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127 耶和华以勒

1

…向你伟大的名字献上感恩…使我今晚能有幸来到这里。我们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原是不配接受你如此多祝福的造物,但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过犯,帮助我们成为你亲爱的孩子。我们求圣灵今晚造访我们,用奇妙的方式对我们说话,并通过我们说话,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的。阿们。你们请坐。

我刚刚跟我在印第安纳州的太太通了一会儿电话,当我正跟她说有多少雪的时候,我的小儿子来电话旁边,小约瑟,约瑟说…他才两岁;他说,“爸爸,你回家来吧;我上去为病人祷告。”我觉得那很可爱。
2

这小男孩,你们很多人都知道小约瑟的故事。主在他…来到世上的六年前,就让我看到他了。他应许给我一个男孩,因为我很喜欢约瑟。我跟他很有共同感受,因为他出生后,能看到异象,能解梦,但他却被他的弟兄们无端地憎恨。我总是为约瑟感到难过,有一天我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个小壁橱里哭泣,主说:“你要有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约瑟。”

嗯,我几乎不能明白这一点,因为我的妻子不能正常生育;她必须要剖腹产。医生说,除了她生的那个孩子,她再也不能有别的孩子了。四年过去了….两年了,(对不起)我们知道她又要做母亲了,有人说,“这是约瑟吗?”
我说:“我不知道。”
然后,当它出生的时候,是个女孩。他们说,“你说的是约瑟芬吧。”
我说,“不,我说的是约瑟。”
医生说,“伯兰罕先生,”他说,“他们必须给你的妻子做手术;她不能再有孩子了。”
我说 “哦,不行。”我说:“我会有一个男孩出生的。”
他说:“不可能的,伯兰罕先生。”
我说:“会的(瞧),因为主已经这么说了。”
嗯,他说,“好吧。”所以他就让她走了。然后,过了四年,她又要做母亲了。
于是有人说,“这是约瑟吗?”
我说,“我不知道,但约瑟会来的。”
所以当护士从产房出来时,她说,“伯兰罕牧师?”我说..我当时和等待的父亲们在外面。
我说,“是我,女士,”
说,“你有了一个很好的,七磅重的男孩。”
我说,“约瑟,你过了这么久才来,但爸爸很高兴见到你。”嗯,他确实是个好孩子。我祷告神让我来好好抚养他。
3

呐今晚,我们会直接进入聚会,尽量不耽误大家太久的时间…我祷告主会给我们一个对我们内心有益的信息。我正在努力… 如果主愿意的话,我将要努力,让教会披戴上一些信心,以后,如果可能的话….

我妻子说:“聚会怎么样?”
我说,“很可爱的人,是我曾经有过的最小规模的人群。”但这是由于天气的缘故。当聚会进行到建造的时候,那么,我想,如果我们能让这个小团体被教导到如何接受基督,那么,这将是对那些后来的人的巨大帮助。
而我们….
4

我在教会中发现的一件大事是:他们很害怕。而我想试着,用圣经来说明,你没有权利害怕。

所以我希望大家今晚翻开圣经,创世记第22章,从第7节开始读。
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我父。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
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一只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而在第十四节:
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看见。
5

我想把这个作为题目:耶和华-以勒,愿他加添祝福在这道上。

呐,我们要慢慢来,让你一定要确定得到它。神以七个救赎的名字向百姓显现。这就是他对他子民的属性:七个复合的救赎名字。耶和华-以勒是一个。耶和华-拉法(也许明天晚上再讲。)是二,然后是耶和华-尼西,盾牌,再往下:七个复合的救赎名字。你不能把这些名字分开。
6

呐,回到这栋楼里,在某处,你会发现一张主的天使的照片。而拍下那张照片的晚上,F.F.博斯沃斯博士,今天下午下葬了,将近一百岁了,他是….我们那时在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休斯敦的一个大教堂,浸信会礼拜堂的一位传道人,贝斯特博士,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他说:“伯兰罕先生不过是一个宗教上的弃儿,他应该被赶出这个城市,我应该很乐意做这事。”

嗯,那是报纸上的一篇大头条,是报纸上的付费稿件。没有人说什么,然后他挑战我第二天去参与一场辩论,或在道上辩论。嗯,我自己并不相信辩论;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辩论。
7

当我第一次在浸信会被按立的时候,我以为我是信仰的捍卫者,而我发现每次你和一个人辩论的时候,他们都会带着他们来时的想法离开。如果他们不是被预定得永生的,他们永远不会接受它的。这是神的做法。“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

记住,圣经说,以前的人(瞧),这些人,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是自古被定受刑罚的。所以不可能…如果圣经说他们会做,我们只要记住,他们会去做的。
8

而我不会听它的。第二天,《休斯敦纪事报》又发表了一篇文章,说:“这说明他们是由什么组成的;他们害怕攻击这道…..或者,对付这道。”

这对博斯沃斯博士来说实在是太难忍受了。他来到我在赖斯酒店的房间里;他说:“伯兰罕弟兄,公众会认为我们只是一盘散沙,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我说,“博斯沃斯弟兄,你永远不会在争论中有什么收获。”我说:“至少有…有三万左右的人。”我说:“其中有七八千人坐在那里,是我们要为他们祷告的。为什么我们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信的人身上,而让成千上万的人得不到祷告呢?”我说:“耶稣说,’任凭他们吧!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我说:“随他去吧。”
但他说,“伯兰罕弟兄。”祝福他的心;他今晚在神那里安息了。他说:“让我来做吧。”
嗯,贝斯特博士只有三十五岁左右,刚从学校出来,光鲜亮丽的学者;博斯沃斯博士那时已经快八十岁了。
9

我想到迦勒,当他拿着剑说:“我四十岁的时候,约书亚把这把剑放在我手里;今天我已经八十岁了,我今天和当时一样强壮。”他证明了他也是一样强壮。

于是我说:“博斯沃斯弟兄,如果你答应我…”楼下有很多记者在等着—已经等了好几天了—看我们会给出什么答案。我说:“如果你答应我,你不会吵架…”
他说:“我保证。”嗯,他就跑下去告诉了记者。嗯,你知道报纸会怎么大肆渲染,大标题:“教会的皮毛会乱飞”。所以我们不得不去大体育馆去找人。这就向我证明了,有一天,当逼迫来临的时候,永生神的教会会成为一体。
专列、飞机一整天轰轰轰轰地,把人带进来。那是什么呢?当它席卷全国的时候,人们从加拿大一路过来,飞到那里去。那是什么呢?他们不管是神召会,还是四方教会。那是什么?他们为之站立的事业受到了质疑,他们要来捍卫这个事业。他们来了,直到把山姆-休斯顿体育馆挤爆。
10

嗯,我告诉他们,我不会下去的,因为我不喜欢争论。对我来说,经文不是用来争论的;而是用来活的。因此尽管,那天晚上他们收拾东西的时候,我说:“我不下去了。”那么后来到了晚上的时候,好了,我实在是躲不开了,所以我就对我妻子说:“我们下去吧。”所以,她和我,还有小女儿,还有我的弟弟… 两个警察帮我们挤进去,我去了看台上30排,一直往上走。当我坐在那里时,我把大衣领子都拉起来了这样就不会被认出来,因为我们正在进行一场精彩的聚会。

博斯沃斯先生起身… 呐,主持人等等,他说… 嗯….赛依-拉姆萨尔(你们很多人都认识赛依-拉姆萨尔,保罗-雷德的歌手。),那天晚上他在唱歌,他做了一个小小的声明;他说:“我在报纸上读到,他们说伯兰罕先生应该被赶出这个城市,因为他是宗教异端。”他说:“如果你们这些人愿意多花点时间,把私酒贩子赶出你们的城市,而不是把来这里举行复兴的敬虔的人赶出去,这个城市就会变得更好。”于是全场一片哗然。所以我知道贝斯特先生输了,就在那时。
11

因此,当讨论开始时,博斯沃思先生想…主持人说,他们会让博斯沃思先生先发言,然后是贝斯特先生,最后他们会有一个辩论。然后我们…我听着,博斯沃斯弟兄说:“我问一个问题,如果贝斯特先生…”呐,他有三十分钟的时间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说:“我将向贝斯特先生提出一个问题。”他说:“首先..”他是这样说的:“我有六百节新约圣经的经文写在这里,如果贝斯特先生能把这六百节经文中的任何一节,用经文证明它是错误的,就是基督现在对病人的态度和过去是一样的;如果他能用经文反驳,我就坐下来。”

而贝斯特先生不接受;他说:“我上去以后会处理好的。”
嗯,他又对主持人说:“我可以再跟贝斯特先生说句话吗?”
他们说:“可以。”
他说:“贝斯特先生,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是 “或 ”不是“,只需要说 ”是 “或 ”不是“,任选其一,我就坐下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这是很见分晓了,你知道的。哦,有些人认为这是一堆狂热主义,但它是坚实的真理,神的福音。肯定的。
12

于是他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他答应他会回答 “是 ”或 “不是”。他说:“耶和华的救赎之名是否适用于耶稣,是或不是?”就是这样。如果他说 “不是”,他就不是耶和华-以勒,那么他就不是救主。如果他是耶和华-以勒,他是耶和华-拉法,医治者,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贝斯特先生不愿意回答他。他很清楚。嗯,那个今天被安葬的英勇老人的魂,拿着经文,把那个年轻的学生捆得结结实实的,他没有什么可讲的了。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讲了一个很好的基督门徒会布道。我知道浸信会所信的;我自己也是浸信会的人,所以我知道他们教导的什么。他讲的是门徒培训式的布道;他怀疑基督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的神性医治。他说:“神的医治是属于另一个时代的,或者是属于过去的。”当他讲完后,他说:“只有一群圣滚轮会相信这样的事情。”
13

于是博斯沃斯先生说:“贝斯特先生,我想问你一件事,就一会儿。”他说:“有多少人站着….或者说,在今晚的这群会众中,哪些是来自这些大的浸信会的….(坐在那里的浸信会牧师至少超过三十人)。在这群会众中,有多少人是来自休斯敦这里的浸信会的,能否站起来,见证神已经医治了你,自从伯兰罕弟兄来到这个城市以后?请站起来。”三百多人站了起来。说:“对此你有什么可说的吗?”

他说:“把那个圣滚轮,那个神医带出来,让我看他行个神迹。”
他说:“他每天晚上都在这里,但他不是表演神迹。他只是为病人祷告;仅此而已,贝斯特先生。”
他说,“让我看到他催眠某人,然后让我看到他们从现在起一年后的样子。”真是太无礼了。然后他说,“我想看到它完成。”
14

那么就在那个时候,博斯沃思先生说,“我知道伯兰罕弟兄在会众席上。那么,如果他想上来解散会众,可以,但我答应他,如果他不想的话,我不会叫他上台的。”嗯,没有人知道我坐在哪里。

我弟弟对我说,“安静坐着,比尔。”
我说,“嗯,我不是坐着不动吗?”所以我就只是坐在那里。就在这个时候,主的天使靠近了我。我站了起来。
霍华德说,“坐下,比利。”
我妻子说:“你看。不行的,霍华德。”霍华德抬起头来。
五百个或者更多的引座员把手拉在一起;我走到讲台上。我走过去和贝斯特博士握手,我说….我面对会众席,我说:“你们不要为难贝斯特弟兄。”我说:“因为那个….”当然,他输了这场辩论,连一只脚的立场都没有,连一句经文都没有。所以他输了辩论;他非常生气。
他在那里走来走去,说:“哦,”他打了一个牧师嘴巴子,他们不得不走过去,让他离开那个牧师。他就说….
15

我说:“不要为难贝斯特兄弟,因为他有一个爱他的母亲。”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朝鲜,那么去,打仗……”我说:“尽管我不同意他在经文上的观点,但作为一个男人,没关系的。”你瞧。我说:“不要为难他。”我说:“如果说到治病,”我说:“我是想到了撒但对耶稣说的话:’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在我面前行个神迹,让我看着你做。’”好让他成为一个信徒…但耶稣没有做;那个灵还活着。肯定的。“让我看着你做点儿什么。”

士兵们用一块破布盖在他的脸上,打他的头,说:“你知道女人心里的秘密,也知道这些事,你这个先知,告诉我们谁打了你,我们就相信你。”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瞧。他没有开口。这不是扮小丑;是为了彰显神。
16

我说:“但至于异象,那是一种恩赐;那是毋庸置疑的。”我说:“如果我说了真话,神就有义务来证实这个真理。”我话音刚落,那个火柱就来了,从空中呼呼的,在三万人面前,就这样下来了。

而摄影师… 他们本来不应该在聚会进行的时候拍照。那个大相机拍了照片,只是想看看他们能不能拍到。而且在很多地方都看到了,但是他们想知道…曾经有一个报社的记者拍到了,但是不能采信,因为是报社的记者。
然后他们拍那张照片的时候,贝斯特先生走上前去,把拳头伸到博斯沃斯先生的鼻子下面,说:“把我的照片拍成这样,(就在这之前),然后再拍成这样。”他说:“我要剥了那老头的皮,把他的皮贴在我的书房门上,作为神医治的纪念。”但你知道,当他们进去的时候…
17

我说:“现在,神已经说了。我不需要再说了。”然后我走了出去。警察帮我上了车。当我上了车,开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把那个….

拍下它的人是个批评家;他前几天在报纸上写道:“伯兰罕先生用催眠术去除了一个女人喉咙上的甲状腺肿。我看见他用催眠术那样搓手,甲状腺肿就离开了。”非常多的批评,他那天晚上回家,他说,“你知道吗?我不知道该怎么想。”他说:“如果这个人是个天主教徒,我会相信这是正确的。”说,“所有的恩赐都是给天主教堂的。”他说:“但如果他是一个天主教徒,我会认为这是对的。”
18

接着他去了道格拉斯影业公司;你可以….这里是他们的地址和照片上的东西。当他们去冲洗照片的时候,他们拿出了六张底片,他们本来应该为贝斯特先生冲洗在那位虔诚的、圣洁的、老人的眼前晃着拳头的,但每一张都是空白的。神没有允许那台摄影机给那位圣徒鼻子下的拳头拍下照片,像这样,像这样的举止。当他们拿出第七张的时候,照片上有主的天使。爱尔兰先生心脏病突发,晕倒在地。他们派人来找我。

当天晚上11点,它被送往华盛顿特区。一个星期后,它注册了版权,并被带回来,乔治-J-莱西,联邦调查局的负责人,负责鉴别美国的指纹和文件,是世界上最好的,他在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壳牌实验室研究了那照片几天。
那天,当我们都去那里听他的结论时,贝斯特先生说:“谁的名字叫伯兰罕?”我说:“是我。”
说,“站起来。”我站了起来,他说,“过来这里。”我走到他身边。他说,“伯兰罕先生,”他说,“我也曾是你的批评者,我说那些人看到的是心理学。”他说:“但那照相机的机械眼不会接受心理学。”说:“这道光打在镜头上。”他说:“据我所知,在任何时代的人中,”他说:“那些老伪君子(他指的是不信的人)说:’不可能有任何科学的证据证明有超自然的存在。’”但他说:“这张照片谴责了他。这就是当时的超自然存在。”光打在镜头上,他出示了胶片。
现在就在那里,从道格拉斯影业公司拿出来,上面签着他自己的名字,书上也有。唯一的…。
19

几周前… 或几个月前在德国,他们想看看是否能拍到它。当它下来的时候,那个大的德国摄像机拍下了它下来的时候,当它被膏抹的时候,当它在说的时候,当它又消失的时候。德国摄像机拍下了它。

他们在瑞士拍下了它。那天晚上,我得到了超过三万人归向基督。
20

呐,我想说一件事,不是从录音带听来的,而是那个人告诉我的。我是带着敬畏这么说:昨晚在台上,在这下面的会众中,有许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聪明的,有智慧的人,如果那个女人今晚在这里,我并不是要表达什么错误的意思,姐妹;但是一个贫穷的,也许是没有上过学的,黑人妇女,在简单的信心中,看见了那光在移动。她昨天晚上来到讲台上,还没能上到这里,神就把她的关节炎之类的胳膊伸直了,就在这里,让那些坐着的人很奇怪,就坐着奇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神是真实的。

如果今天晚上我死了,这是我在地上的最后一个晚上,全世界千千万万的人都知道是这样;科学界都知道是这样。这是事实,我们生活在最后的日子里,伟大的耶和华神,他曾带领以色列的孩子们,曾在圣徒保罗下到大马士革的路上,在火柱中向他显现,曾与彼得在监狱里,今晚就在这里,无论是科学上还是物质上,都在复活中证明了自己。阿们。
21

耶和华-以勒,主必为自己提供祭物。哦,我们现在要回去到这个画面的背景,大约二十分钟。亚伯拉罕和以撒,应许的孩子…

呐首先,在创世记12章,我们发现亚伯拉罕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很多时候,当人们看到恩赐的运行,或者是什么的时候,他们想让它像真正的圣人一样。这不是一个圣人;是圣灵。
就像我昨晚说的,就像彼得说的,“圣山…”这不是圣山,是圣洁的神在山上。而且我们谁也没有权利宣称自己的圣洁,我们所安息的是神的圣洁。我没有,你也没有。如果我们有,神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他只接受基督;而我们在基督里死了,他就通过基督接受我们。
22

当亚伯拉罕从巴比伦下来的时候,神就呼召他,也许他是从拜偶像的家庭里出来的。圣经说,恩赐和选召是不经过悔改的。神因着预知,在教会中设立了使徒、先知、传福音的人、教师、牧师。神藉着预知把他们安排进去。在创世已先,他就知道他们每一个人。

他知道,正如罗马书第8章告诉我们的,他就可以….在任何一个男孩出生之前,他就恶以扫,爱雅各。因为他的预知,让他可以预定万物,使之共同为他的荣耀效力。这就是伟大的耶和华。“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这就是圣经上说的。所以不是你有多努力;而是神为你做了多少事。如果你今晚有足够的神来这里,有渴望来听这个信息,你就应该是这个城里最幸福的人,因为神在你的生命里动了工。他正试图带领你到源泉去。他爱你。
23

我想让你注意亚伯拉罕和他的父亲一起从巴比伦下来,住在示拿地,也许,在那里有他的生活。他的妻子是撒拉,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呐,他七十五岁,撒拉六十五岁,在神对他说话,与他立约之前。六十五岁的女人,七十五岁的男人,神说:“你当行在我的面前,并作完全人。”神与亚伯拉罕立约,是无条件的,是没有带任何条件的。“如果你这样做,我就会做… ”他曾经跟一个人这样立过约,亚当,而他违背了。
人违背了他的承诺,神不能违背他的应许。所以神定意要拯救人,他无条件的跟亚伯拉罕立约,告诉他:“我已经做了,要这样发生,要….这是要发生的,你老了要到我这里来。”
24

哦,你说:“这让我感觉很好,伯兰罕弟兄,如果神跟我立这样的约,我就会感觉很好。”嗯,他做到了!这约不仅是与亚伯拉罕立的,还有他之后的种子: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你说:“但我是外邦人。”

圣经说,“当我们在基督里死了,我们就会继承亚伯拉罕的产业,按着应许成为后裔。”呐,如果你是教会成员,并不意味着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如果你被圣灵重生了,你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亚伯拉罕所拥有的信心,就会住在你里面。而亚伯拉罕把一切与神的应许相违背的事情,都称为无有。无论多么令人鼓舞… 或者说,令人沮丧,亚伯拉罕仍然拒绝看任何东西,除了神说的真理。那么我们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几乎对神说的一切都怀疑,从一个晚上到另一个晚上都不能相信。你看到了我们作为永生神的教会是一个多么可怜的形体吗?
25

好的。呐,当神拣选亚伯拉罕之后,做了一件事….他呼召是为了分别。当神呼召任何一个男人或女人的时候是做成了这么一件事:把你自己从世界中分离出来了。他对亚伯拉罕说:“从你的亲族中出来,”他对亚伯拉罕说,“我将祝福你。”如果你注意到,他从来没有祝福亚伯拉罕,直到他把自己从他所有的亲族中分离出来,包括罗得和所有的人。

呐请注意,当他们继续… 呐,你能想象亚伯拉罕回家告诉撒拉吗?他从她年轻的时候就和她生活在一起,而现在,让我们看看,她已经六十五岁了;也就是过了更年期二十五年。她一直都不能生育。而在这里,神说要给他们一个婴儿,整个世界都会从这个婴儿得到祝福。
26

而现在,如果神不改变,你能想象今天一个七十五岁的男人,一个六十五岁的女人,下去找医生安排生孩子吗?嗯,他们会说:“你最好盯着点那个老人;他有问题。”

但他相信神的话。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他不在乎医生说什么;他知道神说什么。现在,医生没有错,但医生只是不知道神说了什么。
你能想象一下,说,“呐,撒拉,你去市中心买要准备的婴儿服和别针,并做好一切准备,因为我们要有一个孩子了。”医生可能会替她检查,她是… 绝对会一直不育。嗯肯定的,一个六十五岁的女人必须是那样;还能是什么呢?
27

呐请注意,他在25年后都没有给她孩子。但一直以来,他们… 亚伯拉罕没有因不信而错失神的应许,而是刚强,把赞美归给神。这就是我喜欢的:把荣耀归给神。我可以看到在头二十八天之后,他说:“撒拉,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有什么不同。”
“荣耀归于神,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有的。”又过了一个月,“撒拉,亲爱的,你感觉如何?”
“没有什么不同。”
“荣耀,这将是一个更大的神迹;无论如何都会有它的。”
你可以求神医治你;“我早上觉得不舒服。”哦,做一个亚伯拉罕的儿子!把那些没有的东西称做有的!因为神是这样说的。
28

“你怎么知道你要生这个孩子?”

“神这么说的;这就解决了。”哦,如果亚伯拉罕的儿女都围绕在这里,那不是很美妙吗?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几年过去了,十年了。“撒拉,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一点都没有,亚伯拉罕。”
“嗯,荣耀,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拥有它,神说了。这就解决了。只要把别针准备好;它就要来了。你不要担心。它会准时出现。现在只是会有更大的奇迹,在这之后。”
而我们都很难从一天等到另一天,从一个晚上等到另一个晚上来接受祷告。然而,神说,按照应许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后嗣。那么,亚伯拉罕里面的灵,肯定不在教会里,或者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了。这约是与亚伯拉罕的后裔:与他和他以后的后裔立的,直到永远。何等的应许。哦,我是多么爱神那可称颂的道。
29

亚伯拉罕必须与他的亲族分离。许多时候,它使你与不信的人分离。“哦,”说,“我昨晚得救了,但是你知道吗,马大,和我一起跑来跑去的那个人,她说她相信那是一群圣滚轮。”小心,姐妹;你正处在危险的地带。你最好把自己和你所加入的那个老的、不信的、桥牌俱乐部分开。你参加的那个老的、社交的、牌局,你最好把自己分开,从那些不信的人中间走出来。肯定的。

30

神要的是分别出来的人;世界要的是混血儿,一些年轻的好莱坞酋长,他把头发梳到后面,在鼻子上涂上香水,在台上走来走去带着一个小小的,“啊-门”标牌,他去游泳,打牌,玩儿邦科游戏,还有类似的事情,允许所有的事情,而不会对教会传讲真理,告诉女人她们可以想怎么穿就怎么穿,“没关系,那是老式的。”他只是还没有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

我宁愿有人在我的教会里讲道,他甚至不知道他的ABC或知道豌豆和咖啡豆的区别。只要他知道基督在他复活中的能力,我宁愿要他,而不是所有的学生和学者,这些神学机器孵化器孵出来的。我并不是想引用错误的事实来粗鲁。我们要的是认识神的男人女人,把自己和不信的人分开。
31

很多时候而且… 每次一个人做了任何有价值的事情,他是独自与神同行的。但我们认为我们必须有一些伟大的东西在我们身边来使我们觉得安全。信徒有:天使的陪伴,圣灵在周围环绕。天使是安了营的;他们不离开;他们就在他们身边,那些敬畏主的人。他们留意每一个运行。

有一次,一位先知在多坍—就是以利沙—呐叙利亚人进来了,把整个城墙围住了。当基哈西站起来向外看时,他说:“哦,看那些叙利亚人。”
老先知以利沙揉了揉眼睛,环顾四周,说:“嗯,我们的人比他们的人更多。”基哈西环顾四周,说:“我什么也没看见。”也许你们很多人昨天晚上没有看到,但是那个黑人老太太看到了。
说,“主啊,打开这个孩子的眼睛。”当神开了他的眼睛时,那位老先知的周围都是火天使,山上有火,还有火的战车。确定的,他走出去,弄瞎了他们的眼睛,不是身体上的瞎子,是灵里的瞎子。他们无法理解。他说:“你在找以利沙吗?”说,“来吧,我会告诉你们他在哪里。”直接把他们引到了埋伏的地方。哦,是的。
32

今晚整个世界都对神的事情视而不见。只是神所拣选的少数人能够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在寻求它。

被呼召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中间去住。当你真的重生了,与世界上的事情分开了,你就被要求住在陌生的地方(你以前从来没有住过。):在基督耶稣里的属天的地方,圣灵下来彰显自己,那是神在宣告他是谁。我们一起在基督耶稣里坐在属天地方。这是何等的地方。
33

呐注意,他和那些说不同语言的人在一起,但他是在神的约中。后来过了很多年,到他差不多一百岁了,他就问主:“这事要怎么做成呢?”

主说:“亚伯拉罕,你出来到这里,我就告诉你,我要怎么做。”于是亚伯拉罕就出去了。
呐,我要你们仔细听好。我们只是直接去到最高点来得到一个题目。哦,这道是如此的好。你只是被包裹在其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
他说:“来,我给你看我要怎么做。”他带亚伯拉罕出去,说:“给我预备一只三岁的小母牛,一只三岁的母山羊,给我预备一只三岁的公羊,一只鸽子,一只斑鸠。”他把那牲畜切成两半,摆在地上,但他没有把斑鸠和鸽子切开。所以亚伯拉罕把所有的禽类都赶走后就退回去了,直到傍晚来临,太阳开始下山,之后观看什么临到了亚伯拉罕。
34

哦,阿米尼乌斯派的弟兄们,我不是说要掐你们的脚趾头,但只要稍微听一会儿。我不是想要把这个硬塞给你们,但我希望你们能听一分钟。

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亚伯拉罕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以表明他和这个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这个约要完全是神的恩典,是无条件的。这里没有一样是他们可以做的;神要无条件地做这事。亚伯拉罕睡着了。“亚伯拉罕,你在画面外头了。”那么当他睡觉的时候,意味着他会死。死亡是我们每个人应得的。在那之后,他看到一个巨大的烟炉,当那个烟炉开始冒烟的时候,就代表着地狱。每个罪人都注定要下地狱。
什么是罪人?一个喝酒的人吗?一个犯了奸淫的人?什么是罪人?一个不信的人。无论你多么虔诚,多么圣洁,都与此无关。你的圣洁不会比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更多。而耶稣说:“你们是属于你们的父亲,就是魔鬼。你父亲的事,你也要去做。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每一个不信的人都必须下地狱。
35

接着在那之外,他看到了一点白光。呐,看这一点白光做了什么:它从动物的切块之间穿过。神与亚伯拉罕立约,预示着他要做的事情。

呐,我很荣幸能好几次在世界各地实际地传讲这福音。
呐,在美国,如果你和我彼此立约,我们可能会下去吃点东西,然后互相握手。“我同意这样做,弟兄;我会在某一天到你的教堂去。”我们互相握手;这就是一个约定。
呐,在日本,当他们立约时,他们会拿着一小盒盐。当他们彼此立约的时候,他们会往对方身上撒盐。这就是日本的约。
36

但在东方,他们怎样立约,他们取一只动物,把这只动物杀了。他们站在死尸之间….更确切地说,是死尸的尸块之间,当他们站在这些块子中间时,他们就写下了约。“我同意这样做,这样做,这样做。”然后他们把它撕开。一个人拿着一块,一个人拿着另一块,他们举着手发誓:如果这个约被破坏:就让他们的身体像死去的兽一样。但是当这个约被承认、被确认的时候,这两块都要跟另一块对接。你不能在纸上写出来而救自己的性命,要让它和它对接,那纸上的每一小块都要接得恰到好处,完美无缺。

神在这里显明了什么?他在这里表明:他藉着他的儿子耶稣基督的死,藉着那只公羊,藉着摆在那里的祭牲,与百姓立了一个约。他在各各他取了他亲生儿子的性命,就把他撕开了,他带着他的身体到天上去,放在他的右手边。他从他身上取出了灵,就是圣灵,回到地上。而在耶稣基督里的圣灵,也要在他的教会里运行,使他们在被提的时候合而为一,否则在那个时候就不会上去了。在耶稣里面的圣灵,必须在他的教会里,否则这两块就不能对接,教会的生命和基督的生命不能对接。他的身体坐在那里要使我们和好,在我们认罪的时候要代求,圣灵在教会里。
37

教会在哪里?耶稣基督应该活在世上,行在世上,做着和他在地上时一样的事,今天的教会在哪里呢?教会就在这里;它不是某一个宗派,而是由所有的宗派组成的,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被圣灵重生了。这是真实的。

说:“亚伯拉罕,是我要这样做。你与此无关;你的种子也与此无关,而是我要做这事。”阿们。哦,我希望你们能看见这一点。
38

注意,那么当亚伯拉罕一百岁的时候…九十九岁,在创世记第十七章,九十九岁,那撒拉就九十岁了。仍然把赞美归给神,把荣耀归给神,因为他们相信他的道。他们知道这是真理。神又向亚伯拉罕显现,这次向他显现的时候,是以全能神的名向他显现。而全能神在希伯来语中是 “El Shaddai”(伊勒沙代)。

呐,El这个词的意思是 “神”。Shad的意思是 “乳房”,像女人一样的乳房。“Shaddai ”是复数:乳房。所以,他向亚伯拉罕显现的是乳养的神,强壮的神。“我是你的安慰;我是你的力量。亚伯拉罕,你是个老人;就力量而言,你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我是沙代。”不仅仅是一个,而是两个: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所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我是沙代,只要靠在我的怀里,就能获得养育重得力量。”
39

他仍然是全能的神,亚伯拉罕的任何一个信主的种子都可以….如果他有罪,他是耶和华-以勒,为一边的乳房。如果他生病了,他就是耶和华-拉法,另一边的乳房。

就像一个生病的小婴儿在烦躁,很虚弱,它的母亲就把它抱起来,她把它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小婴儿就开始通过乳房汲取母亲的力量。而我们,失去了健康,生病了,崩溃了,我们怎么办?我们凭着信心来到耶和华面前。我们靠着他的胸膛,他的应许,在那里通过他的应许来汲取我们的力量。
亚伯拉罕的儿子们并不害怕这样做。面对任何事情,他们仍然会相信它,并持守着它—亚伯拉罕的儿子—El Shaddai伊勒沙代。
40

不仅是婴儿…婴儿不仅是在汲取力量,而且在汲取的时候得到满足。婴儿在喝奶的时候,他就会闭嘴。他在吮吸,所以只要他在汲取力量,他就是满足的。如果信徒曾经得着过神的应许的应验—虽然他的手仍然残废,他的癌症仍然显现—他已经满足了。他从神的应许中汲取他的力量。阿们。

无论如何你都会叫我圣滚轮的,所以不如现在就开始吧。
哦,如果你里面还有什么可撼动的话,这应该足以撼动你了。是的,当圣灵赐下神的应许,而信徒抓住了它,所有折磨人的魔鬼都不能把他从那里带走。他站在那里,当神给出了他的应许,所有那一切,包括死亡本身,他都会当面藐视它。阿们。
伊勒沙代。“我是你的怀抱,亚伯拉罕。这就是我要做的。”
哦,我们多么想有时间去捕捉更多的伟大片段,但我们到结束的时候了,所以我们要做个收尾。我们不想留你们太久。
41

注意,随着时间的推移,亚伯拉罕…..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告诉了他他要做什么。撒拉怀了孕,生了一个孩子,当她带着这个孩子,小以撒,当他到了12岁的时候,神说,在他的思想中,在外邦人时代结束的时候,也许是在一个叫滑铁卢的地方,“我想让我的应许变得确定,而在这里有一个相信我的人,亚伯拉罕。”说,“亚伯拉罕,我告诉你,你会成为多国的父,你的后裔会像星星和沙土一样。现在,我要你带着你的独生子,就是应许的儿子,我要你带着他上某座山,到了那儿我会让你看见的,在那里我要你杀了他做祭牲。”这会让他有什么样的感觉,那是他唯一的儿子。

亚伯拉罕大概有一百一十五岁了。确定的。撒拉也有一百零五岁了。这是小以撒,这么高的一个卷发小男孩,犹太小家伙;他对他父母的晚年是多么大的安慰。如果亚伯拉罕不得不去告诉撒拉,你觉得他的感受如何?“撒拉,我们明天要带着我们的小男孩,我要上山,去割断他的喉咙。”只是为了让人们有个确据…这一定让他感觉很不好,所以他没有告诉撒拉。于是他找了几个仆人,给骡子套上鞍,又找来一些木头。
42

注意:亚伯拉罕离开文明社会走了三天的路程,三天的路程进入旷野。今天任何一个普通人,当我们脚下有汽油的时候,能一天走个十五、二十里路,也许他那时可以,比如说,一天走二十五里路。在那里,他在旷野里走了七十五英里。之后,他抬起头来,远远地,他看到了神在异象中给他看的那座山。那大概是,可能还有五十里以上的路程。而他进入了山上的旅程,现在,他离文明有一百多里了。我很喜欢创世记22章。

他把骡子停了下来。他把所有的木头都弄下来,绑在以撒的背上,预表着神给他的儿子背上十字架。他把它绑在以撒的背上,把刀放在皮套里,拿起火种,他对仆人说(现在要仔细听。),“你们和骡子在此等候,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敬拜,我们(儿子和我)要回这里来。”你明白了吗?他怎么回来?如果他要带他上去杀他,他怎么回来?“你们和骡子在此等候,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敬拜,我们要回这里来。”
43

哦,我的天,我想我真的是太兴奋了。他知道他已经把以撒当作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人接受了,他也知道神能够让他从死里复活,因为他已经做出了承诺。“我和以撒会回来的。”这个小家伙,太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上山去了;他们到了这座大山的顶上。然后他们垒起了一些石头。亚伯拉罕把木头从以撒的背上拿下来,这就预表了基督把他的十字架抗上山,到了时候满足,就为世人的罪而死,是父的独生子。

在山顶上,他把木头按顺序摆好,拿着火,生了火,小以撒就有点怀疑了。他说,“我父。”
他说,“是的,我的儿子,我在这里。”
说,“这里是坛;这里是木头;这里是火,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
呐,他要怎么回答他呢?他要怎么说呢?神有时会让我们陷入一些可怕的困境,只是为了向我们表明他的爱和恩典。他说:“我的孩子,神必自己预备一只做燔祭的羊羔。” 哦,我希望这句话能深入人心。“神将提供一只羊羔做燔祭。”
44

他就把小以撒领过来,把他转过来,捆住他的手脚,放在石头上,把他的头发从脸上拨开,拔出刀来,把他的小头往后仰,像是这样,把刀拿在手里,往天上一举,仰望这位给他应许的神,举起手来要把自己的儿子刺死。就在这时圣灵抓住他的手,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你先别急。等一下,亚伯拉罕。我看到了你爱我,你相信我。”大约这时,有一只羊羔咩咩叫,角被勾住了,是一只公羊,在旷野里角被勾住了。基督以羊的形式出现了。

我想问你一件事。那只公羊是从哪里来的?他离文明有一百英里远,在狮子、豹子、野兽…和狼、野狗之间—一百英里远;不仅如此,他还在没有水的山顶上。那只公羊是从哪里来的?那不是异象,因为他把公羊拿去杀了,血从公羊身上流出来。那是一只真正的公羊。它是从哪里来的?耶和华-以勒提供了那只公羊。神在一分钟内把它说出来成为存在,也能在一分钟内把它说成不存在。因为神能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今晚,他还是耶和华-以勒,“主必提供祭物”。
前几天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的意思是告诉我你相信世界会被毁灭吗?你怎么能毁灭整个世界呢?”
我说:“神的同一个道,把它说成是存在的,也能把它说成是不存在的,因为他说过它会这样做。”他是耶和华-以勒,是主所提供的祭物。
45

他是今晚为你的罪所提供的祭物。他是今晚为你的疾病所提供的祭物。

说:“伯兰罕弟兄,医生说我得了癌症,我没有办法得到医治。”
你知道他说过他是耶和华,“我是医治你一切疾病的主吗?”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直都是那么的有罪,我相信我已经越过了分界线。”不,你没有,否则你今晚就不会在这里了。
“他怎么能为我赎罪呢;我违背了我的婚姻誓言;我做了这个,那个,或者其他的事。”他是耶和华-以勒,主所提供的祭物。
46

如果你毫无希望了,如果你违背了每一条诫命,如果你除了亵渎圣灵之外,做了圣经中所说的一切不该做的事,神为你预备了一个祭物。他是耶和华-以勒。他能改变一切处境。

没有什么能在他面前立住。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相信它。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你就会相信它。如果亚伯拉罕在没有写出来的道的情况下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更应该用写出来的道和圣灵在我们中间的确认来做到这一点:耶和华-以勒。
哦,称颂他的名。神为罪人提供祭物,神为病人提供医治的能力。
47

呐在今夜,在我们从世界上得到的这一切混乱中,神应许了—基督应许了—这些事会在今天发生,他要在第三天从死里复活,在末后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那时人们很难坐在那里听十五分钟的信息。危险的时代会到来。人会是专爱自己。“嗯,我是某某博士;让他们中的一些圣滚轮告诉我,我是谁….” “专爱自己,骄傲,亵渎,不顺服,不感恩,心不圣洁,无亲情,不守约,无节制,藐视良善。固执,狂傲,爱享乐过于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去教会,一切的一切—却否认其中的能力,这等人你们要躲开。”

教会有圣经摆在面前,怎么会变成那样呢?他是耶和华-以勒。他怎样说出来的,就会怎样成就。它被说出来,它被写出来,它要按着这个方式成就。
48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当那妇人摸到他的衣服,他就转过身来;他寻找她;他看到她是谁。他告诉了她她的问题。

有一个人上来,他就告诉他他的名字是谁,他是什么人。他就是这样让人知道他自己是谁的。
犹太人说,“你是神的儿子,因为你做了这一切。”
撒玛利亚人说,“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会告诉我们这些,但你是谁?”
他说,“我就是他。”
她来了,说:“来看一个人,他把我素来所做的事情都告诉我了。那不就是弥赛亚吗?”
他说:“再过不多的时候,世人就不再见我。而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到了末世,你们也要做。这些迹象要跟随信的人。”
“伯兰罕弟兄,这怎么会发生呢?”他是耶和华-以勒。他会做的.
如果他们已经称家主是别西卜,他还更要如何称那些家主的人呢?
49

当他告诉他们真相的时候,他们都离开走了—甚至是那七十个人。他看了看他的小十二个人,那十二个人站着,在那信息之后仍然相信他。他说:“你们也要离开吗。”

他说:“主啊,我们要去哪里呢?”
因为他说:“我在创世之前就认识你们,预定你们得永生。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我今晚要说:那位在加利利海上行走的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今晚就在这栋楼里。在山….以撒被献上的山上的那位耶和华-以勒—就是那留住亚伯拉罕手的耶和华神,今晚就在这栋楼里。“凡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我必在他们中间。凡他们所愿意的,比如触摸一个东西,所求的,他们必得着。”
50

【磁带空白】….不会废去。那我就问你们;我们几乎太晚组织祷告队列了。我在想,在祷告队列之前,我们能不能低头一会儿。

你有没有遇见那个耶和华-以勒?你符合他说的条件吗,他答应给所有相信他的人永生?他会改变你的脾气,让你变成一个可爱谦卑的人。他会让你不再说谎,只说真话。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是教会成员。”那没问题。“我已经受过洗了。”这都是对的。但如果基督的生命不在你里面,你就是死的。你所拥有的生命,是世界给你的,神从一开始就谴责它。你不能擦亮它。你不能改造它。它必须死,这样基督才能在你里面诞生。大家不要被欺骗;如果基督不藉着重生活在你里面,改变你整个的本性、态度和一切,你还是失丧的。撒但不在乎你有多好。如果善良能救人,耶稣就不用死了。
51

记住,该隐和亚伯一样善良,一样虔诚。他们都筑了一个坛,献了一个祭,跪下来祷告。两人都有教堂。两人都是会员。两人都祷告了。两人都是真诚的。但神以超自然的方式给了亚伯启示。

摩押也一样是个好人,筑了七个坛,献了七头牛,七只公羊,和以色列一样,但以色列有火柱的迹象;他不是一个宗派,他只是一个住帐篷的人。但他恨他的弟兄,因为神与他同在。
“你会因为我的名而被万民所恨恶,”耶稣说。
52

如果你还没有重生,你想让基督在你的心里,想让耶和华-以勒就在此刻为你提供你的救赎,你会举手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还有谁吗?举起你的手。神祝福你,女士。还有谁?举起你的手,说:“现在,主啊,我现在接受你为我准备的祭物。我已经在教会里呆了很久了,但我的心从来没有正确过。”神祝福你,年轻人。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后面那里的,年轻女士。“我已经在教会里….”每个人都低头,闭上眼睛。“我在教会里很久了,伯兰罕弟兄,但我心里明白,我自己的生命证明了我不是我应该是的。”你知道,我们可能在天亮前就化为灰烬了。你为什么要冒险去做这样的事:你魂的永恒目的地呢?向神举起你的手。要真诚。你愿意做吗?这信息是给你的。圣灵在这里。如果你没有重生,如果你不认识神,不认识他的真实,没有圣灵在你灵魂中的洗礼,那么这是唯一能让你复活的生命。

53

如果一粒种子种到地里,不管这粒种子看起来多么好,多么完美,如果没有发芽,它就会腐烂,躺在那里。如果它发芽了,它就会重新崛起。不管你有多好,不管你是多好的执事、传道人、牧师、教师、主日学的老师,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喊得多大声,不管你跳得多好,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派了多少传道人到外地去,当你死的时候,你就死了,如果圣灵不在那里叫你复活,如果你的灵还没有改变成基督耶稣那个人。

如果你没有得到它,你愿意举手吗?现在再来一次,我们要开始祷告了。神祝福你,这边的女士。这就是真诚。我不知道你的心;神知道。好的,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54

亲爱的主,今晚有很多人的手在这里举起来了。他们意识到自己错了。让他们在这个时候,如果他们是真诚的,我相信他们是真诚的,主啊,让他们现在向耶和华-以勒说话,他已经为他们提供了一条逃生的道路,让他们可以躲过地上即将到来的这些邪恶的事情,在这场大灾难袭击地球之前,被提上去。

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在这个时候得救,因为他们是相信基督的。愿今晚,当他们躺在枕头上的时候,愿他们在睡觉之前,拿着那本书,那本书中的书,从里面读出来,看到神已经做出了应许。主啊,你要这样做;拯救那些可拯救的人。你知道他们的一切,我为他们作这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
55

我只是晚了一点点。你发祷告卡了吗?我不相信我会叫出祷告卡。我相信我只是站在这里。我知道一件事;你可能误解了今晚的信息。你可能觉得我跟你说话很粗鲁,但圣灵希望你能拥有它。没错。我只是你的弟兄,但我….你知道我没有受过教育,不足以成为一个牧师或传道人,但我知道我所信的人。我知道他就在这里。我完全相信他能持守他在这本书中所承诺的每一句话。

在座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想要被祷告的,请举手,你们没有祷告卡的,没有祷告卡的。好的。
要敬畏。如果圣灵…呐,有人说,已经说了很多次,“伯兰罕弟兄,那….有人拿着他们的祷告卡,在上面写字,他们想他们在祷告卡上写的东西,他就会读出来:心灵感应。”这是魔鬼。这是完全正确的。
56

今晚,你们有祷告卡的,我不需要了。我想跟你们没有祷告卡的聊一聊。我现在心里就感觉到了。我希望你们都能真正的敬畏。我不说神会这么做,但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就太好了。

教会的问题就在于此。听我说。我爱你们。你们知道这是真的。但问题是,你们被灌输了许多不同的思想,直到你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呐,这是真的。一个这样的神迹可能发生在霍屯特人身上,在日本,在那些国家中的一些地方,一次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归向基督。但是我们,当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你会说,“嗯哼。哦,我想这是没问题的。”这就是你们的态度。
57

呐,我不是在责备你。但我的弟兄,我们要一起活到永恒。我想让你知道真理,这是基督向他的教会发出的信息。就在这个星期(也许从明天晚上开始,我不知道),我在这里把它写在圣经上,向你们证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教会…你们建造…你们牧师建立百万美元的教会,基督随时准备来,宣教士在事工场上,努力获得一点钱好继续下去;这说明你们已经失去了异象。

摩西带着所有的教导,神花了四十年的时间才从他身上弄出去。他在燃烧的荆棘丛中的那位天使面前,五分钟就装备好了,比他四十年、八十年的教导都要好。在基督面前五分钟,他脱了鞋,尊重了它。
58

当马大…. 马利亚、马大和马利亚的弟弟拉撒路死了以后,小马大出去的时候,她派人去找耶稣,但他没有去。他们似乎发现了他的各种错误。当她跑出去见他的时候,她有权说:“你看,我们离开教会去跟从你,现在,我弟弟已经…你为病人祷告,他们已经痊愈了。我托人找你来为我弟弟祷告,你却让他躺在那里死去。而他已经在坟墓里躺了四天,现在已经腐烂了。”她有权利这样做,是吗?她当然有,从人性上讲。但是呢?

她知道神在那个男人里面。她读过书念妇人的故事,她知道神在先知以利沙里面的故事。所以如果神在先知里面,他肯定也在他儿子里面。所以她出去,她说…当她见到他时,她说:“主啊……”这就是他的身份。她尊重神的那个恩赐,她说:“主啊,如果你在这里,我弟弟就不会死。但即使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都会给你。”这就对了,你就有了。
说:“你把他埋在哪里了?”这就是了。
如果她出去说:“嗯,如果你只做这个…..我现在很怀疑你是否是真的。”他就不会从坟墓里出来了。但这是她的尊重。你看那段时间死了几千人,你瞧。但他让三个人复活了;三个就是一个确认。
59

呐,他在他的道中应许,他在那里所做的事情….他说:“我只做父指给我看的。”他让人知道他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见到异象,告诉他们他们是谁,或者他们有什么问题,或者类似的事情。他在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面前彰显了自己,他们也因此认出了他。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圣经的真理?所有人的手… 你们的意思是说这里没有比这更多的读经者了?但那是真理。

当腓力找到拿但业的时候,拿但业回来了,他告诉了他,说… 当你在那同在中的时候…他告诉彼得他是什么,他的父亲是谁。拿但业无法相信,就走在耶稣的面前,耶稣说他是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没有诡诈。
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说:“腓力招呼你之前,你还在树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
60

他到撒玛利亚人那里去的时候,那妇人出来打水;他说:“请给我水喝。”他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就捕捉到了她的灵。他说:“去找你的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有五个丈夫。”她的问题就在这里。
她说,“我看出来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情。”
他说,“我就是他。”
她跑进城里,说:“来看看这个人他把我所有做过的事都说出来了。这不是弥赛亚吗?”这就是他在犹太人时代结束时展示自己的方式,在那个时候。现在,是外邦人的结束….他从来没有在外邦人面前在做过(搜索经文,),一次都没有。但是他现在就在做,就像他所应许的在外邦人时代结束的时候,在他转向犹太人之前,他就会这样做。这可能会告诉你一些事情。
61

我在埃及的开罗,去上巴勒斯坦;犹太人会相信的。犹太人只要看见迹象,他们就会相信。我们有很多的迹象;我本来要带几千人出去。当路易-帕斯鲁斯把那本圣经送回那里的时候,当那些犹太人从伊朗上来的时候,他们看着那些圣经,他们说:“如果这是弥赛亚….” 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弥赛亚的事情。说:“如果这个耶稣是弥赛亚,那就让我们看他行先知的神迹,我们就会相信。”他们当然会相信。我告诉你们。

耶稣说:“你们看见那边的无花果树发芽的时候….”当他们犹太人进来的时候,大卫的六角之星旗帜飘扬着;这是二千五百年来的第一次,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旗帜;他们在1946年5月6日…确切地说,7日,同时主的天使出现在下面,发出了这个信息。完全正确。它会环绕你使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62

当我在开罗的时候,圣灵说:“不是在这个时候,回去吧。”我就回罗马去了。没错。不是在这个时候。当犹太人接受了福音,外邦人就结束了。你知道的。门就关上了。让污秽的依旧污秽的;让圣洁的依旧圣洁。结束了。外邦人、美国人…我不是试图说是我在做;神从我心里知道,不是。

呐,如果这是在一些伟大的,伟大的地方,一些伟大的大主教在讲话,你会说,“哦,那个主教知道他在说什么。”神从来没有和这样的人打过交道。查考圣经,看看他有没有这样做。告诉我他有没有这么做过一次。告诉我有没有一次他和一个组织打交道。神与个体的人打交道。他肯定是这样的。但是,仅仅因为它去… 瞧,人们必须进入这样的状态,因此神可以彰显自己,然后当审判来临的时候,他说,“就是这样。”
你知道吗,当以利亚在地上时,他们不知道他是谁?他是个人。圣经上说,他是和我们一样性情的人。
他们不认识施洗约翰。连门徒们都说:“为什么文士说以利亚要先来?”
耶稣说:“他已经来了,你们却不知道。”
63

呐,你们这些好天主教徒,我不想伤害你们的感情。圣帕特里克,他是什么人,是天主教徒吗?不是,先生。他抗议天主教会。但在他死后,他们承认他是圣徒,并把他封为圣人。

看看阿西西的圣弗朗西斯。他是谁?一个行走的传道人,胳膊下夹着一本圣经,行神迹,走下… 鸟儿们开始叽叽喳喳,他说:“姐妹们,在我宣讲福音的时候,请保持安静。”然后它们就闭嘴了。他向天主教会提出抗议,但在他死后,他们意识到他是个圣徒。
在这儿,对你们这些小学生来说,圣女贞德怎么样?她是个圣徒。她见到了异象,她行了奇迹;天主教会把她烧死在火刑柱上。没错,他们不知道她是个圣徒。他们不知道她是… 他们说她是什么?一个女巫,一个别西卜,一个邪灵。她死了一百年后,他们发现他们错了。所以他们挖出祭司的尸体,扔进河里忏悔。现在,他们说她是个圣人。
64

神总是这样做。他不能行出任何其他的迹象,因为他不偏待人。在他们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了。基督就在这里。他已经用科学的方法证明了这一点。圣灵的果子会结出圣灵的凭据。相信吧。如果基督在这里,今晚站在这里,而你是一个病人,如果你说,“基督,医治我”,他不能做到这一点。他已经做到了。但他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会做一些事情,就像他们…他们从以马忤斯来,当他掰开饼,行了那个神迹,他在那里做的,他们知道没有其他人能做,他们就认出来那是他。他从死里复活了。

呐,如果他今晚也要做同样的事,有多少人会认出他是从死里复活的,并接受他为你的赦免…为你的医治者?神祝福你。愿他应允。
65

我再说,你们没有祷告卡的,请举手,你们生病了,想被祷告。我没有办法知道。

这里有一位女士,就坐在这里的前排。我不说他会,女士;你举手了,你没有祷告卡吗?你没有祷告卡。你认识我吗?你不认识我,对我一无所知,但是神认识你。如果他要向我启示你坐在那里的原因,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者,他的仆人吗?你会吗?我看见你举手了;你生病了,或者从神那里需要什么,你举起了手,你没有祷告卡。你相信我是基督的仆人吗?呐,我不说他会,她身边没有什么在围绕着。必须要有基督才行。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这是你知道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举手,好让大家把迷信的东西弄出来,瞧。我一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如果神要启示它,就让神来做。他看着他们的时候,他就看出他们在做什么。天上的神,他是我的审判官,它在女人身边变成蓝色了。她有一个迫切的事情。我举起我的手,它在女人身边变蓝色了。这不是为了她自己。是为了一个孩子,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得了小儿麻痹症。那是 “主如此说”。没错。好的。如果你相信,那么你就能得到你所要求的。阿们。
66

有多少人相信了?对神要有信心。那么这边呢?你们有些人,你全心的相信吗,在这边的?

这位女士就坐在这里,低着头祷告。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就在这里。那个光停在女人身上。如果主耶稣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你会全心的相信吗?
你患有低血压。这是正确的。你是否全心相信神会医治你?
坐在你旁边的,你有胃病,还有背部问题。你相信神会让你痊愈吗,先生?好的,举起你的手,接受它。就在这里。好的,站起身来,双手前后摆动,活动后背,前后动动。呐,你得医治了。你的背已经好了;你可以回家好了。
67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你们,全心地相信。“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圣经是这么说的。“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这位女士把珠子在脖子上拉着,很紧张。你有祷告卡吗?没有。好的。你相信神吗?你觉得你丈夫会好起来吗?他有心脏病,不是吗?站起来,如果你没有得到一个祷告卡,这就是你要祷告的,站起来。好的。全心的相信,你就会得到医治。你爱主吗?相信他。现在不是我,是他。
68

你对此是怎么想的?正在为那个孩子祷告,是不是你呀,那个坐在那里的小女孩?你相信神会启示出这孩子的毛病,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问题是在她的喉咙里。没错,年轻的女士。我不认识你,是吗?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你。让我告诉你一些其他的事情: 这孩子已经做了手术,她的喉咙经历了四次手术。这就是 “主如此说”。这是真的。举起你的手来。如果你们相信的话,她就不用再做手术了。没错。好的。你可以得到你所要求的。

你应该看看这个小家伙,笑得很开心,圣灵,那道光,在孩子身上停下来,我知道神已经治愈了她。阿们。你没看到一个小孩子能做什么吗? 在一些冷酷无情的教会成员旁边?阿们。哦,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69

这里有一位小女士,就坐在这一端尽头,一只小手垂下,在祷告。我看到那道光停在这位女士身上。坐在这里的小姑娘,你全心相信吗?如果神向我启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的问题在你的肺部。没错。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你会不会更相信呢?他们叫你帕蒂,不是吗?你的名字叫拉姆利,对吗?站起来。拉姆利,是的。好的,站起来吧。这就对了。你已经痊愈了,女士。主耶稣让你好了。

有多少人全心地相信?那就站起来赞美神,你们每一个信的人,都要得着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神可以做的都在发生;就是这样。圣灵,那个光在那里挂这栋楼上。只要相信他。举起手来赞美他,说:“主啊,我现在全心的相信。”你就可以得到你所求的。
天上的神,你还能做多少呢,主啊;求你驱赶这些人里面所有的不信,让他们在这个时候得到医治。奉耶稣的名,我祷告。
现在,把赞美归给他。举起你们的手,为此感谢他,你们每一个人都回家去,好了吧。奉基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