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208 示巴女王

1

…呐当我们低头的时候。仁慈的主,我们谦卑地来到你面前,奉你的爱子主耶稣的名,向你倾吐我们心中的爱慕,试着表达我们对你的爱和感激,感谢你把耶稣差到世上;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基督就替我们死了,无辜地为有罪的人死去。

在地上,他被给予了人所能给出的最低的名称;但当你把他接在你的手中,使他复活时,他就得到了所能给出的最高名称。他在地上的时候,没有枕头的地方;但现在他在宝座上俯瞰天堂。神啊,我们祷告,当你今晚俯瞰的时候,你愿意记念我们。让你的恩典安息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我们极度需要你的灵,我们要为罪人,为不信者,为那些自己软弱离开神家的人祈求怜悯。愿他们今晚能得着归来的路。主啊,请医治病人。在我们中间显示你的存在。愿今晚我们离开时,在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人。主啊,请听我们的祷告,因为我们是奉主耶稣的名祷告。阿门。你们请坐。
2

我可以肯定的一点,那就是今晚人们来教会不是为了在这样的夜晚被人看见。我们南方人在这样的夜晚会呆在家里。这正是说明你爱主。因此,我很感谢你们,你们确实爱我们可称颂的主。

3

呐,明天的聚会,我想我会在一位弟兄讲道之前,去他的圣经课上呆几分钟。然后,明天下午是一个传福音聚会。明天晚上是我们这个小聚会的闭幕式。我只相信神,无论我去哪里,在美国各地,都可以找到信心和人,就像我在这里找到的一样。没错。

所以,我收到了几个大的聚会预订,然后是海外的聚会。所以你们要为我们祷告。
4

呐,如果你是这里的访客,从别的城市来的,我相信撒母罗尔弟兄会很高兴你们明天能来这里,他也许会给孩子们和所有的人提供课程。如果你不在自己的教会,想有自己可选择的教会可以去,我相信明天早上这里一定欢迎你;嗯,我相信这里一定欢迎你。

5

呐,今晚将是在录音带上的最后一晚。你们这些有录音机的人,愿意听到你们的名字和圣灵在队列中对你们说的话;在这里的莫瑟弟兄是我在聚会中的一个同工(他是一个负责录音的),还有高德弟兄,他们带着这些磁带和书等等。呐,明天他们就没有了,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允许他们在星期天卖书或做任何这样的交易。所以,如果你们想要它们的话,我们很高兴今晚就把这些东西处理掉。

6

呐,我希望转而阅读这本可称颂的圣经中的经文。如果主愿意的话,明天下午或明天晚上,我请这位,那位福音歌手(我相信他是这里的固定歌手):高登弟兄。我今天早上拿到了他的唱片。我确实喜欢他的歌唱。请原谅我这样表达。

还有那些唱歌的小姑娘们,也让我想起了我的妻子和我的小姨子,那是我刚开始传道的时候,在小浸信会堂。他们一直在唱,这样的一个小三人组。这带我回忆了过去,当弟兄在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睛就离不开那个场景。因此,我想让他明天晚上唱歌,问问他,如果他愿意,在《钥匙》这个信息之前唱。我想讲的是《心灵的钥匙》,主愿意的话,就在医治聚会之前讲。
7

今天下午当我在酒店房间里思考的时候,恰好就有一个小的题目落在我的心上,我以前用过,但我想今晚把它拿出来可能仍旧是好的。瞧,在房间里祷告之后,来到这里的讲台上,在异象的恩膏下为病人祷告,这和讲道的灵是不一样的,瞧。是一样的灵,但是不同的恩赐。所以,当你从一个恩膏到另一个恩膏的时候,你就会摇摇晃晃的,就不会有你直接走进去,马上开始祷告队列那样的分量了。当我们举行这些小型聚会的时候,这种方式太平淡了。我喜欢给他们讲三个晚上的道,让他们拿到祷告卡,拿着祷告卡,拿着它们等着进入祷告中,然后开始医治聚会。那样你就进来,直接走到台上,去为病人祷告。

8

但是,呐,很多时候你可能会想,为什么我们没有祷告太多。嗯,可能是为了让我们可以在祷告队伍中进行得更久一点,但是接下来还有一个聚会要举行。你不必像我的妻子和我的同事那样忍受我。这肯定是一件摧残人的事。呐,任何一个了解圣经的人都会意识到,一个人,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凡人,要有超自然的东西,肯定会把你的生命夺走。

9

你知道在灵感下讲二十分钟的道,就能撕碎你。它已经被试验过了。二十分钟的在灵感下的布道,比八个小时费力气的布道更能让你崩溃。二十分钟。想一想这其中的差别。

那么一个异象呢。一个异象比两个小时的讲道对你的消耗更大,瞧。因为它让你到了一个地步,我不需要说我是明白的,因为我不明白,别人也不明白。我们只是这么说,“主啊,你对我们很好,我们感谢你。” 这就是我们能说的全部。没有办法解释它。我们只能接受它。
10

呐,我想读马太福音第12章第42节。非常熟悉的小题目,也许你们的牧师在这个题目上已经讲过很多次了。

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与这世代的人一同起来,并定它们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11

耶稣刚被称为别西卜。他的事工受到了质疑,他已经察觉了他们的想法,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今晚知道他仍然了解我们的心思和我们正在想的,是不是很奇妙,很安慰呢?你的思想在天上比你在地上的声音还大,因为,“他是鉴察人心的。他的道比两刃的剑更锋利更快,甚至能刺入到人思想里,辨别心思和意图。” 他知道万事,所以,他能在神的应许下释放一切。

呐耶稣说:“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父会把事情告诉他,他就会说出来。
12

你有没有停下来想一想,我们今天是一群何等荣幸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历史的末了,生活在一个各种主义,各种不同的信条,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生的时代,然而在这一切中,我们的神乘着巨浪,在我们面前证实了他的道。

13

穆罕默德信徒:他们是世界上信众数量最多的宗教。穆罕默德信徒的人数是基督教的三倍左右。佛教徒比基督教数量更多;包括了天主教和所有的。基督教在世界宗教中不是第三名就是第四名。但是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证明出心理学之外的任何东西,如果….嗯,穆罕默德是个伟大的人;他死了,他将会回来。但只有一位曾经说过,“我有权力舍了我的生命,也有权力取回来。” 然后在他复活后证明了它。

14

或许会有虚构的故事,说:“哦,嗯,他从来没有复活过。” 前段时间,当雷赫德弟兄….(他的名字是什么?)[有人说佩里斯。]佩里斯,佩里斯-雷赫德到我家来了。

呐,佩里斯-雷赫德是个浸信会信徒。他来到我这里,他说:“伯兰罕弟兄,知道你曾是浸信会的人,你应该依从浸信会所认为的真理,你知道的。” 他说:“这些五旬节派有什么?”
我说:“圣灵的洗礼。”
他说:“我六岁的时候就被神呼召了。” 他说:“我到过很多地方;我母亲在家里教我。” 他说:“当我拿到我的学位,我的艺术学士学位时,”他说:“我想我会在那里找到基督。因此当我拿到博士学位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在那里找到基督。当我拿到法学博士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找到基督。” 但说:“我有足够的学位,我几乎可以在你的墙上贴满它们。” 他说:“可是基督在哪里呢?我在其中都没有找到他。” 说:“老师都教错了吗?”
我说:“作为我这样一个没文化的人,我当然不愿意说老师错了。他们告诉你的是真理,但不是全部的真理。”
基督不在学位里面,他在信心里,相信他在基督这个人里。
15

他给我讲了一个穆罕默德信仰中长大的信徒的故事,我相信是在他们宣教的时候遇见的。我想是在苏丹宣教团(是不是?),伟大的苏丹宣教团。

这个默罕默德信徒,在他回去的路上,雷赫德弟兄对他说,说:“先生,”他在印度接受了另外一些的教育之后,要回国去了。说,“你要回去在你的国家工作,也许是一个电气工程师,”或者是他所学的什么。说,“你为什么不带回去一个主耶稣,而不是你所敬拜的那个死的先知呢?”
他说:“善良的先生,”他说:“你的主耶稣能为我做什么,比我的先知能做的更多呢?” 他说:“他们都写了书,我们称我们的书为可兰经,你们称你的书为圣经,我们都相信这些书。”
16

嗯他说:“先生”,他说:“我们的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而你们的穆罕默德先知还在坟墓里。”

他说:“他从死里复活了吗?我想看到他。” 哦,他说:“你怎么知道他从死里复活了?”
里德海德先生说,“他活在我的心里。”
他说:“穆罕默德也活在我的心里。”
他说:“嗯,我们有懂得了之后的喜乐。”
他说:“嗯,雷赫德先生,穆罕默德宗教可以产生和基督教一样的心理学。我们可以像你们一样大声地喊叫,大声地尖叫,像你们一样用力地跳舞,一切都可以。” 他说:“但我们穆罕默德信徒正等着看你们的教师们证明耶稣从死里复活。” 他说,“穆罕默德从来没有承诺过什么,只是承诺了死后的生命。” 他说:“但耶稣向他的教师们承诺,他所做的事,他们也要做。我们正等着看那些事。”
他说,“嗯,也许你在想的是马可福音16章的经文?”
他说:“那是其中的一处,是的,先生。”
他说:“嗯,比较好的教师都知道,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开始就不是在圣灵默示下写的了,所以….”
他说:“你看的是什么书?所有的《古兰经》都是在灵的默示下写的。”
17

而雷赫德先生说,他败下阵来了,改变了话题。没错,因为他知道,只是在和穆罕默德信徒的谈话上,他被打败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是到你这里来寻找关于神的一些东西的。”

莫里斯… 或者,雷赫德兄弟已经重新… 莫里斯-雷赫德已经接受了圣灵的洗礼,并且在他的事奉中用神迹奇事随着来传扬福音,因为他相信这个,是饥渴慕义的。神说:“他们必得饱足”。这道是真实的。
18

耶稣在这里的教导中,他实在是受到了很多的批评,他们一直在谈论他,因为每一次在哪里行超自然的事,那里都会有混杂的众人。当摩西行超自然的事时,就有混杂的众人与他同去,这就引起了麻烦。总是在有超自然的事运行时,就有混杂的众人去。现在这个复兴;有混杂的众人。

历史学家说,马丁-路德抗议天主教会却还能过关,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而要在宗教改革之后的所有狂热主义中免于陷入到困境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么,你找到了它。但是,那些模仿者宣称的是什么呢?它只能证明某处有一个真实的。当你看到有人嘲笑宗教信仰时,只要记住一定有人持有宗教信仰。当你看到有人假装有圣灵的时候,有人就真的有圣灵了。这就对了。
19

当你进入印度,你会发现所有的小丑都躺在钉子上,为了钱做一些小事:那是小丑。但真有一些内里诚实的人,真的是去自裁自伤,想去满足他的神灵们。

而总是这样有正面反面,有假的真的,有白天黑夜。而耶稣在这里的时候,他是世界的光。今晚他也是世界之光。除了可称颂的主耶稣,没有其他的光可以带领你走出死亡的阴影。
20

在所有的时代,神都有属他的人,他在每个时代都有他的事工。神是超自然的。当神出现的时候,超自然就发生了,因为他是超自然的。而他的子民总是在超自然中寻找他。因为当他们成为神的儿子的时候,他们就成为神的本性。在这一点上,他们就拾起信心相信他,他们相信神所说的是真理,不管看起来多么相反。

就像旧时的亚伯拉罕一样,他称那无有的如同有了一般,因为神如此说了。而且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孩子被应许了有二十五年。圣经上说,他在等待应许的时候一直在变得更刚强,因为这将是一个更大的神迹。而我们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却不能等神一个晚上。如果神不在我们身上行一个杰出的神迹的话。
21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抓住信心的真正含义。信心是一种东西:如果你的手残废了,它可能不会发生在你的手上;如果你的眼睛瞎了,它可能不会发生在你的眼里;但信心在心里庄严地站立起来,从那里开始,你把任何与信心所说的相反的东西都称为无有。

22

但这混杂的众人…. 耶稣说…..开始对他们讲其他时代的事,就是神从古至今如何一直做超自然的事。他有指着先知约拿说的。然后,他又下来讲到了一件是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十五到二十分钟里,所围绕着的几个想法。

那是在所罗门的时代。在所有的时代里,当神把一个恩赐提供给百姓,而百姓拒绝的时候,那就只会让那些百姓陷入混乱。但是,当百姓相信并接受神所提供的东西时,那一群百姓就会进入一个黄金时代。当他在自己的事奉中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他们不明白他们的日子。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美国人是否知道我们的造访日。
23

我刚才会这样说,因为圣灵似乎把它放在我的心里:小心;撒但会告诉你说还能有一些伟大的事情,那会在另一个时代到来,或将有另一个复兴的到来,你可能会生活在你所能得到的最后阶段。可能是现在。它总是这样。他们来了,复兴已经消失了,他们却不知道。至于我自己,我相信我们已经到了尽头。我不盼望别的,只仰望主的到来。我相信他在圣经中所应许的一切都已经应验了。

24

我相信我们正听到最后的召唤。这就是我夜以继日地站在台上,又累又乏的原因。你知道这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人气,我避开那些东西。但是,是因为我里面有东西在驱动我,我知道是圣灵,所以信息在全国来回梳理,直到每一条鱼都被福音的网捕到。

25

注意,如果百姓接受了,那么就会有大复兴和大喜乐的时刻。

呐,他在讲到所罗门。神把所罗门升高成为一种的基督,大卫的儿子,并给他一种恩赐。哦,所有的以色列人是如何围着这个恩赐而聚集起来的。他们是多么的喜爱这个恩赐,因为它是神赐给他们的。任何恩赐给一个人,都不只是为了聚会。他要成为百姓的仆人,向他们传道,实施神给他的恩赐。这不是为了他的利益。而是为了百姓的利益。
26

神兴起所罗门,给他一个伟大的恩赐,百姓都围着它—不管是法利赛人、撒都该人。不管他是来自法利赛人群体,还是撒都该人群体,或者是什么教派,他们都同心合意地围绕着一个原则:神所做的事。一个人告诉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又告诉另一个人,直到所有的路人都开始听说这件事。他们就把它带到了自己的国家。

27

如果我们今晚在美国教会中,只把好消息这样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岂不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把神在这里向我们所显示的美善从一个国家扫到另一个国家,那岂不是很美妙吗?但是我们,哦,我们很有宗派意识。它不在我们的宗派里,所以我们不知道它能不能成为真理。神总是拣选一个人在这人里面做工,而不是选择一个宗派。告诉我,有哪一次神曾圈在一个宗派里。神在各个时代都是通过个人来工作的。绝对的。

28

在所有的时代和所有的历史中,神总是在宗派之外兴起一个人,祝福那个人,给他一个事工。马丁-路德、约翰-卫斯理,一直往下,就把他们带到那个时代中。教会之外的人,因为在它自己变得像一个宗派时,神就不能再在它里面运行了。它长出了老茧,弄出了它的教义,然后画上了句号。“这就是我们所信的,再没别的了。” 你们的教义表如果是用逗号结尾的是没问题的。我们相信了这些然后再加上我们能从神那里听到的更多的东西。那就没问题了。那你就是跨教派了。而且,哦,人们是如何得到…这就是信息不能冲击到它应该冲击到的地方的原因。

29

我在那里想到耶稣如何讲到所罗门,来来往往的人,如何听到这个信息。在已知世界的极处,有一个小妇人是女王—一个异教徒—在示巴。她听到…. 每个经过的人都说:“你应该到以色列去。他们的神为他们兴起了一个大有恩赐的人,这个恩赐很奇妙。这是一种辩别的恩赐,你应该看到它所能做的。”

30

你知道圣经中说:“信心是由听道来的”。每个经历过的人,看着这个所罗门在他的辨别能力上所行的伟大神迹….最后,小女王开始感到饥渴了。她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时,有人走了过来。“哦,你应该看看它。哦,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他们在以色列有一个全能的神,他们一心一意地团结在这个恩赐的周围。没有人说什么来反对它,而且每个人都相信它。” 哦,如果教会能做到这一点,那会是多么美好?

31

然后,注意,小女王开始渴望看到它。她想要看到它。你知道,全能神的大能就是这样,当超自然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每一颗真正与神相合的心,都渴望看到它。人是一个超自然的存在。他从那里的黑幕后面来。他要走到那个黑幕后面去。他渴望隔着帷幕看,看到他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一个人这样做是很自然的,因为他渴望这样做。

32

前段时间在加州,我乔装了坐在一个聚会里(没错。),因为有位弟兄在讲道,我只是坐在那里,穿着有点不同。而我刚好坐在一个圣公会的传道人旁边。

而台上的传道人,在他讲了一个半小时之后,就回到帷幕后面去了,助手给他换好了衣服出来,因为他出汗了。这正是那位圣公会牧师想要的。他说:“他的行为不像一个基督的仆人。” 嗯,我自己也不太认为他是,但我肯定要支持我在讲台上的弟兄。
我说:“我觉得他还好。
他说:“你是他们中的一个吗?”
我说,“我不属于这个教会,不,先生。”
他说,“你知道吗?” 他说:“几年前……” 我敢打赌,这不是一个圣公会的;它是一个长老会的。他说,“我们有这个西海岸最大的教堂。我们什么都具备了。” 他说,“但基督教科学那个异端出来了。” 并说,“他们毁了我们的教会。” 他说,“看起来这个家伙像要毁掉基督教科学了。”
哦,我想这恰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把我的一点点东西放进来。所以,我说,“先生,如果你们长老会给孩子们喂生命的粮,你们就仍然是领先的教会;但如果你们不这样做,神能够从这些石头中兴起亚伯拉罕的子孙来。他会喂养他的教会。他应许要这样做。”
33

哦,永生神的大作为。这个小女人,在她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她想她要亲自去看看。这是一个很好的搞清楚的方式。不要听信别人的话。自己去了解一下。用一颗诚实的心坐下来。敞开你的心扉,说:“主啊,现在来眷顾我吧。” 用圣经来检验它,看看是否正确。她决定去,因为道已经种下了,她渴望看见它。

我希望你注意:就像那个小女人一样,每一个来到神面前的人也是如此 — 你要付上代价。首先作为开始她是一个女人。她必须穿越沙漠,不是坐着有空调的凯迪拉克,也不是坐在什么大而美的豪华车厢里,而是坐在骆驼的背上。
看看耶路撒冷和她所来的那个国家之间的距离。她至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骑着骆驼来到所罗门那里。而我们几乎不愿意,开着一辆好车,走一里的路去参加祷告会。这是多么大的差别。
34

大多数时候,对于神的恩赐,我们会说:“哦,那是胡说八道,根本没什么。琼斯博士说什么什么,这就解决了。” 这就是我们一无所获的原因。这就是今晚世界的问题所在。这就是今晚教会的问题所在。如果它知道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35

呐注意,在那个时候的沙漠里有以实马利的孩子们,他们是强盗。她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她可能会被人打劫了。而她却说:“我要亲自去看一看,如果是真的,我要用我所有的力量去支持它。” 她把金子和乳香装在她的骆驼上。她真的带来了奉献。

如果是真理,她要支持它。如果不是真理,她会把礼物带回去。但是,对那时候在沙漠里的那些阿拉伯人是个多大的惊喜,如果抓到从那里经过的小车队带着他们的几个小兵,这个小女王骑在骆驼上面,还有她身边的小侍女们;他们会骑着马把他们横扫下来,把那些珍贵财宝都据为己有。
但是,如果你心里有种想要见神的饥渴,一切的磨难中都不能有足够的魔鬼能够阻挡你去见神。他会在没有路的地方开出一条路来。如果你真的想见到他,心里真诚。
36

她必须要考虑这些事情。但当信心占据主导地位时,就没有恐惧的位子了。他们把它抛弃了。她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看看那个恩赐是否正确。于是她拿金子和贵重的东西驮在骆驼上,骑上骆驼就出发了。也许是在夜里行进,在撒哈拉大沙漠中能更凉爽,因为她穿过沙地而来。哦,这是怎样的代价啊。怎样的旅程啊!但是,多么大的志向才是占据首位的,因为在她的心里,有一种饥渴的东西,想找到是否真的有神可以回应。

37

呐,她还不是一个基督徒。她是个异教徒。所以,她是来寻找这位神的。它已经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向她展示了:一个行超自然的神。所以她来了。当她到了宫殿门口… 她来不是只为了坐个十五分钟,说:“我会观看,看他如何继续。如果我不喜欢,我就回去了。” 她把骆驼卸下来,把帐篷搭好,一直到她被说服为止。

哦,如果男人和女人都能这样做就好了,不会因为传道人说的东西和你的神学有点不同,就带着你的想法,几分钟就溜了。如果你单单相信并坐在那里。神就会向你彰显他自己。“哦,我参加了一个晚上,我没有想太多,所以我就走了。”
这可不是她。她说,“我要把它看透了。”
我喜欢这样。看透它,证明它。看看它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事实,那就再也不和它有任何联系。但如果是真理,就值得我们付出每一盎司、每一个努力,去事奉真实永活的神。
38

于是她上到了那里,卸下骆驼。她来是要停留的,一直到事情结束。我可以看到这小女王,因为是在聚会的第一个早晨,所罗门出来坐了下来。当他坐在那里的时候,他们给他送来了难解的问题。我可以看见她站在后面的角落里,或者是在那大宫殿的院子里的某个地方,所罗门坐在那里,人们就来了。她看见永生神的灵在人的心里运行,赐给人辨别是与非的能力。

39

哦,她的心一定很激动。她说:“上午的聚会太伟大了,我相信我会一直待到晚上的聚会。” 所以,当所罗门再次坐下来的时候,她看到神的灵在那个人里面运行,哦,它一直在建立更多的信心,更多的信心。过了一会儿,最后她就很信服了,因此走去拿了她的奉献,把奉献摆在那里,把自己的身份说明了。她是这样说的:“我所听见的都是真的,我所听到的还不及你已经做到了的事。” 她留下来了。发生了什么?

耶稣提到那个女人。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福音,但是她听了以后,就来查验,发现真是这样的。因此,耶稣说,在审判的日子,她要起来,定你们这群自命不凡、受过教育的法利赛人的罪,这些人本该知道有什么不同,但却拒绝了它。
40

我作为基督的仆人,谦卑地说这话:我相信非洲的霍屯托人会在审判的日子里起来,定这个美国的罪。因为如果这大能的布道、大能的复兴、伟大的神迹像在这个国家一样席卷非洲,他们早就悔改了,每座山上都会燃起胜利之火。

但我们在周三的晚上和祷告会的时候,却呆在家里看一些我们甚至不应该允许在家中打开的电视节目。尽管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们每天还是直接涉足罪中。“否认! 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它的大能。”
41

那日会是怎样?当那个小女王在这一代起来的时候,另外有些人甚至不愿意穿城而来,也不愿意走过一条街来查验任何东西,看看它是否正确?如果是对的,让我们把我们全心都投入进去。如果不对,就不用与它有任何关系。如果那不是神的道,那它就是错的。如果是神的道,是神的应许,神就有义务持守他的应许,他会持守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那么如果他对我们这样做,就说明他今晚真的把恩赐、呼召、奇事都给了教会,他把自己带到了百姓面前。

42

他是医治者。这里的每一个人现在都得到了医治。圣经说你们是得到了的。这扇门里面的每一个罪人,世界上的每一个罪人都已经得救了,自从耶稣死在各各他的时候就已经得救了。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十年前就已经得救了。” 不,你是在十年前接受了。他在一千九百年前就带走了世界的罪。但这是你个人对已经成就了的事工的信心带来的结果。如果你永远不接受它,你就会死,而且没有怜悯,因为你已经这样审判了神的儿子。
如果你今晚生病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所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 这是一个过去式。不是说我按手在你身上,也不是其他牧师按手在你身上。而是你个人对基督所完成的工作的信心。肯定的。
43

在圣经时代,当他们看到圣灵的彰显时,他们把人放在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签的渔夫(即使徒彼得)的影子里,他们就得到了医治。他们相信了。那人身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医治他们,因为他只是一个人。但医治在于他们对那个人里面的基督的个人信心。

哦,神啊,求你今晚应允我的祷告,在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的时候,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主耶稣的大能,看到他的灵的彰显。并接受他,得到医治和拯救。
44

我在想,今晚当我们低头坐在他庄严的同在面前的时候,你能不能像那个小女王一样?你能不能展示出那样的简易?那个女人从来没有读过经卷。 她只能去相信一个见证,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知道这见证是真的还是假的。在那里她的心得到了满足,今天她在人类中是不朽的。她在荣耀里,要在审判中复活,与那一代有机会接受而没有接受的人一起复活。

耶稣怎么说呢?“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甚至今晚… 我是怀着敬意和谦卑的心这么说。我坚信如果你们稍等片刻,不要认为我是在亵渎神。今晚在我们中间有一位比说这话的人更伟大的人,因为那是一位荣耀的耶稣。他说:“你说话干犯人子,还可得赦免,但当圣灵来做同样的事情时,说一句干犯的话,在今生和来世总不得赦免。”
45

所以,有一位在我们中间,死了又复活的,今晚在神的面前得了荣耀,以三种形式中的第三位—圣灵的形式回来,住在我们里面,运行了,证明自己就是那位主耶稣。“再过不多的时候,世界不再见我,而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们要做的比这更多,因为我往我父那里去。” 我在想,根据这段经文,如果你今晚来了,如果你不是基督徒,你会不会举手说:“伯兰罕弟兄,现在要为我祷告。我在这里要向基督举手,说我没有过正确的生活。主耶稣,求你怜悯我。”

46

在这楼里有没有人,在旁听室或任何地方,只要举起你的手,说:“伯兰罕弟兄,我不是基督徒。请纪念我,我想要正确。我今晚来这里是有目的的。我来到这里,我听说了这件事,因为你一直在讲主神给教会的一个恩赐。我当然不想在那一天被留在外面。我不想当我来到河边的时候,在河边遇到麻烦。我想确定我是对的。伯兰罕弟兄,请在你的祷告中记念我。” 如同你举手作证的那样。冷淡退后的,神祝福你,女士。还有谁?稍等片刻。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先生。这是好的。还有谁?神祝福你,女士。祝福你。

47

“伯兰罕兄弟,我在这里向神举手。” 现在说, “主啊,我今晚也许是穿过雪地来到这里… 就像女王穿越沙漠一样。也许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夜晚。我听说过这些事情。我想知道它是否是真的。伯兰罕弟兄,我希望你能祷告,让我的心能谦卑,我愿意并能接受基督的灵。为我祷告把。” 神祝福你。

48

呐,天父,我们为这些举手的人求怜悯。现在就为每一颗心行割礼,我可能在这里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地站讲道,然而主神你的一句话,就比世界上所有的传道人多年来说的话都要多。只要你的一句话。

哦,主啊,我们饥渴的心的确是渴了,我们的魂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今晚进来的很多人都举起了他们的手,他们希望被记念。神啊,我祈求你今晚将你极其丰盛的恩典赐给他们。
49

祝福楼里的每一个病人。就像我刚才对他们说的,主神啊,我祈求不是在他们的头脑里,而是进入他们的心里,就是他们已经得到了医治。你的能力在各各他那完全充足的献祭中产生了。那里是买赎和能力被赐予的地方。而那伟大的至高的献祭就完成了。神的愤怒得到了满足。他们称义了。信徒接受了你为他的罪和疾病所设的挽回祭。

永远不朽的造物主啊,请你在这接下来的几分钟里站在就近,使你的道不会被发现是不真实的,而是使你的道得以彰显。
50

哦永恒可称颂的神,请听你仆人的祷告,当我为今晚敢于穿过暴风雪来到教会的这一小群人祷告时,他们又饥又渴。他们知道自己从某处而来,又要去到某处。

主啊,请将每个人的信心锚定在各各他。锚定在我们蒙福的主身上,当他在地上的时候,他如何行神迹,通过辨别他们的意念—告诉腓力他在哪里—来表明他是弥赛亚—当他见到拿但业,他如何告诉拿但业他在树下—告诉彼得他的名字。妇人摸了他的衣裳。那撒玛利亚妇人不明白他是谁。她说:“我看出你是个先知,但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的时候,要做这样的事。” 之后她怎么能说:“来看看那个告诉我这些事情的人。这不就是弥赛亚吗?”
主啊,求你应允,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后,就会有这个教会的见证。
51

父神,请听我所祷告的并且洁净它们应允它们,使这些话成为生命在每个人心里。因为如果你以人的样式站在这里,人们就必须得有信心才能得到你存在的益处。

当你来到你自己的城市迦百农,又到拿撒勒,到加利利和周围许多地方;他们说:“哦,我们听说你在别的地方做过。现在就在这里行吧。” 许多大能的事,你不能做,因为他们的罪,他们的不信。我们知道,这就是原罪:就是不信。也是唯一的罪。
52

父啊,我祈求当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你就祝福我们。而这小小的恩赐,你已经允许我有….我祈求你今晚大大做工。主啊,如果有人不能很快地抓住它,并相信它,那会有什么益处呢?

愿它能激动传道人们的心。愿他们站起来,举起他们软弱下垂的手。愿教会喜乐欢呼,因为我们知道救赎已经临近。怜悯已经启示出了它自己,接下来将是对那些弃绝怜悯的人的审判。
主啊,求你应允,现在我们在你的手中,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怜悯我们。阿门。
53

真正缓慢地唱这首歌。我爱那个。有多少人喜欢这首歌,“救主,救主,请听我谦卑祷告,既有别人蒙主选招,莫把我弃掉。” 难怪瞎眼的老芬妮-克罗斯比能写出这首歌。“除你以外,在地上我还能有谁,除你以外,在天上我别无眷恋?” 呐,让我们安静地、缓慢地、充满灵感地唱给主听。好的,有人可以为我们领唱。

恳求救主格外垂怜,请听我卑微祷告。
既有别人蒙主选招,别把我弃掉。
(呐,安静地
缓慢地来唱。)
救主,(在灵里敬拜)救主。
听我卑微的祷告。
既有别人蒙主选招,别把我弃掉(你爱他吗?
只要举起你的手。缓慢地唱。)救主…
救主……(神是个灵,他渴望…
被敬拜)。)
请听我卑微的祷告。
既有别人蒙主选招,别把我弃掉。(现在慢慢哼唱。)
54

主神,你看看这些手,这些脸,知道这些心。某个地方,在这些祷告卡中,我得叫出某人。他们会被叫到台上。如果今晚你愿意向我们彰显你儿子的复活,可称颂的主,请应允下面的所有人都不会被弃掉。愿今晚每个人都能得到你救赎恩典的益处,和你医治的能力。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为他的荣耀而求。阿门。

哦,我就是喜欢这样的聚会。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真的像被洗刷了吗?把所有的定罪感都拿走了。“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行事不随从肉体(他们的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 圣灵赐予生命。
55

我的朋友们,今晚要相信他。昨晚有多少人在这里?让我们看看你的手。有多少人是第一次来?让我们看看你的手。哦,天啊。那你们这些昨晚来的人就等一会儿吧。我想和那些第一次来参加聚会的人谈谈。

我亲爱的朋友们,我并不声称自己是一个医治者。如果我这样说,我就是在说错误的事。我只是你们的弟兄。我并不医治病人;我为病人祷告。神已经医治了他们。耶稣死的时候,他们已经得医治了。
呐,神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的道成为真实,就是找一些好的传道人来传道。这是正式的,也是最初的方法。“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
56

如果是你想给你的敌人,那一直是你敌人的人… 我常想,如果神会赦免他敌人的罪,难道他不会医治他儿女的病吗?因此,如果你把什么摆在你的敌人,或者是谁的面前,告诉他们你的话语,而他们不相信,并且还走开了,那你们之间的问题就到此为止了,但是神不会这么做。他不愿意任何一个人沉沦。所以他给予教会恩赐,让人知道他的存在。我相信我们在这末世的日子里,在过去的三十年、四十年里,已经是一个参与者,已经承担了圣经里推荐给我们的每一个属灵的恩赐,就是耶稣为之死的。我相信现在就是末世了。

57

当耶稣在世上的时候,他并没有自称是一个医治者。(现在还有新人吗?)他说:“不是我做工,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在做”。他做这事。约翰福音5:19,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

当他向以色列人显现时… 首先是对彼得,他给他起了名字。他不认识他,也没见过他,但他告诉他,他是谁,他父亲的名字是什么。你们有多少人相信这是圣经?约翰福音的第一章。
58

当腓力归信后,他去找了一个朋友,在一棵树下的拿但业。他告诉他,“来看看我找到了谁,拿撒勒的耶稣,约瑟的儿子。”

他说,“呐,拿撒勒能出什么好的吗?”
他说,“你来看。”
在路上,他讲给他听,就像你的朋友让你今晚来一样。当他到了我们可称颂的主的面前,他低头看了看,主招呼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
他如此惊讶,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他说:“在腓力招呼你之前,你还在树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 这是什么样的眼目! 绕山三十里。
59

但他能看透你的心。他是无所不在的。你相信吗?无所不在,无限的。他真的是。他知道… 在创世已先,他就知道一切。是全知的,有全部的知识,全部的能力。这证明是神在他里面。

他说:“在腓力招呼你之前,你还在树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你瞧,他们有一个属灵的概念。哦,我希望我们能有几分钟的时间。如果我说我要看着表再说三到五分钟,你们能再忍耐我一会儿吗?
你知道耶稣基督的整个身体是通过启示而彰显的吗?你知道那些写在道里的东西,你要从圣经的字里行间读出来吗?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你相信吗?
60

现在我妻子坐在那边,我爱她。神知道这一点。当我在海外的时候,她给我写信,她知道我很累很疲惫,她会坐下来,“亲爱的比尔,我刚刚把孩子们哄睡了。今晚我在想你,一直在为你祷告。” 呐,这就是她说的,而我非常爱她,她也爱我,我可以从字里行间读出她的意思。我知道她真正的意思,瞧。这是一段恋情。

如果你像这样去爱主,你就不是把圣经当作报纸来读,不是用什么神学院的解释来读;而是当作情书来读。圣经是这样说的。现在有多少人知道呢?你们有些人知道。
61

嗯,耶稣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智慧、精明的人就隐藏起来,向婴孩般爱学习的就显露出来。” 从聪明和受过教育的人的眼睛里看吧。它只被启示给了会学习的婴孩。

注意,当约伯遇到患难,他准备要死的时候—他以为的。主的天使来了,圣灵降临在先知身上,雷声轰鸣,电光闪闪。他站起来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在地上;这身体被皮肉之虫灭绝后,我还要在肉身中得见神。” 你知道他被葬在哪里吗?
62

亚伯拉罕出现了。当他的心上人撒拉死的时候,你注意到他把她葬在哪里了吗?在应许之地,就和约伯葬在了一处。亚伯拉罕死的时候,他和撒拉葬在了一起。亚伯拉罕生了以撒,当以撒死后,他和亚伯拉罕葬在一起。以撒生了雅各,他死在埃及,但让他的先知儿子把手放在他的大腿根上,说:“向亚伯拉罕的神起誓,你不会把我的骨头埋在这里。” 为什么?他被埋在哪里有什么区别?他们是先知。灵里的启示。

63

约瑟死的时候,他说:“你们不要把我的骨头埋在这里,有一天神会来造访你。你们把我的骨头带出这个埃及,到那边的应许之地去埋葬。” 为什么?圣经里没有写到这一点。但这是一种属灵的理解。他们知道复活的第一个果实,就是约伯见到的那个救赎主,会复活,在复活节的早晨,当他复活的时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睡在地上尘土里的圣徒都会出来,进到城里,向许多人显现。

64

尽管去吧,去拥有这个世界。带上你所有的不信,你想要的一切。把我平安地埋葬在耶稣里,因为那些在基督里的人神会在他来的时候带着他们来。

你尽管要所有的那些形式和仪式等等,只要给我朴素的老福音书,就像它写成的那样。让我按它的简易写法相信它,就像一个孩子相信的那样。神做出了应许。神持守他的应许。当然他会的! 每一个字,他都会持守。他必须持守。
65

他在那里怎样向犹太人显明自己,它是一个属灵的启示。拿但业看到了。彼得看到了。使徒们也看到了。他们说:“那是神的儿子。” 但那些受过教育的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是怎么说的?

呐,我不是想为我的无知辩护,但说到… 教育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它一直是福音最大的阻碍。没有一个酒吧阻碍福音就像一个受过更多教育的人那样,还不如一个普通的人更能掌握它。没错。你受了这么多教育,你知道的比神知道的还多。本该只要照着书上写的去相信它就可以了。神就是要你这样做的。
66

那时,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说:「那是邪灵。是算命的首领别西卜启示的。“ 之后他去了撒玛利亚,有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就像我们在美国相信的那样。她到井边去打水,那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只有三十岁,但圣经说他看起来有五十岁。他的事工一定让他垮掉了。你相信圣经是这么说的吗?当然是这样说的。

说:“你说你见过亚伯拉罕,你还没有五十岁呢?”
还有多久…. 他说:“在有亚伯拉罕以先,我是。” 当然,他是。这[磁带空白。“
67

称耶稣为神的儿子。他在那井边。这个女人说:“我们没有这样的传统。不,你们犹太人不应该问撒玛利亚人要水喝。”

他说,“但如果你知道跟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向我要喝的。” 他在接触她的灵。这就是为什么… 记住,他此刻没有只向犹太人显现,这是外邦人….或撒玛利亚人。地球上只有三个种族:含、闪、雅弗的后裔:犹太人,撒玛利亚人和外邦人。撒玛利亚人是半犹太半外邦人。
68

呐,注意。结束之后,他们三个儿子…..他必须在这里彰显他自己。你注意到彼得拿着钥匙吗?他在五旬节打开了它。他在哥尼流的家向撒玛利亚打开了。然后她就向世界敞开了,瞧?

耶稣在一个辨别的灵中显现自己,说出人们心的里秘密,说出他们去过的地方—对犹太人做的;他们信。其他的人不相信。
现在转向撒玛利亚人,他对那妇人说:“去找你的丈夫,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和你一起生活的那个不是你的丈夫。” 你们新来的人,请看这个女人现在怎么说。
她说:“我看出来你是个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情。” 她不知道他是谁。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跑遍了全城,说:“来看一个人,他把我素来所作的都给我说出来了。这不就是弥赛亚的迹象吗?”
69

如果这就是他向犹太人显明自己的方式… 并禁止他们去外邦人那里。有多少人知道?“外邦人那里你们不要去。”

而他向撒玛利亚人显现了自己。圣经在希伯来书13章8节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他有义务向外邦人作同样的显现,现在是外邦人时代的末了。我们已经到了尽头。那么神在这里要证明他是公义的….如果他今晚要来在这里向他谦卑的仆人彰显他自己,因为我们都相信他,爱他,接受它。愿主应允我们。
70

昨晚我想我们先叫出的卡号是…..我相信我们从一叫到十五;是这样吗?好的,我们昨晚叫出了第一个十五人,我们今晚取最后一个十五。那就是八十五了?打头的字母是什么?I?八十五。谁有I85祷告卡?举起你的手[磁带不清楚]。

比利今天下午发出了它们。当着你们的面,他把所有的卡片混合在一起。把它们发给… 没人知道祷告队列会从哪里开始叫出来? [磁带不清楚。] 我从某个地方开始。
八十五?举起你的手。好的,请站在这里,女士。85,86,87,88,89,90,到100。先站起来,就那么一点点,很短……就是这么一个小空间。可以站十五个人。
好的。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而你想让主耶稣医治你,你愿意举手吗?全楼的人,到处都是。
有多少人以前参加过聚会,知道很多时候主耶稣在外面的会众席上医治的人比在台上医治的还人多。现在是什么呢?我想让你们集中注意力几分钟。
71

这是什么?是为了什么?谁得到益处?主耶稣要向谁显明那就是谁的益处。有多少人知道,圣经说:“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

好的,如果你真正的在那里保持敬畏。只要保持敬畏,安静,呆在你的位子上。那么今晚神就能在这里启示… 如果他不单独招呼你….有多少人知道,即便他不招呼你上台,他依然想为你做他在这台上所做的同样的事情?让我们看看你的手。
有多少人凭着信心相信,如果耶稣今晚会显现…呐,他怎么显现呢?圣经说他是一样的。他是怎么一样的呢?
72

我想问你一件事,我相信我昨晚提过的。你怎么知道你看到的树是哪一种呢?耶稣说:“看它结的果子”。是这样吗?如果是苹果树,它结苹果。它可能有梧桐树皮在上面。但是,如果它结的是苹果,它里面的生命就是苹果树的生命。是这样吗?

如果我今晚告诉你,约翰-迪林杰的灵在我里面,嗯,你会想象只要我掀起我的外套里面就是杆大枪… 我会是一个杀人犯。在我身边会很危险的。如果我告诉你我里面有艺术家的灵呢?我会弄一块大画布,拿着画笔站在这里,为你画出同样漂亮的大海,捕捉海浪翻滚的瞬间,因为他的灵在我里面。
73

如果我告诉你基督的灵在我里面,那么它就应该有同基督一样的见证。如果基督的灵在你里面,它就会认出它。“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呐,你只要相信。记得我说过,除了传福音和祷告(仅此而已),我什么也做不了,也没有其他人能做别的事,除非神给他一个迹象在人们面前显示出来。
如果今晚耶稣穿着他给我的这套衣服在这里会怎么样呢?你走上前去,说:“主耶稣,你能医治我吗?” 你知道他会说什么吗?“我已经做成了。你难道不相信我的话吗,我之前所说的话?”
74

如果你在当铺里,我用一张票—一张写好的票—已经买赎了你,别人怎么能再买赎你呢?我已经把你赎回来了,怎么能再把你赎回来呢?魔鬼把你放在当铺里。神把你带出来。他已经做成了。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走出去。

当他们在那里让人排队的时候,你们拿着祷告卡的,现在就上来吧,因为把没有祷告卡的人排在队伍里是不对的。
75

有多少人记得阿普肖议员的医治?我只是站在那里像这样说话,当时有成千上万的人站在那里,他们准备要排祷告队列了,我往外看了一眼。我看到了一个老人,他们要用轮椅推着他。哦,加州到处都是轮椅。我看过去,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干草堆上玩耍,他摔倒了,撞到了背部… 撞在一个框架上,一定是背部骨折了。我看见一个医生,鼻子上低垂着小眼镜(白胡子和白头发),正在给他做手术,但是没有用—时间太久了。我还看见他们在房子上钻洞,这样人在走动时,就不会震动地板。他的情形太糟糕了。而我只能说出我所看见的那么多。

76

就在这时,我看到那里来了一个伟大的人,一个著名的演说家,异象离开了。我环顾四周,找不到他。他们刚把他送进来,我想是用飞机送来的。我说:“那个老人现在就坐在那里。”他的妻子和他在一起…他已经八十六岁了,坐了六十六年的轮椅。他在那里,鞠躬。今晚的浸信会教徒,你们应该认识他。他是美南浸信会的副主席。

他说:“我的孩子,你怎么知道我摔在干草垛上?”
我说,“先生,我不知道。”
他说:“这得是从神那里来的,因为给我做手术的就是那样一位医生,已经离世好多年了。” 他说:“没有任何地方的传道人….” 说,他们告诉我,说:“他是阿普肖议员。”
77

嗯,我并没有… 他可能指的是从印度来的某人。我不知道有什么不同,因为我不认识什么议员。所以巴克斯特先生说:“那是威利・D・阿普肖议员。” 我说我从未听说过他。

于是他说:“我能得医治吗,孩子?”
我说:“先生,我不知道。我只能说我所看到的。”
我说,“你们已经把祷告队列排好了?”
下面的男孩说,“差不多了。” 他们开始让一个女人上来了。
78

我朝这边看过来。每个人都在那里呆了大约一个星期。每个人都同心合意,所有的疑虑都消失了。我看到一个穿着医生大卦的小大夫,戴着玳瑁眼镜,头发往后梳。个子有点小,平头,黑发。看起来有点像维尔弟兄,但他戴着大大的玳瑁眼镜。

他低着头,摇着头。我描述了医生的样子。我说:“他刚给一个黑人小女孩做了扁桃体手术,他把扁桃体取出来了,结果孩子瘫痪了。”
就在这时,在这片区域的下面,沿着这里往下的地方,我听到有人用全力大声尖叫,一个典型的杰迈玛大婶来了。她拉着一副担架上来了,一个男人想把她的担架往回拽。她只是忙着在左右敲打着引座员。
79

她说,“神啊,怜悯我,那是我的孩子。” 她说:“那是给她做手术的医生。” 就在那时候,一大堆引座员在她上到讲台之前抓住了她。这是不对的。

我说,“呐,稍等片刻,大婶。” 我说,“我不能医治你的孩子。如果我可以,我会下来做的;但我不能。要做就得靠你自己的信心,或者是孩子的信心。” 我说:“可是你这一路以来的事情,圣灵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你在下面已经是相信的。”
她说:“我的孩子就躺在这里,牧师,两年来都是这样。”
我说:“就是这个孩子。”
她说:“来,为它祷告吧。”
我说:“那就不对了,大婶。这里有几百人拿着祷告卡。而这是你第一次参加聚会。你说,你没有祷告卡。” 我说:“你就跪下来祷告吧,也许主会治好你的孩子。”
80

我说,“把队列里的这个人带来。” 他们让这位队列里的女士上来了,我就开始和这位女士说话, 也许坐在这里的有那个晚上参加过的。当我开始和这位女士说话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我看到了一条线—黑色—我一直看着它。穿过… 看起来像一条小巷,这个黑人小女孩在她的手上抱一个小布娃娃,摇晃着这个娃娃,走着。哦,天哪,所有的恶魔都无法再阻止它。那是 “主如此说”。

我说:“大婶,主耶稣让你的孩子好了。”
她说:“你是说我的孩子能走路了?”
我说:“现在可以了。”
小家伙起来了,说 “看这里,妈妈。” 周围的人开始晕倒。我们让那母亲牵着孩子的手,走过那些长长的过道,向人们挥手。
81

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我看到老议员穿上了一件棕色的条纹西装。他当时穿的是蓝色的西装,打着红色的领带。他正从人们的头顶上走过。他很有南方人的礼貌,顺着走,这样走着。

我说,“议员”。(他们快速地把话筒传给了他)。我说,“你不是有一套棕色的条纹西装吗?” 他说:“我的孩子,我昨天刚买了一件。”
我说:“主如此说。看样子,神本该可以在你十七岁左右,骨头都还年轻的时候,就把你治好。但一直等到了你八十六岁,然后让你得医治了。” 而我说:“他已经医治你了,议员先生。”
他说:“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孩子,我可以从这轮椅上站起来吗?”
我说:“奉耶稣的名,上到这里来。” 而那个人,被捆绑在他的……当他们把他抬起来,像罗斯福总统一样,在他身上套上那些大型的、大的东西(支架),他就可以走路。你知道他是怎么走路的,如果你认识他的话。他把那些东西扔掉了,从轮椅上抬起来,走到讲台上,像这样摸着自己的脚趾。然后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站起来。并走遍了全国各地。
82

而在葛培理的聚会上,他坐在白宫的台阶上,唱着 “倚靠在永恒的臂膀上”。耶稣仍然活着,并且掌管着。

因为他相信! 他并不尊荣任何人。今晚和当年一样真实。他唯一要找的就是一个对他有信心的人。
好的,先生,你… 哦,对不起。这里是摊牌的地方,这里或者是我要被发现是假先知的地方,神的话语没有被启示,被发现是错误的,或者是要宣告,神仍然活着,在掌权,使耶稣从死里复活。
83

这里有多少基督徒?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真正的信徒。那它就代表你的救主。呐,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而他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那么葡萄树就必须带出那类的生命,…枝子,更确切地说,会带出葡萄树里那种类型的生命。是这样吗?

他说:“事工,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 他说了吗?“再有不多的时候,世界(宇宙,就是 ”世界秩序 “的意思)就不再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信的人会看见“我”。
84

据我所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据我所知。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你认识我吗?哦,你参加过我的聚会。但我的意思是,我不认识你,至于那个。据我所知,看到你或看着你,我不能告诉你什么。你去年夏天6月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聚会上。即便是如此,我仍然无法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

如果他要启示它,你会全心相信他吗?会众们愿意相信他吗?呐,这里有另一幅像井边的男人和女人一样的画面:我们的主和撒玛利亚的妇人。呐,站在这里的这个女人可能是一个批评家。我不知道,她可能是个基督徒。我无法告诉你。
哦,有多少人在周三的聚会上看到那个跑到台上的家伙?他们以为是心灵感应,所以才会导致了那种麻烦。有一个人到了那里。
85

当他跑上台的时候,他把他的卡,他告诉….他走到讲台上,他说:“你好。”

我说:“你好,先生。” 他说… 我说:“你没有什么问题。”
他说,“是的,我有。” 我当时累了,已经在队伍的末尾了。他说,“是的,我有。” 说,“看看我的祷告卡上面的。”
我说,“我不在乎你的祷告卡上有什么。”
他说,“我得了肺结核,我得了,哦,各种各样的东西。” 瞧,我当时就看出了他的把戏。他说,“嗯,看我的祷告卡。”
我说:“我不知道你的祷告卡上写了什么,先生;我无从得知。但我知道你现在没有什么问题。”
他说:“嗯,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我无法告诉你。你可能只是坐在下面,就被治愈了[磁带不清楚]。
他说:“原来是这样,是吗?” 然后主就带着一个异象来了。
86

我说:“为什么魔鬼放了那个在你心里,要在神面前说谎?” 我说:“你放在祷告卡上的东西,你现在就得着了。” 我说:“你是个传道人,那个坐在看台上穿着灰色西装的人,就是昨晚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你坐在房间里,桌子上铺着一点绿色的东西,你告诉你妻子,说你知道那是一种心灵感应。然后你拿了一张卡,来到这里。

那个家伙在那里站了起来,说:“伯兰罕弟兄,那是事实。我就在那里和他在一起。”
我说,“呐,你的祷告卡上有什么你就得着了什么。” 六个月后他死于癌症。嗯哼,嗯哼。
87

那个在聚会的时候雇了这个家伙的人怎么样?(不是施魔法的。你怎么称呼那些去营地给人施咒的家伙?你知道让他们像狗一样叫吗?)….催眠术。

当时我在为病人祷告,我一直感觉到邪灵在某个地方。通常会有一些在周围,你知道的。所以,你要让基督徒们持续祷告,使他们降伏。
然而,之后,它一直在变的更糟,我看过去,我看到了异象。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听魔鬼的话?” 我说,“既然你做了这事,你就不能从你的座位上移动了。” 而那个人现在还在瘫痪着。没错,当天晚上他们就把他带出了大楼。
他曾多次写信说:“我可以来参加聚会吗?”
我说:“在神面前悔改吧,这是你自己带来的。与我无关。” 没错。
88

所以要小心。我们不是在演教会。它是主耶稣。几百个这样的事情。凤凰城的那个警察局的警官怎么样?你可能在报纸上看到了。他在聚会上完全疯了。坐在那里,他以为他知道… 他以为这是心理学,但他发现这是主耶稣的灵。没错。

他们用泥巴和其他东西在他身上下药,想让我按手在他身上,就像那样。我说:“先生,我与此无关。是你干的….”
他的妻子说:“但是,伯兰罕先生,不要那么无情。”
我说:“不是我;是他自己在神面前的罪。” 弟兄,是他自己带来的;我对那个不负责任。我只对信的人负责。
神说:“要使人相信你,要真诚,没有什么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 但如果是一个不信的人,我跟那个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据我所知他可能现在已经死了。有上百件这些事情发生。
我希望我能告诉你在非洲,在印度,巫医是如何坐在博… 你不要以为他们不会出现。他们肯定会的。从来没有一次,从来没有一次,它曾经发生过…但主耶稣在现场运行。他是神。肯定的。呐,保持真正的敬畏。留在你的座位上。
89

女士,如果我能帮你一些忙…如果是家庭,经济,疾病,或者是其他一些的什么,我所能做的都十分有限。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我会诚心诚意的去尝试帮助你。

但现在,如果是通过赎罪来解决的事情,那就是已经完成了的工作。这将是你的信心。如果神愿意向我启示,膏抹你心里的东西,你会相信这是跟那个女人说话的同一个主吗?呐我现在不是你的弟兄。我只是一个男人。但你要相信这是在井边和那个女人说话的同一个主,他说他接触了她的灵,然后说出了她的问题在哪里。你愿意同样的相信吗?
90

呐要敬畏。你受极度精神紧张的困扰。而且你的腿也有问题,你想让我为你祷告。没错。如果是真的,请举手。你想让我说的不止这些。只是为了帮助你:你做过一次手术。那是在你的喉咙。当然,我可以看到疤痕。他们切除了一个甲状腺肿。但这里还有一些你看不到的东西。他们还想在上面做一些别的处理,那是手术后长出来的粘连,他们想把它们切开。这是 “主如此说”。没错,是这样的吧?如果是,请举手。现在你相信了吗?你相信吗?

你们坐在下面的相信吗?这个女人还有别的什么,我想和她谈一分钟,因为她有其他的问题,或者说她的心事。
是为了别人。那是个男人,他不在这里。我在这里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他的灵。没错,这是你的丈夫。这就是你为着祷告的。如果是这样,请举手。如果神能告诉我你丈夫的病症,你愿意为他相信吗?是他的耳朵。没错。现在就去相信吧。一切都会过去的,主奉耶稣的名。
91

你全心相信吗?呐,是伯兰罕弟兄吗?不,先生。耶稣在世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在这里向外邦人宣告他自己….就在他来临之前。你相信吗?

如果主愿意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也会相信他吗?我希望至少让三个人通过队列。三是一个确认。
你不是为自己而来。你是为别人而来。一个亲戚,你的婆婆。而这是一个精神病,精神错乱。没错,你相信她会走出困境吗?如果你相信,就按你所相信的一样去接受它,愿主应允它。
92

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那个心脏病吗?你相信吗?好的。你可以得到它,瞧。呐,你看,她从来没有触摸过… 她触摸到了什么?她离我有三四十英尺远,但她做了什么,朋友?你说:“圣经上有记载吗?” 绝对的。

一个女人摸了他的衣服,他说:“谁摸我?我感觉到我虚弱了。” 或者说,能力(就是力量)消失了。有多少人知道那个?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现在能触摸到他吗?你们这些读圣经的信徒,有多少人知道圣经说:“他是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这都是圣经上说的。
呐,都结束了,姐妹。你现在可以回家了。你的信已经让你好了。你不需要祷告卡;信心就可以成就了。
93

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吧,女士?我想,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但神了解我们俩。我们出生时也许相隔数里,相隔数年,但神知道我们俩。如果他愿意启示我你来这里的目的,你会接受吗?你知道有一天我们都会站在他的面前。如果我可以帮助你,却不愿意做,我就是一个可怕的人。

你真的全心的相信吗?你相信胃病会离开吗?你真是太真诚了,孩子。都结束了。去吃你的晚餐吧,好好享受吧。是神经问题引起的。这是消化性溃疡的症状。只要不疑惑。去吧;你会好起来的。
94

如果主要启示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全心相信吗?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他是不是很奇妙?你知道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而且你知道,站在你的弟兄面前,你是不会有这样的感觉的。如果会众还能听到我的声音,那道光,那道火柱,带领以色列的孩子们,那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的,从神那里来,又回到神那里去的。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保罗,使他失明的那根火柱。那一位,他的照片挂在华盛顿特区。我们带来了它,它站在我和这个女人之间。

这个女人心里有很多烦恼。没错,她正忍受着严重的痛苦。 膀胱问题。这很糟糕,不是吗,姐妹?非常紧张。你心里有一个人,你家里有问题了。那是你心里的事。那是你的丈夫。不道德的行为,与另外的一个人。而且这人得了癌症,你知道吗?他快死了。他是个罪人。那是真的。现在去相信吧。主神啊愿你应允。
95

你相信吗,女士?我对你是个陌生人。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你,但是… 你相信胃病离开了你吗?你全心相信吗?你可以拥有它了。

我一直看到这里有一个得了疝气的婴儿。我不知道… 在这里,它躺在这位女士的腿上。好的,女士。神祝福你,你刚才触摸了他的衣裳。主与你同在,女士。那婴儿是[磁带不清楚]。
如果你能信,凡事皆有可能。只要你相信。现在孩子的异象已经从我面前消失了。
96

你在受极度的神经紧张的折磨。而这个神经状况之所以糟糕,是因为你刚刚经历了一个女人要经历的时期,叫做更年期。在这个更年期的时候,你有一个很大的挣扎,是敌人的欺压。在这段时间里,你得到了祷告。你得到了释放,但却让你留下了神经紧张的毛病。这就是事实。

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 或是,他的仆人吗?这不是你心里的全部。你还有别的事。那是给一个你所爱的人的。那是一个姐妹。那个姐妹不在这里。她靠近一个大湖。那个湖是伊利湖。而她在医院里。她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她得了癌症。癌症是在肠道。她已经经历了几次手术,又到了另一次手术的时候了。这是 “主如此说”。现在相信吧。愿神应允你所求的。
97

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吧,女士?我们有三个人通过队列了吗?圣经说:“要凭两三个人的口做见证,句句都要定准。”你现在相信了吗?全心相信?那还剩下什么?就是你对他的信心。你有信心,对着面前的山说:“你要挪开,别挡我的路。癌症你要离开,瞎眼你要离开,残废你要离开。你要被进投海里,因为我是为了主耶稣而前进的。” 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会发生一些事情。

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全能神的同在中?那就是他。你将在审判时站在他面前。他不是说:“若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我就在他们中间。” 那是他的道对吗?
98

等一下站在这里的这个女人。我们让她上来了。如果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那是真实的吗?也许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昨晚在这里。你坐在下面的会众席上。好的。那我完全不认识你。我对你一无所知。你比我年轻得多,我也从来没见过你。但如果主耶稣愿意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你愿意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会众会相信吗?那就永远解决问题了吗?这个女人和我在这里,我们都举起了手,我们不认识对方。今晚我们站在这里,我们第一次见面。

99

现在什么能做到呢?我能做到吗?这需要神来做。现在你不得不承认,它必须通过一些超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呐,这取决于你认为它是什么。如果你认为是别西卜,那么你就会得到他的奖赏。如果你相信是基督,你就会得到他的奖赏。没错。这取决于你的想法。

而你们会众要继续祷告。哦,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现在发生。你知道,我肯定,我祷告神在你们的面前使我蒙恩。
在我看来,这栋楼里就像一团雾,因为我已经摇摇欲坠了。肯定的,我是如此虚弱,我几乎无法离开这里。如果一个女人碰了他的衣服,能力就从神的儿子身上消失了,何况我这个因恩典而得救的罪人呢?
100

由童贞女所生的… 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一个女人触摸了他的衣裳。看看今晚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在做这个—这个女人是谁?我一无所知。这得需要她自己的信心来做。这只是一个恩赐。我不操作它;她来操作。你来操作它。这个女人来做这个事。

呐,在大的异象中,神下来,告诉我所有关于要去的一些地方,要做的事情,会发生什么。我就准确地告诉人们。我今年四十八岁。几千乘以几千次几万次都发生过。而没有一次失败过。全世界没有一次。
到各国去见不同的人,甚至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我无法说出他们的名字。我讲不出来。我只能是把它拼出来。就是这样,每次都很完美。这是基督在他来审判之前彰显自己。
101

呐,如果人们还能听见。这位女士一定病得很重,因为她一直在医生的照顾下。他正在为你的手臂做一些事情,或者是在你的手臂上缠着一些东西。这是为了量血压。是你的血压不正常。没错。他在给你建议,它真是太糟糕了,直到变成了危险的症候。没错。这就是 “圣灵如此说”。他建议你做一些事情… 我相信我听到他说,去梅奥。他是这么说的。你相信我在看着那个血压吗?是260;你的血压。完全正确。但你不是来自明尼阿波利斯或明尼苏达州。你是来自森林之乡—平坦,低海拔,森林之乡。你住在一个地方附近,那里有一个湖。湖在一个奇怪的…爪爪… 爪爪湖。而你来自密歇根州。你在一个叫道吉亚克的城市附近。这是你住的地方。你的名字叫伊夫琳-皮尔斯。没错。现在去相信并且好了吧。

让我们感谢主耶稣,赞美他。如果你能相信,凡事都能。
102

呐,我捕捉到了一个想法:这是读心术。女士,把你的手放在我手里,就一分钟。如果主愿意将你的问题启示给我,你愿意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这位女士,神会让你的血液恢复正常,贫血的症状会离开。你相信吗?那你就欢欢喜喜上路吧,为了神的荣耀,你会好起来的。全心的相信吧。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女士。如果主神愿意向我启示,用这样的方式来看,你看这不是心灵感应,瞧。如果他能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就会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对吗,女士? 当然,愿他能应允。
这个女人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有一个黑色的阴影笼罩着这个女人。她得了癌症。没错,你相信他能治好你吗?去吧,接受你的医治吧。为了神的荣耀,你会好起来的。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103

你相信神会医治坐在那里的你的心脏病吗?那就去上路呼喊赞美神吧。

呐你也有心脏病。而且你差点得了关节炎。因此,上路吧,耶稣基督使你康复了。你相信吗?
女士,你觉得呢?坐在那里的你相信神会医治背部问题吗?好吧,上路吧,欢欢喜喜地说:“主耶稣,谢谢你做了这些大事。”
你有一个妇科疾病,你紧张,有心脏问题。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欢欢喜喜地上路吧。
有多少人想欢欢喜喜地上路,感谢神?举起你的手。站起来。(我要赞美他,我要赞美他。)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来祷告。
104

主神,天地的创造者,永生的作者,一切美好恩赐的供应者,你的灵在这里,主啊。它以能力和信心给人们施洗。我指证魔鬼。他是有罪的,他是虚张声势的,我们已经揭露了他的行为。奉耶稣的名,离开每一个生病或受苦的人。为了神的荣耀,我这样请求。它将会应验,因为神已经应许了。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因主血能洗净众罪污。
赞美耶稣(你是认真的吗?
听我作为他仆人的话。举起
你的手,赞美他,它会离开的。)
赞美神的羔羊 (哦,他在这里!
圣灵运行在这整个楼里,一遍一遍地为他们施洗,
寻找一个能进去的地方。)
因主血能洗净众罪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