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26 联合在一个头之下

1

让我们保持站立片刻来祷告。我们的天父啊,我们今晚再次感谢你,让我们有幸能聚集在一起祷告。你已应许,你会从天上听我们的祷告,会回应我们的祷告,会医治这片土地。

神啊,如果真有一块土地需要医治,那就是我们所生活的土地。我们祈求你差派一个老式的复兴来医治它,医治它的疾病,它灵里的疾病。主啊,求你应允。
你给了我们充足的食物,很好的衣服,但是,哦,我们多么渴望听到主的道。你在道中说过,那日子会有饥荒,人们会从北边跑到南边,从东海岸跑到西海岸,寻求听神的道—却找不到。
神啊,求你重新恩膏你的传道人。主啊,愿我们带着道到禾场去,种下真正的道。如果没有道,没有播种,就不会有收获。趁着还是白天的时候,请赐给我们力量,让我们可以把生命的种子播撒给垂死和即将灭亡的千千万万的人。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名,为他的荣耀而求的。阿们。你们请坐。
2

那些小手帕一样的东西,完全可以放在这里。我们会为它们祷告,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我们会得到很大的祝福;神一直尊重这个。尊重为一块手帕祷告这样简单的小事。

这里有一个年轻人,是南非一个传道人弟兄的儿子,他在这里参加我的聚会。我曾在开普敦,我们有八个大草袋,装满了邮件。我们没有时间去一个一个回复,我就为那一袋袋的邮件祷告。
报纸上就说,“伯兰罕弟兄相当迷信。他在为邮件祷告。”但这样做是符合圣经的。这是主的道。
呐今晚我想早点结束。我昨晚让你们呆到很晚,如果让你们错过了公交车等等,我很抱歉。
3

那么明天晚上,如果主愿意,我想讲的主题是“墙上的字迹和这时候的迹象。”

接下来是周五晚上,如果主愿意,我想讲这个主题:“教会会在大灾难之前离开吗,是或不是?”
然后周日下午我想讲这个主题:鹰会不会…“如鹰搅动她的巢穴并且扇动她的雏鹰。”
我周五晚上要开车回家。我要带伯兰罕太太和孩子们上来。它很近,离家只有140英里左右。他们还没有机会看到任何这些的聚会。
4

我准备马上去非洲。我今天刚得到一个伟大的消息,让我的心很激动,今天有五个国家的人给我发来消息,他们国家的领导人发来的。他们在呼唤传道人,说这能够把他们的国家从共产主义中拯救出来。哦,我听到这个消息真高兴。

不久前我在其中的一个国家,那天早上九点钟的时候,一个小婴儿死了。而那天晚上十点左右,当我终于到了讲台上,主神给了我关于这个小妇人的一个异象,而她的小婴儿活过来了,而且痊愈了。
哦,第二天,这消息席卷了报纸!第二天晚上,有两万人同时把他们的心交给了主耶稣。
5

这个年轻人,坐在这里的汤姆斯先生—他就坐在某处,我刚才还看见了他。我想知道,汤米,你是否参加了德班聚会,当时三万人得救了。那次聚会你在里面吗?你不在,但你听说了它。我想你父亲在那里。汤米那时还是个小男孩。他现在在这里上圣经学校了。曾经有三万名裹着毯子的土著人一次就接受了基督作为个人的救主。哦,神真美好,不是吗?

6

今晚我想取一个主题,是主今天放在我心上的:“联合在一个头之下。”我想回到创世纪读一些经文,第十一章,只是第六节的一小段: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
呐,愿他在所读的道上,加添他的祝福。“成为一样的人民”。
呐,创世记的意思是 “开始。”
7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有….有它的开始。

而一切的一切,都是从创世记开始的。记住,生命始于创世记。死亡始于创世记。所有的思想都始于创世纪,无论对错。所有的都从创世纪开始。
如果你仔细研究圣经,你会发现,即使今天的异端和各种主义也是从创世纪开始的。如果你观察宁录和圣经中不同的人,所有我们今天的主义都是从创世纪开始的。
呐,今天他们把它抛光,使它看起来像别的东西;但它仍然是那个老邪灵,如果你能观察到它的本质和它的行为方式。
你知道,若干年前,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生活在禁卖私酒的时代。他们有老查理-巴利科恩,他们这么称呼他。你们很多人都记得那个长相丑陋的人。他的帽子塌着,他的肩膀弯了下来, 他是一个可怕的像个动物样的人。那是查理-巴利科恩。
8

可是你知道的,今天他变成了一个光鲜亮丽的人。他不再只住在棕色的小酒壶里,也不再只住在红灯区的街角。他住在了每家冰箱的酒瓶子里,但他仍然是查理-巴利科恩,还是那个老邪灵。

圣经说,神在圣经里说,“我的灵不总与人相争。”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中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到来也要怎样。”你注意到了吗?神的灵在与人相争—不是人在努力认识神的灵,而是神的灵在努力接近人。
而且,哦,这和今天的情况多么相似。神的灵在与人相争。我想知道神是否如同他在那个时代那样去想。他造人的时候,看到人是多么的叛逆,违背他的灵,违背他的计划,违背他造男人和女人时的生命样式,他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
9

呐,我们在今晚的题目中看到,人们已经把他们自己联合起来了。他们从东边来到西边,来到了示拿谷。文明总是从东边向西边移动。

巴不得能有时间,我想讲一个信息:“当东西方相遇,会发生什么?”而它已经相遇了。东方和西方已经相遇了。人已经在随着太阳的下行而衰落了,因为他是一个即将灭亡的生物。他跟随着太阳:升起并向西行。现在东方和西方已经相遇了。当他继续移动的时候,他一直在获得知识,直到现在轮子又在向后转了。
呐我们看到,当他们迁徙的时候,他们来到了这块美丽的土地上,他们把自己联合成了一个民族。这本来是可以的,但他们在错误的领导下联合了起来。他们在人的领导下联合起来了。而神希望人在他自己的领导下联合起来。他要我们合而为一,而他要成为与我们同在的那一位。但人却要他的同胞作他的领袖,在他同胞的智慧之下联合起来。
10

当人想要联合成为一体,是令人惊奇的。他之所以想成为一体,是因为神为这个目的而设计了他。神设计出人类,把他造得合一,一起工作,一起合作。这就是人的组成。这是神造人的方式。

但人总是想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衍生出一些神从未打算让他做的事情。他想自己推理出来一些东西。他想制定自己的计划。他不接受神为他所做的计划,因为….这是他堕落的本性。
神在伊甸园里告诉他,只要他一碰那棵树,问题就来了。但人从那棵树上取下了果子,他成了一个科学工作者。他吃的第一口就把自己和他的救主或造物主分开了。
今晚也是如此,人类仍然靠这棵树而活。而在这世界中找不到任何办法让人被那棵树拯救。那么我们为什么如此重视科学研究,致力于如何拯救自己,要制造一颗比俄罗斯更好的炸弹,制造一架能飞得更快的飞机呢?我们要试图拯救我们自己。
11

知识永远也救不了你:它让你一直离神更远!救赎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回到生命树那里。知识甚至不在这幅画面中。要回到生命树去。

有两棵树:一棵是知识树,一棵是生命树。人只要吃了这棵树上的东西,他就是活着的。当他咬了那棵树的果子,他就是死的了。
但你瞧,人的本性就是想做点什么来拯救自己。没有一件事是可以做了来救自己的。
有一次,一个人对我说,他说:“哦,我寻找神,我寻找神。”
我听着他说了一段时间,我说:“先生,我不是想要反对你的观点,但我不得不反对你。你从来没有寻找过神。”没有人能寻求神。不是人寻找神;是神在找人。
难道不是神在园子里四处寻找说:“亚当,亚当,你在哪里?”….并不是人在园子里的各处说:“神啊,神啊,你在哪里?”是神在呼唤亚当。
12

神在他的道中说:“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人能到我这里来。”你在寻找吸引你的东西,但神必须先吸引你。圣经上是这么说的。而这是多么真实。

但在这里我们发现,他们已经联合在了一个伟大的领袖之下。当你让人在人的领导下,那么他就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试图实现一些他自己可以设计或做的事情。
而宁录他们就建起了一座塔。想到魔鬼所拥有的就真的是觉得很奇怪,他偷了神的版权来建造它。撒但不能创造。撒但不是创造者;他是神所创造的东西的歪曲者。
13

这就是任何一个明白圣经或认识神的人都不会说魔鬼能医治的原因。医治是创造。如果魔鬼能创造,他就可以给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和一些人。但他不能创造;他把神所创造的东西歪曲了。

什么是不义?就是公义被歪曲了。凡是你看到的不对的东西,只要反过来做,你就对了,因为不义就是义被扭曲了。那你也就对了。
你要记住,凡是人做的事情,只要在神的计划之外的,都是歪曲的。不管它看起来多么好,它仍然是扭曲的;因为神已经有了他最初的想法,他把它给了人,而人想把自己的东西搞出来。他想在里面有自己的意思。
以色列人在出埃及记第十九章里犯了它最大的错误。在恩典提供了一个祭物之后,恩典提供了一个拯救者(摩西),恩典提供了一个拯救;然而他们却想参与进来。“把律法给我们。”可他们从来没有能遵守过,他们也遵守不了。但这一切又回到了:依然是神在做一切有益处的事。
14

联合在一个头之下,一个错误的头。你注意到了吗?魔鬼总是想使用一个人的头,给他一些知识。哦,很多人选出他们的牧师,选出一个人来到你的教会。“哦,他有一个博士学位。哦,他是从我们教会出来的。”我宁可要一个不懂ABC却认识神的人。但你瞧,你会认为这是因为他有一个学位。他是用眼睛看的。

呐,这也是魔鬼对夏娃说的同一个谎言。他说,“这是悦人眼目的。”而眼睛总是由头领导的。而所有的一切,都是装扮过的死亡。就是在上面加了点奶油的垃圾。没错。
在日常生活中,他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可爱的年轻女孩站在那儿,说,“我们吸切斯特菲尔德牌香烟。”这让今天的年轻女性也想成为那样的人。因为她想成为受欢迎的人。为什么这样说?这是同样的谎言;而背后同样的撒谎者,魔鬼,让罪恶看起来很悦目。这只是死亡的装扮。
15

他们会放出一些小女人的广告牌,长相漂亮,穿着一些不道德的衣服。她会想,“哦,那真是漂亮。”是在通过眼睛看它,但它只是装扮过的死亡。这就是它的全部,死亡藏在美丽的外表下。记住,艳丽是虚假的。

这是撒但的主意,要造一个比米迦勒的王国更好更漂亮的王国。这华丽从一开始就是堕落的。从此以后,魔鬼就在利用这一点。今天看到魔鬼的国度被弄得这么漂亮,这是何等的一件事。而很多人都上当了。
呐记住,魔鬼是很虔诚的。很多人喜欢到教堂去,教堂的上面有一个很大很高的尖顶,座位摆得那么豪华。难怪传道人只能讲十五分钟;你在这样的地方会睡着的。还有一个巨大的百万美元的管风琴,牧师戴着后面系扣子的领子,穿着长袍,讲一些社会或政治方面的耳熟能详的东西…
我们不要那个!真正的神的儿女,如果他不得不站在街角或在一个小小的布道会中,听神的道在圣灵的能力和彰显中传讲出来,他还是会选择它。
16

但它是科学,是人的组织。人把自己组织了起来。哦,听见…有多好。有时人们说:“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我不是要抨击你们,我的弟兄们,我只是想说明一个真理。但如果你非要说你是五旬节派教徒,那就会使你的灵性受阻。而那种灵应该被抑制。你可以说它消灭灵性。嗯,任何可以被五旬节之名所灭的灵都应该被消灭。没错。

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五旬节是临到所有重生的孩子的一种经历。哦,我知道有人试图把它组织起来,并且已经做到了。他们组织了一群人,但他们不能组织五旬节。五旬节归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或者所有想要它的人。但是他们从中弄了一个组织出来。
那是人,魔鬼在他的头脑里作工,他一定要眼睛能看见的东西。“我们的教派比别人的更大。”难道你看不出那个老魔鬼没死吗?它还活着!“我们比别人更伟大。”
17

一个小女孩—她看起来—她是个酒鬼,前几天她去到了美国最伟大的新教教会之一,做了一个见证。当她告诉人们她是如何从一个酒鬼的坟里被带出来的时候,人们都哭了,当时五个全国最好的医生都说:“她没救了。”A. A. ,Alcoholics Anonymous(酗酒者协会),把她作为一个无望的案例放弃了。(当她上台时,圣灵说:“罗塞拉-格里菲斯,你是个酗酒者,在你身上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但’主如此说’….”她就被释放了。)她作了她的见证。众人都哭了。但过了一会儿有人说:“哦,她是个可爱的孩子,但她是五旬节派的。”

你没看到那个人造的绿眼睛的老魔鬼吗?哦,你无法粉饰它。它仍然是罪和不信。我不管它是耶和华见证人还是其他什么见证人;只要神在那里,我就会和它在一起!完全正确。当神在灵里运行的时候,他的儿女也会跟着运行。
有人的录音机….对不起。我不是过于兴奋了,但我感到了真正的虔诚。哦,有关它的一种东西,让你全身都被充满了。这道…不是在你身上,而是在你里面。它让你里面的每一根小纤维都动起来。
人靠头脑工作,靠眼睛看。你瞧,魔鬼对那个女人说:“哦,这树真好看。”
她说,“看起来很悦目。”看到那同一个魔鬼,如果他能让你只是停下来一分钟,他就会使你推理出来。他可以让你用头脑思考。但神不使用人的头脑;神使用人的心!神在他的心里工作,而魔鬼在他的头脑里工作。神选择了人心。圣经说:“”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
18

一段时间以前,是许多年前,科学家们说:“嗯,神肯定犯了一个错误,因为人的心并没有思考的能力。”是的,他指的是你的头。“如果神指的是头,他就会说 ”头。“但他说的是 ”心“,所以我相信他指的是心。

你要知道,大约五年前,我当时是在芝加哥。在报纸的头条上看到一篇很好的文章,科学发现在人类的心脏—不是动物的心脏—人类的心脏里有一个小隔间,里面甚至没有血细胞。那是魂的居所。所以人确实是用心思考的。神说的没错。
19

而我们每次都会发现,神是对的。他用头来思考,但他在心里相信。呐,魔鬼通过他的头脑思考,要给他一些用眼睛来看的东西。但他的心会让他相信一些看不到的东西,因为这是他心中已有的信心。他用他的心相信他看不见的东西。而魔鬼转过身来,利用他的头脑,让他用科学证明一些东西。而他的心却转回来否认它。

哦,如果我们能摆脱头脑中的知识和头脑中的信仰,转而相信内心的宗教,神就能在教会中运行,从我们的头脑中,进入到我们的内心。一个人在他的心里相信。他用他的头去思考,用他的心去相信。
呐,头脑会推理事物;心根本不去推理。它只相信神所说的话。但是你瞧,今天我们是如此的科学(无论如何我们美国人都是如此)。我们太科学了,必须全部证明给我们看。
20

从前有人说主行了一个神迹,他们就相信了。他们想,“这就对了。感谢主。”但是今天,哦,我们要用科学的方法把它拿过来,证明它。如果它可以被科学证明,那么它就不是信心了。哦,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如果它是科学的,它就不再是信心了。

如果摩西说:“等一下,让我停一下。那棵树上被喷了什么化学药剂?那些叶子着火了,但他们没有烧着。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当它停止燃烧的时候,我会摘下一些叶子,把它们带到实验室里去,然后我把化学成分分析出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科学的东西。”
如果他有这样的想法,神就不会说,“脱掉你的鞋子。”了。他做了什么?他谦卑地走上前去。他不管火…怎么烧,也不管树有没有着起来;他在寻求神。其他每一个神的儿女都会以同样的方式相信。他听到一个声音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摩西。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
21

如果你今晚下去聚会,你发现有什么地方是错的—“人们发出太多噪音了。传道人讲道时间太长了。我可以科学地告诉你,那里的人很疲倦。他们不应该在晚上熬夜那么久。”—你随便吧。但那些脱掉鞋子来的人,他们的头脑知识被抛在了后面,心向神敞开,你会听到一个声音说:“我就是复活和生命。”

“我要下去数一数,我的教会有多少成员参加了那次复兴。我会马上赶回去告诉牧师,我们好的长老会、卫理公会、浸信会的弟兄们都在下面。真是羞耻。”嗯,你又来了,又回到了头脑。神对付的是人心。
22

呐,你心里有一个空的小隔间的原因….是神把你塑造成那样的。那是有目的的。你心里的那个小隔间…你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是属于你的,但那颗心是属于神的,那…神给自己在那里造了个小房间,使他可以坐在控制塔里,他就可以引导你了。称颂他的圣名! 哦,如果我们愿意让他做驾驶员,让圣灵做副驾驶,我们就会在生命的海洋上得到引导。这是他的驾驶舱。

但人是怎么做的呢?他听从了他的同胞,接受了魔鬼进到那里面。魔鬼进入其中,引导他去看他能用眼见到的东西。神引导他去做主如此说的事情。
难怪人们不能相信神的医治,魔鬼坐在里面说:“你不要相信。”
“是的,先生,魔鬼先生,没错。”
但神坐在心里,让他的道对每一个相信它的人变得真实。虽然它可能不会即刻发生,也许他们无法做到,但他们无论如何都相信,因为神如此说了。
23

亚伯拉罕,当被告知他要从撒拉得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当时已经六十五岁了,而他已经七十五岁了。多么可笑的景象。一个六十五岁的老人… 或者说七十五岁的老人和一个六十五岁的女人,去市中心买了所有的别针和纽扣,“要有一个孩子了。”你觉得医生会怎么想?他说,“先生,我们想为新生儿做个安排。”

“以前生过孩子吗?”
“没有。”
“你多大了,撒拉?”
“六十五岁”
“什么,你多大了,亚伯拉罕?”
“七十五岁。”
“你拿着这些小靴子和东西干什么?”
“我们要有一个孩子了。”
“哦,我可以用科学的方法证明她已经过了更年期20年了。嗯,你没知识。”
24

但亚伯拉罕把那些没有的东西称为有的,因为神这么说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越来越坚固。第一个三十天,亚伯拉罕说:“撒拉,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有什么不同。”
“赞美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有的。”没错。
第一年过去了。“撒拉,你感觉如何,亲爱的?”
“没有什么不同。”
“赞美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有的。”
20年过去了。“你感觉如何,撒拉?”
“没有什么不同。”
“赞美神,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有的。”
25

为什么?神这么说了。这不是在他的头脑里的,而是在他的心里的!神不在头脑里说话;他在心里说话。那是神住的地方。如果神在心的宝座上,他就搅动你。他让你去到那里…看见他要你看到的东西。而你要把你的眼睛从魔鬼谈论的事情挪开。你要与神保持一致。

而我们,是作为亚伯拉罕的儿女…圣经上说,我们在基督里死了,就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就按着应许成为了后嗣。我们对神的相信连二十五分钟都不到。而亚伯拉罕信了他二十五年,后来还要把孩子带去杀了,再来验证这个应许。而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孩子。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们就会有亚伯拉罕对神的信心,我们就不会把违背神的话的事情说成是已经发生的—如果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26

呐,朋友们,我知道这很粗鲁,但这是真实的。

呐,接下来我们注意到,神选择人的心。他是掌权者。呐,当罪进来,扰乱了你的心,魔鬼就进来了,把它全部挡住了;于是神就派他自己的儿子,是照着罪人肉体的形像造的,来洁净那颗心,使他能进来。他造了一条路,就近,或者说预备,下来开出了一条路,使他可以洁净你的心,好让他进来。他不能进入你存留着所有的罪和不信的心。
“我是长老会的。”“我是五旬节教派的。”“我是拿撒勒派的。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无论如何我只想成为神的孩子,瞧?但只要你有这样的想法,神就不能进入那里。你只是一个长老会的人。你只是一个五旬节派信徒。你只是一个拿撒勒派的人。但当所有的想法都离开,神就可以进来并且掌权,激励着你变得正确。看到了吗?神必须进来做掌权者。
我们联合在不同教派的头之下。而神要我们联合在他的头之下。我们联合在自己的头之下,神要把我们联合在他对我们心的带领之下。人在这里面产生出了多么大的不同啊。
呐,你不能站在中间的立场上。我希望你们明白这一点。你不能站在中立的立场上。你必须选一个或选另一个。
27

一段时间以前伟大的福音传道人葛培理,我相信他是神的一个仆人,而别的福音派的人….但是葛培理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吃早餐的时候说,他拿起圣经,他说:“这就是标准。”他说,“当保罗去传福音,有一个归信的,他一年后回去,他从那一个得到了三十个。”说:“我可以去到一个城市得到三万归信的,一年后回来,连三十个也找不到。”

嗯,也许他们是成了葛培理的信徒,也许是成了威廉-伯兰罕的信徒。如果他们是这样的,我会说他们走不了多远。但如果他们是神的归信者,他们就会永远留在这里!当时我想,“比利,我真想在这里说点什么。”
比利,奥洛,我自己,其他人,传道人,牧师们,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到禾场去传道,当它是… 这个人悔改他的罪。他走到祭坛前,说:“神啊,赦免我。”而他确实赦免了他。然后发生了什么?污秽的灵从他身上出去了。然后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他转移到了一些老的 “停尸房。”我真不想这么说,但这是事实。
28

我总是为一具尸体感到难过。他们把他们带进他们的老太平间死了,然后他们要确保他们保持死亡的状态。他们就把液体注射在他们里面,以确保他们不能复活。

这就是一些老的、冷淡的、刻板的教会的做法。注入一些老旧的人为的教义,以确保你保持死亡!你知道这是正确的。每个教派都是这样的。去那里,用一些旧教义来灌输给他们。哦,你念三一颂,你重复使徒祷文或某些信经,你….。
圣经中哪里有使徒信经?没有这样的东西。如果说使徒们有什么信经的话,那就是 “悔改!”我想彼得在使徒行传2:38中说出了使徒信经。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应许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孩子,还有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的。”他们有一个信经,就是这个。但不是这些人造的信条。
看到魔鬼是怎样的弄出了他的模式,是不是很奇怪?在前段时间,在穆罕默德的墓地我注意到,在穆罕默德的墓地前,有一匹白马站在那里。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了。他们每隔四个小时就会换一次守卫。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期待着穆罕默德有一天能复活,骑上这匹白马,征服世界。
29

你知道耶稣将是骑着白马来的吗?看到它看起来有多接近吗?教会及所有的信条和教派,看起来多么接近,就像真的一样?圣经上说,在最后的日子里,这两个灵会非常接近,如果可能的话,连选民也被迷惑了。这不是共产主义,而是教会主义!是的,是教会主义!那是欺骗者。

注意共产主义,俄罗斯。俄国想把全世界合而为一, 因为他们心中有一个统一的愿望。但他们想把所有的人都联合在共产主义之下。那是他们的想法。瞧,那是人为的。嗯,联合国也想把他们联合起来,全部归入联合国。到哪里?用军事力量把他们联合起来。
人不是靠军事力量生存的;人是靠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能力生存的!不是靠军事力量,靠人造卫星等等。我们是靠着耶稣基督的能力而存活的。
但看看他们是怎样….注意到他们是怎么做的吗?看看这里的宁录。他想把人民联合在一个人之下,建造一座塔。它要模仿的是什么呢?雅各的梯子,从地上到荣耀。
30

那天主教呢?他们想把整个世界统一在一个天主教之下。那新教呢?他想把他们统一在一个教会联盟之下。就像天主教一样错误和黑暗。这就是那个同样撒谎的老魔鬼!这是真实的。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们想要什么?他们想让他们都成为一个教会联盟。“我们都在一个人的领导之下,只要我能够成为统治者。”天主教希望他们都在一个头之下,教皇可以成为统治者。俄国希望他们都在一个头之下,共产主义可以成为统治者。联合国希望他们都在一个头之下,我们美国可以成为老大,因为我们是最大的国家。
都是同一个魔鬼: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是被魔鬼控制的,所以圣经上说。“我们在这里本没有长存的城,而是寻求那将来的城。”
我曾站在法老王和凯撒王的地盘上,要往下挖二十英尺才能找到他们的宝座所在之处。每一个地上的宝座都会倒下,每一个国家都会倒下,每一座建筑都会倒塌,每一个人造的信条都会灭亡,但基督却会永远长存!
为什么要在这样的东西下联合起来呢?它一开始就是失败的。但是所有的人都想联合在这个下面。
31

呐,你不能站在中立的立场上。你就是无法做到。“污灵离了人身,就走过干地,寻找安息。”

这个人下去,他得救了。他被带回了教会。呐为了确保他不被其他教会误导,他们给他做了灌输。“现在,如果你要加入这个教会,你必须遵循我们的信条。你必须把所有其他的东西从你的脑海里赶走。”不需要告诉我。我知道的。
“你必须遵循我们的教派。你必须接受我们的洗礼方式,就是在你的头上浇一点水【或其他方式】。”他们有的人洗礼时面朝前倒下洗三次,有的人则是背朝后倒下洗三次。其实这有什么区别呢!但你跑出来,大惊小怪。说明这是人为的。它必须倒下,因为 “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连根拔出来。”一定是这样的。
“但在这磐石上…”什么磐石?耶稣基督的属灵启示。“我要将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
32

天主教说是彼得。新教说是基督。但耶稣说:“在这…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启示的。”主耶稣的一个属灵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不是因为某个人告诉了你。“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不是因为你在圣餐里学到的,不是因为你吃犹太面包学到的,不是因为你在一堆信条里学到的;而是因为圣灵把它启示给了你。“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说明他们会反对它,但他们永远不会得胜。
呐,我们继续….这污秽的灵,那么他做了什么呢?他过去,他进入到这个人里面,他开始告诉他这个。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就像耶稣说的,“你们走遍海洋陆地,使一个人入教。”你跟他讲完之后,他成了什么?一个比他一开始更有两面性的地狱之子。你可以更好地对付一个街头妓女。你可以更好地对付一个街头的妓女或某个酒馆的酒鬼,而很难对付这些老牌的、所谓的基督徒。这是完全正确的。
33

他们坐在那里,像癞蛤蟆吃了炸弹一样炸开了锅,只会越变越糟—而他们对神的了解,不比一个霍屯都人对埃及骑士的了解更多。你知道那是事实。下去看到神的荣耀,有人得到了医治,却只会说,“这是心理学。”当你没有可信的东西的时候,你怎么能相信呢?如果神在你内心的宝座上,我告诉你,他会同意他的每一句话。知识只会说,“这不可能。”科学说,“这不可能。”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不信者会说:“我表示怀疑。”
神说:“阿们。”
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圣灵说,“阿们。”
教会的信条会说:“嗯,他是在里面….所以他在。”
“我是主,医治你一切疾病的。”
“嗯,他曾经是的。”
但心中的圣灵会对神的每一句话说 “阿们”,因为是他写的。他是作家,他是作者。
但是那些不信的、属科学的、光鲜亮丽的学者,拿着DD.D.、Ph.D.、LL.D.,之类无用的东西,他们会不同意,因为他们不知道有什么不同。就像那个南方的黑人,他一直在唱歌。他的老板说:“三宝,”说:“你怎么这么高兴?”
他说,“我有了心里感觉得到的信仰。”
“哦,”他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感觉得到的信仰。”
他说:“老板,你犯了一个错误。”
说:“是什么?”
“你应该说,据你所知,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感觉到的信仰。”
34

真正从神那里重生的经历就是这样的!人们说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说明他还没有得到。他相信他的信条,我们相信神说的话。

呐,发生了什么?你无法保持中立。你必须被什么东西所充满才能生存。注意,你可能会被某件东西而不是另一件东西充满。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在犹豫不决。”不,你不是的。圣经明确说过,所有没有被圣灵盖上印的,都得到了兽的印记。所有没有神印记的人,额头上都有兽的印记。你现在已经有一个了。
我想测试一下,看看我们现在所站的位置。哦,兽的印,记住,是一种宗教标记。它肯定是的。你可能充满了宗教。你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宗教。但这根本不能拯救你。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一个宗教狂热者。不去摸,不去尝,不去处理,不去闻。这和圣灵没有一点关系。
35

你可能被一堆恶意所充满。你可能被一堆偏见所充满,充满到你甚至不能坐下来听完一次讲道。你可能充满了很多的仇恨:你鄙视每一个与你不一致的人。你可能也充满了很多的胡言乱语。你可能充满了很多亚瑟-戈弗雷的下流笑话,以至于你认为周三晚上你可以不用去教会什么的。你可能满脑子都是猫王的摇滚乐。那倒是真的。你充满了一些东西,你活出的生命见证了你充满了的是什么。“凭他们的果子,你就能认出他们。”你被一些东西填满了。你可能被一堆懒惰填满了,只是懒得去做什么。

36

嗯,你其实不必这样。基督死了,使你可以从这些事情中得到洁净。你可能被一堆信条填满。你可能会被一堆的教派所充满。但是神不希望你被这些东西所充满。神在那里造了一个地方,把他自己放进去。神要你被他自己所充满。

当你被神充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当你被神充满的时候,你就会被圣灵充满。你被能力充满。你被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顺、温柔、敬拜赞美所充满。
你充满了喜乐。大卫说,“我的福杯满溢。”如果大卫在圣灵降临之前,杯子已经满溢出来了,那现在会是什么样的呢?
你是被某种东西充满了的。如果你被人的想法所充满,如果你被教会的理念所充满,如果你被信条所充满,你就只会给自己建造一个必定倒塌的巴比伦。如果你用现代世界来充实自己,如果你用欲望来充实自己,如果你用骄傲来充实自己,如果你用你的教派来充实自己—你就迷失了。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持久,那就是用圣灵充满神原本造你时,放在你心里的那个小房间。
37

有一天,门徒们说:“你复兴以色列就在这时候吗?”

他说:“这时辰不是你们能知道的。父已经放在他自己的心中。但你们要被圣灵充满,即刻你们就会【不是要等到那时候】,那时候你们就会在耶路撒冷、犹太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38

我亲爱的朋友们,今晚我可以这样对你们说。神要我们合而为一,但他所说的要我们合一,不是在人作头的愚昧之下,而是在圣洁的神之头下,他要我们这样合一。联合成为如同一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教会,一个民族,一个观点,一个目的,一个动机,一个目标:就是耶稣基督。一件事,侍奉他;一个爱,神的爱;一个弟兄之爱,人的弟兄之爱;一个团契,圣灵的团契—我们就这样联合起来了。

这就是神今天正在建造的,不管魔鬼怎么做。他正在建造一座塔,那塔是由一群联合的人所造的:由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所造的。它是由所有重生的人组成的,这些人心中有圣灵的洗,充满了那个隔间,并直接向神寻求拯救。
39

我们就合而为一了。我们就不再大惊小怪了。我们不再争论。我们要像男人一样行事。我们要穿得像男人。我们要穿得像女人。作为神的儿女。我们的品格,我们的行为,我们的信心将证明出来。当神说什么的时候,我们会说 “阿们”。如果圣经说要我们做某些事情,我们就会去做。我们不会反驳,我们只会去做。这就是神要我们联合在下面的。哦,我们在这个时代应该怎样行。

40

前一段时间,在南方,他们曾经对黑人实行奴隶制。南非人,波尔人到非洲去,买了那些奴隶,或者俘虏了他们,然后把他们带到这里,卖给南方人当奴隶。他们就像卖汽车一样卖他们。它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他们卖到他们那里的奴隶。他们很伤心。他们不得不鞭打他们,去让他们工作,因为他们是悲伤的。

那些经纪人—他们会到处走—去买一个人,就像是去一个二手车场买一辆二手车。哦,这是错的。当他买下他们,以一定的价格买四五个,然后以一定的价格把他们卖给另一个人。买体型大的、结实的、健康的;把大个子的男人配给大个子的女人,生出高大,健壮的奴隶—就像对待动物一样。
有一天,某个经纪人来到一个老种植园,他说,“我想知道你有多少奴隶要卖。”
他说:“哦,也许有几个吧。”
说:“我可以看一下吗?”
说:“你可以看。”
41

他走到种植园里,开始四处查看。他发现他们在那里对他们大喊大叫,责骂他们,因为他们在伤心难过。他们再也回不了家了。他们的妈妈在那里,爸爸在那里,也许宝宝在那里,丈夫在那里。他们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他们在这里做奴隶,他们会死在这片土地上,埋在这里。他们很伤心。

但这个奴隶买家碰巧注意到一个年轻人。他们不用鞭打他。他挺胸、下巴抬起,认真对待眼前的工作。买奴隶的人对主人说,他说:“我想买下那个奴隶。”
“哦,”他说,“但他是不卖的。”
他说,“他和其他的奴隶有很大的不同。”
说:“我知道。”
说:“你就开个价吧,你要多少钱才卖他。”
他说:“我说过他不卖。”
他说:“莫非他是工头,比其他的人强吗?”
说:“不是,他只是个奴隶。”
他说:“你给他吃的和他们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吗?”
说:“不,他们都在外面的厨房里一起吃。”
“那么,”说,“这个人和其他奴隶有什么不同?”
他说:“你知道吗?”他说:“有一次我自己也在想这个问题,后来我搞清楚了。”说:“我发现在非洲的故乡那边,他的父亲是一个部落的王。”又说:“虽然他是个异乡人,他远离家乡,但他心里还是知道自己是王的儿子。他的行为就像一个王的儿子。”
42

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应该如何行?我们应该如何展现自己?作为王的儿女,我们应该像神的儿女一样穿衣、行事、生活、说话、见证。虽然我们是一群寄居的,我们在一个陌生的土地上,在这垂死的世界中,但我们却是王,耶和华神的儿女。我们应该与他的道认同。我们应该对他的灵说 “阿们”。我们应该像弟兄姐妹一样团结在一起,像王的儿女一样行事。

哦,我的天!这对一个浸信会教徒来说有点难,但我现在感觉到了真正的虔诚。我相信我几乎要大声喊叫了。你不认为他们会喊叫,你有时候应该在我身边呆着。哦,我感觉很好,因为我知道永生神的灵在这里!我刚刚看到一些事情发生了,使我的魂燃烧了起来。哦,称颂他的名!
神总有一天会让一个教会联合起来。就在不远的路上。我们会合而为一。我们的目的将是合一的,就像伟大的圣殿一样,当它建成为一体的时候。四十年之久,并没有锯子的嗡嗡声,也没有锤子的声音。
43

神把他们从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中分离出来,都是看起来很滑稽的形状。但总有一天,圣灵会来,就是那被弃绝的房角石;到了那日,整个建筑会被严丝合缝地搭建起来。绝对如此。

那被拒绝的石头就是主要的房角石。你们这些宗派的建立者,记住这一点。被弃绝的石头是主要的房角石。他今晚就在这里。我相信他。
44

哦,多么奇妙。多么荣耀啊!我知道他就在这里!哦,我希望你能像我一样感受到。我知道你认为我…我可能看起来很傻,但我不是。你可能认为我不知道自己的立场哪里,但我知道。哦,这是永生神的灵。我简直不能再讲下去了。只是有一些东西,荣耀的喜乐铃声刚刚临到我。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只是有些事情…

我知道有一个时刻会到来,有一件事情要发生。我看见它就在不久的将来发生。活着的神的灵新鲜地落在他的教会中,一定会有一些事情发生的。我听到了桑树丛中的声音。
45

有什么东西刚刚对我的心说话,说:“不要怕,传道人。他们会合一的,终会有那么一天!他们会相信的。”也许需要逼迫和什么事情来驱使我们在一起,但神会驱动他的教会联合在一起,就像我站在这个讲台上一样确定。联合在一个人之下,那就是基督。基督将是头。没有任何一个教派会成为头。基督将是每个信徒的头。哈利路亚!

不要一听到哈利路亚就害怕。哈利路亚的意思是 “赞美我们的神!”他配得我们对他的赞美。是的,先生。
前段时间我在讲道,一位女士走到我面前,她说:“伯兰罕弟兄…”她属于某一个宗教异端。她说,“你的讲道有一点我不喜欢。”
“哦,”我说,“我猜应该有一大堆,女士。”
她说:“但只有一件事,你对耶稣夸耀得太多了。”
“哦,”我说,“女士,我怎么夸耀都不为过!如果我有一万万条舌头,我对他的赞美也不够。他是如此的真实。”
她说:“可是你想把他神圣化了。”
我说:“他是神圣的。”
她说:“他只是个先知。”
我说:“如果他只是个先知,他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骗子。可他不仅仅是一个先知。他是先知的神。”
46

她说:“你试图让他变得更神圣。”说:“你说你是一个基要派的。”

我说:“我是基要派的。”
她说:“如果我用圣经向你证明,他只是一个人,你会接受吗?”
我说:“如果圣经是这么说的话。”
她说:“约翰福音11章。”她说:“圣经说,当耶稣下到拉撒路的坟墓前时,圣经说:’他哭了’。”
我说:“这是你要引用的经文吗?”
她说:“肯定是的。他不可能是神圣的,却还会哭泣。”
我说:“女士,你的论点比用饿死的小鸡的影子做的肉汤还要稀。”我说:“那有…在神那里是不成立的。”
47

我说:“你没有看明白。当他下到拉撒路的坟墓前时,他哭了。那是一个人在哭。但当他挺直瘦小的肩膀,说:’拉撒路,出来吧’,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朽坏认识它的主人,灵魂知道它的创造者,一个死了四天的人站起来了。那不仅仅是一个人,那是神通过一个人说话。他既是神又是人。”

的确,当他那天晚上饿着肚子下山,在灌木丛中四处寻找吃的东西时,那是一个人饿了。但当他拿着五只饼和两条小鱼,喂饱了五千人时,那就不止是一个人了。是的,确实如此。
48

当那天晚上他在外面的海面上,他是一个人,当时他已经很累了,而且力量也从他身上消失了,因为他整天都在医治病人和看见异象。他是一个人,累了,躺在那里,海浪甚至没有把他唤醒,海里的一万个魔鬼发誓要在他睡着的时候淹死他。他是一个人,当他又累又困的时候;但是当他把那只脚放在船的桅杆上,抬起头来,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海浪都听从了他的时候,那就不单单只是个人了。他真的是。

49

我想联合在他的能力之下。今晚我想和你们这些男人女人们在他的能力下联合起来。他在十字架上确实喊着说:“父啊,你为什么离弃我?”他作为一个男人而死。但在复活节的早晨,当他打破罗马的封印,滚开石头,凯旋而起的时候,他证明了他是神。他鼓舞了人心。他看起来像神,他的行为像神,他就是神。这是真的。

难怪诗人说。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着我的罪孽远去。
复活,他自由地称义,直到永远。
有一天,他要来了—哦,荣耀的一天!
这是对的。
50

难怪瞎眼的芬妮-克罗斯比会說:

哦慈爱救主,莫把我弃掉;
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蒙主选召,
别把我弃掉。
你是我所有安慰泉源。
对我胜于生命。
在地上我还能有谁?
在天上我有何眷恋?
没错,“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我要把我的教会联合在一起,在圣灵的领域下,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肯定的。阿们。这些就是我想要召聚的,联合在圣灵的能力和带领下的人,要见证神的每一句话是真实的。阿们!
我相信神可以让此刻在座的人直接插上电源,进行你们从未见过的医治服侍—如果我们能相信的话。我相信他的同在就在这里,这位王。这里有一个王的呼喊。
51

你们很多教派的传道人看不起这群人,他们大喊大叫,你们和巴兰有同样的想法。是的他们做错了。你也错了,而你想了办法去隐藏你的错误。没错。

你说,“哦,那个五旬节派传道人和另一个男人的妻子私奔了。”浸信会和长老会的也是如此。但纸上依然留着你的记录。你知道,有些人的罪是明显的,有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求主赐予我圣灵合一的能力,把其余的都带走吧!
我同意埃迪-佩罗尼特说的:
耶稣的力量万岁!
让天使们匍匐在地。
带出皇室的冠冕
并为他加冕为万物之主。
阿们。肯定的,就是这样。
52

就是这样,弟兄们。联合在一个头之下,神。一个元帅,圣灵;一个目的,神的国度。那是他。哦,多么荣耀。我多么爱看到他。他的大能现在在这里。我甚至不打算叫出祷告队列了。神会从这个讲台上呼召你。我相信王就在这大营里。

巴兰看的是可朽坏的。他没有看到那条铜蛇和那块被击打的磐石。这就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他们硬着颈项,心和耳都未受割礼。他们看不到在教会前面的那圣灵。神在哪里,超自然的神迹就在哪里发生。
基督,教会的头,今晚要把我们联合起来,成为一颗心,一个目标。你们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五旬节派,应该团结在一起,像是同一颗心,同一个人:在一个王,神之下;一个领域,天堂。所有永生神的教会,长老会、门诺会,你们所有的教会,神想要拥有我们。他在这里,他的灵在这里。愿他今晚向你们证明,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理。
53

这里有多少人生病了,请举手。好的,要相信。只要相信。相信王在大营中。相信那有钉痕手的基督,他的灵,就在大营中。让他进入你的那个小公寓,他要进来。让他进来说:“我是王。不要理会主教说什么;我是王!我是王:你要相信我的话。我就是那个在加利利行走的王。”

“你是犹太人的王吗?”
他说:“你说的是。”
54

现在要相信。你们这些生病的人,我们从这边开始吧。你们这些生病的人,你们信神吗?你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吗?现在要有信心,并且相信。

坐在这里低着头,在这一排的最后的这个小女士怎么样呢?你有祷告卡吗,女士?你没有?你相信神吗?你相信他是王吗?你相信我像其他这些传道人们一样,以仆人的身份代表他吗?
55

我不是一个传道人,像传道人一样,一个受过教育的人。但我确实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只受过七年级的教育,但我读过所有七年级的书。瞧?我可能不太了解他的书,但我很了解作者。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了解作者,他就会启示他的书。

你说你没有祷告卡?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那是复活的耶稣吗?如果你相信,那妇科疾病就不会再困扰你了。你相信吗?那你就接受它,举起你的手。
在你身后的那是你丈夫。没错。你们是夫妻。我不认识你们,从来没见过你们。如果是这样的,请举手,先生。你相信神吗?你相信我告诉你们的都是真的吗?你有胃病,如果是对的话,举起你的手,挥动它们,你们两个都挥手,如果是对的。
56

那是什么?王在他的营中。为什么?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那这边的怎么样呢?你们相信吗?在那边的看台上的,你们相信吗,你们中的一些人?对神要有信心。

坐在那里的人呢? 他的衬衫领子敞开着,就在这一排。你相信吗,先生?是的,先生。你的头向后仰,在赞美神。在我看来,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我看看神是否会说话。你来做审判官吧。你在为你鼻子的病症祷告。你的鼻子里长了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请举手。我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吗?挥挥手。好的。继续前进,去好了吧。
坐在他旁边的这位先生,你怎么想的?我看到你这么近地观看着他。然后你就低头祷告。我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吗,坐在他旁边的人?好的。坐在这里第二排的。你不是在为自己祷告,你想为别人接受祷告。那个人不在这里。你相信神会告诉我是谁吗?
你相信王在他的营中吗?那会是他的… 触摸他的衣服的人?你在触摸什么,你知道的。你在为你的妻子祷告。你的妻子有高血压。这是完全正确的。如果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好的,接受它。相信它!
57

如果你能相信,你就能得到你所要求的东西。哦,多么美妙。所有在这里的人,无论你在哪里,现在就开始相信吧。王在他的营中,就是神的灵。我只能按照他指给我看的说话。肯定的。 “你若能信,”耶稣说,“凡事都可能。”

圣经上是怎么说的?那个女人触摸到了他的衣服。她去告诉别人,“去摸他的衣服。”他转过身,发现了她是谁。他不知道她是谁,但他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并告诉她她已经被医治了。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你能相信。他肯定是伟大的“我是”。
58

有一个小个子男人在那里挠着耳朵,看着我。你觉得呢,先生?你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光悬在你的上方,先生。如果神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愿意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站起来。你….

好的,只要听一分钟,你就不会有听力障碍了。你不但听力不好…现在你能听到吗?你也有哮喘,不是吗?咳嗽,嗯哼。咳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来自另一个城市。没错,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过来这里。
59

低下头一会儿。【这男人说:“我相信耶稣今天有同样的能力,就像他在世上的时候一样。”】永恒的神啊,我们不求神迹。我们要求的是怜悯。赐给这个人怜悯。把敌人从他身上带走。把聋子的灵从他身上拿走使他能听见,为了神的荣耀,奉耶稣的名。每个人都低头。

你这样多久了?【“我一直都这样,越来越糟糕,一年半了。】你相信神能医治你,让你好起来吗?【男人说:”我当然相信。“】他已经做到了。我只是在支撑着说话。呐…现在你没事了。呐,我要你回到你来的地方,俄亥俄州的富兰克林去。卫斯理-米勒先生(这是你的名字,从俄亥俄州富兰克林来),你回家乡去吧,你的听力恢复了,你的病好了。你的哮喘病消失了。现在去欢喜快乐吧。神祝福你。他连耳语都能听见。
60

哦,多好啊….坐在他身边的,你怎么觉得的?你真心的相信吗?是的,你肾有毛病,也有心脏病。你也来自富兰克林。好的,贝克小姐,站起来,奉主耶稣的名好起来吧。

“如果你能信,凡事都可能。”你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他在这里。他是奇妙的。他是伟大的。他是大能的。
我看到一位女士坐在尽头,举着手帕,朝这边看。那光在这女人身上。你相信吗,女士?我和你是陌生人吗?你的胆囊有问题。没错。你也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来自俄亥俄州一个叫汉密尔顿的地方。你的名字是亨德森太太。如果是这样的,请站起来。现在,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家好了吧。
对神要有信心。你觉得怎么样呢,坐在她身后的小姑娘,用手帕擦着你的鼻子,在哭泣着?你信神吗?你信吗?那么你就触摸到了什么。你有祷告卡吗?没有吗?你不需要了。你相信困扰你的肠胃问题已经离开你了吗?如果你相信,就来回挥动你的手。好的,那么你就可以上路了,你好了。
我挑战你们来相信它。哈利路亚!“如果你能信。”
61

你怎么想的,坐在这里的,刚好你猛地一抬头看着我,手帕在你…你有心脏病,不是吗?你来自俄亥俄州的黎巴嫩。马利亚,如果你相信,你可以回去好起来了。站起来,马利亚,让人们知道你是谁。好的。神祝福你。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如果你能信。
这里,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你有神经问题。坐在那里擦眼睛,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神经问题吗?瘦小的女人。如果你能相信,你就可以得到它。
把你的手按在坐在你旁边的女士身上,同时圣灵在那里靠近她。她患了糖尿病。没错,女士。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举起你的手。举起…对,就是这样。你相信吗?
62

你觉得呢,也是坐在她旁边的?你相信吗,全心的相信吗?你肝藏有问题、神经有问题,那个穿白色外套的女士。你相信神现在会医治你吗?举起你的手,你可以接受它,回家了。

哈利路亚!王在他的营地里!谁是王?王耶稣。
在很后面的,几排后面,有一个小女士在第三个座位, 坐在两个… 黑人女士的旁边。你有鼻窦炎,女士。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
63

坐在她旁边的那位黑人女士得了静脉曲张。你相信耶稣基督会让你好起来吗,黑人女士?如果你相信,你就可以拥有它。“如果你能相信。”

坐在你旁边的黑人女士有胃病。不要…在这边的,你没看到我在和谁说话吗?那道光?如果你能相信它,你就可以拥有它。我挑战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来相信它。
64

我们是什么?联合在一个伟大的王权之下,那是基督。基督在这里。哦,我的天!那颗在你里面的小心脏,那个小小的东西跳动在这下面,有所有的那些迷信和疑惑,所有那些恐惧,今晚有多少人愿意把这颗心与基督联合呢?举起你们的手。阿们!有多少人想把所有的世界从你的心里拿出去,把所有的罪从你的心里拿出去,把所有的不信从你的心里拿出去,你想把所有的教派和信条从你的心里拿出去,这样你就可以与基督联合了?感谢永生的神!那就站起来吧!阿们!

65

稍等一下。我看到了一些东西。女士,你站起来了。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身体侧面有问题了,是吗? 担架上坐着的是你丈夫。先生,你躺在那里会死的。那是一种癌症,它会要了你的命。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愿意听我作为神的仆人所说的话吗?拿起你的小床,回家去吧,奉主耶稣的名,你会好起来的。

他在这里。王在营中。好的。耶稣基督活着。那你们其他人呢?是什么让他联合起来了?联合在了永生神的能力下。看他奔跑着,赞美着,跳跃着,赞美神。王在他的营中!哈利路亚!其余的人都站起来。赞美归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