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30E 在门外的基督

1

谢谢你们。若你们愿意,让我们保持站立一会儿来祷告。

主啊,我们感谢你,因为你已经给了我们这个荣幸,让我们看到神在人们中间的伟大运行。我们祈求你继续与这群人同在,愿这复兴永不停止。愿它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直到耶稣基督成为整个团体的王和主。主啊,今晚请医治所有的疾病。愿今晚这栋楼里不留下一个软弱的人。愿你的灵以这样的方式临到每一个人,使他们能看到主耶稣和他所有的应许在这最后的日子里对我们真实、清楚、简易。
2

主啊,当我们…今晚走上各自的道路,去往不同的家,主啊,你帮助我们。祝福我们英勇的萨利文弟兄和其他这些合作的传道人们,愿他们的教会从此火热起来。愿许多魂出生在神的国度里。所有这些举起手来的,站起来的,接受了基督的人,愿他们在某处的好教会中找到真正好的家,在那里持守住成为你爱的仆人,直到你召唤他们。

饶恕我们的缺点。如果我们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或者想了什么与你反对的事,请赦免我们,主。此刻我们请求你今晚再次为我们擘饼。愿我们围绕着这道有神圣的交通。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的。阿们。你们请坐。
3

我对维尔弟兄说:“这是我在美国为主我们的神举行过的最伟大的聚会之一。”当然,在人数上不是最多的,但在彼此交通、合作上却是最多的。每个人似乎都是一心一意的。这就是圣灵能运行的方式。

我真希望我们能有一个月这样的时间,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待到它结束。如果神允许,并且它也是你们的愿望的话,我希望有时间能回到你们这可爱的城市与你们这些在俄亥俄州的很好的人在一起。【会众鼓掌】谢谢你们。这让我感觉真好,很受欢迎。
4

我希望当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不会像这次一样疲惫,声音嘶哑。我从现在起大概有三个星期的休息时间,然后再进入一个稳固的月份,其中有两天,我相信是这样的,或者是有三天,都会是在新英格兰州。

5

呐,若主愿意,在这个聚会之后,我们继续向杰斐逊维尔,我们的家开进。那将是我最后一次聚会。我相信下周日是复活节。那是我到25岁的时候,你知道的。所以… 【会众鼓掌】谢谢你们。

相信主会祝福我们的。内维尔弟兄,你们自己会堂的人…若主愿意,周日早上在会堂我们将为你们在周边的人举行一个复活节的日出聚会。然后会有一个关于复活的信息,然后会有一个医治聚会。我们希望周日早上在会堂度过主真正祝福的一天。我们相信你们在俄亥俄州和不同的地方,也会有一个伟大的时刻,周日早上,还有从现在开始的每天早上直到我们在空中见到我们的主。
6

对我们的萨利文弟兄和所有合作的传道人们,我要衷心地感谢你们。我为我自己和我同来的人感谢你们。能和你们弟兄们一起服侍,能有这样美好的交通,是我的荣幸。

还有你们这些来自全国其他地区的传道人们,还有你们这些教会成员,神的儿女们,你们是如何用你们的信心和金钱来支持我。比利在过来的路上告诉我,所有的开销都会被付清。不会欠任何东西。主已经祝福了我们。还有维尔弟兄想感谢你们为他自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爱心奉献。我也要感谢你们为我的爱心奉献。我非常感激。而且我相信神会百倍地报答你们,这是我真诚的祷告。
呐,我们想说,我们很感谢大家让我们使用这个礼堂。我不知道他们的代表中是否有学校的人在这里。我当然全心感谢你们,我相信每一个从这所学校出来的学生都会找到基督作为个人的救主,这将是我伟大的、真诚的祷告。
7

呐,请为我们祷告。如果是神的旨意,在这些聚会之后,我马上要去海外,去非洲,和外国的许多不同的地方。你们要为我祷告,好吗?而当巫医来挑战,风吹得很烫人,迫害是强烈的,我可以想起你们在康纳斯维尔的祷告…我的意思是,不是康纳… 你们在米德尔顿为我祷告,好吗?【会众鼓掌。】好的,谢谢你们。我会为你们祷告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神祝福你们。

我相信维尔弟兄说,当我进来…我告诉比利,他们今晚给了他一点赞助,让他可以跟我去海外。比利要我向你们每个人表示感谢。我们很感谢你们。我们会全心的去做正确的事情。你们把信心放在我们身上,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在世人面前活出基督徒该有的样子,花他的钱,做那正确的事,只要神给我们恩典去做。
8

现在,我想读一些经文。作为闭幕的经文,本来有一些主题是我希望在这周讲的。我没有讲到它们。特别是其中的一个“来看一个人,”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小题目;“你相信这话吗,”“对磐石说话,”“墙上的字迹,”还有“教会在大灾难前离开,”“如鹰搅动她的巢穴。”我的喉咙不行没能讲。所以我不得不取一些业余的小题目。而你们一直都很友好地忍耐着我,很长时间。知道你们单单听我讲已经是需要忍耐了,何况是听我用沙哑的声音传讲,让它变得比以往更糟糕。非常感谢你们的信任。

9

现在让我们…每当我看到手帕和其他东西摆放在周围….我们为手帕祷告。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工。现在,如果你没有把你的手帕放在这里,而你想让我为他们祷告,没问题,你只要把它们寄给我们…或者,只要寄到…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邮政信箱325。不需要任何费用。如果你不想写邮政信箱,就写“威廉-伯兰罕,杰弗逊维尔。”它一定会送到我那里。

那么我们会寄给你一块我们祷告过的小布条。你把它夹在你的圣经使徒行传19章里。孩子生病了,你说:“神啊,这代表着为我所作的信心的祷告。”然后写下你的见证。我们真的是有这样奇妙的医治。我们也很乐意这样做。
不,我不是想要得到你们的地址,朋友们,因为我很难找到人来写回信。我也没有任何节目需要赞助或什么的。不是的。我们真会把它寄给你,绝对免费。有什么我们能帮到你们的,尽管告诉我们。我们会很乐意去做。
10

呐,在就近这道….之前。嗯,我们就再来祷告一下。主神,我们要就近的是你的道。没有一个人,无论他准备得多好,他完全不足以处理神的道,因为当我们在经文中诵读的时候,这道是不可以由私意来解释的。它已经被圣灵启示出来了。我们祈求圣灵今晚来解释我们所要读的道。将种子深深地植入人们的心中。使我们说出正确的话,听正确的话,使神得到荣耀。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儿子,主耶稣的名祈求的。阿们。

11

今晚我想读启示录第三章第二十节。这是针对我们现在所处的教会时代,老底嘉教会时代的。你们很多人,当你们回家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一章读完。但我想读一读第二十节来取出一个题目。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的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这是个不寻常的题目。它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有人在叩门的画面。我真是想不起来那艺术家是谁了,他用了一生的时间画了那幅基督叩门的画。但是,这幅画画完之后…你知道,任何著名的画都要经过评论家的走廊,才能进入名人堂。
教会就是这样。教会,首先要经过评论家的走廊,然后才能在被提的时候被带到神的名人堂里去。凡是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所以你瞧,你一定要经过批评;你要被取笑。没有别的路径。
12

所以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当他画了这幅画的时候,它正在通过评论家的点评。一个评论家,他说:“先生,你的画是一幅很好的画,但是你在画的时候忘记了一件事。”

艺术家说:“先生,我忘了什么?”
他说:“你画的是基督。他的画… 他的画像看起来很好,这房子确实看起来像某人的家,但门上没有门闩。所以他在敲一扇没有门闩的门。”
艺术家说:“哦,不,先生。你瞧,在这个情形下,门闩是在里面的。”
这是真实的。门闩在你心的里面。不管你看到多少,或者你说你相信多少,你有多虔诚,你必须打开你的心来接受他。没有人可以为你打开它。你的祭司不能,你的牧师不能,你的妈妈或你的爸爸不能,你的姐妹或兄弟不能;你必须独自做这件事。
13

而今晚这段经文,是针对老底嘉教会时代,也就是最后一个教会时代的。你有没有注意到根据经文…这可能和很多人的神学不一致,这没关系;我可能是错的。很多时候我都是错的,毫无疑问。但按照我所相信的:那最后一个教会时代,我们现在就生活在其中。

如果你愿意观察教会时代是怎么出现的。一个是光明的,另一个是远一点的,暗一点的,然后是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代,然后是路德,然后是卫斯理,然后是五旬节。
耶稣站在七个金色灯台中间,这七个金灯台代表七个教会时代,他双手伸出来,代表的是阿拉法和俄梅戛,首先的和末后的。当然,最高的灯台是最黑暗的。而在这最后一个教会时代,本应该接受的是和第一个时代一样的亮光—从阿尔法到俄梅戛。但是可惜的是,在圣经里,我们在这里被警告说,他说:“因为你们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你看到今天教会的状况了吗?
14

前排座位上坐着的这一对瘦小,很老的,干枯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是我的朋友,基德森弟兄和姐妹….或者基德,我相信是的,他在我出生之前就在传福音了。如果我今晚把他们叫到这个讲台上,让他们告诉你们一些他们的经历,沿着这条线走下去,他们曾挨饿,被踢出城市,为了福音的事工被赶出那地方。他们会告诉你,今晚的教堂和它所有的精美装饰和高高的尖顶,比当年冷淡了一千倍。你应该找时间邀请这对瘦小的男人女人来你的教堂。让他们给你讲讲五十年前,早期的故事。

但我们认为,我们现在的生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其实我们现在的情况比以前更糟糕。他说:“因为你们说:’我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是什么呢?我们有最好的传道人,光鲜的学者,最好的建筑,最好的长椅,最好的管风琴,还有歌手,训练有素的声音。
15

我一上来就听到了好听的四重唱。我喜欢老式的歌唱。我认为没有什么比真正的好歌声更美的了。而我讨厌听到一个训练过度的声音。我不喜欢听到有人想要唱歌,得憋着嗓子唱到脸色发青,然后就发出某种吱吱的声音。你不是在为神的荣耀而歌唱。你是想看看你能憋多久的气。

我喜欢老式的,发自内心的,五旬节派的唱法,双手举在空中。如果你唱歌音不准,我想这才是真的天籁之音。在心里唱歌,向主作旋律:那是神要的,从你心里发出来的那种。如果你不会唱歌,就向主发出喜乐的声音。经文是这样说的。
16

呐,我们也注意到,他说:“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如果一个人在大街上,他是困苦、可怜、瞎眼、贫穷的,如果这个人知道,他就会想办法把自己藏起来。如果他赤身裸体,他就会努力去找一些衣服;他就会努力让事情变得更好。在街上看到一个自以为穿得很好的人,自以为很有钱,他什么都不缺,赤身裸体,很可怜—只有足够的宗教信心去生病—却不知道,那将是最可怜的景象。
然而,我们被告知,五旬节教会在最后的日子里会是这样的状况:财物增加,成员增加,这都是对的;我一点儿也不反对它。我为它感谢神。但是我宁愿在一个宣教团里,打着手鼓,周围有六七个人,有神的灵在那一小群人里面运行,也不愿意有全国最好的教堂,有的只是一群是形式化的成员。你知道那是真的。
17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呐,他说:“我劝你。”知道什么是劝告吗?就是当男人们坐下来,彼此交谈。坐下来谈一谈,就像你和你的家人,就像你和你的雇主,就像你和你的朋友。坐下来谈一谈。

哦,这就是神今晚要的,就是坐下来和他谈一谈。只要和耶稣谈一谈,就会使事情变得正确,就会好起来的。我劝你到我这里来,买些眼药,使你能看见。
18

你知道,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在肯塔基州,我们有一个旧的木板房子,上面覆盖着木板瓦,不得不拿一块帆布,把它盖在我们的脸上,以防止雪落在我们的眼睛里。而我们这群小伯兰罕,就像一群小负鼠,大约六个或八个人在同一张床上,我们会得重感冒。

我不知道你们的小婴儿有没有得过它,我们的眼睛总是糊着“东西,”我妈妈这么称呼它—眼皮粘在一起—当我们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们会大声叫妈妈。我们没法睁开眼,因为我们得了重感冒。
而我的爷爷是一个浣熊猎人。他猎杀浣熊。他用浣熊熬出油脂装在盛浣熊油的小壶里。每当我们眼睛发酸,或者因为严重感冒而眼睛里有“东西”糊住时候,妈妈就会去拿浣熊油,然后揉进我们的眼睛里,这样就可以把严重的感冒赶走,把眼睛里的东西赶走。
19

这种浣熊油可能对自然的重感冒有效,但对进入了寒流的教会染上的这种重感冒就没用了。你必须让神的圣灵眼膏来涂抹他教会的眼睛,把所有的冷淡从你的眼睛里弄出来。我们最近在教会里有一些寒流,让你得了重感冒,你的眼睛就糊上了。

你知道,那些人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所有这些寒冷的咒诅穿过教会,让你的传道人离开墓地……或者,神学院,(对不起)。我告诉过你们,我一开始嗓子就哑了。嗯,都是同一个地方。没错。
20

如果说我曾经为什么感到遗憾的话,那就是一只孵化器里出来的鸡。你知道,你把一只小鸡… 蛋,放在孵化器里,你可以自动把它孵出来。可怜的小家伙除了 “啾啾”,什么都不知道。

这总是会让我想到神学院的传道人,用大机器把他们孵化出来的方式。而那只小鸡会啾啾,啾啾,啾啾,却没有妈妈可找。这就是一个孵化出来的传道人的样式,他们除了神学一无所知。“我们是卫理公会的,我们是浸信会的,我们是什么什么的。”哦,真是羞耻。
但神说:“听我的劝告,我会给你一些眼药,让你眼睛张开,你就能看到你是困苦,可怜,瞎眼,赤身的,却不知道。”除非你的眼睛张开,你永远不会意识到这一点。你得把眼睛睁开。
21

呐这是一个立着的画面。在这一切的景况中,而耶稣说:“我站在门外叩门。”呐,一个人敲别人的门是为了什么呢?他在叩门,因为他想得到入口。他想和你交谈。他想给你忠告,把事情谈开了,或者为你做一些事情,或者问你一些事情。

从古至今,有许多伟人站在某个门口。例如,如果在凯撒的时代—凯撒,奥古斯都凯撒。如果他走到一个农民的家叩门【伯兰罕弟兄在讲台上敲击。】,那个农民会走到门口,那个贫穷的人,他看到那个伟大的凯撒站在门口。他就会脸伏于地,他说:“哦,伟大的凯撒,请进到我家里来。你给我带来了荣耀。请进吧。如果这里有你想要的东西,你就拿走吧。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因为你来敲我的门,是我的光荣。”
22

或者说,如果一个德国士兵,一个小脚夫,若干年前听到敲门声,当他开门时,站在他家门口的,是伟大的德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那会怎么样?这个小伙计打开门,会看到伟大的希特勒站在那里。他会用他的德国式敬礼来示意。并且毫无疑问,会带着喜悦,眼泪从脸颊滑落下来,他说:“伟大的德国元首,你来到我家我很受祝福。请进吧。如果这里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你尽管拿去。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事,我会很乐意去做,因为你是德国最伟大的人。”

或者说,如果今晚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来到米德尔顿最优秀的民主党人的门前。你会觉得很光荣。为什么?他是美国总统,他是全国最伟大的人之一。你们可能在政治上和他有不同意见,但你们这些优秀的民主党人都希望艾森豪威尔总统能到你们家做客。你们会说,“请进,艾森豪威尔先生。我不配让你到我家来,但非常欢迎你来我家。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只要告诉我,我就会去做的。”
23

或者就在最近英国女王访问了美国。如果她来到米德尔顿或者你们的某个城市,到你们家去,会怎么样呢?你听到了敲门声,你走到门前,她会说,“我是英国女王。”

哦,我的天!你会说,“欢迎您来,殿下。如果我家里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你可以拿走。”虽然你不是她的臣民。但因为她的重要性。她是女王,而且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王,就国家而言,最强大的女王。有英国女王登门拜访,你们中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觉得很荣幸。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如果她这么做了,第二天电视就会报道;报纸也会报道,英国女王谦卑自己来到了你家。
但是,哦,谁比耶稣更重要呢?有谁比他更伟大呢?又有谁比他更会被拒之门外呢?你想一想,就这么一会儿。他每天被多少万颗心拒之门外?有谁比他更重要呢?
24

如果女王可能很想要你的某样东西…我们尊敬的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可能会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但耶稣却要在他的呼召中,给你世上最好的东西:永远的生命。

哦,这个残酷的世界。它说:“给我们巴拉巴,把耶稣带走。”这句话很好地表达了它自己。今晚他们也会这么做。如果没有法律禁止,他们还是会杀人。圣经说他们会这样做。当它拒绝耶稣时,它就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25

呐,耶稣可以叩击你的心。如果你去把它告诉你的邻居,他会说:“呐,等等,等等,等等,你要走火入魔了。”如果你接受它,他们会批评你,取笑你。如果报纸上有任何关于它的说法,它会被挑剔的;你我可以打赌。

谁更重要,是英国女王,还是主耶稣基督?我们感谢我们的报纸,但如果我们在报纸上刊登有关这次复兴的事情,你得花钱,然后在写出来之前还要经过审查。而报纸是干什么的呢?让公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就是新闻自由的目的。
而耶稣这周在这里拯救了数百人。许多人得到了医治,从轮椅和小床上下来。心脏病、失明、疾病都离开了人们,而人们对此却没有任何评论。但记住,在荣耀的大账本上,每一点都写出来了,并且荣耀地公布在天使和在上面的人中间。
26

在门外叩门。“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现在你说,“伯兰罕弟兄,很久以前我已经做了。我很早以前就让耶稣进来了。”好多人都这么说;但是,弟兄们,姐妹们,当耶稣进来的时候,你愿意让他做你的救主—这很好,我很欣赏那个—但是当他进来的时候,他想要受到欢迎。他要做你的主。主是“统治权、所有权。”他进来,不能做主,掌管你的生命,而却得把最好的东西给你。你愿意让他进来;你不想下地狱,但是你不让他做你的主。你让他做你的救主,却不让他做你的主。

那么我发现在人的心里有很多…他开了一扇门进来以后…你会不会觉得我家很欢迎你,如果你敲门,我说:“请进。”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可以随意吗?”
“哦,不,你就站在这里。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如果我去你家,你把我让进来,说,“伯兰罕弟兄,欢迎你进来。”哦,我会进来,脱掉鞋子,坐下来,把脚放在椅子上,出去到冰箱里给我拿点吃的,去躺在床上吃。那么你说我受欢迎,我就真觉得很受欢迎。
27

而当耶稣进来的时候,他想要受欢迎。但我们心里有一些秘密小门,心里小小的门,我们不想让耶稣进来。耶稣进来以后,到了人的心的右边,有一个小门叫 “骄傲。”“哦,我愿意接受他做救主,但是你不要试图告诉我,我必须穿成什么样,我必须怎么样行。哦,如果我必须让我的头发长出来,如果我必须停止抽烟,或者戒掉去台球室,我不想和它有任何关系。”别担心;他不会久留的。骄傲。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心门,叫 “你自己的私生活。”你不希望任何人在那里指手画脚。“我过我的日子。我做这个,做那个,或者其他的。我做什么不关别人的事。”你没听过这句老格言吗?但我告诉你,你不属于你自己。你是花重价买赎回来的,你属于神。你没有权利拥有自己的私生活。神应该知道一切,他也确实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他应该有权利进入那扇门。
28

还有一扇门在里面,那扇门叫“信心。”哦,那是一扇相当重要的门。你说:“呐你瞧,哦,我已经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但是我不相信今天是神迹奇事的日子。我就是不相信。”耶稣想进入那扇门。如果他能打开那扇门,站在那里作主,弟兄,你就会相信神在他的书上写的每一个字。但你怎么能做得到呢,当你拿来了一些教会的规条粘在门上。“离我远点,耶稣。不要试图告诉我任何旧的东西什么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可以站在那里。我不想下地狱。我想在教会里受欢迎。但你不能控制我,因为我更清楚。我是个科学家。”

29

让我想起了有那么一天,我在山上放牛。那年秋天我去猎麋鹿,在很高的地方。暴风雨还没有下来把麋鹿赶到低处平地。大约有35英里的路程,除了我和向导之外,没有其他人,而他去了另一条路。我们打算在三四天后见面。只是想看看神如何行事。之后就来了一场风暴。每年10月左右科罗拉多州都会下一阵子雨,然后会结冰,然后会下雪,然后会下雨;阳光会格外灿烂。这样一个风暴来了,席卷者刮着。我躲在一棵树后面,站在那里。风暴过后,我走了出来,倾听着,我听到了公麋鹿开始穿过山谷在鸣叫。

罗伊-罗伯森弟兄,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风暴把鹿群驱散了。哦,只是听到这叫声。我已经开始流泪了。在往埃塞尔溪走的路上,我听到一只郊狼开始叫喊,伙伴们在山谷里回应着。
我的母亲是半个印第安人,我的归信从来没有把它从我身上带走。哦,我爱大自然。我就开始哭泣。我注意到太阳落山了,从岩石的缝隙里照出来,映在冻住了的常青树上,它居然形成了一道彩虹。我说,“哦,那是他。有七种颜色,七个教会时代—阿拉法和俄梅戛,起初的和末了的。”
30

我高兴得几乎要痉挛了。我跑来跑去,跑来跑去,绕着树跑,用尽力气,大声尖叫。如果有人在外面,他们会以为树林里有个疯子,以为我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但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是在崇拜造物主。我又看了看,绕了绕,又绕着树走了一圈。我想,“哦,在这里真好。”建三座帐幕可能很容易。当我站在这里时,我想,“哦,伟大的耶和华,你真伟大。”

然后我听到了一只小松鼠的声音。我不认为这个州有这种松鼠。这是一个小的,这么长的一种喋喋不休的小东西,小灌木丛样的尾巴。它是森林里的蓝衣警察,是你听过的最吵的东西。它的小脑袋歪着,坐在一个老树桩上,只是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我想,“小家伙,你怎么这么兴奋?”我就在纳闷是什么…但我发现他并没有看我。他把他的小脑袋侧过来,往下看。
31

我注意到风暴把一只很大的老鹰吹到了下面—很大的棕色老鹰。他从倒了的树枝下走出来。他跳到那里,打量着我。我想,“神啊,什么….我喊的时候是不是太大声了?”我想:“你是怎么看我的?你觉得我是疯了吗?”他一直在动着他的大翅膀。我想:“那么,主啊,你为什么要派那只鹰来,阻止我喊叫,赞美你呢,伟大的造物主,他创造了那道彩虹。”我想,“当然,这一定是为了某种目的。”

当我看着他的时候,我偶然注意到…我说:“哦,伙计,你知道我可以射杀你吗?”那双灰白的大眼睛望着我,又回过了头去。他并不害怕我。因为我注意到他在动他的翅膀,看看每根羽毛是否都在原位。我想:“就是这样,主啊。他并不害怕。只要它的翅膀还能正常工作,它就知道在我拿枪之前它就能飞到树梢上了。”
如果神给老鹰一双翅膀,他里面就有信心摆脱麻烦,那么一个从圣灵出生的人又更有多大的信心呢?只要我们知道基督在这里,世界说什么,或者别人说什么,又有什么不同呢?
32

我看着他。他不怕我,而且他也不怕那只小松鼠,老花栗鼠,小松鼠,甩着小尾巴叫。过了一会儿,他就听够了。他跳了一大步,扑腾了两下翅膀,就到了林子边外面了。然后我看着它,它并没有一直扑腾,它真是知道如何展开起它的翅膀。每当风从峡谷里吹来,它就会飞得更高,更高,更高,直到它变成一个小点。我站在那里哭得像个孩子。

我说,“就是这样,主啊。”不是从卫理公会跳到浸信会,从长老会跳到路德宗;也不是从一个医治聚会跳到另一个。只是在圣灵的大能中,展开你的翅膀,你的信心的翅膀,当一波的气浪袭来时,就乘上去,乘上去,乘上去,直到你听腻了这叽叽喳喳,叽叽喳喳,那叽叽喳喳。“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他们是一群圣滚轮,他们什么都不是。”只要在他的能力中展开翅膀,展开圣灵的大翅膀乘着风离开这里。哦,那信心的翅膀,真知道怎么展开它,当圣灵开始进来的时候,就跟它一起飞翔。强风又来了,乘上去。
发生的第一件是,就是你再听不见那个邻居说:“哦,你要成一个圣滚轮了。你从来没有得到过医治。”你会乘着风,越过所有这些老批评家。“叽叽喳喳,这里叽叽喳喳,叽叽喳喳,那里叽叽喳喳。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从来没有人被医治过。你给一千块钱,谁都可以这样表演。”你只要转过头去,乘着风离开它。
33

他想站在那扇门里面。那里还有一扇门。那就是你的眼睛,你眼睛的门。如果他能让你的眼睛打开。

就像我刚才告诉你的那样,教会得了一场灵里的感冒。在灵性上的寒冷期,一股小寒流来到了他们的背上。他们的眼睛发酸—寒冷进来了—神的孩子。他们需要圣灵好好的膏抹,把药膏涂在他们的眼睛里,让他们睁开眼睛看到神的荣耀。
教会不能理解。这美国的人们,弟兄们,示巴女王会在她的日子里起来,定这个时代的罪。约拿会起来,谴责这一代人。我们已经习惯了所有的东西都预备好了,放在盘子里交给我们。我们要的是娱乐。如果教会没有一大堆的社交舞会,和邦科游戏,还有社交聚会,野餐,和鸡汤晚宴…那就太可惜了。我们需要打开眼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正确的圣灵油脂—一个好的充满。
34

我们以前有一辆旧货车。它老是吱吱作响。每次我们开动它,它就会吱吱响,因为所有的辐条都是干的。每次你开始滚动它的时候,它就开始吱吱响,很颠簸,持续这样。但你知道,最好的办法是把车厢拉进水里,让它浸在那里,直到它膨胀起来。然后它就会变得很紧,它就不会再吱吱作响了。

教会今晚需要的是真正的泡在充满鲜血的泉源中后拉出来,从以马内利的血管中吸取,在那里,罪人浸泡在血泉之下,洗掉了他们所有的罪恶污迹,呆在那里,直到他们被圣灵如此充满,变得如此紧实,他们不再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说,“奇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们承受不了那个压力。他们会把我们当成狂热分子轰出去的。”你管众人会怎么做呢?让众人把你赶出去吧,神会把你领进来的。眼药就在单子上。
35

仔细听好了,因为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人们,美国人,意识不到他们拥有什么。已经有葛培理,杰克舒勒,奥洛罗伯茨,许多的伟人奉差遣来到过我们的土地,都是神伟大的仆人—还有很多,然而我们却去了更多的酒吧间,喝更多的威士忌,抽更多的香烟,教会每年离神越来越远。为什么呢?你们见过奇事。你们见过神迹。你们看到了他复活的迹象。你们看到了他医治的能力。你们看到了天空中的迹象。

36

不久前,我和比利进入印度的时候,我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上面写着…什么事情发生了,就在那场地震到来的前一天。而印度没有像我们这样的铁丝栅栏。他们有岩石围栏。在地震到来之前,所有在那些石头围栏和那些大建筑里筑了巢的小鸟都飞到了树林中间。所有的牛和羊,通常站在那些围墙的周围躲避太阳,他们都在太阳下跑到田野中间去,站着不动了。神给了他们一种本能,让他们事先知道要远离那些围墙。就像他在挪亚的时代一样。

如果它们凭着本能,能够知道毁灭就在眼前,那么教会在接受圣灵的洗时,就更应该能够这样做。但我们没有看见它。
37

有一次,有一个人要下到海边去休息。他对他身边的人说:“我想下海边去休息。我还从来没有去过那里呢。”

在他下去海边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老盐”,从海里上来。这个老盐,就是水手,对他说:“先生,你要去哪里?”
他说:“我下海边去。我从来没有见过它。我下去休息,”他说,“闻闻它的海水味,看咸味的大浪拍上来,白色的泡沫裂开来,感受咸咸的空气的清爽,听野鸥在海面上鸣叫。哦,我相信,”他说,“一定会很安逸的。”
老水手说,“你看,先生。”他说,“我是在那片海出生的。我是在那片海里长大的,我不觉得它有什么值得激动的地方。”为什么?因为他在海里呆了这么久,他已经习惯了它,它不再给他带来刺激了。
38

这就是五旬节教会的问题。它看到过圣灵的洗冲击着它的人们。它看到过她们从街头流浪者变成了虔诚的女圣徒。它看到男人从… 醉酒的、酒鬼中间走出来,成为传道人和绅士。看到过神的大能,在神迹奇事中运行和行事,直到它变得如此普通,直到五旬节教会都不愿意过条街道去看神的荣耀。它太普通了。

但你要记住,会有一天,你会从东边到西边,从北边到南边,试图找到它,但你再也找不到了。圣经上是这么说的。
他对我们太好了。
39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这个国家从房顶到柱子,从东到西、从北到南都被震动过。它有过每一个圣经记载过的神迹:死人复活;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瘸子行走;圣灵彰显了所有九种属灵的恩赐。大复兴改变了人的魂,成千上万人归信了基督,现在居然到了一个地步,它变得冷却了。

它有了大教堂。它没有受到什么大的迫害。人们拥有了很多钱。他们去买宏伟的,大型的,好的教堂,把火从讲台上取了下来,放在地下室里去了—就像其他地方的教会一样。哦,我们真是不知道他一直对我们有多么好。
40

在印度,我看到那些小妈妈们,她们站在街上,隆起的肚子里怀着孩子,说:“请喂喂我的孩子,就算我死了,也要让孩子吃饱。”没有东西吃。

我我收集了大约有一千五百元钱。我没有把它捐给那些机构:一个嘴里叼着一根大雪茄的人,还戴着一个五百元的戒指。我给的钱,我自己拿去给。那么我知道当我向神做出交代的时候,那是事实。
而我大约有一千五百块钱,我换了一些卢比。我到街上去给那些需要钱的穷人。他们不得不找来民兵把我弄进去。我和比利站在窗前,那些可怜的母亲和孩子们奄奄一息;他们会像堆积的木头一样死去,然后把他们带出去,放在焚烧场里烧掉。没有约翰福音14章;不知道他们是谁。就把他们扔进去火化了。就这样。他们死在街上。
41

我们会把那些钱投下去,他们这些可怜的麻风病人没有胳膊,哭着跑到街上去弄一点咖喱吃—好臭。他们没有胳膊;有的还要在街上舔,他们在那里拜牛和那些东西,又脏又臭。

你的意思是说,一个公正的神可以站在这里让我们做我们现在的事情,还能让我们过关吗?如果这个国家不接受审判,神就该把所多玛和蛾摩拉复活,并为烧灭他们而道歉。我们已经走到尽头了,朋友们。我们所有的原子弹和一切都无济于事。只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那就是在基督里。我们已经到了尽头。神展示了他的伟大迹象。他对我们很有怜悯,但我们却认不出来。哦,愿神能打开我们的眼睛。
42

在南方,我们有一个老黑人牧师在那里,那是一个很好的老伙计。有一个和他一起打猎的老男孩。他的名字叫加百列,但我们叫他加布—在路易斯安那州。他是个好人,但我们无法让他在主的面前归正过来。牧师试过了;他的妻子和母亲为他祷告了。但老加布就是不想进入队列。然而他喜欢打猎,牧师也喜欢打猎。有一天他们去打猎了。老加布连谷仓的边上都打不到,但那天他打到了很多猎物,那天晚上在回去的路上,兔子和鸟儿都挂在他的身上,当他蹒跚地跟在牧师身后,把枪扛在肩上时,他看着所有的鸟,还有兔子和他猎到的东西。绕过一条熟悉的老路,他看着太阳下山。他拍了拍牧师的肩膀,牧师转过身来,说:“你是不是拍我了,加布”?

他说,“是的,牧师,我拍了你。”
他说,“加布,你哭了。”他说,“怎么了?”
43

他说,“牧师,你看到那边的太阳下山了吗?”

说:“是的,加布。那有什么不寻常的?这些年你都见到夕阳。你是在这个国家出生长大的。”
他说,“但是,牧师,我意识到,我的太阳也在渐渐落山了。”他说,“牧师,明天是星期天,早上你会发现我在的悔改者的长椅上。然后,我会在后面我妻子旁边给我自己找个位子,我要成为你教会的一个忠实的成员,直到神召唤我离开这个世界。”
牧师说,“很好,加布,你知道我很喜欢听见这个,只有神知道我是多么高兴。”他说:“但是,加布,你的妻子一直在忠实地祷告;你的老母亲在离世之前,她曾忠实地祷告;你的爸爸也是如此。我曾和你一起打过猎。我曾在你家吃过饭。我和你一起祷告过。但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
他说:“牧师,你就看看我打到的猎物。”他说,“你知道的,牧师,我—我不是一个好枪手。”他说,“我—我什么都打不中。”但他说,“你知道神一定是爱我的,否则他不会给我这些猎物。”
44

就是这样。神爱你,否则他不会给你这些东西。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他对美国的怜悯吗?他给了你天堂里最好的东西。难道你认不出来吗?他不需要回来做他做过的事情。他不必做这些事情,但他这样做是因为他爱你。他不需要医治病人。他甚至不必拯救你的魂—你可以继续受折磨。但他爱你,他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你,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当我们低头祷告的时候,你不愿意想想他的恩典吗?我们的姐妹来给我们起个调子。我要感谢你,姐妹,你和基德弟兄,感谢你们这周的友爱,还有主持人和所有的人。
哦,那甜美的,古老的风琴音乐…我被提的魂将在河那边找到安息。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
45

不知道今晚在座的有多少罪人,快来认识到神对你的好。前几天你差点出了那场车祸,那是他救了你。你还记得当孩子病得很重,妻子病了,医生说:“嗯,天哪,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挺过来。”但他们好了。那是什么?那是神的怜悯。老板不得不裁员,但他没有裁掉你。这就是神的怜悯。他离你这么近,对你这么好。你难道认不出是他吗?

你愿不愿意快点举起手来,说:“赦免我这么的迟钝。”神祝福你,年轻人。神祝福你这里的孩子。神祝福你,没错。哦,我的天。要知道,神一直对你很好。你们这些教会成员怎么样? 一直是如此冷淡和古板地反对他。但你们听说过聚会,神对你们很好。如果不是神对你们好,你们今晚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这里有坐在轮椅上的人。如果不是神对你这么好,你也会坐在轮椅上的。我相信今晚神会对这些人好,让他们离开轮椅。这些拄着拐杖的、残废的、生病的、受苦的、瞎眼的、心脏有问题的….。
46

你为什么不举起手来,说:“愿神此刻怜悯我。我知道我错待了你。我没有站….”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你坐在这里,一直挥手。神祝福这位女士,还有这位母亲和小婴儿。神祝福你,先生,这位中年男人。后面的那位女士,左边的年轻人,神与你同在。在我左边的看台上,在那上面的,神祝福你。是的,没错。那上面所有的人,愿神怜悯你们。两边,左边的第二个看台,神祝福你。很好。神祝福你,小家伙。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女士。好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后面的小个子。左边的看台,上边的看台和下边的看台,你们愿意举起…后面的女士,神祝福你。我看到你了,黑人弟兄姐妹。呐,那边看台上的。神祝福你,在左边的。很好。我右边的看台,上下两边的,你愿不愿意举手说:“神怜悯我。我没有….”后面的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上面的,年轻人。神祝福你,是的,后面那角落里的,那些十几岁的孩子。好的,回来这里,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你,姐妹。你姐妹,神祝福你。

47

当你举手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在接受基督。神祝福你,先生,那个在后面手举起来的男人,白发苍苍的。哦,我的天。安静,让我们真诚的祷告。让我们用一分钟先省察自己,当我们唱“求主使我近十架”的时候,有一个宝贵的源泉。现在慢慢地。我们祷告吧。

求主使我近十架,
在彼(如同他在对你说话。
举起你的手) …泉。
基督宝血(没错。)已流出。
洗我万众罪愆。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荣耀
敬虔等候主再来,
同得天上荣耀。
48

主神,聚会马上就要结束了。神啊,求你怜悯。我已经尽全力了吗?如果我没有,请赦免我,哦神啊。此刻把这里每一个迷失的魂带到十字架前。主啊,请应允。此刻愿他们沐浴在他的慈爱和圣洁之中。主啊,请赦免这栋楼里的每一个罪。我们承认我们的罪,我们错了。

哦永恒的神啊,当这首歌在殡仪馆里播放,母亲在为他们的孩子哭泣,父亲为母亲哭泣,母亲为父亲哭泣,知道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在所有这些事发生之前,愿他们现在就永远地解决这个问题。愿此刻他们找到十字架,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在大卫的家开一个泉源,来洁净污秽的人。父啊,求你应允。
同得天上荣耀。
十字架(你愿意举起你的手
现在向他举起,你们想要找到安息之处吗?)
十字架,(没错。
手举着。)荣耀….。
(神祝福你们上面前排的。)
敬虔等候主再来,
同得天上荣耀。
【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唱】
…十架旁我信虽小。
救主永不丢弃。
现在,主啊,这个聚会是你的了。进到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来拯救。让每一个魂都意识到基督的存在。主啊,但愿此刻这栋楼里没有一个罪人留下,即使有也会被拯救,每一个退后的人都被叫回来,而你展开了你的翅膀在这栋楼的上空。我们能感觉到你的同在。我们知道你在这里。我们为他们的救赎感谢你。愿他们一直甜美,直到被召回家的那一天。让他们的…在十字架上的荣耀。
….. 永是我的荣耀。
敬虔等候主(一直到)再来
同得天上荣耀….
49

我们现在低头的时候,有多少人愿意现在接受基督,新鲜地进入你的心里?现在就向他举起你的手。“伯兰罕弟兄,我决定了。我现在要去,从这个时候开始,尽我最大的悟性去侍奉基督。我一直都是懒惰的,稀里糊涂的。我现在要把我的心、我的生命交给基督。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他。”你愿意通过举手来奉献自己吗?现在全楼的人,到处都要举手。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这很好。神祝福你,这是好。

同得天上荣耀。
50

主神,现在这些人都是你的了。他们是信息的果子。我祈求神让他们拥有完全的平安…他们的心都连接在你这里,因为你应许过你会这样做。愿他们长寿,幸福的生活。在那伟大的日子里,当被提之日到来时,如果我在地上无法与他们握手,愿我在被提之日看到他们,因为就在被提到空中与主见面之前我们会彼此相见。主啊,请应允他们在你的能力之下。他们是天父给你儿子爱的礼物。没有人可以从他的手中夺去他们。我们奉耶稣的名将他们交托给你。阿们。

51

现在让我们唱“我用信心仰望你,”每个人都来,只为了神的荣耀。我真是不愿意离开。

我用信心仰望。
各各他的羔羊….
(这是敬拜的时间。
单单敬拜他。)
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
将我罪孽全消。
使我从今到老,
永属救主!
你难道不喜欢敬拜吗?这些信息有时如此锋利带着道一起剖开。但是,你知道,当我们都被纠正,无罪地站在天父面前,安息在主耶稣的恩典中时,我多么喜欢举起手来敬拜他。你不喜欢这样做吗?有多少人相信呢?举起你的手。哦,我的天,那就用歌声来敬拜他。
52

现在是祷告队列的时候了。伟大的期待开始了。我相信你们会信的。维尔弟兄已经打好了基础,也许在我来之前,就告诉你们要寻求什么: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想想我们敬拜的那位。现在,我们看见他在这里。他赦免了我们的罪。他对我们又甜美又良善。现在,让他在你和我的里面显现,并像他所应许的那样行他所行过的。

我想让你们每一个人,楼里的每一个人…现在,我们只有大约一百张卡发出了。我不能把他们都叫上来。我知道有这样一件事,就是为病人按手。我相信这一点。但你们可以做我的见证。那是犹太人的传统,那不是给外邦教会的。犹太人说,“来吧,把你的手按在我的孩子身上,她就会活着了。”
外邦人说,“我不配让你到我的屋檐下来,只要你说一句话就行了。”看到了吧。呐,我们是外邦人,我们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同一个耶稣在那里,显出他是弥赛亚的那种迹象,犹太人都认出了它,他从来没有对外邦人的时代做过;现在他在外邦人的时代,在外邦人的时代结束的时候,对外邦人要做和对犹太人一样的事情。
“主啊,你说出你的话,我就会好起来。”“说一句话,我的兄弟就会活着,我的姐妹,我的妻子,我的女儿,我的孩子,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他们会活着,只要说一句话。”看他会不会做。
53

只是要让一些人上到这里来。现在请给我们十五分钟或二十分钟的时间。

那么你瞧,我的事工不像罗伯茨弟兄和他们许多人那样。罗伯茨弟兄是一个很棒的神人。他的事工是把手按在病人身上。他把你们四五百人排成一排,把你们带到这里来,说….把手按在你身上,按手在你身上。这就是他的事工。有人说,“伯兰罕弟兄,嗯,罗伯茨弟兄会在你为三个人祷告完之前,为数百人做完祷告。”那是正确的。这很好。但是你看,罗伯茨弟兄做神叫他做的事,我得做神叫我做的事,你瞧。所以这就是区别。呐,我们都是基督的仆人,以神所膏立的能力来服侍你。
呐,你们在那里的,你们中的许多人不会被叫到祷告队列里,因为我不能叫出你们所有人。我不知道谁会在台上。孩子们下来,混合了所有的卡,并在每天的晚上发放给你们。我下来,你说:“给我一张卡,我就会被叫到队里去。”那孩子做不到。他不知道队列会在哪里。首先,他的牌都是打乱了的。
54

有多少人在这里观看过他们发放祷告卡?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看到了吗?把你面前的卡片混在一起,去周围给出它们,一个,两个,或者想要它们的。他们是这样做的吧,请说,“阿们”。【众人说,“阿们”。】而我们不知道谁是谁。然后我下来,我还是不知道。我就说,“嗯,我就从某个地方开始叫吧。”然后我们就上来了。不管是什么在这里。然后,当圣灵开始运行,人们开始安定下来…

通常每天晚上都会有新的一小群人。有多少人是第一次来?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这栋建筑里的,你是第一次来的?看,半栋楼的人都是。每天晚上都是这样的。
55

呐(瞧),当圣灵开始运行的时候,人们就可以触摸到他。有多少人相信,他现在是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好的,如果他是同一位大祭司,他也要有同样的行为。现在,请你记住这一点;把我说的录下来,当情况出现….你们这些服侍的弟兄们,现在不要忘记这一点。当一个情形出现的时候,神在这个情形上行事,他第一次行事的方式,每次出现同样的情形的时候,他必须行同样的事,否则他第一次行事的时候,他就做错了。有多少人明白说:“阿们”。【众人说,“阿们。”】瞧?看到了吗?

我们长大了,学的东西就多了。我们这一代人更聪明了,就像圣经上说的那样。但神不会更聪明。他一开始就是无限的,无限的,而我们是有限的。因此他一开始就是完全的。他不会更聪明的。他不可能再聪明了,因为他是智慧的泉源。
所以,当他采取行动,举起铜蛇,为疾病赎罪时,他今天也要做同样的事,他做了:耶稣基督,他的儿子。铜蛇没有为任何人祷告;也没有按手在任何人身上。但他们看了就活了。这就是你们今晚要做的:去看和去活。他的同在就在这里。
56

让我们叫出来几个人。呐,拿好你们的祷告卡。什么… 瞧….他告诉过我一次,但我忘记了是什么—“C”。祷告卡C,就像 “Christ”一样。祷告卡C,那我们从哪里开始呢?从一号开始吧。谁有C一号?后面那位女士。二号?快站起来。谁来帮帮我,如果你愿意的话。C1号,C2号。谁拿着它?从看台下来的那位先生。三号?C3号,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把手举起来好吗?看看你的邻座。萨利文弟兄,你要注意那些担架… 或轮椅。好的,我们得到了祷告卡1和2,但没有3。

【磁带空白。】
57

愿神应允你们。好的,呐,在他们等着人们上来的时候。我看到又有两个人过来了,可能是进来的人,是在某一个房间里或什么地方。我想我们大概都….。你会在哪里停下来,15个人?反正你看那里能不能站的下那么多。

好的,有多少人相信主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在这里。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肉身不在这里。
有多少人相信,他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葡萄树不结果子,枝子才会结果子。他今晚唯一的手,就是我们的手。他唯一的眼睛就是我们的眼睛。他以火柱的形式出现在这里,复活的基督。有多少人相信是这样的,说:“阿们。”【会众说:“阿们。”】这就是圣经所说的。同一个主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你说什么?好的,我儿子说所有的祷告卡都到齐了,只有什么?3和5。祷告卡三和五。他们回到走廊去了?我看到后面有一群人跟….他们来的有点晚,然后他们说,“嗯,我的卡被叫到了,但没有人告诉我。”你看了一下每个人的卡,他们都是对的。好的。
58

这很好,姐妹。这就对了,看看周围。很好。好的。呐,让我们安静下来一会儿,来祷告。好的,要真正的敬畏。呐,你们看到我站的位置了吗?如果有人想接替我的位置,我会从讲台上走下来。如果有弟兄想来,认为这不是真的,认为他自己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我很乐意把它让给他。可以上来。

这是个恩赐。这是神提供的恩赐。为了什么?为要让人们看到,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呐,这不需要很多人。一个人就应该解决了。有多少人相信那一个,坚定地证明….当摩西下埃及的时候,他在以色列人面前行过一次那个神迹,他们就跟他一起出去了。你知道那是对的。每次遇到以色列人,他都会说:“看这里,看我的手。麻风病,痊愈了。”不,不,他只做了一次,就够了。所有的人都相信了他。但神是个良善的神。
59

呐,这里站着一位女士,是我不认识的。这个女人,据我所知,是绝对…我真不认识她。我想,我们是陌生人吧。是这样吗,女士?她参加过另一个地方我的一次聚会,但她说她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她。

只是在聚会上像…有人过来说,“我在这个城市。”而我们可能会在纽约,而你坐在远远的看台上面。我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呢?此外,即便我知道你不少事,神依然可以启示出没有别人知道,只有你和他才知道的秘密,。
60

如果我对这位女士说…她可能是个陌生人。她可能是一个无神论者。她可能是一个批评者。如果她是,看着会发生什么。

61

有多少人在温莎聚会上见过那个批评家,那个传道人?他们把瘫痪了的他抬了出去,他现在还在瘫痪着。他上到讲台来,以为是什么心理学,在他的卡片上写着这样那样的话。上台后,圣灵说:“你在说谎。你在下面的祷告卡上写的是某某东西。你把结核病和这些东西都写在上面。现在,因为你已经做了…你属于某个教派的教会。”说出了他是谁,我说,“昨天晚上你和你的妻子坐在一起,那边那个系着红领带的人,和你坐在一张桌子上,桌子上摆着一个绿色的东西。”我说,“现在,所有你写在祷告卡上的病,你都得了。”而这个人跑下去到那里,所以我….。

说:“求神怜悯,伯兰罕弟兄,这是事实。”他们把他带出去他瘫痪了,他现在还在瘫痪着。
62

我看见他们把各种疾病都赶出来了。有多少人知道那是出于圣经的?有多少人知道有一次一些流浪汉出去,以为可以赶出邪灵,你还记得吗?恶灵跳到了他们身上。肯定的。有多少人知道麻风病从乃曼身上出去了?它从一个人身上到另一个人身上。

呐,如果主神…这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我们人生中第一次见面。呐,如果这个女人生病了,我可以医治她,却不愿意医治,我就是个伪君子。而如果她生病了,我并不能医治她。但是如果耶稣站在这里,我会留心,但是听着,耶稣站在这里,他也并不能医治她,因为他已经做了。他从她的疾病中买赎了她,从她的罪中买赎了她,当他死在各各他的时候。如果你被救赎了,那就解决了。有多少人知道呢?这得需要她个人对他的信心。没错。
63

呐,姐妹,如果主要为你做,要告诉我一些你知道是否是对的事情,你就会成为那见证。如果他要这样做,你知道我不认识你,那么,就像他对井边的妇人所做的一样,或之类的,你会全心的相信吗?在座的有多少人愿意向神保证会相信,如果主肯应允,你会不会举手说:“我向神保证会相信”?这是我的手和这个女人的手,举起来表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呐,你们外面没有祷告卡的,继续看着这里并且祷告。你非常紧张。这是因为会众。不仅如此,你一开始就很紧张。这是与生俱来的。因为紧张,你就有了某种困扰,内脏的困扰,是在肠胃里。这是对的。而且,你一直在担心着什么,为一个不在这里的人担心。如果主神要启示给我那个人有什么事,你会相信吗?那是你的儿子。他只是个小家伙,一个大约12岁的男孩。他的心脏有问题。因为我看到一个医生拿着一个体视镜在他的心脏上观察。他们正在开会会诊,医生要给他的心脏做手术。【女士说:“那是正确的,我很害怕。”】你对它感到害怕。
而你是…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你来自一个城市,那里有一个大公园,和一些,像比赛场或什么能在里面跑的。你住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大公园。这是康纳斯维尔,印第安纳州。这是正确的。“主如此说。”你全心地相信吗?那就去找到它吧。就会像你所相信的那样发生的。耶稣基督因着主耶稣的名赐给你了。
64

神真美好。你现在相信了吗?那么就应该解决了—应该解决了。呐,要有信心。不要怀疑。在外面的会众,要相信。圣经上说,“如果你能信….”。

先生,我相信我们是陌生人。我想我们没有见过面吧,对吗?几年前。换句话说,我不认识你。呐,这是个男人。看到了吗,井边妇人的场景吗?这其实是腓力去找拿但业并把他带上来的场景。我不知道那个人站在那里干什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65

内维尔弟兄,有一位女士坐在你后面,正在祷告。当我说这话的时候,一道光悬她的上方,我一说这话,那道光就落在她身上。她现在就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种真实的、甜美的、谦卑的感觉笼罩在这个女人的周围。如果是这样的,请举手,女士。我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吗,挥挥手?如果神将你所祈求的事情启示给我,你会接受吗?你在为你的儿子祷告。你儿子有心脏问题。他有一个黑色的阴影,是死亡的阴影。不,请原谅,女士。他是个罪人。有那个黑影,是你在祷告拯救他的魂。这就是那个黑影的意义。如果是真的,请举手。哈利路亚!我挑战你们对神的信心。问问这个女人,她触摸到了什么?什么都没碰过,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因着那位忠诚的牧师坐在那里祷告吗?我不这么认为。是她的信心做成的。你只要相信。

66

你察觉到有什么事情在发生,先生。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在的那个城市附近有一个大湖。还有一个球场。我看像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那是你来的地方。我看到你在讲台上。你是个传道人。那是完全正确的。

但你站在这里不是为了你自己。是为了别人。是一个女人。她在另一个城市,那个城市是个小城市,周围长着很多松树。而那里有一个…是在一种山坡上,他们的主要中心法院,它看起来像肯塔基州….或者,是田纳西州。是田纳西州的克利夫兰。“主如此说。”这是完全正确的。
你岳母有湿疹。是一种神经症状使得她发作了。她有很多并发症。而你是替她来这里的。你相信吗?你心口旁边的小口袋里有个手帕对吗?送给她吧。不要怀疑。她会好起来的。神祝福你。
让我们说,“感谢永生的神。”你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67

我对你是陌生人,女士。你相信神会应允这些事情吗?你是为别人而来的。而那个人,是年轻的时候和你一起玩的人,就像兄弟一样。这个人是残疾的。他从未摔倒过。他也不是因瘫痪病而瘫痪,而是因为血液病导致他残废的。你在为他站立。你相信他能好起来吗?那你就会得到你所相信的东西。去吧,神因着主耶稣的名赐给你了。

我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女士。你站在这里是为了别人。那位女士在医院里,病得很重,是癌症。医生也无能为力。你也需要祷告,因为你的心情很沉重。而神知道人心的秘密。你相信他能告诉我使你心里沉重的是什么原因吗?那是因为你想要一个孩子。我看到了两个黑暗的阴影。你曾经有过两次流产。这是正确的。
而现在一个灵…你没看到它从这个女人身上移到那个坐在那里的老年妇人身上了吗?请看这里那位坐在角落里的老太太。她受脊椎问题的困扰。那么使得它从一个人身上到了另一个人的原因…你来自一个叫里士满的地方,里士满,印第安纳州。回家后就会搞清楚了。还有,女士,在角落的老年女士,来自印第安纳州里士满,因为你的脊椎问题,你来这里很不容易,对不对?好的,你可以回家了,现在可以好了。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你们两个。你们可以继续欢欢喜喜地上路,并且好了。我不知道你们是谁。
68

稍等一下。刚才那个围上毛皮大衣的女士,就坐在这里。不对,是你旁边的小女士,有心脏病。好的,姐妹,你可以回家了。祝福你小小的魂。你的信心让你痊愈了。欢欢喜喜地走你的路吧,你要在神的面前快乐。

先生,你相信神会治好你的前列腺问题吗?坐在那里相信了很久了,不是吗?我对你来说是陌生人吗?好的,现在结束了。走你的路吧。
刚才那个手举到嘴边的小姑娘,是动脉有问题,坐在那里。如果你全心的相信,你就可以回家了,就可以好了。
69

你在相信吗?只要信任神,看看他会做什么。

你是为别人来的。你相信神愿意告诉我那个别人是谁吗?如果他说了,你会接受它吗?那是你妹妹。她在一间医院里。她的女性腺体已经做了手术。这就是 “主如此说。”你也想要祷告。是为了你的脚和你的胃。你有一个紧张的胃,让你心烦意乱。你全心的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那就去接受它吧。
我挑战你们的信心。有多少人相信,举手说:“我相信。”
70

稍等。坐在轮椅上的你怎么样呢?你穿着灰色的西装,看着我,坐在那个轮椅上。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会完全顺服我这个仆人吗?从轮椅上起来,拿着你的轮椅,回家去吧。不要怀疑它。站起来,拿着你的轮椅,推着轮椅出去,回家去吧。

你相信吗?你们其他人能相信吗?站起来,站起来,你们每一个人,得医治吧,你们每一个人,奉主耶稣的名。接受他。举起你们的手。赞美他。你们每一个人都得到了医治。现在相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