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915M 《希伯来书》第六章及第七章

1

早上好,朋友们。很荣幸来到这里,要符合我们的牧师所作的这种介绍,的确需要一种真正的生命才行,对吗?所以,我们为这些年来主赐给我们的各种伟大的医治大能和他的怜悯而赞美他。

2

现在,我有几件事要宣布。第一,我们,伍德弟兄和罗伯森弟兄,我们要感谢你们大家为我们外出的安全所做的祷告。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我们只出去了四天半,我想是的,又平安回来了。主真是祝福了我们。

3

呐,我们还要宣布,格里罕•斯奈林弟兄,他的复兴会继续在布莱罕大街的尽头那里举行,就在这城里。还有,这个星期三晚上……(明天为一个人举行葬礼后,我要离开这里,过会儿我要宣布。)我们会在星期三晚上让你们知道。我们想组成一个代表团,在格里罕弟兄结束他那里的聚会之前都上去看他。如果可能,我们想让整个教会都去,作为代表团一起去参加格里罕弟兄的其中一堂聚会。

4

呐,今天下午,在查尔斯顿的殡仪馆,有一位科尔文太太,她许多年前来过这里的教会,七十四岁了,昨天她去世了,去与主耶稣在一起了。她的葬礼星期一举行,由牧师麦金尼先生讲道,他以前在富尔顿港的卫理公会教会当过多年的牧师,是他们的私人朋友。我去是协助他,星期一,我相信是一点半,在印第安纳州查尔斯顿的小礼拜堂。你们所有的科尔文家人的朋友,我知道,你们现在也想去表达一下心意或握握手。因为我们都知道那是什么,我们自己也经历过这样的低谷,知道失去一个朋友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们……她现在就停放在印第安纳州查尔斯顿的那个小礼拜堂。如果你们今天下午能去,我肯定,科尔文家人会很感激的。他们很多家人也是来这个教会聚会的。我跟他们家人很熟,主持过婚礼、葬礼、洗礼。格雷森先生,他以前是我们这里的邻居,要在那边当主持人。

5

接着,今晚,若主愿意,今晚我们会尽量接着今早没讲完的再讲,继续查考我们现在所查考的伟大内容。我想,据所所知,要宣布的事情就这么多了。这个周三的晚上,我们会宣布哪天晚上上去和格里罕弟兄在一起。

6

我们欢迎所有来到这教堂的陌生人。很高兴今早你们来到这里,我们祈求神,因今天这样的聚集大大地、丰盛地祝福你们。

7

考克斯弟兄刚才告诉我,外接扩音系统现在效果不是很好,也许,可能是跟天气有关,喇叭里面有很多湿气。而且,这东西从一开始就不太好,可能就是那个原因。

8

我看见一位我认识的姐妹坐在这里,是阿根布莱特姐妹,我想……这样问不是太好,不太合乎礼节,但自从阿根布莱特弟兄出去后,你有没有他的消息?我很想尽快听到他的消息。他在瑞士和德国,在那边与汤米•希克斯弟兄和保罗•该隐弟兄一起举办聚会。路得姐妹,如果你有消息,请立即让我知道,越快越好。

9

呐,这个小教会没有会员,但我们有团契。除了基督,我们没有别的信条;除了爱没有别的律法;除了圣经没有别的书。那是我们知道的唯一一本书,也是我们所认识的唯一一样东西。因为我们有……因为耶稣基督的宝血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我们每个人彼此团契。

10

今早,我注意到,你们一些人可能听到了那位弟兄在祷告,那是一位天主教徒,或者说以前是天主教徒;到这里来的有各种派别的人。我很荣幸,不久前还跟一位门诺派的弟兄握手,他就坐在这里。从门诺派、卫理公会、浸信会、天主教会来的,谁愿意来,就让他们来。然后,我们围绕着神话语的祝福一起团契。现在坐着的,有耶和华见证会和从不同宗派来的各式各样的人。

11

我以前很喜爱(瞧,现在也喜爱)西部,我喜欢马和牛。我是在农场里长大的,我喜欢农场。我们过去常要做集拢,我就跟他们去,我们有一种放牧围栏。我不知道,你们东部人知不知道什么是放牧围栏。你把牛群赶进树林里,他们就放一种围栏,防止牛群走失(他们那么叫的),不让它们再回到农场来。因为牛会把草吃光,人们要让那里的草长起来作冬天的饲料。然后在山上,他们也有放牧围栏,在那里把许多母牛与公牛等分开,那就叫作放牧围栏。主要的放牧围栏放在牧场巡逻员站的地方,牛群要从那里经过。

12

呐,我经常坐在马鞍上,牛群通过时我观察它们。有各种不同烙印的牛进那围栏。有的烙印叫“钻石”,有的叫“X形”,有的……我们的叫“三角架”,有点像童子军的徽章。跟在它后面的,是一个火鸡骑在马上的图案。当他们赶牛出去的时候,就用各种不同的烙印来辨认他们的牛。

呐,牧场巡逻员对牛身上是什么烙印不太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注意看它们耳朵上的标签。从那里通过的牛,不管是什么烙印,都必须是纯种的赫福德牛。除非是赫福德牛,否则就不能进去;必须是注册过的种牛,否则就通不过。
13

我想,当主来的那一天,他不会注意我们身上有的是什么烙印,而只看我们是否是重生的基督徒;那是基督的族系。“验血”将会证明我们,我们都是基督徒。如果我们在那里是那样,我们在这里最好也要那样,你不这样认为吗?就是那样,我们喜欢来自各个教会的各种团契。

14

现在,我们来查考这可称颂的《希伯来书》。有一位弟兄非常喜欢这些信息,就拿这些磁带去,要弄成一本关于这方面的讲义。

呐,我们很快就会讲到第11章。估计我们要花这个冬天讲那些,讲第11章;因为要讲每个人物,我们希望回头查一遍圣经,把全部经文连在一起。我原打算这样做。我做了一部分,在前面的几章里这样做了,要把整本书连在一起。因为,你看,经文必须证实经文。
因此,如果有任何矛盾,有人会认为圣经自相矛盾,那是一个错谬。经文与经文没有矛盾,若有矛盾,可能是与我们对经文的看法有矛盾,但经文本身不会矛盾。我在这事工上至今已经快二十六年了,我还从来没有发现过一次,圣经里有一样东西跟写在圣经里的其它内容相矛盾,我知道根本没有。
15

今天,我们要查考《希伯来书》里最可称颂的其中一章,第7章。若有谁没有圣经,想跟我们一起读的,请你举手,我们很高兴拿给你一本。我让哪位长老,哪个人来这里拿几本;后面有些人举了手,还有……谢谢你,弟兄。如果你要一本圣经,只要举起手,他们会拿给你的。

16

呐,一个教会得以建立的唯一方法,一个人能拥有信心的唯一方法,不是藉着他的宗派,也不是他属于什么组织;他的信心不是安息在某个人的神学观点上,因为或多或少,完全是属人的;但信心找到它庄严的安息之所的唯一方法,就是安息在稳固、不变的神的道上。“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用的就是这种方法。当信心被听见并接受了,就永远立定了;再也没有东西能移动它,不管来的去的是什么东西。没有任何东西能改变那信心。想想这点,你被锚定了,或暂时或永恒,你都不再改变了,你永远被锚定了;因为神藉着一次献祭,就使那些成圣的……应该说是蒙召的人永远完全了。

17

信心在基督徒、信徒的生命中有如此重要的位置,它都能站立得住,无论是在泥泞的坟墓边,在躺着宝贝婴孩的棺材上,还是在躺着已经离世去到彼岸的爱人的棺材上,信心都能带着鹰一般坚定的目光,仰望那说过“我就是复活和生命”的耶稣。他们忘记了背后的事,向着从高处来的呼召的标杆直跑。

我非常高兴神预备了这些,并且使它成为给众人的白白的礼物。那是教会要成为的样式。教会不是指宗派或组织,它是指一群人,一群共同聚集在道的团契下的信徒。
18

在圣徒保罗这非凡的教导中,他在前面几章的背景中,特别阐述了主耶稣那至高的神性和他的本体。神使基督能被人感觉到、触摸到并与他交通。基督,主耶稣,是神居住在里面的那身体:“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提摩太前书》3:16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

伟大的耶和华下来,藉着住在他自己儿子的身体里成为可触摸的,宣告并叫世人与他
自己和好。神完全……基督完全是神,神也完全是基督。这二者一起使神性成为形体;他比天使微小一点,所以能受苦,天使不能受苦。耶稣是神所居住的帐幕。
圣经在《使徒行传》第7章说,帐幕和燔……“祭物和燔祭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其实,至高者并不住人手所造的帐幕,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那身体显在帐幕或居所中,与人交通。
19

神若允许,我们一讲完这一章,或讲完这本书,我们要回头去讲《路得记》,在那里显明神怎样成为我们的亲属,藉着交通和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使失丧的人与他自己和好。救赎者必须是亲属;神能成为我们亲属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所以,他不能既成为天使,又成为人的亲属。

20

昨天晚上,我在跟我的伙伴,那位母亲刚去世的伤心的儿子交谈,他说:“哦,比尔弟兄,我猜想她今晚是一位天使了。”

我说:“不,厄尔,她永远不会是天使。她今晚是一个女人,就像神造她的那样,并且永远是那样,永远不是天使。”神造了天使;他永远不会使人成为天使,他造了天使和人。所以,人永远不会是天使,天使也永远不会是人。神造他们是不同的。
21

呐,神在基督里成为肉身,把人从那边的失丧之地救赎出来,因着罪,那位不死的就下来,神下来,取了人的样式和形状,成为我们的亲属,使他可以担当我们的罪和死亡。

22

在以前的课程中,我们讲到了其中一个实例(稍微讲一下背景,新来的人就能明白了)。神,在他去各各他的路上,死亡的毒钩扎在他身上,围着他嗡嗡叫,最后刺进他里面,他就死了。他死时,甚至日头不发光;他死时,甚至月亮、众星也不发光。他必须那样做,让死的毒钩刺进去。如果他是一个不死的人;如果他只是在道的身体中;或在圣灵里,死亡就根本辖制不了他。他必须成为肉身,使他能够承受死的毒钩。

但是,蜜蜂或会蜇人的昆虫一旦把刺扎深了,它就永远不能再蜇人了。它把刺留在了肉里。那就是基督成了……神成了基督,住在肉身里,使他可以在自己的肉身中让死的毒钩扎进去。死亡在十字架上离开他时,死的毒钩就留下了;它再也不能蜇信徒了。它会发出蜂鸣声,会发出“嗡嗡”声来吓唬人,但它不能蜇人了,它没有刺了。
伟大的圣徒保罗在迈向死亡时,大声喊着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感谢神,他使我们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得胜。”因为死亡和坟墓两个都失去了能力。
23

呐,上个星期天,我们讲到:“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在第6章我们读到:“让我们继续进到完全的地步。”我们发现,今天许多教会的人,包括伯兰罕堂和不同教会的人,我们太过注重对基督道理开端的查考了:他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他是谁谁谁的儿子,翻来覆去查各种家谱。但圣经说:“让我们把这些事放到一边,进到完全的地步。”

首先,你必须知道这些教义,接着,你也必须知道这些事;然后他说,让我们把那些放一边,就如:死人复活、按手之礼、各样洗礼,以及关于神的所有那些死的规条。然而,它们里面没有生命。但今天的教会却热衷于那些事,“哦,我们相信基督的神性,是的,肯定的。我们相信水洗,是的,肯定的。按手之礼……”
保罗说:“神若许我们,我们必如此行。但面对这一些,现在让我们把它放到一边,进到完全的地步。”
24

呐,教会不可能藉着组织得以完全,它一直都离神越来越远,或者互相之间也越来越远。我们设置障碍,把自己隔离起来,显然是没有信心。但我们若离开这些道理的开端,进到完全的地步,那些小事就变得没多大用处了。

我们进入到一种关系中,我们发现,我们能得以完全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基督里。我们也发现,藉着圣经的教导,我们知道怎样进入基督里。不是藉着水洗,不是藉着按手,不是藉着教导,而是藉着一位圣灵,我们都受洗归入一个身体;因他受苦难而得以完全。那么,我们所看的不同了;所想的不同了;举止不同了;活得也不同了。不是因为那是一种义务,或因为我们属于教会,而是因为神藉着圣灵厚厚地把爱浇灌在我们心里,使我们同为神国的子民;在那里不再有任何宗派或障碍了,我们都是一个伟大的身体。
25

呐,过会儿,我们就要开始进入今早的课程了。我想在这里再说一件事,就是:保罗在《希伯来书》第7章……哦,是第6章里说的,这里我们发现,我们在基督里完全了。然后,在

第6章第13节,稍微讲一下背景。
13当初神应许亚伯拉罕的时候,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着起誓的,就指着自己起誓,说……
神指着自己起誓,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着起誓的。
呐,我们要回头去看。让我们翻到《加拉太书》看一下,翻回到《加拉太书》,看《加拉太书》3:16。我们在这里读一下,看他起的是什么誓。
16所应许的原是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说的。神并不是说“众子孙”,指着许多人,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
呐,注意,如果你仔细读,现在,你读:
所应许的(复数的)原是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单数的)说的。(亚伯拉罕和他子孙。)
26

呐,亚伯拉罕的子孙是一个,就是基督,用以撒作预表的。但亚伯拉罕有许多儿女。在有以撒之前他就有了一个,这点表明了撒拉因不信而跌倒了,她想要哈拿生出这个孩子,认为自己太老了,要绕过神,绕过神应许要做的方式另找别的路。

但神持守他的应许。不管那看起来多么不合理,神都对他的应许负责。撒拉以为,可以让她的使女哈拿……哦不,夏甲,从亚伯拉罕那里生一个孩子,然后就归她了。那就是以实玛利,从那时到现在,他都是一根肉中的刺;仍然是一根肉中的刺。因为从那里出来了阿拉伯人,他们一直都是那样。
呐,什么时候你不相信神显然的道,却采用别的方法,从那以后,它就必成为你肉中的刺。你只要接受神所说的。如果神这样说,那就是他的意思。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只要接受他的道。
不管你怎么想方设法绕过去,说:“哦,它并不真是那个意思。”神既做出了应许,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意思。
27

呐,如果我们仔细留意,

这应许是给亚伯拉罕和他子孙……
那一个子孙,单数的;另外的是复数的应许。不止一个应许,也不止一个人被归到亚伯拉罕的那一个子孙里。看,有一个子孙,但却有很多人出自这个子孙。看,不单是亚伯拉罕自己,不单是以撒自己,而是……那是对所有亚伯拉罕的子孙说的。这些应许是给属于那子孙的每一个单个的后裔的,你明白了吗?
因此,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根据圣经),我们就成了亚伯拉罕的子孙,是照着应许成为后嗣的;不是靠加入教会,或靠拘守那些死的规条等等,而是藉着由基督的灵重生,成了亚伯拉罕的子孙,在神国里与基督一同成为后嗣。
28

那么,我们继续往下再读一点,神起了誓。呐,第6章第17节:

17照样,神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格外显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为证。
哦,现在让我们安息片时。神更愿意,不是他不得已,而是要使这成为一件确定的事。
呐,我们已经知道,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怎样向世人彰显他自己。当他发现一个犯奸淫的女人,他说:“我不定你的罪,去吧,不要再犯罪了。”当他遇到病人,也照样做了所当做的事,因为他是神,他医治了病人,他使死人复活;他赦免罪,不管是怎样的罪,多少罪,多么背道,他都赦免了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来祈求。
29

呐,注意,如果神某次在某种环境下那样行了,如果同样的环境再次出现,他就得第二次再那样行,与第一次一样,否则就不公义,瞧?不管你陷在罪里有多深,变得有多么下贱,他对你所行的必须像对那个堕落的女人一样,否则他当时就是行错了。

神的行为就是他的本质,他的行为怎样也就表明了他的本质怎样。你也是这样:你生活中的行为说出了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像我们在前一、两个课程里讲过的,卫理公会的人想要表明:“当你喊叫时,你就得到了圣灵。”五旬节派的人说:“当你说方言时,你就得到了圣灵。”颤抖派的人说:“当你颤抖时,你就得到了圣灵;”那些宾夕法尼亚颤抖派的人。我们发现,他们全都错了。是你的生命宣告了它,是你的人格宣告了你是什么样的人。藉着行为,就可以知道一个人。无论你的生命是什么……
你听说过那句老话说:“你生命所发的声音如此之大,以致我都听不见你所说的话了。”所以,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你所活出的生命显明你里面是什么样的灵。
30

然而,你可能模仿错误的事,或者可以说,模仿正确的事。你可以模仿一个基督徒,但过不久,到了一个时候,当紧张的压力临到的时候,那时,就显出你的本相了。链条的强度取决于它最薄弱的环节有多强。

当基督—神的儿子受试炼时,就显明了他是什么,肯定的。当你受试炼时,也证明了你是什么。你的生命总是反映出你内在的东西。过不久……不要让你的罪把你揭露出来,这就是我们想要说的。
31

在《约翰福音》5:24,耶稣说:“那听我(不是那颤抖的,说方言的,不是那……),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那是你的信心。你的信心藉着你嘴唇的承认,向那些能听的人彰显出来,但你的生命是向所有人敞开的。所以,不管你怎么试图做这做那,都没有用;它必须要在你里面。那是整件事的真正核心;你个人对复活的基督作你救主的信心,相信他今早正坐在神的右边代替你的位置去行,而你作为见证人在地上代替他的位置去行。见证是代替别人而行,他作为见证人代表你。你的生命反映在这里,就是你在基督里的见证,既反映在那边,也反映在这边。基督在上面;他为你做的事,既反映在那边也反映在这边。所以,你是靠着你的信心得救,只有这个。所以,那些激情、情感、感觉等东西在信心里根本没有位置。
32

呐,我不是……呐,不要想错了,以为我不相信有这些情感,我当然信。但现在我们要讲的,我想要扎入今天人们心里的,就是:不是那些情感。魔鬼用这些东西把人们推到了极端里,让他们把永恒的归宿建立在情感上。叫喊、说方言、每个主日做礼拜、举止像基督徒,到那日,这些一点用处也没有。“人若不重生……”你的生命反映出你里面的是什么,瞧?不是你的情感。

你可以手上出血;你可以说方言;你可以医治病人;你可以靠你的信心移山,却仍然算不得什么:《哥林多前书》第13章,瞧?必须藉着从神而来的出生,发生了某种事;然后,神把一种新生带到你里面,把他自己的一部分给你。然后,那些事就没问题了,你成了一个新造的人。“我赐给他们永生……”
33

我们讲过了“永恒”这个词。“永远”是指“一段时间”。“永恒”是指永永远远,但只有一个永恒。我们知道,你领受了永生。这个词在希腊文里叫“佐伊”,意思是“神的生命”。你领受了神的一部分生命,使你成为一个属灵的神的儿子,你就跟神一样是永恒的。你没有结束,没有停止的地方,因为你没有开始的地方。有开始的东西就有结束,没有开始的东西就没有结束。

34

我们多么喜爱这宝贵的道!基督徒多么需要建立在一次交付给圣徒的信心上,而不是摇摆不定,从这到那,加入不同的教会。只要你是基督徒,你要属于哪个教会都没有问题;但首先,摆在第一位的,是那出生,它使你成为神的亲属,神也与你成为亲属。

他成了亲属,他就可以使你复活。在他使你复活之前,他必须赐给你永生。然后,神必须成为亲属,取走死亡,使你复活。然后,你也必须成为他的亲属,以便进入复活中。你看到这是什么吗?是一种互换。神成了你,你就可以成为神,明白吗?神成了你的一部分(肉体),使你可以靠着他的恩典成为他的一部分(这就是了),得到永生。
35

真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哦,我们喜爱它。

呐。
……神格外显明他的旨意……(不是不得不,而是愿意)
我对此很高兴(你呢?),我们的神是愿意的。看,要是他不恒久忍耐会怎么样?圣灵的果子是什么?仁爱、喜乐、信心、和平、恒久忍耐。那是神的一部分在你里面。忍耐、互相宽容、互相饶恕,就如神为基督的缘故饶恕了你。神的灵在你里面,使你成为那样的。当神在地上时,他成了你,成了罪,是他担当了你的罪,为你背负了罪并付清了你罪的代价。神是恒久忍耐,担当了我们的重担。
36

还有,他也是一位良善的神。如果你想按你的方法做某些事,你知道神是如此的良善,他会为你做的。他愿意让你快乐。他想要……他的爱,有时,他伟大的爱甚至会迫使他下来,让你得到所要的东西。

看看主复活后的多马;多马不信。哦,他今天有很多“子孙”。多马说:“不,不,我得有些凭据。我得把手放在他的肋旁,用指头探入他的手中,然后我才会信。我不在乎你们怎么说。”看,那时,他完全偏离了圣经的秩序。你应该相信它。所以,他说:“我得有个凭据来证明它。”
耶稣显现了;他是良善的,说:“来吧,多马,如果这是你要的,好吧,就在这里,你可以得到它。”
我们也是那样,我们说:“主啊,我得说方言,我得喊叫,我得……”
“哦,去做吧,我让你得到。”他真好。
所以,多马手探入他的肋旁;然后说:“哦,真是我的主,我的神。”
耶稣说:“呐,多马,你因看见了我才信,但那没有看到凭据就信的,他们的赏赐是何等的大。”是的。这是我们该达到的地步。“那些没有看见就信的,他们的赏赐就更大了。”这是一个信心的行动,说明我们接受了。
37

呐,我相信神迹随着信的人,但我们要把首要的事放在首位。你可以有神迹,但却没有这个。保罗说你可以有的;他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我也算不了什么;我若有信心能够移山,我也算不了什么;我若能明白圣经,以至晓得神的所有奥秘,仍然算不了什么。”看,那些是圣灵的恩赐,却不是圣灵。

圣灵是神,神就是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耐心;那是神的灵。那是神在末世藉着圣灵要兴起的事。
38

呐。

……神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格外显明他的旨意是……
神,更愿意显明给那些承受产业的,谁是承受产业的?“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和承受产业的。”哦,这点进到你心里了吗?藉着一个起誓过的应许,我们都是神国的后嗣。神本不需要起誓;他的道是完美的。但他还是指着自己起誓了,因为没有比他更大的,这是我们刚才读过的,听着!
……格外显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为证。(不变的,不更改的。)
39

神不能改变,他必须保持一样。如果神医治过一个病人,他就永远不能改变他的态度;如果神赦免过一个罪人,一个妓女,他就永远不能改变他的态度。神的道是不变的,不更改

的。神在一处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就必须持守它,因为他是无限的。他从起初就知道末后。
呐,我可以说:“我要做这件事。”但圣经说,我们当说:“若主愿意。”因为我是个必死的人,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不得不收回自己的话,但神不能收回他的话,他是神。
他只要求一件事:“你若能信,”哦,“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若能信;”你只要……你若能,问题就在这里。但神的道不是问题,因为他的道是不更改的,他不能改变。多美妙啊!
40

呐,听着,我们继续往下读。

18藉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撒谎……(决不能,决不能和不更改实际上是同一个词:不能变的,不可动摇的。它必须永远保持一样,不能改变:不更改,决不能。)
18藉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撒谎……
“我们有两件事吗?”是的。第一,他的道说他要做;第二,是他对所说的起了誓,他必要做。
哦,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我们还摇摆不定,到处瞎跑,接受这些属世的东西,举止效法这种1957年版的流线型的基督教呢?我们要成为那种老式的基督信仰,依照神的道相信他,称那些无有的为有的,“神若如此说,那就成了。”
41

亚伯拉罕,有这应许赐给了他和他子孙,他称那些无有的为有的,因为那是神的应许,他知道神不会说谎。神应许他那个,他就信了。许多年过去了,那应许从肉身的眼睛来看,已经变得更加遥远了,但对亚伯拉罕,却更近了。

他没有软弱,说:“哦,也许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也许我弄错了;也许根本就没这回事;也许我的想法全错了。”那只说明一件事,就是你还没有重生。
42

“论到那些……”我们上个星期天讲过的,就是这章的前面一点。“论到那些尝过天恩滋味等等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重新懊悔了;”绝对、完全、决不可能。因为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也不能犯罪;因为神的种子在他里面,他也不能犯罪。“神的种子就是神的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祭物已经献上了,都过去了。”

呐,如果你做错事,神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但如果你做错事,你不是故意做的:10章47节,我想是的。“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可是,你一旦重生后,你拥有了真理,不仅是真理的知识;而是接受了真理,这真理成了事实,或暂时或永恒,你都是神的孩子了。神起誓说,他要那么做。
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呐,带着那样的起誓,说:“神愿意我们领受永生。”
43

呐,注意保罗在这里说的,他是对教会说话。

18……神决不能说谎,好叫我们……可以大得勉励……(不是说“哦,如果浸信会对我不好,我就去卫理公会。”瞧?)好叫我们这逃往避难所、持定摆在我们前头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励。
现在,读最后的经节。
19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这指望,神所起的誓)……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
让我们讲一讲这幔子。上个星期天晚上,我们没有好好地讲它。
44

“在幔内……”这幔子就是肉体;这幔子就是使我们在这教会里不能面对面看见神的东西;这幔子就是使我们今早看不见天使各就各位站在座位边的东西;这幔子就是使我们看不见神的东西。我们被藏在幔子后面,那幔子就是肉体。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在神的同在中。“神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我们一直在神的同在中:“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我必永远与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但那幔子是肉体,那是使我们跟他的同在隔开的东西。但藉着魂,圣灵,凭着我们的信心,我们知道他在看顾我们。他就站在我们身边,此时就在这里。
45

一天早晨,在多坍,一位老先知被敌军包围了,他仆人跑出去,说:“哦,父啊,整个地方都被敌军包围了。”

以利沙起来,说:“瞧,孩子,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
他眨了眨眼睛,四处看着,什么也没看见。
以利沙说:“神啊,我求你开他的眼目,把那幔子取去。”当那幔子从他眼睛上脱落,他看见老先知周围有火车火马,满山着了火,有许多天使和战车,这就是了。
哦,然后,基哈西就说:“我现在明白了。”看,那幔子脱落了,障碍就是这个。
46

这就是了,抓住这点。是这幔子使得我们不能照着该有的方式去生活;是这幔子使我们不能去做我们真正想要做的事。神以肉身作为幔子,这幔子裂为两半,神再次成了神。他复活了那隐藏他自己的幔子,就是主耶稣的复活,向我们证明我们现在所藏的这幔子……我们凭着信心相信并接受它。当这幔子裂为两半,我必带着这确据去到他面前,晓得我认识他复活的大能。主耶稣再来时,这幔子必以一种完全的方式复活起来;所以,我要走过去,与他—我的救主和我的神说话,那时,他要坐在大卫的宝座上。当那幔子得以完全后,我们就要永远活在这幔子里;但现在,这个幔子里还有罪。不管是怎样……在这地上,永远别想得到那荣耀的身体。这身体必须死去,就如你的魂必须死去得到重生一样。

47

在完全中……

不吃肉、做这事、使身体完全,你永远也得不到。你必须戒这个、做这个、做这个、做这个,那是律法;那是律法派的东西。我们不相信那种律法形式的救恩,我们相信“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不是你,你跟它一点关系也没有;是神的拣选所成就的。“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没错。耶稣来做这一切事,是为了得到父在创世之前所预知和预定的那些人,使之成为神的儿女,阿们!“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是神成就了这事,你根本没法夸口;没有一件事是你做的,是神藉着恩典救了你,不是你自己。如果是你自己,你就有可夸的了;但你没有任何东西可夸的。一切赞美都归于神!是他做的。然后,他给你这确实的盼望,是凭着起誓说的:他的儿女决不会失丧。
48

呐,他们会因为做错事而吃鞭子,你种什么,就收什么;那是你该得的。现在,不要以为你可以出去犯罪,却还没事儿。如果你那么做,有那种态度,就说明你根本就没有重生,你明白了吗?如果你里面仍然有欲望要去做错事,那你就仍然是错的,瞧?因为神已经使那些人永远完全了。旧约中,那些动物每年在法定的日子里不断被献为祭,永远不能除去罪。但当我们把手放在他的头上,承认我们的罪,由神的灵重生,我们就不再有罪的欲望了;罪已经离开你了。或暂时或永恒,都是这样了。

49

你会犯错误,你会跌倒,你会有意做错事。有时,你会出去做些事;那并不意味着你失丧了,那意味着你需要被纠正。

我的小儿子,很多时候……我的孩子会做错事,你的孩子也会;但他们知道,那违反了你的规定。他们知道,他们犯错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他们会因此吃鞭子,有时打得还很重。但他仍然是你的孩子,肯定的。
一个人一旦重生而得到永生,是决不可能再失丧的。神不是一个印第安赠礼者。[译注:“印第安赠礼者”是指那种送出礼物又再要回来的人]“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那是神的应许。
50

呐,如果你接着说:“哦,那么,我就可以做……”我总是做我想做的。但如果你是个基督徒,你就不会想做错事,因为在你里面的那个生命,那个根基……如果你想做错事,就表明这里还有错误的东西。苦水和甜水怎么能出自同一个泉眼呢?

所以,你已经把某种情感的或其它离奇的感觉混在了一起,忘了它吧!回到祭坛那里,说:“神啊,把我罪恶的旧生命除掉,把我放到这种状况中,使我全部的愿望……”从神生的,就不犯罪。没错,他没有犯罪的欲望了。
51

当然,魔鬼会到处给他设陷阱,但他不会故意犯罪了;圣经这么说的,瞧?魔鬼会不时地给他设陷阱,肯定的,他会的。他曾试图给我们主耶稣设陷阱。他给摩西设过,捕到了他;他给彼得设过,捕到了他。他给许多人设过,但……彼得甚至不认主,但后来他出去痛哭了;他里面有某样东西。

52

鸽子从方舟里放出去后;乌鸦出去了,它到处“呱呱”叫。它是在方舟里,但一出方舟,它的本性就不同了。它可以吃它想吃的各种陈尸腐肉,并且很满足,为什么?它从一开始就是乌鸦,是吃腐肉的;它没什么用处。它是个伪君子,跟鸽子蹲在同一个棚子里,个头跟鸽子一样大。鸽子能飞到哪,它也能飞到哪。但它能吃鸽子吃的干净食物,又能吃鸽子不能吃的烂食物。因为鸽子有不同的组合,有不同的构造。它是鸽子;鸽子不能消化腐烂的食物,因为她没有胆汁。

53

一个由神的灵生的人就成了神的鸽子,有他的本性、他的改变、他的构造。是的,先生。你把鸽子的灵放进乌鸦里,它就不会再蹲在死尸上了。如果他飞到了错误的地方,他肯定会很快离开,他受不了那个。

一个由神的灵生的人,是不会容忍的。有时,他可能会跑到了一间酒吧里,但他会很快离开那里的。某个女人可能会引诱他,导致他回头看了,但他还会再转过头去的。他会很快离开那里的,为什么?他是鸽子,没错。你没法愚弄他,因为他知道:“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不会跟从陌生人。”他一开始就是鸽子;这就是我在谈论的,就是锚在那里的真实的东西。
54

现在,请注意看,神起了誓。

19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
这幔子:神下来以肉身遮盖自己,要做什么?要显明他自己。他不得不隐藏,因为我们不能见他;他隐藏在幔子后面,这幔子是谁呢?耶稣。“不是我在做事,是我的父,”耶稣说:“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我做事,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这里是他,用幔子遮盖起来的那一位,在肉身中行,神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他自己和好;他在地上周游四方。
55

呐,他下来做成了一个成圣,或预备,或赎罪祭,是藉着他的死所献上的,付清了罪的代价,使神可以回来住在我们里面。然后,我们所拥有的信心是一个遮盖在幔子内的信心,或者说是遮盖在幔子内的人;因此,我们不看在这个幔子上所看到的东西。这个幔子受过教育、做事、说话,是个科学上的东西。但永生神的灵住在这幔子里,只要神这样说,就称那些无有的为有的。这是遮盖你的幔子,我们都在幔子里。

呐,有一天,神会复活这幔子,不是藉着男女的性欲由女人所生;而是照着神的旨意,神一说话,那幔子就出现了。然后,我们就有一个身体,像他荣耀的身体一样。我们要披上那个幔子,就能彼此交谈,互相握手。
56

呐,当我们从这里离开,那里已有了一个帐棚,一个道的身体,是一个人的形象,那身体不吃不喝不睡觉,一直醒着。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但他们还在祭坛下等候,喊着:“主啊,还要多久?多久?”他们想要回到地上,因为他们想互相握手,他们想坐下来吃饭,彼此交谈;他们是人。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起初,神照他自己的形象造人,他就是这样造人的。他与各人彼此交通,因为我们互相认识。我们喜欢神为我们造的万物,因为我们是这样被造的。在他伟大的再来时,那些预备好了的就会永远这样,我们成为不死的,以他的样式站立。哦,基督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57

现在,我们接受耶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和医治者,就有了我们救恩的定金。其它一切

的收益都是从已付保险单上所得的红利,阿们!你知道保险单是什么;你可以从中提取红利,直到总的收益兑现为止。肯定的,你可以提取红利,我们现在就在提取红利。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一提取红利,收益又会再累积起来。
58

有一次,一位保险代理人对我说:“比尔,我想卖给你一种保险。”

我说:“我买过了。”我妻子左右盯着我看。
呐,我一点不反对保险;但有些人却因为买的保险太多而被折腾穷了,所以他们转过身来;他说……
我妻子奇怪地看着我:“你买过保险?”
我说:“当然了。”瞧,她对此一点也不知道。
那人说:“那么,比利,你买的是哪种保险?”
我说:
有福的保障,耶稣属我!何等的荣耀向我显明!
被救主赎回,为神后嗣,藉宝血洗罪,圣灵重生。
那人说:“那很好,比尔,”他说:“但它不能把你放进这里的墓地。”
我说:“但它能带我出来,这才是关键。我不担心怎么进去,但我担心怎么出来。”
59

自从我有了保障,永恒的神凭起誓说,他在末日要使我复活,有他儿子的样式;我要勇敢前行,我的魂得勉励,被锚定;我还在这个幔子时,有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把我锚定在那边永古的磐石上。即使大水波涛汹涌,都没有什么两样;即使死亡、危险等东西,也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我的锚在幔内稳固了;任凭洪水泛滥,任凭它的冲击,任凭不信者兴起,重生的信徒都有一个锚。你还不能看穿这个幔子,但我知道,我的锚稳固在那边永古的磐石上,他起誓应许说,在末日他要叫我复活。

60

难怪你可以面对死亡,说:“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感谢神,他使我们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得胜。”

20作先锋的……
哦,我们讲不到这课程了。我们有一位先锋,是给我们的。
一位先锋;你有没有注意,以前的西部,许多时候,一个先锋,侦察员,要翻越那些山间小道;当马车队缺水快要渴死了,侦察员就跑到前面,他看到了一些印第安部落,就绕过他们,然后,看到那里有一处水泉。他就赶紧跑回去告诉马车队的老板,说:“快马加鞭,每个人都鼓起勇气,因为翻过山就有一个大水泉!”他是一个先锋。
61

这先锋在这里。人曾被魔鬼猛烈的火力压制了,但有个人拿下了机枪碉堡;那就是耶稣。这先锋冲在我们前面,撒但站在那里用机枪压制我们:总是处在死亡的奴役和恐惧中。耶稣在看守那泉源,肯定是的;他承受了那使命,因为我们犯了罪,从那泉源被赶走了。但这先锋—基督,过来攻取了那碉堡。

你听过那首老歌“守住堡垒,我必快来”吗?不是守住堡垒,我们要攻取它。我们不想再守住堡垒;基督已攻取了它,哈利路亚!门打开了;在大卫城里神的殿中,有一敞开的泉源,为了洗净,为了使污秽的得洁净。我们的先锋已经为我们进去了。
62

这先锋,他告诉我们,在遥远的彼岸有一个地方,在那里你永不衰老;在那里没有皱纹;在那里你不必用蜜丝佛陀的化妆品打扮得漂亮让你丈夫看。这先锋已经去了,那是一个永不衰老、永无疲倦、永不颤抖的地方;那是一个永不生病的地方;在那里婴孩决不会有疝气;在那里决不会掉了牙又要装假牙,哈利路亚!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他进去了,我们成为不死的,有一天要在彼岸以他的样式站立,比众星和太阳更加光芒。肯定的,这先锋已经走在我们的前头。

63

作先锋的耶稣,既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远的大祭司,就为我们进入幔内。

这伟大的先锋已经在我们前面去了,开了路。他从一个灵成了神彩虹般的伟大泉源,他无始无终;他是永在的神。光的射线发出来,它是一道爱的射线;它是主要的射线,红色的。接着,另一种颜色是蓝色:蓝色,真实。接着下来的,是别的颜色,直到七种完美的颜色,就是神的七灵。它从耶稣说过的那伟大的泉源和那伟大的钻石中出来,那伟大的钻石被切割,就反射出这些颜色来。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使他可以在我们中间藉着恩赐、神迹和奇事反射出他的良善和怜悯。那整个大彩虹成了一个道的身体,是按照人的形象造的。然而,他还不是一个人,还没有肉身,他是一个道的身体。
64

摩西说:“我想看看你。”神把他藏在磐石后面。当他经过时,转过背去;摩西说,那看起来像人的背。

后来发生了什么?有一天,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那里(今晚我们会讲这点),亚伯拉罕坐在帐棚前,神以肉身的形体来到他那里。
“可是,”你说:“伯兰罕弟兄,他是……”我们发现在那之前,神就在这里遇见过亚伯拉罕,是以麦基洗德的等次:一个肉身,就是神;肯定是的,他是神在肉身中。
你说:“那么,伯兰罕弟兄,他为什么还回来,被生下来呢?”那时,他不是生下来;他只是被造出来,是个神居住在里面的身体。
65

麦基洗德是撒冷王,就是耶路撒冷王,也是平安王;他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耶稣既有父也有母,有生之始,有命之终。但他是照着无生之始、无命之终的麦基洗德的等次作大祭司的。

麦基洗德是神自己;麦基洗德是耶和华神,是多年以后在帐棚前遇见亚伯拉罕的同一位。他背对着亚伯拉罕,问:“撒拉为什么笑?”没错。他是站在那里观看着所多玛的同一位。亚伯拉罕认出了他,因为在亚伯拉罕这幔子内,有一个抓牢那应许的锚,不是因为他有什么感觉,而是神向他作了应许。当亚伯拉罕与那大磁铁接触时,他知道神在那肉身中。
66

神走出来,同亚伯拉罕在那里走了一小段路;他告诉亚伯拉罕说:“我岂可将这些事瞒着亚伯拉罕呢?他既是承受这地的人,我必不会那么做。所以,亚伯拉罕,我要告诉你,我下来是要做什么(今晚我们要讲这点),下到所多玛那里(他们做的,凡神所要做的事)。”他一祝福了亚伯拉罕,马上又回到穹苍去了。一个人,站在那里,衣服沾满灰尘,一个人;不仅那样,他还吃了亚伯拉罕杀的牛犊的肉,喝了从母牛挤的奶,吃了“锄头玉米饼”(就是玉米饼),上面还涂了黄油,绝对没错。然后,又回到了道的身体。

67

那是什么?为什么那时他不留在这个肉身里呢?因为那样的话,他就不是像你我这样出生的,但他必须生在肉身中,才能留住那毒钩。那是一个被造的身体。那是一个身体,他从地里取出钙和碳酸钾并说话[原注:伯兰罕弟兄吹一口气],然后走进那身体里。麦基洗德也是这样出现的。他走进他那个身体里,这样,他就能在一个幔子下,从一个他自己创造的幔子内走出来,走到亚伯拉罕面前:不是一个由女人来的创造的幔子,即:藉着女人的子宫,藉着一个细胞,决不是的;他创造了这幔子,又走进它里面,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说话。

68

这位麦基洗德是谁?

1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就是耶路撒冷),又是至高神的祭司(当然是)……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2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起初那伟大的爱,伟大的灵)……仁义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3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
这是谁?他没有出生,也没有死亡,这是谁?这是神(肯定是的),预表了主耶稣,肯定是的。但耶稣必须藉着女人而来,以便……(你是藉着女人而来的),他必须照你来的方式而来,以便把你带回到他那里,哈利路亚!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藉着他的恩典),瞎眼今得看见。
69

我知道,他必须这样做。神成了我,叫我靠着恩典可以成为他。他除去我的罪,藉着他的义我可以得到永生。我自己无法选择;我的本性是罪人,我跟选择没有一点关系。我是从世界生的,在罪孽里生的,来到世上就说谎。根本没有一点机会,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一点渴望都没有。

你会对一头猪说吃泔水是错的吗?你看它会不会听你的。你对一只乌鸦说吃死尸是错的,看看它会对你说什么。看它会不会说“管你自己的事吧”?肯定的。
70

哦,但神的恩典改变了这本性,给我机会去想望、追求和渴求:“神啊,你的慈爱对我比生命更好,我的心渴慕你。”

大卫说:“神啊,我的魂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神给人那种渴望去敬拜他、爱他、寻求他;但人受魔鬼的指使歪曲了它,就去贪恋女人,享乐,爱世界的事;想要满足神放在人里面让他去爱神的那圣洁造物,人却把它放在了世界的事上。但是弟兄,一旦他改变了,那个充满蛆的泉源(污浊混乱的池子)就得以洁净和消毒了,神纯净的水注入那里面,罪决不可能再碰到它了,阿们!
哦,我多爱他!我多仰慕他!
我的生命、阳光,我的一切!
伟大造物主成我救主,
神一切丰盛住他里面。
从荣耀下来,成永远的故事,
我神我救主下来,耶稣是他的名。
生在马槽,自己成寄居的,
受苦、流泪、受难的神。
哦,我多爱他!我多仰慕他!
我的气息、阳光,我的一切!(哦,神啊!)
71

神是怎么做的呢?人想把它写出来,人说:

世上海洋当作墨水,地上万茎当作笔杆,
诸天穹苍当作纸张,全球文人集合苦干。
竭尽全力描绘神爱,(天上伟大的神怎样成了肉身,除去我的罪。)
竭尽全力描绘神爱,海洋墨水用干,
案卷虽长如天连天,仍难描述尽详。
72

为了使这救恩的后嗣有稳固的盼望,他就指着他自己起誓说,他要在末日叫我们复活,赐给我们永生,“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阿们!

让我们祷告。你因弃绝他的爱而感到有罪吗?把你造成你现在这样子的那位伟大的神,你曾躲避这位配得称颂的主吗?今早你在这里,走到生命的这一步,这正给了你一个机会。你想要继续活下去吗?只有一种方式可以活下去,就是信靠主耶稣。你若从心里相信他是神的儿子,并接受他作你的救主,相信神使他复活是为了让你称义,你若想要在这根基上接受他,现在是你的机会了。
73

你愿意举起手吗?还没有悔过的灵魂,今早想要悔改的人,请说:“弟兄,传道人,在我们祷告时,请记念我。我也失败了。我加入了教会,但我知道,我从未得到你所说的那东西。我从未由圣灵而生,伯兰罕弟兄。我真的还没有得到,就是这样。我想请你为我祷告,求神今早把它赐给我。”神祝福你,先生。还有别人吗?说:“愿神把我造成你想要我成为的样子。我想要你……我想要成为你想要我成为的样子。我曾弃绝了你的爱。”神祝福你,孩子。

74

现在,再唱一下。

世上海洋当作墨水,诸天穹苍当作纸张,
地上万茎当作笔杆,全球文人集合苦干。
竭尽全力描绘神爱,海洋墨水用干,
案卷虽长如天连天,仍难描述尽详。
哦,神的爱,多么丰富纯洁!
何等深沉,坚强!
何等恒久,多么永存,圣徒、天使同唱。
75

亲爱的神,那写下这些话语的诗人,实在就像你许多别的信徒一样,在寻找,想要找到话语来表达。经上记着说:“传道者因有智慧,又查考又陈说许多话语。”[传12:9]哦,我们多么喜爱拥有口舌和词汇,叫我们能够向人们解释它的真意,但在必死之人的口中无法找到。一切的永生,毫无疑问,无论是否启示出来,都显明了天上的神如何来到地上,拯救那些可怜、失丧、悲惨的罪人。

父啊,我祈求你,藉着今早这些不间断的……我可以说,是断断续续的话语,愿某个逃往避难所的人找到平安、满足和极大的勉励。愿他们的魂锚在神起誓所做的应许上,就是在末日他要叫他们复活。在这会堂里,就在这个教会里,有几双手举了起来。神啊,求你现在赐给他们这牢靠的指望。愿他们锚在那永古的磐石上,不管大海怎样汹涌,他们的小船如何颠簸,他们有了一个锚,就是神的应许。他们持定在那里:“神说过了,他决不说谎。”
76

“那听我话(就是我今早竭力要讲的),又信差我来者的(耶和华),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哦,永恒的神,求你今天祝福这些人,这里若有人还没有在宝血之下,灵魂还没有悔改归主,愿他们现在就解决这事,主啊。愿你行奥秘的事;这一切都是你的,都交托给你。我祈求你把永生赐给他们。愿在某一天,在那彼岸,我们要一个个地走下去,穿过山谷,愿我们相会在那永不再说“再见”的地方。
在人生的尽头,当我们来到那条河,
忧患苦风终于吹走,有人等候要为我们指路,
哦,我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77

有人等候要为我指路,

哦,我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凡有这指望的人,你们现在举起手,也抬起头。
……过约旦河(现在,只要敬拜他;信息讲完了,你高兴吗?神起誓说他不会。神起誓说,他要在那里与你相会。)
耶稣受死除去我众罪,
当我看到那黑暗,(你要说什么?毒钩已经没了。)
耶稣会在那里等候我,
我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多次我被丢弃,疲乏又……(现在,只要敬拜他。)
……仿佛朋友全都离去;(你曾走到那种地步吗?)
有一念头鼓舞我(那应许是什么?),使我心欢喜,
我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现在,蒙应许的儿女们,为他所做的而敬拜他。
我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耶稣受死除去我众罪;(现在怎么样呢?)
当我看到那黑暗,耶稣会在那里等候我,
我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当我来到河中,你们每个人都会来。在你面前有一个巨大、黑暗的阴影;那是一个大门。某一天,你会去到那里,也许在今天结束之前;也许在今早聚会结束之前,你就会去到那里。心脏每跳一下,你就走近了一步。
但当我看到那黑暗时,耶稣会在那里等候我,(他说他会的,他起誓说他会的。)
那时,我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78

哦,可称颂的主啊,今早,我们的心喜乐满溢。想到当脉搏停止,护士把枕头垫在你的头底下,你的手再也不能动了,你的手变得冰冷;你的孩子们,你的母亲,你的亲人们在尖叫哭喊。彼岸的那扇大门打开了。他会在那儿等候的。

大卫说:“我若在阴间下榻,他也在那里。”[诗139:8]我不会独自过那条河。当河水涌出浪花,飞溅到我们脸上,神会驾着救生艇,引导我们渡过河去;他应许他会的。先知大卫说:“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杆,都安慰我。”
79

主啊,今天我们何等高兴,因为我们被列在承受那应许的后裔中。今天,我们里面有了永生,因为我们爱主耶稣,相信了他,接受他的道和他的教导。他就赐给我们圣灵,作为我们信心的印记,圣灵的印记;使我们里面的信心可以锚定了。很多时候,我们虽然行过了黑暗的阴影;很多时候,我们行路时跌倒了,但我们的锚依然牢固。在遥远的彼岸,在心内,仿佛有东西在引导着,说:“向前进!我们向前进!”

神啊,请祝福我们。我们需要你;保守我们永远忠心、真实,直到你来接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要赞美你,直到无穷尽的年代。那日,我们要站在地上……他那可称颂的双脚还未踏在地上;他要站在空中,从各个时代、每一更(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和第七)出来的圣徒和得赎的人,都穿上他的义袍站在那里;我们要冠他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唱那救赎的故事;当我们仰望那爱我们、为我们舍命的主,我们可怜的心必会颤抖。当我们不可爱,还是罪人时,基督受死了,叫我们可以得救。我们为此感谢你,父啊,奉基督的名,阿们!
80

你爱他吗?哦,他多么真实!你不觉得好像要张开双臂拥抱他吗?难道你不想爬上去摸摸他的脚吗?你知道的。

你知道,在亚利桑那的凤凰城,过去常有一些人参加我的聚会,说:“我想跟他说说这件事。我想说:’主啊,当我路途如此暗淡的时候,你仍然爱我。’”在我们越过那河之前,我渴望喜爱跟他说说这件事。我想要见他,我真是想见他。想想我会感觉如何。哦,当我看见他站在那里,我可怜的心必会颤抖。
81

我常常在想:“希望我能听到那声音说:’你们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可能永远听不到他当时讲的这句原话,但在末日,我要听到他这样说:“做得好,我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现在进入主为你预备的喜乐里吧!”从多久以来?“从你得救以来?”不,弟兄;是“从创世以来,我就看见了你,预知了你,预定了你得永生。”你那时就已经蒙福了。“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召他们来,”对不对?“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又叫他们得了荣耀,”就是这样。他预知我们,呼召我们,使我们称义;在世界的末了,我们已经同他得了荣耀,并要去得到奖赏,你不高兴吗?肯定的,这使你爱他,因为你自己无助时,他就来到地上,为你成就了那事。
82

“福哉,爱主圣徒,”格蒂姐妹;我们的心有基督徒的爱。现在,我们进行这小小的团契敬拜,然后,要为病人祷告。神祝福你们,你们今早向基督举起手的人,找一个地方敬拜他,服事他。

呐,现在让我们全会众来敬拜他;你们所有卫理公会的、神的会的、神召会的、长老会的、路德派的、天主教的,现在一起,让我们来唱。
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同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在父宝座之前,我们热心祈求;
有苦同咽,有望同勉,同心、同乐、同忧。
我们离别之时,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多少卫理公会、浸信会和所有别的信徒?),
希望再会有期。
83

这让你感觉很好,不是吗?现在,再唱一遍,让我们转过身去,跟周围的人握手。

在父……(跟你后边的,前边的,两边的人握手。)……之前,
我们热心祈求……同心、同乐、同忧。
我们离别之时(我们要彼此相爱),
内心……(真希望这聚会继续下去……看,这是我们的感受)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成为一体),
希望再会有期(如果不再在地上,我们要相会在那伟大的日子)。
84

现在,父啊,请接受我们今早的敬拜。愿你拿起你的道栽种到信徒的心里,愿他们不要摇摆不定,今天高涨、明天低落。愿这些话语在每个信徒的心里找到安息之处;知道这点,神已经起了誓,不更改的神有两件不更改的事,那就是:神决不能说谎,好叫承受这救恩的后裔可以大得指望,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也知道这点,神已经起誓应许了我们。一个,是他决不能说谎;另一个,是他又加上起誓,说,在末日要叫我们复活并赐给我们永生。也知道,我们被召之后,神说,他在创世之前就认识我们,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他预先知道我们,就呼召了我们。他召我们来,又叫我们称义。我们不能使自己称义,所以,他就藉着他自己儿子的死叫我们称义。他所称为义的人,又已经叫他们得了荣耀。道已经说了,我们已经上路了,一路喜乐地去到荣耀里。

85

求你赐给人们信心;那些缠在人们身上的各种恶习和小毛病,愿他们今早用神的这道把那些东西抖掉;这道就是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愿他们抖掉他们的恶习、各种坏脾气和那些东西;正如保罗说的(在几天内接着要讲到的那部分信息):“我们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基督;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跟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神容许他被试探,只是他没有听从那试探。我们被罪试探,但决不要听从它;因为我们里面的生命就是我们永恒归宿的锚,要把它神圣地持定在心里。

86

现在,这里有许多病人和被痛苦折磨的人。父啊,我们准备要为他们祷告。愿他们今早从神的道下面经过;这宝贵的道已经传讲了,圣经也见证了;神的天使就站在附近,超乎一切的伟大圣灵站在这里见证这道。父啊,当他们今早从所应许的道下面经过时,愿他们从这里过去病就好了:绷带被除去,离开轮椅和所躺的褥子,完全得痊愈。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回来,若是允许的话,来参加下次的聚会,或到他们自己的教会去,充满喜乐,证明基督所行的是何等的大事。我们这样的事奉是为你的荣耀,奉耶稣的名,阿们!

87

我要为我答应的一件事道歉,本来我们今早要讲第7章的,但我没有能讲到。我们要留一些时间,在这里叫一个祷告队列。

呐,若主愿意,今晚我们就讲第7章,看看麦基洗德是谁。有多少人想要知道?哦,我们要深入地查考,看看他到底是谁。圣经说了他是谁,瞧?
司可福说,那是一种祭司职任。既是无始无终,怎么会是一种祭司职任呢?你看,它不是一种祭司职任,是一个人,麦基洗德(一个人名),一个人。就像……
我不是要贬低,但基督教科学派说,圣灵是一种思想。圣经说“他,圣灵。”“他”是一个人称代词;是一个活物,不是一个思想;是一个活物,绝对是的。
麦基洗德是一个人,一个无生之始、无命之终的人。他无父、无母、无族谱。主若愿意,今晚我们要藉着道弄明白他是谁。你爱这道吗?“哦,你的话是我路上的光,是我脚前的灯,”哦。
88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不能完全明白。”我也一样。

有一次,我在南部肯塔基州讲道。若是有一些新来的,天主教徒,和各样的人,他们可能不明白圣经的这些东西有多丰富深奥;我当时在讲神的医治。有个光脚丫的小女孩带着……她最多就十五岁,抱着一个小婴孩,患有痉挛。我说:“姐妹,你的孩子怎么回事?”
她说:“他会抽动。”她不知道怎么说“瘫痪”,她不知道怎么叫它。那女孩可能一生中从未穿过一双鞋;是某个丈夫心爱的妻子,长头发垂在背后。我问:“你信吗?”
她那双青灰色的眼睛看着我,说:“是的,先生,我肯定相信。”
我抱过小婴孩。我还在为他祷告时,他就不抽动了,抽动就消失了。
89

第二天,我去打松鼠,在山的一侧。我听到有人坐在那里说话,声音像拉大锯一样。我就悄悄地下去,我正要去打松鼠。他们正在谈论我,那里坐着一个人,正在嚼烟叶,吐唾沫,烟叶像那样飞出去。他们正在谈论头一天晚上的聚会。其中一个说:“我看到了那个婴孩,今早我路过那里,他今早一点都不抽动了。”瞧?他说:“那是真的。”他正在吐唾沫。

他们的来福枪靠在树上,所以我想,我最好介绍一下自己。你知道,他们那儿也有争论。于是,我走上去,说:“早上好,弟兄们。”
那个大个子,好像就是说话的那个,他嘴里像那样嚼着烟叶,都聚在腮帮子的一边,又粗又长的脖子。他戴着一顶很大的旧帽子,拉下来盖住脸。他朝四周看,看见了我,就赶紧伸手把帽子摘了下来,[原注:伯兰罕弟兄在演示]连忙把烟叶吞了下去,说:“早上好,牧师,”瞧?是的,先生;尊重,没错。我不知道他吞下那么一大块烟草之后是怎么熬过去的。但他确实是那么做的。
90

第二天晚上,又回来,有个人想跟我辩论一下。他去一个不信神医治的教会,是肯塔基州怀特希尔的一个卫理公会教会。所以,他去了……他正站在外面,手里提着一个灯笼,他说:“传道人,我想说一件事。我就是接受不了那个,因为我看不到它。”

我说:“你看不到它?”
他说:“是的,因为我自己也是病人,”但他说:“我就是看不到它。”
我说:“你住在哪儿?”
他说:“就在后边的贝格雷诺克斯。”
我说:“好的,呐,你怎么回家呢?”
他说:“哦,我走路回家。”
我说:“你能看见你家吗?”
他说:“看不见,先生。”
我说:“晚上一片漆黑,又有乌云。”
他说:“是的。”
我说:“那你怎么回家?”
他说:“打着这灯笼。”
我说:“灯笼不能一路照到你的家,”我说:“你怎么走呢?”
他说:“哦,我提着灯笼走。”
我说:“那就对了。你现在有这灯笼的光,每次你朝这走一步,这光就一直照在你前面。只要你不停地走,这光就会跟你一直走。”
91

你今早也要这么做。你需要大祭司基督:为你的疾病、你的病症或你的魂代求的那位。你可能不明白这点,我们不明白。但我们奉命行走在光中,如同他在光中一样。你在光中跨出一步;当你有光照着你,那光必照耀,直照到完美的日子;它会一直照亮你前面的路。

我们行在这古老大道上,指引我走每一步;
主,我宁愿做老式基督徒,过于我所知道的一切。(听过这首老歌吗?)
无它可比老式基督徒,尽显基督的爱!
我们行在这古老大道上,指引我们走每一步;
主,我宁愿做老式基督徒,过于我所知道的一切。(我真喜欢这个)
92

好的,现在,我们要为病人祷告。我们没有,我们没有声称能医治病人。如果那样说,我们就是在说错误的话。这里的每个病人都已经得医治了,那是圣经说的:“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对不对?

这里的每个罪人,如果刚好有一个,你因耶稣受死就已经得救了。现在有机会摆在你面前,但决不要等你死了,去到他面前时,才想接受它。你要现在做。现在,你必须接受它。如果你越过了那宝血,那就什么也没有了。你已经受到审判了,因为你是凭着对主耶稣基督这赎罪祭的态度而被审判的,明白吗?你在那里审判了自己。
93

所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所以,根本不是我能医治你;根本不是教会能医治你。我们唯一能祷告的就是叫你的信心不失败;叫你今早来到祭坛接受基督为你的医治者,正如你接受他为你的救主那样。没有任何……神能行神迹,他显出大迹象。瞎子、聋子、哑吧,都在这个教堂里得了医治。但无论有没有,我们都会接受的。很多时候,这些事是藉着异象来的。

94

三、四个星期前,有多少人在这里?当时,有个又瞎又瘫痪的男人来这里,是坐在轮椅上的,神经失去平衡。在我离家之前,我在异象中看见他,我说:“会有一个男人在那里,黑头发,正在变白。他妻子是个长相漂亮的女人,大约六十岁。她会过来,哭泣着,她会请我……请我回来为她丈夫祷告。”他就坐在那里。

我下来,我对这里的某个弟兄说:“注意这个。”
我们就下去,走到祭坛,其他人在祷告。我就过去祷告,我走开了,然后又回到这里;他妻子站起来,走过来,与主说过要发生的一模一样,人们在观看,看是不是那样发生。异象从未落空过。所以,当他走过来……
95

后来才知道,有个人,艾克曼博士,在印第安纳州的伯宰,就是他送那人到这里的;他是个天主教徒,他儿子是圣门拉德修道院的神甫。艾克曼博士是我的打猎伙伴,是他送那人来这里的。主显给我看,有个黑头发的人会送那人来,但我不知道他是谁。

我说:“那是艾克曼博士吗?”
他说:“是的,”瞧?然后,那人……
我说:“这是主如此说。”就走下去,我说:“先生,站起来。”他又瞎又不能……他的平衡神经坏了;他无法让自己那样站住(瞧?),像那样已经有几年了,曾去过梅奥诊所和各地的医院。刚为他做完祷告后,他就站起来了。他就走路,走下去了。
96

他先是说:“我看不见你。”接着,就喊起来:“哦,我能看见了。”他的眼睛睁开了,并且……他原先是东正教徒,他妻子是长老会信徒。

有人以为“长老会信徒和东正教徒不会喊叫”,你应该去听听他们喊的,肯定会的。他们喊叫着,抱在一起。他返回来拿他的轮椅,走了出去,就像其他人一样,走下了台阶。他能看见,能说话,等等。
那天,我收到了他的信,或是电话。我相信是考克斯弟兄去找他,说:“他的眼睛有种好像被灼伤的感觉。”肯定的,那是视神经,他的视神经在生长,恢复了生命,你知道,又复原了。那咒诅被除掉了。
97

如果你任自然随其方式发展,如果没有什么阻碍自然,它就会充分发展。如果你在胳膊上绑一条带子,切断了血液循环,你的手最终就会坏死。呐,因为,如果你不去管它,它自然而然就会好。但有些东西扰乱了自然;如果你看不到它,医生无法发现它……医生只能靠两种方法来诊断:靠他看到的东西;靠他摸到的东西。这是他用来诊断的唯一办法:靠他所看见的和所摸到的东西。

如果医生看不到它,它就必定是属灵的了。只有一件事可以做,我们祷告;基督就除掉那咒诅,把魔鬼赶走,那人就开始恢复正常、痊愈。痊愈了,就是这样。“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对不对?那是给教会的一个应许;那是能力的应许,是给……是神与我们同在。呐,今早使我们不能得以完全,不能行耶稣过去所行的那些事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仍然在幔子里,明白吗?但我们有某种感觉在那里告诉我们:“哦,是的,”瞧?
98

当你接受你的医治……不管这幔子说什么,道说什么才重要。看,就是这样。这道总是支配一切的:神永恒的道。

你看撒拉,她的子宫死了,九十岁了;从十六岁或十七岁就跟丈夫住在一起,一直没有孩子;亚伯拉罕,一百岁了,神回来,赐给他们一个孩子。看,因为他们相信,称那些无有的为有的。朋友,今早要走进那条路里。
99

今晚,我们期待……如果你们是来访问我们的,我们很高兴你们今早来这里。愿神与你同在!如果你们今晚还在城里,我们很高兴你们今晚来参加剩下的聚会:讲麦基洗德的。如果你们不在,你有自己的教会,你就去你自己的教会;那是你的岗位。如果你属于某个教会,就去那里。这只是一个小教会,我们在这里聚集,互相交通。呐,愿主祝福你们。

100

请格蒂姐妹为我们弹奏“至大医生现今可近”。这里还有需要祷告的人吗?请举手,那些要来祷告队列的人,把你的信心放在基督身上。好的,如果你们愿意,请在教堂的这边排好队。弟兄,如果可以,请他们把座位稍微往后挪一下,这样,那里就能多一点空间。你可以带人们过来,请过来这边。

现在,我们边唱,边要祷告。我要请这里的长老们(任何宗派或教会的长老,不管是哪个的),如果你相信神的医治,请你到台上来,跟我站在一起为病人祷告,好吗?我们很高兴你们能来。任何宗派或非宗派,不管是什么,我们都很高兴你们能来。请你们现在过来祷告;上来跟我站在一起。内维尔弟兄,现在请你带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