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828 《希伯来书》第二章第三部分

1

第7、第8、第9、第10章,一路下来,啊,太好了!把你们的铅笔、纸等一切都预备好,因为我相信主要赐给我们一段美好的时光。

呐,我们……保罗是在高举和确立主耶稣的地位。呐,如果我们今晚讲完这些,星期天上午……这里的很多内容会直接与星期天上午的信息融会在一起,因为这是要跟安息日分开。那是安息日会信徒中的最大的问题。我想邀请你们大家都来参加星期天上午的聚会。哪一个是对的:是星期六敬拜还是星期天敬拜呢?关于这点,圣经是怎么讲的?接着,是否……这本《希伯来书》把律法和恩典分了开来。把它们放在各自的位置上。希伯来人是照着律法被抚养大的,保罗在告诉他们律法与恩典的关系。
2

呐,让我们现在讲一点背景。我们要往回退一点。

顺便说一下,我现在看书要戴眼镜了。或许我能……如果我今晚要读经的话,我就戴上。你们知道我……再过两年我就满五十岁了,我照着以前的距离看书的话,就看不清了。我的视力……我开始感到字体模糊;我以为我要瞎了。我就去做了一次检查,医生说:“不会,伙计,你只是过了四十了。”哦,他说如果我再老一些,视力也许会再变回来,又会恢复近视。他说:“现在如果你把圣经拿得离你远一点,你就能读了,对吗?”
我说:“是的。”
他说:“再过段时间,你的胳膊就不够长了。”
3

所以我现在希望在这次查考中……这本柯林斯版圣经里的字印得很大。我读起来很轻松。但当我们涉及到更多更深的东西,并且必须得把新约和旧约融会起来查考时,我就用这本小司可福版圣经了。我习惯司可福版圣经的排列。我现在不读那些注解,因为我不同意其中的许多观点。但我很喜欢它的排版,那是……我用了它很长时间,读得也习惯了,我知道怎么找到我的讲题。

对我来说,教导是全新的领域,我不是什么教师。但请你们能包容我一下;不管怎样,我也要尽我所能地把我知道的真理告诉你们。
4

呐,这本《希伯来书》是……你们记得,保罗是……我们看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开始就是一个伟大的教师。噢,伟大的学者。他在旧约方面受过很好的训练。谁现在能告诉我,我们知道他的老师是谁?迦玛列,当时最著名的教法师之一。

然后我们发现保罗,在他被称作保罗之前……有谁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原注:会众回答“扫罗”]扫罗。他在耶路撒冷是一个了不起的权威人士;一个宗教界的权威人士。他很出名,是一个受过良好训练的宗教人士。他可以讲四、五种不同的语言,是个很聪明的人。瞧,他的教育和聪明帮助了他吗?没有。他说他必须忘掉他所学到的一切,才能认识基督。
所以我们发现,需要的不是聪明人和有教养的人。需要的是愿意在神面前谦卑自己的人,不管他多么……
5

你知道德怀特•慕迪,他受的教育太差了,说实在的,他写的文章我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人们不得不一直帮他整理讲道稿,他的写作太差了,非常没有学识。

你知道圣经里的彼得和约翰是那么没有学问,甚至连他们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即使把他们的名字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认得。使徒彼得,掌管着去天国的钥匙,即使把他的名字放在他面前,他也不认识。想一想吧。圣经说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的小民。所以这也给了我一个机会。阿们。是的,先生。一直以来,我们发现神对人都是这么做的。
呐,我们发现,一旦保罗有了一个如此大的经历……我想问你们:“进到基督里是不是一种经历?每人都有一种经历吗?”是的,先生。是的,先生,那是一个出生。是一个经历。
6

前不久我们去到了一所路德派的学校,今天中午可能在十二点之后,我有幸能去那里与汤姆•海尔共进了晚餐。有多少人听说过那个爱尔兰人,一位著名的祈祷勇士?他与这边的埃普弟兄一起在做一个项目,在美国的许多地方都出现过。我今天与他一起吃饭。我们是……我大概晚了三个小时;大概是三点半,三点三刻我们吃饭,但气氛融洽。我们讨论了关于耶稣基督是万有之首的问题。

7

呐,当保罗发现,他有了这一经历……在他要接受这一经历之前,他必须回到圣经中。我们发现,他离开了家,去了另外一个国家,在那里住了三年,查考圣经,要看看他的经历是否正确。

呐,我们看到,他要面对一件大事。他必须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教会和所有的人,就是他过去所逼迫的那些人是对的。
你们不是也得做那样的事吗?肯定要。我们几乎全都做过;我们必须回去说:“我们称为圣滚轮的那些人,后来发现,他们是对的。”瞧?就是那样。我们必须转过头来。我们过去所恨的,是现在我们所爱的。这就是一种转变,一件奇怪的事。
8

呐,我声明过我对“圣滚轮”的看法;没有那回事,没有这样的事。但是他们那样称呼那些人(圣洁的人)。没有“圣滚轮”,没有那回事。据我所知,在九百六十多个不同的宗派中,没有记录显示有哪个教会被那样称呼过,没有像圣滚轮这样的一个宗派。那是魔鬼用来攻击教会的一个名字。

但当时人们叫他们……有多少人知道在保罗那时候人们怎么称呼他们吗?异端。你们知道异端是什么意思吗?就是“疯子”,一群发疯的人。所以对我来说,被称为圣滚轮和异端是一样的。你们呢?他们被称为异端,却很高兴……耶稣告诉我们该怎么对待这种事呢?他说:“应当大大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5:12]他们那么做了。
9

他说要极度的快乐。极度的东西就是到头了,要真正快乐。门徒们,当他们发现配为耶稣的名受辱时,他们大大地欢喜快乐,因为他们能为这名受辱。

今天,今天的很多人,如果偶尔被人称为圣滚轮,他们就被吓倒了:“啊,也许我从一开始就错了。”哦,但他们却以能为这名受辱而欢喜快乐。
呐,在第二世纪,他们被称为“背十字架的”。那时的基督徒把一个十字架背在背上,表明他们与基督一同被钉了十字架。人们称他们为“背十字架的”。呐,我知道天主教徒那么称呼他们自己,但那并不是天主教会。那是在新教教会出现之前的新教教会。他们抗议的除了罪没有别的。今天之所以称他们为“抗罗宗”,是因为他们抗议天主教的教条。但它是……它是……在他们称为“背十字架的”时候,他们是不属于任何宗派的。
10

只要给你一本约瑟夫和其他作家写的历史书,以及希斯罗的《两个巴比伦》等,你们就会发现那是对的;他们不是教会。第一个组织起来的教会就是天主教会,那是大约最后一批使徒之后三百年的事。三百年后天主教会组织起来了,逼迫就出现了,强迫人们加入天主教会,他们把教会和国家联合在了一起。

随后就是所谓的康斯坦丁从异教向天主教的转变。但任何读过他的历史的人,就知道康斯坦丁所做的根本没有转变。啊,是的。他所做的唯一跟宗教沾点边的事就是把十字架放在了圣索菲亚教堂上。那是他所做的唯一一件有点宗教性质的事。他是个被神弃绝的人。但是人们称之为他的转变。这有点跟我们今天的所谓转变差不多。
11

呐,但我们发现当保罗信主了,有了这真实的经历,他就彻底地转变了。你知道“转变”的意思就是“彻底转向”吗?你本来往这边走,现在你转过身,朝这边走。是的,先生,是转向,转过身来。

保罗一转变,他有那样的经历之前……呐,他有一段非凡的经历。呐,我相信当你接受基督为你个人的救主时,这是一个经历。我相信你知道你的罪得赦免时的喜乐会让你的心欣喜若狂。
然后当应许的圣灵临到时,那也是一种你永生难忘的经历(那个新生)。你成了神的孩子。这就是它所做的……“伯兰罕弟兄,你怎么知道呢?”
12

呐,这些就是教导的功课了。许多人……卫理公会的信徒想说:“他们叫喊的时候就得到圣灵了。”好的,没问题。如果你得到了并且喊叫了,没问题。你喊叫了并不等于得到了;因为有许多人喊叫了却没有得到。

五旬节教派的信徒说:“当他们说方言时,就得到了圣灵。”那没问题。如果你说方言,并且得到了圣灵,那很好。但是你可以说方言却仍然没有得到圣灵。
所以你看,归根到底那是个出死入生的经历;一切旧事都死掉了,一切都成新的了;基督成了真实的,一切旧事都脱离了。那邪恶的旧根……你知道怎么把树根挖出来吗?以前我们都是用尖嘴锄往下挖,直到没有一点根须留在上面。俗话说:“若有任何毒根进到了你里面,就要把它挖出来。”是的。那正是圣灵所做的工作,挖掉你全部的毒根。挖出来,堆起来,烧掉,除掉它们。若是我们那么做,你就会有好收成了。
13

呐,保罗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所以他转过头去到了阿拉伯,在那里花了三年查考旧约里所有的先知,以及他们是怎么预言的。他发现这事绝对是真理。

现在,比较一下我们今天(瞧?)在这个小教会里的这个经历:晨星在那边出现,那伟大的光降下来,预言并指出要发生的事。你知道,那太奇妙了。但我的传道人弟兄却告诉我说那是魔鬼的。我……我无法理解。
所以我没有对此说什么,直到有一天晚上,有了发生在印第安纳,格林米尔那边的经历,主的天使在地板上走过来,停在那里,藉圣经证明了那些事。这时火被点燃了,从此就开始了。
14

就在上个星期天,我们也看到了耶稣基督绝无错谬的迹象。谁能叫一个从来没有走过路,平衡神经已经坏了,梅奥诊所和那些最好的医生都说“永远不会好了”的瞎子,站起来走出了这房子,推着他的轮椅走下了台阶,像其他人一样能看能走。那表明了这是主耶稣复活的大能。这就是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今晚我们知道神证实了我们所拥有的伟大经历符合这本圣经和那些应许,我们该是何等幸福的一群人啊!因此,我们应该大大地欢喜。我们认识到,在《希伯来书》第2章,我们发现我们不应该让这些事……我们不应该忽略这些事。我们应该紧紧抓住这些事。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在神话语的光中,当我们站在审判台前,我们会怎么做呢?你不可能说:“我根本不知道那有什么区别。”啊,不,你知道。“哦,呐,伯兰罕弟兄可能讲错了。”也许是真的。但神不会错,他的道不会错。想想吧,那同样的东西(就是圣经),曾活在使徒们里面,现在又活了。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15

当我想到我已经四十八岁了,快五十了,我的年轻时代已经过去了等等;知道从小时候起我就有这蒙福的应许,我也向我的弟兄姐妹们宣布了;我看到成千上万的人离开了黑暗,知道我们是在走向我们永恒、蒙福的家。在我讲完道之前,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天上还有一个帐棚在等着我们。哈利路亚!知道坐在这里的一小群人,如果现在他们的生命就结束了,在我们能把他们的身体交给殡仪馆的人之前,他们就可以去到那荣耀的身体里,去与那些已经在神面前的圣徒们一同喜乐,永远过着那完美的生活(那绝对是被证实了的事实)。阿们。

16

啊,这能让长老会的信徒们都喊起来。在上个星期天,不是吗?那些人就是长老会的信徒。肯定会的,想一想……啊,难怪人们情绪那么激动。击中一个球或投了一个球进篮尚且能使你激动,那么知道你已经出死入生、在基督里成了新造的人了,更该是何等地激动呢?你藉着你的灵带领你离开罪恶、诡诈、憎恨和一切属世的东西而知道了这一点;你的心只关注着基督。那就是你的动机。在你的脑子里,心中朝思暮想的就是这些。当你夜里上床睡觉时,你将手像这样放在脑后,躺在那里赞美他,直到你睡着了。早晨醒来,还是赞美他。阿们。啊,多么好啊。

17

我曾试过在早晨赞美他;我们在早晨大约四点钟起床,伍德弟兄和我,早早起来去打松鼠。我几乎在经过的每一棵树下面赞美他。每看到一棵树我都禁不住要赞美神;想一想,是他使每棵树生长。你看到一只小蚂蚱飞起来,他知道那只小蚂蚱。啊,你说:“比尔弟兄,你在胡说。”啊,不是的。他知道每一只松鼠在哪里。他知道每一只蝴蝶在哪里。

瞧,有一次,他需要一些钱,他就说:“彼得,有一条鱼几分钟之前吞下了一枚硬币(正好够我们用的)。去把那条鱼钓上来,我会差它去到那里。从它嘴里把硬币掏出来,因为它自己用不上那个钱。拿那硬币去交奉献和丁税吧。”阿们。
18

几个星期以前,我看到一条小死鱼飘在水面上。(你们都听过这个故事。伍德弟兄、他的弟弟和他们都在那里,可以作证。)那条小鱼死了躺在水面上有半个小时了,内脏都从嘴里翻出来了。但伟大的圣灵扫下来,在头一天就对我说:“你会看到一个小动物复活。”第二天早晨日出后不久,我们就看到了那条鱼,就这么点;主的灵就降临下来,说:“小鱼啊,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那条在水面上飘了几乎半个小时的死鱼,就活了过来,“嗖”地一下就游走了。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他是多么奇妙啊。

19

难怪保罗可以说,耶稣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耶稣就是麦基洗德。麦基洗德没有开始的日子,也没有结束的日子,他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他既无父也无母。所以他不可能是其他人。以前的那位他,今晚还是同样活着。他是……只有一种永恒的生命,那只属于神。

昨晚我们讨论时,有一位弟兄不能理解神的三种职分,我们谈到了这些,谈到耶稣站在那里,大约三十来岁,他说……他们说:“哦,我们的祖宗在旷野里吃过吗哪。”耶稣说:“但他们全都死了。我是从天上神那里降下来生命的粮,人吃了就不会死。”
他们说:“我们的祖宗在旷野里喝过从磐石里出来的水。”
耶稣说:“我就是那磐石。”一个只有三十来岁的人……说:“亚伯拉罕欢欢喜喜仰望我的日子。”
他们说:“什么?你是告诉我说你跟亚伯拉罕一样老吗?你还不到五十岁,还说你见过死了八百年的亚伯拉罕呢?我们知道你被鬼附了,你疯了。”那就是……那就是鬼的意思,就是疯了的人。他们说:“你被鬼附了,你疯了。”
耶稣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
那就是他。他不仅是个人,也不仅是个先知,他是神。神住在地上的一个叫做耶稣的肉身中,成了肉身的神的儿子。那正是他。
20

呐,我们发现他就在这里……在最后一部分,第二章的最后,我想讲一讲,从16节,不,是从第15节开始:

15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
他说耶稣做的就是这个:他来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
呐,没有必要怕死。当然,我们……我们中没有一个人想要那个我们称之为死的东西。但你知道吗?如果一个人重生了,他就不会死。他拥有了永生,怎么会死呢?他死不了。“死”这个词的意思是“分离”。他从我们的眼前离开了,但是他一直在神的面前,永远都在。所以死亡不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而是一件荣耀的事。死亡把我们带到神的同在中。
21

呐,当然,我们作为人类,在这黑暗的世界里行走,我们不明白许多我们本应该明白的事。当然,当死亡的剧烈痛苦临到时,就连我们中间最神圣的人也会惧怕并退缩。死亡曾使神的儿子说出:“这杯能离开我吗?”它的确是件可怕的事,所以不要误解了,因为我们……死亡是罪的工价,所以它肯定是可怕的。但是只要我们能看到时间帷幕的那一边,死不能去到那里(颂赞归于主),就在帷幕的那一边。那是今晚人们渴望看到的。小安娜•美•斯奈林他们常在这里唱这么一首歌:“主啊,让我看到时间帷幕的那一边。”每个人都想看到那边。

22

我们再看第16节。

16其实,他取了……其实他并没有……并没有取天使的本性,乃是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此处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翻译]
哦,我们现在想再抓住这点。我们正要讲明……因为第三章的第一部分……最后一部分,融会在这个星期天要讲的安息日里。现在,注意。
他并没有取天使的本性……(他是谁?这里说的“他”指谁?基督。基督是谁?神。神的逻各斯。)
呐,让我把这点再解释一遍,使你更确定。神不是三位神。三重职份的神是一位。父,子,圣灵,并不是说有三位不同的神。如果说有三位神,我们就是异教徒了。这就是犹太人不能理解的原因。圣经里从来没有教导三位一体。呐,天主教会里教导三位一体,绝对是;三位一体的洗礼就是从那里来的。
23

在非洲他们要把你脸朝前浸三次:一次是为父神,一次是为子神,一次是为圣灵神。那是一个错误。在圣经里没有那种教导。明白吗?

呐,那就是他们所教导的。它通过路德下来,从路德出来到卫斯理,一直延续到后来的各个教会时代。但这却从来不是出自圣经的教导。从一开始这就一直是一个错误。
24

呐,从一开始就有神。在没有任何光,没有任何原子,没有任何星星,没有任何可见的东西之前,神就充满了一切空间。那里面没有其它东西,只有纯粹:纯粹的爱,纯粹的圣洁,纯粹的公义。那是一个灵。他在永恒中笼罩着整个空间。哦,我们无法参透它。那超出了我们能够想象的任何东西。

好像通过那望远镜,我们可以看见一亿光年的距离。想一想吧。一亿光年的距离……光的速度大约是每秒钟八千英里。一亿光年的距离……想一想那是多少个百万英里吧。你简直无法计算那个数值。即使你用绕整个杰弗逊维尔一周那么多的“9”这个数字,你也无法把它换算成英里。想一想。在那之外仍然是星星和行星。但是在它们任何一个还未出现之前,就有了神。明白吗?
25

呐,逻各斯从神出来,逻各斯开始形成一个身体的形态。这个身体的形态在学者的教导中被称为“逻各斯”,逻各斯从神出来。换句话说,用一个较好的词来表达,就是我们所说的“道的形体”。道的形体就是得了荣耀的人的身体,并不完全像后来到了荣耀之体的阶段那样有血有肉,而是一个不吃不喝的人体的形态,但是一个身体,就是等我们一离开这个肉体就能穿上的那个身体。在那边,我们进入那个身体。那是与神一样的身体。因为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

26

呐,当人被造成那样的身体时,他管理着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那时还没有人耕种(《创世记》第二章)。他已经造男造女了,但是还没有人能耕种土地。然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神给人像黑猩猩一样的手,给人像熊一样的脚。神给人……神照着他自己的形象造人。这地上的身体是跟动物的生命一样的,是用造动物同样的材料造的。你的身体是用像马、狗或任何其它动物一样的材料造成的。是由钙、钾、石油、宇宙光等等构成的。你的血肉之躯不过如此……肉体就是那些……不是同样的肉体,是不同的肉体,但这肉体是用地上的尘土造的,它是从那里来的。动物与人的区别是,神放了一个魂在人里,他没有放魂在动物里,因为在人里面的魂就是那道的形体。

27

哦,我从来没有讲过这些教导,但现在我必须要讲它。瞧。难道你不记得,当彼得在监狱里,主的天使临到并打开了所有的门吗?

那天我们要进到这里的超市,门就在我们面前打开了。我说:“你们知道,是圣经里先有这样的事的。”瞧?
呐,推拉门是自动开的。当彼得出来的时候,从那些守卫面前走过,他们却看不到他。他走过了内门门卫,又走过了外门门卫,去到院子,走出了围墙,去到了街上。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谁,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以为彼得是其他守卫或什么。彼得就那么走过去,当他出去时,门自动开了,又在他后面关了。他到了外面,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去到那称呼马可的约翰家里,那里有一个祷告会,他就敲门……[伯兰罕弟兄敲桌子]
[磁带空白] ……在他们中间。啊,他太荣耀了,太奇妙了。
28

呐,“他不是按照天使的形象被造的,乃是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神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

呐,如果我们有时间往回看,指出在立约中是怎么做的,你们听我讲过许多次了;他怎样把动物拿来切开,把斑鸠和鸽子丢进去。然后他观察着,看到一缕惊人的黑烟冒出,那就是死亡;接着是冒烟的炉子,代表地狱。但是在那之上出现了一道白光。那白光从每一片切开的祭物中经过,显明神要做什么。他做的时候起了一个誓,立约表明他要怎样做。
他,耶稣基督来到地上(神,以马内利:就是神在肉身中)。他在各各他被撕开。他的灵回到了教会。他的身体被提上去,坐在神的宝座上。神的宝座?坐在宝座的那一位就是审判官。我们知道那一点。好,审判在哪里呢?父给了……他不审判什么人。父乃是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所以是他!他的生命是大祭司,坐在那里用他自己的身体作为祭物来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阿们!弟兄,这让你感到兴奋。
29

注意,他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他成为一个人:神在我们中间成为肉身来救赎我们。换句话说,神成了罪,使我们这些罪人能与他有份。当我们与他有份时,我们就有份于他的……我们人是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七十年。神下来成为一个像我们一样只能活到他所定的时间(七十年)的人,让我们得到他永恒的生命。当我们重生时,我们就成了神的儿女,拥有永恒的生命,永不灭亡。哦,何等配得称颂的救主。哦,没有办法写出来,没法表达出来。那无法表达。没有人能表达出他有多伟大。神啊,你是多么伟大!你是多么伟大!是的。

17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想一想吧。)为要在神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听这里。)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
挽回……呐,作为公义的神,必须成为不公义,来体验一个罪人的感受是是什么样子,然后他再回去并通过挽回祭使人与神和好,施怜悯给人。
30

下面一节,听这里。

18他自己既然……受苦……
神不能作为灵受苦。他必须成为肉身来感受疾病的痛苦,来感受欲望的试探,来感受渴望的试探,来感受饥饿的试探,来感受死亡的权势,这样他才能亲自担当这些,站立在伟大的耶和华灵(是灵,不是人,那灵)的面前,为生命代求。耶稣那么做,是为了给我们代求,因为他知道那些试探的感受。当你生病时,他知道你的感受。当你受试探,他知道你的感受。
31

呐,你注意过没有,当我们选举总统时,每个农民都会选曾做过农民的人当总统,因为他能明白农民生活的艰辛。瞧?人们想要理解他们的人。

在神能理解之前(他是那伟大圣洁的神)……在他定了人的罪之后,他怎能理解……凭着他的神圣,他定了人的罪。他知道要使人称义的唯一途径就是他自己成为人。
神荫庇了那个童女,使她生下一个身体,不是犹太人的血统,也不是外邦人的血统,而是神自己的血,神创造出来的血,根本没有半点跟性有关的东西,没有性的欲望。这个血细胞,被造在这个女人的子宫里,生下了这个儿子。在施洗约翰为他洗礼的时候,约翰说:“我证明,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住在他身上。”
32

难怪耶稣可以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神和人成了一;天和地彼此拥抱;他就是能为我们的罪献上挽回祭的那一位。那就是奉他的名会得医治的原因。他知道你的痛苦。你听过这首古老的歌吗?

耶稣知道你疼痛的感受,
他能拯救,他能医治,
把你重担交给主,留在那。(是的,他知道。)
当我们身体疼痛,我们的健康不再有,
记住天上的神垂听祷告,
耶稣知道你疼痛的感受,
他能拯救,他能医治,
把你重担交给主留在那。
那就是他全部的要求:“就留在那。”为什么?他是我们的大祭司,站在这里,知道我们的感受。他知道如何把你挽回到恩典,把你重新带回健康中。他知道那一切,因为他受过苦。当你没有枕头的地方,他也这样。当你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他也这样。当你被人嘲笑、受人逼迫,他也这样。
33

现在注意听最后一节。好的。

……他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
换句话说,他能够保护他们,帮助他们,使他们……同情他们,因为神自己为了感受这些而成了人。
你们记得前天晚上我们教导过的那些吗?神必须……死亡有毒钩,有恐惧。他们一生都被这种死亡所捆绑。耶稣来了,这样他就可以把死亡的那个毒钩拔掉。当他去到了山上,你还记得我是如何描绘的吗?他外衣上的那些小红点,不一会它们就合成了一个大红点,溅得他全身都是。他那虚弱的身体再也走不动了,他倒下了。古利奈人西门,一个黑人,帮他背起十字架走到了山上。当他们把他钉到十字架上,他喊叫要水;任何流血过多的人都需要水。
34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传讲过“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吗?如果一只鹿受伤了还活着,流了许多血,它就必须喝水,否则就会死去。

我在十四岁时,在田野里被枪打中。我躺在那里。我的腿被十二号霰弹枪打烂了,像团肉馅。我喊叫要水:“啊,给我一点水喝。”我麻木了,我的嘴唇都麻木了。
我的伙伴跑到一个旧水池,那浑浊的水里有各种各样的虫子。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用帽子装满了水,我就张开了嘴,他就这样挤压他的帽子,把水挤到我嘴里。是的,我必须喝水。
耶稣流着血,说:“给我点水。”他们用海绵沾了醋给他喝,他拒绝了,没有喝。他是神的羔羊,代替我们而死,为人类的罪献上挽回祭。那是什么?是天上的神。
35

比利•信德曾说过,每一个树丛中都有天使坐在那里,他说:“只要松开你的手,用手指头一指,我们就能改变形势。”

那帮无耻的宗教狂热者们,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学者、神学博士、哲学博士,走到耶稣身边说:“如果你是神的儿子……你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你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你。”
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在称赞他。他本来可以救自己。但如果他救了他自己,就不能救别人了。所以,他献出了自己。他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他献出自己,使你我可以得救。哦,何等无与伦比的爱啊!
36

他不必生病;童女所生的宝贵身体不必生病。但是他成了病人,那样他就能知道,当我生病的时候他如何为我代求。他不必疲倦,但是他疲倦了。

有一次我读了一本历史书,我不知道那书说的是不是可信:“当耶稣在拿因城使那个男孩从死里复活后,他坐在一块石头上,因头痛而呻吟。”因为他必须担当我们的疾病。
他必须担当我们的罪而死。在各各他,当那死亡的蜜蜂将毒钩刺入……任何人都知道,当一只蜜蜂的毒钩螫过一次,就再也不能螫人了。当蜜蜂或任何有毒钩的昆虫将毒针刺入,它飞走时,它的毒针就被拔掉了。它还是一只蜜蜂,但它再也没有毒针了。它唯一能做的就是嗡嗡叫,发出很多噪音。
那也是死亡对信徒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发出噪音。但是,哈利路亚!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他让死亡的毒钩留在他自己的肉体里。以马内利这么做了。他在第三天复活,把毒钩从身上抖掉,他今晚还是不朽的。他的圣灵就在这屋子里。他证明他自己活在我们中间。那是我们的弥赛亚。那是我们可称颂的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