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17E 不信的罪

1

让我们依然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亲爱的神,我们为有幸再一次在永恒的这边传讲你儿子的道而感谢你。今晚我们要祈求你以特别的方式藉着道向我们说话。[原注:磁带有空白。]愿我们今晚在我们的生命和信息中跟圣灵有奇妙的交通。愿那些有需要的人找到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也医治病人,归荣耀于你自己,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在今早全福音商人早餐会上的那段美好的交通时间之后,我们实在是有了一场很好的交通,我们为此感谢主。今晚,看到你们许多人站着……当我们上来时,因为里面没有位置,有人在外面的街上,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快点。我从我儿子那里得到消息,他在门口等我,说我明天下午还要讲道,我想就是在这个地方。若主愿意,我只讲一会儿,到时传讲这个题目:为什么我必须重生,只是一个很短的福音信息,不超过二、三十分钟,三点半前结束,这样你们就能回家休息,明天晚上再来。明晚我们期待有一场医治聚会,一直到下个星期三晚上。

3

今晚我想读一点经文,得到背景,或聚会的感觉,是在《马太福音》12章42节,只是要得到我们所要讲的内容的背景,一点上下文。

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呐,若主愿意,今晚我想选这个主题,讲“不信的罪”这个题目。
其实只有一样罪,就是不信。许多时候我们认为罪是酗酒、赌博和犯奸淫,但那不是罪,那只是不信的属性。一个男人或女人那样做,是因为他们不相信主耶稣。他们如果相信主耶稣,就不会做这些事。所以,罪,我们称为罪的东西,是不信的属性。只有两个灵控制一个人:要么是他的信心,要么是不信。今晚,我们每个人都有其中的这个灵或那个灵。
4

不信是如此可怕的东西。耶稣在这里教训人们,责备他们,因为他们不信。在前一章,他说:“西顿和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蛾摩拉和别的城市……若是行在迦百农的异能行在所多玛和蛾摩拉,它还可以存到今日。”为什么所多玛和蛾摩拉没有存留呢?他们有一位天使,他们有一个拯救的信息。他们有一个预言,神的警告,而他们没有接受。今天,所多玛和蛾摩拉躺在死海底下,甚至连一点废墟也没有留下。那是不信的结果。耶稣说:“在这里有一人比那个信息更大。”他们仍然不信。

5

接着耶稣提到,他刚被人称作别西卜。别西卜应该就是鬼王。因为耶稣能辨明人的意念,告诉他们说他们在哪里,做了什么,他们说他那么做是污鬼附着。

你能想象男人、女人几年来专注地读经文,有了伟大属灵的学校,还会处在一个境地,看见那样的事,却认定那是魔鬼在行事,而经文明明地引述了将来必是那样的。他们深深地卷入到自己的教条和神学里,以至于认不出耶稣来。
6

神在所有时代都藉着人做事。他们不相信耶稣,是因为他行神的这些大事,却还是一个人。但神喜悦藉着他的臣民彰显自己,因为神是个灵。神藉着他儿子主耶稣彰显自己。他们试图说耶稣把自己当作神。他们说一个做这样事的人应该被石头打死或杀死(死刑:用石头打死就是死刑),他们就是不明白他是一个人,怎么能那样做。

世人没有改变多少。仍然很难让人看到神是个藉着人做事的灵。神历代总是藉着人做事。他藉着摩西、藉着以利亚、藉着挪亚、藉着以诺彰显自己。历世历代神藉着他的代理即人来彰显自己。他应许了在这个外邦时代他要藉着他的臣民即教会来彰显自己。但今天的问题是,每个教会都想说:“主所讲的那个教会是指我的宗派。”你不允许它是别的人。但神不藉着宗派做事,他藉着单个的人做事。
7

我们在前一节这里发现,耶稣说出并责备这些人不信的罪。他说到了约拿,约拿怎么去到一座十八万人的大城。神打发他带着一个信息去那些人那里。我们大多数人都熟悉这个故事,他怎么坐了往他施去的船。在下去的路上,暴风雨来了。哦,许多时候我们喜欢说约拿完全偏离了神的旨意。根据使命,他可能是偏离了。但神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

神把那个不顺从的先知的旅程转变成了我们所能读到的最伟大的祝福之一。船快沉没时,他们绑住他的手脚,从船上扔出去。一条大鱼从水里游过,把他吞下去了。任何人都知道鱼进食之后,就沉到水底,在水底休息。给你的小金鱼喂食,看它们怎么沉到水底。它们在水里找食物,得到它们所要吃的东西,然后沉下去,在水底休息。所有的鱼都是这么做的。
8

神所预备的这条大鱼,我们相信是鲸鱼,它把约拿吞下去了,就沉到水底休息,因为它在大暴风雨中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猛冲,游到那里一定很辛苦。但它发现肚子饱了,所以它认为它要沉下去休息。

当我听见人们说:“哦,我接受了基督作我的救主,但你知道,我就是活不出来,”或者听到一个人说:“我接受了基督作我的医治者,哦,我不知道,我就是看不到我的手有任何好转;我没有感到我的胃溃疡有任何好转;我的头痛没有停止,”我就经常想。你只是处在接受基督的精神概念里。你接受基督到你心里,从此以后就没有症状搅扰你。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仍然称神的道是真理。
9

哦,人能遇见神的那个神圣小地方,正如摩西在沙漠的偏僻处遇见神。四十年的良好学校教育,所能颁发的最高学位,知道他的位置是一位拯救者和一个希伯来人,知道神已经为了那使命呼召他,然而他在那燃烧的荆棘面前对神的认识,比他四十年的所有神学教导他的还多。他在神的同在中。

每个去工场上传福音的人,绝不该动身,直到他得到了那个沙漠偏僻处的经历,就没有人能把它从你头脑里解释掉。不管他们怎么扭曲经文,说这个、那个或别的,如果你曾经在圣灵的真实洗礼中面对面遇见了神,世上就不会再有足够的神学能把它从你的记忆里擦掉。有件事发生了,你在那里。当一个人到了那个地方后,就没有人能从他身上解释掉。
当一个人在基督里找到了那地方,那信心说:“因他受的鞭伤我得医治,”世上就没有任何的医生能告诉你说你要死了。不管你的症状是什么,你仍然还是相信。
10

就像亚伯拉罕,他称那些无有的东西为有,他照神的道接受神,相信神能行他所应许的事。今天教会的问题是,我们上来是带着希望而不是信心。信心是积极的,信心不需要托儿,信心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信心是强壮的,它的胸膛上有毛.它一说话,其它的就闭口。当真正属神的信心说话时,症状根本就不能说话。信心有发言权,它知道自己在哪里,它有了一个经历。

当我听见人们说到他们的症状时,我想到了约拿。若是有任何人有权利抱怨症状,那就是约拿。我们会认为他退后了,因为他偏离了神的旨意,他没有做神吩咐他做的事。后来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他在鱼的肚腹里,沉到了风暴的海洋里,海洋上面有巨大的龙卷风,在鲸鱼的肚腹里,他的脖子周围都是海草和呕吐物。他往这边看,是鲸鱼的肚腹,他往任何方向看,都是鲸鱼的肚腹。你谈到症状,他有症状。今晚这里没有人处在那个境况里。
11

但看看那人成就的事。我们认为他退后了,偏离了神的旨意,而我们完全在神的旨意里。然而在那样的境况下,他说:“它们纯属虚无,我根本不看它们,但我要再一次仰望你的圣殿。”因为他知道,当所罗门献殿时,向神做了这个祷告:“你的民若在任何地方陷入患难中,仰望这圣殿,主啊,求你垂听他们的祷告,拯救他们。”他相信所罗门的祷告和由人所建造的圣殿。在那些症状和那样的情况下,如果他能相信所罗门的祷告和他们所建造的殿,更何况今晚我们处在这些情况下,不是仰望人手或地上祷告之人所建造的殿,而是仰望神自己的宝座。耶稣站在神的右边,用他自己的血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他也为了那个目的而死。我们应该转眼不看我们的症状,称那些有的东西如同无有。神做了应许。

12

要看神在那些情况下为那位先知所做的事,神保守他活了三日。呐,我们知道尼尼微人拜偶像。他们的海神就是鲸鱼。所有的渔夫在岸上,鲸鱼游到岸边,把先知吐在岸上,神带来了先知,当然他们会听从。

他走遍全城传道,那些不知道左右手的人悔改了,甚至在动物身上披麻蒙灰。耶稣提到了这个,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耶稣说:“在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他们却称他是别西卜。
13

接着他提到了南方的女王,我们知道就是示巴女王。呐,如果你在地图上测量从巴勒斯坦到示巴有多远……

呐,在所罗门的日子,神在行事。还有,神从来没有不给他的子民留下见证人。历代神都有恩赐在他的子民里面。再讲讲这个。历代神都有他的代表在地上,从来没有缺少过一个见证人。
在所罗门的日子,神给了所罗门一个恩赐。当神赐下这么一个恩赐,如果人们拒绝,那对他们就成了混乱;但如果人们接受这么一个恩赐,那就是给百姓的一个黄金时代。耶稣想要让他们知道那是他们的黄金时代,但他们不肯接受。他说:“我来到你们面前行了神的事,你们却不相信我。”他说:“留意看约拿的日子发生的事,留意看所罗门的日子发生的事。”现在让我们来看几分钟,看看所罗门的日子。
14

当神赐给所罗门一个辨明的大恩赐时,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聚集在这恩赐周围。哦,今天,如果众教会都聚集在神的大恩赐即圣灵的周围,那岂不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吗?如果我们能忘了我们的分歧和宗派,聚集在神赐给地球的最大恩赐即圣灵的周围,那岂不美好吗?神的儿子死了,让圣灵可以来。

你说:“圣灵是比基督还大的恩赐吗?圣灵是藉着基督来的。”
他们称耶稣是别西卜,他说:“你们那样说话干犯我人子,我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了行同样的事,一句话干犯圣灵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这是一个比那个时候更大的日子:圣灵在他的教会里到处运行。
那岂不美好吗?那就像在所罗门的日子。任何人都知道所罗门的时代是以色列的黄金时代。他们建了圣殿,列国都惧怕他们。
15

今天,当我们有了那么多的惧怕,天上的人造卫星……我看到俄国成功地把一颗超过一吨的卫星发射上天了。有朝一日,他们会醒来的。我们正在到处建造避难所。当氢弹爆炸时,那个避难所对你有什么益处呢?正如我说的,最近我有幸去见某个科学家,他说:“伯兰罕弟兄,那炸弹会在地上炸出一个一百七十五英尺深、方圆一百英里的坑。”如果你在地下五百英尺深,会怎么样呢?嗯,那冲击波会破坏你身体的每个血球。如果你在几百英里外会怎么样呢?也会有同样的事。神已经定下了,除了一个地方,这里没有躲藏处。我们已经有了防空洞。那避难所不是由钢制造的,或者说不是造在地下,它是由羽毛制造的,我们要住在主的翅膀下,在这件事发生之前被提,安全可靠。

16

我们看到,只要以色列聚集在他们的神周围,他们就是安全的。这一定在到处引发了很大的好奇心,过路的人会看到以色列的团结和合一,这事从一国传到了另一国。

今天,如果众教会聚集,基督徒们同心合意,在我们伟大、美丽、可爱的美国也将是一样的,“凡被我的名呼召的人聚集祷告,我必从天上垂听。”当他们知道美国所有的基督徒都合而为一,那岂不是俄国最大的惧怕吗?肯定是的。没有人可以跟神争战。
以色列像那样联合,他们没有战争,大家都惧怕他们,不是怕以色列,而是怕他们的神。
17

这些从世界各地来的过路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这消息一直传到了示巴。路过的每个人都会对那里的小女王说:“哦,你应该上以色列去,神赐给了他们一个大恩赐,正在运行。我在场,看见了那恩赐彰显出来。”那该是何等的激动啊!你知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

当这个小女王不断地听到不同的人说到那里有一位神,他以一个大恩赐恩膏了一个人后,她的心便开始渴望。圣经说你们是地上的盐。如果你想人们渴望基督,只要有咸味。教会必须做的就是这些。盐创造饥渴。但如果盐失了力量,教会失去了力量,便成了宗派,以后无用,不过是被人议论,被人践踏。我们生活在何等的日子,对人们是何等的责备啊!但繁荣成就了这事。
18

呐,注意。这使小女王渴望上去,看个究竟。记住,她是个异教徒,一个不信教的人。为了去看个究竟,因为她心里有东西开始告诉她那一定是真的。你瞧,她属于教会,她有祭司和主教等等。但她整个的教会都是知识分子,只是一堆的神学。她听说那里有一位活着并彰显自己的神。神啊,求你怜悯!

如果神今天不是一样的,历史的神对你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五旬节的火今天跟当时不是一样好,谈论它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一个人冻得要死,你给他画一堆火,说一天这火燃烧了,怎么样呢?那不会使他暖和的。他不要一堆画的、历史的火;如果他要冻死了,他想要燃烧的火。读圣经的人不要某样东西、一位生活在过去日子里的神。让我们有今天的神,他就跟当时是一样的,我们需要一位现在时的神。
如果神是哑巴,不回答他的应许,传讲圣经又有什么益处呢?给你的金丝雀喂维生素A、维生素B,使它的翅膀强健,却把它一直关在笼子里,又有什么益处呢?你不让它出去,你的维生素又有什么益处呢?我们所有的神学院和神学院校,我们拥有神学博士、哲学博士和文学双博士的大传道人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这一切都在一位历史的神身上,而他今天并没有活着,一样行事,像他们所教导的那样真实地发生了,那又有什么益处呢?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不是死的,他从死里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永远是现在的,永远是无所不在的。那是我们所要听到的神,那是每个亚伯拉罕真正蒙拣选的儿子所要听到和所要知道的神。
19

当我在印度登陆时,卫理公会教会的主教和许多人遇见我,他们说:“伯兰罕弟兄,不要以一位宣教士的身份来这里,我们比你们美国佬更懂得圣经。”是真的。圣经是一本东方的书,我们却想要用西方的教育来理解它。他说:“但我们想要听到的是神以一个恩赐造访了你们美国佬,使神成为真实的,使他的圣经又活了。那是我们想要看到的。”那是一次有成千上万人归向基督的时候。他们想要一个活生生的现实。

如果神在别的时代那么伟大,为什么他今晚不是一样的呢?如果他是历史的,却不是现在的,又有什么益处呢?
20

这个小女王也有同样的问题。“我们的殿里有神,他在那里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有地上受过最好教育的祭司。但是……他们说话,他们的神却没有回答。但我听说有一位神……”信心是从听道来的。“我听说有一位神,他爱他的子民,正在他的子民中间彰显自己。我想去见他。”哦,那个蒙福、神圣的渴求在一个男人或女人心里使其饥渴慕义,圣经说你必得饱足。

呐,看看她必须做的事。哦,如果她去见她的祭司,说:“对不起,请给我几个月,我想要上以色列去,看看他们所谈论的这位神是不是活着,赐了一个恩赐给他叫所罗门的仆人。我想上去,看个究竟,看它彰显。”
哦,当然,那些祭司不会允许她去。“你知道,我们的教会不跟那里的那个复兴合作。”但如果那个神圣的大渴求在妇人的心里,她无论如何都要去,是的,没有东西能挡住她的路。
21

所以,神一直对这个小女士的心说话,她知道她要被逐出教会。但她能从什么教会被逐出呢?她必须得失去什么呢?她只有一堆的信条。现在她要去,因为她听说有一位在子民中间活着并行事的神。她开始做准备。

呐,首先,她有许多要遭遇的事,首先她是个女人;另外,另一件事,她的国家与那恩赐所在的国家之间有很长的路程。如果你计算英里数,估计她要花三个月才能到达那里,不是坐有空调的凯迪拉克车,而是骑在骆驼的背上。难怪耶稣说:“在审判的时候,她要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我们却不肯坐凯迪拉克车和各种的交通工具到街对面来听道。当审判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要跟那妇人站在一起。她有三个月骑在骆驼的背上。但她决心要看那对不对。如果她的祭司告诉她说他们不合作,哦,那就算了。但她要自己去看看。她要像我们昨晚在信息中说的拿但业,腓力告诉拿但业:“你来看拿撒勒能不能出什么好的。”不要呆在家里批评,出来看看。不要去批评,坐下来,拿起经文,看它对不对。那是知道真理的唯一方式。“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那是耶稣说的。
22

所以,这妇人心里说:“我要上去,我要自己去看看。如果是那样的,我就要支持它。”她给骆驼装载了黄金、宝石、乳香、没药和各种贵重的礼物。如果那真是神,就值得支持。如果不是神,就不值得支持。妇人有一些事。

呐,它必须是真的。她说:“我心里有一些事。我要看看。”所以她给骆驼装载好了,让她的仆人都准备好了。
呐,这是她面临的另一件事。那些骆驼载着所有的黄金和一切贵重的宝石,她穿过沙漠要九十天、三个月,骑在骆驼背上。在沙漠里,以实玛利的子孙在那里,是强盗。那对他们是多容易的事啊!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向这个妇人扑来,她带着她的商队,有几个士兵、太监和殿里的卫兵,就被杀掉。但你知道,信心有一样东西:不知道任何惧怕。如果信心在呼唤,你就不会看任何惧怕、任何疑惑,你只管前进。神正在呼召你,没有东西能阻止信心。她从未想到惧怕,因为她要去看一位正在彰显自己的又真又活的神。
23

她骑着骆驼出发了。当她到了城门口……呐,她来不只是过来……她搭了帐篷,第二天早上,她就坐了下来,要看神的恩赐运行。她说:“时候到了。我走了很长的路,所以我现在要来看那恩赐是不是真的运行。”她来不只是呆几个小时,她来不只是参加一场聚会,她来不是……她说:“呐,我要进去坐下,那传道人要是说一次我教会没有教导的东西,我就要起来,跺脚离开。”那显明要么是无知,要么是修养不正确,要么是一个被魔鬼控制的心思。那是它宣告的唯一的东西。

妇人来了。不管看似多么不一样,她要看看恩赐是不是运行。我们可以谈论许多事,但它运行吗?那是下面的……
所以,她在城门口驻营了。我喜欢这样。一直呆到结束,看个究竟。我能看到她带着经卷,往下读,看神所做的应许,看这些事跟经卷是不是一致。就是这样。
24

你认为第一个早上发生什么事了?那个小女王坐在会众后面,当她看到一个男人或女人或某个人去到所罗门(只是个人)面前,看到那辨明的大恩赐运行。她一定说了:“那正是我所听见的样子。”

她呆了一天又一天,直到轮到她了。当她站在所罗门面前,神的恩赐运行在她身上,因为她说所罗门把她心里的每个问题都给她显明了。她相信了。她在会众中间,公开地说:“我所听到关于你的一切都是事实,并且超过了我所听到的,都是事实。”耶稣说在审判的时候,她要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看那样的一个恩赐。现在我们有了她的经历又怎么样呢?几千年后,我们有了永生神的各种经历。神仍然活着。他今天就跟当时一样真实。
25

当耶稣向腓力显明自己时……当彼得走进聚会中,耶稣告诉他:“你的名字是西门(或矶法),你父亲的名字是约拿。”当他们去找到一个人,带他到耶稣跟前,耶稣说:“你是个以色列人,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那些站在旁边的犹太人怎么说?“那是别西卜,他是算命的。”
当他进了撒玛利亚,妇人出来井边喝水,或打水,耶稣对她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妇人说:“你们犹太人跟我们撒玛利亚人说话是不合宜的。我是个撒玛利亚妇人。”
他说:“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必早求我给你水喝。”他跟妇人交谈,直到发现了妇人的问题在哪里,说:“去叫你的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已经有五个,你现在有的那个不是你丈夫,你说得不错。”
妇人没有说他是魔鬼或别西卜。我再引述这点。她对神的认识,比今晚美国百分之九十的传道人认识的还多。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在属灵上,她习惯了这个,受过这个教导。“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知道弥赛亚来了,必告诉我们这一切的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跑进她自己的撒玛利亚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吗?”当时,这事没有发生在外邦人身上。是在现在。那是耶稣当时宣告自己的方式。
26

呐,如果示巴女王站在那个世代,定他们的罪……哦,会众,听我讲!如果耶稣说: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那个世代的罪,我们已经有两千年的时间教导这点,今晚他在这里行同样的事,当她见证时,她要怎么对待这个世代呢?想一想。我们说我们很好,去教会……罪是什么?是不信。不管你多么虔诚,很好,不会做这个、那个或别的,伊斯兰教徒也一样,佛教徒也一样。

宗教是一回事,救恩则是另一回事;宗教是个遮盖,救恩则是神的礼物。女王要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为什么?当她看见神的那个恩赐藉着一个人运行时,她站起来,说:“那是真理。”她接受了耶和华作她的神。后来,五旬节后,太监带了耶稣降生、受死、复活和圣灵降临的信息回到百姓那里。哦,如果神站稳神的立场,你站稳你的立场,你要做什么呢?
27

不久前,在美国中部,有一个叫但以理·格林菲尔德的传道人,一个大有能力的传道人。你们许多神职人员读过他的书。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在某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梦,他以为他死了,上天堂去了。当他到了天堂门口时,守门的出来,说:“是谁在走近这地方?”

他说:“我是但以理·格林菲尔德,来自美国的一个传道人。”
守门的说:“等一下,格林菲尔德先生,我要看看我能不能让你进来。如果你的名字在我的册子上,就没问题。”
他仔细查找了册子,回来说:“先生,对不起,但你的名字不在册子上,你必须离开。”
“哦,”他说:“你肯定搞错了。我传讲福音,我活出了美好的生命,我的名字肯定在册子上。”
“对不起,”他说:“不在这里。”
他说:“那我该怎么办呢?”
他说:“你可以向白色的审判大宝座申诉你的案子。”
“好,”他说:“我没有选择,那我必须这样做。”
28

他说,似乎他开始以可怕的速度穿过空中。他走近一道光的面前。当光变得更亮时,他走得更慢了,慢了下来。不久,他停了下来。光不是从某个地方来的,而是在他四周。“哦,”他说:“站在那同在中是何等的感觉啊!”

有个声音从光中传出来,说:“谁走近了我的宝座?”好像巨大的雷声发出来。
他说:“耶和华神啊,我是传福音的但以理·格林菲尔德。我在天堂门口被拒绝,我被要求向你的正义申诉我的案子。”
“很好,”他说:“我会根据我的律法审讯你。”他说:“但以理·格林菲尔德,你说过谎吗?”
他说:“到那个时候,我认为我至少是个诚实、真诚的人。”但他说:“哦,在那个同在中,我看到我说了许多有点不正当的小事,有双重的意义。”他说:“是的,主啊,我说过谎。”
他说:“但以理·格林菲尔德,你偷盗过吗?”
他说:“若有什么事,我认为我是真诚的。但在那光的面前,我记得我拉的许多小生意是阴暗的。”
29

弟兄姐妹,在你的教会里,在你的邻居周围,在你的牧师面前,你可能很好,但等到你在那光、那完全的光面前。

接着他说他听见一个声音传来,说:“但以理·格林菲尔德,我的正义要求完全。你在生命中完全吗?”
他说:“主啊,不,我不完全。”他说:“我正准备听那个大抨击传来。似乎我的骨头都脱节了,我摇晃,好像停不住一样。接着我听见了一个声音,是我所听过的最甜蜜的声音。妈妈都不能像那样说话。我转过身观看,我看见我所见过的最甜美的脸。他走上来,拥抱我,说:’父啊,是真的。但以理·格林菲尔德在生命中不完全,但有一件事是他在生命中做了的:他在地上为我站立,所以在天上我要为他站立。’”
30

今晚我想知道,朋友,当我们是一群人,也许是作为必死的人最后彼此见面,如果你今晚要死,谁要为你站立呢:你的教会、你的牧师、你妈妈、你爸爸吗?让我向你介绍一位:如果你今晚为他站立,他那时必为你站立。当我们低头做一会儿祷告时,想一想。

在我们做这祷告之前,我想要你们真正地诚实,无论老幼。在这神圣的时刻,你是否从未面对面遇见他,跟他讲你的罪,知道他已经赦免了你的罪呢?你可能加入了教会,那没问题。你可能根据你的信条等等受过洗;你可能知道你的所有教理问答;你可能是圣经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学者,但你认识主吗?如果你不认识,现在你愿意对神真正诚实吗?如果你没有,神现在跟你说话,神—在场的圣灵,如果他此时跟你说话,说:“孩子,你知道你错了。如果你今晚心脏病发作死了,你知道你无法站在我的面前。我儿,现在接受吧。”
你只要藉着举手说:“神啊,记念我。我现在要你的怜悯。藉着我的手,我是指我要为你站立,如果你现在帮助我。”会堂各处的,你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你,你。从阳台到我的左边,这上面,举起手:“神啊,怜悯我。”阳台到右边,你们愿意举手,有人说:“神啊,怜悯我”吗?阳台到右边……
呐,不要感到羞耻。如果你……神祝福你们,姐妹们。
“你们若在人面前以我为耻,我也要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以你为耻。”想一想。不管你有多好,做了多少事,那在神面前没有一点意义。你要么为基督站立,要么没有为基督站立。
31

大约有二、三十只手举了起来。等一下,还有人吗?当我们低头时,我要请风琴师给我们在风琴上弹个调子。让基督徒们祷告。神祝福这里的你,姐妹。任何人都不要看,只要低着头。呐,朋友们,在神的面前,因为我知道这点,有一天我必须站在神的身旁,为今晚的信息交账,你们也要交账。我今晚靠着神的恩典把你们献给耶稣基督,他除去世人的罪孽。今晚你们愿意为他站立,使他在那日也为你们站立吗?神祝福那里的你,先生。很好。

还有别人要举手说:“神啊,怜悯我”吗?现在取决于你们了。神祝福你,先生。那是很好的立场。神啊,祝福这上面的你,姐妹,年轻的妇人。神祝福后面的你,先生。神看见了你的手。神啊,怜悯我,我真的需要你。
32

我想要说一件事,你们低着头,大家都祷告。没有人知道你什么时候要离世,无论老幼。但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如果你到了那里,发现自己错了,那岂不悲哀?

神祝福这里的你,女士。他必看见你的手。我只是在等一会儿。不要冷酷无情,要心里柔软。你知道世界……所谓的教会已经因电视节目、电台、未经审查的节目、读“真实故事”杂志,心都被拽住了,以至于他们的心变得冷酷无情,变黑了,不再温柔,不再有眼泪。女人再也不会脸红了,在男人面前再也没有羞耻了。这岂不是可怜的时候?但在某颗人造卫星做它的事之前,这种事必须来到,神说它会来到。哦,如果你今晚处在那个境况里,罪人朋友,要挤出路来,越过那个,接受耶稣。
33

不久前,我跟一个女孩说话。我感到有带领对她说一件事。我说:“姐妹,”聚会结束后,我说:“你愿意归向基督吗?”

她说:“我属于教会,如果我想要有人跟我谈话,我会叫一个有些理智的牧师。你别想使我尴尬。”
我说:“很好,对不起。除了你我,没有人知道这事。我不是想使你尴尬。我问你,只是因为我觉得有带领,”站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一间浸信会教会边上的玫瑰花丛旁。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刮着风,月亮照耀着。她翘着涂了口红的嘴唇和小鼻子,窃笑着走开,碰见一伙男孩子。
大约一年后,我经过同一座城市,去那里举行布道会。当我走在街上,我看见一个穿着裙子的年轻女士可怕地走在街上。我看着她,心想:“那肯定不是她。”我转过身,开始跟随她。他们经过时,她看着我。我赶上她,她说:“你好,传道人。”
我说:“你好,你不是……”
她说:“我是。”她停住,伸手到口袋里,掏出一支烟,说:“抽一支吧。”
我说:“你应该感到羞耻。”
她说:“哦,也许你想从我的酒瓶里喝一口。”
我说:“你爸爸知道这事吗?”她爸爸是教会的一位执事。
她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传道人。你记得那天晚上你在那花丛旁跟我说话吗?”
我说:“我永远忘不了。”
她说:“那是我的最后呼召。”这是那个年轻漂亮的妇人做的评论。她进了这群十几岁、跳摇滚舞的摩登人群里。她说:“传道人,我的心如此刚硬,甚至我能看到我妈妈的魂像一块煎饼一样在地狱里煎炸而嘲笑。”她越过了怜悯和审判的界线。
34

哦,朋友,不要那么做。年轻人,当我们再等一会儿时,今晚你愿不愿接受基督?请举手,好吗,说:“做我的……”神祝福你。很好,好的。又有许多人举了手。很好。让我们祷告。

永恒、可称颂的神啊,我知道今晚这不只是站在这聚会上,神的道已经被传讲了,圣灵就在场。经上记着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许多手举了起来,这表明他们做了一个决定。科学说他们的手必须下垂,但他们里面有一个灵抗拒科学的法则,举手向他们的创造主做出一个决定。他们是神爱的礼物,他们是基督爱的礼物,神将他们赐给基督。没有人能从基督的手里夺走他们。你赐给他们永生,在末日要叫他们复活。主啊,求你应允他们的魂甜美,因圣灵的同在而甜如蜜,直到死亡释放他们,进入神的同在中,被主的血遮盖、洗净,重新被造。主神啊,此时让圣灵那样做,把他们作为圣徒献给主耶稣,把人们洗进基督的身体。我们这样求是奉他的名,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35

让我们唱这首歌的一段:“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多少人感觉相当好,请举手,感到神在这里吗?你们爱不爱圣灵的同在?现在,相当稳健、敬畏、属灵,让我们举手,唱芬尼·克罗斯比的这首宝贵的老歌。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生命更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现在让我们来唱。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上前来),莫把我弃掉。
36

哦,你爱不爱主?这是信息结束的时候;现在是敬拜的时候。让我们唱教会的这首荣耀的老赞美诗。

我以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多少人知道这歌?现在让我们在敬拜的灵里唱这首歌,你们只要敬拜主。好的。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37

既然这歌像那样传出去,我想知道有没有刚才就该举手的人在会堂里徘徊,现在真的想要神为你做一件事,举手好吗?你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神没有犯错,你知道。神祝福你,姐妹。愿他应允你。瞧,神没有犯错。如果我们单单跟随圣灵的带领,他在所做的事上是完全的。

现在,“我以信心仰望你。”好的,弟兄,如果可以,现在大家一起唱。(好的。)
我以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现在让我们举手)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哦,在圣灵里敬拜有一些东西,鸽子的良善和温驯,圣灵带来和平。哦,我真……让我们唱这首歌的下一段。
行过人生迷阵(现在只要仰望主),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38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主神,当音乐甜美地弹出去,会众哼着我们的前辈多年前唱的这首恩典老歌时,他们上到荣耀里,在你面前了。今晚让天使代替他们,取代他们,沿着这排人,现在帮助我们认出你的无所不在,圣灵的同在,主啊,将我们心里渴望的赐给我们。当我们今晚准备离开这会堂时,愿我们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第一个复活节后,他们走在路上,谈论经文,耶稣显现了。他们不知道他是谁,但他与他们同行,整天藉着经文安慰他们。当夜晚降临时,他们走进屋子,请他进去。主啊,那是我们已经做的事。当你关上门,跟他们一起坐下时,你行了一件事,就像你钉十字架前所行的。他们藉着你所行的那个神迹认出了那是你。你便在他们眼前消失了,但他们赶紧跑出去,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他们去到自己的同伴那里,宣告他们已经看见了被钉十架、已经复活的同一位耶稣,行他钉十架前所行的同样的事。主啊,今晚为我们行同样的事,求你应允。现在赐给我们一节经文,圣灵藉着这节经文运行。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9

呐,如果你们愿意呆一会儿,请保持十分的安静。多少在神同在中的人以前从未参加过我的一场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嗯,百分之九十的群众。

维尔博士,我想今晚……我不是个传道人,你知道这点,但我……神赐给我另一个方式与他的教会同工,那是藉着圣灵的一个恩赐。我想要给你们一节经文,主也许告诉了你们许多的……多少人知道耶稣自己说,他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约翰福音》5章19节?根据他的道,耶稣从不行一件神迹,直到他先看见父藉着一个异象行事。是的。
当腓力走到他面前,他去找到拿但业,带他回来,告诉拿但业他们找到谁了,拿但业无法相信。但当他走到弥赛亚的面前,耶稣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他可能是个阿拉伯人,可能是个希腊人,可能是别的,他们都穿着相似。但耶稣知道他是个犹太人,是个诚实正直的人。这人对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那是在十五英里外,前一天。
当他这样说了,拿但业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40

他告诉不同的人……多少人知道那是他在过去的日子里宣告自己的方式?多少人知道他应许了他所做的事,他的教会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那是个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差遣了他的父,与他同行,在他里面。差遣教会的耶稣,与教会同行,在教会里面。多少人知道在地上的这位耶稣就是在火柱中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主的天使?所有的圣经学生都知道这点。

他说……他们说:“你是个还不到五十岁的人,你说你看见了亚伯拉罕?我们现在知道你是个魔鬼。”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那是在荆棘中对摩西说话的火柱。当他在地上时,神在基督里,在一个叫耶稣的身体里联合。当他在地上做工,行他所行的事,他说:“我从神那里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对吗?那么,不管他成为肉身前是什么,他又回到那个里面了。那是根据他的道。
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和升天后,保罗或扫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要逮捕一些制造太多喧闹声和举止失常的人。在他到大马士革之前,有一道大光照在他脸上,使他瞎了。一个声音喊出来,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对吗?那时他又回到了火柱中,对吗?从神那里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
呐,如果我们在这张照片中看到,正如我说的……隐藏自己,那不是我,而是他。他们告诉你有关的事。它在华盛顿特区,作为整个世界历史中唯一被拍下来的超自然物。
41

呐,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葡萄树不结果,枝子结果。枝子肯定会结出葡萄树的果子。对吗?嫁接的,或不管是什么,它必要结出葡萄树的果子,因为它靠葡萄树活着。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接着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注意。桃树结桃子吗?葡萄藤结葡萄吗?西瓜藤会结西瓜。基督的灵必结基督的生命。圣经说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如果他以这样的方式在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面前宣告自己,正如我们已经说的,却不允许做在外邦人面前……两千年的外邦教会神学,你看我们到了哪里。但主是不是有责任向外邦人宣告自己是一样的,正如他对他们所做的?正如我昨晚说的,神没有更加聪明,他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完全的,是永远的。当一个场合出现,神行事;同样的场合再出现,神必以同样的方式行事,正如他第一次所做的,不然他第一次就做错了。他不可能不一样,他必须是一样的。

42

现在让我给你们另一节经文,有件事出现在我心里。昨晚我们叫祷告队列上来,拿着上面有数字的卡片的人,他们上到讲台上来,主神在这里显明,医治人们,就像他开始所做的那样。所有在这里看见这事的,知道那是真的,请举手。今晚我要给你们另一节经文,不一样的经文,若主愿意。

呐,圣经中有个虚弱的小妇人,她虽然没有看见耶稣,但认为并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所以你瞧,是你就近神的态度带来结果。正如我说的,有个罗马人拿一块破布蒙在他的头上,用棍子打他的头,说:“你说预言或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相信你。”他没有感觉到能力。
但有个小妇人挤进人群,摸了耶稣的衣裳,因为她说:“我若能摸他的衣裳,就必好了。”一个得了多年血漏的小妇人,没有东西能帮助她。当她摸了耶稣,便从人群中出去了。也许她坐下来或站着,我不知道。
但不管怎样,她离了人群。耶稣站住,说:“谁摸我?”多少人知道那是经文?“谁摸我?”
彼得责备他,说:“嗯,大家都在摸你。”换句话说,拍拍他,“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你来举行复兴会吗?”
彼得说:“大家都摸你。为什么你说这样的话呢?”
耶稣说:“但我变得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他环顾四周,直到发现了小妇人,他对妇人说她的病……她的信心使她痊愈了,对吗?
43

多少人知道耶稣基督今晚,根据新约《希伯来书》,他现在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哦,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你……如果他是能被摸到的大祭司,他岂不需要跟昨日一样行事吗?多少人愿意相信这点?昨日一样的……

呐,你所要做的就是用你的信心触摸他,像那妇人做的,不是用你的手。不是她的……耶稣感觉到的不是妇人的手,而是感觉到她的信心。他转过身。如果他今晚是一样的,以同样的火柱在这里,如果这就是他,他的照片,如果是,它必为他作见证。如果不是,它就不会作见证。因为神为自己的恩赐作见证,《希伯来书》11章1节这么说。
呐,如果他是大祭司,我们不叫任何人上讲台来,你们在底下会众中和阳台上的,不管你在哪里,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心里一点也不疑惑,只要触摸他,他今晚必像当时一样行事,不然他就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不是一样的。你瞧,朋友们,只是神学、建教会、成立宗派、向前向后向上向下给人施洗、洗三次,等等,太长了……那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没有产生基督,我们的神学又有什么益处呢?他活着。如果他今晚行这么一件事,多少人愿意爱他,相信他,接受他呢?请向他举手。他知道每个人。我不能看到你们所有人的手,当然。主祝福你们。
44

呐,我猜我前面的每个人跟我都是陌生的。多少人知道我不认识你,请举手表示我不认识你。我认识的唯一的人是……站在这里的这位弟兄,我叫不出……怀特克劳德或麦克劳德,或类似的东西,那是他的名字。我们在杰弗逊维尔有一位怀特克劳德。我想那是错误的名字。麦克劳德,维尔博士,斯威特弟兄,我所认识的就这些。但主神知道你们所有人。呐,今晚告诉你们一个妇人的事,我的信息对你们有什么益处呢,她来看神放在所罗门这个男人里面的恩赐,要定那个世代的罪,因为耶稣在那里,在他的圣经中宣称是一样的,如果他今晚不来行一样的事,她怎么能定罪呢?但如果耶稣做了,你们不相信他,那你们就会被定罪,因为那是他定那个世代罪的原因,行我现在讲论他的同样的事。

45

现在,我要你们所有人祷告,全心、全魂、全力地相信神在场。现在请不要走动,只要相当地敬畏,这将远超过带你来讲台。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让我们看看,你病了……我想要看……没有办法说出来。我不能说有或没有祷告卡。你只要、你只要相信,神肯定会应允祷告。耶稣说:“你若能信……”只要大家都敬畏、触摸,说:“主神啊……”在你的祷告中这样说:“主神啊,让我,主啊,我有需要。我爱你。我相信这人说的是真理,因为它是从圣经来的。”

在旧约,当它反射在乌陵土明上时,就是真的。当时的乌陵土明是亚伦的胸牌,已经废去了,但神有另一个乌陵土明即他的道。如果它从神的道向你反射,就是真的。你若能信……只要敬畏,凭信心举手,说:“主神,大祭司,我病了,有需要。主啊,只管触摸我,我永不再疑惑。它必除掉我身上的一切惧怕,必帮助我。”瞧,它是恩膏。我在等候,你们在等候。一件事必须发生,不然道就错了,或者我错了。圣经这么说了,这样就使道也错了。主应许了。
46

我尽力留意。它是主的天使,是我所留意的那道光。它临到了这人。我留意那里,一个异象出现了。活在过去日子里的同一位神是今天一样的神。让我们敬拜。我肯定基督徒们能欣赏我站在这里。现在请保持相当的敬畏,要敬畏。保持相当的安静,不要走动,你那是干扰。带来伤害的就是这个。天上的神肯定会掌管,他知道我们的爱和敬拜。

主啊,我刚传讲了道,神啊,我不对道负责,我只负责说你已经说的话。我请你来行你在地上时所行的事,让这些人,今晚在这里相信你的许多优秀基督徒,主啊,请你再为我们做一次。只是要让人们藉着一个真记号知道你活着。主啊,对某颗心说话,找出这里某个地方的信心。
47

这里是敬畏。主的天使悬挂在我左边这里一位女士的头上。她的腿和脚患了病。是的。蒂尔顿太太,那是你的名字,不是吗?请站起来。我不认识你,是吗?一生从未见过你。你得医治了。你摸到了能体恤你软弱的大祭司。哦,我们多么感谢我们的主。

现在保持真正的敬畏。不知怎么的,光仍然悬挂在妇人头上。她坐在那里祷告,“主啊,但愿是我。”如果是,请来回地挥手,女士,让他们能看见你。就是这样,天上的神知道,我的圣经,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他怎么知道妇人,妇人的病及她是谁呢?如果那不是他在圣经中所行的同样的事,那我就不知道圣经了。多少人相信,请说:“阿们!”好的。要敬畏。若是主愿意,你们要看到更多的事。现在,在阳台上的继续祷告。周围各处的,不管你在哪里,只要继续祷告。
48

不知怎么的,那光仍然悬挂在妇人头上,但它是别的问题。不,不是。是她旁边的妇人,那妇人乳房上有肿瘤,是的。请站起来一会儿,让我能捕捉你的灵。那肿瘤是在你的左乳上。是的。你是伍德沃德太太。回家去得痊愈。不要惧怕癌症,耶稣基督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你若能信……

光去到一位上了一点年纪的女士那里,她的帽子周围有一些条纹,坐在后面大约两排。这时光降在她身上了。她患了胆囊炎。在这排末端的女士,你相信主必医治你吗?你还有心脏病,坐在……是的,夫人。你相信主使你痊愈吗?你正在祷告,你没有听见我的原因,是你正在祷告,你患了胆囊炎和心脏病。是的。如果是,请举手。你坐在那里祷告。是一件双重的事,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也有胆囊炎,坐在你旁边的。女士,请站起来,因为它已经离开了你们俩(阿们!),它变成光明了。她们摸到了什么?她们摸到了大祭司。但她们离我有二十码。那不是我,是基督。他为自己作见证,他是大祭司。他今晚仍然活着。
49

先生,坐在那里的你正在赞美主。你有糖尿病。我不认识你,是吗?请站起来一会儿。只要呆在那里。你有毛病,是的,糖尿病,你的血液有毛病。你全心相信我是主的先知或仆人吗?我相信。我不能医治你,先生。我无法医治你,但你摸到了一样东西,带来了……你知道有件事正在发生。是的。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是从一个叫缅因州皮茨菲尔德的地方来的。是的。你的名字是西拉·帕金斯。绝对没错。那是主如此说。是的。你相信吗?回家去得痊愈。接受你的医治,回家去得痊愈。

那里有一位女士,她的黑裙子上有一个小东西。她得了溃疡。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或仆人吗?你还有静脉曲张。如果是,请举手。你现在信吗?好了。如果耶稣基督……如果你……我有足够的信心触摸主,现在你肯定也有足够的信心接受。你若能信……
50

坐在那里祷告,有背病,坐在那里的你是怎么想的?先生,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病吗?你信吗?请站起来接受。你相信吗?

我前面坐着一位女士,她的手像这样举着,胸部患病。是的。你也在为坐在旁边的丈夫祷告。他酗酒,你想要……是的。哦,那是主如此说。是的。先生,现在接受。那东西必离开你。你不想那么做,你一个绅士那么做,太不像话了,要相信主。你们有多少人全心相信?你相信主的同在就在这里吗?基督站着,说示巴女王末日要起来,定那个看见主行那些事的世代的罪,他在外邦时代的末了行同样的事。
51

呐,没有人能医治你。医治已经由神做成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任何人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让你接受他已经做成了的事。你们相信吗?圣经是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对吗?哦,我们有多少的信徒,请举手。那么,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如果你们是信徒,让我们向神证明你是信徒。

在阳台上的……你,先生,有前列腺炎,坐在那柱子旁边。现在它结束了。你可以回家去。好了。那个年轻女士有肺结核,肺结核没了。
哦,你不明白主的同在在这里吗?你在永生神的同在中,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位真神,他不但活在两千年前,今晚还活在这里,现在就在这同在中。
52

主神啊,你看到他们的手互相按在对方身上。我祈求你赐给他们信心。主啊,你还能做什么呢?你已经宣告自己在这里,我祈求圣灵伟大、自发的能力此时冲过这群会众,医治在神同在中的每个人。

撒但,你掳掠他们太久了,但你今晚被暴露了。耶稣很快就要来接教会,他想要赐给他们被提的信心。从这群会众中出来,你这捆绑他们的魔鬼的灵。我靠着永生的神命令你,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这里的每个人,不管多么残疾,不管你是什么。如果你相信耶稣基督在这里,他在场,请站起来。我不管你是谁,站起来。在空中挥舞你残疾的手。现在病都结束了。你得医治了,奉主耶稣基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