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222 闪耀的大光

1

我今早的题目是从新约里找出来的。第一处要读的经文是在《马太福音》2章,从第1节开始。然后,我还想从第4章14节和15节中选取一个题目。我喜爱读这道,因为道就是神。

1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2“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
然后在第4章14节,说到了先知。
14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15说:“西布伦地、拿弗他利地,就是沿海的路,约但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16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
2

我想从这里选取我的题目,就是这个:“闪耀的大光。”

这是一处很不寻常的经文。因为在这个时候,在这圣诞节期间,这些人通常在讲的大都是关于“客店没有地方”和“约瑟与马利亚”以及“主耶稣降生”的事。昨天我在想,我要以不同的方式来讲讲这点,不同于你们许多人在广播和电视上所听到的。
正想的时候,关于博士和星的内容进入了我的脑海。让我深受触动的是:博士跟基督有什么关系呢?因此,昨晚看了很多古代学者的书,看得太迟了,想要找到一些会给今天的主题带来一点亮光的东西,以至于我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因此,要讲述这些内容是件很不同寻常的事,因为,毕竟,神就是不同寻常的。神以不同寻常的方式行事,有时候是在不同寻常的时间,因为他是非常不同寻常的。那些服侍神的人也是不同寻常的;他们是一群独特的人。
3

至于我们,在这个季节,我们都把我们的思想集中在圣诞节上,我们只是把它弄成了一个叫作圣诞老人的神话,而不是那本该是的真正的圣诞节,这点真是太糟糕了。今天,在这地上的很多小孩子所知道的圣诞节,只是“装满玩具的雪橇和几头扑向房子的神秘的驯鹿”,长大后才知道这只是个神话;这甚至都伤害了他们的信心,因为后来知道了真正的圣诞节故事后,才知道它跟驯鹿或穿着毛皮大衣、抽着烟斗的男人毫无关系。

圣诞节本是指我们可称颂的主耶稣的降生。看到神如何以这个方式行事,是最不寻常的,因为在整个世界的历史中,其它时间都不行,必须正好是在这个时候。呐,等一下我们要来看一看那个时期。
4

那是希律这个杀人犯作王的时候;必须要那样,那个时候这个残酷的人必须作王,因为我们熟悉这些经文,说他杀死了所有两岁以下的小孩子,企图要找到基督。必须刚好在那个时候。

接着,必须要在那个时候,发起报名上册,逼着马利亚和约瑟回到他们的故乡伯利恒,他们原是在那里登记的,他们的出生记在法庭和圣殿的记录上,以便征税。基督必须要生在伯利恒,当要报名上册时,他们还在很远的地方。
5

圣经告诉我们,他们必须经历种种的危险才能到达那里。呐,他们没有精美、长毛绒的大救护车把马利亚送到那里去。他们没有像今天的那种救护车,那样我们就会有某种借口;那是王的命令,找不到任何借口,它必须要执行。“王这么说了。”不管她的情况如何或别的,他们必须回到他们的家乡。对这个要做妈妈的来说没有任何舒适可言,没有其它的旅行方式,只能步行,或坐在小毛驴的背上。

经文告诉我们,约瑟带着随时都会当妈妈的马利亚,让她坐在小毛驴的背上。如果有人坐过毛驴,就知道坐在上面是何等的难受。那小家伙沿着山间蜿蜒曲折的小路,要从低洼的犹大地上伯利恒去,道路非常的崎岖不平。要是小毛驴没有走稳,跟这个要当妈妈的一同跌倒了,那会怎么样呢?
6

或者,在那个日子里,回到他们的家乡有很长的路,整个国家都行动了起来,朝圣者和旅客纷纷返回家乡,那些日子正好是强盗出没的好时机。强盗若看到人不多的大篷车队和骑马的,就会冲过来,把他们杀了,抢走他们的东西,然后就逃走了。那对结了婚的这对年轻夫妇来说是何等的艰难,无论后果怎样,他们都得去面对。

还有,要是遇到一些野兽,那又会怎么样呢?旷野里游荡着狮子和很多会吃人的野兽。要是一头野兽扑向这一小队人,约瑟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又能做什么呢?而且还有一个行动不便的妻子。他们也必须要面对这些。
7

但是,晓得了这点就会带给我们安慰,即:不是我们掌管自己的命运,而是神掌管我们的命运。他既已定下了事情要这样,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妨碍神的计划。我们必定能到达。

8

那将不会有任何惧怕。虽然马利亚和约瑟,他们可能只是普通人,没有受过教育,他们一点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所发生的事是在应验经文。

今天也是一样。这些事正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发生,然而我们很多人对神是如何运行的这一点却一无所知。
在这个房间里,有位在做录音的女士刚刚问我,我什么时候要传讲关于手写的字迹和空中人造地球卫星的主题,“会是下个星期天吗?”
我说:“我不知道。”
但是,哦,看到在这个黑暗笼罩的时候,神伟大的手正在稳稳当当地运行;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它运行。
9

我们可以看到,就像今天的情形一样,这只小毛驴和这两个旅行者最终到达了,他们是在晚上穿过旷野的,因为白天太热了。让我们假设说,他们正坐在伯利恒东边的小山上。

伯利恒坐落在山谷中,那里有一座小山。那条通到伯利恒的路,从伯利恒的东边蜿蜒而下,进入城里。靠近拐角的地方,在拐过最后一个弯就会下山的地方,有一大堆参差不齐的石头立在那里。历史学家认为,那天晚上马利亚和约瑟进城之前,也许就是停在那里歇口气的。
10

我们来看,约瑟温柔地把他的小新妇从驴子上抱了下来,抱着她下了地,扶着她过去,坐在石头上,说:“亲爱的,我们下面就是那座小城了,也许我们的新生儿会生在那里的。”

我能想象,他们坐下来眺望着伯利恒,看着他们的东边,望见星星眨了眨眼,亮晶晶的。他们坐在那里,凝望着星星,不知道远在东方几百英里的地方,另一幕正在逐步地展开。
你知道,神是在他的宇宙中运行的。他让事情在一个国家发生并使之发展,而在另一个国家与之相配。我们看到,在遥远的东方那里,正如许多历史学家所告诉我们的,这几个人,博士,我们知道他们是……
今天,他们或多或少地会被称为天文学家,不是指那种算命的;但的确有一种假冒的天文学,被称作算命的。人们热衷于那些东西,其实那是对真正天文学家的一种假冒。
11

伟大的历史学家汉普顿告诉我们,说那是,这几个天文学家,他们是玛代波斯人。我们来稍微追踪一下他们的生活。我们发现,玛代波斯人还在巴比伦的时候就对我们主的福音很熟悉。许多年前,在尼布甲尼撒王的年代,他们就有了像天文学家这样的人,他们观察星星和天体;他们可以借着那些迹象和星星的运行说出将要发生的事。

早期的君王们向这些人求问,想要知道一些事件和将要发生的事。神在向地上的人显明这些事之前,总是要借着他的天体来宣告;神把它写在了天上。
我们所看到的星星,我们认为它们是天上的小五角星,而事实上,它们比这个地球大多了,正在反射阳光。
12

在以色列人被掳到迦勒底之地的七十年中,这些人也确实熟悉了福音,但以理也确实被立为了术士的领袖。这位先知靠着他的大智慧知道了这些事的结局,也知道神要做什么事,他被称为术士的领袖。那些术士有他们先祖留下的可作参考的旧手稿,而但以理则带来了主书写的道。

所以我们晓得,在这个期间,他们在一起商讨了很多,他们看见了一位真神所产生出来的智慧和能力,那是远超过任何天文学家或博士的。在尼布甲尼撒王或伯沙撒王跳舞的那个晚上就证明了这点,没有一个迦勒底人或天文学家能读懂墙上的字迹。而但以理靠着永生神的灵和能力却能够看懂。他所写的东西被视为圣物保存了下来,直到今天还在。
13

我们在东方叫他们是……我有幸在印度给他们讲道;他们现在被称作伊斯兰教徒,但他们其实是玛代波斯人。印度人被称为……我相信他们称印度人是不洁净的。玛代波斯人其实就是伊斯兰教徒,他们是那些最初跟尼布甲尼撒王在一起的人;他们的大圣贤是研究自然之物的学者,是为了宣告将要发生的属灵之事。

14

所以,在这长达几百年的时间中,但以理的教导原稿等等,他们一直都保存着。

在古时候,到了晚上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上到山上;山顶上有一个城堡,这座城堡是博士的城堡。他们在那里举办宴席,宴席过后,太阳下山了,他们会走到圆顶上或大台阶上,那里有个观象塔。正如伊斯兰教徒通常所做的,向着太阳下拜,叫喊:“阿拉!阿拉!”许多时候他们用圣水等东西给自己祈福,甚至直到今天还是这样。通常,他们所用的最神圣的东西就是火;他们相信这位真神住在火中。
他们知道这一位又真又活的神的确是住在光中,并且他就是烈火,这是何等的奇怪!
于是,他们点燃圣火,并观察这火,因为他们相信这一位真神就住在这火中,并把自己反射给他们。太阳的光消失之后,这火就会燃烧出最亮的光芒。
15

所以,他们会去到这个观象塔那里,并举目观看;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人;他们知道那些巨大星体的每一个变动,他们殷勤地观察着任何一个变动。

哦,巴不得基督徒也能那样做,不是观察星星,而是观察正在展开的神的道。巴不得我们今天也能注意这点,看到神怎么在这个时代应许了这些使我们如此勇敢地支持的事。神应许了要做这些事,比如说医治病人和行大神迹。
16

将这些事教导给他们的同一位但以理也说:“在末日,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那些经文必须应验。巴不得我们能查考经文;如果你注意,就会知道神只将自己启示给那些寻求和渴望见到他的人。“你们亲近我,我就必亲近你们,”主说。有时候,神让事情发生,为的是让我们亲近他。因为神确实定下了某些事必须要发生,它们必会展开,就像他伟大的时钟报时一样。

17

我们可以说,在某一个晚上,宴席过后,他们就对着落日下拜,我们的想象也随着上到这个观象塔里。当那些大的天体开始出现在夜空时,从前圣贤的旧手稿被拿出来,并打开了,他们详细地查阅着这些手稿,他们说,哦,某些事曾被预言过了。或许,这话题已经谈过很久了,像:列国的大衰亡、伟大帝国的瓦解、民众的社会地位以及战争,是谁毁坏了全地,谁用他们同仁的鲜血浴血了大地。只有属灵的人才能明白属灵的事,过去的那些伟大日子以及他们的耻辱是如何展开的;当这圣火的火舌飘向空中并消失时,这火代表着一位又真又活的神。

夜渐渐地深了,直到快临近午夜,比如说十点或十一点,主人坐在那里,或许是在唱赞美诗,也可能是在祷告。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历史学家没有明讲。但不管怎样,他们一定是处在一种属灵的态度中,因为哪里有合一和灵性,那里就是在敬拜神。
18

今早神必会临到我们,他必存留这个可爱小女孩的性命,以及你们这里许多因癌症和其它疾病快要死之人的性命,只要我们能进入到与神和他的道的属灵联合中。神必会启示出自己,他也总是那样做的。

主复活后,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只有当革流巴和他的朋友开始跟主说话,并且圣经也被引述了的时候,神才在基督里向他们启示出了自己。然后在回去的路上,他们说:“在路上跟他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关于谈论这道的事……
19

在他们的旧手稿中,他们读到了不同的博士所传下来的东西。我这个时候说不来他们的经书的名称,或者他们叫做“西达可”,大概是那样的,他们读了并参考了那些圣人的著作。他们许多人是拜偶像的,给百姓带来了羞耻和耻辱;毫无疑问,这些博士也因着羞耻而低下了头。然而,那燃烧的圣火却代表着一位真神。

20

接着,我能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书卷从城堡中出来。他把书卷递给那些圣贤,当时他们就坐在观象塔上,正在观察星星等天体完美协调地运行着,夜复一夜,一直在那样运行着,正如神所定下的。

在这里,他们谈到了列国的衰亡,读到了《但以理书》的部分经文,里面说:“我看见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从山而出,打碎地上的列国,它们就成了禾场上的糠秕。这块巨大的石头变成了一座山,遮盖天下。他的国将是永远的国。”于是他们的希望被点燃了,看到会有一个时候,到那时,各个帝国要终止、衰亡;列国要终止、毁灭;因为有一个永远的国要来到,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所设立的。
他们思想着经文中的这些事的时候,必定有一个人抬头看向天空,看到众星中间多了一颗陌生的星。他们看见了一道以前从未见过的光,那是一颗以前没有、直到这个时候才出现的一颗巨星,或说以前没有出现在博士的视野里,但它就在那里,为什么?经文必须应验。
21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神会跟那些博士打交道吗?”

圣经在《希伯来书》1章1节说:“神既在古时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
《使徒行传》10:35也写着说:“神并不偏待人,而是尊重各国中的那些以公义渴慕事奉他的人。”尽管你是在错误之中,但义从你的心映射出来,你渴慕事奉神,神就必会尊重那个。因此,宗派设立不了界线来拦阻神去到任何的信仰那里,因为神必看重人心里的动机,也必会从那点上动工。
22

我们发现,这些博士,他们内心诚实,渴慕看见那一位真神,仰望他的预言得到应验,那预言说:“主必将他兴起,立一个国;他的国必没有穷尽;那将是一个永远的国。”

就在那个时候,那颗星出现在了天空,我们知道我们今天称它为星。我能想象,那些博士同心合意地站着,当他们看到了这现象,即:有一颗星打破了太阳系的规律,从一大群的天体中出来并宣告了必将发生的事时,他们都默然不语。
23

我希望在这点上你们能读出字里行间的意思,并晓得我们所指的是什么,即:今日神已经向一切事挑战了,要宣告出他自己,就是:他今天仍然活着,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就活在他伟大、属天的身体中。这张他真体的照片可以挑战世上的每一个不信者。他一直活到永永远远。神以他自己不寻常的方式行事。

24

他们已经观察了天上的众光,可是这道光跟其它所有的光似乎都不一样。

今天,我们也已经观察了教会中的众光。我们观察了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和长老会的光。
但对那些寻求主的人来说,似乎有一道不一样的光开始照耀了,这光正在宣告主,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在他属天身体的伟大荣美和能力中,以圣灵的样式被差来,在这末世向教会宣告出他复活的大能,他永远是一道永恒的光,现在就在他的信徒中间。哦,看到他所行的是多么令人惊奇啊!
25

他们站在那里都着迷了,彼此之间都不说话了,因为这光的荣耀使他们着迷了。

哦,今天会怎么样呢?我可怜而衰老的朋友们,一个从未认识过神大能的人,要给他新的光,给他新的希望;当他走进神所立的这位基督的同在中时,凭着信心,就会使他对至大的神着迷。这不同于你走向祭坛与传道人行右手相交之礼;也不同于走进水池受洗,或站着让人用瓢给你行洒水礼。你是走进了一道以前从未被见证过的光中;它是一个属神信心的锚,称任何违背神话语的东西仿佛无有。它带来新的生命;把希望带给垂死的人;把勇气带给软弱的人;把医治带给病人;把祝福带给不顺利的人。走进他同在的光中是多么美好啊!这不是一个神话,也不是某个人凭肉体在头脑里所构想出来的东西;而是直接走进了荣耀之王的同在中,走进了永生神的永恒的光中。
26

当事情发生时,它锚住了你里面的那个希望,不管以后你病得多重,即使魔鬼试图要用任何与道违背的东西来试探你,都绝对是没有用的;它永远被锚住了。不管仇敌怎么使你想过错误的生活,你都永远被锚住了,因为你已经走进了主的同在中,进入了神的光中,它改变了最里面的你,将救恩的喜乐铃声摇响在你的心里,对此世人一无所知,而你已经出死入生了。当你跨进了神的这光中时,死亡及其黑影就会离开你而逃跑了,你就成了一个新造的人。

27

那些博士站在那里,都着迷了,他们注视着那光,最后我能听见一个对另一个说:“哦,这岂不是某件事将要发生的明显记号吗?”

真的,今天也是,当我们进入到主耶稣的同在中时,它就是某件事将要发生的一个属神的记号,即:他荣耀的再来近了。
他们彼此对看着,过了一会儿;或许整夜他们都在注视着那光。这光闪烁着,似乎比别的星星都亮;他们的目光似乎无法转去看别的星星。
我肯定,如果我们看见了那道永恒的大光照在我们的脸上,我们就不会再去看我们的宗派,说:“我们是浸信会的、我们是长老会的、我们是五旬节派的、”或无论是什么;我们只仰望那光而活,他是那永恒的光。
28

他们一直注视着那光,终于太阳升起来了。他们白天睡觉;在印度,我留意到他们坐在街上,四肢交叉,头靠在一起,因此,他们白天睡觉,晚上就去观察星星,观察任何的变动。

29

只有那些等候主的人才会见到他;只有那些相信主的人才会享受他的祝福;只有那些相信医治的人才会接受医治;只有那些相信救恩的人才会得到救恩,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但首先,它决不是一个凭肉体得出来的想法,它必须单单是从神所差来的一个直接的启示。

30

我们注意到,我们发现,夜复一夜,他们一直都在观察那光;在讨论那光。他们看圣经,在查考时,我能看见一个人走来,说:“这是另一个希伯来著作,出自他们中的一个先知,名叫巴兰。他说:’有星要出于雅各。[民24:17]’”他们看到经文应验了。哦,他们的心是何等欢喜!

这也应该使我们的心欢喜,因为知道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邪恶的时代,看到了神的圣言得到应验,如同照射我们生命的大探照灯那样向我们启示了。
31

过了不久,当他们观察这星时,奇怪,一天晚上这星开始移动。我们总是要与光一同移动。这光开始向西移动。他们就赶快备好骆驼和各种的费用,礼物也带上了。我能看见他们启程跟随着那光,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一颗天体,它必定反射了某个更大的光。

今天也是如此,朋友,当我们看到星星发光时,就知道那是太阳的反射;我们看到月亮发光时,就知道那是一个更大的光体的反射。
我们看到教会发光时,就知道它是一个更大的光、不死的永恒之光的反射。但当我们使自己昏暗,把心和信心转离神时,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不再有这类的事了,”我们就是在转过身去弃绝神永恒的光。
32

他们继续前行,我能看到他们离开了大山,朝着西部的大山坡进发了。他们沿着大山坡一直下到底格里斯河,又顺着汹涌的底格里斯河一直走下去,进入巴比伦,穿过幼发拉底河的浅滩,一直下去,绕着巴勒斯坦平原的边界走。他们欢欢喜喜地在夜间旅行,因为在夜里穿过沙漠是很凉快的。另外,那颗星在黑暗中发光,所以他们必须跟随着那光。那光是他们的向导。

他们上来了,最后那光到了耶路撒冷;当它到了耶路撒冷时,就不见了。他们一到耶路撒冷,那光就突然消失了,因为那是他们发出那光的时候了。
33

穿过那座大都会的弯曲的街道,穿过耶路撒冷这座几乎是世界古都的大街,它曾经是伟大的麦基洗德的座位;古代的大先知和文士都写到过这地方。但因着他们的懒散、属肉体的、半昏沉的、不敬虔的生活,福音的光已经熄灭了。

在那里,外邦人在犹太人的城里大声呼喊:“那生下来要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对今天来说,这是一件何等惊人的事啊!哦,满有怜悯的父啊,我们来看看,想一想:犹太人是如此的昏睡,以至博士们,东方的外邦人,从远方长途跋涉而来,要寻找犹太人的王,而他们却对此一无所知。
今天,神选取没受过教育的人、男孩女孩,或许还达不到小学的教育程度,却用圣灵的大能将他们兴起,让他们在教会的耳中呼喊:“主就在他的大能中,要显露自己,叫众人知道,”而教会却对此一无所知。
34

他们来献上敬意,他们来向万王之王献上尊敬。教会却处在它宗派的沉睡中,对他一无所知。他们是客旅;这几头欢快的兽披着垂挂下来的东方挂毯和穗子。正如菲利安曾经说过的:“他们不是王,但他们很伟大,足以作这位王的尊贵客人,”就是这样,他们坐在这些威武的动物背上,穿街过巷,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圣经说,耶路撒冷合城的人和希律都很不安;博士的见证引起了一些搅动。

今天这点岂不是太糟糕了吗?教会不能从它神学训练的愚昧中出来,看到复活、永生的基督在他荣耀中的大能,因着一个没文化、没有教育、跨宗派的运动正在临到世界。你来,看这永生神的荣耀吧!圣灵就像起初一样正在降临下来;经文必须应验,而现在是在末时了。
35

当这些博士穿街过巷,他们用这个信息从君王一直搅动到了守门的,“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们却没有答案。

今天,当人造地球卫星在空中掠过时;当彻底毁灭的迹象临近时,当女人男人正沉湎于罪恶、过着不敬虔的生活时,人们呐喊:“这是怎么回事?”而教会却没有答案;她睡着了。
但圣灵,神不死的、永恒的光,就在这里要照耀凡愿意和能接受它的人。
36

那光不见了;他们正在作见证,最后,他们召集公会的人一起开会。那些圣贤和先知带着一个小先知的预言进来,这小先知名叫弥迦。他们对王说:“经上记着说:’伯利恒啊,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因为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你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因此,犹太人的王基督要降生的地方必定是伯利恒。”

瞧,没有人告诉他们该如何去到伯利恒。但他们走出了城门,离开那座黑暗的城市时,那光又在他们前头出现了;那星出现了。圣经说,他们就大大地欢喜。事实上,他们必定喊叫了好一会儿;他们大大地欢喜,他们太欢喜了。星又出现了,指引他们去到旅途的最终目的地。
37

他们跟着那星。呐,他们注意到那星比过去垂得更低了,现在离得更近了。最后,他们边走边欢喜地赞美神,整夜被主的手引导,最后那星到了一间小马房的上空,也就是山边的一个小地方,一个山洞,那星就停在山洞的上空。这些大能的博士,一年零六个多月行走在他们旅途的路上,没有注视和跟随任何东西,没有别的引导,只有这颗星。当那星停住了,他们就进去,在那里找到了婴孩、约瑟和马利亚。他们从宝盒里拿出礼物,献给孩子:黄金、乳香和没药。

如果我们有时间,让我们停一下。
38

黄金代表什么?他是王。他不是要被立为王;他生来就是王。他是神所立的永恒的王;他是一位王,所以他们献上了黄金。

他们也献上了乳香;那是贵价的,是所能找到的最好的香料。乳香,这香料代表什么呢?他是献给神的甜美、芬芳的救主,因为他周游四方,医治病人,行善事。黄金,因为他是王;乳香,因为他是献给神的甜美、芬芳的救主。他的生命如此地蒙神喜悦,以至神把他的圣洁和荣美吹入他里面,因为那是神自己的圣洁在他里面反射出来。
哦,巴不得我们也能有甜美、芬芳的香气;巴不得神的圣洁能在我们里面反射出来,以至我们也能像拿撒勒人耶稣一样,周游四方,行善事,成为献给主的甜美、芬芳的香气。
可是我们却争吵、争论、躁动,疑惑;因这原因,它在神的鼻中就成了恶臭的。我们的生活,我们出入那些不当出入的老地方;我们说不当说的话;行我们不当行的事。我们争吵,站在世界的一边,在紧要关头否认基督。因这原因,我们成不了甜美、芬芳的香气。但主是那香气,所以这些博士献上了乳香。
39

他们还献给他没药。谁都知道,没药是非常贵价的、极苦的药草。没药,没药代表什么呢?他那伟大、至高的牺牲,他那年轻的生命在各各他被压碎,世人的罪恶在那里将他辗碎了。黄金,因为他是王;乳香,因为他那甜美可爱的生命;没药,因为他为罪人所作的牺牲,以至死了。在那里,“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那就是为什么他们给他献上了没药。

40

博士因为在梦中被神指示,就从别的路走了。他们没有转回去,因为他们的行程结束了;那星的行程也结束了。

朋友,在今天,这星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但以理书》给了我们答案,《但以理书》12:3,经上说:“智慧人和认识神的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
41

那么,今天我们是什么呢?我们是星;每个重生的基督徒都是主耶稣基督的一个见证,是一颗反射了主耶稣的能力和圣洁的星:在主的生命中反射出他;在主的言语中使他完全;在主的医治大能中使他完全;在主的复活中使他完全,在每个方面反射他,使他借着父神反射给我们。我们是星。

注意!你应该是什么样的一颗星呢?这颗星不是受它自己的能力所引导,是受全能神属天的能力所引导。如果我们想要把罪人反射给基督,就必须受圣灵的引导。《罗马书》8:1说:“如今,那些在基督里的,就是那些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就不定罪了。”如果我们想成为一颗星,反射基督的光,把罪人带来给他,我们就必须受圣灵的引导,是的。
42

我们不可能是普通人,我们必须是不同寻常的;我们不可能是平平常常的,因为神的子民是独特的民,历代以来他们都是。

虽然独特,然而那颗星却是闪耀的,不是在世俗的教育和世俗的事务中闪耀,而是作为祭物在主面前闪耀。我们要降卑自己,反射出他的光来,就像博士在万王之王面前所做的。
43

你是一颗星。对那些寻求的人来说,每个基督徒都是一颗星,为要引导失丧的,引导疲乏的和旅行者的脚步。那么,这星就不可能受自己的引导;而必须受圣灵的引导;它必须在其生命中反射出神的光辉,禁戒世上的事,在今世的生活中敬虔、端庄地度日;它必须反射出那位伟大发光者的光芒。

那么,我们要做什么呢?要兴起,向垂死的人闪耀出神的光。在这个世界的幽暗中,我们要在耶稣复活的大能中反射和发出主耶稣同在的光来。他昨日怎样,今日也怎样;要反射出他来。
44

但记住,随后,那星又出现了,它行完了它的行程后,未受任何荣耀。那星只是把他们带到目的地,要将那完全的光显明给他们。

今早,我们作为基督身体的肢体,朋友们,我们是神的光,但我们不自取荣耀。我们得到了我们的病人和所带领的人,我们得到了他们,但我们决不自取荣耀,而是把他们领到那正在照耀的伟大、完全的光那里,这光照亮了每个生在世界之人的道路,它就是主耶稣基督,不是一个被称为圣诞老人的神话,不是某个宗派的教会;而是那真实、完全的光,耶稣基督,永生神的儿子。
45

让我们祷告。我们低头对着这尘土,神从这当中把你取了出来,有一天,就像星星在夜晚闪烁,太阳在白天照耀一样肯定,你也要归回尘土。如果你在这里,在这圣诞节的前夕,而你想要让圣灵来引导你去到救主那里,并照着那样的方式接受他,你愿意向他举起手吗?说:“神啊,怜悯我。我每天行走时,请照亮我的道路;带领我,最终到达那完全的光中,好让我的生命能跟他的生命融合,我就必会得到那不死、永恒的光。”

愿主祝福你,我亲爱的姐妹;还有你,我的姐妹;你,我的弟兄;后面的你,弟兄;还有你,姐妹;还有你,我的弟兄。神看见了你的手。哦,姐妹,主看见了你。是的,在这里的女士,主也看见了你,肯定的。
46

“耶稣啊,今早求你赐下圣灵来,指引我这误入歧途的可怜的生命。我一直在跑并加入了一个教会;我曾是个天主教徒,后来成了浸信会信徒,接着又成了长老会信徒;我也去过了五旬节派教会,我到处都去过了。最后我发现,主啊,我真纳闷,我不知道自己是站在哪里。但让那个属天的身体,让那个属天的晨星的真体,神伟大的圣灵,今天来引导我去到在他里面的那个所在,我想要在那里,在那里我能管理我的心,轻柔地摇着那一位,使他能引导我经过所有的黑暗,经过死荫幽谷;当我走在那条路上时,也必不惧怕。”

在结束之前,还有其他人吗?愿神祝福你,先生;还有你,先生;还有你,先生。是的,这一次是属于男人的大好时光。是的,另一次几乎都是妇女;而这次是男人举起了手。肯定的,是智慧人才会来寻求,跟随那光。神要你来。
47

小马利亚和约瑟进了城,耶稣就降生在了那里。那个时候博士们到达了,他们长途跋涉而来,但最后他们达到了大高潮;那星引导着他们。现在,你们想要成为基督徒也有很长的时间了;或许已走过了很长的路。今早或许这就是高潮,因为你要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将他紧紧地拥入到你心中。在我们结束这祭坛呼召前,还有别人吗?愿主祝福你,很好。谢谢你。

48

现在,这里有多少人想要说:“主啊,那不可能落空的经文已经告诉过我:在那献给你的没药中,它在那里代表了你的生命倾倒了出来。’你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你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你在鞭刑柱上受了痛苦的鞭笞,使你所受的鞭伤能医治我们。主啊,我今天需要你的医治大能,请你从我生命中除掉一切的疑惑;从我身上除掉它,使我永远不再疑惑。让我现在谦卑地来到你面前,为我的医治而相信你。”你们生病的人,愿意举起手吗?愿主应允你们所求的,我亲爱的朋友。

你怎能怀疑他呢?当然不能。今天,他作为复活节的孩子,哦,不,作为圣诞节的孩子,神的儿子,满足一切的那位;他能满足每一个要求,他能满足你所需的每一个需要。只要接受他!圣经告诉我们要做什么?“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49

天父,现在我把这一小群人带给你,今早是你差他们来听这有关那星的信息的。你跟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你跟酿私酒的打交道;你跟嗜酒者打交道;你跟科学家打交道;你跟家庭主妇打交道;你跟传道人打交道;你跟教会成员打交道。你是神,你是那么的伟大,没有人能逃避你。在各国和各种信仰中的那些心里真诚的人,你向他们施怜悯。

今早,我们为那些举起手的人而感谢你,我估计有二、三十人。神啊,我祈求,在这个时刻,就是现在,愿那永恒、不死的大光照耀在他们的魂里,使他们内心可以找到那种曾渴望和借着加入教会、履行某种仪式而寻求到的平安。愿圣灵照耀在他们身上。
正如以赛亚说的:“坐在幽暗中的人,有一道大光照耀着他们。”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是,愿这预言今天应验在这些渴望你之人的心里;赐给他们出人意外的那种平安,赐给他们一种完全的满足,因他们已经遇见你,跟你交谈过了,并且把他们破碎的生命献给了你,愿你用你的黄金、乳香和没药来医治他们,为着你自己的荣耀使那些人成为尊贵的器皿。主啊,求你应允。
50

呐,对于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你有一条已经赐给了我们的命令,即我们应当祷告和给他们按手。你曾说,这是从你宝贵的嘴里发出来的最后的话:“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我们知道,有一个亲爱的小女孩就躺在这里,是由忠心的亲人乘飞机从佛罗里达把她送过来的,此时她处在非常危险的阶段。你的许多仆人已经祷告过了,许多医生也看过了,他们都摇头说:“不可能有别的办法了。”但我很高兴,这位可爱的母亲和那些关心她的人,不愿接受那个作为答案;他们下决心要看见每一块石头都被滚开。只要他们能在永生神的面前蒙恩,他们亲爱的小家伙就必痊愈,就必会活着。哦,主啊,求你应允,也应允坐在这里的其他人。
51

今早,许多人坐在这里,他们可以起来,像博士那样作见证,说:“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了。”许多人可以起来,说:“我们尝过了主的良善,我们感受到了他的医治能力,”这能力除去了他们身上的癌症、瞎的眼、残疾的肢体和各种的疾病。主啊,我们正在全国各地放声高喊赞美主。

今早,让这些人,让你今天在这里的孩子们同样有分于你的祝福。当我们作为传道人履行职责、祷告和给他们按手时,主啊,愿他们在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中得到医治,因为主说:“你们若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神既说了这话,我们怎能还怀疑呢?正如但以理的那些预言必须应验一样的真实,正如神活着一样的真实,一切的道都必须应验。我祈求你应允,为了神的荣耀,阿们!
52

就着我最谦卑的信仰和我内心的诚实与正直来说,如果底下那些举手要接受主耶稣作你个人救主的男女;我知道按着惯例,应该让人们上到祭坛这里来,那没错;我丝毫不反对这个。但来到祭坛,你只能做一件事,就是对神说,你感谢他救了你。因为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时候,当你举手时,那个时候神就照你的见证接受了你了。你挑战引力定律,就像那颗星挑战太阳系的定律一样。

太阳系照着一条固定轨迹运行,它必须是那样运行的。但这颗星挑战了这点,将这一切都忽略掉了,因为是神在做带领。
53

今天,正常的规律说你们这里的许多人一定会死;医生已经做了所能做的一切,是的。但永生神的灵挑战这点,说:“我必将你带过去。”可能没有在一刹那发生,但他们存心忍耐,如同看见了那不能看见的主。亚伯拉罕被赐予了一个应许,在应许成就之前他等了二十年,但他继续前进,称任何违背那应许的事如同无有。

如果我不知道我是在说什么,我就不会在这个圣诞节前夕站在这里,在这一小群人面前说这些事。
54

昨天……那妇人可能在场,她的名字叫莱特夫人。你在这里吗?从新阿尔巴尼来的莱特夫人?你们许多人可能认识她。我相信,这个妇人在新阿尔巴尼很有名气的。上次在这里的医治聚会上,我原本不知道;当时正在辨明的恩赐下。[原注:磁带空白。]

下个星期天晚上,若主愿意,我们可以试试来一次辨明恩赐的聚会。星期天早上我们没能好好地做,因为你们看见了上个星期天早上发生的事,有一个星期了,瞧?早上人们没有及时进来这里排好队等等,因为你有碗碟要洗等等。但星期天晚上我们要再试一试,或许下个星期天晚上,若主愿意的话。
当辨明恩赐正在进行时,我想只提这一个例子,我先跟你们讲一下莱特夫人的事。
55

她无法去到聚会中。新阿尔巴尼的医生们,我可以叫出他们的名字来,但那样做可能不明智,因为许多时候他们不想要你那样做。我们要尽可能地竭力跟众人和睦相处。

我们爱我们的医生;今早,或许就有医生就坐在这里;我有许多的医生朋友,好人,信靠神的基督徒。他们不是医治者,他们只是人。他们在身体上所能做的,他们都会做;他们只是协助自然。他们不……他们可以接好骨头,把障碍物清除掉,像那样的事,但必须要神来创造细胞。神是唯一能医治或建造细胞组织的那位;药物做不到这点。
呐,这妇人心脏里有一块血凝块,她都六十几岁了。她肿得太可怕了,样子就像她以前肥胖的时候那样。他们打电话来,我妻子叫我接电话,说:“比尔,他们……新阿尔巴尼有位妇人想跟你讲话。”
56

我说:“哦,姐妹,今早就过来吧,我们的教会将要举办一场医治聚会。”

她说:“我亲爱的弟兄,”她说:“真希望我能带她去,但她根本都动不了了;”她说:“她现在快死了,没有一点希望了。”又说:“我们听说过神借着你的祷告行了一些大事,你愿意为她祷告吗?你会过来吗?”
我说:“我过不来,但是,你能把电话放在她的耳朵旁边吗?”
她说:“我相信我能把她的床移过来。”她把床移了过来,把电话给了那妇人;她几乎都不会说话了。
我说:“你若能信;”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不是你所想的事,而是你真正知道的事。信是……
57

那个星期天我说:“如果我快饿死了,我求了……”一块面包就能救我的命,而你给了我两毛五分钱;我会像得到了面包一样欢喜,因为我有了足够多的面包了。

医治的能力也是足够的。“你若能信,”那是两毛五分钱。我会欢喜的,因为,或许离我得到面包还有十英里远,但我既已得到了两毛五分钱;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我有了那两毛五分钱就很快乐,就好像我正在吃面包一样;即使有很长的路要走,要经过河床,趟过浅滩,走过独木桥,穿过蒺藜地,翻过小山。我可能会越来越饿,饿得甚至都抽筋了。但我一直都会很欢喜的,因为我拿着两毛五分钱,不管情况如何,都可以买到一条面包。
亚伯拉罕欢喜了二十五年,他心里持守着那信心,相信神能成就他所应许的;他也得着了他所求的。
58

在那边的亲爱姐妹,不管环境如何,要拿着那两毛五分钱,那个信心,f-a-i-t-h。要把那个拿在手里,放进你心里;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呐,你不能装作要信;你必须真正地相信。“我的孩子必活着,因为我心里相信神做出了一个应许,我有信心相信它。”然后,其它的一切事就都变成负面的了,瞧?神将它迁入了那个领域。

59

昨天那个妇人打电话给我。有人接了电话,她不愿讲;我妻子去接电话,她也不愿讲。她想要跟我讲话,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正在赞美你的名。”

我说:“我的名?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她说:“哦,巴不得你能看见我……”
我说:“那就赞美神吧;他才是行这事的那位。”
她说:“在我心里,医生甚至连一点血块都找不到了。它已经散开了,不见了。我正常了,能健康地到处去走了,现在我正处于这几年中最健康的境况。”她的名字是莱特夫人。她住(她把名字告诉了我)在新阿尔巴尼的某个地方,我现在还不知道。
60

上个星期天在辨明的恩赐下,有一个星期了,我站在讲台上,说:“我不要叫任何属于这个教会的人,我要叫那些不属于这个教会的人;让圣灵来说话。”但不知怎么的,在某一侧很后面的地方,有一个名叫希克森的人,大家都认识希克森弟兄。他是真实无伪的神恩典的战利品。他正躲在一些人的底下,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他。但圣灵已预定了这一切事。他从某个坐在那后面的人的手臂下看过来,我不知道那人是谁。

我说:“这个人正看着我,透过那人的手臂看。他正在为一个亲人祷告,我相信是一个兄弟或小舅子什么的,那人正住在精神病院里,精神失常了,没有希望再恢复了。”但主说:“主如此说:他必恢复。”这人就相信了,然而几天过后我却对此一无所知。
昨天他们将他从肯塔基州的精神病院里放了出来,成了一个完全、正常、健康的人。我们的卫理公会传道人弟兄,柯林斯弟兄,是神恩典的另一个战利品。他今早可能也在这里,他们两个人,他们都可能在这里。昨晚,他同来自乔治亚州的帕尔默弟兄一起去到了我的家里,讲起这个男孩从精神病院放出来以后,要经过这里去路易斯维尔的路。他也得救了,下去要为他所犯的一切错误而赔偿:一个战利品,神不朽的恩典。
61

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不要让仇敌欺骗了你。有一道不死的光在照耀;那道不死的光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要相信他;把他锚定在你的心里,要凭着信心接受他。

让我们祷告……要按手在你们身上,给你们抹油,看看神会做什么。
62

不管环境如何,耶稣在《马可福音》11:24说,他说:“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现在,让我引用有希腊原文的对照译本,它是这样读的:“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扔在海里!’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会给你成了。”
63

当你说:“大山啊,你挪开!”它还立在那里,你说:“哦,并没有发生啊?”哦,它发生了!当你说:“大山啊,你挪开!”可能一小点的沙粒从几千亿吨的石子中松开了。有一粒沙子挪开了,它已经开始发生了。要持守住那个信心,观察那座山的消失,肯定的。

你心里要说:“疾病啊,从我孩子身上挪开!疾病啊,从我身上挪开,奉主耶稣的名,”不要疑惑。就在那里,好细胞便会拿起崭新的盔甲和武器,仇敌也开始增援。他被打败了,因为基督在各各他饮了他的没药,便摧毁了魔鬼和他一切的权势。基督剥夺了他所有的一切,魔鬼不过是个纸老虎;他若能抵抗到底,他就会抵抗的。
靠着神的恩典,我们定意要传讲这福音,反射出他的光,直到他再来。
64

现在,主啊,剩下的都取决于你了。我们现在要叫这些人上来,愿圣灵临到这个小教会,在他们站起来,上到这里接受代祷时,求你在每一个人心里造出一个信心。愿他们今天离开时,也像那些博士在经历漆黑之后又看见了那星一样,他们就大大地欢喜。愿这些人用油抹了,接受了代祷后;如同雅各在福音中说的:“叫长老来,用油抹他们,为他们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愿人们大大地欢喜,知道神的信心已经进入了他们的心里,他们也必得着所求的。

父啊,你已经做成了你的那份;我也做了所知道要做的一切,除了按手在人们身上,用油抹他们。现在,剩下的是他们的事了;愿这事不落空。今早当用油抹病人的时候,愿神那不死的时钟的每个齿轮都完美地运行。为耶稣基督的缘故,我们奉他的名这样求,阿们!
只要你能单单相信,只要单单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这首歌对我有何等大的意义。几百种语言……当我走到讲台的时候,我也听见异教徒和霍屯督人在唱这首歌。
同一位妇人,同一位司琴的,据我所知,十一年前当我动身进入这事工时,她向我介绍了这首歌。是我的朋友保罗·雷德写了这首歌。
65

耶稣从山上下来,看见了一个患有癫痫的男孩;门徒不能做什么。那父亲说:“主啊,可怜我的孩子。”

主说:“我能,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只要相信。”保罗就是在这里得到他的歌词的。
只要相信,只要……
现在,转去不要看你的疾病。
只要相信,(你不能那样做吗?)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66

请记住,主正站在这里,他是可爱的;他已经应许了;他反射出了他的光。看看其他得了医治的人,肯定的,你也能。“你看我,”一个瞎子得医治了;看看其他的人,看看主所行的事。

……都可能……
多少人相信此时你心里有信心去说:“我相信问题解决了;我相信我现在能接受主了;我相信我能说我必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对这座疾病的山说:’你挪开此地,离开我或我的亲人,不管是什么。’我相信它必会成就。”
看看会发生什么事。那个疾病就会开始破裂,必要开始挪开。首先你知道,医生会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没错。你若能信……
67

内维尔弟兄,请你过来好吗?现在,让那些在这个过道的人站到这边来。你们在这个过道上的人,如果可以,请绕到后面去,再走过来,这样我们就只有一个队列。会众接受代祷时,我们会让长老们上前去,跟他们站在一起。

呐,这个小女孩,我们会走下去为躺在这里的这个小女孩祷告;我们会去到她所在的地方。
68

我要那些……其他要接受代祷的人;现在也到这边来。我想要此时在这里的每个人都祷告。你是参与到其中的一分子。站在那里的引座员会带你去到此时你该在的队列中。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别惧怕,主的人,走十架的道路,
耶稣已复活,为失散的人,属天的权柄,
属地所有权柄,都赐给了他,为他爱的人。
圣诞节的那星现在怎么说?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69

我亲爱的朋友们,现在这里有许多人在为你祷告,好男人和好女人,圣徒般的、敬虔的男人和女人。

我的弟兄内维尔就站在我的身旁,这几年来,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个敬虔的人。从城外来这里的人,他们打电话给我,说:“那个小个子是谁,是你的牧师吗?把他的地址给我,我想要写信给他;他像是个真诚的人。”我很高兴我能说:“他是我所认识的最敬虔的一个人。”他活出了他所传所讲的。他的手里拿着盛有膏油的瓶子;神的手里有能力。你们心里有信心吗?如果有,事情就必发生。在这对面,是一些传道人,坐在这里的敬虔人要为你们祷告;某件事现在就必定会发生。
70

有个东西把你带到了这么远;那是这星,这星,晨星。现在要接受这不死、永恒的光,跟你们一样,我们跟随这程序,就像给你施洗或什么的,瞧?“用油抹病人;为他们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

耶稣说,他给教会的最后话语:“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换句话说,我可以这样说,用你能明白的话来说,那就是:“这福音无论是在全世界的哪个地方传讲,只要我的仆人按手在病人身上,病人就必会好的,”是的,瞧?
呐,只有一样东西可以使它失效,就是不信。你瞧,那不是按……即使一个弟兄和我根本不适合传福音(我们不配,只有靠他的恩典);但不管我们是什么,这是主的道。他用不着依靠我们,但他必须持守他的道,“你若能信。”
71

现在,会堂底下有多少人想要为这些人祷告?请举起手。我要你们会众往那边看。为你们而做的祷告将会从这里传到天上。现在,弟兄抹油的时候,每个人都低下头祷告。

72

等一下,我们要为这里的这些人做集体的祷告。

仁慈的主啊,作为你的仆人,我们要上前去尽传道人的职责。主啊,队列里有许多人,毫无疑问都病得非常非常严重。一些人快死了;一些人还在座位上,比如,来自佛罗里达州的那个小女孩。这里有一些人是从乔治亚州等不同地方来的,从北到印第安纳波利斯;一些是从俄亥俄州来的,今早聚集的这一小群人,一直都在宾馆等地方等候,等候接受代祷的时刻。他们到过许多聚会中,见过你的手在运行和做工。现在就在这里,主啊,求你除去虚构的圣诞老人,把真正的圣诞节礼物带给他们。主啊,现在求你赐给他们健康,因为他们来,也要信。
我们现在上来,是站在他们和天上的主神之间,为他们代求,祷告并用自己的声音来代表他们。主啊,愿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失去信心的。
我们晓得,这道这样说了;我们知道我们相信它。主啊,愿他们相信它并得着他们所求的。现在我们作为基督的大使前来,连同这整个教会身体,同心合意地为他们得医治祈求;愿它如此成就。当他们离开时,愿他们大大欢喜地而去,因为黎明已经临到了我们。天上的泛光灯已经从我们的路上转去了,我们在主的能力和荣耀中见到了复活的主耶稣,阿们!
73

奉主耶稣的名用油抹她,我们按手在她身上祈求,愿她的疾病被全能神的手所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

愿神祝福你。回去并接受它,奉主耶稣的名。
奉主耶稣的名用油抹他,我们祈求他心里所愿的都蒙应允,奉主耶稣的名。
用油抹他,我们按手在我们的弟兄身上,奉主耶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