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806 神投射他的爱

1

非常感谢你,弟兄。我们低头祷告。我们尊敬的天父,今晚我们来到你面前,作为你相信的孩子,相信神的话语,他在这话语中应许我们,如果我们奉他的名无论求什么,都会得着。

今晚我们的心是快乐的,因为昨天晚上我们不但看见你医治了病人,而且看见了神大能工作的能力,把罪人改变成基督徒。今天有幸福的家庭,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父啊,我们为此而感谢你。今晚我们祈求你将这个数字加倍。把每一个罪人送上祭坛;医治每一个病人。作为你卑微的器皿,努力尝试将神的道,生命的道带给人们的时候,请你现在通过你的道来对我们说话。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微薄的努力。我们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大家请坐。
2

看到我们今晚讲台上有几封信,也许是要祷告的手帕。我每天晚上都会这样做,为它们祷告。现在,我一般都是等到圣灵的恩膏在会堂里,我们感觉很确定;然后我们觉得这样做会更有力。这不是一个迷信。如果是的话,那么圣徒保罗也是迷信的了。因为圣经是这样教导的,我们要按圣经的教导来实践。他们就拿……现在很多人用油膏手帕。嗯,这都是对的。凡是神要祝福的,我都支持。但是如果你仔细看经文,保罗从来没有膏抹手帕,是从身上取下手帕或围裙。

我相信保罗在他的教导上是很基要的。我想他是从那个书念妇人下去找以利亚那里得到的,说她的孩子刚死。以利亚把他的杖交给他的仆人,说:“去把杖放在婴儿身上。”因为以利沙知道他所触摸的一切都会得到祝福,如果那个女人也相信同样的事情的话,明白吗?我想保罗一定是从那里得到的。
3

现在,在我们打开他的书之前,让我们邀请作者来祝福他的话语,就一会儿。父啊,这是你的话语,我们现在打开书页,你来为我们打开悟性。我们奉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我今晚的主题是:神投射他的爱。我想从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读一段经文作为内容。我想这段文字应该是会堂里最小最年轻的主日学男孩或女孩都知道的。它的内容是这样的。
因为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这也许是所有圣经中最著名的经文之一。它多次被称为圣经的黄金经文。它涉及的是爱。我曾有幸在许多异教徒的土地上传福音。我听过各种理论,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东西能比得上基督教里的神的爱。没有人能够解释它。诗人尝试过,作曲家尝试过,但都失败了。传道人们也做不到。
4

一位诗人这样写道。世上海洋当作墨水,诸天穹苍作为纸张,

世上万茎用作笔杆,全球文人集合苦干,
竭尽智力描绘神爱,海洋墨水用干,
案卷虽长像天连天,仍难描述尽详。
我常常想到写下这句话的伟大诗人。
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我想今晚在神的伟大的普世教会里如果有一件事是需要的,就是爱。我们不需要其他的东西,像我们认为我们需要的那么多。所有这些其他的东西,我们的情感和我们的恩赐,它们都是美好的,我们把赞美归给神。但如果这些恩赐不是由爱来支配,那么它们就没有效果。
5

爱应该管理这个家。爱是赋予人类最伟大的力量。一个没有被爱约束的家就不是什么家。如果夫妻之间不庄重地爱对方,他们就不能彼此信任。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不要把我们的信心寄托在一些情感上(虽然那很好)或一些恩赐上(那也很好),比如大喊大叫,说方言,或用其他我们认为……说当我们做这个我们就有圣灵。那些事情都是对的。但我们必须回到原则上:先有爱,然后才是那些事情。我想如果我们先得到神,我们的教会会进步得更快;而神就是爱。

6

爱有两个不同的词,两个不同的意思。在希腊文里,其中一个叫菲利欧,那是你对妻子的爱。爱加倍是爱,神圣的爱。你对你妻子的爱和神的爱是完全相反的。你听听这个就知道了。你对你妻子的爱,如果一个男人侮辱她,你会当场杀了他。这种爱是菲利欧的爱。但如果是爱加倍的爱,你会为他失丧的灵魂祷告。这就是区别。那是两种不同的爱。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们中的许多人都被欺骗了,有的是菲利欧的爱,却以为是爱加倍的爱。菲利欧的爱是理智上的,爱加倍的爱是发自内心的。那是人的爱,是亲情的爱。神圣的爱,神的爱不会质疑。人的爱有理由,但神的爱没有理由,它在信任上是完全的,是完全的。当你真正爱的时候,它就会产生信心。

7

要面对像今晚这样几百人的会众,有人会说:“你的意思是说,你就读那些……一小节的经文吗?”那节经文足以把你送入天国,也可以永远地定你的罪。即使我有能力,我也不会改变它。如果有人给我世界上所有的钱,做宇宙的王,并给我一百万年的健康统治,我仍然不会改变这段经文的一个字。因为那是神的话语,它永远不会改变。不管它有多小,它都是一样的。它的价值和整本书的价值是一样的。

你的行动……或者,你对这一小段经文的态度,将印证你永恒的目的地。如果这段经文有那么大的价值,那今晚就足够我们思考一小会儿了。
8

前段时间,我相信是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有人告诉我,有一个小男孩在家里的阁楼上翻箱倒柜。在翻开一些旧报纸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张小小的邮票,只有大约半英寸见方。那是一张很旧的邮票。于是,很快小男孩有了两个念头,一个是冰激凌店,另一个是他认识的街边的一个邮票收藏家。他抓起那枚一寸……半寸见方的小邮票;上面只写了一两个字母,由于年代久而褪色了。到了街上,他迅速地走到邮票收藏家面前,说:“这枚邮票你能给我多少钱?”收藏家戴上眼镜看了看,他知道这枚邮票是有年头的。小家伙期望能收五分钱买一个冰激凌。但集邮收藏家却给了他一块钱。哦,小伙计非常激动,因为那一张半英寸的小纸片能得到一美元。一个星期后,邮票收藏家以五百元的价格卖掉了它。最后一次听说那张小半寸邮票,价值二十五万美元。

所以,东西的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上面的内容。今晚这一小段经文就是这样。我们受过教导,“重要的不是我们做的大事,而是没有做的小事。”
9

据说,已故的英国国王乔治,曾到加拿大这里的一个城市访问。当国王经过时,所有的学校都出动了,去看他们的国王。学校的老师给了每个小孩子一面旗子,向他们尊敬的国王挥舞。他们很喜欢展示他们的忠诚,向他们的国王表明他们是他伟大领地的公民。当国王坐着马车经过时,所有的小孩子都挥舞着旗帜,向国王欢呼,国王礼貌地向他们每个人鞠躬,心怀感激。

等到所有的街道都清空了,老师就到街上去找,因为少了一个小女孩。老师走在街上,呼唤着她的名字。后来她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靠在电线杆上,在哭泣。她跑到小女孩身边,像她妈妈一样拥抱她说:“亲爱的,你为什么哭?”她看着老师,眼泪顺着肥嘟嘟的小脸颊流了下来。她说:“你没有挥动旗子吗?”
她说:“是的,老师。我挥旗子了。”
她说:“难道国王没有看到……你没有看到国王吗?
她说:“是的,老师。我看见国王了。但我太小了,国王没有看见我。”
10

对耶稣就不同了。无论你奉他的名做的事情有多小多不起眼,他都知道。那也许看起来微不足道,然而如果是奉他的名做的,无论多小……他曾经说过:“你若因门徒的名,给我这仆人中的一个一杯冷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你都不会失去你的赏赐。”所以,不管你做的事情有多小,基督总是看到我们做的小事。我很高兴,你呢?他看到了我们所做的小事。只要你能正确地接受这一小段经文,他就会明白的。

11

在美国大革命的时候,据说一个士兵因为某种罪行而被审判,被送上军事法庭,要在某一天日出的时候被枪毙。前一天,他们中的一些人去找著名的总统,为这个人的性命求情。总统仓促间拿起一张小纸片,在上面写道:“我赦免此人。”并签上他的名字“亚伯拉罕·林肯”信差把那张纸带到牢房里,对那人说:“你自由了!”

那人看了看,说:“我看这不像是官方的。我无法相信,我不会离开这里。”他拒绝了,因为这是用一张小纸片写的,并没有印着总统的大信头或其它什么。第二天早上,这个人照着所判决的,被枪毙了。然而纸上写着总统的名字,这个人被赦免了,总统已经赦免了他之后,他们却把他枪毙了。后来,在联邦法院进行了审理。判决是这样的:除非赦免被接受为赦免,才是赦免。
12

所以,约翰福音3章16节对地上每一个男人女人来说都是一种赦免,如果它被作为赦免来接受的话。但如果没有的话,你还是被定罪了。“神爱世人,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对亚当堕落的族类来说,对任何想接受它的男人或女人来说,这是多么大的赦免。对你我来说,这都是白白的赦免。

13

神有的爱。爱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当爱被投射出来,它的力量到了尽头,至高的恩典就会从那里接过来,向对象投射出爱所要求的。这就是我们今晚有救主的原因,就是因为神如此爱这个世界,他的爱,被投射到这个世界上,产生了一位救主。神非常希望看到你们好,他的爱放射出来,就产生了为你们的疾病,还有你们罪孽的赎罪祭。是神的爱驱使他这样做。

14

爱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它会让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为了她的孩子而冲入火海,哪怕她明知那是自寻死路。没有什么比爱更强大的了。爱会让你信任。你可能会知道你属于加拿大所有省份中最伟大的教会。你可能知道你是全国最伟大教会的创始会员。如果你属于某个角落的小教会,并且心中有神的爱,你就会做一些你想不到自己会做的事情。

爱里没有惧怕。“爱能除去惧怕。”我在我的聚会中注意到很多这样的事,我去到人们中间,有一件很大的事情,那就是惧怕。产生惧怕的原因是缺乏信任。如果你缺乏信任,就会让你惧怕。但如果你有爱,它就会把惧怕除去。这就是神所要的教会:不是创始会员,他要的是忠诚、爱、相信、对他有信任的会员。
15

例如……我的妻子就在今晚聚会的某个地方,在会众中。我全心地爱她。当我准备出国……现在,如果我的妻子,我抓住她的胳膊说:“听着,伯兰罕太太,我去海外的时候,你不能再有任何丈夫。如果我听到你在我离开的时候和其他男人调情,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就有祸了。”然后如果她抓住我的衣领说:“很好,伯兰罕先生。但我想让你也遵守一条律法。如果我听说你和别的女人出去了,你回来的时候也有祸了。”那还是一个家吗?

我们正是把神的地方变成了这样:我们必须遵守一些律法主义的律例。
我去海外的时候,我怎么做呢?我爱我的妻子。只要我爱她,我就对她有信心。我们就跪在地上一起祷告,把我们的小孩子带到我们身边。他们祷告:“神照顾爸爸,带他回来。”我祷告:“神啊,在我离开的时候,请照顾好这个家。”我抬起头,吻别她,吻别孩子们。她说:“比利,你不在的时候,我会为你祷告的。”这就解决了。我们不再去想这件事了。
16

如果我在海外……根据法律规定,我知道如果我和别人出去,回来后就会离婚。我会很悲惨。但如果我在那边(不管我是什么样的状况),我知道即使我出轨了,回来告诉她,她也会原谅我的。但即使这样,我还是不会这么做的。我不会无缘无故地伤害她的。不,先生,如果我知道……她会说:“比尔,我明白,我原谅你。”我不敢看她的脸,我太看重她了。

17

我告诉你,弟兄,当神的爱进入人的心里,你不用担心抽烟、喝酒、看电影,它会除掉这些东西的。当基督的爱进入你的心里,你就不会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不是走来走去,说:“他们心胸狭窄,他们这样,那样”。只要让神的爱打动你一次,那些东西就死了。你整个的感情都放在了基督身上。你就得到了永生,当你相信他,你若真的相信他,和他结婚,向世上的事情死去。

18

神投射了他的爱。他的爱使你成为这样的人。哦,我们可以说很多事情。我只想像俗话说的“像在自己家一样”,告诉你我的加拿大朋友一些内幕,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作为个人的见证。我想让你们了解一些我在生活中发现的事情,因为现在这看起来很合适。

很多人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认为这是某种神秘主义。不是的,是爱。这是最主要的,就是爱基督。不只是说你爱,而是发自内心的爱他。我见过最残忍的魔鬼被征服。我见过野兽在神的爱面前趴了下来。爱把惧怕赶走。
19

在这本小书中,写了一个见证。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有一天晚上,我正在讲信心。突然从会场里走上来一个大个子男人,大约有二十五岁。我以为他一定是个送信的,直到我注意到整群传道人(可能有一百五十多人)都从台上跑开了。当他冲上来时,他看着我的脸,抡起胳膊……

我不知道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他刚刚在街上打了一个传道人,打断了他的下巴和锁骨,把他打得飞到了街上。当时有大约六千人在场(也就是能进到会场的人),外面下着倾盆大雨。
这个家伙冲到台上,他看着我,他说:“你这个伪君子。”他说:“在这里冒充神的仆人。我要打断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我的体重是一百二十八磅。他的体重有差不多两百五十磅以上,近七英尺高。他有足够的力量施行他所威胁的。我知道最好不要说什么,因为他的身体很壮。
但当我转过身去看这个人时,有些事情发生了。要是总能这样就好了!我没有脾气发作想和那人打一架,也没有想叫警察来抓他,相反我爱他。我想:“那个可怜的人并不想伤害我,是在他里面的魔鬼想伤害我。那人也是一个人,可能也有家庭,有他所爱的人,喜欢吃、交往、是一个公民。那是他身上的魔鬼做的。”我想,“那个可怜的弟兄”。
20

他走近我说:“我要让你看看你是不是一个神的人。”我根本没有开口,我只是看着他。一切都很安静。我刚刚在更衣室里,带领了两个警察相信了基督。他们跑到台上去抓那人。我对他们摇摇头:“这不是属血肉的事。”

那个人走到我面前,他像这样[伯兰罕弟兄发出吐痰的声音。]往我脸上吐痰。他说:“你这条草中的蛇!我要把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打断,因为我要把你打到观众席中间去。”他的胳膊老粗。我始终没有说话,但我也没有害怕,就像现在一样。就是这样,这就是爱。我从来不是凭我自己的意愿去的,是神差派我去的。我在那里的时候,要靠神来照看我。我看着他,我想,“可怜的家伙”。他举起了他的大拳头,开始要打我,六千人坐在那,屏住呼吸。当他开始要打我的时候,我说:“撒但,从这人身上出来。”
第一……我错过了一些。当他告诉我,他要把我打倒在地的时候,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对他说:“今晚,你会倒在我的脚前。”
他说:“我要让你看看我会倒在谁的脚前。”他论起了拳头要打我。
我说:“撒但,离开这个人。”那人双臂伸向空中,他的大眼睛鼓了出来,嘴巴张开,转身倒在地上,结果把我的脚压在了地上,直到警察过来把他翻过去。
21

不要害怕,神仍活着。当非洲的巫医挑战时,我看到了他;在印度面对那些印度教的人时,我看到了他。你不要以为魔鬼不会让你证明你所认领的每一寸土地。但如果你爱他,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22

一段时间前,几周前,在墨西哥……我们本来是要在斗牛场,但他们不给我们使用。我们只好去一个很大的空地,他们在那里有一个球场或什么的。成千上万的人蜂拥而入,我们无法进入大楼……或者,进入那个地方。他们不得不让我爬上梯子,然后下到斗牛场。那天晚上在那里讲道的时候……前一天晚上,一位女士下午三点钟到那里,早上九点钟人们就聚集在那里。没有椅子可坐,他们互相靠着。当天晚上他们一直等到九点。在审判的日子,他们将如何反对那些自以为是,根本都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团体!

那天晚上,摩尔先生站着,下着大雨。摩尔先生一直跟我说:“祷告队列有什么事。”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墨西哥牧师,埃斯皮诺萨弟兄(你们中的许多人可能认识他),他在发放祷告卡,试图让人们排队,但他做不到。
比利,我的儿子来对我说:“爸爸,他不能再排队了。下面有一个小女人抱着一个死婴,今天早上死的,她正从男人的头上爬过去。”
我说:“摩尔弟兄,你下去为那个婴儿祷告吧。”
摩尔弟兄开始下去,我看着我面前,一个异象出现了,是一个小婴儿起来了。除非这些事是公证过的,否则我们不会说的。这个小婴儿……我注意到下面的那位母亲尖叫着说:“Padre。”Padre就是“神父”的意思,她是天主教徒。我说:“把这位女士带到这里来。”她身上裹着一条毯子,湿透了。我不能和她说话,没有人可以翻译。我只是把手放在小婴儿身上,向神做了一个小的祷告。这本圣经现在就打开放在这里,神知道真相,小家伙发出一声尖叫,开始拼命地踢。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墨西哥。
23

第二天……或者说,晚上,当我到了那里(讲台大约和这整栋楼的地面空间一样宽),里面堆满了旧的大衣和帽子,让我给那些帽子等等的东西祷告。

那天晚上上到讲台,大概在第四个或第五个人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他走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他是个盲人,他不停地说着什么。翻译说,他在问,他是不是在接近那个要为他祷告的人?他一直说:“是的。”于是他在他那破旧的衣袋里摸索着,拿出一副小珠子,开始对着这些珠子说些什么。我告诉他说:“把它收起来吧,弟兄。你现在不需要它了。”他就把它放进了口袋里。我看着他,我开始思考。
24

现在对你们这些牧师来说,有些事要告诉你们。你知道你的会众知道你是否爱他们。你装不出爱来,它必须是真实的。这就像人们想……一个冻僵的人,你给他看一个画的火,但他不能用画的火取暖。它必须有一些热量在里面。爱也必须要有行动。

25

老人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开始为他感到难过。我看着他那件破旧的外套。我把我的肩膀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看我的大衣是否适合他。我看了看他的脚,没有穿鞋,脚上有很厚的老茧。他的破裤腿上,你能看到的地方全是尘土。我的鞋对他来说不够大。我开始看,我想,“那可怜的老人也许一辈子都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

哦,墨西哥的经济非常贫穷。砖瓦匠每天只能挣八个比索。要花四天的辛苦劳动才能买到一双鞋。那是庞彻·弗兰克。佩德罗干什么呢?为了两个比索工作,还要抚养六到八个孩子?哦,太糟糕了。
我想,“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然后自然……魔鬼给了他邪恶的东西使他贫穷,衰老,瞎眼。这对他来说是多么残酷啊。”我开始进入一种状态,我无法表达,那是一种同情的爱。当那个老人过来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时,我拥抱着那件破旧的大衣,我说:“仁慈的神啊,帮助这个可怜的瞎子老爸爸。如果我爸爸还活着,他也差不多这个年纪了。你能帮帮他吗?”
我听到他大喊:“Gloria Adios!”那人和我一样能看见了!人们开始到处尖叫。那是什么?是在他的痛苦中,他的失明中,与他们交通。你必须这样做。
26

如果说我曾有过为任何人祷告成功的时候,那就是当我能与他们进入交通的时候,感受到他们的软弱,感受他们的状况。然后,你内心的某种东西就会超越理智,为病人做出信心的祷告。你能体会到那人的感受。你要同情他。在你能帮助他之前,你必须和他在一起。然后你就会进入某种深刻的境界。那是神的爱。它超越了人类的爱。

我要告诉你们一些事。你可能在这之后会说我是个狂热分子。但我觉得无论如何我都要告诉你们。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发生的。坦率地说,我所有的事工都是围绕着这一件事:如果我能爱,或者说进入到深深地同情中。
27

我在印第安纳州当了几年的狩猎官,当时我还是浸信会的牧师。有一天,我离开了我的卡车,要穿过一片田野。我有一把旧的小枪(手枪,左轮手枪),我本来应该揣着的。我穿过山丘去看一个生病的朋友,为他祷告。我把手枪取下来,扔在座位上,开始穿过田野。当我走过田野的时候,田野里有很多矮橡树(我想你们这里没有,我们那里叫它矮橡树)。

我离栅栏大概有两百码,突然间,一头大公牛站了起来。我认出了它,它就是核桃岭公墓附近伯克农场的那个杀手。几个月前,它杀了一个黑人,把他刺穿,杀了他。他们把它卖到那里,因为它是一头著名的格恩西公牛,是配种用的。他们把它养在那里,我都忘了它是在那块地里。他站起来了,离我不超过三十码。谁都知道那些凶恶的动物是什么,这家伙是个杀手。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当然我很吃惊),我伸手去掏枪,却不在那里。我很高兴枪不在那儿,否则我会杀了这头牛,还得赔钱。我伸手去拿枪,它不在那里。然后我看向围栏,太远了。一棵树也没有,只有一些灌木丛中的矮橡树,大约四五英尺高。他和一些牛躺在这些树中间。那是什么?如果我转身,他就会抓住我。无论我去哪里,他都会抓住我,我就死定了。
28

然后我想到了我的主。“我不会以一个懦夫的身份结束我的生命。我曾试着告诉别人,在困难的时候要勇敢。”我说:“我会勇敢地走向死亡,相信耶稣基督。”我想不了更多的了……现在,请不要把这当成幼稚,但有些事情发生了。哦,我希望它现在就发生。总是在那种情况下会发生一些事情。我不但没有恨那头公牛,有一些..……相反我却同情它,我爱它。我不再害怕那个动物,就像我和我的弟兄们站在这里一样。所有的惧怕都消失了。我想,“可怜的动物,我在你的领土上。你是一个动物,你不懂得区别在哪里。你唯一知道的就是保护你的权利。”

我对这头公牛说了这样的话:“哦,神的创造物,我是神的仆人。我是在去为我生病的弟兄祷告的路上。对不起,我打扰了你。但奉耶稣的名去躺下吧。”他把角顶在地上,把土扬起来;它跪下来,又把土扬起来。我站在那里,就像现在一样平静。它疯狂地向我冲过来。我就站在那里,因为我并不害怕。当它离我五英尺的时候,它像这样伸出腿来,停了下来。它看了看这边,又看了看那边,很沮丧的样子,然后转身去那边躺下了。我就从离它不到五英尺远的地方走过去了,它动都没动。
29

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当爱被放在它的位置上时,它就会打败地上或痛苦中的任何敌人。现在,你说:“伯兰罕弟兄,在这之前我本来对你很信任……”让我告诉你,弟兄,我们都要在审判那日做出交代。那个能在但以理的洞穴里封住狮子口的神,今天仍然活着。绝对是的。

30

我的妻子可能会(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她总是因为我脱了衣服在院子里割草而说我。我在那里牧师的住地有大约半英亩。有一天,我推着割草机,割了几圈,然后有人会进来要求祷告。我就必须出去,脱掉工作服,穿上衣服,跑进去为他祷告。那天可能会割几圈。而我可能后院都还没割完,前院的草就已经长起来了。

于是,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在后院,周围没有人,没有人能看到我;我把衣服脱了。你们这里没有那么热的天气。你真该试试印第安纳州俄亥俄河上的那种天气。我在那里努力地割草,生怕有人会突然进来,那样的话我就只能割几圈了。结果我忘了在栅栏的角落里有一窝马蜂。我把割草机直接撞进了那割马蜂窝里。朋友们,神是我的审判官,我一下子全身上下都是马蜂了。
现在,任何人都知道马蜂是什么,它会杀了你。一只马蜂就能让你倒地不起,而我当时还没穿衣服。我站在那里,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那是爱。我不恨那些马蜂,而是想,“可怜的神的小生物,我不想伤害你们。那是你们的家,我打扰了你们。”听起来像个孩子。但问题是,我们本该是孩子的时候,却想成为大人。我们看待事情总觉得自己很聪明。如果我们能用神的恩典衡量一下我们的智慧,看看会得出什么结果。这些马蜂布满了我全身,但我没有害怕这些小家伙。我说:“小动物们,回自己的窝里去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指着永活的神说,马蜂围着我转了三四圈,就直接回它们的巢里去了。那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的真实。
31

去年夏天,梅西尔先生在这里,高德先生也在这里,还有许多……一些现在没有跟我在一起的管理大会的人,我们坐在我的前台阶上。有一个黑人女孩(那天早上的报纸上有报道),一个可爱、漂亮的黑人女孩。她生了一个私生子。她用毯子把婴孩闷死,然后用铁丝缠着,雇了一辆出租车,开到俄亥俄桥上,往下看了看,像扔一个包裹一样把婴儿扔进了河里。出租车司机把这事报告给了当局。他们把它捞出来,发现是个婴儿。

32

这里的梅西尔先生和高德先生,我称他们是我的学生传道人。如果你曾经知道他们是谁:一个是天主教徒,另一个(我想)是个管道工。他们把自己扮成联邦调查局的,进城装作别的什么人,想来调查这些异象是否正确。主就在那里向他们揭示了这一切。他们成了我的朋友。他们坐在前廊上,我在教导他们。我说:“那个女人不是一个母亲。一个母亲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是的,先生。”我说:“她是一个女性,生了一个孩子,但她不是母亲。这种行为配不上母亲这个伟大的称呼。”

33

当我们说话的时候,从路上走来一只负鼠。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是否知道那是什么动物。我住在离河岸上的一片小树林大约两百码的地方。我和树林之间有三栋房子,没有栅栏。我的房子周围有一个栅栏。

34

这只老负鼠在白天,我估计大约早上十点钟的样子,从大门口转了过来。我说:“这只负鼠一定是有狂犬病。因为谁都知道负鼠晚上出来活动。当太阳下山的时候,它们就会出去寻找食物;在白天,它们几乎是瞎子。而这只负鼠却在炎热的夏天,大白天的走来,直接来到我的大门外。

35

伍德先生,他以前是耶和华见证人。他的儿子得了小儿麻痹,双腿扭曲到了身后,但后来得了医治,现在他连哪条腿得过病都不记得了,要他妈妈告诉他才知道。他放弃了自己承包商的公司,搬到了我的隔壁,只是为了和我在一起。他一直在帮我割草。耙子就放在那里,他在耙草,因为草已经长高了。

36

我和里奥、吉恩跑到院子里,我拿着耙子扔在负鼠身上,想让它停止。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它就开始咬耙子。这是不寻常的,因为负鼠,通常情况下,当你触摸它,它会像我们通常所说的“装负鼠”,就是躺在那儿装死。当它处于这种状态时,伍德太太和伍德先生走了过来,伍德太太是个兽医。负鼠躺在那里,我说:“哦,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几天前狗咬到了它,或是车压到了它的左肩,肿得那么大;骨头断了,吊在后面。这听起来很恶心,但是苍蝇在上面飞,蛆在里面蠕动。我说:”你看那个。这可怜的家伙快死了。这是为什么它那么挣扎的缘故。“

37

当时有个送奶的走了过来,他看着这个负鼠。我们所有人都站在周围。而负鼠和袋鼠是唯一两种有口袋的动物,可以把它们的幼崽装进去。那只负鼠的袋子已经松开了,九个小负鼠,光着身子,大约那么长,正在地上爬。我说:“你看,过来,里奥,吉恩。这才是真正的母爱。这只老负鼠真的比那个淹死婴儿的女人更有母爱。它只能活不到三十分钟了,它却愿意用这三十分钟为自己的孩子去奋斗。这是因为它里面的母爱让它那么做。”

38

我们看的时候,伍德夫人说:“伯兰罕弟兄,你打算怎么处理它呢?你为什么不现在就把它杀了。快点把那些小负鼠杀了吧,因为它们的嘴巴是圆的,不会用奶瓶。所以你必须得把它们杀了。”

我说:“我真是做不到。”
“为什么?”伍德太太说:“拿把枪就把它杀了吧。我以为你是个猎人。”
我说:“我是个猎人,但我不是杀手。我真是做不到。那是一个母亲,她在为她的孩子们而挣扎。我不忍心那么做。”
她说:“那就让班克斯来做吧。”那是她的丈夫。
我说:“不,我做不到。”
她说:“你不会让那个可怜的家伙就躺在那里受罪吧?”这个女人的想法是对的。作为一个兽医,她知道人道的做法是杀死它们。
我说:“没错,伍德太太,但我做不到。”
她说:“你要让她这样躺着吗?”
我说:“是的。”
39

我松开耙子,负鼠走到我的门口,倒下了。我们过去给它倒水。偶尔它看起来就像笑了一下,就是负鼠那种咧嘴笑。

40

那天晚上,经过一整天的聚会,伍德先生说:“伯兰罕弟兄,你今天聚会的时间够长了。我们出去兜兜风吧。”当晚十一点回来的时候,那只负鼠仍然躺在那里。他说:“你知道,如果它真的能动的话,现在太阳下山了,那它就会动的。”那些小负鼠还在那只快死的妈妈身上吃奶。

整个晚上我都睡不着。
41

第二天早上,我出去,大约六点钟的时候,那只老负鼠还躺在那里,它身上全是露水,腿上全是苍蝇。我想,“那可怜的家伙,我不能杀了它。”那些小负鼠还在吃奶。我想,“我估计她已经死了。”我用脚踢了它几下,我看到它动了一下,它还活着。我想,“哦,天哪。”就在这时,我听到我的小女儿利百加来了。(她会成为一个属灵的小女孩。她最近在学校里看到了她的第一个异象。)

[录音空白]……
42

[录音空白]……安静一会儿。我要做一件事……或者,尝试一些事情,如果神愿意。我要求神……我今晚要问你们这些人……我告诉比利不要发任何祷告卡(我们已经发了祷告卡),今晚不要再发了,我们通常都是这样做的。但我要请那些有祷告卡的人先等一等。

43

我要请求我们的天父,如果我们在他的眼里蒙恩,愿他在这里会众中运行,并且不用病人上来这里就让他们得着医治。我相信他会做的。照着他话语的大能,并因着这些人归向基督,我祈求他这么做。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照着我知道的去行了。聚会结束后,我请大家来到祭坛前祷告。我们每天晚上都迟到了,我要请你们虔诚地祷告,看这边。如果我所讲的那位基督,神的赎罪,如果他站在这个讲台上……圣经上说,他是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有多少人知道圣经是这么说的?是这样的。

当他在地上时,一个女人触摸了他,他转过身来,说:“谁摸了我?”他一直看着会众,直到找到那个女人,说出她的情况,说她的信心拯救了她。是这样吗?圣经说:“他是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就是圣经中弥赛亚在这里的迹象,因为他对犹太人、撒玛利亚人、外邦人和所有的人都做过这些事。有多少人知道这是事实?那是他弥赛亚身份的印记。
44

现在,如果你愿意,请注意一下。大家相信,大家看,大家相信,仰望基督。说:“主耶稣,我有需要。”我为今天的人们感到难过。一个人说:“是这条路。”一个说:“是那条路。”一个说:“我们得到了真理。”又有人说:“我们得到了……”可怜的人们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了。美国人和加拿大人是全世界最混乱的人。没错,是的。全世界最混乱的人。如果说传教士应该去哪里的话,不是在非洲,而是在北美大陆这里。

我相信如果汤姆斯弟兄站在这里,他也会说这是对的。是这样的。你怎么看?汤姆斯弟兄,没错,如果说哪里需要传教士的话,那就是这里了。
45

现在,我这样说不是诋毁。我这样说是出于尊敬和尊重。但一个受过教育的异教徒比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异教徒更难对付。异教徒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不信的人”。是的。一个聪明而自立的人,你是对付不了他的。一个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只要你告诉他,他很快就会认识基督。这就对了。他们不会试图理解什么。他只要相信,这就解决了。一下子就有几万人相信了。

46

现在,看这边。我不会再花时间了。我觉得圣灵在这里。神总是在这里,但我相信他在这里。现在,通过这个会众,特别是在这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会众,因为我一直在努力地讲道。在这个会众中,如果圣灵来,在这里行同样的神迹。从这个讲台向会众行了他在地上时一样的事情,有多少人会说:“这会增加我的信心,让我高兴。”现在,我们甚至不会……我们要让会众中的人,周围的人,无论你在哪里。现在,只要虔诚地,静静地坐着,就一会儿。

我只想看着这边祷告。现在,我没有办法在世界……如果有人来这里……如果这个人提出来,说:“伯兰罕弟兄,怎么了……”如果我的母亲躺在这里说:“比利,我怎么了,亲爱的?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就给你喂奶。我照顾你。我喂养你。我为你做了一切。亲爱的,我的结果是什么?”我不知道。必须是神告诉我关于我可怜的母亲的事情。我没有办法掌控。这是神的恩典做的,神同样的恩典。
47

但你们是病人,在座的很多人。神想要医治你们。他已经做了,他只要你们的信心去相信。现在,我们就试着用什么方式去到会众那里。让我们以这种方式来看。现在,你们在这里的人们,去祷告,只是说:“神啊,怜悯我,”并祷告。我就看着。“你是怎么做的?”你看到了什么,伯兰罕弟兄?“有一些事情发生了。没有必要解释它;但你在图片上看到的那个灵……那是科学证明的。如果这是我今晚最后的信息,请记住,我说的是真理,因为圣经说那是真理。我的事工证明了那是真理,里面有圣灵。科学界也知道那是真理。所以,这就是三个证人。愿神今晚在这里给我们三个证人,至少三个人。如果神会那么做,我会很高兴的。三个人。

48

现在,只需祷告和真正的敬畏。无论你在这建筑的什么地方,没关系。一直到后面,无论你在哪里。你看,有很多的灵,一切都……你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灵,每个人是一个灵。如果你不是,你就不会在这里。现在,在这里。我希望会众现在看着我,注意。

站在这里,就在这里和下去那的台阶的中间,你看到那个光环了吗?那个小光环在那里。那就是这照片上的光。它刚刚出现。在这光面前,在我的圣经面前,在天地的创造者面前,我要说,我相信那是同一道光,是引领以色列子民的同一个火柱。我相信那火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以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形式出现。我相信耶稣基督在地上说过,根据他的话语,“我从神来,我又回到神那里去。”我相信,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又回到了那带领以色列子民的同一个光里。我相信,那就是保罗在路上看到的那道光,对他来说是那么的明亮,甚至把他打倒在地;虽然与他同行的人没有看到那光。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我不能说。我相信这就是那晚进到监狱里和使徒彼得一起的同一道光。当监狱的门打开,让他出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我真的相信,全能的神是天地的创造者,耶稣基督是他的儿子,他现在就在这里。
49

他正在回答一位坐在这里的妇人的祷告,在这个金发妇人的头顶上。她是一个黑发的妇人,她被神经紧张折磨着。如果你看这边,看,注意。这个妇人从那个男人头上望过去,就在这里。你被神经紧张折磨,这个黑发的女人。是的。

你旁边的是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正遭受着腰痛的折磨。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吗?你不需要了。你们是夫妻。没错,如果说的是真的,请举起手。我不认识你,从没见过你,你没办法……是真的吗?你们两个都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们好了。阿们。
50

神再给我们一个人。有一个男人,就在他们后面,他正看着我。他的胆囊有问题。你的名字叫克拉伦斯,对不对?你想…..你不是从这里来的,你来自一个叫大草原的地方。没错,对不对?好了,你胆囊的问题已经结束了,先生。你可以回家去了,好了。阿们。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叫了那个人的名字。”耶稣基督以肉身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不是说出西门他的名字叫西门,他父亲的叫约拿,之后他就叫彼得吗?是这样吗?他仍然是一样的。阿们。
51

我不知道你相信什么。对我来说,圣灵就在这里。我只是……

坐在这里的这位先生,你怎么认为?你相信吗?你有皮肤病,对不对?没错,举起你的手。你相信神的医治吗?我再告诉你们一些事。我一说到皮肤病,那个抱着孩子的男人,也有皮肤病。没错,是吧,先生?先生,把你的手放在婴儿身上。哦,耶稣,神的儿子,请医治他们两个,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我挑战你们的信心。
52

听他。那光悬挂在一个女人上方。她患有高血压,站起来。她的名字是菲士布鲁克夫人。你来自这个城市。你住在125号大街。你家的门牌号是13104。绝对没错。如果对的话,举起手,举起手。好了,回家吧。你已经痊愈了,女士。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我奉主耶稣的名挑战你们的信心。只要你仰望、活出、相信……要虔诚。

53

你们在这边的呢?往这里看。要有信心并相信。神是不偏待人的。你呢,坐在这里头发花白的男人,正在迫切地祷告,说:“主啊,让这成就在我身上。”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风湿病,你会好起来吗?如果你相信,请举手,或者站起来。上下挥舞一下手。好了,你可以现在回家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阿们。

54

有一位女士就坐在后面的座位上,正看着我。她也有风湿病。她的腰有问题。女士,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能得到,回家去,好了吧。你们怎么认为?快点回应。现在,这位女士错过了她的医治,因为光来到这里了。

是的。
55

你有心脏问题,是吗?前排这位女士。菲尔小姐。你相信神会让你痊愈吗?父亲有属灵上的问题。是的。你也不是来自这个城市,你来自美国。你来自一个叫……有山的地方,丘陵地带,有山,是宾夕法尼亚州。城市的名字是,宾夕法尼亚州的沃伦。如果是这样,请举起手。你们两个都得了医治。耶稣基督使你们康复。阿们。

56

你相信主吗?你当然相信。你相信他在这里吗?现在,我希望每一个背道的男人或女人,或者前段时间接受了基督的人,在我们完成对病人的祷告之前,请到这里来。趁着恩膏还在这里的时候,来这里一分钟。你刚才举手的请过来。稍微来到基督面前一会儿,这样我就可以为你祈求祝福了。请过来这里,快点,这样我们好完成祷告,而……现在就下来吧。有一个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在耶稣基督的面前,请站出来。你愿意吗?好吧。[伯兰罕弟兄与领唱的交谈]你现在要过来吗?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全身罪迹。
立去全身罪迹……
来吧,罪人朋友,背道的人,冷漠的人,不冷不热的人,无动于衷的人。从楼上下来吧。我们给你这个机会,让你现在就来接受这位主耶稣,他把死亡的刺拔掉了。
57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他不让我做这些事情,证明他在这里。丢掉……你想去掉全身罪迹吗?现在就下来吧,每个人。你们加拿大人怎么了?怎么了?保守是件好事,但不要太自以为是了。你们会让圣灵担忧离开你们的,那样你就不会有复兴了。听我说,我是奉主的名说的。打破你们中间的那个顽固、自以为是……跪下来。你知道你需要悔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么说。

58

是的,先生,如果你想有复兴,就要对神存温柔的心。今晚至少还有十几、二十个人应该来到这祭坛周围。如果我是神的仆人,如果我是神的先知,我奉神的名说话,你知道我在跟谁说话。在祭坛上找到你的位置。你太自以为是了。你最好在神面前纠正过来,否则到时你大叫着去找也找不到了。那是“神如此说”。那是神说的。好吧,想办法来到这个祭坛周围。你们这些无动于衷的人,为你们感到羞耻。当圣灵来行事,他正在你们当中行事,你坐在那儿像……你像被冻死了。离开座位,到祭坛来,要么悔改,要么灭亡!那是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说这些。有东西要我说出来。我在给你一个警告!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警告了。你要悔改。我不管你属于哪个教会。如果你不悔改,神的爱就不在你心里了,你就是个罪人,正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上。这是“主如此说”。同一位神在这里辨别诸灵,并说出他们的状况,现在正在说话。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么说,在神翻过你的一页之前,在你被永远抛弃之前,赶快来到祭坛这里,赶快悔改,快点!这是“圣灵如此说”,他现在就在我们中间。
59

这话说得很直白,但那是他。我只能这么说。神知道我决不会自己里面说这话的。有什么东西抓住我说:“说出来!”我只听从了神。当我们再唱一节的时候,每一个被罪压迫的灵魂,你最好现在就过来,因为那是他在说话。他在对你的心说话。你知道是他。如果说这个国家需要什么,那就是破碎了。在你重新被塑造之前,你必须先被破碎。你去教堂这么久,变得如此顽固和僵硬。没错,你需要悔改。你心中需要一个老式神爱的经历。你记住,只要你还活着,我的声音就会在你里面回响。这是真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么说。阿们。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
让我再说一句。如果你对某人有什么不满,你最好现在就把它纠正过来。在这建筑里正在变得黑暗。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立去全人罪迹,
“我的灵就不永远与人相争……”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立去全人罪迹,
立去全人罪迹,
罪人只要投身……
我相信我会从座位上下来。如果我的心不是只对神火热,我就会来到祭坛前。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在此也都洗净。
在此也都洗净。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60

朋友们,如果全能神说了这条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些事情发生了。我从来没有像我刚才的那种感受,我看到好像黑色的东西漫过整个建筑。有些东西打动了我,那不是我的话,也不是我想说的话。神知道那是事实。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只要记住这一点。

听着,朋友们,我不是一个妥协者。我不是一个讨好人的人。我说的是实话,而神证明我说的是实话。这是正确的。你变得教会化,以致你离开了基督。人们变得如此教会化。我很高兴看到你的确信。你们的牧师们都在这里。不要以为他们会嘲笑你。你会在你的牧师心中赢得一个永远不会消失的位置。我很钦佩一个犯了错,能走上来说:“我错了”的人。任何一个被神拯救的牧师都会这么做的。他们会佩服你的。
61

我要请牧师们到这里来,和我一起祷告,和其他会众一起祷告。所有的牧师和宣教士,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神职人员,现在请走过来。到这里来,让我们祷告。你们所有人一起,走到这里来。让我们站在这群人的周围。这个聚会已经够久了,本该有伟大的事情发生。瞎子应该看到,聋子…..这里有坐轮椅的在过道中间,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个坐轮椅的站起来。我们很惭愧。有什么问题。我们得把这东西弄走。神希望在埃德蒙顿有一个复兴。我知道是他派我来的。我等了十年才回到埃德蒙顿,而魔鬼却想在这个复兴中欺骗。你会知道真理的。你对我有什么看法都无所谓,但你会知道真理的。有些事情是错误的。神派我来这里是为了搅动和复兴,如果你不跳进去,不尽你一切所能,你就有罪了。

62

我不是说宗派。我不在乎宗派,任何一个宗派,它们都是好的。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但我想看到一个复兴。神想要复兴,这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复兴。所以,你最好现在就来,趁你还能来。每个人,每个人都被邀请了。卫理公会,浸礼会,天主教,新教,犹太教,佛教,不管你是什么,我们都请你来。我们在劝说你们来到拔掉了死亡毒刺的那位面前。这里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会尝到死亡的滋味,这就像你们坐在这里一样肯定。你不知道那将会是什么时候。

63

当然,我是说神的话。我只说神的话语,没有人能指责。神亲自下来,并证明,“这就是真理。”而我们坐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些病人躺在这里,来接受医治。为什么,我们感到羞耻。我们需要一个复兴。我们需要一个震动,一个唤醒。是的。忘掉那些小宗派和小障碍。让我们一起来。这是神在运行。不是我,是神。我只是一个人。我是一个凡人。我得自己求怜悯。但是,弟兄,他在这里知道你,知道你的心。那同一位知道你的心的叫我说这些话,我就说了出来。“在审判日,你的血不在我身上。”我是奉耶稣的名说的。我已经告诉了你真理。神在这里。阿们。现在,这证明我是……圣灵的恩膏在这里。看看这里的教会成员和其他一切,知道他们的状况。朋友们,我们需要的是破碎。把你的重担放在这,与神合好。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64

现在,你们在地上祷告的人,你们对这些有负担的人,如果你们与神同在,请站起来,敬畏和尊重神,让我们为这里的这些人祷告。阿们。你们想再次看到五旬节的夜晚吗?由你们决定。五旬节的给予者——圣灵在这里。罪人,悔改吧!背道的人,与神和好吧!现在向神举起你的手。用你自己的方式向神祷告。说:“神啊,饶恕我。怜悯我,帮助我,并给我们一个老式的圣灵的复兴。”

65

永恒的神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现在,魔鬼已经被斥责了;疾病已经好了;福音,神的大能已经传讲。把一切魔鬼的势力从这个会堂赶走。主啊,求你应允。打破每一个头脑隔断的墙;拆毁宗派主义;拆毁那一类的观点。让圣灵现在就像大风一样刮过,来到每一个人的心中,用圣灵的大能光照这里一大群会众,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燃起火焰。哦,永恒的神,你知道人的心,你以火焰的形式彰显自己,请你赦免一切的罪,除去罪过,使这些人纯洁、洁白。主啊,求你应允。

66

现在,举起手,赞美他。感谢赞美他。赞美主的名。撒但必须离开。阿们。赞美主的名。举起你的手,赞美他。把赞美归给他。说:“感谢主拯救了我……”你有权这样做。阿们。赞美他,赞美他。

[牧师对会众说话]
当将荣耀归给耶稣,
因他宝血洗净一切罪污。
我赞美他,(向他举起手来)
我……
把那冷漠、形式化的东西从你身上除掉。
赞美羔羊为罪人被杀。
当将荣耀归给耶稣,
因他宝血洗净一切罪污。
67

我想要你和身边的人握手。如果你伤害了任何人,就去到他们面前并与他们握手说:“神祝福你,弟兄。”卫理公会,浸信会,各处的人,握手。是的。说:“原谅我,弟兄,如果我伤害了你。我爱你,我感谢你,你是我的弟兄,我需要你。我必须有你。我们是一起的弟兄。我们希望看到神的运行。”

68

我相信,如果那些坐轮椅的和在担架上的人,现在就去祷告,你会看到一些事情发生的。是的。没错。哦,太好了。互相握手吧。现在,让我们向他举起手。

我赞美他,我赞美他。
赞美羔羊为罪人被杀。
当将荣耀归给耶稣,
因他宝血洗净一切罪污。
我赞美他,我赞美他。(哦,赞美神)
赞美羔羊为罪人被杀。
当将荣耀归给耶稣,
因他宝血洗净一切罪污。
69

每个人都觉得浑身被洗净了吗,好像圣灵为你做了什么吗?像这样向他举手。你觉得圣灵做了一些事情吗?赞美主的名。哦,他是不是很奇妙?给我们起个调,弟兄。他是不是很奇妙。每个人,现在……他是不是很奇妙。

何奇妙,何奇妙,何奇妙!
耶稣我主何等奇妙。
眼看见,耳听见,
都记录在神话中。
耶稣我主何等奇妙。
何奇妙……
他对你来说是吗?他是奇妙的吗?他对你来说是生命吗?
耶稣我主何等奇妙。
眼看见,耳听见,
都记录在神话中。
耶稣我主何等奇妙。
70

听着。“眼看见,耳听见,都记录在神的话语中。”是什么?“他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相信我们已经为复兴做好了准备,你相信吗?我相信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有多少人要开始祷告,现在要开始有不同的改变?请举手。“我要从现在开始,我们要马上行动起来。”如果有什么阻碍你的东西,把它拿掉。让我们从这个时候开始,看到一个老式的、神差遣的、五旬节的、属天的复兴,进入这个城市。瞎子能看见,聋子能听见,哑巴能说话,瘸子能走路。肯定的。但我们要是在一个冷漠、形式化、自己也是的人当中,那是做不到的。我们要打破我们的分歧,进入灵里。然后你就会开始看到一些东西。

71

当那些人找以利亚祷告的时候,他们就请来了弹琴的,当弹琴的开始祷告的时候,圣灵就降临在先知身上。我们必须在这里得到圣灵,然后我们才能有预言和好的事情发生。神祝福你们。哦,有多少人爱他,说:“阿们”。这很好。好了,现在,让我们低下头来,就一会儿,如果你愿意的话,请阿尔科克弟兄走上前,为我们祷告解散会众。好的,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