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809 瞎子巴底买

1

请坐。我没有看到那个唱歌的人,唱得真是很好。谢谢。那是我最喜欢的歌。我估计你认识这首歌的作者,克利本先生,布斯克利本[一位弟兄说:“我认识他。”]是的,先生。太好了。多少人喜欢那首歌?真是一首好歌。

当我上来时,我正在跟我的一些朋友交谈,多布尔先生和太太。我问的是那个小婴孩。十年前,当我在这里时,主赐给我一个异象,看见她怀里抱着一个男孩。她病了。几年过去了,但男孩现在就在这里。她在后面。我在后台遇见了他们。我儿子约瑟刚才走过来见她。他们有一点点的交通。
2

博斯沃思弟兄,这位老先生,你们认识他,他过去……他很有幽默感。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什么是团契吗?”

我说:“哦,我想我知道。”
他说:“就是两个人在一条船上,这个带来了团契。”这挺对的。浸信会封闭的圣餐。
有一些人抱怨说后面的人听不清楚说话或什么的,但他们说,今晚都能听清楚了。今晚在后面的人,声音能听清楚吗?最后面的人能听清楚吗?听清楚的话能举一下手吗?那很好。好的。那很好。
3

明天下午有一个……今晚,对不起,是今晚,我们承诺了……这是为什么我能进来,而不用进到恩膏底下,跟你们交谈一会儿。我们用星期五……

根据这里传道人最好的估计,从我们到这个城市至今,已经有大约七、八百人接受了耶稣基督作救主。所以,我们非常高兴。
我们一直想要做的就是有信心在神面前蒙恩。如果我们能把第一件事放在第一位,那么,我们认为神会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晚上举行大型的医治聚会,赐给我们恩惠。我们相信他会做这事。当然,我们仍然要求罪人归向基督。所以……
4

梅西尔先生是我的一位助手,他和高德先生一起负责录音的事。他告诉我说书已经卖完了,但如果你想要的话,他们会接受订单,然后寄给你。我们只带了很少的书,又必须在塔科马和这里分配。所以,他们会接受订单。

我估计他们没有书了,对吗,利奥?没有书了,但你们还有一些磁带和几张照片,对吗?只剩几张照片了。
正如我在聚会开始时说的,我不是……我不是卖书的。我从林赛先生那里把这些书买来。他给我便宜四毛钱。但等你把书带到全国各地,还有所有的亏损,我们根本没有……在加拿大,我们什么都没有标价。我们只是把它放在外面。我知道我们的成本应该是多少。但只要人们想要,即使你付不起钱也可以去拿。我们给你。所以我们……
5

这些照片属于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道格拉斯摄影室,是申请了版权的(是美国摄影家协会的会员)。一个挂在华盛顿特区的宗教大厅里,上面写着:“唯一一张经科学证明被拍摄下来的超自然之物。”唯一一个被科学证明了的超自然之物。

所以,这只是给这次聚会的一个小小的记号。我不知道他们拿到的时候付了多少钱。但他们拿到的时候多少钱,就卖给你多少钱。你知道,这些不属于我们,是直接给摄影室的。
6

我们没有……这些是有版权的。我们只是带过来,我们不是来卖书或做这种事的。我们来这儿不是,不是要你的……我们说:“写信给我们。”我们不是要拿你的地址,为了要让你支持什么。我们没有什么需要你支持的。你唯一能支持我的就是你的祷告。仅此而已。

我没有电台节目,没有电视节目,只在那里有一个小办公室。我们每天都向世界各地寄出许多手帕之类的东西。我每天的费用大约是七十五到一百美元。那是平时在家的费用。只要能让我一直去到事工场上就可以了。
7

前不久,这里有人给了我几千美元的奉献。我拒绝接受。我说:“我不需要,都放到海外的事工上去吧。”主会供应我每日的需要的。那正是我想要生活的方式:为这一天而活。我不知道明天。明天来的时候,神会为我看顾的。但我只为今天而活。

今晚,我们要为每个有祷告卡的人祷告,今晚。明天下午,拉斯姆森先生,这城里的前牧师,一个我以真正基督徒的爱所爱戴、尊重的人。我知道,所有认识拉斯姆森弟兄的人也都会这么说的。每天下午他都在这里讲道。
然后,明天晚上……比利说人们不在这里,等他到了这里,就可以给他们足够的祷告卡。我们不想干扰其它的聚会。所以,明天下午的祷告卡将在两点后分发,明天下午在礼堂这里。也许星期天结束的时候也会这样。
8

我希望,这里若有人听不懂英语,他们旁边的人可以告诉他们。明天下午两点。我想这就是聚会开始的时候,对吗?明天下午两点钟。祷告卡将在下午的聚会中分发。但现在,如果你拿到一张卡片,那就回来,好叫你接受祷告,因为明晚会叫到他们。

然后,我们要借着神的恩典,尝试用剩下的几个晚上为每个病人祷告。他们告诉我说今晚在这里,我们有大约两三百张祷告卡。
9

所以,我们要花点时间,为你们传讲一会儿神的道。我们现在要讲讲:神的医治,以及如何接受它。拉斯姆森先生会就这点为你们讲解:如何接受你的医治。

今晚,我想读一小段经文,在路加福音19章42节。
耶稣说:你可以看见,你的信心救了你。
10

你注意那个名字是怎么写的。“你的信心救了你。”这里有学者;我不是。但当我看到一个词时,我就回到希腊文来查考它。希腊文里的那个词是“索佐”。所以,救赎的“拯救”这个词就是索佐。医治也是同一个词。索佐的意思是他们得了肉身的或属灵的拯救。

这两个词都适用,因为都是借着同一个赎罪祭,同一天,同一个人。“他因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看到吗?
今晚,我们的场景开始了。只讲一会儿,这样我们就能有时间让祷告队列通过。我们的场景从耶利哥的南门开始。我们看到一个乞丐。他是一个大概中等年纪的人,或更老一点。让我们把思想转向他一会儿,从他的行为上来学习一下,今晚当我们来到队列中时,我们该做什么。
11

当时,罗马政府向犹太人征重税,日子很艰难。城里有许多乞丐,在耶路撒冷和整个犹太,有许多被病痛折磨的人,他们不能靠在田里工作而谋生。他们是瘸腿,瞎子,或大麻风。哦,何等的景象。

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见过大麻风。有的话请举一下手。没有一个人举手说见过大麻风。我曾拥抱过长大麻风的人。我曾以为这种病能传染,但其实不是。大麻风是因为营养不良引起的,不传染。
我曾让那些没有了手,耳朵被吃掉的大麻风病人站起来,我拥抱他们。他们哭了。在非洲,在印度,在不同的地方,那里有太多大麻风病人了。
12

有一天,我们在孟买,我看着一个人。美国人民给我一些钱,让我分给穷人。我很喜欢做这种事。我把钱换成卢比。我走到街上,把钱分给那些乞丐和穷人。他们几乎得派民兵把我拉回来,因为人们简直要从我身上爬过去。

整个晚上,当他们得知我有一些钱,就在泰姬陵旅馆……哦,是酒店(那是在印度的城门口),我听到他们整夜地喊着:“帕德雷!帕德雷!”那不是印度语。帕德雷在西班牙语中是“父”的意思。但那里有很多人说西班牙语。
13

他们整夜……我吃不下饭。我去到窗前……我想请你们加拿大人,看看你们该为神给你们这么好的国家多么感谢神才是。

他们躺在街上。那些肚子浮肿快死了的小婴孩,都快饿死了。母亲抱着她们的孩子,他们的脸和两腮都陷进去了。男人从街上走来,身上什么都没穿,只有一块遮羞布,后面跟了个饿得半死的小猴子。他们像跟柴火一样躺在街上。
他们要是夜里死了,人们就把他们捡起来,抬到一个大火炉那里。没有约翰福音14章的仪式,只是把他们扔进去。他们不知道他们是谁,或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只是死在街上,他们是乞丐,就是这样。
你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们生活在一个这么好的国家。是的。你们加拿大人……[录音空白]我想,面对这些,我们应该借着祷告来支持这些国家,竭尽所能地保持这样。
14

哦,看见大麻风和乞丐,真是太可怜了。我想讲的是,有个人跑来跑去……我们拿些卢比,从窗户扔出去给他们。他们这么做时……那里有个人没有胳膊,被胳膊上的大麻风吃光了。他们的胳膊等等变成了有点像白色的疣,最后干脆就掉下来了。

我对我孩子比利说:“那人怎么可能捡到卢比呢?”于是他下去,到门口看他。他出去,去到酒店的另一边。从那儿把卢比扔给他们。他们一拿到,马上就去街边给自己买点咖喱饭。
15

一个卢比等于二十四美分。这能维持他们两,三天的生活了,只要二十四美分。一小盘咖喱饭大约三美分。其实就是一些煮的羊蹄子,上面还有毛等等的东西,有点……哦,那太可怕了。你必须捂着鼻子穿过街道。

在奴隶市场,他们把年轻的妇女带到那里,把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带上来拍卖,就像卖一头母牛之类的东西一样。你不知道生活在一个仍然尊重神的国家里意味着什么。
16

比利把所有其他的人都带到那儿。我向那个没有手的人示意,趁那些人都不注意的时候,我就扔个卢比给他,钱滚在地上。你知道他是怎么捡起来的吗?他用舌头从那肮脏污秽的街上,把钱舔起来。他大叫着跑到拐角,给自己买点吃的东西。

想一想,今晚你翻一翻垃圾就可以喂饱他们了。没错。我们再怎么感激都不够。
我们今晚读到的那个时代,我们的主所看到的就像那样。在那个特殊的日子,因为税等等的东西很高,一个人出来工作,他也许一天只能给一个乞丐一枚硬币。他碰到的第一个乞丐就幸运了。也许他一天不能给两枚硬币,而那里有几百个乞丐。
17

让我们想象一下今晚所讲的主人公,巴底买。他一直站在那里,那是一个糟糕的早晨。他找不到任何人能给他一枚硬币。那是十月份一个寒冷的早晨,他裹着破烂的大衣,瑟瑟发抖,摸索着直到他碰到一堵墙。于是他在墙边坐下。

在温暖的阳光下,他开始暖和了起来。于是他开始思想。你喜欢那么做吗?我喜欢。自已一个人去到某个地方,坐下,好好想一想。
18

他正坐在那里想的时候,街上传来蹄子嗒嗒响的声音。那是一条鹅卵石铺的街道,有很多年的历史了。他从这个嗒嗒响的声音知道有人来了。于是他站起来,说:“今早请给我一枚硬币吧。我是个瞎子。”

他差点撞到了那头小骡子。骑在骡子上的人说:“一边去,乞丐!我要赶路进城。我是主的仆人。今天有一个狂热份子来这城里。我们必须跟教会协会商议,在这种东西进城之前阻止它。我现在要赶路,阻止这种事情。我没时间给乞丐,站一边去!”
19

他发现这是个祭司。这个瞎子说:“主的仆人啊,我不会干扰你为神行事。对不起,我拦下了你。但这个要来的狂热份子要干什么?”

“哦,就是那个神医,他称自己是加利利的先知。他在来这儿的路上,我是传道人协会的头,所以我必须确保没有任何这种东西在我们这城里散播。我要赶路了,靠边站,乞丐!”他就走了。
巴底买又挪回到温暖的阳光下坐了下来。他又开始想一些新的东西。一个加利利的先知要来这城,一个医治者。瞧,然后他开始做梦。你知道,他回想起很多年前,他还是个黑头发的犹太小男孩时的情景。他常常在约旦河边的山坡上玩。
20

其中一个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午睡的时候回家,让他妈妈抱着他。他过去常常望着他母亲那双温柔的大眼睛,她拨开挡在巴底买眼睛上的黑发,开始给他讲圣经故事。

你知道,教导孩子走当走的路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教导孩子正确的事,即使他老了也不会偏离。
他记得他母亲给他讲大能的耶和华的故事。在试炼的时候,耶和华发出雷鸣般的声音,改变了境况。
21

他过去很喜爱听特别是关于先知以利沙的故事。以利沙进去,身体趴在一个死去的孩子身上。那个先知受了如此的膏抹,以至那个小孩又活了过来。哦,这真让他激动。

22

这使我的心激动。我能想起那个书念妇人,恩待那个属神的人的故事。她那么做不是为了得到什么,但当你恩待神的儿女时,你不可能不受赏赐。“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若给这些小孩子中的一个一杯水喝,都不会不得着赏赐。”

所以,要善待彼此。如果那家坛里的面空了,就给他们拿一些去。要仁慈。如果那个寡妇需要一些煤,就给她买一些去。神必为此祝福你。
23

这位书念妇人为了表达她的仁慈,就在房子边上建了一个小房间,让先知可以睡在里面。先知说:“你去看看,她要不要我替她对王说说话。”

她说:“不用了。”她就住在自己人中间,一切都很好。
但基哈西说:“她没有孩子。”以利沙祝福她,为她祷告,她就生了一个孩子。孩子大约十二岁时,我想这个小家伙一定是中暑了。他在收获的时候,跟他爸爸一起在田里,他开始尖叫:“我的头,我的头!”
于是一个年轻人把他带到他妈妈那里。她把孩子抱在腿上,大约中午时分,他死了。我们稍微跑一下题,我要你们留意那个妇人勇敢的信心。她把小孩子放在以利沙的床上。那是放他的好地方,在先知躺卧过的床上,那是先知祷告的房子,他的家。该去这样的地方。
24

她对仆人说:“给我备一头骡子,我不吩咐你就别停下来,一直去到先知那儿。”她知道,如果她能去到先知那里,她就会知道为什么她的孩子死了。

瞧,神并不总是把他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他的先知。他只把需要知道的东西告诉他的先知。
她上路了。以利沙从洞里往外看,他说:“书念妇人来了。她心里忧愁。神把这事向我隐藏了。我不知道她有什么问题。”当妇人走近时,他说:“你平安吗?你丈夫平安吗?孩子平安吗?”
听着,妈妈,那个妇人的孩子死在房间里,但她说:“一切都平安!”我爱那个,瞧?当时,以利沙是神在地上的代表。她知道,如果她能去到神的仆人那里,她可能……她没有想她家里的孩子,她对此一无所知。但她知道她可能会发现这人可以求问神,神会跟他说话,说出为什么她的孩子死了。
25

她说:“一切都平安。”接着,妇人开始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

以利沙说:“你拿这根杖,在我前面去,放在孩子身上。”
那天晚上我说,我相信这是为什么保罗给人用手帕的原因。以利沙知道,凡他所摸的都是蒙福的。他被圣灵膏抹。这是我们给病人按手的原因。
26

但后来怎么样?这妇人的信心不在杖上,而是在先知身上。所以,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离开你。”所以,先知除了束上腰,跟她启程,别无选择了。

我喜欢这个。持守住,你若是确定你是对的,那就持守住。
于是先知去了。那个年轻人拿杖放在孩子身上,却没有生命的迹象。他往回走的时候遇见他们。以利沙走进房间,不知道要做什么。但他在房间里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走着,祷告。他把身体趴在那个死去的孩子身上,嘴对嘴,鼻子对鼻子。结果这孩子打了七个喷嚏,就活了过来。
哦,小巴底买多么爱那个故事。坐在这里金发的小姑娘,你喜欢这个故事吗?好的。这是个很美的故事。那也是神今天的样子。坐在那里的小男孩,你相信吗?你信吗?太好了。哦,那些故事真好。他们是真理。
小巴底买很喜欢这个故事。但你知道吗?传道人说那些日子都过去了,神不再那样做了。但那些祭司是多么的错误。神永不改变。他一直都是一样的。永不改变。他仍然是全能的神。如果他不能做所有的事,那他就不是全能的神。如果他是全能的神,他就能做所有的事。
27

所以,小巴底买刚好想到了另一个他很喜欢的故事。距他所坐的地方不到五百码,一次是四月份的大约旦河,当时犹大山丘,雪融化了,所有的田地都被水淹没了。在洪水最大的时候,泥泞的洪涛从犹大地的山上滚滚而来,横扫平原。约旦河暴涨了好几倍。

但就在那时,以色列人来到了河对岸。你看,神在这边给了他们一个应许。他们在去认领那应许的路上。凡拦阻神应许之道的东西都必须让路。即使再糟糕的时刻,再糟糕的疾病,看起来再泥泞,但一切都必须为神的应许让路。肯定的。
28

他特别喜欢妈妈讲到当时电闪雷鸣,大约旦河的水后退、安静,直到两百万以色列人步行过了河。哦,这使他的心……他当时快睡着了,他摇摇头,说:“妈妈,再给我讲个故事吧。”

他想起来,离他坐的不到一百五十码远的地方,曾发生过一件大事。没错,离他所坐的地方不到二十码,在同一条路上,在那些鹅卵石上,大约在四百年前,伟大的先知以利亚和以利沙,在路上携手朝着约旦河走去,要让约旦河再次分开。
29

为什么?河水还会再次分开吗?神是一样的。所以他想:“哦,巴不得我能活在那个时代。我坐在这里瞎了……”他挠着头,说:“我想这些干嘛?祭司说到过那位加利利的先知。但不知为什么,我开始有不同的看法。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想到这些故事了。”某件事就要发生了。

当你里面有东西开始渴望,并寻求神时,就必定要有事情发生了。神知道如何为他的戏剧安排一切。
我们注意到,当他开始想:“如果我坐在以利沙的时候……”神通常一次只有一位主要的先知。以利亚下到河边,把袍子,他的外衣披在以利沙身上。他就成了先知,因为以利亚要上去了。
30

当他们肩并肩走到城门口时,他说:“如果我能活在那个日子,我就会从我所坐的地方起来,冲到街上,说:’哦,神的先知,按手在我身上。我相信,如果你为我祷告,神必恢复我的视力。’”

然而,对他来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祭司告诉他,不再有那样的事发生了。以利亚已经走了很多年了,以利沙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哦,耶和华忘记了他的百姓。但他不会忘记他的百姓。他仍然记得。
后来,他记得从那门出来,伟大的约书亚带领着以色列人走在同一个鹅卵石的街道上,绕行耶利哥的城墙。耶利哥的城门全都关闭了。虽然他们比以色列人多很多,但主让他们惧怕,他们不敢出声。
31

一天下午,伟大的约书亚,沿着离那堵墙不远的地方走着。他站在岸边望过去,看见有个勇士拔刀站立。约书亚拔出刀来,迎着他跑去。他说:“你是支持我们,还是我们的仇敌?”

陌生人把刀举向空中,说:“不,我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大能的约书亚扔下刀,摘下头盔,跑去俯伏在他脚前。瞎子巴底买不知道,离那边不到两百码的地方,站着同一位耶和华军队的元帅。
巴不得今晚在这展览大厅里的人能意识到,同一位耶和华的元帅今晚也站在这里!
32

但他被告知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过了一会儿,他的梦被打断了。一些小孩子跑过来,说:“你见到他了吗?你看见他了吗?”他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里来了一些女士。她们在说话:“哦,那太奇妙了,不是吗?”

巴底买问:“怎么回事?”就在拐角处,他听到了很多响声。你知道,不知为什么,通常耶稣在哪里,那里就会有点声音。在旧约里,他们能知道大祭司是否活着的唯一方法,就是当他去到至圣所里……他可能被主击杀了……他穿着一件衣服,衣服边上系着一个石榴,一个铃铛,一个石榴,一个铃铛。他必须以某种方式行走……
一个穿着神袍子的人必须以特定的方式行走。当他走的时候,那些铃铛会发出“圣洁,圣洁,圣洁归于耶和华”的声音。会众分辨他是否活着的唯一方式,就是当他们能听见声音的时候。
33

有时候,我去到一些称为教会的冰冷的停尸房,在灵性上是零下四十度,冰凌挂在那里,我在想那里还有什么是活的吗?

这就像我的小弟弟。我抓到一只鳄龟,把它的头砍了。任何人都知道,鳄龟的头即使被砍掉了,它也还会继续咬。我把那条鳄龟的头扔到岸上,我的小弟弟走过来,说:“比利,你抓到什么了?”
我说:“我抓了只乌龟。”
他说:“是这个吗?”
我说:“是的。”
“它的头呢?”
我说:“在岸上。”
34

他过去,用根棍儿把它翻过来,结果它把棍子咬断了。我弟弟说:“喂,我以为你说他死了。”

我说:“我把它脑袋砍下来了。它应该死了。”
我弟弟挠着头,说:“他是死了,但自己却不知道。”
在这点上,有很多很好的神学。哦,弟兄,当基督来的时候,他带来了丰富的生命。当耶稣要去耶路撒冷的时候,他说:“如果他们闭口不言,石头都会呼喊出来。”
我们听到拐角传来了声音。他说:“所有这些声音是怎么回事?”瞧,他一直在思想那些事。这必须要发生。今晚你有想过那些事吗?如果你有,事情就会发生的。肯定会发生。你亲近神,神也必亲近你。
35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会儿,一群人来唱:“和散那归于至高的神,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称颂这位加利利的先知,因他使瞎子看见,聋子听见。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36

在那后面出现了批评者,那时代的祭司和宗教家,说:“闭嘴!不许说话。那家伙什么也不是。”时不常你还能听到有东西砸在墙上的声音。那是有人向他扔熟透的西红柿。

哦,巴不得他能看到,一个瘦弱的小个子,走在那条街上,没有美貌使我们羡慕,他的头发灰白,慢慢地走着,根本不去理会那些东西。那些祭司说:“喂,你这圣滚轮,你说你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了。我们这里有一墓地的死人。你来叫他们复活吧。让我们看你行这事。”
你知道那些灵从未死过。他们仍然活着。但另一个也活着,感谢神。
37

“你在别的地方行了神迹,那你也让我们看看你在这里行件神迹吧。这样我们就信你了。你这假冒伪善的人,我们知道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巴底买被搞糊涂了。他说:“这到底是什么?”人们简直要从他身上爬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温柔的女士说:“哦,乞丐,我很难过,这些人几乎要从身上踩过去了。先生,你要什么?”
他说:“谁从那边经过,引起了这一切的骚乱,这个人这么说,那个人那么说?
38

你知道,当耶稣在附近时,通常都会引来这样的人群。一个支持他,一个反对他;一个说这是出自魔鬼,另一个说是出自神。这没有变过。

他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不明白是什么。”
她说:“先生,你从未听过拿撒勒人耶稣吗?”
“没有,我相信我从未听说过他。”
“他是从加利利出来的伟大先知。哦,你真该去看看他。几个星期前,一个妇人刚刚摸了他的衣裳,他转过身,说出了她的问题是什么。在城墙那一边,有个小个子,今早爬上一棵桑树,要看他。他妻子把所有这些事都告诉了他,他说:’哦,根本没有那样的事。那些事不会发生。如果那人那么做,他就是魔鬼。’”
39

“所以,撒该爬到一棵桑树上,把他周围的树枝都拉过来,这样就没有人能看见他了。他说:’我要站在这里,因为我是教会中一个有名的会员。我用树叶把自己遮起来,他肯定看不见我。当他从这棵树底下经过时,我要好好看一下他,然后我去告诉祭司们我是怎么看他的。’后来耶稣过来,来到树下,他停住了。撒该说:’他要干什么?’耶稣抬头望树,说:’撒该,从那里下来。今天,我要跟你们一起回家吃晚饭。’”撒该以为自己藏得很好,但基督知道他,知道他的境况,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他没有改变。他仍然是同一位耶稣。

40

哦,她开始告诉巴底买。巴底买说:“那不正是神所应许的大卫之子吗?”是的,那足以点燃他的魂。那是他的第一个机会。上个星期我们有很多机会。但那是他接触耶稣的第一个机会。

他就站起来。那条街大约有从墙到体育馆尽头那么长。成千上万的人围在他周围,有人叫喊,有人赞美他。巴底买喊着说:“大卫的儿子耶稣啊,可怜我吧!”
41

耶稣不可能听见他的声音,太远了。如果你在那里,看看是怎么发生的……还有,就是所有那些嚎叫的暴民,他不可能听见。但那是什么?耶稣停下来,站住了。他转过身来。让他停下来的不是巴底买的声音,而是他的信心让耶稣停了下来。

一个不起眼的乞丐,被人推回去,然而耶稣停下来,说:“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呢?”
他说:“主啊,我要能看见。”
耶稣说:“你的视力恢复了,因为你的信心救了你。”
当他们走在街上时,我能看见老瞎子巴底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手指。他说:“他告诉了我。我接受他说的。我相信。”那些暴徒继续着。过了一会儿,巴底买开始看见自己的手指了。他就喜乐地跟随了主,因为他已经看见了。
42

不久前,我读了一个小故事。它可能是虚构的,也可能不是,是关于瞎子巴底买的。他们说他坐在耶利哥城门口,他是个已婚男人,有妻子和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在他得医治的时候,差不多十岁了,是个卷发的小女孩,胖乎乎的很可爱。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孩子,因为他瞎了很多年了。他们说,他有两只小斑鸠,它们会耍一些小把戏,在彼此身上翻跟头,翻滚,这样就可以吸引游客的注意。
43

如果他没有什么东西来招揽游客,就像在印度等等的地方,有一只小猴子或什么的,猴子会拿着一根棍子打人,这会吸引人的注意力,这样他就能乞讨了。

瞎子巴底买的小鸽子互相翻跟头,吸引人们的注意,看看那些小鸽子多精确……小鸽子翻过来,然后两脚站立。一天晚上,他妻子病了。医生不能为她做什么了。他摸索着,沿着墙边走出去,他说:“耶和华啊,你若怜悯我,保存我妻子的性命,我就把我的两只斑鸠献给你。”
44

结果他妻子病好了。于是,他去把两只斑鸠献作了祭物。后来,他又有一只羊羔。在那些日子,羊羔可以给瞎子领路,就像今天的狗给瞎子领路一样,但那时是用羊羔。他们训练羊羔来给人领路。瞎子巴底买,一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他手上牵着羊羔,羊羔要回家,可以为他领路,领巴底买回家。

他的女儿病了。她发烧很厉害。医生来了,说:“巴底买啊,我想我不能为她做什么了。”她继续恶化。于是,巴底买又在夜里走出去,跪在地上,说:“神啊,你若医治我的小女儿,我就把我的羊羔给你。”
45

结果女儿的烧退了。第二天,巴底买上路去献羔羊。祭司出来,他说:“瞎子巴底买,你要去哪里?”

他说:“神的祭司啊,我上殿里去献我的羊羔作祭物。他说:”我应许了神,我必这样做。“
哦,他说:“瞎子巴底买,你不能献那只羊羔。我给你些钱。你去换钱的那里买一只羊羔,拿那只羊羔献祭吧。我给你钱。”
但巴底买说:“神的祭司啊,非常感谢你,但我答应神的不是’一只’羊羔。我答应神的是’这只’羊羔。”哦!这是多好的一个功课啊。
46

他说:“巴底买啊,你不能献那只羊羔。那只羊羔是你的眼睛啊。”

巴底买说:“神的祭司啊,如果我持守对神的应许,神必为巴底买的眼睛预备一只羊羔。”那天,当他听到拿撒勒人耶稣经过时,注意,信心去行动了。他把袍子扔到一边,因为神为瞎子巴底买的眼睛预备了一只羔羊。神预备了羔羊。
今晚,那位在担架上的先生,羔羊是为你预备的。那些在轮椅上的,羔羊是为你们预备的。心脏病的,羔羊是为你预备的。癌症的,羔羊是为你预备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同一位羔羊。他是那位今晚带领你们来参加这场大聚会的人。
如果你是个罪人,不知道他是可以赦免你罪的,他是那只预备的羔羊,可以除掉你罪恶生命中一切的污点。
47

当我们思想这些事的时候,让我们低头一会儿。请司琴和管风琴家给我们起个调。

在祷告前,我想知道,这里有谁不认识神伟大、奇妙、温柔的羔羊,会说:“神啊,我想要认识那只羔羊,使我的罪得赦。我的魂有污迹。我承认自己的罪。”你也许有,也许没有。“但我说,今晚,我想借着举手,接受他作我魂的羔羊。”你愿意这样做吗?有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吗?
48

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这个坐在这里的人。有人想要那只羔羊带领你去到泉源吗?神祝福你,在后面的那位姐妹。楼下这里还有人吗?那里的那位弟兄,神祝福你。就是这样。要相信。如果你们相信,神就会供应你们所需要的一切。

在我右边楼上那里,有谁愿意举手说:“神啊,怜悯我。愿神的羔羊今晚领我到生命的泉源,生命的水那里。我渴求基督。我很想让他带领我。”你愿意吗?如果你是个罪人,你就是瞎眼的。人啊,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如果你是个教会成员,你仍然是瞎眼的。你被人的信条蒙瞎了眼。
49

后面这里,以及楼上后面的,还有人吗?请快点。我左边楼上还有人要举手吗?这只是一件小事,但你借着举手,等于是在说:“我……我现在要……”

楼上的,神祝福你。那很好。楼下有人还没有举手吗?后面的那位先生,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们后面的那群人,神与你们同在。在右边这里的,神与你们同在。愿他今晚带领你去到各各他,在那里,有一泉源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50

我正看着圣灵在会堂里运行,我不着急,因为我想让这个浸透进去。你们真地爱主吗?好的。我刚看到有几双手举了起来,我正在看着一些事在发生。让我们祷告。

51

天父,愿神的羔羊现在快来。带领每一个举手的人,去到那个血流盈满的泉源,流自以马内利。

哦,我能看见他在耶利哥城墙那里,他面朝各各他,直奔耶路撒冷而去,要被作为祭物,作为我们罪与疾病的赎罪祭,献在罪人手上。
面对那些嚎叫的暴徒,整个世界的罪都在他身上,他是神以马内利。他确实感受到了在他面前的重担。黑暗的客西马尼园就在他面前。那个讥讽他的审判就在他面前。他知道这一切,他宝贵的心兴奋地跳动着。
52

但想一想,即使他再忙,负担再重,他也会停下来怜悯一个瞎眼的乞丐。主啊,今晚,你即使再忙,也会怜悯这些举手的人,领他们到那白白流淌的,生命水的泉源,使他们能喝。你在你的道中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永不灭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主神啊,我现在奉耶稣基督的名,把他们作为这信息爱的礼物献给你。阿们!
53

现在让我们来唱首赞美诗。这是敬拜。我们必须缩短一点,但这是敬拜。让我们真正安静地唱:“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当你唱的时候,只要敬拜。哦,我真喜欢这首歌。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立去全身罪迹。
立去全身罪迹。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54

新生的基督徒,你们刚才举手的人,我要你们答应我一些事。教会里有许多牧师,我要你们去找他们中的一些人,一些牧师。向神应许这点。呐,你现在是基督徒了。神的道永远是对的。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只有一种永生,只有神有永生。对不对?神把它赐给你。但“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永无止境),永不至于受审,而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呐,赶快给自己一个好的教会之家。你去受洗,进到那个教会里,你和你的家人,与神和平地生活。如果我在河的这边再也见不到你,我要在那边见到你。主祝福你。
55

也许在祷告卡发出后,如果我们有时间,我们今晚正在为病人祷告,你可以来到祭坛这里,站在这里一会儿,让城里的牧师能看到你是谁。

不久前,我带领了五万信徒信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我所在的某个国家,有人安排了聚会。我们没有任何合作。他们只是安排了聚会,成千上万的人涌入了那个国家。但没有教会的家可以让他们去。我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56

我以为全国的每个教会都在合作。但只是一个传道人,或一个人,只是一个律师,安排了聚会,说:“来吧。”我就飞到那里开始了。我们有五个晚上,每个晚上有五千或更多的人归向了基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了教会的家……

我现在稍微吸取了一点教训。每个得救的人都应该有一个教会的家。他们应该在教会里,每次教会有聚会,或你每次经过,都可以开门进去,祷告或什么的。要爱主。
57

这是……今天我生活的地方,有些人不得不离开。碰巧我的一个非常好的挪威朋友坐在这里。自从我去挪威之后,他就是我跟挪威人之间的秘书。他做了所有的翻译,却没有收一分钱,什么都没拿。

他和他可爱的妻子坐在房间里。然后异象开始运行。有人敲门,我们就进去了。我们在房间里,那里有三个病人,病得很重。圣灵降下来,走进房间,把他们所有的问题都告诉了他们,医治了他们。
58

几分钟后,我碰到两个女士。他们现在就坐在我面前。有人说:“哦,瞧,他只是读他们的心思,或有什么办法……他耍了个花招。”这些女士听见了这话。站在全能神的面前,神带着一个异象降临,讲了这一切的事,站在那里,他们的问题。

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可以请那位女士举手。你想见见这位女士吗?如果你想的话,请举手,如果你想见见这位女士。好的,女士。你是从哪里来的?道森克里克。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或认识她。我相信,这是坐在这里的另一位女士,是一位乌克兰裔的女士。对不对?这位女士就在这里吗?请举手,让会众能看见。
瞧,讲台上发生的异象,跟在外面以及其它地方发生的相比,其实只是一个缩影。我们大约有五分钟。我要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既然我要有个祷告队列,我就尽力避开这个,以便我们能为病人祷告。
59

但不管怎样,圣灵现在就在这里。主的天使现在就在这里。在我继续之前,我想先讲一下。如果圣灵来,在这会众中启示出来,只是使用我的嘴唇,从这里来医治人,正如你所看到的,正如他借着他的恩赐所做的,并告诉会众中的人,就像他在地上时所行的,这会使经过这队列的人有勇气和信心吗?为要你们知道,我们……圣灵在这里。今晚我们不只是经过这里一下就完了,圣灵的恩膏就在这里。

你们在会众中没有祷告卡的人,请开始相信。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他……如果那个瞎眼的乞丐……[录音空白。]
60

听着,我想问你一件事。医治病人从未证明他的弥赛亚迹象。不,先生。什么是弥赛亚的迹象?他们是凭什么认识他的?以犹太国家为例。他们是凭什么认识他的?拿但业跟腓力同去,耶稣看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换句话说,“你从未见过我。你怎么知道我的?”
他说:“当你在树底下,腓力叫你时,我就看见了你。”
他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有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在约翰福音1章。对犹太人的国家,那是弥赛亚的迹象。
对外邦人……对撒玛利亚人来说,含,闪和雅弗的子孙……雅弗的子孙。
61

当他去到撒玛利亚人那里时,有一个妇人出来了。一个男人……这是一个女人。这个妇人出来了。她可能离他很远。妇人在井边,耶稣坐在葡萄架下的小座位上。

他说:“请你给我水喝。”
她说:“你们犹太人要求撒玛利亚人这样的事是不合宜的。”就像黑人妇女,或白人,或这样的事情。
他说:“但如果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就会向我要水喝了。”
她说:“哦,井很深。你没有打水的器具。”
62

他们继续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过一会儿,耶稣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已经有五个了。”
她说:“先生,(听着)先生,我看出你是个先知。但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知道),当弥赛亚来到时,他必将一切事都告诉我们。”但妇人不明白他是谁。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妇人丢下了水罐,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一切所行的都说了出来。这岂不是弥赛亚吗?”
63

对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来说,那都是弥赛亚的迹象。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你认为他对外邦人又会怎么样呢?这是外邦人的日子。神正在把一群人带出去。

这里有多少生病,但没有祷告卡的人,请举手。这边没有祷告卡的人,请举手。好的。你可以把手放下。如果基督也做同样的事……
坐在这里的是一些黑人。几乎有同样的场景。这里有一个黑人妇女坐在尽头。女士,你知道我不认识你。我从未见过你。这是耶稣基督的一个好榜样,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我唯一能……我看到你坐在那里,是因为你是个黑人妇女,我是个白人。
64

这几乎就像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之间的情形一样。在南方,在南方,有种族隔离,但耶稣让他们马上知道,一个人的肤色没有任何区别。哦,我们都来自一棵树,那就是亚当。绝对没错。我们所生活的地区使我们的皮肤变成了黄色,棕色,黑色,不管是什么。那跟这个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是神的造物,我们每个人。耶稣让她知道这个。这个可爱、美貌的妇人可能站在井边。

你是个黑人妇女,我是个男人,你是在向神求一些事吗?你渴望从神得到一些东西吗?好的。那很好。那么,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愿意接受,并相信这是对的吗?你就知道那是跟井边妇人说话的同一位基督吗?
65

这又是同样的画面。我没有说神会那样做,因为那光不在妇人周围。但如果他那么做,多少人会说:“我能真正相信那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或者,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女士,请举手,我正在跟这位黑人女士交谈。好的。她手上戴着白手套。如果神这么做,那没问题。如果他不做,我不知道。我必须要看到那个。

现在,就在那位女士旁边。当我们彼此交谈时,我能捕捉到她的灵。这个女人患了妇女病,妇科病。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女士。现在你没有了,你得医治了。你可以上路回家了。阿们。
66

那光又去到坐在这里的这个男人身上,这一排的最后。那激发了你的信心。正当我看着你的时候,有什么临到了你。如果是的,请挥挥手,先生,那位黑人。如果神向我启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愿意相信神吗?

你的血液不好。如果那是对的,请挥挥手。没错。你可以回家得痊愈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67

瞧,他是一样的。他不会失败。如果你能相信,凡事都可能。

这里坐着一个老人。那光悬挂在他头上。他就坐在这里,侧着头,一直看着我。他有点秃顶,两鬓斑白。先生,你相信耶稣基督能向我揭示你的问题是什么吗?你信吗?那么,你就不用再服胰岛素了。糖尿病会离开你的。你相信神会这样做吗?你相信他会医治你吗?那就向神举手。好的。你可以回家去得痊愈了。
坐在他后面的那位女士,你怎么样呢?瞧,那光移到了身后的女士那里。你也病了,不是吗,女士?你有高血压。对不对?这是真的。我不认识你,对吗?我一生从未见过你。
68

此外,你还有静脉曲张。如果是,请举手。你还有关节炎。我看到你沿着街边或什么地方在走,走得很慢,慢慢地走,特别是当你早上起床的时候。如果是,请举手。你是个很好的人。斯皮尔斯太太,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相信他会吗?那是你的名字。好的。回家去,奉基督的名得痊愈吧。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吗?让我们像这样赞美神[伯兰罕弟兄开始拍手],只要说:“称颂主。”
哦,他是如此真实。朋友们,不要让这个日子从你身边溜走了。我不认为这只是私人的。不用专注我,我只是个因恩典得救的罪人。但神为世人做了一些事,他们却看不见,瞧。
69

难道你没有意识到,祭司们把圣女贞德当作女巫烧死在柱子上,只因为神的声音对她说话。后来天主教会挖出他们的尸体,把他们扔进河里,他们给圣女贞德封圣。

遗嘱只有在立遗嘱的人死后才能执行。耶稣复活之后,他们才知道耶稣真是神的儿子。是的。人们只有在一切都结束了后,才感谢以利亚。这些事进到我们中间,朋友们,都结束了。看看阿西西的圣方济,瞧。他们不知道这些事。施洗约翰,直到结束了,他们才知道他是谁。
70

基督正在造访外邦人的教会。现在是晚上的光在照耀。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现在是时候了,是时候了。如果你只是捡起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一些小东西,让你半信半疑,那就把那东西扔到一边,现在就过来。这是基督。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有多少人相信那个?

那恩膏正在降下来。我想要……如果你像那样开始一个祷告队列,那每个经过的人都得停下来,瞧。在我们叫祷告队列之前,我们想唱首歌或什么的,这样我就可以叫人们上到这里来,只是为他们祷告,否则的话我祷告不了八到十个人,他们就得把我从这里抬下去了。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圣经说的?有多少人知道,诗人,先知和属灵的人总是被认为神经质或他们有什么问题?肯定的。
71

有多少人听说过史蒂芬·福斯特?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他给了美国最伟大的民歌。他写了“老黑人乔”,“在家里的老人们”,“在苏瓦尼河上”,“我肯塔基的老家”。这人被认为是神经质。他得到灵感,就会去某个地方写一首歌,然后回去喝醉酒。他的灵感是头脑里,而不是心里的。最后,他召来一个仆人,拿了把剃刀,自杀了,因为他从那个灵感里出来了。当你在灵感中的时候,这没问题,但问题是当你从中出来的时候。

72

多少人听说过威廉·考伯……凯博……是考伯吗?他是个英国诗人。他写了这首著名的歌:“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多少人听过那首歌?

我曾站在威廉·考伯在英国伦敦的墓前。他写了那首歌,他去到了灵感当中。人们认为他是神经质。当那个启示离开他时,他去到河边,想要找个地方投河自杀。结果那里雾太大了,否则他就跳河淹死了。
73

瞧,当你上到那里时,那真是奇妙,但问题是当你从那里出来的时候。看看先知约拿。带着神的信息下去,去到一座跟密苏里州圣路易那么大的城里,对一群分不清左右手的人说预言。他的信息如此有能力,以至于他们都给动物披上了麻布。

但当圣灵离开他时,他沮丧到坐在一棵小树下生气,想要神击打他,因为一只切根虫把瓜藤咬断了。对不对?
看看先知以利亚,在灵感下,站在那里,叫火从天上降下来,同一天叫水从天降下,又杀了四百个祭司。但因着一个女人的威胁,跑到旷野,游荡了四十昼夜。天使把他从睡梦中叫醒,两次喂养他,使他能走完那次长途跋涉。他在旷野游荡,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后来神找到了他,发现他躲在了山洞里。有多少人知道这点?瞧?
74

哦,巴不得我们能明白属灵的一面。朋友们,我喜欢听到人们喊叫。我喜欢听人赞美主。但这还不是属灵。我见过人们叫喊,跳舞,赞美主,然而他们对属灵之事的认识,就像霍屯都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一样。没错。

他们走上讲台,跑来跑去,尖叫,瞎胡闹。那是情感。情感没问题。但弟兄,当你去到事情的核心时,却发现那不是圣灵。那是喜乐,但圣灵却是属灵上的辨别,瞧。那才是圣灵。
75

请你们明白,耶稣基督,神的儿子显现,不是因为他必须显现,而是因为他应许了他要这样做,是要向外邦人成就他的道。你可以看到他们几乎在世界各地都有接受圣灵,瞧?这日子就要结束了。太阳正在下山,很快就要结束了。让我们享受主的祝福。

有一天,你们基督徒,要去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你永远不会老,永远不会生病,永远不会死亡。多少人知道这点?阿们!没错。神必兴起。
那天,我在这里梳理着我仅存的那几根头发。我妻子坐在后面,她说:“比利,你秃头了。”
我说:“亲爱的,我一根头发都没有失去。”
她说:“那告诉我它们去哪儿了?”
我说:“你告诉我在我得到它们之前它们在哪儿,我就告诉你它们还在那儿等着我去得到它们。”没错。哦,是的。它们曾经不在,后来有了,接着又没了。不管它们从哪里来,它们都在全能神的手中。有一天,它们会……
76

正如不久前我问医生的,我十六岁时,每次我吃,每次你吃,都更新了自己的生命。当我十六岁时,每次我吃东西,我就会变得高大,强壮。后来,过了大约二十五岁,不管你怎么吃,你也还是越来越虚弱。

你从水罐里往玻璃杯里倒水,越来越满,直到水倒满了一半,之后你再倒多少,水只会那么多了。用科学向我证明这点。因为那是神的约定。神让你上到那里去。
当你娶了妻子,你还记得她的样子:那双美丽的眼睛。你记的那头乌黑的卷发。一天早上,你醒来,说:“孩子妈,那漂亮的眼睛下面有皱纹了。”
她说:“是的,孩子他爸,你的黑发里也有白头发了。”
77

怎么回事?死亡临到了。它一点一点,不断把你逼到角落里。过一会儿,死亡就会抓到你了。但你不要担心,它伤不到你。在复活中,任何代表死亡的东西都将被废掉。你和妈妈会像你最风华正茂的时候,永远年轻。我可以用神的圣经来证明。这是一个应许。

那么,是什么使你渴望呢?是什么使你渴望健康呢?是什么使你渴望完美呢?是因为那里……你在今生是负面的。如果这地上的帐棚被拆毁了,我们已经有一个在等着我们了。所以,是那个在推动着这个负面的,在灵里叹息,想要穿上那不朽坏的。这就是原因。那就是所发生的事,瞧。
78

在深处能回应之前,必须先有一个深处呼唤。坐在远方的那个身体,正在等候这个身体离开这里,对这里说“再见”,对那里说“早上好”。这个年老体弱,满是皱纹,被罪驱使的身体会归入尘土,你会得到一个新的。哦,那会使浸信会的叫喊起来。会的,如果你这么想的话。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哦,你可以直视死亡,直视忧愁,直视一切,说:“没有任何东西能使我们与在基督耶稣里神的爱隔绝。”神应许了。“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那吃我肉,喝我血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哦,肯定的。神应许了。这是一个应许,它不会失败。神起誓立誓说,他一定会这么做!阿们!这就解决了。
79

如果神在我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使我成为了今天的我,他岂不更能因着我的选择而使我成为一个不同的人吗!当圣灵向我示爱时,我也向圣灵示爱。那位领我从大地的怀抱中出来的……

你是从地里出来的。当这地还只是火山喷发的时候,那时你的身体就躺在那里了。你是从地上的十六种元素造成的:碳酸钾,钙,宇宙光,石油等等。若你是从地里出来的,那是谁把它从地上带出来的呢?神做的。没错。
因为你今天要想在身体上活着,就必须有某样东西死去。如果你吃鱼,鱼就死了;如果你吃肉,牛就死了;如果你吃饼,麦子就死了;如果你吃土豆,它就死了。你靠死的物质活着。没错。
80

如果你必须靠死去的物质使身体存活,你也借着那位死去的耶稣基督永远活着,使你活过来,并且活到永远。当他的灵向你的灵走来,说:“我的孩子,来吧。”你说:“是的,主啊,我在这里。”他借着应许赐给你永生,并在末日要叫你复活。阿们!

圣经中的每个应许都是我的,
每章,每节,每行。
我相信他神圣的爱,
书上每个应许都是我的。阿们!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做什么?”只想从那个恩膏下出来,你知道,就是那些异象。那正是我所讲的。我们已经准备好要排队祷告了。
81

好的。比利,你在哪里?是什么……什么?C,D,E和F。大约有四百张祷告卡。一次叫一个。好的。我们在哪里……第一个号码是什么?C?好的。我相信那是第一个晚上。我们是叫1还是什么?[录音空白。]

我要做所有的祷告。这整个教会都要为你祷告。今晚有多少不被叫到的人,会为那些举手的人祷告?让我们看看,瞧。你们生病的人,看看这些关心你的人。[录音空白。]
82

这是一件完成的工作。你觉得今晚主的同在要在这里医治病人吗?我相信。我相信。我觉得今晚神要医治病人。好的。C,D,E?祷告卡E,请站好。祷告卡E。引座员根据号码把他们排好。祷告卡C,D和E。好的。我们要让他们排好队。C,D,E。他们会从两边去……[录音空白。]

好的,每个人都敬畏。主耶稣,这是一个聋哑的妇人。你的道说,聋哑的灵离开人时,他们就能说话,也能听见。我不知道……你没有告诉我她这样有多久了。也许她一生都是这样。但我指着主的天使的照片,她点了点头,证明她相信。
83

主啊,我按手在她身上,这些敬畏的人低着头站在讲台上,这几百人在会堂里,我们祈求这个聋的灵离开这妇人,使她既能说话,又能听到。

父啊,如果我们在你眼中蒙恩,我们心里的爱是对的(如果不是,请原谅我们),让这个妇人说话,使这些经过队列的人有更多的信心。如果你能为我们做这事,主啊,我们会感谢你的。我奉耶稣的名祷告。
大家低下头,闭上眼睛。[伯兰罕弟兄打响指]能听到我吗?能听到我吗?[妇人说话]阿们![“阿们!”]好的,你们可以抬头了。她既能说话,也能听到了[不清楚的话]。注意这里。[伯兰罕弟兄打响指]阿们![“阿们!”]你得医治了。欢欢喜喜地上路去吧。
现在,让我们大家都说:“赞美主!”就是这样。你瞧,我们只是感谢我们的天父。我们不需要求那些事,瞧。那样做是不对的。我们要为病人祷告。好的。你信吗?你信吗?她……是的,她的脑袋在旋转……阿们!阿们!赞美主!
84

现在你们大家都相信吗?我们要开始为病人祷告了。你现在跟我一起祷告。是你的祷告做成这事的。

现在听这个,听到这个声音了吗?哦,很好。在这里?是的,很好。她坐在这里,向我示意,说她的耳朵现在可以听到这个麦克风了。
哦,神岂不奇妙吗?同一位知道心里秘密的耶稣……那只是一个恩赐在运行。这是基督在运行,医治病人,瞧。他做的。
85

谁能使聋子听见或哑巴说话?如果她去到另一种队列里,那就会告诉她她这样有多久了或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有谁知道她那样多久了?有人知道吗?什么?这位女士说,她一辈子都是聋哑的。现在她既可以说话,也可以听到了。

你看,女士……她现在还听不太懂。但你看,她必须要像个孩子。你必须要教她,就像对一个孩子,让她说……瞧,事情是这样的,就像这样:她的耳朵,耳朵里的神经好像死了一样。医生说:“是神经死了。”她的声带也一样。是什么使它死了?不是全身都死了,只是那一部分死了。怎么回事?那是一个灵。如果他不能……
86

如果我手上绑一根透明的带子,切断血液循环。医生看不到,他只能说:“哦,神经从这里是死的。”如果他看不到是怎么回事。世上所有的药膏都永远无法医治这个。他们必须从这里给我截肢。但现在,瞧。如果生命回到了这个……如果你看不见,那就必须是超自然的,那么,当那根带子被解开,手就会有感觉了。当然,必须是自然又回到正确的位置上,手就会再次动起来了。

那正是发生在这个女士身上的事。哦,她说她能感觉到那个穿过她全身。你们应该站在这里,看看我们正在看什么。好的。太好了!只要教她说话,唱歌,让她唱歌。她会没事的。神祝福他们。
87

[录音空白]……会众对聚会更加敬畏,持守和等候。我真的全心相信,这里会有一些人……我们只能花一点时间跟他们一起祷告,但他们的信心带来如此的震动。我相信你们明天晚上会在这里看到人们……特别是我看到那里有个小男孩,全都瘫痪了,小儿麻痹症……哦,他的状况很糟糕。但不知怎地,当我看着小孩子的眼睛时,我相信神医治了他。我相信神做了这事。

我们要请他们每个人,每个今晚在这里拄着拐杖,或拿着棍子、缠着绷带的人,我要你们全心相信地回家去。早上醒来,扔下你们的拐杖等等。明天晚上上来这里,在聚会开始之前,把那些东西举给人看。当传道人说……你说:“我昨晚还拄着这些东西。”我要人们看到他们的祷告对你有意义。有多少人明天晚上会盼望这种事情,请举手?
88

你真可爱。谢谢你。我知道,只有到了天上才能启示……记住,那根本不是我的祷告,而是你的祷告。

那里坐着一位女士,她有精神病。我真的相信那个妇人会没事的。
我看见一个妇人从精神病院被带走,她在那里(那个黑人妇女)差不多十年了。她的姐妹在祷告队列中,为她祷告。借着一个异象,第二天,那个妇人就出院,回家了,成了一个正常的妇人。她醒过来了。哦,真是太好了。
89

如果你愿意,让我们起立。我可以祈求神,因着你们的敬畏而祝福你们每个人吗?你正在为之祷告的,是某人的母亲,爸爸,某人的小男孩。神祝福你。当我们低头时,我要请拉斯姆森弟兄,看他是否能来解散会众。神的祝福与你同在,这是我的祷告。

等一下,我们可不可以先为手帕祷告。父神啊,我祈求你医治每个这手帕所代表的病人。我祈求他们因耶稣基督的名成为正常的人。阿们!
明天下午两点,将分发祷告卡。明天晚上,有个辨明的队列。帮一下那些听不见的人,或什么都听不见的人,如果他们不能把他们安排在明天的队列中的话。那男孩会给你发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