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02 通往心上的门

1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我真是喜欢这首歌。它有一种东西,不管我唱多少遍,或者听多少遍,都能让我感动。我听过这首歌的很多不同语言的版本,我都不敢说到底有多少种语言。我听过那些连左手和右手都分不清楚的人—来自非洲丛林的霍屯托人,在去印度的路上,不同的宗教—站在几十万人的面前,高举双手唱着 “只要相信”。让我告诉你,当人们团结一心的时候,看到主我们的神能够为他们做的,真是太好了。
我们知道他真伟大。我们全心地爱他。
2

呐,今晚,是整场活动的闭幕之夜… 我相信,还有一位弟兄要继续举办活动,塞罗尔弟兄?赛鲁罗。赛鲁罗弟兄,不好意思。

我的英语说得不好。我从来没有弄清楚过,直到去了英国;我知道了其实我不会说英语。我在英国比任何地方都更需要一个翻译。没错。我以为我会说英语,但我不会。
他将继续在剧院大楼里进行复兴运动。他们在那里举行下午的聚会。
3

我想向你们每个人表达我们的谢意,感谢你们的美好合作。这是代表我自己、维尔弟兄、我的妻子、比利、高德弟兄、梅西尔弟兄,以及所有与我们聚会有关的人说的。朋友们,我们当然要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感谢你们真诚的祷告,使这次聚会得以成功,得以荣耀神。

我祈求神将超乎寻常的丰盛赐给你们。我祷告复兴的灵永远不会离开你们的城市,直到耶稣降临。
4

我知道刚才… 我在外面等的时候。我的孩子比利下来了。他说,“还没有结束呢,爸爸。他们正在为你准备奉献。”

没必要这么做。我这辈子都没收过奉献。我的开销不算太大。我在家里的办公费用每天要花一百块钱。这是我聚会活动之外所需花费的。神在每一次的活动中,都满足了所需要的。我当然感谢他,全心地感谢他。我也感谢你们。
把我和罗伯茨弟兄比较一下,奥洛-罗伯茨。我最好的… 我最后一次听说他的时候,他每天需要七千元。相当大的差别。但你瞧,他有一个伟大的项目: 电视,广播。而经营他的节目需要很多东西,除了一间办公室,那(我不知道)需要四百多块钱,我想。还有工资最少的人,我忘了是什么了。就是经营那个业务要花很多钱。
5

我确实感谢主,他从来没有把所有的事放在我的肩上,因为我做不到。你必须得要乞讨,像流浪汉…要是它到那种程度,我更愿意回家。我就不干了。我说过,我这辈子没收过奉献。每次聚会,都会有人帮我收一些。那么,除了这些聚会以外,如果人们不赠送给我一些什么的话,我下个星期就得收手。但主给我分派了他的…我只是有一个小小事工,办公室里有四样。有布,有邮票,大概… 我想每周光是邮票就有一百五十、两百元的价值,只是在邮票一项。而有的人在海外,有时寄一捆手帕,就需要两三元钱,等等。记住,在世界各地,我有接触的人超过一千万。你可以想象它。我们必须把每一分钱都计算在内以维持运营。但我们很乐意为主做这些。

我很高兴你们今晚给我的这个奉献。我祷告神会赐你们极大的丰盛。我会尽我所能地,把它用在神的荣耀上。我祈求神会为此赏赐你们,在今世得百倍,在来世得永生。愿它在你永不朽坏的伟大的家成为金砖。
6

我们感谢达内尔弟兄, 利特菲尔德弟兄,所有这些其他的传道人,他们合作的如此之好。谢谢你们,非常感谢。

呐,我想,明天早上,若主愿意,我将踏上回家的路。
呐在下周日晚上,我要在我自己的会堂,对你们这些来自家乡的人传讲。下周日早上,我将在会堂,这是一个医治聚会:在杰弗逊维尔的第八街和佩恩街交叉口。每次我顺道过去的时候,我们都在那里度过了一些美好的时光。每年我只有四五次机会去那里我们自己的小浸信会教堂。所以,如果你某个时候能路过的话, 我们会很高兴你们来敲我们的门。我们会很高兴见到你们。
7

我常说,雨不会下得太大,黑夜也不会变得太黑,而我会来找你。我希望我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我的天,你会惊讶每小时有多少电话打过来。我想我的妻子… 总在接所有打给我的电话(四部电话),我想他们跑来跑去…我想每小时有三十七个长途电话。呐,你可以想象它是什么样的。那是从全世界的打来的,瞧。而你又无法全部回应。每个人都在乞求… 有一些年轻妈妈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一直在等着你。我真的是在祷告。我知道,主想把你带到这里来。”

这里有一大堆飞机票摆在这里。“来这里。” “到这里来。” “到这里来。” 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我能够接到的每一个电话,我是多么真诚地为他们祷告。主给出异象,派我去一些地方。我只能按照我被呼召的方式去。愿神祝福你们。
8

这些手帕摆在这里,是从你们这些病人那里来的,或者要送给你们的一些亲人的。我真诚地给它们祷告过了。敬拜结束后,你们可以拿到它们。

呐,如果你在这里不能得到你的手帕,希望收到一块我祷告过的,只要写信给我。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我会免费寄给你一块,邮资全免。只要写上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写上我的名字,我就会寄给你。我们每个月都会寄出去几千份,寄到世界各地。而因着人们的信心,伟大的神迹和奇事已经发生了。
9

最近在德国,有一个小妇人…给你们看看这有多么简单。她因为关节炎已经残废了七年。所以,当她拿到小手帕时…

我有一条祷告链,按照中央标准时间,全世界范围的。人们必须在午夜起床为彼此祷告。而且他们是依照指示来的。
所以,这位小母亲把小手帕钉在她的衣服下面,她说,“呐,你这个魔鬼,已经把我捆绑了七年了,你立刻离开我。” 她就站起来了,在轮椅上坐了七年之后,她在地上走了起来。就那么简单的孩子般的信心,这就够了。你为神向外看出一条路径,你就能看到路的尽头他所站立的地方。他就在你身边。就这么简单。
10

呐,在传讲这道之前让我们低头祷告。我还要感谢管理员和这些人,让我们使用这栋楼,也感谢他们做的一切。如果我遗漏了谁,我不是故意的。管风琴师,钢琴师,和带领诗歌的,每个人。神祝福你们是我的祷告。

慈爱的天父,我们奉你至亲的爱子主耶稣的全然充足之名现在来就近你。我们为每一个在这次复兴中被拯救的魂感谢你。也许从中会产生传道人和宣教士,在主来之前,他们会帮助把这道带到世界各地的异域去。
也许是一些小家庭主妇,会带领她的整个家庭归向你,或者是一些丈夫,可能会带领在他工厂里工作的每一个男人归向你。父啊,我们不知道,但是在这一切的成就中,我们都要赞美你。
主啊,我们也求你祝福这些我们刚刚提到的人,还有很多需要提到的,我们没有能提到的人。我们祈求你与所有人同在。
11

主啊现在求你祝福这些手帕。它们躺在这里,代表着病人和受苦的人。主啊,我们在圣经中被教导说,他们从保罗的身上取下手帕或围裙,然后送到病人和需要帮助的人那里。污秽的灵从他们身上出去了,伟大的神迹就发生了。

父啊,我们意识到,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你依然是耶稣。父啊,我祈求你荣耀这些把手帕放在这里的人们的信心,愿他们每个人都能得到医治。
12

一个作家说,当以色列人被逼退到了角落里,两边是沙漠,还有山,红海把他们前面的路截断了,法老的军队来了,追赶他们的时候,神透过火柱往下看。海就害怕了,开了,因为神的路穿过旷野,一直到应许之地。

神啊,当这些手帕放在那些受苦的人有病的身体上时,愿天上的神借着自己儿子的血回望,愿这些人的病痛离去。也愿他们走向那健康和力量的美好应许。
主啊,求你应允我们。今晚,请通过书写下来的道,通过圣灵的传讲和恩膏来牧养我们。拯救罪人。将冷淡退后的人带回神的救赎恩典中,来到他们真正属于的地方。医治病人和受苦的人,使荣耀归于你自己。让每一个魔鬼离开这座建筑。赐下圣灵的自由,使敬拜你的孩子们今晚有这个荣幸,享受天父为他们预备的圣灵极深极丰富的赐福。我是奉主耶稣,神儿子的名义这样祈求的。阿门。
聚会结束后,你们可以马上来拿手帕。
13

你们每天晚上都把主题记下来的人,我希望今晚能读圣经中的启示录。

呐,我们今晚不会发放磁带,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预订到磁带;我想磁带的售价大约是三美元一盘。是这样吗?你知道这有多便宜。我刚刚买了一盘磁带寄给另一个传道人,我花了九美金买了一盘。同样的磁带我们只收三元钱,只是比成本高出一点点。如果你不知道孩子们的地址…你们的信箱号码是多少?杰佛逊维尔315号.
写给利奥-梅西尔, 印第安纳州杰佛逊维尔315号, 他们会给你寄来任何想要的磁带。而且他们有一些….哦,几百个录在磁带上的讲道,还有录下来的祷告队列等等,你可以回来听听主在祷告队列里对你说了什么。
14

呐,启示录。第3章第20节,我希望读出来一个主题。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愿主神加添他的祝福在所读的这道上。
呐,这是相当不寻常的医治活动的经文。当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个人站着,在敲门。
我是个非常喜爱艺术的人。我相信神在艺术中,是真正的艺术。神在音乐中。神在大自然中。神在他的教堂里。神就在周围。我真的非常热爱艺术。
15

今天,我有幸和朋友在一家餐厅吃了一小碗沙拉,我几乎听不进去服务员在说什么,因为当时我在欣赏墙上的画。

我喜欢进基督徒的家,看到墙上的基督的照片。呐,我去过了一些伟大的谦卑家庭里。我宁愿走进一户墙上挂着基督教图画的人家,一个小牌子在墙上挂着,“神祝福我们的家”。不管他们是否地板上没有地毯,或者只在地板上放一个小地毯,那里会比那些豪华的有许多美女画像的地方更让我觉得到家了,。
让我瞧瞧你在看些什么,读些什么,让我在你的地方坐一会儿,看看你读什么书,听什么音乐。我就可以告诉你你是什么,告诉你你在用什么喂养你的灵。
所以这就是原因,这个星期,我当然抨击了很多这里的电视的东西—未经审查的节目。他们过去没有这些东西,但是今天在美国肯定很猖狂。
16

我曾经见到过一幅画,很醒目…我想不起是哪位画家画的,但那是一幅画着基督在敲门的画。我想,他是一个希腊艺术家。当他在敲门的时候… 所有著名的画作,首先要经过所谓的评论家大厅,才能进入名人堂。

这是一个美丽的想法。你知道吗,所有伟大的东西都要经过评论家的考验。神所祝福的教会要经过批评家,经得起批评,才能被带到神不朽的名人堂。圣经上说:“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所以,如果你不是因为义的缘故—不是你自己带来的—而是因为义的缘故而受逼迫,那就是某处出了问题。
17

这幅画挂在大厅里,批评家经过它—我是说真正懂得批评的批评家。他们把这幅画批判得体无完肤。那么,如果它通过了批评家而不再被批评了,它就是一幅名画了。

当这幅画在通过批评家的程序的时候,有一个批评家对画家说;他说:“先生,你的主耶稣的画很漂亮。而且你的门画得很好,还有门上的小藤蔓,看起来很温馨。” 但说:“有一件事你没有做到。”
他说:“是什么,我好心的先生?”
说:“你没有在门上画任何门闩。如果门上没有门闩,他怎么进来呢?”
画家说:“我就是特意想这样画的,因为在这扇门上,门闩是在里面的。” 这是正确的。基督敲门,但你是给他开门的人。“看哪,我站在门外敲门,若有人肯开……” 门闩在你手里;敲门的事由他来做。
呐,一个人敲门干什么呢?一个人敲别人的门有什么事呢?就是因为他想要进门。他有一个信息,或者是一个礼物,或者是有他想和你谈的东西。这就是人们敲你的门的原因。
18

古往今来,有很多伟人,都曾敲过别人的门。例如,伟大的奥古斯都-凯撒…..如果他在他高贵的统治时期。去了一个农民的家,会发生什么事呢?他会到那里去敲一个农民,一个穷人的门。罗马伟大的皇帝,来到一个农民的家里;那将是一个最不寻常的景象,看到伟大的凯撒在敲一个小农民的门。

如果那个农民走到门前,打开门,看到伟大的凯撒,他一定会脸伏于地说:“哦,伟大的罗马皇帝,你来我的寒舍有什么事吗?请进来吧,良善的先生。我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你。” 哦,对这个农民来说,能招待罗马皇帝是多么大的荣幸啊。
19

或者在几年前的德国,如果已故的阿道夫-希特勒,德国的元首,愿意走到他的一个小士兵的门前,敲敲门,小士兵打开门,那里站着阿道夫-希特勒,德国的元首—德国最伟大的名字—站在他的门口?

嗯,这个小士兵会很快地反应过来,并且行他的德国式敬礼,他说:“伟大的德国元首,请进到我的房子里来。您给我的荣誉高于一切人。想我只是一个士兵,而我的门口却站着首席将军。哦,伟大的希特勒,我能为您做什么呢?” 能招待阿道夫-希特勒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他本来只是他的一个走卒。
20

或者我想说: 美国元首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我们敬爱的总统,这将是何等的荣幸;他能来找你,他能来你的地方。虽然你可能是查塔努加最好的民主党人,你可能在政治上和他有不同的意见;但是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能敲你的门来拜访你,那将是一种莫大的荣幸。当然,他是美国最伟大的人之一,艾森豪威尔总统。能招待艾森豪威尔总统,对我们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荣幸。

而就在最近,英国女王访问了美国。你只是这个城里的一名小妇人,如果女王到你的门前敲门,那将是多么大的荣幸?当你问她是谁,她说:“我是英国女王”, 哦,你会高兴坏的。报纸上会有很多报道。广播电台也会播报。女王如此谦卑,以至于她把自己带到某处的一个小棚屋里, 或者到我的门前,或者到你们的门前,尽管她已经… 我们不是她的臣民,但她是个伟大的女人。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王,世界上最强大的女王。虽然我们不是她的臣民,她对我们没有管辖权,但她是个重要的女人。这就是区别。报纸也会很高兴地报道这件事的。
21

但是你知道吗,在永恒里,最重要的人是主耶稣。有谁比他更重要呢?然而有谁比他更多地被拒之门外呢?

哦,你会很快就把女王迎进来。或者你会迅速迎接总统进去。报纸会印出来,电台也会播出来。他们会很高兴。但耶稣可以敲你的心门,你在他面前关上门,说:“我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它会破坏我的社会。它会破坏这个,破坏那个,或者会使我和我的丈夫彼此不同。或者会让我和我的老板互相不一样。”
我真高兴,耶稣基督的福音确实让你变得不一样,因为当你侍奉主的时候,就会有很大的不同。当耶稣一次进入你的心里,你从此就成了一个改变的人。
但是你想想看:如果你敲了别人的门想进去,他们当着你的面把门关上,你就不会再回去了。但耶稣不会。他会夜以继日地来,日复一日地来。这就是他之所以成为神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如此的谦卑。他不断地,不断地敲你的门。
22

我有幸拜访过一些伟人:英国已故国王乔治,瑞典国王古斯塔夫,还有许多其他的伟人。已故的威利-D-阿普肖,来自南方的国会议员,是这样的:他在当了六十六年的瘸子之后,在我的聚会中得到了医治;主医治了他。我有幸见到了这些伟人。

呐,如果一个人很伟大,当你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会让你觉得你才是伟大的人。但如果一个人,只是认为他是某人物,所有的时间都在试图吹捧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只要给他换件衣服,他就变成另了一个人。但一个真正的伟人却把自己变小了。这说明天上的神把自己变成了人类的洗脚工。向上的路是向下的。“自卑的人必要升高”。
这就是我们今天人的问题所在;我们不想接受福音中的那种谦卑。我们想认为自己只是太优秀了一点:我们比别人懂得多一点。
23

耶稣敲了门,却被拒之门外。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等一下。不是我。我很久以前就接受了他。他走进了我的心里。” 嗯,我很高兴他确实走进了你的心里。

但是呢,如果女王进到你的房子里,或者总统进到你的房子里,你有一个小宝物放在墙上(一个小东西,一个你认为很有价值的小东西),如果他们想要那个东西,会怎么样呢?你会说:“哦,英国女王,你可以把我家里的任何东西都拿走。它是你的。不用客气。”
24

如果你邀请我去你的房子,在你的门前和我握手,说:“伯兰罕弟兄,进来,坐下,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嗯,我就会觉得很舒服,然后进去,脱掉鞋子,躺在床对面,打个盹。如果我饿了,我会去冰箱里拿东西给自己做个三明治。我会觉得我是一个弟兄,我在你的房子的任何地方是受欢迎的。

但是,我们让耶稣进入我们的门,成为我们的救主,而我们有很多的小门,我们不希望他进去弄乱。呐,我只是来往深讲一点点。我不想伤害你们,但你看。没错。你想要让他成为你的救主,因为你不想下地狱;但你会让他做你的主吗?主是 “统治、拥有”。他能进入你的心,管理你的生命吗?
25

哦,有一个小门,只要他一踏进心的门….你说:“呐,主啊,你能救我。我很感激。我要受洗,要去教会。但是你看到那边的小门了吗?那是我的私生活。我不想让你插手任何事情。” 这就是今天的基督徒的态度,太多这样的人。“你不要插手我的私生活,呐,因为我有我自己的小团体,我到处跑,我有我自己的小伙伴,我不希望你在那上面做手脚。” 那他就是不受欢迎了。别担心,如果他不受欢迎,他不会待很久。(你还记得在格拉森(加大拉)吗? 他不受欢迎,所以他没有留下来)。

26

所以,你说,“呐,我的私人生活,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团体,我们活动在一起,那是我们和琼斯夫妇,我们只是不希望任何人对我们的生活进行干预,我们有我们的小桥聚会,苏茜和我,我们每星期二下午和星期四有展示店,我只是不希望你弄乱它。”

“哦,”你说,“我不会这么说,伯兰罕弟兄。” 但你还是这么做了。
“呐,我们教会里有一个小社团。我们缝啊补啊,补啊缝啊,缝啊补啊,谈论着某某小姐的事;我可不想有什么事打扰到那个。” 难怪我们不能复兴:自称的基督徒却没有基督。
27

“哦好吧,我告诉你;我已经想过这个了,但我确实抽香烟。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做。” 好吧,那就别抽了! 如果你心中有什么疑惑,那就不要做。任何时候有问题,你就错了。停止吧!香烟比我知道的任何东西都更容易导致亡。“哦,”你说,“他们在电视上卖烟。” 他们还在电视上做什么?让我带着心中美好的甜蜜、谦卑的感觉说: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更知道不该这么做。

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第一次在宣教浸信会被按立的时候,我得到了一本小圣经。人们不断地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抽烟有错吗?喝酒有错吗?” 有一天我看着那本小圣经。我在后面写了一个小东西;我说:“不要问我愚蠢的问题。你要在心里立定心志:如果你全心地爱主,你就不会吸烟,咀嚼,或喝任何有酒精的东西。” 我觉得这句话很好可以遵守。值得商榷的是….
28

我儿子不久前去田纳西州的某个浸信会教会,就在这里。牧师不得不提前让主日学下课,这样他们就可以站在外面抽烟,然后再回到教室里。那是一个打着浸信会名号的人,他不配被这样称呼。

那些人应该到我的班上来一次。我告诉你:我宁愿向四根柱子布道,说真话。我宁可把那帮伪君子赶走,不然他们就得上祭坛,跟神把话说清楚。所以你瞧,你不希望在你的教会里永远不把我选下去。
我相信,时间已经到了,当人们不会… 哦,他们说,“伯兰罕弟兄,等一下,我的牧师就抽烟。 ” 那么,他和你一样需要去到祭坛。没错。如果他的内心是对的,他就不会这么做。
哦,你有你自己的小私生活,那扇小门,你不想让任何人进来干预…..而那边还有一扇小门,那叫骄傲。哦,你多么喜欢趾高气扬地翘着小鼻子:骄傲。你认为你是个人物。
29

前段时间,我和几个男孩站在这里。我不是和他们一起的,但我在观察他们。他们在我们所去的一个大竞技场参观,它告诉我们,一个重达150磅的人在化学药品中的价值是多少。你会惊讶于一个人的真正价值。他身体里的粉剂只够洒满一个母鸡窝,一点钙,也就是几盎司;当这一切都上了秤称起来,一个好强的一百五十磅的男人值八十四美分。而女人的价值就更低了。她没有男人那样多的化学物质。

然后你就会在那84分钱周围套上一件500美元的貂皮大衣,然后把你的鼻子翘在空中。如果下大雨,你会被淹死。而认为你是个人物,因为你属于某个教会。没错。那是什么?多少钱?八毛四分钱。
其中一个男孩对另一个说 “嗯,约翰,我们不咋值钱对吧?”
我把我的手放在他们两个的肩膀上,我说,“我对那个没有怀疑。科学家们分析过,做出了这样的说法。但是,孩子们,我作为主耶稣的传道人说,你们里面的灵魂,价值一万个世界。”
30

如果你下去拿了一碗汤,开始吃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只蜘蛛,哦,天啊,你会把那碗汤扔掉,然后起诉那个餐馆。你肯定在好好照顾你那八毛四分钱,但你会允许魔鬼给你下千万倍的香烟毒药,并为此付出代价。或喝威士忌,或参加牌局……。

今生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也许是,因为我要去海外的禾场了。但我想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理。那扇骄傲的小门,哦,它是如此的….今天,我告诉你:如果你想做一件事,你下周把你的台阶刷成红色,你看看住在你隔壁的人是不是把台阶刷成红色。你买了一辆红色的车,你的邻居就受不了了,他一定要买一辆红色的车。这是模仿的时代,讲搭配。
31

我猜是在这里前段时间,是几个星期前,我穿了一条深色的裤子,我穿了一双绿色的袜子,还有一条红色的领带。我的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利,这不匹配。”

我说,“但它是干净的。” 我不在乎是否匹配或不匹配。我不在乎我的袜子是否和我的裤子相配,或者我的裤子和我的外套相配。我希望我的经历能和神的圣经相匹配。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一种匹配。
但是哦,那骄傲的小生命! 传道人可以尽情地讲去反对不道德的事,而你会让它从你的背上流走,就像水从鸭子的背上流走一样。你就是知道的太多了,以至于福音无法再渗透了。说到要打破中间的隔断墙,人们要同心合意,要合作,要举办大聚会,为了神的荣耀,让复兴开始。“这与我们的教派无关。” 这就是你在的地方。哦,那骄傲的小生命。
32

那里面还有一扇门。自私,“我能得到什么,我和我的家人。哦,我们不能参加下面那个小事工,因为那个…..嗯,我在人群中的社会地位,我在城里有一个干货店。我开了一家加油站。如果他们知道我去了那个事工….” 哦,天哪。

在我的旅途中,我发现最好的属灵聚会,是在小不点的事工里,那里有六七个人坐在一起,在天上的地方。把大部分的魔鬼都关在外面;和基督关在一起。
33

然后还有一扇门,我喜欢今晚基督来敲。那就是信心的门。那是一扇真正需要的门。我想在这上面稍微停留一下。你已经来到了教会。也许你已经接受了基督作为个人的救主,但你说,你就是没有任何信心。难怪,因为你不肯让他接管。哦,你的牧师说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那就把基督挡在了你的门外。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基督进来的时候,他要做统治者。他要做你信心的主。

这就是人们得不到医治的原因。这就是他们没有信心去支撑的原因。他们站在一些东西后面:“触摸我”,或者 “在我身上做一些小把戏”。
34

让我这样说,我的弟兄:任何一个人,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属于哪个教会,告诉你说他能治好你的那个人,绝对是在教你违背神的圣经。

医治是一项已经完成的工作。基督在各各他完成了它。只要他能进入你的心,打开你的心,你就能看到完成的工作;当你接受它的时候,它就完成了。
救恩也是一样。如果他有能力医治一个人,他就有能力救人。当基督死在各各他的时候,人是既得了救,又得了医治。“因为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所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35

因此,那扇小门,就是信心….“哦,我…。我试一试。” 信心不用试!哦,称颂他的名。信心知道它站在哪里。信心有大肌肉,胸前有毛。当他用他的大肌肉抬起来时,一切相反的东西都得坐下。它发出一声尖叫,听起来像一只豹子在尖叫。所有的傻兔子都躲进了自己的洞穴。信心是老大。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嗯,”你说,“我可能向神要求的太多,伯兰罕弟兄。” 你永不能向他要得太多。他喜欢为你做。

你能想象一条半英寸长的小鱼,在大西洋中间,说:“嗯,我最好少喝这水,我可能有一天会喝完。” 那是无稽之谈。反过来如果你认为自己可以用尽天父的善意来为你做事,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你能想象一只这么长的小老鼠在埃及的大粮仓下,说:“嗯,等一下。这个粮仓里也就有四千五百亿吨,所以也许我最好每天只吃一粒粮食,因为我可能会在春天之前吃完。”
36

哦,有些基督徒就是这样看待神的:努力让自己:只是加入教会,只是做这个。“哦,如果我只是尽我所能……” 如果你真尽最大的努力,你就会相信神的每一个应许。这是给你的。你永远不能要求他太多。他喜欢给你。“要多求,使你们的……丰盛,使你们的喜乐充满。” 只要祈求大事,相信会有大事。

但是你做不到的原因,你现在说:“耶稣,你救了我。你别让我下地狱,但是不要干预我,因为可能卡尔霍恩博士是对的。可能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也许是吧。这就是给你的。你只是编造了那个东西出来:是的。
37

前段时间有个人来找我,他说:“伯兰罕先生,我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我就是不相信神迹。”

我说:“这不是为你们这些不信的人准备的。是给那些相信的人的。” 这只是唯一的问题。耶稣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这是为那些愿意相信并将他们纯粹的信心放在基督已完成的工作上的人准备的。神在那里,有义务去做。
信心之门…如果耶稣能站在信心之门…..呐,没有批评医生的意思。我相信医生。如果一个医生… 你知道吗?我发现医生中相信神的医治的比传道人中更多。没错。
问题的关键是,背后的动机。你去找外科医生,外科医生会说:“你不要去找那个药理医生,你不需要吃那些糖丸。你需要的是手术。”
而外科医生会说:“你不……” 或者,那个药理医生,说:“你不需要那个屠夫在你身上动刀子,你只需要一些药丸。” 他们都会说:“你不要和脊椎按摩医生、骨科医生有任何关系。” 他们都会说,“离传道人远点。” 当人们这样想的时候….
我们知道,外科手术做了很好的事情;医学做了很好的事情,整骨疗法和脊锥按摩疗法。如果背后没有自私、贪婪的动机,我们都会为了人类的进步而联合起来。教会和传道人们也是如此,如果他们的内心不是那么自私的话。阿门。他们不愿让基督进门的。
38

我知道很多人都接受过脊椎按摩疗法、整骨疗法、手术和药物的帮助。肯定的,我知道。我相信这是神的安排。每个被治愈的人,都是被神的能力所治愈的。从来没有一种药能治愈,也永远不会有。你不能让一个医生告诉你,药能治病。如果他说了,他就错了。

治愈是建立组织。医学只是让东西保持干净来使神能医治。是的,没错。它是辅助,不是治疗;或者,这就是梅奥先生在梅奥诊所说的,“我们不自称是医治者;我们只自称在协助自然。有一个医治者,那就是神。这就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好的东西。” 但这背后有自私的动机。目标是错误的。我们应该试着聚在一起,把我们的臂膀挽在一起,医生,牧师,以及所有不同类型的东西,可以帮助我们的同胞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好一点—多一点快乐。帮助他摆脱他的痛楚,让他快乐,因为神真的愿意让他快乐。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但当传道人都甚至不愿去做,你怎么能指望医生去做呢?这就是基督还没有在心里掌权的原因。
39

如果基督能进到医生的心里,他就会日夜工作,努力拯救那个病人,不管他是否能得到一分钱。他会使每一个牧师…..他都会竭尽所能,只要他心里装着那个病人。肯定的。任何一个对神诚心的人都会尝试帮助他人。那是我们应该做的。如果我们让基督站在信的心里,打开门,用尽一切努力,祷告说:“神啊,让我们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接下来在我们开始为病人祷告之前,还有一扇门我们要打开。那就是,你眼睛的门。你知道圣经上说,这个时代末了会是赤身,困苦,贫穷,可怜,瞎眼,却不知道吗?“我劝你们来向我买眼药,又用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 魂之门就是眼睛。
40

我们是在肯塔基州的山区长大的,我的爷爷曾经猎杀浣熊。他会把油脂刮下来熬油出来。妈妈经常把浣熊的油脂放在附近,我们这些孩子的眼睛会冻住, 我们睡在一个老房子里,用木板盖在房顶上,还有一块帆布在床的顶部, 以免雪和雨淋到我们。没有地板,只是在树桩上锯掉一个顶做桌子,一张旧的小床,周围用篱笆栏杆围着,上面粘上一块帆布,然后围起来做床….不知道什么是苦日子…。

我们的眼睛就会变冷,就会黏住,会肿起来粘上。那小小的,我妈妈称之为 “Matter ”的东西会进入我们的眼睛。她会去拿一只旧碗装的浣熊油。给我们的眼睛涂上油,让它们变得柔软,这样我们就能睁开眼睛,重新看到光了。
41

但你知道吗?永生神的教会得了属灵的感冒,几乎被冻死了。他们的眼睛已经对神的事情视而不见了。这需要比一盘满满的浣熊油更多的东西来做有益处的事情,或者从一些墓地… 或者,神学院的来的一点神学。(都差不多。) 好吧。这需要圣灵的恩膏眼药来开启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到神的良善和仁慈。神会让神迹奇事到我们中间,我们会说:“哦好吧,也许是心灵感应。哦,琼斯博士说不要去管那个,可能是某某。” 哦,求神睁开你瞎了的眼睛。神多么想用眼药涂抹你的眼睛,把它们涂得油光发亮,这样就能把你里面的冷淡和漠不关心都清除掉,你就能睁开眼睛,看到他的存在。

42

听着,美国人。我这样说,不是对个人说的,而是对全美国说的:你的审判时刻近在眼前。这个国家肯定会被神审判。如果不是这样,我就是个假先知,是讲坛上的骗子。你就看着吧,它就要来了! 在你们的书上做个记号,说:“伯兰罕弟兄说的,奉主的名。” 你就会看到,它将会是那样的,因为神的圣经是这样说的。

有一天,我曾对你们说了这句话,我说: “如果神不审判这个国家的罪,他就有义务让所多玛和蛾摩拉复活。并为毁灭了他们而道歉。” 肯定的。神有义务这么做。他是公正的,他是诚实的,他是真实的,他的审判也是真实的。神不偏待人。而我们被放在天平上,显出了亏欠。(我本想在这周讲道,但这周时间不够长—讲:“秤在天平上”然后是 “墙上的字迹”) 我们正处于末世,但我们的眼睛却看不见。
43

之前某个时候,某位牧师对我说,他说,“如果你是基督的仆人,如果你有圣灵,请弄瞎我的眼睛。来弄瞎我的眼睛。” 说:“保罗弄瞎过了一个人,你弄瞎我吧。”

我说:“弟兄,我不能做魔鬼已经做完的事。你现在是瞎眼的,却不知道。”
“哦,”他说,“圣经上说的’瞎子’,是指身体上的瞎子。”
我说:“以利沙弄瞎了整个叙利亚军队的眼睛,并说:’你们是在找以利沙吗?’”
“他们说,’是的’。”
“说,’好吧,跟着我,我会告诉你他在哪里’”
基哈西是个瞎子,站在那里,看不到火的天使和那先知周围的火山,直到神开了他的眼睛。
属灵的瞎子比肉体的瞎子要严重千万倍。如果我的眼睛要瞎,或者我的灵要瞎,愿神就把我的眼睛取去,在取我的灵之前。让我的眼睛被打开,看见他的荣耀。主啊,用你的眼药膏我的眼睛。不要让寒冷进来使我得感染。那些个冷淡、漠不关心、宗派、信条、教义等等,让你得了肺炎,你的眼睛都被糊上了,肿起来了,直到现在。神才能显出他的荣耀。你可以听到有人在享受那个,“某某得了医治。为什么我不能?” 只要睁开你的眼睛就能看到他的荣耀。他就在这里。基督还活着。
44

我们自己的方式是如此愚蠢,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我们意识不到神为我们所做的好事。你让这周在这个讲台上发生的事情去发生在非洲,印度,欧洲,亚洲,任何地方,不需要三分之一的努力,神会在他的国度里得到超过十万个灵魂。

但你们现在有幸所看到的神的事情,就要从你们的眼前被夺去了。你们就记下我的话,看看是否正确。这是本次聚会的最后一个晚上。看看对不对。然后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假先知。因为时间已经到了。
两年前,它度过了危机。他们做出了最后的选择。哦,会有很大的努力要付出,这里和那里的小爆发,但伟大的复兴正在结束。我知道你们不相信,因为我感受到了你们的灵,但无论如何都会是如此。你只要看一看,就知道它差一点就错了。接下来这个国家得到的就是审判;它舍弃了怜悯;那就是审判了。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周围。怎么能够阻止它的发生呢?如果天上有真神,他就有义务去做。
45

呐,我们还没有注意到神给我们的好东西:一个自由的国家,一个自由的言论,还有我们所拥有的东西,还有席卷了全国各地的大复兴。伟大的神迹和奇事已经发生。葛培理,杰克-舒勒,奥洛-罗伯茨,许多伟大的传道人,他们在美国的土地上来来回回,来来回回,我们只是说,“嗯,如果他属于我们的教派,那就不一样了。”

然后,所有在圣经中的圣洁,还有一直在被传讲的东西,你们已经被教导过了,但你们仍然… 你们的女人脱光了自己几乎成了半裸的。
你们男人的做法也是与道相反的。你们坐在那里,让你的妻子像这样去行为,像这样的去穿着,对此并没有说什么。嘿,你这个傀儡。你怎么还能当一个传道人?你怎么能做一名执事?如果你连自己的家都管不了,那你在神的家还能做什么?这就是神的家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原因。我们需要有胆量的人去传福音,去揭露罪恶,让人知道罪恶的所在,而不是去管一些小事。我们需要的是老式的破碎、拆毁、塑造。我们需要旧时圣徒保罗那样的复兴,需要出自圣经的圣灵再次回到教会,而不是一堆的小主义。
46

浸信会、卫理公会,他们都成了宗派了。你们五旬节教派去追求一点感觉,一点有趣的感觉,或者手上和脸上有一点油或血。你去到了什么地方呢?你瞧瞧你今晚坐在哪里?男人们,回归到基督里,他才会让你睁开眼睛。

神的爱才是绝对纯洁和确定的。你们怎么能证明你已经得到了神的爱,你们大惊小怪,争吵,急躁,按我们自己的方式行事?这很严厉,但这是事实。
几天前,在这里教会第一次讲道后,有人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讲这些永远不会受欢迎。”
我说,“我不想受欢迎。我想做个诚实的人。” 不在乎是不是受欢迎。我想在神面前诚实。我本来早就可以向它妥协了,但是神给了我一颗忠于他的心。我不在乎会发生什么。如果我在地上一个朋友也没有,我想要一个在荣耀中的。当我渡过死亡之河时,我想在那里遇见他。肯定的。
47

我这么说,不是偏见;我这么说是为了激发你们的心,直到你们有些人在这里停止这些小事,回到每家每户的老式祷告会去。你们会让传道人自惭形秽的。只要你们愿意,外行们也能做到。如果传道人不能做到,你们就聚集起来;你们聚集起来。来个复兴。

不要只是漠不关心,不要非得搞得跟别人不一样,是为永生神的教会而做。这些好的祝福,我们从来没有感恩过。一夜又一夜,一小时又一小时,神把他的祝福降下来。但是不久它们就会被提走的。
48

作为结束,我要说的是:你们知道美国怎么了吗?你们已经见得太多了。

不久前,我在一个城市,那是大约六个星期前,衣阿华州的滑铁卢。有人来告诉我,说:“嗯,我们那里所有的人;他们都已经参加过了你的聚会,伯兰罕弟兄。” 说,“没有必要下去参加伯兰罕弟兄的聚会了。” 说:“如果你下去的话,你唯一看到的,就是人们上讲台来,它就说出来他们自己是怎么样怎么样,等等这样的事情。哦,我们都信了。” 难道你看不出人心会有多残忍吗?在这样的地方,这应该让人的心激动起来,它应该在各地开始祷告会,但他们是那么冷漠,那么无动于衷。就像圣经上说的那样,老底嘉教会时代。但他爱的人,他就磨练、责备:那些他爱的人。当然,他是这样的。
这是他给老底嘉教会的信息,记住,我今晚读的这个题目,是给老底嘉教会的。“我站在门外敲门。” 肯定的。
49

我们已经见到了这么多,这么多的神的荣耀:奥洛-罗伯茨,所有其余的人,他们的聚会似乎在走,在走下坡 – 舒勒,甚至葛培理的… 很多人。你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拥有它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小的横扫就这样结束了。看到好的聚会,伟大的复兴,人们不再兴奋了。主把像他们这样伟大的传道人派了来,他们不再关心了。

在这里,前一段时间,一个人要开始弄出点儿轰动,我对此发表了一点儿意见。我说:“不要这样,弟兄。如果我能像你一样讲道,我就不会提到这样的事情。” 嗯,你试着去弄一些跟别的一群人不一样的东西,这样你就可以把这一群人引到这边,这一群人引到这边来。我的天,应该要把他们指向 “上面那边”。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50

呐,有一次,有一个人要到海边去。他很累。他说:“我要下去休息一下。我从来没有见过大海。”

在他下去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回来的人,一个“老盐”,一个老水手。他说,“你要去哪里,好心的先生?”
他说:“我要到海边去。我渴望看到巨大的咸咸的波浪跳跃。我想闻到咸咸的空气。我想听到海鸥的鸣叫声。我想看到天空倒映在咸水里的样子。”
老水手说:“我生在海边。我已经在那里呆了四十年了。我看不出它有什么让人激动的地方。” 就是这样。他看得太多了,直到这对他来说很平常了。
这就是今晚教会的问题。你看到了神的祝福,圣灵的洗礼,还有那些事情,在教会里已经持续了很多年,直到它对你来说成为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你们的父亲母亲们曾经欢喜雀跃,当神开始将他的灵浇灌在教会的时候。
51

你们神的教会怎么样呢?你们神召会呢?嗯,你们以前站在街角,一个小小的手鼓和其他什么,愿意为这事工而舍命。而现在,你们都不愿意为了这个事工去过条马路。阿门。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以前确实跑得很好,是什么妨碍了你们?这对你们来说已经很平常了。当然,你们相信这一切, 但它不再激动你了。它变得如此的普通。神对你们这么好,你们却不知道。

在这里的南方,我的一个老黑人牧师朋友,他给我讲了一个小故事。他说,有一次,他有一个老黑人朋友在那里。他的名字是… 我们叫他 “加布” 。他的名字叫加百列,但我们叫他加布,只是简称。他曾想尽办法让老加布来教会,但他不愿意。他的妻子为他祷告。他做了一切,但老加布就是不肯去教会。他也不愿意与神和好。牧师喜欢打猎,老加布也喜欢打猎。
他们就去打猎了。加布的枪法很差;他什么都打不中,但他还是同样地喜欢打猎。有一天,当他出去打猎的时候—他们两个去的—在回来的路上,当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背了满满的猎物,几乎走不动了。哦,这对他们来说是真正的狩猎日。他们打到的有鸟,有兔子,有松鼠,所有能背动的东西,就这样抗了下来。
52

太阳快下山了。他们沿着一条熟悉的小路走来,牧师走在前面,抗着他能背得动的所有猎物。老加布,在他后面,瘸着腿走,他能背的都背了。过了一会儿,牧师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拍他的肩膀。而他回头一看,老加布正看着他的脸,泪水顺着他黑色的脸颊流下来。他说:“牧师,你看到那边的太阳落山了吗?”

说:“是的,加布。我看到太阳落山了。”
他说:“那是我生命中太阳落下的方式。” 他说:“牧师,到了早晨(那是星期天的早晨),你会发现我在忏悔者的长椅上坐下来。只要我在神面前能直起腰来,我就会马上给自己找一个座位,我要留在教会里,直到死把我放出来。”
53

而这位一直忠于他的岗位职责的老黑人牧师,他说,“加布,你知道我很高兴。” 说,“你的妻子为你祷告了多年,你的孩子也为你祷告。我也一直为你祷告。我和你一起打过猎。我已经跟你谈过了。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加布?”

他说,“牧师,你知道我是这个地方枪法最差的人了。”他说,“看这里,我背着的这些猎物。” 说,“他一定是爱我的, 否则他不会把它给我。”
这说得多对啊。他站在门前敲门。他派他的灵,他的祝福,他的道,他的一切;把它送到你面前,你被装得满满的。这并不是你应得的。你今晚确实应该求神打开你的心门,以信心和忠诚站在那里。说:“来吧,主耶稣。不要只做我的救主,要做我的主。带走我的骄傲。带走我的自私。带走我的不信。带走我瞎了的眼睛,打开它们,主啊,以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身份站在我的心里。” 我们当然要多多地感谢他,感谢他对我们的恩惠。
54

当我们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让我们低头只是一会儿来祷告一下。哦,他对你不是很好吗?我们可称颂的主岂不是对你这么好,给你这么多好东西吗?然而,看看我们是如何对待他的。有没有一个,或者…. 今晚这里有很多人。我们不会把你们召到祭坛上来,但是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说:“主啊,你对我这么好,我对你这么不珍惜,我想举手说:’神啊,赦免我。从今夜开始,我就要全心地侍奉你。’”

在下面的,有多少人要举手?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你,你,你,你…..哦,我的天。看看这些手吧。
55

我右边看台上的,举起你们的手,说:“哦,神啊,你对我真好。我是不配的,但从今夜起,从今以后,靠着你的恩典,我要努力证明自己是你真正的仆人。主啊,这是我的手。” 我右边的看台上的人愿不愿意举手?神祝福你们。很好。

后面的看台,你们会不会举手说:“基督,从今晚开始……”。不要觉得羞耻,后面的孩子们。小男孩,把烟放在后面。好的。你真丢人,来到神的教会。你妈妈把你养成这样的吗?如果是这样,她就该挨鞭子了。这不是竞技场;这是神的殿,你要尊重它。把你的手举起来。说:“求神怜悯我。” 就是这样的。神祝福你。
我左边的看台,你们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们。这就对了。周围有很多人都举手了。
56

天父,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要告别了。这个伟大的聚会即将结束… 或者说,我的部分即将结束。我在这个角落里所做的捕鱼工作将结束。今晚至少有两百只手或更多的手—是的,更多,我肯定—在这里,他们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对待你。你对他们那么好,而他们在你面前却那么不可爱。赦免他们,主神。愿他们像老加布(刚才讲的那个小故事,乔治亚州这里的老黑人)…..父神,我祈求他们能在永生神的教会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在祭坛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在那里侍奉神,直到死亡将他们释放。

我们每晚都看到你,带着一个伟大的神迹,来到这里,彰显基督的复活。我们走出来,说,“嗯,那是非常好的。” 我们可能不会说这么多话,但主啊,他们在心里说了。而你并不那么注意嘴唇,而是注意人的内心。
57

神啊,我们现在祷告,主啊,那些一直如此忠诚、如此真实,相信每一句话,为你所做的一切而欢喜的人,请坚固他们的经历。求你应允。愿他们穿上全副的盔甲,同以前一样出去争战,因为战斗就要结束了。我们可以听到胜利的呼喊声,“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

赐下全部的祝福吧。我们请求你将这些亲爱的孩子们拥入你的怀抱。他们很可爱,很善良。主啊,我们祈求你能丰盛地赐予他们。这周在这个讲台上,所有这些优秀的牧师,有些人为了在这里聚会,只能解散他们的教会和事情。求神与这些人同在。哦,坚固他们的经历,愿他们像燃烧的火把一样,在这个城市和周围点燃。主啊,求你赐下大复兴。应允我们。你会派遣你的传道人,直到最后一个魂进入国度。我知道你会的。主啊,我祈求我的祝福降临在他们身上。应允我们。
现在我请求神的神圣同在,在我们向对方说再见之前,现在就来,在他的复活的能力中再次彰显主耶稣。我们祈求我们在这个地上还能多次相遇。但如果没有,愿我们在今晚所要代表的那个伟大的国度里相遇:神的国度。主啊,求你藉着圣灵,在宝贵血的遮盖下,保守我们平安。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祈求的。阿门。
58

有多少人真正爱主,只是真正爱主?我不在乎什么教会,只是….这不是很奇妙吗?至少百分之九十五—可能更好—百分之百;我相信是这样的,我们爱他。

神是什么?神就是爱。有爱的人是属神的。呐不是我们所说的廉价的爱;而是爱加倍的爱。有两种不同的爱。其中一种是希腊语,菲利欧。菲利欧的意思是 “友情,”你对你妻子的那种爱,那种的爱。那种爱不是真正的爱。哦,我知道你们这些十几岁的青春期少年想相信那个,但这是错误的。那种爱会让因你的妻子而产生嫉妒,你会因为她而拿着手枪打爆另一个男人的脑袋。那不是真正的爱。那是菲利欧的爱。
但爱加倍的爱会让你跪下来为那个男人失丧的魂祷告。那才是爱加倍的爱。那是教会需要的爱,我们都需要的是那种爱。神啊,给我这种爱吧。我宁愿有那种爱的经历,也不愿意拥有神在他的天堂里的所有恩赐。因为你可以拥有神的一切恩赐,却还是失丧的。有多少人知道呢?那是完全正确的。这就是爱,神的爱。“预言终必归于无有;方言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但当那完全的来到,那时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爱,彼此相爱,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59

比利,有多少张卡?一百张。不知道有没有… ?这里有多少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很晚了。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我想有个快速队列,让人们通过。我怕我不能让他们全部通过。哦,让我们试试吧。我们会… 让我们… 嗯,我告诉你,谁是一号?那是什么… “M”? “Z。” 让我们从1号开始。谁有 “Z”,祷告卡Z,像X,Y,Z?谁有1号Z,请举手?这栋楼里的任何地方,祷告卡… 这位女士在这里。姐妹,你过来。Z号2号,举手。看看周围,看看是谁。高高地举起你的手。

【磁带空白】相信他,看看他是否会说出来。如果他是一样的,他也会说一样的话。呐,你要有信心,要相信。如果主愿意的话,我要试试,因为新来的人……。
60

我想这位女士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我们是陌生人吗?如果主神愿意向我启示你来这里的目的…..又组成了一个画面,就像撒玛利亚的井边,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这个妇人年纪比我大一点。她可能相隔数里出生,相隔数年,而我们却站在这里,人生中第一次见面。呐,如果那个女人….我不知道;我从未见过她。但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她需要医治,神已经做了。如果她需要救赎,基督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她需要……任何她需要的东西,基督就是我们的份。是这样吗?但现在,要我把它给她,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但是基督可以,有一个前提:如果她的信心愿意相信的话。

呐,放在第一位的,也是真正的真实的唯一的….真正的方法,就是相信神的道。但是之后,他在教会中设立了职份:使徒、先知、教师、牧师、传福音的,都是为了完善他的教会。呐,如果他愿意这样做….(呐,工程师们,请注意这个;当恩膏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说话的声音有多大,瞧。)
61

如果圣灵愿意向我启示你站在这里的目的,你愿意如实接受吗?有多少会众也会这样做呢?我希望你…. 我想说:“你是认真的。” 我想说,“如果你们是认真的,主转身做这个,那么就不需要在任何地方有祷告队列了。” 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你说你会相信的。这里的这个女人;我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面。

这是我们的手,都举起来了;这是神的圣经;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不知道这个女人站在这里干什么,就像任何一个对她来说是陌生人的人一样。我无法告诉你。但我是个传道人;我相信基督应许了这个。这是一个恩赐,他让整个世界范围的数百万人都知道了。他应许了这个。他本不需要这么做。他在这里的时候本不必医治,但是他做了,使它得以应验。他现在做,是要成全他对外邦人的道,他的应许,今日和从前一样。
62

呐,如果他这样做,那么你们每一个人就可以马上离开,说:“谢谢你,主。我在心里接受你,你是我心中的王。我的信心之门是敞开的。你就站在门口。我接受我的医治。谢谢你,主。”然后欢欢喜喜地走下去;这一切就结束了。这正是福音的真理。那是根据道来的;那是根据你的证言;那是根据你的证据。呐,是靠神来证明它是否正确。我祷告愿神应允。

讲到这里,再来开始为人们祷告,是很难的:你要马上改变自己,等待恩膏。
63

你有没有见过外面那个主的天使的照片?哦,你有一张?好的。呐,你相信那是带领以色列子民的同一个火柱吗?瞧,那是一根火柱。当耶稣在地上的时候,他说,“我从神那里来,我回到神那里去。” 当他在地上的时候,他说他就是那根火柱。他说过那个。他说:“我是那我是。在有摩西之前,我是。” 他就是在燃烧的荆棘中的火柱。他说… 呐,他在肉身里,“我从神(火柱)那里来,我回到神(火柱)那里去”。

当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他的时候,他又是那根火柱。保罗摔倒了。他身边的人没有看见,但却把他的眼睛弄瞎了。他说:“主啊,你是谁?” 那个伟大的火柱。
他说,“我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这是他在纸上的照片… 由联邦调查局的指纹和文件证明这是真的。乔治-J-莱西说:“光打在镜头上,伯兰罕先生。这台相机的机械眼不会接受心理学。” 所以,在那里,它绝对是经科学证明的,它不可能是心理学。如果我在这里从事的是心理学工作,作为福音传道人,我会感到羞耻。不是我,姐妹。我太看重我的主了。我是来帮助你的,尽我所能让你对基督有信心。
64

这个女人…我看到主的灵,它像光一样移动,停在我和这个女人之间。她正忍受着极度的紧张。没错,你有一个甲状腺肿大。那是真的。你现在相信吗?当然,甲状腺肿不显露出来;它是个里面的甲状腺肿,但它是….它是个窒息的灵。(在聚会里还有更多。)你想要为别人祷告。是一个不在这里的人。那是你丈夫。他的头部有问题。现在已经结束了。奉基督的名,你们两个都痊愈了,所以你现在可以上路了,痊愈了。神祝福你。我想触摸到你的手。

65

你相信吗,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是。如果主耶稣愿意做—在我们弟兄姐妹之间为我们做,就像神为井边的女人做的那样,你会接受并相信吗?这是一个可怕的头疼,是不是?那个窦使头疼得厉害。这就是你的问题:鼻窦炎。看到你很多次这样抱着头,在眼睛后面和其他地方。非常糟糕。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什么都不管用。但你是相信你会得医治的。

呐,还有一件事,让你知道我是神的仆人。你想为别人祷告,那是你的儿子。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儿子怎么了吗?相信它能把你身上的每一点阴影都带走吗?他的背部有问题。他的头部也有问题。还有一件事,你在祷告,祷告他的魂得到救赎。有一个黑暗的阴影笼罩在他身上,他在死亡的阴影下,因为他是一个罪人。这是 “主如此说”。世界上除了神以外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一点。对不对?如果是这样,如果你相信,请举手。呐,就像你相信的那样去找到它吧。就会是照着这样发生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姐妹。我只想触摸到你的手。呐,不要怀疑,要有信心。
66

是两个还是三个?两个?三是确认。呐,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分钟后将开始快速队列。当恩膏像现在这样涂抹的时候,要开始这样的队列是很难的。

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吧,女士? 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你相信主耶稣能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吗?你相信。你想为你的眼睛祷告(没错),因为你戴着眼镜。那只眼睛要坏了。但是你… ?你想要祷告的不止是这个。你做了一个手术。没错。他们取出了一个肾脏。我看到他们从你的背部,你的侧面取走了它。这是完全正确的。
而你在为别人祷告。那是你的一个姻亲,一个嫂子。而她不在这里。她正被死亡的阴影笼罩,是癌症。她住在一个大城市。那是个叫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地方。你也是乔治亚州人,但不是亚特兰大人,是在亚特兰大郊外。你相信吗?你的名字叫玛丽。你姓刘易。去上路吧。相信你所听到的。相信它来自于神,奉基督的名,你可以得到你所要求的。欢欢喜喜的去吧。神祝福你,姊妹。[有人说:“这是第三个了,你要不要开始快速队列?”]。
我看看能不能,等一下。你好吗… (做不到,就让她去吧。)那里已经在运行了,瞧。就站在那里等一下。哦,这个女人有很大的问题。就是这样,瞧。这个女人正忍受着极度的紧张,她失去了一种感官。我看你是想… 是嗅觉。你失去了嗅觉。这就是你想要被祷告的。我知道。你会得到它的,所以不要担心。你现在可以闻到了。你现在就可以闻到了。看到她的手举起来了吗…?我看到了那道光… [那位女士说:“因他所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没错。你也想为那个儿子祷告,是吗?他有精神问题。而且他是未得救的,你想为他祷告。你要收到你所求的了。欢欢喜喜的上路吧,感谢神的恩典。好的。
67

来吧,先生。(没事的。只能是随它去了。太虚弱了,无法让我自己恢复过来。) 你好,先生。我对你是个陌生人。你相信神吗?你相信我们在他同在中的那位神会在某一天审判我们,如果我们不在他儿子耶稣的血之下。你患有极度的神经病。你非常紧张。这是一种精神上的紧张。你总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总是防备一些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不要再做了。没有什么事情再会困扰你。

还有一件事,你的头部有问题。你的耳朵:也有问题。你的胸口有问题。你的鼻窦也有问题。这是事实。你有一个习惯想戒掉:就是抽烟。然而你却自称是基督徒。我并没有因此而否定你的基督教信仰,真的,但这就是你很多问题的根源。这就是笼罩在你身上的黑暗。你愿意放弃这些东西吗?如果你相信神派了我来,神会让我现在就把那东西从你身上赶走。
你有一个妻子,你也在为她祷告。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妻子怎么了吗?你会接受吗?她有妇科病的烦恼,妇科问题。而且她还有心脏的问题。这就是 “主如此说”。呐,你在那里得到了医治,姐妹,你也得到了医治。那东西已经从你身上消失了。奉主耶稣的名去吧。要有信心。不要怀疑。请保持安静。不要乱动。
68

我想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呐,请你们,请朋友们多保持敬畏一会儿。我本以为我可以弄一个快速通过的队列,但我不能,因为恩膏已经进到了楼里,人们正在祷告。我只能尽可能地多站立一会儿。
有多少人曾经过队列?这次是相当多的一群。你相信主耶稣就在这里吗,先生?有一天我们会站在他神圣的面前,为我们的生命做出一个交代。如果主神愿意启示给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来做审判官。如果我告诉你你生病了,你会好起来,你有权利怀疑那个,因为那是未来的事情。但如果我告诉你一些过去的事,你就会知道那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几乎被撕碎了。你很紧张,心烦意乱。你的胸口很不舒服。而且你有一种内在的状况,身体内部的状况,你不知道它是什么。只要你现在在神的同在中,他就会治愈它,这有什么区别呢?你相信吗?你不是从这里的城市来的。你从别的地方来。那是乔治亚州的阿尔玛。完全正确。你是李先生。回到那里去得医治吧。耶稣基督使你康复了。阿门。
对神要有信心。不要怀疑。你相信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吗?呐,要敬畏。
69

你好吗,先生。相信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先生?在可称颂的神的面前,先生,如果可以帮你,我会的。神知道我的心,我会做的。我们有一天都会站在他的面前,为我们的生命和我们在地上所做的事情做出一个交代。如果主神要向你启示你心里想从他那里得到的东西(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它是来自他呢?你会的。你的肚子很难受。你得了胃病。你得了胆结石,胆病进入你的胃里,使你的胃不舒服,陷入痉挛;酸嗳气等等,苦涩,从胃里冒出来;右边抽筋。我看到你在某个地方的…..你是个传道人,一个浸信会的传道人。你相信你已经痊愈了吗?继续前进,传福音吧,弟兄。神祝福你。要有信心。

70

不要走动。请不要动。也许人们已经累了。

你认为你已经脱离了背部的问题吗?如果是这样,就跑下台去,欢呼吧,说:“谢谢你,主。”
来吧,女士。请再安静坐几分钟。你还年轻,不应该有这样的毛病。那是妇科疾病,但你也一样有了。你相信我们的神会治好你吗?那就去相信吧,你会好起来的。当你走过时我只是想触摸下你的手。
神能治好糖尿病。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可以让你好起来。你是真心相信的吗?你相信他会让你好起来,也会医治你吗?好吧,你走下讲台,说:“谢谢你,主。” 全心地相信它,你会得到你所要求的,先生。
神祝福你,这位大妈。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但基督活在心中。你相信他会医治你的心,使你的心脏病好起来吗?去吧,相信就不要怀疑。你可以得到你所要求的,只要你相信它,不要让怀疑进入你的心。
71

你相信吗,女士?你还年轻,但你有关节炎。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欢喜走你的路吧,说:“感谢你,主耶稣。”

造成你胃部困扰的是你的神经问题。但你有胃病,你要我为你祷告。现在就去相信吧,然后像以前那样吃东西,享受自己的生活。去的时候要全心的相信。
如果我什么都不说呢?作为神的仆人,你们还会相信我吗?那就举手赞美,走下台去,说:“感谢你,主耶稣。”
如果我什么都不说,你会相信吗?嗯,你的心脏病已经离开你了。去吧,全心的相信。对神要有信心。
奇怪… 你有胃病。你相信神会让你能吃东西了吗?好的,欢欢喜喜上路吧,说:“感谢你,主耶稣。”
你也很紧张,也有胃病,还有妇科的问题,这对你这个年龄的女人来说很正常。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那就欢欢喜喜上路吧。
72

年轻的女士,你认为基督能医治那背部的问题吗?欢欢喜喜走你的路吧,说:“谢谢你,主耶稣。”你就可以好了。

谁都能看出他的耳朵里有一个喇叭。让我们把它扔掉。只要一会儿,大家来低头。你们相信吗?神啊,奉耶稣的名,除去敌人的这种能力,我把这个从他的耳朵里拿出来。赐予他完全的医治,使他康复。为了神的荣耀,让他的耳朵张开。阿门。
你这样多久了,先生?大约十年了。那只耳朵有二十年了?嗯,你现在听到的是我的耳语和说话。你已经痊愈了,所有的哮喘麻烦和你的事情,所有的问题,现在都已经离开你了。去吧,欢欢喜喜的感谢神,好了吧。说:“谢谢你,主。” 神祝福你。好了,你自己这样弯下腰来。看看你的感觉有多大不同?好了,你的背伤已经好了,瞧。阿门。欢欢喜喜地去吧,赞美主。
黑暗的阴影跟随着着女人:是癌症。嗯,你相信神能治好你吗,姐妹?走你的路吧,黑影已经离开你了。奉主耶稣的名,你好了。
73

来吧。你认为那个妇科疾病会离开你吗?妇科问题。只要继续走下去,就会好起来的,奉主耶稣的名。你相信吗?还有多少?

你相信你已经痊愈了吗,女士?就开始欢喜快乐吧。走下讲台,说,“谢谢你,主。谢谢你,主。”
你相信你已经痊愈了吗?开始欢呼吧。好的,先生,全心地相信你就会得到它。
现在来吧。你相信吗,先生?那颗老心脏从现在开始会跳得很好。继续前进吧。 神祝福你。说,“赞美主。”
你对此也有奇怪的感觉。欢欢喜喜的走你的路吧,它离开了你。那只是一种紧张的状况,不管怎么说,它是,瞧。
每个人,让我们说,“感谢主 ”。你们全心地相信吗?你相信神会让他好起来吗?如果我为他祷告,你认为他会好起来吗?过来,年轻人。谢谢你。
神啊,天地的创造者,诅咒这孩子的疾病和痛苦吧。愿他能好起来。我请求就像耶稣说的那样:“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凡你所说的就必得着。” 这是我奉耶稣的名所求的。阿门。好的,孩子。你不要怀疑;你现在要从那里出来了,要好了。你要全心的相信。阿门。你全心相信吗?
74

你们这样动来动去很搅扰;请安静一会儿。来,我们转到会众席上,只一分钟。在座的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让我们从右到左穿过这里。

女士,坐在这一排尽头的,有着胃病的,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如果你能全心全意的相信,只要你能相信,就能得到你所求的。
下面,不是楼上,是楼下,接受它,全心地相信它。是的,夫人。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对神要有信心。我向你们挑战,相信神的儿子。
这一排呢?这一排有人愿意相信的,请举手,有人愿意相信吗?这是离我最近的一位女士。我不能说他会,但如果他愿意,你愿意相信我吗,女士,就在那里的?那么你的背上的问题就会离你而去,你会好起来的。你相信他能让你好起来吗?好吧,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75

那这一排呢?你信吗?你呢,坐在这里的老太太….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关节炎,让你好起来吗?相信的话就请举手。好吧,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那这一排呢?这里的人有谁是信的想要痊愈?下面那个举手的小女孩呢?你相信吗,亲爱的?你相信吗?有两个小女孩坐在那里,而她们都有糖尿病。没错,举起你们的手… 在那里举起你们的手,表示这是对的。好了,回家去好了吧。耶稣基督医治了你们。阿门。
有别的人,有人在看台上,某个地方… 女士,你的手举起来了,在下面,你怎么样呢?你相信神会让你的精神病好起来吗?你也在为一个未得救的儿子祷告,是吗?好了,现在已经结束了。耶稣基督[磁带不清楚]。
76

你们在相信吗?你们每个人都相信吗?他在这里。我们为什么要麻木地坐着?让我们相信神。你全心地相信他吗?那么让我们站起来一分钟,每个人。向神举起你们的手,向神保证,“神啊,我现在相信了。” (我不能再往下进行了,我的脚都失去知觉了)我知道神的儿子在这里。不要再怀疑了,朋友们。举起你们的手,赞美他,感谢他。你们每个人都得了医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宣告,你们因他所受的鞭伤得了医治。现在举起你们的手,赞美他。所有这条队列下来的,都要赞美他。神祝福你们。

神啊,天地的创造者,主啊,这是我的祷告,主啊,为这些人最后的祷告。我谴责楼里的每一种疾病。我谴责楼里的每一个苦难。撒但,你已经暴露了。神的儿子已经从死里复活来证实他的道,而你已经输了这场战斗。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你从这群人中出来,放开他们,让他们从此能在神的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