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500 鹰搅动她的巢穴

1

晚上好,朋友们。很荣幸今晚能在这里奉主的名来传讲。我注意到,他们碰到了一个小问题 … 是和我的第二个声音有关的。这是一场布道。除非有什么通过它来说话否则这东西就是完全哑巴的。其实传道人就是这样的:他是一个哑巴,直到圣灵通过他说话,然后它就变成了基督的仆人。

呐我想明天早上是早餐会,是和….我相信是“基督徒会”举办的,我相信是“基督徒会”召集的,它不指定传道人,包括我在商人协会上讲也是一样。而下一次,就是他们的大会。我刚才在向维尔弟兄点头。他在后面拾掇音响效果,看是否正常。
2

呐,明天晚上,是为病人的祷告。我打算努力让你们早点回家….几分钟前,我对维尔弟兄说:“我要把我的信息分成两半,因为我们真是有点晚了。”但明天晚上是我们为病人祷告之夜。呐,明天晚上请守在电话旁,并召集外面生病的人。

呐,祷告卡将会在明天下午的聚会中发放。还有那些出了城的,要从外地来的,要工作的,不能….我让这里的孩子们明天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在这里准备一些祷告卡,给不能在下午的聚会中拿到它们的人。如果可能的话,来参加下午的聚会,从男孩子们那里拿到祷告卡,或者明晚六点半从会堂拿到祷告卡。
3

现在让我们尽快开始宣讲信息。期待在明早的早餐会上见到你们中的很多人。我想这点已经向你们宣布了。我们明天会在那儿找你们。【磁带空白】继续举行基督教商人国际会议的聚会。

在申命记第32章第11节,我来读一部分神的道。
又如鹰搅动她的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接取雏鹰,背在两翼以上。
我昨天晚上说过,如果主愿意,我今晚要讲:“鹰搅动她的巢穴”这个题目。几个月前,我曾在弗吉尼亚州讲过这个主题。我知道那是一篇相当长的道,所以我只想讲几个要点。
4

有某种关于自然界的东西。如果你观看大自然,你会看到神。神居住在他的宇宙中,居住在他的子民中,居住在他的道中,住在他的儿子里面。他真的住在他的花朵里,他居住在万有之中。神是充满万有,无所不在的。

呐每当想到鹰….我常常在纳闷,为什么神要把这产业比作鹰呢?这就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自己是一个看守牧场的,观看过老鹰的特征,大自然母亲如何…大自然是我的第一本圣经。我曾经…在我认识圣经中的第一个字之前。
在我二十一岁的时候,一个人让我在圣经里找雅各书5:14,我跑到创世纪里去找它—那是二十一岁。而二十二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宣教浸信会里做了一名被按立的浸信会牧师了。主对我真的很好。我依着自然界的方式研究神,在那里我找到了他。
5

就像一朵花。我注意到你们这里的女人和你们的花。它们如何会在夏天的时候开花,然后爆裂开。接着它们低下小脑袋,向它们里面的生命致敬。花瓣掉落,一颗黑色的小种子掉出来,然后他们有一个送葬的队伍。你知道吗?神为他的花儿们安排了一个送葬队伍。确定的。秋天的雨来了,哭了流下了眼泪,滋养了黑色的小种子。然后伴随着寒风,冻了起来,【磁带不清楚】到了季节就爆开了,跑了出来。把它们带到没有虫子,没有果肉,没有种子,什么都找不到的地方,然而,我们知道,神在这里存留了一个生命。到了东方的太阳开始照耀,温暖大地的时候,科学没能找到的那个小小生命的籽粒,它就在那里,它就活在里面。如果说神为一朵花设计了一条重生的路,那么他就更能为一个人准备一条重生的路。

6

前段时间,我和一位老卫理公会传道人朋友一起吃冰淇淋。他曾经唱过我给你们提到过的那首小诗歌。现在他是一个真正的卫理公会信徒。他并不总是【磁带不清楚】就像今天很多卫理公会信徒一样,只是去教会。作为一个卫理公会信徒,他有过一个经历。

就像我经常对五旬节派的人说的那样,“你们五旬节派的人得到的是和我们浸信会信徒一样的圣灵。”呐,我们不是某种浸信会的人,只是握手和加入教会。我们在祭坛上跪下来,然后击打对方的背部,直到我们经历到了。当我们经历的时候,我们就得到了一些东西。神知道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浸信会信徒,老式的浸信会信徒。不是那些仅仅相信恩典却给福音带来很多耻辱的人,而是相信神的恩典,靠着圣灵活着的人。
7

我和我的这个老卫理公会的朋友一起吃冰激凌。到了农业广播时间。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有一个广播类的节目。说这个小4-H俱乐部已经了解到有一种机器可以生产出玉米颗粒,就像在田里长出来的一样完美。说你可以把手伸进【磁带不清楚】的麻袋里,再把你的手伸进装着从田里长出来的玉米粒的麻袋里,把它们混在一起,你根本无法区分它们。拿到实验室,把它们劈开;它们都有相同的钙质和水分,在里面的芯儿….玉米粒儿里的都一样。而每样都真的是….一颗人造的玉米粒和一颗种出来的一样好,煮出的玉米粥,家常菜,什么都和另一个一样好。他们说,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真正判断,那就是把他们埋起来。我对这个老卫理公会信徒说:“如果你不想让我当众出丑使你丢面子,最好抓住我的手。”

8

你可能举止像个基督徒,你可能穿得像个基督徒,你可以在各方面冒充基督徒,但除非那谷粒的生命在里面,否则你永远不会在复活的时候复活。那台机器可以把所有的水分、所有的钙质放进去,但它不能把生命放进去;那是神单独的工作。你可能是一个基督徒,在教会里尽你所能地忠诚,一样完美;但除非你在复活里重生,否则你只是躺在那里。只有永恒的生命,神的生命,才会从地上的尘土中复活。

9

那么在观察鹰还有鸟儿的过程中,很多时候,观察它们对我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喜乐。我开始读一些有关鹰的东西,它们有多少种。你会惊讶地发现,有不下四十种不同类型的鹰。鹰这个词本身的意思是 “搬运者,或用嘴喂食的,”用嘴喂养。

这就像耶稣一样。难怪神把他的产业比作鹰,把他的先知比作鹰,因为他们用口喂养道,用嘴传讲。这就是他把他们比作鹰,用口喂养食物的原因。“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所以这是他把他们比作鹰的一个原因。
而他把他们比作鹰的另一个原因,鹰是一种特殊的鸟。他能飞得比其他任何鸟都高。我想知道为什么在座的人,你认为隼是…鹰和它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为什么,如果隼想飞得和鹰一样高,他就会在空中解体。隼可以引领…鹰随时可以引领隼。他可以飞得很高,让隼连气都喘不过来。
10

要能够上到那里,那意味着他必须要能够看得更远。还有一点,他必须是一种特制的鸟。他的翅膀羽毛很紧,你用钳子都拔不出来。他必须是这样的,才能在那么稀薄的空气中托起他的沉重身体。所以当他飞上天的时候,他必须是一只特殊的鸟,特殊构造的鸟,否则它永远也飞不上去。

这就是一个基督徒的方式。他不是被重新制造出来的,或者是某种…被改装的鸟。他是天生的,生来就是一个基督徒。他是一只特别制造的鸟。神设计了他。所以,如果我们去到那上面,上到非常高,翱翔在世界的东西之上,并能观察到从远处来的东西。呐,除非他能够留在那里,或他在那里会有什么益处,否则他没必要去那里。先知就是这样的,传道人就是这样的,可以在灵里爬升,远远超越任何东西,到达灵性的高处。一个真正的神的仆人可以爬升得如此之高,直到普通的头脑都无法跟上他了,因为他是一只特殊建造的鸟。哦,我想到这点是多么喜乐。
11

我总是愿意和我不喜欢的东西有一些不同。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也不喜欢这个世界的东西。我很高兴地知道它们的构造不同,看起来就是不同。

呐,你知道,一只小【磁带不清楚】可以直接在地上跑,一只秃鹰可以翱翔,但他永远跟不上一只鹰;他会死的。我真是很高兴神有一些鹰,可以翱翔在世界的事物之上,远远高出世界。而他必须是一种特殊的鸟,才能做到这一点。
然后我又注意到,他相信当他到了上面…他是一只特殊的鸟,不是因为他想成为一只特殊的鸟,而是因为神让他成为了一只特殊的鸟。他是一只特殊的鸟,因为他天生就是一只特殊的鸟。而这也是很多冷淡的教会成员跟不上,或者在属灵的事情上不能成为基督徒的原因:他从来没有重生过。他没有被设计成那样的目的。难怪他听不懂,连看都看不懂。
12

还有一件关于鹰的事。鹰更新他的青春,更新他的力量和青春。这又代表了教会。因为一个人可能冷淡退后,远离神,当把他放在一个好的复兴的地方,他就会更新他的约,更新他的青春。他就又回到神的面前,觉得自己已经全然洗净了,可以再出发了。鹰就是这样的。他老了,他的习惯和事情开始失败。他看不到好的东西了,然后,突然间,他发生了一些事情,他又变得像一只年轻的鸟一样回来了。

13

嗯,记得我第一次参加五旬节派的聚会;那是在印第安纳州的米沙沃卡。他们让大约五百名传道人上到台上。他们说,“我们希望在这里的每个人站起来,说一下他属于什么教会,他的名字是什么。”我就站起来说:“传道人威廉-伯兰罕,浸信会的,”然后就坐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介绍过了。而那天,我注意到很多年轻的传道人在讲道。并且…我听了他们的信息。我觉得他们有点吵;但是你知道,如果你没有一点吵,那就说明你已经死了,说明你已经是死的了。如果你的宗教没有一些情感在里面…我可以向你证明,任何没有情感的东西都是死的。没错。

当亚伦进入至圣所时,他们在他身上放了一个石榴和一个铃铛。那是他们知道他还活着的唯一方法,因为他在里面发出了声响。这是唯一能让你知道教会还活着的方法,当你偶尔听到一声好听的 “阿们”,或者一些能证明那里还有生命的东西。
14

我记得那个晚上。他们请出了一位老牧师。他大约有八十岁了,必须得扶着他上讲台。有一个小棉布圈这么围着,是一个黑人老牧师。像这样围着一小圈的棉布,穿着一件很大的旧… 那种老式的毡圈领子的“燕尾服,”我们常常那么称呼它们。走到那里的讲台上,把它扔了过来…那老伙计几乎讲不出话。他说:“孩子们!”他在约伯记里找到经文作为主题,“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那时,众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哦,那天所有的牧师都在谈论主耶稣在地上的生命,但他却提起了世界开始前一百万年的主,当时晨星一起歌唱,神的儿子们欢呼雀跃。将他降下来到地平线的彩虹中,他第二次的到来中。
他在台上呆了大约五分钟,直接跳到空中,脚跟往后一踢,说:“荣耀!”说道:“你们这里不够空间给我讲道的。”然后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跳开了那里。
我当时大概二十三岁。我说,“这就是我想要的。如果它能让一个老人做到这一点,那他对一个年轻人就更能做什么。我需要那样一些东西。”哦,我很高兴这是给所有人的。
所以当鹰重新焕发了他的青春。“等候耶和华的人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疲倦,行走却不疲乏。”哦,主真是能给我们这些小小的宣告。
15

呐,鹰还有一件事:他是一只有志气的鸟,不会让他的小家伙们受到伤害。他把自己的巢建在高高的磐石上。他在那里为他的小鸟筑巢。这和其他的鸟是多么的不同。它们把巢建在低处,但鹰却在高处筑巢。

前段时间我到了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去了动物园。我带了两个小女儿和一个小儿子,我那么喜欢小孩子。每次当我离开他们很久,回家,进了屋,就有一个孩子想要玩儿个骑马游戏。你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我就是喜欢这些小家伙。而我现在要用他们来表达。前段时间….
16

他们早晨起床的时候,每一个起床的孩子,都会争先坐在我的腿上。而利百加比撒拉大一点,所以利百加先起来,她跑进来,跳过我的腿。她的腿很长,能够着地上。她把她的胳膊围绕着我,开始拥抱我。就在这时,小点儿个子的女儿走进了房间。她看了看,利百加转身对撒拉说,“撒拉,我已经得到了全部的爸爸。没有可以留下给你的了。”

小女儿,这小家伙,就撅起小嘴唇要哭,我就向她示意,把另一条腿伸出来。她走过来,跳到我的膝盖上,我用胳膊搂住她。然后她转过那双棕色的大眼睛,看向利百加说:“利百加,你可能拥有全部的爸爸,但爸爸拥有全部的我。”
所以弟兄,就是这样的。你可能拥有所有的神学和所有的东西,但我希望基督拥有我的全部:我的一切,每一个纤维和每一部分。我想让他拥有我。神如何和…做他伟大奇妙的工作!
17

有一天,我在科罗拉多州,我经常在那里打麋鹿。那里有…. 一切…. 秋天,雪还没有来,麋鹿群在高处。而农场主,杰弗里斯先生和我,已经一起在农场工作多年了。我们一起打猎,对这片土地的了解就像你对你的城市一样。

所以我们离回到激流谷大约有两天的路程【磁带不清楚】,沿着激流河往上走。那天早上我们分开走。他说:“比利,我要过去照看一些羊。”野绵羊,山上的绵羊。说:“我会在营地见你。”营地大约有七十五英里远。说,“我大约后天在那里见你,因为麋鹿在【磁带不清楚】”。
我说:“好的,杰夫。”
18

于是我垂直往上走去了林子边。我把我的马儿绑在下面,后天再回来,或者差不多的时候,再把它们接走。我沿着路走着。而那个时候,每年都会….嗯,下一阵雨,然后出太阳,然后下一阵雪,又出太阳。一场暴风雨过来了,我站在了一棵树后面,就这么站着,等着下完雨,刮完风,暴风雨结束。我就在那里站着,想到神是多么美好。我是多么喜欢在山上与他独处。在我所站的地方有一片树被吹倒了,那里有龙卷风通过,吹倒了树木。

之后,暴风雨离开了,我开始思考经文,还有大型聚会等等。再后来太阳西下,如同一只伟大的眼睛俯视着整个山谷。在常青树被暴风雨从高处吹到过的地方,形成了一道彩虹。
19

哦,大卫说,“当深处向深处呼唤。”如果你心里有某种东西爱神,你能看到一些属神的东西,就会有一些东西吸引住了你,抓住了你。

我记得。我说,“他在这里,耶和华,伟大的眼睛在俯看。”有一道彩虹,这是他的约。我说,我记得在新约里读到,“他好像碧玉和红宝石。便雅悯和流便,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还有他头上围着的约和彩虹。
就在这时,一只老灰狼在山上嚎叫着,伴侣在山谷里回应。
我的妈妈是半个印第安人,我的归信从来没有把它从我身上带走。哦,有什么东西开始从深处向深处呼唤。野地的呼唤。然后我听到了公麋鹿的鸣叫声,它从鹿群中被赶散了。然后我内心有某种东西开始呼唤:“神啊,你在这里。狼的嚎叫声里有你。麋鹿的鸣叫里有你。你在这道彩虹中。你在这落日中。主啊,你无处不在。”
20

接着我很惊讶地发现一只老松鼠跳了起来,一个大约这么长的小老家伙。他就像爱尔兰人的踢踏舞【磁带不清楚】一样。他开始跳上跳下,一直不停,好像要把我撕成碎片似的。

“嘿,”我说,“小家伙!”我当时在做什么呢,当我感觉到那真正深处的呼唤时,我就把我的枪靠在树上,围着树一圈一圈一圈地跑,用尽全力,用我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喊叫。嗯,如果有人看见了,他们会说,“一个疯子在这里。”但我不在乎他们怎么想。我在敬拜神;我只在乎这个。我知道他就在那里。而一个人可以在教会里大声喊叫,他的叫喊是没有用的。你必须….在某处看见神,向他表达你自己,去爱他。
我就想,“小家伙,我是不是让你兴奋了?”而我偶然发现,他并没有怎么注意我。他歪着小脑袋,四处张望。他低头看了看下面,风和暴雨把一只大鹰逼了下来。我们在科罗拉多州有棕色的鹰,这是一种非常大的鸟。他是被迫在那里的,这就是松鼠兴奋的原因。
21

“嗯,”我想,“主啊,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的喊叫呢,为了这个吗?”这只大鹰跳上了其中的一根树干。那一双灰色的大眼睛:非常漂亮的鸟。他就那么直直地坐在那里。我说,“呐,你想让我在那只鹰身上看到什么?你是说我能在那只鹰身上看到你吗?为什么你要打断我的敬拜,打断我一圈一圈绕着树跑的方式?”然后我想,“嗯,有一件事我可以在他身上看到:他不害怕。”而神的创造物从不害怕。你什么都不怕。

后来,我又注意到….我一直在说,“你知道我可以开枪打你吗?”是真的跟他说话,那周围没有人可以交谈,只有我和他还有神。于是我说,“你知道我可以开枪打你吗?”我做出我要去伸手拿我的枪的样子。我看到那双大眼睛看着我。我注意到他开始检查他的那些羽毛,看看一切是否正常。他知道神给了他一双翅膀,他可以信任这双翅膀。他知道在我拿枪举到我的肩膀之前,他就已经在树顶上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他知道他在做什么。
22

哦,我想,“如果神给了一只鹰一双翅膀,它知道他在哪里与它们一同站立,那么一个基督徒应该如何对待圣灵的洗呢?”他应该知道自己在哪里站立。他看出我不会伤害他,因为我很欣赏他。但他听厌了那只小老松鼠,“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最后他只是做了两个扑腾的动作,一跳;忽搧了两下翅膀,就到了树林的外面了。这样我就明白了神的意思。

他再也不用扑腾了,他真知道如何展开那双强壮的大翅膀。当一阵大风吹来的时候,他就展开翅膀。乘上去,乘上去,乘上去,他没有动用一根羽毛。他只需要知道如何张开他的翅膀,他继续向上超越了那只小松鼠,直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我站在那里哭得像个孩子。
23

我说,“神啊,就是这样的。”

它并不是加入卫理公会。它和你有没有加入浸信会,有没有去五旬节派也没任何关系。那不是它。它是要学会如何在他信心的能力中张开你的翅膀。当圣灵进来的时候,就像一阵劲风一样,你就乘风飞走了,一直飞,一直飞,远离这些叽叽喳喳,远离叽叽喳喳的地方,“哦,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只要把你的信心安放在他的灵的能力上,就乘着风走了;不需要加入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教派,或者任何一个教派。只要靠着圣灵的能力乘风离开。只要把你的信心抛出来说:“神啊,你还活着,还在作王,你还是那个主耶稣。”在他的祝福中乘风离开。肯定的!他应许了它。
24

有一天,小撒拉和我在动物园里走走。我相信我看到了最令人难过的景象。那是一只鹰被关在笼子里。他们把它关在那里的时间不长。那个大块头头上没了一点儿羽毛,他身子侧面的翅膀都撞掉了。我看着他。他躺在地上;晃晃他的头。站起来;看着那些栏杆。他转过身来,往这边走,直到得着一个起跑,他就会飞奔到对面,用他的头去撞那些栏杆,拍打着他的翅膀,接着他被弹回地上。他又站起来,看看别处的铁栏杆;走回去,再起步,又撞,把他的头使劲儿撞在栏杆上,直到它头上和翅膀上都没有羽毛了。最后他倒在地上,躺在那里。疲惫的双眼望着天空。那是什么?他是一只天上的鸟。他生来就应该翱翔在天空中。而他却在这里,被关在笼子里,再也没有办法获得自由了。

25

我想,这是最悲哀的景象。如果那人能让我打开那扇门,放他出来,我愿意给他一百美元,比他买那只鹰的钱还多。哦,想想他生来就是该在那蓝天上翱翔的。然后他抬头看了看它们,他本该在的地方。某些人把他关在笼子里。我觉得那是一个悲惨的景象。

但是,弟兄,当我看到男人和女人们,生来就是神的儿子和女儿们,关在一个旧教派神学的笼子里,他们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当…让你远离神的真实。在这里走来走去,试图满足神放在你里面让你渴求他的那种饥渴。用穿短裤,喝酒,并加入教会和背诵这些信条和之类的来满足它。这就是我见过的最悲惨的景象。你们生来是要成为神的儿女,去翱翔未被探索的地方,去探索未知的世界。神造你们是这样的。而不是被“我的教派不相信神迹 ”所束缚。我不在乎你的教派怎么做。你的救主是这么说的。这就解决了。不要让任何人把你关在笼子里。你不需要在笼子里。你需要的是自由。你…你之所以向上看,是因为你天生就是一只鹰。你之所以喜欢这样做,是因为神让你这样。你不能一直被关在鸡笼里。你被造是要做一只鹰,飞在天空,飞在天上,飞到上面的天堂,飞向未知的地方,飞入永生神的能力中。
26

你被造并不像其他的鸟儿一样。这就是今晚的问题所在。这就是你们的心所渴求的,是得到松动,得到自由,因为你一开始就是一只鹰。

鹰就是鹰,从一开始就是的。他天生就是一只鹰。所以他才会如此渴求公义。但只要你被关在一个笼子里,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哦,不要听那些狂热者的话。没有神的医治。没有圣灵的洗。他们不过是一群圣滚轮而已。”你不要相信那个!你不要相信!
有一个人已经付清了代价,他将打开门而且【磁带不清楚】。并飞向家乡,通过这种力量,这是【磁带不清楚】。那人就是耶稣基督。他受死为要把你从魔鬼的当铺里赎出来,使你在基督耶稣里获得自由,所以你可以探索上面的天【磁带不清楚】。
27

然而,一只鹰,他所能听见的,和鸡有多么的不同,他们都是鸟。鸡是什么?鸡是他的宗派弟兄,但他依旧是鸡。他和鸡有太大的区别。鹰尽可能地向高飞,在岩石的悬崖上筑巢。他上到那里,使得没有掠食者能接近他。

这就是一个真正的传道人建立教会的方式。作为神的鹰,他把它放在神的道和圣灵上,所以,不…所有的说闲话和穿短小衣服的,以及抽雪茄的人,骡子类【磁带不清楚】都受不了那个。因为,他能把鹰送得那么高,出生在神的国度里,让所有猫王和亚瑟-戈弗雷的老【磁带不清楚】,那帮【磁带不清楚】。远离它。因为你们是鹰【磁带不清楚】永生神的灵。他们志向高远….。
28

耶稣说:“你们是一座城,被造在山上,给众人以光明。”而真正的神的教会是建立在志向上的,不会停留在某些组织里。它相信基督的能力和复活,他超越了我们这里的老鸡窝。没错。

一只老母鸡会建她的窝….看她们如何照顾它。他们给她洒水,然后脱水,或者【磁带不清楚】。他们给它撒上跳蚤粉。各种类似的东西。给它们做免疫接种。它们是什么?无非就是一个【磁带不清楚】,一个【磁带不清楚】的地方,一个属世界的地方,一个给病人住的地方,一切的一切。弟兄,一个从神的灵所生的人,不会完全接受那种的灌输,加入这某一个教会,那某一个圈子。他是由神的灵生的。一个自由的人要依靠它,要靠活神来看顾他,不管发生什么事。你最高的志向是为神而活。
29

老鸡会出去给她自己做窝。他们会给她建一个窝,一个很大的鸡舍,然后在上面围一大堆铁丝,在那里放上稻草,还有类似的一切。一只家养的鸟就是这样的。等到她孵出的小家伙们,它们对天上的事情一无所知。

但老鹰却飞上去,筑起了自己的巢穴。多少次我用望远镜瞭望在山顶上的它们。你应该观察老鹰,看她如何小心翼翼地筑巢。她会出去找大树枝。她会去像这样的小【磁带不清楚】,就像这样高,没有一个【磁带不清楚】,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接近她。
我很高兴,永生神的教会也是这样建造的。它建在世界上所有的东西上面。它是如此的高高在上,因为它们根本就不像它了。如果你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东西,神的爱甚至不在你里面了。没错。
30

然后这个老鹰要拿这些大棍子,她要把它们放在小缝隙里,她要围绕着它们周围【磁带不清楚】。然后她会去【磁带不清楚】。她把它们缠起来,把那个窝绑在一起,非常的紧,风根本吹不动它。神是多么看顾属他自己的啊!

然后,她会出去,为她即将到来的宝宝,她想让一切都真正的舒适。因此,当她杀羊或兔子的时候,她会把那些东西带进来。她会用她的喙,把兔子皮、羊皮粘进去,让它们变得真正柔软舒适。
当神把他的一个孩子带到他的看顾中时,他就是这样做的。他总是把窝弄得很舒适【磁带不清楚】,一切的一切,所有的重担都已经挪开了。当你重生的时候,你成了一只羊。神看顾你。
31

她多么肯看顾那些小家伙;看守着它们,喂养它们,照顾它们。她出去捕羊。她去抓到一条鱼。她看顾它们的饮食。而鹰吃的…属灵的鹰以永生神的道为食。“人活着不能单靠食物,而是靠每一句的道。”

人不能靠教派而活。他不能靠着信条,或祷告而活。他要靠神的道活着。“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每一句话。”所以他不再爱这个世界了;受够了这个世界。他已经出来了。他不是秃鹰。他是一只鹰。
32

注意,那么,过了一段时间,他等到了这个阶段,这些小鹰开始长出羽毛了。看到小鹰身上的这些羽毛,母亲是多么的高兴。又过了一阵子,它们成了相当大的羽毛。记住,它们还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个巢穴。而那只鹰妈妈决心让她的孩子们不成为鸡。它们没有鸡的习性。

我对此真很高兴,神的孩子….神借着圣灵决定了,他的被圣灵充满的孩子们不会是刻板的,结成宗派的,所谓的基督徒。他决定了那个。
当他们的羽毛长出来一点之后。到了一个时刻,就要开始他们所说的 “搅动巢穴”了。我观看过很多次了。有一天,老鹰妈妈会下来,她会看着这些小家伙,说,“好的”;她会让它们站起来。她会站在她的巢穴上。抬起她那双大翅膀,拼尽全力去扇动那个巢穴。为什么?因为过一段时间,她要带着那些小鹰去单飞。它们不会是只能在地上觅食的小鸡,
“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没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了。而….”
33

而她要给它们一次单独的飞行。如果那些羽毛松了,会折断它们的脖子的。所以她要用自己的翅膀,把它们身上松散的羽毛全部扇掉,然后才能带它们单飞。

弟兄,我告诉你,如果说五旬节教会需要被翅膀扇的话,那就是现在,把所有松散的羽毛都扇掉。没错。太松了,对世界上的事情太松了。所有这些教会,从一个到另一个都犯了同样的毛病。
注意,她必须把这些羽毛除掉。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就会折断自己的脖子。有太多松散的羽毛了。她有一套设备可以做这件事。她有两只大翅膀。神有设备来做这件事,无论是旧约还是新约。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你认为那些出生在岩石的裂缝中的小鹰,一直被它们的母亲遮盖着,当他们第一次感受到强大的风吹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34

但不管怎样,神都有办法用大能的疾风来搅动巢穴。即使是在五旬节那天,那场聚会或另一场聚会上,强大的圣灵狂风,将五旬节教会松散的羽毛扇了出去。你知道这是事实。你们浸信会,长老会,还有其他的人。你们需要把所有松散的羽毛都扇掉。你什么都不能说;他们会砍了你的脖子。

而你们这些姐妹们,在里面都没有必要去思考它。难怪你做不到。
呐,你拿一只老母鸡放在那里,她会解体的。没错。她受不了它。她必须是一只鹰,否则她会受不了的。你不能接受它。你必须重生,才能理解和看到超自然的东西。没错。
35

那只老鹰站在那里,她把那些松散羽毛都扇了出来。哦,弟兄,多美好的时光呀! 然后下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进去把那些羊皮,还有她插在那个窝里的东西都扔出来;用她的喙把它们扔到山上去。她已下定决心,它们不会是鸡。她要把那个窝弄得惨不忍睹,让它们不得不离开。

于是,我们使他们站在了荆棘上。每次你坐下来,都是一根刺。到处都是刺。每当你停下来的时候,都是一根刺。神这样做是有目的的。鹰妈妈想让他们这样。
36

你有没有注意到,当强大的劲风吹到你,你就开始进入神的里面了?你所撞到的每处地方都是刺。你试【磁带不清楚】见证【磁带不清楚】。你一告诉你最好的朋友,他就说:“哼!你成了个圣滚轮了,是不是?”一根刺。准备好了。你要飞翔了,这是我唯一能告诉你的事。神只是让你准备好。

到牧师那里去,说:“牧师,昨天晚上我祷告的时候,一下子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的生命被改变了,我觉得不一样了。”
“呐,打住,你不要去我们的教会里宣传这个。”又是一根刺。
他把这个窝弄得很惨,直到你不得不离开。你实在受不了了。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不能接受那个,这表明你从开始就不是一只鹰。
37

然后,过了一会儿,当他做了这一切….让他们都感到不舒服了,鹰妈妈就来到了巢穴上面。而你知道,其实小鹰还没有真的看到过他妈妈是多么大型的鸟。于是,她就上到了巢穴…你真应该见见它,这是一幕真正的戏剧。她上了巢穴,对着它们咕咕叫。用鹰的声音对它们咕咕叫。哦,听起来真好!然后,她伸展开她的大翅膀。“看到我有多大了吗?”

小家伙们开始说:“哦,妈妈!你真是一只伟大的鸟。”呐,有些老鹰能伸展从翅尖到翅尖14英尺长的翅膀。它们可以叼起一只小牛,然后把它带走。那只小鹰从来没有意识到它有一个如此伟大的母亲。直到它开始仰望她。她开始展示她的能力。
今晚你们很多人生着病坐在这里。你们这些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的人,医生无法帮助到你们,还有你们这些五旬节派的人,是因为神在向你们显示…带你们到那高处去。展开他的能力,说:“看我多伟大。”
有那么一天,神要带你飞翔。他想让你知道“你真伟大。”
你有没有在夜晚的时候到外面去观看太阳系?那些古老的小星星和月亮不过是昆虫大小。他羽毛上的一粒粒小尘埃而已。确定的,“你真伟大!”
你还会说:“他不能医治病人吗?”那是什么种类的牧师呢?
38

“你真伟大!”他要你看着他。为什么:他要带你去飞翔。他要给你一些东西。因为,你还没有厌倦了当一只鸡吗?你不想当鸡。我们就做鹰吧。

因此,她张开她的大翅膀,说,“看,我多伟大!”展示了那对大翅膀。“你看到我有多伟大了吗?”他们感受到那凉爽的风吹来。
这就是当一个人在神面前跪下来,圣灵开始在他身上运行时,他的样式。“你真伟大!你真伟大!”
“相信我!你能相信我吗?”
39

小鹰伸展着翅膀,说:“妈妈,我和你一样了。我准备好了。”她在她的巢穴上盘旋。她在她的小鹰上头飞来飞去。而每一只小鹰…她用那对大翅膀翱翔下来,每一只小鹰都爬了上去,把他的小爪子扒在她那大大的强壮的翅膀上。用它的小喙,叨住羽毛。用钳子都拔不出来的。就是这样。必须得要这样,才能持守住那些个小家伙们。

哦,称颂神!抓住神不变的手。两手空空无代价,只靠救主十字架。让世人随便称呼说:“圣滚轮、狂热分子、神医,”随他们怎么说吧。让我紧紧抓住神不变的手。把我的盼望毫无偏差地锚定。不是在任何教会的成就上,不在任何祭司身上,或任何传道人身上。而是将我的信心建立在耶稣基督的成就上,神的儿子,他让我从罪和死亡的律法中解脱了出来。肯定的。当我飞翔的时候,让我抓住他那不变的手。
40

过了一阵子,当所有的小鹰都聚集在她的翅膀上…我喜欢这样想。

前段时间,我去了印第安纳州的加里,这里的高德弟兄就是来自那里的。他们带我去参观工厂,钢铁厂。我想,“哦,这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在好奇它是什么样的。”
每个人都在他的长台子上工作,他的车床,你知道,铁屑掉落在地板上。一声小哨子吹响了。每个人都把铁屑从他的操作台上扫到了地上
我说:“你们要做什么,先生?”
说:“伯兰罕先生,你站在这里等着,你会看到一些东西。”
我说,“好的。”我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那哨子吹响了;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在所有的人都出去之后,他按了一个小按钮。我听到远处有什么东西来了,一声轰隆,轰隆,轰隆。
41

我想,“那是什么?”之后它过来了,从下面穿过。它是一个巨大的磁铁。当它经过那地板,沿着那条过道走下去时,所有的铁屑都被它吸过去了,掉到了化铁炉里。他们把它消磁了,它掉了进去,被重新塑造。

我说,“哈利路亚!”
他说,“怎么了先生?”
我说,“我说,’哈利路亚’。意思是 ‘赞美我们的神。’”
他说:“我没听说过。”
我说:“那东西要去到哪里?”
他说,“它是要被重新塑型和加工的。”
42

我说:“我在想另一个伟大的磁铁,有一天它会来的。它要取走我这个老【磁带不清楚】的身体,要把它重新塑造过来。”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为什么不是所有铁屑都被吸上去了?”

他说:“先生,其中有些是铝。它们没有磁。”
我说:“赞美主。”我说:“那块铁片呢,为什么没吸上去?”
他说:“它被螺栓栓住了。”
我说:“就是这样。太对了。”
哦,不要被消磁,也不要被固定在什么信条上。当他来的时候,在基督里是自由的,当他的灵把你升起来,你就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你被塑造成他自己的样式。
43

当我注意到这只老鹰的时候,我再次来观察她。她尖叫了三四声,真正的尖叫。她把她的大翅膀张了开来,她把那些小鸟接了起来,她飞上去了,升高,升高,升高,升高。空气越来越稀薄。如果它们不是鹰的话,它们会死的。但她知道它们是什么。它们是她自己的后裔。

如果神曾经给你一个应许,你在这里站立在那上面,他会给你呼吸… 气息来呼吸,他将给你恩典使你能站立。他会给你恩典。让我们踏上他应许的翅膀,看看他是否会做。
44

而且飞得那么高,在远远的空中。呐,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部分。当她飞到那里,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她把每一只小鹰都从翅膀上抖落下来。他们不是小鸡。他们必须飞。但是那些小老鹰,它们会头朝下,乱翻跟头。怎么回事?它们会混乱不堪,还有其他的一切。他们不在乎。他们在飞。你认为她会离开它们吗?不,先生,她只是把它们扔到一边,再开始观察它们。哦,我的天!如果有一只飞得掉了队,她就会把它接住。

奇异恩典会拾起他的,并再带他上去,进入那个…
45

哦,他是真实的。他既看顾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我可能不够正规。我可能完全不受欢迎,但我无论如何都要试着飞翔,有一个好的五旬节的庆祝,扇动我的五旬节翅膀,就在空中尽力的扇动。尽我所知地竭力地飞,去到看得见神的地方。而他依旧是一样的…为什么?

他不害怕。这是他的妈妈。他开始就是一只鹰。他不害怕。虽然他翻滚,头朝下了,如果他掉队太远,她会俯冲下去,把他托起来,并背负着他让他重新得力。他不怕我们。因此,他学会了如何飞行。
哦,和鸡【磁带不清楚】有多大不同啊。她只是带着她的属地捆绑在农场里走来走去,这就是她所知道的一切。
46

有一天,某人要让一只母鸡抱窝孵蛋。他只找来十四个蛋。母鸡一次孵多少只蛋?十五只吧,不是吗?他找不到另一只蛋,所以他们说他找到了一只鹰的蛋。他把那枚鹰蛋放在一只母鸡的下面。当所有的鸡蛋都孵化出来的时候,出来的是他们看到的最有趣的小生物,相比他们一直见到的小鸡来说。只是大约….。

这就是在教会里我们里得到他们的方式,大约一批出来一个。没错。他可能是一只长相奇特的鸟,但他是一只鹰。“哦,我们要去女士援助协会。”
“谢谢你,我不是很想去。”
“今晚你不想打台球吗?”
“不想去!”他们每一批大概出一只。这大概是他们的运行方式。
47

所以观看这只小老鹰是显得挺奇怪的。他会四处张望。它学不会那些鸡的习性。嗯,他们在粪堆里抓刨;他对此却一无所知。

这些人在下面喝一点社交酒,去观看赛马,看亚瑟-戈弗雷,看猫王和 “我们爱苏西”,却不去参加祷告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无法理解这些事情的。他们听见一种“咯咯,咯咯,咯咯,今晚到这里来。咯咯,咯咯,咯咯,我们都是基督徒。咯咯,咯咯,咯咯,这样我们就可以看《谁爱苏西》了。”
小鹰说:“我不懂那个。有种东西使我不想做这件事。”
我对此很高兴,你不觉得高兴吗?
48

“我就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做那个。”从一开始那就是一只鹰。他天生就是一只鹰。不管他是不是在母鸡窝里出生的,他是一只鹰。哦,我的天!他是一只鹰,因为他一开始就是一只鹰。他的生命就是鹰的生命。

所以老母鸡就在那里转来转去,在这些老旧死去的东西里刨来刨去,吃的都是不好的老尸体。小鹰就是受不了这种饮食,他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吃那些。终于有一天,他意识到了,在牧场里….他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一切都要那样,为什么他当时要在群鸟里面当那最丑的一只,和其他的鸟有那么大的不同。
49

老鹰妈妈恰好飞过农庄。她知道那是她的小孩子。她尖叫着说:“孩子,你不是一只鸡,你是我的!”

哦,我依然记得我听到它的那时候。你记得吗?“主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接纳你们。不要与不信的人混在一起。但要从里面出来。”如果说有一个分别出来的时刻,那就应该是现在。出来吧,把自己从世界的事物中分离出来。
那只老鹰说:“嘿,这听起来很真实。”也许他去教会【磁带不清楚】有人说,“阿们! 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这听起来刚刚好。这符合他的本性,你瞧。他一开始就是只鹰。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他转过他的小脑袋,开始向上看,环顾四周。说,“确定的!那是我应该去的地方。可是其他的人上不去那里了。”
他对老母鸡妈妈说:“有谁能上去吗?”
“不,你不要在我的鸡群中开始那种狂热主义。你不要在这里教它们那些东西。我们会马上把你赶出教会的。”
50

你知道的第一件事是,另一个复兴到来了。这里,老鹰飞过来;她说:“年轻人,你不是一只鸡。你是我的。上来。”

说,“嗯,妈妈,我怎么去那里呢?他们告诉我,我必须呆在这里。”
说:“你就跑起来扑腾你的翅膀,亲爱的,我会接住你的。”于是小少年试跳了一下,扑腾翅膀,撞在了农场柱子上,就掉进了五旬节组织中。从浸信会的教会出来,进入了五旬节组织。
老鹰妈妈又经过,她说:“少年,如果你不能跳得更高,我就接不住你。”
你得比你的组织升得更高。在超自然中,在神的圣灵中走出来。如果你是一只鹰,神已经得到了你的心,弟兄【不清楚名字】你的一切,去飞翔【磁带不清楚】。阿们!
51

鹰吃鹰的食物。哈利路亚!你们当不了小鸡。小鸡不能当鹰。你们是被神预定要成为鹰的。你们生来就是鹰。你们是鹰家族的一员。你们的灵来自神,他创造了天地,他创造了万物。他从无有之物创造了地球。

如果你是他的孩子,你就会对他所说的一切说 “阿们”。这是真理。而你站在他的道上。如果圣灵在你里面,它就会向神见证,你是他的孩子,没有什么信条或教派能让你远离神。你会去的,因为你是神的孩子。
哦,神的圣灵在这栋建筑上空呼唤,在人们上面呼唤,在我们中间行事。
在另外的晚上,他曾在这里说话,呼召,向人们表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今晚,他就在这里,以同样的方式。
52

让我们低下头一分钟。我想问你们一件事。如果你不是鹰,你想成为鹰吗?举起你的手。说:“神,请接住我的手,因为它举起来了!” 神祝福你。很好。没错。“使我成为一只鹰,主啊。我还没有成为他,但我想成为鹰。我想进入到宗派不能留住我的地方。”

我不是说,让你此刻从你的教派中脱出来, 你们浸信会的,卫理公会的,和五旬节派的。我说的不是这个。但你要在他们中间做一只鹰。还有其他的鹰在里面。
53

举起你的手,说:“神啊,接住我的手。今晚就在这里接住我,把我带到天上去。”确定的,他是神。你不【磁带不清楚】神的医治,因为你生来就相信它。有东西在你里面,说它是真的。

主神,收下这些举起的手。把他们从旧的巢穴里带出来,让他们知道,此刻在这里的神的灵,在呼召他们去走更深的路,去得着更大的经历;不只是把名字写在册子上这样的经历,而是要走出去;把名字写在五旬节的册子上,或者任何一种册子上,走出去。它意味着被圣灵重生。
神啊,今晚让圣灵的呼唤在他们心中回荡,进入深处。愿他们起来,被圣灵充满。有一天,当你来的时候,他们会因你的灵和你的恩典飞翔到天上去。奉耶稣的名,求你应允它。阿们。
54

你爱他吗?没有音乐伴奏… 或者,给我们起个调子:“我爱他。”有多少人知道它?让我们现在唱它吧。好的,“我爱他。”大家一起来唱。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清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们现在再唱一遍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清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磁带空白】
神圣的救主;
求你听我祷告,
将我罪过宽饶….
【磁带空白。】
55

当老鹰妈妈飞在她的小家伙上空,呼唤着,呼唤着,“上来吧,孩子!上来吧!”你会注意到。那是在叫你。伟大的圣灵,火柱,今晚来到这栋楼的上面【磁带不清楚】,“我的孩子,你是由我的灵所生的。”主耶稣在这里。

在这里有多少基督徒?举起你的手。举起你的手。举起你的手,高高举起你的手。神祝福你们。你们不需要祷告卡。我相信圣灵现在告诉我,他要向你们证明他是神,他就在这栋楼里【磁带不清楚】。我们不用祷告卡【磁带不清楚】。不需要它们了。我相信神现在定意要做一些事情。阿们。
56

你们心里有….有多少人是在那天晚上的聚会上,在这里,看耶稣如何做,他们….女人如何触摸他的衣服,他来告诉她【磁带不清楚】。

呐要有信心,要相信。哦,我只是…. 在我的…我无法告诉你。这是一个景象。何等的景象!控制身体的有五个感官: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听觉。但信心是第六感。你看不到信心、闻不到信心、听不到信心,但它就在那里。就像这个麦克风就在我面前,因为我看到了它。如果有一个人站在这里,我可以看到它。但是,我唯一能判断一个人是否能活动的方法,就是观察他。但在此刻这个恩膏中,我无论怎样都能知道。当他运行的时候,我可以说出它。你带着你的需要祷告。
57

这位神,现在就在这里,在我们所站的地方。你们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对你们是陌生人。如果神要在这里为你们做一些事情,就像他在他儿子里面所做的一样,在那里他应许过他要做的,你们有多少人会爱他,知道他是鹰,我们的心【磁带不清楚】。

神能看见你的手。我是你的仆人。他们也是。主啊,让它发生吧,好让他们知道你是神,而我在告诉他们真理。我也许不能像一个牧师那样,把讲道修饰得很好,但是,主啊,我确实认识你。而且我知道你在这里。主啊,帮助我。现在,你今晚说出道,送来【磁带不清楚】。你用你自己的语言讲道。奉耶稣的名,我们把自己交托给你。阿们。
安静地坐着。要相信。
58

有一个女人触摸了他的衣服。她走到会众席上。耶稣转过身来,说:“谁摸了我?”他的圣灵,我所说的圣灵,今天是一样的,活在他的教会里,那么他也要有一样的行为。他是圣灵。

你们现在有疾病的,祷告吧。明天晚上是我们正常的医治之夜;今晚也是。
过来这里。是的,先生。站在那里一分钟,你在这里站着。我不认识你。希望你没有祷告卡;你可能都不知道什么是祷告卡。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如果基督愿意向我启示你的问题,你会不会接受,相信你会得到医治,无论你需要的是什么?
坐在那里看着我的,你知道现在有事情发生了。如果是这样的,请举起你的手。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你。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但如果你能全心地相信,那心脏病已经离开你了。你有心脏病,不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像这样挥挥手。回去坐下吧。
59

对了,坐在你旁边的那个男人,也有心脏病,就在你旁边。没错。你无法向我隐藏你的生命,即使你曾经隐藏过。当我告诉那个人的时候,你也有了警觉。你能相信吗?没错。现在走你的路好了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如果这是对的,站起来,先生。就是这样。

我挑战你们来相信。哈利路亚。老鹰妈妈在向你们呼唤。你们中的一些人,相信吧。你们中的一些人,相信吧;凭着信心,要相信。
请保持敬畏坐着。不要乱动。会众席上有人。那个举手的小家伙,你也有心脏问题;今天有过一次可怕的发作【磁带不清楚】然后又有过一个。但这是心脏问题,先生;身体虚弱和紧张症。忘了它。回家去吧好了吧!
你远道而来,来这里的路上很沮丧。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会好起来的。别担心;【磁带不清楚】。我不了解你。神了解你。
60

坐在这里的这位年轻女士呢,正如此真诚地看着我?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吗?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这里的这个灵,这个在我里面的灵吗….你需要祷告,对不对?如果我能说出来,靠着神的灵,就像那个女人触摸到他的衣服一样,你也触摸到了他。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是吗?我对你一无所知。但你有脊椎问题。没错。你以前有;现在没有了。回家去好了吧。

你相信吗?
61

你们这边有些人呢?这边有人进入了信心。你全心的相信吗?你呢,坐在那里的女士?你举起了手,你需要医治吗?你,坐在那尽头的。我不认识你。据我所知,我这辈子从没见过你。你可能见过我,但我不认识你。如果神愿意向我解释,愿意让我知道你触摸到了他的衣服…发生了一些事情。除非那个天使就站在你的上面,我是不会对你说话的。那道光,你见过它的照片吗?嗯,这正是让你有这种感觉的原因。他就在你上面。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你。没错,如果是的话,请举手 ,表明我对你是陌生人。

【磁带空白。】你有一个奇怪的灵,那是你脖子里的甲状腺肿。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你来自一个比这儿低的地方。你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这是完全正确的,是“主如此说。”
你相信吗?哦,他既看顾小麻雀,深知我必蒙眷佑 。
所有相信他的人,站起来,将赞美和荣耀归给他。敬拜他!这是你敬拜的时刻。愿神应允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