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915E 《希伯来书》第七章第一部分

1

……今晚听到乔伊斯唱歌。你知道那本身就是一件奇迹?那个小女孩,她怎么能记得那么多歌呢?而且每天晚上她都为我们唱一首新歌。她怎么会记得那么多歌?确实是个小才子。愿主祝福这孩子。

2

呐,明天两点半,在印第安纳州的查尔斯顿殡仪馆,我们要在那里向去世的,亲爱的科尔文姐妹,致以最后的敬意;明天下午在殡仪馆和墓地举行。一位曾像你们今晚一样活着的人,已经越过那帷幕去到了你将来有一天要去的地方。凡愿意参加葬礼的人,都欢迎你们来。这对科尔文一家来说肯定是很大的帮助,知道这个教会,他们长期以来都来做礼拜的这个教会,等等,会……我们很高兴你们能过来参加。我想,是我们亲爱的麦金尼弟兄,他多年前曾在我弟弟的葬礼上讲道,他主要负责这次葬礼;也请我过去帮他主持葬礼聚会。

3

呐,今晚我来迟了点。我同时有很多事要做,不知道要走哪一步。有很多电话,有遇难的,有车祸的,人们打电话来,要来……不久前刚离开路易斯维尔,我就急忙赶回这里;有几个非常紧急的电话需要打,我猜想,还有今晚的。呐,我们要去做,请为我们祷告。

4

今早,我还没有讲到我的主题,没讲到《希伯来书》第7章。在我们转入今晚的主题之前,我想做个通知,是有关格里罕•斯奈林弟兄的聚会;就是这里布莱罕大街尽端的帐棚聚会。若主愿意,我想星期三晚上再回来。我们定哪个晚上,这星期的哪个时候,组成一个代表团上去,参加格里罕弟兄的聚会。他说,有不少人参加,他会很感激我们去帮助他们。格里罕•斯奈林弟兄,你们谁要去或希望去参加聚会的,那聚会就在这上面的布莱罕大街的尽头。谁都能告诉你聚会在哪里,帐棚就搭在运动场的尽头。他会很感谢你们的合作。因为我们作为一个教会,已经保证跟他百分百地合作,所以我们尽力帮忙。

5

呐,若主愿意,很快,我们在几个晚上就要讲到《希伯来书》第11章那里,若神愿意,我想,我们也会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哦,今早主真是以奇妙的方式祝福了我们;他大大地将圣灵倾倒在我们身上。呐,今晚,我们期待他再次这样做,还有星期三晚上,一直都有。呐,我不在的几个晚上,内维尔弟兄会在我外出的时候在这里继续讲。
6

我从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这一刻你可能还在这儿,下一刻就可能被呼召到加州去了。看,你根本不知道主会差你去哪儿。这就是为什么我很难定出行程,说,我们要如此如此行。我可能刚开始要做某件事,主就差我去别的地方,瞧?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主要做什么。“但若是主的旨意,”我们说;我想,圣经是这样吩咐或命令我们的:“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做这事做那事。”[雅4:15]所以,如果我们恰好没有履行约定或成就约定的事,我们就觉得可能是主不愿意那事发生。

7

那天,我和罗伯森弟兄,伍德弟兄,我们走错路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坐在那里看着地图,一路下来,我们直直地往北开了五十英里,又开上了一条路。从十四岁起我就一直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开车了,我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我们三个人就站在那里(我们都在高速公路上开过车),盯着地图看,一直沿着130号公路开,穿过伊利诺斯州,转了一个小小的弯,没注意到太阳在我们后面,而不是在我们前面;我们是在往北走而不是往南走。接着,你知道,穿过一条路时,我说:“这条路不对。”往下边一看,才知道,我们已经偏离了正路五十英里,又返回来了。

我们返回来时,我们聊了起来。我说:“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主让我们绕这条路,可能是要我们避免这路上的一起可怕的车祸,可能是要我们做其他的事。我们知道,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主的人得益处;这是我们当记在心中的。”
8

呐,今晚,我们要开始讲一些教导性的功课。如果我……我想,我们可能讲不到(也许今晚会讲到)……这是教导教会关于十一奉献的重要章节;这是一个很大的主题,我们可以在这一个主题上讲它几周的时间:亚伯拉罕如何向麦基洗德奉献十一,以及这点是不是最基本的。

9

这个风扇会不会吹着后面的人?你们想要把它给关掉吗?如果风扇吹到谁的脸,如果会吹坏你们,请举手。或者叫哪个引座员或什么人到那位弟兄那里,他就会为你把风扇关掉。我自己会离风扇远点,我一热就会出汗,接着,你知道,我嗓子就哑了。风扇是朝你们吹的,对我没有一点影响,我们只想让你们舒服一点。我们不想占用你们太多时间,只想直接来查考神的道。在查考之前,让我们跟这作者说一会儿话。

10

天父,我们不知道你为我们预备了什么;但有一件事,我们也知道也确信,有许多美事摆在我们面前。因为经上说:“神为爱他之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我们祈求你,今晚打开你天上府库的窗户,将你合时宜,能加增我们作为基督徒的信心的道赐给我们,使我们在福音上,比刚才进来时更加坚固。父啊,求你应允。愿圣灵拿起神的道,使它运行到每个人的心里,因为我们都有需要。我们奉你爱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11

呐,今早,我们讲了第6章最后一节,所以,我们可以直接进入第7章了。

20作先锋的耶稣,既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远的大祭司……
现在,我们要先读第7章的头三节,或者头两节,哦不,是头三节,这样,我们就可以从这儿开始讲。
1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2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这里讲到了十一奉献)。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3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本是长远为祭司的。
何等奇妙的声明啊!现在,我们必须回到旧约去,挖出这些伟大的精髓来。哦,我太爱这些了。
12

你知道,我们过去曾在亚利桑那勘探。我们会进到一块看起来可能会有黄金的地方。麦卡纳利先生和我,我们找一个看起来像的地方,在一些有流水的小水沟里,人们管它们叫“淘洗处”。他叫我蹲下来,让我搓沙子,然后[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吹一下,然后再搓[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再吹一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做,后来才知道,你瞧?当你吹掉沙子,是吹掉轻的。所有的沙,甚至铅也比金还轻;金比铅还重。所以,当你吹气时,其他的金属、沙子、尘土等就会吹掉,但金子会留在地上。因此,如果你从上面这里得到一些金沙,那就表明上面一带某处有金矿;是雨水把这些小金沙冲刷了出来。然后,我们就拿起镐头等等,几乎要把山挖个遍,想要找出这金矿来。在地里钻一些洞,把土挖出来,安上炸药,把它炸开,一直炸,炸出许多井道,一直往下,直到找到主矿脉。呐,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勘探。

13

今晚,我们想要拿起神的道,藉着圣灵的大能,用它来吹掉我们身上的各种冷漠和疑惑,消除掉我们生命中各种无根基的轻浮、没有分量的小东西。我们要把这一切都吹掉,这样,我们就能找到那荣耀的矿脉;那矿脉就是基督。

呐,当我们阅读和查考他的道时,愿神帮助我们。差不多在前三章里,我们不时地讲到、听到了麦基洗德。
14

呐,我相信保罗做出了正确的讲解。

1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撒冷王,任何圣经学者都知道,撒冷从前是……耶路撒冷从前就叫“撒冷”。他是耶路撒冷王,注意他),又是至高神的祭司(就是代求者),他当亚伯拉罕(我要讲讲这位伟大人物的家谱,叫你们首先知道他是谁,然后我们再接着讲这故事。)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2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
呐,注意:“仁义,”呐,我们有自以为的义;有装出来的义;有被歪曲的义,各种各样的义。但只有一种真正的义,这种义是来自神的。这个人是仁义王,他会是谁呢?
呐,他是仁义王,是耶路撒冷王;是仁义王,也是平安王。耶稣被称为平安的王子,而王子是王的儿子。所以,这人是平安王,那么,他就必定是那位“平安王子”的父了,懂了吗?
15

呐,让我们进一步来看他的家谱,看看我们会去到哪儿。

3他无父(呐,耶稣有一位父,你们信吗?他肯定有),无母(耶稣有一位母亲,但这人既无父,也无母),无族谱(从来没有人是他的前辈,无族谱,他是永远的)……无族谱,无生之始(他没有开始的时候),无命之终(这不可能是别的,只能是神,只能是那样)。
16

呐,现在如果我们读下一节,你就会注意到了,瞧?

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这不是我要讲的地方,第3节才是。)
3……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呐,他不是神的儿子,因为,如果他是儿子,他就有一个开始,但这人没有开始。如果他是儿子,他就必须有父也有母,但这人无父也无母,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本是长远为祭司的。
呐,司可福博士想要说,这是一个祭司职任,称为麦基洗德祭司职任;但我想要你们在这点上再看看。如果这是一种祭司职任,那么,它就必定有一个开始,有一个结束。但这人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亚伯拉罕并没说他遇见了一个祭司职任,而是遇见了一个人,并称他的名为麦基洗德。他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宗派,不是一种祭司职任或父职。他绝对是一个人,名叫麦基洗德,他是耶路撒冷王;不是一种祭司职任,而是一个无父的王,祭司职任没有父。但这人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
呐,神的儿子;这是谁,这是耶和华;这是全能神自己,不可能是别人。
17

呐,注意。

他永远活着(他这里做见证说,他活着,永远不死;永远不死,他是永远活着的),他永远活着。
呐,耶稣乃是与他相似;呐,神和耶稣之间之所以有别,是因为耶稣有一个开始,神却没有开始。麦基洗德无生之始,耶稣却有一个开始。但耶稣乃是与他相似。
3……本是长远为祭司的。
18

呐,麦基洗德在地上时,他不是别的,乃是耶和华神藉着创造显明自己。他在地上,就像是道的身体;亚伯拉罕在帐棚前遇见过他一次。正如我们今早所讲的,亚伯拉罕认出了他。他告诉了亚伯拉罕他将要行的事,因为他不会让那承受地土为业的人看不见他将要行的事。

请允许我在这里停一下,说说神对他的教会仍然有同样的看法。你们不是黑暗之子,你们是光明之子。我们是……“温柔的人有福了,他们必承受地土。”这位神向要承受地土的亚伯拉罕所行的……神说:“我必不向那要承受地土的人隐藏这些事。”那么,对那要承受地土的他的教会,神岂不更要启示他的奥秘吗?
19

但以理说:“那日,必有多人来往奔跑,知识就必增长。”他又说:“到那日,智慧人必认识他们的神;到那日,他们必刚强行事。”但恶人不认识这位天上的神;像我们在第一次查考中说的,他们只是在外表和仪式上认识他,但却不是借着他完全的行事方式而认识他。神只能在完全中运行,因为他是完全的。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必须是一个完全的渠道,神才运行,因为除了在完全中运行,他不能做别的。他不能以任何方式玷污自己。

20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耶稣来除掉我们的罪,好叫我们得以完全,叫神可以藉着他的教会来运行。这就是奥秘的所在;这就是世人瞎眼的地方;这就是他们要说“你们疯了”的原因;这就是他们要说“你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原因。因为主的事在世上的智慧人看来是愚拙的,而世界的事对信徒来说却是属肉体的。所以,你们是不同的人,你们生活在不同的领域里,你们不再属于这世界,你们已经越过了这生命而进入了新生命中。

因此,神不向世人、不向心理学家和有学问的传道人显现,而向那些内心谦卑的人显现。他的子民是温柔的,他必向他们启示神伟大之事的奥秘,你们看到了吗?
21

呐,亚伯拉罕要承受地土,藉着亚伯拉罕的那个后裔,万族都要得福。所以,神就以人形下来与他说话。呐,神一直都在地上,神从未离开过地球。如果他离开过地球,我真不知道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但神一直都以某种形式在这地上。哦,赞美主的名!

他以光的样式在旷野与从埃及出来的儿女们在一起,他以人形和亚伯拉罕说话,他以人形和摩西说话,他以人形对他的教会说话,即:他儿子耶稣基督。今天,他藉着他的教会,永生神受膏的教会,正在说话,藉着一些瓦器在说话:“你们是枝子,我是葡萄树。”神仍然在说话。当你体现了耶稣,世人就看见了他。这就是为何世人……你们是被众人诵读的鉴信,你的生命显明你是什么样的人。
22

呐,这位亚伯拉罕在返回家的路上……我们要回到《创世记》里,花一点时间来读读有关他的经文。在《创世记》第14章,我相信是的。哦,这里的这个故事真是太美了!

呐,我们都知道,亚伯拉罕,神是如何将他从迦勒底人之地和吾珥城召出来,告诉他要他从各种关系中分别出来。
神呼召男人或女人,他呼召人分别出来。呐,这也是今天众教会的问题所在;他们不愿意和那些旧的属肉体的不信者分离开来。这就是我们不能继续前进的原因。我们夹杂在那些属肉体的人群中,我们说:“哦,吉姆是个好人,只是喝点酒。如果他……我和他一块儿去台球房,但我不打台球。我和这个女的去参加派对;他们说下流的笑话等等,但我一个也不说。”
从他们中间出来!没错,要将自己分别出来。主说:“不要沾不洁净之物,我就收纳你们。”不要和不信者同负一轭,不要同负一轭;不要那么做。要将自己分别出来。
23

神呼召亚伯拉罕离开他的所有本族,与神同行。弟兄,有时候,这是指离开教会,对保罗而言就是这样。他不得不离开他的教会,对很多人来说也是这样。有时候是指离开家;有时候是指离开父亲母亲,丢弃一切。我并不是指每次都这样,但有时候是这样。这是指你必须拿掉你与神之间的所有东西,独自与他同行。哦,那是你所得到的蒙福的、甜蜜的灵交和交通,因为你将自己从世上的事和那些取笑你的属肉体的人中分别出来,独自与基督同行。

24

多少次我是何等的感谢神!他说:“我必在今世赐给你父亲、母亲;我必赐给你朋友和同事;我永不离开你,也永不丢弃你。即使整个世界都不理睬你,我也必与你同行,直到你生命的尽头。”

那接受挑战来跟随主耶稣,分别自己,远离所有属肉体的交际,来跟随主的人,有何等蒙福的特权啊!若有人似乎行为不正,却表现得像是基督徒,专爱属肉体的事,你最好还是立刻另找伙伴,没错。若是无人愿意与你同行,有一位,他应许要与你同行:那就是可称颂的主耶稣。他必与你同行。
25

神告诉亚伯拉罕“要分别自己”,亚伯拉罕只是人,他带着爸爸一起走,带着他兄弟的儿子,他的侄儿,一起走,全都跟着他。神从未祝福亚伯拉罕,直到他照神的吩咐去做了。

我不是说你不是基督徒;我不是说谁不信基督信仰。但我要这么说:如果神吩咐你去做某事,要等到你去做了,他才会祝福你。今晚,我站在这讲台上,有一件事总是困扰着我。过去的两年里,我的聚会没有成为它该成为的那样;是因为我没有听从主。他告诉我先去非洲,再去印度。这件事现在就记在这本书的背面这里。
那个主管给我打电话,说:“别管那些非洲人了,印度已经准备好了。”
圣灵遇见我,说:“你要去非洲,照我吩咐你的去做。”
又一年过去了。那几位主管……我已经忘了这事。他说:“我们要去印度,机票已经买好了。”
我出发了;等到了里斯本,才想起这事。有一天晚上,我以为我快死了。第二天早上,我走到浴室,要洗个澡。哦,我病到几乎都站不起来了。那光就悬在浴室那里,说:“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先去非洲吗?!”
26

从那以后,我的聚会就开始慢慢走向失败。尽管我去了印度,有近五十万人站在那里,但那不是在做神吩咐去做的事。我感觉到,要等到我立即回头,把事情纠正过来,我的聚会才会取得成功。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先去非洲”,因为你必须那么做。神永恒的道就摆在那里,我很清楚那点;但我必须要回去。我感觉到,今年是我靠着神的帮助破壳而出的时候了。

这荣耀而古老的福音就像橡树那样容易生长,但我相信,她现在已准备好舒展她的枝子了,我相信这点。这伟大的信息和伟大的事,我相信,为了神的荣耀,主让我们再次去震动这个世界。
27

你必须照神所吩咐你的去做。亚伯拉罕继续往前,带着族人与他一起;他爱他们,那是属人的一面。但过不久,他父亲死了,他葬埋了他。然后,他带着侄儿,然后,就出现了不合和争吵。最后,罗得做出了选择,下到了所多玛。你注意到亚伯拉罕,他没有跟罗得争吵。他说:“我们是兄弟,我们不应该争闹。你抬头看,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如果你往东,我就往西;你向北,我就向南。”这就是基督徒的态度:宁愿把最好的待遇给别人。永远把机会给别人,让他去做选择。

为什么?是什么使亚伯拉罕这样做?他知道,神已经应许他:无论如何他都会承受这一切,阿们!所以,或帐篷或茅舍,为什么我们还在乎呢?这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这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神这样说的。所以,如果人想要,就给他最好的选择。也许他得到的就这么多了。但这一切都是属于你的,因你是藉着应许承受救恩的后嗣,全都是你的。
28

所以撒拉,全地最美丽的女子,跟她丈夫一起住在山脚下,就像她该做的那样。她朴素,也许穿着一条普通的粗布长裙,或者叫别的什么;而罗得夫人穿得像百万富翁。她丈夫是那座城的市长,是坐在城门口的审判官。她应有尽有,出席在所多玛和蛾摩拉举办的缝纫交谊会和棋牌派对。撒拉宁愿与丈夫一起过着清贫的生活,但知道自己在神的旨意中,也不愿要那一时的荣华富贵和享乐,没错。正是这种时候,神造访了他们。

29

有一天,就像你走上错路那样确定,那东西会在某一天追上你的。你也许以为你会没事的;你也许以为你能过得去,但你过不去。一切看起来似乎都被掩盖了,但并没有被掩盖。神知道万事,他晓得你是不是真正认错了;他晓得你是不是真正信靠他并得救了;是不是接受他,对世界的事死了;是不是在基督里是活的,这些他都知道。

30

呐,我们注意到亚伯拉罕;我要你注意这种真实的灵。哦,这整件蒙福的事都是恩典。我要你们现在同我一起读《出埃及记》第14章,就一会儿。

呐,他们下去那里后,发生的第一件事是:罗得陷入了麻烦,为什么?他偏离了神的旨意。如果你在神的旨意中却陷入了麻烦,神会帮助你脱离。但如果你偏离神的旨意而陷入了麻烦,唯一能做的,就是重新回到神的旨意中。
31

呐,诸王聚到了一起,他们看出那下面的平原水源充足,他们就下去,夺取了所多玛和蛾摩拉,占领了它们。他们做到了。他们下去夺取了城,也把罗得一起掳走了。

我要你们注意,基督的灵在亚伯拉罕里面。现在,看第14节。
14亚伯兰听见他弟兄(明白了吗?)……他弟兄被掳去,就率领他家里生养的精练壮丁三百一十八人,直追到但。[创14:14]
哦,何等蒙福的恩典的想法啊!亚伯拉罕,尽管他弟兄从恩典中坠落了,尽管处在背道的状况中,但亚伯拉罕一听到这个世界把他抓去了,掳掠了他,要带回去杀掉他,亚伯拉罕就靠着基督的灵行动。他来率领他家里生养的精练壮丁,一路追赶,直追到但。但,是巴勒斯坦地最北端的地区。但到别是巴,是从这一头到那一头。这是基督的预表:当他看到这个世界堕落了,他就追赶仇敌直到尽头,要把亚当堕落的族类重新得回来。
32

我要你注意下一节。看看圣灵藉着他所说的是多么甜美!好的,现在看15节:

15将被掳掠的一切财物夺回来,连他弟兄罗得和他的财物,以及妇女、人民也都夺回来。
亚伯拉罕追赶掳走他弟兄的敌人,他一路追赶他们,经过整个国家直到但,将他因着堕落而失去的一切都夺了回来。
33

这是基督多美的写照啊!他从天上听见我们失丧了,便下来追赶仇敌,直追到地狱,夺回那些失丧的灵魂,把我们带回来,把我们堕落前所拥有的一切恢复给了我们。我们这些背道的,本是生为神的儿子,却被歪曲成了魔鬼的儿子,追逐世界的东西,犯错误,像罗得一样贪婪地追逐,卖掉了我们的长子名分,追求世界的东西。基督下来了;尽管堕落了,但起初神就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得救;因此,他下来追赶仇敌,经过了生命、死亡、乐园,直到地狱。从荣耀一直追到地狱,夺取了地狱的权势,从魔鬼手中夺过了钥匙,然后复活了,恢复了人类,使人再次成为神的儿女。

你看到在亚伯拉罕里面的圣灵,即基督的灵,与他同去吗?
34

呐,我们再读,我要你们注意下面几节。

17亚伯兰杀败基大老玛和与他同盟的王回来的时候,所多玛王出来,在沙微谷迎接他;沙微谷就是王谷。
他们出来;所多玛王被带了回来;他弟兄被带了回来;孩子们被带了回来。这时,诸王出来迎接他,还有……这里就是我要讲的信息了,注意这里!
18又有撒冷王麦基洗德(耶路撒冷王,平安王)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19他为亚伯兰祝福,说:“愿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赐福给亚伯兰。”
这位撒冷王—麦基洗德,也出现在诸王当中。注意,战斗结束了。亚伯拉罕里面的神,基督的灵,将他堕落的弟兄追回来,并把他恢复到他合法的境况中,夺回他所失去的一切;他都带回来了。当亚伯拉罕回来后,他就带着饼和酒,圣餐!你难道看不出那麦基洗德是谁吗?那是神,战斗结束后带着圣餐出来。
35

现在,让我们再快点翻到《马太福音》26:26,看看耶稣在这里是怎么说的。《马太福音》,26章26节,我们来读一下。好的,《马太福音》26:26:

36耶稣同门徒来到一个地方,名叫各各他……各各他,(哦,我是指)客西马尼,就对他们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祷告(我想,我弄错章节了)。
《马太福音》26章20或26节,如果有人翻到了,请为我读一下,如果找到的话。等一会儿,这里是一个很美的预表,我不想让你们错过它。就在这儿,找到了,姐妹。
26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这是什么?战斗结束了),就掰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
36

看到那麦基洗德了吗?几百年前,当战斗结束后,他就拿着饼和酒,迎接亚伯拉罕。在这里,当他的艰苦战斗结束后,耶稣就给门徒饼和酒。注意,注意那将要来的。

27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28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29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37

我们如今正在打仗。我们正在追赶我们堕落的弟兄,他们是神在创世之前就看见并预定得永生的人;世界的事把他卷进了旋涡里。他出去到各种协会和上流人那里,他和他妻子,在街上逛来逛去,抽烟、喝酒、狂欢,想要找到平安。在我们里面基督的灵,好像在亚伯拉罕里面的一样,我们也要追回他。穿上神的全副军装,有神的使者四围安营,我们要去夺回我们失落的弟兄。

38

当战斗终于结束时,我们将再次遇见麦基洗德(赞美神),他在那里祝福了亚伯拉罕,赐给他福分,给他饼和酒,守圣餐。战斗一结束,我们就要与他相会。我们是亚伯拉罕应许的后裔,在天国里与基督同为后嗣;我们在生命的尽头要与他相会,在战斗结束后再次领受饼和酒。

这位麦基洗德是谁?是那位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的;他要在那里再次给我们圣餐。你明白了吗?
39

当我们达到……有几个晚上,我们聚在一起,从几位牧师的手中接过圣餐;这代表我们相信主耶稣的受死、埋葬和复活。那个幔子,他那有神住在幔内的身体……我们守圣餐,代表我们对世界的事死了,从圣灵得到了新生。我们与基督的身体同行,那身体就是全体信徒。

当那场大争战结束后,我们又与基督一起出现,我们要在神的国里与基督一同领受新的圣餐,在神的国里再次吃肉,喝血一般的葡萄汁。哦,这就是麦基洗德,他就是那一位。
40

呐,这里我们再多读一些关于他的经文,第18节:

18又有撒冷王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你明白了吗?),他是至高神的祭司。19他为亚伯兰祝福,说:“愿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赐福与亚伯兰……(他为亚伯拉罕祝福,他祝福了……)20至高的神把敌人交在你手里,是应当称颂的!”亚伯兰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给麦基洗德。(他向麦基洗德纳了十分之一;亚伯拉罕将他所得的十分之一给了麦基洗德。)
41

呐,保罗继续讲,我要你们注意这里,为下面的查考提供一个背景。

21所多玛王对亚伯兰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吧!”(呐,所多玛王说:“呐,你把我的臣民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吧!”)22亚伯兰对所多玛王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举手;(以罗欣,天地的主;至高的神,天地的主。)23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他举办一场大聚会不是要收取钱财,他只是要得回他失落的弟兄),免得你说:’我使亚伯拉罕富足!’24只有仆人所吃的,并与我同行的……”
42

呐,我要你注意;亚伯拉罕说:“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他去打仗,不是为了赚大钱。真正、正确的仗都不是出于自私的动机;打仗不是为了钱,打仗是为了一些动机,为了一些原则。人们打仗是为了一些原则。亚伯拉罕出去要得回罗得,他出去不是因为他知道他能打败那些王并夺取他们的财物;他出去的原则是为了救他弟兄。

任何在天上之王的灵感下受差派的传道人,他们出去不是为了钱财,不是为了办一些大教会,也不是为了使宗派得到灵感;他出去只为了一个原则,就是带回他失落的弟兄。他会不会得到一丁点的奉献,对他都毫无差别。
正如我说的:“打那真正的仗是为了坚守原则而不是为了钱财。”加入教会的男女进来教会是想出名,因为琼斯一家属于那个教会;或是从小教会改到大教会,你这样做是出于自私的动机,背后没有正确的原则。你应该愿意站在战斗的最前沿。
43

在这个教会里,当一些事不对了,而你们弟兄姐妹却跑到别的什么地方,不闻不问,直到那些争吵或搅扰结束,那你的经历肯定有问题,没错。

我们这里有个习惯;我们这里有个秩序,这个教会是以圣经原则为基础的。如果这里有人做得不对,你认为他们不对,你就去找他,跟他谈话。如果他不能与你和好,那就多带一个或两个弟兄一起去。如果他不愿和好,那么,就告诉教会;教会可以叫他离开,不再跟他一起团契。耶稣说:“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
这就是你们有那么多麻烦的原因,因为没有遵循圣经的原则。如果有人在教会中制造混乱,或什么事不对劲,你的责任不是去评论那个男的或那个女的;你的责任是去找那个男的或那个女的,指出他的错误来。如果他不听你的,就另带一个人跟你去;如果他还不听,那么,教会就对他放手了。耶稣说:“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这是教会的权柄。
44

前不久,这儿有个好传道人,是我的朋友,他有一个儿子。这孩子以前一直去做礼拜,去他自己的教会。后来他走到一个地步,开始和一个抽烟喝酒、行为不轨的姑娘厮混。这传道人说:“当然,那是他自己的事儿。”他是我的一个好友,一个好孩子;可是,他偏偏被某个年轻女子搞得神魂颠倒。那女的结过婚,有几个孩子,丈夫还活着。他很担心他们会……那男孩会娶她;所以,这个弟兄的心都碎了,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请你去找我这个儿子;我想你去跟他谈谈。”

45

我说:“弟兄……”我差点叫出他的名。“你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叫我去。如果这孩子过的生活不对,教会也看见他做得不对,那么就是教会份内的事去做这件事。这事该留给教会,教会要去找他谈。”

所以,他带了一位弟兄去,跟他谈话。他就报复那位弟兄,说让那位弟兄跟自己一样,还是管他自己的事吧。他另叫一个弟兄,另外两个,是执事,一起过去找他谈话,他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当他的罪在教会面前公开后,一连几个晚上,他都没来和教会和好。然后,教会就对他放手了。
大概过了一个月,他得了肺炎,病倒了。医生说:“他根本没有机会活了。”这时,他爬了回来;神知道如何去做。
我们试图要照自己的办法去做。“哦,你应该将某某某踢出教会;你应该这么做,那么做,或做别的。”作为教会,你有没有做你该做的呢?这就是了,这就是让他们爬回来的方法:暂时把他们交给魔鬼。
46

保罗对那边那个和继母同居的人是怎么说的?他们无法让他和好过来,就说:“把他交给魔鬼。”注意后来,在保罗写的第二封信里发生了什么:这人被纠正过来了。肯定的,神有办法处理这些事,我们只要照他的规则去做。

如果教会里出了错事,如果发生在会众中,你们执事会的每个弟兄……若哪个执事行得不正,其他执事就来开一个会,尽力叫那个弟兄回转,指出他所做的事;或对哪个成员也是这样,不管是谁。把事情摆在他面前,他若不愿听,就去告诉牧师。然后,教会就把他放开,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然后,你就等着看主在他身上所行的吧!明白吗?到时他就会清醒过来;到时他就会爬回来。但我们想要自己去做,你知道,凡事都想照着我们的方法去做。呐,我们永远也不会成功。
47

呐,这位麦基洗德,也就是撒冷王,至高神的祭司,出来迎接亚伯拉罕并给他祝福。亚伯拉罕就给了他十分之一。他是撒冷王;战斗结束后(那些仇敌被打败后),他带着饼和酒出来,就是圣餐,给了亚伯拉罕。

48

呐,正如我说的:“打仗都是为了坚守原则。”呐,如果你们在教会里打一个小仗,就必须有正确的原则。你必须为正确的事而战。每个教会成员都应该那么做。呐,这个教导是给教会的;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目的,这就是神的道的目的,是为了教会。

决不要让任何事妨碍这个教会。如果有,你们每个人都有罪了。在各种教会里,如果你教会里有了错事,你就有罪了,因为你是那教会的监督。这不取决于牧师,不取决于执事会;而是取决于你,是你个人要去找那个弟兄,看看你能否让他回转。如果不能,就带两三个人跟你,然后再回去。如果他还不听,就告诉教会。然后,他被开除离开神的国。神说:“你们在那里开除他,我就在这里开除他;只要你们照着规矩办。”然后,神会释放魔鬼临到他,败坏他的肉体,然后他会回转,没错。这就是让他回转的方法;他若是神的孩子,就会回转;若不是,瞧,他会继续下去,然后,魔鬼就把他送到他永恒的归宿。
49

呐,这事的动机……如果你只是为了报复某个人,那就不同了。但那人若有罪……罗得尽管是希伯来人,但他走下坡,背道了。他走下坡,背道了。他本来在恩典中,但从恩典中坠落了。他出来时……罗得是得救的;决不要以为罗得没有得救,他得救了。因为当他在那罪恶的地方时,圣经说,所多玛人的罪使罗得的义心天天伤痛。当然,他肉身所行的是另一回事。他的结局是什么呢?他招来了更多的耻辱,他妻子变成了盐柱;跟他两个女儿生了孩子。所以,你可以看到这带来了多大的耻辱!因为他从恩典中坠落了,再也没有恢复过来;神只得把他从地上取去。

但他仍然是个失落的弟兄,亚伯拉罕竭尽全力把他再带回来。在亚伯拉罕里面的圣灵;就是今天在教会里的基督的灵。不管那弟兄做了什么,你都会竭尽全力把他再带回到与基督的交通中;不管他做了什么,你都会尽力。
50

呐,现在,我们又要注意这里,我们继续查考这位麦基洗德,他是这位撒冷的伟大祭司、天地的主。呐,首先:

3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本是长远为祭司的。
呐,注意,他不是那位神的儿子,他是那位儿子的神。他不是那位神的儿子(麦基洗德不是),但他是那位神的儿子的父亲。
51

呐,他拥有的那个身体是他创造的,不是藉着女人生出来的。所以,他有那个创造的身体,就不能……某个人……他造了自己,为要显现他自己。从来没有人见过神,神是个灵。人的肉眼看不见那些东西,除非显现在某种样式中,比如火柱,或其他样式,或以某种活物的样式出现,让人藉着异象看见。神必须藉着某种方式显现他自己:神曾以人的样式向亚伯拉罕显现他自己;曾以人的样式向摩西显现他自己;曾以火柱的样式向以色列民显现他自己;又曾以鸽子的样式向施洗约翰显现他自己。你看,他以那些样式显现他自己。他以人的样式显现他自己是撒冷王,耶路撒冷王,不是地上的耶路撒冷,是天上的耶路撒冷。他以那种样式显现他自己;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

52

呐,神的儿子必须藉着女人来到,受造于女人的子宫中,因为藉着这样的方式才能受死。

他不可能藉着神起初所造的那种受造之物来到。神起初造男人时,女人跟这事毫无关系。神只要说:“要有人,”那人就从尘土中出来;他呼召了那人,任何女人与这都毫无关系。
但那时,那女人已经在男人里面了。神从亚当的肋旁取出了女人,对不对?后来,女人就去通过性生出了人。所以,神唯一能做的方式……他不可能以道的身体来到,他不可能像麦基洗德那样来到。他只得以人的样式来到,只得藉着女人来到。“你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蛇的头要伤你的脚跟。”明白了吗?神必须得藉着女人来到;他藉着住在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身体里来到。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他献上自己的血作为祭物,舍去生命,藉着死的管道,叫他可以救你们,得到永生。
53

所以,神来到,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看,他是一个人,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呐,麦基洗德不可能是神的儿子,因为他这人是永恒的。

神的儿子有一个开始,有一个结束。他有一个出生的时间,有一个死亡的时间;他有开始有结束,他有父又有母。
这个人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但他乃是……麦基洗德这个人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
54

呐,神的儿子,当他来到世间,是以一个女人……或以男人的样式藉着女人而来,被杀后,第三天复活,复活为叫我们称义,现在他永远活着。只要那身体存留,我们也存留。因为他从尘土中复活,我们也照着他的样式复活;这是福音的故事。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不是天使,不是超自然之物,不是一帮长着羽毛的东西聚在一起,而是男人女人(阿们)!照着他的样式而站立。是的,先生。

55

正如我常说的,这次我再说一遍,看来是合适的。我正在梳头,大概就剩五、六根头发了。我妻子说:“比利,你快秃顶了。”

我说:“但我一根也没有丢失。”
她说:“它们在哪儿?”
我说:“告诉我没有头发之前它们在哪儿;我就告诉你它们在哪儿等我。”没错。
我以前是个打拳击的,拳击手;我又大又壮,我觉得,你就是把这个教堂放到我背上,我也可以背着它走到街上。我告诉你,现在我早晨起来,才意识到四十几年已经过去了。看,我不再是从前的我了,我每天都在衰老。我看着手,就想:“瞧这手,哦,我快成为老人了;”又看看自己的肩膀。我看到自己长胖了很多,从前系二十八英寸的皮带,现在要系三十英寸的了。看,我变老了,肥胖,无力了。
56

这是什么?我吃的跟以前吃的一样,我住的比以前更干净更好,还是一样。神给我定了时间,我必须接受它。但这蒙福的想法是:在那天他必使我复活。我二十五岁时是怎么样的,我将永远是那样,阿们!就是这样。年纪老迈又能搅扰我什么呢?在这一点上,我会年复一年地打败魔鬼,知道我是信靠主的。不管怎样,这一生只是短暂的一生。如果我们只活七十年,神应许我们的岁数,其中不过是劳苦愁烦。那是什么?你愿意用这传染病院去交换那边荣耀的东西吗?

57

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有一天,我里面的某样东西遇见了那位麦基洗德,他对我说和平的话,将永生赐给了我。今生不过是福音藉此而传的一个帐棚。我带着一切的真诚这样说,这里有两本翻开的圣经摆在我面前:如果我的神用我传福音用完了,我不能再为他做什么了,我的孩子们也大了,能照顾自己了,他若现在要取我走:“阿们!”那就解决了。是的,先生。

58

我或八十岁或二十岁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在地上只为一件事,就是事奉主,是的。如果我八十岁了,还能跟现在一样传福音,那么,或八十岁或四十岁又有什么区别呢?今晚,有许多人八十岁了;有许多孩子将会死去,而八十岁的人还会比许多孩子活得更长。这有什么区别呢?关键是你的动机,你的原则;我们在地上就是为了事奉主耶稣(仅此而已)。也知道这点,今生就像有人说的是一团雾气:刚才还在,过一会儿就没了。但如果我们有永生,神应许他要使我们复活。当时日结束,我们要与他同领圣餐。那时,他说:“进到创世之前就为你们预备好的主的喜乐里吧!”

59

那么,我们在地上或富有或无有,又有什么区别呢?或年轻或年老,又有什么区别呢?重要的是,你预备好去见他吗?你爱他吗?能事奉他吗?你变卖了世界的东西吗?争战结束后,你遇见了麦基洗德吗?

赞美神!大约二十一岁时,我一天又一天地打拳击比赛。我拿不定主意,是要当拳击手,还是要当下夹子捕猎的猎手,或当别的什么。但我遇见了麦基洗德,他给了我圣餐。从那以后,一切都永远解决了,哈利路亚!我去到了他那边,我欢喜快乐地上路了。走到人生的尽头时,死亡会直盯着我看,我现在感觉到的是,我永远不怕它了。我要知道……走到死亡面前,我知道这点:我认识那位做出应许的神(没错),我认识他复活的大能。他从死人中呼唤我的时候,我要从他们中出来(没错);我认识他复活的大能。我或老或年轻;或高大或矮小;或饱足或饥饿;或有处可躺或无处可躺,又有什么区别呢?
“狐狸有洞,飞鸟有窝,人子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但他却是荣耀的王。
60

今晚,我们是众王和祭司;或无或有,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我们有了神,我们就得胜有余了;我们就得胜有余了。我们坐在神的面前,与圣灵交通,从那位做见证的手中接过属灵的圣餐,他见证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哦,他的圣名是应当称颂的!那有什么区别呢?

或帐棚或茅舍,我岂顾念?
他们在那为我建造一座
红宝石、钻石、金银的宫殿。
他的箱子充满,财富无边。
61

有一天,我从战场上回来,遇见了他;我放下我的战利品。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打过一次仗,是他为我征战。我只要安息在他的应许上,也知道:我认识他复活的大能。这才是最要紧的!其它事有什么要紧呢?

我们能做什么呢?“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身量多加一肘呢?”你有卷发或根本就没有头发,这又有什么所谓呢?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你老了,头发白了,肩膀弯了,或者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阿们!这只是一小点时间,一段短时间,但那却是永永远远的。纵然千秋过去,万代流逝,你也永不改变,你进入了主无穷尽的永恒岁月里;有什么区别呢?
我太高兴我遇见了他;我太高兴那天他给了我圣餐,他就是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后迎接他的同一位麦基洗德,肯定的。那是天上的神,那位以罗欣,那位伟大的“我是”,不是“我曾是”,而是“我是”(现在时的);“他就给亚伯拉罕祝福。”
62

接着再往下听,这样,所讲的课程就会更紧密一些。呐,第4节:

4你们想一想,这人是何等尊贵呢(我也在这样想)……想一想,这人是何等尊贵呢!
他超过了神的儿子。神的儿子有父有母;他没有。神的儿子有生之始有命之终;他没有。他是谁?他是那位子的父,这就是他。
4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
现在,仔细听!
5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虽是从亚伯拉罕身中生的,还是照例取十分之一。
63

呐,如果你想明白什么就注意这个。

6独有麦基洗德,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
亚伯拉罕蒙了应许,但这人给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这人是谁呢?利未子孙向他们的弟兄纳十分之一……噢,应该说是他们的弟兄向利未人纳十分之一。他们有主的命令,向他们弟兄所得的取十分之一,供他们生活所需,因为他们拥有祭司的职任。呐,这里就引出了你们所说的,麦基洗德的祭司职任,就在这里。没错。但这人……甚至那蒙了应许、地上最伟大的人—亚伯拉罕,遇见这人,就给了他十分之一;这人必定是更大的。
64

请听!

7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肯定的,注意看他是谁。)8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这是祭司职任的等次,那些收十分之一的祭司、传道人等,都是必死的,看到吗?);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做见证的说,他是活的。
一个人为什么要取十分之一呢?既然他是……如果这人没有生,也不会死,从开始到末后,无父无母,无族谱,拥有整个天地和其中的一切,为什么他还收取十分之一呢?为什么他要亚伯拉罕纳十分之一呢?你看到纳十分之一是一件何等严肃的事吗?纳十分之一是正确的。每个基督徒都有责任纳十分之一,没错,它从未改变过。
65

呐,

9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藉着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
呐,哦,这里讲到了一些事。
10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中。
什么?亚伯拉罕是利未的曾祖父。圣经在这里说,利未已经在亚伯拉罕的身中纳了十分之一。在利未出生之前四代,他就向麦基洗德纳了十分之一。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那么,你们不相信预定先于职分的人:利未从亚伯拉罕身中出来前的四代以前,就向麦基洗德纳了十分之一。希望我们有时间把这些经文查一遍。
66

你们若翻到经文,像《耶利米书》1:4,神说:“我未将你造在母腹中,我已晓得你;我已分别你为圣;派你作列国的先知。”那么你能说你做了什么?我能说我做了什么?都是发怜悯的神做的。神在创世之前就认识我们。

他不愿有一人沉沦,肯定的。但他若是神,就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得救;否则,他就一无所知。他若不知道,在世界未造以前,他若不知道谁会被提,他就不是神了。他若是无限的,就会……在世界未造以前,他就知道将出现在地上的每只跳蚤,每只苍蝇,每只虱子,每条螨虫。没错,他知道万事。在世界创立之前,他就认识我们。圣经说,他晓得我们并预定了我们。
67

我们把这点一次给它讲清楚。请翻回到《以弗所书》第1章,第5章,《以弗所书》第1章,就一会儿。我想读一下这里,让你们真正明白这点不是我试图要告诉你们的,而是神要告诉你们的,明白吗?现在,请非常认真地听这点,《以弗所书》第1章:

1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同一位写《希伯来书》的也写了这封信),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这信不是给不信者的,是给圣徒的,已成圣的人),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人。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于你们!3愿颂赞归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4就如神(呐,注意听第4节)……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谁是这里的“我们”?教会),使我们在他(基督)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5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的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
68

谁做的?神做的。神从一开始就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得救。当然,他不愿一人沉沦。但他差耶稣到地上来,不是要你像这样说:“哦,可怜的耶稣,我为他感到难过;或许我最好还是得救算了,证明这点。”不!先生。

神从一开始就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因此,他知道有些人会,所以,就差耶稣来,为那些神所预知的人作赎罪物。因为他预先知道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过去时)。就是这样。
69

所以,不是你保守自己,是神的恩典保守你。你没有救你自己,你也没有做一件事配得拯救,是神的恩典救了你;是神的恩典呼召你。神预先就知道你,他在创立世界以前就知道你今晚在这个教堂里。他是无限的;如果不是,他就不是神了。如果他真知道万事,他就是神;如果他不知道万事,他就不是神。如果他是全能的神,他就能行万事;如果他不能行万事,他就不是全能的神,就是这样。

70

所以,你岂能说你能做什么事呢?你什么也不能做。甚至你在这里,也是因为神的爱和恩典临到了你。你什么也不能做,是神藉着他的恩典召了你。你听见了,听从了,接受了。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样说也太宽松了。”当然是这样,你是自由的。“那么,那人想干啥就能干啥?”绝对的。我总是想干啥就干啥。但如果你是基督徒,就不想去做错事。
71

今晚,那后面坐着一个可爱的小女人,我妻子;我全心的爱她。如果我知道,即使我跑到外面跟另一个女人鬼混也没有问题,我跑去告诉她,说:“美达,我做错了,”你想我会那么做吗?如果我真爱她,就不会去做,没错。

呐,要是我这样说,会怎么样?说:“哦,我不能那么做,我告诉你为什么。她会跟我离婚,我有……哦,我是一个传道人;你看那会带来什么?如果她跟我离婚,我成了离婚的人,这点就会把我赶下讲台。哦,我有三个孩子,我真不敢想象。但是,伙计,我……”瞧,如果是那样,你仍然在律法下。我娶她并不是以律法为基础,我对她忠诚也不是以律法为基础,而是因为我爱她。我不必做任何事,我甘心情愿这样,因为这是一件爱情的事。如果你爱妻子,你也会这么做的。
72

如果“菲利欧”的爱[译注:指人情感的的爱]都能让你如此爱你的妻子,那么“爱加倍”的爱[译注:指神的爱]该让你何等地爱基督呢?这种爱更强烈一百万倍。如果你真的爱神……如果我知道今晚我会出去醉酒;如果我知道今晚我会出去厮混、放荡;如果我知道今晚……即使我心里真的想要这样做,而且我去做了(知道神会赦免我),但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去做的。我太看重他了,我爱他。是的,肯定的。

73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将我的经历出卖给任何宗派组织(不会的,先生),不管是神召会、神的会、天路圣洁派、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或天主教会。我不会拿任何可以得到的东西来交换我的经历,因为它决非出于人,乃是出于神。是的,先生。我不会将我的长子名分出卖给猫王的摇滚乐,或出卖给他的凯迪拉克车队,或出卖给他每月赚到的百万美元,等等。不,先生。我爱主;只要我那样爱他,就必对他忠诚。神既召了我,拣选了我,就把什么东西放在了我里面;我也爱他。

74

我想起艾思勒先生,你们多数人都认识他。他来过这里,是印第安纳州的州参议员,他来这里弹吉他。当时,我的孩子死了,妻子死了,她们全都躺在这儿的墓地里,我走在路上,手背在后面边走边哭,他从他的旧卡车里跳下来,过来用胳膊搂着我,说:“比利,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他说:“我听过你讲道,讲得几乎要倒在讲台上,也听过你在街头巷尾讲道,为基督而大声呐喊。现在,他取走了你爸爸,取走了你弟弟,把他俩都带走了,他们就死在你的手臂上,就这样死了;你妻子抓着你的手死了,你的孩子也死了,你呼求主帮助你,他却转身不管你。你现在对他怎么看呢?”

我说:“我全身心地爱他;如果他送我下地狱,我仍然爱他。”
75

他是公义的。我不只是说说而已,二十六年已经证实了,没错。如果你爱他,那并不是一种义务,说:“我不能做这个,我不能做那个。”你太爱他了,就不会做那事;因为他拣选了你。你从未拣选他,是他拣选你。

你说:“我寻找主又寻找主。”没有人寻找神,是神寻找人。你可能寻求他的悦纳,但他得先改变你的本性,你才能寻求神,因为你是罪人,是一头猪,没错。
76

有人上教会,只是靠着会员资格而活,从这里出去,什么属世的事都干,然后还回到教会,说:“是的,我属于教会。”哦,那离属于神还差远着呢。肯定的。我没有……但你看,人们这样做,你都知道的,哦,他们是好的教会成员,那是真的;你可以做那些事却还是教会的成员,但你无法做那些事却还是基督徒。

正如今早我说的:“那只老乌鸦,如果有伪君子的话,就是乌鸦,”没错。它和鸽子呆在同一只方舟里,蹲在同一个棚子里。老乌鸦放出去后,它很满足,一出了那个教会,它会跑到那里,停在一个腐尸上,“呱呱呱”地吃掉那腐肉,吃死马、吃死牛或别的什么,它很满足。但挪亚放出那鸽子,鸽子找不到落脚之地。它也有与那乌鸦一样的权利停在动物死尸上,但它们是两种不同的本性。一个是……它从一开始就是鸽子,它从一开始就是乌鸦。
77

但你注意到没有,老乌鸦可以停在死尸上吃上半天;鸽子可以停在一块麦田里吃上半天。那乌鸦可以从那里飞走,去吃鸽子的食物,爱吃多少就吃多少。它可以像鸽子一样吃麦子,爱吃多少就吃多少。乌鸦可以吃鸽子的食物,但鸽子不能吃乌鸦的食物,没错。

所以,一个伪君子可以来教会,欢喜、喊叫、赞美主,不停地那样做,一出到外面,又去世界享乐了。但一个重生的基督徒不会那样做,因为神的爱阻止他去那样的地方,使他不能那样做。
所以,如果你只是一个加入教会的基督徒,戒掉了这个那个,但你里面还有这些欲望,你需要再浸一浸。绝对没错。
78

你们穿那些小短裙的女人,跑到街上,还称自己是信徒。你是个信徒,但你可能是个信徒的坏典型。如果你心里真有基督,你就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管其她女人做什么、其她女孩做什么,你是不一样的;因为你非常爱基督。

那天,我在屋里跟一个女的谈话,她这样举着手,说:“伯兰罕牧师,我在家里差不多是赤身的,我到处走动。”
我想:“真丢脸。”在你的家里,我不管你在哪里,没错。穿着举止都要像个女人,应该像个女士。真丢脸。但你一直……圣经说:“你若爱这些事,爱世界上的事,基督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只要你尽心、尽性、尽意地爱主,你就会远离那些肮脏污秽的东西,没错。
79

你们这里的执事,你们其他人,跑到街上去,伸长脖子盯着每个女人,真丢脸,还称自己是神的儿子。我知道这很伤人,但把你灼伤一下好过在那里永远焚烧。所以,如果你做那些事……呐,你没有办法不看到那些走在街上的半裸女人;如果你看,就一定会看到她的,但你可以把头转过去。圣经说:“人若看见女人就动淫念了,他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

80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亲爱的姐妹,你要做出交代。我不管你是否纯洁得像朵百合花;你可能一生都没犯过那种罪,淫乱的罪。但如果你那样穿,你就要在审判台前为每个因看你而与你犯奸淫的男人做出交代,这是圣经说的。你跑到街上,谁有罪?男人吗?不,先生,是你。是你把自己打扮成那样。

女人有一个了不起的位置;是个神圣、美好、奇妙的位置。但她必须那样保守自己作为母亲和女人的岗位,要守妇道。这妇道若被打破,国家的脊梁骨就折断了。这就是今天我们国家遭毁坏的原因,因为我们的女人不道德。绝对是这样的,肯定的。这是我们当中的朽烂,它毁坏了国家。
81

你需要的是遇见这位麦基洗德一次,阿们!让他祝福你,赐给你饼和酒,就是永生。那么,你看事物就不一样了。那么,你……事情就不一样了。你不想再要那些男孩向你吹郊狼口哨了,或色狼口哨了,随你怎么叫,肯定不愿意了。你不一样了。

你想告诉我你那样穿戴,跑到外面是为了其它目的吗?你说:“瞧,那样凉快。”你是在编故事,那样不凉快;科学也证明那样不凉快。是淫欲爬到了你身上,姐妹,你没有意识到。我不是想伤害你,我是想警告你。许多有道德的女人,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很好的女士,但却穿着那东西走到街上,并没有意识到她在做什么;是因为有些堕落的传道人担心你丈夫不再给教会交纳什一奉献。如果他遇见过麦基洗德,他就不会想这些事了。他会传讲福音,哪怕要烧掉他们一层皮,他也要传,绝对没错。
82

你们这样做,你们这样做是因为淫荡的灵在身上。你们允许妻子做那些事的男人,我对你是不是个男人实在是没有多少盼望了,没错,没错。呐,在这点上,没什么可赞扬的,因为……或没什么可道歉的,因为这是真的。男人允许妻子跑到街上去,举止像那样,弟兄,你干脆穿她的衣服算了,没错。哦!

83

我不是说我妻子不会那样做,但如果她那样做,我还跟她生活在一起,我就得改变现在这样子,成为变态的才行。绝对没错。我的女儿,她们成人后可能那样做,我没有说她们不会,我不知道;那取决于神的怜悯。我希望她们不会;如果她们做了,她们就得践踏着一位公义父亲的祷告去做;如果她们偏要做,她们就得践踏别人竭力要活得正直的生命去做,没错。瞧,我要活得正确、教导正确、为人正确、引导人正确。如果她们那么做,她们就得越过我讲的道,越过我的基督,越过我的警告(没错),拼命地朝着地狱直奔。肯定是的,没错。

84

真丢脸。如果你面对面遇见基督,他也祝福了你,在你心上印了一个赞许之吻,地狱的所有魔鬼决不可能让你再穿上那些衣服,没错。你改变了,已经出死入生,你的喜好专注在上面的事,不在地上的事了,阿们!我最好还是不讲这个敏感的主题了。好的,但这是真理。

85

好的,我们再往下多讲一点,然后就结束。

5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虽是从亚伯拉罕身中生的,还是照例取十分之一。6独有麦基洗德,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7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8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作见证的说,他是活的。9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藉着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10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祖先的身中。
86

你对基督的态度会极大地影响到你的孩子将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在家人面前的生命也将影响到你的孩子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因为圣经说,他要追讨父母的罪,直到三、四代。

呐,再讲一会儿就结束。
11此前百姓在利未人祭司职任以下受律法,倘若藉这职任能得完全(这里又提到完全),又何用另外兴起一位祭司,照麦基洗德的等次,不照亚伦的等次呢?
87

律法,律法主义的(瞧?):“啊,你必须这样做,如果你不这样做,就不是基督徒;如果你不守安息日,如果你不……如果你吃肉,如果你做这些事。”都是这些律法的观点;“你必须上教会,如果不去,你会遭受惩罚的;你必须做连续九天的祈祷。”这些东西都是胡扯。你得救是靠着神的恩典,藉着神的预知,藉着他的预定。神藉着预定和预知召了亚伯拉罕。他召了……双子尚未出生,神恨以扫却爱雅各,没错。那是神的预知,他知道这些事。

88

那么,你说:“那传福音还有什么用呢?”

呐,我这么对你说吧:保罗回答了这点,哦不,是耶稣回答了。在这里,耶稣说:“天国又好像一个人去池塘或湖里撒网,他拉起网;打上来的有乌龟、有鳖、有蛇、有蜥蜴、有青蛙、有蜘蛛、有食腐的水族,也有鱼。”呐,这人只管拉网。
传福音也是这样,现在就是了;我正在传福音。我只管把网撒出去,拉上来,我说:“凡愿意的,无论是谁,都可以来。”有些人就到祭坛来了,他们都围在祭坛周围,他们祷告、哭泣。我不知道哪个是哪个,这不关我的事;我被差不是要论断的。
但在那里,有些是青蛙、有些是蜥蜴、有些是蛇、有些是乌龟,但也有些是鱼;做论断不是我的事。我说:“父啊,这些就是我拉上来的。”
89

青蛙从一开始就是青蛙,那蜘蛛,那老蜘蛛坐在那儿,四下里看,转动两个大眼珠子,四周看看,说:“你知道吗?这些东西我简直无法忍受。”“啪嗒、啪嗒,”走出去了。

蛇老太太会抬起头,说:“哦,你知道吗?要是他们打算传那种东西,攻击穿短裤之类的事,我可受不了,我会远离这帮圣滚轮;就应该这么做。”你从一开始就是蛇,绝对没错,是的。
这里蹲着青蛙癞蛤蟆先生,嘴里叼着一根大雪茄,像一只去了角的德州公牛,站在那里,四周看看,说:“瞧,我抽烟从来没有感到受责备,[原注:伯兰罕弟兄演示]我现在就离开这些东西。”哦,你这老青蛙,从一开始你就是青蛙,绝对没错,绝对没错。
你的本性证明了你是什么。你的生命显明和反映出你是什么。起初……对我来说,看出这点并不难,对你,看出这点也不难。
90

我到过罗伊•斯洛特的家(一个农民,就坐在这儿),我若看到那里的猪在粪堆里,吃着粪便,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它是一头猪。但如果我看到一只羊羔在粪堆里,我就纳闷了!瞧?不用担心,你不会看见羊羔在那里的,它受不了那个,没错。

一个从神的灵生的人恨恶世界上的事,没错。“你若爱这个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根本不在你里面。”
91

如果我每天跟女人鬼混,回到家告诉我妻子说我爱她,她会知道我是个骗子。我的行为比言语说得更响亮,肯定的;这就向她证明我并不爱她,因为我对她不忠。

如果她告诉我她爱我,每次我一出门,她就跟别人跑出去,这就证明她并不爱我,没错。她的行为证明了这点。她怎么想告诉我,我都不在乎,说:“比尔,我爱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不爱别人。”我知道她是个骗子。
92

你想说:“主啊,我爱你;”还去做世界上的事,神知道你从一开始就是骗子。所以,当整个天空充满了真实的东西时,你为什么还要接受一个半路的经历,或类似的东西呢?你为何要当一个可怜、承认的,半路的、半生不熟的所谓基督徒呢?你本可以成为一个真正重生的神的孩子,心中响彻着天堂的快乐铃声,喜乐地赞美神,藉着耶稣基督过一个得胜的生活。不要试图靠自己去做,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是失败的。要拿起他的道来相信他,安息在他所说的真理上,相信他,爱他,他就会让你凡事都顺利,就是这样。这就是那方法。

93

愿主祝福你们!我不是要责备你们。但是弟兄,受一点责备是很好的。你们是我的小子,你瞧?任何爱孩子的爸爸,肯定会纠正他们,否则他就不是那种好爸爸,对不对?没错。这爸爸只有一条规则,那是他的家规。神也只有一条规则,就是他的道。

如果我们相信他的道,就该靠着他的道去生活。我们若遇见过神,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不是因为你说:“哦,我上教会,我必须这样做。”你真是可怜,不要那样做。你既然可以成为鸽子,干嘛要去当一只可怜、衰老、不敬虔的乌鸦呢?肯定的。你只需让你的本性被改变。你改变了本性,就成了神的儿女;与神和好。
94

“耶稣……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希伯来书》13:12和13节。《罗马书》5:1:“我们既因信称义(不是因握手、不是因水洗、不是因按手、不是靠喊叫、不是靠说方言、也不是靠感觉)……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我们已经出死入生,成了新造的人,因为我们信靠神的独生爱子,接受他作我们个人的救主。他的血今晚作为我们的挽回祭在起作用,站在我们的位置上。

95

旧约里,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团契:就是在血底下;每个信徒必须来到血的底下。红母牛被宰杀,当作了赎罪祭;她必须是红色的。如果你们想读经文,是在《出埃及记》第19章。她必须被带去宰杀,蹄子等一起焚烧。然后,弄一盆除污秽的水,放在大门外;必须用洁净的手操作。这红母牛的血拿到会众前面,在门上弹七次。呐,每个污秽的人走上去,必须先认出并看着那血,认识到只有在血底下才有团契。那是敬拜者唯一可以真正敬拜神的地方,就是在血底下。

96

接着,在他来到血的底下之前,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将除污秽的水弹在身上,使不洁净的得到洁净。

他们将除污秽的水洒在前来敬拜的人身上,将他跟他的罪隔开。然后,他走到弹了七次的血底下,与其余的会众在神的同在中团契。
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这样做。不是握手、不是加入教会、不是藉着洗礼、不是藉着情感,而是走到除污秽的水面前,藉着信心把手放在耶稣的头上,说:“我是一个罪人,你替我而死;我里面有样东西告诉我说,你必赦免我一切的罪,我现在接受你作我个人的救主。”走到那边宝血的底下,与神的儿女们团契,就是那样。吃这饼,喝这杯,与教会的人一同团契。
97

哦,他岂不奇妙吗?他岂不很好吗?呐,朋友,这对你也许有些奇怪。我站在这里说这些事究竟为了什么?我说这些是想要使自己与众不同吗?如果是这样,我就需要悔改。我说这些是因为是神说的,因为是神的道。

听着!时候要到,现在就是了。人必从东到西,想要寻求神的道,却寻不着。
你去到一个聚会中,首先你看到的,你进到那里,就听到一大堆的说方言和翻方言,某人站起来,不断地引用经文,那绝对是属肉体的。神说,不要我们用许多无用的重复话,那他怎样呢?他一旦写出来了,你就要信。他不需要重复说。说方言、翻方言是对的,但必须是给教会或给某人的直接信息,不是像那种属肉体的事等等。然后,你又会碰到其他的事。
98

那天,这儿来了两位男士;一个男的和他妻子,另一个男的和他妻子,刚结婚的年轻人;到了一个地步,就到非洲去宣教。有人站起来说预言,说方言又翻方言,说,他们娶了对方的妻子,不应该那样做,他们娶错了人。那两对夫妻就分手,又重新结了婚。一个娶了另一人的妻子,另一个(这发生在一个领头的五旬节宗派里),他去了非洲宣教。

弟兄,当你发了誓言,就要对誓言负责,直到死亡释放了你,绝对没错。肯定的,你发了誓言,就要受约束。
99

所有那些胡说八道;到了一个地步,你到各个教会去,要么是冷淡、形式化、干巴巴,直到属灵的温度计指向零下50度。那些人坐在那里,就像泡菜上的瘤子,酸溜溜的、冷漠、皱巴巴的。如果你偶尔听到后面角落里有人“咕噜”地小声说“阿……们”(这好像会伤害他们),所有人都会像鹅一样伸长脖子四处看,要看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这是真的;我这么说不是在开玩笑,这不是开玩笑的地方,这是真的,是的。我这么说,是因为它是圣经的真理。

100

在另外一边,你得到的是一堆胡说八道和属肉体的感情冲动,到了一个地步,你很少能再听到神的真道了。这古老、行在中道上的福音,是我路上的光(哈利路亚)!是羔羊的宝血,是将我们从世界上的事分别出来的神的爱。

101

“弟兄,你说了方言吗?你还没有得到它。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出现在你背上时,你喊叫了吗?你看到那些火球了吗?”哦,胡扯!没那样的事。

你有没有信靠主耶稣基督,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神的灵有没有与你的灵同证你是神的儿女?你的生命结出了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温柔这些果子呢?那样你才是基督徒。如果没有,我不在乎你做了什么。保罗说:“我可以舍己身作为祭物叫人焚烧;我也明白神的各样奥秘;我有信心叫我能移山;我会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我也算不得什么。”这又怎么解释?《哥林多前书》13章,看看这对不对。
102

呐,看一下是不是《哥林多后书》13章,我相信是的。哦不,《哥林多前书》或后书;是《哥林多前书》,对了,《哥林多前书》13章:“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能翻出来的和不能翻出来的;我也算不得什么。”所以,你浪费在这些东西上又有什么用呢?

“我若能明白神各样的奥秘,”你跑到神学院里想要多学点东西又有什么用呢?你最好先与神和好,肯定的。
“我若……’哦,称颂神,哈利路亚!’”到了一个地步,你要是没有举办医治聚会或发生什么神迹,你连会众都没有了。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你要那些干什么?
保罗说,他可以做所有这些事,甚至移山,仍然算不得什么。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终必归于无有;说预言也终必废去,等那完全的来到,他将存到永远;而爱是完全的。“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那些颤抖的、那些摇晃的、那些说方言的、那些……)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要相信这个,小子们。
103

他们想要把事情弄得很复杂,这些事和那些事,归根结底就是一件事:你个人对神的信心,就是这个,显明你的就是这个。“靠着信心,不是靠感觉;靠着信心,不是靠情感;靠着信心,不是靠激情。你得救是靠着信心,也靠着……”因为你寻求神吗?因为你是个好人吗?因为是神藉着恩典预知并预定你得永生。

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凡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给他永生。没有人能从我手里将他们夺走,他们是属我的。他们永远得救了,我得到了他们。没有人能从我父手里将他们夺走,是父将他们赐给了我;他们是我爱的礼物。”
“他预先所知道的,又召他们来(除非是他预先知道的,否则不会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所以你看,我们只要在这完美的安息中。
104

呐,我知道这里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律法主义。但你看,如果你注意这点,就会意识到我并不是要对你们说什么……

你说:“瞧,伯兰罕弟兄,我总以为我得做这个,得做那个。”弟兄,你必须要做什么和你想要做什么是有很大差别的。你得救了,不是因为你有哪件事跟它有关;你得救了,是因为神在创世之前拯救了你。
105

听着!听这里,圣经在《启示录》里说……现在,我要带你们从首先的看到末后的。圣经在《启示录》里说,那兽来了,它迷惑了所有在地上的人,那兽迷惑了。“它迷惑了地上所有名字没有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从……(从复兴会开始以来,那听起来对吗?那么,从那位传道人讲了一篇大能的讲道以来?从那人得了医治以来?),从创世以来。”

耶稣在哪里被杀的?在各各他?不,先生。耶稣在创世之前就被杀了。“看哪,神的羔羊,在创世之前就被杀了。”神从起初就看到了罪,他看到了所发生的事。他就说出了道,耶稣在创世之前就被杀了。根据圣经,在神的思想里,羔羊在创世之前被杀时,每个人就得救了,那时你就被包括在了救恩中。所以,你对救恩还能做什么呢?
106

是神做的,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在乎神做什么,不在乎定意的,不在乎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耶稣在创世之前就被杀,后来,用了四千年的时间,那事才真的发生。但在这里,神既已说出了道,神的每一句话都立定了,不可更改,不可分割的,也不能落空。神在创世之前杀了他的爱子,这就跟他在各各他杀了他同样真实。当神说了之后,这就是一件完成的作品了。

记住,羔羊被杀时,你的救恩已经包含在那祭物里了;因为圣经说,你的名字在创世之前就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了。这又怎么解释呢?我们能做什么呢?在乎发怜悯的神;是神召了你,是神在创世之前就在基督里拣选了你。耶稣说:“你们从未拣选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创世之前我就认识你们,”就是这样。
所以你看,这就把惧怕从你里面除去了。“哦,我不知道;如果能持守到底才能到那儿。赞美神!如果我持守到底……”不是我持守住没有,是他持守住没有;是他做的事。不是我做了什么,是他做了什么。这是不是照着救赎的律法?结束之前,我要说一件小事。
107

要是一头老母马生了一只小骡子,那只小骡子两只耳朵都塌掉了,它又对眼又八字脚,腿是歪的,尾巴朝天翘,那会怎么样?它看上简直糟透了!瞧,任何人……如果那只小骡子会思想,说:“呐,等一等,他们今早从屋里出来时,我告诉你,他们肯定会把我脑袋砸碎的,他们决不会喂我的;看看我的样子糟透了!我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瞧,没错,你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哦,我生在这个世界里,但你看我的样子糟透了!所以,我根本没有机会,我活不了了,肯定活不了了,”瞧?
108

但要是它妈妈熟悉律法的话,会怎么样呢?她会说:“儿子,没错,你长得不成样子,甚至根本都不配吃地里的食物,没错,你不配。但儿子,不管怎样,你是我头生的;你知道,你生下来就有长子名分,祭司也永远看不见你,但因你得的名分,有一只无罪的、毫无瑕疵的羊羔替你而死,叫你可以存活。”

瞧,这小骡子肯定会踢着脚后跟,大大地高兴一番。它是什么样的并没有区别了,因为审判官—祭司永远不会看它了。祭司要看的是羊羔,不是骡子,是羊羔。
109

神要看的是基督,不是你,是基督。所以,他里面若没有瑕疵,那又怎么有瑕疵呢?如果你死了,你的生命藉着神藏在基督里,受了圣灵的印记,他怎么能找到瑕疵呢?“从神生的就不犯罪,他也不能犯罪。”既然有一个完美的祭物代替他献上,他还怎能犯罪呢?神从不看我,他看基督,因为我们在基督里。

呐,如果我爱基督,我就与他同住;除非他已认识我,否则绝不会带我进去。如果神今天救了我,知道六个星期后他又会失去我,他就是在摧毁自己的旨意,是的。那他就不晓得将来,如果他救了我,知道……既知道他会失去我,他为什么还要救我呢?神不会做了那些事又收回去,不会软弱到持守不了自己的应许。一旦他救了你,就是从今时直到永远。
110

呐,你可能是情绪激动,说:“哦,是的,赞美神!哈利路亚!我说了方言、我喊叫了,我得到了,哈利路亚!”那不意味着你得到了。但是弟兄,当某样东西落到这里,你同基督锚在了一起,圣灵的果子就会随着你。我们的灵与他的圣灵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一定要得到它,朋友。

111

我留你们整个晚上讲这些事;我爱这个,我爱你们。如果神存留我的性命,我会不时地回来这个小教会。我要看到你们都扎根、建基在那圣洁的信心上。我不想看到你们因一阵小小的异教之风吹来就摇摆不定;像摇晃啊、举止失常啊、手上出血、脸上有霜啊等等的东西;看到他们前面有什么光啊,以及那些自私的东西等等,正如经上所说的,心中自高自大,目空一切,没错。我要你们在道上稳固。如果是“主如此说”,就持守它,靠它而活;那就是今天的乌陵土明,神要你靠这道而活。如果不是在这道中,就忘掉它;为神而活,为基督而活。

112

如果你的心开始飘泊不定,你就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回到祭坛前,说:“基督啊,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给我从前所得的爱。主啊,它流失了。我做了什么错事;重新使我圣洁。”站起来,说:“哦,主啊,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放不下这个,放不下那个。我仰望你来为我除掉那个,主啊,我爱你。”从那祭坛离开后,你又成了在基督耶稣里的新人了。那么,你不用依靠你的教会;不用依靠你的祭司;不用依靠你的牧师,你依靠的是主耶稣为你流出的宝血,“你们得救是本乎恩。”让我们祷告。

113

主啊,如此强烈的教导;这个小教会能够吃道的干粮,不再吃奶的时候到了。我们曾给婴孩奶瓶,喝了太多的奶了。但我们需要吃干粮,因为日子近了。大而危险的日子临近了,有更多的艰难摆在路上。我们知道,决不会有更好的时日了;我们知道,我们在末了了;照圣经所说,这时日会越来越恶,直到耶稣再来。

在今生我们无法向他们承诺什么,但在来世,我们能藉着道承诺他们永生;如果他们信靠神的儿子,接受他作他们的挽回祭;因为他代替了他们的位置,因为他除去了他们的罪。现在,求你应允。
愿不信者成为信徒;今晚愿那些只是活在教会里,承认自己有宗教信仰,宣称自己是教徒的人,愿他们接受与神同在的经历,让这爱进到他们心中,为自己的罪哭泣,向自己完全死去,并藉着圣灵重生;温柔、良善、可爱、充满喜乐和福分;活出这样的生活,充满咸味,使周围的人渴慕像他们那样。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主的名求。
114

我们都低着头,我不知道,今晚这里有没有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如果这时我在神的天平上称一称,我永远永远永远也满足不了今晚你所说的那个标准。我想请你在祷告中记念我,我要改变我的道路,让神进到我里面将我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拿走,使我成为真正的基督徒。”如果你愿意我为你祷告,请举起手。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们在后面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大个子弟兄;神祝福你,姐妹。

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
天上地下充满主爱,天上地下颂赞主名,
至高的主,圣哉……
115

此时,当你们在思想祷告的时候,如果你深信你做错了,想要改正过来,请你举起手,说:“神啊,使我成为应该成为的人。”神祝福你,可爱的女士。“神啊,使我成为应该成为的人。”神祝福你,弟兄、姐妹,还有你、你、你,这边的。时日在消逝,朋友们,我知道这很难,但最好现在就明白真理。呐,要安静祷告。

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唯有他是圣洁的。)
……充满主爱,天上地下颂赞主名,
哦,至高的主!
116

天父,当黄昏太阳落山时,知更鸟就与自己所爱的聚集在树上。鸟儿都飞回了巢中,鸽子飞到高处的电线上,那些蛇夜里就打扰不了它们;它们栖息在那里,互相“咕咕”地叫着,直到睡去。最后,太阳落山了。

某一天,我们会来到那个时刻;日头会落下。主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今晚这里有一群人,他们确信自己做错了,他们也要走到那个地步,就像林肯临死前走到那个地步,说:“将我的脸朝向日落。”然后他说:“我们在天上的父啊……”
正如以前的慕迪说的:“这是死亡吗?这是我加冕的日子。”
117

哦,永恒的神啊,现在请接纳他们。藉着信心,他们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你在座位上敲击他们的心,那是他们的祭坛。现在,是你接纳他们的时候了。你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某一天,当太阳落下,妻子或丈夫站在床边,医生走了;哦,圣哉,圣哉,那美丽、甜蜜的宁静,就在日落之前。那时我们可以起来,说:
日落、黄昏之星,有清晰声召我。
那时候我将被抛入大海,莫扶灵柩哭泣。
118

神啊,此刻请应允他们。他们在等候,等候神的祝福临到他们。拿走所有的脾气,拿走他们里面一切属世界的东西,在他们里面造一颗新心。你说:“我要除去他们的旧心,给他们放一颗肉心。我要将我的灵放在他们心里,使他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我的命令。”因为这是爱的规条,不是义务。它出自爱,爱驱使我们这样做;是爱的义务约束我们,我们的义务是跟随爱。神啊,我向你祈求,愿你将爱放在今晚每个举手的人心里。

那些没有举手的人,愿他们靠着恩典举手接受你,被你的圣灵充满,显出温柔、甜美、安静、谦卑;充满恩典,使他们出去时成为改变了的人。在这以后,鸟儿的歌声都会不同,每个人也会不同。哦,至高的主啊!
圣哉,圣哉,圣哉,全地的主神,
天上地下充满主爱,天上地下颂赞主名,
哦,至高的主!
119

你们现在低着头的人,你们举起手要在祷告中被记念的人,你是否感觉到神已经以这样一种方式跟你说话了?不是藉着情感,是藉着你内心深处的东西。你感觉到神已赐给你永生了吗?你感觉到今晚你走出这教堂就会成为一个不同的人吗?今晚,你们后面的人要举起手吗?神祝福你,孩子;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是的。“我今晚离开这教堂,必将成为一个新人,成为神国里的一个新生儿。”

120

发生了什么?我知道来到祭坛前是一种程序。那是卫理公会的祭坛,我是指,卫理公会的程序。这程序是卫斯理时代在卫理公会教会里建立的。在圣经时代从未这样;“凡信的人就加给了教会。”无论何处你都可以信,在外面田里、在街上,任何地方。任何地方都没有分别,只要你接受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这是圣灵所作的,进到你的心里。你相信他,接受他,你就出死入生了,成为一个在耶稣基督里新造的人。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现在,请起立),
请听我祷告,既有别人被主选召,
莫把我弃掉。
121

现在,我想请那位年轻人和那位女士,我看出她是他妻子,你举起了手;我想请你们

后面的再举起手,孩子,那位穿红大衣的;还有那位女士,他们接受了基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那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接受了基督作他个人的救主,感觉到神已经救了他。还有后边举起手的另一些人,请再举一次,让其他人可以看到你们,以便和你们交通。
站在他们周围的人,请和他们握握手,说:“神祝福你;欢迎你进入神的国度,我的弟兄,我的姐妹。”一起团契,这是我们需要的。神祝福……请和这位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握手。愿主与他同在,是的。我们欢迎你进到圣灵的团契中。
122

如果你还从未受过洗,想要受洗,请到前面来告诉牧师。如果你要受洗,今晚池子里已经有水了;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你们受洗了吗?什么?)若有人要受洗,池子已经准备好了。圣经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来的。”

123

你们爱他吗?请举起手。哦,他岂不奇妙吗?你们喜欢这个《希伯来书》吗?你们喜爱它吗?哦,太好了。呐,这是纠正。哦,它很严厉、直截了当。但我们喜爱它,我们就想要它这样,没有其它的方式可以得到它。

呐,你相信保罗有权柄那样讲道吗?保罗说:“若是有天上来的使者另传一个福音,他就应当被诅咒。”对不对?所以,我们全心爱主。
124

现在,我要请牧师到这里来一下,我们最宝贵的弟兄,内维尔弟兄,他要给你们讲几句话。呐,若主愿意,我们星期三晚上再见,做一些安排,那个晚上作为一群会众参加格里罕•斯奈林弟兄的聚会。然后,星期三晚上在这里,继续传讲第7章和第8章。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