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705 鹰在巢中

1

很抱歉,我没能每天晚上都参加;我的小儿子约瑟得了重感冒,他传染给了我。汤姆斯弟兄,还有从南非来的人,我非常感谢这件多色的小外套。若主愿意,我今晚或明早的什么时候会把它给约瑟穿上。这很好。
当一个人站在基督宝血买赎的人面前时,这在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中都算是一个很大的时刻。我最近有许多负担,是关于海外旅行等等的。
2

我想让你们看一下一些小事的意义。不久前,在我们吃晚饭前,有一位女士走过来,她说:“你看起来很累很疲惫,伯兰罕弟兄,我想给你一点鼓励。十二年前,在伊利诺伊州的范达利亚,我的孩子只有三分之一……他三分之一的智力没有了(他的脑细胞什么的),这使他得了癫痫,一天最多有二十五次癫痫发作。后来你在一块小布条上祷告,放在他身上,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发作过。”

那位小女士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她能不能举一下手,让大家看到她。她就坐在这里。她刚才还和我握过手。在这里,在这后面。是的,你能站起来一下吗,姐妹?我们感谢神借着耶稣基督医治了你的儿子。神祝福你。
3

后来又有一位女士走过来和我握手。几年前,大约五年前,一位酗酒的女士,我在大厅里见过她。她走过来和我握手,再次交通起主为她所做的。她曾经参加过匿名戒酒会,还有很多治疗方法。但有一天晚上,主耶稣说服了她去参加聚会,在台上说出了她的罪,神饶恕了她,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碰过酒。罗塞拉,你在这儿吗?她在外面的大厅里。她在这儿。神祝福你。

在这之前,罗塞拉,我知道你对此一无所知,有一位女士(我相信她曾是一位著名的舞蹈明星),她也是一个吸食麻醉药上瘾的人。我相信,就在罗塞拉得医治的那个晚上,她要么是在楼上,要么就是在台上被叫到的。我记不清是哪个了,她叫海伦·罗米格(R-o-m-i-g)。我相信她可能也在会场里,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海伦,你能站起来一下吗?她就在后面,一个吸食麻醉药和酒精上瘾的人。这真的会让我们唱“奇异恩典”了。我在这里看到,她在做主的工,她们两个人都在外面做主的工。从城市的贫民窟到世界最高位置上的人,为基督作工。奇异恩典!这是神做的。
4

我本来不想接这部分,但我知道你们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据我所知,大会对这部分是不开放的,但现在我们要谈谈耶稣,你们一直都在谈,但我很高兴这个大会是一个基督教的大会。尸首在哪里,鹰就聚在哪里,永远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今晚很高兴能有这样的特权。

我尽量不要花太多时间。我太喜欢说话了,我简直……我可能占用你们太多时间了,我希望不会是这样。我想读……在几个小时前,我心里有一个作为结束的简短信息。如果负责音响的工程师,我希望你能帮我把音调好。你们都能听清楚吗?好的,非常好。这里也能听清楚吗?那就好。我喉咙有点感冒……我是说嗓子有点哑,是咽喉炎,因为说话说多了,我会尽量大声点说话。
5

现在,在申命记32章11节,11节的前两行,我想读一段经文作为内容,稍微讲一下。你们翻圣经的时候,我想表达我对全福音基督教商人团契的感谢。这是一个很好的组织。如果在座的有哪个商人,还没有加入的话,我确实建议你加入这个美好的团契,我们没有宗派的障碍。我们没有律法,只有爱;我们没有信条,只有基督,没有书,只有圣经;而且它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

我还是孩子时,曾经跑去游泳。我们往那个游泳的水坑跑时会彼此挑战。最后一个下水的人要受罚,要往他身上扔泥巴。我通常是第一个下水的,因为我穿的衣服比他们都少。我只有一件工作服,用缠饲料的绳子拴着,用钉子做扣子。这里有人知道我说的吗?谢谢。我只要松开一根绳子,就可以下水了。哈哈哈。
6

我们有一个信号。水要是凉,第一个跳进去的人就会竖起一根手指。下水要小心,太凉了。如果水温好,我们就竖起两根手指,没问题,跳进来吧。来吧,没问题,跳进来吧,水很好。水是暖的,可以了。

现在,我希望主祝福你们每一个弟兄,传道人,商人,以及你们今年的生意。特别是那些做“主的生意”的人,因为我听到有宣道士要出去。我祈求神与你们同在。我希望神会在他伟大的恩典中,看到明年当大会在弟兄之爱的城市举行时,我们会带着加倍的祝福聚集在那里。主祝福你们。
7

我们来真诚地读神的话语。“信心是从听来的,听神的道。”在申命记32章,我们来读。

又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
我想用这个作为今晚的主题:鹰在巢中。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我相信神会让我们顺利把它讲完。
作为一个喜爱户外的人,我常常在想,神怎么总是把鹰作为他的产业。我的第一本圣经就是大自然。我爱大自然。你在大自然中能看到神,因为他是大自然的创造者。
那些大鸟,在高山上的经历,那里是它们的住处。读到这段圣经……我做了多年的放牧和狩猎官,即使我的悔改信主也从未把这个从我身上拿掉。我真是喜爱户外,并观看神如何在他的宇宙中运行。
8

我们要讲的这只大鹰,我今晚要把它比作神的产业。我读到,光是在巴勒斯坦,就有四十种不同的鹰。鹰这个词的意思是,“用嘴喂食的”。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神的预表。神用嘴,他的话语喂养他的孩子。“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中所出的每一句话。” 所以,他是鹰,并用他的话语喂养他的小鹰。我相信神的道。

他还用鹰来比喻返老还童。圣经说鹰……如鹰返老还童。人们相信,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返老还童,重新变得年轻,这是为什么鹰很长寿的原因。但后来我们发现,鹰并不是返老还童,而是当它感觉很好的时候,它就会表现得年轻。所以,我把这个比作复兴。当神的小鹰也许变得有点老了,但当复兴来到,他们就都会重新变得年轻,变得感觉年轻,感觉很好了。当我知道神同在时,我就会感觉比我一生中任何时候都要好,就是当我知道主的同在近了时。
9

我们还发现,鹰有两个大翅膀。那对翅膀是为了拯救,也是代表新约和旧约。我们还看到,鹰在空中飞得比其它任何鸟都高。你经常听到他们说鹞子的眼睛,然而它跟鹰比起来只是个业余选手。它的视力连鹰的一半都不到。

鹰的被造一定很特别,才能使它飞到很高的高空,任何别的鸟都跟不上它。如果鹞子想跟着它飞,肯定会在空中散架的。因此,鹰是一种被造得很特别的鸟,这样他就可以飞得很高。
神把他的先知比作鹰,他们能……你飞的越高,看的越远。如果你去到高处,却没有视力可以看的很远,那再高也没用。所以,当神把我们带到高处时,他赐给我们一个眼睛,可以让我们看的更远。我喜欢这样。你飞的越高,就看的越远。
10

很多人试图指责那些试图飞的太高的人。我们确实发现有人试图跳而不是飞,结果你在岸边发现了他们的残骸。但他们从来不会指责那些飞的不够高的人。他们飞的更高,因为他们能看得更远。

鹰是鸟,鸡也是。但鸡对属天的气氛知之甚少,它知道的很少。说到鹰,我在西部的时候,在北方的森林里曾多次看过那伟大的鸟类的杰作。
11

我记得有一次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动物园,我见过一只刚被捕获的鹰。这是我看过的最凄惨的景象之一。这只伟大的属天的鸟,被人捕获并网住了,被扔进了笼子里。那个可怜的家伙是如此的不适应,它用它体内所有的力量撞击那粗大的铁栏杆,扑扇着翅膀,但结果还是倒下了。那只可怜的鹰用身体撞击着那些铁栏杆,直到翅膀上的羽毛都脱落了,它的头和脸也是伤痕累累。

我看着它又骄傲地走回来,然后拼尽全力再次撞击铁栏杆,但结果只是发现自己又被撞翻在地上。它躺在地上,疲惫的眼睛望着蓝天,我想,“多么可怜的景象。它的被造不是要在地上,它是一只属天的鸟。它整个的被造都是为了要生活在蓝天之上,远超过这个世界的困扰和烦恼。但看到这样一只生在地上,却是要翱翔蓝天的鸟,被关在牢笼里,再也不能翱翔天空了。”
12

当它躺在那里,看着自己被造出来、生下来可以翱翔的地方,却因人的狡诈,被一生关在了笼子里。那是何等可怜的景象!

但是弟兄们,这种景象却无法与另一种景象相比,就是那些走在芝加哥这里和其它大城市的街道上,本来照着神的形象而生,按着神的形象被造,要成为神儿女的人,却发现他们被罪,被习惯,被这个世界的忧虑所牢笼,这是比那只鹰更可怜的景象。
人的被造不是要被捆绑的,人是一个自由的人。“儿子若让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他不必这样被捆绑。哦,要想表达我心中的感觉,以及牢笼人、剥夺人权力等等的东西,我得花上几个小时。人是照着神的形象被造的,他不必成为撒但的奴隶。他不是被造来做奴隶的,他是被造来做儿子的。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他在人身上放了一个不朽的魂和对神的渴慕。然而,人却试图用威士忌、酒精、烟草、狂欢和奢侈来满足这蒙福的圣洁的渴求。试图用世间之物来满足那蒙福的圣洁的渴慕,这是一种耻辱。男人和女人被关在笼子里,远离神所赐的真正特权,被罪捆绑,不是因为神的旨意允许这么做,而是因为他们故意这样做。
13

研究鹰的生活,看看他的构造,用鹰的状况跟我们的状况相比较,这对我们是有益处的。我希望借着这几句可能不是很恰当的话语,让圣灵帮助你们明白这些,并看到我这么说的意思。

首先,鹰不是在地上筑巢,而是把巢建在很高的山岩上。它是永生神教会的预表。你们是一座城,不是建在山谷里,而是建在山上。它把巢窝筑在很高的地方,这样敌人就找不到它的孩子了。
哦,知道神用耶稣的血把我们藏在各各他的磐石中,远远越过了敌人的嚎叫,这是多么有福的特权啊!在很高的地方。哦,我思想这一点,知道我们拥有何等大的权力啊!
当它生下幼雏,当幼雏孵化出来的时候,它是多么的关心它们。它哺育它们。它在极高的山岩上,郊狼永远也爬不到它的巢窝那儿。鹰超越了那个。
14

我真高兴我们有一位天父,只要我们允许他,他就会把我们安置在一个魔鬼的嚎叫、所有的威士忌、夜总会都无法碰到我们的地方;远远超过这个世界的尖叫、所有的浮华、所有属世混杂的东西,以及所有这些虚空的幻想。如果一个人曾经品尝过神那美好的恩赐,这些东西就会变得像午夜一样死寂。

当鹰去到那里,把它的巢稳妥地建在山岩石上,它就喂养它的小家伙们。有一天,它决定,它不会让它的雏鹰像鸡一样。你知道,鸡和鹰一样,都是鸟。但鸡是一种地上的动物。哦,它可以扑腾两下,飞一会儿,但它的脚几乎都不能离开地面。这让我想起了我们今天一些所谓的基督教,只有足够的宗教让自己很可怜。是的。哦,你可以说:“我的名字被记在册子上了。”但你有没有翱翔天际?
15

鸡不知道鹰在说什么。但鹰妈妈肯定已经决定了,因为它是一个真正的母亲。它下定决心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像鸡一样走路。所以,它一直关注着它们,直到它们完全长出羽毛。它看着它们。有一天,它决定是时候改变位置了。我真高兴神不想让我们只是一成不变,他总有新的东西,一个祝福接着一个祝福。

我唱过一个著名诗人的歌,我们曾经在老肯塔基浸信会唱过,“喜悦的洪涛溢我魂,如海浪波涛滚滚。”我第一次站在宽广的水边,那是二十五年前,在湖滨大道上。看着巨大的浪涛涌进来。它们上来下去,再上来。我在想的是……我是说先知有……应该说是诗人,当他写道:“喜悦的洪涛溢我魂,如海浪波涛滚滚。”波浪上来,下去,不断的祝福。
16

母鹰要改变教会,它的孩子。所以先知在这里讲的时候,当然他主要是在讲雅各,讲到在他面前没有别的神,他不认识别的神。但他说:“如鹰搅动巢窝。”这是指当鹰认为它的小家伙们已经够成熟了,它就要开始搅动巢窝了。

神在他的教会中也是这么做的。当我们在某件事上安顿下来时,神就会再次搅动巢窝。他把马丁·路德从天主教带出来。后来他们变得僵化,他就再次搅动巢窝,差卫斯理进来。后来卫斯理变得僵化,他就搅动了巢窝,差来了五旬节运动。现在又到了搅动巢窝的时候了,因为我们也变得太安稳了。
17

有一天,这只老母鹰飞进了巢窝,这一切都出乎小鹰们的意料之外,当它进来……哦,我曾躺在那里,看着它们,哭得像个婴儿。我拿望远镜对准它们,把马栓在一边,观察它们。鹰妈妈会飞进鹰巢,它扇动那对巨大的翅膀,给它们带来一阵大风。这会把它们身上所有松散的羽毛都扇走。因为它要让它们第一次单独飞行了。当你为神单飞时,你不能有松散的羽毛。鹰妈妈飞来,它们感受到一股大风,是以前从未感受到的,因为它们生在岩石的裂缝中。为什么?因为它们是鹰。但神改变了这个,他给了他们一些新的东西。

教会生在岩石缝里,但我们不能只满足于那里。神有时会搅动巢窝,像五旬节那天一样,带着大风冲进来,所有属世松散的羽毛都被扇得飞了出去。他差来五旬节的复兴,搅动巢窝。
然后他发出确定的叫声。哦,所有的小鹰都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他们是鹰,这就是原因。当你看到一个摇动的时刻来临,就意味着鹰要准备好接受祝福了。当神真实的教会看到摇动的时刻来临,就证明教会准备好要接受一些东西了。
18

母鹰张开翅膀,那些鹰宝宝不知怎么的,它们的天性知道,就像小牛犊一样,它一出生就知道要起来去吃妈妈的奶。那里没有什么告诉它,但是神告诉它的。那些小鹰知道怎么用自己的小脚抓住母鹰的翅膀,用自己的小嘴叼住一根强壮的大羽毛,是神告诉它们的。

当巨大的震动来到时,永生神的教会也知道如何抓住神的话语,也就是他那对强有力的,救赎的翅膀,紧紧抓住每一个神圣的应许。他们知道如何抓住。有些东西在告诉他们。世人可能会说:“狂热主义”,但他们抓住了翅膀,他们死死抓住,因为他们的本性是鹰。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19

这只母鹰,当它转过骄傲的头,看到它翅膀上的雏鹰……哦,我常常想,当神看到他的教会站在神的话语上,认领神所做的每一个应许时,他会怎么做呢?他会何等骄傲地转头看,用真正的爱来爱他们,看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肢体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各就各位:基督徒商人在自己的位置上,牧师在自己的位置上,先知在自己的位置上。

然后那只母鹰发出一声尖叫,因为它的心很激动,它满心欢喜,因为它的小鹰知道自己的位置,它们都准备好了。它发出一声尖叫,飞上天空。哦,那是何等的日子,当神让他的教会去到他的话语上,到了一个特定的时刻,我们将乘着那只斑点的大鸟的翅膀飞去,就是那伟大的神的鹰,伟大的圣灵,锚定在他的话语上。
20

它所做的非常奇特。它竭力带着那些没有一点抱怨的小鹰飞到最高的地方。它们的小嘴咬住那些羽毛,它们也不能抱怨。这就是神带领他教会的方式。如果你真的稳固在道上,你就不会抱怨,你只是牢牢抓住。如果神做了承诺,神就能遵守他的承诺。

所以,它们只是抓住。母鹰向上攀升,把它们带到了它们从未想过的地方。它飞上明亮的蓝天。奇怪的是,当它飞上天空时,它在半空中把每个小鹰都甩了出去。
21

这是神对待他教会的方式,把他们甩下去,自己飞吧。奇怪的是,当它把它们甩掉的时候,它并没有离开它们;它绕着大圈,飞出去,盘旋注视着小鹰们。那些小家伙们知道怎么做,它们第一次开始扇动翅膀。哦,它们在翻筋斗等等,但它们还是扑腾着翅膀,他们在努力。如果说有什么时候该教会扇动翅膀,那就是现在了。

小鹰并不担心,因为它们很清楚。鹰妈妈飞下来,俯冲到它下面,把它托起来,再把它带回到恩典中。这就是我们伟大的母亲,圣灵。所以不要怕狂热,也不要怕野火,我们的母亲在看顾着我们。
22

鹰妈妈盘旋着,它快吗?你真该看看它。关键是,它可以托起任何一个小家伙,不管有几个。如果一个小家伙筋疲力尽了,翻来覆去,上气不接下气,它可以用脚接住一个,再用脚接住另一个,或者用嘴叼住。哦,小鹰是如此的无忧无虑,因为它们不是安息在自己的能力上,而是安息在注视着它们的母亲,那永远长存的同在和能力上。

哦!只要神在注视着,只要那是他的话语,只要他把你抱到这里,那你还怕什么?他们在上面拥有一个老式的五旬节的禧年。它们扑扇着,想表现得像它们的妈妈一样。鹰妈妈注视着它们,因为它们是属它的。哦,多美啊。
23

当鹰妈妈和它们完事了,玩完了,它们落得比较低的时候,它就冲过来,张开巨大的翅膀,所有的小鹰都欢呼雀跃;大会结束了。它们用自己的小嘴叼着妈妈的翅膀,就像是说:“妈妈,我们好开心啊。” 然后它就背着它们再去新的地方,把它们放在一片大草地上。它们以前从来没有在这些地方站过脚。于是它们跳下来,又开始了欢庆的日子。它们就在那里无忧无虑地叨来叨去。鹰妈妈完事之后,它就飞到一个高高的山峰上,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小鹰们。要是郊狼敢过来它就有祸了。鹞子也别想干什么,鹰妈妈在看守着自己的孩子。

24

这就是我们今晚的基督。当他在各各他为我们死的时候,他登上荣耀的大城墙,坐在威严的神的右手边,他在看顾着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乎世人怎么说,人怎么想呢?只要享受美好的时光,欢喜快乐。这个世界上满了神经质的人。我发现,今天一些著名的喜剧演员(我可以叫出名字:埃尔维斯·普雷斯利、亚瑟·高弗雷,很多这种人),他们必须有三四个心理医生来维持他们的生活。但是,弟兄,如果他们把那东西忘掉,把他们的下流笑话改成对神的老式赞美,我就可以把那位能看守、保护他们的神介绍给他们了,他们就不需要任何心理医生了。是的。

这是多么轻松。它们很放松,又开始了一个禧年。它们叨着那些它们从未想过还会长出来的绿草。如果你不相信神为你准备了一些你所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无法产生出来的东西,那你只要来看一次。是的。
25

鹰妈妈看护着它们。那是它的产业,是它所爱的,是它愿意为之而死的。它在看护着。有时候,当暴风雨来临……不久前,我躺在科罗拉多,看着一只鹰带着它的小家伙出去第一次飞行,是它们的试飞。它带着它们去到山谷,它飞上去。那里刮起了一阵北风,天空有点变绿了。福特弟兄知道山顶开始变黑意味着什么,要不了多久,大风就会席卷山谷。

鹰妈妈尽可能长时间地注视着它们,微风一吹,它就发出一声响亮的尖叫,从岩石上直飞入山谷。它展开巨大的翅膀,每只小鹰就跳上去。当它张开巨大的翅膀时,风从山上以差不多每小时四十英里的速度吹过来,而它载着小鹰穿过那风,直接飞入了安全的山岩中。
26

我躺在那里,哭得像个婴儿。我说:“耶稣啊,你买赎了你的教会,把他们放在安静的水边,青草地上,让他们享受着欢乐、赞美你的时光。你登上荣耀的城墙,看顾着他们。有一天,你又要展开双翅,来把他们带回天上,脱离那要临到地上的大灾难等等的事情。”

有一次,我很惊讶听到关于鹰的事情,我听说一个农夫,他要让母鸡孵蛋。以前的女人知道一只母鸡底下要放多少蛋才能孵出来。我怀疑这里是否有哪个女人知道要多少个蛋才能孵出一窝来。对不起,需要十五个。我告诉你了。哈哈哈。十五个是一窝。
27

所以这个农夫,他弄了一个鹰的蛋,因为要孵一窝的话还少一个蛋,所以他把鹰蛋放在母鸡下面。当它孵出来的时候,对那些小鸡来说,它是只很滑稽的家伙。它听不懂那些鸡在叫什么,它说的是另一种语言。它不知道那些鸡在说什么。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它看着它们,不知道该怎么做。它们都在挑它毛病,因为它们说它是个怪物。也许是吧。但他一开始就是一只鹰。它们可以伸展着它们的小翅膀,扑腾来扑腾去,它就会看着它们。它们都是这样的。老母鸡会咯咯叫,它们都明白它每一个咯咯的声音。那些小鸡们都跑来了,但鹰不懂咯咯的声音。它也不进来,因为它听不懂那种咯咯声。我不想说太多了,但我希望你明白我说的。他听不懂。他说话的方式不一样。
28

你知道,我说的是一些“老母鸡”,把你带到沙滩浴场等等的地方,让你把衣服脱掉,呆在那里……哦,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们男的在台球室,他们带你下去,朋友间喝点酒,还有所有类似的事情。一个真正重生的神的儿女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说:“哦,我们属于教堂。” 但你听不懂那种咯咯的叫声。没错,你生来就是一只鹰。是的。你生来就是一只鹰,神认识属他的人。他在创世之前就认识你们,预定你们成为神的儿女。

29

注意,我们注意到,这只老母鸡,每当它发现一个小虫子或什么东西的时候,它就会对着小鸡咯咯叫,所有的小鸡就都过来。小鹰跟在后面四处张望。它是个滑稽的小动物。

但你知道,有一天,它正在谷仓前的空地上找吃的,鹰妈妈正好飞过。当它飞过的时候,它巨大的身影从谷仓前掠过。它低头一看,看到了自己的孩子。神知道属他的人。它向小鹰呼叫,它这么做的时候,小家伙转过头来,开始向上看。它本来就应该一直这样看的。它抬起头时,鹰妈妈又呼叫它,说:“孩子,你不是一只鸡,你是我的。”
我多么高兴神有儿女,各行各业,生意人,不管他们是什么,但神认识他自己的孩子。当他们听到耶稣基督大能的福音,他们就认得那个声音。“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
30

哦,我曾蜷缩在宗派的笼子里,但有一天,我听到一个从我上面传来的声音,不是从总部传来的,不是从长老会传来的,不是从执事会传来的,也不是从主教传来的,但我听到了从天上传来的呼声。哦,这让我的心何等激动!

鹰妈妈说:“你不是一只鸡,你不属于那里。你是我的。”小鹰想要,但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你知道,今晚在座的,可能有很多小鹰在一些宗派的鸡窝里走了很久。是的。但我希望神呼唤你,说:“你是我的儿子。”
“主啊,我必须做什么?”这是他们的呼声。
鹰妈妈说:“你只要跳起来,扇动你的翅膀。”
于是它第一次跳了起来,扇动翅膀。它发现自己不再是属地的了,因为它落在了谷仓前的柱子上,也就是五旬节派组织的中心。它妈妈说:“孩子,你要飞到比这更高的地方来,否则我没法接住你。你再跳一次,我就能用翅膀把你托起来了。”
31

如果说今晚永生神的教会需要什么,那就是再次从所有宗派的壁垒,所有的主义中跳出来。断开每个生活,每条绳索,得以自由,跳起来!他会用斑点大鸟的翅膀把你托起来。

就是在这样的聚会,这样的时候,这样的会众中,我们可以猛地一跳,感受到他的大能。他会用他的话语从底下托住我们,带我们离开这些属地的忧虑和事情。他是你的父亲,他爱你。搅动巢窝的时候到了,但我们还需要再跳一次。我们落在了谷仓前的柱子上,但我们需要获得自由,这样我们就可以骑在他的翅膀上,开始第一次单飞了。当那最后的大日到来时,那将是何等的快乐。那些懂得跳跃和扇动翅膀的人,那些懂得如何做的人,有一天他要来。空中的大鹰要从荣耀中降临,他要张开他的大能——圣灵,那些被他像磁铁一样吸引的人要乘着它,去到永恒,直到永远。
32

不久前,我站在印第安纳州的加里,一个人带我走进一家工厂。我看着他们清扫……快到下班的时候了,工人们把金属刨花扫到地板上。那人告诉我,说:“你看这个。” 他按了一个按钮,从很后面的地方出来了一个大磁铁。它落下来,当它通过那一大堆刨花时,那些刨花就紧紧地吸附在这块大磁铁上。然后磁铁去到一个地方,消磁了,那些刨花就掉进一个大的化铁炉里,在那个熔炉里被再次铸造。

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我的心开始跳动。我说:“赞美主。”
那人说:“怎么了,伯兰罕先生?”
我说:“我在思想。”
他说:“你肯定是想到了什么。” 我想我吓到他了。
我说:“在那边的某个地方有一块磁铁。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是所有的刨花都被吸走呢?”
他说:“先生,有些是铝,磁铁没法磁化它们。”
我叫了起来:“赞美主。” 我说:“但为什么那块铁没有被吸走呢?”
他说:“它被铆在地上了。”
我说:“赞美主。”
哦,弟兄,有一天主耶稣要来,天上的大鹰,只有那些被圣灵的力量磁化的人才能乘他而去。那些铆在地上的信条和教派,还有那些刨下来的铝,就是那些思想和志向肤浅的人……我认为神的教会应该是思想境界最高的思想家,基督徒应该拥有世上最高的志向,向着基督从上面来的呼召努力向前。肯定的。
33

有一天在山上,我一直在打麋鹿。当时季节还早,还没有下雪把它们逼下来。所以,我不得不一直上到林木线附近。我在那里走着。据我所知,在我周围七十英里内都没有人。杰弗里斯先生是那里的牧场主,他走了另一条小路,走了另一条路。我们要在四天后会合。

那天早上我把马拴好,去到了很高的地方,多年前我曾在那里放牛。有一天,我在那里走着,猎取麋鹿。 突然,那里下起了雨。我躲在一棵吹倒的老树后面。我很多年前穿过那片山区。后来雨停了。接着又下了一会儿雨,然后下一阵子雪。当时是十月份初秋的时候,在科罗拉多的高山上,太阳会照射出来。
34

那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很惊奇,我一直都记在心上。我看着雨过天晴,我身上有点湿,于是我擦着脸,从树后走了出来。当我站在外面的时候,我听到了后面的山头上,一只老狼在叫喊,它的伴侣在山谷里回答它。

你们都知道,我母亲是半个印第安人。当大卫说:“深处向深处呼唤……”有什么东西在我心底呼唤。我喜爱野外,当我听到那只老狼的嚎叫和伴侣的回应时,我内心深处有些东西开始呼喊。
我看到太阳正从西边地平线上的岩石中露出来,快要落山了。我看到太阳在移动,照在常青树上,树被雨水冻住了,在那里形成了一道彩虹。那时,我一直在追赶的麋鹿群,我听到了远处浓密的树丛后面,老雄麋鹿鸣叫的声音。哦,我开始哭了起来,我无法控制自己。我里面有种对大自然的热爱。“你的瀑布发声,深处就向深处呼唤……”
35

如果这里面有什么在呼唤深处,那一定有个深处可以来回应它。在鱼背上有鱼鳍之前,必须有水让它能游,否则他就没有鱼鳍了。在地上长出一棵树之前,必须先有一个地,否则就不会有树了。

不久前,几年前,我读到一个小男孩吃铅笔上的橡皮擦的故事。后来他妈妈发现他吃了自行车上的踏板。结果发现,他吃的是橡皮。他去诊所检查显示,这个小家伙渴望硫磺。如果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渴望硫磺,就必须有硫磺来回应它。
36

所以,在创造之前,必须有一个创造者来创造这些受造之物。这里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和女人,在尝过神的滋味之后,而不渴望神更多的。你渴望得到神更多。如果你渴望得到神更多,那神一定有更多给你。我们应该从柱子上跳起来。是的。

我听到那些声音,又看到那彩虹的颜色,我想到了约瑟七彩的衣服。我想到了启示录第1章里的彩虹,神在创世记里与地上的人立约,并通过基督确认。当时我像个疯子一样绕着那棵树边喊边跑。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内心深处有一些东西,让我无法平静。我可以在彩虹中看到神,我可以在夕阳中看到神,我可以透过狼听到神的呼唤,我可以听到神到处在呼唤。如果你把神接到里面,那无论你往哪儿看都会看到神。是的。他得先进到这里来。他要把你从一只鸡变成一只鹰。他得给你一个渴望,在这里做一些事情。是的。
37

我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只小松鼠的声音。你们哪个弟兄了解这种动物的话,就知道它们是树林里的警察。它制造很多噪音,却做不成什么。它们就坐在树桩上,只是 “喳嗒,喳嗒,喳嗒”。我想,“小家伙,你在干什么?” 那个牧场主,他曾经是个很粗暴的伙计,直到他后来信主了。他告诉我他们以前总是说脏话。我对那个小松鼠说:“啧,啧,啧,这是什么语言啊。”它还是一直叫个不停。

但我看着,发现它其实不是对着我叫,而是对着一只在暴风雨中被逼下来,落在这棵吹倒的大树上的大鹰在叫。这个大家伙跳了出来。我说:“哦,我知道你在吵什么了。” 它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那只鹰。
38

当这个大家伙从天上被逼到这个吹倒的树上时,我看了它一会儿,我想,“神啊,你为什么要把我的思绪从那儿带到这儿呢?这里面有什么吗?”那只一钱不值的小松鼠。那只鹰,它唯一会做的就是在天上飞。 但我想:“你怎么改变了我的看法,让我看这个呢?”

我看着那个老伙计,它不停地动着翅膀。我想,“你怕我吗?” 我说:“我这里有支步枪,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向你开枪。” 我就这样拿起步枪。我看着它。它的那双大眼睛看着我,不停地抖着它的羽毛。我想,“是的,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勇敢了。你不是懦夫的原因,是因为神给了你那对强有力的翅膀。你对这对翅膀充满了信心。”
39

如果我们能借着圣经,就是神写的话,这对神所赐给他的教会的翅膀,我们就可以飞走,并靠着圣灵对神的话语有足够的信任,他给了我们微风把我们带走……如果我们能像鹰一样对自己的翅膀有信心……它知道,它只要一跳,就会飞到林木线以外了,我想打都打不到它。它对那翅膀有信心。

我看着它。过了一会儿,它听厌了那只小松鼠的叫声,于是它一跳,扇了两下翅膀……你知道它做了什么吗?它再也没有扇动翅膀,它知道如何把翅膀展开,让翅膀保持那样,每次风一吹来,就会把它升起来,越升越高。我站在那里看着它,直到它变成一个小点。我在那里哭得像个孩子,我想,“神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40

要是教会能知道如何展开自己的翅膀,信心的翅膀,进到神的应许中,而不是从这儿拍到那儿,加入卫理公会,加入浸信会,加入长老会,加入一位论,加入神召会,加入所有这些小的主义……不是那些,而是在他的应许里张开翅膀,让圣灵把你抬起来,一直向上,向上,向上,向上!

他让那只属地的土拨鼠坐在那里……哦,是松鼠,“喳嗒,喳嗒,喳嗒。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你们只是一群白痴,就是这样。没什么了不起的,没有这样的东西。”它就这样不停地向上飞,把那“喳嗒,喳嗒,喳嗒”都抛在了后面。
41

神帮助我们,乘着鹰的翅膀,飞向圣经中神赐下的每一个神圣的应许。这就是今晚那个疯狂的癫痫男孩得痊愈的原因,因为他的信心在那对翅膀上。神把他从疾病带入了健康。这就是为什么那个可爱的妇人坐在那里,那个坐在后面的人,一个酗酒,吸食麻醉剂,吸毒的人……不是因为他们去匿名戒酒协会,不是因为他们做这个,不是因为他们打针,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在神的应许中张开信心的翅膀,说:“神啊,你应许了,应许是我的。” 今晚他们在这里头脑正常了,健康,强壮。那些毒品和威士忌被扔到了水沟里。

42

这就是今晚你们女人不是像街头的妓女一样跑到街上的原因。这就是你们男人不像贩卖私酒或酒鬼跑到街上的原因,是因为你们在神的应许中张开了翅膀,凭着信心,圣灵把你们举起,超越了教派的障碍。这就是为什么今晚基督教商人在这里,这个大会在进行,是因为他们张开了翅膀,志向高远。这就是为什么今晚这个团契在这里,因为人们敢于张开翅膀。

朋友们,今晚我要对你说,母鹰正在搅动巢窝。今晚,这里若有人敢于在神话语的应许中张开翅膀,神就会把你从那悲惨、不义、不虔诚、自私的生活中带出来,让你超越罪,住在蒙福的气氛中,自由、快乐地过着那些属世的鸡们一无所知的生活。
43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们思想一下这些事情。现在,大会结束了。圣经上说:“若有什么赞美,若有什么美德, 让我们思考这样的事情。” 一个大会并不能成就什么。但罪人朋友们,这为你做了什么?如果你看到人的态度,他们曾经和你一样走在大街上,但今晚在这里他们成为了神的儿女。你看到那些商人,他们曾经欺骗、偷窃、撒谎,他们曾经殴打邻居。你看到那些不道德的女人,她们今晚如何生活。你看到酗酒的人,还有贩毒的人等等,他们所过的生活,看看他们今晚的生活。他们的思想不一样了。基督是那一位。基督是教会的鹰。基督是那伟大的一位。他是让你感到激动的那一位。他是那位激发你的思想去思想正确之事的那一位。

今晚你愿意凭着信心,伸手拿起你唯一的东西,你的手,你的心,放在他的话语的翅膀上,说:“神啊,把我从这世界所有的忧虑和烦恼中带走,让我从今晚开始成为你的。” 在我们祷告之前,你们低下头,所有的基督徒都祷告。我想,今晚奉基督的名,这里有谁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在基督耶稣里真正的自由、快乐,远离世界的事物,你愿意得到自由吗?今晚,你会向他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我现在想成为你所说的基督徒。”你能举手吗?神祝福你。还有人吗?神祝福你。还有人想要举手吗?神祝福你,女士。还有人吗?
44

在楼上的,举起你的手,说:“伯兰罕弟兄,我属于教会。”那是真的。“我属于五旬节派的教会。”你属于哪里并不重要。你要是还被今生的忧虑和事情捆绑在地上,你为什么不在今晚就获得自由呢?你为什么不来,借着神的这个应许走出来呢?“主啊,今晚,我凭着信心,展开我的小翅膀,你给我信心的小翅膀,我要奉你的名扇动翅膀,直到我能飞起来。”你愿意举手说:“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现在我想接受基督来帮助我。” 神祝福你,小家伙。神祝福你,女士。还有谁?神祝福你。楼上的,神祝福你。对了,还有人吗?

还有谁?我不管你是不是教会成员,不管你是什么,只要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我现在想有这样的经历。” 神祝福你,在后面的先生。神祝福你在后面角落里的人。神祝福你在上面的人。是的。楼上这里的人,不管你在什么地方,请举起手来。这样做……
45

[录音空白] ……传道人,你只是为了一张饭票而传道,你只是为了生活而传道。弟兄,今晚向基督举手,说:“神啊,把我从这些东西上砍掉。” 如果你传道只是为了想从中得点钱,你该感到羞耻,牧师,你该感到羞耻。你只是为了受人欢迎,或者只是为了去参加大会,享受祝福,享受团契,难道这就是你做基督徒的目的吗?你该感到羞耻。弟兄,你要是不愿意为基督的缘故,向自己死去,献上一切,你就该为自己感到羞耻。你愿意举手,说:“神啊,在我里面造一个清洁干净的心。” 你愿意举手,说:“基督啊,求你怜悯我。” 许多人举起了手,我们等会儿会祷告。神祝福你,女士。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很好,很好。举起手来,就是这样。阿门。在我们等待的时刻……

46

你们商人呢?总有一天你会离开你的生意。无论你多么发达,你都要离开那个生意。你赚的每一分钱都会散落在你的亲戚中,他们会为此大吵大闹。你在天那边有多少财宝呢?你对基督了解多少?你只知道他是一个祝福者,祝福你的魂吗?记住,雨落在义人身上,也落在不义的人身上。但我的意思是,你了解基督吗?

你说:“嗯,我对圣经很了解。” 了解圣经不是生命。
“我知道教义。” 那不是生命。认识基督才是生命,那是你获得生命的唯一途径。你可能了解生意,但你了解基督吗?你可能懂得圣经,但你要认识基督。如果你不知道真正的赦罪和圣灵的洗……我不是指一大堆的噪音,我不是说一大堆的这个那个,我是说认识他:罪被白白赦免,这个进到了你的生命中,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如果你没有这样在自由和爱中认识他,这样神圣的爱……如果你足够爱他,你就不会做世界上的任何事情。
47

就像一个男人,如果他爱自己的妻子,妻子就不用担心他会跑走。妻子对丈夫是这样,丈夫对妻子也是这样。如果你们相爱,真正的相爱,你们就会彼此忠诚,就可以对彼此有信心。如果你真的爱基督,不是只属于他的教会……她可能属于你,但你却可能会跟别人跑了。但如果你爱她,你就不会这样做。不要说你做这个那个,你没有。行动比言语更有说服力。

现在,如果你真的爱基督,你真的认识他,赞美主。但如果你不认识他,就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认识他。” 在祷告前,还有谁吗?要是还有的话,还有吗?我觉得像……你这就对了。神祝福你,先生。让我们祷告。[录音空白]
48

在大会结束前的这个短暂时刻,我听说有很多人来到你的面前,得了救赎,并接受了值得称颂的圣灵进入他们的内心。这种经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直到永恒,因为在那里他们成为了神的一部分。

我们为一切感谢你。我们为这些人,这些基督徒感谢你。在他们的聚会,他们的大会上,神啊,愿你祝福他们。愿他们不断成长,不断壮大,[录音空白]
我们以特别的方式祈求神,愿你现在就来到他们心中。愿他们就像在五旬节那天一样,感受到那大风刮过。愿他们生命中每一个松散的东西,现在都被吹走。愿完全的平安,人无法明白的喜乐,能深深地、丰富地降临到他们心中。愿他们今晚欢欢喜喜地离开这里。主啊,求你应允。愿牧师们去到他们当中,给他们施洗,让他们进入团契……
49

[录音空白]……像这样的聚会,当我们在属天之地坐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当我们心里有对方,有基督与我们同在,一起坐在天上……在我看来,这只是洗刷的时候。我觉得此时此刻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底马弟兄要我离开前为会众献上祷告),但我觉得我们只要低头,我们每个人都默默的祷告,为这次的大会,为他所做的一切向神感恩。我们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来感谢神。[录音空白] ……一些东西,而我们只是……

让我们慢慢地唱,“我凭信心仰望”。祷告前,我们先来唱这首歌。非常柔和地唱,“我凭信心仰望”,非常柔和地唱,好的。
我凭信心仰望……(现在,请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