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212 门中的门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低头。

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让我们有这样的荣幸,以祷告的方式来到你这里。因为你要我们这样来,我们有确据知道神能垂听,因为他借着他的儿子应许了,如果我们奉他的名求什么,他就必应允。
我们祈求你拯救今晚聚集在这里失丧的人。安慰每个来听我们传讲你信息之人的心。我们祈求你医治所有在神同在中的病人,以及全国各地要求代祷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肯定也愿意来这里。我们祈求你从我们的努力中得荣耀。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2

今晚,我很高兴能再次回到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事奉中。我相信今晚他的同在会祝福我们大家。我很高兴看到我的好朋友加德纳弟兄从纽约州过来。我们有很多的交通。我叫不准那个地方的名字,宾汉姆顿,宾汉姆顿。不久前,我们在那边举行了一场很好的聚会,我们总是怀念我们跟纽约那些亲爱的人的美好交通。

3

灯光有点暗[录音空白]……今晚从《启示录》 12章……哦,是3章来读……读一下,求神给我们一段内容。

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天使,那阿们的、信实的、真实见证的、神创造之开始的,说: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
因为你是温的,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因为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我劝你向我买在火中试验过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又用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
凡我所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我想给今晚一个主题:门中的门。愿主赐给我们主题的内容。在这个时候读这段经文是一个很引人注目的主题。这是我们的主耶稣两千年前在拔摩岛上对约翰说的,准确地描述了这个时代教会的状况。不冷也不热,是温的。神不喜欢他的教会是温的。他说:“要么冷,要么热。因为你只是不冷不热,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来。”
4

呐,这确实说中了今天现代教会和五旬节派教会的境况:一个不冷不热的状况,不冷不热。我们要么回到过去老朽的宗派的状态,要么站在神的祝福里,也好过坐在我们现在这样不冷不热的境况。我们那么做的话,主会更感激我们。

5

今天,注意教会的境况,他们处在这种境况,却不知道。你能想象一个人走在街上,赤身、可怜、瞎眼、困苦,却不知道吗?这才是最可悲的。如果他知道,他就会设法改进自己。但如果他不知道,那可怜的人怎么能改进自己呢?因为他不知道。

耶稣把这末日的五旬节派教会比作那样。 “你是赤身、可怜、瞎眼、困苦,而且还不知道。”呐,他直接对每个教会余剩的人说话。老底嘉教会时代是最后的教会时代(我们知道这点),我们现在处在这个时代:老底嘉教会时代。它处在老底嘉的境况中。
6

呐,我们注意到,他也给了老底嘉教会一个邀请,说:“要发热心;凡我所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换句话说,就是斥责、纠正、鞭打。他说:“要发热心,并悔改。”呐,他不是对罪人说话,他是对教会说话。要对神热心,悔改我们今天不冷不热的境况。

我们注意到,他说:“我站在门外叩门。”为什么一个人叩门呢?他想要进去。他想跟你讲些事情。
7

历代以来,有许多人敲门,一些大人物敲门。举个例子,在伟大的凯撒的日子,要是伟大的凯撒·奥古斯都下来,敲他的一个臣民,一个可怜的农民的家门,那将是何等的荣幸啊!想一想,对这个农民来说是何等的荣幸!当凯撒,罗马伟大的皇帝,来到他家门口敲门,想要进入他的家门,出于某种原因想要跟他说话。

几年前在德国,德国伟大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如果他来到他的一个士兵的门口,敲门,那会怎么样呢?在德国,当著名的希特勒来到当时一个卑微的德国士兵的门前,叩响他的家门,想要跟他商谈,这会是何等的荣幸?这件事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那个站在门口的人重要。这是为什么这件事情重大的原因。
8

今晚,如果我们的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来到这个纽瓦克市,敲响这城里一个忠诚的民主党人的家门,对他来说那会是多大的荣幸。即使他在政见上与他不同,但那仍是一种荣幸,因为重要的是美国总统敲了他的门。虽然他跟他政见不同,但他那样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就在最近,我们有一个来自英国的访客,英女王。她访问了加拿大,然后来到美国访问。当她来这里时,如果她到你家敲门,会怎么样呢?想一想,今晚在这里的任何人,能接待英女王,虽然你不是她的臣民,但因为她是个重要的女人,这将是何等的荣幸!如果她到你家敲门,你会把这当成极大的荣幸,因为她是女王。她是个重要人物,来拜访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那将是何等的荣幸,因为她非常重要。
9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神的儿子耶稣基督那样敲响人的心门。如果女王敲你的心……你的家门,你会打开门,说:“请进。我很荣幸接待你。你可以拿我家里的任何东西。我会把你想要的任何东西给你作为纪念。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来表达我对你到我家做客的尊重,我都很乐意去做。”

毫无疑问,那个德国士兵也会俯伏在地,说:“伟大的元首,请进,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因为你是德国元首。”或者,“你是英国女王。”或者,“你是美国总统,美国最受尊敬的人之一: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无论他要你家中什么东西,你都会给他的。如果你不完全敞开自己的家,他就不会觉得受欢迎。
10

但耶稣站在那里叩门(没有一个人能像这位万王之王一样重要),他谦卑自己,来到一个堕落,罪恶之人的心里,敲响心门,试图进入那颗心;而我们给他的回报,却是拒绝他!哦,你说:“但伯兰罕弟兄,我很久以前就向主耶稣敞开了心。很多年前他就进入了我的心。”但当他要进入你的心里时,他还会受欢迎吗?

你知道,心里有许多小门,就像你家里的门一样。如果总统来到你家,你说:“呐,总统先生,你可以坐在门口。但不许你进那个房间或这个房间。我不想你进去。”那么他不会觉得受欢迎的。
如果我看重一个人,打开我家的门让他进来,那他就是我的客人,我欢迎他在我家里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如果我到你家,没有感到那种欢迎,我就不会觉得我是受欢迎的。
11

但耶稣进到基督徒的心门,我们心里却有一些小房间,他不能进去。哦,你说:“我愿意他作我的救主。我不想下地狱,我想要得救。耶稣啊,你可以作我的救主。”

但他不只想要作你的救主,他想要成为你的主。主是指所有权,统治者。这就是为什么教会处在不冷不热的状态。它接受基督作救主,却不是主。基督想要成为你的主,统治、引导你。这就是为什么他敲你的心,并为了那个目的进来,就是要成为你属灵的向导,掌管你一切的福分。
但在我们心里,我们有许多小房间。我现在想讲讲这些小房间。其中一个是在一个小壁橱里,许多人自称是基督徒,然而他们却不敢让耶稣进入那个小隔间,因为那是称为“自私”的房间。你知道这存在于那些所谓的基督徒中间。是的,自私的动机。 “哦,如果这是给我和我的宗派的,那没问题,那没问题。但如果我的宗派跟它没有任何关系,那我也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那是一个自私的小房间,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打开门,说:“主耶稣啊,请进来,做我心里的主。”
12

然后,在心里有一个小隔间,叫做冷漠。哦,事情陷入了何等的境地,变得有点冷漠了。你想对别人有点冷漠。你想要自己的路。你愿意让耶稣进来,但你想要继续生活在你一直生活的地方。你不想离开你以前交往的那些人。你不会放弃他们的。你认为他们是好人,你不想放弃他们。所以,你想要有点不同。那是你心里另一个不好的房间。

然后还有一扇小门叫嫉妒。我不知道你们北方人知不知道这个,但在南方,我们有很多这种东西。哦,只要比别人差一点……就是要比其他教会好一点。如果琼斯家把台阶涂成了红色,你就得把自己的台阶也涂成红色。哦,在基督徒里有这种灵真是可怕!你为什么不让基督进来,使他成为主,掌管那个自私和冷漠的灵呢?让他进入你的心和你心里一切的入口。只要把你整个人投降给他。愿他成为神,并掌管你整个人。
13

我还想讲另外一个小房间。那就是那间被称为信心的房间。太多的人想要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救主,但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所以,他们不想相信神迹的日子是现在。基督无法进入那颗心。如果基督今晚能进入这里每个人的心里,十分钟内我们中间就不会有一个软弱的人了。信心在你里面,但你害怕打开门,让他成为那信心的主。你试图同情圣经的一部分,说:“其中一些是对的,但另一部分不是默示的。”

是什么导致了这个,也许是某个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的人,教导了你这个。神一切的道都是默示的。如果我们打开自己的心,打开我们信心小房间的门,让基督进来做主,他必显出大能的作为和迹象,只要他能进入那信心的心。
14

“哦,”你说:“我相信这一切都已经随着使徒们过去了。”瞧,你把门关上了。基督会进入人们中间,在人们身上行神迹奇事,但他们却关上了那个小隔间。 “哦,对她来说可能没问题,但对我来说,我的情况就不同了。”在基督这没有分别。他不偏待人。年轻或年老的,癌症或牙痛,如果他能成为这事的主,那这些都没有任何关系。你只是不想敞开心,让他进入那信心的门,好让他成为统治者。信心会丢弃推理。当你用信心让基督进入你心里时,推理就飞走了。

15

最近,我们有一个……著名的葛培理在这里举行了一场聚会。当葛培理在路易斯维尔时,我参加了他的早餐会。他是一个主的伟大仆人,他在早餐会上举起圣经,说:“这是榜样。”他说:“当圣徒保罗去到某个地方,带领一个人悔改信主了;第二年他回去,从那一个人又得到了五十个。”但他说:“我去一个城市,得到了两万人,一年后却连二十个都剩不下了。”

哦,我真想说点什么。我真想说:“比利,怎么回事?那些人只是有了一个对基督的知识概念,但却从未敞开心,让他作主。”
16

如果一个人……不要以为这只适用于浸信会,这也是给五旬节派的,也是给全福音派的。你接受他是某个迹象,某个奇迹,某个情感或某个证据。基督在心里的证据,是结出圣灵的果子:信心,爱,喜乐,和平,恒久忍耐,温柔,忍耐;那是圣灵的果子。但我们把它跟别的东西搞混了:神医治的恩赐,说方言,手上有油,脸上有血,或一些小的感觉。我们把神真正的灵跟那个搞混了,接受了一些虚假的东西,而不是把基督这个人接受到心里。

你看到教会,全福音教会陷入了什么境况?这是老底嘉时代,使我们可称颂的救主在圣经中所说的话成就:不冷不热,随着音乐跳舞,叫喊,拍手。哦,那些事都没问题,但如果基督不在那里,当拍手结束时,当说方言结束时,当医治聚会结束时,当音乐停止时,如果那深邃安定的平安,那些信心之门没有全然敞开,让他掌管你的环境,那么弹奏音乐,拍手,说方言或举行医治聚会就对我们没有任何益处。没错。
17

我们只让他去到一个地步,“主啊,你就呆在那儿,你可能对某某弟兄或某某姐妹或他们的孩子做了这事,但我的情况不同。” 这没有两样,之所以两样是因为你把他挡在了你信心的门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想要进去,这样他就能推开门,揭露你所有的不信,成为掌管你境况的主。

医生说:“你没治了。”你就相信了他的话。
基督说:“因他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瞧,你对基督关上了门。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圣经是这么说的。但有时候你任由医生把门在你面前关上了。
不仅医生那么做,很多时候牧师也是这样。“哦,那些事是狂热。如果我们的教会……如果主赐下这样的东西,那就会在我们的教会里。”哦,你和你的教会!我想这让主反胃。
他说他要从口中把他们吐出去。现在是该美国醒来的时候了。复兴的时代在这片土地上快要结束了。那是真的。
18

主耶稣在他的……要想应验他的道,他就必须持守自己的道。我常常纳闷:当他们看到主的道彰显出来时,他们对此怎么做呢? “哦,”有人说:“那是心灵感应。”另一个说:“那是一些疯狂的想象。”借着道检查它。神的道应许了。“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永不废去。”敞开信心的门。

耶稣在地上时,他知道这经文是指着他说的,“你们毁坏这身体,三日内我要使它复活。”
先知已经说了:“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魂撇在阴间。”他知道经文是指着他说的,因为他是弥赛亚,他知道这点。他不朽的信心使他去到那个位置上,让他知道他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
巴不得你的信心能使你去到那个位置上,让你知道神圣经中每一个神圣的应许都是给你的。就像那是给耶稣的,每一个应许也都是给你的,你的医治,你的救恩,你脱离罪恶,脱离自私,脱离冷漠,还有你缩进去的那个乌龟壳。基督想要进来,成为主和统治者,释放你脱离这些事。但我们不会那样做。这是要应验经上说的,他们会不冷不热。是的。
19

呐,注意,这不是针对任何个人,而只是因为圣灵指给你看。注意,这只是道。今天的人们,他们不想向那些事敞开心,他们不愿相信。哦,他们试图把这个用在别的地方或别人身上,却不知道那是给你自己的。

你说:“哦,等一下,伯兰罕弟兄,十年前我说了方言。”那很好。但今天基督对你来说又是什么呢?你还能看见他奇妙的大能吗?这还会让你激动吗?当你看到他大能的手开始运行,罪人悔改信主时,这让你兴奋吗?这会让你整夜祷告吗?会让你去禁食吗?会让你赶快去到祭坛跟某人合作,教导他们如何去到圣灵里吗?这会温暖你的心,让你去到邻里,寻找失丧的人吗?会让你对送牛奶的人,看电表的人,在街上的人说话吗?如果没有这些伴随着你很久以前所领受的经历,那就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你已经把他赶出了门。神要的是你的心。
20

还有另一扇门。哦,有很多我们可以讲的,但时间有限。还有一件事我想讲一会儿,那就是眼睛这扇门。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的视力很好。”你可能身体上有很好的视力,属灵上却是完全瞎了。没错。

呐,反正你也不是用眼睛看的。耶稣对那个当官的尼哥底母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
“见”这个词的正确翻译是“明白”。你看到面前有东西,你说:“我实在看不见。”你的意思是你不明白。
耶稣说:“你来,从我这里买眼药,叫我可以涂在你的眼睛上,使你的眼睛睁开,你就能看见。因为你是瞎眼的,是赤身的,可怜,困苦,贫穷。”
我想,教会拥有了他们所拥有过的最大的建筑,讲台后面是最好的,精明的学者。他们现在拥有了这些。然而,教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软弱,而且是越来越软弱。
21

注意,“从我买眼药,使我能把眼药涂在你眼睛上。”我出生在南方的肯塔基州(我想你们中间没有多少人去过那里),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们非常贫穷。你见过你的小婴孩,当他们……早上醒来,在你的眼睛里有种妈妈叫“眼屎”的东西。他们的眼睛都被粘在了一起。妈妈出去,从水壶里拿一些浣熊油(爷爷猎浣熊,然后把油脂提炼出来),涂在我们的眼睛上,软化那些把我们眼睑粘在一起的东西。那是我们睡觉的时候变成那样的。这就是今晚全福音教会的问题:在工作上睡着了。你需要比浣熊油更大的东西才能打开你的眼睛。要用圣灵的油才能打开教会的眼睛,使他们能再次看见。打开他们的眼睛。

22

当我穿过这个国家,特别是在美国,看到圣灵要行的大神迹,他要行的大奇事,人们坐着,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这使我感到震惊。他们就是看不见。哦,我为美国的复兴祷告。有时候我想,我的祷告是不是都白费了。我希望没有。

今天,我在新英格兰州会见了一些来自这里的人,如果主愿意,如果主允许的话,我会在整个五月在这里举行复兴会。我们要来这里整整一个月,举行一个月的复兴会。如果神允许的话,我要尽我一切所能的,带来神的眼药,膏抹人们,让他们的眼睛打开。
23

哦,加利福尼亚等等的地方已经有了他们的聚会,但我感觉你们在东部的人被忽略了。他们没有来,因为没有多少钱等等,但我们不需要钱。我们需要的是神,让我们的心门打开。这些新英格兰州被忽视了,这些山区一带的地方,没有看到这种大的彰显。他们似乎都去加利福尼亚了,那里是传道人的坟墓,他们呆在在那里,被灌输了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结果他们跟着去了。

但我祈求神再次震动这个新英格兰地区。我这样说是为了尊重福音和主耶稣:如果这个国家有复兴,这种复兴绝不可能建造在知识的神学上,必须是借着真正真实的圣灵的大能和彰显来震动人们,直到他们渴望看到神的荣耀。我们太需要这个了。这里非常需要。
24

当我经过东部这一带的大城市,看到罪恶到处都是。但神有眼药,“凡我所爱的,我必管教、责备;你们要发热心并悔改。”

呐,我在想,在教导中,圣灵拿起圣经,因为是他写了这本圣经,赐下了应许,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在逐字逐句,一页页地解释了这经之后,他又转过来,圣灵转过来,行他应许要做的一切事,而全福音的人就坐着,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们需要睁开眼睛,看看我们所生活的日子和时候。出了什么问题?你习以为常了,对你来说,这成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了。
25

前不久,你们要是留意的话(正如我要说的),穿越全国,看到神的良善,他何等恩待我们,而我们对他有是多么冷漠。如果我敲你家的门,你没有出来,让我进去,只是扒开一点窗帘看看,说:“哦,那是传道人伯兰罕。”跟着就走了,说:“等下次我再让他进来。”你再让我回来都很难了。

如果我来到你家门口……或者,你来到我家门口,我也那样对待你,你也会一样的,但我们可称颂的主却不是。他太好了。 “我站着,不停地叩门。” 他叩门,不是敲一下就跑了,而是不停地叩门。
26

有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我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他画了那幅耶稣在门外叩门的名画。我想他是个希腊人。当他遇见……多年的绘画,研究……每幅著名的图画都必须先经过评论家的殿堂,然后才能进入名人堂。那些人是知道如何批评的人。当一位批评这幅画的人来到画家那里时,他说:“你的画有一个缺欠。”

他说:“是什么?”
他说:“你这扇门没有门闩。”
“哦,”画家说:“门闩是在里面。”
呐,事情就是这样:你里面有门闩。当你把自己关在里面时,基督不能从外面打开你的心,他也不能进到壁橱里。你有权打开那个门闩。但他的良善使他能站着敲门。
27

不久前,在我们南方,有一个老传道人朋友,他是个非常好的老弟兄。那里有一个黑人弟兄,一个黑人,他的名字叫加百列。我们都叫他加百。他是个好人,但我们就是无法让他跟教会一致。他就是……不去教会。我们会说:“加百,你为什么不去教会呢?”

“哦,有一天我会的。”
28

有一天,他和传道人去打猎。老加百是个枪法很差的人;他什么都打不了。但他们那天去打猎……他们整天打猎。那天晚上,当他们进来时,他们挂满了野味,以至于都走不动了。他们身上挂满了兔子,鸭子,鸟,甚至都走不动了。老加百身上挂满了猎物,他走在牧师身后,几乎连枪都背不动了。当他们走在一条熟悉的老路上时,老加百走上来,拍拍他的肩膀。牧师回头一看,见这个老黑人眼含泪水,他说:“加百,怎么啦?”

他说:“牧师,星期天早上,明天,你会看到我坐在哭泣悔改者的长椅上,我打算坐在教会我的位置上,直到死亡释放我。”
牧师说:“我很高兴听到这个,加百。但有一件事我想问你,加百,你怎么突然就变了呢?嗯,你突然就变了。”
他说:“牧师,你知道我枪法很差。我什么都打不中。但你看看我打的野味。”他说:“我边走边想:’他一定是爱我,否则他不会给我这些的。’”
29

如果你能到一个地步,让圣灵打开你的眼睛,让你看到神的良善,它就会带来悔改,只要你能睁开眼睛。但这已经成了平常的事了。

有一次,一个人去海边休息一下。他想要闻闻咸淡的海水,他想要听听海鸥的鸣叫,他想要观看海浪翻腾,咸的海水冲成大浪,溅起,退去,又溅起来。哦,当他想到就要去到海边时,他太激动了。他渴望看见并享受大海。
30

在去的路上,他遇见了一个老海员(海员就是老水手),他说:“你要去哪儿啊?”

他说:“到海边去享受呼啸的大海的祝福,看海浪跳跃,听海鸥鸣叫。”
他说:“它们只是鸟。那只是盐水。我看不到有什么值得兴奋的。”怎么回事?他看得太多了,以至于这事对他变得很平常,再也引不起他的注意了。
31

神对你们的良善变得如此平常,以至于你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享受它了。哦,巴不得神能打开我们的眼睛,赐给我们一个愿望,为他做些事。复兴会的第二个晚上,会众中有一百五十人。

你知道吗,我想,我们的眼睛要是看到我们的主昨晚所做的,或看到任何一个晚上他要做的,那会怎么样?每一个基督徒都应当热心,充满神的火,他的眼睛睁开,看到主的再来。因为这些是他快要显现的迹象和里程碑。我们看到了。外邦世界快要结束了。我们看到那些事,我们打着哈欠,拍拍嘴,睡着了,“他怎么讲这么长?”
耶和华降临,行他所说的事。
32

当他站起来,跟撒玛利亚井边的妇人说话。妇人站在那里,耶稣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是的;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了;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
瞧,她眼睛睁开得有多快。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看到那个渴望,等候,仰望吗?“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他必行这些神迹。你一定是他的先知。”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满了热心,眼睛开了。她把水罐丢在雅各井边,跑进城里,警告人们:“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
但我们却会说:“哦,那可能是心灵感应,我不明白这一切,不过我想它会水落石出的。”哦,
33

看看犹太人,当腓力满了热心,他的眼睛开了,他在弥赛亚面前。他必须找到他的朋友。他绕山走了三十英里,发现他在一棵树下祷告。他说:“来看看我们找到了谁。我们找到了一些东西。”哦,他想要每个人,他的每个朋友,让所有的都知道。 “来啊,看看我找到了谁。拿撒勒人耶稣,约瑟的儿子。那是我们所等候的弥赛亚。”他没有得到非常热烈的接待,但这一点也没有搅扰他。

“哦,”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他说:“你来跟我一起去,自己去看看。你自己去看看吧。”
34

当他在祷告队列或会众中的什么地方,来到主耶稣面前时,他的眼睛仍然是封闭的。他来只是因为有人邀请他。呐,这里有个犹太人;让我们看看他会说什么。

耶稣从未医治那人的瘸腿,也没有用某种他不知道的语言对他说话。但耶稣看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很快,油开始浸泡他夜晚的沉睡。他开始看,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然后,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35

哦,那里有人睡着了。那里有琼斯博士,法学博士。那里有拉比莱文斯基,所有站在那里的人,还有名人,他们说:“这是通灵术,是魔鬼;他是别西卜,是个很会算命的。”

耶稣转过身,对他说:“因为我告诉了你这个,你就相信吗?”
“是的,主啊。”
“你还会看见比这更大的事,因为你的眼睛开了。”
“但对你们睡着的人,你们伟大的神学博士睡着了,你们教会成员对你们所处的境况感到满足,因为你们睡着了,我赦免你们这样说我。但时候要到,圣灵做同样的事,你说一句话干犯圣灵,在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
36

我们看见事情发生,但却坐着,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我站在心外叩门,若有人听见我的声音开门,我就进去。”

你愿意让他进来吗?敞开,使他成为你整个人的主。 “主啊,拿走我的自私,你成为那里的主。拿走我的冷漠,你成为那里的主。拿走我的嫉妒,你成为那里的主。拿走我的骄傲,你成为那里的主。接过我的信心,你成为那里的主。接过我的眼睛,你成为那里的主。接过我的手,你成为那里的主。接过我的耳朵,你成为那里的主。接过我的脚,你成为那里的主。成为我整个人的主,我的魂,我的身体和灵的主。主啊,带领我,引导我,打开我的眼睛,使我能看见。”那是我们的祷告,当我们等候他的时候,让我们低头。
37

我想知道,在他的同在中(我没有时间了),但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人觉得信服了,即使你是教会成员,基督是你的救主,却不是你的主;你愿意向主举手,说:“主啊,求你怜悯”吗?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女士。主祝福你,你,我的弟兄;你,姐妹;你,弟兄,主祝福你。

你说:“我举手有什么意义吗?”哦,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打破了万有引力的定律。神祝福你,姐妹。它是怎么做的?引力证明你的手必须垂下去,但你里面有一个灵做了一个决定,知道自己错了。有东西站在你旁边,说服了你,你错了,所以你违背了引力的定律,因为你里面有一个灵。神祝福你,这里的弟兄。
你里面的灵说:“你错了,向你的造物主举手。”你下意识地把手举了起来。神看见了;肯定的,他看到了。
38

这里有谁从未接受过基督作你救主的,会说:“现在,伯兰罕弟兄,在我还没有看到他的任何彰显之前……”信心是从听来的,听神的道。“从今晚起,我要他作我的救主。我向主举手。”

这里有哪个罪人,从未接受过基督,想要基督今晚拯救你?你说:“我现在在他话语的基础上接受他,他快要来了,我要他作我的救主。我现在就接受他进入我的心。我要他完全掌管我心里的每扇门和每一个秘密。愿他现在来作我一切的主。”我想这一小群人里再也没有了,你们都是基督徒,我为此而感谢神。
39

基督徒们,你们有多少人现在低着头,可以说:“伯兰罕弟兄,我有点不一样了,主啊,你知道我不一样了,但我要我的眼睛完全睁开。打开我的眼睛,使我能看见。主啊,打开我的眼睛。”你愿意举手吗?虽然你是个基督徒,冷漠……主祝福。

父啊,你看见了你这些孩子的手。主啊,我祈求你使我们能在整个五月举行一场伟大的复兴会,抽出时间,在下午和晚上教导,并看到你伟大的手开始在新英格兰州这些新人中间运行。
40

主啊,作为第一个在这个伟大国家定居的地方,愿他们成为第一个在这个伟大国家开始老式圣经复兴的人。主啊,求你应允。祝福这些举手的。愿他们现在完全顺服你的同在。

主耶稣,来吧。他们大多数人都参加过聚会,他们知道要指望主做什么。我祈求你今晚彰显你的大能,打开每个眼睛,每只耳朵,每一个悟性。使我们的身体,我们的魂,我们的灵与你的同在分别为圣,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41

愿主恩待你们。不要因着我们这里只有几个人就感到沮丧。那跟这个毫无关系。基督应许说会在两三个人聚集的地方与我们相会。我面对两个人,也会像面对两百万人一样竭尽全力。我怎么知道我们的主想要什么?我只要对这道负责。

我们现在要为病人祷告。像往常一样,我为病人祷告,尽量传讲,不只是福音的一部分,而是全备的福音,全部。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了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那是全备的福音。
42

如果我有能力,今晚如果我有能力医治在这会堂里的病人,那我会非常高兴的。大多数来我聚会,听讲道等等的人,都是生病的人和有需要的人。我亲爱的朋友们,如果我有能力做这事,我一定会做的。我肯定会的。但我没有能力做这事。我这样说是带着尊重和敬畏:我相信地上没有一个人有能力做这事,不是神的医治。因为神的医治是在各各他赎买的。这是你对完成之工的信心。基督在各各他为你受了鞭伤时,他就已经医治了你。“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这是过去式。“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过去式。

43

你不能为这个付两次钱,它已经买了。如果今晚我们的主耶稣站在这里,在这个讲台上,一个病人来找他,说:“我的主,我的师傅,我承认你是我的主,我的师傅;我病了,有需要;师傅啊,你能医治我吗?”

你认为他会说什么?大概会是这样,“孩子,难道你不能接受我说的话,我已经成就了吗?”他不能说:“好的,我必医治你。”因为他已经成就了,他确实已经成就了。
当他在地上时,主耶稣有宣称过他医治了人们吗?要小心。没有,他说:“不是我做这些事,而是住在我里面的父行了这事。”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是他在行事。
如果他做工,那么,耶稣在《约翰福音》 5章24节说了什么?让我们看看。不,是在《约翰福音》 5章19节,是的。耶稣经过毕士大的池子,残疾的和瞎子躺在那里。父给他看了一个异象,他下去看那群人,直到他找到某个人,他躺在一个褥子上,一个小褥子。
44

多少人知道褥子是什么?很好。我就是睡那种褥子长大的,其实就是一床铺在地上的被子。我们是一大帮孩子,没法给所有孩子各自的卧房,所以作为老大,我大部分时间都睡在一个小褥子上。

这个人躺在一个小褥子上。耶稣经过,看见了他,知道他已经处在这情形多年了。他说:“拿起你的床,回家去吧。”然后耶稣就离开其他的人走了。为什么?因为父并没有告诉他关于其他人的事。后来,他被问到了(就是那个肩上扛着床的那个人),耶稣也被问到了。这是耶稣说的话(《约翰福音》 5:19):“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但他看见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
那要么是真理,要么是错误?如果那是错的,那么耶稣就是假的。若不是神先在异象中显明给耶稣,他就一件神迹都不做,否则他那么说就错了。如果他说错了,他就不是神的儿子。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但他看见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瞧。
45

拉撒路的复活等等,所有这些事,都是父显给他看的。

呐,会众中有一个妇人,她没有……父没有给耶稣看任何有关她的事。但这个妇人相信。于是她经过人群,摸了耶稣的衣裳,就出去坐下。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
彼得责备他说:“主啊,众人都在摸你,为什么说’谁摸我呢?’”
耶稣说:“但我觉得虚弱了。有能力(任何人都知道能力就是力量的意思)从我身上出去;我变得虚弱了。”
然后,耶稣在会众中四处观看,直到找到了那个小女士,她得了血漏。耶稣告诉她说她得医治了。她的信心使她痊愈了。她心里感觉到血漏停止了,她就痊愈了。哦,何等的不同啊!
46

呐,你说:“哦,如果他今晚在这里,我也想这样做。”他是在这里。 “伯兰罕弟兄啊,有没有一节经文告诉我们他要做同样的事?”

有的,感谢神。圣经(新约)说:“他是我们的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希伯来书说我们可以用软弱的感觉触摸他。
“那么,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摸了他呢?”如果我们触摸他,他就会转过身,说出他当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好的。
“那我怎么知道呢?”他离开地上之后成了葡萄树,或说他成了圣灵降临的那一位。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葡萄树不结果子,它只生出生命,枝子结果子。所以,教会就是枝子,如果它真正地跟基督连在一起,就会结出基督的果子。
47

圣经说(希伯来书13:8):“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他在过去的日子里做了那些事,他今天也必须做同样的事。

我相信这已经很清楚了,甚至孩子们也会明白。我无法借着人的嘴唇让你们明白,但愿圣灵今晚进入你的心里,打开信心的门,打开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让你能听到,能明白。敞开你整个人,你来,说:“耶稣啊,做我家的主。主啊,今晚欢迎你进来。我在这里,接管我。我病了;我可怜;我是个怀疑者;我是个不信者;我对这一切都非常怀疑。进来,做我的主吧。”
注意发生的事。哦,天上喜乐的铃声生会从新响起。你的眼睛会睁开,看到的不再是一些没有受过教育的,甚至不会说正确英语的传道人。那跟这个毫无关系,而是照着神对他道的应许,他彰显了出来,并与我们同在。愿神应允。
48

父啊,其余的都在你手中了。我已经说了我认为你要我说的话。凡成就的,都是为了称颂你的名。父啊,求你应允。我把这小群人交在你手里。我作为你的仆人,与他们一同献给你。主啊,“信心是从听来的,听神的道。”今晚我祈求,为了神的荣耀,愿你在我们中间行奇事。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我们中间有多少病人?看看吧。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请举手。哦,我想三分之二的人都没有祷告卡。你们不需要有祷告卡。你只要开门。呐,只要……你能再给我五分钟时间,讲讲圣灵放在我心里的东西吗?我相信这会帮助你的。再给我五分钟。
49

什么是信心?我谈到了门,现在让我们看看它是什么。什么是信心?哦,它被误解了。许多人称信心是激动,跳跃,叫喊。呐,记住,当我讲到那些事……我相信叫喊,我相信赞美主,我相信有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我相信圣经所说的一切,但我们不能把一件事当作种子,瞧。去得到那位赐恩者,恩赐自然就会随着来的,瞧。但如果你只是得到了的恩赐,而不是那位赐恩者……我可以给你一棵苹果树上的苹果,但仍然没有那棵树,明白吗?这棵树上有九种不同的果子。

所以,如果这棵树是教会,一个恩赐跟另一个恩赐不同,我们不能借着一个恩赐就说我们得到了。这九种恩赐都必须在教会里运行。圣灵的果子就是爱,喜乐,信心,忍耐,温柔,忍耐,良善,温柔,节制;这都是圣灵的果子。
50

呐,如果那在你的生命中跟其它的一起运行,那称颂主的名。但如果只有一些而没有其余的,那你要小心了,你处在危险的地步。撒但几乎可以模仿任何神所做的事。但你可以看出来那不是跟爱,也不是跟信心调和。神的道被传讲了,但对他们没有益处,因为没有与信心调和。

[录音空白]……我请你给我面包,你说:“买的话需要二十五美分。”你给我二十五美分,那我就好像有了面包一样快乐。面包是我的了,因为我有买面包的购买力了。如果我快饿死了,一条面包能救我的性命,我可以拿着那二毛五分钱站在这里快乐,也许我必须得走六条街,还得在每个交通信号灯前停下来,被警察拦了二十次,被许多批评者批评,当我到那里时,我可能饿得都抽筋了等等,各种症状,但只要我拿到了那二毛五,那又有什么区别呢?
51

信心,如果它在你心里,神已经把它种植在那里,你相信它,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你的路。每个医生都能告诉你相反的事,每个牧师都能告诉你一些不同的事,那一点差别也没有,你已经得到了。当它落在你心里时,你就像已经拥有了你所求的一样快乐。就是这样。

呐,如果我们可称颂的主今晚仁慈地来到这里,在我们面前彰显他自己,显明他在这里……呐,信心是怎么来的?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有一个生病的孩子;我妈妈病了;我生病了。你会医治我们吗?”我真希望我能,但我不能。
52

但借着一个神圣的恩赐,这可以告诉你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真实的,它是你的。当基督在场时,你就上前来,说:“主耶稣啊,现在向我彰显你自己,赐给我信心相信。”

然后,那个购买力就落入了你心里,你说:“我得到了。”不用再挤进祷告队列里了,只要欢喜地走在街上,问题解决了。这是你还没有得到之事的证据,但你有购买力了。后来,圣经说,摩西忍耐,如同看见那看不见的主。
53

亚伯拉罕忍耐,当神对他说话时,他就知道了。他称那些没有的如同已有。他七十五岁,他妻子六十五岁,更年期都过了差不多二十五年了,他要怎么做呢?她要怎么生孩子呢?他甚至都没考虑过那个,也没有考虑他的身体或她的子宫如同已死。 “他没有因着不信,对神的应许起疑惑,反倒刚强,将赞美归给神。”

我们自称是他的儿女。你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冷不热吗?你明白为什么基督……这成就了他的道吗?如果他今晚来这里彰显自己,他在做什么呢?敲你的心门。 “我知道你不冷不热;你不热也不冷。哦,但我站在门外叩门。如果有人听见我的声音,我就进来。我要与他一同坐席。”
“主啊,你教导了你的应许,如果你医治我,我答应我一定不再犯罪,不再怀疑,如果你给我一个应许……”突然之间,有东西开始在你心里运行,他正在跟你一起坐席。哦,我祈求他会。
54

呐,比利,什么祷告卡……U1到100。好的,50到100,是50到100吗?好的,我们是从昨晚开始的,夏里特弟兄,是50。让我们今晚从某个地方开始,是U号。昨晚我相信是A。今晚让我们从75号开始。谁有U-75号祷告卡?呐,是一张小卡片。我们做这事的方式,只是要保持……[录音空白]

55

莱克波特,是在集市上吗?我失去了一个弟兄,你知道,所以我迟到了聚会。但今晚在地上,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这对你们众人来说都是新的,但朋友们,如果你们听过我传讲一件事,在聚会结束前,我想告诉你们,让这里的人作见证,那些知道的人,那些异象是多么完美,多么完美。你打电话给城里,给杰弗逊维尔市的市长,或打电话给警察局,去看看那些发生这些事的地方,已经四十八年了,看看有什么地方失败过。不可能的。是神。所以,打开我们的心。

56

在讲台上,在那次的聚会上,有个印第安妇人来了。我总是为他们感到难过。这位印第安妇人,她瞎了,我能看见,她的眼睛翻上去。我说:“这妇人是瞎眼的。”然后,圣灵开始说话,说:“你的脑中风使眼睛翻了上去,九年了,昼夜没有平安,不断的受折磨。”想一想那个可怜的妇人经历了什么,九年的痛苦。

发生了什么事?九年后,圣灵说:“主如此说,你得医治了。”当她站在那里时,她的眼睛睁开了,她的眼睛翻了回来。我看见她哭了。
57

呐,我妈妈,你们都知道,我妈妈也是半个印第安人。我妈妈的妈妈来自俄克……是来自切诺基印第安人保留地。所以,我妈妈看起来像她。妈妈老了,一有点激动就会颤颤巍巍的。那个可怜的老妇人在颤抖,看上去就像我妈妈一样。我还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所以我说:“你能看到吗?”

她说:“能,先生。”
当她离开讲台时,他们带领……一些印第安人领她进去,后来是她领着他们出去的。
58

当她在那里时,有一个路德派信徒联盟的人。有人听过吗?好的。他们让他妻子坐在这边的会场上。她因肿瘤出血而病了大约四年。她只吃流质。当医生……她的血液无法复原,因为她八十多岁了。他们要给她输血,因为里面的肿瘤在流血,他们大约要在一周内手术。

这位路德派的老弟兄坐在那里。在一个叫乌基亚的小城,他们正在建造一个路德派教会。坐在那里,这让他太激动了,他说:“哦,”那是在他心里,没有说出来。我背对着他。他说:“哦,主啊,如果你今晚医治我妻子,让那个人叫到她,我就相信。如果你医治她,我就把那五百美元做手术的钱,用来建那个路德派的教会。”
59

他心里的祷告还没完,伟大的圣灵就转过来,说出了他是谁,说:“你在祷告,如果神能医治你的妻子,你就会捐出要做手术的五百美元给那个路德派的教会。”他一下子就晕倒了。

他站起来,说:“朋友们,那是真的。”
我说:“神不想要你的钱,但那是你的信心,她得医治了,因为那是’主如此说。’”
第二天早上在基督徒商人的早餐会上,罗斯弟兄在那里。他认识这家人。这位女士去看过医生,后来他们甚至找不到一丝肿瘤的痕迹了。那个星期六早上,她在基督徒商人早餐会上吃了炒鸡蛋和火腿,欢喜快乐。她已经八十多岁了,都是因为主耶稣的良善。
60

哦,跟神所做的事情比起来,这还算是一件小事。他是伟大的,充满了怜悯。现在,让我们敬畏,祷告。好的,排了多少人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好了。让我们现在祷告。

最仁慈的主,此时,即使在这小群会众中,你的道也要彰显,否则我们就是你道的假见证。主啊,我知道,要接受这个位置来代表你,你的灵,这是何等伟大的事啊!主啊,我不配,我们都不配。但父啊,你不看我们的不配,乃是你尊重你的道。伟大的耶和华啊,我衷心地祈求,今晚让我们知道,你仍然是神,你持守你的道。不管是一小群人,还是一大群人,都求你彰显你自己。愿人们,他们需要的信心,当你敲门时,愿那信心深深地锚定。愿他们心中所有的门都敞开,愿他们在信心中兴起,接受他们的医治和你为他们预备的东西。
主啊,赦免我的过犯。赦免我们一切的过犯。现在,让我们的心预备好接受你。来吧,值得称颂的救主,今晚医治会堂里的每个人。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他的缘故。阿们!
61

呐,我要在下面的几分钟里请你们全神贯注。要敬畏。但如果主对你的心说你有信心,它落在你心里了,那就接受它。然后在你心里说:“谢谢你,主耶稣,问题解决了。”

呐,你们许多人不会在队列里,但这并不能阻止医治。神能在这里的任何地方医治你,只要你仰望他并相信。呐,记住,我以前说过,我没有说他会做这事。我不能那样说,我不知道。但这些年他从未使我失望过,我相信今晚他不会让我失望。这就是我对他的信心,你们在这些书里已经知道了这个信息。
62

我可以这样说:这些信息是录在磁带上的。这里的高德先生和梅西尔先生,已经把它们录在了磁带上,如果你们想的话,可以去查一下这些祷告队列,看看圣灵对你说的是什么,或什么,或今晚的信息。这些都在磁带上。好的,愿主祝福。我希望并相信你们每个人都会得到信心。

呐,我肯定你们知道我在这小群人中的位置。这里站着一个妇人。这是病人吗?你能过来一下吗?这里有一位女士。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呐,你能想象……你想上来取代我的位置吗?我很欢迎你来。嗯嗯。好的。
63

这里有一位女士。呐,我要以什么为根基呢?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把它立在圣经上,立在神所赐的应许上。呐,怎么……如果神持守他对这事的应许,那么他就会持守他所做的每一个应许,不是一千九百年前,而是今天。他是那位“我是”,不是“我过去是”,而是现在“我是”。

呐,如果这位女士病了,我不知道。可能是家庭的问题,可能是财政上的问题,可能是……我不知道。但假如说她病了。如果我能做什么来帮助这个妇人得痊愈,却不做,我就不适合代表耶稣基督作传道人。那我简直就是个畜生。即使我是个医生,能为她做手术(如果她需要的话),但却因为她没有钱,就不为她做,那我就不配当医生。没错。我不是医生;我只是主最卑微的仆人。你在……当我还是个孩子时,一些坐在这里满头白发的人已经在讲道了。所以这只是神赐给你的东西,他让我以这种方式代表他。
64

你们知道,我不算是个传道人,但我的恩赐是异象,瞧?这是我的事工。因此,我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就像传道人在讲台上,或你们主日学的教师们讲课一样。

呐,女士,这是一张照片(就像我刚才说的):耶稣和井边的妇人在一起。他们是两个陌生人,他不在他的家乡,他是在他的家乡以外。他从拿撒勒来,他在另一片土地上。有一个陌生的妇人,当耶稣开始对她说话时,他告诉她……他跟她说话,直到他找出问题所在。
65

呐,记住,他在去耶利哥的路上,是从耶路撒冷直接去耶利哥。但他必须经过撒玛利亚。异象告诉他去撒玛利亚,他只知道要这么做。他坐在井边,当妇人出来时,他觉得有件事要发生。于是他对妇人说:“请你给我水喝。”他开始了谈话。他一发现妇人的问题是什么,就告诉了她。她认出那是儿子……是弥赛亚。

那是当时弥赛亚的迹象。撒玛利亚人认出了这点;犹太人腓力认出了这点。作为一个外邦人,你会认出来吗?你们外邦人能认出它跟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一样吗?弥赛亚的迹象,不是伯兰罕弟兄的迹象;弥赛亚的迹象。
66

呐,如果他向我揭示你来这里的目的,你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你会知道的。如果那不是真的,你可以自由地说:“这人错了。”但如果它是真的,那你就为神的大能作见证。没错。我们从未见过面,从未见过对方,彼此不认识,我们就站在这里。呐,我相信神,愿神做这事。底下有多少人?有人认识这妇人吗?会堂里有谁认识这妇人吗?是的,这里有些人认识她。好的,如果主向这妇人启示,让她作审判官,说那是真的,你们有多少人说:“我相信那是弥赛亚的迹象,他很快要来,我想要接受他。” ?瞧,这不是在黑暗的角落里行事,而是就在这里,在众人面前。我相信他会的。

67

只是跟你说说话,直到我找到你的问题是什么,或神要我告诉你什么,然后愿神得着尊荣。呐,我相信神会为这位女士做这事,使她痊愈,医治她,或把她所求的赐给她。

首先,妇人正在受苦;我看见她很紧张地走过房子;你非常紧张。没错。那是由女性失调引起的,医生告诉你,说那是子宫下坠。没错。你做了妇科病的手术,那是“圣灵如此说”,那是真的。
我能帮助这妇人吗?不能,你相信吗?那就结束了。天上的父啊,祝福这个亲爱的人,愿她现在去,愿我刚才所说的那二十五美分的小购买力,愿她现在心里就带着那个去,说: “主耶稣借着人的嘴唇向我解释了我的状况。我相信他,这事解决了。”阿们!神应允你,姐妹。
68

女士,我不认识你。我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的。会众中的人都在祷告;瞧,就是这个。他们引起了注意。会众中发生了什么事。呐,我只是在跟那女士说一件发生了的事。呐,如果主耶稣向我揭示你来这里的目的……作为一个人,我不能为你做任何事。如果你想要的是钱财,我想我大概有二十美元……或三十七美元;我可以给你。但如果是家庭的问题,我只能祷告。如果是疾病,我不能医治,但因着你对基督的信心,所有那些事都是白白给你的。

如果这位女士……为要你知道他是否关心,如果他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来这里为了什么,你会相信我吗?愿他应允。我看着一个我一生从未见过的女人的脸。但妇人出了意外,她摔倒了。她腿上的韧带撕裂了,几乎不能走路了。韧带不能回到正确的位置。绝对是这样的,这是“主如此说”。那是真的。
69

呐,如果我为你祷告,你会相信吗?你们相信……不管……

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你听见那声音吗?那不是我。我怎么知道你哪儿有问题呢?但说的是对的。那是他用我的声音。 你说:“那是什么?”这只是我把自己交给圣灵。他说话,这只是一个恩赐,让我能顺服他,是你的信心成就这事。绝对没错,是你的信心成就这事。
注意这里,为要你知道神的荣耀……这里坐着一个妇人,就坐在这后面,从后面倒数第二个,就在后面。当那事发生时,她正在祷告;她有鼻窦炎。没错。如果她相信神,神必使她痊愈。你相信吗,女士?全心相信主必使你痊愈吗?如果你相信,你就能得到你所求的。阿们!
那位女士错过了,在她身上变黑了,光走了。这就是你失败的地方。为什么你不警醒呢?你怎么就错过了呢?它又去到了一个身体肥胖的妇人那里,就坐在尽头。这显明神的至高无上,坐在后面身体肥胖的那个妇人,她坐在尽头,患有妇科病,妇女病。没错。如果是,请举手。你曾经有,但现在没有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阿们!
70

她摸到了什么?她从未摸我;她摸到了大祭司。呐,姐妹,你可以走了;你会痊愈的。 我猜,她走……哪条路。这边……没有关系,只要留意脚下的台阶就好了。

哦,神的至高无上。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当神行动时,他就会做。呐,这是一位跟我完全陌生的女士。我不认识这位女士,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我们作为陌生人站在这里。我们可能出生相隔很远,相隔几年,我们在这里相遇。主是审判官。但如果主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就像对那些人一样,女士,你会相信吗?这里有谁认识这位女士吗?请举手。好的,她一定是从这里来的。他们认识她。那么,你知道她的情况。我不知道。但如果主启示它,让她来判断,你来判断。
71

有多少人知道这妇人来这里干什么?请举手。有人吗?是的,好的;是的,好的。也许她的一些姐妹或某人。愿主应允,姐妹。

这位女士在这里,是因为她要我为她的属灵问题祷告。没错。还有,她得了关节炎;那是“主如此说”。请举手。有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好的。看到吗?
呐,你瞧,我跟这位女士交谈得越多,就会有越多的事情说出来,瞧。但之所以……你瞧,我这里还有很长的祷告队列,我要让更多的人经过队列。这是为什么我没有讲太多的原因。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这本来应该是我的假期,但由于哈钦森弟兄和博兹弟兄打电话给我,我离开家,来这里有一段短暂的交通。
72

她似乎是个可爱的人,跟我妈妈差不多高。呐,让我再跟她谈谈。是的,你也要我为你大腿上的肿瘤祷告。还有另一件事,我看见一座大教堂,不知怎么的,我看见哈钦森弟兄,你们站着,有人在祷告。是我。上次我在这里时,我在哈钦森弟兄的教会里为你祷告过。 [“是的。”]那是血块,[“是的。”]在心脏上,主医治了你,[“是的。”]这是“主如此说”。去吧,姐妹。现在结束了。

让我们说:“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你现在相信吗?你们在这里有二十五美分的感觉吗?你能看到那是他的同在,他的良善吗?
73

我不认识你,是吗,年轻的女士?不,我对这妇人一无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我不认识她。哦,这带给你什么?耶稣,这事发生在他身上,力量从他身上出去了,我只是一个因恩典得救的罪人。那么,我怎么可能比他还有力量站在这里呢?现在,在这一个聚会上发生的事,比写在圣经里耶稣在地上时所做的事还要多。

为什么?为什么他自己软弱,却还要我能站立呢?耶稣说:“你们要做比这更多的事。”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甚至做更多的事,做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他是我的力量。这应验了他的道。瞧,只要是神做的,就一定会跟他的道一致。
74

如果这位女士……如果神向我描述,告诉我你在祷告什么,你是个基督徒……如果他告诉我你在祷告什么,你愿意相信吗?不是为你自己,是为别人,是你的兄弟,他是个精神病人。没错。你手里拿着的那块手帕,去放在他身上。寄给他,全心相信。如果你相信,神必医治他。称颂主!

你相信吗?对神有信心吗?你若能信。那些异象,当然,它们使我虚弱,手上出汗,我整个人发冷。你能看出来,瞧。这是虚弱,瞧。不只是这一个小聚会,而是夜复一夜,年复一年。
75

但是,姐妹,据我所知,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神认识你。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为了让会众会看到,请举手,这样他们就会知道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呐,我们这里的基督徒,这是神的圣经,我们的手举了起来,瞧。我们彼此是陌生人。这就应该解决了。你们队列中的人都看这边。你们各处的人,要留意,要相信。

如果基督应许了这些事,基督就必须做这些事。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他的能力也是一样的。对不对?他在行动上是一样的。对不对?他的动机是一样的,他的目的是一样的,他的怜悯是一样的,他的态度是一样的,他是一样的。
76

坐在那里的女士,坐在前排座位上的女士,你相信吗?好的,你手里有一张卡,但你不在队列里。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仆人吗?你们相信。如果神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接受,并相信你会得医治吗?你看起来对此很高兴。你只要在你心里祈求他,让我说话。

是的,夫人,你要我为你眼睛和脑子里的病祷告。如果是,请举手。好的,你现在得到了。上路去吧,把你的卡扔掉,你可以去领受你所求的了。
我挑战你们底下的信心,相信这点。你们都相信吗?
以为是个年轻人……
77

一个女人,就在同一时间,她在那里受苦(是个黑人女士),她的眼睛里也有东西,她想要祷告。她的胸部也有问题。没错。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吗?你相信你现在得医治了吗?科拉,你真的相信吗?科拉·史密斯小姐,那是你的名字。嗯,好的,那就去吧。你的信心救了你。阿们!

你全心相信吗?这让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激动不已。你要进入祷告队列吗?那是病人吗?你受了很大的苦。你有关节炎;你有头痛;你有痔疮;你的胃里有肿瘤。没错。只要转过身,离开讲台,回家,得痊愈吧!基督使你痊愈了。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若能信。你相信吗,把他当作你的医治者,你的救主吗?
78

呐,对站在这里的这个人。呐,让我们保持真正的敬畏。我不是有意要听……我必须跟随圣灵(瞧)。这是……你见过它的照片。多少人见过天使的照片,那光?你这里没有吗?一些人有。吉恩,你这里有吗?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个照片。在这里吗?

这是联邦调查局指纹和文件检验过的,就是这里,带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个火柱。它放在华盛顿特区,是唯一被拍下来的超自然之物。德国,去年在德国用他们的相机拍下了三次,他下来,辨明,又升上去。联邦调查局负责指纹和文件检验的乔治·莱西检查了这个。上面有他所写的,瞧。那是……同一位天使离我现在所站的地方还不到两英尺。那是什么?是带领以色列人的那个火柱。
79

多少人知道耶稣离开地上后去到了火柱中?有多少人知道?当他在地上时,他说:“我从神而来,我回到神那里去。”当他是……多少人知道是耶稣,是逻各斯,立约的使者,是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基督,他是火柱。他是磐石,瞧?然后他又回到神那里。

当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他时,他仍然是那个火柱,甚至把保罗的眼睛都弄瞎了。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那天晚上去到监牢里,把彼得从里面带出来的光是谁?主的天使打开门,让他走出了监狱。一千九百年后,他在这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的行为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的照片,他的光……
你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我看不到它呢?”那些与保罗同在的人也没有看见。如果你让神膏抹你的眼睛,它就会打开。呐,让我们跟这位女士谈谈。
80

女士,如果主耶稣揭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吗?你相信。我不认识你,我从未见过你。但神知道你。你患了出血,出血性溃疡。那是真的。当那光在你头上运行时,我看见了血;我看见血在流,溃疡正在出血。你相信耶稣必使你痊愈吗?

你们底下的人相信吗?呐,如果我只是说……如果主告诉我关于这妇人其它的事,就像他几分钟前所做的,你们有多少人会思想,相信,还有你们在队列中的人,也会相信吗?信心已经锚定在你的心里,你们这整群人都能在这刻得医治吗?如果主这么做的话,你相信吗?
81

主知道我不认识这妇人;她知道我不认识她。但你看,我们可以在这里继续,会一直到十一点钟,我们可以继续,瞧。但这个满足你。我祈求神让你明白,这是基督在敲你的心门,想要进去,使你能跟他说话,把你所要的告诉他。

看看现在底下会众中没有祷告卡的人,他们没法上来。他们怎么说话,主走进去,就开始坐席;他继续说:“你有这个,那个或别的,不管是什么。”你明白吗?
82

呐,我不知道主说她的问题是什么了,我现在不记得了。出血(是的),出血性溃疡。呐,让我们讲一会儿,看看。你意识到有什么事在发生:你周围的感觉,一种真正甜美,谦卑,温柔的感觉。对不对?所有在你我之间的就是那光在运行。你心里有别的东西要接受祷告。那是一个男人,你丈夫。他的腿有问题。他被一辆汽车压伤了腿,他是个理发师。绝对没错。呐,结束了,现在去感谢神的医治吧。

83

你相信吗?你心里这样说:“可称颂的主啊,我有医治的购买力。”举起手来。 “我有医治的购买力。”你相信吗?在这里,你们要接受祷告的人,他知道你的状况,你有医治的购买力吗?呐,让我们像这样向主举手。呐,要非常敬畏,你们跟着我重复这个祷告。

全能的神,天地的创造者,永生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我现在感谢你开启我的悟性。我现在心里相信,我完全信服了,耶稣基督你的儿子,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现在接受他作我的医治者。我打开我的心。我打开信心的门。我把我所有的信心都交付给你。你做我信心的主。我现在接受你。
84

你们低着头,那是你们的祷告。只要跟神关在一起,保持安静。哈钦森弟兄,那琥珀色翠绿的光就在这群会众上面。哦,会众承认是多么大的事情啊。你肯定能明白,我不是狂热分子。我是你的弟兄。主耶稣在这里,带着大能,他的同在在这里,使你绝对好了。现在,只要呆在里面,相信。要相信那种子在你的魂里运行,一直在你的心里。当你们相信的时候,仍然跟主在一起,我要为你们祷告。只有一件事能阻止你不接受你的医治,就是那个只是一点点的拒绝的阴影,在你周围有一点不信。我要祈求神除去那个,只要涌出一个荣耀的信心,就能使每个人都得医治。

85

主耶稣啊,你垂听人们的承认,你听了这些人所说的。你来彰显了自己,他们坐在这里,手举向空中,他们的头朝着你把他们取出来的尘土。他们身体病了。撒但蒙蔽了他们。但今晚他被打败了。

撒但啊,你只是吓唬人的,你被揭露了。我们的主耶稣在各各他打败了你。我们作为基督徒,今晚得胜,是因他所受的一切痛苦,他替代的死亡,他荣耀的复活。我们借着永生的神,借着耶稣基督吩咐你,离开他们每一个人,从他们里面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愿这些人都得医治,为了神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