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16E 通往心上的门

1

谢谢你们。你们请坐。

我当然想要感谢你们每一位,为在这次聚会上有这么一段美好的团契。我对我的儿子,维尔博士,还有我的伙伴们,利奥,吉恩说,我们都在说,这是我们一段时间以来最属灵的聚会之一。这真的… 你们不相信吗,弟兄们?真的是这样的。
你们是一群可爱的人。我这么说不是为了礼貌。我这么说是发自内心的。我告诉你们的任何事情,都是发自内心的。我想让你们也能这样对我。那我们就知道我们彼此的立场。永远只说真实的意思,因为如果你不这样,耶稣说如果你不从心里说,那就是虚伪的。
2

所以我要感谢你们每一个人。我要感谢在座的传道人弟兄们,感谢你们在这次聚会中的忠诚支持。你们聚集在一起,今晚也是,你们来到这里,解散你们自己的教会,在这最后的夜晚来到这里和我们聚集在一起。弟兄们,愿神祝福你们。

我祈求神祝福你们,使你们的事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尊荣,因为你们是如此的忠诚,努力帮助我所为之站立的事工,如此英勇,使我能知道如何站立。我希望有时间能和你们一起回去。我想能再回来和你们有个小小的交通。我真想我们可以一起吃个早餐,然后我能够和你们握握手。我这次没做到这一点。
3

但是你知道,当我回来的时候,如果主愿意,我们去钓鱼怎么样?你们喜欢这样做吗?我喜欢钓鱼。我什么也钓不到,但我喜欢拿着鱼竿。我知道你们也喜欢。如果神愿意,我们会回来钓一会儿的鱼。我很乐意。

我当然要感谢你们的忠诚合作。比利都给我看了,我相信是昨晚,他或维尔博士给我看的,甚至报纸… 我想报纸上有一个60美元的广告,或65美元。报纸把广告一分为二,只用了三十多美元。呐,这是一个很好的报纸。我很感激那个。
4

如果编辑或者报社的工作人员在这里,我不认识他们,最近才知道,没来得及告诉他们,替我谢谢他们。我肯定感激他们。如果你拿着那份报纸,就给他们写个小纸条,告诉他们你的想法,你很感激它。因为那是….

只要你在一个城市里有了这样的报纸,那么,你就有了一份好报纸。首先来说,很多人根本就不会把它登上去,然后如果他们做了,就会受到批评。但那是一份好报纸。神祝福他们这些做到了的人。
然后我们要感谢人们让我们拥有这个礼堂,这个篮球馆。我相信这就是所称的兵工厂大楼。有些人在加油站下面告诉冯克弟兄,是我的一个朋友,昨晚刚从我们家乡的城市上来,现在要把家安在这里离你们很近,他是在美国政府工作的人。
5

他说:“有那么多车进来,就一直问兵工厂在哪里。他就站在外面,每个人,当他们开车进来的时候,他们不是要来加油的,说:”去某某….兵工厂在这边。“下一辆车来时,他说,”兵工厂在那边。“那么他们会说,”谢谢你,“然后继续走。所以,这是非常好的。

我们一直用餐的饭馆,真是太棒了。我们一直住在这里,灰草坪汽车旅馆。这么一个了不起的男人,一个了不起的人。他们一直对我们这么好,如同我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是一个基督徒,一个信徒。有这么多的事情。
维尔博士去的那儿,他们甚至在旅馆里为他修剪了胡须或什么的。我不记得他住在哪里了。就在你穿过铁轨到这里来的11号公路之前。你们一直都这么好,我们很感激你们。
6

呐,据我所知所有的款项都已经付清了,你们做到了。这是我们本来要求的。呐,但他们说他们今晚为我准备了一份爱心奉献。我很感激那个。呐,我已经在事工场27年了…一生中从来没有收取过奉献。从来没有拿过奉献。

我记得有一次,当我在杰弗逊维尔的浸信会堂做牧师的时候,那是在那种艰难的时期,你知道,你知道我们只是穷人(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曾经到了一个地步,我无法使收支平衡了。你有过这种状况吗?我们都有过,不是吗?
我对我的妻子说,我说:“我要过去收一个奉献。”我们甚至没有一个奉献盘。当我们建造教堂时,我们把一个小标志, 一个小盒子放在后面,说, “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就这样付清了钱。
7

呐,人们本来可以给我奉献,但那时我还年轻,还能工作,所以我每周工作六天,干些体力活儿。我说:“这次我实在是入不敷出了。我欠了一个账单。”我说:“我今晚要过去要求奉献。”

她说:“我要过去看着你做。”
我说:“好吧。”当时我们就住在教堂对面,两个小房间。我想我们的房租大概是六块钱一个月。这在当时是贵的离谱,所以我们… 只是一个小木屋。
所以我们到对面教会去,我说,“大伙儿们,我跟你们说,我其实并不想这样做。”但我说,“我到了一个地步,欠了一些债务,我答应别人,我会在我们的….我们的家具和一些东西欠了将近九十块钱,而且,”我说,“我们的杂货费还差一点。而我每小时只赚三十七美分。”我说,“不知道我能否…你就,我今晚会把我的帽子给你们传一下,你们就,如果你有几个五分硬币的话,如果你愿意帮我一下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8

老吉姆-怀斯哈特叔叔—永远无法忘记他。

他带着大大的笑容起身,他是执事之一,去拿了我的帽子。我看到坐在我面前的一个小老太太,最可爱的小老奶奶,坐在那里。今晚她在荣耀中了。她过去常穿这些小围裙,里面有口袋,你知道你把你的手放在围裙下面就能碰到那个口袋。我不知道,瞧。她可是一个真正的小圣徒。她的名字是韦伯太太。
我看到她伸手到这条旧围裙下面。当我讲道的时候,她就坐在那里,低着头,为我祷告。一个真正的圣洁的女人。她伸手从下面拿了一个小本子,从上面解开,开始用手指… 在里面摸索着要把硬币拿出来。
我告诉你,我无法做下去了。
9

我说:“哦,我只是在逗你们玩呢,看你们会怎么做。”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哦,我的心在我里面哭泣,想到我会从那个可怜的小老太太那里拿走硬币。

以前有一位老弟兄经常下来。吉恩,你还记得老雷恩弟兄吧,他有长头发。他来自本顿港,他把圣经放在胳膊下。然后骑着自行车下来。你可以想象那是什么景象,来聚会—那头发吹在他身后,骑着这辆自行车。所以他把那辆旧自行车给了我;它的链子倒退了。这对浸礼会的人,是不是有些话要说?但它确实是。它就这么被给出去了,就这样。
所以我就把轮胎补好,然后去了一毛钱商店,买了两种不同颜色的油漆。我花了两毛钱给它刷了漆,然后卖了五块钱,还清了债务。因此,我根本就不用去收奉献了。这是我第一次收奉献的经历。
10

朋友们,我希望我不必接受它。我的开支很少。我没有任何电台广播。我没有任何占用钱的东西,只是我的一点办公室的工作。而我在办公室和家里的开销,平均每天用掉一百元左右。这就是我可以去小团体的地方的原因。

11

你认为奥洛-罗伯茨一天运营花多少钱?我最后听说的,大约七到八千一天。葛培理的是一分钟好几千,当他在广播的时候。呐,奥洛-罗伯茨愿意来这些小地方举行复兴。奥洛-罗伯茨是一个真正的好弟兄。他是一个好人。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在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有一个小破帐篷。我在另一边有一个大礼堂,那天晚上奥洛来了坐在边上,只是一个小男孩传道人。我们一起拍了一张在院子里的照片。他说,“你认为神会听我为病人的祷告吗,伯兰罕弟兄?”
我说,“他会听任何人的祷告。”
他说,“我相信。”现在我坐在他的边上了。
12

但是,你瞧,神知道我没有智慧来照顾这样的活动。哦,天哪!电视和其他一切。我无法忍受它,如果我不得不, 你知道,走出去,收取钱,担着这么多的责任,我会疯掉的。所以我就是做不到。而即使他喜欢来小地方,但…

我刚刚在一个能容纳20人的地方举行了一次复兴。没错。但是你瞧,我没有花太多的钱。呐,我的做法是,我只是等候主,如果他叫我去一个有二十个人的地方,我对世界、对电台或任何东西都没有义务,所以我去不了那些地方,所以我只是去举行复兴。如果是要在,你知道的,采石场,或者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
13

那么如果他要我去非洲、印度,或类似的地方,向五十万人讲道,他总是会让人来支付费用。我只需坐下来,做他让我做的事,就能运转得很好。所以我喜欢这样。神知道我没有奥洛-罗伯茨他们那样的智慧。你看,奥洛-罗伯茨是一个大学毕业生, 四年的心理学。所以你可以看到他是个聪明人。而我不够聪明,主知道这一点。

有人想给我,一些….嗯,那是一个四方教堂。祝福他们的心,他们是很好的人,他们要给我一个学位,是在那里博士的学位。我说,“弟兄们,我不可能接受那个的。”
14

我说:“你知道人们可不好糊弄,他们知道一个有博士学位的人不会像我这样站起来用一些老慢的南方话说:”他呀,俺呀,咱呀,[磁带不清楚]。“我说:”你们比我更知道这个。“

我说:“我很高兴我够聪明,知道不应该这样做。”我说:“那无论如何也不会使我的讲道更好,也不会使神的工作继续下去。我很感激它,但我宁愿做个比利-伯兰罕,就这样保持下去。那是他创造我的方式。”
呐,我不反对这些学位。那是很好的。但它们是为有智慧的人准备的。没错,一个人知道… 一个人知道什么…不管怎样,语法是好的。所以,我们只是去爱人。我活着一个非常简单谦卑的生命。
15

我刚刚和我的小儿子约瑟聊了会儿。哦,天哪!他是标准的小男孩儿。你知道我… 有多少人记得在我的聚会上… 我在他出生前六年看到了有关他的异象,告诉人们它的事儿,说他的名字叫约瑟。

医生说:“她不能再有孩子了。”
我说,“是的,她可以。”
于是下一个孩子来了,是个女孩。然后我就被骂了一顿。传道人们从各地给我写信。说,“你是指约瑟芬吧,伯兰罕弟兄。”
我说:“不,我指的是约瑟。”
医生说,“她再也不能生孩子了。”
16

我说:“哦,是的,她可以的。她无论如何都会再有一个的。”所以当她… 我们知道四年后,她又要当妈妈了,可怜的小东西,我去了我的住处,为她祷告。我回来的时候,她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我说:“亲爱的,别担心。主刚才说了,这是’主如此说’。一切都会正常运行。”

所以她进去了,你知道等待的父亲是怎么把地上的油漆都踩磨掉的。我们等待着;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护士下来了,她说:“伯兰罕牧师?”
我说:“是的,女士。”
她说,“你得到了一个完好的七磅三盎司的男孩子。”
我说,“约瑟,你这么久才来,但爸爸很高兴见到你。”
她说:“你叫他约瑟!”
我说,“那是他的名字。” 肯定的。那么…
你知道当他还小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婴儿,他有一个四岁的姐姐,还有一个八岁的姐姐;撒拉和利百加。她们过去喜欢咬他,把他弄哭,只是为了表明他没有牙齿,你知道,他只有牙龈。她们以为那是什么。他没有任何牙齿,只是露出来了他的牙龈。
17

但他学会了这一点。我告诉你,他现在能穿过房子了,他的身高和他的宽度差不多。女孩子们坐椅子上,床底下,或者任何地方,他也知道怎么咬了。他现在让别人的牙龈发亮了。

前段时间我和他说话。他说:“回来吧,爸爸。我挖了些虫子;我们去钓鱼。”哦,我们没有时间去,但我们可以谈谈钓鱼的事儿,你知道的。那就好。只是聊聊它,把他抱在怀里,爱他一下。
孩子们对我们有很大意义。我觉得他们是那么甜美。他们是真实的。小约瑟,撒拉,还有利百加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他在我们年长的时候才来到我们身边。我已经四十八岁了,儿子才两岁。
18

如果要称赞伯兰罕的家庭,就赞美我的王后吧,我的妻子伯兰罕太太。三十八岁了,有了很多白发,站在我和公众之间,是有史以来最甜美的女人之一。所以她才是最值得称赞的人,如果有人…

总是马上就接起电话,当我听到它们响起的时候,长途,一小时64个电话,不分昼夜,瞧。她必须支撑所有这些。所以当你们给我们打电话时,你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可爱的小声音,就是伯兰罕家族的王后,也是我心中的王后。愿神祝福她。
19

我喜欢美好的家庭。你不感恩你的好家庭吗?这就是我对神的看法。当我离开的时候,我觉得在律法和恩典之间,我们不在律法之下;我们有恩典。我很感谢它。

当我准备出国的时候,我不会说:“伯兰罕太太,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不在的时候,除了我,你不能有其他丈夫。”
她也不会回答说,“听着,年轻人,除了我你也不能有其他的妻子。”呐,这不就是家吗?
我们只是祷告。我请求神祝福他们,帮助他们。她也请求神帮助我。我吻别她,说:“再见,亲爱的。”这就解决了。不管在哪里,我对她的爱都超过了人间的一切,以这种方式。只要我这样爱她,她也像我这样爱我,我们就会彼此真心相待。
20

只要你爱主耶稣,不管是守多少的安息日,还是吃肉什么的,都没有区别,你只要爱主。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如果你爱主,那爱会照顾它。

神祝福你们。我不是故意站在这里告诉你我的个人经历。但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们只是像你们一样的普通人,我们是一体的。而我作为你们的弟兄在这里。我希望有一天,如果主愿意,你们都觉得喜悦,它也是主的旨意的话,我想在这里,其中一个地方,搭一个帐篷,并停留约六个星期,这样我们就可以来一个传道人聚会等等。谢谢你们。
21

我想有一个下午的聚会,只是来教导人,而不是….只是在我所理解的属灵的事情上。对于神学,我不是老师,但在指导弟兄们方面,告诉他们如何进入这个灵,以更属灵的方式。然后每天晚上,可以呆得久一些。刚差不多熟知了,就要说再见。这样就不好了,你瞧。我真不喜欢这样做。我现在才刚开始熟悉你们。然后我们就得说再见了。

但总将会有一次,朋友们,如果我们再也不会在河这边相遇,当婚宴摆好的时候,我们隔着桌子看着对方,我说,“我好像应该见过你… 应该认识你。”
“是的,我参加了哈里森堡的聚会。”
你知道吗,一滴眼泪会从我们的脸颊上流下来,因为喜乐。然后,王会从他全部的荣美中出来,擦掉我们的眼泪,说,“不要哭,这一切都结束了,现在它准备好了。我在盼望那一天。在那之前,神祝福你们。
22

在我们读这道之前,让我们先来祷告。可称颂的主,哦,我们多么想感谢你,感谢你让我们有了这个伟大的聚会。坐在外面的车上等着,听“只要相信,”有人开车过来,转过去走了,甚至因为进不去而哭泣。神啊,求你丰盛地祝福他们的心。主啊,求你应允。那些可怜的、不能进来的病人,请你医治他们每一个人。你是神,我为他们献上这份请求。

主啊,求你祝福这群优秀的牧师,祝福他们的宗派,祝福他们的组织,祝福那些没有组织的人。主神啊,我们觉得,不管我们的宗派如何,我们都是弟兄。在你的儿子耶稣里面,我们都是一体的。我们祈求你祝福所有的外邦人,祝福这些教会的每一个成员。愿神应允一个老式的复兴在这个地区爆发,并要席卷数以万计的人进入你的国度。父啊,祈求你应允。
23

愿我那天晚上所说的话成为真实。我走了以后,瘸子将站起来走路,瞎子将看见;疾病:他们会发现自己的病好了;我们祈求这些事,主啊,我全心相信,他们也全心相信。

你在你的道中说:“如果你要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心里若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凡你所说的就必得着。”必成,山被挪开。
也许当我们说让它挪开的时候,只是一粒小小的沙子落下,但它已经在挪开的路上了。也许明天会掉落一勺,但它依然还在挪开的路上。它永远不会被察觉。可能成吨的掉下来,还是不明显,但有一天它要平了,因为我们这么说了。耶稣给出了应许。
24

残废的人可能连脚都不能动,但他已经在出去的路上了。他已经相信了。生病的人也许没有什么不同的感觉,但我们已经说出了它,主啊。这是你的道。你会尊重它。它不会徒然返回到你那里,它会成就它的目标。主啊,求你应允一切平安。

我们祈求你让我们再次相聚。感谢你把这个放在这些亲爱的人们的心里,今晚把这个奉献给你的仆人。神啊,我不配得到它,但我祈求你让我把每一分钱都花在你的荣耀上。主啊,求你应允。并把它加倍地还给他们,让他们到了那里时,把它放在他们荣耀的家中。
25

今晚请医治病人。通过道对我们说话。呐,我们已经把圣经的书页翻开来了,但只有一个人能解释出来。那就是写圣经的,圣灵。父啊,就近我们吧。在今晚的聚会中,给我们一个伟大的高潮。愿每一个恐惧,每一个害怕,每一个紧张,所有的一切都远离人的头脑,你的灵可以来到这里,给我们一个最大的高潮,是我们在任何聚会中都未曾有过的。主啊,求你应允。我们祈求它,不是为了我们的荣耀,而是为了神的荣耀,为了他的教会;奉他儿子耶稣的名,我们祈求。阿门。

呐,在可称颂的道中,我希望今晚只读一小部分。而你读的是整章。我要翻开耶稣基督的启示录,那是在公元96年,在跋摩岛给约翰的。我想读一下第3章第20节。只是用很短的时间,这样我们就可以及时的进入祷告的队列。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26

这不是一个奇妙的邀请吗?如果我们能掂量掂量,这意味着什么。“我站在门外,叩门。” 【磁带中断】第二十节,他是对这个教会时代说的,老底嘉教会时代。他说:“你说:我是富足的,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说:“你们不知道,你们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却不知道。”想想看。

27

你知道我们有…基督教会有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建筑吗?你知道它比以前所有的时候更富有吗?你知道他们有有史以来最好的神学家吗?它屹立着,它的大尖塔伸向天堂,它有50万美金的管风琴,它的长袍唱诗班,它的学者从神学院打磨到最新的点,他们可以走上讲台而不犯一个语法错误,他们可以把他们的讲道限制在这么多的时间里,里面有这么多的心理学,可以把人们的思想控制在他们所拥有的思想上。

但是圣经却说,我们是贫穷的,我们是可怜的,我们是瞎眼的,是赤身的,却不知道。呐,如果一个人出去走在街上…你能想象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是贫穷,悲惨,瞎眼,可怜,赤身的吗?呐,如果这个人知道自己的状况,他会努力改善自己的。但可悲的是,当他不知道的时候。他不明白他是赤身的。他以为他很有钱,他穿得很好,他在他最好的状态。
28

呐,如果耶稣这样形容今天的这个教会,在末后的日子….我不是说这群人。我的意思是…. 我说的是普世的,普世的教会。它处于最悲惨的状况之一,而它却不知道。他们认为,“我们过得很好。我们做得很好。嗯今年我们为海外的传道人支付了这么多的费用。”我不是要轻视。

我自己也是一个传道人。但可悲的是,当一些老妈妈在洗衣板上搓洗衣物,来支持外地的传道人,当你到了那里,发现他们开着有空调的凯迪拉克,并在一个大院子里传道。不知道我能找到多少个大卫-利文斯通。坦率地说,我只见过一个我所谓的传道人,一个来自罗得西亚的小瘸子。
29

我所知道的新教领域中最伟大的教会之一….我从罗得西亚南部下来, 我在那里参加了一个聚会。我看到了那本美国护照。有三个小女孩和一个男孩。

我说,“我看到你们有美国护照。”
他转身说,“哦,你会说英语。”
我说,“我是一名美国人。”我说,“你是什么人?”
他说,“哦,我们是传道人。”
我说,“这很好。”我说,“你从哪里来的?”
他们几乎是从我的后院来的,那里的伟大的神学院。我说,“这很好。”我说,“我从印第安纳州杰斐逊维尔来的。”
“哦,”他说,“是吗?”
我说,“你们来这里多久了?”
他说,“快两年了。”
我说,“自打你们来了之后为基督赢得了多少灵魂?”他低下了头。
30

我说:“姐妹们,你们过来之后引多少人归向了基督?”

但就在我这么做之前,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伯兰罕。”
“哦,”他说,“你就是那个在非洲引起巨大轰动的人,在南非那里。”
我说,“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轰动。”
他说:“嗯,我们听说你是个圣滚轮。”
我说:“前天有三万个原始的异教徒来到基督面前。”我说:“这比我们所有的教会在那边一百五十年的宣教工作赢得的都要多。我发现传道人….或者,当地人进来时脖子上挂着基督徒的牌子,胳膊上栓着一个偶像。”
31

我对德班市长西德尼-史密斯说,他要带我去赛马场,霍亚公园赛马场,那里聚集了大约十五、二十万人。我说,“史密斯先生,他们脖子上的标签是什么意思?”他说,“他们是基督徒。”

我说:“还带着偶像?”
他说:“嗯,伯兰罕先生,我可以讲他们的语言,桑海语。”说:“我们就问问他,跟他谈谈。”他把车停在街边。
我说:“你好吗,约翰?”他用他的语言说了一遍。我说,“什么?你是基督徒吗?”
“哦,是的。”
我说:“你拿那个偶像做什么?”
“哦,”他说,“我的爸爸带着它。”
32

我说,“难道你不相信神吗?”

“哦,我相信阿摩亚。”阿摩亚是他们使用的一个词,意思是 “看不见的力量”,像风一样。“我相信阿摩亚。”
我说:“那偶像是怎么回事呢?”
他说,“嗯,你瞧,”他说,“有一天狮子追上了我父亲,他把它放下来,这个神像,生了点火,然后说了巫医告诉他的祷告词。狮子就跑了。呐,如果阿摩亚失败了,这不会。”呐,这就是传道人在南非基督教的力量。
我说,“我是一个Yacta。” Yacta的意思是 “猎人”。“我猎杀狮子。而那个偶像并没有把狮子赶走。是火把狮子赶走了。”那神像里什么都没有。“哦,可是无论如何他都会把带着。
33

但那天下午,当他们看到一个脖子上挂着铁链,精神都不正常的人,被带到讲台上,圣灵说出了他是谁,从哪里来的,他的爸爸妈妈是什么人,说出了他的哥哥是拄着拐杖的,他就这样坐着就痊愈了….这时来了一个头上顶着拐杖的男孩,他骑着黄羊,几年前就伤了腿。

然后我看到这个人的异象,我说:“奉基督的名,站起来!”他不明白。他以为我想让他跳舞。他在下面,没穿衣服。哦,天哪!他的脖子上套着一条链子,像狗一样牵着他,手脚并用地走着,那景象真可怕。
34

我走到那可怜的人身边,拉着链子,把他扶起来。这是在约十五万人面前见证的。在那里,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在大家都说如果他能够痊愈,就接受基督之后,他就站起来了,神志清醒了,眼泪从黑黑的肚子上掉下来,接受基督作他的救主。三万原始异教徒把他们的偶像扔在地上打碎,接受了基督。

不久前在基瓦尼斯俱乐部的一次聚会上,我在宣教浸信会中按立我的戴维斯博士面前说话,他告诉我,我会成为一个圣滚轮了,我说:“戴维斯博士,你所谓的圣滚轮,”我说:“你所谓的狂热主义,在五分钟的时间里,赢得了更多的灵魂归向基督,比你过去一百五十年来所有的神学和传道赢得的都要多。”赤身的,可怜的,瞎眼的,却不知道。哦,真可怜。
35

我对那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儿说,我说:“你们应该回家给妈妈洗碗,照顾孩子。”这是完全正确的。到那里去,到大院里去,在他们跳舞的时候,跟他们这些土著人说几句话,发一些小册子。一个可怜无知的土著人连左手和右手都分不清楚,又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单张呢?

我们真是辜负了神。为什么呢?因为耶稣说:“到普天下去,传福音。”他从来没有说过,“到普天下去建立教堂。”他从来没有说,“去造学校。”他从来没有说,“去建立神学院。”他说:“去传福音,这些神迹会跟着信的人。”我们已经失败了。
36

“我在门外叩门:若有肯开门的,我就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一个人在叩门,会是为什么呢?他叩门是想做什么呢?他想获得入口。他想进去。他有一个信息给你。他有一些生意要和你谈。如此叩门的人都是伟大的人,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如果伟大的凯撒—凯撒-奥古斯都—会不会去罗马的一个农民家里叩门?那个农民会开门,看到伟大的凯撒屈尊来到他家门口。哦,他一定会说:“伟大的凯撒,请进! 欢迎来到我的家! 这里的任何你想要的东西都是你的。”
37

或者说,如果已故的阿道夫-希特勒,德国元首,会去一个小兵的家里叩门呢?而那个小士兵,就像我们说的,“小菜鸟”,会不会走到门前打开门,而那里站着德国元首? 他会立正站好,行德国式的礼,并说:“伟大的元首,你来到我的家我很荣幸。哦,进入我的寒舍吧,伟大的德国元首。你的仆人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都可以给你。”

当你受到欢迎的时候,那就是你被请进去的方式。如果我去你家而你说,“欢迎进来,伯兰罕弟兄。”我就会想进去。如果我想脱掉我的鞋子躺在床上,我就会这么做。如果我想去冰箱那里取东西给自己做个三明治,我就会去做。如果你欢迎我进来,我会觉得我是你们的一员。我很受欢迎。确定的。
38

那是何等的荣誉!你瞧,它所做的,不是谁叩门…不是叩门的动作,而是谁在叩门。重要的是叩门的人。

如果今晚,如果伟大的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如果他来到哈里森堡,去这个城市最好的民主党人的家里,会怎么样呢?你会觉得很荣幸能请到他。尽管你在政治上与他意见相左,但德怀特-艾森豪威尔能来你家门口,这对任何一个优秀的民主党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耀。肯定的,因为那是美国的总统。他是一个重要的人。
39

或英国女王,正在访问这个国家。如果女王到你家里来呢,姐妹?她会叩门,你打开门,说:“你是谁?”

她会说,“我是英国女王。”
虽然你不是她的臣民,虽然她与你无关,但她是个重要的女人。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地上的女王。谁都会觉得很荣幸。嗯报纸会到处登出来的。电视台会播放,英国女王谦卑地走下来,叩一些穷人家的门。
你会对她说什么?“哦,女王,请进。”如果她想要什么,她可以得到它。尽管你有一件非常贵重的东西,你认为,一个小饰品什么的,但它是家族传承下来的东西,但如果她要求,你会给她的,因为她是女王。而这对你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因为她是个重要的女人,会来我家,或者你家。
40

但是,哦,谁比耶稣更重要呢?又有谁比耶稣更能被拒之门外呢?那位女王也许想要什么,希特勒也许想要什么,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也许想要你的什么;但耶稣要把他…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给你。然而没有人更被拒之门外,没有人比耶稣基督更会敲打心门。他被拒之门外。

如果你当着女王的面把门关上… 或者,如果希特勒的小兵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希特勒就会把他处死。女王会羞辱你的。艾森豪威尔,报纸上会写你拒绝了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哦,这将是多么大的耻辱。
41

但是,耶稣在门外叩门,人们认为他们做了一件聪明的事,把他拒之门外。任何人所能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把可爱的耶稣拒之门外。那是永恒中最重要的人,可能在叩你的门。

如果艾森豪威尔进了你的家门,他只能问你一个问题或类似的事情。但如果耶稣进来,他是来给你带来永生,拯救你的灵魂的,或者给你带来一些好东西的。但是,他却被拒绝了。
但是现在,你会对我说:“等等,伯兰罕弟兄。我多年前就让耶稣进入我的心了。”那很好,我很高兴你这么做了。但你知道,当你进入… 耶稣进入心里,这是第一道门。但你的房子里还有很多小门….在你的心里,一个小秘密壁橱,这里和那里,还有这里的一个小房间。
42

说:“呐,你可以进来,但你休想打开那扇门。你不要到这扇门去。但你可以站在这里。”你会觉得很受欢迎吗?你们的一些教会成员就是这样。你只是让他进来。哦,你想让他成为你的救主,但他想成为你的主。主是拥有统治权的。他想成为你的统治者,而不仅仅是你的救主。

你想让他做救主,但是做你的主呢,那会控制你,控制你的情绪,控制你的思想,控制你的….你的每一根纤维,你可以像多年前那位让他进来的人那样说:“我活着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处。”让他以这种方式进来,成为你的统治者和主。
43

呐,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心,只是一点点。你知道,当耶稣进来的时候,有一扇小门,你转到你的右边,在人的心里。那是一扇小门,他们不想让任何人干扰。那是你自己私生活的门。

“呐,主啊,你可以救我免下地狱,但是你不要拿我的私生活来说事儿。我是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呐,我要…..我属于这里的一个纸牌聚会,他们每周三下午打牌,那是我自己的小玩意儿,我不希望你告诉我任何有关的事情。如果你通过任何传道人说话,我不会再去听他说了。”
私生活!哦,我们有很多:我自己的私生活。“呐,如果我想把我的发型弄得像个男人,那不关你的事。这是我的私生活。如果有牧师说起这事,我就再也不回去了。”我自己的私生活。
你没有任何生活。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所谓的生活是一种变态的生活,它是有尽头的。
44

教会不需要提升面部;它需要的是一次死亡和一次诞生。神在伊甸园里把那个灵定了罪。一个人必须重生,让基督成为他的主和统治者。肯定的。但是,哦,你不希望基督干涉你的私人生活。那是行不通的。

那么还有一扇小门。(我们会快速提一下,因为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另一扇小门叫自私。“我会让基督进来,如果我们从中得到什么。”哦,这种的动机。“我愿意让他进来,如果你能向我保证:我可以去一个比我现在去的更好的教堂,如果我在社会上的地位会更好一点。”有多少人用过这句话?用这个是多么的不光彩。
45

还有一扇小门叫偏见。哦,人们多么喜欢把这个门留在那后面。他们不想让神打开那扇门。“呐,我要告诉你,她对我做了一些事,我是不会在街上和她说话的。不,先生。她每天都会出来,晾起她的衣服,但我不会和这个堕落的人说话。不,先生。”哦,天哪!

主会说,“有一个牧师住在街上,你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有一天,他从街上走来,你避开了他,你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
“呐,看这里,主啊,你不要去处理这个问题,因为我告诉你,他不属于我的教派。”只有一个教会。
我在伯兰罕家族已经有48年了,他们从未要求我加入这个家族。我是出生在伯兰罕家族的。这就是你成为基督徒的方式。你出生在永生神的教会里。但你不想要任何人… “我对我的信心有一点个人见解。”你没有太多只是有一点点偏见,因为… “来我教会的人穿得比那边的传道人好一点。”
46

他们是多么想取笑一个小小的事工啊。“哦,就是下去那里的那群人的事工。为什么我看到他们这些人总穿着同样的衣服。”但他们穿着的衣服,你属肉体的眼睛是看不到的。

以前有一个年轻的学生在神学院读书。一个可怜的老妈妈以为她的孩子会成为一个传道人。所以她把他送到神学院去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传道人。她给人洗衣服,有一天老妈妈得了肺炎,于是她给儿子发了一封电报。
医生说:“双肺都堵塞了,如果你有亲人的话,最好把他们叫进去。”
47

于是护士派人去找她儿子,说:“随时待命。如果你母亲的高烧到早上还不退,你就得来了。”就这样。那孩子等在那里,再也没有听到消息了。

几天后,他收到了母亲的信,说:“我好了,儿子。”
大约一年后,男孩回了他家。在他亲吻了妈妈之后,进来时,他说:“妈妈,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说:“当你得了那场肺炎的时候,”说:“发生了什么?你让我在旁边等着,然后一个星期都没有你的消息,后来你就好了。医生给你开了什么药?”
说:“他放弃我了。”
48

“嗯,”他说,“那你怎么好起来的?”

她说:“儿子,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她说:“你知道以前巷子边上的那个小店在哪里吗?”
“知道。”
说,“有一群人搬到那里,自称是全福音。”说,“他们在那里有一个晚上开祷告会, 我病得很重的那个晚上,有一个信息,他们说,来找他们,说在这里一个有女人生病了。”
“有一个女士上来问我,我是否相信神的医治。我告诉她,只要是神的东西我都信。她就对她说:’嗯,我们的牧师为病人祷告。你想让他上来吗?好吧,我会让他来的。”
她说:“当然可以。”
49

“于是牧师上来了,”她说,“用油膏我。他们都跪在床边为我祷告。”她说,“儿子,第二天早上我就好了。”她说,“神医治了我。”说:“哦,称颂他的名。”

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他被灌了一些防腐液,他说,“哦,妈!嗯,太可耻了。嗯,”说,“你知道的应该比这多才对。”
她说:“不,我不知道,儿子。”
说:“嗯,没有医治这回事了。”说,“我们在神学院学的… (公墓—都一样)好的。我们在神学院学到了,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
“哦,”她说,“儿子,你告诉我这些已经太晚了。”她说:“我已经好了。”
50

又说:“当我去找医生,他也很惊讶。他说:’嗯,’说:”你换医生了吗?’“

她说,“是的。”
说:“嗯,你用的是什么医生?”
她说:“耶稣医生。”
于是医生挠了挠头,说:“哦,是这样吗?他在哪里行医?我竟然没听说过他。”他们离着十万八千里。
他说:“妈,你可千万别相信这种东西。”
说,“你认为那个牧师从哪里读的?”说,“从马可福音第16章。’这些迹像将跟随信的人。’”
哦,他说:“妈妈,那是一群文盲。”说:“那些传道人知道的不多。”说,“他们没有受过大学教育。呐,”说:“我们在大学里学过,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开始,就不是圣灵默示的了。”
51

她说,“哈利路亚!”

“哦,”他说,“妈,你甚至举止都像他们一样。”
“嗯,”她说,“哈利路亚!”
说:“你怎么了,妈?”
她说:“我只是在想。我的儿子,你的意思是说,这就是你在大学这三年所学到的,马可福音十六章从第九节开始就不是圣灵默示的?”
他说:“没错。”说:“妈,那是正宗的。”
“嗯,”她说,“赞美神!”她说:“如果神能用没有圣灵默示的经文来医治我,那他能用真正有圣灵默示的经文来做什么呢?”
这大约是它的方式。赤身的,你却说你很有钱。那个小隐私,那个东西使你不想贬低自己,跟别人下来。从高高在上的马背上下来吧。
52

嗯,我告诉你,这个古老的宗教会让穿燕尾服套装的搂着穿工装裤的叫 “弟兄”!它会让穿一件丝绸礼服的去拥抱一件穿印花布裙子的,并说:“姐妹!”。肯定会的。当神进到心里去做主的时候,我们都在一个层次上。肯定的。

哦,还有一扇小门,我想要….我们进来看看。那就是信心之门。F-a-i-t-h。 哦,你宣称你有信心,但你知道当耶稣成为你信心的主时,他所有的话对你来说都是真实的。
53

这就是人们不能够相信神的医治,然而他们又是基督教会的成员的原因。他们得到了在门口的耶稣。但如果耶稣能站在那扇信心的小门里,他就会成为你的信心。他会是你信心的主。我无法想象,写圣经的人,转身否认圣经,否认他自己写的,却仍然是神。信心。他们不想让门打开。

那么在我们结束之前,还有一扇小门。那就是你眼睛的门。他说:“你是瞎眼的,却不知道。我劝你向我买眼药,你可以膏抹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如果你能把眼睛睁开,那么你就会看看周围,看得见自己是什么状况。
54

某传道人前段时间对我说,他说:“我不在乎你说什么。我不相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

我说:“那就不是给你的。这不是给不信的人的。它只是给信的人的。这不是为你准备的。耶稣说那些信的人。不是给不信的人的。”
55

他说:“那就弄瞎我的眼睛吧。”

我说,“你已经瞎了。”
他说,“我的意思是像在圣经中的那样。”
我说,“这就是我所说的。”我说,“我要对你说的正是我的主对你的父所说的,’退我后面去吧。’” 没错。
他说:“但是,当圣经提到他的时候,那个人是身体上的盲人。”
我说:“当以利亚下到多坍,第二天早上基哈西醒来的时候,他说:’我的父啊,整个叙利亚军队把我们都包围了。’”
那位老先知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从睡梦中醒来。他说:“你在说什么?”
他说:“你看看这支军队吧。整个城市都被包围了。”
老先知就像他所能做到的那样平静,说:“嗯,我们比他们的人多。”
“啊,”他说,“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有你和我。”
56

那位老先知伸出手说:“神啊,请你打开这个年轻人的眼睛。”当神打开他的眼睛时,那位老先知的周围站着火的天使,满山都是火,还有火车火马。

然后他说:“你看见这有多容易吗?我要出去把他们的眼睛都弄瞎。”他走了出去,他弄瞎了他们的眼睛。他说,“你们是在找以利亚吗?”
说,“是的,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他们是瞎子。嗯,又说,“是个长胡须的老人,请告诉我们以利亚在哪里。”
“你们想找到他吗?”
“是的。”
说,“跟我来吧。”
57

他们都认识他,但他们是瞎子。说,“来吧,跟着我。我会带你们去他所在的地方。”他知道以色列军队埋伏在哪里。他只是把他们引到了那中间。他说,“呐,我是以利亚。睁开你的眼睛吧。”瞎眼却不自知。你知道,这就是教会的问题所在。它是瞎眼的,却不知道。

我爷爷是个老猎人。他经常捕捉和猎杀浣熊。有一天,在10美分的商店,我从一个小阿米什女孩那里买了一个小尾巴,给我的儿子约瑟,拴在他的小自行车上。爷爷会抓浣熊,他把里面的脂肪取出来,把它做成某种油脂,妈妈把它放在一个罐子里。
58

我们住在一座盖着木板瓦的老房子里。你知道木板瓦是什么吗?下雪的时候,我们经常要用帆布盖在身上,以防止雪溅到脸上。你可以透过老旧的木板缝隙看星星。

我们会得重感冒,会在我们的眼睛里留下痕迹,就像所有小孩子一样。妈妈,每天早上,当她走到床边,我们的眼睛里都是东西。(她那么称呼它)我们的眼睛里都是东西,我们的眼睛都是冻住的,她会下楼去拿爷爷的老浣熊油,然后她会上来,用浣熊油擦我们的眼睛,按摩它。信不信由你,几分钟后,所有的东西都从我们的眼睛里消失了,我们就可以看见了。
59

呐,你知道教会怎么了吗?它一直很冷漠,直到它得了属灵的感冒。它需要比浣熊油更多的油来打开你的眼睛。需要圣灵的油和基督复活的能力,才能把教会的寒冷带走,打开他们的眼睛,让他们看到主耶稣的存在。

让他打开你的眼睛。他是圣灵,是三位一体的第三人,今晚要用神的救赎来润滑你的眼睛。打开你的眼睛。
你知道吗?美国人想被娱乐。他们想要一些好莱坞的小明星,有一头怪异的头发,穿得像我不知道是什么,出来娱乐一下,因为那是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我只是一个老式的传道人,相信除了耶稣基督的血,没有其他的医治。没错。
60

我非常厌恶这种美国好莱坞的传福音方式,戴着钻戒,短发女人,走遍全国各地….进行着,在某个地方打着鼓,上蹿下跳。这是一种耻辱。我们需要旧时代圣保罗式的复兴,需要圣经的圣灵回到教会,用一些真正好的圣灵眼药来打开人们的眼睛。这就是真理。打开我们的眼睛。

当真正的东西出现的时候,人们却是如此盲目,看不到它。神对我们这些人是如此的仁慈,以至于我们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了。而神,在我们冷漠无情的时候,他还是会送上他的怜悯。
61

这里前段时间,有一个人想得到灵感,他就下海边去要找灵感。在去海边的路上,他遇见一个“老盐”正往回走,是一个曾在海上生活的老水手,出生在海上。他说:“我的好朋友,你到哪里去?”

他说:“先生,我要下海去找找灵感。哦,我想闻闻咸咸的空气的味道。我想看一看大海,因为它掀起白色的大波浪,看一看天空在蓝色水中的倒影。我想听听海鸥的鸣叫声。哦,我相信我到了海边一定会有灵感的。我一生都渴望看到它。我早就想看看大海了。”
这位老盐对他说:“嗯,我就出生在这上面,我也在七大洋上航行过,我看不出它有什么鼓舞人心的地方。” 为什么呢?他已经习已为常了。
62

这就是今天五旬节教会和其他教会的问题。你太习惯于看到神的能力、神的荣耀、神的良善,直到你不再关注它了。没错。它变成了一件普通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非洲,印度,还有那些对它一无所知的国家,只要有第一次神做任何的事情,哦,我的天,他们就会成千上万地去寻找基督。他们从来没有像我们这样看到过。但是我们的日子就快结束了,现在就在离开这里,到那些地方去了。肯定的。
63

在路易斯安那州,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在那里有一个老黑人名字叫加布。呐他们叫他加布,但他的名字叫加百列。他是个很好的老人,但他就是无法与教会和圣经保持一致。

他的妻子是个可爱的基督徒;她一直在为老加布祷告。牧师是个好人,那个黑人牧师。他是个好人,充满了神的灵,拥有圣灵。牧师是个猎人,加布也是。他们喜欢一起打猎。但老加布的枪法太差了,他什么都打不中。
64

有一天,牧师和老加布去打猎。那天他们在打猎的时候,哦,他们杀了很多猎物,直到那天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满载而归,有鸟,有兔子,还有各种猎物。太阳正在下山,在西方落下。他们走在一条熟悉的小路上,牧师走在前面,几乎走不动了,老加布走在后面,满载着猎物而归。

过了一会儿,牧师感觉到加布的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说,“牧师!”牧师停了下来。老加布看了看太阳,然后又回头看了看。
牧师看到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说,“怎么了,加布?”
65

他说:“牧师,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早上,你会看到这个人在悔改者的长椅上。等我从悔改者的长椅上走下来后,我要在那间教会里我圣洁的妻子身边,安一个座位。在那里我要成为一个成员直到我死为止。”

牧师停了一分钟,他说:“加布,你知道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嗯,”他说,“我为你祷告了那么多,这个教会也为你祷告了那么多。我们那么带着你,为你做了那么多好事。你坐在教会里,听过我的讲道。你….[磁带中断]”
66

这就是这信息如此强烈、直奔主题的原因。“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人听见我的声音就开门的,我就进到他那里去。”哦,在神对你的恩典中。主神如何夜夜来到这里,藉着主耶稣的复活,显出自己是活着的,行和做着他在离世之前的所做的。现在以圣灵的形式,在全美国行着同样的事。

人们却坐在那里,嚼着口香糖说,“是啊,这很好,伯兰罕弟兄。”这就是人们的感激之情。“哦,是的。哦,如果你把我们修理得太狠,我们就等着看奥洛-罗伯茨。如果他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就去找葛培理。”只是娱乐了一下。
67

你不知道他对你有多好。他根本不需要做这些事情。他不需要出现在你面前。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应许过要这样做。他是良善的,充满了怜悯。无论你如何对待他,他都会马上回来叩门,再来一次。哦,让他今晚来。让他今晚再叩一次我们的心门,然后让我们敞开心,说:“是的,主耶稣,我现在相信了。”

让我们低下头来,只是片刻。现在庄严地,我想知道在这个深深的祷告时间里,我只是想知道神是否会在此刻叩开某人的心门。我想在我离开你的城市之前看到它。我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你了。我现在正准备去非洲,到世界各地去。
68

但我只是想知道,当我在这里的时候,作为你的弟兄,我只是想知道,在这次聚会中,神是否随时敲打你的心,说:“我的孩子,让我进入你的房间。让我从门口进来,如果我已经进来了,那么就让我能到处走走。让我接管那一切的冷漠,那一切的骄傲。让我接管那个私生活。让我站在你信心的门口,那么如果你不能理解这些东西,你觉得它们太神秘了….”

你说:“嗯,我不知道,伯兰罕弟兄,这到底是不是对的。”今晚让神用他的眼药膏你的眼睛。你不愿意吗?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有多少人愿意举起你的手,以此来对神说话?“主啊,我想让你膏抹我的眼睛。我想看到主耶稣的复活。”
69

神祝福你,女士,你正落寞地坐那里,哭着。肯定的。神祝福你,女士,是的,坐在那里擦眼睛的。有人举手说,“求神怜悯我”。神祝福你,在这里的年轻女士。神祝福你,先生,你这个小伙子,你女士,你,还有你,你。你在那后面的,靠很后面的,是的,神祝福你。

“哦,我站在….”神祝福你们,看台上的。“我站在门外叩门。”神祝福你,坐在这里的年轻人,你正处于人生的十字路口。“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人听见我的声音就开门的,我就进来,与他同坐,坐在桌前,把我的奥秘都告诉他。”
70

哦,如果神能让我们进去,就像他对提阿非罗和那些整天与他同行的人一样。他整天教导他们,向他们传道,但他们还是不知道他是谁。当他进入到屋内,就像现在和你们在一起一样,关起门来,他就显明了自己。他们的眼睛被打开了。

嗯,他们看了一整天。他们看着他的脸,但他们不认识他。他们的眼睛打开了,他们说他们知道那是主。瞧,他很快就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了。他们又说:“主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
你要不要睁开眼睛,看到这是最后的日子,看到这是时代的结束?神现在正在与外邦人打交道。这将是最后一回合。接下来就是审判了。神祝福你,年轻人正处在人生的黄金时期,少年人。你正在走你所走过的最好的路,孩子。爸爸妈妈一定会为你高兴的。知道他们的儿子举起手来接受了基督,一定会很自豪的。
71

总有一天,当那脉搏被挤断;死亡降临到你的袖口;你越来越冷;你所有的朋友都站在身边,那时没有一个人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也许在车祸中流血而死;在车下,大火把你烧死;在水里淹死;有什么东西要你的命;你会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向耶稣举起手来”。这是你做过的最英勇的事。

还有人吗,就在结束前?还有谁吗?神祝福你。后面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神祝福你,年轻人。这就对了,把手举起来。神祝福你,在那里的看台…。是的,女士,是的,神与你同在。回到这里,神祝福你,年轻人。神祝福你,先生。
72

在这里的,神祝福你们,这边的,那边的,在看台上,在….不是在看台上,我是说前厅。神祝福你。他看见你的手,即使你在那扇门的后面,我除了那一扇小窗外,什么也看不到。他能看到你的手。现在,让我们祷告。

天父,哦,你真伟大。今晚你站在这门口,大约有五十多人,也许有七十五人,举起手来接受你,知道你叩了他们的门。我们的主在道中写着:“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人能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人,我总不丢弃他。”
73

主,他们是信息的果子。耶稣,站在心门外。我在这里这一部分的复兴,就要结束了。神啊,我很高兴他们举起了手。呐,我就在此刻把他们交给你。神啊,我祈求伟大的圣灵让他们到这里的某个教会,一个教导圣经的好教会,任何他们选择的教会,对他们的牧师说:“牧师,那天晚上我去参加聚会。我向基督举手了。你现在不给我在基督的信心中施洗吗?我想走一条笔直的窄路,为我的邻舍和我所接触的一切人所信任,服侍神,因为我爱他。”

神啊,那个牧师,他会为此而高兴。主啊,我相信,他会照顾你的孩子,就像那个好撒玛利亚人一样,把他带到客栈,说:“好的,如果你没有足够支付的,我来了就给你付清。”愿神应允它。奉耶稣的名,我把他们交给你。阿门。
74

我真是不愿意离开聚会。今晚离开前我告诉他们,我说:“这次的聚会有一些东西抓住了我的心。”我想这里有些人我再也见不到了。如果我一年后再来,你们就不会在这里了,我们中的一些人。我可能一年后不能来这里。我们中的一些人将会离开了。

我的见证,那时将不得不与它一起在你们面前站在审判中。我做一个错误的见证有什么好处?我宁可今晚在家和我的小约瑟一起玩;或者在我的教会里,只在那里讲道。
75

在这栋楼里有多少人,是第一次来参加我的聚会?让我们看看你的手。哦,你知道,这是件好事,第二天晚上的人群没有来这里。据称昨晚他们把几千人都拒之门外了。如果他们都在同一时间来, 我们必须在某处有一个大帐篷。从来没有来过我的聚会。呐,朋友们,我不声称自己是个医治者。

76

在这之前我想说一件事,你们每一个举了手的亲爱的人,马上去寻找一个好的牧师。你能答应做到吗?我们这里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人上台做祭坛呼召了。但你要保证。你唯一要做的…

我相信祭坛,肯定的。我相信这个。但你还记得圣经里说过,“主把信的人天天加给他们。”瞧? 我想你应该… 一个人,站出来祷告,感谢神,站出来作公开的见证,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我相信这一点,我全心相信。但我们这里没有空间来做这件事了。
呐,你向神保证你相信了。我相信你的话。他也信了。所以现在,你去一些教会和他们握手… 和牧师握手,告诉他,你想成为他的教会的一个成员,接受洗礼。
77

呐,就在我们开始祷告队列前的几分钟,实际上我们刚刚准时开始的,我们有12分钟的时间,但我们不会把它全部用完。我只想对新来的人说:呐,我不声称自己是一个神的医治者。你能听明白我说的吗?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任何一个人是神医。我相信神是唯一能医治的。

有多少人知道,耶稣基督从来没有声称自己是一个医治者?是这样吗?肯定的。他说:“不是我在做事,是我的父住在我里面,他在做事。”而且,“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但唯有看见父所做的。”是这样吗?
78

那么,耶稣从来没有按照他自己的话,在医治病人或任何事情上做过一件事,直到父先用神迹,用异象向他表明将要发生的事情。这是他自己说的。他不可能说谎。那是约翰福音5: 19。“实实在在,”这个词的意思是 “绝对的,绝对的,”“我告诉你,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

呐,这就是默示的,是神自己的道。那么看看他做了什么?他现在怎样向这族的人宣告他自己的?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是我们所理解的行神迹的方式,让百姓能够看到?他为病人祷告,把手按在他们身上。但是一个神迹….
79

有一个人,名叫彼得。(他叫彼得,或者后来叫西门。)他是一个老渔夫。他的兄弟安得烈把他带到耶稣面前。现在,仔细听一分钟。否则你会错过核心的。他把他带到耶稣面前,当他来到耶稣面前时,耶稣说,“你的名字叫西门,但你要叫矶法。”又说:“你是约拿的儿子。”

有多少人知道?那是一个犹太人,在他身上行了一个神迹。他最后把天国的钥匙握在手里了,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读的人。圣经上说,彼得是无知的,没有学问的。没错。不是一个学生,而是一个无知无学问的渔夫。
80

呐,然后发生了什么事呢?在他的城里,有一个叫腓力的人,他也得救了。他很兴奋,直到他绕着山走了三十里,找到了他的朋友,名字叫拿但业。那是证明了他得救的一个好迹象:他想告诉别人这件事。他找到拿但业,拿但业在树下祷告。他说,“来看看我们找到了谁,拿撒勒的耶稣,约瑟的儿子。”

呐,这个坚定的希伯来人,掸了掸他身上的衣服,他说,“呐,等一下,腓力。那座城,那群人,那群圣滚轮 …或者你想怎么称呼他们,能有什么好东西出来吗?”他给了任何人可以给出的最好的答案。他说,“你来看,你来判断。”
81

然后沿着路走一圈时他告诉了他,他对彼得做了什么,等等。有三十里路,所以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说话,一天的行程很充裕。当他们走到耶稣所在的祷告队列中,呐,看耶稣做了什么。呐,出现了一个真正的希伯来人。不要错过了。

当他来到神的儿子面前时,耶稣看着他说:“看哪,一个真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这就是约翰福音一章。你们这些新来的人,有多少人知道呢?
他看着他,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认识我的?”(或者,“你从来没有见过我。从我的穿着来看,你不会知道。我可能是一个希腊人,我可能是一个阿拉伯人。我也可能是个不诚实的人。但你告诉我,我是一个正统信徒,一个真正的以色列人,我是诚实和正直的。你是怎么认识我的?你从来没有见过我’)”
耶稣说:“在腓力招呼你之前,你还在树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是这样吗?有多少人知道?呐,看看这个犹太人的态度,我是说一个真正蒙拣选的犹太人。
82

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有多少人相信拣选?你的意思是告诉我你们不相信拣选?我知道我得来做一点点教导了。拣选。“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

在以弗所书第一章中,圣经说,神通过耶稣基督预定我们得神儿子的名分,是预先知道的。在世界还没有被造出来之前,神就知道每个会被拯救的人。耶稣从来不是来到地上,去受死,要变得可怜,并说,“会有人怜悯我的,并说,嗯,他死了,我猜我会过来的。”我不会这样管理我的办公室,你也不会。那么神呢?
83

神派耶稣来这里,是要召那些他预先知道会来的人。肯定他是知道的。如果他不是无限的,他就不知道。但如果他是无限的,他就知道每一只苍蝇,每一只跳蚤,每一个曾经在地上的东西,如果他是无限的神….有多少人相信他是无限的?

告诉我什么叫无限?地球上任何一样东西,在世界被创造之前,他就知道了。他是这样说的。那他知道… 他不愿意有一人沉沦,但他的预知让他知道谁会沉沦,谁不会。
84

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在哥林多前书那里….或者说,罗马书里讲到这一点,他说:“在任何一个孩子出生之前,以扫和雅各,都有善良圣洁的父母,神说:’我恨以扫,爱雅各,’”他的拣选才会成立。有多少人读过这句话?你不能相信拣选吗?他完全知道会发生什么。肯定的。

他不愿意,但他的预知让他知道。他不是只说,“我要拯救这个,失去那个。”他希望你们都能得救,但他的预知知道谁会得救,所以他可以根据预知来预定,这就是拣选。耶稣来了,最后得救的人就会得救,教会,就会回家。
85

呐,当腓力上来,找到拿但业,拿但业上来看见耶稣,耶稣告诉他,在他来之前他在哪里,看那个犹太人怎么说。呐,那是一个真正的犹太人,已经被拣选得永生的人。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但现在,周围站着很多学者。他们怎么说?他们说,“他是别西卜。他是一个算命的人。有多少人知道他是个别西卜?”你瞧,他们知道,他以为是读懂了那个人的心思。“他是别西卜,魔鬼的王子。”
耶稣说:“我会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了,做了这件事,说一句干犯的话今生来世总不得赦免。”有多少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让犹太人知道他自己。
86

他怎样使自己被撒玛利亚人知道呢?呐,只有三个民族的人,就是犹太人、外邦人、撒玛利亚人。含、闪、雅弗的人。我们知道这一点。我们来自挪亚的子孙。

呐,注意。当他向撒玛利亚人表明自己的身份时。他就打发门徒走了。他坐在这块石头上,因为天父要他上去。他必须经过撒玛利亚。他没有直接下到耶利哥,而是绕过山,到了撒玛利亚。
他坐在那里,有一个女人出来。我们相信她是个妓女。她有六个丈夫。当她出来的时候,她去把水壶放下来打水,当她放下来的时候,耶稣说:“妇人,请给我水喝。”
她说,“我们是隔离的。犹太人没有和撒玛利亚人打交道的习惯。我们这里有隔离的法律。”
他说:“但如果你知道和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找我要水喝。”
87

他做了什么?他和她谈耶路撒冷山上的敬拜。他与那妇人进行了交谈,直到他抓住了她的灵。他说:“去找你的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看:不是犹太人,是撒玛利亚人。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的没错。你有五个,现在和你一起的不是你的丈夫。”
呐,看她说了什么。她是说,“他是个算命先生?”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看着。),我们知道(撒玛利亚人)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要告诉我们这些事情。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她跑进城去说:“来看一个人,他把我素来所行的都给我说出来了。这不就是弥赛亚吗?”
呐,看着。他禁止… 他从来没有向外邦人行过一次神迹。他告诉他的门徒,不要走外邦人的路。有多少人知道?从那一天到现在,从来没有做过。但现在这是外邦人的末日。
88

而神在第一次情形中行事的时候,如果环境又出现了,同样的事情又出现了,神就得按照他在那里的方式行事,否则他就做错了。如果他曾经因为一个人生病而医治他,当他被叫到现场的时候,他也要这样行事,或者他医治那个人的时候做错了:他是受人尊重的。

他若是这样向犹太人彰显自己,真犹太人信了,别的人不信,那是他向撒玛利亚人彰显自己的方式,他若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一样的,他也得向外邦人做同样的事。他应许他会这样做。
89

跑回….你的学者那里去。回想一下你们的历史,看看从那一天到现在,有没有再发生过这样的事。现在才是这一天。这是来美国的最后一次了。当怜悯被抛弃后,审判就会被留下。

呐,朋友们,记住这一点。不要忘记它。读你的经文吧。一个女人摸了他的衣服,因为她心里说:“如果我能摸到他,我就会好起来。”耶稣路过,每个人都在和他拥抱,或者握手,或者不管是什么,那个女人摸到了他的衣服。她没有身体上的感觉,因为巴勒斯坦的衣服是宽松的。
她只是摸了他衣服的一部分,然后回去坐下,或者站起来,或者其他什么—她离开了他。耶稣转身说:“谁摸了我?”
妇人说:“不是我!”所有的人都说,“不是我!”
但耶稣说:“我变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
彼得说:“嗯,整群人都在摸你。”
说:“但我很虚弱。”之后,他环顾四周,直到他发现那个女人。他说:“你的信已经医治了你。”
90

呐,那是昨天的耶稣。圣经上说,他现在是一个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是这样吗?他在离开之前说过这句话吗?“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有没有说过这句话?有多少人知道,说:“阿门”。

91

有多少人知道,他说:“再有不多的时候,世界(那个希腊文kosmos的意思是 ”世界秩序“)这世界就不再见我,而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有多少人知道?耶稣基督昨日是一样的…. 如果他是一样的,他就得宣告自己是一样的。

看他说的,“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葡萄树不结果子。枝子才会结果子。它所结的果子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果子….它从葡萄树上得到的生命。如果是南瓜,正如我说的,它会结出南瓜。
92

如果你接上的是一棵罪恶的藤蔓,它就会结出罪恶。如果是教会的葡萄树,它就会承受教会的特性。如果是基督,就会结出基督的工。必须是。“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而现在,他有的手,是我和你们的手;眼睛,是我和你们的眼睛。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在我今晚要离开之前让我这么说:这是美国的时候。而她已经抛弃了它。我两年前就说过,美国永远不会有复兴了。把它写在你的书里,看看它是否正确。她完蛋了。
如果神让美国带着这群有罪的、不信的、上教会的伪君子过关,他就得复活所多玛和蛾摩拉,为毁灭他们而向他们道歉,(没错)要公义。没错。虽然天使弄瞎了他们的眼睛,但他们在黑暗中四处摸索,是一种变态的灵。而今晚,美国站在同样的情形中,除了火,什么都没有了。
93

我想让你注意:试图让他们离开那里的那个天使的信息是什么? 我想给你们讲一讲,就一分钟。当天使来找亚伯拉罕的时候,撒拉已经回到帐篷里了。有多少人知道?而天使背对着帐篷。有多少人知道那个?圣经上是这么说的。

那天使就是基督… 我们知道那是基督。他被称为以罗欣,就是“全能的神”,他以人的形体,站在那里。他在那里的时候,他是在看着亚伯拉罕。他说:“按照生命的时间,我要来造访你。”而撒拉,回到帐篷里去了[伯兰罕弟兄偷笑]—在他背后笑了。他说:“撒拉为什么暗笑?”
94

那是什么?是天使在所多玛烧毁之前给它的信息。我们要点火了。而在火落下之前,那同样的天使带着同样的神迹奇事…..摸摸他的衣服就知道了。你能看见这是一位天使对教会发出的最后警告吗?现在有多少人明白了呢?我给你讲清楚了吗,瞧。

同样的天使必须做同样的事情。他在那里,是同一个基督。他是与亚伯拉罕同在的那一位。他今晚在这里做同样的事,而美国只是坐着不动。确定的,不可能是别的事了。必须是这样的。但是会有一些鹰的。
睁开你的眼睛吧。求神膏抹你的眼睛。如果基督今晚在这个讲台上做同样的事,就像他在加利利行走时一样,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像提阿非罗他们一样回家说:“当他在路上对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你会相信吗?神祝福你们。让我们祷告吧。
95

呐,主啊,我已经做了我所知道的一切。我把剩下的聚会交给你。主啊,膏抹你的子民吧。这是一群可爱的人。主啊,我之所以对他们如此严厉,并不是说我认为他们应该被严厉,而我只是在警告,主啊,只是警告。我祈求你让他们明白,我只是在那里发出警告,让他们知道,这是美国的时刻,她最后的时刻。

“快!”罗得说….或者说,天使对罗得说:“快出来,快来。你不出来,我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今天天使的警告,同样的天使,做着同样的工作,证明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啊,求你应允。叩开他们的心门,打开他们的眼睛,愿他们今晚能看见你,因为我是奉基督的名求的。阿门。
96

我这里有这些手帕。呐,在圣经里说….你们中的许多人在这里说:“膏我的手帕。”那是好的。只要是神祝福的事,我都会支持。但如果你愿意让我证明给你看。在使徒行传第19章里,他们并没有膏抹手帕。他们从保罗的身上拿走了手帕。

你知道,我认为保罗是非常基要的。你不这样认为吗?你知道我认为他是怎么得到那个的吗?当那个妇人,书念的妇人,他把他的杖给了基哈西,并说:“拿着这杖放在孩子身上。”基哈西知道他所接触的东西是被祝福过的,如果那个女人也相信同样的事情的话。
人们相信了保罗。他们看见主与他同工,他们就信了,于是就从他身上取下手帕和围裙,到病人和受苦的人那里去,他们就得到了医治。
97

呐,如果这里没有你放的手帕,而你想要一个,就送到我在杰弗逊维尔的办公室去。我们会免费寄给你,而且是包邮的。我们每个月都会寄出去几千份,寄到世界各地。哦,这样的见证。呐,在离开之前,让我们为这些手帕祷告。

主神啊,圣经里写到,当以色列人试图遵从你的指示,却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们在红海边,两边是高山和沙漠,法老的军队在后面追着;他们以为在这里会马上就死的。有一位作家说,主的眼睛透过那火柱往下看,红海害怕了,它立起了成磊。以色列人就在干地上经过了,到了应许之地。
主啊,现在我送出这些手帕作为人们信心的记号,愿神的眼睛透过他儿子耶稣的血往下看。当他们看到这小小的记号放在病人和受苦的人身上时,愿魔鬼—疾病—离去,愿病人进入那应许的健康之地。主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为这个目的送出它们。阿门。
98

好的。祷告卡Y-1到100?Y -1到100。嗯,我们一直是在这建筑里四处散坐着的,所以我们就从1号来开始。我们可以组成一个队列,但一次只能来很少的人,所以我必须一次叫一个人直到有足够人数填满这个过道,然后我们就开始。好的。

呐,我希望每个人都留在你的座位上,并按你所理解的尽可能地敬畏。现在安静地坐好。我们只有18分钟。Y1号,你能举起你的手吗?
99

是一张小卡片,就像这样子的。男孩们下来,把它们混在一起,给任何想要的人一张卡,就像这样。然后当天晚上我们从某个数字开始叫出来。这仅仅是为了让人上来这里。然后你就开始相信了。

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让我看看你的手,你想让神治好你的病。我挑战你的信心,仰望他,他是大祭司,说:“主啊,如果那个人能告诉我真相,我没有祷告卡,但让他转过来告诉我同样的事情,就像你在过去做的一样。我就再不会怀疑了。”你这样做看看会发生什么。
100

昨晚我们排了祷告队列,我们没有接受任何有祷告卡的人。有多少人是昨晚在这里的,知道只是叫出了那些没有祷告卡的?它是一样的。唯一的事情是让… 只是让人到这里来。谁来都无所谓,但为了让一切都井然有序,不会像竞技场一样,互相推来搡去。我们不愿意看到人们为了争夺谁先上台而大打出手,所以我们必须给他们发卡,让他们排好队。

Y号1,请举手。谁拿到了Y号祷告卡。是吗?还是你说的是B号?V,V,那可能是V1号。也许是V号1。有谁有V号祷告卡(举手。)就像胜利的手势一样?哦,是的,就是那样的标志。好的,是V。
101

那就从V1号开始吧。

谁有它?V号1?好的。就在这里。好的,先生。V号2号?V号2号,请你举手好吗?谁拿着它,请后面的人看看。是那位女士吗,姐妹?V2号?好的。你过来好吗?V3号。他们散落在这个建筑里的各处。他们给在建筑物的任何地方的人都发了卡片。
3号V,举起你的手。像这样挥动它,这样我们就可以… 在后面?谢谢你,姐妹。过来一会儿。我们现在就在这里排队。V4号?谁有4号?好的,女士。来这里。五号?
看你邻座的牌,可能是聋子,可能是手不能举起来。5号?V6号,请你举手好吗?就在这里,7号,请你举手好吗?就在这里.好的,8号,请举手好吗?V8号。8号,请你举手,好吗?V8号。在后面?谢谢你 。好的。
102

9号?9号?V9号,请举手好吗?好的,10号?很好。请马上上来。10号,你能快点举手吗?10。11? 好的。12号?12? 我看到了吗?你会错过的机会的。12号,好的,先生。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呐,这没什么关系。我不在乎,其他人,如果他们想在这里站着,我可以继续叫。你想让我再多叫几个?就这么说吧。没关系的。只是不想让你站得太久。20? 21? 2, 3….
[磁带中断] 我们可能出生在相隔数英里的地方,相隔数年。而这是我们人生中第一次见面。呐,如果神要向这个人启示,耶稣基督,就像腓力去找拿但业,带他来时一样…..
103

耶稣怎么说的呢?“看哪,一个真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换句话说是一个诚实的,公义的基督徒。说:“拉比,你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说:“当你在树下的时候,腓力招呼你之前,我就看见你了。”
很快他说:“你是神的儿子,以色列的王。”但法利赛人说:“他是个魔鬼。”
呐,如果它做成了,它必须是来自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我们面前摆着两本圣经,我们两个人都举着手: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呐,这要看你是怎么想的了。如果你像法利赛人那样思考,你就会得到他们的奖赏。如果你像拿但业那样想,你就会得到他的奖赏。如果你认为是神,你就能得到神的奖赏。这应该可以永远解决这个问题.
104

呐,我并没有说他愿意这样做。我相信他会的。我信任他。他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这大约有十二年了。我从18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看到异象了。我看到的第一个异象,我告诉我妈妈我们住在哪里,印第安纳州的新奥尔巴尼附近。我们当时离着有几百英里远。我们一直住在那里。

你们都看到了这个,就在这个讲台上。这是你所知道的一切。问同事维尔博士和这些和我们一起的人,看那些伟大的异象。这就是你们正在做的事情。这是你自己的信心拉动神的恩赐。这就是那个女人所做的事。耶稣并不知道,但是她用信心把神的能力从他身上拉出来。这就是这里唯一发生的事情。
105

但当神叫耶稣走开一直等到拉撒路死了,再回来的时候,他就让死人复活了。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变虚弱了。神只是把他升高起来,说:“事情就是要这样,这就是所发生的事。”他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虚弱。但是,当一个女人触摸他的衣服,她就在使用神的恩赐。

呐,要真正的敬畏。让我们祷告,现在观看。
呐,先生,这可能是我们在地上最后一次见面。而这也是我们在地上的第一次。我相信我们会见很多次。但如果神现在就来… 记住我告诉你们的,你们知道这是事实:我对你一无所知。但如果主神要向我启示出一些事,你知道是不是真理…..
106

呐,如果我说:“先生,你病了,”你可能没有病。我不知道。那也许只是猜测,但还可能是真的。我会说,“你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的还是我的话。但是,如果神会告诉我一件事,你知道它是不是真的,那你就会知道那是不是神,对不对?那就是神了。这是它可能是的唯一的方式。呐,要相信。

呐,如果观众能听到我的声音,而你们这些看过主的天使照片的人,他的同在就在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将这里的每一个灵都置于我的控制之下,为了神的荣耀,以及他儿子的彰显,他现在就在这里。
这个人患有精神紧张的毛病,他想让我为他祷告。这就是 “主如此说”。没错,不是吗,先生?对的话请举手。这不是一个猜测。那不是我的声音。是别人的。你相信它是耶稣的声音吗?
107

呐,看。我越是和这人说话,就会有越多的东西说出来。你们是否愿意… 如果你跟他多聊几句,那时候就会能确认吗?我无法告诉你我说了什么。只有通过这些磁带,我才能知道。瞧,这是一个异象。我看到那个人在做什么,但我不能告诉你是什么。让我们和他谈谈吧。他似乎是个有信心的人。呐,让我们和他谈谈,让他来判断。

呐,这个人闭着眼睛站着,你们都看到了,他从来没有睁开眼睛看向我。是的,我看到了这人。他有点心烦意乱的事情。他患有精神紧张。这就是他的问题。
除此之外,让他心烦意乱的是,他的一个亲人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即将死去。而那是一个年轻人。哦,是他的儿子。那孩子的情况很糟糕。他的肺部有问题。是癌症在他的肺部。没错。
108

而我面前的这个人是个传道人。他不是从这个城市来的。他来自周围的另一个地方,从山那边过来,或者什么地方来… 他来自一个叫查尔斯顿的地方,在西弗吉尼亚。他来到这里是为所要祷告的来寻求答案,为了他垂死的亲人。这就是 “圣灵如此说”。你相信你得到了你所要求的东西吗,先生?回家按这样的方式找到它吧,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你相信吗?呐,你在那里,没有祷告卡,你是不会在这队列里了,你开始这样仰望,并说, “主,我也相信。”所有这里的,在这建筑里的任何地方的。
109

女士,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是的。据我所知,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创造天地的神站在这里为我们作证。如果他能给我启示… 呐,这里有一个画面,就像井边的妇人,撒玛利亚妇人。看,这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第一次见面。

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么如果他要向我启示一些你知道是否是真理的东西,你会不会相信是他通过你的弟兄说的呢?你会吗?你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你的灵是欢迎的。我知道你是个基督徒。
这个女人正忍受着巨大的紧张和虚弱。这种虚弱是由一个手术引起的。而那个手术是在女性的腺体上。而她还在手术后遗留下了液体渗出。那是真的。请举手示意。嗯,已经结束了,姐妹。你会好起来的,你的信心已经治愈了你。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家,好了,荣耀神。阿门。
110

你愿意来吗?现在要敬畏。只要祷告。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一直在这里参加聚会,这个聚会。但我不认识你吧?不认识,好的。

如果主我们的神愿意说话,并启示你心中的秘密,或一些你知道是否真实的事情,你就会知道那是否是正确的。
传道人,你有膀胱问题,有腺体问题,你刚刚坐在那里祷告。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可以回家了,你是坐在那里,穿着红色的衬衫,打着条纹领带的。一切都结束了。你的信心让你好起来了。
他触碰了什么?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从没见过他,我们是陌生人吗,先生?
神给你的眼睛涂了药膏吗?眼睛睁开了吗?你能意识到你的弟兄与此无关吗?这是个恩赐,你只是把自己降伏给了圣灵。
111

神都知道。站在这里的这位女士,她的问题在她的背部。那位医生,他说那是肾结石。没错。你相信你会好起来的。不仅如此,你还摔了一跤,断了几根肋骨。

呐,你的生命无法隐藏。要治好你,我做不到。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住在一个叫埃尔克顿的城市附近。格雷西,你可以回去了,回家好起来吧。神会让你康复的。
如果你能相信的话。
年轻的女士,你相信吗?我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但神了解你。你相信你在他同在中吗?你的弟兄不会让你有这种感觉的。呐,如果人们愿意观看,看真正的信徒,当他们来到讲台上,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对我来说,我看到了你们在照片上看到的那道光。它就在那个女人的周围。
我想问你一件事,年轻的女士。你知道你弟兄的出现,不会让你有这样的感觉吧?现在你身边是不是有一种真正的甜蜜、谦卑、温顺的感觉?如果是的话,请举起你的手,瞧。我正看着那道光,绕着女士移动。
这位女士是为别人站在这里的。没错。是你的女儿。如果神能告诉我,你女儿怎么了,你会相信吗?是皮肤病。呐,回家去把你的手按在她身上。她会好起来的。她会从那个状况里出来的。别担心了。神祝福你。去相信。
如果你能相信。
112

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神知道我们俩。你相信他能做到这一点吗?你也是从外地来的,大约50英里远,或者大概是这样。你有痔疮。你有疝气。你有一个脱落的膀胱,你想让神来医治。你相信那是什么在跟你说话吗?好的。只要相信。可以去好了吧;奉基督的名。

如果你能相信。
113

我想,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是吗?你在这之前见过我一次,但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你是谁。肯定不知道。但神知道。如果他能告诉我你是谁,你就会相信我吗?你相信你的关节炎会好起来吗,如果他真的这样做?好的。我祷告求神应允。

你的姓是沃尔顿,你的名字是莉莉。呐,你马上转身回家,回到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告诉人们神对你有多好。
如果你能相信,凡事都可能。你相信吗?
114

刚才那个女人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因为光从那个女人身上去到了那个女人身上。我看到同一个城市出现了。她来自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坐在那后面。你正在为你的儿子祷告。而那个儿子在一家汽车旅馆里。那个儿子有心脏问题。带他回里士满。他会好起来的,你会全心地相信的。

她摸到了谁?她发生了什么事了?她触摸了大祭司。肯定的。如果你能相信,凡事都可能。
115

我看到一个女人在擦眼睛。她在某个地方祷告。我相信她就在这里。她不是这个城市的人。她来自一个叫切斯特的城市。她的眼睛有问题。她叫莉莉安-布什。回家去好了吧。耶稣基督医治你了。

你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哦,多么荣耀啊。
你相信吗,女士? 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你不是为自己来的。你是为别人而来。那是两个人。他们住在某个地方,那里附近有大海,或者有一条大街道… 是的。那是大西洋。他们在一个叫诺福克的城市,在弗吉尼亚州。
116

如果神要向我启示那些人的病症,你会相信我是他的仆人,相信他会应允你的请求吗?其中一个人肺部有肿瘤。另一个是脑部的癌症。脑癌的那个已经做了手术。这是 “主如此说”。你相信吗?它将会按你所相信的那样。去吧,神与你同在。

你相信吗?
呐,请上下一个人。现在有多少人全心的相信?看,偶尔我也会从这里的某个地方收到一些拉动… 不要以为你现在可以隐藏你的生命。你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你认为这是心灵感应。这不是心灵感应,朋友。不,任何头脑正常的人,只要对心灵感应有一盎司的了解,就会知道得更清楚。
117

这里。这位女士。我不认识她。摸摸我的手,女士。如果神以这种方式启示你的问题,你会相信他吗?你来判断吧。我会看这边,不会看向她。这位女士正遭受着妇科疾病的困扰。没错。可以把你的手从我的手上拿开了,举起来,如果那是对的话。呐,回去吧。你已经痊愈了。

呐,心灵感应不会这样做。停止,不要相信那个。要有信心。你说,“那是个猜测。”不,不是的。
请过来,女士。触摸我的手。如果神能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这位女士说,“是的。”】那你就去吃你的晚餐吧。你的胃病已经离开了。
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如果我什么都不对你说,只是把手放在你身上,你会相信你会好起来吗?那么奉主耶稣的名,神应允了。阿门。要有信心。
118

好的。来吧,先生。如果我告诉你,让你也马上回去吃你的晚餐,你一直以来因为紧张而导致的消化性溃疡,已经消失了,你会相信我吗?马上转回吧,只要相信。

你愿意相信你的糖尿病会离你而去,会好了吗?就这样绕一圈下去,好了吧。
119

你相信关节炎会离你而去,你会好起来吗?如果你相信,并且全心的相信,就直接从那个台阶上走下去,一边走一边赞美神。它就会离开你,你就会没事的。

让我们说:“感谢主”。
你有心悸的问题,但其实不是心脏病;是胃的问题导致的。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那就直接去你回家的路上。说:“谢谢你,主耶稣。”
你相信神要医治你的背部问题吗?马上走下台去,说:“谢谢你,亲爱的神。”
哦,你们相信吗,你们这一群人?
120

你相信耶稣基督使你康复吗?直接走下讲台,说:“谢谢你,亲爱的神。”让她呆在那里只是一分钟。拉着她走一圈。她有关节炎。继续绕着走,赞美神,女士,说,“感谢主。”没错。回家去好了吧。

说,“赞美主”,呐。去吧,你会好起来的。你也有同样的情况,先生,所以你就和她一起下去,就像那样,赞美神,说,“关节炎好了。”
心脏病。你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种病。下讲台去吧,它已经离开你了。
121

让我们说,“赞美主”。你相信吗?

等一下。坐在最后面的那位女士,膀胱有问题,你相信神让你好起来了吗?就在这下面,你相信神医治你了吗?如果你相信,就回家去吧。就是把手帕举到嘴边的你。好起来吧。哈利路亚!
就在这一排的最后,我看到你有神经问题,和鼻窦问题。你相信神医治了你吗?后面第三个人,你全心的相信,坐在这个座位的最后面。只要你相信,你就能好起来,就能回家。神祝福你。
你相信耶稣基督活着吗?你相信我告诉你的是真理吗?那么,如果我是他的仆人,我在你们的眼中蒙恩,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你们每一个人。一千九百年前,他就做过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起来,接受它。
122

你相信吗?呐,如果你相信,我会为你们每一个人祷告。你相信,你会好起来吗?你相信吗?好的。低头一分钟。我要你说我要说的这些话,从你的心里说。

【会众重复伯兰罕弟兄说的每一段话】全能的神,天地的创造者,永生的作者,一切美好恩赐的赐予者。我,你的仆人,承认我的罪。我保证从今天起成为你的仆人,真实而忠诚。我现在相信我们生活在最后的日子里。我相信耶稣基督已经差派他的天使来到地上,就像他曾在的每一个节点一样,就像在挪亚的时代,就像在解救以色列子民的时代,还有主耶稣自己,在最后的日子里一样。
123

我现在承认我所有的不信。我相信你为我的罪,为我的病,白白地偿还了我的债。我接受你为我的救主,我接受你为我的医治者。从今夜开始,靠着神的帮助,我要为神的荣耀,为我的医治作见证。我相信魔鬼再也没有能力控制我了,因为基督的恩典,今晚就在这里。我现在相信,我已经痊愈了。

124

呐,你们安静地坐好。低下你们的头。这是你的祷告。如果你是认真的,就安静地说, “阿门”。呐,想象一下伟大的圣灵,就像我看的那样,在你们身上安顿下来。就是站在这里的同一位。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到处都有人得到医治,就在这栋楼的各处。我不是一个伪君子。我不是一个欺骗者。我是基督的仆人。神已经向你证明了这一点。你现在正在被医治。
呐,我要为你祷告,让你不再不信。圣经上是怎么说的?“你去吧,不要再犯罪了。”什么是罪?不信。“你去吧,不要再不信了。”
125

全能的神,天地的创造者,永生的作者,一切美好恩赐的赐予者,你已经听到了这些人的承认。主神啊,从我可怜的心灵深处,我已经告诉了他们真相。我告诉他们,一千九百年前你死在各各他的时候,就医治了他们。主啊,你为我见证这真理。

你持守每一个应许。你所应许的一切,你都持守。如果你持守你的应许,在我们面前显现,无论哪里有两三个人聚集….如果你持守了你的应许,作为一个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你还能多做多少?什么都没有了。
它是为这些人的。真实的,主啊,我相信,作为他们的弟兄,我已经听到他们用嘴唇承认(主啊,你也听见了。)他们相信,他们已经接受你为他们的医治者和救主。
126

而现在,主啊,只剩下一件事让他们不能完全完整。那就是不信。那就是撒但想拉住他们。说:“我不在队列里。”队列有什么区别?主你在现场,那是唯一的一个不同。

从彼拉多的审判厅到各各他,那条血线就是我们所站的线,主耶稣的血线。而现在,神啊,给我信心。给我力量。主啊,请听我的祷告,如我所祈求的。为这些人打败魔鬼。
撒但,你不过是个骗子。你没有合法的权利再控制任何基督徒了,在他们的祷告中,他们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他们不再是你的财产了。他们是神的财产,耶和华的。
127

他差来了他的儿子,他受死了,他复活了,他现在就在这里,向他的孩子们,他的产业,证明他还活着。你不能再扣留他们了。我命令你。你这个疑惑的魔鬼抓住了这些人,我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 从这些人中出来,放他们走。

出来吧,撒但。你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你在这里一夜又一夜地被暴露出来。你不过是个说谎、欺骗的魔鬼。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向你挑战,从这群人中出来,让他们好起来。
所有相信你已经痊愈的人,站起来,发出尖叫声,赞美主。当你站起来的时候,神就祝福你。就是这样的。阿门,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