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519E 爱

1

替我问候他,好吗?我们明天晚上结束,接着我要开车一百英里到另一个城市,我不能去穆斯乔见他了。但如果你知道教会在哪里,如果你们这里的一些人是从穆斯乔来的,请问候他。

多少次我们经过这城,我看见他哭着。坐在河边那家大旅馆里,跟他一起,他把大脑袋靠在我肩膀上,哭着说:“比尔,我见过多少次……觉得我自己只是一个小家伙。是个在街上走来走去,送报纸的红头发男孩。” 厄恩经历了很多事,他是个很好的基督徒绅士。
2

如果有人认识我的老朋友道森弟兄,在穆斯乔附近,也代我向他问好。我本来希望他能参加聚会,但我想他没有参加。我想要见他。

我儿子刚才告诉我,他们之前为我收取了爱心奉献。哦,他们真的不需要那样做。但是,我知道你们一些人把自己的部分生活费捐出来了。我很感激它。弟兄姐妹,我会尽我所知,尽我所能地为了神的荣耀花每一分钱。
呐,我每周往世界各地寄出几千块手帕。我有一个办公室,有三,四个人在里面工作,有速记员等等的东西,他们得到很好的报酬。我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孩子。我一直在讲道,因此,我必须靠着这个生活。我肯定向你们承诺,它不会花在买烟草,威士忌和喧闹的生活上。我会尽我所能地将它用于神的荣耀上,因为我知道这是你生活费的一部分。
3

对不起;我一生从未收取过奉献。我在浸信会教会传道十二年,从未收过一次奉献。一天晚上,我跟所有的人一样入不敷出了。你们许多人知道,当你去到那个地步时,你无法收支平衡了。呐,你们没有过吗?真诚地说,肯定的,你们和我一样。我们都是穷人,就像我们在南方说的。

我实在无法收支相抵了。我对我妻子说:“我要去收奉献。”
她说:“我要过去看你做。”
我们甚至没有一个奉献盘。呐,不是说人们不会这样做,哦,他们那些亲爱的人会给我任何东西,他们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但我不愿意那么做。我可以工作。我是个狩猎管理员,我工作过,从未……我在监督部门工作了七年,从未逮捕过一个人。我相信我可以跟他们交谈,使他们成为更好的保护者,胜过我罚他们款,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那么他们会尽力回报我。
4

他们从未解雇我;我不得不……错过聚会(这个传福音的)是我放弃的原因。他们对我很好。如果我抓住了一个人,我就坐下来,像弟兄一样跟他说话。我会说:“答应我,你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他承诺了,为此守信用,这比让他交罚款要好得多。

那么,我说:“妻子,我要去收奉献。”
她说:“我要看着你做。”
于是,我说:“大伙们,今晚我有一点需要。我需要一点钱,大约五美元。我欠了一些小账单,没法付清了。我要给你们中的一些人传一下我的帽子,看看能不能给我一些五分一毛的硬币,” 我说:“它能帮我挺过去。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 我说:“吉姆大叔,你愿意去拿我的帽子吗?”
他说:“是的,比尔。”
5

他走过去拿帽子。大家都……有一个老妇人坐在那里,过去一直为我祷告,是个敬虔的老妇人。你们(你们一些女人)还记得那些女人过去常穿的围裙,那些长的围裙,格子的,里面有一个口袋吗?哦,那是她穿的那种围裙。她伸手到口袋里,我看着她。她拿出了其中一个上面有夹子的小皮夹。伸手到里面去够那个小硬币;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说:“我只是在逗你们大家呢。我不是真的那个意思。” 吉姆叔叔拿着我的帽子,他不知道要做什么。我说:“哦,吉姆大叔,把我的帽子挂起来吧。我只是在逗你。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知道,过去有个老人,是从本顿港上来的,常常到我的地方去,有长胡子,长头发;他的名字叫约翰·雷恩。他把一辆旧自行车留给我。我去到一毛钱店,买了一罐油漆,把它涂了起来,以五美元的价格把自行车卖了。不再需要收奉献了。但那是我所经历过的最接近的一次。
6

所以,钱一直是我竭力……要远离的一件事。我之所以不让我的事工进入大片的事工场,就是因为你需要太多钱。我不喜欢这样。我宁愿保持现在这样。

所以,谢谢你们,朋友们。神祝福你们每一个人。我肯定神会回报你的。我相信他会的。
呐,在打开这道之前,让我们低头跟作者说一会儿话。
7

呐,亲爱的耶稣,我们要把你可称颂的圣言翻开了。你愿不愿对我们说一会儿话,鼓励我们今晚有信心为病人祷告,这是我们在你的祝福中,奉你的圣洁之名尽力举办的聚会。

毫无疑问,萨斯喀彻温省这里有许多教会,他们今晚解散了自己的聚会,使那些平时在他们那里聚会的亲爱的儿女,能来参加今晚的聚会,来接受祷告。我们为这些勇敢的战士感谢你。有许多人可能没有及时得到信息来解散。神啊,我们为他们祈求,愿你今晚赐给他们伟大的聚会,在各处,在所有的省份,在世界各地,让许多人今晚能找到基督。
不管他们在哪里举行医治聚会,我们祈求你的祝福在这些聚会上延伸出去,医治所有来的生病的人,主啊。恩膏你的仆人们。赐给他们话语来荣耀基督,让人们相信主。父啊,对我们也做同样的事,因为我们正在等候你,我们读你的道。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祈求。阿们!
8

明晚七点半……或者,七点:发放祷告卡。我们要结束这聚会,尽力要用这两个晚上为每个想要接受祷告的人祷告。

呐,靠着神的恩典,只说一点点。我不想占用太多时间,因为我今天下午已经讲过道了。呐,今晚我只讲一会儿,只是为了让人们有感觉,在聚会中有圣灵的同在。然后我们要开始为病人祷告。
呐,今晚我要读一节经文,这对参加主日学的最小的孩子非常熟悉,被称为圣经的黄金经文:约翰福音3章16节。
因为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9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就读这么小的主题来举行一场伟大的聚会吗?” 你瞧,它有多小没有多大关系;而是它所说的。是它里面的内容。是上下文使它如此地有价值。是今晚足够让整个世界归向神和基督的经文。如果以正确的心态接受它,它就会成就,就会使每个罪人都双膝跪下。

今晚我之所以选择这个,是因为我的主题一直都是爱。我想,爱是世上拥有的最大的力量,因为神就是爱。没有比神更大的能力了。爱是我所能讲的最伟大的事之一。所以,它是写在一个小小的主题上,也许一平方英寸的面积就足以覆盖主题。但正如我说的,它不是按照字数衡量的;是在质量里面。
10

不久前,我在某处读到,一个小男孩在小阁楼上的一些古旧箱子里搜寻。他发现了一张小邮票,可能也就是半平方英寸。哦,小家伙认为这一定是值点儿钱的。所以,他冲到街上去找一个他认识的集邮的人。

他说:“你愿意给我多少钱来买这枚邮票?” 他说:“它看起来像一张旧邮票。”
那人说:“哦,我不知道它的价值,孩子,但我会给你一美元买它。”
他说:“好的。我把它卖给你。”
因此,他花了一美元买了它。几个星期后,他以五十美元卖掉了它。又几个星期后,它以五百美元的价格被卖掉了。我最后一次听说这枚邮票,价值一百二十五万美元。
11

呐,它不是在于大小,也不在于纸质。关键是它上面的东西。这段经文也一样:不在于它多么渺小;在于它是给百姓的信息。这是神给亚当濒死族裔的赦免和恩典的道。这是神给亚当种族中每个堕落的男人和女人的情书。

呐,对那些愿意接受赦免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赦免。但如果你不想要领受,对你来说就什么也不是。几年前,在美国法庭上,有人犯了罪。这是一个军事犯罪。他要在日出时被枪决。有个朋友去求官员,他劝服他们直到这人被赦免了,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当赦免被写出来,送到了在监狱里的人那里……信上只有从州长或官员那儿来的几行字,说:“这人被赦免了。” 并写下他的名字。“赦免某某。”
12

当这文书给到那人时,他却拒绝接受。他说:“就这么写出来,根本不足以赦免我。” 他拒绝了它。第二天早上,这人在日出的时候被枪决了。当这赦免被正式地归还给政府时:这是一个被州长赦免的人,得赦免的人却被枪决了。呐,这怎么办呢?他们在联邦法院通过了审判。裁定是由联邦法官通过的,赦免不是赦免,如果它没有被当作赦免而接受。

你若接受赦免,约翰福音3章16节就是赦免。雅各书5章14节,如果你愿意接受神的医治,那它就是医治你疾病的神圣疗法。约翰福音3章16节是赦免你的罪。但如果你不接受它,它就会回到神那里,对你来说那就不是一个赦免。如果你不能接受你的医治,那就不是你的医治。
13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先生,我不在乎有多少瞎子看见了,有多少聋子听见了,” 他说:“我不相信是真的。”

我说:“它不是为你写的。神医治的应许只是写给信徒的,你是个不信的。它只给那些相信的人。” 救恩是给那些相信的人的。
当神轻视亚当堕落的族类,而他又如此爱亚当的族类,他看到了他们的境况,这就驱使神去爱。当爱开始出去,神的爱被投射出去并到了它的目的地时,至高的恩典就会投射出神的爱所要求的目标。那就是为什么神必须对犯罪案件做什么事,因为他如此爱亚当的族裔,他神圣的爱出去了,至高的恩典差来了一位救主。
14

当人们生病,受痛苦,处在他们所处的境况中时,神的爱必须为他们产生出一些东西。神不想要你生病。当什么人教导你,生病是神的旨意的时候,那么如果你生病是神的旨意,耶稣就违背了神的一切旨意,他医治了所有带到他面前的病人,他就是行了父告诉他不要做的事。不妨直面这个问题;这是缺乏信心,这是我们的问题所在。 “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这是神的赦免。

呐,人的某些东西是神的一部分。他是个堕落的种族。他是个堕落的儿子。呐,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创造者,一个微型的创造者。呐,他不能真正创造,因为只有神那样做。但他可以使用神造出的东西—神所造的木头,用它建造一座房子。他可以拿起神创造的钢铁,用它做别的事。他可以接受神在空中赐下的电,使它照亮一栋建筑。那是一个人。
15

呐,我想问你们一件事。让我们把领子放下来一会儿。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好人,你认为他们是好人,但总有一些什么东西让你不愿意呆在他们周围?你当然见过。那么,你也见过一些人,你就是愿意在他们周围呆着。那是什么?正是这种创造的能力在人们身上,在他们所处地方的周边创造了气氛。如果他们充满了爱(不是表面上的相信,而是真实的爱),你就能感觉到它。你知道他们是基督徒。他们跟你握手,说:“我是你的朋友,约翰。” 你能感觉到它。

你可能不同意我的看法。但我想到了我的朋友保罗·雷德。呐,我相信真心的信仰。
16

今晚我注意到有一些黑人朋友跟我们在一起。曾经在南方有个黑人老人说,他……他的老板说:“没有像真心的信仰那样的东西。”

他说:“老板,你只是少说了一件事,就是当你说:’没有一个像”真心的信仰“这样的东西’时,你应该加上:据你所知。”
他知道区别。我相信真心的信仰。我相信神赐给你的某种东西,在你里面改变了你,你是能感觉到的。它使你周围的气氛不同了。我试过了。我知道这是事实,人在自己里面和周围创造了气氛。他被一个灵膏抹了。
我见过一些人,你根本无法离开他们;你真的是爱他们。他们身上有东西在拉动。那是因为他们生活在那种氛围中;他们活在圣灵的能力下。
17

我那贫穷的,半个印第安人的老母亲常告诉我这点:“相同羽毛的鸟聚集在一起。” 这是真的。你不会看到乌鸦和鸽子有任何的交通,因为它们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它们看起来不一样;它们的饮食不一样。乌鸦可以停在死尸上,整天吃那东西。但鸽子不能吃那尸体,因为它没有胆汁。如果他在那边吃哪怕一点点尸体,都会杀死他的。他里面没有胆汁消化它。他是另一种鸟。因此,它不与乌鸦交往。

当一个人重生时,也是这样的。有件事发生在了他里面,他对世界就厌倦了。他周围有神圣的灵。
但正如你们在聚会中所明白的,我的生活就是一直在处理属灵的事。有时候你走到那些想要模仿的人那里。“哦,伯兰罕弟兄,我确实对你有信心。” 你知道他在说谎,瞧。那里有一个灵,说话的声音比他的嘴唇说出的更大。这是氛围。
18

如果你愿意学会去爱人,对每个人仁慈,温柔,有耐心,它甚至会使你的家庭生活不同。它会使你的协会组织变得不同。神必荣耀你。呐,我试过了。

不久前,在我家里……你可以想象,它一直是多么的混乱。你可能以为说:“哦,那里的人一定和这里一样,这么个小城市。” 那么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呢?他们一直坐飞机过来,走进来,呼召进来。旅馆,汽车旅馆,坐满了人,哭着,乞求着。你都没法休息一会儿。
有那么一天,我们的房子整天像是要被完全拆毁了。地下室都满了人,每个房间都满了人,书房也满了人。一直到了天黑,我好不容易让每个人都安静下来。我走进厨房。那里站着我可怜的,三十七岁的妻子,头发都白了,举着手,哭了起来。
她说:“比尔,我快要失去理智了。” 她说:“这些孩子整天没有吃东西。”
19

那里有一些紧张的人,有精神病,一些人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告诉我说,如果我不去某个城镇,主就要打死我,因为他们这么说。这就是那种……你只能把这一切放在一起。

另一个房间里的另一个人说:“哦,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有’主如此说。’”
如果主要我知道任何事,他就会告诉我。他不怕跟我说话。接着……但你有时候必须忍受那个。她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哦,瞧。撒拉和百加坐在那里,在地板上为了一些小积木争吵。撒拉大声喊着说:“爸爸,撒拉……百加抢了我的积木。爸爸,她刚才拿了我的口袋本子。” 好啊。约瑟,小男孩,坐在地板上,拼命地打着什么东西,用力尖叫。呐,你们说:家,甜蜜的家。
20

哦,我四处观看。我想:“呐,只有一件事要做。我们得要改变这种状况。” 呐,整天都是人,太多了,有的整夜都在搅扰孩子们。我想跟他们一起呆一会儿。所以,我想:“主啊,现在你帮助我(我在心里说),让我……”

今晚我要放松一下,从心底深处跟你们谈谈那些并不需要告诉每个人的事。
于是,我说:“主啊,求你现在帮助我,让圣灵以某样的方式降在我身上,好改变这情形。” 所以,我为自己祷告,我用胳膊搂着我的妻子,说:“哦,亲爱的,我真的对你感到抱歉。”
她说:“比利,我相信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说:“哦,我要碎成片了。看看这屋子。”
我说:“是的,没错,亲爱的。绝对没错。” 我把胳膊绕在她身上,你知道。我说:“我知道,亲爱的。” 我想:“主啊,求你使她安静。” 我说:“呐,那是真的。但你知道吗,亲爱的?那天,当我在路易斯维尔时,我看见了一件漂亮的小……女人穿的那些东西是什么?你知道,那是一件小小的,就像一件小衬衫……你们怎么称呼它们的?什么? ”[有人说:“上衣。”]上衣。
我说:“我在某个地方看到了最漂亮的一件。让我来想想。在哪里来着?”
21

她说:“可是,比利,没有时间谈论上衣了。”

我继续搂着她:“呐,亲爱的,我告诉你;你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上衣。”
她说:“哦,”
我说:“瞧。我告诉你我们要做什么。让我们快点吃晚饭,吃完了晚饭,我要带你去看看。我会为你买的。”
“哦,” 她说:“比利,你真好,但是,哦,我……今晚我不想去看什么上衣。看看我这样子。”
我说:“但你看,亲爱的。哦,如果你能看见它,我相信你……你就想要买它。” “主啊,使她安静。” 瞧?把我的手绕她身上。我说:“我告诉你。你给我系上你的围裙;让我帮你弄晚饭。”
22

所以,我系上这围裙,你知道,开始切一些红萝卜之类的东西,你知道,然后继续。偶尔我会走过去;她会停止哭泣。我想:“谢谢你,主啊。” 我说:“哦,亲爱的,主岂不奇妙吗?他真是太好了。” 瞧,一直跟她说话。改变气氛,按手在她身上。

我一让她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她满脸笑容了,她说:“哦,比利,你认为商店会开吗?”
我说:“我肯定他们会的。” 我说:“我……我想他们会的。” 我想:“主啊,谢谢你,它正在有效。” 所以,继续讲,第一件事,就是撒拉和百加把她们的积木分开了,约瑟给他自己找到了一个小响尾蛇,家里有了平安,瞧。
23

呐,唯一要做的,就是你必须改变状况。如果那能在家里实施,那也能在教会里实施;它可以在一个国家里实施;它可以在全世界实施。关键是气氛。

孵蛋的自然方式是把它放在母鸡下面,因为母鸡会保暖。但把它放在同样的温度下,无论如何它都会孵出来的。关键是气氛。没错。
所以,是气氛。你用你里面的东西来造成那个气氛。
24

让我们进一步分解一下。有多少人读过我的书(我相信是由高登·林赛写的)叫做《由神那里差来的人》?你们许多人读过。当我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那天晚上有个疯子跑到讲台上要杀我,你曾读过那个事情吗?你读过了吗?你们大约有三分之一人的读了。我给你们讲讲这个故事。有件事发生了。我希望它会一直发生。但它没有。

当时我在讲道,会场有六千人,我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下着倾盆大雨。奥洛·罗伯茨他们,在那个时代,没有一个人出场。我在……在聚会上气氛是紧张的,肯定的。当我说到:“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大约有几百个传道人坐在我的后面。突然,有一个高个子穿过那栋楼走下来了,是一个魁梧的人,大约六英尺高,体重大约两百四五十磅,穿着灰色西装,像这样走着,脚步很重。我想他一定是给某个人带来了一个口信儿。
25

当他走近讲台时,所有的传道人都意识到了他是谁,他们就拼命地跑了。他是从一个精神病院里出来的疯子。他跑到台上。他开始向我走去。他说……我当时体重一百二十八磅。他说:“你这草中的蛇。你这个伪君子。在这里冒充你自己是神的仆人。今晚我要折断你身上的每根骨头。我要告诉这些人你只是个大骗子。”

我转过身,看着他。通常我会被吓死。但相反,有件事发生了。哦,我希望它能一直发生。我没有鄙视那个人,我爱他。必须有东西来做这事。我祈求神,“让我进入那个状态,永远呆在那里。”
26

但我爱这人。我想:“可怜的人。他不想伤害我。他失去理智了。嗯,他可能在某个地方有家庭。” 他开始朝我走去…… 就在聚会前,我在更衣室里带领两个警察归向了基督。他们赶出来要抓他。呐,问问这些警察。许多人已经打过电话了。那是真实的。在它被载入杂志之前必须要经过核实。

所以,警察赶出去要抓他。我说:“不,不要。别管他。这不是属血肉的事;这是属灵的事。” 他们就脱掉帽子,走回去。
他走向我。他说:“今晚,我要折断你身体里的每根骨头。”
我必须仰着头看他。我想:“可怜的家伙。” 一句话也没说。他过去……[伯兰罕弟兄发出吐痰的声音。]吐唾沫在我脸上;它飞遍了我。我想:“可怜的人。他不是有意要那样做。他失去理智了。”
27

他说:“今晚,我要把你打倒在这群会众的中间。” 看起来他能做这事,那么粗壮的大手臂。我一句话也没说。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只是站着不动。会众安静了。我看着他。他走到我面前,他抽回那大手臂,开始把它扬了起来,我听见自己跟他说话。它说:“因为你挑战了神的灵,今晚你要倒在我的脚下。”

他说:“倒在你的脚下?你这个卑鄙的伪君子。” 他说:“我要指给你看我要倒在谁的脚下。” 他就把拳头向后扬要打我。
我说:“撒但,从这人身上出来。”
他就把手举在空中,他瘫痪了。他说:“啊,啊。” 他转了两三圈,俯伏在我的脚下,警察不得不把他从我的脚上滚下来。那是什么?能力吗?是爱成就了这事。
28

去年夏天在墨西哥,一个晚上有两万多人归向了基督,我站在一个比这个宽很多倍的台上。那天从早上九点,人们就去站在了斗牛场上,等到那天晚上八点,我到了那里。没有地方坐,他们只是彼此靠着。他们想要去教会。

那个晚上当我们进去时(前一天晚上主行了几件神迹,)—有一个小婴孩被带上来。比利·保罗,还有大约三十个引座员,都不能把那个小妇人挡在队列之外,她抱着那个孩子。她声称他那天下午病死了。这事将会很快被出版,因为它是真实的。埃斯皮诺萨弟兄刚为我拿到了它,并确认了。它必须是由医生等等写了证明的,不然我们就不能发表。
29

在当时,那个小妇人尖叫着,比利来找我,说:“爸爸,你必须做一点什么。那个妇人没有祷告卡。” 我给所有的引座员下了命令,不要让没有祷告卡的人进入祷告队列。比利说:“她就呆在那里;她打了那里的每个引座员。” 只是一个小妇人,爬过了会堂里几乎所有的东西,一条毯子裹在她手臂下面。

我对摩尔弟兄说,杰克·摩尔弟兄(你们许多人还记得他,他以前跟我在这里),我说:“摩尔弟兄,下去为那个小婴孩祷告,或以某种方式安慰她,因为如果妇人没有祷告卡,我去那里是不合适的。”
30

当我又开始看我的会众时,我看见了那个小婴孩在我面前。是那位母亲的爱,看到它做了什么吗?它已经行在神面前了。她对孩子的爱……

我说:“等一下,摩尔弟兄。我要下去。”
我走到那里,告诉引座员:“让她过来。”
妇人来了,仆倒在地上,她说:“神父。” (意思是’父亲。’ 她是天主教徒。)
我说:“站起来。站起来。”
她站了起来。她指着孩子。天一直在下雨。她用来围着它的小毯子湿了。我并没有看到过那个婴孩,但我只是说……只是把手放在小家伙身上。我说:“神(那是一条小毯子),你显明了这个墨西哥小婴孩的异象。那个母亲的爱以某种方式触摸到了你。” 就在我这么说的时候,小婴孩发出了巨大的尖叫声,开始大声喊叫。女人晕倒了。那个小婴孩被耶和华神恢复了生命,他感受到了那个母亲的爱在为她的婴孩施压。肯定是的。
31

第二天晚上,他们就排好了队列,那里有一堆的毯子和大衣,堆得差不多四英尺高。他们怎么能分得清是谁的呢,我不知道。他们走上讲台,有个墨西哥老人。他是瞎眼的。当他到了那里,他拿出小珠子,开始说:“圣母马利亚。”

我握住他的手。我说:“老爹,那没必要。” 我的翻译,埃斯皮诺萨,翻译了。他是瞎眼的。我说:“我要为你祷告。”
当我开始为他祷告时,我往下看,他是赤脚的。他的衣服很脏布满灰尘。他脸上满了皱纹,脸上的胡子需要刮了。眼泪顺着他那满脸皱纹的老脸滚下来。他像这样伸出手,喊着:“神父,神父。” 我看着他的手。我握着他的手,按在我肩膀上,我看着他的脸。不管怎样,你必须进入他的感受中。
32

我想:“命运对这老人何等残忍!也许他一生中从穿过一双鞋。” 我把脚放在他的脚边,看我的鞋子是否适合他。不行。我把肩膀放在他的侧面,看我的大衣是否适合他。不行。我想:“看看他,也许他一生从未坐下来吃一顿像样的饭。他一生中从未穿过一套像样的好衣服。也许养了一群小孩子。呐,除此之外,他在黑暗中,瞎眼,摸索着走路。”

我想,如果我自己的爸爸能活着,他就会到那个年龄了。有件事发生了;我心为他而跳动。就是这样。你必须进入这些人的团契中。
我拥抱他,用胳膊搂着他,我说:“天父,请怜悯这个可怜,瞎眼的人。”
他开始叫喊:“ Gloria a Dios。格洛丽亚·迪奥斯。” (意思是“荣耀归给神。”)我松开他,他跑下讲台,亲吻大家。能像我像你一样看清楚了。那是什么?它是进入了他苦难的神圣交通中了。
33

我不知道你要怎么接受这个。呐,我要为你们多打开一些,关于我的一些内心生活。

不久前,当我在狩猎管理部门时。在印第安纳州亨利维尔附近,有一个朋友住在上面,他病了。当时我正要把一些小鱼放到一条小溪里。所以我想我就过去,为这人祷告。作为一个狩猎官员,我必须随身携带一把小枪。我把那东西解开,扔在卡车上,关上门。我想:“我要穿过田野,去为我的朋友祷告。”
走过田野时,我正在哼唱。我忘了在伯克农场,有一头巨大的根西公牛杀死了一个黑人。当时他是个看门人。他是个好动物。他们不想杀他,于是他们把他卖给了某个人。我知道农场上到处都是警告,但我忘了这事。我走到了田野中央,那里有一些小橡树的灌木丛(我想你们这个国家没有。)当我经过这片地时,这头杀手公牛一下子就站起来了。他打了个喷嚏。我认出了那只公牛。
34

首先我转过身;想去摸枪。它不在那里。我很高兴它不在。否则我可能会杀了公牛,然后赔钱。我去摸枪;它不在那里。我寻找周围的栅栏;对我来说太远了。周围没有树丛让我躲进去。在那里,除了面对死亡,什么也没有。

我说:“哦,主啊,如果我该死的时候到了,我要像堂堂正正的人一样面对它。” 我把肩膀往下推。我说:“如果是这样,如果我必须死在这头公牛身上,那我就必须死了。” 有件事发生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像个孩子,但这是事实。不知怎么的,我没有鄙视那个野兽,我对它产生了一种爱。
我想:“那可怜的东西躺在田里。我进了他的领地。我打扰了他。他只知道保护自己。” 他把角往下扔,挖土,跪在地上。你知道在他们冲锋之前是怎么做的。
35

我想:“那只动物……哦,我很抱歉打扰你了。” 我说:“我不想要你杀我。我是神的仆人。我在为一些病人祷告的路上。我忘了那些标志。” 我像现在一样说话。但有别的事发生了。我不怕他。我不惧怕那头公牛,如同我不惧怕我的弟兄。

那就是教会所在的地方。你总是担心事情不会发生。那是它不发生的原因。当那惧怕……爱将惧怕赶了出去。当你得到爱时,恐惧就消失了。但只要你有惧怕,爱就不能运行。
36

当公牛向我冲过来时,他冲了大约十英尺,就停下来,把前脚踢出去。他看起来像耗干了,他朝这边朝那边看。他转身了,转了回去,躺在刚才站着的那地方。我走过田野,离开了牧场。他只是躺在那里,看着我。是爱除去了恐惧,神全程看顾了我。

呐,当我离开了牧场,那东西离开了我,我就像树叶一样发抖了。但当我在他面前时,惧怕就离开了。
37

有一天,我用剪草机在院子里剪草。我想要在前面修剪草坪,我要来几个回合,有人进来接受祷告。我必须跑回去,换衣服,为他们祷告。哦,在我能去到后院之前,前面已经长长了。就在炎热的夏天下午。吉恩,利奥,他们小伙子们都去了别的地方。我脱掉衬衫。后院没有人能看到我。我正在推动这台割草机。我忘了,在栅栏的尽头,有一大群的黄蜂挂在那里。

我快快地推着割草机,割得很快,我从未注意到它们。我(常常不在家)直接撞进了蜂巢。曾计划过要焚烧它们,把它们从那里赶出去。我撞到了那黄蜂的窝。呐,没有穿衬衫,没过一会儿,我周围都被黄蜂所遮盖了。任何人都知道一刺就能杀死你。
38

去年夏天,一个人被蜜蜂叮在嘴唇上,它打破了某种血脉,在医生到达那里之前就死了。大黄蜂攻击你时,必将你击倒在地。这里有一个蜂巢笼罩着我。但现在,我不怕……我不知道你在这之后会怎么想我。没关系,因为我说的是实话。你必须跟神交待你对此的看法。

那些大黄蜂在我周围,我并没有想要和它们争战,有事情发生了。我不怕他们。我爱他们。我想:“神的小受造物,叮人是你保护自己的唯一方式。那是你神所赐的武器。我到你家里打搅了你。” 我说:“呐,我必须为神生病的孩子祷告。我是主的仆人。呐,奉我们创造主耶稣基督的名,回到你的窝里。我不再搅扰你们了。”
当我在审判台上遇见你们的时候……那些大黄蜂在我周围旋转,绕圈圈,形成了一队小蜜蜂,它们每只都回到了自己的窝里。为什么?氛围改变了。
39

你说:“伯兰罕弟兄,那听起来很傻。” 那就是你不懂圣经的原因。难道狮子不是追赶但以理,但无法碰到他吗?氛围改变了。那火能烧到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哥吗?氛围改变了。但以理的神今晚仍然活着。他是同一位神。

你们基督徒商人们,在你们自己的杂志上,这故事登出来了。在这里的吉恩,利奥,他们当时坐在门廊上。我称他们是我的学生传道人:其中一个是归信的天主教徒。我相信另一个可能是卫理公会的,或别的什么。
他们来参加我在印第安纳州哈蒙德的聚会。临时组成了一个小小的FBI(联邦调查局)。他们不相信这些事是真的。一次,他们碰巧回到家了,要去附近看看那些异象是否真的发生了。他们是我的学生。
40

一个夏天的早晨,大约十点钟,他们坐在门廊上,我正在教导他们。我注意到,一只老负鼠来进到门口了,是从马路对面大约两米的林子里出来的。我家是唯一有栅栏的。它经过了三座房子,进入我的门口,它来了。我跑出去,说:“那只负鼠有狂犬病。”

当时我们一直在谈论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孩生了一个私生子,把它裹在毯子里,窒息致死,让出租车把她带到河边,她停在那里,把襁褓倒进河里。出租车司机报告了它,救生员过来……海岸警卫队,捞起了包裹。那是一个死去的婴孩。她是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女孩,她的照片登在报纸上。
我说:“她不是个母亲。她不配被称为母亲。妈妈是个受人尊敬的称呼。她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妇人。母亲是爱。”
41

今天有太多的妇人,她们不配被称为母亲。她抱着那孩子扔到河里。当我看到这只负鼠进去时,我说:“那只负鼠有狂犬病。我得跑出去阻止它。” 伍德先生,他过去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有个儿子,在聚会的时候他并不相信。他把他儿子带到其中的一场聚会中,孩子的腿瘸了,主叫出了他,他的腿就完全正常了,伸直了。他得救了,被圣灵充满。他妻子是个兽医。他们放弃了……他是个承包商,他放弃了他的生意,从肯塔基州搬到了我隔壁。

42

他在我院子里用耙子耙地。我去把耙子扔在负鼠身上罩住它。吉恩和利奥跟我一起出来。我说(那时是一天中大约十点,夏天很热),我说:“老负鼠有狂犬病。” 我说:“我想……” 因为负鼠白天是不出来的;如果有人知道动物的生活,负鼠在夜间行动。我说:“这个……” 我猎负鼠很多年了。我说:“它们直到太阳下山才出动。” 于是我说:“她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我刚好看到,她的左肩被狗咬了,或者被车撞了;它肿了很多倍。呐,这听起来会让你们有点儿恶心,但苍蝇爬满了她,她从肩部开始到处都是蛆。

“嗯,” 我说:“可怜的老家伙快死了。她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当我用耙子把它罩住时,我注意到,有九只小小的负鼠,大约两,三英寸长。负鼠和袋鼠是唯一一种有口袋的动物,它们把幼崽放在口袋里。
43

当我把耙子罩在她身上时,她就咬它。对负鼠来说,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它们被称为装负鼠,会躺下装死。但她在咬它,那是我认为她得了狂犬病的原因。当我看到这九只小负鼠时,“哦,” 我说:“她是个母亲。” 我说:“吉恩,你和利奥来这里。我要教你们一个更好的课程。” 我说:“这个老母负鼠比那个淹死她孩子的妇人更像个母亲。” 我说:“这只老动物,她都活不过三十分钟。她不可能都这样了还活着。她快死了。但她会用那三十分钟为她的孩子争战。因为她是个母亲,一个真正的母亲。她爱它们。”

44

接着,就在那时,伍德太太和伍德先生上来了。他们看见我们在院子里。伍德太太说:“哦,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吗?” 她说:“那些个小小的负鼠。” 她说:“你要怎么做呢?”

我说:“我不知道。”
她说:“哦,杀了它。”
“哦,” 我说:“我不能杀它。”
“哦,” 她说:“只要杀死妈妈,再杀死小负鼠,它们嘴巴是圆的。” 说:“它们永远不能被哺乳。只要把它们抱起来,把它们扔在地上,赶快杀死它们,把它们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她是个兽医,那是最人道的事。 “只要把它们扔在地上,快点杀死它们,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我说:“伍德姐妹,我知道你是对的,但我做不到。”
她说:“哦,让班克斯去做。”(那是她丈夫。)
我说:“不,我不想要他那样做。”
利奥和吉恩,他们看着我,心想:“他要做什么呢?”
“嗯,” 她说:“为什么你不进去拿一把枪来打呢?” 她说:“你是个猎人。你为什么不去杀它呢?”
我说:“我是个猎人,但我不是个杀手。” 我说:“我杀不了她。”
说:“哦,那你要做什么呢?”
我说:“我不知道。”
45

我注意到她为那些小负鼠宝宝挣扎。当我把那耙子抬起来时,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拖着那条腿,她尽力地走了过去,走到我的台阶前面,就昏过去了。那些小负鼠,当她昏倒时…… ,当然,让那条绳子松开,她可以……它们从口袋里出来了,那九只小负鼠想要从她那里吸奶。那是它们唯一会做的。

伍德太太说:“比尔,你的意思是说,你要让那些小负鼠死得那么可怜吗。” 说:“她死了。你要让那些小负鼠像那样从她身上喝奶,那样可怕地死去吗?” 说:“伯兰罕弟兄,那是残忍的。”
我说:“伍德太太,你可能是对的。但我没有心要杀死她。”
我抬起老负鼠,戳了戳她。你几乎能看到她还活着。我说:“她还活着。”
46

哦,她躺在那里,在烈日下。有人进来了,吉恩和利奥离开了。老负鼠整天都躺在那里。夜晚来了,伍德先生走上来,说:“呐,比利,你整天忙,我要把你带出去一会儿,好让你放松。”

我说:“好的,伍德弟兄。”
那天晚上我们出去,骑着马走在路上,我很快停了下来。一只小狗在路上。我把小家伙抱起来,他满了疮和虱子,它们都跑到我的胳膊上了。我把他带到车上,美达(我妻子)说:“比利,你不是真想把这个满身疮的小狗抱起来吧。”
我说:“肯定要的,他只是个幼犬。他有权利活着。”
说:“你要怎么对待他呢?”
我说:“哦,我要带他回家。有人丢下他。这是一个耻辱。”
47

我把小东西带回家,洗净他,为他祷告;它是你所见过的最好的牧羊犬之一,瞧。你不需要那样做:杀了他们。

当我们十一点进来时,老负鼠躺在那里。露水沾在她身上,小家伙们还在吃奶。
伍德先生说:“比利,看看那里。你是知道的,如果那个负鼠要动弹,它就会在天黑的时候动弹。”
我说:“我知道,伍德弟兄,但我无法杀它。”
48

大约十二点了,我的儿子比利·保罗出去钓鱼了。之后他进来,老负鼠仍然躺在那里。第二天早上大约六点,我起来,朝院子的廊上看,看外面是否有人。并没有人在那里,所以我想:“我就出去看看我的负鼠吧。” 我醒来之前整个晚上都在想着她。我出去看了看。她躺在那里。我说:“哦,我猜可怜的老家伙已经死了。” 我出去,站着,像那样踢了踢她,她没有动,那些小负鼠仍然在那里。

就在这时,我听到门的响声,我的小利百加,一个真正属灵的小女孩,最近刚看见了她的第一个异象。我相信神的灵在这孩子身上。她走出来,说:“爸爸,那只负鼠死了吗?”
我说:“我不知道,亲爱的。”
她说:“爸爸,你要怎么处理那个负鼠?”
我说:“亲爱的,我不知道。”
她说:“爸爸,她是一个真正的母亲,不是吗?”
我说:“她肯定是,亲爱的。但我……”
她说:“爸爸,你要让她受苦吗?”
我说:“亲爱的,瞧。你不该这么早起。跑回屋里去找妈妈吧。”
我想让她离开门廊这里。我踢了一下负鼠。我看见她的脚稍微动了一下,我想:“哦,她仍然躺在那里,毫无疑问依然在受苦。”
49

哦,我走进旁边的书房,坐下,像这样举起手,开始揉我的头。我想:“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那只负鼠。或者也许……我不想让他们杀死她,因为她是个母亲,我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她。”

我像这样挠着头,有声音说:“我以为你昨天传讲了她的事。你说她是一个真正的母亲。你从她身上取出了一个主题。”
我说:“我确实是那么做了。”
说:“哦,作为一个母亲,作为一个真正的女士,她快死了,她在你的门口躺了二十四小时,等着轮到她接受祷告。”
我说:“哦,我没有……” 我想:“出了什么问题了?我在自言自语吗?” 我想:“我在跟谁说话?嗯,” 我想:“那一定是神。”
50

哦,我打开门出去了。我晃了晃脑袋,心想:“哦,我是在跟某个人说话,有人在跟我说话,这里并没有人。”

51

呐,你可以想象你的感受。我走到外面,老负鼠……我说:“天父,我知道你引领人类,但动物也是属你的。曾有一天,你借着驴子说话。你知道每只落在街上的麻雀。神啊,如果是你差遣了那只可怜,无知的负鼠,作为一只动物去了那里,狗咬了她,我本可以为她祷告,我却不知道。主啊,求你赦免我,因为我不明白。” 我说:“如果她是一个要跟这些小孩子一起接受代祷的母亲,这样她就可以继续抚养她的小婴孩,如果你的爱……她那属动物的爱都能触摸到了你,是你差遣了那个哑巴的动物,甚至没有一个魂……如果你差遣负鼠来这里接受祷告,主神啊,我祈求你,愿你的旨意成就,医治这只负鼠。”

呐,这令人惊讶。但当我停止祷告时,抬头看,那只负鼠站起来了。她把所有的小负鼠都聚集起来;那条尾巴向侧面卷着,用那条残疾的腿尽可能直地行走了起来,一直走到门口。小百加站在那里。我用胳膊搂着她。老负鼠回头看,好像在说:“谢谢你,先生。” 就上路了,她带着孩子们去了树林。
52

天上的神知道那是真的。这事被印往了全世界。这是真实的。报纸登了,商人报登了。为什么?那是神。他知道。如果那只老……如果神能带领那只老负鼠去那里接受祷告,只因为她爱她的婴孩,那么,他就更能应允你(他的孩子)的祷告。

那是爱,弟兄;爱是那个奥秘。爱是那个成就了它的。这是一个勇敢的事物显明了出来。神要你接受爱,勇敢地带着爱,而不是把它留给自己。展示出你的爱。证明出你的爱。借着你的行为向我显明你的信心。就是这样。证明你爱神。
53

我或许可以讲讲这个作为结束。一个伟大的故事……许多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女人,你们应该是记得它的:过去印在学校的书上。它这么快就被遗忘了。那是一个瑞士伟大英雄的故事。在那些山上,叫出他的名字,瑞士人就会流泪:阿诺德·冯·温克里德。你们许多人在学校的书上记得他。

一天,瑞士被逼到了角落,他们的小社区处在了危险当中。大约四百年前,入侵者像一群苍蝇一样蜂拥而入。他们就拾起旧的镰刀,砍刀,石头等等,所有他们能找到的下去山谷保护他们的家园。这支行进的军队来了,就像一堵砖墙,训练有素的长矛,每个人都步调一致,继续前进着。这些可怜的瑞士人站在这里,站在角落里。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他们是完全绝望无助的。这些受过良好训练的人(人数超过了几千人),就像一堵砖墙,继续前进着。他们能做什么呢?
54

最后,为了爱他的国家,一个人,阿诺德·冯·温克里德,走了出来。他说:“瑞士人,今天我要为瑞士献出生命。今天我要拯救瑞士。”

他的同伴们对他说:“阿诺德·温克里德,你要做什么呢?”
他说:“在那边的山上有一个白色的小家,三个可爱的孩子和一个妻子。他们正在盼着我,祈求我能回去。但我在地上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他说:“因为,今天,我必须拯救瑞士。”
他们说:“你要做什么呢?”
他说:“跟我来,用你们所有的去争战,尽力而为。”
他扔下手里的武器;他开始朝……他先四处观看,找到那些枪中最密集的。他手举在空中,向它们跑去,喊着:“为自由开路。为自由开路。”
55

他跑着(你们许多人都知道这故事),当他跑向它们的时候,大约有一百把枪转过来,那些枪的末端抵住了他。他就去到它们那里,用手臂满满抱着,把它们拢在怀里,就死了。在这样的英雄主义和对他的国家的爱的展示之下,那支大军队被击溃了,瑞士人蜂拥上来,把那支军队赶出了他们的国家,从此他们就再也没有过战争了。那种展示很少有能匹配的,很少。

去年我去过,若主愿意,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会再次到去瑞士,说出他的名字,看着人们在山上痛哭。他们知道能有今天的美好家园和平安,因为一个人爱了他们。并显明他的爱。
56

那是一个伟大的英雄行为。但是,哦,那并不算什么,朋友。曾经有一天,亚当的族裔都退到了一个角落。亚当的后裔:神已经差遣了律法和先知给他们,他们却不肯持守。他们不听从他们。他们被疾病,迷信,疑惑,惧怕逼退到了一个角落。有一位神的儿子从天上走了出来。他说:“我要去地上,为亚当堕落的族裔献出我的生命。”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当他来到地上时,他四处观看,看到了人们最害怕的地方。他们最大的恐惧是死亡。作为男人,只要他健康,他就能够亵渎,到处乱跑。但让他去到那濒死的时刻。就是这样。耶稣找到了最密集的枪矛,他就冲入死亡,献出他的生命作为祭物,显明了神对亚当堕落的种族的爱。
57

他为我们传道人留下了什么?耶稣说:“你上去那边,在那里等候,直到你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当圣灵降在你身上,你必在耶路撒冷,犹太,撒玛利亚,萨斯卡通和地极,成为我的见证人。” 借着他所留下的武器,他告诉我们要冲进疾病和罪恶中,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男人女人们,现在是时候了,我们要拿起武器,那是我们神所爱的英雄留给我们的,我们要飞奔过去,与无知,迷信和形式化作斗争,拆毁仇敌的城墙,展示真正勇敢的爱。我们相信神和他的道,直到疾病得医治,魔鬼被赶走,瞎眼看见,聋子听见。只要我的身体里还剩下呼吸,神就会帮助我做这事。
58

彰显为那我所信的为我而死的人的爱。愿你们也这样做,让我们低头祷告。

主耶稣,没有任何的爱像神的爱这样。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当我们无助,无望时,你就替我们死了。 “神如此爱我们,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我祈求你的神圣恩典和圣灵的同在……正如阿诺德·冯·温克里德(瑞士的英雄)说的:“用尽你所有的去争战。” 呐,主啊,你所赐的不是棍棒和石头,而是可称颂的圣灵。在基督的温柔和温顺中,在他复活的大能中,他与我们同在这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要把世上的事都化为乌有,神要在他的永生国度里发出的……主啊,求你应允,今晚奉耶稣宝贵的名我们祈求在我们眼前彰显这些事。阿们!
59

呐,你们看这边。讲出一件事是一回事,做出一件事是另一回事。一个人可以说他想说的任何话,如果他想要撒谎,他可也以这么做。但当神说话时,神就证实他所说的话。神使他所讲的那些东西成为真实。

呐,正如我刚才说的,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你们一些人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天主教的。今晚这小群的人,你们是不同的人混杂在一起。不管你有多渺小,你都有权利得到福音。你有权利得到它。我不谴责任何教会,任何宗派。我爱他们所有人。但弟兄,有人是对的,有人是错的。它取决于神来说出正确的话。
60

我们是在末时了。这你们是知道的。在俄国的那边,有一颗原子弹挂在上面,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就在萨斯卡通;你知道这点。其他的世人也知道。有一天,毁灭会来的。你知道这不远了。只是神在抓着它的手。会发生什么事呢?那天晚上我们的总统怎么说?我们要保持强壮,让我们的侵略者知道,每当他投下炸弹时,他也要毁灭自己。肯定的,飞机和大坦克,在全世界各处训练有素的架在那边的枪。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按下按键;这就是所需要的。然后,事情就会发生。

难怪……让我问你们一件事。就在每个转折点之前……看看上古世界。一切的起初,都是神。它借着宗教的敬拜分散了。该隐跟亚伯一样虔诚。下来了,很长时间后一切都变得冷淡,形式化了。科学家,建筑等等。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一位先知出来了,超自然进来了,一个信息临到了,世界就被毁灭了。
61

把这点带到时间里……你说:“先知,以前的……?” 是的,先生。以诺,挪亚,方舟,神迹,天使显现。神总是这样做。呐,听着。

正如他在四百年之后把以色列人领了出来—比我们成为一个国家的时间都长了很多—四百年,无知,在埃及。发生什么事了?一切都冷淡,形式化了。 “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所有的人,所有的教会都那么相信了。突然,一位先知兴起,一位天使出现在燃烧的荆棘中。神迹奇事出来,神拔出了以色列,毁灭了埃及。
62

后来,她又冷却了,过了一些年。过了一段儿时间,到耶稣要出生的时候了。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先知兴起了:施洗约翰。神迹奇事开始出现。神的儿子被钉十字架了。她冷却了。

我们现在经过了一个时空。那是什么?又是在末世了。发生了什么事?先知正在显现。神迹奇事正在发生;世人从来都不知道。在萨斯卡通发生的事,两千年来从未发生过。没错。上次的发生距今已经两千年了。神迹奇事发生,信息传出去;比利·葛培理,奥洛·罗伯茨,了不起的人,到处都在炸响它。
63

美国人却双手交叉着坐着,世界上其他的人都说:“你们这帮狂热分子。” 报纸刊登了他们所能写出的最肮脏的文章,神同样显出了神迹奇事。他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信我的人,我所做的事,他也要做。我要永远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过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但你们必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这些事……我今生所行的,我所做的事,做的是同样的事。那些迹象被彰显出来,而人们却坐下来说:“我是长老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 但是弟兄,你是基督徒吗?你准备好迎接它了吗?那是关键。

64

我是你们的弟兄,我爱你们。刚才你们把一部分的生活费给了我,为了让我能活着。如果我站在这讲台上,避开宣告神的旨意,或告诉你一些错误的事,那我就真是一只胆小的老鼠。但作为一个爱你们魂的人,一个爱你们生命的人,让我对你们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从死里复活了,今晚还活着,就在这会堂里。

哦,你说:“我没看见他。” 我们谈论这光。当它出现时,你们许多人都看见了。它在华盛顿特区:它拥有版权,是唯一被拍下的超自然光。你知道它的故事。它被登在报纸上传遍了全世界。那是什么?那是带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位天使。
“哦,” 你说:“耶稣……” 是的,先生。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呐,在我们开始之前,留意一会儿。
65

圣经的读者,圣经的学者们,它是谁呢?是什么带领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呢?它是立约的天使;对不对?谁是立约的天使?就是耶稣基督。他曾是火柱。他站在地上。他说:“我从神而来;我要回到神那里去。” 他来这里彰显在肉身中。当他回去时……

你说:“他又回到光中了吗?” 绝对是的。圣经这么说的。“是吗?” 读一下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他面前有一道光,甚至使他的眼睛变瞎了。那些站在旁边的人却没有看见它。保罗看见了。你相信保罗看见它了吗?那些站在旁边的人从未看见过。但保罗看见了。这甚至使他的眼睛瞎了。他瞎了几天。
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
那是圣经吗?那么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这是他的照片,从科学上说,他是一样的。在他运行的事上,他是一样的。但你之所以看它,是因为一些像我这样受过教导的人把信息带给你。你们不要看使者;看看我所讲的信息。
66

呐,基督在这里。我向你们宣告:“他从死里复活了。” 他爱你们。他要你的魂。他想要医治你。他要使你快乐。他要领你进入荣耀中。你必须允许他这样做,他才能做。他不能违背你的意愿。

所以,呐,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一个妇人……通常我一个一个地把人们带到讲台上。你们看见过我那样做。主已经改变了它,就在萨斯卡通这里。这已经是做成了的;今晚依然会的。在这会堂里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我认识……是的,抱歉,我看到索斯曼姐妹,诺曼姐妹,诺曼弟兄坐在这里。我所认识的就是这些人。这里有多少人知道我不认识你?像这样举起你的手,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举起你的手,不管你是谁,坐在哪里。
67

呐,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穿着他给我的这套西服站在这里,你会说:“主啊,圣经说你是大祭司,能被我软弱的感觉所触摸。” 你相信你能摸到他的衣裳,就像那位妇人所做的一样,他就会转身告诉你你做了什么吗?你相信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能那样做吗?如果他是一样的,他当然可以。

瞎子巴底买,他在城门口哭喊:耶稣听不见他的哭声,但他感觉到了他的哭声,他转过身去看那是什么。只要查考圣经,看看是不是这样。看看井边的妇人,耶稣怎么告诉她有关她丈夫的事;他们说那是弥赛亚的迹象。多少人知道撒玛利亚人知道那是弥赛亚的迹象(请举手),因为耶稣知道妇人的问题是什么?
68

多少人知道犹太人知道那是弥赛亚的迹象?肯定是的。当拿但业来……腓力找到了拿但业,拿但业来了时,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从犹太人出来的一个见证人,就在那里。但当然,那些刻板的正统的教派,那些大教会成员,他们说:“那是别西卜。他是个算命的。”
耶稣说:“你这样说话干犯我,还可以得赦免。但当圣灵来了,做同样的事,一句干犯它的话,在今生或来世永不得赦免。”
瞧人们得到了什么?神让他们有自由的意志。他们可以站起来,走出去。他们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但审判悬挂在我们所有人前面。呐,那是真的。
69

呐,如果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他今晚来到这里,带着一个神圣的恩赐,可以到达会众中间,因着你的祷告……你祈求神。你说:“哦,耶稣,我所承认的大祭司,能被我软弱的感觉所触摸……”

昨晚我们请你为别人祷告。他做了吗?告诉了你你是在为谁祷告?如果是的,请举手,在整个会堂里向新来的人举手。多少人昨晚在这里看到那事发生?举起你的手。好的。
呐,今晚,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为自己祷告,或为别人祷告。只要仰望神说:“你的圣经说你要做这些事。这人告诉我们,你所做的同样的事是写在圣经里的。他说你与我们同在,在我们里面。 耶稣在教会里设立了一些人行一些特定的事;先知,教师,传福音的,牧师。”
70

呐,看。他给我看了一张照片,说那是你。当耶稣以前在这里时,他说这些事要发生,要成就。那时他不能做,但他知道人心里的秘密。

十年前,当我在这里时,今晚这里还有多少人记得我说过会发生这种事?举手,瞧。就是这样。呐,如果那是出于神的,那就是真理。如果它不是出于神的,那它就不是真理。我怎么知道我要活着看到它呢?因为神那么说了。这就解决了。这就是了。
呐,如果他要行这事……神曾赐给摩西两个迹象。其中一个在他手里;另一个迹象是,要他下去在以色列人面前行事,当他一次行出了那个迹象时,他们每个人都相信了他。对不对?他们跟着他走进了旷野。
71

现在,基督差遣我向你们证明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我不想要你们跟随我;我要你们跟随圣灵。他是那位领袖,将带领你去应许之地,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确定。他必这样做。呐,你们要相信。

看这边。让我们从这里开始。在这后面的某个地方,要有人祷告,说:“神啊,我有需要。” 呐,有没有祷告卡的……那些有祷告卡的人,我们要叫他们来,在台上为他们祷告。没有祷告卡的人,就祷告说:“主啊,我有需要。主啊,我要请求你一件事。我听过伯兰罕弟兄几次这样传讲。今晚,我要请求你,让我能摸到你。我不是在仰望那个传道人。我仰望你。父啊,我要请求你,让我触摸到你。如果你让伯兰罕弟兄转向我,告诉我说我在祷告中求你了,我就会知道那是你。”
72

就是这样。那是对圣经的一个挑战。怎么……你们有人想要上来代替我吗?如果你怀疑它,就上来这里,让我看看你做。讲台是敞开的。上来做吧。肯定的。我挑战过伊斯兰教徒;我挑战过巫医。我从未见过一次神没有运行的。今晚他也要这样。我相信他。我爱他。对失败的惧怕已经离开了我,因为我爱他;我信任他;我相信他,我知道他会做的。呐,你们祷告。

我想问你们一件事:如果神在这会堂的某处对至少两三个人这么做,你们每个人是否都会说:“我相信神绝对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今晚就在这会堂里,他要在这里给我我想要的。” 你愿意这样做吗?如果主这样做,请举手。太好了!神祝福你们的心。
73

我必将跟你站在无止境的永恒中。呐,祷告。只要祷告。没有任何东西……我无法控制这个。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呢?” 我不知道。这是神必须告诉我的。但那是神说末日要在这里的迹象。我要留心看着。大家现在都保持敬畏,你是在基督的同在中。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做什么?” 我正在做我们的主做的同样的事,他站着看谁摸了他。人们正在触摸他。呐,他必须对我说话。
现在,请抬起头一会儿。呐,照片上的光,就挂在这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某样东西,就在这里的尽头。先生,请问你有祷告卡吗?你有一个?哦,把它放在口袋里。那没问题。
不管怎样,你在祷告。你在向神祷告祈求我对你说一件事。我不认识你。我从未见过你。但如果神向我启示,就像他对拿但业所做的,他在哪里,他做了什么,他从哪里来,或类似的事,你知道我不知道,你会相信吗?全心相信吗?你愿意吗?你们其余的人愿意全心相信吗?
74

呐,我看到这人在……他的问题是在他的后背和脊椎里。绝对没错。他不是从这城来的。他走了很长的路。他是从西边出发,向东边过来的。他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地方,那里有很多马……它受惊了,他是从卡尔加里来的。这人的名字是厄尔。没错。你现在全心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必医治你,使你痊愈吗?你接受它,相信他会医治你吗?好的。那么,你可以回家,得痊愈了。

呐,我挑战你们其他人求问同样的事。这部分的会众你们愿意相信吗?这里要有人全心相信。愿神应允。神知道我不是……这不是场上的表演。这也不是其他任何的表演。这是耶稣基督在让你保持安静,好让他可以展示他的能力,让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理。不要动。如果可以,请安静。
75

就是这里。一个小妇人坐在这后面。她戴着一顶黑帽子。她正在为某人祷告,是她的兄弟。兄弟是个酒鬼。没错,是吗,女士?在后面,戴着小黑帽子的。是的,先生。他必须服用安眠药,晚上才能入睡。没错。而且他……还有一件事,他曾经是个基督徒,他背道了,因为我看见一个黑影笼罩着那人。没错。呐,你相信吗?你相信神会应允你的祷告吗?愿他应允这是我真诚的愿望。

我不认识你,是吗,女士?我不认识你,是吗?我一生从未见过你。如果是对的,请像这样举手。一切都是真的吗?就是这样。呐,你要相信。
76

这里的这一排怎么样呢?你们都怎么想的?那里要有人祷告。要真诚。仰望基督。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呐,敬畏地上来。你必须来就近一个恩赐。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她痊愈了。但另一个人用布裹住他的头,打他的头,说:“呐,你若能说预言,告诉我们是谁打你?” 他什么也没感觉到。你必须敬畏地上来,相信他,不只是要试试,你必须相信。

那个坐在尽头的小女士。她正在为她丈夫祷告。丈夫得了肿瘤,肾病,他的肠道有问题。医生放弃了他。没错。你相信神必使他痊愈吗?你会接受吗?如果你愿意,请像这样举起手,“我要接受。” 好的。神应允你,姐妹。
77

这里楼上的怎么样呢?你们都没有对它免疫。你们每个人都在楼上祷告祈求神。有多少了?有三个了吗?好的。让我们从楼上再来一个。要祷告,要相信。

愿主得称颂!有个小女士低着头。如果可以的话,现在你可以抬起头来了。你在为某人祷告。一个戴眼镜的小女士,戴着一顶粉红色的帽子。你在为某个人祷告,一个亲人,是个精神病人。那个把手放在脸上的女人。那是真的,不是吗,女士?你难道不是为那个祷告吗?如果是的,请举手。如果你相信,你的弟兄就必好了。你全心相信吗?
呐,我怎么知道你在祷告什么呢?神能听见祷告,能应允祷告。呐,你们都相信吗?全心相信吗?
78

是哪里……?那孩子怎么样呢?我在孩子身上没看到任何东西。但是孩子的父母,或带着孩子的那人?是你吗,夫人?你有卡吗?好的。只是因为它是一个婴孩,让我们……那里。你可能只是把孩子带进来,把孩子放在那里。如果神向我启示那婴孩的问题,你会接受吗?那么你相信基督会怜悯它吗?呐,我不知道,可能是小儿麻痹症,可能是发烧;我对此一无所知。你知道我不知道。但如果神向我启示孩子的问题是什么……我不能医治它,因为我不是医治者。但神知道这婴孩。

如果耶稣穿着这套衣服站在这里,他不能医治孩子。他已经做了这事。是你的信心。他想要做这事,使你的信心相信他已经做了。爸爸妈妈,你们愿意相信吗?
79

我看见孩子在医生那里。医生摇头。他说孩子得了癌症,到处长满了,腿等等。他已经做了……他为孩子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活着,孩子已经活了一段时间了,但他说孩子一定会死。我不知何故又……我看到弗雷德·索斯曼站在那里。你要么认识他,要么就住在他附近,或别的什么。我看见他站在附近,就在这异象中。没错。

我挑战你的信心仰望耶稣基督。在会堂的任何地方,我挑战它。是的,先生。你要相信神。你这样做吗?朋友,你意识到你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就在这里吗?我们怎么能保持平静呢?我们怎么能失败呢?我们怎么能因着生命的忧虑或惧怕而麻木地坐着呢?那应该使每个瘸子站起来。那应该使每个罪人悔改。神还能做什么呢?是在肉身中再次显现。那时你们的祷告就太迟了。你没有意识到吗?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80

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如果你是个罪人,你不认识基督,你想要他现在赦免你的罪,而趁他的同在就在这里,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现在在祷告中记念我。我要在这里接受基督。” 神祝福你,女士。没错。那就是基督显现的目的,就是要拯救魂。还有人愿意举手吗?说:“我现在要接受基督。” 神祝福你,先生。

有人说:“伯兰罕弟兄,我去过教会,但我从未见过圣经像那样真实。” 必须有一些东西。你知道有东西在做那事。呐,取决于你认为它是什么。如果你想说是别西卜,那就去吧。那将在你和神之间。如果你相信那是耶稣基督,那么神必为此而赏赐你。但这是唯一的方式你曾经……。你要么被它咒诅,要么被它祝福。你想要哪一个。这取决于你。
81

但如果你只是一个教会成员,从未重生,为什么你现在不向基督举手,说:“主啊,记念我。我现在要你记念我。我需要你在我生命中,我要你记念我。” 除了这两个举手的人,还有别的人吗?我知道我刚才是做了一个祭坛呼召。神祝福你,我的黑人弟兄,就是坐在这里尽头的。神与你同在,弟兄。

听着。一天,有一个老十字架拖在各各他,拖着背负者血淋淋的脚印。耶稣倒在重担下。西门,一个黑人,来抗起十字架,帮助他担当了。他知道,我的弟兄,如果你一直在黑暗里摇晃,没有神。今晚他来找你。他记得你帮助他背了十字架。他为你背负了它。神祝福你,愿你平安,我的弟兄。
82

还有没有人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在神面前记念我。我知道有东西在你身上,人,你只是一个人。有东西在那里。我知道那不是你。你甚至不够聪明。嗯,你甚至不知道……你只受过小学教育。但有件事发生了,我知道是的,我相信那是神应验他的道。”

这是符合科学的。就在这里,在你们中间。圣经说它会在这里。科学界说它是真理。圣灵在这里说:“我在这里。我与你同在。” 呐,你要怎么做呢?这取决于你。我还有一个晚上。你愿意举手,说:“记念我吗?” 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那很好。神祝福你在后面的,我的弟兄。
还有人说:“神啊,请纪念我”吗?你现在并不是向我举手。神祝福你,弟兄。你不是向我举手;你正在向基督举手。你把它举起来归向基督。“神啊,记念我。” 神祝福你。祝福你,我的黑人弟兄。神祝福你,坐在这里亲爱的小男孩。别的人,请马上举手,或者说:“记念我。”
83

你说:“伯兰罕弟兄,如果我举手,那有什么关系吗?” 绝对有的。它是在做出一个决定。正如我多次说过的,你若不违背自然的一切律法,就举不出手来。引力使你的手放下。你里面有某种的东西。神祝福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她刚听到这句话,“请举手。” 她就举手了。神祝福这里的这位年轻女士。

肯定的,你里面有一些超自然的东西。神祝福你,弟兄。瞧,它违背了自然法则和引力,它举起并做出了决定。神祝福你在后面的,我的姐妹。它说:“是的,我相信神。在我里面的神说:’举起你的手,’ 我就这么做了。” 它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你是真的,你就已经出死入生了。
84

就在这里,在耶稣基督的同在中,就在这里,他正在运行,行事,是他同在的绝无错谬的证据。这就是了,他以各种方式证实他就在这里。接下来你会看到他的;他的肉身将在荣耀中降临。叫污秽的仍旧污秽;为义的仍旧为义; 圣洁的依旧圣洁。时间要结束了。

祷告前还有人吗?神祝福这里的两个小男孩,他们举起手来了。祝福你,亲爱的。神肯定看见了你们。坐在这里的这个小家伙,主祝福你,亲爱的。愿他应允你心里所愿的,使你成为明天的小传道人,如果有明天的话。
85

还会有人吗?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坐在这里,当你向基督举手时。愿他祝福你,除掉你的一切过失,使你成为他真正的仆人。

呐,让我们祷告。可称颂的天父,今晚我们徘徊了很久,讲道很严厉,说出了一路走来所发生的这些小事,我们可以站在这里说出多少个这样的小事,直到早上,然后又到晚上,讲到你已经做了什么。说完了,甚至都不能说出一半我亲眼所看见的事。哦,你是如此真实,你比生命更重要。
呐,这些人举起了手,主啊,他们相信你是神的儿子,你在这末世的时候在这里,太阳即将落山。圣经说晚上必有光明。福音的光已经来了。
86

父啊,我祈求你祝福他们。这里有年轻人,老人,印第安人,黑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小孩子,所有的人,把他们都留在你可称颂的同在中,主啊。用对你的爱充满他们的心,使世人再也不能引诱他们离开你。主啊,求你应允。

带他们去到你的看顾中,赐给他们圣灵的洗。用爱武装他们的魂,愿他们出去,赢得别人归向基督,甚至他们学校里的小孩子,与他一起工作的老人,不管在哪里,或在邻居旁边剪他的院子的草。哦,神啊,我祈求你帮助他们每一个人。他们是你赐给基督的爱的礼物。 “没有人能从我父的手里把他们夺走。” 他们借着父的手被交在基督的手中。 “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来。凡来的,我要赐给他永生。” 主啊,求你应允,从今时起,他们将有永生,因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将他们作为信息的果子交托在你的手中。阿们!
87

呐,他们举起了手,你们坐在他们旁边伸出……[磁带空白。]……

我会去为病人祷告,只要我真诚,神必医治他们。多少人知道那是十年前写在我的书上的,听我说过的?他说:“如果你真诚,事情就会成就。你握住那人的手,你就会知道他们得了什么病。” 多少人记得那个?
然后他说:“你若真诚,就必知道他们心里的意念。你就能辨明说出他们心里的事。” 有多少人知道他是这么说的?那时我做不到。但事情发生了。
他说:“在你的这个事工中,这要赐给你,要开始全世界的复兴。” 它成就了吗?当然是的。奥洛·罗伯茨,其他所有的人都成就了。没错。A. A. 艾伦,他们所有的人,都是从那来的。瞧,几乎在每个国家,非洲,印度,巴勒斯坦,到处都有,这个时候就在世界各地举行了伟大的医治聚会。耶稣要来了。没错。
88

呐,看看你们队列中的人,现在到你们了。你们相信吗?呐,一个接一个地来,知道并告诉你,下去之后,要像我过去一样,在我试图赶出一个邪灵之前,去查考一下……首先我要回到过去看那个案子,看看有没有罪在他们的生命里,首先,在我还没有做之前,因为他们可能做错了什么事。神要让我为那样做负责。

但现在,他是……人们抱怨了。他们说:“你祷告的不够多。” 看看现在的队列。奥洛·罗伯茨的一场聚会也没有比这更好了。你们参加过他的聚会或其他聚会的人,或艾伦弟兄的。当然不是。你不能那样做。但我可以有辨别恩赐,仍然有那么多接受了祷告。那是神的恩典。
89

好的。现在只要保持敬畏。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祷告,按手在你身上。我要请大家尽可能安静地祷告。

在这个妇人来到讲台上之前,坐在这里,让我给你看一件事。这妇人来接受耳聋的祷告。她是聋子。我能感觉到那个;有一个聋子的灵在妇人身上。就在这里,现在坐在我面前。它知道此刻这妇人也有信心;也许它一会儿就要离开。我要请你们低头一会儿。让我们祷告。
90

抬起头一会儿。注意这里,瞧。她说:“耳鼓破裂了。” 呐,大家都保持敬畏一会儿。

亲爱的神,妇人的耳鼓破裂了,她怎么能听到福音呢?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但如果你听不到,会怎么样呢?那么我祈求,使会众知道你是神的儿子;我祈求你医治这位亲爱的妇人,使她痊愈,从她耳朵上除掉这耳聋的灵。从此刻开始,愿她得医治。主啊,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我祈求让耳聋的灵离开这妇人。
呐,大家低头一会儿。那是你所携带的好种子,一粒芥菜种子。这就是所需要的一切,是芥菜种子的信心,不是吗?对不对?是的。好的,你们可以抬头了。你戴着那颗小种子多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嗯,这是一件奇妙的事。有些人对神迹有信心。一些人有一点芥菜种子的信心,但如果这一切都是……你知道芥菜种子不会与任何其他种子混杂。所以,一粒芥菜种子能解决问题。阿们!
我把我的手指堵在她的这只好的耳朵里,她在听我正常地说话,用这只耳朵。神祝福她。
你爱主,索非亚,而且你……那是你的名字,你来自萨斯喀彻温省一个叫比奇的地方。没错。现在回家吧,你好了。耶稣使你痊愈了。
91

你相信神吗?耶稣怎么知道她是谁,她是从哪里来的,她有什么问题,它会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它。神知道。呐,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尽量远离这点,因为我们无法让三分之一的人通过,只能完成一小部分。让我们现在都祷告。

你的问题是什么,弟兄?你的。 [“胃病。”]胃病。你一来就说出你的问题是什么,我就不用抓住那一点了。好的。
亲爱的天父,我祈求你医治这个人的胃病,愿他今晚回家就好了,我为我的这位弟兄做出信心的祷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这事发生。阿们!我相信它,你也信吗,弟兄?绝对是的。神祝福你。赞美主!
92

你的问题是什么,姐妹?你相信主必使你好了吗?好的。让我握一下你的手只要一会儿。呐,看。你知道这里有东西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意识到,你站在某种的同在面前,是在人之外的东西使你有那样的感觉的。呐,如果是的,请向会众举手。当然,它是那个恩膏。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谈论它,瞧。那就是此刻同在中的。那是使大型动物停住的力量。这就是使蜜蜂去到他的巢里的原因,瞧。这是圣灵。他知道;他知道你的一切。你相信那是圣灵吗?那么,你可以求告他任何事,他必应允你。你的紧张症等等都会离开你。你相信吗?

我祝福这位可爱的妇人,天父,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她。阿们!神祝福你,姐妹。接受你所求的吧。
93

他想要什么?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的糖尿病吗,小男孩?你相信他必使你好了吗?哦,我也相信他会的,亲爱的。

亲爱的天父,凭着信心,我带来这个小男孩,我们知道,当小孩子得了糖尿病,如果你不帮助他们,那就太可怕了。但我现在祷告,当我凭信心把他带到十字架的影子里,祈求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祝福这个小家伙,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他身上除掉糖尿病。阿们!
亲爱的孩子,神的伟大天使站在伯兰罕弟兄附近,此时他就在这里。你可能看不见它,但它在这里。你认出了那个。你是蒙福的。神把你带到他的同在中。呐,你离开后,相信你会摆脱这糖尿病的。你就写信告诉我这事。你愿意这样做吗?神祝福你,弟兄。好的。
94

小男孩,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的眼睛吗?你来和我一起低头。

拿撒勒人耶稣,这个小男孩抬头看这里,他的小眼睛处在那样的状态,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从他身上除掉这可怕的东西,让他的小眼睛正常,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祈求它会是这样,我按手在这个无辜的孩子身上,太小了,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祈求你应允,奉基督的名。阿们!
呐,现在好了吗?你的小眼睛非常正常了。看那里的会众,让一些人能看见你。看看这边。回头看这边。呐,你可以离开讲台了,你好了。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
95

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妇人?呐,你看,姐妹。这更像是一种压抑。让我问你一件事。通常情况下,当病情恶化时,它会在晚上疼痛。尤其是当太阳开始下山时。你有一种极度疲乏的感觉。有时候你认为你会失去理智了。当你被吓到时,你就会掉东西。没错。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但这是真的,不是吗?好的。呐,瞧,这里有什么是知道你的。

在来参加这次聚会之前,你正在祷告,如果你能进入队列,你就要接受。你说,你想要有一个位置,让你的脚站立在那里。这正是你所说的吗?那是你一直以来所信,所求,所祷告的吗?呐,我怎么知道你一直在祷告的是什么呢,在这里说什么呢?在你来之前,你知道你在家里做了什么吗?有东西告诉你这点。对不对?那是神。他想要使你痊愈。他现在就要做。你相信吗?现在它必离开你。它无法站立在他的同在中。不,它不能站在那里。它必离开你。但现在,如果你继续相信,它就会一直远离你。如果它没有……瞧。
96

你明白这是什么吗,姐妹?你多大了?呐,你知道我的意思吗?瞧?这是更年期,姐妹。这是生命的改变,瞧。你只是有了各种各样的感觉。其实没问题。荷尔蒙在你的身体里停止了,它不再产生了。你不要让医生给你任何的荷尔蒙。那是导致癌症的头号原因,它是他们放入你体内的细胞。你要拒绝它们。继续往前走;相信神。什么是癌症,不过就是细胞的繁殖。荷尔蒙就像……你在做的事情,就像你一直在服用兴奋剂,然后又从你这里把它拿掉了。我的天,你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你的身体实际上是释放荷尔蒙的,现在它不再释放出荷尔蒙了,瞧?那只是自然的事。过一阵子,它就会结束。但现在,魔鬼想让你发疯,如果他可以的话。但你不要让他那样做。你现在仰望基督,得着医治。

哦,神啊,这个可怜,紧张的小东西站在这里,她可怜的小手臂在跳舞,知道魔鬼想要把她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你,魔鬼,我奉耶稣的名命令你从这妇人身上出来。离开她。当我按手在她身上,她是耶稣基督的信徒,奉耶稣基督的名,你不要再搅扰这妇人了。
97

呐,现在朝这边看。它现在消失了。你现在安静了。你感觉很好,不是吗?如果是,请举手。是的,你得医治了,瞧。阿们!现在,欢喜地上路吧。

让我们说:“赞美主!”
弟兄,巴不得我[磁带不清楚]医治[磁带不清楚]给你,但如果你处在那样的境况中,那对你就有某种的意义。它在神的同在中无法站立得住。神那么说了。这就解决了。正如他知道你的心一样真实。他说了那些话。他甚至说他要把圣经放在这里,他正在这样做,证明它。他在这里的各处证实它。
弟兄,你想要他为你做什么呢?什么?心脏。你相信他会做这事吗?
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今晚触摸这人的身体,从他身上除掉他的心脏病,使他完全痊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98

姐妹,你相信基督能医治你吗?你想要得着医治的疾病是什么呢?你相信他会做这事吗?

哦,可称颂的主啊,我握着这个亲爱的妇人的手,用尽我所知道的信心祷告,父啊。我心里带着爱向你祈求,你爱这亲爱的妇人,哦,就一会儿,她手里拿着一根白色的杖,在街上敲打。求你应允,主啊,以后决不会再这样了。愿她得医治。我奉此刻同在的耶稣基督的名祝福她。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你相信你会好了吗?我也相信。主与你同在,祝福你。
99

你好吗,女士?等一下。会众中有件事发生了。有件事发生了。请你保持敬畏一会儿。你们每个人,动来动去,你是魂(你瞧?),你是灵。每个灵都要在这里服从这个圣灵。肯定的。当你打扰时,或者甚至在思想错误的东西等等时,它就发生了。有事情发生了。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是……吗?” 嗯,肯定的,这是经文。

在这里,主没有离开。这里的这位女士。你相信我吗,女士?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是吗?我们完全是陌生人。如果天上的神向我启示你来这里的目的,让人们知道你只是一个走在队列里的妇人,你会全心相信吗?你做审判官。如果他知道……呐,如果你病了,我不能医治你。我只有很少的钱。如果是财务问题,我愿意给你。我不认识你。你知道我不认识。我一生从未见过你。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对吗?举起你的手。呐,会众们,呐,如果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会怎么样呢?他愿意这样做吗?我相信他。
100

这位女士被死亡笼罩着。这妇人得了癌症。没错。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挂在她旁边。那个癌症在结肠,肠子里。没错。你现在相信我吗?呐,我跟你讲的越多,就会说出得越多。这是同一位知道那个女人的问题是什么的主吗?是同一个妇人交谈了一会儿,就找出她问题的同一位耶稣吗?让我告诉你这点,正如主告诉腓力他是从哪里来的。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来自阿尔伯塔省一个叫埃德蒙顿的地方。你是从阿尔伯塔来的。你的名字叫帕克太太。没错,不是吗?呐,欢喜上路去,并且得着医治吧,奉耶稣基督的名。

101

你们相信吗?说:“阿们!” 现在祷告。继续低头。为这些人祷告。过来这里,先生。请告诉我,说出你的问题是什么。

主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位可爱的弟兄,使他完全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他身上除掉一切的疾病。阿们!
神祝福你,我亲爱的弟兄;那会得到的……现在全心相信它,你就会……
你的……当然,你有一点驼背。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
主神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个小男孩,使他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背上的这个隆起开始降下来,完全好了,奉基督的名。阿们!
瞧这里,孩子。你在医生那里是个不可能的病例。你知道吗?他不能为你做任何事。但你愿意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我要向你们证明一件事。今晚当你进去时,你拿一根绳子,在你的小腰部分量一下,像这样,把它两头接上,然后剪掉。明晚聚会前,你拿同一根细绳,在你周围再量一下,在明晚之前切断你在这边缩回去的量,放在我的桌子上。你愿意那样做吗?好的。现在去吧。
102

我的弟兄,你愿意相信神会医治你吗?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这个人,使他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弟兄。你相信它吗?

我不该行第一个辨明的;它使得每个人都想要它,你瞧。继续这么做的话,我就无法让这个队列过完了。
好的,弟兄。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如果我为你祷告,就有东西在这里,使你意识到是基督吗?
天父,我祈求你祝福这人,使他痊愈。医治他,亲爱的神。我按手在他身上,奉耶稣的名祝福他。阿们!神祝福你,弟兄。现在去相信吧。那些从未见过他,却信了他的人是有福的!
弟兄,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全心相信吗?
哦,神的儿子耶稣啊,我按手在这人身上,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当我祝福这个可怜亲爱的人时,为了神的荣耀,愿神赐给他稳固的健康,我奉耶稣的名求。好的,弟兄。现在去相信吧。不要疑惑,要相信。
103

你好吗,姐妹?我相信你是那天接受了基督的小女士。你想让他医治你什么呢?你想要神医治你那个吗?那些症状,那个……是的。这是一个天主教徒的小女孩,加拿大裔法国天主教徒,那天晚上把她的生命交托给了基督,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我的聚会。现在她很紧张。让我们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明白,这位女士前面有一件大事要面对。她必须要对抗一堵反对的墙。她说,她把两个小孩子留在了家里。他们刚刚得了麻疹。哦,神啊,但信心击中了她小小的心。她下了决心。她想见耶稣。她就像示巴女王一样;她要看看是不是对的。主啊,你救了她。我现在站在这里,她在你同在中,我在你同在中,她感觉到了,知道你在这里。我祝福这妇人。愿她快乐地回家。愿她和孩子所有的疾病都痊愈。愿她过着幸福,平安的生活,带领她所有的亲人归向主耶稣。我奉基督的名祝福她。阿们!
神祝福你,小女士。去接受你所求的。我希望很快能在道森克里克见到你。埃德蒙顿,埃德蒙顿。神祝福你。
104

我相信你是她的丈夫……我的意思是你的姐妹。你在餐馆里……告诉过我另一个。你有什么问题?哦,侧面和后面的疼痛。你之前也是加拿大法语天主教徒吗?神真美好,不是吗?

哦,亲爱的耶稣,这个小伙子开车走了很长的路。他是经历了许多艰难的试炼过来的。他今晚跟他的姐妹一起走上讲台,想要得医治。他的肋旁疼痛,背部有毛病。当这群信徒朝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或无论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方向回去时,愿汽车的车轮发出一首歌,当他们在喜乐中行进的时候愿那首歌升起进入车里。愿他们所有的疾病都结束了;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为神的荣耀作见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此祝福他。阿们!
神祝福你,我的小弟兄。想要看到你在那里为神火热。你认识我的好友克里斯·伯格吗?他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我明天要见他。那没问题。那很好。好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
105

你想要神医治你的什么?哦,神祝福你,我亲爱的弟兄。我祈求主耶稣基督现在临到这人,使他完全好了,医治他的一切软弱,使他完全。我为他的医治祝福他,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弟兄。我相信它会结束的,你也信吗?
哮喘?看起来很好的小家伙。你爱耶稣吗?呐,如果耶稣在这里,他按手在你身上,你就会好了。但耶稣去了天上,差遣圣灵下来。那就是你今晚在会堂里看见在运行的。呐,伯兰罕弟兄来为你祷告。你相信耶稣会让你好了吗?
亲爱的天父,我祝福站在这里的这个英俊的小男孩,支气管哮喘……哦,撒但,你如此残忍地来折磨一个小孩。现在,离开孩子;我因着神的儿子基督来命令你,从他那里出来。愿这哮喘离开,再也不会回来。阿们!
祝福你,亲爱的。我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不会再有它了。神祝福你,先生。你相信那个,是吗?很好。以后把小男孩的情况告诉我们。
106

好的,姐妹。你相信神必使你好了吗?可称颂的神,今晚这个永生神的教会里有几百人在祷告,我们一起联合起来为这个病人祷告。那是某人的母亲;那是某人的女儿;那是有需要的人。我祈求你医治她,主啊,我按手在她身上祝福她。因为圣经是这样说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父啊,我们相信,奉耶稣的名。阿们!

你相信吗,亲爱的姐妹?我全心相信它。神与你同在。
107

我的弟兄,你信吗?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只要看看这里正在为你祷告的人。那些人都在祷告。我只是其中一个为你祷告的人。所有的人都在为你祷告。基督在这里。你在他的同在中。他认识你。他爱你。他要你痊愈。

哦,耶稣啊,当这个亲爱的人来的时候,主啊,看到他们来了,脸上带着真诚的表情。主啊,他们想要得到释放。也许医生努力过了,神啊,我们为他感谢你。但也许他帮不了他们,他们来到了伟大的医生的医生面前,这位至大医生。他应许要借着出于信心的祷告医治病人。奉耶稣的名我全心为我的弟兄祷告。阿们。
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呐,去好了吧,奉基督的名。
108

现在你全心相信吗?那么,亲爱的天父,这个年轻人站在这里,我握住他的手,来跟他接触,因经上说:“他们要手按病人。” 我带着信心祷告祈求,愿你医治这人,愿他今晚欢喜地离开这里,知道他完全符合了神所说的。当他在十字架的影子里时,愿他的信心伸手抓住它。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弟兄,你相信它结束了,你会痊愈吗?神祝福你。
109

好的,亲爱的姐妹。你相信主必使你痊愈吗,亲爱的姐妹?呐,看。你是那个生病的。神是在这里的那位。他已经买赎了你的医治。呐,你只要仰望,相信它而活着。那弯曲要离开,溃疡要离开;你必痊愈。你相信吗?

可称颂的父啊,当这个小妇人站在这里时,知道在医学领域或外科手术中没有任何东西能帮助到这个弯曲。也不能医治溃疡。主啊,但你能。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带着她进入十字架的影子里,因着我为她献上的这个信心的祷告,她得着医治。阿们!
呐,姐妹。这是接受它的方式。 “我在神的同在中。信心的祷告已经说出来了。如果别人能得医治,我也能。谢谢你,主啊。它结束了。” 呐,决不要让别的东西进入这中间,你必痊愈。神祝福你。
110

好的,姐妹。你想让他医治你什么呢?你相信他会做这事吗?

哦,可称颂的主啊,当这个伟大的教会祷告的时候,这妇人来了,福音传道人,忠心的妇人,都在祷告,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这妇人。主啊,接受我们信心的祷告,愿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这对你来说是件完成了的事吗?你相信你会痊愈吗?当你上路时,神祝福你。
好的,我的弟兄。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哦,主啊,我可称颂的救赎主,我奉基督的名祝福这个人。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愿它从现在起成为一件完成的事。愿他意识到,创造天地的神已经差遣他的儿子为此而死。耶稣带着他伟大的应许宣称:“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从他口中出来的最后的话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我们相信它,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神祝福,弟兄。神与你同在。
111

你的呢,弟兄?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我的弟兄?哦,神啊,这个好人站在这里,看上去高大又健康。但魔鬼的里面没有尊重;他攻击强者如同攻击弱者。呐,糖尿病正在击打他。哦,父啊,我祈求,无论如何,从十字架的阴影中下来,在这里……正如我在讲道时注意到他,看到他接受那些话,我祈求就在今晚,糖尿病开始离开他的身体,很快他就会宣布完全好转。父啊,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我为他献上信心的祷告。阿们!祝福你,我亲爱的弟兄。

神祝福你,亲爱的弟兄。你相信他必使你痊愈吗?哦,亲爱的神啊,这位弟兄看着我的脸,说:“我绝对相信耶稣基督会医治我。” 我现在祈求,奉主耶稣那奇妙,全备的名祝福他,祈求此刻正在看顾这个祷告队列的神圣同在观看他们经过时,愿他得医治,因我献上了信心的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弟兄。把它认作是一件结束的事情,欢喜地去吧。
112

小女孩?聋了,哑了。我不说她将会收到她的康复。你是她父亲吗?你是基督徒吗?你相信他会做这事吗?你信吗?会众相信这个小哑巴会得医治吗?

呐,记住。我不是向神求神迹。不是。但如果他定意要做这些事,那没问题。如果他来到这群会众中,接受并做他已经做了的事,那就是一个神迹,足以说明他在这里,你不相信吗?
但我之所以要求这些小孩子[磁带不清楚],他们太小了,无法为自己有信心。如果他们哪怕只说一句话。当以利亚打发基哈西去看那云时,他说:“我看见一个像人手那么大的云。” 他说:“我听见大雨的声音。” 如果神能赐给这个小女孩……我注意到那里的那个聋子妇人向我点头。你现在能听得见我吗,姐妹?如果能你就挥挥手,看到了吧,坐在这前边:刚才是聋子,现在她听见了。我们为此感谢神。
113

呐,那是……让我们祈求[磁带不清楚]为你的医治祷告。朋友们,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你们在试着[不清楚的话]就像我努力祷告一样。这是你们的天父和我……我们祈求,让我们只是[磁带不清楚]现在我要按手在她身上,祈求这祝福。

呐[磁带不清楚]圣灵的恩膏就在这里。很难不[磁带不清楚]排队[磁带不清楚]来放下那些辨明的事,但我想要让这队列通过。天已经晚了。呐,让我们低头,保持真正的敬畏。如果这是你的小女儿,你的小姐妹,会怎么样呢?呐,要真正的敬畏。
呐,弟兄,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做这事。不管他做还是不做,我们都会相信它的,不是吗?好的。让我为孩子祷告。
114

呐,宝贵的主啊,这个亲爱,甜美的小宝贝站在这里,她棕色的小眼睛透过沙色头发向上看,是一个美丽的小家伙。如果你耽延,也许有一天是某个小传道人的妻子。但魔鬼做了恶事。他取了这病,放在她身上。我祈求你医治她。神啊,为了鼓励父亲的心,鼓励孩子,主啊,愿你现在给她一点医治,让他们看到云的迹象在那里,就是你正在做事的迹象。处在这个境况中的孩子永远不会听见任何东西,它是……我们知道她不知道要怎么做到。但父亲会教她的。

呐,我按着神的天使委托,按手在这孩子的耳朵上,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聋哑的灵离开孩子。
115

现在我要大家都低头,闭上眼睛,祷告一会儿。我只想检查一下孩子,看看我们的主做了什么。呐,要确定:继续低头,因为这灵可能临到你。

[伯兰罕弟兄打个响指。伯兰罕弟兄拍手。]听到那个了吗?说:“爸,爸爸。爸爸。” 说:“爸爸,爸-爸。”
呐,记住,她从未听见过。保持真正的安静一会儿。我真的相信女孩能听见,我想要让她试一会儿说话。如果你们能真正敬畏。
爸-爸。张开你的嘴巴。爸-爸,爸-爸。爸—张开嘴巴。
如果我能让她张开嘴巴。瞧,她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爸-爸[伯兰罕弟兄拍手。]她能听见它。她可以听见。[伯兰罕弟兄又拍手。]呐,那是谁?爸-爸。张嘴。爸—爸爸,爸爸,爸爸。只是在[磁带不清楚]。[伯兰罕弟兄拍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