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612 耶和华–以勒

1

我们低头祷告一下。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为有这个荣幸可以聚集在这个教会里而感谢你。我们为这个教会感谢你,感谢它所为之站立的。我们为它的创立者和历代传道人感谢你。天父,我们今晚祈求你从你的爱子主耶稣那里赐给我们一次造访,建立这个聚会,走过历史,不仅在地上的册子上,而且在天上的册子上。愿魂归向基督。愿病人得医治。父啊,从聚会中得荣耀。因为我们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求。阿们!你们请坐。

2

今晚在这帐篷里,天气很热,但我们很高兴能在这里事奉主。我知道,我的妹妹,弟妹,岳母和杰弗逊维尔的一位亲戚来这里了。就在我上来的时候,我儿子告诉了我。我们很高兴今晚有你们来到凯德尔堂。我岳母是我第一任妻子的母亲。大约二十年前或更早的时候,当E.霍华德·卡德走下来,与我们握手时,带我们经过了会堂,是她跟我一起走进门口的。所以,今晚我们很荣幸能在这个日子服侍主。

呐,昨晚我来到你们这里,告诉你们关于博斯沃思博士的事。多年前他在这里举行了几周的布道会。在我出生之前,博斯沃思牧师就在讲道了。昨晚,他躺在那里,喉咙里发出死亡的咯咯声,他妻子几乎疯了……血栓从他的心脏穿过。昨晚,他的妻子到处打电话,最后他们找到了我住的地方,我们来到这里,做了祷告,今晚他起来了,刚才我在电话里跟他交谈了。我告诉他,当我昨晚向教会宣布他生病了并祷告时,我告诉他人们哭了。博斯沃思弟兄肯定是神勇敢的战士。我爱他。那是如同……我想我和博斯沃思弟兄的爱,就像大卫和约拿单。它简直是……我们在基督里是真正真正的弟兄。我告诉他,我希望看到有一天我们能一起来到凯德尔堂。他老了,快一百岁了,但主与他同在,他是个很好的人。
3

呐,今晚有点迟了。约瑟弟兄告诉我,他们还有一些额外的事要做,他们打电话给我有点迟了,我们现在就直接进入聚会。并开始祷告,为聚会恳切祷告。

我想说,今早我有幸听你们这里的一位教师在这大会上讲论,我想大约有三百人参加。今早有三百多人聚集在宾馆楼上的房间里,他们在那里吃早餐;我有幸能在那里,说几句话,听到一个关于地方教会主权的奇妙信息,这绝对是我对此的看法。
4

呐,今晚,我们来就近这经文,这会堂里的人……我们只是刚刚开始;这只是我们的第三个晚上。很遗憾,我们只剩下两个晚上了,但一场聚会应该至少持续十天到两个星期,才能找到聚会的真正价值。

但现在,我们要打开这道,我们能做到的唯一方式就是翻动这书页,只有一位能打开神的道:那就是基督。他从死里复活了,正如我们夜复一夜所见到的,他复活的可见证据。今晚,当我们读他的道时,我们祈求他帮助我们。我的话是人的话;它们就像其他人一样失败了。但这道是神的道,不会失败。它永远不会失败。所以,读他的道对我们来说是个祝福。
在创世记里,今晚我要取出一节经文,是在创世记20章……其实是22章,第7、8节,然后是14节。今晚我有点要离开神医治的教导一会儿,进入一会儿信心的教导。 经上是这样说的:
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我父。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看,火与柴都有了,那作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
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一只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呐,第14节:
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看见。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在他的道上。
5

今晚这个奇妙的主题,要让我们回到创世记里,得到一些上下文。它是建立在亚伯拉罕的生命上的,所有的人都知道,亚伯拉罕是与神立约的人。 应许是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

呐,我在教导中发现一件事 ……或在教会中,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似乎害怕抓住神所说的话。如果神说了它,那它就是真理。它不能是别的只能是真理。这是……创世以前,这道是神所说的。这是写在书上的唯一方式,因为他向他的先知和使徒启示了他的道和计划,他们就把它写在道中。
6

亚伯拉罕,应许是给了他的。这是一个荣耀的应许。在这里,这个老人和儿子上山去,要献上儿子:基督的一幅非常美丽的画面。整本圣经都描绘了基督。当他们上山时,在那里我们发现神以耶和华以勒的名子向亚伯拉罕显现。

呐,神有七个复合的救赎之名,那些救赎的名字是不可分的。你不能把一个和另一个分开。耶和华以勒,主所预备的祭物;耶和华拉法,主,医治者;耶和华玛拿西,大盾牌,小盾牌;等等,七个复合的,救赎的名字。
正如博斯沃思弟兄那天晚上在辩论中所说的,当时主的天使跟我们一起被拍了下来;他问贝斯特博士:“这复合的救赎之名是否适用于耶稣?是或不是?” 这就解决了整个争论。如果他不是耶和华以勒,那他就不是耶和华拉法。如果他是耶和华以勒(主所预备的祭物),他就是耶和华拉法(医治你一切疾病的主),他必须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于是问题就解决了。你不能分开神,把他分成几部分。神是一位。我们不能把神分割成零件。
7

呐,上下文……我们必须回到旧……你们爱旧约吗?我真的很爱它,因为它是旧约的金块。我们把它们挖出来,打磨,看看它们。每一块儿都说到各各他。整个旧约都是将要来的事的影子。我很喜欢去探矿,从旧约中取出金块,来预表新约。甚至在它的简易中,孩子们也明白它的意思。

呐,神,借着拣选,他呼召亚伯拉罕,借着至高的恩典呼召他。神赐给亚伯拉罕的约是完全无条件的。他根本没有为此设立任何条件。神自己与亚伯拉罕立了这约,不是说:“亚伯拉罕,你若做某某事……” 他说:“我已经。” 不是说:“你若有什么事要进去做……” 神定意了要拯救人。
8

呐,在伊甸园里,当神与那人立约的时候,它是:“你若不摸这树……” 人立刻就转过身,违背了他与神的约。人总是违背与神的约。所以,为了确保它不会失败,神自己向亚伯拉罕立了约,并自己起誓他要证实并应验它。

呐,巴不得你能意识到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圣经说:“我们在基督里死了,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 如果你能看到它是如何被庄严地赐给了亚伯拉罕,不需要他做任何事,你知道那就是以同样的方式赐给你的。
9

你听到太多的人说:“伯兰罕弟兄,我昼夜寻求神。” 你再说一遍:没有人寻找神。这很直白,但这是事实。神寻找人,不是人寻求神。在伊甸园里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应该是亚当一犯了罪,就在园子里来回奔跑,喊着:“父啊,父啊,你在哪里?”

但却是神走过那园子,喊着:“亚当,亚当,你在哪里?” 亚当藏起来了。那是他今天的本性。人的本性不是出来承认自己的罪;而是藏在某个东西后面。他们仍在这样做。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 所以,不是你寻求神;是神在寻找你。
今晚我们知道正生活在原子弹的阴影下,而神永恒的震怒和审判的毁灭要倾倒在一个不顺服的世界上,因此就知道我们拥有何等的荣幸!让我们能明白,我们这些被召的人,自己对此从未做过任何事;是神借着至高的恩典为我们成就了这事,我们自己并没有做什么。神借着恩典呼召了我们。
10

注意,亚伯拉罕跟其他人没有两样。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巴比伦被分散之后,他与他父亲下去示拿谷,在迦勒底地吾尔城中住下了,只是个普通人;并且成了一个老人。当神呼召他时,他七十五岁了。

呐,你们一些老人说:“哦,寻求神的医治或神的祝福,” 你说:“我的确有点老了,伯兰罕弟兄。” 对神来说你不会太老。只要你有一颗降服的心,愿意遵行神的旨意,神就会永远接受你,不管你年纪多大,或有多年轻。
呐,这会多么使我们以不止息的爱来爱他,他对我们有多好,我们对他有多不顺服。然而,在我们所有的不可爱中,他先爱了我们,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如果我们单单相信他,他就会赐给我们永生。多么美丽的图画啊!
11

呐,注意,亚伯拉罕只是一个普通人,但神借着拣选,因着至高的恩典,呼召了亚伯拉罕,当时地上有许多年轻人。世上可能有比亚伯拉罕更有能力做这工作的人(按着世人所认为的),但神知道人的心。就是这样。

有时候,我们很奇怪神是怎么用愚拙的事来混乱聪明人的,因为神知道人的心。人通常……
你们这些人们,当你们挑选你们的牧师时,通常会把这样的人塞进去:七英尺高梳着大卷发等等,那种好莱坞式的。有时候,神并不选择那种类型的。你们想要某种的混血儿,他会跟你一起去参加纸牌聚会,参与在游戏中,一个混血儿。人想要混杂,但神却要分离。那就是今天的问题:你不能把世界跟基督混杂。这根本行不通。那就是今天所谓的基督教会的问题:你想要用两个肩膀扛水。神想要分别的。
12

有一次,以色列人选了第一个王,他们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一个七英尺高的大个头和宽肩膀:扫罗! 他成了背道的,成了以色列人的羞辱。神为他自己做了一个选择。神对撒母耳说:“盛一点油在角里,上去耶西的家,我要指给你看我所拣选的是谁。” 当他去到耶西的家时,耶西非常高兴。

他有七个儿子,于是他叫出了一个最大的儿子,长得很漂亮,看上去很英俊。说:“感觉他穿王的袍子会好看,皇冠往他头上一放,是不是一个形象很好的王?”
但当撒母耳拿起角,要出去膏抹他为王时,主说:“别膏那个。我拒绝了它。我没有选择他。” 他带来了另一个,第二大的;神说:“我也没有拣选他。” 于是他带来了第六个人,神还是拒绝了他。撒母耳说:“你还有没有别的儿子?” 听着。 “你还有一个吗?”
他说:“哦,是的,但他只是个老小,又瘦又小,面色光红、不好管的孩子,住在沙漠的后面,是个放羊的。他肯定做不了王。”
他说:“哦,去叫他来。”
13

当小大卫进来时,穿着羊皮大衣,手里拿着小弹弓,牧羊人的杖,圣灵说:“去膏抹他,因为那是我的选择,” 瞧。神做了选择,因为神看人的心。

有时候,我们认为伟大的教会,有伟大的尖塔,里面有百万美元的风琴,那就是神所在的地方。不是总这样;那不是真的。神选择一颗谦卑的心。我不在乎他是不是很穷,只穿着工作服,还是街上的乞丐;如果他谦卑,愿意相信神,神必接受他。就是这样。阿们!
14

亚伯拉罕,只是个普通人,有一天神呼召他,说:“亚伯拉罕,我要选你使你成为多国的父,你要从撒拉生一个孩子。” 呐,撒拉是他的妻子;她六十五岁,比亚伯拉罕年轻十岁,已经过了更年期大约十五年了,是的,比这可能还久。但神说:“亚伯拉罕,无论……” 可能当她还是个女孩的时候,就娶了她,因为她是亚伯拉罕的半个妹妹。他说:“呐……我要借着撒拉给你一个孩子。” 他七十五岁,她六十五岁。

15

圣经说,亚伯拉罕并没有因不信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反倒更坚固,将赞美归给神。你明白了吗?哦,这难道不会让某样东西越过你去,知道那也是我们的神,知道这是他的道,他对你的应许,每个应许都是吗?神说他要生个孩子,所以亚伯拉罕不怕作见证。他走到街上,开始说:“呐,撒拉和我,我们要生一个孩子了。” 我想他们买了扣子和别针等等,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人们说:“亚伯拉罕,老家伙,你是有点儿失去理智了。” 你认为今天医生会对他说什么呢?如果一个男人带他的妻子去到医生的办公室,她六十五岁,他七十五岁,说:“医生,我们要和你做个预约。我们要在家里有一个孩子了。” 他们会想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
就是这样:每个男人,不是没有例外,每个接受神话语的男人或女人都被世人认为是有点愚拙的。因为世人的智慧对神来说是愚拙的,却借着愚拙的讲道取悦神,拯救那些失丧的人。我们多么爱他!
16

注意,亚伯拉罕到处走,七十五岁,白胡子垂下来,肩膀上满是白发,说:“荣耀归于神,我们要有一个孩子了。” 第一个月过后,我能看见他冲到撒拉那里,说:“撒拉,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两样,亚伯拉罕。”
“荣耀归于神,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有的。”
为什么?神这么说了;那就够了。
我能看到街上的批评者说:“亚伯拉罕,那孩子在哪里?”
“无论如何它都会来的。”
“你是不是有点搞错了?你确定吗?你能用科学证明吗?”
“我不需要用科学证明;神那么说了。” 对任何信徒来说,那就是足够的科学。阿们!那有点尖锐,但这是事实。神的道永远地解决了它。神这么说了;那就没问题了。神必做这事。
17

注意,过了不久,神呼召了一次彻底的分别。对世界来说神行一些愚拙的事。看起来神是怎样愚拙地行事的:取了一个老人(我是说对这个世界来说),一个七十五岁的老人和一个六十五岁的女人,要给他们一个孩子。记住,一直到他一百岁,她九十岁了孩子才出生。但亚伯拉罕信心没有变弱,反而一直变强,一直赞美神。因为知道它必须发生,因为神那么说了。

而你说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如果神不行神迹,对你做一件事,“哦,我失去了医治。哦,我想我最好明天晚上再回去。” 亚伯拉罕的后裔!亚伯拉罕的种子持守着神的应许。亚伯拉罕的种子是圣灵,借着基督赐给了外邦人和犹太人。
18

注意,随着日子的流逝,亚伯拉罕变得更强壮了。“嗯,如果这个月,下个月没有发生,赞美神,你将六十五岁零两个月,六十五岁零三个月。” 第一年过去了。 “撒拉,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两样。”
“但赞美神,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有的。不管怎样都会发生的,神那么说了。”
呐,神说:“亚伯拉罕,把你自己从你的亲族同伴中分别出来,来到我要指给你看一块地上,你要作为一个客旅和寄居的在那里。” 那是件很难的事。分别你自己。那就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所在。神不能祝福亚伯拉罕,只要他跟一群不信他所信的应许的人交往。阿们!我希望圣灵把它放在你左边的第五根肋骨下面。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把自己与属世的事联系起来,但神要你把自己与那些事分开。从中出来;远离那些你过去与之周旋的停滞不前的东西。你是因你的行为和所行的事而被认出来的。
19

呐,我不会因罪人的生活方式谴责他们;他们所知道的就是这些。我只是为他们感到难过。我不怪一个罪人出去喝醉了。那是他所拥有的一切乐趣。给他一个别的东西。我不责怪他赌博,去那些地方,夜总会;那就是他所拥有的一切快乐。我不责怪猪在粪堆里吃东西;他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但你们这些自称是基督徒并那样做的人,你们就是我正在对着开火的人。你应该更清楚。

你不想看到一只羊羔跟猪一起吃饭,对吗?那是很奇怪的,猪在那里吃不会奇怪。所以,你的本性在哪里,你就在哪里吃。你的食物取向是什么?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你就相信神,喜欢属天的事。你看到了吗?分开你自己;出来成为客旅和寄居的人。
20

神呼召每个人分别出来,没有一个例外。每个来到基督面前的人,都必须与世界上的事分开。要对神有信心,你不能在人所在的地方四处走动,不能在人群中间,跟行在错误事上的人交往,却还期望有信心。你不能与多马们和他们所有的孩子来往,他们说:“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那样的事了。” 在不知不觉中,那个灵会降在你身上。圣经说,从他们中间出来。分开你自己;要被分开。 “ 主说: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接纳你们。”

问题是,我们有太多的好莱坞讲道,没有足够的老式粗糙的讲道了。我喜欢那种能把你的皮撕下来,带到它所属的地方的老式的东西。太多的安抚式的东西了!我们需要在主耶稣复活的大能中传讲老式的福音(阿们)。那正是今天世人所需要的。彻底的摧毁。
21

注意,他们出去的时候,试验来了。每次一个人真正走出去服侍神,他都要经过试验。神给你一点训练,孩子的训练。圣经说,它并不是很快乐,后来却结出平安的果子。

我爸爸过去常常像那样拿着一条皮带把我带到房子后面,接受一些很好的老式的孩子训练。我们的孩子今天没有得到,真是太糟糕了。问题是,你们这些抽烟,喝鸡尾酒,到处跑着去看电影的母亲们,跑到酒吧里等等,让保姆照顾你们的孩子,而不是像神把他们赐给你的那样在家照顾他们。这就是导致这些东西进来的原因。绝对没错。
难怪你不能有信心。你怎么能与世界上的事联合起来,还能试图与基督联合呢?神要求分别;之后试炼和试验来了。圣经说,如果我们受不了试炼和试验,我们就成了合法的孩子……私生子。圣经称它为“私生子,” 圣经这么称呼他,如果我们不能忍受试炼和试验,就不是神的孩子。
22

一个饥荒来了,亚伯拉罕跑了。后来神向他显现,回来……他又进入应许之地。在那里,他是一个寄居的,为主建造了一座祭坛,敬拜主。当时,他身上还挂着一只小寄生虫;那是他的侄儿罗得,一个不冷不热的信徒。这就是问题……是那种使神的胃里恶心的东西。他说他要从他口中把他们吐出来。一个任性的边界信徒,有足够的敬虔使他觉得恶心:那就是罗得。当牧民开始争吵时,亚伯拉罕说:“呐,我们是弟兄;让我们分开吧,我们中间不想要有任何麻烦。”

罗得去到水源充足的约旦平原,在那里,因为他向所多玛搭帐篷,就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人,背道的人。在他下去的路上……
23

当你开始寻求安逸的花坛时,你就在出去的路上了。我喜欢那首古老的诗:

我必须被带到天国
在安逸的花床上,
而其他人为赢得奖赏而战,
在血海中航行吗?
不,如果我要作王,就必须争战,
主啊,加添我的勇气。
那应该是今晚基督徒的祷告。取世上最容易的路,人们拍拍你的后背……对神来说世上的友谊是仇敌。
所以,罗得往所多玛去,亚伯拉罕完全脱离了一切的寄生虫和悬挂物,神又向他显现了。我喜欢那个。神来到他那里,说:“亚伯拉罕,出来这里一下;我想给你看一件事。” 耶稣说:“你举目;尽你所能地往北看,往南,往东,往西,” 说:“我把这一切都给你了。(阿们。)所以,去走遍这地,你是这地的拥有者;它都是你的。”
24

难怪大卫哭了(昨晚所读的经文):“不可忘记他一切的恩惠。” 嗯,你知道,当你进入神的国之后,有很多的益处伴随着它。当神呼召了你,敲打你的心,把你从世界上的事中分离出来,给你一个小孩子的训练,看你是否会忍耐,给你一点责骂,摇动你,一点点的管教……你们所有的人都经历过它,如果你真的是神的孩子,就得接受一点管教。

然后,神给你施洗,使你进入天国的交通中,这一切都是你的了。阿们!
“亚伯拉罕,试验现在结束了;出去四处走走;这一切都属于你。” 多么美丽的胜者图画!阿们!得胜者继承所有的事物。你知道,人们……我看不出作为基督徒你们出了什么问题了,你不去走走,看看你拥有的是什么。你知道,如果你愿意去……
25

如果我继承了房子,我肯定要先把一切都看明白之后搬进去。我想看看属于我的都是什么。我要看我拥有什么。当我借着耶稣基督的义成了神国的继承人,受洗归入神永恒祝福的大拱廊时,我喜欢四处走走,看看我拥有的是什么(阿们!),看看架子上,看看这是什么。就是这样:圣经中的每个应许都属于每个信徒。不要站着不动,让什么人把你推到一个角落,给你一点冰冷的土豆,告诉你别动。你们不要听那些东西。神的应许就是现在。而不是把你推到千禧年的某个地方……圣经说:“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子。” 我们将要是什么,我们现在就是什么—现在时。

如果有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高,一个看起来像这样的祝福,嗯,我要拿一个梯子,爬上去,不管怎样都要看一看。我喜欢四处观看。这都是你的,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你的。
当一个基督徒得救了,神赐给他一本支票簿,底下写着耶稣在血里的签名。每一个救赎的祝福都属于信徒;填满,寄到总部;注意会发生什么事。他有责任看顾他的道。今晚,我挑战任何生病的人或罪人,把你的名字或你想要的东西写在一张支票上,奉耶稣的名,一次寄到天上。不要怀疑。出纳员就在那里,因为存款是借着主耶稣的血放在各各他的。
26

是的,亚伯拉罕可以环顾四周。这溪流是他的;那泉源是他的;这山是他的。亚伯拉罕可以环顾四周,看看他拥有什么。为什么你今晚不呢?如果你病了,为什么你不翻查这里的拱廊,看看他是不是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如果你们都掉在垃圾场里(我们这么称呼它,街头表达方式),“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被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所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所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所有这些祝福都属于你。它们是你的,是你的个人财产。基督受死是为了这个。

但你却看症状。哦,如果你没有得医治,你说:“哦,看看我的手臂。昨晚我接受了它,但今早没有区别。哦,你知道我昨晚有胃病,今早我注意到我还是有胃病。” 你这样是不可能好的。症状……
27

你知道,有一次,一个人,我所知道的有最严重症状的是约拿。在下去尼尼微的路上,他退后了。转去了他施,到那里,陷入了麻烦。当你退后时,要当心;麻烦就在路上了。海就发怒;这个传道人想要走错误的路,走简易的路……今晚你们有多少传道人想要走简易的路,试图把神的医治放在别的地方,赞美神,天使服侍,圣灵,神的灵等等,想要把它放在后面的某个地方。你最好回来,弟兄,你要去尼尼微。有朝一日要遇到发怒的海水……

他们拿住了约拿,把他的手,他的脚绑在后面,扔到了海里。神预备了一条大鱼,吞下了他。当一条鱼吃东西的时候,任何人都知道。喂你的金鱼时。当它游过水面进食猎物后,就下到了水底,把游泳的(鳍)安放在水底。我不知道尼尼微周围的海有多少英寻深。但约拿退后了,在大鱼的肚腹中,手被绑在身后,在暴风雨的海上,在大鱼的肚腹里的呕吐物中:说到症状,他才是有症状的。如果他朝这边看,那是鲸鱼的肚腹。他看向那边,那是鲸鱼的肚腹。他看的到处都是鲸鱼的肚腹。呐,你的状况可不是那么糟糕的。但约拿怎么说呢?他说:“它们是虚空的谎言。我不会相信它们中的任何一个。” 他说:“主啊,我要再一次仰望你的圣殿。” 他没有看大鱼的肚腹;他正在仰望圣殿。
不要看你的症状;看看应许。不管你生病有多糟糕,要看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给出的应许。神那么说了。
28

如果约拿……他之所以能在那里建立起他的信心,是因为当所罗门奉献圣殿时,他做了这个祷告:“主啊,无论你的子民在何时有麻烦,他们仰望这个圣地并且祷告。求你从天上垂听。” 约拿……在鲸鱼的肚腹里,倒退了,暴风的海洋中,手脚被捆绑,躺在呕吐物中,脖子上绕满了海草。却可以仰望一座圣殿,一个后来背道的人,名叫所罗门,为孩子们的拯救做了一个祷告。你坐在神的家中,在属天的基督耶稣里面,人们一直在得着医治,就更应该从你的症状中挪开视线,不用再仰望人手所造的殿,而是仰望天堂本身。基督坐在那里神的右手边,神用自己的血为你所承认的代求。你更该说:“他们是虚无的谎言。我根本不相信。” 仰望天堂。取决于你在看什么。如果你仍然看着你的手,你就永远不会好转。如果你仰望神的应许,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耶稣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坐在神的右边,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为之而死的任何救赎的祝福,他都在那里做它的大祭司。阿们!那应该会使卫理公会的人叫喊起来的。确定的。它是古老的宗教,通过各种熔炉的试验,萃取过……用各种水试验过,但它仍在燃烧。是的。
29

亚伯拉罕拥有这一切。他是这一切的继承人;作为亚伯拉罕的后裔,你是这一切的继承人。神借着至高的恩典呼召你,就像他呼召亚伯拉罕一样。今晚,你宣称自己拥有圣灵的洗,你必须向自己死去,才能从圣灵重生,成为一个信徒。你在基督里死了,你取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承受了每一个应许。阿们!不要害怕;“阿们”不会伤害你。阿们的意思是“就这样吧”,我不是在“阿们”自己,但我相信它。没错。

每一个应许对信徒都是真实的,要信靠神全部的道,像亚伯拉罕那样看待那些事。圣经说亚伯拉罕称那些没有的,如同是有的。他从没有因不信而对神起疑惑。 罗马书4章说,他从未考虑过自己的身体。那时他自己的身体已死,已经一百岁了,撒拉的子宫也死了,他称那些没有的,好像是有的,完全相信,做出应许的那位有能力持守它。
今晚你怎么样呢?你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同一个应许的继承人。如果你有亚伯拉罕所拥有的信心,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你就一定拥有同样的信心,否则你就不可能是亚伯拉罕的种子。阿们!那是很严肃的。对于我们的一些宠物神学来说有点严厉。
30

但我妈妈……我猜她今晚就在这里。我们小的时候很穷,妈妈常告诉我的……你知道,我们必须在烤盘里从肉皮里熬出油,来抹玉米饼。每个星期六晚上,我们有一个大的旧雪松木盆。大约有八个伯兰罕,所有的小家伙都排好队,每个星期六晚上都在这个老浴缸里洗澡。用热水壶稍微加一点儿热水。每个人都去洗个澡,在冬天的时候,喝一大份的蓖麻油。我对那些东西太恶心了,我受不了。我走到妈妈那里,捂着嘴,捂着鼻子。我说:“妈妈,我实在受不了它;它使我恶心。”

她说:“站着别动。如果它不使你恶心,对你就没有益处。”
今晚我对这件事也是这样说的:如果它不使你恶心,可能对你就没有益处。它可能搅动你,让你的属灵美食学正确地运行,接受道和全能神的应许。他赐下了它。那就是你必须来到他那里的方式。
31

亚伯拉罕信神,说:“主啊,我怎么知道这些事要发生呢?”

耶稣说:“亚伯拉罕,出来;我要指给你看。” 他说:“首先……” 他说:“看沙子。” 他说:“你的后裔必像地上的沙土。你能数过来吗?”
“不能。”
他说:“仰望天空,另一个地方。” 他说:“你的后裔必像天上的星一样数不清。” 瞧,从沙土到星辰:说到复活。你看到了吗?属灵的头脑应该快点明白:“从沙土到星辰。” 万有的首领是晨星,是最明亮,一万个中最美的,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晨星,是救赎者,是至亲救赎者。他何等可爱!
他说:“来吧,亚伯拉罕,我告诉你我要怎么做。” 他说…… 他去取了一只母牛,一只母山羊,一只公山羊,一只斑鸠,一只鸽子。又把母牛,母山羊和公羊切开。但他没有把斑鸠和鸽子分开。他把它们放在一起。
我们必须找个时间讲讲这点。让我在这里给你看一些东西。我是个类型学家。我爱那些预表和影子。瞧。他有五个不同的种类:J-E-S-U-S是所说的,献上的祭物。其中三个被切成碎片,J-E-S;另一个(U-S)没有分开:J耶和华的人,E蒙拣选的人,S救恩,拯救U-S,US我们,是不可分的。永生神的整个教会,不管宗派的障碍,不是分开的。他们是心里合一的。我不在乎它们是什么。他们没有分开。J-E-S-U-S。耶和华拣选的,救恩,拯救我们(U-S)。你明白了吗?他拣选的那位,通过以撒预示了那位伟大者基督的再来。
32

那么注意……呐,你们阿民念主义的教师们,我的弟兄们,我不是有意要把这点硬塞进来的。我要你们仔细地观察这事,告诉你们这不是出于行为;是借着恩典,借着拣选,借着预知。是神做拯救。你跟它毫无关系。“不在乎那定意的或那奔跑的,乃是在乎发怜悯的神。”

注意,“亚伯拉罕,上到山上来。呐,你已经看着赶开那些鸟儿……(他把鸟儿聚集在一起),说:”你已经看守了没让飞鸟来吃动物尸体,太阳正要下山。“ 圣经说:”亚伯拉罕沉沉地睡了。“
“呐,亚伯拉罕,你跟它没有任何关系。我要把你关在外面,告诉你这不是你能做什么或你想要什么。是我在做这事。我在施行拯救。” 一开始就救了他,告诉他说到他年老的时候神必去他那里。他必救他的后裔。神借着至高的恩典成就了这事。
所以,你害怕什么呢?那就是教会的问题所在。你害怕。不要害怕:如果神支持你,谁能反对你呢?别再害怕了。接受他的道。让你里面的圣灵活出来生命。它太软弱了。让它醒来意识到你所生活的那个时候和你所生活的那个时辰。留意他。
33

亚伯拉罕,他让亚伯拉罕沉睡,向亚伯拉罕显明:“你不在画面中了。” 那么,当他那样做时(亚伯拉罕睡着了),就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大黑暗,这意味着死亡。每个必死的人都必须去到那个地方:死亡。死后,有一个冒烟的窑,阴间,每个罪人都该去的地方。他在这里所描画的是什么呢?各各他,耶稣。后来,他显明……在那之后,有一点光。神是光。那光走过了每一个祭物之间,立了神的约。那是东方的风俗。

呐,今天,当你和我立约时,我们彼此下去,我说:“弟兄,你愿意做某某事吗?”
“是的,伯兰罕弟兄,我愿意。”
好,握个手。这就是我们立约的方式。
去到日本,他们在那里怎么立约呢,彼此交谈一下它,然后他们有一个装满盐的小罐子。他们站起来,互相撒盐。那是立约,立一个盐约。
34

在东方,在亚伯拉罕的日子,他们立约的方式是,他们取一只动物,杀了它,把它一分为二,就像你看到亚伯拉罕为神的约而做的。他们把那约一分为二。他们把协议写下来,然后拿着撕开了,一人拿着一片,另一个人拿着另一片。他们在这尸体上面起了誓:如果他们违背了这约,就当照着这动物的下场。何等的誓言!这约能应验的唯一方式,就是让两个人都拿自己的那张纸,它们必须吻合在一起,完全一样,这证实了誓言。

呐,神在做什么?他向亚伯拉罕显明他将是多国之父;经由以撒出来基督。在各各他,父神耶和华,把他自己的儿子带到各各他,把世上的罪和疾病放在他身上,把他撕碎,把身体带到荣耀里,为教会差遣圣灵下来。当复活临到时,在耶稣基督里的同一个圣灵,做耶稣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必须与教会,立约的教会同在;因为,当他们走到一起时,耶稣所行的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奇事,就必须与基督的身体作参照,才能造出新妇。阿们!
35

有了神的约。耶稣里面的生命被撕裂下来,差回了教会。那在基督里的生命,在你里面……那么耶稣,他的道说他从死里复活了—今晚就活在我们中间,行他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阿们!

我很高兴知道了这点。耶稣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要求的,我就赐给你们。” 没错。“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他说。那是他给他教会的永恒的应许。“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们要行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何等的应许。太好了。
36

当亚伯拉罕九十九岁时,神把他带出去。亚伯拉罕老了。生命的泉源在他里面死去了。任何男人女人都知道我在说什么。撒拉,一个老妇人,亚伯拉罕,一个老男人,而他信任并等候这个应许的应验。之后,发生了什么事?神带他出去,以另一个名向他显现,以全能神的名:创世记17章。

他以全能神的名向他显现。在希伯来语中,它是伊勒沙代,确切的意思是“女人的乳房”。他说:“亚伯拉罕,我现在作为乳养的那位向你们显现。我是母亲。你老了;你的力气都没了,但我是乳养的神。” 换句话说,你的力量消失了,但我是那位再次乳养你恢复你力量的。
全能的神,如果他对亚伯拉罕是那样的话,对亚伯拉罕的种子他必须也那样。因为是同样的应许,不管你病得多厉害,不管你远离了多少,要持守神永恒的应许,就能再次恢复你的生命。无论你在罪中有多远,你有多黑暗,你可能是个街上的妓女,但同样的应许对你也是一样的,只要你敢抓住神。
37

呐,记住,他从未说:“我是一只乳房。” 被乳养:新约和旧约的两个乳房,“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如果一个婴孩生病,烦躁,它的健康快要没有了,母亲就把它抱起来,放到她的乳房边,开始拍拍它,给它唱歌。婴儿就从母亲那里汲取力量。它吃奶的时候一直是满足的。它就不在意症状了;只要它在母亲的怀里,从母亲的乳房吃奶,就满足了。

亚伯拉罕的每个后裔,不管你的问题是什么—如果要求救恩,就抓住;如果是要求医治,就抓住;躺在那里靠在神的胸膛上,哺乳,直到你的力量恢复,你就满足了,神借着他神圣的应许,借着他哺乳的胸脯,给他相信的儿女,把他的生命倾倒在你里面。哦,我们何等爱他。
我们只能明晚继续讲了。现在要讲完这点就会太迟了。明天晚上,我们再重拾话题。
38

朋友们,今晚他对你意味着什么呢?这一切要去到哪里呢?这些年过去了,这都有什么意义呢?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然而,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应许了要在我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并要行他所行的同样的事。这是神彰显出来的道。你已经接受了他。证明了。今夜他就在这里,可见,运行,行事,运行迹象,奇事,神迹,就在这讲台上,你们站着看着它,圣经就在后面做它的支持。难道你不爱他吗?对于一个贫穷,困乏,有罪的,疲乏的人来说,他们为这世上的事烦恼,一旦认识到神就在附近,这是何等奇妙的解脱。

39

前段时间,我在山上观看一只母鹰把幼鹰们带到草场上。我正在放牧牛群,所以我就拿起望远镜,看着这只老鹰妈妈,它飞过来,带着小鹰,把小鹰放在草地上。小家伙们开始跳跃,拔草,举行一场五旬节复兴会。它们从旧的,令人不愉快的(对不起)……里出来,旧的发臭的鹰巢,也许你就是从那里来的,某个酒吧间或某个夜总会,世界的恶臭。 当你登上这救恩的地毯;看看你走路多么轻快,感觉真的很好。

那些小鹰真是无忧无虑。真正的信徒就是这样的。没有东西能伤害他。他知道神锚定了他在天上;就是这样。耶稣爱他,呼召了他,将圣灵赐给他。他是自由的。
40

那天晚上我醒来,在我的心里有了这么一篇布道,我几乎承受不了。只有一个人我可以对着传讲,那就是我妻子。我向她讲道,直到她睡着了,是关于基督徒的安息的。“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不用再过度劳累,不再担心。

我纳闷:那些小鹰,是什么使它们如此自由呢?那个老母亲,当她一松开它们,就径直回到了她所能找到的最高的岩石上。她坐在那里。我把望远镜对准她,她站在那里,拍打着那双大翅膀,四处观看,头抬着。我想知道她在做什么。我就开始研究鹰的习性。母鹰在观察土狼或任何想要搅扰那些小婴孩的东西。她能感觉到暴风雨,不管是从哪里来的,任何地方的麻烦;她在高处。她的眼睛可以刺透几英里。她正在看顾着那些小家伙。
我说:“难怪他们无忧无虑。” 我说:“每个从世上被带出来,披着这轻省的,仁爱的毯子的人,也是这样……” 不管试炼是怎样的;你仍安息在基督里,无忧无虑地走来走去;我们伟大的母亲,乳养的那位,已经爬上了荣耀的城墙,坐在神的右边。
正如霍华德·凯德尔常唱的,“他的眼睛看顾麻雀,我知道他在看顾着我。” 没错。不管有什么能临到,神都知道这一切。今晚他在荣耀中,注视着他的教会。你可以无忧无虑。
41

过了一会儿,暴风雨来了,那些北风来得很快。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那只老鹰妈妈发出了巨大的尖叫声,它冲到那个地方,伸出翅膀,发出尖叫声,地上的每只小鹰都飞快地冲向它。把他的小脚扎进她的翅膀上,像这样把他的喙叼在羽毛上;那只老鹰妈妈把它们举起来,那风以每小时大约六十英里的速度从峡谷降下来。她刺入那风,直奔磐石的缝隙。

我放下望远镜,把我的马拴好,在山上叫喊。我说:“哦,神啊,要无忧无虑。” 我们在乎什么?我们还在乎世人说什么,他们怎么称呼我们。如果你想说“狂热者”,让他们那样说去吧。我相信神的道。在我里面有东西,不是我自己,而是在我里面的东西,告诉我那是真理。我在每一次试炼中都看见他。后来我知道,有一天,当暴风雨来临时,他会降下来,展开翅膀,发出尖叫声。所有的小鹰都会抓住万古磐石,有朝一日我们要飞到那边的院子里—安全。
42

有一次,某天晚上一个黑人在南方参加了一场聚会,他们在那里拉手风琴,唱着古老的赞美诗。如果你是南方人,你知道我在讲什么,那些奴隶们他们过去在老种植园如何会面,唱歌,举行大的歌唱聚会。接下来发生的第一件事……去过那里之后的一天早上;老黑人得救了。他去告诉其他所有的奴隶;他说:“我现在自由了。我已经得救了。”

后来,老板听见了说:“摩斯,你说什么?”
他说:“老板,我说我自由了。”
他说:“你自由了,是吗?” 他说:“到我办公室来一会儿;你让其他人去干活吧,我要见你。”
他进去,坐在办公室里,等到老板进来。走到后面……那奴隶主走到桌子后面,说:“摩斯,我听到你说你自由了,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老板,我自由了。” 他说:“我曾是个罪人,昨晚基督使我脱离了罪和死亡的律。” 他说:“老板,今早我是个基督徒了。”
他说:“摩斯,你是认真的吗?”
他说:“是的。”
他说:“摩斯,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说:“我想去告诉我所有的弟兄。”
他说:“摩斯,如果基督使你得自由了,那我就下去签署宣告,释放你去传福音。” 那天早上,他签了约,把老黑人释放了。过了多年,他一直是神忠心的仆人。
43

在临死的时候,他的许多白人弟兄来看望他。当他们来的时候,他陷入了昏迷中。过了一会儿,他醒过来了,环顾四周,说:“我还在这里吗?”

他们说:“是的,摩斯。”
他说:“哦,我去了天堂。”
他们说:“摩斯,天堂看起来怎么样?”
他说:“我告诉你,弟兄们,我刚进那门。” 他说:“有一位天使到我这里来。” 他说:“我往对面看,看见了耶稣。” 他说:“天使上来,说:’摩斯,过来这里拿你的冠冕和袍子。’”
他说:“不要跟我谈什么冠冕和袍子,我一个也不要。” 他说:“只要让我站着看他一千年。” 我想那是今晚我们所有人的感觉。让我见耶稣。
凯德姐妹今晚应该活着,现在站在这里为我们唱:“当我到达那地……在那岸边上……在远方的地上,我想要见耶稣,你难道不愿意吗? ” 我相信那是每个基督徒心里的饥渴:“我想要见耶稣。”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风琴师,如果她愿意的话,就弹一小会儿……。
44

我想知道,你们今晚低着头,意识到你们是属于永恒的人,知道这可能是你们每个人有幸坐在你们座位上的最后一个晚上。你知道,在教会的漫长历史中,有很多人听过凯德尔弟兄,林肯弟兄,其他许多伟大的勇士,福特博士,博斯沃思博士,吉普赛史密斯的有力的讲道。巴不得他们能回来,坐在你今晚所坐的同一个座位上,也许,他们的确曾坐在这地方,那会有多大的不同。

你真的想见他吗?你爱他,你知道你爱他,而你从未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你相信神垂听我的祷告,想要我为你祷告,你知道你任性,远离神。 你愿意举手吗?除了我自己,没有人在看,如果你愿意,你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想认识作为我救主的耶稣。” 你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在我右边的。在后面有人吗?主祝福你。好的。有没有一个背道的人愿意举起你的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 神祝福你。我肯定会的,姐妹。呐,那很好。有人没有圣灵,愿意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想要成为亚伯拉罕的种子。” 神祝福你。许多人举起手来了。
45

天父,你知道这些人的境况。现在我祈求你怜悯并应允他们……愿他们此时降服的意愿从你身上给他们带来恩典。所有这些举手的罪人,都得救了,背道的人被带回到了基督那里。凡寻求圣灵的人,愿他们此时接受他。父啊,求你应允。借着基督,我们祈求。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我想问教会一些事。呐,朋友们,在医治聚会后,我要你们举手的人上来这里,站在祭坛周围,跟一些牧师一起祷告,他们要来为你们祷告;去某个地方找到自己的好教会之家。你的周围有很多好的教会。在某处找到它,只要它传讲主耶稣的福音和神的医治。
46

呐,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你愿意见他吗?这里有多少人低着头,举起了手,说:“我想见耶稣。我只想见他。” 神祝福你。你们所有的手都举起来了,几乎百分之百。我们能看见他吗?他说你可以。

我看见一个人……一个小男孩坐在这里,通过手指对哑巴说话。哦,我祈求神今晚以某种方式医治他们。
47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站在一个教堂里,一个黑人女孩出了车祸,切断了听觉和说话的神经,她的身体侧面瘫痪了。她去到我面前,甚至都无法发牢骚。我看见非洲的田野在她身后。我说:“天父,这个可怜的埃塞俄比亚女孩,她的神经或别的东西短了一英寸,它被车祸割断了……” 我不会随便说一英寸,它是被切断了。她永远不能……医生把它夹住了。她右侧根本不可能说话或听见,或有任何感觉。

当为她祷告,按手在她身上时,神的恩典赐给了她,她尖叫:“哦,妈妈,看看这里……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我祈求今晚坐在这里的这些哑巴能得着医治。当这孩子对你们说话时,我亲爱的朋友,在世界上你与自己那部分隔绝了。但在那个世界有某人与你同在;那是耶稣。他知道你的心。
48

天父,我所能说的一切话,跟你说的一个字相比较都没有任何意义。今晚我祈求你应允,此刻使这些人能看见这信息不是徒然的,这聚会也不是徒然的;你确实从死里复活了。主啊,你应许了我们,你要在每个时代向我们显现,彰显你自己,行你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神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应允这事给人们。借着耶稣的名,我们祈求,我们谦卑地将自己交在你面前。阿们!

请原谅我。有一天,这一切都将结束了。朋友,你只有一次机会服侍神,就是现在。
49

呐,这是我的论点:这里有多少人相信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要成为一个基督徒,你必须相信那个。但记住,今晚三分之二的世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从未听过耶稣的名。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你们知道世上的许多宗教人数远远超过了基督教吗?你知道穆罕默德教人数几乎是基督教,佛教和许多这些主义和拜偶像的一倍吗?但我对他们来说是正确的,我在那里接受挑战,我从未见过一次我们的主耶稣没有来拯救并彰显自己。读那些书上的文章;没有时间谈论这点了。

但这是我说的:呐,耶稣不可能以肉身来到这里。因为,当他以肉身到来时,那将是基督的第二次再来:每只眼睛都要看见他,万膝都要跪拜,万口都要承认。但他的圣灵,在圣经中被称为安慰者,要来行他所行的同样的事:因为那是基督在圣灵里。基督说:“我从神而来。我到神那里去。再过不多的时候,世人(就是人们)就不再看见我了(属世的秩序)。然而,你们要看见我(那是教会),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甚至在你们里面。” 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呐,这是给新来的人的。
50

呐,新来的,在祷告聚会前仔细听。我要你们专注一会儿。我知道天很热,我讲了很长时间;但我想把信心带给人们。所以,这……我来这里不是要被看见或被听见。我在这里代表一件事:耶稣基督可以赐给你们每个人永生,医治你们的身体。它是你的。圣经应许了它。除了传讲神在这里所讲的道,我什么也不负责。

呐,对我来说,这要么是对的,要么是错的。如果是错的,我就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如果神的应许不真实,那他就不是神。如果他不是从死里复活的,今晚跟他过去一样,他就不是神:他是历史的神,不是复活的神。他就像穆罕默德,佛陀,孔子或其他任何人一样是个死人。
51

但注意,神应许了他要在教会中彰显自己。呐,让我们看看他在地上时做了什么。呐,这是给新来的人的。当他在地上时,让我们看看他当时做了什么。我们看看他现在所做的。当他在地上时,他声称是医治者吗?不,先生。他是个传道人。主膏抹他来传福音。他这么说了。对不对?呐,他说他是个医治者吗?他说他不是医治者。他说:“不是我做这些事。是住在我里面的我的父。他在做事。” 他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说(听着,耶稣自己的话,他不能说谎,还依旧是神。),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到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

你相信那是真理吗?他离开了一大群生病,受痛苦的人。他被质问了。一个男人在安息日收拾他的床。他医治了一个有一些小毛病的人;却留下了瘸腿的、残废的,瞎眼的,枯干的。但他说:“是父指示了他要去哪里。” 他作了一切事,像父一样……
52

看拉撒路的复活。他离开了那家,走远了。 他们就差人去找他,他并没有去。再次差人找他,他还没有去。过了一阵子,当他看到神在异象中告诉他的合适的日子,将要发生的事,他:“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

他们说:“他病好了。”
他说:“他死了。是为了你们的缘故,我很高兴我没有在那里。” 因为他们会求他为他祷告。但他说:“我去叫醒他。” 当他到了坟墓前,听听他所说的话:“父啊,我感谢你,你常听我的祷告,但为那些站在我旁边的人我要说。’拉撒路,出来。’” 一个死了四天的人,站了起来,又活了。耶稣借着异象看见了它。
53

呐,当他在地上时……让我们选两类人……三类人: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当他在传道,为病人祷告时,有一个叫腓力的犹太人得救了。腓力去找他的朋友拿但业,在山后面几英里远的地方。他找到了他;他在树下祷告。他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他站了起来,一个坚定的希伯来人,说:“呐,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他说:“你来看。” 那是最好的方式。 “你来看,你自己来看。”
所以,也许在路上,腓力说:“呐,不要批评;只要走上去,要诚实并有开放的心。”
所以,当他到了耶稣为病人祷告的地方时,他就进了耶稣所在的队列。耶稣看着他,说:“看哪(看,尊重,敬仰),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嗯,他说:“等一下。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你并不知道我是个批评者,不信者,还是什么。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哦,”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怎么看到四十英里远的他的?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那是犹太人所说的,那是一个迹象,表明他是弥赛亚。
54

呐,那些伟大,僵硬的教会,正统的教会,他们尽可能的圣洁,精确,他们站在那里。他们是怎么说他的呢?他们说:“他是个算命的。他是别西卜,是魔鬼的头。”

耶稣说了什么?他说:“呐,你可以对我这样说,我赦免你。但当圣灵,安慰者,奉我的名行同样的事,如果你说一句话干犯的话,在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 他预言了,当圣灵来时,他会做他所行的同样的事。
55

井边的妇人,耶稣对她说话。她是个撒玛利亚人。他知道鱼在哪里,它嘴里有硬币。他看出人的意念。

有一次,一个妇人走进人群中,摸了耶稣的衣裳,跑出去,坐下,或站起来,不管她在哪里。她说:“如果我能摸到那个圣人,我就会得医治。” 她得了血漏很多年了。医生对她没有效果。她的信心是她能摸到那人。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他感觉不到。呐,如果它在我的大衣上或你的大衣上,你就感觉不到。过去那些巴勒斯坦人的衣裳很厚重,在内衣外面……于是她出去了,她摸到了耶稣,她满足了。
呐,瞧,他停住了。他转过身,说:“谁摸我?” 呐,他不知道,否则他不会问这个问题。他说:“谁摸我?”
嗯,大家都否认。她否认了它。他说:“是的,但是……”
彼得说:“哦,主啊,整群人都在摸你。大家都在摸你。” 那就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你做的触摸是错误的触摸。
他说:“大家都在摸你。为什么你说:’谁摸我?’”
他说:“但我觉得我变虚弱了。” 有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他继续四处观看,直到找到了那个小妇人。耶稣看着她,说:“你的信心救了你。” 她的血漏止住了。因此她的信心触摸了他,她就得了医治。
56

他知道人们的意念,知道腓力和拿但业在哪里,知道嘴里有硬币的鱼,但他并不知道万事。作为一位先知,只做父所指示的。

呐,今晚你能摸到他吗?如果他今晚还活着,为什么你不能摸到他呢?圣经说你可以。圣经说:“他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 他在地上有他的代表。
呐,他不在这里,但他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葡萄树不结果子;枝子结果子。他洁净葡萄树,使葡萄结出果子。哦,我们把自己交托给圣灵。你为你的疾病顺服他。我要为他的灵而顺服他,注意他是否做同样的事。他活着,不是死的,不是某个历史的神;他是一位永生的神。
57

看,妇人出来,坐在井边。她是个坏女人,妓女。耶稣说:“请你给我水喝。”

“嗯,” 她说:“你们犹太人问我们撒玛利亚人那样的事是不合宜的。我们没有来往。” 就像一个白人和一个黑人妇女……说:“我们没有来往。”
他说:“但你若知道跟你说话的是谁,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 呐,他在做什么?接触她的灵。呐,这是耶稣在地上时,他在肉身里,应许借着他属灵的身体做同样的事。耶稣说:“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要给你水……或者,给你的水是你不需要来这里打的。”
她说:“井很深,你又没有打水的器具。”
他说:“我所赐的水是一口泉水,从里面涌出来。”
她说:“哦,我们在这座山上敬拜。你们留在耶路撒冷。”
耶稣……谈话继续,直到耶稣抓住了她的灵。父差遣了他去到那里,因为他本是在去耶利哥的路上。耶路撒冷在这里;耶利哥在这里,他去了撒玛利亚。圣经说:“他有需要。” 为什么?父告诉他去那里。他坐下。
这就是为什么我今晚在这里。父告诉我要来印第安纳波利斯。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的需要。但他知道。
58

呐,妇人继续跟他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对她说……他发现了她的问题。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你有五个。”
哦,她看着他。现在听着,妇人看着耶稣,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 呐,听听这个,你们教会成员,传道人。她说:“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 你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吗?犹太人的弥赛亚。她说:“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一切的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呐,那是给犹太人,给撒玛利亚人和给外邦人的同一个迹象,耶稣是弥赛亚。呐,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必须做同样的事。他借着他在各各他的死赎回了你的医治。他在你们中间的神迹奇事中彰显自己,使你们仰望各各他,相信他为你们成就的事。愿神今晚应允你,是我的祷告。
59

男孩子们,发的什么祷告卡? S的?好的。今天已经分发了祷告卡S,谁有祷告卡S1?你愿意举手吗? S-1?四只手举起了,不可能是你们所有的人。S-1?看看你的祷告卡;这是一张小卡片。它的背面有一张照片,还有……在它的前面。在它的背面,有一个S和一个数字1。谁有那张卡?你愿意举手吗?女士,你的是S1号吗?过来这里。

S2,你愿意举手吗?谁有S-2?比利,你确定那是对的吗? S的? S-2,谁有?你愿意举手吗?看看一些……可能是某个聋子。这里坐在担架上的人等等。看看周围。可能是一些起不来的人。是这人吗……?先生,你有祷告卡吗?嗯嗯。你不是必须要有一张卡才能得医治,但我只是……S-2?好的。
3号? 4号?没错,赶快举手。5号,6,7,8,9,10。让那些站起来的人,先上来,如果我们能看到他们的话:S-1到S-10。小伙子们在会堂里分发卡片。任何想要它们的人都能得到它们。我们进来,叫出来几个人,开始祷告。但记住,这只是让某些人上台来,好让圣灵运行。好的。
60

呐,会堂里有多少人……我想要你们这样做。如果这里有批评者……呐请听我说;这是律法:如果这里有批评者,宁可不要留在这里。因为我对批评者所发生的事不负责任。有许多人去了精神病院,一些人瘫痪了,等等。所以,我对批评者不负责任。你们都知道,曾在聚会中有某个人来了,要给我施催眠术。他们雇了他。他来那里催眠我,一群人,他坐在那里。我一直感觉到一个奇怪的灵,就朝外看,看到他在哪里。圣灵说:“你这魔鬼的孩子,你既做了这事,他们必把你从这里抬出去。” 他已经瘫痪了两年了。所以,朋友们,我们现在不是在玩教会。你不相信那个;你观察一会儿,就会知道。耶稣基督是活的,(瞧),不是死的,而是活的。

61

好的,我叫出来了多少?十个?让我们再试多五个。我所开始的……停在……S中的10、11、12、13、14、15:S-10,11、12、13、14、15;看看有多少人过来。

呐,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你们真的相信耶稣基督今晚还活着,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想要得医治吗?你们没有祷告卡的,请举手,这样我就能大致知道你们在哪里了。好的。
呐,你愿意这样做吗?如果你愿意……听着,朋友们,我可以下去那里,按手在你身上;我们可以下去,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那没问题。我一点也不反对那个。但如果你仰望各各他完成的工作……摩西,当他举起来……那铜蛇是基督的预表吗?你们圣经学者都知道这点。铜蛇不能为任何人祷告。他们只是仰望铜蛇就活了。对不对?呐,如果那铜蛇是个预表,在一个影子里产生神的医治,是基督的预表,那么这原型,今晚耶稣在祭坛上的血,更能做什么呢?
仰望而活,我的弟兄,而活。
现在仰望耶稣而活。
它被记录在他的道中。哈利路亚!
只要我们仰望而活。
62

今晚我不是做为一个骗子来到这里的。我本该在家里和我妻子和孩子们一起。我宁愿那样做,安然面对神,也不愿在这里做一个骗子。我在这里想要告诉你耶稣为你而死的果效。对这点要有信心,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儿女,你就会对这已经完成的事有信心。

呐,保罗,他们都排好队了吗?呐,如果这条队列结束了……呐,记住,如果圣灵会这样做,它将使我非常虚弱。如果他没有,那么我们要做什么呢,过几分钟我们就会叫出一群人来,为这些人祷告。如果圣灵不来膏抹,如果他不来,我们要带领人们经过,为他们祷告,两三百人,只要按手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祷告,如果圣灵不来。如果它来了,它就会让我停住。呐,有几个人,我的儿子比利·保罗,这些录音的男孩坐在会众中,在乐池里,伍德弟兄,博兹弟兄。许多人站着观看。
63

这是一个潜意识。你说:“潜意识?” 绝对是的。看看先知们等等,看它是不是潜意识。当然是的。当然。它在另一个世界。

但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信徒们和不信者。如果耶稣基督今晚在这个讲台上,在贫穷谦卑的肉身中彰显自己……我们愿意做什么呢?降伏你自己。这是一个恩赐。神应许了吗?他说什么先放在了教会里?这是教会的恩赐:首先是使徒。对不对?对吗,传道人?什么是使徒?为什么你想要被称为宣教士呢?那是使徒,同样的字,“一个奉差遣的。” 对不对?使徒是“宣教士”。
64

首先在教会里的是宣教士,之后是先知(对吗?),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对不对?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完全……在一个地方教会里,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有九种属灵的恩赐,是说方言的恩赐,翻方言的恩赐和预言的恩赐。呐,预言的恩赐和先知的恩赐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预言的恩赐在教会里,是恩赐本身。而先知生来就是先知。摩西出生时是个先知。耶稣从创世以先就是神的儿子。耶利米:神告诉他,说:“你还没有被造在母腹里之前,我就分别你为圣,使你成为列国的先知。”

施洗约翰是先知,一个在旷野呼喊的人的声音,在他出生前七百一十二年就预言了。那是神的预知。他不需要任何东西,他是那样出生的。恩赐和选召是什么?没有悔改的。那是神所做的。
65

呐,如果他显明自己,这里有多少人会说,如果他这样做,“在神面前,我要举手。我一生中永远不会有另一个疑惑,所以请帮助我。主耶稣啊,如果你来证实今晚这个传道人所说的是真理,你的圣经所说的它是什么,我就承诺,我再也不会怀疑了。” 你愿意为此举手吗?你说:“我一生再也不会怀疑了。” 神祝福你。

为什么你们一些人让手垂着呢? “虽然有死里复活的,但你依然不信吗?” 那是耶稣说的(路加福音16章)。
是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世上有一些人生来就不信。圣经说:“他们是自古被定要受刑罚的。”(犹大。)“有人是自古因不信而被定要受刑罚的。” 不管你做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法老为了同样的目的被兴起。今晚你不高兴神温柔了你的心仰望各各他并相信吗?
66

呐,我希望你们现在都坐好。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要非常安静。基督徒们,记住,今晚我所站的位置。今晚在这个会堂里有六,七千人,也许更多。我想它可以容纳一万一千人。满了三分之二。我要你们记住,这里有批评者;有各种人。有被鬼附的人。有批评者。有神的圣徒。有不冷不热的,半信半疑的信徒,三心二意的人等等。撒但在戒备中。你知道,他只是在等候一个瑕疵出现吗?我站在哪里呢?代表一个活着的耶稣基督。

呐,我已经说出了这些话,因此,对我说话的天使告诉我要这样做;所以,我必不惧怕。我从未在成千上万的人面前害怕过,他总是来施行拯救,我相信他今晚也会的。呐,当死亡的咯咯声击中你的喉咙时,如果你仍然是个不信者,你的血就不在我手上了。那取决于你。如果神会这样做。
67

呐,天父,我做了这个严厉的声明,我仰望你,我祈求你今晚再一次应允这个祝福,主啊。赦免我们的罪和不信。求你赦免我们的罪孽,让你的圣灵今晚在这群会众中再次运行,证明你是活的,不是死的,你的到来已经很近了。

你显明这些迹象的原因;你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我们是在晚上的时候了。在早期,照在东方国家的同样的光,你说:“将有一个日子,既不是光,也不是黑暗,是一个阴沉的日子。” 父啊,就是那样的。人们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耶稣死了,又复活了,但对神迹奇事的信心,自从五旬节之后,当太阳下山时,就没有了。但你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我们现在在西海岸;太阳下山了。在两千年前的起初,同样的太阳,今晚又以它一切的光辉和大能再次发光。批评者仍然像那样站着,是那些教会成员,不信者,自私的,怀疑的。圣徒仍然在前进。
求神怜悯;那些你预定得生命的人,愿他们今晚领受它。求你帮助我,主啊,差遣那天晚上对我说话的那位,奉你的名,使他能在会众面前彰显你。我顺服自己,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阿们!
68

要真正敬畏,进入祷告中。好的,带病人过来。哦,对不起。

呐,我肯定这些音响……那边的工程师,如果你愿意,先生,如果我的声音太低,就把它拾起来。如果圣灵膏抹我。我不知道我在……我知道我在说话,但我在别的地方。
多少人看过那张照片?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就是这样,瞧。在我看来,是什么带领了以色列人?火柱。对不对?那是耶稣吗?哦,圣经……他是立约的使者。对不对?所以他就是耶稣,火柱。耶稣来到地上是一个人,是魂和肉身,为你的罪和疾病而死。他说:“我从神而来,我回到神那里。”
69

在他升天之后,还有人在他升天之后看见他吗?要小心。有一个人,保罗。是的,我的弟兄。他在什么里面?他看上去像什么?一道光。对不对?那么,耶稣基督就是带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位,今天在地上,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行他过去所行的同样的神迹奇事,同样的。那不是给我的;我只是你们中的一个。它在那里要证明,是科学证明了,唯一的超自然物在全世界被拍了下来。你们可以写信给华盛顿,去证实。联邦调查局负责人乔治·莱西用指纹和文件证明了这一点。

那同一位天使,那火,在审判中,当我在那里遇见你们这些成千上万的人时,你们会知道那是真理,它离我现在所站的地方不到两英尺远。你说:“为什么我看不见呢?” 为什么那些人没有看到保罗看见的东西呢?他们看不见。这不是给他们的。但他在这里,是他在行事,不是我。我就顺服自己,他说话。不是我,是他。
70

呐,这是我所能解释的。我要跟这妇人谈谈。如果他愿意,赞美神。如果他没有,无论如何都赞美神,瞧。我没有说。但我想,在我旁边的女士,是个陌生人。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是陌生人。

呐,这位女士,我不认识。所以,呐,对你们信徒,只要专注在这点上:约翰福音4章,耶稣去到井边。呐,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坐在井边,有一个妇人来见他。今晚在这里也是一样;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说话。
呐,我宣称耶稣从死里复活了,活在他的枝子里,在他的教会里,赐给每个人恩赐,使他们降伏自己:有人传道,有人唱歌,有人帮助别人。我的恩赐是说预言。我见第一个异象时,才十八个月大。
但现在,这里的妇人,我只是跟她交谈,就像耶稣所做的(她是第一个),只是要捕捉她的灵。
呐,如果他能……如果他做同样的事,女士,在你我之间,他对井边的妇人所做的,你愿意接受他,把你来要求的赐给你吗?你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我从未见过你。你从会众中出来。我不认识你。呐,如果他行了,你就会……如果他告诉你你生命中发生过的事,就能告诉你你生命中要来的事,你知道第一部分是对的还是错的。然后,你可以有信心相信其他的事是对的。那是……肯定的,没错。但如果我只是告诉你将会怎么样,却又不告诉你有关的事,那么你就有权利怀疑它。你可以说:“哦,他只是这么说说。” 但你知道你过去的生活,过去发生的事情。呐,我没有说他会的。但他也许会。
71

你现在意识到有件事在发生。如果那是真的,请举手,让会众能看见。在我和这妇人之间(现在对寻求科学的人来说,是另一个维度),几分钟前在照片上所显示的同样的光,正站在我和这妇人之间。这就是使她的表情像现在这样的原因。那就是使她有这种感觉的原因:非常安静,谦卑,甜美,感觉。那是他,基督。

神的儿子来尊荣我们,这是何等奇妙啊!呐,这妇人似乎要离开我。我看见她在家里为某件事烦恼。她非常紧张。她为某件事不高兴。她有类似神经炎的东西。她也有脊椎病。那是真的。“全能的神如此说。” 但她心里有比这更深的东西。至此,神还没有指示我。但这是真的。你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是你如此渴望的。如果神让我知道这点,所有的影子都会消失对吗?我看见一幢大房子在眼前。这是一个机构。这是一个精神病院。那里有一个女孩,就是你的女儿。[是的,没错。]她的名字是雪莉或类似的名字。没错。你代表她站在这里,要接受祷告。[是的。]那是“主如此说。” 你相信吗?[我相信。我相信。] 让我们祷告:
我们的天父,因着你的良善,仁慈的大恩,我们毫无疑问地相信,这群会众现在相信耶稣活着,圣经清楚地宣告了他,就是真理。今晚他在这里,我按手在这个妇人身上,不管她的愿望是什么,主啊,我真诚地祈求你把它赐给她。从我内心深处,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神祝福你,我的姐妹。愿主赐给你那个深切的渴望……[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我非常感谢你,因为我知道神与你同在。]谢谢你,姐妹。那是你接受的方式,瞧。我……你知道是什么正在做这事,但这是你对这事的态度做成了它。 [谢谢你。]
72

它取决于你的态度;它是你接近神的方式。这个男人……女人摸了耶稣的衣裳,她带着敬畏的心就近耶稣。她得了医治,但那个士兵(听着)用抹布蒙住耶稣的脸,拿一根杖,用杖打他的头,说:“呐,你这先知和说预言的,告诉我们。谁打你;我们就相信你。”

神不那样做事。他们没有感觉到任何能力。这取决于你就近的方式。
马大就近耶稣,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但即使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她正确地就近了。
如果你来批评,怀疑,你就永远得不到任何东西。但你们记得我是你们的弟兄,我不是说这是我。如果我那样做了,我就会成为一个说谎者。不是我。是神。他只是在这里爱你,向你证明你的基督教信仰是对的。
你们一些软弱的人,只是走到了一半,今晚要全心地接受他,知道他晓得关于你的一切。呐,去相信。那应该就解决了。那应该永远解决它了。
73

但这里站着一个有两个婴孩的妇人。我们不能越过她去。我相信神不会。她是个年轻女子,比我年轻。我想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对吗,女士?我无法知道你是什么……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可能有任何麻烦。我不知道。神知道这点。我不知道。如果我能给你……如果你病了,我能够医治你,却不肯做,我就是畜类。或者,如果那些孩子中的一个生病了,我能医治他们,却不肯做,我就不是一个好人。但我从来不是想要受欢迎。我不是。我不想受欢迎。我要真诚,瞧。我对你们真诚,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显明了你们所看到的这些迹象,想要让你们相信他,接受他在各各他为你们所做的。无论你寻求什么,他都在这里。

74

你是基督徒。没错。你自己是个信徒。呐,因为你的灵来了我这里。呐,如果神让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知道我不知道……但如果神让我知道,你会接受吗?你愿意吗?呐,你有很奇怪的感觉。你知道那个。如果是,你可以点头。但它不是……不是任何能伤害你的东西。它是来帮助你的。

但你陷入麻烦了。你陷入大麻烦了。你有两个生病的孩子。那是真的。孩子们是你想要为着祷告的。对不对?他们的呼吸有问题。是的,不是吗?我看到最近你都要歇斯底里了,都快疯了。哦,其中一个几乎要死了。对不对?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小家伙几乎要死了。是在他们的喉咙里,他们的横隔膜没有正确地打开。这是神经紧张导致的。还有一件事……
这是另一件事。呐,记住,你的生命现在无法隐藏了。你家里有麻烦,有家庭问题。没错。是你丈夫。你正在为他祷告,因为他还没有得救。先生,我是你的话就要求得救,把我的心交给基督耶稣,这样这些孩子们就可以好了。归正你的家,使它正确。那种紧张总是在孩子身上。你相信如果我为孩子们祷告,你就能接受孩子们的医治吗?你愿意这样做吗?我祈求你丈夫今晚成为神的仆人,好叫你们的问题能结束。
75

天父,当这两个可爱的小孩子站在这里,这个年轻的母亲抱着他们时,我奉神儿子耶稣的名按手在他们身上,斥责这个窒息孩子们的仇敌,祈求使他离开他们。愿神的圣灵医治这些孩子,让他们活着。神啊,使这家庭充满你的爱和能力。愿这些孩子得医治的见证,使许多人归向基督。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呐,姐妹,当然,你现在没有办法知道,但当你走路的时候……让他们快步走,观察这里的这个,观察他的呼吸。看看当你下到那里时,它有没有离开他。现在它离开他了。去吧,欢喜快乐,赞美神。神祝福你。
76

来吧,女士。你全心相信吗?你信吗?你只要回答我,因为我正在接触你的灵。[磁带空白。]

穿着黄色裙子的姐妹,你的喉咙完全坏了。你有神经紧张,不是吗?没错。你刚才得医治了。你已经有那个症状一段时间了。是什么使你的喉咙那样的,姐妹,是因为你的神经紧张。不要再想它了。现在它要离开你了。你的信心触摸了他。你得医治了。
你相信吗?要对神有信心。
我看到你去看过医生。当你离开办公室时,我看见你摇着头,因为他在跟你谈论某种手术之类的事。没错。那手术要在你的脖子上。没错。哦,如果我给你们引用这些话,会怎么样呢?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他说:“如果他切除了肿瘤,它会使你的脸瘫痪。” 那是医生告诉你的吗?我怎么知道医生在办公室说了什么呢?你到我这里来,相信如果我为你祷告,神必医治你脱离那手术了。对不对?那么,过来这里。
我们的天父,你是无所不能的,知道人心里的秘密,我按手在这妇人身上,愿她得着她所求的。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祈求。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去相信吧。写下你的见证,为了神的荣耀把它传给你的教会。
77

现在要有信心。不要怀疑。只要相信。这是自从我到这里以来,信心第一次真正在人们中间运行。继续这样持守,你们就会看到一件事发生。你只要记住这点。你们已经有点习惯了,你们要一直观看,直到看到正在发生的事。你们已经开始相信了。今晚跟任何一个晚上相比,相差了百分之八十。只要你们有信心,它就会在你们中间运行。那就是他所要求的,对神要有信心。

78

你好吗,女士?我不认识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神知道我们俩,不是吗?如果耶稣今晚穿着这套衣服站在这里,你来寻求医治,会怎么样呢?他会告诉你,当他为你而死时,他已经医治了你。你不相信吗?但他能告诉你一些事来鼓励你。他可能告诉你要有更多的信心,或告诉你一些事,就像他在圣经时代所做的。

你相信他今晚是在这个状态中,以圣灵的形式活着f吗?你信吗?哦,这就是你求问他的事。你的膝盖有问题,不是吗?还有一件事,你有腺体的毛病,这是能看出来的:超重。那是真的,不是吗?呐,我跟你讲的越多,他说的就越多。但我们还有其他的人要接受祷告。
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不是从这个地方来的。你是从一个地方来的。我看到你走在街上,那里有一个……那是你来自的大城市。你经过右边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公园和一个水池。面对这条路,有一些山,旁边有海岸。那里有一个岛,维多利亚。嗯,你是从不列颠哥伦比亚的温哥华来的。没错。你是传道人的妻子。你丈夫是个唱歌的人。他有眼疾。你们正在这里做客,之后要去别的地方。那是“主如此说。” 那是真的。这是真的吗?愿你接受你所求的,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你相信吗?
79

穿着黑色裙子的姐妹,不要哭,看这边,你一直在祷告。你有关节炎。坐在后面……对不对?愿你知道,让我指给你看……不是指给你看,我看见主的天使就站在那一排。就在那妇人所站的地方;天使触摸了她。你有关节炎,是吗,女士?你是……让我指给你看。你一直往这边看,你真诚地祷告,知道你没有被叫到祷告队列中,但你想要我对你说话,你就会接受你的关节炎得医治。那是真的。如果是,请举手。好的。

呐,这位女士对你如此感兴趣,坐在你旁边……姐妹,朝我看,相信我是神的先知或仆人。你相信吗?好的,你的椎间盘有问题。是的,不是吗?那绝对是正确的。好的,先生。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们两个女士互相按手。神祝福你们。它从你们两个身上消失了;光在你们周围改变了。
80

也是关节炎,鼻窦炎,那里的女士,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坐在她旁边的,你相信他能使你的关节炎好起来吗?你全心相信吗?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呢?你对我是陌生人,但基督在这里。他是那位行这事的。你为了你的医治相信他吗?奉基督的名,接受它吧。回家吧。你刚刚……你得医治了。那就是神所要求的,就是要有信心。他说:“你若能信。”

年轻人,你坐在那里,低着头,穿着绿色衬衫,有胃病,坐在后面,祈求得医治,你怎么样呢?孩子,他那时就应允了你的祷告。你有消化性溃疡在胃里,导致你的食物变酸。返流上来到了嘴里。没错。对不对?好的,现在去吃你想要吃的汉堡包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的信心医治了你。
只要对神有信心。不要怀疑。全心相信,接受你所求的。耶稣应许了你可以得到它。
81

哦,他难道不奇妙吗?你相信神医治了那个疝气吗?你信吗?好的。耶稣基督为你成就了这事,只要你能相信。神祝福你。

你没有祷告卡,是吗,先生?你没有祷告卡吗?你不需要任何祷告卡了。我看见车祸了。你在那次车祸中受了伤。看见他们抬你出去。你现在好了。你的信心医治了你。欢喜地上路去吧。
你相信那心脏不再搅扰你了吗?好的,上路吧,欢欢喜喜地说:“主啊,谢谢你。”
你的问题在后背,但神能使它痊愈,不是吗?你的背病已经离开你了。只要全心相信。去吧,耶稣基督使你好了。无论它有多糟糕,都没有任何关系。耶稣医治了它。现在,去相信,接受你的医治吧。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
癌症。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82

你,女士,躺在担架上。神的天使在你上面。是的,你。你在祷告,不是吗?我不能医治你,但你不能隐藏你的生命。你处在濒临死亡的境地。那是真的。你知道的。哦,瞧,一次,有四个麻风病人坐在撒玛利亚城门口。在城里,他们正在吃彼此的孩子。亚述军队切断了他们的一切后路。他们说:“为什么我们坐在这里?如果我们坐在这里,我们就会死。如果我们进城,我们就会死。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去到仇敌的营地。如果他们救了我们,我们就活了。” 当他们下到仇敌的营中,神就奖赏了他们的信心。你不需要去到敌人的营地。你是在神面前的选民,今晚他是一位慈爱的父亲,他在这里医治你。你因关节炎残疾了。你有心脏病。但如果你相信耶稣基督,相信我是他的先知……你是这样做的吗?那么就起来,拿起椅子,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家去好了吧。就是这样,我的姐妹。

让我们站起来,将赞美归给神。让我们举起手来。
我们的天父,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所有受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