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908E 《希伯来书》第六章(二)

1

要查考主宝贵的道……我刚刚才进来,带了两本圣经。我在后面会见了一位女士,我告诉她,如果我用这两本圣经讲道,应该会讲出非常精彩的内容。但这是一本希腊文对照词典,所以,里面有些内容我今晚要读到。它是一本……它是一个字对一个字从希腊原文译成英文的。这词典对于我传讲这条主线帮助很大。我要从里面读一些东西,因为我们现在正在查考《希伯来书》,我们就要讲到含义非常深刻的内容了。

2

几分钟前,我告诉内维尔弟兄:“我们就要讲到人们开始挠头并说’我不相信’的那部分了,”瞧?我们要讲到的就是这些,是我们喜欢的内容。

有个传道人对我说,他说:“瞧,我猜想,这里一定有很多让人挠头的地方。”
我说:“那正是我们要做的。”
看,圣经只能有一个意思,不可能有两个意思。如果圣经的这部分说了一件事,而另一部分却说另一件事,那就有问题了。看,所说的事必须是贯穿整个下来的。但记住,在查考圣经中,这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因为这是一本属灵的书。
这不是一本西方的书;它是一本东方的书。只有一样东西能解释它,就是圣灵。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想说,圣灵正在告诉我们,我们所信的是什么。那么,如果每个经文都完全一致、吻合,那就是圣灵。如果不一致,这里有个漏洞,那里有个漏洞,那么,我们的信仰就出差错了。哦,这是一本奇妙的书。
3

呐,我们边查经,我要你们边这么做。呐,若是主愿意,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去怀俄明州。请为我们祷告。下个星期,格里罕·斯奈林弟兄会在这里,如果他在场……几分钟前,我听到他在做通知。这个教会与他的复兴会通力合作,我们祈求神赐给他一场极大的复兴会。格里罕弟兄在这边的查尔斯顿为朱尼尔·卡什弟兄举办了一场复兴会,有差不多一百人悔改归向了主,我相信是八十四人悔改归向了主;所以,我们为此而赞美神。我们希望,在这个地方会有五百八十四个人归向主。

4

格里罕弟兄今天遇见了我,他说:“呐,比尔弟兄,我肯定你能理解,我来这里不是要开始另一个事工,与伯兰罕堂作对,因为我是这个会堂的一部分。”他在这里……他心里感到他要举办一场复兴会,主也带领他这么做。他邀请悔改信主的人,组成一个教会,浇灌他们。如果你悔改信主了,这里就是一个教会的家。

作为基督徒,我们的责任就是尽一切所能地支持他。愿主祝福格里罕弟兄。你们每个人,都诚恳地被邀请参加格里罕弟兄在这里举办的聚会,这个教会也完全允许;为了失丧的灵魂和神的国,我们尽可能在各方面通力合作帮助他。
格里罕弟兄,主祝福你,并赐给你伟大的聚会。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要结束聚会,他才刚开始。格里罕弟兄和我一样,经历过许多高峰和低谷,那是生命运行的方式;当你经历低谷后,才懂得感激高峰。如果人摔倒了就躺在那里,他就是懦夫。我信任一个爬起来再试的人,没错。我确信,你能解明我的意思。呐,不要忘了,是下个星期。
5

呐,在这本《希伯来书》里;今晚,我们不讲背景了。

呐,下个星期天,若主愿意,内维尔弟兄会通知的。这里的考克斯弟兄或他们谁会让他知道,我们是否能及时赶回来参加下个星期天的聚会,他会在电台上通知的。我们都……你们现在都听他的广播,也邀请你们所有的邻居来听。我确实很高兴听到他们的讲道和演唱(内维尔家的四重唱)。我说这些,不是因为他坐在这里。如果我这样说,心里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个伪君子,没错。我就要悔改,但我是这个意思。我情愿现在送他一朵小玫瑰,胜过他死后送他一个大花圈。
6

有一次我正走出门外,过来一位女士,她说:“伯兰罕弟兄,啊,我真喜欢那信息。”

我说:“谢谢你。”使我感觉很好。
另外一个人走出来,说:“伯兰罕弟兄,我喜欢那信息。”
我说:“谢谢你。”
有个从该州北部地区来的传道人,他说:“称颂神,我可不要人们那样吹捧我。”
我说:“我要。”我说:“我和你之间只有一点不同,对这点我是诚实的,”没错。我们都喜欢听人说我们的好话,我认为对人们说好话是很好的。如果你要别人说你的好话,你就要说别人的好话。就应该这样,然后,你就总是能对每个人说最好的话,这会让“轮子”转得顺畅一些。
7

呐,下个星期天,若主愿意,我的看法是,我们要讲得越来越深,进入神的这些伟大奥秘。我们要讲到麦基洗德:他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一切有关麦基洗德的事。

呐,上个星期三晚上,内维尔弟兄讲到了结尾篇,论到了至高神性和我们主耶稣的祭司职任,这点从开始就提到了:“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晓谕我们。”
然后他接下去,开始讲到他是谁,一直讲他讲到第5章,第5章的结尾。然后,从第6章开始,我们今早讲过了这个功课:
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
8

多少人喜欢这个关于“完全”的信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这是我们今早的信息,在《希伯来书》第6章。

现在,我们就要讲到这地方,在此我们就讲到真正的内容了。哦,在这些事上我们意见都是一致的:关于基督的神性,他是神的儿子,他怎样与神同在,神怎样与他同在,他在神里面,神在他里面,等等。我们全都同意这些。但现在,从这里开始,我就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保持意见一致了。所以,无论是什么,每隔几个晚上,我们就会给你机会写纸条给我,告诉我你的想法。
9

然后,我就得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我回答不了,我就说:“内维尔弟兄,你对这点看法如何?”我会说:“他在这儿,让他回答吧。”[内维尔弟兄说:“那时我就读希腊原文。”]那时他就去读希腊文对照词典,把希腊原文找出来。我想,该是我和你读的时候了。

呐,如果我们往下讲,带着真正的真诚,真正为了一个目的而来,就是要学习……我也要学习。经上记着说,圣经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那意思是说必须以经解经,瞧?每节经文必须用其他经文来解释,贯穿整本圣经,使之成为一件伟大的东西;因为神不能改变,因为他是不可改变的神。
10

1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

我喜欢保罗说到这些事;保罗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的人;他喜欢去到更深的地步。在圣经里,有一次,他说:“忘记背后,向着高处来的呼召直跑。”看,他不断努力。这里他说:“我们应当忘记基督道理的开端(他是谁,他是什么),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
11

呐,首先我们要知道:“我们能完全吗?”我们知道,在今早所读的经文《马太福音》5:28里,耶稣说,我们要像神一样完全,否则就进不去。

然后,我们发现,我们每个人都生在罪中,在罪孽里生的,来到世上就说谎。我们自己没有一点好的。那么,我们怎么才能完全呢?
呐,然后,我们又在这里发现(拿经文来对照着读),耶稣藉着一次献祭,就使他的教会永远完全了。那么,藉着基督我们就完全了;藉着基督我们就不受审判了;藉着基督我们就永远不死了;藉着基督我们就出死入生了,不是藉着任何教会;不是藉着任何宗派;也不是藉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不是藉着说方言;不是藉着叫喊;不是藉着颤抖;不是藉着跳灵舞,而是靠着恩典。
12

神照着他的旨意呼召人;而且我们发现,这都是藉着拣选。我们发现,不是人想要得救,不在乎那定意的,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若不是神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耶稣这里来。所以,你跟这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你跟这没有一点关系。你完全是在这幅画以外。

我们发现,从来没有人寻找神;是神在寻找人。那么,我们也发现,神是永恒生命的唯一源泉。我们发现,凡永恒的事物都是没有开头没有结束的。因此,我们发现,地狱有一个开始,也有一个结束。没有人可以说地狱是永远的,或永远的,是的,是永远的,但不是永恒的。
13

“永远”是指“一段时间”。圣经说:“永永远远。”你查查看“永远”是不是表示“一段时间”,就知道了。约拿说,他会永远在大鱼肚腹里。其它许多经文说到“永远”,都只是指“一段时间”。

但永恒,是指永远。那是永远,永永远远、永永远远,那是永恒。我们发现,地狱不是永恒的,而是永远的。原因是……你现在必须留意这些词,如果不留意,就会搞混了。
呐,记住,只有永恒的东西才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因此,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远的生命”吗?那听起来对吗?不。“就有永恒的生命。”“永恒”这个词也就是“神”。在希腊文对照词典里,“佐伊”这个词,就是神的生命在你里面。你是永恒的,像神是永恒的一样,因为你已经有神在你里面了。
14

你的旧性情死了(那是世人的性情),你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你的各种欲望(那旧生命有一个开始,就是你生下时神吹在你鼻孔里的那一口气),那属肉体、自然的生命死了。它有开始有结束,它死了,那旧性情永远消失了。然后,神进来,带来新的性情,那么就有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和平、耐心、温柔、仁慈,这些就进到你里面,取代了恶毒、脾气、憎恨、斗殴、纷争等各样的恶事。它取代了那些,因为你已经出死入生了。现在你真正明白了吗?

所以听着,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要找到它。唯有神拥有永生,圣经这么说的,唯有神拥有永生。如果一个人要在地狱里永恒地受苦,他就必须拥有神的永恒。但我是说……
15

呐,记住,我不是说没有一个燃烧的地狱;有一个燃烧的地狱,火与硫磺,在那里,火是不灭的,虫是不死的,有火与硫磺,是一种刑罚;也许会延续一千亿年,但它必定有一个结束,因为地狱是为魔鬼和他的使者造的。一切属于神自己的,从起初就有了,这一切从神而来。当那灵……

让我们来看爱的圣灵,它是神的伟大源泉,纯净、没有搀杂。在那里,钻进了一种歪曲的爱;然后就进来了人类的爱;然后就进来了性的爱;然后又进来了其它的爱:各种各样的爱,一直被歪曲,最后就成了污秽。但这一切东西都有一个开始。有一天,它会完全转回来,归回到原本的爱中(那是永恒的),在那里,贪恋、人类之爱、情欲之爱,所有这些爱都会终止。
所有这些对信心的虚假信仰都必终止,只有一种真正的信心;其它一切都必终止。它们是一些歪曲的东西,离开了这真实的源泉。
16

因此,地狱,苦难……苦难不会是永恒的。苦难是因为罪引起的,罪导致了苦难;当罪结束时,苦难也必定会结束。有个时候要到,那些从未接受过基督的罪人,在遭受可能是一千亿年的刑罚之后……我不知道,也许是一百亿亿年,我说不出来。但什么时候它一定会有一个结束,因为它不是永恒的。

17

呐,我们现在要朝着完全努力前进。听着,我们要进入这信息了。

1……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神、2各样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的审判各等教训。
呐,听着,我们有两个……这里有一幅图画。呐,就在这里我们会产生一些大的分歧。呐,你必须明白这幅图画的意思。保罗在这里试图把律法与恩典分开。我们有两幅图画:一幅是属肉体的,一幅是属灵的。保罗在这里要分开这两幅图画,指给犹太人看。这封书信是给希伯来人的,整本《希伯来书》都要显明旧约的样式预表了新约。所以,这两幅图画你都要考虑到。现在,我们来读,请仔细听。
18

呐,他说:

1所以,我们要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
呐,今早我们讲了这点,我们怎样得以完全。完全了,绝对没有瑕疵,无可责备,身上没有一点罪了。你超越了试探吗?永远不会。你每天犯罪吗?是的,先生。然而,我们得以完全了,因为我们是在他里面。神没有什么可审判我们了,神不能又审判我们又是公义的,他已经在耶稣里审判了我们。当他审判基督时,他就审判了我,审判了你。他不能再审判我了,因为耶稣替我受了审判。
如果我已经赎回了,有一张赎单表明我已经从当铺赎回了我的手表,就没有人能把它再拿回当铺去,因为我有一张赎单,已经赎回了它。如果魔鬼试图将刑罚加在我身上,我已经有了一张表明我被赎回的赎单,是的,先生。再也没有审判了,“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那就是我的赎单,神赐下了这应许。
19

呐,这幅图画:

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神、各样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审判各等教训。
呐,记住,你注意到那个词又用了一次吗?今早我们用过:永恒的审判。一旦神说了话,就是永恒的;一点也不能改变。所以,审判是永恒的,它永远是审判。不管我们生活在哪个世代,一代人活着,一个律法也活着。那是永远的,无论对哪个时代,这个或那个,神的审判仍是永恒的。他必须是永恒的,因为他说出了道。当神说出一句话,那必定是永恒的,没错。
20

呐,让我给你们读希腊原文。听听它是怎么写的。

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那位赎罪者)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呐,我读不了了,太模糊了)不必再立那种形式……(好的)不必在那些致死的行为上再建立改革的形式。
呐,这本对照词典绝对没有加任何解释,它完全是对应希腊原文的英文说法。它说:
我们不要……(听这里,瞧?)不必在那些致死的行为上再立改革的根基。
呐,如果你把这点记在脑子里,他这里是说,那些导致死亡的外在形式的改革。保罗说:“要离开那些原则,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神、各样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审判各等教训。”外在形式的改革导致死亡,“这才是正确的说法。这实际上才是保罗所写的,你看到他想要做什么吗?
21

呐,所有这些事,就像洗礼:一个向后洗,一个向前洗;一个奉父、子、圣灵的名,一个奉耶稣的名;一个这样,一个那样。所有这些不同的洗礼的小差别,还有按手之礼:“赞美神,我有了按手的恩赐,哈利路亚!你要这样得到它,哈利路亚!”

把所有这些都放到一边,因为这些是死的行为,那些改革,革新。看,他在讲另外一种等次。呐,他说:“让我们都离开那些,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你明白了吗?
教会依然徘徊在那些事中。这些是他们努力要做的事。早期的希伯来人教会试图要说:“瞧,我是受浸洗的,还有,我得到了这个,得到了这些东西。”
他说:“现在,把这些事放一边,放到后面去。”但是,他有说我们不当做这些事吗?呐,听听他对这个是怎么说的:
3神若许我们,我们必如此行。
希腊原文也是这样说的:
神若许我们,我们必如此行。(瞧?)神若许我们,我们必如此行。
22

各种洗礼,按手之礼等,但那不是完全的;那只是属肉体的改革。那是今天的众教会停滞不前的地方,停在那属肉体的改革上。有的说:“哦,瞧,这水……浸洗这个词是指这个,是指那个。”

他们建立了各种组织;一个是洒水,另一个是泼水,一个是脸朝前受洗,一个是脸朝后,所有这些东西;有些为病人按手,藉着按手,有些按立使徒,有些按立先知等等;还有传讲死人复活(这些都没问题),以及基督至高的神性(这都没问题);但他说:“所有这些都是外在形式的改革,我们只是被改良了。现在,要进到完全的地步。”你明白这图画了吗?
23

现在注意,现在讲到了深奥的部分了。

4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5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6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
现在,我知道你们律法派的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但你们错了,瞧?是的,我坚持这点,圣经也确认了,即:神若曾拯救一个人,那这人就是从时间的范畴直到永恒都得救了。你无法把它解释成别的。
24

某个基要派的人前不久到我这里来,说:“有一点你错了,伯兰罕牧师,有一点你错了。你说:’人若得救了,他就永远不会再失丧。’”

我说:“那是神说的。”
他说:“我想问你一件事,扫罗是个先知,他也说预言。你知道他是神所膏抹的,圣经说他是的。他自杀了,他失丧了。”
我说:“他失丧了吗?”我说:“圣经说他得救了。他成了神的敌人之后,他仍然得救了。圣经说他得救了。毕竟,他也没有自杀,是一个非利士人杀了他,大卫因此就杀了那个非利士人。扫罗是伏在他的刀上,枪上或刀上,但刀没杀死他,是那个非利士人杀死他。当时,扫罗去找那巫婆,她就召回了撒母耳的灵,因为撒母耳还没有进入荣耀里,他是在乐园里,在不能除去罪的公牛山羊血的遮掩下。但他必须要有一个等候的地方,它被称为乐园,直到他进入荣耀里。”
25

这正是你们天主教徒搞混的地方,看到吗?呐,现在不再有乐园了,我们是直接去到神的同在中。

当隐·多珥的那个巫婆召出撒母耳的灵时,他站在那里。她就面伏于地,她说:“你为什么欺哄我呢?”
不仅扫罗站在那里……我是说撒母耳穿着先知的长袍,他仍然是个先知。他说:“你为什么搅扰我,招我上来呢?况且你已经成了神的敌人。”
扫罗说:“瞧,乌陵不再对我说话;先知不再对我说预言;我也不再有梦了。”
“瞧,”撒母耳说:“你已经成了神的敌人,明日战事会有利于对方,你明日必要死。明晚这个时候,你就跟我在一起了。”如果扫罗失丧了,撒母耳也失丧了;他们两个是在一起的。肯定的,圣经这么说的。
26

呐,你可以情绪激昂,说方言、喊叫、发颤、颤抖、在过道里跑上跑下。我不反对这些,但你可以让自己相信得救了,然而却没有。你并没有得救;你的生命会证明你是什么。耶稣说:“从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即使你从未开过口,你的生命也会证明你得救了没有。它将证明你是什么。

但所有这些激动、情绪、加入教会以及“我奉耶稣的名受洗了,哈利路亚!我知道我得到了。”那什么也说明不了。
“我已经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了,脸朝前,三次,我得到了。”那什么也说明不了。
27

保罗说:“我们要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我们是在谈已经完全的,如果我们往下看,你会发现,完全的就是蒙拣选的。过一会儿,我会用圣经给你们证明这点。是那些蒙拣选的,神在创世之前就看见每个蒙拣选的。然后,他差耶稣来救赎这些人,不是全世界的人。神想要做,但他必须给那些人开一条路。他唯一能做的办法就是差基督来,使他能来作我们的挽回祭,使那些蒙拣选的,神可以在荣耀中把他们带到主面前。

你能想象神做事会如此的随便,说:“好吧,也许有人会为我感到很悲伤,也许他们会来得拯救。”神不需要乞求你做什么;要是有乞求也是你需要乞求,不是神。
28

然后,基督受死,为要拯救神藉着预知所拣选的那些人,使他们毫无瑕疵地在彼岸与神相会。在创世之前,神就在荣耀中看见了你。这是圣经说的,《以弗所书》第1章,第5章第1节,神藉着预知而预定了。

呐,如果神那样做了,在创立世界以前就预定了我们,在创立世界以前就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并且拣选了我们得永生,又差耶稣基督来救赎我们,六千年前他就看见了我们,使我们可以显现在荣耀中来赞美他,那么,你怎么可能失丧呢?
29

呐,如果你得救了,你就得救了。如果神知道从今天起的十年后会失去你,今晚又救了你,他就是在跟他自己的旨意作对。无限、全能、永恒、永远智慧的神还不足以知道你会坚持住还是不会坚持住吗?当他拯救你时,你说:“好吧,我要试试他;我要看看他会做什么。”那么,他就不是从开始就知道末后的神。神知道他在做什么,你永远都不用担心这点。跌跌撞撞的是你我,神知道他在做什么;他知道我们是否会持守住,或我们会做什么。

呐,圣经说,以扫和雅各,双子还没有出生时,神就说:“我爱这个,恨那个,”甚至在他们吸第一口气之前;好叫神的拣选可以立定。
30

谁是亚伯拉罕?(过一会儿我们要讲到他,就在这里)他是谁呢?神竟呼召他?没有条件地拯救他。神曾与人立了一个约,人违背了那约。于是,神就与自己立了这约,并指着他自己起誓。人跟它一点也没有关系,是神自己的预知;无论怎样他都做了。

呐,你说:“瞧,伯兰罕弟兄,既然我已经成了基督徒,我就能做任何想做的事吗?”绝对是的。如果你是基督徒,就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但我可以保证,你不会有任何欲望去做错事。你做任何事……我总是做我想做的事。如果我是因怕下地狱才事奉主,我事奉他就不正确。如果我是因怕妻子跟我离婚才对她忠诚,我就不是一个好丈夫。但我不愿给她任何伤害,因为我爱她。
31

当人由神的灵重生时,他与基督的关系也是这样。不是因为他喊叫、说方言或情绪激动,而是爱临到他心里,取代了世界。我告诉你,他每天靠着基督去爱、去行。你不用告诉他,做这做那或做别的是错误的,他知道那是错的。他行事为人……他是神所预定的、至高无上之恩典的产物,绝对是的。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又于属天的呼召有分……
呐,有时候我们相信,那蒙了光照的人又离弃道理了,但圣经并不是那么读的。他在这里说,那已经领受圣灵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离弃道理的。现在读一读,看看这是不是对的。注意这里,要看经文,整段经文,还有内容,哦,是上下文。
32

呐,保罗开始谈到了,那是什么?“我们要进到完全的地步;”呐,他说:“不是属肉体的,不必再立各样洗礼和改革各等教训的根基。我们不必再那样做,要进到完全的地步。”这主题是完全,而完全是由基督而来的。我们怎样进入基督呢?靠加入教会吗?“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不是从说一种方言进去;不是从握手进去;不是从水洗进去,而是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你明白了吗?

那就是完全。当你进入了那身体,你就在基督里了,世界对你已经死了。你每天与羔羊同行,你的脚步由神所定,知道要做什么。哦,我们经受了各种试探和试炼。你说:“你受过试炼吗?”是的,先生。
33

什么是……恩典是神对我所做的,行为是我对神所做的。呐,人们从这点搞出一个教义来;他们认为行为可以使你得到功劳。如果是,恩典就不是白白的了。恩典是神为你所做的,你是靠着恩典得救。行为是你为感谢神赐给你恩典而做的事。如果你爱他,你就喜欢做主的工,肯定的,因为你爱他。

接受美达·布罗伊为我的妻子,这是爱对她所做的。她那么做是因为感激,她是个好女人,呆在家里,照顾孩子,活出一个美好真实的生命。那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结婚,我们是结婚的。但她那么做是因为感激。如果她每天跑到城里,逛每一家便宜店,在街上跑来跑去,从来不洗碗碟等等,我们仍然是结婚的,绝对是的。当我宣了誓,就都定了。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她就是我的妻子,她都是我的妻子;那也是她的婚誓。但她愿意做那些事,呆在家里,照顾孩子,努力做一个真正的妻子。
34

我可以跑出去,长年在外,全国各地跑,让她在家里饿得半死或什么的,孩子没东西吃;我们仍然是结婚的。即使她跟我离婚,只要我身体还有一口气,我仍然是结婚的。我宣过婚誓:“只有死亡能把我们分开,”没错,我们仍然是结婚的。但那样,我就是个不称职的丈夫,她就成了不称职的妻子。但如果我们彼此相爱,我们就同心合力,一起挑重担。

神和他的教会也是这样。当你生在神的国里,你会有各种高峰和低谷,是的,但你仍然是个基督徒;你仍然是从神的灵生的。神可能不得不提早把你从地上取走。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
35

呐,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教会。让我给你们一个稍微强烈一点的例子,这样,律法派的观点就可以彻底被排除在外了。让我们来看《希伯来书》第10章,稍微看一下这点,10章第26节。

26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27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28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29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36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那又怎么样呢?那看起来又如何呢?”呐,刚读了,我就想:“圣经没有那样说。”那不是在谈论基督徒,那是在谈论某个听见这道却转身走开的人,瞧?

因为我们若犯罪(什么是罪?不信),这福音传给我们之后,我们若故意不信,赎罪的祭就再也没有了。
什么是罪?不信。读一下《约翰福音》第4章,耶稣说:“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罪不是抽烟、喝酒、犯奸淫;你做那些是因为你是不信者。那些只是属性,你做那些是因为你是不信者。只是戒烟戒酒之类的事,并不意味着你是基督徒;那些只是你悔改信主后的属性。你可以做到其中一样,却仍然不是基督徒。
37

呐,注意。

那故意不信的人……
不是在他心里接受基督之后,圣经没有那么说,而是说: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故意不信),(明白这点了吗?根本不是对基督徒说的。)
不久前,有个女的来找我,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基督徒,但我亵渎了圣灵。”
我说:“那不可能,一个基督徒不可能亵渎圣灵;”你不可能那么做。基督徒的灵是为基督的灵做见证的,瞧?凡神的事,你都称是“神的”。但你若顾念属肉体的事,你就会取笑和嘲笑圣灵。我不管你上多少次教会;你仍然是个罪人,你还在亵渎圣灵。
38

当他们看见耶稣辨别他们的心思,就说他是个算命的。

耶稣说:“我赦免你们这点,但圣灵要来,你说一句干犯他的话,必永不得赦免。”因为他们说:“他有污秽的灵,”称神的灵是污秽的东西。基督徒不可能那么做,基督徒会永远称神的灵是公义的。
看,基督徒不可能亵渎圣灵;基督徒以外的人才会亵渎。站在那里的不是基督徒,是信宗教的人,是正统派的犹太人,神学博士等等,是他们取笑耶稣和他所做的工,称神的工是一个污秽的灵做的。
今天,你想有多少人在亵渎圣灵?都是那些名字前面有神学博士、哲学博士的人。有多少了不起、硬着颈项的正统天主教徒、新教徒?走在街上,取笑圣灵的运行;举止文雅、学者、像纽扣一样滑头,没错。但他们却取笑圣灵,因此,他们就亵渎了圣灵。但一个重生的基督徒不可能那么做,他会说:“那是我的弟兄,那是永生神的灵;”没错。基督徒不可能亵渎圣灵。
是罪人才会亵渎圣灵,是不信者,罪人,不信者。只有两种东西:你要么是信徒,要么是不信者。
39

呐,注意这里,要把这点真正讲彻底。我曾见过一个异象,它一直困扰着我。几年前我常常认为:“哦,人若曾领受了圣灵,后来又背道了,他就永远失丧了。”但我无法让这两点不矛盾。

我说:“那么,为什么圣经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永恒),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也没有一个失丧的。在末日我要叫他们复活。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那异象跟这个又怎么相配呢?我真是搞不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对那些已经蒙了光照……”我想:“有什么地方错了,我实在弄不懂。”
40

几年前,我去参加过一个五旬节派的小聚会;我猜想,今晚,记得这事的可能没有一人还在这教会里。几年前,大约是建这个教堂的时候;除非后面的格里罕弟兄或什么人还记得。我不知道起先你在不在这里。司弟兄,马哈尼弟兄,我想他们在的。是的,就在我结婚之前。

对那恩赐的运行,我害怕。人们告诉我那是出于魔鬼的。我不知道,直到主的天使告诉我。
我去了米沙沃卡,坐在那聚会中,我从未听到过那么多的喊叫、哭喊、赞美神的。我想:“弟兄,这简直是天堂。”哦,他们跳上跳下。
41

由于种族隔离,他们不得不在北方举行聚会;黑人和白人在一起。世界五旬节同盟会和耶稣基督五旬节同盟会已经真正合并,组成了联合五旬节派。但在米沙沃卡,罗弟兄的帐棚里,他们举行的是何等的一个复兴会啊!我,一个有点好奇的人,坐在后排座位上,观察着那一切。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事。

有一个人坐在这里;以前我从未公开讲过这事,有一个人坐在这边,另一个人坐在那边;一个说方言,另一个翻方言。他们说出了各种各样要发生的事。当时,这个说方言,那个就翻方言。我想:“天哪!这简直太奇妙了!”我想:“多么荣耀!他们一定是以人形降下来的天使。”
42

瞧,当时我只有一块七毛五,刚好够回家,只够我加一箱的油。那天晚上,我睡在玉米地里。我在一本书里讲了一部分,但没有全讲,因为我不想伤害他们的感情。所以,那天晚上,他们说:“请所有传道人上台来。”我上了台,当时,我是那里最年轻的传道人。

第二天早上,他们要我上去讲道;我藏起来了。你知道,那个黑人说:“他在这里。”你们记得这个故事,他说出了我坐在那里。
43

所以,那天讲道后,我就出去走走,我想:“巴不得我能见到那两个带领聚会的人。”一个站起来,脸色变白,在说方言;另一个就翻方言,发出话来:“主如此说,这里有某某人,名叫某某某,将会做这事或某某事。”弟兄,那全是真的。另一个站起来讲方言,这个就翻方言。

我想:“哦,这简直太奇妙了。”所以,那天我就这样想。我出去祷告;我说:“主啊,求你再为我做一次。”那时,对异象我还不知道怎么叫。
44

我出去祷告,求主帮助我。我绕着那房子走,刚好遇见了他们中的一个。主赐给我一种知道这些事的方法。我握着他的手,说:“你好吗?”

他说:“你好!你叫什么名?”
我说:“伯兰罕。”
“哦,”他说:“你就是今早讲道的那个年轻人。”
我说:“是的,先生。”
当我与他交谈时,我接触到了他的灵。他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一个纯洁的基督徒弟兄。我是指,他是一个信徒。我想:“哦,这岂不是太奇妙了。”
45

那之后大约一个小时,在外面的车旁边,那车看起来是一部又大又好的轿车(车后面写着“惟有耶稣”),我站在那里,那人也站着。我走过去,我说:“先生,你好吗?”

他说:“你好!你就是今早讲道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先生。我就是。”我说:“哦,我很喜欢神在你们二位弟兄里面运行的大恩赐。”
他说:“谢谢,伯兰罕先生。”我开始感觉到他的灵,一个异象来到。如果说我曾跟哪个伪君子谈过话,他就是其中之一。他妻子是个黑头发的女人,他正跟一个金发女人住在一起,跟她生了两个孩子。他根本不是基督徒,什么也不是。
46

后来,我说:“我掉进了什么里面?我想刚才我在天使中,现在我一定是在鬼魔中了;有什么事发生了。刚才那人是个真正的基督徒,同样的圣灵临到了那个人,也临到了这个人。”我说:“现在我全搞糊涂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哭着向主乞求,我不知道要接受什么。

他们都过来,问我是否领受了圣灵,这个人也问了。我说:“没有,先生,还没有像你们那样得到。”他说:“你说过方言吗?”我说:“没有,先生。”他说:“那么,你还没有得到。”
于是,我说:“你可能是对的,我的弟兄;可能我还没有得到,因为我没有得到你们所得到的。”过一会儿,就很高兴我还没有得到。
后来,我观察它,我看到了它的运行方式。
47

很久以前,有一天我到外面祷告。我告诉你我在为谁祷告,是罗伊·戴维斯。我到外面祷告,因为他叫我是傀儡,我祈求神赦免他这事。他在那后面有一间印刷厂,是印报纸的。过后的几个晚上,他们还在经营那印刷厂,它就起了火,烧毁了。

当时,我站在格林斯米尔后面的一个山洞里,我走出来,正在祷告,在那里已经两天了。我把圣经放在一根老原木上(不久前我还指给伍德弟兄看那个地方),把我的圣经放在那里;我跨坐在原木上。风吹过来,我想:“呆在洞里的时间已经很长了,我要读一点圣经。”于是,我拿起圣经开始读,所看到的就是这一章。瞧,我就开始读,然后,我也开始纳闷,瞧?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
48

我想:“就是那段经文,”但有些东西困扰着我。接着,我就想:“这里他说的是过去和起初的事,’不必再立悔改的死的根基(起初的东西),不必再立悔改的根基,’这里他说:’使他们重新懊悔……要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把这些事放到后边。’”然后,我又开始读,读到了下一节:

7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神得福;8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
当我读到这里,有什么东西震撼了我。我想:“主啊,那不是指罗伊·戴维斯吧。你为什么那么做呢?”
49

我就翻到另一页,我不得不回到那里再读:“那是不可能的,那些已经蒙了光照的人……”

“再读一遍。”
然后,我想:“主啊,这是什么?主啊,你是指什么意思?”
我转身回到那个山洞,为这经文而祷告。我祷告时,看见世界在转动;整个地都被犁过了,非常好,整个世界。我看见一个穿白衣的人在到处走,他手里拿着一个袋子,他边走边撒种,沿着地的弧形线走。他走过去之后,马上有个穿墨黑衣服的家伙过来,样子很滑头,像这样溜过来,看着。他也有种子,他在地上到处走,把什么东西扔在它后面,边看着每个人,边扔。我站着,注视着这异象。
那人走了之后,这世界又在转动;地上长满了大片的庄稼,是麦子。在麦子里,有杂草、蒺藜等等东西。
50

然后来了一场干旱。哦,那小麦穗低垂着头,渴望雨水。那小蒺藜也垂着头,也渴望雨水。每个人都在祈求雨水。过了一会儿,来了一大片云,给整个地球浇下了雨水。小蒺藜跳起来,开始大喊:“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赞美主!”

小麦子也跳起来,开始大喊:“荣耀归于神!赞美主!”
然后,这经文临到了我,是在《马太福音》第5章第45节。听听耶稣在《马太福音》5:45所说的,现在,请注意听,我们来读。《马太福音》5章45节、46节,从44节读起。
44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咒诅你们的祝福,善待那些恨恶你们的人,为那些恶意利用你们的和逼迫你们的祷告。[译注:此处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直译。]45这样就可以做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
51

所以你看,那同样的雨使麦子生长,也使蒺藜生长。因此,我明白了那幅图画。这就是那些在教会中属肉体的承认者,但他的果子……他可能喊叫、跳跃、跳灵舞、说方言,但他的果子显明他是蒺藜。另一个所得到的是同样的圣灵。

圣灵能降临在一帮会众中,伪君子藉着圣灵也会喊叫,就像蒺藜靠着所赐的雨水也会生存一样。这就是保罗在这里所讲的。但是,蒺藜绝不会变成麦子,麦子也绝不会变成蒺藜,你明白了吗?
那是不可能的,那些已经蒙了光照……于圣灵的恩赐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请听他所说的)因为雨水降到地上,浇灌、滋润、预备这块地,但若是长荆棘和蒺藜,那就会近于咒诅。
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悔改,向神所行的死的行为,信心(等等),各样洗礼、按手之礼(各等教训)……
52

看,在过去那些日子里的属肉体的信徒,就像今天一样,喜欢说:“瞧,我属于教会;我悔改了,我上来了,我承认了,我受洗了。”看,他们立下了这些属肉体的改革,那产生了什么?产生了蒺藜。

完全带来了什么呢?带来了麦子。这麦子是神的道,神用麦子比作他的道,那是种子;它能结实。
这取决于你心里种的是什么种子。如果你上教会只因怕下地狱,如果你加入教会只因你不想下地狱,你仍旧是蒺藜。如果你加入教会是为了出名,你仍旧是蒺藜。如果你做这些形式化的事只是为了做这些事,仅此而已,你仍旧是蒺藜。
但一个真正、真实的基督徒会拼命追求完全,直到世界死掉,你在基督耶稣里成了新造的人。那么,这个人就不可能再堕落了。这就是圣经所说的。你看到这点跟其它经文多吻合吗?你看到这点是多么分毫不差了吗?
53

圣经怎么能这里说:“人一旦得救了,就永远不会失丧,”来到这里却说:“但如果你失丧了或亵渎了,就不可能……”肯定的,如果你是个亵渎者,你就不是基督徒。

“被神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林前12:3]《约翰福音》4章……哦,应该是《约翰一书》4章。被基督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在基督徒教会里,每个神的灵都会认同神所说的一切话。
我们看到这里说:“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那属肉体的老思想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我是琼斯博士,”瞧?“没有什么神的医治这回事;没有什么触动人心的宗教;你只是一时兴奋;你是情绪冲动。看,就是那么回事,根本没那些事。我们是长老会的;我们是路德派的,”或无论什么派,“我们知道我们的立场。”
54

但神的灵怎么说呢?“耶稣基督昨日……”神的灵就说“阿们”!它很快就认同了这道。是的,先生,马上就同意了。现在明白我的意思吗?

保罗说:“这些属肉体的改革是死的。”
但生命已经来了,就是这个完全,“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要赐给他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他们一个也不失落。”不可能失落的。
所以,这就是所成就的,它所成就的……人们认为那会使人松散。弟兄,你不是因着害怕而事奉神。神不是那种用皮鞭赶着你到处跑的人。他是一位父,他是爱,神就是爱。圣经在《约翰一书》说:“那有爱的,是从神来的。”
55

你爱神。我不会……如果我出去,今晚喝醉了;我一生中从未喝过酒。但如果我出去喝醉了,我不会害怕吃鞭子,那不是我不去喝酒的原因。我不那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爱他,他爱我。那不是律法上的行为,那不是我必须做的什么事;而是因为他已经为我做了什么事,我为此而爱他,就是这样。

所以,有那圣灵在那里,应许说:“我要赐给他永生,他们永不灭亡。”他说的是谎言还是真理?他说的是真理。那么,你明白这该如何解释吗?人一旦在恩典里,他就不可能再堕落了,他不会了。他会跌倒的,肯定的,但不是再回到以前的悔改中,不是再回到老地方,重头开始再做那些老朽的行为。
56

所以,你们东奔西走,从复兴会到复兴会,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你没看到,你有多么不稳固,不坚定吗?呐,肯定的,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是否……”神肯定不会赐给我这事工又使我陷在错谬里。如果这没有被圣经所证实,那就是错谬;但这里有圣经做支持。

教会从未错失到一个地步……人们去加入教会,争吵、纷争、烦躁,等等,过着一种属肉体的生活,“哦,是的,我是个基督徒。”
57

今天,我听到一位女士承认,她告诉我,她丈夫跟着一个男人鬼混。她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他们这么作。这女的说:“我要让你知道,我是个基督徒。”

看看这里的吉米·欧斯本,整周在演奏爵士乐,摇滚乐等东西,星期天早上却在那里讲道。
看看猫王,加略人犹大1947年的翻版,加入五旬节派的神召会,说方言领受圣灵,他送入地狱受折磨的魂,比过去五十年里卖私酒的酒吧送入的更多。把全世界少男少女的思想都搞变态了,以至那些小姑娘脱下自己的内衣扔到台上去要他签名,下流到他们不让他在电视上露出他的下体。(说领受圣灵的凭据是说方言。)哦,弟兄,如果圣灵在那里,就不会有那样的行为,你们对这点更清楚。肯定不会有的。神喜爱清洁、纯净和圣洁。
58

我不是靠行出清洁、纯净和圣洁使自己成为基督徒,而是有基督在我里面活出那些来,我也爱他。如果我做了错事,它会责备我;我会马上说:“求神赦免我。”每天我都得祈求神的赦免,每一天;你也是一样。肯定你也会的。

但现在,如果你是属肉体的,你只会往后退,说:“哦,瞧,那没问题,我属于教会,”瞧?那么,当你没拥有那一次交付给圣徒的信心时,你就亵渎了。然后,你取笑它,称它为邪灵,说:“那是一帮圣滚轮。”那么,你就在恩典与审判之间把自己隔绝了,你就永远完了。
59

耶稣说:“说一个字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一个由圣灵生的基督徒不可能说干犯圣灵的话,因为他不会;他只会同意圣灵,没错。

因这原因,人们想要告诉我说,出现在这里与我们同在的火柱;他们想要说那是魔鬼,是虚构的等等。但照相机证实了它不是虚构的。这些事完全是写在圣经里的,那是保罗在去大马士革路上所遇见的同一个火柱,他以前所做过的这一切事,他今天又完全藉着圣经行同样的事。他是基督,神的儿子。
当我们重生时,我们就有了永生,不会灭亡。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堕落的,这是圣经说的。
60

呐,听着,注意保罗怎么说。呐,把剩下的读完,看看这听起来对不对。我们接着读,就一会儿,第8节:

8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那是不信者。)
呐,注意保罗说的:
9亲爱的弟兄们……
呐,他是在说那些试图回转到律法下的人,你知道,他们试图要行所有律法上的事。他们都很合乎仪文;行各样洗礼、按手之礼等一切事。
9亲爱的弟兄们,我们虽是这样说,却深信你们的行为强过这些(就是这样,现在注意听他说),而且近乎得救。10因为神并非不公义,竟忘记你们所做的工和你们为他名所显的爱心,就是先前伺候圣徒,如今还是伺候。
61

看到他在讲什么吗?他讲的不是那些基督徒,离弃道理、不可能转回来;他讲的是那些经历了外在形式上的改革,属肉体的信徒。但他说:“对你们重生的人,对你们为基督徒,亲爱的弟兄来说,我们深信你们强过这些。你们不谈论那些事,不过那种生活,你们拥有基督的保障。”他在这里是怎么说的呢?呐,让我们看《希伯来书》第10章,今早我们也读过了。

现在,让我们再翻到《以弗所书》4:30,我们来看这点,就一会儿,注意它所说的,来支持这点,使经文与经文相匹配。让我们看《以弗所书》4章,《以弗所书》4:30,我们来读,看经文是怎么说的。听着:
30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我们怎么受洗归入那身体?从一位圣灵。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对吗?你们藉着圣灵的洗被印进基督的身体里,不是从一个复兴会到另一个复兴会,而是直到身体得赎的日子。这就是你。
62

所以,你不可能失丧。你恐惧,因这原因,恐惧,一个恐惧……惧怕与怀疑为伴;爱与信心为伴。我爱我的天父,我不惧怕他,因为我爱他。他不会伤害我;他善待我。如果我对他感到恐惧,就会说:“哦,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做。”

看,但我爱他,“是的,父啊,我爱你。我知道你是我的父,你也爱我,我不会惧怕,你必持守你的道。那是你给我的应许。”这就是神的灵行事的方式。
“但是,哦,如果我做了这,我做了那;”看,你又回到了律法的那一边,永远不要再回到律法的那一边;那边是负面的,这边正面的才是你需要的。
63

这已经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基督死了,他死的时候,罪也被杀死了。倘若神预定你得永生,“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就是这样,不可能失丧了;你永远安全了。“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归入一个身体。因为一次献祭,他就永远完全了。”就是这样。我们决不可能失丧,是的。呐,这不使你觉得很好吗?

呐,你怎么知道你是个基督徒呢?你的灵与神的灵同证,神的爱在你心里,你拥有了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耐心、良善、温柔。这个时候,圣灵的果子就伴随着你的生命。
不是因为你能跳灵舞;哦,随着现代音乐的节奏,跟着钢琴大声喊叫,搞出这些东西来,跳灵舞。做那些没问题,但他们把整件事都放到律法的一边去看,明白吗?因此,他们就把神的灵丢在了后面。
64

这就是为什么当神开始彰显他自己时,他们说:“胡扯,我们不要跟那有任何关系。”他们不认识神,他们从未见过他,他们不能理解他,因为在那里是另一种生命。他不知道;蒺藜不知道麦子在做什么,他是另一种生命。

对基督徒来说,一个属肉体的信徒,一个光是承认的信徒也是这样,他们出去,承认说:“哦,是的,我是个基督徒。”嘴上叼着大雪茄,像一头去角的德克萨斯州公牛。
女人穿着短裙,说:“哦,是的,我是一名教会成员,我肯定是。”你的果子证实你完全是属肉体的,没错,肯定是的。只有一件事能说明这点:要么是智力低下,要么是淫荡的灵缠身,没错。
65

如果你的举止要像世人一样,圣经说:“你若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根本不在你里面了,”所以,就是那样。

呐,你说:“哦,圣经说了,那么我必须做某事。”不,不是那样的。要留在那里,直到基督为你做了某件事,把它从你里面拿走。然后,你就从神的灵重生了。不是你做什么,而是他为你做了什么,最终,你得到了爱,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然后,观察你的生命,是否符合。不是因为你竭力去制造生命,而是因为神带领你顺服他的圣灵。不是你带领自己走在神的路上,而是神带领你走在他自己的路上;不是你做带领,而是神做带领。
66

现在,注意这个,呐,我们就要讲到结尾了,第11节:

11我们愿你们各人都显出这样的殷勤,使你们有满足的指望,一直到底。12并且不懈怠,总要效法那些凭信心和忍耐承受应许的人。
呐,这里还有一点要注意的。
13当初神应许亚伯拉罕的时候,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着起誓的,就指着自己起誓,说:14“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当神遇到亚伯拉罕时……)
呐,亚伯拉罕得到这个约的时候,他毫无功劳可言,这约是与亚伯拉罕立的。那绝对、完全是恩典。亚伯拉罕并不是一个更好的人;也不是一个圣洁的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藉着拣选神选择了亚伯拉罕,因为神拣选了他。不是因为亚伯拉罕想要它;不是因为他做了这事;不是因为他是个好人;也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功劳,而是神的选择。神挑选了亚伯拉罕。
67

今天,就像我说的,我相信:“我们挑选了我们的传道人,到处去,说:’瞧,有个执事不干了。我们要在这会堂里找一个最好的人选替代他;瞧,牧师不干了,我们要找找,找最好的……’”有时候,那是不对的。

当时,他们挑选了一个人取代犹大的位置,他们选错了人。他们选了一位绅士,马提亚,一个出色的文士、学者、外交家。他们说:“他能真正取代这位置。伙计,他看起来像个真正的男人。”但那不是神的选择。他们选了这个人,但他从未为神做过什么。
68

神却选择了一个脾气大、鹰钩鼻的小个子犹太人,他满脸杀气地下到那里:“我要下去,把他们全抓起来。”

神说:“我看见他里面有东西,我要用他。”
神就在那里以那道大光显现在他面前,保罗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瞧,你用脚踢刺是难的。你为什么逼迫我?”就像那样说。神挑选了他,把他造成自耶稣基督以来生到这地上的最伟大的人之一;那是神的选择。
今天,我们试图做出选择。你们众教会,派这人去这里,派那人去那里。本来就不该那样做,是神来带领的。神住在万有之内,贯乎万有之中,在万有之上。不是某某教会的某某文件,而是看神是怎么说的;区别就在这里。
69

注意,神对亚伯拉罕作出的应许是无条件的。呐,等一下,亚伯拉罕一件事都不需要做。神说:“我已经做了。”

神曾对亚当做了一个应许,说:“亚当,你若不碰这个,你就会永远活着。但你吃那果子的日子,那日你必定死。”
亚当说:“我倒是要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他就去吃了,篡改了。
每次神与人,人与神立约,或,神与人立约,人这一方就毁约。所以,神不得不做些事,因为他知道人的本性。但他们是预定的,是蒙拣选的,神不得不做些事。所以,神就下来,与亚伯拉罕立了约,是无条件的。如果那约不是无条件的,亚伯拉罕早就失丧了。
70

你看他,下到基拉珥那里,背道了,说了谎;为了保全自己,竟把妻子给了别的男人,这是个什么男人!他坐在那里,背道了;神对他说:“不要离开这里,呆在这里;”饥荒把他赶走了。他到处漂流,去到容易去的地方。你知道,当人走了一条容易走的路时,会发生什么。

他到处漂流,到了草更绿的地方。当他到了那里,他告诉那王说,他妻子是他的妹妹,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呐,那是撒谎。这种人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竟然会把他妻子送给别的男人。他坐在那里的一个小帐棚里,一个背道者、说了谎,完全脱离了他的……完全割断,离开了那应许等等,但他仍然是神的先知。
71

有个叫亚比米勒的,他是个圣洁的好人。肯定的,他每天晚上都祷告。看到这位百岁的老奶奶从那里下来,又变年轻漂亮了;他说:“那正是我在等的姑娘,所以,我打算要娶她。”

亚伯拉罕说:“你可以带走她,她是我妹妹。”
她说:“那是我哥哥。”
所以,王把她带到那里,让使女们给她全身沐浴,穿上华美衣服,把她打扮得像公主一样。他祷告之后,伸开来,躺在床上,然后翘起脚,说:“明天,我就要娶那美丽的希伯来女孩了,就是外边那个男孩的妹妹。哦,太美妙了!主啊,你知道我多么爱你!是的,先生,太好了!”
神说:“你是个死人哪!”对不起。[原注:伯兰罕弟兄清了清嗓子]
哇,亚伯拉罕坐在外面,说谎,背道了;而这里这个人却是诚实、公义、正直的人。“瞧,”他说:“主啊,你知道我是心中正直,他不是告诉我说那是他的妹妹吗?”
神说:“我知道你是心中正直,故此,我才拦阻你,免得你得罪我,没错。我知道你是心中正直,但她的丈夫是我的先知。”哈利路亚!哦,如果那不是恩典,那是什么呢?“背道了,说了谎,坐在外面,但他仍然是我的先知。你带上礼物去找他,把他妻子还给他,否则你就死了。我不再听你的祷告;让他为你祷告,”阿们!看到了吗?“那是我的先知。”
72

呐,你说:“哦,我要是亚伯拉罕就好了。”我们若在基督里死了,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没错。那是圣经说的。你想读吗?瞧,圣经说,这应许不仅是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就像你们……亚伯拉罕有许多后裔,肯定的,有很多孩子。以实玛利是他的孩子;撒拉死后,亚伯拉罕又从另一个妻子基土拉生了七、八个孩子。但你看,这后裔是应许的后裔,就是以撒,藉着以撒出来了基督;藉着基督出来了我们。这应许是无条件的。

呐,亚伯拉罕怎么样呢?瞧,他本来已经完了;对他来说,根本不可能再回头了,肯定的;对扫罗来说,他也根本不可能再回头了,如果你是那样读圣经的话,瞧?但不是那样的。神的应许存到永远。
73

让我们读一下这里,我要你们读一下。我要你们看《加拉太书》3:16,读一下这个,看看那应许是什么,再看看我们是不是他的应许。3:16,听着。好的,我也读一下15节:

15弟兄们,我且照着人的常话说:虽然是人的文约,若已经立定了,就没有能废弃或加增的。16所应许的原是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说的(子孙,单数的;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呐,注意)。神并不是说“众子孙”(复数的),指着许多人,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
那么,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那个子孙,我们在基督里死去并受洗归入他的身体,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是承受应许的。那么,怎么会……神若对你做出了应许,你还怎么会离弃道理呢?你还怎么会背道、离开、并为此而下地狱呢?
74

呐,你说:“哦,难道我们不会背道吗?”绝对会的。当你背道了,你就会得着报应的,肯定的。亚伯拉罕得了报应,其他人也得了,你也会的。不要以为那是给你权利去犯罪,不是的。你会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你种什么就会收什么。你种一小点的罪,你就会收满满的一洗衣盆,没错。但弟兄,那并不是指你失丧了,绝对不是。亚伯拉罕所收的,正是他所种的,没错。但他仍然是得救的。

神与以色列人立的约;他们失去了产业;他们失去了应许之地,下到了埃及;但他们没有失去所立的约。神说:“我记得我对亚伯拉罕的应许。我记得,我要下来拯救我的民。下去那里,摩西,对法老说,我说:’让我的民离开。’我记得我对亚伯拉罕和他子孙所做的应许。”
75

那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所以,如果你死了,你的生命藉着基督藏在神里面,世上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碰你。呐,你可能会去做错事,但只要你是神真正的孩子,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你会站起来,再去尝试。没错,你不会躺在那里的。

但如果你胆怯了,如果你是蒺藜,如果你不再站起来,你会说:“哦,瞧,这怎么样也没有用。”
76

神的国好比一个人拿起网出海去,撒下网。回来时,他打到了乌龟、青蛙、水蛇、蜥蜴、蜘蛛和鱼。福音传出去就是这样。

比如,主告诉一个传道人,比如格里罕弟兄上这里来。“格里罕弟兄,去到那街角,传一会儿福音。”好的,他拿起网,上去那里,开始撒网。“你去哪里,比尔弟兄?”
“我要去别的什么地方,在那个街角撒网。”
我拉网:“主啊,他们在这儿;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我又拉网:“好的,主啊,他们在这儿。”
呐,乌龟从一开始就是乌龟,它只是刚好被网住了,没错。人们被某种激动的情绪抓住也是这样:“啊,哈利路亚!哈利路亚!赞美主!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它们只是刚好被网住了而已,就是这样。
如果老乌龟的灵在他们里面,他就不会呆得久,他们说:“瞧,我告诉你……”他又爬回去了。
那小龙虾老太太会说:“可是,我就是搞不懂那个,”瞧?
蜘蛛小姐会在这里坐一会儿,她会啪啦、啪啦、啪啦,游回去了:“哎呀,那个根本没有一点意思。”
蛇小姐会说:“哦,他们是一帮圣滚轮,就是那么回事。我要下去那里,他们比这讲得更有意思。”瞧,你一开始就是蛇。福音的网刚好网到了你,就是这样。
77

但是,鱼被拿到了主人的桌上。他从一开始就是鱼;他从卵开始就是鱼,他一开始就是鱼,神从创世之前就认识他的鱼,哈利路亚!

你记得,在那里他们都是喝着同样的泥水;他们是从同一条溪流里喝水的,没错。我们都是从同一个灵磐石里喝水的;所有人都在旷野里吃吗哪,迦勒和约书亚同其他人吃的是一样的吗哪。但他们都倒在了旷野,只有两个蒙拣选的人过去了,他们过去了,没错。
我们被造,都是要从同一个泉源喝水。但不是所有喝的人都得救。我们被造,一起喊叫;我们被造,一起喜乐,但只有蒙拣选的人得救,你注意到吗?圣经说:“在末世,这两种灵是那么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倘若能行,明白吗?那些是真正神的灵,蒙拣选得到永生的。
78

呐,我们要结束了;内维尔弟兄会在我停下的地方接着讲,好的。

17我是这么说:神预先所立的约,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后的律法废掉,叫应许归于虚空。
那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是在律法出现之前。
18因为承受产业,若本乎律法,就不本乎应许;但神是凭着应许,把产业赐给亚伯拉罕。
不是靠着你做什么,不是靠着律法,不是教会的规定,靠加入教会,或其它别的律法;这绝对是神赐给你的恩典之法。是的。注意!
19这样说来,律法是为什么有的呢?原是为过犯添上的,等候那蒙应许的子孙来到(这不是跟我的鼻子长在我脸上一样清楚吗?律法是后加的,直到那个子孙来到,就是基督,应许本是为他做的),并且是藉天使经中保之手设立的。20但中保本不是为一面作的,神却是一位。
呐,我就讲到这里,这后面的给内维尔弟兄,这个星期三晚上讲。
79

现在,你明白我们所说的吗?对一个重生的基督徒来说,他是绝对不可能从恩典中堕落的。我现在不是指那些自称是重生的,而是指真正重生的基督徒。他不可能堕落,他会跌倒,没错,但他决不可能离开那个恩典。亚伯拉罕从恩典中曾经跌倒过,肯定的。神告诉他要留在那里,但他离开了;可是,他从来没有失掉他的约,他仍然是神所拣选的。他坐在那里,是一个先知;他永远是先知,他永远是属神的。

呐,注意,圣经说,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多少人知道这点?圣经说,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呐,以色列人不是指属血气的以色列人,而是指属灵的以色列人;因为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那岂不是圣经《加拉太书》里下一节所说的吗?好的,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他们每一个都要得救。我们怎样成为以色列人呢?在基督里死了,接受亚伯拉罕的种子,照着应许承受产业。
保罗说:“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但里面做的才是真犹太人(所应许的子孙)。”我们凭着应许,藉着基督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接受他作为我们个人的救主。
80

哦,希望你明白了,希望你弄懂了(如果你能再坚持一会儿);呐,到了这里我们就结束这点,然后,我们开始讲麦基洗德,那会再次带回到这点上。我们会继续讲到……哦,这真是,整件事太奇妙了。但我们要一直讲到这些精华的内容。

呐,你看,如果这里你接受这点,好像是这样,如果你能带着观察来读……就像一个真正恪守三位一体论的人,他相信有三位神;有一次他告诉我,说《马太福音》第3章绝对宣告了有三位,神性中有三个独立的位格。
我说:“你得指给我看看。”
他说:“你看。”他就站在这讲台上,说:“看这里,《马太福音》3章:耶稣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来。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那里有三位:子站在岸边,圣灵在中间,父在上面。”
我说:“弟兄,经文不是那么读的。”
他说:“哦,是的,是那么读的。”
我说:“呐,再读一遍,看看是不是那么读的。”
81

呐,这是他的图画:这是子神;这是父神;这是仿佛鸽子的圣灵神。呐,注意,圣经说,耶稣受了洗,“子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有声音说……他就看见神的灵,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不是另一个人在那里,而是这神的灵仿佛鸽子一样(就在他上面)。有声音发出,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呐,读读《马太福音》3章,看它是不是那样说的。看,不是三个人,根本不是。

就是这样,这不是说当人背道后就不可能再回转过来。它没有那样说,它没有那样说,它是说:“如果一个人曾经到过那里,那他就不可能再回转过来重新开始了。”他不可能那样。
82

圣经说:“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他也不能犯罪,因为神的种子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既然那里摆着一个祭物替代我,我又怎能称为罪人呢?既然死亡的代价已经为我付清,我又怎能死呢?既然我有了永生,我又怎能死呢?我怎能那样呢?你不可能那样。

既然我得到本城市长的书面许可,允许我以时速60英里的速度穿过城市,那么,有哪个警察能因我开60英里的时速逮捕我呢?你怎能那么做呢?我得到了市长的许可,说我可以那样。警察不能逮捕我。他会吹哨子等等要抓我,但我可以不理他。那没什么用,我有许可证。
83

那么,基督已经为我死了,因着他对我的恩典和爱我成了他的公义;既然在我和神之间放着一个祭物,我又怎能犯罪呢?我不能犯罪,做不到。神不再看到我,他看到基督。基督站在我的位置上;当我做错什么事,基督就代替我的位置。我做出承认:“我错了,他是对的。主啊,你知道我的心;你知道我是不是有意的,我错了,请赦免我。”神永远看不到它了,耶稣的宝血一直都把我遮盖。那么,神还怎能看到我呢?既然他都看不到我了,那么罪还怎么可能归到我身上呢?我一认罪,罪就立即赦免了,没错。

84

就像拿来一个这样的滴管,滴眼睛的小滴管,把它吸满黑墨水,放在盛满漂白水的水盆上,滴一滴在盆里,然后,再试着找找看。它变成了漂白水,墨水变成了漂白水;那就是你所认的罪。如果你在基督里,在你和神之间就有一大盆漂白水,你的罪就成了义,因为有一公义的祭物在那里等着你。

在人生的尽头,当我来到那条河,
忧患的苦风终于吹走;
有一念头鼓舞我,使我心欢喜。
不必独自趟过约旦河。
85

那是一件美事,那是一件美事;我不必趟过河去。有一天,我们会走到人生的尽头;太阳会拒绝发光,然后,神就会召唤。

亚当会伸手摇醒夏娃,说:“亲爱的,这就是了,该是醒来的时候了。”
夏娃会伸出手,抱住亚伯,说:“亲爱的,来吧!该是醒来的时候了。”亚伯会抱住塞特;塞特会抱住挪亚;挪亚会抱住……哦,一直下来到亚伯拉罕,一直下来,他们都过来了。当神的儿子来到,会有一场巨大的震动和惊醒;那天,我们要站立并满有他的形象。
86

呐,如果你在这里犯了罪,就要为那罪付出代价。我想……

有件事不断出现在我脑海中,我必须说出来。有四、五次我想要把它压下去,但我还是得说出来。有多少人记得那位牧师弟兄,他以前常常在这里的神的会?什么弟兄?就在这里的,他叫什么名来着?他为那里的沃尔冈公司做事。哦,你们都……就是这边拐角的第一神的会……哦,他在经济大萧条时推销罗利牌的产品,一个真正、属神的、圣徒般的人。史密斯弟兄顶替了他的位置。过会儿我会想起他的名来的。他是个被神拯救的人。
记住,作为基督徒,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事而不去纠正,神会警告你;要是你不听警告,他就会把你从地上取走。神就是那样做的。
87

你记得吗?在圣经里,看一下哥林多教会。他告诉他们在基督里的位置。但他警告了他们什么事会发生,他们自己就去纠正,与神和好了。

这个小弟兄,他是个很好的小弟兄;我相信他是个被神拯救的人。他在这里的沃尔冈公司找了一份工作。若有他的家人坐在这里,希望你们不要认为我是……你们若坐在这里,我也不认识你们。对了,拉姆齐,拉姆齐弟兄,有多少人认识这里神的会的拉姆齐弟兄?肯定的,你们认识,一个很好的人。他过去常来我家,我们在一起交谈,坐在那里哭泣,互相拉着手: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88

有一天,我下到那里去,刚从海外聚会回来,我去检查一下车。拉姆齐弟兄说:“比利,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我说:“拉姆齐弟兄,检查一下车,换换机油。”
“好的,”他说:“很好,好得很。你的聚会很好吧?”
我说:“哦,拉姆齐弟兄,真是太好了。”我说:“真希望什么时候你能跟我去。你为什么不跟我去呢?”
他说:“比利,我不再事奉主了。”
我打量着他,我说:“你说什么?”
他有点这样说:“我不再事奉主了,”就走了。
我想:“哦,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又到了别的地方,走回来,然后坐进车里。我回到家,就开始想这件事:“我不再事奉主了。”
主把这事放在我的心中,让我再回去问他。所以,我说:“美达,照看一下这些。”
我钻进去,上了车,又开回去了,停下来,走进沃尔冈公司。我说:“拉姆齐弟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好的,比利,什么问题?”
我说:“你刚才说你不再事奉主了。你只是在跟我开玩笑,是吗?”
他说:“不。”
我说:“拉姆齐弟兄,你不是那个意思吧。”
他说:“是的。”
我说:“你不爱主了吗?”
他说:“如果我爱他,我就会事奉他,不是吗,比利?”又走开了。
我想:“喂,拉姆齐弟兄。”
他说:“我不想再说这个了。”
我回到家,走进房间,关上门。哦,你知道你觉得有多么沉重,你知道,就像你抢走孩子或什么人的饼干一样。我想,“什么?不可能的。肯定有什么事发生在拉姆齐弟兄身上了。”
89

有个黑人小伙子,名叫吉米,他来这里的教会;他有一条腿……你知道,他腿有点跛。我忘记了他的姓,在沃尔冈公司那边做工,是开应急修理车的。他遇见我,他说:“你知道,伯兰罕牧师,”他说:“我不知道这个拉姆齐博士是怎么了。”他说:“那天我告诉他说:’我们这附近的人甚至都不敢开口,你是个属神的人。’”但他说:“他拿起他的传道人执照走到垃圾箱那里,撕成了碎片,扔进了垃圾箱,说:’我再也不要与它有什么关系了。’”

他说:“嘿,先生,我说,你不该那么做。”
他说:“哦,吉姆,我已经厌倦去事奉主了。”所以,他继续问,说:“你不是那个意思吧。”
他说:“然后他告诉我,他劳动节要下来,打磨他的阀门,”我记得是这样,“然后他说:’呐,吉姆,我要你过来帮个忙。’”
他说:“做完礼拜我会去帮你,但我要先去做礼拜。”
他说:“回去以后,拉姆齐先生正在车上打磨他的阀门;他说:’吉米,到河那边去,这边的酒吧关门了,到河那边去给我买一箱啤酒。’”
他说:“拉姆齐先生,我在很多事上犯过罪,但我决不敢因为去给主的仆人买一箱啤酒而犯罪。”他说:“不,先生,我决不会那么做。”
他说:“去吧,吉姆,去给我买吧。”
他说:“拉姆齐先生,我可以给你磨阀门;但你要去买啤酒,你自己去买吧。”他说:“我永远不会为一个神的仆人买那样的东西。”
于是,拉姆齐跳上吉米的汽车,过了河,回来时,带着一箱啤酒,边喝边有点兴奋。
90

他开始走下坡路,他病了,瞧?神不能对他说话;我警告过他,我做了所能做的一切。史密斯弟兄去找他,也警告过他。每个人都为他尽力了,但他仍然摇头,后来怎么样呢?他得了病,死了。这显明他是个得救的人;如果神不能使他顺服,他就不得不把那人从地上带走,带他回家。这的确是圣经说的,这是圣经所应许的。如果你不能接受管教,那么你就得回家。

所以,神拯救你之后,不能再失去你,但他会减少你在地上的年日,并且要你为所犯的每个罪付上代价。所以,如果你犯罪,你就得为你所做的付上代价。记住这点。
91

呐,愿主与你们同在。我相信,今晚拉姆齐弟兄是得救的,我绝对相信的。但他不愿顺服神;既然他不愿顺服神,神就得把他带回家。只能这样,因为……那是什么?“他使那叫他成圣的血蒙了羞辱和耻笑,”对不对?“把这约当作不圣洁的物,”这不正是这封希伯来书信所说的吗?明白吗?他是不可能失丧的,但他会带来羞辱和耻笑,所以,神不得不把他从地上取走,带他回家。这的确是所发生的事。

呐,愿神祝福你们,让我们低头做一会儿祷告。
92

最圣洁和仁慈的父啊,我们实在感谢你,因为我们有这应许,说,你永远不撇下我们,不丢弃我们。你应许说,你必与我们一起走过人生,在死亡中你靠近我们。你应许我们说,我们有了永生,你把它白白赐给了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失去它:“凡到我这里来的,就有永生。”既然是永生,它就没有终结,你应许在末日要叫我们复活。为此我们非常感谢你。我们感谢你,你的道教导我们这点,它给了我们可靠的盼望;它使我们知道我们的父就是爱。他爱我们,拣选了我们。你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预定了你们。”我感谢你,父啊,你已经这样做了。今晚坐在这里的许多人,已经被预定得到永生,已经接受耶稣基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有圣灵的果子伴随着他们的生命:恩慈、温柔、谦卑、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为这些我们感谢你。

93

我们祈求,父啊,如果今晚这里还有什么人没有这些果子伴随着他们,而是依靠某些虚幻的事:因为他们有一天情绪激动;因为他们从情感上得到了;他们感到很好;他们可能喊叫过,可能做过许多事。但是,父啊,如果他们还没有结出圣灵的果子;没有在每一天中保持恒久的爱,饶恕仇敌,纠正自己的错误;没有活得平安,爱和甜美,彼此和睦;没有对教会发热心,对基督和神的孩子没有爱,那么,哦,永恒的神啊,求你饶恕他们。尽管他们是教会的成员,是属地身体的肢体,愿他们现在就去,把这些属肉体的死行放在一边,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来到这位完全者面前,接受他作为赎他们罪的赎价,使基督作为完美的祭物可以为有罪的男女而站立,把神爱的恩典与和平提供给他们,直到他们进到神的面前,活到永永远远。父啊,求你应允。

94

我们还低头时,如果有这样的人,想把那些规条、洗礼、感情冲动等属肉体的生命,那些属肉体的小事,换成一个真正充满真爱的心,使你们能走到最仇恨的敌人面前,拥抱他,并说:“弟兄,我为你祷告,我爱你。”如果你们想用爱的真实经历替换那属肉体的经历,你愿意向神举起手来,说:“神啊,今晚接受我,使我成为所该成为的那样?”我要从讲台这里为你们祷告。你渴望这样的祷告吗?请举起手。

95

后面的那位先生,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弟兄,还有吗?神祝福你,先生。“我在这教会已经几年了……”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这位弟兄。神祝福你,后面那位女士。“我要祈求神使我能平和。”你很爱发怒吗?你脾气不好吗?你疑惑吗?你摇摆不定吗?你在疑惑这到底对不对吗?你来到基督面前,是不是满心确信而来,心中充满爱呢?你是否没有一点恐惧走到他面前,说:“我知道他是我的父,不再定罪了。”你已经出死入生了。你知道这点,你留意你的生命;你是爱的、饶恕别人的、恩慈的、和平的、温柔的;圣灵的所有果子每天都伴随着你的生命。

你一做错了什么事,就马上说:“哦,天哪!”你一想到你做错了,就快快地马上去纠正,一分钟都不要再等,马上去纠正它。如果没有,瞧,你还没有得到基督的灵。你可能是个好女人,你可能是个好男人;你在教会里可能名声不错,你在邻居中可能名声不错,但你已经进到那完全的地步吗?已经进到那完全依靠基督的地步吗?给你这个印记……亚伯拉罕信神,因此就称为义,神给了他一个割礼的印记作为确认。
96

呐,你说:“我信神,我认过罪了。”但神给你圣灵的印记来支持你那有仁爱、喜乐等各种圣灵果子的生命,以证实你已经得救了吗?如果他还没有那么做,他就还没有认可你的信心。你只是认了罪,他还没有接受,什么地方出错了。那么,你愿意接受他吗?祷告前,若还有其他人,请举起手。

神祝福你,年轻的女士;神也祝福你,后面的那位;神祝福你。好的,祷告前,还有其他人吗?好的,神祝福你,后面那位姐妹。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是的,大概有十到十五双手举起来了。现在,让我们祷告。
97

可称颂的主啊,他们在自己的座位上找到了祭坛。在他们的座位上,在他们现在所坐的地方,愿你对他们的心说他们错了。在他们的座位上,愿你在他们心中放入一种渴望,使他们渴望更像耶稣。

他们想要生命被改变;他们想要变得温柔和谦卑;他们想要变得恩慈和有百般的忍耐;他们想要变得忍耐和宽容;他们想要像个基督徒,与基督相像,直到他们走在街上,世人会说:“那人真是个基督徒;那个女的真是个基督徒。哦,他们是最恩慈、最温柔、最甜美的人。”
主啊,求你应允,使他们今晚就领受那样的经历。愿他们永远不要依靠教会的能力、依靠同任何教会或宗派的关系,也不要依靠自己的感情、幻想,就像从情感上觉得已经发生的事。
98

也许他们喊叫过,说过方言,或做过别的事。哦,永恒的神啊,让他们不要试图依靠那个而进天堂,因为我们见到这种东西失败过太多次了。你说那会失败的:“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说预言之能终必归于无有;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尽管这些东西都是恩赐,医治的奇迹等等,但都会归于无有;惟有神的爱永远长存。

神啊,把爱造在他们心里,让他们知道是圣灵结出那些果子。主啊,当我们等候你的时候,求你现在就行这些事,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9

[原注:磁带有空白]……火球飞舞,看到斑鸠在会堂里飞来飞去;看到基督手中带着荆棘进来;哦,你不知道那都是敌基督的圈套吗?他说:“一有这些事,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7]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竭尽全力把每一分钟都用在教会身上,使你们得坚固。内维尔弟兄也许不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我相信内维尔弟兄是个很好、坚固的福音教师。我们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会刮到这个讲台上,当它刮到这里时,“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持守这道,永远不要离弃这道;你们要持守住它。你们要站稳在这自由里,基督已经使你得自由了。不要再被奴仆的轭辖制[加5:1];要站稳,自由地站立。神必祝福你们。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可惧怕的。

100

你们一直在纳闷……我注意到,人们来接受代祷,他们排进了队列里。下次他们看见一场医治聚会,他们又会进到这个队列里,他们又进到别的队列里。我不是谴责他们,他们想要得到释放,但却走在了错误的路上。你所做的跟神吩咐你的正好相反,瞧?既然你勇敢地走到施恩座前,相信你所求的必能得着,就要持守它。那样事情才能成就,不是从布道会跑到布道会,从教会跑到教会,从复兴会跑到复兴会。

瞧,人们把那些医治聚会变成了一大堆荒唐的东西,肯定是那样的。它到了一个地步,有学问的人,他们左看右看,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神不要那样的东西。医治不一定要在大聚会里;医治应该在每个地方教会里,所有这些恩赐都在运行,但不要去撒种在这些恩赐上,不要去留意那恩赐。倘若神要使用你做什么事,他会做的;要寻求赐恩赐者。
101

马丁·路德,有一次说完方言后,有人问他为什么不传讲这点,他说:“如果我传讲那个,我的会众就会追求那恩赐,而不追求那赐恩赐者,”没错。

慕迪,有一次讲道,开始……他的讲道大大地被圣灵充满,就说起了方言。他说:“求神饶恕我滴滴咕咕地说了些愚蠢的话,”肯定的,瞧?他们拥有那些东西,我们相信那些东西,但必须放在该放的位置,它们不该当作凭据来放。
圣经里没有一样东西被当作圣灵的凭据,惟有圣灵的果子。找找看,耶稣在哪里这么说过。是的,先生。圣灵的凭据就是你灵里的果子。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圣灵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和平、恩慈、温柔。仇敌的果子就是敌意、仇恨、恶毒、纷争等等;那是仇敌的果子。所以,你可以凭着你的生活方式,来判断你是否与神站在一起。如果你整个心都与他相爱,你爱他,是恩慈的,每天与他同活,你就知道你已经出死入生了。如果不是,而是别的什么,你只是在模仿做一个基督徒,没错。一切属肉体的模仿肯定都会暴露出来的,我们知道这点。
102

所以,不要过那样的生活,没有必要那样。当天空上充满美好、真实的东西时,你为何还要接受替代品呢?肯定的。让我接受神,那是我想要的,阿们!

呐,有人要来接受代祷吗?如果要,请你举手。今早我们举行了医治聚会,我想……这里的这位女士吗?好的,姐妹,那么,你能上前来吗?瞧?我们这里的长老弟兄现在能不能来抹油?[原注:磁带有空白]
……照耀我,
哦,照耀我,主,照耀我,
愿那灯塔之光照耀我。
103

他岂不奇妙吗?现在,让我们低着头,非常安静的。再唱一遍“照耀我”。呐,现在每个人都唱。

照耀……
现在用你的魂敬拜他。(瞧?)要安静,医治聚会正在进行。信息讲完了,让我们敬拜神。
愿那灯塔之光照耀我。
哦,照耀我,主,照耀我,
愿那灯塔之光照耀我。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哦,)
我在地上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
我只求要像耶稣。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那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哦,耶稣是世界的光,
光明圣徒都宣告,
耶稣是世界的光。
天上的钟声要敲响,
耶稣是世界的……(主,请接受我们,我们来敬拜你。)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那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耶稣是世界的光,
104

你喜欢这种被洗刷的感觉吗?你感觉好吗?请举起手。这些老式的歌和古老的赞美诗很有内容。在基督徒教会里,我宁愿有这些歌,也不要那些世俗的新歌。我喜欢那些老歌,我喜欢……

求主使我近十架,在此有一宝泉。
医治活水无代价,流自各各他山。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
等我被提到天家,仍是我的倚靠。
105

在唱这些歌时,我会很容易就从世界中出来,你呢?多么奇妙!问题都解决了吗?你知道,我很高兴我全解决了,你呢?老账本早就都解决了。我告诉主:“主啊,我不想在越过死亡河时遇到任何麻烦;我想现在就确定。”我要认识他,我要认识他。“

在我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又大又黑的深坑,我们正朝那儿走。我们的心每跳一次,就离它越来越近。但当我到了那里,我不要像懦夫一样畏缩不前;我要用耶稣的义袍裹在身上,走进去,我知道这点:我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当他呼唤我,我就从死人中出来。
106

“我凭信心仰望”,现在让我们来唱。

我凭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
哦,神圣救主!求你听我祷告,
除我一切罪孽,使我不再迷路,荣耀你名。
呐,伟大的教师,你已经用你最奇妙的话语教导了我们,我们的心因着被提的恩典而颤抖,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这一切都是藉着那呼召我们的主耶稣的美善,他用自己的血把我们洗净,把我们无瑕疵,无可责备地献在神的面前;因为他背负了我们的罪,我们就没罪了。神把我们所有的罪孽都放在他身上,他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哦,我们多么爱他,伟大的神的羔羊。
我们祈求,父啊,愿你赐给我们言语和表达,使我们能告诉别人,让他们也可以认识耶稣,也爱他,因为他爱他们。赐给我们这个恩典。父啊,我们为这些刚进入神国的新生儿而感谢你。愿他们在某处找到一个好的教会的家,在那里事奉你,直到死亡释放他们,脱离这个疲惫、疼痛、痛苦的旧身体,把他们无瑕疵、无可责备地献在神面前;在将来的时代里,拥有永恒的生命。我们奉他的名这样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