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301B 大使命

1

谢谢,维尔弟兄。我想对你们这里的每个人说“早上好”。能再次来到查塔努加这个地区的确是一份极大的荣幸,投入我的一部分事工,帮助你们弟兄们继续那已经由我们主耶稣建立的工作,在这个原则上建造。我们正在享受这聚会。上次我们一起在这里的聚会场景永远活在我的心里。从那以后,又流逝了许多岁月,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也为我们的主打赢了许多仗。

2

今早跟你们男人女人在这桌上是如此奇妙的一件事,你们是神国的同胞,是有宝贵信心的弟兄姐妹们。你们知道我不是一个讲员。我实在爱为主的荣耀说我能说的,我知道如果我有一个声音,我想要为主的荣耀使用我所得到的东西。我希望我是个讲员,像维尔弟兄和你们许多人一样,但神从来没有为那个呼召我。我为了另一种的事工被呼召。我们是……我不想取代维尔弟兄,或取代你。也许要我取代他,就跟要他取代我一样难。所以,我们就住在我们的呼召里,为神的伟大国度做我们所能做的。

3

呐,我很高兴又回到美好古老的南方。你知道,南方的几个州有一些东西是我所喜欢的。你知道,我出生在这块土壤上,所以它有一些东西,就像回到家一样。我上到北方,他们说:“嘿,喂,伙计,你一定是从南方来的。”

我原以为我是说英语的,直到我到了英国。在英国我需要一个翻译,比在任何地方都甚。每次我说话,他们都会说:“你是从德克萨斯州的哪部分来的?”我实在解释不清。但当他们说,“在这下面”,你知道,那真的很远……
4

一次,我走到伦敦的街角,我要下去找威斯敏斯特教堂。我远不是个模仿演员,但我想试着模仿一件事。有位绅士站在街角,手里拿着手杖,地道的英国伦敦人。我说:“先生,你好?”他透过他的眼镜观看,对我说。我说:“你能告诉我怎么去威斯敏斯特教堂吗?”

他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我,说:“当然可以,老家伙,”他说:“你往这个方向走三个街区,再往那个方向转三个街区,继续往前走。你不会找不到的。”
5

我猜今早大卫·杜波莱西弟兄是这里唯一能明白那话的人。哦,我知道我对英语不是很在行。但我喜欢与各处的人在一起,因为他们是神的创造物。

呐,通常在基督徒商人早餐会上,我总想向那些人讲一点道。但现在,我不想在传道人面前那样做。瞧?但我只想读一些经文。因为每次聚集我们都应该读经文等等,我认为……
6

在早期的日子,门徒相见时,常常掰饼,每次他们相见都领圣餐。我也喜欢那样。当然,我们没有那样实行。但我喜欢读一部分主的道,如果在这里我们没有别的,只有这道,这是好的。这是我们主的最后使命。一个人的临终遗嘱是足够的话语。这是他对教会说的话,他离世说的最后的话,是在《马可福音》16章,从14节开始。

14后来,十一个门徒坐席的时候,耶稣向他们显现,责备他们不信,心里刚硬,因为他们不信那些在他复活以后看见他的人。15 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全世界去,传福音给一切受造的听。16 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17 信的人必有这些迹象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18 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9 主和他们说完了话,他就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手边。20 他们出去,到处传讲。主和他们同工,用迹象随着,证实这道。阿们!
7

这个被称作是大使命。这是我们主说的最后的话。在《马太福音》10章,他第一次差遣门徒出去,我们发现他赐给门徒一个使命:去医治病人,洁净长大麻风的,叫死人复活,赶出污鬼。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他所赐的最后的使命:往普天下去,像他们起初所行的一样继续医治病人,给病人按手,赶出污鬼。

弟兄们,跟你们这样的人在这大争战中肩并肩,对我来说是一份荣幸。
[原注:磁带空白。]……称为基督教的世界,我作为一个人站在你们旁边,相信那使命仍然跟它赐下的时候一样必要。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大工场上,许多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带着不同宗派的规条和各阶段的经文上来。一些人……基督在这里的使命是往普天下去,传福音。
8

呐,福音不但包含这道,也是藉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来的。因为它能成就,让这些神迹随着的唯一方式,是道需要生命。所以,必须是圣灵把道中的生命赐下来,产生这些神迹。你们弟兄们相信这个。

我离开了浸信会教会后,过来跟我的五旬节派弟兄们在一起,因为我看见他们有一些东西,他们相信这个。但我也发现了不同的宗派。首先,我发现的第一个组织是许多像一神论这样的术语,就像你们许多的弟兄,也许是今早在这里同一个宗派的。哦,那是我认为他们自称是五旬节的原因,瞧,我遇见了一些好人。
9

此后没有多久,我就发现还有一个组织。他们叫做三位一体论者。接着我又发现了另一个叫做只有耶稣的组织。后来他们又发现了不同的派别,像神召会、神的会、预言中的教会,所有这些派别。

呐,这是我要对你们弟兄们解释的,瞧?我绝不敢尝试开始新的东西。我相信,你们弟兄们,早期你们的前辈带着这个祝福出去,四十年前我还是我妈妈怀里的一个婴孩……你们决不是在某个情感的精神激动下出去,你们带着圣灵的洗出去。你们创立了一件事,安放了一个根基。神禁止我做一个试图在其它任何根基上建造的人。如果神安放了那个根基,我们就在那个根基上建造,因为我相信它是奠基在神的道里。
10

因此,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不属于各种组织或站在任何一方。我来这里不是要站在组织的一边,我为了我所支持的一个原则来到这里。那个原则就是神的国。神的会建造在它的这个原则上,还有这边的神召会、这里的一神论和不同的派别,这些组织如何被安排在跨宗派周围。但我相信它们的原则都应该建造在基督上。所以,那是我没有站在组织一边的原因。说“我要成为神的会的”,那是好的。我愿属神的会,就跟属神召会一样。我愿属神召会,就跟属一神论一样,或不管是什么。对我都没关系。但那里有一个伟大的仓库,一个伟大的原则,就是基督。

11

那就是我以这种方式跟你们弟兄们站在一起的原因,使我能跟你们肩并肩,帮你们背负重担,心里喜乐地跟你们一同忍受凌辱,知道我站在了我认为是正确的一边,奠基在圣经上。当我来到这城市时,那是我喜欢出现在跨宗派范围内的原因,让大家都受到欢迎,每个人,每一个人。那是我们喜欢的方式。

如果一个人必须做工,不管他是宗派的还是独立的,只要他在基督上面建造,我就跟他肩并肩。不管他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或路德派的,不管是什么,我都想跟他肩并肩。
12

愿我把这件小事说给你们听,因为我知道你们是不同宗派的。我想,我从未像这样对一群人说话,但在这个地点,你们……现在变成了全国。如果魔鬼能让我们分开,让我们互相射击,那他就在他想要射击的任何地方有了一个公开的目标。如果我们是在互相射击,射击有什么用?瞧,这样魔鬼就可以坐在后面休息了。

但你们曾……让我告诉你们。如果我藉着神在你们眼里蒙恩,弟兄们,你们接受我对此说的话。如果你想要一个祝福,得到祝福,当人冤枉你,他绝对应该……我是指他冤枉了你,你知道他冤枉了你,恶待了你。你不要提这事,而是把他带到神面前祷告。不要带着自私的方式说:“哦,我应该这样做”,而要跟他肩并肩,站在我们父神的面前,在神面前做出这样的祷告,说:“父啊,这是我的弟兄,他理应受罚,因为他恶待了我。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
13

然后让神去跟你讲话。也许你会看到那人所经历的。魔鬼使他扭曲到了某个地步,导致他那么做。虽然他完全错了,但在你离开神的宝座前,你会为那人感到难过,你会同情那位弟兄。当你再回到地上时,你会去见那弟兄,跟他握手,因为你知道他所经历的。我不相信你会在神面前与世人一起,谴责任何人,不,先生,即使他是个粗俗的罪人。

何况一个犯错的弟兄呢?尽管我说他错了。有时候他被指控犯了错,其实他并没有错。但即使他错了,瞧,如果我们把他带到神的宝座前,跟我们的弟兄肩并肩站在那里,知道他是个凡人,也许他的归宿地就取决于我们对他的态度,当我们从神的宝座前回来时,我们会意识到我们每个人都犯了罪,我们都需要各自的帮助。最好的行事方式就是祷告。
14

呐,这些伟大原则,永生神伟大的教会,如果它没有,它用不着说:“呐,我们都要属于这个组织或那个组织。”如果他们心里联合一致,就必有一场复兴临到这个世界,好像以前从未见过的。如果拥有五旬节经历的人愿意心里联合起来,让他们的宗派想怎么跑就怎么跑……这些小磨擦等等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只是魔鬼一直竭力使伟大的教会处在混乱中。毕竟,《使徒行传》11章35节记着说神不偏待人或国家,他尊重那些服侍神和行义的人。瞧?我们知道那是真的。神尊重那些人。

15

在事工上……今早我想,最好还是让我这样说,向你们指出它有什么影响。你们弟兄们,美国人在任何地方都处于最艰难的领域。我到过非洲、印度,哦,几乎到过全世界。但我从未见过像美国这样艰难的战场。这个国家比我一生见过的任何地方都更需要宣教士。因为一个受过教育的异教徒比没受过教育的异教徒更难对付。异教徒就是不信者。你们有这样的人。你们这里有战斗……宣教士可能有许多要争战的事,疟疾、阿米巴等那样的东西。但他不要对付鬼魔的灵,我是指那些进入有文化头脑之人里面的鬼魔。哦,谈到难以对付的东西!

16

最近我跟一群传道人吃早餐。弟兄们,我带着尊重这样说。我宁愿跟一群巫医吃早餐(这样说听起来很可怕。),也不愿跟这些人一起。许多时候,我跟巫医在一起比跟那群传道人在一起,会有更好的反应,会有一个更认可的灵。如此可怕的事,愿神救我们脱离那样的事!

我们太有知识了!一切都远离圣灵了,这是道,这是道,这是道。神啊,我……我肯定相信这道。但如果灵不同意这道,那你就在某个地方搞混了。
17

看看该隐,他一样虔诚,在这道上跟亚伯一样多。是启示造成了差别。他们俩都敬拜神,他们俩都带来了祭物,他们俩都建了坛,他们俩都真诚,他们俩都拜神。所以,如果神看重的是真诚和基要,为什么他不尊重该隐?但亚伯藉着启示,被启示了。当时还没有经文,神向他启示了不是果子,不是苹果和橙子使他们离开了伊甸园,而是血,生命。

18

在以色列人的旅程中,他们遇到了摩押人。摩押,摩押人不是不信者,他们相信以色列人所相信的同一位神。他们紧紧地组织在一起了,是个大国。以色列住在帐篷里,没有国家。我这样说不是粗鲁,我这样说是为了一个要点。以色列更像一个跨宗派的,至今还没有自己的土地。它正在上去。

他们要求得到许可从他们兄弟的地上经过。他们得到了什么?弃绝。摩押人叫巴兰出来建坛,七座坛。你注意,他在坛上摆了七只洁净的祭物——公牛。他也摆了七只公羊,讲的是基督的到来。在以色列的营里也有同样的祭物。
19

从基要上说,摩押跟以色列一样基要。但他们没看到的也正是今天世人没看到的。他们的先知在上面没看到。巴兰肯定认为,一位圣洁的神应当谴责像那样的子民。但他没有看到那受击打的磐石、那铜蛇、火柱、神迹和奇事。神一直跟百姓同住。神在哪里,神迹奇事就发生在那里。一直是这样。

他们今天也是那样看五旬节派教会的。哦,他们都聚成一团了,他们是这个、那个和别的。但谁不是呢?告诉我哪一个教会不是?看看我们的浸信会教会,看看那些宗派和后代,自由浸信会、硬壳浸信会、原始浸信会,三十多个不同的派系,跟五旬节派一样糟糕。他们同样彼此争吵打斗。看看卫理公会教会,甚至天主教会,任何教派。
20

但他们没看到的……因为报纸,许多时候他们爬到你们弟兄们身上。你犯了一个错误。要是我们的一个弟兄犯了错,并做了一些不道德的事。注意,全国的报纸都会拼命地传播它。那是魔鬼。但要是别的传道人那样做,就缄默不语。

但在天上的册子上是一样的。没错。之所以我跟你们弟兄们肩并肩,是因为营中有王的呼喊声,有神迹奇事随着这些人。他们犯错,有许多的主义,许多荒唐的事。你们弟兄们知道这个。我们最好面对它,没错。我们有许多关于模仿等等的事,那是不对的,但也有真实的事。是的。
21

耶稣来的时候,他跟法利赛人一样基要。法利赛人无法相信他。耶稣是基要的,但是有神迹奇事随着他的事工。法利赛人跟耶稣一样拥有道,同样的道。但这是一个属灵的启示。耶稣从山上下来时,见证了这点,他说:“人说我人子是谁?”一个说是以利亚,一个说是一位先知,等等。他说:“但你们说我是谁?”

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呐,天主教会说彼得是磐石,教会建造在这块磐石上。新教教会说是在耶稣这块磐石上。我不是要与众不同,让他们相信他们要相信的,只要是在基督身上,但我不同意双方的观点。我相信教会不是建造在彼得身上,教会也不是建造在基督身上,而是建造在他是基督的属灵启示上。瞧?
22

“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某个神学院、某个学校、某个神学、某个知识分子)“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启示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属灵的启示,不是藉着言语,不是藉着宗派,不是藉着信条等等,乃是在耶稣是基督的属灵启示上。“我要建造我的教会。”

呐,当你心里相信你有了永生,你头脑里可能相信这个。耶稣在《约翰福音》5章24节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恒的生命。”找到“永恒”那个词,看看它是什么意思。回到希腊文去找,你会发现它是佐伊,神自己的生命。你里面有不死的生命,因为什么?你已经相信耶稣是神的独生子,接受了他作你个人的救主。不是藉着知识,不是藉着出生,神把它赐下来,藉着属灵的启示指示你。
23

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当你听道时,信心就是听道。但信心并不是那个东西。比如,我在这里,我快饿死了,我向你要一块面包,你给我两毛五。那可以买一块面包。呐,我有两毛五跟我有一块面包一样欢喜。然而,那不是一块面包,那不是一块面包。但我会因它快乐。我会留着这两毛五,说道:“谢谢你,先生,我的生命现在得救了。”但我还没有面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瞧?你因信心得救,但却是基督的启示带来结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瞧?那正是我在说的。

24

那正是世人渴求的。之所以其他的世人没有像我们一样进入五旬节的信仰里,是因为我们自己对彼此的态度。那是事实,弟兄们。那是因为我们彼此冷漠。他们看到一个人反对另一个人,一个人反对另一个人,这个反对那个,这个宗派反对那个。他们怕它。

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我试过了。一个想要……如果这个组织主办它,哦,其他的组织就跟它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想象它把我置于什么样的位置。我说:“哦,如果我让这个主办,别的组织就不肯。他们不肯走到一起。”所以我想:“好吧,我会去没有他们的地方。无论如何,我会去。”那是错的。我发现那是错的。因为在印度,我经历了同样的事,我猜一次祭坛呼召所产生的悔改信主的是在非洲的两倍。但那里没有人主办,他们去哪儿了?又回到了佛教的寺庙等地方。你必须承认这些组织和他们有宣教团等等的地方,还有全国的这些教会,把你带领悔改信主的领到那里。
25

所以,当我想要独立时,你看到那置我于什么样的困境?一次奥洛·罗伯茨那样告诉我。瞧?我想他属于五旬节派神的会,或五旬节派神的圣洁教会之类的,当中的一个。不管怎样,瞧,他代表了一个教会,而我独立于教会,却跟教会在一起。我跟教会—基督在每个宗派里真实的身体在一起,竭力把我们拉到一起。我想要向你们解释,让你们弟兄们明白。

呐,如果你进入一个地方,有一群悔改信主的,只管去开始聚会,说:“我来了。”人们会来的。没错。“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太24:28]但如果他们悔改信主了,然后谁去带领他们,谁在那里捕捉呢?谁在那里维护,或保管你已经用福音的网捕到的东西呢?谁去把鱼拣起来?他们躺在岸上会死的。有人必须在那里做这事。所以你……弟兄们,没有你们,我做不了。
26

哦,如果他们能一心一意,为了同样的原则,拆除小小的分歧……今天在这城里,葛培理可以来到这城里,在我呆在这里的时间内,他会在一个坐满一万五千人或将近两万人的小帐篷里开始。为什么?因为他们聚在一起,同心合意。

如果他们藉着字据都能那么做,更何况我们藉着圣灵呢?瞧?如果一位弟兄……如果奥洛·罗伯茨,如果别的弟兄来到城里,让我们去支持他。站在我们弟兄的旁边是我们的责任。瞧?是的。那样做了什么?向公众表明了。
如果我们不那样做,又向公众表明了什么?你瞧,“看看他们,他们这里有这个家伙。”瞧?明白我的意思吗?那就是将会发生的事。
27

呐,复兴的影响可以长久地感觉到……它会使神的全教会受益。如果我们今晚有几百个悔改信主的,你们弟兄的每个教会都有人去,瞧?不管是什么,那不只是影响你的教会,你的教会,你的教会,而是藉着这些地方的每个教会影响神的国。

那就是我想要建造的地方,是在这里。这里对我来说没关系。如果他们想要这样那样受洗,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神赐给你圣灵有你的独特性,神赐给我圣灵有我的独特性,神赐圣灵给那些顺从他的人。呐,谁顺从他?瞧?就是这样,瞧?
28

我们只是提取这些没有价值的东西,那正是魔鬼所要的。但我的弟兄们,我相信时候来到,真正的大逼迫会把我们连在一起。那时我们就是一了,教会要走到一起。我在将这张图画给你们之后,我相信一切都在神的制作中。

所罗门的殿建造时,石头是从全世界凿出来的。一块这样锯,一块那样锯。但当石头聚在一起时,每块石头都去到了它的位置上,没有听见锤子的声音或锯的嗡鸣声。那是永生神的教会。
29

我相信,藉着预言的神的会和其他伟大的教会,李学院,不管哪个在这里,藉着你们神召会的弟兄们,藉着你们独立的弟兄们,藉着你们一神论的弟兄们,藉着你们所有的人,神正在凿出石头。有一天,那块比色石,被弃绝的石头……当教会上升到这个地步,他们发现他们有一块奇特的石头,他们找不到它适合的地方。但他们后来发现那是头块的房角石。弟兄们,我想,总有一天,我们会意识到头块的房角石就是神的爱—基督在我们的心里,把我们每个人联合成一。然后伟大的教会要被盖顶,神要把它带到荣耀里。

30

在这些聚会上,我可能会给你们看一下发生的一些事,叫你们能看到我们的主神—群羊的大牧人,他如何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运行。今早我这样说,好让你们弟兄们能明白。如果有人说:“伯兰罕弟兄是神召会的吗?他是一神论的吗?”是的,我是神召会的,我是一神论的,我是神的会的,我是天路圣洁派的,我是拿撒勒派的。我属于基督,这也是你们众人所属的。你瞧?所以,我属于你们每个弟兄。我们在一起是弟兄。瞧?呐,那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方式,那是我们想要的行为方式。那是……

31

在你的家庭里,你自己的孩子,几乎没有两个会互相妥协的,但他们是同一个家庭,他们肯定是。他们可能在容貌上不一样;可能在口味上不一样;可能在各方面都不一样,但他们还是一个家庭。我们是基督的家庭。我不是想要说:“吉米,我赞成你。约翰,我反对你。”我是说:“吉米和约翰,我们俩都在同样的家庭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都在这个农场上同工,为这个家庭谋生。

呐,我就是这样站立的。如果什么时候有人刚好问你,弟兄们,你只要把那个显明出来。我有过一段可怕的时光、可怕的争战,肯定是。但我有一个盼望,有一天我们可称颂的主必再来。
主耶稣再临那日必要高声吹起号筒,那永远光明清白华丽早晨。
蒙拣选得胜的人(神的会,神召会,所有的)……
蒙拣选得胜的人都在天空一同相会, 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32

我必跟你们弟兄们在那里,一心一意,永不再分离。那是我们努力追求的日子。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原注:有人回答:“不管你想讲多久。”]我只……让我再讲十分钟。[原注:一位弟兄说:“你只管讲吧。”]只做一个见证。好吗,弟兄,你们都很急吗?[原注:他们确认让伯兰罕弟兄继续讲。]
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个小小的经历,发生的一件事。只要在聚会上,我不想在聚会上讲这些事,因为这听起来可能是个人的。你们弟兄们是男人,你们明白,瞧?
33

不久前在印度的聚会,我要告诉你们异象没有错谬。最近我有一个去印度和非洲的异象。主告诉了我,他说:“你先去非洲,然后去印度。”因着一些混乱等等,经理对我说。我不想称作经理。我从未对维尔弟兄说是经理。我们有一位经理,就是圣灵,瞧?维尔弟兄是我的同工,他是我的弟兄。他刚好为聚会做安排,一路帮助我。他不是我聚会的经理,就跟我不是你们聚会的经理一样。你们其他人也是一样。我们都是一个大家庭,一个大身体。我们不是一个在另一个之上,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是神的单元,互相效力。

34

那天早上我得到异象后,立刻写了下来。经理,我们当时那样称他,他做去印度的安排。他很不喜欢非洲。所以他在芝加哥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让我们绕开非洲,去印度。”

我说:“那取决于你,弟兄,不管主要我去哪里劳苦,没问题。”
我觉得,弟兄们,就像在这里。不管我们……我宁愿来这里,有五个人在五千人的礼堂里参加的聚会,也不愿有那地方,每晚不让五千人进去,在神的旨意之外。瞧?最主要的事是行神的旨意,不管它是不是微小,是不是伟大,不管是什么。
35

我刚在一个容纳二十人的教堂里举办了一场复兴会,一场复兴。我没有电视,没有任何节目要赞助或什么的。人们只要支付费用,事情就是这样。瞧?我不想要那些东西。如果我要,我就有责任。

你们认为我们亲爱的奥洛·罗伯茨弟兄,他是我亲密的朋友,是一个真正属神的人,你们认为奥洛·罗伯茨会来一个地方,在一个容纳二十人的教堂里举办两三天的聚会吗?他每天需要大约七、八千美元才能维持下去。当然他不能来。他想来,但他来不了。他处在那样的一个责任下。呐,我没有头脑做他所做的事,神知道这个,所以他让奥洛那样做。他让我保持我的方式。瞧,如果我们……巴不得我们意识到我们所能做的是有限的。呐,我用不着有钱,所以那是……就是这样。瞧?我可以去主差遣我去的任何地方。
36

如果主要我去非洲,向十万人传讲,他必提供钱。不管怎样他有这一切,所以我用不着祈求钱,他就会把钱给我。如果他要我去廷巴克图、格拉夫尔史威奇的老圣徒那里,或某个地方,你知道,对十个人传,阿们!我会去,一直呆到主告诉我说结束了。所以,就是这样。我想要那样生活。我没有任何东西,没有节目要支持,什么也没有。瞧?

呐,我不是说……瞧,那是我的角色。呐,奥洛·罗伯茨弟兄,神给他别的事做。艾伦弟兄,其他许多弟兄,他们有大电台广播等等,他们必须有钱。我自己帮助支持他们,瞧?我做我所能做的,因为我意识到那是我的弟兄。我不能代替他,我有点高兴我用不着像他们那样。瞧?因为我没有精神能力做那些事,所以我保持我的方式。正如国会议员阿普肖过去常说的:“你不可能是你所不是的东西。”没错。我们越快意识到这点,我们就会越好。
你只要是你自己。神要你成为他造你的样子。只要记住这点,做……如果这是一块鞋垫,就做一块鞋垫。我要做主最好的鞋垫,如果我必须是鞋垫的话。不管是在神家里的什么,让我尽我最大的职责侍奉主。
37

呐,在非洲,他不想去。我说:“好的,我们就不去。”在回来的路上,我到房间里去。当我到房间时,有一道光悬挂在门上。主说:“你像我说的那样去非洲。”几分钟后,我叫弟兄回来,说:“我们要去非洲。”

我等了一年,最后是怎么去的,我不知道,但另一条路出现了。在回来的路上,我找到了去印度的路。当我抵达葡萄牙的里斯本,我要在那里举行一场聚会,然后过去,在罗马梵蒂冈的控制下举办一场医治聚会。但当我在葡萄牙时,我病倒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跟总督出去,我正在钓鱼。他们用橄榄油煮鱼,哦,我病得很厉害。我想要做绅士,吃这条鱼,但我告诉你,我嘴巴周围发白,我病得太厉害了。那条鱼,用橄榄油煮了。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看起来好像病了。”
我说:“我也这么觉得。”
38

我到了宾馆房间,不久来了一位医生。老实说,我不想加以评论,但他那里有一粒药丸像那东西顶上的盒子那么大,想要我吞下去。我说:“医生,我不会把那药丸给我骑的马吃。”我说:“它那么……嗯,你的喉咙吞不下去。”我一生从未见过那样的药丸。我说:“我能把它掰开吗?”

他说:“不,吞下去。”
我说:“好,等一下,等到这病减弱了。”我等到他出去了,就把那东西扔掉了。呐,但他是个好人。我们谈了许多关于主耶稣的事,他是天主教徒。但我们谈了主的事。
39

呐,那天晚上我病得太厉害了,比利站在我身边,其他的人把我撇在那里。我说:“比利,我想我坚持不到明天早上了。”我病得太厉害了。我不能……我再也不能呼吸了。我病得太厉害了,甚至连呼吸也上不来,必须强迫呼吸,整个晚上都那样。

第二天早上,我走进浴缸洗澡,走进浴室的一个大浴缸,一条毛巾有这些桌子两倍大。我去洗澡。那道光悬挂在那里,说:“我岂不是告诉你先去非洲吗?”我扑倒在地,哭了起来。我说:“主啊,让我去某个地方,让我在山上找一间小木屋、和陷阱,像我一直想的那样打猎。我做不了你的仆人,我甚至没有精力来侍奉你。”我说:“我忘了那一切的事。”我记下了它,找到它。我以为我把它放在口袋里了,但没有,我把它记在纸上了。
40

呐,我继续走。主告诉我去印度,我去了。回来四年后,我想我没有顺从主。当我看着那记下来的异象,我看过几百次了。异象说我要先去印度,然后返回非洲。但主告诉我先去非洲,然后去印度,表明神知道我会辜负他,但主的道,他说的话,不能落空。异象其实看出我会先去非洲,或先去印度,然后返回非洲。那是现在我上路要去的地方,当我一举行完现在到六月之间安排好的这大约二十或三十场聚会,我们就去非洲。弟兄,我们亲爱的大卫·杜波莱西弟兄已经去那里了,跟弟兄们交谈等等,要聚会。

41

在印度,我想引述那聚会发生的事。我们去到那里时,没有团结,弟兄们都分开了。一个教会赞助了我,其他的教会都不肯跟它进来,因为他们不喜欢那个教会。瞧,就是这样。

印度有四亿七千万人。基督教是他们最软弱的宗教,基督教,还有天主教等等,我们算是大约第三或第四等。伊斯兰教是我们的两、三倍大。那包括所有的基督教。
42

当我到了那里,因为这个教会,他们的原则是:“把印度卖给印度,我们不需要宣教士,我们不需要美国人。”当我在孟买着陆时,那里站着卫理公会的主教和许多了不起的人。他们说:“伯兰罕先生,你到印度来,你不是作为宣教士来这里的。我们对圣经的认识比你们美国佬知道得多。”呐,不是批评,没有批评,却是事实。这是一本东方的书,不是一本西方的书,它是一本东方的书。当你拿东方人的眼光看它,你就发现了一本新书。没错。

他说:“在你们成为一个国家之前,我们已经有圣经两千年了。”没错。圣徒多马去了那里。圣多马教会,我们在印度时,我去了那里。在我们成为一个国家之前,他们确实已有圣经将近两千年了。我们有西方人的想法,想要跟东方人相比,其实那是互相矛盾的。圣经所有的比喻等等……如果你到了那里,发现他们的生活方式,你可以看到圣经向你打开了一本新书。因为它是一本东方人的书,以东方人的生活方式写的。我们是西方人,有西方人的生活方式。
43

若主愿意,这个星期我开始讲道,我要传讲:“东与西交汇的时候。”呐,他们不肯来,因为他们不喜欢别的教会,因为他们不赞成我们的弟兄。呐,瞧,我说:“好,没关系。让我们把美国人卖给美国人。”

这些印度人说:“我们想要拥有自己的产业。我们不要美国的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的人来占有我们的产业。我们想要在这里自己拥有它,让我们拥有它。你们弟兄们过来看望我们。”那听起来没问题。瞧?
但要我像那样在那里,那不行。那些宣教士为了他们所支持的东西,在那里浴血多年。他们在那里死于阿米巴病,死于黄热病、黑水热和别的疾病,为要带来福音。我岂可背弃一个人像那样为神的国而建立的东西呢?我是他的弟兄。当然不!关于他们的产业,到底它属于谁呢?神,绝对没错!
44

但在那里,对我所做的事,他们告诉我他们无法合作。那天晚上他们……那天市长领我到耆那教神庙,耆那,耆,我忘了,耆那教。他们是一个古怪的教派。他们比天主教的等级高。他们领我到他们的教首面前,他坐在一个枕头上。向你表明他们所经历的折磨。男人女人坐着拖地。他们不愿杀死一只蚂蚁,他们不能工作。他们必须乞讨他们所要的一切。四亿印度人几乎都是……我猜大约有七千万人工作,另外四亿是乞丐。他们边走边拖地板或拖地,免得踩在蚂蚁上,因为他们相信轮回,那可能是他们的某个家人。他们不愿杀死任何东西,一只苍蝇或跳蚤。一个人手指动手术,因此死了,因为他不愿给动手术的刀消毒,怕会杀死病菌,那可能是他的某个祖先在轮回的路上。

45

呐,你可以看到世人生活在那样的无知中,而我们有真正的福音,我们的枪却互相对准。弟兄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争吵,我该是神的会还是神召会。我想要是神的孩子。是那样的。呐,神的仆人……

注意,在那个……这些坐在那里的人处在那种情形里。他们无法……他们不能剃头发。剃头发是犯罪。所以他们必须把胡子拔掉,把头发拔掉。哦,他们必须做的那些事,真是可怕!
这位教首像那样坐在那里。我听说那里有十七个,我相信是七或八个不同的教派在那里代表,我走进来。他们每个人都告诉我说我多么渺小。嗯,那些耆那教徒,他们说在《创世记》开始之前他们就开始了,他们比基督教高级多了。他们有许多好的观点。
这是那个教首对我说的,他说:“你们的人自称虔诚吗?你们在那边用你们所有的科学家……所有的科学家,不是要帮助人,而是制造原子弹,把对方炸成碎片。”他是对还是错?
46

瞧,每个谎言里面都有许多真理。是的。呐,如果那是一个真实的谎言,是我们所说的恶意的谎言或善意的小谎言……善意的小谎言是真实的谎言。你可以看到大骗局,但它是那个善意的小谎言积累而成的。就像魔鬼告诉夏娃的那个谎言。瞧?只是偏离了一点点,那正是今天我们的教会所听从的。他们说:“哦,你在洗礼的原则上是对的,你在这个上是对的,你在那个上是对的。”但他不让你知道你必须在那里爱那个弟兄。不管他对或错,为了神的国,在神面前,跟他肩并肩站立。

47

呐,注意这个,神是怎么行事的。这些人,他们坐在那里,我觉得好像,当他们都说话了,或几个说话了,我觉得如果我不说点什么,我就成了基督的叛徒。我站起来,说:“先生们。”我不能称他们是弟兄,他们不是。我说:“你们怎么能为你们的罪接受流血的祭物而不愿杀死一只跳蚤呢?”我说:“你们怎么能那么做呢?”我说:“血是解毒剂。把我们从伊甸园里带出来的就是血。生命在血细胞里。”

那是生命,是歪曲的生命把我们带向了死亡。需要同样的血细胞破裂,把我们再带回到生命。这是一个歪曲的生命。我要你们……弟兄们,不管你怎么努力修补好,你怎么努力做好这事,你怎么努力生活得清洁,你怎么努力生活得正直,都永远行不通。这生命一开始就被神定罪。它不是要修补,而是要死去,要重生。必须是一个出生。周围没有别的路,瞧?
48

不是要改良、加入教会、弃掉你的卑鄙,你可以做这一切,仍然没有永生,明白吗?你可以加入教会,你可以属于宗派,你可以活得像钢模一样直;那些法利赛人就是这样,耶稣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瞧?

我们一直想要把它放在行为上,在我们所能做的事,我们所能建造的东西上。神不需要我们的建筑物,神需要我们的魂。
在那个时候,那天晚上当……我说:“今晚让那位是神的来说话!”在讲台上……呐,你们……我这样做,这样说,好让你们弟兄们看到你可以对神拥有的信任。
49

在晚上他们开始的那场聚会上,那里有王侯坐在靠垫上,有伊斯兰教徒、佛教徒,我花了两个半小时才到达我所要讲道的站台。市长估计,如果我呆上三天,或者我要呆上五天,除了孟买的人以外,会有五十万多人。他们听到了,他们会来。

我想:“哦,如果这些传道人不想合作,那就由他们去吧。”但我犯错了。我应该转身回来,直到我得到了合作。因为那天晚上我们去聚会时……你无法发放祷告卡,没有办法发祷告卡。所以我们让民兵一次领一个上来。然后他们……
50

有几十万人在那里,谁要第一个进祷告队列,谁是你无法跟他交谈的人呢?但当圣灵开始向他们启示,开始告诉他们,我就会看出他们是谁,拼出他们的名字,我甚至不会发音。那地方……

接着,藉着圣灵,我能感觉到有东西进来,他们认为那是读心术。我想:“主啊,如果你给我恩典。”大约三、四个人过去了,一个麻风病患者过去了,他没有胳膊,我把他搂在怀里,开始爱他。当他看到有人关心他时,他哭了。弟兄们,世人为爱而死。呐,你把你兄弟搂在怀里,看这会不会使事情有点不一样。瞧?那运行在麻风病患者身上的同样的爱,也必运行在你认为错了的兄弟身上。没错。
51

我把他搂在怀里,他哭了。之后大约是第二个,是一个瞎子。已经过去了一个瞎子,说出了他是谁,从哪里来,等等。我说:“主神已经医治你了,弟兄。几年前耶稣为你死了,你的医治是确定无疑的。如果你现在相信,继续前进,去得痊愈。”两三个麻风病患者过去了,我唯一看到的是他们是谁,等等,我没有再说了。我所说的就这些,就是我所能看到的,然后我停下来不说。

接着,这个人上来,走过来,是个瞎子。圣灵说出他是谁,说:“你是个乞丐。你有两个孩子,有一位妻子,她是个瘦弱的女子。”说出了她的名字是什么,她的姓。那都是对的。然后我开始让他过去,异象出现了。呐,那是主说话的时候。其它的是那人自己做的。那是你在台上看到的,是你做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的信心在做那事。
52

呐,当异象出现时,我观看,见这人站在我面前。他看起来比他当时更苍白一点,他能看见了,他的眼睛打开了,正在欢呼,跟人交谈。那是重点。就是这样。我想:“神啊,就是这样。”

弟兄们,没有办法……我们是往永恒里去的人,总有一天我们要一同站在主面前。我是指与他面对面。没有办法解释。你知道它要发生,就是这样。我从未见它失败过一次。
那天在沃特卢,那群传道人如此反对我,我正在祷告。我想:“主啊,我处在困境中,不知道要做什么。”几百个人坐在那里,非常冷漠地站在那里。突然,我听见有声音。我以为那是一架飞机从屋顶飞进来。我环顾,看到维尔博士,他正在看管风琴,他以为那女子倒转了管风琴的空气。你后来发现,那是电风琴。它从上面下来,好像吼叫一样。它降下来,我的外套开始晃动。它扫过房屋;人们脸色发白,像那样头往后倒。像是一阵大风,但不是风,是一个声音,圣灵穿过,使房屋震动,我们把它录在磁带上了。
53

我想:“无论如何,伟大的圣灵不会出错。”我想:“我从未见过他行别的事,都是在圣经上的。”当我回到家,我开始祷告:“主啊,如果圣灵那样举止,这会在哪里呢?”在《约翰福音》12章,我们看到我们的主祷告,当父向他回话时,一些人说:“打雷了。”

神仍然活着,弟兄们。我们正在仰望一件遥远的事,而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这就是了。不要让它像历代那样从你旁边过去,像在施洗约翰的日子一样。他们不知道他是谁。人们不知道这圣灵是谁。它不是某个要建立组织的东西。我不是批评组织,弟兄们,它不是某个要争吵的东西,它是某个要爱和敬拜的东西。它不是要使你们彼此分离,它是要把彼此带到一起。我们正在把它当作一个工具使用,而不是改善神的国,当我们使自己跟对方不同时,我们必须靠这个使自己合在一起。然后真实的圣灵必把那个带给我们弟兄们。必定如此,那是基督自己对我们的爱。
54

注意,回到那场印度的聚会。这人在那里。我看见他站在那里,好像一个蓝色的影子。当异象离开我时,哦,何等的感觉,何等的感觉!我知道它必须发生。它必须发生。神这么说了。

这时我可以起立发言了,我可以像过去一样当头了(原谅这个表达,不是我,而是运行的圣灵是头。),如果神今天来,给我显一个异象,说乔治·华盛顿要从总统墓地复活,我就会邀请世人来,观看它成就,绝对是的。如果神那么说了,它就必发生。它怎么能失败呢?我四十八岁了,从我还是两岁的孩子起,我就看见异象了,它从未失败过一次。对我来说那就是神。
55

即使我不能让世人看见,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从未在任何时代见过。但神是公义的,他差遣了它。后来当一切结束了时,他们说:“哦,我们不知道那个。这事果然发生了吗?我不知道。”哦,是的,一直都是那样的。今天也是那样的,弟兄们,你们听着。这是时候了,这是日子了。你们正在仰望一件遥远的事,有时候魔鬼竭力在那边安插一件事,在你知道之前,你要在千禧年里了,现在是末世了。

所以,当这异象出现,瞎子看见了,然后他仍然站在那里。我说:“呐,你们先生们,今天我们到了耆那教神庙。你们都说你们在《创世记》以前就开始了,这位神怎么不足,他所有的门徒怎么做这事、那事和别的,等等。”我说:“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你们认为我是在读人的心思,因为你们在这里见到的就是这些。呐,这是你们头脑里的。”但我说:“这是个瞎子。这人刚见证他瞎了,圣灵告诉他,二十年前[原注:磁带空白。]注视太阳,他拜太阳。他已经瞎了,他的眼睛像我的衬衫一样白。”我说:“他答应恢复视力后,他要侍奉那赐给他视力的神。他愿意改变。”我说:“你们这里的伊斯兰教徒,你们在数量上是最大的,[原注:磁带空白。]上来,恢复这人的视力。”就是这样。
56

弟兄们,如果神没有先藉着异象那样说话,我是绝不会那么说的,你瞧。我说:“呐,上来赐给他视力。”我说:“你们佛教敬拜者,我挑战佛教僧侣上来赐给他视力。或者你们耆那教徒,我们今天去了耆那教神庙,我挑战你们任何祭司上来,赐给他视力。他必敬拜赐给他视力的神。”

哦,弟兄,那是一群安静的人,确实是。我说:“你们能做什么?你们告诉他说他敬拜太阳是错的。他拜……”我说:“我相信他错了。他敬拜受造物而不是造物主。”瞧?我说:“我相信他错了。”我说:“如果你们伊斯兰教徒改变了他,你们会怎么做?你们只会改变他思想的方式。你们耆那教徒领他去做什么?你们改变他的思想方式。你们佛教徒领他去做什么?你们改变他的思想方式。”没错:心理学。
57

但是弟兄们,我想问你们一件事,卫理公会为他做的比浸信会能做的多什么呢?我们在美国有同样的事,我们只是有一位我们所拜的神。但所有的浸信会都想要他们成为浸信会的;卫理公会的想要所有人成为卫理公会的;五旬节派的想要让他们都成为五旬节派的;神的会想要他们都站在他们一边;神召会想要他们都站在他们一边。

那是什么?哦,他们必须这样、那样受洗,或他们必须说某些事,他们要……那是什么?心理学。我不是一个要伤害感情的人,但弟兄,我必须诚实。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原注:磁带空白。]是真的。我说:“我们在美国有同样的事,只是从这个教会到那个教会。’如果神的会不正确待我,我就加入神召会。如果神召会不正确待我,我就成为一神论的。’”就是这样。那是什么?同样的事,就像异教徒、外邦人,这是真的。把你自己锚在基督里一次,呆在那里,是的。
58

我接着说:“当然,你们各自都不能为他做什么,不管是谁。”但我说:“你们伊斯兰教徒不能赐给他视力,你们耆那教徒也不能,你们佛教徒也不能,你们任何人都不能赐给他视力。我也不能赐给他视力。”但我说:“天上的神,他叫他儿子耶稣复活了,你们认为这是读心术,他已经显给我一个异象,这人必得着视力。如果他没有,我就是个假先知。”

“呐,如果他恢复了,你们有多少人愿意举手说你们放弃你们的异教神。你们看到你们的祭司站在哪里吗?他们每个人都是安静的人,难怪他们安静。如果天上的神刚才没有指给我看一件事,我也会安静。”我说:“现在我们要看它对不对。”
59

大家都很安静。我把这可怜的老人拉到我怀里。我说:“主神,你造了天地,就像在圣经的时代,它又回来了。今天让人知道你是神,你的教会要胜过阴间的门,必须如此。有许多在这里劳苦的人坐在这里,认为这些事属于别的时代,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劳苦不是徒然的。他们传讲了他们所知道的最好的,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事必须传讲。但现在,你出场了。”(当然,他们没有翻译祷告。)

60

我向主祷告,让他靠在我怀里。当我像这样把他转过来时,他竭力地发出了尖叫,他跑过去抓住德班市长,亲吻他。他的视力像这里的任何人一样好。

接着发生了什么?他们站在那里,他双膝跪倒,把手举在空中,哭了,几千人注视着他。那人甚至向新德里的印度总统见证,即将到来的这个十月,若是我希望,他们在那里有一座圆形露天剧场,通过联合的努力,我可以让印度各地的一百万人进去。
61

接着我说:“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愿意接受耶稣作个人的救主,你们伊斯兰教徒、佛教徒等等?”他们的手从各处举了起来。他们往前冲,把我的鞋子都扯掉了。他们撕碎了我的……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衣服扯碎了,成了五、六片,无法挡住他们。他们爬上来等等。印度人迷信,他们想触摸你或类似这样,想要进来。母亲甚至抛掉婴孩,想要过来触摸。第二天我不得不离开城市,因为他们再也无法拦阻他们了,没有地方安置他们。

62

耶稣说:“去传福音。”是的。我们到处办学校、组织、教育。我丝毫不反对这些,那没问题,丝毫不反对这些,但主说:“传福音。”他从未说建教会,他从未说建学校,他从未说办神学院。他说:“传福音!”我们却转过身来做别的事。这就是为什么异教徒处在今天这个光景中。这就是这些事情发生的原因。但我的弟兄们,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今天仍然活着。是的。他是同样的神。

这让我想起了我要告诉你们的一件小事。我必须走了,如果你们还有几分钟的话。
63

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打猎。有从北部英属哥伦比亚来的弟兄坐在这里。一天我从山上出来,胡子大约这么长,胡子正在变灰。我戴着一顶往下拉的阔边帽子,穿着工作服,两个多星期没有洗澡,还有二十一匹马。我猜我气味比那些马还难闻,没有洗澡,脏了,又出汗。我在山上打熊。我跟神单独在那里的经历会跟我一起活着,直到我死。

我走进一个小地方,他们有一个商店,大约像这半个房间那么大,但他们什么都有。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年轻妇女,她一生从未见过城市,太偏僻了。我猜第一条真正的碎石路是埃德蒙顿,大概是埃德蒙顿。那是四、五百英里远。[原注:有人对伯兰罕弟兄说。]是的。我猜大约是两百英里。距离一条碎石路有两百英里。然后你离开那条路,就到了另一条路,延伸很远,往上到了北部英属哥伦比亚的东松市。
64

站在那里,我正拉住马,拴紧……一个男人从那里下来,说:“喂,伯兰罕弟兄。”那是他,一个农夫。主赐下一个异象,呼召他去做工,现在他刚从古巴回来,又在返回事工场的路上了。

我走在北部的一条路上,胡子拉渣,一位女士走上来,这女士走上来,碰了我的后背,说:“你不是伯兰罕弟兄吗?”
我说:“是的,夫人。你怎么知道我呢?”
她说:“我有你的书。”
我说:“你在这里是怎么得到书的?”
一年两次用狗拖的雪橇邮寄过来。哦,在那个伟大的时候,他们要从东从西而来。
65

一次在科罗拉多的山上,我正在打麋鹿。不是要杀猎物,只是要单独与神在一起。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佛罗里达的一切,人们就是这么做的。我喜欢神造它的样子,瞧?在它原始的自然中。

我爬上山,爬得很高,因为麋鹿还没有下来,没有足够的雪赶它们下来。我离人至少有三十五或四十英里,在伯绍德山口和兔耳山口之间,在我还是小伙子时放牧牛群的激流河谷后面。
66

对此我有一件小事想在这里说。春季他们赶拢时,我们在阿拉帕霍森林放牛,我过去也常去。赫福德种牛协会在山谷放牧。如果你能筹集一吨干草,从商会那里得到一个烙印,夏季你就可以在阿拉帕霍森林放牧一头母牛。

所以,我们在那里放牧。我们的烙印是三脚架。在我们旁边的是大钻石、钻石巴,是格莱姆斯的。你们众人都知道格莱姆斯,赛马者,他一直都有大约二十个人为他干活。我们有……我们的是小机构,我们拥有激流河谷上游东支灌溉的最后地方。你知道,河流像这样分开,从北方流下来,从东向西倾斜,我们就在那里放牧牛群。河流流经那里,有一百五十或两百英里,我们放牧牛群。
67

我们有一条移动围栏分开私人财产和政府财产。一天的许多时候我坐在那里,他们带那些牛经过时我观察它们。我坐着观察,脚架在马鞍角上,你们都知道。牛群经过的时候,护林员站在那里,数算它们。他检查那些牛群。

弟兄们,他不怎么看烙印,而是看牛群的品种。烙印都可以进去,跟它没有关系,而是母牛的血统。不管牛身上是什么烙印,如果那母牛不是纯种的赫福德牛,就不能去那森林。
68

我想审判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不是你是神的会的还是神召会的,而是血的记号要区分出来。不管你穿的是什么样的牌子,只有那些重生的能进去。

我在那些山上观察。暴风雨来了,我走到树后面,暴风雨来的时候在那里站一会儿。突然,暴风雨结束了,我从树后面出来。不久又会起风暴,下雨,一会儿又下雪,接着太阳出来,把雪融化,也许又下雨。
69

当我出来时,天变冷了,我在树后面的那段时间里,太阳在西边下去了。那只大眼睛在这对面慢慢露出来,彩虹在山谷对面出现,那里的常青树因雨冻住了。你知道树上结冰是怎么回事。太阳照着它,形成了彩虹。我看着那雨……

我妈妈,我的外祖母来自这里的这个保留区。我悔改信主并没有从我里面除掉深渊的呼唤,我爱森林。所以我站在那里,哭了起来。我想:“伟大的耶和华啊!”正如我今晚说的,他用眼睛引导我的脚步。所以,神正在那里观看。在那里,我想:“是的,太阳正在西方坠落,白天结束了。彩虹代表一个约,我们在末时了。”你在任何地方观看,都能看见神,只要你四处观看一下。你可以在你并不太喜欢的弟兄里面看见神,如果你看的话。你可以在你不喜欢的组织里看见神,如果你四处观看的话。就是这样。他在那里,所以,不要担心。
70

当时我看到了这个,就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我听见老灰狼在山顶上嚎叫,配偶在底下回应。你知道大卫说过:“深渊向深渊呼唤。”深渊开始向深渊呼唤。我听见老公麋鹿吼叫。暴风雨把它们分开了。因着那阵狂风,树木倒下,兽群分开了。它们正在向对方吼叫,要回到一起来。

狼的配偶在呼唤:“我们要回到一起。”眼睛在向彩虹呼唤:“我们要回到一起。”圣灵在向教会呼唤:“我们要回到一起,我们要联合。”神在那里。
71

我站在那里敬拜神,哦,我绕着那棵树一圈圈拼命地跑,吐露我的心情,放声叫喊、挥手。如果有人看见了我,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是个圣滚轮。也许我是疯狂,绕着那棵树一圈圈地跑。但我在敬拜神。我看见了他,万物都在呼唤,深渊向深渊呼唤,就像圣灵现在正向教会呼唤,向身体呼唤:“我们要回到一起,我们要在一起。太阳正在落下。比你想的还近了,聚在一起吧!”[原注:有人发出一个预言。]阿们!

圣灵在哪里说话了?彩虹,太阳呼唤彩虹,狼呼唤它的配偶,麋鹿呼唤它的配偶。耶稣正在呼唤他的配偶即教会。神祝福你们,弟兄们。我来这里在神的宝座前跟你们肩并肩,尽我所能的一切方式帮助你们。我是你们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