拉起来,把腿往空中一踢,叫道:“呜呜!” 说:“这就是生活。”

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从我站着的地方走了出来。我说:“等一下,女士们。我想和你们谈谈。你们理解错了。你们说,这就是生活。让我们喝一杯吧。” 我抓住她们的肩膀,我说:“你结婚了吗?”
她说:“这关你什么事?”
我说:“我想问你,你结婚了吗?”
她说:“当然,但我只是玩玩而已。”
我说:“圣经上说:’但那活在宴乐中的寡妇,正活着的时候也是死的。’” 我说:“我是来自美国的牧师。我在这里的冰场上。你给美国和母性带来耻辱。你不觉得羞耻吗?你的丈夫在哪里?”
43

她们开始把目光转到墙上,彼此对视。他们开始要离开。我握住他们的手臂,我说:“等一下。当你见到神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如果,今晚在这醉生梦死的状态下死去了?你们会怎么样?你们说你们有生命。你们是死在罪恶和过犯里。” 他们从我的手里抽离,沿着楼道走了,几乎没有穿任何衣服,离开了我的视线。

你以为那是活着?那是死亡。是什么让一个人渴求这样做?是什么让一个人想这么做?是因为神这样造的他们。神造人,让人渴慕。他让一个人有那么多的渴慕。但是神是让人渴慕他。而魔鬼把它从永生歪曲成死亡,并让你喜欢。
44

你之所以渴求那些东西,是因为你把应该给神的位置让给了魔鬼。哦,魔鬼很擅长这个。你会渴慕一些东西,因为你是这样被造的,会渴慕。神让你渴慕,你却试图用世界上的东西来满足它。圣经说:“你若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 你试图用喝酒、跑画展、赌博、跳舞来满足那蒙福的圣物:这些都是死亡的工价。你没有权利这样做。我是你们的弟兄,请听我说。魔鬼在你身上加了一些东西,你却不知道!

45

我们的人怎么了?我们的教会怎么了?我可以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一年内,这个镇上不会有一个穷人。这个城市里不会有一个破房子。让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把他们花在威士忌、啤酒和香烟上的钱集中起来,你会消除所有的抑郁症。数一数,有多少人,每年有多少钱花在香烟上。为什么他们可以把从政府那里抗争得来的这些大奖和物品这么送出去呢?

而医生们始终一致地说,是癌症、癌症、癌症;而美国的这些妇女继续不断地把它从喉咙里吞下。
你以为你玩得很开心,是不是?我不是对基督徒说的。我是对你们这些自认为是基督徒的说的。我们的教会怎么了?我们一会儿过一遍,看看魔鬼是个多么精明的生意人。
46

过去,很久以前,我们所有的时尚都来自巴黎。现在不了,现在巴黎的时尚都来自好莱坞。在过去,你去看图片展(你们圣洁的人),看那些烂戏是不对的,但是魔鬼打败了你:他把这些放进了电视里,就在你自己的房子里。是这样的。

难怪你把小孩子弄出来了,警察被人开枪,被人捅死什么的,站在街角拿着两把枪什么的。他们看到了这些。他们是被养育成这样的。
教会是时候采取它的立场了,并从属世的东西里出来!你知道的。过去,基督教妇女在圣洁团体中留短发是不对的。怎么了?我还记得当时你留短发是不能被带进教会的。当初是不对的,现在仍然是不对的。圣经上说,如果一个女人剪了头发,她的丈夫就有权和她离婚,离开她。完全正确。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为了追随时尚。呐,从今以后你不会喜欢我,但在审判栏,你会发现一些东西。圣经说,如果一个女人剪了头发,她就羞辱了她的头,也就是她的丈夫。如果她是一个不光彩的人,她应该被关起来。以前这是不对的,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47

圣洁派的女人穿着这些短小的衣服,在这院子里,在院子里剪草,穿着短裤在街上走来走去。也让你的孩子这么做。然后你说:“神啊,给我们一个复兴吧。” 神怎么会把复兴放在一群肮脏的人身上?不会的。现在你会发现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得到复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看这个世界开始渗入。

很多自称基督徒的人,会在周三晚上祷告时呆在家里,听着这些老掉牙的 “我们爱苏西”,或者各种类似的胡说八道,而不是去教堂。表明你内心的负担,你渴慕的是什么。这才是你的品格,你的行为。
48

而你们这些女人,在早上十点钟,当你们应该开祷告会的时候,你们却听一些不虔诚的老东西,比如亚瑟-戈弗雷,和他的老掉牙的黄色笑话,还有那群女人的事情,然后自称是基督徒。去吧。这就是事实。

你说:“伯兰罕兄弟,我不穿短裤。我穿的是休闲裤.” 那就更糟糕了! 圣经上说,一个女人穿上与男人有关的衣服,在神的眼中是可憎的,神不会改变。而你穿的这些旧的小裙子是如此的紧。走在大街上,紧到皮肤的外面。你们还自称是 “圣洁的女人” 那是神的女儿该有的行为方式吗?
听着,你说:“牧师,他们只卖这种衣服” 但他们还在生产并销售缝纫机。你没有任何借口。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卖你可以做衣服的商品。我知道这很伤人,但这对你有好处。这就是.……圣经是这么说的。
49

你看,我们不会有复兴。这就是原因。哦,当然,它使你难……使……往下行……但如果一开始就错了,现在就错了。发生了一些事情。这里就是它的位置。没有奠定任何可以承载复兴的基础。当神禁止的时候,你怎么能这样做呢?

呐,你说:“你对我们女人太苛刻了。” 好吧,男人,现在轮到你了。任何一个男人,若让他的妻子穿那种衣服,抽香烟,这表明你是一个什么货色。我不太尊重像你这样的男人。你应该是一家之主。怎么了?有些事不对劲。
50

现在,而你们女人,以前,你们不戴这个美甲(你抹在嘴上的东西叫什么?)。无论是什么。我对此一无所知。我不是说着玩的。无论什么的东西,你……唇膏。无论是什么。以前这么做是错误的,但现在这在你们五旬节信徒中却很普遍。到底怎么了?

曾经有一位卫理公会的老牧师告诉我……一首短诗所唱的。
我们放下了栅栏
我们放下了栏杆
我们向罪恶妥协
我们放倒了栅栏
绵羊出去了。
但山羊是如何进来的?
你们把栏杆放下来了。这就是原因,因为你们有一个软弱的讲坛,后面有一个小牧师,他认为他的事工是一张饭票,而不是神的嘱托!关于这一点,如果他说点什么,你们就会把他逐出教会,把他扔出去。其实如果他不说点什么,才应该把他扔出去呢。
51

听着,女士们。这不是一个笑话。但圣经里有一个女人,为了见一个男人,把自己画成了这样。你不应这样与神相见。她的名字叫耶洗别。你知道神对她做了什么吗?他把她喂了狗。所以,当你看到一个女人化妆成那样,你可以说:“这是狗粮夫人。” 这正是神所说的!呐,你们知道这是真理。这不是开玩笑。我在告诉你们神是怎么说的。

怎么了?她想让地狱的猎犬叫嚣,你知道这是真理。怎么了?除了圣经的爱和神的爱之外,还有别的东西进来了。那个地方,神所在的位置应该是所有位置中的首位。你让世界进来,你去饥渴,用世界上的东西填满了那个神要填满的位置!这就是问题的所在。
52

不久前,我开车去加州。我请了一个罪人把我的卡车开过去,当我到了那边,有一位高级官员来了。这个人把卡车拉过来,卸下一些书。我开了一辆卡车。而这个人是个罪人。他抽着烟。教会里的一个大人物走了过来 他说:“为什么,伯兰罕弟兄,我对你感到惊讶。”

我说:“怎么了?”
他说:“那个人在那边抽烟,卸下那卡车的货。”
我说:“他是个罪人。他得到了他的钱……只是几分钟,他的路费就能回家了。我的卡车没人开。”
“好吧,”他说:“我们的人是圣洁的,我们绝不会容忍这种情况。”
我说:“对不起,先生。我不会平白无故地给你设置绊脚石的。” 我说:“这个人是个罪人。他没有任何信仰。我只是在街上接了他,问他是否想要一份工作。他说:’是的’,我说:’把这辆卡车开到加州去,我每天给你这么多钱,还给你回程的路费’。好吧,他接受了。我说,’等你把卡车卸完货,就算完事了’。” 我说:“我很抱歉,我这样做。”
他说:“好吧,你不要再带任何抽烟的人,到我们的人所在的地方来,让他们知道是你雇了这些人什么的。”
我说:“如果以后我要派人到加州找人,我一定会注意的。”
53

于是他说……“好了,我们开始了几分钟了。” 我们走进那个大帐篷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说:“她会在这次复兴会中做你的钢琴师。”

我说:“什么?” 她有真正修剪过的剪短了的头发……你知道,上面有一些卷发。她的脸上涂抹了很厚的化妆品, 耳朵上挂着大号的耳环,还有她的衣服,看起来也很恐怖。我说:“她是圣徒吗?”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她看上去不像” 我说:“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样的事。” 我只得告诉他:“兄弟,有些事不大对劲。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
54

有点不对劲。神给你的那份祝福的圣洁的渴慕,是让你渴慕他,你把它扭曲成世界的东西,贪恋世界的东西。看到教会在哪里了吗?有些地方出问题了。我们在什么地方放下了栏杆。

你说:“哦,我们是靠着恩典得救的”。我还以为你是浸信会的。“ 没错,我们是因恩典得救;但如果你得救了,你的生命会证明这一点。无论你说你得到了多少恩典, 如果你的生命与之不符, 你就还没有得到它。就这么简单。你无法从葡萄藤上摘到南瓜。它不结南瓜。圣灵的果子不是靠世俗之物得来的。呐,你知道这是真理。我不想伤害你们,孩子们。但我想告诉你们这些。
55

你觉得你们的聚会很棒。你们有全城最大的教堂。你们的尖顶直插云霄。“我们更好。我们有薪酬最高的牧师。我们可以照顾我们的牧师。我们过得更好。我们可以穿更好的衣服。我们可以与一个更好的阶层交往。” 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我曾经参加过的最好的聚会是在一个街边某处的小型的老式布道会。在那里,十几个人怀着一颗真诚的心来到一起。是的,我宁愿随时去那里。

56

哦,你看多简单,因为他们放倒了栅栏。你们第一代五旬节派的人做得很好。另一代来了,就开始衰弱下来。然后,你们把你们的教派名称贴在后面;“我们是一神论派。” “我们是三神论派。” “我们是五神论派。” 你们什么都不是。完全正确,只要你们这么想。

那么,如果你心里是那么想的,把它清除出去。它会把你腐蚀,使你的魂因它生锈。因为你们总是围绕着你们那套老掉牙的小宠物般的神学理论争论不休、大惊小怪、忧虑不已。如果你们心中有基督,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所有的都将被协调在一起,成为一个大的团体,并继续下去。当你们互相争论的时候,魔鬼为什么非要和你们争论呢?他只是坐在那,让你们自相残杀。
57

问题就出在这里。你在某处放下了栏杆。你在你心中那块蒙福的圣地里进食。你把魔鬼的污秽器皿带进了那里,那里本该是主的器皿;那里本该是公义的果子以及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节制、信实。却满是自私、贪婪、宗派壁垒、互相撕咬;这就是你戴耳环、剪短发、修指甲、涂脂抹粉等等的原因。就是这个原因。就是这样使然的!

我们现在在哪里?你知道这是真理。我们今天需要的不是一个新的教会。我们今天需要的不是一个新的福音传道人。我们今天需要的是旧时代的圣保罗式的复兴和圣灵;以及从讲台到门卫的一路清扫!是的。扫除,清扫!有人会站起来告诉你真理,到底是该剪还是不该剪。是的。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锋利,能辨别人的心思意念。” 希伯来书第4章是这么说的。
58

但后来呢?魔鬼就试图满足你的这种渴求。“好吧,约翰得到了一份更好的工作。赞美神。我们已经走了,离开了那个老式的圣滚轮教会,我们去了这间教会。” 瞧,你去哪里了?

那么好。这里还有一件事。魔鬼会试图用电视,饮酒,赌博, 穿不虔诚的衣服,自私来满足你。
不久前我去了这里的一个教堂。他们想让我举行一次复兴会。而传道人在讲道二十分钟后,不得不暂停一下,好让所有的执事出去抽烟。弟兄!在那里我们举行了一晚的复兴会,第二天晚上我被赶了出来。但他们还是听到了。鲜血从我手上洒落。如果基督今天在世,你觉得他会怎么做?他会用更多的绳子把他们打出去。“你们使我的殿成了贼窝。”
59

还有一件事是魔鬼试图做的,就是熄灭你的这种渴求:你说:“哦,我很虔诚。” 不久前在台上对这里的一个女人说,我说:“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想让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会烧一根蜡烛。” 这就是所谓的基督教的力量。你可能会烧个篝火,但那对你永远不会有什么好处。除非圣灵之火在你的心里被点燃……

我问西海岸的一个人,我说:“先生,你是基督徒吗?” 我想当场让他明白,当面告诉他。
他说:“我是一个美国人。”
我说:“这和那个丝毫关系也没有”
走过猪圈并不能使你成为一头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 你必须重生。然后你的习惯就不一样了。
60

你有没有拿方舟里的乌鸦和鸽子做过比较?它们都站在同一个栖息地上。其中一个可以飞到的地方另一个一样可以飞到;但当乌鸦放任自己时她很满足:她出去,从一个腐烂的尸体飞到另一个各种虫子正在吃的尸体。在那她会吃腐尸,这对她来说没问题。但鸽子却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她必须回来。她受不了那股臭味。

你知道吗,乌鸦是最大的伪君子之一。你看一只鸽子,它会飞到麦田里吃麦子。乌鸦可以飞到一具腐尸上,吃饱肚子,再飞过来吃麦子。但鸽子不能从麦田里飞到死尸上。不,先生。任何恶心的东西都是伪君子。我宁可随时做个异教徒。但一个老伪君子会去教堂,把鼻子翘起来,装作自己是个人物。为世俗的事情脱口而出,说:“哦,比起你们那个小心眼的牧师,我们的牧师心胸宽广多了。” 你这个可怜的、颓废的……我不知说什么才好。你需要一个老式的牧师,他会为你摇摇头,会告诉你真相。
耶洗别憎恨她的牧师。她的牧师是以利亚,但他告诉她将会发生什么。她无论如何都得听。她不愿意接受他做牧师,但神差派他做牧师。他是属神的牧师。
61

现在,看看发生了什么。乌鸦,他能吃的原因是:他能消化任何东西。但是鸽子的构成不一样。这是不同的构成。鸽子没有任何胆汁。它不能消化那个。而一个重生的基督徒不能吃世界上的东西。他不再有任何胆汁了。那会要了他的命的。你不会看到鸽子和乌鸦一起在死尸上共进晚餐的。

“哦,我刚才和他们一起到台球室去了。我觉得不会有什么损害 。” 圣灵会教你做得更好。然后魔鬼想满足你的要求。你说:“我很敬虔。我加入了一间教会。” 这跟敬虔一点关系都没有。魔鬼试图满足你心中对上帝的渴求,让你加入教会。这是他能让你相信的最大的谎言。加入教会跟这没有一点关系! 你可以加入这个镇上的每一间教会,然后仍然像紫崖燕进到它的小盒子里那样下地狱去。你可能会属于他们中的每一个人。
62

除非你重生了,除非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改变了你对世界事物的整个胃口,或者是……你所有的爱和奉献,一切都给了基督。这时就是你重新来过的时候。当你的灵与他的灵合一的时候,你会知道你的生命也与之相适应,是的 “哦,我的魂切慕你,主啊。我渴望见到你。[大卫,当他看到教会逃跑的时候。]我渴望看到你,就像我在你的圣殿里看到你一样。纯洁而神圣。我的魂切慕你,像在无水的干渴之地。”

63

大卫是个猎人。他与野生动物打交道。你知道它们是什么吗?如果你注意观察野生动物,你可以从它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我就是喜欢看野生动物。我今天出去了,在路上开着车,希望能看到点什么。看看我是否能发现一只鹿或别的什么,我就可以观察它。只要你肯观察它们,你就可以知道如何能在它们身上看到神。大卫注意到,在他们那个国家有很多的鹿, 还有野狗,我们今天管他们叫狼。他说:“神啊,我的魂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如同雄赤鹿,鹿,切慕水溪。

64

现在,对你们一些猎人来说,如果你伤了一只鹿,而它能到水边,你就会失去它。它将不断地喝水,然后跑到山上去,再绕回来。无论跑到哪里你都可以跟踪它。它会再上回到那水边。它永远不会离开那片水。但如果它没到水边,你会马上抓到它。

然后在大卫的年代,就像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我打猎的许多地方,你会注意到那只狼。还有那只小鹿卧在那里。一个非常典型的景象,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或者是一个小男孩,或者是某个男人的心上人,他的妻子,或者是某个女人的丈夫。他们今天称之为 “狼哨”。你知道狼的叫声。
65

这就是我刚才在这里说的。女人,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那样,做出那样的举止呢?在我改变话题之前,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你知道在审判日会发生什么吗?你会因为犯奸淫而被定罪。你说:“伯兰罕先生,我对我的丈夫就像百合花一样纯洁。我从来没有被玷污过。”

让我们来看看吧。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 他是这么说的吧?好的,如果你穿着那种下流的超短裙在大街上走,有男人看着你,对你起了淫念,那个罪人要为犯奸淫罪做出交代,他和谁做的呢?谁向他献身的?谁有罪?你是有罪的! 你那样把自己摆在他面前,你就犯了与那罪人奸淫的罪,在审判的日子里,你要为此做出交代。
66

我想在这里搭个帐篷,把这些内容讲一讲。你们认真思想一下。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 而你在那里展示自己。从道德上讲,你可能是没有被污秽的,但是因为一个魔鬼的灵让你有这样的穿着和举止,你就犯了让一个罪人与你奸淫的罪,因为你把自己呈现成那样。这是耶稣说的。你得去跟他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告诉你们,亲爱的妹妹。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告诉你,亲爱的兄弟。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哦,你没看到魔鬼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取了这个国家吗?他控制了教堂。他以现代教育和科学的方式悄悄地走进来,游刃有余地将他们揽入怀中。而女人们在这里对此毫无所知。刚才坐在我们酒店的窗前,看到一个小女人出来了,她衣服少得团起就可以塞到霰弹枪管里。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在大街上追着车轮子跑。一个小女人带着一个婴儿,那可怜的小东西! 它要在什么地方长大呢?
67

我当狩猎官的时候,有一天我从火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坐在那里四肢交叉,抽着烟,敲着……吹着孩子眼睛里的烟灰。我走进去,我说:“女人,神给你这个孩子是当烟灰缸用的吗?” 但这个世界不想听这些事情。

有一半的时间,撒旦甚至不会让人们坐下来听。如此污秽。如此败坏。心思如此之远。被世界上的东西污染了!他们没有良心。圣经说:“末世的时候,他们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过于爱神,不解怨、诽谤、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其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的私欲引诱。” 我们的社会。
68

你们的社会。

现在有这么多的人,直到教会甚至不能移动。它已瘫痪。这有什么用?你需要一个祷告会,和一个祭坛呼召!这是你所需要的。他们站在那里。那些无辜的小东西。站在那里毫无所知。你们这些传教士是怎么了?醒来吧。神会让你们负责的,兄弟。去传讲!把你自己手上的血迹擦掉! 出去吧。他们想让孩子们说,[伯兰罕弟兄吹口哨。]看看发生了什么。
69

一只小鹿站在田野里吃草。一只狼看到了它的身影。它被它吸引住了。呐,狼是个杀手。那只会吹口哨的狼也是个杀手,比另一只更坏。所以狼有一个策略。当它抓鹿的时候,它有两颗犬牙。鹿就跑……很多次我从马背上下来向它们射击,捕到小牛等等。看它们怎么跑得就那么快,直接插到这只小鹿那里。然后跳起来,用那两颗犬牙就这样直接咬住鹿耳朵后面,然后使它的体重挂在小鹿身上,摆来摆去。彻底咬断小鹿的喉咙。小鹿踉跄了几下,然后就死了。几分钟后它的尸体周围就布满了郊狼(郊狼就是草原狼),拣食剩下的骨头。

70

然后如果他错过了那个地方,他还有一个地方可以下手。那就是鹿的侧翼。呐,侧翼是鹿重量的中心部位。后半身比前半身重,侧翼大约是一半重量的位置;所以如果它能抓住这个地方,它就能摇动鹿的身体。如果他抓得好,它就能把鹿弄倒,如果当鹿转弯时它知道将错过喉咙。它就会抓住鹿的侧翼。如果鹿真的很聪明,它可以做出一定的旋转;狼会咬下一大口的鹿肉。然后小家伙就会开始流血。但如果它速度够快他就能逃脱……

71

哦,亲爱的姐姐,亲爱的弟兄,我想知道今晚你的什么部位被它抓到了呢?记住,还有母狼呢。它抓住了你的哪里?这里的小姑娘,刚刚参加了你们的第一次摇滚晚会。你们这些小家伙在外面,把自己的灵魂寄托在像埃尔维斯·普雷斯利那样的腐朽肮脏的破烂货上。

如果我在这个街角宣讲三十分钟福音,我可能会因为扰乱治安而被关进监狱。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可以站在那里唱那些肮脏的老歌……年轻的女孩跑过来,把她们的内衣脱下来扔给他,他在上面给她们签名。而他可以站在那里,他们会把警察告上法庭,把人赶走,这样他就可以唱歌了。
72

这说明世界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当他们说:“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把巴拉巴交给我们 ”的时候,世界做出了决定。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和……之间只有一个区别。你们知道,我碰巧和他居住在同一个国家;我认识他的牧师,了解所有情况……说他是敬虔的。在我看来,从神的圣经的角度,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和犹大-伊斯卡略特之间有一个区别。犹大得了三十块银子;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得了一车队的凯迪拉克和两三百万美元。这就是区别。他们都向魔鬼出卖了自己。完全正确。

所有这些东西。田纳西州的欧尼-福特,所有这些东西,站着唱一首宗教歌曲,像垂死的小牛一样翻着白眼。然后白天出去,到那些地方,做那些庸俗下流的事情,把他们的胳膊搂在那些女人身上,像这样。你在家里的电视上也把这些充斥着下流内容的台调出来,让你的孩子看那些女人。你需要一个在一本打开的圣经前的老式祷告会。是的!
73

你们有些教会……前几天我到这里去了某个城市的一个基督教青年会。其实我是在它的对面。打开我的窗帘,他们有小姑娘在那边,十六岁,教他们这个摇摆舞,或者什么……摇滚乐。我是一个传教士。我可以毫无疑问地证明,女人涂脂抹粉是来自异教徒的特征。异教徒都这么做。摇摆舞和摇滚乐是非洲异教徒的舞蹈。你看不出魔鬼是如何进来把它美化的吗?

74

以前的老酒鬼是老查理-大麦-玉米,看上去可怕狰狞的稻草人,在田野里的某个地方,但今天,他已经被彻底美化。他在保险杠上,坐在每个冰柜里。他还是那个魔鬼。哦,是的。

教堂曾经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去那里的人们曾经是圣洁的,但看看他们今天。穿得一样,看上去一样,行走一样。分不清谁是谁。所有的人都是不择手段。
75

注意,如果那只小鹿,当它逃脱了……我马上就结束了。我猜你认为是该结束的时候了。但是,当那只小鹿能跑掉的时候,当你不断流血那会这样呢?它会变得很渴。它得去找水。这就是大卫说的,“如鹿切慕溪水。” 它受伤了。它的生命之血从它身上流出。“鹿切慕溪水。哦,神啊,我的魂切慕你。” 如果那只小鹿找不到水,他就会死。但如果它能找到水,它就能活下来。

76

哦,神啊,我希望今晚在这里的每一个灵魂都能看到自己所受的撒旦之伤。

呐,清点一下自己,每个人。看看他伤到了你的什么地方。你说:“但是伯兰罕弟兄,我还没有走完全程。” 孩子,你受伤了!你的切慕神吗?“哦,神啊,我必须找到你,否则就会死! 神啊,没有你,我无法继续!我吃不下,睡不着。主啊,我必须有你,否则就会灭亡。” 当教会达到这种状态,神就会回到他的教会。神会回教会……“哦,如鹿切慕溪水,哦神啊,我的魂也切慕你。”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77

慈悲的神啊,我们的主啊,请你今晚看一看我们所有的会众。看看这个世界的伤口和伤疤。主啊,看看坐在这里的这些可怜的小女人。神啊,看看这些男人。多么的可惜,多么的羞耻。主啊,让他们知道你的仆人当然是爱他们的,如果你能让我通过一个恩赐知道他们的心思和隐秘的事情,以此来彰显你的同在,你就会让我知道,今晚需要这个信息。

神啊,求你应允今晚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他们的需要。他们受伤了。也许他们中的一些人是长期的教会成员。剪短的头发,涂脂抹粉的脸,让妻子抽烟的男人,还有……哦,神啊,受伤多么严重的教会。多么病态的身体。神啊,愿他们现在就去渴慕。求你收留我,就像我现在这样。主啊,请原谅我! 再试我一次吧。主啊,我会改正的。我会把事情做对。给我一次机会吧。主啊,求你应允。如果他们是真正的鹿(你心目中的鹿),他们现在一定会来到水溪边。
78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我不知道,你这被地狱的老猎犬所伤,步履蹒跚嚎啕大哭,使今晚所有人都陷于沉重的境地,你肯定看到了。如果你相信神听我治病病人的祷告,那么你的魂呢?你能来这里和我握手,站在这里,一起祈祷吗?来吧,从阳台上下来,还有大楼外面的,你知道你受伤了。不要说你没有受伤。你的到场甚至表明了这一点。

就像我没有一个请求一样。
你能过来让我和你握手吗?神祝福你,姊妹。神祝福你。
坐在这里内心诚实干净的小女人。不,姊妹,你能在这站一会儿吗。快下来吧。是的。从阳台出来。我们等你们。
79

如果你相信我讲的是真理,请举手。你相信我讲这些是为了冒犯你吗?不,先生。兄弟,如果我那么做,我就不配站在这里。如果我知道它是清洁的,我就会发自内心地告诉你。我讲这些是因为你们需要它。你们是亲爱的人。昨晚你们把你的一部分生活费给我,让我用它来养活我的孩子。你们认为我会来这里做一个伪君子,把一些不正确的东西丢给你们吗?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心里有告诫的声音。所以我才来这里。呐,你知道你是有罪的。现在你们很多人来到这里。你们知道你们错了。瞧瞧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如果你想继续下去,这取决于你自己,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当我们再一次歌唱的时候。我恳求并向你们献上基督。

就像…….
神祝福你,兄弟。[伯兰罕弟兄走下讲台,和大家一起祷告。]
……他的血可以洗净每一个污点。
哦,神的羔羊啊,我来了!
80

你愿意承认你错了吗?当这些人,这些教会成员站在这里的时候,我觉得要这样说。我说:“姊妹们,我不是故意要这么说的。”

他们说: “神祝福你 伯兰罕兄弟。这正是我们需要的。”
好的,今晚你们在座的每一位,愿意把这个带到神的面前吗?“耶稣,请封住我此时此刻坐在这的状况。让我在大审判见到你时的心思意念和一切的一切,都和现在一样。让我目前的状态在大审判中见到你时依然存留。” 那会这样?你想让耶稣封住你现在的状态吗?让你的意见、你的思想,如果你没有被定罪或者……让他在大审判的时候就这样迎接你,和现在灵里状态相同的你。当我们现在低头的时候,让我们静默这些。过来这里,奉基督的名。如果你的魂被定罪,现在就请到祭坛这来。卫理公会的,你们过来。浸礼会的,你们过来。五旬节教派的,你们过来。长老会的,路德宗的,拿撒勒人派的,天路圣洁派的,天主教的,不管你是什么宗派的,都过来吧。听着,圣灵在我身上,告诉我应该站满这个地方,上面、下面、这些过道。现在,你们是审判官。
81

让我们一起祷告。主啊,我说这些话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说出来。在我的生命中,从来没有想过这些话。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主啊,你是我的审判官。但我说这些话是因为我爱这些人,你的灵也告诉我这么说。他们很可爱。他们是善良的。他们是保守的,有点冷漠,他们中的许多人,却都是好人。但是主啊,现在看到那黑暗正以这样的方式悬在这些人们的身上。神啊,让他们从座位上站起来,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在你面前认罪。

主啊,求你应允。愿你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我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间,为他们代求。用不留情面的布道,切中要害,但神是我的审判官,我这么说是因为你把话放在我的嘴唇上让我说出来。父啊,求让这些人明白,就在现在。
就像我一样,你也会得到。
你接纳、赦免、洗净、释放。
因为我相信你的承诺, (是的。
是的。现在你顺服了。)
就像我一样,等待着……(聆听着这些话语)。
不等我的灵魂(什么?)摆脱一个个黑暗的污点。
向你致敬,你的血可以洗净每一个污点。
哦,神的羔羊啊,我来了!我来了!
就像……
哦,就是这样,弟兄,姊妹,马上出来。不管你坐在哪儿,不管你是谁。都马上过来。如果你的生命有一个污点,现在正是时候。我答应你们,神现在要为你们做些事。
82

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正在寻求圣灵,但仍然还没有得到圣灵?这就是你的时候。我们正在等待。他们正从阳台上和四周围过来,过来,围拢在一起。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你愿意来到神面前,做个老式的认罪吗?你愿不愿意过来说:“神啊,我有罪。我做错事是有罪的。原谅我,神啊。今晚带我进入你的看顾和信任之中。我向你保证,我将服事你。”

向你致敬,你的血可以洗净每一个污点。
哦,神的羔羊啊,我来了!我来了!
当我们再唱一遍的时候,我想请牧师们到台上来。所有在座的牧师,到台上我这里来一下。
……没有一个恳求。
但你的血已为我而流。
那你……(听到那微弱的声音在说,对吗?)
……来到你面前.……(我想两边的人再往前挪一挪)
就像我一样,你将……(只要围拢在一起……)
将……
83

你后面的完了吗?你确定你的魂没有受到任何触动吗?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走到过道里去。你难道不愿在这里接受圣灵吗?如果今晚是你的最后一晚,天亮前你心脏病发作了怎么办?如果你今晚撞车了怎么办?如果医生一大早来给你把脉,你已经没命了怎么办?来吧,就现在。不要用你的魂去赌,朋友们。

就像……
84

在阳台上的,如果你觉得走下来太远,就站起来说。就站起来说:“神啊,我的魂上有东西。” 神祝福你,兄弟。听着,先生,你可能在你的一生中做了很多伟大的事情,但这是你做出的最伟大的决定。你们有足够的男子气概,我对你们有信心站起来说:“神啊,我错了,请原谅我。 ” 愿意站起来的男人……

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你,还有你,先生。周围所有的人。神祝福你们,女士。这就对了。如果你觉得自己错了,请站起来。站起来。说:“神啊,我错了。我为自己感到羞耻。我现在要承认自己的罪。我想与神保持一致。” 听到啜泣和哭泣……破碎的灵。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85

现在请大家都站起来。呐,举起我们的手,每个人都这样做。做这样的祷告,说:“神啊,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很抱歉我做了这些事。主啊,请帮助我。请原谅我。我是有罪的。请把这罪挪去。如果我剃掉了头发,靠你的恩典我会让它再长出来。我会洗净我的脸,洗掉这些化妆品,再也不涂脂抹粉。我再也不会穿那些看上去下流的短小衣服。我要像个淑女那样着装。我会像神的女儿一样行事。虽然我在这个世界里,但一切都不一样了,就像那个奴隶一样。” 奇怪的人,奇怪的事。

86

你们男士们呢?你们男生跟女朋友在一起,你们女生跟男朋友在一起。如果你们是神的儿女,就要像神的儿女一样行事。要与众不同。世界希望你们看到这一点,希望在你们身上看到这一点。现在,让我们举起手来,我们请求神原谅我们。每个人都举起手来。

当我们低下头的时候,我要请这里的牧师……这里的兄弟,如果他愿意来带领我们祷告。麦克劳德弟兄,一位这的当地人。好吧,现在让我们低头寻求仰望神。要真诚。不要疑惑。神已经应许要赦免你, 他会的。好的,让我们现在低头,请麦克劳德兄弟献上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