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14 爱

1

你们请坐。今晚能在这里确实是一份荣幸,能在这儿事奉主耶稣是一份莫大的荣幸。我们很抱歉,没有足够的空间,知道你们要站着,这让你们很累。而大厅…我问过我们能不能弄到一个更大的地方,我想目前没有。

但我们会尽量把我们的信息搞得简短一些,你们要有耐心,再同我们一起忍耐一下。呐,记得明天晚上的聚会,之后还有星期天下午和星期天晚上。
2

呐,如果是主的旨意,今晚我想读一部分经文。之后你们要在我今晚传讲的时候为我祷告,我上了讲台后嗓子一直很哑。不是严重的感冒,只是嗓子太累了。

(我来把这个东西移到这里… 挪动一下这东西。好的。我想这样就会好一点了。)
呐,在今晚的读经中,让我们回到一段大家都很熟悉的经文,一段在可称颂的古老圣经中找到的经文。我相信圣经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理。我知道所有的基督徒都是这样信的。这是一段非常熟悉的经文。约翰福音3章16节。
因为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3

呐,让我们低头祷告片刻。哦永恒可称颂的神啊,你使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如今他已被彰显在我们面前一千九百年了,依然活着,而且他的能力和他的同在,与他一千九百年前行走在加利利时一样丰富。我们的父啊,我们感谢你,因为你对我们做了这件事。

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黑暗邪恶的日子里,当世界上每一种的势力都有那么多的混乱(在各个国家里、在政治里、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环节里),甚至在基督徒所行的路上,也有混乱。
但我们很高兴知道,耶稣还活着,正如圣经指着他所说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我们看到末日迅速临近,以及他即将来临的迹象时,当我们安息在他的应许上,就是他依然是一样的,他爱我们,将他自己赐给我们,我们的心就因喜乐而跳动。
4

神啊,我们今晚求你怜悯我们,赦免我们的罪恶和过犯。今晚也把极大的丰盛赐给我们,因为我们疲惫的心在这样的日子里极需要它。祝福每一个在神圣同在中的人,医治每一个今晚带着期待来的病人,我们知道你不会让一个饥饿的人得不到满足而离开;因为这是你的本性,你是神。

祝福我们所要读到的话语,赐给我们道,作为今晚信息的主题,因为我们是奉那全能者主耶稣的名求的。阿门。
5

我想任何一个不管什么时候上过主日学的孩子,都能随时引用出这一小段经文:这只是永恒永活之神的道的一小部分。

而且不是很多,但不在乎我们读的内容是什么,也不在乎读了多少;而是在乎我们读到的里面的价值。不管是很长还是不长,都没有什么区别,是我们所读的东西的价值。我们的信心可以安息在那里面,因为那是永生神的道。
6

呐,前一段时间(说到事物的价值),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在我住的地方的河对岸,有一个小男孩爬到了他家的阁楼上。他在一些旧的物件和家庭闲置的东西里面翻找,他发现了一个旧箱子。他高兴地钻进这个旧箱子里,想看看能找到什么,他发现了一张已经发黄的小邮票。它大约只有半寸见方。

小家伙看了看,他说:“这可能值个5分钱,5分钱可以给我买一个甜筒冰激凌了。” 于是他想着冰激凌甜筒,就冲到街上去找了一个邮票收藏家。集邮者看了看它。然后他说:“你要出多少钱来买这枚邮票?”并没有期待收到的能比5分钱多。
7

他说….邮票收藏家看了之后,他知道这是一张旧邮票,于是他说:“我出一块钱买它。” 哦,那个小家伙非常高兴。这意味着能买很多的冰激凌。于是他以一元钱的价格卖掉了这枚邮票。

大约六周后,这个邮票收藏家以50美元的价格卖掉了它。又过了一段时间,它又以五百元的价格被卖出去了。现在他们声称它价值25万美元。
8

呐,我们知道一张半英寸见方的小纸片,扔大街上都不值得拣。但这不是那纸的价值;是在纸上的内容所含的价值。

而神的道就是这样。它不在于有字的那些纸,它的价值在于它是永恒神的道。而耶稣说:“天地都要废去,但我的话永远不会废去”。
因此,今晚的约翰福音3章16节,虽然份量很小,但它的价值足以拯救世界。它的价值足以医治今天地球上的每一个病人。这是对每一个罪人的赦免。对每一个疲惫的人来说,它是喜乐。它是无望者的希望。它是圣徒的食物。是对病人的医治,对有问题的人的赦免。如果你接受它,它对你来说就是全部的这些。
9

前段时间有一个案例—我相信是在亚伯拉罕-林肯的时代—一个人犯了罪,他被判定有罪。而对他的刑罚是被枪决。

有一位好朋友溜了出来,跪在总统面前,请求赦免这个人。而林肯先生当时不在办公室,他做出了决定,要赦免这个人。因此他只是写在一张小纸片上,“赦免某某。亚伯拉罕-林肯,美国总统。”
他向总统鞠躬致谢,然后迅速冲向监狱去找到那人。他说:“我的朋友,我得到了你的赦免!”
他说,“让我看看。”他出示了这张小纸片。罪犯说,“哦,这根本不够。如果是真正的赦免,就会写在一张好质地的大纸上。它会说明我为什么被赦免。所以你只是在跟我开玩笑。” 他也无法被说服去接受他的赦免。而第二天早上,这个人就被执行枪决了。
10

注意,有一份由美国总统签署的文件,上面写着 ,“此人被赦免”;这是在他被处决的前一天写的。之后在联邦法院进行了审判。这是联邦法院的判决:赦免不是赦免,除非它被作为赦免而被接受。

神的道就是这样的。对那些愿意接受它作为赦免的人来说,它是一种赦免。对那些把它当作医治的赦免来接受的人来说,它是医治。神的每一个神圣的应许都是真实的,只要用正确的心态接受它。
11

我今晚是作为一个福音的传道人说这话,我已经看到了它的应验。我有幸在世界各地,在数以万计的人面前讲道。圣经中每一个神圣的应许都是真实的! 如果你对神的任何一个神圣的应许持正确的心态,它就会应验—如果你能持正确的心态。

而在我们今晚读经的时候,说:“神爱世界……”。如果说今天世界上有什么正在死去,那就是爱。在我往各处的旅行中,我发现是因为那房角石被拒绝,使建筑的各部分不能够契合在一起:如果它们对彼此能有爱,那么神召会,神的教会、浸信会、卫理公会都可以握手言和,成为弟兄。
12

这就是世界极度需要的东西,而神就是爱。呐,我们发现在教会中,对爱的错误认识成为了阻碍教会的原因。

呐,爱…. 真实的爱有两种不同的类型。其中一种在希腊语中叫做 “爱加倍”。那是神的爱。而接着有一种扭曲的爱从那里出来了是菲利欧的爱,意思是 “人类的爱”。
菲利欧来自于 “团契 ”这个词。菲利欧的爱就是你对你妻子的爱。当一个男人去和她调情或者侮辱她,你会为此打爆他的脑袋。这就是这种菲利欧的爱会做的事。它伴随着嫉妒。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都会伴随着它。
但爱加倍的爱会让你为他罪恶的灵魂祷告。这就是两种爱的区别。神的爱是爱的开始。是爱的源泉。而今天的教会却缺乏这个,那种真正的爱加倍的爱,使你去爱你的仇敌。
13

哦,如果我们真的拥有那种爱,定会有一场复兴席卷这个国家,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从北边到南边。而我们没有这种爱的原因….也就成了教会不能照着所应该的那样成长的主要原因。

我们不需要神学,我们只需要真正的爱来伴随着我们已经知道的神学。我们争论这么多关于到底是应该向前倒着受洗还是向后倒着受洗,还有更多别的东西。其实你如何受洗,或者你属于什么教会,或者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基督徒,根本没什么区别,如果你没有爱,你就没有神。
14

我们需要爱。“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呐,当爱被投射出来,并且它走到了极致,救赎的恩典就会产生爱所投射的东西。当神如此爱这个世界,以至于他的爱到了它的极致;然后这爱投射出救赎的恩典,给了我们一个救主。

我们就是这样得到了耶稣,就是因为神爱这个世界。因着他的爱而产生了一些东西。救主耶稣就产生了,这个伟大的古老故事,我们很…那么容易就忘记了。
15

很多年前在瑞士….你们中一些和我年龄相仿的男人女人们还记得在你们的《读者》中读过。瑞士是一小群的人,去了德国以外的山区。他们有自己的小经济体。他们不是一个好战的民族,他们是一个和平的民族。

突然间,来了一场针对他们的战争。瑞士人带着他们的旧镰刀,棍棒,石头,还有他们能找到的东西,从山里走下来,在平原上迎战敌人。他们就站在那里,所有的只是那么一小队人, 而一支巨大的军队像铜墙铁壁一样行进过来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战胜!
16

但有一个人,是他们中的英雄,名叫阿诺德-冯-温克里德。他在上战场前几个小时吻别了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他爱他的家。他爱他的国家;因此,他的爱迫使他要为此去做一些事情。

他说: “瑞士的人们,今天我愿意为瑞士献出我的生命。”
他们说:“你要做什么,阿诺德-冯-温克里德?”
他说, “跟着我,用你们全部的力量去战斗。” 当他们像一堵巨大的墙一样行进的时候,他举起他的手臂,他看向长矛的最密集处。他找到了那片最密集的长矛。他大叫着:“为自由开路!” 他举着双手开始奔跑。他再次大叫:“为自由开路!”
在他离开队伍之前,他说, “在山那边有一个白色的小家,两个小的孩子,和一个可爱的妻子,我将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照顾好他们。而我愿意献出生命来保卫他们。”
17

爱让你做些事情。当教会心中有了神真正的爱,他们就会做些事情。他们就不会以他为耻。哦,基督不希望你…忠诚不需要太多的东西。他不需要你的赞助,他要你的团契。这就是神要的,就是要和你有联结。

当这个阿诺德-冯-温克尔里德冲进敌人的阵线的时候,他搂住了一抱长矛,在他扑到长矛上的时候,把长矛刺进了他的心脏,把自己扔进了死亡中。就是这样一个英勇的行为,击溃了敌人。而那些跟在他后面的人,尖叫着,手里拿着的只有镰刀,拿着石头,拿着石块,拿着棍子—而他们把敌人打出了国门。从那天起直到现在,瑞士再也没有发生过战争。
18

这种英雄主义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比,也从未被超越。但是,哦,那仍然是一件小事,直到有一天,亚当的堕落族裔被逼到了墙角。曾有先知和律法赐给他们,他们却拒绝了;魔鬼、罪恶和疾病把亚当的族裔逼到了墙角。有一位在天上的走了出来,说:“我要到地上去”—因为神爱这个世界。他的爱使他不得不做一些事情。它投射出一位救主,他来到地上,找到了矛的最密集处—那就是死亡,然后把自己投了进去。

在升上去的那一天,他把圣灵差回来,对他的教会说:“拿着这个,尽力去战斗!”
今天的教会就是在那里错过了:神的爱,在我们心中被圣灵大大浇灌下来—而人却不敢接受。你们宁可拿一些人造的神学去试着打仗。你会输的! 接受这位引领的所赐予的,那驱使着他的神的爱。“神爱世界,以至于赐下他的独生子。”
19

哦,我已经注意到了。你们中的许多人都读过我的那本书,里面讲的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的那次,当疯子跑到讲台上的时候。我想让你们了解一些我个人的生活小片段。

那个疯子那天晚上在六千五百人面前跑上讲台,想要杀我。很大很壮硕的巨人,体重能到250磅或更多,站起来能有7英尺高,一个从精神病院出来的疯子。而我是在用信心说话。我的体重是128磅。我看到大约三百名传道人从讲台上跑下去了,因为他们知道他。他恨恶传道人。而法律正在寻找他。
20

当他冲到台上的时候,我不认识他。他发出一声巨大的尖叫,他把牙齿咬在一起,他的眼睛向后翻。他开始朝我走来。他说,“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草中的蛇,”他说,“在这个讲台上,冒充自己是神的仆人。你不过是个伪君子。”

大家都不动了。大约在那个时候,两个小警察,我曾在更衣室里把他们领到了基督面前,他们跑了过来要抓住他。我向他们打手势示意。我说:“这不是属血肉的事情。” 而奇怪的是,当那人上来的时候,我并不害怕。呐,完全的爱能把惧怕除去。这就是人们不肯相信神的道而得医治的原因,他们不够爱他—因为你们怕他不持守他的道。这就是人们害怕如果他们接受了圣灵,别人会说一些不利于他们的话的原因。他们害怕有人会嘲笑、取笑他们。但是当爱进来的时候….
21

是什么让摩西离开了埃及?宝座在他的脚下,但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富更宝贵。那是什么?不是去说,“呐,我会让你过得更好,”而是选择为他的百姓站立。那是基督的灵…使他愿意为他的百姓站立。

那是使基督为他的百姓站立的原因。那是是基督徒出来为基督站立的原因!—无论是生是死。团契,彼此相爱!而你爱神时,就不会惧怕魔鬼要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22

当这个疯子扬起他的大手臂时,又发生了一件事。哦,我希望我能一直这样活着。它向我冲来。他把他那巨大的、强壮的手臂往后一扬。

呐,你最好不是在开玩笑。你最好知道你在说什么。非洲的巫医,印度的伏都教徒,他们会挑战你的。但如果你真的爱他,不要害怕。他说,“我会与你同在。” 哦,我从来没见过它失败,也不会失败。
23

后来那个人到了离我很近的地方,人们都肃静了。他吸了一口气,大力清嗓子,把口水吐在我脸上。他说:“你这草中的蛇。我要让你知道你是什么神的仆人。我要把你打倒在会众中间去。” 他看上去真能实施出他的威胁。

但他不认识神! 这是最主要的事情。我保持真正的静止不动,没有说过一句话。我的心也在向他敞开 。呐,你简直无法想象,这一定是真的。人们已见过了这么多粉饰出来的爱,直到他们厌倦了。做你真正的自己。如果你是一个基督徒,就做一个基督徒。神的恩典会让你成为基督徒。
24

那人向我走得更近;我就爱他,因为我知道他不是故意要这样的。我想:“是魔鬼让那个人这么说的。他本该是一个会像我爱我的家人一样爱他的家人的人。他本该喜欢吃喜欢喝,喜欢团契。但问题是,是因为魔鬼附在他身上。他是一个和我一样的人。”—这样的想法。

而除非神为你做,你做不到这些。当走近我的时候,他扬起了手臂,他说:“我就是要把你打倒在那会众席中间,把你那老弱的小身子骨里的每一根骨头都打断。” 我始终没有开口,也没有说一句话。
但突然间,有东西开始说话了。是圣灵开始说话,说:“因为你今晚挑战了神的灵,你会跌倒在我脚上。” 既是威胁,又是预言。
他说,“我要把你打倒在会众席中间”;神的灵说,“你会跌倒在我的脚上”。
他说:“我让你看看我会摔倒在谁的脚上。” “他抽回手臂要打我,但依然没有惧怕。
25

我在那里不是因为我想被人看到;我是带着神对人们的使命去的。当他开始动手的时候,我里面有什么说:“撒但,离开这个人。” 当它这样做的时候,他的大眼睛似乎凸了出来,他的牙齿咬在一起,他转过身来,倒在我的脚上—直到警察不得不来把他抬走。

那是什么?是爱。爱会征服地球上最强大的敌人。这就是爱。里面的生命之路。
26

去年的前一段时间,我在墨西哥,那天早上有一个小婴儿,他们带到聚会里去。那天早上九点钟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他们站在数万人的面前。那晚有两万个人归向了基督。两万名。我说,“我不想要天主教徒或福音派教徒,我想要那些从未接受过基督的人。” 他们记录了有两万。
但有一个抱着个毯子的小女人在下面尖叫。比利和那个分发祷告卡的人在一起, 他们有大约两三百个引座员。三百个引座员都无法阻止那个小女人挤到队列里!她从他们的背上爬过去。哦,发生什么事了?她的孩子那天早上九点就死了,那天晚上已经快到十点了。
27

经过长时间的拉扯:小姑娘不超过25岁的,长得非常漂亮,她一直在尖叫,引座员想把她推到后面去。她会从他们的腿下,从他们的肩膀上,或者任何东西上爬过去。是她对孩子的爱。

我可以听到那尖叫声,“Padre!” Padre的意思是 “父亲”。她是天主教徒。
当她尖叫的时候,比利来找我,他说,“爸爸,你得对那个女人做点什么。” 说,“她没有祷告卡,我们让她在没有祷告卡的情况下进队列是不公平的。其他人今天早上从天亮时就站在这里,就是为了得到一张祷告卡。”
我说,“好吧,摩尔弟兄[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市的杰克-摩尔弟兄],”我说,“你下去看看能不能为她的孩子或什么问题祷告。” 他就开始过去了;我抬头看了看我的前面,我通过异象看到了一个小婴儿。我说:“等一下,摩尔弟兄。”
28

你瞧,至高的爱每次都会投射出神的恩典。我说:“也许我最好去那个婴儿那里。” 我说:“引座员们,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根据我们的规定,他们必须有一张祷告卡。但还是让这位小女士来这里吧。”

当她上来的时候,她摔倒了。我说,“站起来。” 我没能让她明白。我把我的手放在那条毯子上。我甚至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婴儿。我说,“主神啊… ” 当时雨下得很厉害,下了一整天的雨。他们没有地方坐下来;他们站着,互相靠着—你在那个大牛棚里能看到的最远处都是人。
我说:“主啊,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刚才在异象中看到一个西班牙小婴儿。” 我把手放在那条湿毯子上。耶和华神,他是我的审判官,他尖叫了一声,又发出了一个高声的尖叫,并开始踢盖着他的毯子。
29

那是什么?爱,一个母亲对她的孩子的爱。不是为了让人看出来,不是虚伪的,而是真正的真实的对她的宝宝的爱,投射出全能神的至高恩典。去相信它是多么简单的事。

不久前在这里(大家都知道,你可能会陷入一些可怕的困境),我正坐在门廊上和我在这里的同事,高德弟兄和梅西尔弟兄交谈。我们在谈论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孩,她在前一天杀死了她的孩子。她是个… 生下了一个私生子.
她用毯子把孩子包起来闷死了,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走到河边,把孩子扔进了河里。出租车司机向海岸警卫队报告了此事。他们把包袱捞出来,发现了小婴儿,已经死了。但婴儿并不是被淹死的,而是死于窒息。她的照片上了报纸。我对坐在门廊上的弟兄们说,我说,“你知道,那个女人不是… 甚至不应该被称为一个女人。” 我说:“一条狗的道德都比那个女人好。”
30

而就在这时,我们看着路上。我的房子是在高速路的第四个出口,沿着一条小巷上来(或者一条小道,你们可能是这么称呼它),它是唯一一个周围有栅栏的房子。

嗯,我看了看,从行车道上,来了一只老负鼠。呐,你们弗吉尼亚州的人知道负鼠是什么。我在印第安纳州当了很多年的游戏管理员,我研究野生动物,这是我的研究的动物之一。
谁都知道负鼠不会在白天活动。负鼠在晚上活动,然后躺下在白天睡觉。我说,“你看,利奥,吉恩, 这里来了一只负鼠。” 而当他到了我的门前,他转身进来了。
我注意到他像这样侧着身子,一条腿拖着。我跳起来,跑了过去, 有一个耙子躺在院子里。我拿起耙子,罩在负鼠身上。我说:“它可能得了狂犬病, 因为现在是热天。” 七月,我相信是,六月或七月。我说,“它可能得了狂犬病,因此,我们最好挡住它。
31

当我圈住负鼠时,我碰巧看了看,她的腿全被咬烂了—是车撞的,或是狗咬的。而且它的腿肿了两倍大。我不是想….让你恶心,但苍蝇把它咬坏了,腿的伤口上全是蛆和苍蝇。

我说:“哦,它在这之前的几天已经受伤了。” 我拿着耙子罩在它身上。通常它们会玩你们称为的 “装死”的把戏,躺下。但她不是。她咬那个耙子。
负鼠是第二种动物,袋鼠和负鼠是仅有的两种动物,身上有一个口袋,可以把它们的小家伙们装进去。
我注意到,当她把口袋放下来的时候,有九只光溜溜的小负鼠,大约有这么长。它们从她身上吸奶。 我说,“过来看,孩子们。她是一个母亲!” 我说,“过来,吉恩。”
32

那时候,伍德太太… 伍德先生以前是耶和华见证人,他们的儿子有腿部的小儿麻痹症,得医治了,以至于他现在都不知道是哪条腿被拉直的。他们搬到了我隔壁,她是个兽医。

她走过去看了看,她说,“你瞧瞧那个。”
我说,“孩子们,那只负鼠比那个淹死婴儿的女人更像一个母亲。” 我说:“她可能剩下还不到一个多小时的生命,但她愿意为她的孩子们争取这一个小时。她是一个真正的母亲。”
33

然后,当我把耙子拿过来一点,我… 伍德太太说, “伯兰罕兄弟,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我说, “我不知道。”
她说,“嗯,你最好把她杀了,把那些小的也杀了吧,因为他们的嘴是圆的,他们不能被哺乳,他们吃不上她的奶就会死的。”
我说,“我就是做不到。”
她说:“我以为你是个猎人”
我说,“我是个猎人,但我不是一个杀手!”
她说,“为什么,你肯定不是真的这么想。” 她认为她是正确的。而且她很人性化地认为自己是对的。 她说:“你要让他们这样受苦吗?”
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伍德夫人,但我就是不能杀她。”
说道:“让我丈夫班克斯杀了她吧。”
我说:“不,我不能让他动手。”
说道:“那你就得让她躺在那里,就这样死去!”
我说:“我想就只能是这样了。”
我就这样把那个耙子抬起来;她就很快把那些小负鼠捧起来,跑到我的门前,然后倒下了,晕过去了。
看到她倒下后,我们摇了摇她,看看她是不是死了。她说:“那你会让他们这些小宝宝把她身上的那点老奶喝了,然后死得很惨了。”
我说:“我想是的。”
34

就这么一整天人来人往;夜晚来临了,她依然躺在那里。嗯,伍德先生来带我离开众人,开车出去转转。异象使人虚弱。我开车到乡下去转了转。过了一会儿我们大概在11点回来,老负鼠妈妈依然躺在那里。谁都知道,如果她要挪动的话,应该是在太阳落山以后挪动的,她是会离开的。但她依旧躺在那里。我妻子说,“比利,你要让她就那样死了吗?”

我说,“我想她应该已经死了。”我说,“看看小负鼠们是不是还在吃奶。”说,“它们肯定饿了。”说,“也许它们吃不上奶了,因为她死了。”
我踢了她几下,脚碰到了她;我看到她脸上侧面似乎有一丝微笑,我说,“她没死。”我们继续走进屋里。
35

比利,我的儿子,他半夜进来了,他一直在钓鱼。他看到她躺在那里。一整晚我都无法忘记它。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出门,我看了看,我的老负鼠还躺在那里,浑身都是露水,那些小家伙还在吃奶。我碰巧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是我的小女儿利百加….她是个非常有灵性的孩子,就在不久前刚刚见到她的第一个异象。她说,“爸爸,你要怎么处理那只老负鼠妈妈?她死了吗?”

我说,“我不知道,亲爱的。” 我说:“你不应该这么早来这里。回屋里去吧。” 我说,“[磁带不清楚]只穿着件睡衣。” 我说,“跑回房子里,去睡觉。爸爸也要进来了。”
36

我进了我的书房。我坐下来,开始这样揉着额头,低着头。我不知道对这个你是怎么想的,那取决于你和神,但有东西对我说:“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呢?”

我说,“我不知道。” 我没有思考。我说,“哦,我不想杀她。”
“嗯,”说,“你昨天讲道提到了她的事,说她是一个真正的母亲。”
我说:“是的,没错。”
“那好,”说,“她在你门前躺了二十四小时,等着轮到她接受祷告,而你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说:“嗯,我不知道……” 我说:“我到底在和谁说话?” 我摇了摇头,我想,“那是一个声音。” 我想:“神啊,你引导着老鹰在无轨道的空中飞翔;不可能有一只麻雀落到街上而你却不知道的。你的意思是说,你引导那只可怜无知的负鼠走到了这里的这些台阶上?” 我说:“请赦免你的愚蠢的仆人。”
37

我走到那里,小百加还在从栏杆上看。我走到她站着的地方,或者躺的地方。我说:“主啊,赦免我。如果你想让我为这只负鼠妈妈祷告,而你凭着本能引导她….” 她没有魂,因为她是一只动物。

你知道吗?那只负鼠比很多传道人更了解神。她就躺在那里。我说:“神啊,赦免我,请让她好起来。”
我的圣经在我面前打开着。你可能在《基督教商人》上读到过。它上了全国性的媒体,美联社。那只老负鼠妈妈站了起来,收拾起她的九个孩子,走出了那条路—尽她所能地快乐,小尾巴歪在一边—在大门口看了一圈,好像在说:“谢谢你,先生。” 然后她带着她的孩子们去了森林。
据我所知,他们还在森林里,快乐地在一起。神知道那是事实。哦,这才是真正的爱!“神爱世界……” 世界想要看见一些真实的东西。
38

而你们今晚在这里的人,神是…..他要靠你们把他的爱投射到罪人身上。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里面有一些什么东西,你是一个微型的创造者。

你有没有见过一些人,你就是喜欢和他们在一起?那就是他们在自己周围营造的氛围。其他的人,人很好,但你就是无法忍受在他们身边。他们通过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创造了这种氛围。这是你生活的一个小氛围。
39

在结束之前,我想说一件事,只是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小小的旧事。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打猎。我曾经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北森林里打过猎。

哦,我真是喜欢进入森林。森林里有种神圣的东西。一个人怎么能看着一朵花,或一棵树, 或一个小溪流,还说没有神?神活在大自然中。
是什么让弗吉尼亚州的那棵树—夏天的时候有漂亮的叶子—又是什么让树浆从树上流下来,流到树根里,躲起来过冬呢?把水放在一根棍子上,看它会不会往那边走。那是神!
40

是什么让你去年夏天种下的那朵小花死了….? 霜降来杀了它,低下了它的小脑袋,交出了灵,他们举行了葬礼。十月的雨哭了,它埋葬了那颗小种子。它被冻僵了。种子爆开了,果肉流出来了。现在没有种子,没有果肉,什么都没有。但在科学找不到的地下某处,藏着一个生命的胚芽;太阳从东方的那边升起足够高的时候,它就会重新活过来。

如果神如此爱花,以至于他为花创造了一条活过来的路,那他又更能为一个按照他的形象创造的人创造多少活过来的路呢!神在大自然中。他在爱中。
41

我愿意和我的一个朋友一起去打北方白尾鹿。他是个好猎手。我喜欢和他一起打猎。而且他是一个很好的追踪者。你不必担心他迷路。我们每天在山里走30英里。上到刮风的地方不管是哪儿,你都不必担心他。他总是一个好枪手和一个好的追踪者。

我可以和他一起打猎,但他是我见过的最卑鄙的人,心狠手辣。他射杀小母鹿和小鹿只是为了让我心情不好。你知道罪人是怎样的。就是为了炫耀一下,仅此而已。他们今天也是这样做的。
42

人们知道我多么讨厌看到女人抽烟。而魔鬼派那些抽烟的人[磁带不清楚]来我周围只是为了炫耀。你不是炫耀,你只是炫耀你是用什么造的。就是这样的。

呐,而这个家伙… 射杀一只小鹿是可以的,如果法律规定你可以拥有它;但不能为了作恶而射杀一整串的小鹿。小鹿本身没问题,亚伯拉罕杀了一头小牛,神吃了它。这没有什么坏处。但要用它来作恶…
他愿意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我感觉难堪。有一年我去那里的时候,他给自己做了一个小口哨。他能吹得就像一只小鹿在哭泣一样。我说:“伯特,你不能用这个!”
他说:“哦,比利,管好你自己吧。你们这些传道人都是胆小鬼。”
我说:“不,我们不是,但我们只是里面没有那些邪恶的东西。”
他说,“管好你自己吧。”
43

那天我们一直打猎到中午。地上的雪就像现在一样。我们甚至没有看到任何猎物的踪迹。到了午饭时间… 我在他后面。有一小块空地,他就躲在那里。(呐,你们南方人知道什么是蛰伏。) 当他这样做的时候,我以为他要把他的午餐拿出来。但他拿出啥了呢?这个小哨子。我想,“他不会吹的。” 然后他就吹响了。令我惊讶的是,在不到三十码的地方,一只大母鹿站了起来。

呐,母鹿是一只做了母亲的鹿。我可以看到她脸上的大血管,那双棕色的大眼睛,还有优雅的耳朵。她站了起来。她看着。呐,在一天里的这个时候,这是不寻常的。任何一个猎人都很清楚这一点。
他又吹了一声。她走到了空旷的地方。这完全违背了鹿的天性,在狩猎季节,在空旷的地方这样出现。她在看,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是个母亲。她的孩子有麻烦了。
44

伯特抬头看向我,露出了那真正的不怀好意的笑容。我想,“哦,真的,伯特,你不会这么做的。” 我看到他拉回了枪栓, 把一颗子弹扔进了30. 06口径的枪里,他把枪端平了。而当他这样做的时候,鹿看到猎人。她很吃惊。她看着,但她后来就站在那里不动了。

通常情况下,他们会跑掉。但那是什么?是她的孩子遇到了麻烦。她不是装出来的。那是真正的母爱。她看到了那个猎人。
我看到他把枪端平了。他是一个夺命猎手。我想,“伯特,你肯定不会这样做。” 我想, “再过一秒,他就会把她的心脏从另一边炸开,” 就站在那么近的地方,而她就在旁边看着。死亡正对着她,她仍然是一个母亲。她身上有一种真正的爱。她的孩子有麻烦了。如果这意味着会要了她的命,她仍然走出去面对危险。她在寻找那个孩子。
45

我看不下去了。我知道他随时会把她打成碎片。我转过头,我想,“哦神啊,他怎么能这么残忍?” 我等着听枪打响。我等着,我等着。没有开火。

我环顾四周,枪管被扔下了。他转过身来,看着我。他把枪扔在地上,他抓住了我的腿。他说,“比利,我已经受够了。带我去见你认识的那个耶稣。” 就在那片雪地上,我把那个心狠手辣的人引向了基督,今晚那是一位可爱的圣徒。那是什么呢?因为他找到了真正的东西,真正的爱,可以在死亡面前表现出来。
46

我的朋友,这就是今晚神所要的。这就是今晚基督徒应该做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彰显出耶稣基督的爱。你想一想。作为一个基督徒,你可能属于这个国家最好的教会,但是神有没有来到你的心里,给你爱,让你可以去面对那些叫你圣滚轮的人?你会和永生神的教会站在一起。如果他们说你疯了,因为你愿意接受他为你的医治者,你还是会站在这里赞美神。你里面有这种爱吗?如果没有,罪人朋友和冷淡退后的,神在这里要把它赐给你。在我们低头的时候,想一想。

在我们祷告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我希望你们能真诚地思考。“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做基督徒很久了。” 也许你很早以前就加入了教会。也许你很久之前就在灵里跳舞了。你可能很久以前说过方言。你可能在教会里接受过某种信条的洗礼。你可能每晚都会烧一支蜡烛,念念经。但我想问你一件事:真的,你是否爱他,以至于当你需要作生死的选择时你依然能彰显他的爱?
47

我想要所有在这里真正明白的人… 要真诚,因为你是在神的面前。所有在这里的人,若你知道你没有在心中得到那样的爱,而你想让神把爱给你,你愿不愿意向他举起你的手。没错。神祝福你。肯定的。一百五十,两百,我猜估计有三百只手举起来了。“神啊赐给我那样的爱。赐给我基督的爱就像那只母鹿所拥有的爱一样,来表达她对孩子的爱。” 你说,“伯兰罕弟兄,神的爱比这更伟大吗?” 远远大过它。

“妇人可能会忘记她吃奶的婴孩,我却不忘记你。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 当然,是用罗马钉子刻的 。“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会不会有更多的人从那时起就做出了决定呢?神祝福你,孩子。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没错。
48

其他没有举手的人:“神啊,请怜悯我。” 你说:“我举手对我有什么好处吗,伯兰罕弟兄?” 当然,如果你是认真的,就会是出死入生了。神祝福你,先生。现在要真诚。神祝福你,小男孩。

更多在看台上的。是的,神与你同在。神赐给… 神祝福你,弟兄。 “神啊,请赐我生命。” 神祝福你。我是教会的一员… 神祝福你,还有你姐妹,还有你姐妹。
“我是教会的成员,伯兰罕弟兄[神祝福你],但是我还没有得到那个爱。我没有想过我需要它,因为我还没有得到它;但是我想要一些真实的东西。” 神祝福你,这边靠墙的弟兄。
在外面前厅的,你们在任何地方的愿意举手吗?罪人朋友,或冷淡后退的,或只是一个变冷的温水一样的教会成员。说:“请怜悯我。” 神祝福你,先生。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来做到这一点。神祝福你,弟兄。
49

说:“神看到了吗?” 当然,他看到你了。神祝福你,年轻人。十五岁的孩子。 “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而我们今天… 神祝福这里的你,年轻人。

我们只是试图加入教会,我们也许会大喊大叫,或者跳一点儿舞,或者说些方言。这都是好的。我从来没有反对这个。但是,弟兄,如果你没有得到神的爱随着它,它是没有益处的。
保罗说:“预言终必归于无有;方言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但那完全的来到。就是爱。当它来临的时候,它会永不止息。”
50

男人们想要写歌,他们精神失常了。没有人… 一个人有次写到:

世上海洋,当为墨水,
天上诸天,当为纸张。
地上万茎,当为笔杆。
全球文人,集合苦干。
耗尽智力,描写神爱
海洋墨水会干。
案卷虽长,如天连天。
仍难表达透畅。
当地球被原子弹的威力震得摇摇晃晃(就像一个人醉醺醺地回家),当海洋把自己哭成了沙漠,看到它传到了神的耳朵里,星星也不肯发光,神的爱却还是一样。它永远不会失败。
51

神如此爱你,甚至把他的儿子赐给你,让你得救,被他的灵充满,使他的爱由圣灵投射到你的心里。使你爱每一个人。这就是基督徒有起有落的原因。嗯,你本该在无论什么条件下,都能呆在屋顶上。如果你爱神,你就知道所站之处。祷告前还有谁吗?

神祝福你,在看台上的女士。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朋友。没错。好的。我们来低头。神祝福在这里的你,女士。我只是在想 “也许再等一分钟。” 你说, “伯兰罕弟兄,你让我们举手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你藐视所有的科学规律。
52

科学说,你的手必须垂下来。引力让你的手往下垂。但你把你的手举起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打破了科学规则,因为你里面有一个灵。这个灵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你错了;你向你的造物主举起了手。你不要以为他不知道。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当你向他举起手来的时候,是出死入生了—如果你真的是认真的。
“那听我的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举起你的手说:“主啊,我现在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请赐给我那种我真正需要的爱,爱加倍的爱;我奉基督的名接受它。”
53

天父,你确实看到了众多举起的手向天大大张开。我确信记录的天使就站在附近;因为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说:“耶和华的天使在那些[他们不离开,只是留在那里。他们在那里安营扎寨。]敬畏他的人周围安营,拯救他们。”

现在,主啊,我祈求你接受他们每一个人,作为今晚信息的果子,愿他们平安、忠诚地度过一生。
而在那一天,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无论何时,愿神的天使带着他们的魂越过约旦河,来到另一边到神的怀抱里,在那里他们将永远存留。主啊,求你应允。
54

请看顾他们。他们是你的。他们是信息结出的果子,你要把他们作为爱的礼物送给你的儿子,主耶稣。你的爱被送到今晚的聚会上。它投射出哭泣的罪人,冷淡退后的,他们举起了手。

现在,你将他们呈献给基督,因为他们是爱的礼物;他应许说他会赐给他们永生,并在最后的日子使他们复活。
但愿他们从今夜开始有爱的彰显,神真正的爱,就像我们刚才谈到的那只老母鹿一样。主啊,求你应允。因为奉耶稣你儿子的名我把他们交托给你。阿门。
55

[磁带空白]… …圣经是否说,他现在,此时此刻,是一位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他有没有说:“再过不多的时候,世界不再看见我,而你们却看见我”?“你们 ”是谁?“世人 ”就是不信的人。“你们 ”是谁?他的教会。“你们要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有多少人知道?

“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你们都相信吗?好的。然后当… 他从来没有在一个外邦人面前行过那个神迹, 只有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 为什么呢?这是… 当时那是犹太时代的结束。现在这是外邦人时代的结束。这是他作为弥赛亚的标志。
56

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现在就有义务做和当时一样的事,或者他当时做的时候做错了。当同样的情形出现的时候…. 仔细听。当情形出现的时候,神第一次行事的方式,他必须每次都要以同样的方式行,否则他第一次行事的时候就做错了。是的。

所以,如果当时他是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应许他要向外邦人….你回顾历史,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外邦人,你们正在得着最后的呼召。我们来祷告吧。
57

呐,主啊,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只能说出你的道,我祈求你今晚做为复活的神的儿子彰显你自己,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啊,请你应允。

因此在末日的时候,我们祈求今晚在这里的每一个魂都能得到安全的看顾,被带过死亡之河,在最后的日子里与我们的主一同复活—我们将与他同坐,与他同住,永远与他同在。
现在,我们知道你在这里。你说:“凡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我就在他们中间。” 呐,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在这里彰显你的存在。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门。
58

我们从几号开始叫?什么?Y?好的,祷告卡Y。 我们一直在叫人出来,我相信第一夜到了25个人,然后到50,然后是30什么的。让我们… Y。祷告卡Y,是一张小卡片。上面有一个 “Y”。呐,如果你没有被叫到,留好你的卡。我们会到那个号的。

我们从… 让我们跳过一大群的人,今晚把他们都混在一起。从一个地方拿一些,从另一个地方拿一些。你发了多少张?一百张:好的。
好吧。让我们从Y1号开始。谁有1号?谁有Y1号祷告卡?举起你的手。它在哪里?女士,请你到这里来,来我站的地方。Y2号。你能举起你的手吗?Y2号。这位后面的女士。
呐,孩子们把他们带下来,把他们都混在一起。把它们分给观众。以前参加过的人们,那些以前来过这里的人,知道我们是怎么做的。我们来这里把卡都混在一起。给任何想要它们的人。直到我们每晚来到这里之前,没人知道祷告的队伍从哪里开始。有时我们从一个地方开始,有时从另一个地方开始,把它们混在一起。
59

好的。Y2号,3号?Y3号,你能举起你的手吗?3号,那个人。4号,请举起你的手?Y4号?后面那位先生。请你过来,先生。好的,你看,这楼里到处都有。

Y5号,你能举起你的手吗? Y5号,就在最后面。过来,先生。好的,我们现在停下来。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我们去Y-50。Y-50在谁手上?举起你的手,Y-50,大楼里的任何地方?在后面?有人说在后面。站起来… 哦,你在这而。好的,先生,过来。Y-50, Y-51?
好的。Y-51,Y-52 你能举起你的手吗? 52, 53, 53? 好的,过来这里。54? Y-54, 55? Y-55,举起你的手。我没看到。好吧,我们离开50号。
让我们去… 让我们说Y-95。谁有Y-95?举起你的手。Y-95。在这里。好的。不论在哪儿,过来吧。96? 96? 好的。 97? 97,请过来。98? 99? 100?
那只是把他们都混在一起,都通过….我们不在乎谁站这里;只是想让一些的人到台上。
60

呐,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呐,你意识到我所站的立场了吗?我做的是福音布道。不是那么多关于神的医治,因为主要是魂要来到神的面前。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要让人们得救,让他们在神面前正确。

神的医治只是你的人寿保险单上的一项福利。这只是一种福利。大卫说:“我的魂哪,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 有多少人知道?谁什么?“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 他是这么说的吗?那是一个跟过来的福利。
呐,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想知道你们有多少人相信这一点。他昨天的样子,原则、能力、行动、言语,以及一切,他今天如果是一样的,就一定是一样的。有多少人知道?好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1

呐,如果你们能保持敬畏一会儿; 不要四处走动,只要安静地坐着. 有多少人在这里没有祷告卡,希望神医治你?举起你们的手,没有祷告卡的。

没法讲出来哪里是哪里,谁是谁。好的,如果你们这么看待这个,如果主天使的恩膏来了,基督….现在有多少人看过它的照片了?有照片在这儿。好的。
就在华盛顿特区这里 [磁带不清楚]。唯一的超自然存在被FBI,或者其他任何的什么,用科学的方法证明,一个超自然的存在被拍了照片。
62

一个引领以色列孩子们的火柱…有多少人知道那个火柱是基督?你们这些读圣经的人,有多少人知道当他在地上的时候,他说:“我从神那里来,我回到神那里去”?有多少人知道?当他回到神那里的时候,保罗在他复活后,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他。他是什么呢?又是一根火柱,一道光,把他的眼睛照瞎了。是这样吗?

彼得在祷告的时候,他以光的形式穿过监狱,进去把他救出来—打开他前面的门,把他带出来。对不对?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它会做什么呢?任何的灵,任何的东西,任何的生命,都会为自己留下见证。呐,如果那个神的天使,你看到这里的照片,如果那个神的天使是属基督的,它就会有基督的事工。有多少人知道呢?它会承担基督的事工。如果它没有作基督的工,那它就不是基督。
如果我有约翰-迪林杰的灵,我就会有枪,我会成为一个臭名昭著的人物。不管你是什么灵,你就是为那个作见证。
63

如果我说我能治好你,我是在告诉你一些错误的事情。我不能医治你。那是什么?这是神给我的恩赐,而不是某人为我按手了。那是行不通的。恩赐和选召是不需要悔改的。你与生俱来,会伴随你的一生。圣经上是这么说的,瞧。

摩西生来就是先知。施洗约翰在他出生前712年,已经是一个在旷野喊叫的声音。神对耶利米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立你作列国的先知。”瞧。神的拣选,呼召。
不是说你比别人好;我们都一样。我们只是儿女,但神拣选了一些人做一件事,一些人做另一件事。如果你选择了神拣选你的地方,那么你就可以降服自己,那灵就会通过你作工。
就像这里的这些传道人们,嗯,他们被称为传道人。他们不是一上来就讲道。他们是… 我不是一个传道人。我不会说我是个传道人,因为我没有受过教育。而有些人可以一上来就讲道,他们的讲道是有灵感的。他们把自己交给了神的灵。他们有一个方式能做到这一点。
64

首先是什么?使徒。然后是先知,然后是教师,然后是传福音的,然后是牧师。大家都知道。这就是教会的职份。神设置了他们。

呐,如果我们的论点是正确的而耶稣基督确实是从死里复活了,这是一个顺服的恩赐,让他可以作工,他会做出他的见证。
这里站着一个女人。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她。这里有多少人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请举手。完全陌生的人,我不认识你。祷告队列里所有我不认识的人,举起你的手。好的,我们在这里。完全陌生的人。谁也不认识谁。
这位女士举手了;我也要举起手。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呐,过来这里一分钟。我想让会众看到。呐,这不是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魔鬼会做的那样。这是出来站在这里,在你们面前。神是光明的神,他活在光中。他是一团燃烧的火。
65

呐,这位女士和我从未见过面。我不认识她;她不认识我。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拖延什么?” 为了主的那位天使。如果他不膏抹,我就什么也做不了。是他。如果我自己从说出这道,到降服于圣灵,那么它就会作成。

呐,如果我对那个女人说… 她可能是个异教徒,她可能是个伪君子,她可能是个妓女,她可能是个圣人,她可能是个病人—我对她一无所知,我从未见过她。但神确实了解她。
呐,不管她是什么人,如果我走到她面前说:“女士,你生病了”;“是的”;“赞美主,你会得医治的”—她只会听到我的话。她说:“他就是猜出来的”。但是,如果圣灵会回到她以前的生活中,讲给她一些事情,她是否知道…她能知道这是否正确。那就必须是神能做的了。必须是的。耶稣说他会…他做到了。每一个真正的敬拜者都相信他是神的儿子,因为他做了那个。
66

使徒们最后这样说。“我们现在相信你是神的儿子。你没有… 你凡事都知道,不需要任何人教你,凭着这一点[察觉他们的思想,知道这些事],我们就知道你是神所差来的。”

耶稣说:“现在你们信吗?” 在他做了那些事情之后。
呐,如果这位女士,现在知道了这个,如果主耶稣要在这里行他在撒玛利亚井边所行的同样的事,你们有多少人愿意全心地相信呢?好的。
呐,我站在靠后面一点,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声音有多大。呐,谁在那里负责音响,要注意,因为当圣灵的恩膏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大音量… 这是在另一个世界,你在说话,而你无法判断出来。
67

要真正的敬畏。让这位女士来作审判官。如果有人…. 这里有人认识这个女人吗?这栋楼里有吗?是的,坐在后面的有人在认识她。好的,有认识她的人。好的,你就能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让我们现在祷告。要真的敬畏。你意识到我站的位置了。我是在代表爱你的神,要给你带来勇气去爱他,和他在一起,相信他,信任他。这就是他做事的动机。他不是必须要做,但是他做了,让他的道得以应验。他在那里医治,不是因为他必须这样做,而是为了让它得到应验。这是一样的。
68

当然看到你手里拿着圣经—当然你可能只是在拖延时间,但你不是。你是个基督徒。你是一个信徒。呐,我不认识你。但现在,就像耶稣在井边说话,在井边,为井边的女人,而是…那么你意识到,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在那时,瞧。没错。

你看过那张照片了吗,女士?这就是让你有这种感觉的原因。如果会众能看到,在这位女士身上,有一束光站在她和我之间。
呐,她似乎正从我身边慢慢离开。她正忍受着巨大的神经性疾病的折磨,她希望我为她祷告。这是真的。呐,我相信那个女人在发抖。我看见她了。她经常这样。她那样… 她那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是从更年期开始的,因为那开始的时候她是个看上去比现在年轻的女人,瞧?
呐,等一下,我们再跟她聊一聊,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事,瞧。是的,除了这些,你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的身体侧面的疼痛,你还有一个体内疾病。而那个体内疾病是肠道疾病,你因为这个做了手术,所以才导致你的疼痛。
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来自另一个城市。那是里士满。回家去吧,耶稣基督会让你好起来。如果他知道过去的事,他一定会知道将来的事。
69

你好吗?现在请每个人都要敬畏,真正的敬畏。现在请大家留坐在座位上,祷告。女士,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吗?是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神知道我们两个。

如果他能像圣经中那样通过他的儿子耶稣向我启示… ,他的儿子…受死,好让圣灵可以回来在像我和你这样的罪人里面,做神的工,继续作工。你相信吗?
他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 呐,葡萄树不结果子,枝子才会结果子;枝子也会结出和葡萄树一样的生命。这是真的,对不对?呐,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会启示它。
70

你正遭受着某种东西的折磨,它伤害了你的前面部分,在胸部。在你的右侧下方。是胆囊的问题。不仅如此,你还得了胃病。那是因为胃酸分泌过多。

而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也不是这个州的人。一个地方… 马里兰。你是… 你的名字是贝西-沃辛顿太太。就是这样。呐欢喜快乐上路回家吧。 [磁带不清楚]。你相信吗? 对神要有信心。要真正的敬畏。只要相信,神愿意为你成就。
71

呐,你们队列外面的会众也是一样。你现在要这么看待这个。不要怀疑。现在把迷信赶走,说:“主神,那位传道人刚才根据你的道告诉我,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不在上面,我没有祷告卡,我没有拿到祷告卡,但是他说你是大祭司,昨日、今日、一直永远是一样的,我可以用我的软弱的感觉来触摸你。所以,主耶稣,我相信那人说的是真实的;我现在来到你面前,你证明给我看,你是一样的。我要祈求你……祈求你对伯兰罕弟兄说,使他转过身来,告诉我一些关于我自己的事,即使我只是坐在这里的会众。” 在这栋楼里的任何地方,现在要真诚,看他会不会这样做。只要真诚。不要怀疑。

72

你好吗,先生?主耶稣基督认识我们。对我来说,你是个陌生人。据我所知,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你。但神知道我们俩人。而如果神愿意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接受吗,先生?

有人触摸了他。这个人身上的一个灵…也在这里的其他人身上。是个孩子,一个小男孩。他一直出现在这里:双疝气。这孩子就坐在那里。
你也有一个疝气。肯定没错。瞧,那个邪灵,他以为他可以这么逃脱。看到那些邪灵是如何彼此拉动,想要尖叫求救吗?我跟着那条黑线,看到了它。
73

呐,你坐在那里祷告呢,是吗,先生?你说:“如果神……”—就像我告诉你的那样。就是这样。呐,不要怀疑;要相信。是的,先生。你有一个疝气。我在哪里看到… 你好像经历手术什么的。是前列腺的问题。你为此做过手术—是前列腺的问题。

你也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我看像是马里兰的人。我在你旁边看到一个人在为你祷告。他是个高个子,弯着腰,戴着眼镜。你是名传道人,为你祷告的是一位传道人弟兄。而你是D. T. Park朴牧师。没错,先生,上路吧,神与你同在。
74

对神要有信心。你,女士,刚才感觉到了神的灵在你里面。你一直祷告的那个高血压。你的信就在那时[磁带不清楚]膏抹了,它会离开你的。

她摸到了什么?她摸到了谁?那位大祭司。不是我,她离我太远了。你们每一位都相信吗? 她触摸到了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如果你能信,凡事都可能。”
75

你好吗,先生?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吗?

你觉得呢,女士?你相信这是真实的吗?相信吗?你认为神会治愈你的糖尿病和瘫痪吗?站起来,现在就好起来吧。你相信吗?所有的事情…只要相信。
76

先生,如果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并且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要医治你,我不能。帮助你… 如果我可以,我却不愿意做,我就是一个可怕的人。我就没有有我今晚所讲的爱了。不,在我告诉别人之前,我最好自己先去得到它。

但他已经把自己彰显给了他的教会。不管他膏抹我多少,如果你不相信,就永远不会成就。这不是我做的,是你自己的信心在做。是你的信心相信了神所做的。就像在神的儿子里面一样,因为他有无限量的灵,我只是得了一小勺。
就像从海里捞出一勺水,但这勺水里的化学成分与整个海里的—是同一种。但他是神的儿子;我是一个因着恩典得救的罪人。但他应许他会这样做,他也持守他的道。
77

你想让我为你的一个症状…困扰你眼睛的病症祷告。是你身上的皮肤病发作了,而影响到了你的眼睛,妨碍了你的眼睛。这是真实的。你也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你来自一个地方…是北卡罗来纳州。你的名字叫C. T. 坎贝尔姐妹。呐,回家去好了吧。 “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

你好吗,先生?我想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我从没见过你,但神认识你,不是吗?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是的,先生,愿神祝福你在这里所做的。
你已经被死亡的阴影笼罩了,因为你现在真的很虚弱,而你在上个星期或两个星期前刚做过一次手术;那是癌症,癌症是在腺体上。你相信吗?
不仅如此,你的身边还出现了一个女人。她今晚就在这里。我现在感觉到了她,在拉动。那是你妻子,她全身都肿起来了,她也害怕癌症。去吧,把你的手按在她身上,奉主耶稣的名,你们两个人都能得到医治。“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78

你相信吗?你好吗?我想你是个门诺派的弟兄,你穿着这样的外套。我很欣赏你们对基督的立场。我有几百个门诺派的朋友。你认识保罗-博伊德吗?你不认识。他是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我有许多其他门诺派的弟兄。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韦恩堡的一个晚上,我正在举行一个聚会。一个门诺教派的女孩在弹钢琴,他们把一个小男孩带到我面前,他是个瘸子。圣灵一直在告诉他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
当它宣布他得医治的时候,这个门诺派的女孩正在弹奏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小男孩从我的怀里跳了出来,跑下了讲台,他母亲晕倒了,女孩跳了起来;而那些白色琴键不停地弹奏着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成百上千的人涌向祭坛。基督仍然活着。
79

我们彼此是陌生人。神认识我们俩。如果主神愿意向我启示你对他的祈求,你相信他会给你吗?谢谢你,先生。那我祷告你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你不是为自己而来;你是为一个不在这里的人而来。是个女人,她得了癌症,快死了。这是 “主如此说。” 你现在相信了吗?你可以得到你要的东西。你全心的相信吗?
等一下。会众席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好像有一个[磁带不清楚]。是的,是这样的。坐在这里的这个女人,脸色发红,她在祷告。她得了鼻窦炎,她希望主能医治她。你要接受他作为你的医治者,姐妹。你接受吗?如果你接受了,你就可以得着你向他所求的,如果你能相信。
80

神祝福你。这里。我相信这个女人错过了,因为天使马上离开了她。它去到了另一个坐在这头的得了结肠炎的人。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结肠炎吗?好的,你得着了你的医治。

呐,它离开了,从一个人转到了另一个人[磁带不清楚]。对神要有信心。不要怀疑。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医治。你们相信吗?
就在那个女人后面,坐在后排右边第三个人,你在祷告。你的脖子出了点问题。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那就站起来吧。你得着了你的医治。神祝福你。
81

我奉基督的名挑战你们来相信它。你们相信吗?呐,我们来这样做。把你们的手按在彼此身上。让我们来祷告,这里的每个人。现在你们来按手。就是这样。在圣灵里敬拜。

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魔鬼[磁带不清楚]。出来吧,撒但。离开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