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610 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

1

谢谢你,弟兄。谢谢,谢谢你,约瑟弟兄。谢谢你,约瑟弟兄。晚上好,朋友们,你们请坐。有这样的欢迎,任何人都应该讲道。今晚在这里的确是很大的荣幸。美国的奇妙十字路口留在这个大神殿里的纪念物……一个爱耶稣基督的人,已故的E.霍华德·凯德尔。

当……当我想到凯德尔先生,他总是站出来说:“我们来使这里成为一个更好生活、更难做对,哦,是更难犯错、更容易做对的地方。”类似那样的话。[原注:磁带空白。]他过去总是在他的广播上那样说。我多么欣赏凯德尔弟兄的事工。
2

我家里有他的书,“当我恢复时,”我相信这是书名。“我怎么恢复?”在这里的地下室,当他就要失去这个会堂时,他看到他妈妈的照片放在那里,他里面的勇气便提升,他就恢复了。

一个人犯了错,却有足够的勇气站起来再试,我对他就非常尊重。我们都会犯错。最好的人也犯错。
但一个士兵不是一个被打倒便躺下的人,而是会再站起来。我们过去唱一首短歌:“让我起来再试。”我喜欢这歌。因为我一生犯了许多错误,我们都会犯错。但我一直感谢神的恩典,让我起来再试。我相信这歌起名叫:“主,赦免我,再次试验我。”我想是那样的。“你若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我或跌倒或犯罪,让我起来再试。接受我,再次试验我。”那是……我喜爱这歌。
3

那就是为什么我相信今晚神必对基督在地上的这个伟大身体行事……我们都犯了罪,做错事,但我们今晚聚在这里,跟基督在地上其他可见的伟大身体一起,愿我们起来再试。

我相信,这次大会将是这个团体在任何时候举行的最著名的一次大会;不是因为这次我又跟你们在一起,而是因为我认为这是永生神的伟大教会站起来,摇醒自己,做好准备的时候。
我们,今晚我们在叫做美国十字路口的城市,不但如此,教会也在十字路口。我相信我们正接近耶稣要来的时候。我正仰望那个时候,努力生活,为那个时刻做好准备。
4

呐,临到我藉着神的恩典和你们会众的好意和欢迎,向你们传讲主耶稣并他钉十字架,为神生病的孩子祷告。正如昨晚我在纪念碑台阶上说的,我来不是要取代医生,而是来为神的孩子、医生的病人和我的朋友祷告。

我相信祷告改变事情。我看到死亡被祷告击退,被生命取代。如果你们是这些事的目击者,知道你们所谈的事,我告诉你们,这会使你们欣赏祷告。我自己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医治人。因着这么说,我受到了许多批评。那天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传道人都说:’赶出污鬼,’而你总是求耶稣这样做。”耶稣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父什么,我必成就。”我喜欢这样。我做不了,但如果我求主,他能做。那是我的职责。相信这点是我们的职责。
5

呐,最近几个星期,在事工上主给了我一个改变。我第一次尝试以这个方式为病人祷告(若是主的旨意,我要在会堂这里开始),是几天前在萨斯喀彻温省萨斯卡通的冰上运动场。

不到一个月前,我跟我录音的小伙子们在缅因州,主在北方的林子那里向我启示,我怎样既可以保存力量,又有异象为病人祷告。我在萨斯卡通试过了,太奇妙了。我相信那是我过去七、八年在美国举行的最好的聚会。
6

今晚,由于我们有点习惯和熟悉了,我想我们有……也许,若主带领那样的祷告队列或正常的队列,不管是什么。

但那不是我们来这里的首要的事。我们在这里是要尽我们所能让印第安纳波利斯或附近的每个罪人得救。
我想神的医治被太多地强调了。我想我所知道的病得最重的身体是主耶稣基督的身体。它需要医治,需要像这样的大会,不同宗派的人作为弟兄坐在一起。成就医治的就是这个。神赎回的伟大教会应该一心一意。神必住在其中。
7

呐,如果……我被邀请在下午的聚会上讲道。明天我有那么多的约会,我想也许明天下午我不能有,我不肯定。但若主愿意,接下去的下午,我想独自呆晚一点,呆到聚会要在这里开始的时候,这样我就能祷告,专注,等候明晚的那场聚会。我想要它成为最好的;我想要尽全力;我想要被认定是在尽全力。剩下的时间,我想要每个时刻都投入到基督身上。

我心里定意,靠神的恩典为神的国和基督的再来做我所知道的一切事。也为我祷告。我此时在做一个决定:为海外安排大聚会。成千上万人在等候。我心里对去海外有个障碍。你们为我祷告。神必指引我正确行事。
8

呐,在我们打开这本可称颂的古老圣经前,让我们向作者低头一会儿。

我们可称颂的主,我们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最谦卑地来到你的面前。我们今晚祈求神圣的引导和你的怜悯降在我们身上。也许你许多的孩子坐在这里病了、有需要;也许一些人魂里生病了。
我祈求圣灵供应我们今晚所需要的一切,因为我们将自己交给你作做工的器皿。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

今晚讲一个简短的题目。我肯定这钟错了。它到两点了,我肯定没有讲那么久。不想久留你们,我想把大部分时间放在祷告队列上。

呐,翻到《犹大书》第3节,我想读这节作一个主题。
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竭力地争辩。
10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所读的这道。这是个有点不寻常的主题;是不寻常的声明。因为我们被要求争辩,然而圣经又说我们中间不可分争。

但我们注意到不但要争辩,还要竭力地争辩。如果是为正确的事,争辩就没问题。主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竭力地争辩。”
呐,你们听到今天太多的人说:“哦,神的医治违背我的信心。圣灵的洗违背我的信心。”只有一个信心。那个信心不是藉着加入教会来的;那个信心是从听道来的,神的道的信心。
所以,如果我们被命令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竭力地争辩,那个信心不应该是从信条书来的,而是从神的圣经来的。因为信心不可能安息在人的神学的流沙上;它只能安息在神不改变的道的永恒磐石上。那是信心能充分安息的唯一地方。
11

不管别的事有多少,不管它看上去多么真实,看上去多么敬虔,它必须来自永生神的道。因为信心只来自听道,听神的道。

所以,有很多事看起来对眼睛有吸引力。我经常想到看见不同宗教的大神龛,它们可能多么漂亮。我想到圣经中亚底米的庙宇,据称它比所罗门的殿更漂亮,由大理石建造的,镶嵌了以弗所亚底米女神的金子。
但外表并不算数,关键是神的道说什么。“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25]所以,信心不可能安息在外表上。信心只能在神的道上找到位置。我们被要求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竭力地争辩。
12

“圣徒”这个词来自“成圣者”这个词。“成圣”是一个复合词,意思是“洁净了放在一边”。放上使器皿洁净的祭坛上的器皿;祭坛使器皿成圣,器皿放在一边,等候殿里的事奉。

神的器皿也就是我们,藉着主耶稣的宝血成圣了,放在一边等候事奉神。
几个星期前在墨西哥,哦,是几个月前在墨西哥城,我正在举行一场复兴。哦,那些可怜的人从早上九点一直站到晚上九点。
在我到达前,每天他们站着,像绵羊一样在南方太阳直射的光线下互相靠着,那么饥渴。
那就是今天我们这个又大又好的国家—美国得不着我们所该得着的东西的原因,因为我们不够饥渴。当我们真的着手办事时,神就会行动。
13

他们彼此依偎站着,母亲带着她们生病的小孩,抱着她们的亲人,整天站在阳光下,只是为了占一个地方。我必须被领着,翻过一堵高大的墙,下来,进到竞技场一样的地方,聚会就是在那里举行的,用绳梯领我上去,再放我下去。当我看到……

晚上过后……一天晚上在那里,一个墨西哥老人上来。他没有穿鞋子,胡子灰白,几乎没有衣服遮盖自己。他瞎了。当他走向我时,他拉出了一串念珠,开始重复祷告词。我让他把念珠举起来,说:“弟兄,那没有必要。”我看着老人,他的脚起了皱纹,有灰尘,我想,也许老人一辈子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他们努力工作,只过着贫穷的生活。
14

我看着他的脚,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脚旁。我想,也许会众没看见,我可以悄悄地把鞋子脱给他。但他的脚太大了,我把肩膀靠在他的肩膀旁,看我能不能把外衣给他。我想这个可怜的人在这一切的苦难中,然而命运对他如此不幸,以至他在黑暗中摇摆。我们有这么一个残忍的仇敌即魔鬼。

我体会对他的同情,搂着他,祈求我们仁慈的天父,愿他使这个可怜的瞎子恢复视力。突然,他手臂环绕我,放声叫喊。他能看见了,他能看见了。他欢呼着在台上走来走去。
第二个晚上,一堆衣服摆得跟这里这个讲台一样长,只是旧的外衣、鞋子、帽子。他们怎么知道哪个是哪个的,我不知道。那些人,如果你从它旁边经过,他们相信他们会痊愈。我想,哦,我在美国找不到那样的信心。因为你得到东西太容易了。
15

另外,那是处女地。它是一回事,而这里是另一码事。“我相信这个,我相信那个。”所谓的基督教,有太多松散的东西。是的。但真的只有一个信心。

昨晚在殿堂或纪念碑的台阶上,一位老弟兄经过,跟我拥抱,哭了。因……任何站在旁边的人都能听见他。他说:“我想要拥抱你,伯兰罕弟兄。你在莱马为我祷告了,”我相信是,“主医治了我的癌症,我从没有机会对你为我做出那个祷告表达我的感受。”
感激,巴不得我们有足够的感激。但如果卫理公会不要我们,我们就去浸信会。浸信会不要我们,我们就去五旬节派。神召会不要我们,我们就去联合会。我们一个接一个地继续,成了布道团的快马,几乎不知道我们相信什么。
16

弟兄,这个大教会需要的是回到神的道,回到神那里,回到老式的祷告会、老式的唱歌、老式的福音,回到对神老式的信心和藉着神的儿子而来的得救的经历。

第二天晚上在墨西哥的聚会上,两万多人接受了基督,他们看到一个小婴孩……一位母亲,一个天主教徒妇女,她那么疯狂。他们告诉我从下午大约三点她就一直在会众中。前一天,医生就说她的小婴孩要死了。下午的某个时候,孩子去世了。
妇人在会众中,当时下着大雨。她站在外面,疯狂。埃斯皮诺沙弟兄和一些弟兄以及我儿子比利发了祷告卡。
小妇人没有拿到祷告卡,她不能进得足够地近。队列刚排在一起。但她决心要进入祷告队列,她尖叫着。
17

比利过来,说:“爸爸,你必须下去那妇人那里,或者做一件事。没有足够的引座员把她挡在队列之外。”妇人手臂下夹着一个小婴孩。我想,大约二十五岁的漂亮女士,或比那个年龄大不了多少。

她尖叫着:“牧师,”为婴孩尽可能大声地呼求怜悯。我对摩尔弟兄说,杰克·摩尔,我说:“下去为她的婴孩祷告,那会使她满足,因为我不好离开这里,你跟其他人下去那里。”
正当我开始继续讲信息,我看见一个小婴孩站在我面前。我说:“等一下,摩尔弟兄。”他下去妇人那里,叫她把婴孩带上来,婴孩包在毯子里,湿透了。
18

呐,我不能说我只有见证。我按手在小毯子上,祈求神怜悯那个有这样信心相信的妇人,小身体静静的,还不等这话说完,一个尖叫喊声从那毯子下传来。妇人真是疯狂了。她尖叫着离开,下去了。

第二天,我离开了墨西哥。我没有准确无误地了解这事,直到埃斯皮诺沙弟兄……它若是不可信,我们就不能做那些声明。所以,埃斯皮诺沙弟兄跟着妇人下去,找出她是谁,找到医生说那是真的:婴孩死了,去世了。今晚孩子好了。那是凭着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藉着这信心运行在一个天主教徒妇人身上,行了……
19

第二天,报界问我,我认为他们的圣徒能做同样的事吗?我说:“如果他们是圣徒,又活着,就能做。”那是个成圣的器皿,把我们放在一边,等候事奉神,让神住在里面。

几个晚上前,在萨斯喀彻温省萨斯卡通,有个小男孩来到讲台。他在我耳边低声说:“我是天主教徒。”他的背上有一个肉峰,他说:“我们相信神的医治。”我说:“可是孩子,神尊重这信心。你从一个雕像接受,接受某个雕像,或向某个死人祷告。”我说:“但我相信那跟圣经教导的有点不一样。”我说:“我们是这样相信神的。我们相信神是永恒的。任何有开始的东西都有结束。但神没有开始,因此,他没有结束。世界是他创造的,因为他是创造主。他藉着不需要创造的东西造了世界,就是他说出的道,世界便出现了。只有一种形式的医治,就是神的医治。”
20

所有的医治都是神的医治。医生辅助;神才是医治者。医生接上骨头;神做医治的事。医生提供药物杀死你里面的老鼠,但神修补老鼠咬出的洞。

呐,只有一种医治,就是神的医治。当时我说:“耶稣说我们信他又听他话的人就有永生。”永生就是神的生命。当人重生时,他便成了神的一部分,绝对是不死的。“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恒、永远的生命,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我们成了神的一部分,因为我们从他而生了,在我们里面的神的灵是不死的。它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那灵运行在人里面,赐给他信心相信他的创造主,同一位创造主有一天站在地上,对树说:“没有人吃你的果子。”第二天,树就枯干了。耶稣说:“你们当信服神。我对你们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21

我说:“那是神永恒的说出的道,由重生的人藉着祷告向神祈求,神对他的道有义务。当那真实的,不是假装的,不是表面相信的,而是真正安定的信心,在一个人的心里,跟神的道没有一点不同,它是神的道由凡人的嘴唇说出来。”那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

小男孩理解不了很多。我告诉他拿一根线环绕自己。我说:“如果到明晚那线没有收缩三英寸,我就是假先知。”
22

几分钟后,来了一个驼背的,他的手臂下垂。我说:“孩子,我要请你做我要求另一个男孩做的同样的事。”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是贫穷的家庭。”他们从北方的不列颠哥伦比亚一路过来。他说:“我们的钱用光了,我们明天必须回去。”我说:“过来这里,小子,孩子。”我一只手臂搂着这个驼子,他肩膀上的大肉峰,按手在小家伙身上,只是顺从神说做的事,为小家伙祷告,突然,我以为有件事在我的手下发生了。当我打量他的小眼睛,它们明亮敏捷。我说:“是不是有件事发生了?”他说:“是的,先生,是发生了。”我说:“举起你的手臂。”他的手臂举起来了,他的背上再也没有肉峰了。他完全正常,好了。
那是什么?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运行在一个孩子里面。确实是。
23

有个瞎眼的妇人上来。我不知道她瞎了多少年。当我为她祷告后,这里的小伙子有她的见证。但是瞎了很多年了,他们领她到台上,她完全瞎了。我对她说到远在一千九百年前就医治了她的主耶稣,问她有没有信心相信,她说:“我信。”

当我为她祷告时,她的眼睛在台上就开了。她走下讲台,打印了自己的见证,拿给我。那是什么?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运行在一个瞎眼的妇人身上。
呐,不只是什么是正确的,比如说,如果我们要为这样的信心争辩,从前一次交付圣徒或成圣者的信心,那我们就应该回到圣经,找出那些成圣者做了什么,他们拥有什么样的信心。
24

当神叫基督从坟墓出来,他升上来了,耶稣留话给他的教会,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神迹要随着教会,多远?直到普天下。

一些人想要把那个信心限制为一个信条;一些人想要把它限制为一个宗派。但我基于神话语的权柄这样说:神留给他教会的信心是没有限制的,因为他说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它是没有限制的。
它不只是给门徒的。《使徒行》2章,彼得在五旬节说,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那个信心,只要神在呼召,那信心就准备给信徒,如果你……只要你接受它。
25

注意,呐,耶稣是这一位,是基督信仰的中心。当他在地上时……

我这个星期在我办公室里,前后几个星期要为病人祷告。有人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你失去了跟神的能力。”哦,我一开始就没有能力。我唯一拥有的就是神的恩典。那是神所赐的。我相信圣经教导我们说祷告改变事情。是出于信心的祷告救了病人:祷告。
26

呐,我们发现当时……耶稣从未宣称他是医治者,让我们注意他对此所说的话。我们知道《约翰福音》14章7节,耶稣应许信徒的身体要做他所做的同样的事。当他离开地球时,他留下了基督身体所应处的轮廓或形状。呐……

当第一代的使徒一停止,后来人们就跑到路外面了,加添一些东西,删去一些东西,加添这个,删去那个。他们破坏了它,组成了宗派。哦,他们做了一切,成了……几乎没有留下足够的东西,叫你可以说那是基督的身体。它更像个会所。它是畸形的,不是因为神的旨意,而是因为人的遗传。
耶稣说:“你们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可7:7]呐,有一个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我们要为这信心竭力地争辩。让我们看看这信心是什么。耶稣介绍了它。
27

当他第一次来时,他周游四方,广行善事。如果我今晚告诉你某个人的灵在我里面,你就会期待我模仿那个人,因为在我里面的生命将是那个生命。如果我告诉你某个大罪犯的灵在我里面,嗯,你就会期待我是个罪犯。如果我告诉你画家的灵在我里面,你就会期待我正确地拿画笔。

当以利亚的灵降在以利沙身上,以利沙就像以利亚。当同样的灵降在九岁的施洗约翰身上,甚至驱使他去了旷野。
在你里面的灵控制你。如果基督的灵在我们里面,基督的身体就会在感觉和行为上像基督。不管是什么,都像基督。它必行基督的事。神想要在基督的身体里运行,就像他在主耶稣肉身的身体里所行的。他想要在基督的身体里运行,只要他能叫他们到一个地步,他们能安静地站够久,使他能把他们放在他话语的根基上,这样他就能运行。神不能违背他的道来运行。
28

那是教会需要去到的地方,回到圣经,回到信心。呐,让我们看一会儿。当耶稣在他事工的开始时,我们发现一个名叫拿但业的人得救了,他去叫一个名叫……哦,是腓力去叫拿但业,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他发现拿但业在一棵树下祷告。当他找到拿但业,他说:“你来看。”

我告诉你,当这个希伯来人站起来,他说:“呐,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腓力说:“你来看。”那是任何人所能给的最好的回答。你来自己看看。不要来批评。来坐下聆听。观察它,如果它不符合神的道,就不要跟它有任何关系。如果是,神必在他的道中运行,因为他的道是种子。每个应许都是个种子。它必准确地产生神说它要产生的东西,如果它被放在正确的土地里。
29

在他去的路上,腓力也许指教他,告诉他:“呐,当你上去时,相信地上去。上去那里,站在队列中。留意看发生的事。”哦,我能听见拿但业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相信那个。”哦,只要去看看。来吧,跟我一起去。

他们翻过了山,发现耶稣正在为病人祷告,或不管那天他的职责是要做什么。当他们找到他时,耶稣看见拿但业来了,他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这个希伯来人吃了一惊:“他怎么知道我呢?他一生从未见过我。”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我就看见你了:什么样的眼睛,山那边三十英里。“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嗯,”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30

后来犹太人说:“那是别西卜,他是算命的。”

耶稣说:“呐,你们说话干犯人子,我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了,说话干犯他,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哦……
那天我又过了一个生日。我告诉他们我二十五岁了。有人看着我。我说我只算了我悔改信主的岁月。剩下的根本不算数。是的。
但从身体上说,我是四十八岁。当我看到这个,如果我要为神做一件事,我现在就得做了。因为我看到墙上的迹象和字迹。我看到教会进入老底嘉境况中。我看到那些小学说、时尚和小感觉在分散教会,分开它,使它比以前更糟糕。我知道是时间了。我无能为力。我里面有东西使我喊出来:“回到神的道!”是的。
31

哦,永生神的教会,这怎么可能呢?最近几天我被撕裂了,一大早起来祷告。那天早上我对神说,我说:“神啊,我不知道你还能做什么。据我所知,我已经照你告诉我的去做了,人们不断地漂流、漂流。”我说:“下一件事,你必须自己行动。你必须把一个信心和信任放在那些人的心里相信它,不然我所能做的一切都永远改变不了它。”

那么我想知道这点:如果在我们伟大的国家,在我们伟大肥沃的土地上,我们已经让自己在小信条和宗派下窒息了,以至神起来,把它放在人们面前,只为要带来审判。是的。
32

基督从地上经过。他说:“我若不行那差我来者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我若行了神的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如果基督的那个伟大身体当时行了那样的事,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的身体产生同样的事。

他说:“以赛亚说得不错。”我们有眼睛却不能看见,有耳朵却不能听见。经上说:“虽然他在他们面前行了许多神的事,他们还是不信。”我想知道,这些震动的大布道会穿越全国,不但是全国,而且是列国,还有大神迹奇事,人们仍然拒绝它。我想知道它是不是应验了经文:“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33

在这布道会期间,想想这点;安静坐一会儿,向天观看。感谢神,你还能做什么呢?愿圣灵摇醒你的良心,在里面摇醒你,直到你能意识到我们在末了了。这些事要伴随神儿子的到来;这些事是预告我们所处的这伟大末了。

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逐字逐句,一个接一个神迹,由圣灵和有恩赐的人完成,教会仍然痛哭和撕扯:“你不属于我的组织;我跟它毫无关系。”哦,你这么做只是在养肥地狱。是的。
34

注意,他上路去耶利哥。他经过撒玛利亚。那地方不在路上。但他坐下来,把门徒打发走。一个妇人出来打水。他说:“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看过去,见到那个犹太人。地上有种族隔离,那对一个犹太人来说是不合宜的。妇人说:“犹太人这么求撒玛利亚人是不合宜的。我们没有来往。”
他说:“但是妇人,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就早求我给你水喝。”
哦,只有一位能那样说。“你就早求我给你水喝。我要给你水,你就不要来雅各的井这里打水。”
哦,妇人说:“井又深,你又没有打水的东西。”
他在做什么?接触妇人的灵。当他发现了妇人的问题是什么,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我知道你没有丈夫。你已经有五个,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因此,你说得不错。”
看看妇人说的话。当那件事发生在这犹太人身上时,这犹太人说什么?“嗯,”他说:“但你是神的儿子。”
可是批评的犹太人说他是别西卜。
35

瞧,他们必须那么做来接受定罪。你们许多历史学家知道后来他们发生了什么。当提多围攻耶路撒冷城墙时,他们吃自己的孩子,吃地上的草、树皮,提多杀了他们,屠杀他们,直到血从街上流出来。确实是。

审判,当你弃绝怜悯,就只剩下一样东西,那就是审判。当神的怜悯被呈献,人们转离它时,除了神的审判,没别的东西剩下了。
36

呐,注意发生的事。这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她说:“我们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她无法明白耶稣是谁。看看她正在仰望的那个迹象:一个人,一个知道那些事、能辨明心里意念的人。

圣经说,但以理说:“王啊,你当知道,有一位天上的神,他知道人的意念;他知道心里的秘密。”他当然知道。
他们知道那位神,他将是什么,他们知道耶稣就是他,或弥赛亚就是他。当妇人看到那件事成就,你一定是个先知,因为先知是神的一部分。“她说:”我……你一定是个先知,因为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做这事;他必告诉我们这一切的事。“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哦!
她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知道我心里的意念,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
37

注意,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他没有说:“我要医治你,上来这里。”当他走过许多人时,只医治了一个躺在褥子上的人;耶稣一直寻找他,直到找到了他,然后医治了他,就走开了。《约翰福音》5章19节,犹太人质问。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

“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事。”做这些事并不存在于人里面。惟有神能做这事,那不是人做的事。哦,你可以在精神上激动起来,可以在感情里面。但我不是在讲那个;我是在讲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它解决了一件事。不管你感觉如何,或你有什么感觉,你有任何东西,或没有任何东西,它安定在神永恒的道上。那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
38

不是“这位弟兄为我祷告了,这位弟兄把鬼赶出去了,这人做了这事、那事”。精神情感可以做那些事。但当神说出真理,那个真实无伪的信心,它落在人的心里。它是永恒的。

感觉跟它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神这么说了。于是那信心稳固了。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你感觉如何,你是不是病了,或你做不做事。那跟它没有任何关系。它是他们所相信的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
他们看见了神的工作。他们知道那是神。它向他们印证了。耶稣说:“我若不行神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他行了神的事。他说:“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先做。不管我看到父做什么,子也照样做。”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那是教会。基督留下了这道,使他的教会拥有他的灵。基督的灵要行事、举止、生活像基督,阿们!基督教导弟兄的爱,“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教会,”你们有彼此相爱的心,我们怎么能分开自己呢?
39

今天,我们有小的感觉,有拆散和分离我们的小学说、小证据,有其它分离我们的一切小事。这表明我们从未走到那个地步,让我们被完全卖给全能的神,站在神永恒之道的柱子上,说:“我现在认领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不是从你的嘴唇而是从你的心里。不是一个知识概念,而是一个重生的经历,使你成为一个被改变的造物,那是交付圣徒的信心。

那是为什么你看见人们,一些人一直都在房顶上。其他人说:“哦,我昨天得医治了,但赞美神,我失去了我的医治。”你一开始就没得到。是的。
当那道一被锚定,地狱里所有的魔鬼都不能把它从你身上摇动掉。“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是的。那是什么?耶稣基督属灵启示的真理。
彼得说……“人说我人子是谁?”一些人说是摩西,是以利亚,是先知等等。他说:“你们说是谁?”
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你从未在神学院里学到它;你从未在任何宗派学到它。它也不是从一本信条书来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这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40

当那伟大的身体……我们不是要效法世界,乃是要被转变。基督的身体是新的造物。旧事已过,世界从我们身上出去了,我们成了基督里新造的人,我们整个的思念是在上面的事上。我们仰望基督,我们不看世界上的事。

呐,它是这么简单。凯德尔太太的照片在一边;她儿子的照片在另一边。当你看这边时,你是在想凯德尔太太;当你看另一边时,你是在想这边的照片,你是在想E.霍华德·凯德尔。如果你在看凯德尔先生,或你在看钟表,你就是在看旗帜。你看的是什么,你思想的就是什么。
41

但当你去看症状,“不知道我的牧师会说什么?我不能跟那个合作;我不知道。”哦,弟兄,你像那样永远不能从神那里得到什么。你必须把你的信心放在神永恒的道上,说:“它是主如此说。”那就必站立住。

“我的牧师会说什么呢?我的宗派会说什么呢?他们会把我逐出教会吗?”那有什么关系呢?当把你的心和信心放在神里面。“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这表明阴间会尝试,但它胜不过。
42

呐,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如果基督实际的身体,当它在基督耶稣里时,当神的灵在基督里时,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就是这样。那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

基督徒朋友们,我们不要再做小孩子了。我们不需要做小孩子;我们是大人了。停止追求这个、追求那个、加入这个、加入那个。来把你的心与神的道和圣灵联合。那是关键。站在那里,说:“神啊,我相信你。”
43

今天我全心地相信这些信息和神在全国所行的事只是要带来定罪。你意识到就在海外,有个疯子坐在那里,他要在十分钟后把印第安纳波利斯从地上除抹,唯一要做的就是按一下按钮。一颗火箭和氢弹就会从空中飞来,他们说他们有一颗让整个海洋爆炸的氢弹。需要的就是这个。

一个发疯、癫狂的人坐在那个境况里,福音已经被传讲了,真实无伪的……哦,我知道佯庇和摩西……雅尼和佯庇抵挡摩西。埃及的双头神……我们有了这个。那只表明有一位真实的神。是真的。那只表明有一位真实无伪的神。
有一位真实全能的神;有一位真实的圣灵;有一个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实信心,交付圣徒的同一个信心要藉着神的圣道运行。那是它当时行事的方式,也是它现在行事的方式。
44

当整个天空充满了真实无伪的五旬节祝福时,为什么你接受一个替代物呢?为什么我们要试别的东西呢?让我们在这次大会上回归基督;让我们的心里充满他的爱。他站着,竭尽全力要把爱浇灌在我们里面。但我们不想长久安静地站立。

我们有了太多我们要看的美丽的东西,有太多的时尚。魔鬼只要你像夏娃一样做,停下来一会儿。你决不要理会他;当定睛在基督身上,你的耳朵要专注在道上,继续前进。那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
45

我今晚藉着圣经向你们宣告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相信我们处在末时了;我相信审判在即了。我可能是老古董,可能因这么说话被当作是怪人,但我相信基督的再来误点了。我相信它误点了,因为神,就像他在上古洪水前的世界,他忍耐,不愿一人灭亡,乃愿人人悔改。

哦,我的朋友,当回归基督!带着你的心回来,带着你的一切回归,回到基督里。说:“主耶稣,我相信。”
46

呐,如果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后来门徒跟随基督,行他所行的同样的事。是的,没错。

人们……当人们发现彼得和约翰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他们没有受过教育,也不聪明。但人们必须认出他们是跟过耶稣的,因为在耶稣里面的灵在他们里面,行耶稣所行的同样的事,有同样的动机。耶稣拥有的一切,也是他们所拥有的。
他们……你不需要聪明,你不需要有教育;你只需要有一颗愿意的心。神降下他的信心、他的能力。信心就是能力。我们要为信心竭力争辩。
47

呐,如果圣经在《希伯来书》13章8节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要么是真理,要么不是真理。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必须在原则上是一样的,在能力上是一样的,在同情上是一样的,同样的基督,不然他就不是一样的。没错。

如果他是一样的,应许了他从前在肉身里所行的同样的事,他要在他信徒的肉身里行,“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那些都是应许。
这些是应许:“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永远不会相信。
48

只要看看发生的事。与沙滩上的大石头相比,我只是一粒小小的鹅卵石。但在我自己的事工里,我看见成千上万人得医治。人们总是抱怨:“我们从未见过一件神迹,没有……”难怪你看不到神迹。圣经说你看不到神迹。你瞎了,故意瞎眼。如果圣经说你不再看见,你就看不见。但他说:“你们(信徒)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就是这样。它就在世人面前。

基督要来。他要成为审判者。但在他能带来审判前,他必须提供怜悯才能是一位公义的神。如果他提供怜悯,怜悯被弃绝了,那么,除了审判,就没有东西剩下了。你因弃绝基督就已经审判了自己。不要再弃绝他了。
49

让我们祷告。主啊,随着分钟过去,我们的心在跳动,每次它们跳动,就少了一次跳动。我们在这里面对一个叫做死亡的黑暗大地方。我们每个人,我们不知道这颗心什么时候停下来。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导弹会穿过天空飞来。那时就太迟了。

每一点石油、湿汽,在我们里面的一切都要被除掉;但我们有一个有福的确据。他们永远没有,他们永远也造不出一颗能碰着那魂的炸弹。它是不死的;是神的一部分。我今晚太高兴了,主啊,因为那是可能的。
50

天父,今晚我向你祈求,如果这里有人还没有那圣灵安息在他们里面,愿他们在这次大会上或此时心里定意,他们现在就要接受基督,他们要有这个经历。他们可能是教会会员几年了。他们可能想要努力前进,过美好的生活。他们有困难,有起起伏伏。

这样的一位神,主啊,我今晚祈求你此时把它永远安定在他们的心里。看看它是多么简单,不用知识,而是用他们的心,相信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此时在场,要把他们心里所愿的赐给他们。
51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这里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我想要有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住在我里面。”你愿意这样做吗?请说:“为我祷告。”

神祝福你,先生,你,还有你。哦!神祝福你。今晚在这一小群会众中至少有两三打的手或更多。还有别人想要说吗?神看见你的手,他肯定看见。“伯兰罕弟兄,记念我。我想要那个信心在我里面。我想要……”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后面的弟兄。神祝福这里的你,我的姐妹,还有你。在我右边,神祝福你,姐妹。你,你,和下面的你,神祝福你,还有你,姐妹。好的。神祝福后面的你,我的姐妹。
“我想要……伯兰罕弟兄,我知道我们正生活在要结束的时刻。什么?”以后我会有机会吗?“不,先生。这就是机会。今晚以后你可能没有机会了。五分钟后你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神是清白的。他已经做了他应许要做的一切。
52

想一想,在我自己的小聚会中,我见过瞎子……许多瞎子恢复了视力,聋子、哑巴说话。我见过三个明确的例子,现在没有四个,四个明确的人们去世以后又活过来的例子。我看见主耶稣运行在人们的感官上,是思念和主意的辨明者。他在旧约怎样,他在新约怎样,他今天也怎样,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科学界拍下了伟大天使的照片,这天使正站在离我现在所站之处不到五英尺。那伟大的光……你说:“你称那是耶稣吗?”它是耶稣。它是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耶稣。我们知道这点。它是火柱,是光。
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归到神那里去。”在他被钉十字架和他复活以后,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他。他是那么明亮的光,以至让使徒的眼睛瞎了。肯定的。他现在就在这里。科学界证明了它。教会知道这点。神知道这点。
53

但他们做了什么?继续他们的小分歧和学说;出现每个小狂热,分离自己,形成宗派和派系。哦,神怜悯我全心所爱的人。

我能做什么呢?我能做什么呢?再也没有我能做的事。神必须告诉你那是真理。我想要从他的道上讲,神证实了它,这里有……要对神有信心。
父啊,你看到那些举起了的手。今晚不少于五十只手举起了,他们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主啊。
呐,我全心、全魂地祈求你,满有怜悯的神啊,愿你今晚接受那些你看到他们举手的人。他们处在这样的光景中。他们意识到他们必须面对一个没有穷尽的永恒。神啊,我祈求你决不让他们灭亡。愿这是永恒的神把他的灵放在他们心里的时候,愿他们接受永生,此时重生,就在他们所坐的位置上。神啊,你知道他们的心,愿这事此刻发生。愿从此刻起,他们成为一个被改变的人。
54

愿这次大会成为对他们来说像是去天上伟大旅行的大会。父啊,求你应允。亲爱的耶稣,当我们现在来到聚会的另一部分,我已经详尽地讲了,说我们被使徒和圣经吩咐要为信心竭力地争辩。

我已经尽力向这群小会众介绍信心是什么,他们凭信心做了什么,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住在叫耶稣的身体里的基督今晚是同样的逻格斯,住在教会的身体里行同样的事,以同样的方式生活,以同样的方式爱,行同样的事,同样的灵产生同样的事,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神啊,愿你把那信心向人们的心和思想激活,从最小的到最大的,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原注:磁带空白。]主祝福你们。[原注:磁带空白。]
55

我想,有一天我必须传讲我最后一篇道;有一天我必须最后一次站讲台。我想,是凯德尔弟兄,他最后一次站在这里。我想到其他站在这里的人,已经去世的人。也许B.E.雷德加和其他许多人站在这讲台上。他们最后一次站,他们作了最后的见证。

有一天我要作最后的见证。是的。人们不……呐,当我们人少的时候,我们说话好像我们是在家里,坐在沙发椅旁,彼此交谈。你能明白这一切的意思吗?你能看到我们所生活的日子吗?你能看到经过这个以后,经过那个宗派、狂热和感觉以后,教会所遗留的松散的东西吗?
那跟神的道没有任何关系。从前交付圣徒的神永恒之道的信心,圣徒们持守在那里。基督已经证明了它。我相信他今晚必这样做。
56

呐,你们举手要求更深的行走或更多的……接受了基督的,我祈求神把它赐给你们。一两个晚上,我没有问他们,我们想要在这里找一个房间。我们想要带你到那里,跟你们一起等候。

如果你还没有领受圣灵,神的国里有一个地方为你预备了,神想要带你进入那里。你可以领受圣灵,只要你相信。它是给信徒的。呐,它不是这样、那样来的;不要那样想。
一直等到有样东西进入这里……哦,当它进来时,你们知道它。呆在那里,它是你的一部分,它是你的生命。
若主愿意,这个星期的一个晚上,我想要传讲“东方与西方相遇的时候”。
57

我今晚祈求……嗯,我不知道那么迟了。我相信我们今晚要有正常的祷告队列,就像我们通常做的,明晚我要早点来,开始另一条队列。

你分发了祷告卡吗?一百?一百?好的。让我们叫一些人排好队。我们要领他们从哪边上来?从这边吗?好的。好的,我们让一些人站起来。
58

呐,我想要问你们一件事。你们愿意专注我一会儿吗?你们这样做。让我们今晚使这个……这里有以前从未参加过我聚会的陌生人吗?让我们看看你的手。想一想。哦,神祝福你,很好。

呐,让我现在带你们作证。我没有宣称是医治者,或宣称有任何能力医治人。老实说,我心里相信地上没有一个人有。我相信以前也没有一个人有。我相信那只属于神。
59

神用我们来传扬他的能力。不是我们,但神用我们以祷告来医治病人。是的。是祷告改变事情。

但我宣告这点,朋友: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不然这本圣经就是基督的假见证人。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就必须是一样的基督。如果他不是……呐,他的灵在教会里。什么灵在基督里?多少人相信神在基督里?肯定的。
哦,他离开了,差遣圣灵回来,活在这里,在教会里运行,行同样的事,宣告他是一样的。对吗?那么他要行同样的事。呐,他宣称是医治者吗?没有。他宣称是什么呢?他宣称只做父指示他做的事。对吗?现在想想,《约翰福音》5章19节,“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
60

注意,一次他站着,有个小妇人来到他那里,摸了他的衣裳。妇人患有血漏,然后她跑出人群,因为她心里说:“我若能摸到他,就必好了。”她跑出人群,站起来,坐下,或不管是什么。

耶稣停住,说:“谁摸我?”他不知道谁摸他。我相信他不会……基督里没有伪善。所以他说:“谁摸我?”大家都否认。他说:“但我软弱了;有人摸了我。”他朝会众看去,直到找到了小妇人。他说:“是你,你,你有血漏;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你的信心救了你。”
是妇人的信心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所做出的声明。神尊重了那信心。
61

哦,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今晚你同样可以触摸他。多少圣经学生知道那是真理?请举手,传道人。

圣经说他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吗?对吗?他当然是大祭司。那么你可以触摸他。然后他怎么行事呢?通过我们。谁的手?今晚他的手在哪里?就是你的手、我的手。他的嘴唇在哪里?就是我的嘴唇、你的嘴唇。瞧?当你我的嘴唇服从他时,那就是他的嘴唇,他使用我们。
就像他们从马利亚或某个教会造出一位神来。马利亚只是个妇人,不是女神;她只是个妇人。但不管怎样那对今天的美国非常好了。她只是神所使用的一个妇人,跟其他任何妇人没有两样。她不是神。她只是个妇人。她必须去五旬节得到圣灵,就像其他人一样。她当然去了。
62

在神与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是的。),不是女神,不是圣徒,而是基督。

呐,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就必行过去所行的同样的事。如果他的身体交出自己,你就会看到圣灵进入他的身体,行同样的事。
不管神要给我多少恩赐,如果你没有信心相信神赐下那恩赐,它也没有用。看看罗马人拿一块破布蒙他的脸,用棍子打他的头,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瞧?批评。耶稣从未开口,从未说一句话。
63

但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只是摸了他。罗马人打他,但妇人只是摸他,就走了。因为她相信耶稣。耶稣转过身,说:“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就是这样。那就是差别。你必须正确地就近他。

呐,如果他在这次大会开始的时候来到,证明自己是活的……呐,你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他今晚站在台上,你认为他会医治我吗?”他不能。他已经做了这事。他不能做两次。他已经做了,把剩下的留给了你。如果你相信,你就得医治了。如果你不信,你就没得医治。就是这样。如果他站在这里,他对此也不能再做什么。他不能救你,除非你相信。
他应许了要做什么?“我要在教会里显明自己是活的,一直到我再来。我在这里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一直到我再来。”如果他证明自己是活的,你对他是怎么认为的?是你的信心,不是我能为你做任何事,而是他已经为你做的事,你只要接受它。哦,我祈求神今晚让那信心进入这群人里面。
64

如果那信心今晚进入这群人里面,从现在起二十分钟我们中间就不会有一个软弱的人。是的。我们中间就不会有一个软弱的人。

为什么这不能是另一次五旬节呢?为什么这次大会不能转变成真正震动这个国家的东西呢?阿们!他想要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们不肯让他这样做。哦,他多么想把这次大会带进他的怀里,说:“孩子们,我想要跟你们同工;我想要藉着你们做工。”他想要挤出路来进入你们里面。
就像……就像所有的水被装在一个四脚的桶里,四个脚,那将是多少万英里高啊!那将经受多大的压力啊!这就好像圣灵想要进入教会,想要在某处找到一个裂缝把自己带进去,赐福你,使你生长存活。然而我们却仍旧干燥、坚硬。我不知道那个情况。哦!
65

呐,让那些有祷告卡的……你从哪里开始,1?1号。谁有1号祷告卡?你愿意举手吗?明晚,我们要开始……我相信在这场地的每个人,大家都拿到了一张祷告卡,或不管谁都会在这次大会结束前接受祷告。但现在,只要拿着你的卡。瞧?留着你的卡。我们明晚从新的地方开始,我想要看到。我有点迟了。我今晚会,但我只是……那样需要更久。

1号祷告卡,你愿意举手吗?你肯定你说了1号?哦,对不起。好的,在这里,女士。2号,请举手。3?4,在这里。4,4,5,请举手,让我能看见。5,好的,6,7,8,9,10,10号,我看到了你的手吗?[原注:磁带空白。]
66

动身进入另一个事工,我祈求你今晚再次应允这点。主啊,求你因耶稣基督和他的道应允,主啊,求你应允,因为我们在这个伟大的神殿里,成千上万的灵魂在这里得救了。

你的仆人E.霍华德·凯德尔、吉普赛·史密斯、B.E.雷德加,其他许多了不起的人站在这里仰望今天……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神啊,我为今天活着看到这个时刻的教会祈求。他们能看见的眼睛是有福的!他们能听见的耳朵是有福的!活在这个伟大的日子,看到我们的祖宗告诉我们,在义者主耶稣以肉身回来之前所要成就的事。他的灵要浇灌,他的教会要聚在一起。
父神啊,今晚以一个惊人的方式说话,向这群人显明你自己。我们作为必死的人不配,但我们将自己交给你,愿住在耶稣基督里面的伟大圣灵,今晚从新住在人们的这个身体里。愿每个疑惑、每个惧怕、每个迷信、每个学说被打破,主啊,愿人们看到并服侍基督,准备好他的再来。因为我们是在这个灵里上来;我们是在这个灵里祈求。我们是靠神的灵祈求,为了神的荣耀,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7

呐,请你们尽可能地保持敬畏,集中心思在基督上,留意这边。呐,瞧这里,朋友们。我感觉到;我不知道,这可能……这只是我的感觉,不是主如此说。这是威廉·伯兰罕。我感觉到我的事工在美国要结束了,(瞧?),快要完了。我想要你们记住这点,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是你们的时候;你们记住这点。

如果你把我当作神的仆人,你接受我的话;我不指望美国教会变得更好。它会继续变得更糟。我相信必有降临、能力和圣灵,圣灵降临。是的,我相信这点。我相信还会有神迹、奇事成就。但我相信作为一个国家,不,先生。我相信我们恩典的日子已经离开了。呐,基督要来了。
68

所有的国家、所有的王国都必倒塌。每个必死的都必须让路给不死的。不要因为那些话是从一个没受过教育的人来的就看不起它们;不要因为我是这样的人就看不起它们。而要尊重它,因为……要尊重它,因为这个,它是神的道,如果我讲了真理,神自己就必印证它是真理。如果我错了,那我的讲道也是错的,那我的教义也是错的,那我也就跟它一起是错的。

如果我传讲了灭亡的教义和一位灭亡的基督,我也就会跟它一起灭亡。但如果我传讲了神不灭的道,一位不灭的神,我就会跟他永远活着。是的。我尽力了。我再也不能做了。取决于神来震动你们的心相信。我再次奉基督的名祈求他让这事今晚再发生,为了神的荣耀。
69

博兹弟兄,是这个人吗?呐,保持敬畏一会儿。

神在教会设立的,第一是使徒即宣教士,其次是先知、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对吗?神在教会设立……今早在上面那个房间,蓝色的房间,他们称之为华盛顿宾馆,我们的教训多好啊,那位弟兄传讲了“教会的钥匙”。那是多么对啊!当温斯顿今早教导教会的原则时,那是多么真实啊!你怎么……我们误传了东西,你怎么能把一个根基建造在一样你所误传的东西上呢?在那里是无法建造任何东西的。
70

呐,这是个女士,我想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她,我们在这里第一次见面。妇人也许病了;也许是财政的问题;也许她想要为别人祷告。我对她想要的事一无所知。她知道这点。我知道。神知道。你知道。圣灵知道。天使知道。我对妇人一无所知。

呐,如果……如果基督穿着我所穿的这套衣服站在这里。他不会,因为他的肉身在天上,坐在神的宝座上(是的。),直等到所有的仇敌甚至死亡都成了他的脚凳。那将等到他再来的时候。
但他的灵,圣灵,就是在基督里的神,已经降在我们身上了,我们是神的儿女。呐,使耶稣以他行事的方式行事的同一位圣灵,也使教会以他行事的同一个方式行事。你明白吗?当然是。这就像汽油在发动机里,电力。
71

呐,姐妹,如果在基督身上的圣灵来到了教会,神藉着教师、传福音的、牧师、先见等等设立教会的秩序,你们相信那是真理吗?

哦,我们今晚作为男人、女人在这里,就像圣经《约翰福音》4章所看到的:一个男人和女人,一生从未见过面,彼此不认识;我们第一次站在这里。呐,但神知道你;他知道我。
呐,如果我对你说一会儿话,就像耶稣对井边妇人所做的,然后神向我揭示你在这里的目的,就像他对井边妇人所做的,你会相信那是他的话吗?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同样的事。”你会相信这个吗?你会接受你是站在他的面前,不是在我面前吗?
教会愿意同样做吗?你们以前从未参加过我聚会、从未见过这事的新来者,我要你们举手说:“如果你那么做……”
72

我对这里的妇人说;我举手。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她可能在会众中见过我,但我不认识妇人。对吗,女士?是的。请像那样举手。我们彼此没见过面。

你们不需要上讲台来。你们在底下会众中的,瞧这边,相信,找出来。仰望,然后说:“主耶稣,我要触摸你。让我,如果这人正在告诉我真理,求你今晚向我证实它。我有个需要,有一件事,主啊。如果你使用他的嘴唇说话,我们是枝子;你是葡萄树。你给他供应能量,转过身对我说我的需要是什么;我就会全心相信。”试验他。
主说:“来证明我。”那是经文。
73

好的,姐妹。如果主这样做,他能做的就是这些。会众怎么审判它,那取决于他们,对你们足够了。会众怎么审判它,那取决于他们。那会证明神。神是清白的,因为他已经这样做应验他的道。

主的意思是……因为你们吗?不,先生。因为我吗?不,先生。而是因为他的道说他要这样做。耶稣说他要来做这些事,使它得到应验,这是先知说的。
今晚就是这样,要得到应验。神不是非得这么做,但他说他要这样做。他对他的道有义务,要这样做。
74

呐,我正在跟你说话,因为你是第一个人。我离开聚会已经有七、八天,十天了。我很想看神要告诉我什么。如果他这样做,你就会相信。会众也会相信。那足以永远解决问题。

我看到女士对一件事浑身不安,如果会众仍然听见我的声音。她清楚地知道刚才有样东西临到了她。如果女士对我真诚,刚才有样相当奇怪的东西临到你头上。如果是,请举手,女士。你曾见过那天使的那张照片吗?我看见那道光降下来。现在你头上的就是它;就是这个使你感觉那样。我正看着它。你周围有点乳白色,雾气。
75

我看到你要去某个地方,但你全身不安。有人跟你讲了一件让你不安的事。那是……那是一件事,那是……哦,你紧张,因为一个医生在给你诊治,是关于你喉咙的事。那是个……我看见他在你背后到处看,对某个人摇头。那是个恶性肿瘤。不,它不在了。

他们拍了……拍了X光,恶性肿瘤不见了。但你要祷告的是关于唾腺的损害。你口里没有水分供应唾液。那是你想要祷告的事。那是主如此说。那是事实吗?呐,你知道这里有东西知道你。
呐,你现在感觉到有点不一样,是吗?瞧,它逃离你了。瞧那里,它是个完全的……瞧?你离开你了。呐,你得着了你所求的,因为它是生命。感觉到那个感觉,真正的舒畅吗?我看到你吞咽。你现在得医治了,你可以上路得痊愈。神祝福你。神怜悯你,祝福你,姐妹。要对神有信心。
76

你好吗,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想也许是我们一生第一次见面。但神知道我们俩。你相信他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吗?呐,耶稣说,他若不去,保惠师就不来,但保惠师来了,他要与我们永远同住,行耶稣所行的同样的事。

呐,姐妹,如果我告诉你:“你病了;我能医治你,”你有权利怀疑这点。瞧?但如果耶稣来告诉你过去是什么,你知道那对不对。你知道这点。瞧,过去是什么,那将证实它。如果他知道过去是什么,他肯定也知道将来是什么,瞧?哦,那是他的应许。
77

呐,如果会众仍然听见我的声音,妇人病得很重。她得了像关节炎的东西。我看见她僵硬,不能……哦,我看见黑影进来,是癌症。那癌症是在背部或脊椎,死亡的影子。你被放弃了,不可能好。至少他们是那样告诉你的。那是事实。如果是,请举手好吗?

呐,医生已经做了他知道要做的一切,但至大医生在这里,姐妹。说话的是他,不是我。刚才说话的声音不是我,姐妹。坦白地说,我不知道他刚才对你说了什么。但不管他说了什么,我知道那是事实。
呐,如果你知道神的同在如此近……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若祷告,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相信这个吗?让我祷告一下,好吗,姐妹?
我想要会众,请你们……呐,瞧,姐妹,不但是我,我的祷告只是一个人的祷告。瞧那里,有几百人坐在那里。他们也要祷告。好吗,朋友们?你们会不会为这妇人祷告?
78

呐,如果这是你的妈妈会怎么样呢?是你的妻子呢?让我们低头。可称颂的主啊,人里面没有能力医治。这能力存在于父神里面。但是教会里有恩赐、信心的恩赐和辨明的恩赐。在教会里设立了使徒、先知、教师和传福音的。

这个亲爱的妇人要死了。你的仆人,医生,也许为她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他们没有找到那个仇敌。但仇敌无法向你隐藏,主啊。你知道仇敌在哪里。有这个大能的教会祷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她的医治。几百个人的祷告此时为她发出去了。你不会闭耳不听祷告。你必听见他们回答,奉耶稣的名,阿们!
现在不要怕。只要去,即使它还没有发生,要靠主的力量行走。我看见他们领你上来这里。但不管你有什么问题,那是你过去的问题,现在没有了。瞧?祷告改变了它。从死亡到生命。挺起来,奉主的名行走,好了。神祝福你;欢喜地上路去吧。
79

让我们说:“赞美主!”呐,成就这事的是你们的祷告,瞧?你们的祷告,你的信心,跟他们的信心联合。现在要保持真正的敬畏。不要疑惑。

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你知道我,据我所知,我不认识你。你可能在不少地方见过我,但我不认识你,对你在这里的目的一无所知,但基督知道,不是吗?
坐在那里看着我的女士,刚才耸了耸肩。你正在为所得的肾病祷告。是的,不是吗?你刚才正在祷告:“主啊,我是他正在讲的那个人,让他今晚叫到我。”如果是,请举手?你有……瞧,就是这样。请举手,你现在得医治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只要有信心。
80

你整个人为一件事不安。你相当紧张,但你的紧张不是来自任何疾病。你的紧张是精神上的紧张,是精神压力。我看见有人站在你身边。你正在祷告,在你日常的祈祷中,你祈求神一件大事。你祈求神一件善事。如果神告诉我那是什么,你会相信你必得到它吗?你正在祈求神一个基督徒家庭,你正在为你未得救的丈夫祷告。那是主如此说。如果是,请举手?

父神啊,奉基督的名,我祈求你将她所愿的应允她,阿们!神祝福你,姐妹。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凡事都可能。
81

你好吧,女士?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也许是我们一生第一次见面,但神知道我们俩,不是吗?

我想这只是跟随女士的圣灵。我还以为是这后面有人在祷告,但也许是女士离开了……现在只要敬畏,祷告。
你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你相信他把他的灵赐给他的教会,在地上他的身体,教会肉身的身体,教会里神受洗的圣徒里?我们现在藉着圣灵介绍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你相信这是同样的东西吗?就像保罗低头看,看出一个人,主怎么遇见了他,在房顶上指示西门要做什么,这一切的事都准确地……
82

保罗走到船底,他在那里祷告,然后出来,说:“众位可以放心。我所事奉的神,他的天使昨晚站在我旁边,说:’保罗,不要怕,你一定会被带到……’”你信这是同样的信心吗?

你相信是同一位主耶稣跟井边妇人说话吗?你在这里是要为一个肿瘤接受祷告。那肿瘤在你的肩膀上,你的左肩上。是的。你相信吗?呐,瞧,你跟这妇人谈得越多,就越需要……注意,让我们再谈一下。
那是什么?一样东西……不,等一等,不要告诉我。瞧,我不明白。它是当我必须看见的时候。
你不是从印第安纳波利斯来的。你是从另一座城市来的,是一座大城市,但不是印第安纳波利斯。我看见一样东西,靠近这城或在你所住的城市有一大片水域。我相信我看见外面的……芝加哥。是的,你是从芝加哥来的。是的。我看见建在那里的箭牌大厦……回家去得痊愈。神怜悯和赐福这个亲爱的人,我奉耶稣的名祝福他,阿们!神祝福你,姐妹。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
83

你相信吗?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那个结肠病,让你痊愈吗?哦,你得医治了。你的信心……一直害怕它,不是吗?以为它是癌症,害怕它,它不是癌症。你得医治了。

我从未见过你,直到今天。我从未见过你。你摸到了一样东西,不是吗?我们相距将近三十英尺。你从未摸到我,你知道。但你摸到了大祭司,他藉着枝子移动了。你明白吗?那是一样的。你就是这样知道的。
坐在那边末端,手帕像这样举起来的姐妹,你有肾病,背上还有背病。是的。哦,你现在可以回家了。你得到了你的医治。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要全心地相信。
84

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基督知道你。呐,在圣经里,有个名叫拿但业的人去找到,哦,是腓力去找到拿但业。当拿但业来到耶稣跟前,耶稣知道的第一件事是他是个信徒:“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耶稣开始跟他交谈,告诉他说他是从哪里来的。这使拿但业成了一个信徒。

我不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我一无所知。但如果神向我揭示你在这里的目的,或你从哪里来的,或你是谁或一些……哦,当然,你那里有名字,瞧?好的。但如果神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目的,你会相信他吗?
我一直看见一个妇人出现在这里,接着又消失了。这男的正在为一个妇人祷告,一个姐妹……她不是来自这个地区。她在另一个地区。我看见两座城市一直出现在我面前,是两个地方。她在肯塔基州。你是从俄亥俄州来的。女士有妇科病和癌症,快要死了。
你口袋里的那块手帕,拿去给她。不要疑惑,只要相信,她就必活。你相信吗?那么去吧,愿基督使你痊愈,行同样的事。是的,先生。它没有了。神祝福你,弟兄;要有信心。
85

你好吗,姐妹?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你的脚踝有毛病,不是吗?呼吸不好。全心地相信,它就会为你停止。瞧?

你的背和腿搅扰你,你举手了吗?是的,你举了手,但这是那边的另一个女士。你的背和腿搅扰你。是的。要有信心。
你的病是在你的手臂,你的右臂。那是个肿瘤,是在你的右臂下和肩膀上,在你的背上,以至于你无法举手。基督能使你痊愈。你相信吗?你愿意接受吗?让我们祷告。
亲爱的、仁慈的神,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使这妇人痊愈,我奉主耶稣的名祝福她,阿们!
现在走到那地方旁边。你走到那里,相信地去。记住,那是死亡,不是神。医治你,走到那里去,举起手臂,说:“谢谢你,主啊。”欢喜地上路,得痊愈。好的。
让我们说:“赞美主!”只要顺从主说做的事。当他说做任何事,就去做。不要想任何事,只要去做。
86

我看到圣灵或神的天使站在会众后面一个黑人男子旁边。但他是个有信心的信徒。你被直肠病搅扰,先生,是在直肠里,像是痔疮。如果你全心相信,就可以痊愈。

在那里思想的你,坐在你旁边的女士,是你妻子。她被高血压搅扰。呐,你得到了,阿们,就是这样。要有信心。
全能神的主权,不偏待任何种族、肤色和信条。他尊重那些信他之人的信心。阿们!他是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现在相信吗?你全心相信吗?只要我能信,此刻这事就可以发生。
87

明晚,我们要开始为病人祷告,只要带他们来祷告,还有别的事。

让我们在这里等一下这妇人。我们让她停一会儿。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姐妹?去年我来这里时,你在会众中看见我在上面。但我是指我不认识你。好的。这是我不认识、一生从未见过的女士。她说她去年六月在这里,坐在会众中见过我。那是我们—这妇人和我彼此有过的唯一联系。
呐,如果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在会众面前彰显他的爱,如果这不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你就从未读过圣经。就是这样。你从未读过应许;你没有意识到它……
88

瞧,你说:“哦,我在圣经中看到耶稣行了两三件那样的事。”但你没有……我从未看到他跟一整排人站在一起。你不知道他说“你们要做更多、更大的事”吗?不是更大,不可能质上更大,是在量上,不是在质上。他叫死人复活,停止大自然。瞧?你不可能在质上做得更多,而是在量上。“你们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这是应验他说的话。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是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只是在量上更大。末时在这里了。

呐,在圣灵离开我之前,我想要看我能不能跟这女士谈一会儿,拿我的时间跟你谈一会儿。
你我互不认识,第一次在这神圣的土地上见面,在这伟大奇妙的帐棚里。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他向我揭示你在这里的目的,你愿意接受吗?会众愿意同心地相信主在这里吗?
89

我想要你看。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她知道我不知道一件她站在这里所为的事。对吗,女士?如果是,请举手,让人们能在这讲台上看到。就是这样。

你必须承认有件事发生了,这里有样东西是超自然的。不是……这不是表面相信。这绝对是超自然的。呐,这取决于你认为它是什么。当时的学者们说:“他是别西卜,是算命的,是鬼王。”算命的就是魔鬼。他们说:“他是算命的,是别西卜。”
耶稣说:“你们会得到赦免,但当圣灵来行这些事,说话干犯他就永不得赦免。”后来他说他所做的事,我们也要做。就是这样。
90

当时的犹太人和信徒说:“这是神的儿子。”

看看这妇人,井边妇人,她说:“先生,”撒玛利亚人。
那犹太人怎么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当耶稣做了这事的时候。
撒玛利亚人怎么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我们知道我们被这样教导,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他是天上的神;他必知道人心里的秘密。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我就是他。”
呐,如果有犹太人对此是那么想的,信的犹太人,还有撒玛利亚人对此是那么想的,外邦人对此是怎么想的呢?这是你们的日子。要相信它。
91

好的,姐妹。就……正如彼得和约翰说的:“你看我们,(瞧?)你看我们。”不是看……换句话说,看不是指……它是指要注意一件事,只是要跟你说话,看父会告诉我什么。我不认识你。它必须是从某个超自然的源头来的。

这里的整群会众都做了承诺。如果主告诉我,你们就要见证它对不对。它不可能失败;它是神,神允许这事,它不可能失败。
第一,你的额头上面有窦病,一直搅扰你,引起头痛等等。看到你像这样多次抱着头,这样抱着头。你相当紧张,全身不安,掉东西。是的。掉东西,还偶尔跌倒。我看见你跌倒。是的。那是由关节炎引起的。你有关节炎。我看见你想要搬动一把椅子或别的东西,像这样走到旁边的地方。那是事实,是事实吗?
92

叫你可以知道,你正在为别人祷告。你丈夫,他不在这里,在田纳西州一所医院里。这男的有……我们看看,他们正在对他手臂上的东西做一件事。我看见医生。不,那是动脑硬化;影响他的头脑,影响他的心。就在几天前,他祷告,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耶稣基督。那绝对是事实。是的。阿们!呐,相信地去,奉耶稣基督的名接受。

你想要那胃病得医治吗?那就去吃晚饭吧,阿们!瞧?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相信吗?
93

你看起来很健康,但你有贫血。你凭信心相信我们可以去各各他输血吗?让我们奉基督的名做,我为你的血液祈求。阿们!神祝福你。

哦,你也有胃病。你得胃病很长时间了。那是神经问题,许多年前出现的,更年期的时候,你相当紧张不安。从那时起,你就一直思想、走动、纳闷,这引起你得了消化性的疾病。你把胃里的食物喷出来,是酸的。没错。现在去吃你的晚饭,它结束了。神祝福你,要有信心。
我看见血滴下来,是的,是湿的,那是贫血。好的,你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能医治你,使你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医治,愿那些话被创造出来。
女士,过来,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那心脏病,使你痊愈吗?如果你信,就上路去,欢呼感谢神,并得痊愈。你们每个人都相信吗?
94

瞧,不是兴奋,基督在这里。神的道成了真理。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今晚运行在这会堂里。你们是判断者。神尽了他的分。不可能发生别的事,除非你相信。

呐,如果我在你们心里蒙恩,你们相信我作为主的仆人告诉你们的话,圣灵的恩膏还在这里。如果这里的任何人,不管你心里是什么,不管你的问题是什么,心脏病,不管是什么,耶稣基督在各各他的赎罪祭看顾你的那个问题,只要你相信。一千九百年前,因他受的鞭伤你便得了医治,已经成就了,过去时。主已经来了,藉着他的道传讲了。他差遣他的灵证实他的复活。他,人称代词,基督应许要差来的圣灵,一千九百年后,今晚在凯德尔堂认定为绝无错谬,在基督的身体里行一千九百年前他藉着耶稣基督在加利利含沙的海上所行的同样的事。
他还能做什么呢?我不知道他还能做别的什么事。那应验了他给教会应许的一切话。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95

现在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要……有多少病人,请举手?现在继续举着手,低头。基督徒们祷告,跟我重复这个祷告。

我们的父神啊,现在我尽我心里的一切相信。我相信你的儿子耶稣基督。如果我犯了什么罪,请赦免我,我在神和圣灵以及教会的面前承认我的错误。神啊,我需要医治,我相信你在这里;我相信你正在证实你的道;我相信有一天我必须面对你。
主啊,赦免我的不信,把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放在我里面,用你的爱燃烧我的魂,直到我转头不看我的症状,而相信你的道。我现在全心地接受它,奉耶稣基督的名。
96

现在,继续你的方式。那是你们的祷告。现在我要为你们祷告,正如期待的那样在这里。大家都为对方祷告。呐,当你祷告说:“哦,坐在我旁边的女士,在我对面的男子,主啊,请医治他。”为对方祷告,瞧?看看你身边谁举了手。你挑选一个你要祷告的人。每个人都挑选一个你要祷告的人。不要为自己祷告。要为旁边举手的人祷告。不要为自己祷告。你要为旁边的人祷告,我为你们众人祷告。让我们祷告。

97

可称颂的主,我再次站在凯德尔会堂这里。我有幸站在你膏抹的同在中看见伟大的“我是”,不是“我过去是”,而是“我是”,那天站在燃烧荆棘中向摩西宣告:“这是我的名,直到万代:我是。”

被神恩膏的可称颂的救主说:“我是。”今晚你在这里,在会众中间宣称“’我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神啊,当我们承认自己的罪、自己的疑惑、惧怕,祈求怜悯,求你看这几百双向天举起的手。有人低头祷告,祈求他们的邻居得医治。神的道说:“互相祷告。”
神啊,今晚我全心地祈求,不管怎样,愿真正、老式、重生的信心经历扫进人们的心里,愿每个疑惑的影子从他们身上被除掉,愿他们知道他们正在祷告的人必得医治。我全心地相信你必医治每个在神同在中的人。我们命令那使我们疑惑的魔鬼离开会堂,离开人们,进到外面的黑暗中。愿这里的每个人今晚得到释放,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8

呐,对你们举手的人,毫无疑问,你们相信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要照神的道接受他,称那无有的仿佛已经……

亚伯拉罕称那无有的事仿佛现在已经发生了。你有那信心,使你不看你有什么问题,而是称那有的仿佛没有,并且仰望神的应许吗?如果你这样相信,每个人都把手举起来,站起来。
我已经尽我里面的一切庄严地相信,每个站起来的人已经藉着主耶稣基督的赎罪祭接受了他们的医治。神祝福你们。举起手来欢呼。现在我把聚会交给博兹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