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112A 他施行的奇事

1

谢谢你,约瑟弟兄。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

主啊,我们确实非常感恩今天下午有这个荣幸来见你,称你为我们的父,因为从你的道中我们知道这是你儿子应许过的;我们若奉他的名去向父求,就必应允我们。主啊,因此我们祈求怜悯,赦免我们的罪和过犯; 为病人求医治,为伤心的人求喜乐,为无望的人求盼望。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主耶稣的名求。阿门。
2

你们请坐。【有人在和伯兰罕弟兄说话。】没关系。只是我自己对奥斯本弟兄今天下午不能来感到有点失望,在回复了俄克拉何马州图尔萨打来的一个电话后,他觉得他得赶快回去。我和你一样,也盼着奥斯本弟兄来。刚刚有人告诉我,我不得不冲过来取代他的位置。而且哦,我根本不能代替他,我只是来替他讲一讲。所以,我们非常感谢昨晚我们和我们亲爱的弟兄的会面。

3

而我是真的很高兴能看到这部电影,因为它让人们了解到当你进入那些国家时你会面对什么。呐,看的时候很恶心。但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对于非洲和印度那是小事。因此你们能知道我们必须面对什么。

当一个人到事工场去,不只是去参观,而是作为一个传道人到事工场上去,你不知道他们必须忍受和面对什么。呐,在大城市你看不到这种情况。你得回到他们住的丛林里去。
4

而上一次我在这的时候,我几乎有些沮丧了,看到传道人们只在城市周边转,住好的酒店,开豪华的汽车,偶尔去一次事工场,观看当地人跳舞,发一些福音小册子。那不是大卫·利文斯通的事工。不,先生。我们想要回到异教徒的敬拜仍然兴盛的地方,去那里传讲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

奥斯本兄弟就是其中之一。他到禾场去,向那些从来没有听过主耶稣的名的人传讲基督。所以,我很高兴你能看到一些…现在有了一些概念了,为主耶稣去奔向事工的禾场是什么意思。
5

呐,我们稍微有点晚了,当我听说我要替他讲道时,我觉得自己立刻失落了,我想,“哦,天哪!” 观众在等奥斯本兄弟进来,却不得不是我出来了。而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后来我就想到了一处经文,我想读给你们听,然后在其中展开讨论一下。

我听见约瑟弟兄说,孩子们将在六点钟分发祷告卡。我们对今晚的闭幕聚会有极大的期待。
6

我要感谢那些刚刚吹过小号、唱过歌的男孩子们,还有约翰逊弟兄。我常对会众们说:“当我们在荣耀里的时候,如果你们要找我,你们知道生命河是从神宝座那里流下来吗?嗯,你向右拐一个弯。然后是天使唱诗班,在山上歌唱,随时都在,因为没有白天和晚上。小山的另一边有一丛小灌木。我想坐在那下面,一直听着那歌唱。

我喜欢很好的歌声,哦,还有音乐。小号是我最喜欢的乐器之一,这个年轻人刚刚演奏完。我想让我的女儿们也学吹小号。她们中的一个正在学钢琴,小约瑟(我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他成为一名牧师。我刚才给他打过电话,但是他已经在午睡了,准备参加今晚的聚会。
7

呐,我们赶紧结束话题好回来讲讲神的话,或者至少读上几句。他必加添祝福在那上面。我想读一下马太福音,第二章:

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看哪,有几个智慧人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
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呢?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敬拜他。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又罕见的主题。好像是圣诞节的主题。但是圣经里的一切都是神的道。神做独特的事情。他行奇妙的事。你领会到了吗?他用奥秘的方式行事,他行奇妙的事。哦,我真爱那个。他是如何做到的,有时是完全无法解释的。
8

那么我们又在想,圣经上又记着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很多时候,当他的管教击打在我们身上时,我们会想,这怎么可能是有益的呢。但当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会回顾过去,并为此赞美他,因为他明白;而我们不明白。我们只需要顺服他的道和他的管教。除非我们需要,他从不管教我们。有时我们可能认为自己无罪,但他知道……也许我们做不到,但他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一切成为益处。将你的生命交在他手里是何等美好的事,只要说,“主阿,我在这里,现在就使用我吧;求你引领我,指导我,指示我走你所喜悦的路。” 然后就不要再嘀咕了。不管这条路是什么,不管怎样,坚持下去,神会把它做对的。“义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立定。”经文是真实的。

9

现在,有几件事我想花几分钟来解释一下。一开始,当耶稣出生在犹太的伯利恒。这是何等的奥秘啊。在当时,本应该有许多学者等的人晓得他降生的日子很近了。就像我们那天晚上说的那样,如同在每个时间的交叉点,伟大的事情开始堆积起来。

在大审判即将袭击地球之前,神总是派来一位怜悯的使者。在挪亚的日子,罗得的日子…摩西进入埃及把以色列人召到歌珊去。就在主耶稣的伟大降生之前,天使显现,先知在地上兴起。神迹奇事,并不被当时大多数人相信。但神要显明这些事情:审判以前,先有怜悯。
10

如果你注意到在另一个时间它是如何发生的。神是多么伟大,多么智慧啊!他移动每一个齿轮,只为在正确的时间击中目标!有时候这给了我们信心。当我们想,“哦,一切都乱了套,没有出路了。”别这么想。神让它完全按照他的时间计划工作。

在主耶稣降生在地上之前的这个伟大的时刻,这一对…约瑟和马利亚是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订婚了。在约瑟的生活中,他发现马利亚要做母亲了。他正思念这些事,主的使者就向他显现。瞧,超自然开始运行了。天使说,大卫的儿子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为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约瑟明白了这一切,就把他们的亲事办好了。在那些日子里,如果有另一个国王,也许是一个好心肠的国王,这些就不必发生了。但必须是那个残忍嗜血的杀人犯希律王坐在王位上。它必须是以这种方式发生。先知说,在拉玛听见哀恸、嚎啕大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的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先知在圣灵感动下说的话必然会发生。
如果神永恒的道的每一个训诫都要按照他的时间表来应验,不要担心;耶稣会准时到的。教会必定会准时预备好。它必须以这种方式发生。
11

在那一天,本来可以不必是所有的人都要交税。结果是他们必须回到家乡纳税。呐,马利亚随时都可能成为母亲。看起来她经不起到伯利恒的长途跋涉。记住,她没有救护车可以搭乘,也没有高级马车提供。她不得不骑在一头小驴背上,在崎岖的小路上颠簸,在岩石上磕磕绊绊。但这是国王的命令,没有例外。他们只能上路。但蒙福的理解是这样的:不管这是谁的命令,如果这是神的计划,那么它就必须是正确的—只能是正确的。

12

还有一件可能的危险:这对小伙伴,一个年轻人和他新婚的妻子,行走在路上,或许那时候地上有许多强盗,像巴拉巴等等。他们会欢呼的,当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小男人和小女人一起走,一个即将做母亲的人,骑在一头小驴上,男人手里拿着个小棍子要对抗一群会把她拉下来对她做邪恶的事的野蛮人。

但是你知道,如果神在前面领路,那又有什么区别呢?神会保护你一直到达目的地。当你与主同行就没有危险。我相信那里一定有成千上万的天使和那个人和那头小驴走在一起。她能得到最大的安全。
13

而她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约瑟可能也不知道,这一切必须要发生。我们并不需要知道一切事。我们只要凭着信心去相信,然后继续前进。神不需要告诉我们他所有的计划,他如何让晨星在清晨闪耀…不管怎样,继续前进。神会看顾属于他的。

当你为生病而祷告时,你不必担心神将如何挪走癌症,神如何使残缺的肢体恢复正常。只要带着信心地前进。这是神的责任。如果你接受基督为你的救主,你就不必担心你是否能保住你的工作。你不必担心老板是不是会生气,或者你的邻居会拒绝你,或者你的妈妈会说你失去理智了,或者你的爸爸会把你赶出家门。只要往前走。神会处理余下的事情。
14

我看到这对小伴侣在前进,他们一定是在夜间旅行,因为那样会凉快些。还有一件事,如果那头小骡子驼着宝贵的财宝绊倒了,摔了下来,会怎么样呢?哦,这是世界上所能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了,安放在骡子的背上。

有时你会想,当神在某个地方运行一个小的事工时,必须要有一个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大教堂来做。有时他们会传讲信息。我们会在周围寻找有巨大的闪光的东西。而神却住在谦卑里。
15

我们看到他们在他们夜间行路,因为那会很凉快。我们可以想象,在那个时候,巴勒斯坦直射的阳光,会对那个小女人造成伤害。他们是在晚上行路,假设是晚上9点或10点,在那个伟大的纪念夜。当你….他们所走的路位于伯利恒以西。站在这条路上,离伯利恒只有一英里,你从山上下来,转个弯,然后进入伯利恒。今天那条小路还在那里。

就在你转弯的时候,那里有一大堆石头。让我们想象一下,在我们的故事中,当这对夫妇经过这块石头时,约瑟温柔地说,“亲爱的,我们正在遥望这座城市。”他轻轻地抱起她,把她放在岩石的一边。他们开始谈论童年时光,他们如何在伯利恒的街道上玩耍。我可以听到约瑟说:“马利亚,我母亲就是在这里跟我说话,给我梳头发,给我讲圣经中伟大的故事。”
16

他们说话的时候,马利亚举目观看,说:“约瑟,我看今晚在伯利恒上空的星更亮。”你知道,这有点奇怪,当神准备做什么事时,似乎总会有一个特征。

就像我那天晚上说的,在印度,当我们刚到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张照片,一张报纸;我把它剪下来了。在大地震的前一日,所有的牛羊,小鸟都从房顶上的洞里飞出来,飞到旷野去了。羊和牛出来了站在田野中间。没有任何事情或什么东西去物理的让它们跑出去。却是神在保护它们。出于本能,他让他的动物们在那些高大的城墙倒下之前离开。
17

通常,当神决定要做某事时,所有的会众似乎都会被震住。我记得,两年前在芬兰,一个关于一个小男孩将从死里复活的异象(你们很多人在圣经里记下了那个)。我们在库奥皮奥,朝着铁幕瞭望。当我们下来的时候,当时大约有30个传道人,我说,“我觉得很奇怪;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

他们说,“那会是什么,伯兰罕弟兄,”正如你在我的书中读到的。
我说:“我不知道,但他神圣的同在似乎就在附近。”
就在那时,那个小男孩在我们下面的路上奄奄一息。在那里躺了半个小时后,我们这一小群人下来发现了他。一群人站在周围,有一位是城市的主要人物,相当于我们国家的市长。我走过去看了看小家伙,又走了回来。我在想比利·保罗,我的孩子。我已经离家很久了。如果那是我儿子,我会有什么感觉?当他的父母从农场出来,看到他们的小宝贝躺在那里死去时,他们会有怎样的感受。只有父母才会有这种感觉。我的心都撕裂了。
18

他们把他脸上的小外衣掀起来,让我看看他,我就走开了。什么事发生了。我又转过头去看那个男孩。经理站在那里……我看到的正是这种异象的描述。那就是圣灵开始运行的时候。在五百个人面前,确定的,带着神持守他的道的确据,我能够对他们说:“这是主耶和华如此说:再过五分钟,那个小男孩就会站起来活了。”这就是主两年前在异象中所指示的一切,你们许多人在圣经中仍然有记录。某件事在它发生之前就被预言过了—这是神对我们的恩典。

然后在为小男孩祷告时,他的骨头断了……他被抛到三十英尺高的空中,他被卷到了车轮下,甩到马路中间,血从嘴里,耳朵里流出来,眼睛紧闭,三十多分钟没有心跳。五分钟后,小男孩又蹦又跳,跑来跑去,赞美神。那是神在山上显现,说着:“一定会有事发生。”
19

在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信徒可以发自内心地说:“一定会有事情发生。”我们知道。我相信这是来自永生神对教会的呼召,要把他们与不信的人分开。他现在在怜悯中向教会呼召,但要用审判对世界说话。有罪的人必不会和… 无辜的人不会和有罪的人一起受苦。

20

当他们望着那些星星—马利亚和约瑟—在遥远的东方,远在几百英里之外的地方,我想在今天下午表述一些正在遥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远在另一边的印度。当我读这个题目的时候,读到这些东方的智慧人们来敬拜主耶稣,我想知道,“智慧人和主耶稣有什么关系?那个人或者,那些人的哪一部分会…,必须在福音中发挥作用呢?”

然后我们看到他们被一道神秘的光所引导,他们称之为星星。而星星只是发光体。它没有确定的形状,只是空中的一枚发光体。他们被带领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以色列人被神秘的光引导。”出埃及记第13章里,我们读到,有一根火柱在他们前面,引导他们到神所应许的地方。
21

当我回到一些古代历史中,比如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和其他许多古代作家,去研究这些智慧人是什么,因为我想也许有一天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发现印度的智慧人其实是马代波斯人,就像我们那天晚上论到伯沙撒的摇滚派队时说的,马代波斯人占领了巴比伦王国。他们移民到了印度。

印度人被称为难以捉摸的人。但印度人是马代波斯人。在那里他们仍然有这些智者的艺术。呐,我发现这些智慧人并不是今天那种观星和算命的人,他们是研究天体的科学家,能够观察……知道每一颗肉眼可见的小星星。任何小小的举动,都意味着某种属灵的涵义。
22

我们今天才知道,那些事都是真的。神,当他创造了他的太阳系,他把月亮作为一个警卫,有枪在他的肩膀上。他定了海的界限。那月亮,如果它要离开它的轨道,整个地球都会被水摧毁。那月亮掌管着大海。啊,我曾站在岸边,看着愤怒的海浪试图要吞没。但是月亮说:“保持平静。神设定了你的界限,而我是守卫。”当月亮开始侧着脸敬拜耶和华时,潮水就开始流入,当月亮又回来了,它就又撤回去,因为那些天体是有意义的。

23

又有一件事:记在使徒行传第10章第34 – 35节,彼得说:“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原来,各国中那敬畏主、行义的人都为主所悦纳。”那是写在了订单上的东西。不管这个人是谁,是什么民族,什么肤色,什么信仰。他们若按公义敬拜神,就必被引到光中。

24

随着这些智慧人… 我最近在印度的时候,在一次大型聚会上,我们估计大约有50万人参加了聚会。那一夜,没有人知道主耶稣带领了多少人进他的国。当那个盲人被带到讲台上,是一个挑战,我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古兰经》,说:“一个是对的,一个是错的。愿创造万物的神说话,他造人的眼睛。我们挑战任何伊斯兰教徒到讲台上来把他的视力给他。”他拜日头,已经瞎眼二十年了。

当圣灵说出了他们的问题时,智慧人就会说,“这就是心灵感应。”但当可称颂的主耶和华,因着他的怜悯,无限的怜悯,向那人显现异象说这个人会得到他的视力恢复后,那就都解决了。他们谁也做不到。我说:“你们不能,你这些伊斯兰教的祭司们。你们这些和尚们也不能,或者其他的祭司们也不能。我也不能。只有天上的神,已经复活了他的儿子基督耶稣。他给我了一个异象说这人会得到他的视力。”接着当我为他祷告的时候,他尖叫着,抓住那城市的市长,成千上万的人向主耶稣降伏。发派福音单张永远做不到这一点,尽管它很好。它扮演了它的角色。它已经铺平了道路。而现在荣耀的神正在启示他自己,以证实圣经中指着他所说的话。
25

所以这些东方的智慧人,当比利和我走到街上的时候,他们会坐着,蹲着,头上戴着头巾,在白天用头碰头,等待夜晚的来临。其中一位古代历史学家说:“他们不是国王,但他们值得被称为国王的仆人。”

26

这件大事就发生在山上,在印度,他们在山上有一座大寺庙。每天晚上,他们在白天睡觉,晚上的时候举行仪式和宴会。到了夜晚,他们会去广场,从那里爬上观景台的台阶,爬上瞭望塔,坐着整夜观看那些天体。直到真正的黑暗来临,黄昏的暮色正在降临的时候,他们才有了一种进入占星术灵里的方法…或者叫,天文学…或者叫,占星术,我认为应该是正确的词。他们观看的时候,一边读着古老的手稿,讨论着关于他们父辈的失败和那些失败的事情。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就会敬拜一位真神。他们不是偶像崇拜者。他们相信唯一的真神。

27

今天的伊斯兰教徒信奉唯一的真神。他们说,“只有一个又真又活的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我们说:“只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耶稣是他的儿子。”这就是区别。他们都是从以实玛利的子孙中来的。我们是从以撒的子孙而来。“照着应许,在基督里死去,取了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成了继承人。”不是表面上的犹太人, 但内心是犹太人。因着有亚伯拉罕的信心,亚伯拉罕因着信持守神的道,称那些没有的为有的,因为神如此说了。有很多人也是这么声称的,当他们没有信心去持守这道。惟有那能领受神的道,又能称其余与道违背的为无有的,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28

他们坐在那里,观看着天上的星。在这个特定的夜晚,当他们凝视的时候,他们拿出古老的手稿,开始谈论,哦,某些王国的兴起,衰落,再兴起,再衰落,等等,以及帝国是如何失败的。然后他们开始谈论,“我想知道是否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不会再衰亡的王国。”

那时,他们协会的一个弟兄,拿出了但以理的书来念。呐,但以理当然知道他们的事,因为他被立为巴比伦王国的首领。我相信所有圣经的读者都知道,在这点上也有认知,也知道但以理是术士的首领。他是这些人的主人。他作为他们的主人,他们保存了他的手稿。所以手稿在那天晚上被拿来研究。当他们看到这份手稿时,他们的眼睛落到了下面的话:“但以理说,我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成的石头从山中出来。又制伏了天下万国。它成长为伟大的…覆盖了整个地球。”他们念这话的时候,举目观看,既知道太阳系里人所能看见的每一颗星,那么就在这时候,那从未见过的星星就来了。
29

哦,朋友们,现在下面坐着的是我的儿媳妇,我希望这位小女士不要在意我说这个。这是她一生中最伟大的一周。昨天晚上,当我们坐在一起等比利把车开回来的时候,在旅馆的大厅里,在舞厅的地板上,他们正在跳摇滚乐,或者某种有趣的舞蹈。也有小孩子,不到12岁的小男孩,抽烟,还有小女孩。这小女士看着我,她说,“比利,请为我祷告。”整个星期我都在听见她在她的房间里唱歌。昨天晚上,在去教会之前,我听她唱了一首我最喜欢的歌,“从他的荣耀中降临。”她开始读《圣经》了,这周她几乎都在读《圣经》。你去唱赞美诗,你开始读圣经,那个陌生人也会在你面前显现的。默想他的道。

当那些去往以马忤斯路上的人开始谈论他的时候,他才从矮树丛中走出来,和他们一起走了一整天。我们没有得到灵里的祝福的原因是,我们有太多的时间看电视,太多的时间读报纸或听一些我们不应该听的东西。我们没有赎回时间,而是把时间奉献给世界上的事物,而不是把我们的时间奉献给主耶稣。圣经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基督徒靠神的道而活。
30

他们念着书,圣火在燃烧,他们在圣火旁敬拜独一的真神。他们看见火焰在舔舐,因为他们知道独一的真神住在光明中。这是真的。神住在光中。他在地上成为肉身显现的时候,就说,“我是世上的光,”因为神通过他显现了。他是引导以色列人的光、火柱。他就是在保罗去大马色的路上,击倒他的那道光。他就是那与彼得同在监狱里的光。他就是那张照片上的光。他是我心中的光。他是教会里的光。他是永恒的光。在他里面没有黑暗。

“在光明中行走的人彼此相交,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使我们脱离一切的罪。”在光明中行走。你与浸信会信徒有交通,你与卫理公会信徒有交通,你与五旬节派有交通,你与每个教派里面神的孩子有交通,如果我们在光中行走。别担心,那道光会指引你的。
31

有一次,在我出生的肯塔基州的深山里,我完成了布道。当我走出教堂的大门时,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他是一个在山上的猎人,嘴里嚼着一团大烟草,当他…他前一天见过我,当时我正在猎松鼠,他就坐在圆木上说话,他们在谈论一个前一天晚上刚得医治的婴儿,他们说他有抽搐(瘫痪)。他们不知道我在树林里。

这个大家伙,戴着帽子,是用树枝上的皮做的。我猜这里没人见过树枝子皮做的帽子。把山胡桃树皮刮下来,把它编织在一起做成一顶帽子。那时他们停止了锯木,坐在那根圆木上,温彻斯特来福枪放在了树上—在争吵。当他说话的时候,他嘴里叼着很大一团嚼过的烟草,他吐出来,烟叶子就会飞起来。他说:“我看到那个小孩子不再发抖了。”
我听到他们争执得很厉害。我想,“我最好还是出来让他们看见的好。”我不想象一个陌生人一样穿过那些灌木丛。我说,“早上好,先生们。”这些在帽子落地的瞬间就能要了你的命的粗鲁的伙计们,跳了起来。这个脖子很长,喉结突出来的大块头看着我。他的眼睛向外突出,他猛地脱下帽子,吞下了嚼过的烟草,说:“早上好,牧师。”
32

哦,如果基督以正确的方式被展现,世界会尊重它,如果他们里面有任何的尊重。当然是的,如果它以神圣之光的形式被带来。

那天晚上当我们离开教会时,他手里拿着一盏灯笼。他说:“牧师,只要我相信神能赦免我的罪,我愿意付出一切。”他说:“我已经杀了两三个人,我知道我是个有罪的罪人。但是当我在那座小教堂里看到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意识到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
我说:“他愿意赦免你。他想要赦免你。你内心的渴望意味着他正在你的魂里作工。”
他说:“要是我能感觉到就好了。”
我说:“你会感觉到的。”
他说:“当我感觉到的时候,我就会相信。”
我说:“相信它,你就会感觉到它。”
他说:“我希望我能知道怎么做。”
我说:“你住在哪里?”
他说:“越过那座山大约两英里。”
“你怎么去那儿?”
“越过山脊,穿过小路。”
我说:“太黑了。”
他说:“但是我有一盏灯笼。”
我说:“你提着灯笼也看不见你的家。”
他说,“是的,没错。”
我说:“那你怎么知道怎么去那里呢?”我说:“把灯笼拿在手里,你就站在光中了。你朝正确的方向走,这光会照亮你走的每一步路。”我说:“你就是这样找到基督的。” 站在他的光中。站在他的祝福中。站在他的能力中。如果你病了,怎样才能好起来?我不知道,但他应许要这么做,圣灵是他的光和他复活的见证。只要行在光中,并朝着往各各他的正确方向走;它会带你走向医治和祝福。你行走的时候只要带着这光就行了。
33

神住在光中。那些智慧人知道这些。当他们站在火的光下望着太阳系时,一个陌生的星出现了。这是一个之前他们从未见过的。他们很久没有说话。他们沉思了。

哦,一旦步入光明,那将是什么滋味!这是你之前不知道的;这是你以前从未想过的。但一旦意识到你是在神永恒之光的面前,他的道正在你们中间彰显。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哦,你会说不出话了。这周你们已经在讲台上看到过了,其他时候,你们也看到了,当圣灵回去,把那些罪揭露出来,那些隐藏了多年的事情。他们站着,嘴唇都发白了。他们几乎不知道该做什么。
34

昨天晚上,有个黑人妇女偷偷回那里,对我说:“给我一张小卡片。”也许那姑娘现在就在这儿。这个女人是在讲台上,在最后的一场聚会,圣灵告诉了她她是谁,她是从哪里来的,说:“在阿肯色州有个你爱的人,”我相信是一个姐妹,“是个疯子,严重的狂躁病,在疯人院里。”他说,“这是’主耶和华如此说,’今夜这妇人必坐在这里,”她此刻就在这里。就在那个时刻,她痊愈了。他们说她今晚会来。

哦,那是你知道的成千上万个中的一个。一个有心脏病的小女孩,昨晚我站在后面,当我看到那些亲爱的人们接受了主耶稣之后,我向后滑,倒在了一边,听到她说,“我患了心脏病。”圣灵怎样向她做了一件同样的事。哦,他是永远的永恒的光。趁你还有机会的时候,走进他里面。
35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开始议论,“这奇怪的光是什么呢?一定是什么东西。”唯一我所知道的解释是,主让他们作了个梦,因为后来我们知道他们是在梦中被警告的。神一定给了他们一个梦,梦见小小的王诞生了。在那同时马利亚和约瑟正向东看。神让每一个齿轮都准确地到达它的位置。

当他们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必须得把他们的小团体聚集在一起,他们想要敬拜他;他们想做一切能做的。于是取了金子、乳香、没药。他们骑着骆驼开始了数百英里的旅程。不是只有一夜。他们花了两年时间才到达那里。我们中的一些人不会走过两个街区去到他那里,或者从大帐蓬的中间走到祭坛去他那里。然后我们大喊;“哦,那些老智慧人。”他们想找到他。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他们经历了一段可怕的旅程。他们从山上下来,西向而行,顺着底格里斯河而下,直到示拿地。他们也许从幼发拉底河下游的渡口穿过,继续穿过撒哈拉沙漠。他们可能不得不在晚上旅行,因为白天太热了。而且,他们必须跟着星星走。它只在晚上发光。
36

他们终于来到耶路撒冷。当他们到达耶路撒冷时,他们知道他是犹太人,他们认为如果他要成为国王,他肯定会出生在名人当中。当然,如果他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他会来到梵蒂冈城,就像它曾经的样子:所罗门的大圣殿。

但是请注意(哦,称颂他的圣名),当他们进入耶路撒冷时,星星熄灭了。神不会停留在这个世界的繁华之中。在他们走过的城市里,那些富有的人,那些东方的骆驼,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大流苏和挂在上面的挂毯。这些穿王室衣服的智慧人,在夜色中喊着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王的在哪里呢?”
注意。这些智慧人在喊叫着什么。那些学者,那些老师,那些大学教授,那些祭司,那些拉比,他们都没有答案。今天也是如此。他们没有答案。他们走着走着,一定经历了争吵。他们说,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走过沙漠、沼泽、山谷和山脉要两年的时间。”我们是来敬拜他的,哦,告诉我们他在哪里。“
37

所以,这就是今天饥渴的人心中的呐喊:“那个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稣在哪里?” 我们已经感觉到他的灵在我们身上,我们来敬拜他。“

大的学校和高等学府并不总是能回答这个问题。他们那天没有,今天的许多也没有。高耸的尖塔,豪华的座椅,你知道的,让我们在某个地方找到他,在某处的一个小小事工场那里找到他。
38

但当他们来的时候,请注意这在耶路撒冷所激起的小小搅动。最后,不分昼夜,在弯弯曲曲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到处寻找,看能不能在哈利路亚大街上找到他。他不在那里。他们去了神迹奇事街。他不在那里。他们试过了每条街,但他不在。

你不是通过喊着哈利路亚去认识耶稣的。你们并不是通过在灵里跳舞去认识基督;这些是一个属性。你认识基督是作为一个人以圣灵的形式进入你的心,把你的罪除去,在复活的主耶稣里种下不死的信心。这是唯一的方法。不是通过一个知识的概念,而是通过一个新的生命来改变你。你已经从过去的受造物改变了。你就是这样认识他的。然后你在灵里跳舞。然后你像以前那样拍手,或者不管神照哪种方式加给你的情感。这都是随后跟来的。但你不需要他也能得到那些。这就是问题所在,瞧。确保它是正确的。你会通过知道它让你过什么样的生活,通过你心中对他的爱和信心来认识他。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孩子,你就会有亚伯拉罕的信心,因为这使他成为基督的仆人。
39

呐,我们要结束了,注意看。在那些大教派的街道上,他们走来走去,喊着:“他在哪儿?他在哪儿?他生来就是犹太人的王,我们渴望见到他。”但他们找不到任何安慰,也没有人能告诉他们。一旦有什么东西感动他们走出大门的东边… 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朝向伯利恒的西边,星星就来照亮了道路。马太福音2:10说:“他们就大大的欢喜。”

当他们走在哈利路亚大道上,走在“神迹”和“奇事”街上时,他们高兴不起来。那星出现,光又回来,他们就大大的哈利路亚了,他们大大的欢喜〔“极大的”是丰富的,非常多的〕大大的欢喜。这就是那颗星。当基督向你显现他自己是神复活的儿子时,你的心里就会有极大的喜乐。你找到了宝藏,你找到了会令你卖掉你所拥有的一切去换回的珍珠[磁带空白。]
这是真的。
40

他们就往伯利恒去。当他们开始注意到的时候,他们继续走,它就挂在这个小房子的上方。他们注意到它开始变慢,变慢,下降,下降。他们开始说,“哦,看,它很近了,几乎就是在这里。越来越近了。”过了一段时间,它开始慢下来了,直到完全停止。

他们飞快地下了骆驼,抓起黄金、乳香和没药。因为他们带来了这个,他们要敬拜一个王。当时人们可能不知道,黄金代表王,代表王冠。乳香是一种香水。这就是他,一个戴王冠的王,散发着甜美的味道,让每个人都能闻到他良善的香气;站在他的面前,让所有的烟草、威士忌和其他东西的臭味消失。称颂他…我现在想大喊大叫。如果你认为浸信会教徒不会喊叫,那你就错了。哦,我的天!进入他的甜美的灵里的香气中。他是沙仑的玫瑰花,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晨星,是除去我一切的罪孽,医治我一切的疾病的甜美的香气。他们给他带来了乳香,那散发着甜美的香气。你要对我说,“传道人,他们为什么给他拿没药来。没药是苦的。”没药代表了死亡,他必须死去,成为污秽。他必喝客西马尼的苦杯,是世人的罪。所以他们带了没药来。黄金为王,乳香为香味,没药为苦味,他必须为你我而死。
41

今天下午,当他祝福的晨星从天而降,他第二次带着神迹和奇事降临,我们怎么能坐着让它白白地经过,而不打开我们的心让心里面所有的因着他是我们的王而敬拜他?我们当然应该和几位智慧人一样感激。当你们默想到那些事情的时候,让我们低下头一会儿。

42

罪人,你今天下午在这会众里吗?神恨恶罪,但他爱罪人。神爱你们,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你们,叫他替你喝了那苦杯。记住,他成为了你,好叫你可以成为他。他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在死的时候与神隔绝使你在死的时候有神的同在。他作了罪的孩子—是你的罪,不是他自己的罪,乃是你的罪—为要叫你作顺服的孩子。他代替你成为一个时间的造物,好让你代替他成为神永恒的儿子和女儿。

晨星在你的道路上洒下亮光了吗?你愿意爱他吗,你希望在祷告时被纪念吗?你愿意举起双手,表示,“我爱他”吗?神祝福你,女士,还有你。这很好。在看台上的,神与你同在。现在就举起手。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女士,你,下面的,先生,在后面的,女士。当然, 神….你姐妹,你,下面的,神祝福你,小家伙,你,年轻人,是的。
43

神爱罪人。总有一天,地上的一切都会赞美他。总有一天你会拜倒在他的脚下…跪在他脚边。你们俯伏是因着他所作的与神和好,又因接受他作你们的赎罪祭与神和好,又在分别为圣的水里依着道受了洗,全然成为永生神的儿女。你要在平安中敬拜他。只要是在此之外,就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若是义人仅仅得救、罪人和不敬虔的人将有何地可站呢。”在你出这门之前,这可能会发生在你身上。

今天下午你愿意顺服相信他并接受他为你的救主吗?再举一次手…我们祷告之前,会有多少只手呢?想想吧,接受他。神祝福你,小家伙。很好,一个小男孩举起了手。你说,“他太年轻了。”哦,不,他不是。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是的,先生,亲爱的孩子,不客气。祝福你小小的心灵,神救了你。愿妈妈带你去教会受洗,并呼求主的名。或者,就像小撒母耳一样,你记得,他比你大不了多少,被称为先知。他听见耶和华的声音,就是以色列人许久之后初次得见的异象。
44

现在是否还有一个人,希望在祷告中被记念?愿神怜悯。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在后面的你。神祝福你,小女孩。祝福你,女士。呐,还有吗,我们要祷告了。好的。不知道当我们低头时,我们的兄弟会不会哼…或者,轻轻地播放那首歌,“就像我一样。”这就是你对主耶稣的请求。

“伯兰罕弟兄,我能确信那颗晨星就在这里吗?”是的,亲爱的朋友。“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以上奉我的名聚集,我必在他们中间。”同一位可爱的现在在这里。你举起你的手,你们没有举手但相信你们应该举手的,你现在就在你心里说,“就像我一样,主啊,没有任何借口,但你的血是为我而流的,因为我保证(我的手举起)我相信,哦神的羔羊,我来了!我来了!”我们祷告的时候,你来吗?
45

主阿,你在你永恒的道中说过,耶稣曾说过经文是不能被废去的,“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哦,想到父亲今天也在这里,真是太好了。圣灵在吸引。数十人举起了手。圣灵在吸引。父神给他的儿子爱的礼物,以纪念他伟大的、完全的牺牲使父喜悦而忘记了罪。如果耶稣愿意做这一切,天父的心就会破碎,直到他愿意忘记所有的罪。现在他对罪人说,“我所创造的孩子,今天我要带你去见我的儿子。我愿意把你收在他的庇护所里,使他可以引导你进入永生。”

愿那些悔罪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甚至小孩,现在都能来到晨星挂在十字架上的地方。愿你在那里深深悔悟,冲破一切障碍,抛弃一切自我,降服于,彻底地降伏于主耶稣。就像那几个智慧人一样,兴高采烈地回家去,把王在他们心中诞生的消息带回去。那王就从那日开始统治他们生命。父阿,我们等候你的时候,求你应允我们。我们奉你的儿子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低着头……
……….没有任何一个借口,
但你的宝血是为我而流,
因为我相信你的应许,
神的羔羊啊,我来了!
46

你现在是认真的吗?如果你们是认真的,这意味这栋楼里的每个人现在都向他完全降服了,我们再唱一遍的时候,请举手好吗?举起你的右手。任何在这里爱主耶稣的人,无论你是否基督徒,无论你是否曾经做过,现在,你说,“我愿意降伏我的整个生命。让晨星,神之光,带我到我永恒的目的地。”

……………….接收、
向他,他的血可以洗净
每一个地方,
神的羔羊啊,我来了!我来了!
47

当我们哼着歌的时候…每一个人。呐,我想让你和坐在你身边的人握手,在你左边的右边的,在你前面的后面的,在美妙的音乐响起时,说这句话:“愿神祝福你,王国的公民同胞们。愿神祝福你,朝圣的陌生人,今天我很高兴在基督耶稣里与你一同坐在天上。”就是这样,在你前面的,在你后面的,在你旁边的。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会、长老会、天主教、犹太教,所有的都一起来,“我真高兴在羔羊的同在中与你们团契。”哦,这岂不是很美妙吗?“有多少人真的感觉很好?你能感觉到有什么的同在吗?就是他,圣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