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30A 一位宣教士的谈话

1

[原注:会众唱“只要相信”的时候,伯兰罕弟兄跟某个人交谈,但话听不清楚。磁带空白。]

谢谢。哦,我看到站在这里的这些小家伙,还有母亲手里抱着她们的小宝贝,父亲……我想到那个晚上我所传讲的,马利亚怀里抱着幼小的基督站在队列里的时候。她从神得到了这孩子。那也是你得到孩子的地方,从神得到的。他关心你的孩子,就跟关心任何孩子一样,因为那都是他创造物的一部分。
呐,在圣经中,我们总想在我们的教会里尽可能地紧跟圣经的律例和典章。有些人给小孩行点水礼,或给婴孩施洗。我从来没有在圣经中找到这个。我相信那不符合圣经。我们在圣经中找到的唯一的地方,是耶稣抱起小孩子,祝福他们,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路18:16]
2

呐,抱起每一个孩子要花我们好些时间。但你知道,我们的手根本不算什么,我们想要的是主的手按在他们身上。做父母的,神把你们抱在怀里的这些宝贵的小宝石赐给你们了。你知道,我相信神必让你们活着养育这些孩子。如果耶稣耽延,我相信在你们的怀里,你们抱着的是未来的小歌唱家、传福音的、牧师、传道人、先知。谁知道呢?只有神知道。我们的责任是奉献。

这些小孩子,当你们把他们抱在怀里时,我要你们心里有这样的感觉,你们是在把这些小孩子交还给那位将他们赐给你们的造物主。神将他们赐给你们,他们是宝贵的。现在你们把他们交还给他,你们全心地感谢主。
3

这里的萨利文弟兄,他改变信仰的一个原因(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告诉过你们),是一个孩子即将死于(是什么?)白喉。一位肯塔基州的父亲,在五旬节运动的早期,萨利文是城里的一个法官,这位父亲表明了立场,相信神医治他的婴孩。

我相信他只是个刚悔改信主的,一个酿私酒者、非法酿酒者什么的,刚悔改信主。孩子得了白喉,在那个日子就是死亡。但父亲说:“我要信靠神。”
所以他们到城里找到这里的法官,要签署声明,去逮捕那位父亲,把他投入监牢,强制把那孩子带去接受医疗救护。于是法官开始说:“他应该被投入监牢。”
他便抓起钢笔,要签这份宣告或逮捕证,当他这么做时,圣灵降在他身上,说:“你不要签那个。”
他又开始签,说:“他还以为他发愣了。”
有声音说:“不要签那个。”
律师说:“法官,怎么回事?”
他说:“我相信我今天不想签这个。”
4

他拿给了地方法官,地方法官签了。他的几个朋友在城里,就翻过山,告诉孩子的父亲:“他们要来(小孩子毫无生气地躺着),他们要来,他们要逮捕你,把你投入监牢,把孩子带去医院。”

这位父亲走进去,抱起他垂死的孩子,抱在怀里,举起来,说:“神啊,你把孩子赐给了我,现在收回去吧。因为我只是一个新生的婴孩。如果他们来到这里,将有一场枪战发生,我不想卷进任何事里。你把孩子赐给了我,我相信你,把孩子收回去吧。现在你把孩子的生命收回去。你把孩子赐给了我;你把他收回去吧。”
当他这么说时,小孩在父亲的怀里翻过身来,说:“爸爸,放我下去,我饿了。”
当他们来了,官方来找那孩子,或找那位父亲,说:“我们要把你带走,把孩子带去医院。”
他说:“他到外面院子里去了,他们都在玩球,告诉我哪个得了白喉。把你们认为得了白喉的孩子带走吧。”法官就成了一个传道人。
5

能存留那孩子生命的同一位神,也能祝福你孩子的生命;孩子就在你们的怀里。让我们把孩子抱给神,祈求神祝福那孩子,使神让孩子来到地上的目的得以实现出来。我们低头一会儿。

呐,作父母的,在你们心里以你们自己简易的方式,我以我的简易方式,让我们把这些孩子奉献给主我们的神。
6

神我们的父啊,这些做父母的带着你所赐给他们的一点点爱站在这里;这些小孩子,一些光着头,一些有长发,还有漂亮的小女孩。他们都是宝贵的小宝石,把家庭维系得更紧,他们是你应允给这些父母抚养的你领地的小臣民。他们站在永生神的祭坛面前,天父,我祈求你,愿你怜悯的手降在他们每个人身上。当他们做父母的把那些小孩子抱给你时,愿过去的日子里按在那些来到神面前的小孩子头上的大手,愿那双手,那双被钉子钉伤的手,愿那双手祝福每个孩子的生命。

7

你在你的道中说:“你们对这座山说,挪开!只要信你所说的,就必成就。”

主啊,作为你的仆人,当这些人—你的仆人们,我们对伟大的圣灵说:“把这些小孩子的生命交在你手里。若是他们中间有疾病,求你把疾病除去。”主啊,愿他们活出这样的生命,若是有明天,愿他们明天成为把福音带给世人的男女。主啊,求你应允,垂听我们谦卑的祷告,我们把他们奉献给你。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们的每个小孩子,赐他们幸福长寿。
8

今晚是结束的聚会,我期待今晚在医治聚会中出现大高潮。我相信这将是我们最伟大的一个晚上。

呐,今天下午,我想不是对你们讲道,我想给你们讲一位宣教士的谈话。
我想他们今天下午为海外宣教受了奉献。我完全热衷于海外宣教,全心相信它。
9

呐,我们互不认识,但就像弟兄姐妹一样。我想今天下午,当我过来时,老实说,我本想传讲一个题目:渴求溪水。但我……有东西刚刚改变了我的想法,我想我要跟你们谈谈宣教工作,和我所知道的,我们对海外宣教彼此来一次坦率地交谈。在我们这么做之前,让我们祈求神现在祝福所读的他的道。

主神啊,这是你的道,这是你的子民。现在求你为了这道的预期目的来祝福它。因为你说过:“它必不徒然返回我那里,乃要成就它所筹算的事。”奉主耶稣的名,我们把自己同这道交托给你,阿们!
10

道和宣教总是对的一个原因……我想要从圣经这里读,我们主赐给他教会的最后使命,《马可福音》16章,从15节读起。

15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全世界去,传福音给一切受造的听。16 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17 信的人必有这些迹象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18 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9 主和他们说完了话,他就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手边。20 他们出去,到处传讲。主和他们同工,用迹象随着,证实这道。阿们!
这是我所能选取的最突出的一处宣教主题。你知道,在我们的道中,神或基督赐给他教会的第一个使命是:“医治病人,洁净长大麻风的,赶出污鬼,叫死人复活。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马太福音》第10章。
他赐给他教会的最后使命:“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们往耶路撒冷去,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白人、黑人、棕色人种、黄种人、红色人种,给万民听。”福音就是好消息。“给万民听,”它要持续多久?“直到地极。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
11

呐,什么是福音?“福音”这个词是“好消息”的意思。好消息就是圣经,但圣经是文字。“字句叫人死,圣灵叫人活。”所以,保罗说:“福音不但藉着言语临到,也藉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

注意,当时福音能得到传讲的唯一方式,就是去彰显圣灵的大能。接下去的引语是什么?“并且(一个连接词)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不是这些神迹可能随着他们,应该随着他们,而是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严格地说,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一个人还没有资格称自己是信徒。
在这些神迹随着教会之前,教会没有权力自称是信的教会。那是耶稣说的。它在做什么?使道彰显出来。
12

注意,不久前有个年轻男孩,他告诉他妈妈,说:“妈妈,我得到一个呼召要去事奉。”

就像任何真正的母亲一样,非常高兴。她说:“哦,我儿,如果你被呼召去事奉,我希望尽我所能做一切事来使之成就。”于是她开始浏览宗教杂志,直到她在杂志上找到了她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神学院的大名,她可以把年轻的儿子送去那里。那是母亲的心。当她那么做了之后,她在洗衣板上洗衣服,送儿子去学校。
13

一天,她得了流感,病得非常厉害。病从流感转化成了肺炎,双肺堵塞了。她发了一封电报给她在两千英里远的传道儿子,说:“做好准备,如果我天亮前没有好转,医生说你必须立即回家,如果你希望看见妈妈活着的话。”

在城里,他们在一个小商店前面有一个小祷告会,一个小宣教团。在那里,当他们在这个小宣教团里传道时,一些人从主得了启示,有一个生病的妇人。一位女士上去,敲她的门,说:“夫人,我们参加祷告会时,圣灵告诉我们说这房子里有人病了。我想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你介不介意我们的牧师来为你祷告。”
她说:“一点也不介意,医生说他无能为力了。”
14

于是他们去叫牧师,带他上来。牧师用油抹了妇人,读了《雅各书》5章14节;用油抹她,然后读完了抹油的经文,又翻回到《马可福音》16章,我刚才读的地方。他给妇人读了那经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位有信心的、宣教团的传道人按手在妇人身上,命令疾病离开她的身体,因为神赐下了这使命。第二天早上,妇人起来煮了早餐。

15

大约一年后,她儿子回家。问候了他可爱的妈妈后,他对妈妈说:“有一件事一直在我的心上。我想问你一件事。当你发了那份电报告诉我说:’准备好,若是你第二天早上没有好转,你就会死于肺炎’,大约一个礼拜我没有收到你的来信,后来我得到一封可爱的信说你好了。告诉我医生给你开了什么药?”

她说:“嗯,他没有给我开任何药。他要把我放在氧气罩下,当他第二天早上回来时,主已经医治我了。”
“哦,”儿子说:“妈妈。”
她说:“是的,亲爱的,你知道在巷子的拐角处,那个小宣教团所在的地方,五旬节派的宣教团吗?”
儿子说:“知道。”
她说:“他们带着一个故事来到这里,从圣经中给我读,人们应该为病人祷告,给病人按手,他们就必好了。你知道那个牧师为我祷告了,第二天早上我就完全得医治了。”
儿子说:“瞧,妈妈,”他说:“那太好了。”他说:“但那个不能医治你。神不再像那样医治人了。”
“哦,”她说:“儿子,你告诉我那个,太迟了。他已经做了这事。”
“哦,”他说:“妈妈,那是在过去的日子。”
“哦,”她说:“儿子,牧师从圣经中给我读了一些经文。”
儿子说:“妈妈,他是从《马可福音》16章读的吗?”
她说:“是的,他就是从那儿读的。”
“哦,”儿子说:“我告诉你,妈妈,在神学院里,我们学到《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起都不是默示的。”
妈妈说:“哦,哈利路亚!”
“哦,”儿子说:“妈妈,你开始举止像那群宣教人员了。你不应该那样举止。”
她说:“哦,亲爱的,我只是想到了一件事。你是要告诉我《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起的经文不是默示的吗?”
儿子说:“没错。”
她说:“哦,荣耀归神!”
儿子说:“妈妈,你怎么啦?”
她说:“我只是想,如果神用不是默示的经文都能医治我,如果那是真正默示的,他又能怎么做呢?”
16

哦,它一定是荣耀的!但它全都是默示的。只是我们害怕把我们的信心放在那里去迎接神的挑战。就是这样。在这里,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直到世界的末了,不只是给使徒,而是直到世界的末了。只要还有一个世人,还有要传讲的对象,这些神迹就必随着信的人。

不久前,一位朋友坐在这里,是这人的朋友,他名叫佩里斯·雷赫德,可能他今天下午在房子里。他来到我家,想要问我这事。有没有人认识他,也许你们许多人认识佩里斯·雷赫德;他是苏丹宣教会,世上最大的一个宣教会的主席。
他说:“伯兰罕先生,”他说:“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得到神的呼召。我忠心的老妈妈送我去完成学业,让我成为神所能拥有的最好的传道人。当我拿到我的博士学位时,我以为我会找到基督,但我没有找到。当我拿到我的学士学位时,我以为我会找到基督。”一直这样。他说:“传道人,我拿到的学位证书足以贴满你的墙壁。”他说:“然而在这一切中基督究竟在哪里呢?”我说……他说:“教师错了吗?”
我说:“我不想说他们错了。那些学位没问题,但那仍然不是基督。那只是学位。”
17

他告诉我一个印度男孩的故事,这孩子来这里接受教育。在他回国的路上,他遇见了雷赫德先生,当时他正要出去。雷赫德说:“呐,孩子,你已经受了教育,在返回你家乡印度的路上,要成为一位工作者。”他说:“我晓得你是一个伊斯兰教徒。”

他说:“是的。”
雷赫德说:“为什么你不放弃那死去的老先知,接受一位活的、从死里复活的耶稣跟你回去呢?”
这个印度男孩比雷赫德弟兄对他所期望的更聪明一点。他用脚踢了一会儿地,说:“先生,”现在听着!“你们的耶稣能为我所做的,比我的先知所能做的更多吗?”他说:“他们俩都写书;,你们称你们的书是圣经;我们称我们的书是可兰经。他们俩都做了应许,我们相信那应许。然而穆罕默德只应许死后的生命,我相信它;耶稣应许死后的生命,你们也相信它。”于是他说:“他们有什么差别呢?”
18

呐,你绝不要认为因为你可以跟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争论他们的宗教,而你从未抵达那边的海外工场。他们对他们所谈论的知道得更多。不要……

你想巫医不会挑战你吗?只要试一次。你最好知道你在讲什么。他们能行许多的戏法和异能,那会使你头晕目眩。
这人说:“呐,等一下。你的先知死了;在坟墓里,而我们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他说:“雷赫德先生,那是你所相信的。”他说:“但我们不相信那个。”他说:“我们相信你们的耶稣就像我们的先知一样死了。”
他说:“但我们有他复活的证据,”雷赫德说。
他说:“哦,你的证据是什么呢?”
雷赫德说:“他活着!”
他说:“他在哪里呢?”
雷赫德说:“在我心里。”
伊斯兰教徒说:“穆罕默德在我心里,就像耶稣在你心里一样。”
他说:“但你瞧,先生,我们有快乐、喜乐,由此就知道。”
他说:“呐,等一下,雷赫德先生。伊斯兰教制造的心理学可以跟基督教一样多。”
雷赫德弟兄说:“他知道他遇到的不是一时冲动的人。他知道他所讲的东西。”
他说:“此外,雷赫德先生,除了死后的生命,我们的穆罕默德从未应许一样东西。你们的耶稣应许了你们的教师要做他所做的同样的事,应许了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就要与你们同在,与你们同活,做他所做的同样的事。我们正等着看那个发生,那我们就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
19

他们对圣经的认识比美国百分之九十的基督徒还多,瞧?当你去……那就是为什么今天下午我挑选这个题目。当你要以事实说话,那可不是跳上跳下和奔跑。嗯,在先知们的节日,我见过伊斯兰教徒拿一根长矛,从下巴一直穿透到鼻子,尖叫:“安拉!安拉!安拉!”再拔出来,甚至没有流出一滴血来。我见过他们坐在地板上,前后摆动,尖叫:“安拉!安拉!安拉!”起来,拿一些刺,扎在手指上,再拔出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我在瑞士的苏黎世见过一个人,在瑞士,他变得如此狂乱兴奋,以至于他拿一把剑扎进这里,穿过去,从后面出来。医生怀疑这点;他挑战医生上台,说:“剑是空的。”把水从这头倒进去,水从他后面流出来了。他把剑拔出来,笑着走开了。那是在哪里?你的血处在这样的情形里……类似这种的心理学……
20

但他说:“你们的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雷赫德先生说:“你也许是在读《马可福音》16章。”
他说:“那是一个地方。”
雷赫德说:“哦,《马可福音》16章不全是默示的。”
他说:“你读的是什么样的一本书啊?整本的可兰经都是默示的。”他说:“听到你们自称是基督徒的人说’这字是这个意思,那是那个意思’,这使我感到恶心,你们甚至不知道你们信的是什么。”他是对还是错?他肯定对。他说:“你们不……你们接受一部分道,只是使它适合你们自己的教义。”一个异教徒对一个基督徒说。他说:“当你们基督徒到了一个地步,让我们看到基督活在你们里面,那我们就会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
雷赫德先生说:“我踢了尘土,改变了话题。”那是什么?一个被打败的基督徒。
21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今天在这里要问这事。”他说:“我看见过五旬节派信徒踢开地板上的座位,打破家具,”他说:“但他们得到了什么吗?”雷赫德跟我一样是浸信会的。

我说:“是的,雷赫德弟兄,他们得到了。”
他说:“他们得到了圣灵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哦,我们浸信会也得到了。”
我说:“如果你们得到了,你们是信了以后得到的,不是你们信的时候。”他们相信当你信的时候就得到了。
保罗在《使徒行传》19章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我说:“我能忍受一点野火和踢翻家具,然后我才能坐在一个那么冷的老教会里,甚至属灵的温度达到零下四十度。我宁愿有一点野火,也不愿一点火也没有。”
22

我们浸信会信徒只是在画火。告诉一个快冻死的人“看到那张漂亮的大图画了吗?那是两千年前燃烧的大火。去藉着那火暖和自己吧”,那有什么益处呢?

画的火不会使人暖和。我们需要的是圣经同样的圣灵和火,他使人心温暖,行出道来,行那些事,因为同样的圣灵今天活在它一切的能力中,像它从前拥有的那样。
我们犯下致命错误的地方就是没有跟随这个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万国和万民传福音,或证明圣灵的大能。”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去建学校,把人组织起来,使他们……“哦,他们不像我们一样相信,不要跟他们来往;不要走到他们的教会中去。”
我们有了大学校;我们试图教育人们进去。你永远不能藉着教育与基督更亲近。如果有的话,你会更远离他。我这样说不是……我在校舍里;我很感激在这里,我不是想要用精神寄托来支持我的无知。但主耶稣基督在地上的最大的债务不是酿私酒的场所,而是学校。那是很难说的话,但查考历史,看那是不是真的。
23

艾尔·法勒队长,联邦调查局的头头,叫我去他那里;他是个浸信会的,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浸信会的,但我还没有得到你所讲的东西。”我们来到他的射击场。他说:“我欣赏你的谈话。我做了同样的评论。”

他带我到他的办公室,指出每个少年犯在美国的什么地方。我们在哪里找到最多的少年犯?罪犯是从哪里来的?不是在穷人中间,而是在受过教育的聪明人中间。他们认为他们知道的比神还多。当你到了那个地步,你就失丧了!神不是从教育来的;神是从接受一个原则来的;那就是他的儿子基督耶稣,重生。
永恒生命的灵进入人里面,不是藉着教育他,而是藉着他接受主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但我们去,试图教育人进去。我们试图圣洁派的和五旬节派的,试图在祭坛上把它摇进他们里面。我们试图以不同的方式,点水礼,洒水礼,倒过来,父、子、圣灵,耶稣的名,这一切不同的东西,把他们洗进去。但它不是那样来的;它是个人的经历,个人在心里见证神儿子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绝对是的。我们就是在这里失败了。
24

这个印度人对莫尔斯·雷赫德或佩里斯·雷赫德说,他说:“先生,你们有两千年来证明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说:“三分之二的世人还从未听过他的名。”

我们在这里争论:“嗯,我们是长老会的;我们是浸信会的;我们是五旬节派的;我们是拿撒勒派的。”站在这里争论,而那些黑人男孩在非洲巴不得立即来听这故事。哦,它使你的心燃烧。
一个人绝不可能去了宣教工场回来,还是同样的人。当我去到那里,心想:“哦,我只要去这里,看一些动物,但当我看见人们的灵魂……黑人小男孩那么肮脏,一生从未洗过澡;抓起一块变质的肉,里面尽是蛆,照样吃下去。男人赤身露体。
25

我想带着尊重对你们男人女人这样说。但当那些异教徒几十万地进入聚会中时,就跟他们来到世上时一样赤身,除了一块大约六到八平方英寸的布挂在他们前面,什么也没有。那些无知的妇女不知道哪个是左手右手,头发里有泥巴,耳朵上插着骨头,当她们看到了耶稣复活的大能,那些妇女离开那里时,不管是年轻的妇女还是年老的,没有人告诉她们要穿衣服。她们像这样叠着手臂,从男人面前离开。我们刻板、硬着颈项的美国人,自称是基督徒,怎么能每年脱掉更多的衣服呢?当一个异教徒接受基督时,他把衣服穿上,发生了什么事?

站在那里的年轻女士,正处在青春时,赤着身,她们不知道。对她们来说,那就跟看着你的手一样并不羞耻。十六、十八、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妈妈抱着她们的婴孩,喂着奶。离我所站的地方不到二十英尺远,我还说话的时候,一位母亲生了孩子。另一位女士帮助她;她就抱起婴孩,开始给婴孩喂奶,继续听我讲道。那些站在那里的年轻女士,完全发育成熟的女人,当圣灵临到时,一临到她们身上,她们就用手臂遮住自己。圣灵使人意识到赤身。
26

然而,你们自称是五旬节派的人,还有你们女人,你们应当更清楚你们脱光自己,在后院里穿着泳衣和那些短裤;你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绝对是的。

文明,她正在往后摆。弟兄姐妹,我这样说不是为了粗野或粗鲁,我这样说是因为它是福音真理。那些愿意的人,我们在这些州付出我们的努力。那天下午在德班的讲台上,藉着异象,过几天我就要再回到那里,那里的人,根本没法发给他们祷告卡。
比利和几个人,他丢失了大衣、鞋子等东西,竭力要分发祷告卡。我说:“就叫几个宣教士,每个支派发四、五张吧。有十五种不同的语言。呐,你可以想象要传讲,当我说:”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这个人就会”咯咯咯“……[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另一种语言的声音。]那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意思。另一个人发出像鸟儿一样的某种口哨声,那也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意思。下一个翻译者,他可能用喉咙或舌头发出某种鸟叫声。
27

你知道,我在五旬节派的聚会上听过人说方言,我想要你知道,我相信它。但人们滥用了那个恩赐(是的),它没有放在正确的地方。我相信神所赐的每个恩赐都是给教会的,但我们不能在一个恩赐上发狂,还有更多的恩赐。我过去常想,一种声音听起来跟另一种声音那么不一样,怎么可能是一样的意思呢?但圣经说:“没有一个声音是没有意义的。”当我听到那个时,我相信了。各种不同的吱吱声,每个都有意义。每个声音都有意义。

28

那天在台上,许多医生在场。十五万或二十万人聚集在赛马场上。第一个上来的是女的伊斯兰教徒,我对她说:“你是伊斯兰教徒,为什么到我这里来呢?”她点了红斑,是纯种的伊斯兰教徒。

我说:“为什么你到我这里来呢?”
她说:“我相信你能帮助我。”
我说:“为什么你不去你的祭司那里呢?”
她说:“我相信你能帮助我。”
“哦,”我说:“我不认识你。但如果主神,他叫他儿子从死里复活了……”
她说:“我相信主神。”她肯定相信;他们是以实玛利人,你知道。她说:“我相信主耶和华神。”但她说:“我们受教导说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我说:“耶稣是他的儿子,穆罕默德在坟墓里,但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应许他所做的同样的事,我们也要做。”
她说:“如果那个成就了(通过翻译说),我就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
那是什么?那是我们的主在这里讲的。往普天下去,证明复活和圣灵的大能。
她说:“我相信那个。”
我说:“女士,你丈夫是个小个子,他留着黑色的胡子。她去了医生的诊所,伊斯兰教的医生,上星期他告诉你子宫里有一个囊肿。”
她很快地说出来,翻译说:“字字属实。”
成千上万伊斯兰教徒站起来观看,过了一会儿,她说:“我要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和医治者。”
29

当我跟在那些部落三十年的宣教士交谈,谈起他们从伊斯兰教皈依基督教的一个宝贵灵魂。弟兄,你永远不能藉着分发小册子来那样做。你必须跟从神的指示。

有一个南非白人男孩坐在这里,盯着我看。我们称为宣教士的是一幅病态的景象。去那里指望某处有一条踏出的路,你发现了什么?住在最好的宾馆里,坐有空调的凯迪拉克车,去到围居区分发那些小册子。我们需要的是一些充满圣灵的宣教士,不是从某个教会或宗派差遣的,而是从天上差遣的,带着主耶稣基督的大能。绝对没错。
30

下一个上台的是一个年轻的白人妇女。她会说英语,她是个南非白人。圣灵告诉她说:“女士,”告诉她说她的病是什么,又说:“做好死亡的准备;你只能活一会儿了。”

她说:“你是指我乳房上的那个小肿瘤会要我的命吗?”
我说:“我不能说。我刚才看见了你的葬礼,主如此说,死亡近了。”
她离开讲台,回去了,正跟她丈夫说着话,就倒下死了,就在她坐的地方。如果我是个医治者,我就会医治她,但只有一位医治者,就是神。
31

下一个上来的是很可怜的一幕,一个黑人小男孩。他属于祖鲁族人。呐,我要告诉你们小孩子一件事,你们小女孩,你知道他们是如何喝水的吗?往四周看,见那么多的鳄鱼注视着他们,然后弯下身去。我在那里时,一只鳄鱼咬住了一个小女孩,血淋淋的水面,她沉下去了,就是这样。一个小家伙在喝水,鳄鱼咬住他的脚,他跑出去……他跑回来,拿了一根棍子,要把鳄鱼赶走,他跑到岸上,鳄鱼又上来咬住小家伙,把他拖进水里,只拽下了他的一条腿。把他拖回来葬了,直到他在岸上某处柔软了,然后吃了他。

给人一块冰淇淋,他马上扔掉,说:“它使我烧起来。”那个黑人小家伙跟我的孩子或你的孩子有同样的权利吃东西、穿衣服。我们从垃圾桶里耙出够多的东西喂养他们。
难怪共产主义正在接管这个国家。这正是我们对待他们的方式。绝对没错。那还不及印度的一半。
32

小家伙斜视得可怕,那是第四个病例。他斜视得可怕。我说:“呐,说到医治这个小孩,我做不到。但医治他要照着他自己对神的信心。现在,他的生命无法隐藏。”

就在那个时候,圣灵来了,我说:“这男孩来自一个基督徒家庭,因为在他有茅草屋顶的小屋里,我看到我主的画像挂在墙上。”我说:“他妈妈是个瘦妇人。”祖鲁族人是强壮高大的人。我说:“他爸爸是个年轻人,强壮,他们是基督徒。”在后面,大约一个街区远,当祖鲁族人的翻译一把话传给他们,他爸爸妈妈就站了起来,那是真的。
我说:“呐,说到医治他,我医治不了他。”注意,就在我看的时候,他的小眼睛跟你我的眼睛一样完全了。我又看了看,说:“谁都能看见这小孩,他就在他站的地方得医治了。”他让他离开了讲台。
33

我听见后面有大吵闹声,有个英国医生在那里。博斯沃思弟兄他们想要让他离开讲台,说:“你现在不能上去,弟兄正在恩膏下。”

他说:“但我想跟他说话。”
我转过身来,说:“医生,怎么回事?”博斯沃思弟兄和巴克斯特弟兄放开他。
他走上讲台,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伯兰罕先生。”他说:“我相信神,我相信神在这些百合花里,”(姐妹们,你们谈论百合花,你们应该看看它们。一些百合花有十八英寸长,黄色、白色的马蹄莲。讲台用那些大百合花装饰得很漂亮)他说:“那些百合花里有一位生命的神,不然它就不会活。”他说:“但伯兰罕先生,你对那孩子做了什么?”
我说:“我什么也没做。你比我离他更近,他离我还有十英尺远。”
他说:“你给那男孩施了催眠术吗?”
我说:“医生,英国医学协会给你从医的执照,你对催眠术的认识还不比这个多吗?如果催眠术能矫正那个婴孩的眼睛,那你们最好都去练习催眠术。”
他说:“那是怎么回事呢?”巴克斯特弟兄抓住了他的肩膀。
我说:“等一下。”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相信有一位神,但如果他确实使那小男孩的眼睛开了,我想让他上讲台。”
“嗯,”我说:“他现在就在你手里。”
他说:“他在那里斜视得可怕,他的视力恢复了。在那里和这里之间发生了一件事。”他说:“是什么事呢?”
我说:“圣灵站在我和他之间,圣灵使他的眼睛直了。”他挠挠头。我说:“如果你想相信我,很好。如果你不信,那取决于你。”我继续进行。
他说:“等一下,伯兰罕先生。”他身上系着一个大麦克风。在赛马场上……他走到那里,说:“那我接受那位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
34

大约六个星期后,我在约翰内斯堡遇见他,在跑道上有三万人出来跟我说再见,那位年轻的医生跟我拥抱,说:“伯兰罕弟兄,神给我一个呼召去宣教工场。”他开始说另一种语言,当他拥抱我的时候,一位英国医生(肯定的)说起方言来。他不知道他会这样做。他只是拥抱我。

他说:“神啊,我怎么啦?”
我说:“呐,神证明你有资格去了。去吧。”
35

那天下午,来了一个男孩。我儿子比利·保罗和他们帮着领他到台上,他脖子上套着一根链子,连头脑也不正常。

我说:“看看那个可怜的人。若是可能,若是我能帮他,我会帮的。我帮不了。但他的生命隐藏不了,因为主的天使在这里。”
这时圣灵开始说出他的情况。我说:“呐,他头脑里有一件事,他担心一位哥哥。他有个哥哥因一只黄山羊或狗受伤了。他骑在它上面,使他的腿瘸了.他胳膊下拄着两根拐杖,拄着拐杖走路。”我说:“主如此说,我看见他哥哥得医治了。”我听见底下一个街区远或更远传来了尖叫声,他哥哥来了,拐杖举在头顶上,放声地叫喊,“神在一个街区外医治了他。”那是耶稣所说的福音。
36

我观看,看着这人。我再注意,我为他祷告了,领他过去。我注意到他头上有个像蓝色影子的东西。我一直注视着那东西,不久我看见他站在那里,头向后仰,笔直地站着(是疾病进入了他们的脊椎。汤米,你知道他们怎么叫那个吗?使他们手脚走路。)我不知道是不是那病使他残疾了,哦,太可怕了,几乎是赤身站在那里。但我在他头上看见,他得医治了。

我说:“主神啊,这是时候了。”我停了一会儿。我说:“如果神让他恢复正常的状况,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愿意侍奉主神?”远到你所能看到的地方,黑色、白色、黄色、棕色的手都举了起来。当我们为男孩祷告时,他不能明白我,以为我想要他跳个舞,像他在宣教士进来时为他们所做的,你知道,扮小丑,跳舞。他们都想跳一点战争舞。我抓住链子,将他提起来,天上的神将他恢复了。他站在那里,泪水从脸颊上流下来,滴在他幽黑的肚皮上。他不但得了医治,头脑也正常了。一次有三万个土著异教徒把他们的偶像摔碎在地上,接受耶稣基督作个人的救主。
二、三十年为了一个灵魂。当神差遣他的人进入工场时,时候就到了;当基督显现时,时候就到了。
37

我下来的路上……在这里再讲一个故事。它在我心上,要告诉你们。一天晚上,我坐在火车上,去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在那里,我看见一个小男孩(我是指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一个小男孩倒下死了,那里有许多树簇立在岩石中,他古怪的发型,棕色的大眼睛向后翻。他的脚从袜子里露了出来。一辆汽车停在那里,在路边失事了,孩子死了。他的小身体就像一大团折断的骨头。我想:“那是谁呢?”异象离开了我。我继续往下走。可能有人坐在这里。我解释了这异象,告诉人们:“准备好,把它写在你的书上。写在你圣经的扉页,看它成不成就。某处有个孩子,大约八岁,有深棕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古怪的发型,穿着童装短裤。”我说:“他要被撞死。”我猜三、四万本圣经记了这事。“你们可能在《异象之声》里看过这文章。”

38

在我说有关的事之前,多少人知道这件事,请举手?事发前我预告了,不是事后,而是事发前。在那里,在那扇门里,有个小男孩淹死了,他们带我出去,那父亲不让殡仪馆的人接他走。我走出去,说:“这不是那孩子,这孩子穿着整齐,乌黑的头发,不是他。”

两年后,一路北上去瑞典、挪威、芬兰,我从库奥皮奥下去,那是在午夜太阳之地,我们举行一场聚会。战后,那些小男孩在那里,只是年轻人,他们从不剃头。一些小男孩不到十五岁,穿着又大又长的旧外套、靴子,市里的妇女,年轻妇女和老人都聚在一起。俄国人在战争中杀害了他们。
39

我在海牙的工场上传道。她们没有穿短裤,穿着又大又厚的裙子、大靴子,是你所见过的最好的一些人,那些芬兰人十分忠诚。当我站在那里时,林赛弟兄,所有的人,大约三十个传道人在那里,我说:“有件事就要发生。我能感觉到。”

他说:“伯兰罕弟兄,是什么事呢?”
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开始拍照了。”
他说:“是主的天使在这里吗?我们能拍照吗?”
我说:“我不知道,但有件事就要发生,给我作证。”
40

我们下了山,我们注意到了一件事。呐,汽油卖大约两美元一加仑。聚会上有四、五万人,可能只有三、四辆小车。他们都乘坐驯鹿拉的雪橇,走路,以任何方式到达那里。但那里停着一辆大约1925年产的30型福特车,也许是比这晚一点的车型,美国制造的福特车失事了,大约有五百人站在周围,两个小男孩手拉手从学校出来。这辆车,以每小时大约六十英里转过弯道,小男孩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一个往这边走,一个往那边走,司机想要躲避他们,用保险杠或挡泥板撞到了一个小家伙的下巴下面,把他抛到大约三十码远,撞在一棵树上。像那样从另一个小男孩身上碾过去了,车轮顶着他小小的身体在路上平坦的草地里走了大约二十英尺。车撞到大山上,失事了。林赛弟兄他们走出去,他们看了一下。他们哭着回来,我的翻译以撒克森姐妹走出去。

她哭着回来,说:“伯兰罕弟兄,你应该去看看。”
41

我说:“哦,不,我不能去。”我说:“你们记得我还是个大约二十四岁的年轻传道人时我妻子死了。我埋葬了她和我的孩子。我们只留下一个小家伙,就是比利。晚上我口袋里装着他的小奶瓶到处走。我们没有足够的钱烧火给他的奶瓶加温,所以我把它放在我的脑袋下。那是他今天仍一直跟我在一起的原因。我对他来说既是爸爸又是妈妈。那是我在妻子临死的时候答应她的。我用自己的身体保持他的身体和他的奶瓶温暖。”那孩子大约十岁,我说:“我自己的小儿子在美国;我实在无法去看那孩子。我现在已经大约三个月没有见到比利了;我实在无法过去看。”

有声音说:“去看。”
42

我走过去,他的小外套盖在脸上,他们把外套拉下来。哦,我转过身,开始走开。我不知道你们信不信这事。那是你和神之间的事。有东西把手按在我肩膀上,我以为是摩尔弟兄。

我说:“怎么?我身边没有人,那手却仍在我肩膀上。”我想:“这是怎么回事?”有个人的手正按在我肩膀上,我又转向那孩子。我碰巧注意到那只小脚,两条腿都断了,他的小脚从他有棱纹的黑色大袜子里露了出来。那看起来很熟悉。
我对主管的人即市长说:“可不可以……”他们正在等孩子的父母过来。我想:“哦,当孩子的父母过来看见这孩子被碾碎了躺在这里,他们会怎么想呢?”另一个小男孩还活着,所以他们赶紧用车把他送去医院了。
这个小男孩死了大约三十分钟了。他们正等候他的父母来,然后殡仪馆的人才能搬走他。
我说:“我能再看看那孩子吗?”他们掀开他的小外套,我再看,那双棕色的小眼睛向后翻,那种深棕色的头发,童装短裤,他的脚从袜子里露了出来。我周围观看,有一座山,沿着库奥皮奥山下来,常青树簇立着,我回头看,心想:“就是他。”
哦,弟兄,在去荣耀之前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但我希望今天下午我有力气向你们解释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阴间所有的魔鬼都阻止不了它。如果你信,它不是这个、那个或别的,它已经成就了。神那么说了。
我看了看,说:“就是他。”我说:“摩尔弟兄,林赛弟兄,赶快过来。”我说:“找到你圣经的扉页。”
“伯兰罕弟兄,怎么回事?”
我说:“把扉页的内容念出来。”
“主如此说:以后,一个八到十岁的小男孩(对他的描述),躺在一个地方,那里的岩石簇立在香柏树和常青树之间。”
“什么?”他说:“怎么回事,伯兰罕弟兄?”
我说:“看看那孩子。看看那些岩石。”
他说:“是他吗?”
我说:“就是他。”
43

哦,神啊,让教会处在那个状态中,让我呆在那个地方。

我说:“以撒克森姐妹,你赶快说,替我翻译。”我说:“如果两年前主神在美国土地上,这事就记在这些弟兄圣经的扉页,如果这个小男孩五分钟内不活着站起来,我就离开芬兰,背上贴一个牌子\’假先知。’”
哦,当你知道神要做什么时,那是如此奇妙的事。我让他们聚在一起;我跪下来,说:“主神……”如果你想从市长那里得到这件事的详情,我会把他的地址给你。我说:“主神,在家乡,你讲到了这个异象。我知道在你伟大预定的旨意中,这事已经完成了。所以,死亡要交还这男孩的生命。”神是我庄严的法官,今天下午在这本圣经面前,这个小家伙双脚跳起来了,像他被撞以前的那个时候一样正常。
44

那天晚上在聚会中,你甚至无法……他们外面有民兵,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你记住,那里离铁幕只有两英里,那天下午这件事就通过电台一路传遍了俄国。那天晚上当我去的时候,那些共产主义士兵站了一个街区,站在那里致以俄国人的问候,泪水从他们的脸颊上淌下来,他们说:“我们愿意接受那样有能力的神。”

问题是什么?[原注:磁带空白。]你们新教和天主教,跑到那里,拿了他们所有的钱,投在大建筑物上,却没有比其他的世人产生更多的东西。“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难怪冷淡、形式化的教会反对它。正如昨晚我说的:“那是一个被人毁谤的迹象。”
45

那天晚上的聚会上,我永远忘不了。如果我还能有十分钟的时间。我们正领人到队列中,有一大堆的……你们在我的书里注意到,一堆人们扔掉的拐杖和手杖,你这台上都堆不下它们。必须把几千人赶出去,才能让另外的人进来。那天晚上当我在走进会堂时,我走得非常慢,两个士兵在前面,两个在后面,拿着剑,像这样持着,让人们离开你。

46

当我走进会堂时,女生宿舍有一扇小门关着,我观看,那里站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大约像我的小利百加现在的年龄,大约十岁、十二岁,一条腿(你们在我的书上看到照片)比另一条腿大约短这么多,她身边有一个大支架。她的鞋尖上穿着一根带子,穿过去,系在这个大支架后面,这只鞋每边都有支架绑住。她无法移动那条腿,所以那必是一个十足的支架,这样她才可以像这样走下去。每次她要移动,都必须抬起肩膀,抬起那只脚,挪动它,然后迈步。她的衬裙,她的裙子破了,她的头发剪掉了,脸色像婴孩般苍白。当她看见我时,他们被吩咐不要在街上挡住我。我爱小孩子。

47

下午聚会时,我一直在等巴克斯特弟兄他们,我想拿钱在外面买一些糖果,我想有一列两个街区长的孩子跟着我,把糖果扔给他们。

48

女孩在那里,她以为自己做了错事,她低下小脑袋。她有两根拐杖,她拄着这两根拐杖,移动拐杖,然后抬起小肩膀,再抬起那条腿,移出去,那是她走路的方式。我看见了她,她以为自己做了错事,所以她低下了头,仿佛没看到我经过。我里面有东西开始转动。

49

我看着她,士兵在我后面,我不会说一句芬兰语。所以他示意继续走。“等一下。”

女孩抬头看,我这样向她示意。我知道她想要过来。当然,她残疾了,她要在聚会上过来。我示意她,她看着我。我点点头,“是的。”
她伸出拐杖,抬起那条腿,迈了一步,又看了看,像孩子一样。我只是等候,没说一句话,直到她离我近了。她抬头看我,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后来我发现她是芬兰的战争孤儿,她没有了父母,什么人也没有。她跟一些人住在帐篷里。她爸爸妈妈被俄国人杀害了。人们给她做了这个样子粗糙的支架。我只是站着,心想:“那孩子要做什么呢?”我不能跟她说话。
她低下头,抓住我的外套,亲吻我的口袋,又像这样提起她的裙子,说:“基多士,”意思是“谢谢你”。
50

我想:“神啊。”就在这时,在我面前,我看见这小孩支架拆掉了,在走路。我想:“哦,巴不得我能让她知道。”

我说:“亲爱的。”
她继续说着“基多士,”泪水从她苍白的脸颊上往下淌。“基多士,基多士。”
我说:“宝贝,”神啊,我说:“主神已经……神啊,让我说一件事。你得医治了。”
就在这时,来了一群士兵,“走吧,他们已经在唱’只要相信’,”我必须走,他们催我进去。
51

那天晚上聚会结束时,我弟弟走到我那里,说:“够了,够了。你明晚还有一场聚会。”

我说:“哦,瞧,你发了多少卡片?”
他说:“哦,他们发了一堆卡片,你可以明晚使用它们。”没有人懂英语。
我说:“再叫几个。”我说:“让我从某某号叫到某某号。”靠着神的保佑,她是下一个在队列中的人。她上来了。
我说:“以撒克森姐妹,只管说我说的。翻译出来。”
我说:“亲爱的,你是在那边大厅里遇见我的小女孩。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你了。去那里,坐下来,让几个引座员拆掉你身上的那个支架。”
当我叫另一个人时,她走过讲台,两条腿一样了,她把那对支架举过头顶,向神的荣耀叫喊。几千个芬兰人俯伏在地,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主耶稣,冷淡、形式化的教会成员成了重生的基督徒。
52

那是什么?“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如果神关心幼小的芬兰人;他也关心美国人;他关心黑人小男孩、黄种男孩、棕色种男孩。他必须仍旧是神。为什么我们不能除掉我们颈项上的刻板呢?为什么我们不能除掉我们受教的“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的神学,而跟随基督说的话呢?

他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所以你们是有福的。
53

我说:“基督磐石,我所稳踏,其余地方,全是沙土。”如果我死在工场上,我要手里拿着盾牌离去。下个星期我就四十九岁,我不是孩子了。我正在成为老人。这对肩膀过去立在雨里,这些肌肉过去绷得紧紧的,现在老了、松软了。有一个叫死亡的大地方摆在我面前。我知道这个。每次我的心脏跳动,我就离那地方近了一步。有一天它要跳最后一次,我就得进入那个叫死亡的黑暗地方。这是我想做的一件事:我不想作为一个懦夫进去。当我知道我最后的时刻来临时,我要把自己裹在主公义的袍子里,披着这个进去,在我心里有一个确据:我认识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当他从死人中呼叫时,那个伟大的日子,我要从那些死去的人中间走出来。

54

我的朋友,今天下午那个盼望安息在你里面吗?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说过多少祷告,点过多少蜡烛,叫喊过多少万福马利亚,那都是徒然的,除非你认识主,晓得他复活的大能。他活着!他活着!基督耶稣今天活着,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让我们低头。

55

伟大全能的耶和华,你为我证明我所见证的这些事,你知道它们是事实,因为是你行了它们。主神啊,你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你能激活这里的每个不信者,使他们对主有真实的、活的信心。主啊,许多人坐在这里,只是挂名的教会会员,他们属于各种不同的教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卫理公会,各种不同的宗派。神啊,他们还从未越过那条线。有人根本就没有接受你,愿圣灵作证,我说这些话,不是要让他们认为那是我自己个人的东西,因为你作证了,主啊,一个罪人,对许多坐在这里头发灰白的男人女人来说是在不合时令下出生的人,他们当我是罪人男孩时就在传讲福音了。但主神啊,你让我眼睛有幸看见你的荣耀,并向那些有需要的人表达了它。

56

神啊,今天下午应允圣灵使这里的每颗心震颤,使他们认识到他们的需要。父啊,今天下午把基督赐给那些渴慕他的人。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愿那些进来的疲乏的心、不信和疑惑的心欢喜快乐地出去。

当我们低头时,所有在这里想要主的人,你们愿意向他举手吗?说:“主神,怜悯我,使我成为真实的基督徒。”神祝福你,很好。所有在这中间过道上的人。过道通到另一边吗?哦,是的,很多手。阳台,在那上面的一切年轻孩子,十个,十五个青少年手举起来了。左边,好的,一直到右边,这边有多少人举手,说:“愿神怜悯,使我成为基督真实无伪的仆人。从今天起,主啊,我答应做你的仆人。此时帮助我,如果我不能去到宣教工场,帮助我放一个……放一个负担在我心里,为那些在工场上的人祷告。”这将算作你们的义。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们到处的人,是的。
57

罪人朋友,你们举着手,祈求怜悯,泉旁有一处是给你的。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当我离世,安卧墓中拙口寂静无声;
我将用那更美歌声,赞你救赎大能。
58

宝贝,神祝福你那小小的心,还不到两岁的女孩,挥着小手,她黑色的小眼睛往上看。哦,如果神能那样对一个小婴孩说话,残酷、冷淡的罪人又怎么样呢?你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吗?你让自己的心涉及太多的《真实故事》杂志,太多电台和电视上的亚瑟·高弗雷老故事,以至你的心变黑了,起茧了,圣灵再也不能对它说话了。何等羞耻!那个小孩子……你说:“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可能不知道,但圣灵知道。他岂不是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
59

在我们献上祷告前,一些从未举过手的人现在愿不愿意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全部的福音,我把我一切所有的都交给主。主啊,这是我的手.我不是向你的仆人伯兰罕弟兄举手,主啊,我是向你举手。今天下午你把我的名字记在你的册子上,让我从今天起为你而活。”一些没有举手的人,请举手,好吗?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孩。神祝福你,后面的先生,你,你,还有你,那边的女士。在阳台后面的,神祝福你。到处都是人。
好的,很好。神与你同在。我不是粗鲁,我没有责备你,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在等候主说一件事。这里可能有人该受责备,那是圣灵在对他说话的人。你知道你的心是不是责备你。
60

现在让我们为这些手祷告,二、三十只手,也许更多的手举起来了。

亲爱的神,他们是你的。如果他们心里真是那个意思,那他们现在就从圣灵重生,等候领受圣灵了。他们此刻是你的子民,“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给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
主神,他们是你的。他们是,他们是这信息的战利品。他们是天父给儿子的爱的礼物。他们怎么能灭亡呢?你说过:“我要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他们是你的。主啊,让他们为你而活。让他们,如果他们……我知道他们会找到一个好教会,在那里受洗,成为他们的会员,在那里为基督的身体工作,直到死亡将他们释放。
有一天,主啊,当我们走到河边,我怎么知道现在坐在这里的男人女人没有人会回不了他们在这地上的家呢?心脏病,路上出车祸,某个醉酒的司机撞到他们,我们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但我们知道谁掌管未来。
61

主啊,把他们的名字记在你的册子上。我若在你眼里蒙恩,请把他们的名字记在你的册子上,主啊。我此时不能跟他们握手,也许今生都不能,但当一切结束时,有一天我会的。藉着你的恩典,我会的。

哦,把宣教士放在这些人的心里。我们只是使人改变宗教信仰,拉人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想到几百万今天垂死、从未听过耶稣宝贵名字的人。主啊,打开非洲和这地区不同地方的大门。把负担放在传道人的心里,来支持,出去,因为时候近了。父啊,求你应允。他们现在是你的。我将他们交给你。
62

主啊,有一天,我也得上去。可能是今天。一天,我要最后一次合上圣经。父啊,我晓得这点。我要做最后的祷告,当我走到道路的尽头时,当我感觉到约旦河的浪花拍打在脸上时,我要回头看我所爬过的每条荆棘路和每座山,拿起这把古老的剑,插入永恒的鞘中,脱下头盔,放在岸上,叫喊:“主啊,把救生艇推过来,今早我要回家了。”我的事工完成了。主啊,让我安然离世。愿我在那边见到我几百万的朋友,在那里时间停止了,永恒要永远运转。

日子炎热,太阳正在落下,文明正在死去,耶稣要来了。神啊,快快地叫醒我们,起来摇醒自己,不是掐自己的身体,而是掐自己的魂,醒来,因为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主啊,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神啊,愿今晚成为这样的一晚,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求你应允。现在当我们准备为不久的另一场聚会而休会时,求你祝福我们。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3

再占用你们一点时间。比利,你告诉我宣布从今天起你要发祷告卡,一些卡,65吗?65。利奥在哪里?吉恩呢?也给了他们一些卡片,这样他们就能拿到卡片,很快地发出去。好的。65。

64

注意,我在祷告中思想。多少人感觉真好?请举手,说:“哦。”让我们再唱一遍。

我爱他,(大家唱),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65

刚才对不起,直到现在我才注意到了。我看见我的一个肉身的弟弟道格。我叫埃德加为道格。他和他妻子坐在那里。请举手,道格。我的弟弟,我的亲弟弟在那里,他和他妻子,还有伍德弟兄和姐妹、大卫。

你们记得我那天晚上讲到一个有条腿扭曲的男孩,他父亲是耶和华见证会的吗?你们记得这个吗?那男孩现在就站在这里。大卫,请举起手来。你愿意走出来吗?大卫,我不想展示你。这是神对一条扭曲的腿所行的事。甚至没有触摸他,就坐在聚会中。大卫,从这边走上来。这是那个下面的腿扭曲的男孩。上来这里。你是个很帅的男孩,我们都想看到你。我知道这是……那是他妈妈。
大卫,是哪条腿?他现在也不知道了。大卫,很高兴看到你回来。这男孩下面的腿扭曲了。他坐在比现在这会堂的位置还远的地方,主神医治了他的腿。
66

道格?你是伯兰罕家里模样最好的。上来这里一下。好的。

伯恩斯弟兄也站在那后面。我记得。多少人有那张主的天使的照片?是的。他妻子(道格来了),他妻子是……他在医院里,得癌症快死了。(道格,我很高兴见过你,神祝福你。)所以他们……他妻子在医院里。我猜内维尔弟兄已经被介绍了。内维尔弟兄是我教会的牧师,正站在那里。你被介绍了,是吗,内维尔弟兄?那么,你自己到讲台上来。
内维尔弟兄,他原来是卫理公会的牧师,现在牧养我的浸信会教会,但我们是受了圣灵洗的卫理公会信徒和浸信会信徒。这伙计来自阿斯伯里学院。哦,很好。我们有许多……
67

这里有多少人是从杰弗逊维尔来的?这周围还有吗?从我教会周围来的,请举手。哦,是的,我在后面看见另一位传道人、来自杰弗逊维尔的比勒弟兄。一大群的……今晚不能叫他们都上来这里,介绍他们所有的人。

我想说说关于伯恩斯姐妹的这件事。她现在在荣耀里。班克斯·伍德一家和我,我们都来自肯塔基州,我们在打松鼠。有东西从林子里呼叫我,那是这男孩的父亲。我想:“怎么回事,我们得回家了。”我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家里,班克斯弟兄。”我想要休息一下。我说:“我要去塞尔扣克斯那里买一些子弹。”我们真能射中目标,所以我们过去了。我说:“班克斯弟兄。”他来自肯塔基州。我说:“你开到街角附近,我去塞尔扣克斯家里买子弹。来吧,你不能停在那街上。”
他开过去,到了错误的地方。我站在那里,心想:“哦,怎么回事?那伙计在哪里?”大约三十分钟后,我碰巧注意到,他在下面的另一个街区,在街上到处转悠。“哦,”我想:“那伙计在路易斯维尔长大的。为什么他不知道他在哪里呢?他正在经过,看到塞尔扣克斯不在那里,他转了十到十五圈了。”
68

所以,我跑上街叫住他,就在他过来的时候,伯恩斯姐妹……伯恩斯弟兄,你能在那里举手,让他们认识吗?他妻子……他脾脏上长了癌,快死了。如果我没搞错,我相信他是浸信会的,来自肯塔基州,在家里得了医治,又活了这些年。他的癌症相当严重,住在医院里,医生已经不管他了。

他可爱、甜蜜的妻子说:“主神啊,我不知道伯兰罕弟兄在哪里。”她去拿了那张照片,把照片放在地板上,跪下来。她说:“哦,神的天使,他的照片在这张纸上,请差遣伯兰罕弟兄赶快来我这里。”她起来,说:“哦,我必须支付水电费账单。”她走了几英里到了城里,付了水电费账单,有东西引领她到街角附近。就在她到达街角时,我到了街角。就是这样。她告诉我伯恩斯弟兄的事,主神便领他出院了。今天他站在这里,作为目击者。神让班克斯弟兄到处转,转到错误的广场。把我们留在那里,直到神能当场得到我们。他应允祷告。你们相信吗?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他仍然活着,并且作王。[原注:伯兰罕弟兄对某个人说话。]有事要说吗?
69

我爱这些老式的歌,你们呢?让我们唱:“再相会,”你们要唱吗?好的。孩子,如果可以,请给我们起个调。“再相会。”好的。

愿神同在直至再相会,照他美意来引导你,
用他羊圈来护围你,愿神同在……
70

那听起来岂不比许多胡闹的更像神,是吗?听着,现在跟你旁边的人握手,跟你前面的、后面的、旁边的握手,不要离开座位。我们还没有结束,只要握手。

再相会,再……
你们所有在楼上的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五旬节派信徒、长老会信徒相互握手。
再相会在主脚前.(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愿神同在直至再相会。(荣耀!)
再相会!(现在你们向主举手。)再相会!(哦,对我来说那是在天上。)再相会在主脚前。(可能是在天亮前。)
再相会!再相会!愿神同在直至再相会。
呐,当我们低头时,让我们哼这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哼歌。]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
愿神同在直至再相会。
现在我们低头。我要请来自杰弗逊维尔伯兰罕堂,我们亲爱的牧师俄曼·内维尔弟兄来祷告解散聚会。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