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421S 大能的得胜者

1

早上好!祝大家复活节快乐!这是记念我们主复活的最伟大的一天,是整个世界历史最伟大的一天。它是复活。我们很高兴在这个伟大日子的早上来到这里。看到太阳升起,鲜花在地上盛开,一切都在诉说着复活节。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下。
2

父神啊,我们走进你的同在中。我们期待你今早赐给我们从天上来的额外祝福,使我们自己的魂里感受到一点复活节的触摸,当我们离开这里时,可以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因主的同在,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他的名、为了他的荣耀这样祈求,阿们!

3

翻到《马太福音》最后一章,28章7节,我想读一下选个主题,进入侍奉当中。

快去告诉他的门徒,说他从死里复活了,看哪,他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你们要见他。看,我已经告诉你们了。
有许多大使命给了这地上的人;但从来没有像这一个使命这么重要的:“你们去告诉他的门徒,说他从死里复活了。”这是个大使命。这是这使命能赐下的唯一方式,因为必须先有一个伟大的得胜。
4

在我们的日子里,在过去的日子里,在这个世界的伟大历史及其广阔的战场上有一些人;有许多伟大的得胜者和许多为人类成就的大事。

比如,我在想,我今早下来,醒得很早,还来不及查考很多东西,因为昨晚我不知道牧师和我在今天聚会上会是什么角色。但在下来的路上,我刚好想起了今早我所知道要对主的子民说的,要选择一个信息的最好的内容。我想起了这个:“去告诉我的门徒。”呐,他的门徒就是他的跟随者。“门徒”的意思是“一个跟随的人”。我想到了“大能的得胜者”这个题目。
5

想起我们这个世界所拥有的许多伟大的得胜者,他们所做的改善人类生活方式的大事。我想到从前伟大的拿破仑在他的日子里,他不完全是法国人,但他头脑里有样东西。首先他看不起法国;他不喜欢法国。他是从海岛来的。但他头脑里有个想法,有一天他会得胜。他头脑里有这些想法的原因,他必须有事情来做。

对于每个人来说,在你能做一项工作前,你必须有某个动机、某个选择、某件你正在做的事,为了一个工作的目的,有某件要去做的事。
6

通过看希特勒的历史,哦,不是希特勒,而是拿破仑的历史,我们都知道,他藉着月亮和星星的改变来行事。他那样工作并期待,因为那次他那么做了,就赢得了胜利。他来到法国,成了伟大的勇士。他处死了很多人,因为他们不肯同意他。他扫除了全国任何反对他的东西。他绝对地清除那些东西,因为他必须那样做。如果他不那么做,就一直会有东西反对他和他头脑里的伟大计划。他自己的生命就会处在危险中,所以他必须尽他所能地完全执掌他的整个国家。

7

现在我想,你们现在正在这一点上听我讲我所想到的伟大的得胜者。他国度里的一切都必须支持他;必须是在心里、魂里和身体上支持他。没有任何东西反对他。任何反对他的东西,他都必须清除。他必须让一切都绝对地支持他。当……

8

拿破仑,他拿起武器、大炮、枪、步枪和刀剑。他带着这个认为他会征服世界的想法出去。他在三十三岁的时候几乎做到了。他年轻时是个禁酒者。他的大名声使他如此自负,使他神经紧张,以至于他三十三岁就作为一个酗酒者死了。他的名望站不住。我想起了一个人,他在三十三岁时征服了世界,却作为一个酗酒者死了,他因为他的名声失去了他正在奋斗的原则。他是这种典型,或者我并不称之为典型,但他是魔鬼的工具;他想要制服世界,却在三十三岁失败了。

9

但是,哦,我所讲的这位大能的勇士,在三十三岁的时候胜过了地上和阴间的一切。在三十三岁时,一位大能的得胜者……

我想起在战场上打过的大仗。我们知道,要终结拿破仑,他在滑铁卢到了尽头。不久前,我有幸参观由他的马车、骑士、军人的废墟制成的仿制品,看到了那些东西怎么躺在战场上。马车堆在一起,车轮破了,撒在这些伟大的展示品所在的田野上。
这是何等的对比啊!注意,这个人三十三岁,摆在那里用来纪念他伟大的战争与征服的耻辱;然后再去耶路撒冷,看一座用来记念这位大能得胜者的空坟墓。
10

不管怎么说,有些东西需要胜过。如果我们有正在争战的东西,如果我们身上有疾病,我们在生死之间争战,当我们看到它被胜过时,那是何等的胜利!如果我们正在为某个巨大的习惯,或某件正在困扰我们的事情争战,最后当大旗挥舞,我们胜过它时,那会给我们里面带来何等的感觉,因为我们这时成为了一个得胜者。

11

我想起上次大战,希特勒夺取华沙的时候。德国人认为那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胜利之一,因为他们伟大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顷刻之间就沉没了华沙的一切,使桥梁拆毁,大桥坍塌。报纸刊登了了大桥坍塌的大照片。德国人走过大街,敲锣打鼓,鸣笛,成千上万的飞机从希特勒头顶飞过,他赢得了第一场伟大的胜利。他像亚历山大大帝或拿破仑一样出发,要征服世界,但他在哪里结束了?在耻辱中。他当然是在耻辱中结束了。

12

我能记得他们建造缅甸大隘口的时候。必须有……如果他们翻过了那座山……今早一些小伙子坐在这里,也许他们翻过了这个大隘口。那是个何等的任务!需要做多大的工作!他们做了一件多么实在的工作。建造缅甸隘口花了多少钱,几百万美元。那些在这个工程中失去生命的小伙子……最后,不久,当最后一英里的路完成时,当隘口完工时,人们发出了多么大的胜利呼喊声。他们有了一个隘口可以翻过那些山,去赢得胜利。

13

我想起另一个隘口,一天它花上了我们可称颂的主的生命。它不但是地上的一条路,而是一条称作“圣洁大道”的公路,污秽的人不得经过,只有那些有烙印的人才能经过,只有那些跟耶稣站在一边的人才能经过这公路。

14

伟大的胜利已经得着了。今天我们许多人都能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世界大战。我记得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能听见鸣笛的声音;甚至田间的农夫都让马匹停下来,挥动帽子。他们尖叫;喊叫。发生了什么事?战争结束了;赢得胜利了。我们为之奋斗的伟大经济体,最后我们赢得了胜利。

15

我想起上次世界大战。我住在街对面。当汽笛开始鸣响时,人们跑进院子里;围着围裙的女人把围裙脱下来,在空中挥舞。子弹飞过树林;汽笛鸣响;汽车在街上奔跑。人们跪在地上,举起双手。他们尖叫,哭喊。为什么?因为战争结束了。那些蒙福的人,在大洋对岸的亲爱的小伙子很快就会航海回家,回到他们那里。何等的胜利!何等的时刻,这对任何一颗心都是一种震颤!何等的禧年!那天晚上,大家心情都相当好,你可以走进旅馆,吃喝,走出去不付钱,没事的。你可以用别人的汽车,没事的。你可以求你想要的东西,也许你会得到的。因为什么?赢得胜利了。小伙子们正在回家。一切都结束了。

16

我的弟兄,我在想,那种的感觉不能一直保持下去真是太遗憾了。但今早对基督徒来说,赢得胜利了。喜乐的铃声在响。神与人之间的战争结束了。已经赢得胜利了。

在能赢得任何胜利之前,必须付上巨大的代价。哦,何等的代价!有时候代价非常深刻,留下巨大的疮疤,拆毁。但为了拥有山峰,我们必须有山谷。在我们能有阳光之前,我们必须有雨水。在我们能有光之前,我们必须有黑夜。在我们能有正确之前必须有错误,不然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是错误。
17

但为了得胜和赢得有史以来所赢得的最伟大的战争,许多年前一个人从荣耀中出来。他没有取天使的样式。他不是以某个大人物的身份来到。但他要证明不需要步枪、子弹、原子弹就可以赢得战争。他披上谦卑,像个小婴孩,又降生在马槽里。当他来的时候,没有一个地方让他出生。我要你们看看他所用过的不同的战斗材料。

18

呐,亚当的族类全都在束缚中。他们在那里,没有盼望,没有神,没有机会,没有怜悯,没有任何能帮助他们的东西。失丧者所处地狱里的大仇敌把他们关在黑暗里。没有出路。没有一个人能帮助;没有一件事能做。好像是完全的、彻底的失败。

但我们的英雄,他从荣耀的门户下来,降卑自己。
因为地上没有人能做这工作。用世上的话说,他们都处境相同。我们都是在罪中生的,在罪孽里成形的,来到世上就说谎。我们没有人能帮助对方。我们毫无希望,被打败了,各方面都是混乱,都没有愈合。我们无法持守律法和仪式;发现人们的软弱等等这些我们却做不到。似乎整个人类都毁坏了。
19

这时耶稣来了;他降临了。因为他在太初,圣经说:“他就是道。”他是从神出来的逻各斯。逻各斯,太初有道。他成了道。后来,复活节荣耀的那天他升上去了,他不但成了道,还成了他自己道的大祭司。哦,内维尔弟兄,何等荣耀的事!想一想。他不但是道,还是他自己道的大祭司。我们怎么能怀疑他呢?我们怎么能走向他,却不相信我们必得着我们所求的呢?因为他是道,是道的代求者。逻格斯成了道,道成了肉身;同样是道的这个肉身,被接到荣耀里了,现在是大祭司,亲自向他的道代求。

就是需要这个。那是教会已经得到的材料。何等的武器!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他是道。当他来的时候,降生在马槽里。他来使用爱的武器,爱,胜过世界。不是用军队的子弹,不是用机关枪和坦克,而是以不同的方式来到。他以爱的样式来到。他是神的爱。
20

一次,小的时候,我总是认为基督爱我,神恨我,因为基督为我受死;但神反对我。后来我发现基督是神的心。“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爱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呐,他先来得胜。魔鬼放在世上的东西就是憎恨。他来胜过憎恨。当我们赢得战斗等等,在世上的战争中,总是一直留下憎恨;因为那种战争是属魔鬼的。但基督来用爱胜过憎恨,爱那些不可爱的人。他带着不同的武器来。他谦卑,使自己比天使微小一点,受了死,成为了榜样。当他在地上时,他在人们中间行走。
21

他医治病人时证明了他自己的战斗武器。他拿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证明了他拥有胜过世上一切原子的能力。他不但造出鱼来,还造出了烤好的鱼。他不但长出了那些饼中的麦子,还长出了那些饼中烤好的麦子。这表明他是那大能的得胜者。他不但得到了井里的水,还使井里的水成了酒。他证明了他拥有得胜的能力。他爱,他的武器是爱。呐,注意。

22

当他那么做时,一天,他站在拉撒路的坟墓前,那里有个人死了,埋了已经四天了。甚至旁边的人都说:“他现在必是臭了。”他的鼻子塌了;皮肉之虫爬满了他全身。耶稣作为大能的得胜者站在那里,他站在那里,对马大和马利亚说:“我不是对你们说过:’你若能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吗?”他说完了这话(他们说:“我们的兄弟死了,”等等),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们说永恒可称颂的能力在我里面吗?”他决不是仅仅做一个声明,他能够实现他所说的一切,因为他是大能的得胜者。

23

神住在他里面隐藏着,蒙着人肉身的帕子,像人一样,但那里面住的不是别的,正是全能的神,大能的那位。他可以从新创造。他可以创造新的东西。他可以说话,他所求的事就会在那个时刻赐下。但他谦卑自己,保持低下。他想要做一个榜样。他想要做那种正确的得胜者,并且他就是。呐,他证明了自己是。

正如我在聚会上常说的,也许它会在今早在这群人中,在这个美丽的复活节早上会成为见证。一位女士,属于某个不相信接受主耶稣宝血的教会……“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9:22]她告诉我说这个人只是个先知,一个了不起的人,我把他当作神了。我说:“他就是神。他就是神。”
她说:“你把他变得太伟大了。”
我说:“没有词语能表达他的伟大。”人的舌头绝对找不到那样的词汇。
24

那天跟一个来自华盛顿特区的外交官说话,他在早餐见证会上说,当时我们聚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整个一生都是路德派信徒。”他说:“但那天参加一场老式复兴会时,我跪在祭坛上,想要跟神有一个经历。”他说:“当我跪在那里时……”呐,这是一名曾在柯立芝总统手下供职的华盛顿外交官。当他抬头看时,说:“我看见了耶稣的异象。”他说:“我能流利地说九种不同的语言。”他说:“但在所有这九种语言中,我找不到一个字来说。”他说:“所以我就举起手,主给了我一种新的语言来跟他交谈。”他说:“我只看见他脸上的荣耀。”

25

这位女士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耶稣只不过是一个人,只是一位先知。”

我说:“我的姐妹,他是神。”
她说:“你把他当作神,但他不是。”所以她说:“在下拉撒路坟墓的路上,圣经说他哭了。”
肯定的,他是神的心。他像我们一样受苦;他像我们一样是肉身。他的身体里有跟我们一样的欲望等等。然而,要成为一个完全的祭物,他必须那么做。他做到了。但我说,她说:“耶稣下去到拉撒路的坟墓那里,他哭了。”
我说:“但是,哦,女士,是的。他哭的时候是人。但当他站在那不吭声的死人所躺卧的坟墓旁边,有腐烂的身体躺在那里,身上裹着布,他说:’把石头滚开。’他挺直了单薄的身子,说:’拉撒路,出来!’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站起来了。”
那是什么?朽坏知道他的造物主;灵魂知道它的造物主。那位大能的得胜者在那里证明了他拥有胜过死亡、死、阴间和坟墓的能力。
当然,这使我们的心激动。你说到敲锅碗、吹喇叭吗?世人今早应该在禧年里,好像从来没有过的一样,他子民发出尖叫声和喊叫声,因为这是纪念的日子,他胜过了最后的仇敌,释放了我们这些被掳者。
26

是的,他是一个人。没错。他证明了是一个人,他证明了是神。一天晚上,

那翻腾的大海,它叫成千上万的生命……也许今早你们一些在这里作母亲的,你们的儿子死在那边翻腾的海上,他们可能沉在这世界广阔战场的波浪下。你们的一些亲人躺在那里,也许是在海底。
但一天晚上,耶稣躺在小船上,海上的波浪像瓶塞一样起伏,耶稣站起来,脚踏在船的帆索上。他举目望天,说:“住了吧!”他对波浪说:“静了吧!”那大能的海就平静了,甚至海上波纹都没有了。他当然是神。
27

他像人一样饿了,这是真的。当他从山上下来,他饿了,在一棵树上找东西吃的时候,他是一个人。但当他拿那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时,他比人大多了。

当他死于一千九百年前的前天,挂在十字架上,呼求怜悯:“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像人一样死去。但一千九百多年前的这个早上,他证明了他是什么。他拆开了死亡和阴间的封条,从坟墓里起来,凯旋,他赐下了弥赛亚最后的印记:“我一直活到永永远远。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
得胜者在那里。你谈到扯下围裙挥舞。人们说我们癫狂,因为我们叫喊、奔跑、尖叫、呼喊。他们从未感觉到天上胜利的颤动:“战争结束了。”我们大能的得胜者已经赢得了一切的战争。今早他独自站立,未经触碰。
28

当他来到地上时,他们把他们所能给他的最下等的名字给了他,称呼他像一个狂热者。他们称他别西卜、鬼王。是的。他去了地上最下等的城市耶利哥,城里最矮的人也得俯看他。但当神在一千九百年前叫他复活……那是人对他做的事。但靠着爱的武器,他胜过了一切的魔鬼。

神将他升得如此之高,赐给他一个超乎天上地上一切有名的名。天上一切的名都要向耶稣的名下拜。每位天使,每位君主,一切都要向耶稣的名下拜。万口要承认他;万膝要向他下拜。他升得如此之高,以至于他得往下看,才能看见天。那是大能的得胜者。那是成就这事的。当他离开地上(昨晚我们讲了)时,他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挂在腰上(阿们),说:“不要惧怕,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连接词)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挂在这里。”谈到得胜者……“因为我得胜了,我只开了一条路让你行走。”
29

人在天上被拒绝;路被封闭了。没有路了。但在没有路的地方,耶稣开了一条路。哦!第一条是怀疑的鬼魔,第二条是偏见,第三条是自私;这地球被鬼魔权势的路线笼罩;接着是疾病、病症。但当耶稣开始升上天时……昨晚我们讲到他从阴间出来,腰上挂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今早我们谈他上去。哈利路亚!当他复活时,他已经得胜了。当他上去时,他打破了一切压制人的鬼魔的权势。他升上了高天,将各样的恩赐、所赐的圣灵赏给人。大能的得胜者,他今早独自站立。在他和每个信徒之间,是义人所要行走的那条古老、可称颂的圣洁大道。没有逃脱的路。只有一条从荣耀中被砍下来的路。当他走过鬼魔权势的走廊时,为我们开了一条一直走下去的路,他留下了带血的足迹。今早他作为大能的得胜者坐在高天。

30

他的子民正在过禧年。世上成千上万的百姓正在呼喊得胜。

我观察了这个古老、冷淡、形式化的加入教会。我能想象有人说……我要指给你看被它抛弃的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一结束,一个信息传到这里的街上,传进了灰狗巴士,他们说:“这一切的喧闹是怎么回事?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人说:“瞧这里,这是报纸。战争刚刚结束了。”大家都哭喊,叫喊,
但一个妇人说:“哦,为什么它要像这样结束呢?要是它能再持续几天,约翰和我就会过上舒适的生活。我们就会一直呆在那里。”
有一个男人站在后面,在巴士中间,他抓住那妇人,几乎要把她抛到门外。当警察逮捕那人时,他说:“我之所以这么做,”他说:“那妇人在那里没有她所关心的人。但我有两个儿子在那里。”他说:“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31

哦,弟兄。我有一位父亲在那边;我有一些亲人在那边。当耶稣得胜时,这对我来说是一件事。我有一位妻子,有一个孩子,有一些亲人。那位大能的得胜者。你可以叫我圣滚轮,宗教狂热分子,随你叫什么。但当我想到那场大战,它结束了;代价已经付清了;胜利已经赢得了。耶稣从死里复活了,盖上了他弥赛亚的最后印记,即一切都结束了。他今早活着,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我有一些在彼岸的亲人。我在这伟大古老的道上,走上去见他们。不要以为我癫狂了。哦,但我很高兴一切都结束了。它是一件已完成的工作。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走我一切罪恶;
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
一日他再来,接我进荣耀!
32

圣灵古老、可称颂的洗要指引我们走上这条奇妙、古老的大道,哦,它是多么荣耀!我怎么能以它为耻呢?我今早跟圣徒保罗站在一起,这样说:“我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带来救恩。”它是胜过疾病的能力,是胜过死亡的能力,是胜过坟墓的能力。

那位严厉的老使徒走到路的终点,他们在那里挖他的坟墓,死亡在他面前,他当面嘲笑死亡,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他呼喊赞美神,“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他是曾经活过的最有能力的得胜者,曾经死过的最有能力的得胜者,因为他是唯一能得胜的,死了,却胜过了死亡本身,复活凯旋了。他证明了他是什么。那是他弥赛亚的最后印记。
33

呐,如果今早刚好这会堂里还有人是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不知道战争结束的喜乐……人们叫喊,欢喜,哭泣。你说:“他们出了什么问题?”他们知道那是一件已完成的事。一切都结束了。肯定的。我们[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正在打拍子。我们呼喊得胜,福音正传出去。神的荣耀和能力显明了。它是一件已完成的工作;条约签署了。荣耀归神!基督用自己的血签署了。战争结束了。赢得胜利了。从来不是我赢得的,是基督赢得的。对此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哦!

34

当那些小伙子从海外回来时,他们告诉我说,当轮船驶进纽约,当船一进港口,他们往那里观看,看见自由女神像。那是你所看见的第一个矗立的东西。他们站起来,其中一些是残疾的老兵,他们走上轮船甲板,以便能看见自由女神像。他们一看见自由女神像,就哭了,他们哭了,忍不住哭了。那些大男人站在那里,双手粗糙的男人,颤抖着,摇晃着。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为什么?那是自由的象征。就在那自由女神像背后,爸爸、妈妈、亲人、爱人、妻子、孩子;地上所有对他们珍爱的人,都呆在那后面。就在他们走进来之前,他们认出来了;那是自由之地、勇敢之家。古老的旗帜在飘扬,这会震动你的情感,肯定的。想一想,一个留着战争伤疤的老兵进了港口。那当然是一个奇妙的时刻。

35

但是,哦,弟兄,有一日早上,当古老的锡安之舟鸣笛时,我看见那个古老的十字架徽章立在那里,当风吹动它古老、灰色的旗帜时,当它驶过死亡的烟雾时,那是何等的胜利!嗯,难怪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这事已经发生了,我们成了同胞。事情完成了。

36

当他们跨过南澳和北澳之间的大桥,从悉尼去南悉尼时,每个人都花了……嗯,他们走遍全国,想要找人做这件事。那工作太伟大了,因为他们说没有人能做得了。最后,一个从英国来的人说:“我要做这工作。”当他到那里做这工作时,他检测了用在桥上的每个螺栓。他的名誉被摆上了风口浪尖。他检测了放下去的一切混凝土等等。他尽可能找最好的东西;他找到最好的机械工,最好的化学家,他在周围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一切。最后,当大桥完工时,大桥必须检测的日子到了,

批评者站在一头,他们说:“桥承受不住,它会塌掉。底下都是沙子。”
但他往下挖啊挖啊。他有信心;他知道一切都经过检测了。他说:“我自己要第一个走过去。”当他走在市长前面,走过那座桥时,后面像这样,大约六辆大货车并排开过去,震动了那座桥。造这桥的伟大人物,像这样走在队伍前面,“桥若塌了,我就跟着它塌。”但他有信心。
37

当我们可称颂的主建造教会时,他就是这么做的。他检测了每个螺栓,检测了教会里的一切,因为教会必须是宝血洗净的。其中一个批评者站在边上,说:“那群圣滚轮,他们做不成的。”但某个荣耀的日子……今天,这位大能的得胜者走在我们前头,得胜了。任凭教会颤动,做她想做的,主必……没有任何地方会有一丝的差错,因为主已经开路了,完成了这事。肯定的。

今天,我们想到人们的样子:思念世界上的事。但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弟兄,决不要让我以福音为耻。哦,弟兄,我只是个老古董,从圣灵重生了,从神的灵重生了。我是那样生的;那就是我,是我想要成为的一切。
38

一次,不久前,有个女孩去上大学了。她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当她回家时,她带回了一些大学的观念。

也许今早你们一些人也带来了一些外面的观念。也许你把许多你的观念带到了教会。哦,除掉它们,据我所知你最好这么做。
这个女孩,火车停在了前面,她带了一位女孩子,一个顽皮的小丫头,你知道,像猫王那种类型的。当她站在那里,你知道,在火车上。她妈妈在外面,一个老妇人站在那里,脸上尽是伤疤,溜肩膀,穿着印花棉布裙,肩膀上围着一块围巾。这个跟她在一起的顽皮丫头,另外的那个女孩往下看,说:“哦,那个可怜、丑陋、不幸的人是谁?”
39

哦,你知道,这让女孩太难堪了,她说:“我不知道,”因为她太拘谨了,头脑里有太多世俗的观念。可那是她自己的妈妈。

当她下了火车,老妈妈跑过去拥抱她,说:“哦,亲爱的,神祝福你的心。”女孩转过身,开始走开,仿佛不认识她。她感到难堪,因为她妈妈太丑了。
刚好那火车上的列车长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他走到那里,把手按在那女孩的肩上,在众人面前把她转过身来,说:“你应该感到羞耻!你应该感到羞耻!我见过你妈妈是你现在十倍漂亮的时候。她是……曾经我住在隔壁。你是个小孩子,在楼上的婴儿床上。你妈妈在后院里晾衣服。突然,炉子着火了,整个房子陷入一片火海里。你妈妈跑过来,知道你在楼上,在上面……人们尖叫,试图抓住她。但她挣脱身上的东西,冲入楼上的火海里,扯下身上的衣服,把你包在里面。她返身抱着你冲出火海。她晕倒在院子里,你在她的怀里。她脱下了保护自己的东西,保护了你。你今天漂亮的原因,正是她丑的原因。你想要告诉我,你对你妈妈身上的那些伤疤感到羞耻吗?”
今天我想:
耶稣岂当独背十架,
世人却可逃脱?
人人皆有十架,
也有一架为我。
40

如果耶稣被这个世界看作是别西卜,被取笑,嘲弄,挂在十字架上,为我成了一个耻辱;我会更快乐为他的圣洁背负羞辱。是的,先生。被称作圣滚轮,随你怎么叫,随你怎么评论,那一点也阻止不了。我今早真快乐,复活的基督活在我心里,并且作王。我是他的一个臣民。我相信你也是。

41

现在我们的时间过去了。刚好是七点,我们说过我们这时要散会。下面的聚会将在大约两个小时后开始,九点半。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
可称颂的父,四十五分钟过去了,你的道传出去了。我们心里快乐。禧年开始了,不只是一天的禧年,而是永恒的禧年。天使在荣耀中歌唱。神啊,教会凯旋,在歌唱。喜乐的铃在响。灵魂从前被定死罪,要死亡,去到魔鬼的坟墓;魔鬼已经被胜过了;死亡已经被胜过了;坟墓已经被胜过了;疾病已经被胜过了;迷信已经被胜过了;恶毒已经被胜过了;憎恨已经被胜过了;冷漠已经被胜过了;刻板已经被胜过了;自负已经被胜过了。一切都被胜过了。基督是伟大的得胜者。
看哪,大能的得胜者(诗人说),
看哪,他一览无遗。
因他是大能的得胜者,
他把幔子裂为两半。
42

他裂开了那让人见不到神的幔子,现在神住在人们中间。他裂开了那拦阻神医治的幔子;他裂开了那拦阻神祝福的幔子;他裂开了那拦阻神喜乐的幔子;他裂开了那拦阻神平安的幔子。现在幔子裂成两半了。他用他自己的血,作为一名得胜者行走。战争结束了;他已经藉着他的复活向我们证明了。现在圣灵是见证人,被差来引导我们。

永恒的神啊,如果今早这里有人还在逛荡,在路上进来出去,倒在路旁,从来不能跟伟大的英雄们走在路中间,跟那些在路中间走的伟大英雄们,今早我们祈求他们愿意向你交出自己的一切,出来,享受我们复活主所赢得的这个伟大胜利。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基督的名求。
43

当我们低头时,此时此刻我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向基督举手,说:“基督,我感激你;我永不再以你为耻。我只是有点羞怯。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和你。哦,到处都有手举起来。”我有点羞怯。我有点羞愧。我现在真的看到了自己的位置。我决不该那样做。我要站出来,作见证。我就应该那样。我应该告诉大家说我重生了。我应该告诉大家说我领受圣灵了。我不以福音为耻,因为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带来救恩。我想要成为真正向前进的基督徒。我一直不是。但靠着神的帮助,从这个复活节早上起,我将是,我将是。在我们祷告前,现在还有别的人举手吗?神祝福你,你,你。

44

看看这些决定。今早至少有二十五或三十个坐在这一小群中间的人做出了决定。从这个伟大得胜的早上起,他们要靠着神的恩典站出来,不以福音为耻,因为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带来救恩。

神啊,这些手举起来,音乐甜美地回响在路上,正如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你已经说过:“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他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你成了死,叫他们能藉着你的复活成为生命。你成了比天使更下等的,下来成了人,从彼岸那伟大的道的形体出来,成了肉身,有了血,流出那血,使你能为我们众人开一条逃脱的路。不但这样做了(我们在圣经中读到了),你还藉着从死里复活,当你在地上时叫死人复活,绝无错谬地证明了;不但如此,你还赐下,你使它成为加倍的证据,正如你对亚伯拉罕所做的那样;此外,你还差圣灵回来作见证人。我们拥有他可称颂的同在与在我们同在,在我们里面,指引我们,带领我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和光中。
45

我们为今早许多举起的手感谢你,他们说:“现在我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神啊,如果他们还从未在水里受洗,代表他们可称颂主的伟大受死、埋葬和复活,愿他们今天上午回来参加聚会,带衣服来,准备下到这冰冷的水池里,父啊,求你应允。

祝福他们;赦免我们的罪。我们要将赞美归给你,直到将来的时代。当战争都结束,当烟雾都枯干,当这地上嘴唇的喜乐都结束,我们用我们的一切赞美你,将来我们要有新的嗓音,新的生命来赞美你。愿那时我们都带着喜乐进去。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46

现在让我们起立。[原注:伯兰罕弟兄跟人说话。]不要忘了聚会,九点半。回去吃早饭。再回来,我们期待与你们同在。接着今晚,记住。我今天下午必须离开,去查考和祷告。

我对你们说:基督是活的;他不是死的。我全心相信,他今晚必在这会堂里,显明自己活着,做他在第一个复活节早上和他一生的旅程中所做的同样的事。如果不是那样的,那我就是一个假先知。我何等高兴地知道,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伟大黑暗的时刻,当所有的希望似乎都消失净尽时,我们可以稳踏基督这块磐石,其它地方都是流沙。是的。
47

我们散会的诗歌,“时常携带耶稣圣名。”现在大家一起唱。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你们忧愁困苦人
它能赐你安慰安宁……
转过身,握手,对你身旁的人说:“赞美主。”[伯兰罕弟兄与他人握手,并喜乐地说:“赞美神!”]
地所望并天所乐
宝贵名,何甘甜!
地所望并天所乐
呐,大家都这么看吗?让我们赞美主。举起手来,说:“主啊,感谢你拯救我的魂。”好的,大家都唱。
主,感谢你救我的魂,
主,感谢你使我痊愈,
主,感谢你赐我大救恩,
如此丰盛与自由。
48

何等蒙福的事。你们爱主吗?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阿门哦…..现在一切都完成了,小子们。一切都结束了;不再有战争了;不再有战斗了,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它已经成就了。我们实在欢喜。哦,我们在主里面完全了。

倚靠,倚靠,
平安稳妥恐惧平息;
倚靠,倚靠,
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
今行这旅程,心中满平安,
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
越行越光明,恩光照灿烂,
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
倚靠,倚靠,
平安稳妥恐惧平息;
倚靠,倚靠,
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
你们能够倚靠,有一块手帕,轻轻松松。
倚靠,倚靠,
平安稳妥恐惧平息;
倚靠,倚靠,
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
呐,你们的圣经……
倚靠,倚靠,
平安稳妥恐惧平息;
倚靠,倚靠,
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
49

那是什么?平安稳妥,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完成了,战争结束了,最后的封条拆除了,他升上去了。哈利路亚!倚靠,倚靠,平安稳妥恐惧平息;倚靠,倚靠,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

50

现在,让我们向尘土低头,神从那里把我们取出来,有一天我们要从地上的尘土中升上去。因为我们的主从尘土中被带出来,走进尘土中,要把他不死的灵赐给我们;他又从尘土中升上去了。所有在他里面的人有一天必跟他一同上升,去到蒙福之人的区域。

当我们低头时,我看见史密斯弟兄今早在我们中间,他是神的会的牧师,昨晚他打电话给我。史密斯弟兄,请你走下来。我想知道,史密斯弟兄能不能给我们做散会的祷告。你们赶回家吃早饭,然后回来参加主日学聚会,洗礼事奉九点半马上开始。让我们低头,史密斯弟兄,请你给我们做散会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