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16A 像鹰搅动巢穴并扇动她的雏鹰

1

我们来低头祷告一会儿。

满有恩慈的神,我们很高兴在这个美好的安息日下午再次来到你的同在中,通过祷告向你表达我们的心声。我们知道,你实在是听见了,并且会回应我们的每一个请求,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祝福的,愿你今天临到我们,安慰我们的心。祝福那些病人和需要帮助的人。主啊,请医治他们。拯救失丧的人。将荣耀归于你自己,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名祈求的。阿门。
[维尔弟兄读申命记32: 1 -12]
诸天哪,侧耳,我要说话;地啊,要听我口中的言语。
我的教导要淋漓如雨;我的讲话,要滴落如露,如细雨降在嫩草上,如甘霖降在菜蔬中。
我要宣告耶和华的名;尊我们的神为大。
他是磐石,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是真理的神,毫无罪孽,他又公义,又正直。
这邪僻弯曲的世代,他们败坏了自己;有这弊病的就不是他的儿女。
愚昧无知的民哪,你们这样报答耶和华吗?他岂不是你的父、将你买来的吗? 他岂不是制造你、建立你的吗?
你当追想上古之日,思念历代之年;问你的父亲,他必指示你;问你的长者,他必告诉你。
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亚当的众子分开,就照以色列孩子们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
耶和华的份本是他的百姓;雅各是他产业的份。
耶和华遇见他在荒漠之地,在荒凉野兽吼叫的旷野,就环绕他,教导他,保护他,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
又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接取雏鹰,背在两翼之上。
这样,耶和华独自引导他,并无外邦神与他同在。
2

谢谢你,维尔弟兄。今天下午我想说的是,孩子们刚刚告诉我,他们的书和照片已经发放完了。他们说,聚会结束后,如果你想要它们,嗯,他们会在书桌那边接受订单。我们不会在星期天卖书的,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但是他们几天前就卖完了,而他们没有带太多的书。现在正在印刷,正在….就是在印刷机上印刷。他们将在几天内印出来。我们会把它们寄给你。

呐请记住,今晚和下午的聚会一结束, 就是下午的福音讲道一完, 马上我儿子比利和这里的男孩们就会发祷告卡。聚会结束后,想得到祷告卡的人,请留在座位上。之后,对于那些无法拿到的人,他们在今天下午发放大约50张后,今晚6点会再发放大约50张。因此,想要一张祷告卡的,都应该可以有机会拿到一张,任何想要的人都能。
3

呐,从今天下午的一段经文中,我想讲的主题是:“像鹰搅动巢穴并扇动她的雏鹰。” 这是一个相当不寻常的主题, 而且对于要讲的这个主题来说,我的声音也不达标,但我相信神今天只是让我们举行一个小小的福音聚会。神会教导我们,也许,我们应该知道一些关于他的恩典和他对他子民的关怀。我很高兴有一个机会能知道,有一个真实的、活着的神,他仍然活着,爱着他的子民。

呐,我们今天下午的主题, “像鹰搅动她的巢穴。”
4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神把他的产业比作鹰。而有一天我开始研究什么是鹰。我生命的一大部分是在荒野,和牛… 在我放牛的地方,周围有很多的老鹰,在亚利桑那州,再向上进入新墨西哥州和科罗拉多州。我研究了很多关于老鹰的事,他的习性。有一天,我读到这段经文,因此我就想, “为什么他把他的产业比作鹰?”

然后我注意到有大约四十种不同类型的鹰,四十种不同的类型。鹰这个词的意思是 “用嘴的喂养者,鸟嘴,用嘴喂食的”。
5

呐,他为何会喜悦将他的产业比作鹰……?你记得吗他说过他的子民是鹰,尤其是他的先知们。然后他把自己比作鹰。他是耶和华鹰,我们是他的小鹰(雏鹰),他如何用自己的嘴喂养我们。“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 神以…他的道,他所说的道来喂养他的鹰。

呐,我已经… 很多次,我坐下来享受美味的牛排或美味的鱼肉晚餐或鸡肉,我很享受这个;但从来没有一种享受能超越坐在耶和华的餐桌前那种的享受,那是他用美好的道来喂养我们。
6

你知道,它进入了我们里面。而教会今天正饥渴地需要一些这样的道。没有什么能代替它的位置。不是要用什么取代老鹰的位置,而是真正的食物,鹰的食物。而我们是鹰,所以我们必须要吃鹰的食物。不是社交聚会,不是政治演说,也不是什么见缝插针的小派对;但我们需要一些鹰的食物,从耶和华鹰的口中喂养的。所以他把我们比作鹰。

关于鹰的另一件事是:他是一种特殊的鸟。他和别的鸟不一样。鹰是如此的强壮,他飞得比任何其他已知的鸟都要高。没有任何鸟能和他呆在一起。你知道的,你看到过隼在空中飞;但如果隼试图跟上鹰,他就会散架。鹰是一种更强壮的鸟。他能比其他任何鸟类飞得更高,这就是耶和华把我们比作鹰的原因。他能很容易地去到比普通鸟类更高的地方。我是说,我说的是真正的鹰—耶和华拣选的。
7

如果他能飞得很高,而他在上面的时候什么也看不清楚,那他飞上去有什么用呢?因此,他的眼力要比地球上任何一种鸟都要好得多,是鹰的眼睛。

哦,我知道他们宣称隼有这样的眼睛。天哪,他根本看不到鹰能看到的。他在各方面都根本无法和他相比。鹰的力气大得多,他被造体型也强得多。他的身体结构一定要特别,不然他在上面根本就无法呆。你知道,如果他上到了那个层面,他必须要被造成……他被造的身体必须能承受他所处的那个大气层。如果有其他的鸟儿试图跟随他,并且跟到那个高度—即使是隼—他也会被憋死。他无法呼吸。我是带着尊敬这么说的,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状况,很多隼都想跟着鹰。
他们站在那儿说,“嗯,我不能忍受这个。这让我很紧张。我还是离开这里吧。” 他们甚至不能坚持完一次聚会。他们快要憋死了。他们没被正确地建造起来,他们不是为这氛围造的。
8

前不久有人在这里说….我在讲道,有一个女人,当我讲的时候,她哭了起来。她得到了如此的饱足,她必须要大声喊叫了:“哈利路亚!” 后来我遇见了那个家伙,是一个主日学校的老师,他在我们城里最大的浸信会教会拥有有一只棒球队。他说,“比利,我本来很享受那个信息, 直到那个女人开始哭起来了。” 他说,“哦,它简直是让我的后背冒凉气。”

我说,“如果你能去天堂,你会被冻死的。” 哦,天哪,这是一件很小的事;但你必须要能忍受它。如果你是一只鹰,神就会让你去到那个高度。
9

你知道,如果他上到了那里,看到神迹发生,神的迹象和奇事在运行,却会去相信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他就会散架跌下去。这就是今天很多人的问题。他们自称是鹰,但我很怀疑。我真的怀疑。

呐,他的组成,他的一切,一定得造成那样能适应他要去的地方。而当神把一个孩子生到他的家里,这人就有那种的组成,那种能经得起超自然的东西,有能区分真实和虚谎的东西:那个人知道什么是真正鹰的食物。
10

鹰的食物来自喂食者的嘴。不是什么人造的神学,而是来自喂食者,也就是耶和华鹰的嘴—他用自己的道喂养!

而鹰永远不会给她的孩子带来任何会伤害他们的东西。哦,我就是爱那个。神永远不会承诺一个他不会为之站立的应许。每只鹰都喜欢持守他的道。他喜欢它,因为它来自耶和华鹰的嘴。他喜欢接受它。
哦,我见过那些小家伙等着妈妈上来。他们都会抬起身来,张着小嘴。只要是妈妈给他们带来的东西,就没问题了。一个真正的信徒就是这样的。不管琼斯博士说了什么,或者其他人说了什么;如果耶和华把它放在他的道中,他们就会相信它,接受它。
11

科学家们可以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圣灵只落在了一百二十人身上。”

哦,但是耶和华说:“这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要呼召的。” 如果他们是被呼召的,他们就会吃。
12

所以他必须是一只特别的鸟,才能吃这个食物。而且他必须是被造成那样的,才能去那种的氛围中。这是他的另一个特点。那么为了能上去到那里,他必须要有强壮的翅膀。普通的鸟儿,它的羽毛会从他身上飞走,因为它忍受不了去到那上面。一只老鹰可以翱翔,而其他鸟儿离地100码就会摔死。你知道这是对的。是的,先生。它们必须靠拍打着空气,俯冲(一只老鹤什么的),上下颠簸,想要能乘风,摇摇晃晃地飞过去;而鹰会展开翅膀,乘着风而飞。它的羽毛很强壮:不会摇动,不会放弃。它可以操纵自己的身体,然后扬长而去。

这是每一个信徒的方式。他不会从一根柱子跑到另一根柱子,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这周是卫理公会,下周是浸信会,这周是一个,下周又是一个。他只是把信心锚定在神永恒的道中,然后乘着空中舞动的风,扬长而去。
13

前段时间,我在科罗拉多州在打猎。那是初秋时节,雪还没有深到足以让麋鹿群倒下的地步。而向导去了另一个地方,激流河的西岔路口,我是在东岔路口。我们约定在五天后见面。

我有一些驮马, 所以我要得到… 要去打一只麋鹿。不是仅仅为了去打猎,而是为了与神独处。后来就起了暴风,那风吹啊吹啊,我就躲在树后。我几乎已经移动到了树林的边界了。之后就会下起雨来,把所有的雪都淋掉,再之后就会有阳光出来。那是每年起暴风的时候,就是这个会把大型动物都赶到山谷里去了,在那里它们更容易被猎杀。
14

后来这暴风雨来了,我就站在一棵树后,直到暴风雨结束。当风暴结束后,我出来,我开始观看。在科罗拉多州的西部,山里的大裂缝处,太阳正在落下;冰冻的常青树上面的倒影在山谷中形成了一道彩虹。

哦,天哪! 圣经说:“当深处向深处呼唤……”。你能在彩虹里看到神,这是一个应许。只要找机会和神独处,看看他离你有多近。他在大气中,他在他的灌木丛中,他在他的花中,他在空气中,他在彩虹中,他在他的子民中,他无处不在。
15

注意。当看着这些的时候,我就听到一只老灰狼在山上嚎叫;而他的同伴在山谷里回应了它。我母亲是一半印第安人。我告诉你,深处开始向深处呼唤。我的归主并没有让我改变这一点。

然后我听到麋鹿群彼此鸣叫着。风暴把它们分开了。我太享受这个了。我把来福枪靠在一棵树上;我绕着树跑,绕着树跑,就这样拼命地跑,以宣泄我内心的感受。我和神独处了! 我周围方圆三十五、四十英里没有一个人,在高高的山顶上,享受着美好的时光。我想:“神啊,麋鹿群里有你,狼叫声里有你,彩虹那边有你。你无处不在!哦,伟大的耶和华啊!” 就这样绕着树一圈,又绕树一圈。如果有人来到树林里,他们会以为那里有一个疯子。但我不在乎,我是在敬拜神。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16

之后突然我被一只小松鼠吸引了。我不知道你们这儿有没有。他是个爱挑剔的小东西,大约有那么长。只会发出很大的声音,是森林里的蓝衣警察。他在一个小老树桩上站起来,我听到的所有声音都是持续这样的: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我想,“好吧,我可能已经吓到了这个小家伙, 我就继续敬拜我的。” 我想,“也许我让他兴奋了” 所以我看着他,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兴奋,小家伙?” 我注意到他没有看我。他把他的小眼睛翘起来,像那样往下看。

我注意到一片被风吹倒的树下面,那里曾经有一场暴风雨把一些树吹在一起:一只棕色的大鹰被暴风雨逼到了那里,她正在走出来。我想,“哦,那就是它害怕的东西”
17

这只大鹰跳上了那里,他那双看起来灰蒙蒙的大眼睛四处张望,我想:“神啊,你为什么让我停止叫喊,就为了看那只鹰吗?你会不会在鹰里面?” 当然。我看着那只老鹰停在这个大树枝上,我想,“嗯,他只是个拾荒者。这家伙里面肯定没有什么好东西。” 我在琢磨:“是什么让你……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叫喊呢?耶和华,你现在要教给我什么功课?关于老鹰的吗?”

嗯,我注意到了一件事:他并不紧张,他并不害怕。我对他说,我说,“老家伙,你知道我可以拿枪射你吗?” 他一点也不担心 “嗯,”我想,“为什么你不会担心?你为什么不害怕呢?” 我的来福枪靠着树放着。他知道在我把枪拿到手之前,他就已经在树林里了。他知道他站在哪里。
哦,我喜欢这样!知道自己所站的地方;知道自己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他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
18

我想,“嗯,你怎么知道你能做到呢?是什么让你如此肯定?” 我注意看他,每隔几秒钟,他就动动那双翅膀,看看是否每一样都正常。

你知道,这就是了。如果神给那鹰两只翅膀来逃避危险,他要一直查看是否一切都运转正常,那么永生神的教会呢,不是更有圣灵能把你从危险中搭救出来吗?如果医生说:“你得了肺结核会死的。” 你只要看看是不是一切都运转正常。只要查看一下你是不是还在团契里,检查一下。
19

哦,他觉得自己的羽毛没问题,那只老松鼠只是在用他里面的一切在诅咒。而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很坏的我,他是在看那只松鼠。他听得都烦了,一直在用全部的力气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我很佩服他的勇敢。他到了听够了的那一霎那,就那样大步一跳,翅膀扑扇了两下,就已经到了树林外面。然后,然后我就站在那里哭了,我看着他。他没有再扑扇一次。他只需要知道如何展开他的翅膀。每当那风来的时候,它就会被风台起来。峡谷里的风来了,他就会飞得更高。他确实知道如何操纵那些翅膀。我看着他,直到他变成一个小斑点。我哭得像个孩子。
我说:“就是这样!” 哦,只要知道如何将你的信心建立在神的能力上。当圣灵像一阵大风一样吹来的时候,就能乘着风离开这个巨大的叽叽喳喳的地方,叽叽喳喳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 只要展开你的翅膀,不要理会它,乘着风离开。阿门。哦,耶和华鹰,高高飞起。
20

鹰所做的另一件事,如果我们注意到他如何被比作神的产业,他可以返老还童。你知道圣经说,他能返老还童。他是唯一那种的鸟,可以几乎消失,然后成为一只年轻的鹰回来。不是在年龄上,而是在行动上。那么,耶和华为什么要把我们比作鹰呢?当你陷入低谷的时候—就像人们说的那样,“陷入沮丧”—之后就会出现一个美好的复兴,你的青春又重新焕发出来。

哦,我见过那些白发苍苍、满脸胡须的老人,就像一个十五岁的小男孩一样,大喊大叫地赞美主。绝对的,我见过困在轮椅上的人,跳起来,喊叫如同….嗯,他们又更新了。耶和华更新了我们。他更新我们的力量,他更新我们的健康,他把我们全部都更新了。这就是他把我们比作鹰的原因。
关于鹰的另一件事,鹰不会在地上筑巢。鹰会尽力把巢建的很高。她把巢建在远离所有掠食者的地方,远离一切会打扰她的东西。她把巢建得很高,这样就没有什么会打扰到她。
21

前段时间,我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去那里的大动物园。我带着我的小女儿撒拉和小利百加。我带着小撒拉,也就是小女儿,陪着她一起走。 他们刚抓到一只大鹰, 把它关在一个大笼子里。嗯,当时我正往上走。我听到了摔打的声音什么的, 我走下去带着撒拉去看。我以为是两只鸟在打架。但当我到了下面,只有一只大鹰。在他的前面几乎没有羽毛了了。他的脸都被打烂了,他的翅膀也被打掉了,我看着这个大块头,它是多么的不安, 翅膀被打掉了,溃烂了。

他走到笼子的一边,大步地跑过去,用他体内所有的力气飞向那个笼子:用头撞着笼子,又摔到地上。他躺在那里,摇了几下头,站起来,又回去了。然后他就会向外看。然后他就会拼命地跑,拍打着翅膀要飞起来,撞到铁栏杆上,又摔回去。我走到近前;我想,“如果我有一把锯子,我就能锯开把它放出来。”
当他躺在那里的时候,他的大眼睛望着天上,他头上的蓝天…他是一只天上的鸟。他住在天上。他生来就是为了生活在天上。他的天性就是活在高处。而他却在这里被笼子关着,他最后再也起不来了。
22

我觉得那是我见过的最悲伤的景象之一。而从那里走出来的时候,那天下午坐在公园里,圣灵似乎对我说,我无法忘怀….我想买下那只鸟。可是,他们不让我买。我为他感到难过,但后来主在这件事上对我说了一句话。“这里有比这更糟糕的景象。男人和女人走在街上,生来就是神的儿女,活在了他们本该有的特权以下:在夜总会和其他一切地方被打坏了脑子,而他们本应该在神的大喜乐和大能力的天空中翱翔。”

他们从一个教堂到另一个教堂,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试图加入这个,说这个信条,重复这个祷告,用这个方式受洗—只是在击打他们的头脑。而他们生来本是要做神的儿女!
看到一个人,按照神的形象被造,本该成为神的仆人,过着神儿子的生活,却在威士忌的影响下摇摇晃晃地走在大街上,这是多么可悲的景象。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有着显赫和优雅的外表,却手里拿着一根烟走在街上,胳膊搂着某个穿着一半儿衣服的女孩。一个生为神儿子的人,放弃了神给的特权,他的魂被捆绑在魔鬼折磨的笼子里。
一个穿一半儿衣服的年轻女子,如此美丽(哦,都是修饰出来的,她涂上去的足以粉刷一个谷仓),在某个地方流落在路边的小屋里;她生来本该是至高神的女儿,而她却放弃了自己的特权。
23

你内心深处有一种东西在呼唤。你内心深处有一种东西在渴望着神。而你试图满足你内心的渴求。就像大卫说的,“神啊,我的魂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你试图满足神放在你里面的渴求,那是可称颂的圣洁渴慕,为让你渴慕他的,而你试图用这个世界的东西来满足它。魔鬼想让你通过服侍他来满足这种渴求,而你是一只鹰。你生来就是一只鹰,你没有权利试图用世界上的东西来满足你的渴求。神给了你那圣洁的渴求,让你渴慕他。“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24

呐,我们来注意一下这只鹰。她之所以不把巢建在地上是因为她是一只天上的鸟,她要照顾她的孩子。她不想让它们有危险,所以她把巢建得尽可能的高。

去年夏天,我去塔科马聚会。我经过黄石公园。我观看,在峡谷的顶端,我看到了一些东西在上面;它就在一个小矮尖峰上。一只鹰在上面筑了她的巢。
我叫来我的妻子和孩子们,把望远镜给他们。我走到树林里,跟着一只小老熊。我说,“呐来看这儿。那是老鹰和她的巢。” 有什么东西能接近她?没办法。没有蛇能爬上那块石头。也没有土狼能毁掉那个巢。
这就是神为他的小鹰建立教会的方式,高过这个世界的野心。她有很高的野心:不是为了取悦人,而是为了取悦神。她被建造得很高很安全。
哦,那只母鹰是如何看顾着那巢穴。哦,神的眼睛看顾麻雀;我知道他看顾我,他看顾你。她看顾那个巢穴。
25

呐,当她搭这个巢时,她找来了棍子和所有的东西;她把它们放进去,用石楠树藤把它们编织起来,里面全是尖刺。呐,她不想让她的小宝宝躺在这些尖刺上,所以她尽可能地为她的孩子们让小窝舒适。神就这样对待他的教会。他试图让它尽可能地舒适。

呐,她出去了,她弄到了羊皮,她弄到了兔子皮—他们吃掉的。她把这些皮保存起来,然后她拿着这些皮… 上到了巢里。哦,我是看着它们这样做的。用它们的嘴,把那些兔子皮和羊皮推进去,把它们推到巢里,尽可能地为她的小家伙们提供舒适的环境。
26

这就是神为他的教会所做的。哦,当他知道你要重生的时候,当他知道你坐在座位上正在下定决心的时候;他就去修建巢穴了,因为他得着了一个归主的人。他有一只小鹰要出生了。让它尽量地舒适…当甜美的圣灵降临,浇灌你的灵魂,眼泪开始因喜乐而落下,你举起双手,说:“哦,有事情发生了。” 简直不能更舒服了,这就是神的方式。他让它这样。

哦,在复兴的时候,当你听到传讲出去的信息时候,你就会如此的厌倦这个世界,过了一段时间,你开始说,“哦,是的,我明白了,” 瞧,一个出生就开始了。耶和华为他的小鹰准备好了一个巢穴,所以它会是美好而柔软的,你可以在那些羊皮上走来走去,还有一切。这真是太美妙了。
27

而我们能如此享受巢穴的舒适,是因为有一件好事:这个鹰巢,是用羊皮做的—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神给他的第二个亚当穿上衣服,不是用伊甸园的羊皮,而是用各各他的羊皮。被宝血洗净,因他的同在,使我们所踩的羊皮变得舒适。我们应该多么平安,多么宁静,多么甜美,多么谦卑地享受我们所踩的这奇妙的柔软。

怎么会有人能拿它开玩笑呢! 但你知道吗,有个谚语说:“愚顽人穿着带钉子的鞋,走连天使都不敢走的路。” 没错,这是个古老的谚语,但它是真理。愚顽人穿着带钉子的鞋,走连天使都不敢走的路。人们会在圣灵彰显之后取笑基督徒。他们会称神的工作为 “别西卜”,而天使却对此不敢说一句话。[磁带中断。]
28

我们感谢我们的主神,感谢他对他儿女的恩惠,不是吗?他如何以测不透的方式对待我们,他的神迹奇事要发生。想想看。他让我们走得多么容易。他让我们面前的道路多么光明。他的祝福同在护蔽着我们。

记住,当小鹰出生时,鹰妈妈张开翅膀遮盖在他身上。她随时准备保护他。当他还是小鹰的时候,她就坐在那里,用那双眼睛看着守他无论他怎么走都要在巢里。哦,当然,如果他走出巢穴,可能会扭断他的小脖子;但她会看护他。
29

耶和华鹰看顾他的小孩子们,你不高兴吗?嗯,如果不是耶和华看顾我们,设定我们的界限,我们会被神的力量扭断脖子。他给我们设了界限。这是他说的。“我要设立疆界,无人能越过。” 所以神,耶和华神,伟大全能的我是,设定了他的疆界和他的爱,在他的小鹰上面展开了他的翅膀;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就没有人或任何东西可以伤害他们。你不高兴吗?

嗯,这足以让每一个灵魂都被永生神的力量点燃,把伟大的赞美献给耶和华。我想,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耶和华的恩惠而赞美他。当你还是巢里的小雏鹰,不能自理,不能看守,却有人看守你,这是何等的恩典! 称颂他的圣名! 耶和华是如此眷顾他的小孩子们。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他们。日日夜夜都在看顾他们,保护他们,使他们远离谬误,为….远离伤害和危险。哦,我们应该想到这是多么的蒙福。
30

呐,注意发生了什么。呐,他说他的先知是什么?鹰。呐,那鹰… 能做什么?他飞得很高。如果他飞得很高,他就能看到很远的地方。而神的先知们在二千五百年前就已经上去了,在那里可以看到今天的状况。

看看保罗做了什么,那只空中的大鹰,他在提摩太后书中说,有一天教会会 “任意妄为丶自高自大丶爱宴乐过於爱神,忘恩负义丶诬告人丶不能自约丶轻藐良善丶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神的鹰已经预先警告我们这些事了。
以西结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发出了预言。看到车在宽阔的道路上奔驰,那鸿,二千五百年前。看到在宽阔的道路上无马的车。
所有的先知能够去得又高又远,看见即将到来的事情,并能预先通知神的小鹰们将要来临的危险。
31

老鹰会将她的小鹰放在草地上,她自己飞到空中,坐在最高的岩石上,四处观察,看是否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当一只年轻的鹰,一个年轻的基督徒,出生的时候,圣灵坐在天上观看。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他们。他看顾。不许什么去打扰小鹰,因为老母鹰在看顾它。

呐,终于到了这只鹰开始成长的时候了。当这只鹰开始成长的时候, 鹰妈妈… 她见过各种各样的鸟,呐她知道这只鹰和土鸡有多大的区别。
32

呐,鸡也是一种鸟。鸡和鹰一样都是家禽。但他们是多么的不同啊?鸡对天堂一无所知。它从来没有上过天。而那只母鹰已经决定了让她的小鹰不会像一只土鸡一样。她要对这一点负责。

哦,我喜欢这样。虽然是他的宗派弟兄,但他还没有上去过。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不能忍受天堂,因为他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他对那里一无所知。哦,我的天,当然,他从来没有上到过那里。
他们说,“根本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 他怎么能在鸡的窝里说这个呢?他一开始就不是鹰。当他说:“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嗯,是因为他对此一无所知。他从来没有在鹰飞过的地方翱翔过。他从来没有查验过神。他从来没有被全能神的能力医治过。因此,他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只能发出鸡的咯咯声。他不知道鹰的呼唤。哦,这是多么大的区别。
33

呐,这只老鹰妈妈决定她的孩子不会像那样。我很高兴她是这样的。是的,先生。我很高兴我们不用在那种东西下盘旋了。 “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甚至是主我们的神所要呼召的。” 神决定在每个时代都会把他的鹰带出去。绝对的。

因此到了一定的时刻,这只小鹰的还是如此柔和,在羊皮上走来走去。哦,他得到了圣灵,他简直火热得要把小镇给点着了。但你知道吗?他不能… 他不能一直呆在那个巢里。这就是五旬节教会的问题所在。它在巢穴里呆得太久了!
34

因此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老妈妈来到那个巢里,她用筑巢的同一张嘴,把羊皮和兔毛都扯了出来,把那东西扔出了窝。她把巢穴弄得很糟,直到小鹰们无法坐得住了。

你知道,神知道如何让你愿意主动去做一些事情。你们很多家庭都发生过这样的事。当然是这样的。他只是把所有的软垫拉出来,这样你就得踩在荆棘上。每次小鹰想坐,都坐在荆棘上;他就会跳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就灰心丧气了。我想,如果说五旬节派教会曾经有过灰心的时候,那就是现在了。我们已经给自己立过了大名声,设立了很大的篱笆:一个是神召会,另一个是一神论,另一个是这个,那个,还有另一个。我们就这样设立了界限和障碍,直到这里也是刺,那里也是刺。发生什么事了?神要带我们离开这里。就是这样。那些小鹰在荆棘上坐着太累了。伟大的复兴正在进行:“你不要这样做,我们不合作。” 试一试去阻止鹰吧。
35

鹰妈妈知道该做什么。所以她把所有包裹的都扔出去,让它变得很粗糙,小鹰就愿意离开。你知道,这在很多方面都是有效的,如果我们有时间去讲讲它。有时候,神不得不把一些….你爱的人之一带走。有时候,他不得不任凭疾病来袭击你。医生说,“嗯,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有时,神只是把所有的填充物从巢里弄走。你相信吗?当然,他会的。

哦,你说,“我一生都很强壮健康”;但有一天,软垫子从巢里拿出去了。你不能一直踩在那张羊皮上:你从来没有离开过巢穴。你不能只在教会周围转悠,大喊大叫,赞美神,上蹿下跳,到处乱跑。还有工作要做呢!
你知道那只鹰妈妈做什么吗?她下到那里,看着那些可怜的小家伙们上蹿下跳。她要让他们知道她有多伟大。那是她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唯一方法。也许神在吸引你的注意力之前,必须让你得肺结核。
36

哦,你说,“我属于这个城市最大的教堂,我一直忠实地缴纳十一奉献。” 这很好。“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做不对的事情,为什么主要让我生病?” 也许他只是在搅动一点点你的巢穴。他想显给你看他有多伟大。

你知道吗,真的,小鹰从来没有真正地见过妈妈。它在窝里太满足了,它不知道她有多伟大。所以你知道鹰怎么做吗?鹰妈妈比鹰爸爸大得多。一只体型好的鹰,翅膀展开从这头到那头可以到14英尺。没错。你知道吗,这只小鹰一直在这个巢里,一直满足于大喊大叫,蹦蹦跳跳,跑来跑去,你知道吗,它从来不知道把它放在巢里的妈妈有多大。
所以,神要让疾病偶尔袭击他的教会。他必须让灵里的压迫来一点儿,从教会中带走一点喜乐,只是为了展开他的翅膀,让你看到他是谁。所以他开始了,哦,我的天,这里放一根刺,那里放一根刺;所有他要坐的地方都是一根刺。嗯,他已经准备好离巢了。
37

因此大鹰妈妈上到那里,展开了那双伟大的翅膀。哦,我注视过它们。她看起来多么伟大,远远超出了巢穴的范围。她的巢大约有八到十英尺直径,而她的翅膀有十四英尺长。她站在巢上,对着小家伙们大声喊叫。当小家伙们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就会张开她那强大的翅膀。她试图让他们能有信心。她要对他们做一些事情。

也许,神会搅动你的巢穴,他便可以展开他的翅膀,让你看到他是多么伟大。他想为你做一些事情。他想向你展示, “神真伟大,神真伟大。” 当我们不得不抬起头,向天空仰望,看到他在太阳系展开了翅膀,从天这头到天那头,看着那些星星……。
38

某个时候我曾有幸在站在威尔逊天文台,透过那块微光镜片看出去。他们声称你可以看到120,000,000光年的空间。光的速度是每秒8000英里。以每秒8000英里的速度来计算一亿两千万年的空间。嗯,你们九个人排成一列绕地球跑还是无法用英里来计算这个距离。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月亮,还有星星。神真伟大!跪下来,向上看一次。神真伟大。

看到他定意要做什么了吗?当他的鹰们处于这种状态时,他要搅动巢穴了。我想他是定意要搅动五旬节的巢穴。
39

所以当小鹰…他这样做是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当她站在那里展开了翅膀,她大声喊叫。这是她的道。她站在那里喊,“抬头看我!看到我有多伟大了吗?”

当医生说没别的办法了,就抬头看这边的 “神真伟大” 。那位医生,你要抓住他,直到他完成这事。没错。呐,“你真伟大。” 往上看, 他想让你离开那个巢穴。他当然要这么做。
40

那么接下来会怎样呢,鹰妈妈,看到小鹰抬头向上看着说:“是的,妈妈,你是一只伟大的鸟。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伟大。哦,当然……”

而老鹰还有一点,我说过,它的羽毛是那么的密实。如果这些羽毛不是这么紧实,比其他任何鸟类都要紧实,当它们飞到上面去的时候,翅膀上的羽毛就会断裂,鹰就会摔下来,灭亡。所以那些羽毛很紧,真的很紧实;因为当她在飞的时候,那些小家伙要把爪子扎在里面。
那么当你看到这个伟大的鹰妈妈是多么的伟大的时候,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鹰妈妈把她的小家伙们查看了一遍。它们还有问题。它们是有很多羽毛,但有太多是松散的羽毛:有一些旧的小羽毛,必须从那里拿出来。你知道她开始做什么吗?她开始扇动那些大翅膀。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她是如此用力, 直到从小鹰身上吹走了所有的松散的羽毛 。
41

如果说曾经有一段时间,鹰妈妈坐在了五旬节派的巢穴上,那就是今天。五旬节教会里有太多松散的羽毛了。哦,是的。你们这些女人,把头发弄得乱七八糟。这是不对的。圣经说这是不对的!下午出去穿上短衣短裤去院子里割草,这是不对的!在神的眼中,这样做是一种罪!

你说:“不,我不穿短裤,我穿长裤。” 圣经说:“女子穿戴男子所穿戴的,为耶和华所憎恶。” 神是不改变的! 五旬节教会里有太多松散的羽毛。她还没有准备好可以飞走。
过去,圣洁的女人和教会的女人,如果去做指甲,或者在嘴上和脸上涂抹那些东西是不对的。现在你根本分不清她们了。出什么问题了?羽毛太松了! 你知道那是真理。
那会让你生病的。
42

我们是在山里长大的。我妈妈以前… 我们必须把旧肉皮煮熟,然后把油脂熬出来,做我们的玉米饼,黑眼豆,早餐,午餐和晚餐。每周六晚上,我们都要吃一点儿蓖麻油,然后周一早上才能再回学校。我也记得… 我吃了那么多那东西,我现在还不能忍受闻到它的味道。每次我都要捂着鼻子对我妈妈说:“妈妈,这让我好恶心。”

她说,“如果它不使你恶心,它就对你没有益处。”
所以,今天的情况就是这样! 如果老的的圣经教导和讲道不会让你恶心,那对你也没有益处。它能激起你的灵里渴慕。这是真实的。哦,是的。
43

而你们这些属于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的妇女,你们会在周三晚上呆在家里收听 “我们爱苏茜 ”或其他什么不虔诚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祷告会;听那个流氓(请原谅我这么说)亚瑟-戈弗雷、猫王,以及所有这些与教会不相称的不虔诚的东西。你知道那是对的。然后你纳闷为什么我们不能飞翔。你不明白为什么神不能恢复教会的恩赐。他并没有什么可以恢复的:太多松散的羽毛。太多松散的传道人,不愿意传讲真理。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也是如此。我们需要老式的神所赐的复兴,需要圣经的圣灵回到教会,从里往外地洁净你的灵魂。

44

你说:“我不穿那些东西,女士….或者,伯拉罕弟兄。我不穿那些短小的东西。” 那我们来看看你是怎么穿的。女人们穿着这些性感的衣服走在大街上。你知道你会面临什么吗?你会在审判日因犯奸淫受到审判。圣经上说,“凡看见女人并贪恋她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 如果你把自己打扮成这样呢?在你丈夫眼里,你可能像百合花一纯洁。但是,如果那个罪人看见你并贪恋你,他要对犯奸淫做出交代,你就是那个让他做这事的罪人。

你可能听了这话就不再爱我,但在审判台上… 我并不想要受欢迎,我想做个真诚的人!
你说:“伯拉罕弟兄,他们不卖任何其他种类的衣服了。” 但他们仍然卖缝纫机和布料,所以没有理由去试图摆脱它。这是事实。
45

嗯你说,“你在挑剔我们女人。” 好的,先生,到你了。一个男人让他的妻子穿上这些衣服,然后走到街上去,或者抽根烟,这说明他是什么人。他没有多少男人的样子。这绝对没错。

哦,整个教会需要一个好的老式的搅动!我们太相信跳舞,太相信拍手。我喜欢这个。大声喊叫,说方言, 在地板上跑来跑去,这是很好的。我对这里面的每一点都赞同。我相信神在圣经中所写的一切都是真理。但是,弟兄,如果我们的生命不能和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相配,我们最好不要再做了,直到我们得到正确的[磁带不清楚]。没错。凭着树的果子就可以认出它们来。呐朋友们,这是真实的。
46

一位鹰妈妈说什么呢?“我不喜欢小尖刺羽毛,我们把它们弄掉吧!” 她把那只小鹰转过来,抬起那只大翅膀,开始扇动它。弟兄,当翅膀扇起的风吹到那些松散的小羽毛时,羽毛就会四处飞舞。

当教会振作起来,羞愧地低下头来(就像那些小鹰蹲下来一样);我告诉你们,会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它把教会每一部分都洗净了。它把它所有的世俗,所有的尖羽毛都清出去,所有的松散的羽毛都清走。如果她由着那只小鹰带着它的羽毛飞出去,它会把脖子弄断的。
47

如果教会在今天这种状态下,想要飞翔进入伟大的恩赐和这些东西…..你就已经有了很多的迷信。我很庆幸,它还没有袭击到这个国家。这是个处女地。传道人们,我奉耶稣的名提醒你们注意这些东西—各种小的主义和人的感觉。没有任何东西能正确地取代圣经的地位! 没错。留在神的道上—你不要离开它。留在那里。

呐,他们到处搞各种东西,还自称是基督徒,是信徒。我没有说他们不是信的。鸡也是一只鸟,但他从来没有去过任何地方。他没有足够的羽毛能带他上到那里去。就算他上去了,也会把他的脖子扭断。你把一只老公鸡和一只老鹰一起从飞机上扔下来一次。如果鹰把他带上去,再让他落下去呢?他就会在空中解体。这就是一些聚集在一起的老公鸡们的做法,他们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等等。他们对神的能力一无所知!耶稣说他们不知道。他们在饲养场里受的教育,他们对天上的事一无所知… 在那里你只能单单相信神。阿门。
48

呐注意,它们在那里了。她把它们转过来,她把它们整理得很干净,大翅膀开始把所有松散的羽毛扇出来,它们所有的旧羽毛都吹出来了;呐她说:“亲爱的,上到这里来。看到我有多伟大了吧?跳到我的翅膀上来,我要给你们一次你从来没有过的飞行。”

这就是神要做的,当他把所有的愚昧从教会里清出来,当他把所有的世俗从教会里清出来。他会带教会飞到某个地方,去到他们不知道的领域。当五旬节的天空充满了真正的东西时,你为什么要接受一个替代品呢?绝对的,当整个天空都被圣灵和神的真正力量所笼罩时,你为什么要去追寻一种感觉或一些小主义呢?
49

接着,她展开了她的翅膀。它们知道她的声音。它们爬上去,每个小家伙都把爪抓在那双强壮的大翅膀上。它们真的已经抓牢了。它用它的小嘴巴,叨住母鹰的羽翼,然后母鹰用它的大翅膀把它们托住了。 看看她。哦,天哪!那上面的小鹰不过是一粒尘土而已。

看看神,他托起了月亮,托起了星星:他还能托起你更多! 向上看,看他是多么伟大,多么有能力。是什么让这个宇宙陈列在太空中?在耶和华的翅膀上,它不过是尘埃。全部的宇宙,只是他翅膀上的一点尘埃。耶和华鹰,你真伟大,你真伟大!
当他张开大翅膀的时候,小家伙们都抓住了,就说:“坐好了,孩子们。我要给你们一个从未有过的刺激。我要让你们成为一只真正的鹰。”
她从那个巢里起飞了。她已经起身开始了。呐,记住,小鹰们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个巢穴。他们抬起头过,他们向上看过,他们看到了很远的地方;但他们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她就带它们去…..他们得抓稳了。她继续飞,继续飞,继续飞,继续飞,直到她高到你几乎都已经看不到她了。
你知道她飞上去后会做什么吗?把它们从翅膀上抖下去。 “自己扇翅膀飞吧。你们是鹰。你不会越飞越年轻的。” 哈利路亚!确定的,如果你病了,也许是神把你从他的翅膀上抖下来,让你飞起来。
50

嗯,那些小家伙在上面了,只是… 她做了什么,她离开他们了吗?哦,不。她只是在旁边盘旋看守着它们。哦,我的天,有一只小鹰看着另外一只,说:“约翰,看我在做什么。” 哦,他一下就飞起来了。鹰妈妈笑了,因为它们现在变成了真正的鹰,会飞了。他们离开了巢穴, 他们离开了教派,离开了教会的名册。

教派的本身没错,但绑在一起就掉下来了—你现在已经在巢上面的空中了。你可能出生在五旬节派的巢穴里,或者浸信会的巢穴里,但是你最好赶快离开它,瞧?不是要离开你的教会,只是离开巢穴。好的。
51

你因为信神而上到那里:去相信他的医治,去相信他的救赎,去相信他的圣灵,相信他的一切! 相信他。你是鹰,你被造……你是神的孩子。你是被造的……你是神的孩子。你像神一样相信。你相信他的道,因为你一直以他的道为饮食。你已经被圣灵喂养,就是道;使得你可以飞翔。

嗯,你知道,她在守护,因为每过一段时间,有一个人搞乱了次序,教会就会开始错落不齐。你知道,上下乱扑腾,找不不到他的平衡了。我相信神的恩典。这位鹰妈妈,耶和华鹰,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她飞下来用翅膀接住他,把他重新带回恩典中。她就是这样做的,这就是母鹰的做法。
不要害怕有一些扑腾,一些尝试,一些压力,听神的话。你不会错的。你不会伤到自己的。你说,“嗯,他可能会让我摔在地上。” 那些小鹰什么也不担心。它们一直都看得到鹰妈妈。所以,他们只是在享受五旬节的欢乐,只是在享受好时光:飞上飞下,做各种事他—们只是在享受美好时光。绝对的。
52

当它们接近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地方时… 鹰妈妈一直在看着他们,在他们周围盘旋。哦,我爱这个。她只是在周围盘旋。当她看到它们可能会受伤,它们飞得太低了,她没法抓它们起来,她就举起它的大翅膀,然后大声喊叫!哦,你听过老鹰的叫喊声吗?她一叫,所有的小鹰都会注意,落下来的那些小鹰,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它们就直接扑扇到那大翅膀上,然后抓稳住自己。

53

哦,他随时会把你托起来,弟兄,你千万不要担心。他会看顾你。他知道你的一切,他爱你。你是他的孩子。不要害怕相信他。如果他在空中把你甩掉,他只是要给你一次独自飞行。我们总有一天要大显身手,直飞到荣耀中去;所以你最好趁现在学会如何相信他。你不能让所有这些松散的羽毛挂在你周围。你最好到有从天上的风吹来的地方,把所有的东西都从你身上抖落下来:所有的世界,所有对世界的牵挂,所有对世界的爱都从你身上抖落出来。

圣经说:“你们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们里面了。” 那你怎么能飞呢?你连路都走不了了。你想表现得像你下面的饲养场出来的弟兄一样,双脚从来没有离开过地面。可能曾飞到了某处的篱笆柱上。那是他那种鸡能飞得最高的地方,。
54

你知道吗,有一次,一个人需要安置一个孵蛋的母鸡。他发现了一个鹰的蛋;于是他想,“我相信我能看到这孵出来的会是什么。” 于是他拿着鹰蛋,把它放在老母鸡的下面。然后当那只鹰和所有的鸡一起孵化出来的时候,他会是一只和所有的鸡都不一样的奇怪的鸟。这就是它的样式;孵这么一次蛋他得着了一个鹰出来。这就是你得到他们的方式。他们的平均水平是这样的,每次孵蛋得着一只。

而他总是一只样子古怪的鸟。嗯,他是一只不同的鸟,他从一开始就不是只鸡。那种老母鸡,只会咯咯地叫;而他对母鸡的咯咯声一无所知。她走到了饲养场的粪堆上,开始抓刨。“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他听不明白那个。他是一只鹰。所以他被取笑了! 所有的小鸡都说,“看看那个圣滚轮。他跟我们不一样。” 小鸡所受的教育都是在某个神学院的粪堆里学到的。他对神的了解就像霍屯托人对埃及骑士的了解一样多。没错, 他所知道的只是一些人造的神学。他从来没有把神放在可信的位置上。“咯咯,咯咯,咯咯,最好不要和他们搞在一起。咯咯,咯咯,咯咯,神迹奇事的日子…根本就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
55

就像那个黑人老伙计有一次说过的那种用心相信的宗教。他总是高高兴兴的;他的老板说:“桑宝,我想知道那个用心相信的宗教是什么。”

他说:“那真的很好,老板。”
“哦,”他说,“我不相信有什么用心相信的宗教。”
他说:“你只说错了一点。按照你所知道的—你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一种用心相信的宗教的存在。” 嗯,那….他知道这区别。
56

那是一种经历! 神要他的教会有相信和接受他话语的经历。他们是鹰。如果他们是鹰,他们就会吃鹰的食物。

呐,鹰不能吃鸡的食物。但鸡可以吃鹰的食物。你看到那个伪君子了吗?没错。鹰不吃鸡吃的东西。但鸡能吃鹰的食物,也会去吃鹰的食物。
就像方舟里的乌鸦和鸽子。乌鸦什么都能吃,但鸽子只能吃谷物。但乌鸦能吃谷物,也能吃下腐烂的尸体。这就是那些老伪君子,他们可以去教会,假装是一个基督徒,却与世界同流合污,并说,“我的良心并没有被责备。” 嗯,他们有良心不会比蛇有屁股更多。他们根本不知道… 关于良心的任何事情。他们从开始就没有良心,怎么会受责备呢?
57

我妈妈常说,“你不能从萝卜里面挤出血来。” 那是真的。

我不是为了开玩笑才这么说的。这不是开玩笑的地方。这是道。灵魂处在危险关头。我这么说是为了强调这点,用简单的方式让你明白它。绝对的。好的。
那么这只小老鹰,他会到处跟着走。老鸡妈妈会上去挠一挠,然后说:“我们今晚要来个鸡汤晚宴。这样就有钱来付给牧师了。”
小鹰说:“为什么要这样?”
“嗯,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是长老会,不是浸礼会,不是某某教派,你就是个….”
“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就是听不懂那只母鸡的咯咯声。他是一只不同的鸟。
58

“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人能到我这里来。他所预知的,他就召来的。他所召来的人,他就称他们为义。他所称义的人,他就使他们得荣耀。” 你有什么可害怕的?

不要害怕独自飞。不要害怕把神放在一次考验中! 如果你是一只鹰,你就不用怕。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唯一得着应许的,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如果是神如此说,你就能称那些是似非而是的。不要怕,没有什么好怕的。你无法搞明白这些社交,派对,画展娱乐,还有教会里的一切,球赛,还有其他一切赚钱给牧师发工资的事。你从来就不用明白这些。绝对不需要。 你们把一些老公鸡煮熟了,卖了一块半一盘。把楼上的房间变成了晚餐室。没错,你本来不需要这样做。按着道相信神!他拥有一切。绝对的。
59

你不可能靠小的信条和松散的羽毛、小的感觉来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受造是一只真正的鹰,在你的内心深处有一些东西告诉你,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知道他无所不在,并且他看顾你,断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你。

没有土狼能抓到你,没有什么能伤害你。神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设营。一万人倒在你的右手边,十万人可能倒在你的左手边,但它永远不会临近你。他日夜守护着他的产业。“我,耶和华,已经栽种了。我必昼夜浇灌,免得有人从我手中把它夺走。” 神的产业,是一只鹰。
60

在一个人工孵化出来的鸡群周围放上这么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生命。在那地方,你简直不知道能做什么。他不明白母鸡咯咯地乱叫的声音。“为什么他们不相信神的医治?他们自称是教会。他们说他们信神,为什么不能相信他是全能的呢?经上在这里说的’圣灵的应许’。你看他们在那时行事的样子。他们到世界里去,就像一团火焰:他们医治病人,他们行神迹奇事,他们有喜乐有平安,他们用生命为他们的见证盖印。为什么这个教会不这样做呢?但他们却说自己是永生神的教会。” 真正的老鹰是无法理解这一点的。

61

但你知道吗?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一只母鹰飞过饲养场。她转过身来,往下看。我很高兴看到这一点。她说,“这是我的孩子。” 她又转过身来,喊叫说:“亲爱的,你不是一只鸡 —你是我的!”

哦,他听懂了那个声音。是的,有什么东西带出了结果,就像五旬节那天的出生一样。有什么东西使他的注意力向上转移了。“我明白那个呼唤。”
她喊回来说:“你不是一只鸡。这就是你一直不满足的原因。你不是为这个世界的粪堆而生的。你是一只属天的鸟。你不受什么信条和教派的束缚。你有足够的空间,天堂是你的。”
小鹰说:“你一定是我的妈妈。妈妈,我怎么才能脱身呢?”
说:“我告诉你,孩子。只要轻轻一跳,试一试你的翅膀。” 这就是你所要做的一切。只要听从神的道,跨出这一步就可以了。是的,先生。
如果你们都被捆绑住了,在某个教派里快被冻死了,只要听从神的道,走出去一次。说:“主啊,我相信你! 我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话,说:’到更高的地方来’。”只要听从他的话一次,看看会发生什么。
62

嗯,你知道这只小鹰做了什么吗?他奋力地一跳,扑腾着翅膀;他就降落在了饲养场院柱子的顶端,就在一个宗派的中间。这就是他曾经去到的最高高度。

她在叫:“亲爱的,你得跳得比这高,否则我就接不到你,儿子。”
“嗯,我是属于某某的,妈妈。”
“你要从那里出来。再跳一次;扑腾你的小翅膀,我就能接到你了。” 阿门。她就做了那个大俯冲。
当他迈出了那足够的一步—说,“我不再属于浸信会教派,我不再是长老会,我不再是五旬节派;但我是你的,主。我在这里,用我里面所有的在扑腾。”—她接住了他,她带着她的鸟儿去了天堂。
你跳了有多高?你信了多少?如果你是神的鹰,你就准备好接受他的道。不论是面对死亡还是其他任何的事情,你都准备好相信他。你去到那里是为了信靠他。
63

我留你们太久了。让我们低头一会儿。风琴师来弹奏, “我用信心仰望你。”

小鹰,一直不满足,呐我不是叫你离开你的教派。如果你是浸信会的,就继续做浸信会的人。如果你是长老会的,就继续保持。但我想告诉你要做的,是踏出一步到耶和华的翅膀上一次。你是鹰,你的教会不相信神的医治,你们不相信圣灵的洗,你们不相信这个重生—走出来一次,就能找到应许。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明白神的国。”
64

呐,在你们低头的时候,我想真诚的问你们一些问题。我知道这个信息很粗鲁,但我想让你们明白这一点。我想如果我用这样简单的方式把它说出来,神会让你们明白,也许他可以用小孩子的方式来揭示它。你们传道人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们这些老圣徒也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是想告诉这些还没有走远的,这些年轻人,有的甚至根本就没有进来:必须要从宗派里出来。你要信任神,那就再上得高一点,高到一个地步,他要用他的翅膀接住你。

65

呐,如果今天你没有基督,你知道你从来没有升到天上,没有出过你旧宗派的巢穴….哦,你轻轻松松地得到了,但最近有事情发生了。你想再上得高一点吗?神搅动了那个巢穴,因此他就可以使你离开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你想让神把你从不信的巢穴里带出来,还有你的疑惑和恐惧,你愿意举起你的手对他说 “神啊,请怜悯我。” 你愿意举起你的手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神祝福你,神祝福这边的你。神祝福你,弟兄,还有你,弟兄,还有你,还有你,还有你,姐妹,你,弟兄。后面的和左边的,所有的,姐妹,你,弟兄,你,弟兄,你,后面的那位。

66

呐,底下右边的。神祝福你,你。是的,周围的人。主与你们同在。神祝福你,孩子。

呐,后面的看台。举起手来,说:“神啊,请怜悯我。我一生……” 神祝福你,亲爱的姊妹。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后面的。所有上面的和下面的。只要举起你的手。他看到了。绝对的.
“伯拉罕弟兄,在我一生中… 我做教会成员已经很多年了;但我一直相信,除了做教会成员之外,还有更多的东西。哦,我是属于神召会的。我属于一神论的。我属于神的教会的。我属于天路圣洁派的,拿撒勒派。我属于浸信会,卫理公会。” 不管是什么,都没有一点区别。他们都是一样的,只是你穿的品牌而已。你内心是个基督徒,不是因为你属于某个教派。“我说过一些信条。我按照某种方式受洗。我学了神学。”
67

几周前,或者几个月前,有一个伟大的教师在这里告诉我,“我有足够的学位,可以给你的墙上贴满它,伯拉罕弟兄,但在这一切中耶稣在哪里呢?”

你不是靠着学位、学士学位、艺术学士学位来认识耶稣的;也不是靠着神学博士学位来认识他的,你是靠着接受基督耶稣这个人来认识他的。
68

不久前有一个人来找我,说:“伯拉罕弟兄[在一辆废旧卡车里],”他说:“两年前我是个富人。我卖掉了全部财产,我做了一切—试图找到神的平安。我把它给了传道人。” 他说:“我去参加了葛培理的复兴会。他叫我们举起手来,说我们会接受基督。我做了。他告诉我,这样就结束了。但是,”他说,“它并没有,伯拉罕弟兄”

他说,“然后我去了自由卫理公会,他们告诉我,我必须成圣并且呼喊, 这样就结束了。” 说,“我做了,但并没有结束。” 说,“我去找了一个著名的传道人,你们都认识他, 五旬节派领域最伟大的人之一。” 说,“他们说,我必须说方言;如果我不能说方言,我就没有圣灵。所以,”他说:“我就进去了,那些人忠心地和我一起做工,我就说了方言。他告诉我说,这一切都结束了。但是,”说,“伯拉罕兄弟,这还是不行。” 说,“我能做什么呢?我处在了一个可怕的境地。” 说,“我… …”
我说:“你是怎么开始的呢?”
说:“我是卖车的。我妻子去了五旬节教会。我们本来是路德宗的。” 说:“我一生中大约去了两次教会,她下去后就领受了圣灵[他是这样对我说的]。” 又说:“她回来后就想让我去。我告诉她,’呐,亲爱的,你去吧。我给你钱,去帮助你的教会;但不是我,我不信教。” 说:“这样持续了一年左右。有一天,”他说,“我的妻子,她属于神的教会,她到……到田纳西州去参加一个复兴[这是在明尼阿波利斯]。” 并说:“去了那里。”
接着他说,“我当时在卖车,我回来的时候穿着件外套。这时候是夏天。我坐在风扇旁边。” 他说,“我想起来,’不知道我是不是把车钥匙给了那位女士?’ 我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票,上面写着:’你将在哪里度过永恒?” 他说,“它触动了我。” 他说,“我说,’哦,好吧’,把它扔进了垃圾筐。” 他说,“有什么对我说:’你已经过了四十岁了。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你将在哪里度过永恒?’”他说:“我把它捡起来,我看了看它。我把它扔回去;我又把它捡起来。” 说,“眼泪开始从我的脸颊流下来。”他说:“之后我就开始寻求了。”
69

我说,“我想问你,弟兄, 葛培理告诉你的是真理。” 我说,“自由卫理公会告诉你的,什么喊叫呀和成圣呀,是没错的。奥洛-罗伯茨告诉你的,要为圣灵说方言,是没错的—但都不是全对的。这些成东西都是基督的属性。接受基督就是接受这个人,就是主耶稣;然后这些其他的事情才会发生。”

他说:“那么,你认为我已经完成了吗?或者你认为我能完成吗?”
我说:“你已经得到了,弟兄。” 我说:“你曾走在一条路上,厌恶宗教,根本就没有信仰;而在你看着那张小纸条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让你改变了。两年来,你四处寻找和追求。”
他说:“发生了什么呢?”
70

我说:“归主是什么意思呢?’转回来’。你本来是一无所有:恨恶神,恨恶宗教,就这么过着,置之不理。突然,就在你的办公桌前,你转回到正路上来了:追求神,寻找神。发生了什么呢?你被转变了。”

他用胳膊搂着我,哭了起来,说:“伯拉罕弟兄,我其实一直都有了。”
我说,“没错。那是完全正确的。”
说:“你知道……” 他说:“嗯,我去找过他们所有人;他们都告诉我,我已经越过了分隔线。说你是个先知,你可以告诉我哪里出错了。”
我说:“你不需要先知。神的道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71

朋友们,无论你做了什么,如果你仍然没有对神有真正的信任和信心,那就没有真东西在你的心里,就是你的确知道你已经在那圣地上遇见了神—你可以像摩西一样,回到沙漠的背面,在那里遇见他,并把你的手指放在它发生的地方—如果你还没有确信这一点,那是行不通的。如果你认为你已经经历了一切,而你仍然在意着这个世界,你就还没有去过那里。你的生命证明了这一点。今天在我们祷告的时候,你想去到那里吗?如果还有一个人,举起你的手,说,“记念我,伯拉罕弟兄。”

神祝福你们的心。很好。神祝福你们,神祝福你,后面的这位女士。没错。
72

抱歉,我今天下午用粗鲁的方式带出了有关鹰的表述。但我想把它简单化,使你们能够理解。现在在他的同在中,你接受他为你的全能者。从今天开始,神会照顾你。只要你们敞开心扉… …

呐,不要说,“我必须叫喊。” 你也许会的。不要说,“我必须说方言。” 你可能会这样做。不要说,“我必须在灵里跳舞。” 你可以这样做。不要说,“我必须哭。” 你可以这样做,也可以不这样做。要接受基督;然后所有的叫喊、哭泣、说方言都会随之而来。但如果你没有基督而有这些,你只是在模仿。记住,你可以拥有所有的恩赐,却没有得到恩赐的给予者。要先得到基督。
73

呐,今天下午至少有七十五只手或一百只手已经在这里举起来了。所有神的圣徒,现在和我一起祷告,我们为这些人祷告。

呐,你们这些举手的人,要期待。你心里感觉到的是什么?那是风扇,是母鹰的翅膀,把所有的世界从你里面除掉,所有的怀疑。那是….就像五旬节时的那阵大风。它告诉你,你是错的。“仰望我,看看我有多伟大。”它说。“只要仰望我。仰望我,你们这些世界尽头的人,就会得到拯救。”当我们祷告的时候愿你现在就相信他。当然,如果他让我站在这里,知道我… 他让我知道,他让我知道,今天这里需要的是什么。
74

神啊,他们都是你的。有鹰坐在这里。他们中有些人的羽毛很松散,不怎么在意了,他们自称是基督教徒,却不知道如何行走在天上 … 他们唯一知道的是谷仓里母鸡的叫声。他们唯一知道的是,他们属于某个教会,他们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册子上。而因着今天这个粗糙的小信息,他们中近百人举起了手,。

大能的神啊,让他们知道,令他们举手的是耶稣,是鹰妈妈,是爱灵魂的那位,今天下午,在这个小礼堂里,扇动着翅膀喊叫着。“你不是一只鸡,你是一只鹰。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荣耀吗?难道你没有抬头望天看见阳光吗?难道你没有看到彩虹吗?这一周以来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灵在人们中间运行,显出了前所未有的迹象?我很快就来了。我正在做最后的召唤。今天就来吧!飞得再高一点!我会接住你,带你进入从未有过的领域和经历。”
75

神啊求你应允。他们是你的。我可以为他们祷告,但你必须做工。我相信,主啊,如果他们真的是鹰,并且举起了他们的手,你会满足他们的灵魂。父啊,应允吧。他们现在是你的了;你把它们作为爱的礼物送给你的儿子,没有人能从他的手中把他们夺去。虽然他们会像我们在信息中所说的那样,飞得错落不齐。他们可能会弄成这样,有人认为他们只是有点狂热;但如果他们心中是真正的鹰,你就绝不会让他们走错路。你会让他们重新回到真理,重新回到神的恩典中去。父啊应允吧。他们现在是你的了。

76

原谅我用粗鲁的方式表达事情,但我不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主啊。我只是尽我所能,在讲台代表这样的事工。

呐,他们是你的了。让他们在你翅膀的引导之下。愿他们今晚在这里看到你张开你伟大的翅膀,发出喊叫。看着那些鹰,他们会抬起头,听着妈妈对他们的回答。主啊,请应允。他们是你的,奉你的儿子耶稣的名。阿门。
77

你们觉得怎么样?很美好是吗?那是一种粗鲁的表达方式。有多少人明白我的意思?当然,我相信你们会明白的。只是想用一些简单的方式让它深入人心,让你不会错过它。瞧?神可以告诉你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瞧?我是说,现在在教会里有太多的废话, 有太多的世界进入了教会。

但你知道吗?圣经说,这个教会时代就是这样的,这是老底嘉教会时代。但是,现在是搅动巢穴的时候;羽毛在飞。神让他的教会准备好了,到那些日子她要飞到那边去。我全心全意地相信它。这个伟大的美国国家已经被震成碎片,除了审判,什么都不会剩下。他的鹰们在这里。他正试图让他们准备好。神祝福你们。
78

呐,孩子们要在几分钟后发放祷告卡,就在几分钟后。

有多少人爱主?从心里大声说:“阿门”。[会众说:“阿门。”]这听起来不错。我喜欢听到这句话。我只是… 我告诉你,我觉得现在真的很敬畏。我觉得我也可以喊叫,在我的魂深处真的感觉太好了。哦,当我看到人们来了,举起他们的手,老人,年轻人,年轻的女人—站着哭泣,用手帕擦拭他们脸上的指甲油,或者不管那是什么东西—这意味着神就在他们中间。没错,他就在这里。
79

呐女士,我不是在做…..没关系,这与你无关。记住这一点,但这样是不能成为一个基督徒的。那不像是一个神的圣徒。我说这个—不是在开玩笑,这不是开玩笑的地方。姊妹,你想一想,你是个基督徒姊妹,你脸上化那个妆。是为了什么?要出现在男人面前,不是出现在神面前。圣经里只有一个女人这样做,一个女人。你知道她是谁吗?耶洗别。你知道神对她做了什么吗?把她喂了狗。所以,你看,如果你画上颜料, 在神的眼中,你只是给狗吃的肉。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他们今天叫他们狼。他们走到一个角落,“呜呜”!喂狗的肉。不要忘了这一点。地狱的猎犬就在你身后!你最好小心点。

作为一个真正的女人来到神面前。以神的圣徒身份走上去。要… 把一点使徒行传2和4放在你身上。这对你有好处。一点点约翰福音3章16节可以走得很久。这是神给我们所有人的化妆箱。我们要让我们的心用这个来化妆;而不是用信条、教派、膨胀出来的,某个大人物知道一切。“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80

今晚再见,神与你同在。呐,有人将… 皮特曼弟兄将从现在开始接管聚会,将……。有多少人承诺今晚为我祷告?我为今晚聚会所要预备的时间要迟了。

比利和他们会在两三分钟后给想要祷告卡的人发祷告卡。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