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420 埋葬

1

可称颂的天父,圣灵的同在已经在这里,我们就近你神圣的道。我虽然嗓子不好,但我会竭力地坚持,尽可能把话说得慢而稳,我祈求你神圣的指引和圣灵的膏油今晚在我们中间运行。愿那位无所不在的,愿他把神的道拿起来,照着我们所需要的赐给每一颗心。愿他今晚以神美善的东西喂养我们。

今晚,当我们谈论这道时,愿我们的心走过长长的路,去到各各他,耶稣在那里付出了那满足一切的代价,这是从伊甸园以来神的伟大审判所要求的。今天,愿我们意识到我们藉着主的复活白白地称义了,藉着他的受死、埋葬和复活。
2

今晚,我们不再属于世界,因为我们已经被神儿子的宝血赎买了。愿我们今晚以感谢的心尽意、尽力、尽我们里面的一切转向你,用一颗纯洁、毫无搀杂的心服侍你。

父啊,求你今晚应允,如果这里有一些人还没有在赦罪中认识你,愿他们今晚谦卑地来到十字架前,在那里向公义要赦免的神承认他们的罪。愿这是一个伟大的夜晚,给我们所有人。我们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3

呐,我们晓得地上没有一个人能够拿起神的道来揭示,因为道是藉着默示写下的。圣灵是道的作者。

当寻找天上的人来拿起书卷揭开那些印时,天上却找不到一个人,地上、地底下也找不到一个配揭开那些印甚至观看书卷的人。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在那里,他上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揭开那些印,展开书卷。
今晚我们相信并信靠他,他要为我们打开这道。现在我读《使徒行传》2章。
4

正如我所通知的,第一个晚上是讲主耶稣的再来,是星期三。星期四晚上讲“满足一切的祭物”。星期五晚上讲“满足一切的赎罪祭:完全”。昨晚我所讲的你们明白了吗?完全,我们绝对可以在神眼里无可指责、完完全全。今晚讲的是“埋葬”。明天讲“复活”,正如日子紧接着一样。

5

呐,我已经从《使徒行传》2章挑选读25节、26节、27节作我的经文。是这么读的,彼得说话。

25大卫……大卫指着他说:“我看见主常在我眼前;他在我右边,叫我不至于摇动。
所以,我心里欢喜,我的舌头快乐;并且我的肉身要安息在盼望中。
27因你必不将我的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
今晚这是何等美丽的主题啊,从耶稣在坟墓里得到所要传讲的内容。
6

首先我们想要让你们注意的事,是神的道绝无错谬。神一字一句地持守他的道。今晚我们想要让我们的思想固定在这点上,即神持守他的道。我们可以确信神在他的道中称为真理的任何东西。信心不是安息在人的想法和人神学的流沙上,它有最终的安歇处,就是在神永恒之道不能摇动的磐石上,在神的道上。

道如果神说了话,那就永远是真理。他决不能把话收回来,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可以说一些事,你可以说一些事,然后我们还是会把话收回来,因为我们是尽我们最好的知识与能力来说的。但神跟我们很不一样。他是无限的;因此,除非一件事是绝对完全的,否则他不会说出来。他决不需要收回来,也不需要为他说的东西道歉。他的话永远是真理。
7

甚至耶稣在我们所庆祝的这些伟大日子,也许是在创立世界之前几千年,当神为世人的罪真的杀了自己的儿子。神说出道来,当神说出它来时,它在天上就是一件已经完成的作品;它已经完成了。哦,巴不得我们能领悟那话语的意思,我们就会成为何等不同的人。我们在神的书上看到对不顺从之人的审判摆在这里,这会使一个人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地检查自己;读到神应许给忠信之人的祝福,会使义人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地欢喜。我们可以放心,一切的道都必应验;只管把我们的魂锚在其上。一直都是那样的。

8

当神在上古洪水前的世界对挪亚说话时,也许是在圣经还没有写的时候(或者说这本圣经还没写的时候),神告诉挪亚将会有暴风雨,洪水要覆盖地球。这事没有一点会发生的证据,一切都跟它完全相反,挪亚就动了敬畏的心,造了方舟,预备了方舟。方舟是为了拯救他的家人和他自己。神从未让他失望,因为这是神的道。当神说它要发生时,它就必须发生。

9

呐,《约伯记》,圣经中最古老的书,也许在《创世记》写下之前就写了,它被放在圣经中。摩西写了《创世记》。约伯,在他的书中,他庄严地安息在给他的应许上。他站在燔祭旁,心里没有惧怕,知道神必能做成他所说的。当一切似乎都相反时,约伯仍坚实地站立,因为神的应许是坚实的。神应许了约伯,约伯就安息在那应许上。

10

哦,巴不得教会能到达那种程度,能庄严地安息在神的永恒之道是真理这一点上,那将是何等的不同,将是何等的纠正,将是何等的切割,将是何等的喜乐,将是何等的大能,男人女人照票面价值、神称为真理的东西来接受神。不管环境看上去如何,那跟它毫无关系。神那么说了,事情就解决了。

约伯,他在一切的经历中最受试验的时候,他在神面前显为义人。甚至神说他是完全的;地上没有人像他。撒但被赐予权利来试探他,说:“我要使他当面弃掉你。”
撒但几乎夺去了约伯的性命,他本来想那么做,但神划了一道界线,说:“你可以对他做任何事,只是不可夺去他的性命。”
11

后来约伯站在试探至关重要的时刻,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虽然皮肉之虫毁坏我的身体,我必在肉体中得见神。”[伯19:25-26]不管看似多么黑暗,多么不真实,约伯仍把他的魂锚在一样东西上,即神永恒的应许上。哦,巴不得我们能那么做。注意,他安息在应许上,“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我要你们注意我想对后来所说的话,约伯指定了他埋葬的地方。约伯死后就被葬在那里。
12

有另一个人,名叫亚伯拉罕,他照神的道接受神。他相信神,他称那些违背神赐给他的应许的东西如同无有。他照神的道接受神。当日子一天天过去,几个星期、几个月过去了,甚至几年过去了,这丝毫没有搅扰亚伯拉罕。圣经说:“他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相信,将赞美归给神。”

当一切似乎,一天,每天的生活简直都要变得更加困难了;但他没有变得更软弱,而是每天更坚固。哦,我们拥有何等蒙福的确据!当困难似乎兴起,使神所应许的事情成为不可能时,我们不要在这样的威胁下回到世界里,而应比过去更坚定地站稳在主如此说上。当神说了一件事时,事情就应当解决了。
13

亚伯拉罕称那些有的东西如同没有,因为它们违背了神的道。当亚伯拉罕失去了他的爱人、妻子撒拉后,(他们一起生活了许多年,)他在靠近约伯埋葬的地方买了一块地,埋葬了撒拉。想知道为什么吗?他们是先知。他们看见了。他们跟神连上了。呐,当亚伯拉罕死的时候,他跟撒拉葬在一起。

呐,他不想要那些人送给他这块地;他在见证人面前买了那块地。这是洗礼何等完美的预表!他在见证人面前买了那块地,那地是他的产业。哦,一个真信徒就应当这样上来,不是溜到角落里,而是站在见证人面前说:“我是主耶稣和圣灵以及他伟大工作的一个见证人”,既看到这邪恶的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14

后来亚伯拉罕的儿子即以撒,就是那应许赐给他的,当以撒死了,他跟亚伯拉罕葬在一起。以撒生雅各。

当雅各死在埃及……注意,在他死之前,他对他的先知儿子约瑟说:“儿子,来,把你的手放在我瘸了的大腿窝上。”你们记得他是怎么瘸腿的:主的天使摸了他的大腿窝,从那天起他就瘸了。他说:“把你的手放在我的大腿窝上,指着我们祖宗的神向起誓,你必不将我葬在埃及这里。”为什么?哦,他们拥有道;他们拥有启示。
15

我可以停在这里说永生神的教会是建造在神圣的启示上,不是建造在宗派、组织上,不是建造在信条、教条上,而是建造在永生神属灵启示的真理上。

当教会开始时,亚伯在伊甸园拥有启示。他怎么知道要带羊羔来呢?为什么他不像该隐一样带水果来呢?这点启示给他了。
耶稣曾问:“人说我人子是谁?”
“有人说你是摩西、以利亚等等。”
他说:“但你们说我是谁?”
你瞧,不是依赖别人所想的,而是你知道是真理的东西。“你们怎么说?”今晚那个问题也面对面来到我们每个人面前:“你们是怎么说的?”
彼得没有一点犹豫,很快就说出来:“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知道所有人心里的秘密,因为他就是耶和华彰显在肉身里,他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太16:13-18]
16

后来我们出现,我们路德派想要行事为人凭信心,我们卫理公会想要叫喊得到圣灵,你们五旬节派想要说方言得到它,但那跟它相差十万八千里。

它是主耶稣基督的神圣启示,他这个人彰显在人心里,“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它跟《马太福音》24章或5章24节,哦,是跟《约翰福音》5章24节完美地同步:“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不是因为你有任何举止、任何情感;而是因为你有幸得到基督从天上向你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17

后来,雅各死了,他儿子把他的尸体抬上去,他就跟亚伯拉罕、以撒、撒拉、约伯一同葬在巴勒斯坦的圣地。

呐,约瑟,他是先知,在埃及兴盛。他认识神;神向他启示自己。他死的时候,说:“你们不要把我的骸骨葬在这里,而要把……有一天神必眷顾你们。”为什么?他庄严地安息在神给亚伯拉罕的话上:“他们要服侍这国四百年,但我必领他们出去。”他庄严地安息在神的道上。
多么美妙的图解啊!如果你注意,每个希伯来人经过,他的背被督工打得皮开肉绽,他看着他的先知约瑟的骸骨,他知道有一天他们要出去。因为那些骸骨留在那里作纪念,有一天他们要出去。
18

大约十五或十八年前,比利·保罗还是大约五岁的孩子,简直没有……我们有一朵小花,复活节一天早上天亮时,当太阳升起、露水出来的时候,我们把花带到他妈妈的坟前;或是天亮前,然后参加聚会。当我们走到坟墓前,当我们走到他的妹妹和妈妈埋葬的地方时,小家伙脱下帽子。他停下来,哭喊,说:“爸爸,妈妈在那个坑下面吗?”

我说:“不,儿子。她不在那个坑下面。她比你我好一百万倍。”
比利说:“我会再见到妈妈吗?”
我说:“靠着神的恩典,如果你渴望,你会再见到她的。”
他说:“妈妈的身体会从这坟墓里出来吗?”
我说:“宝贝,闭上眼睛,我告诉你一个小故事。几百年前的这个早上,有一个坟墓空了。”我说:“这是个纪念这对那些在神里面睡了之人来说是个纪念,基督来的时候,会将他们与他一同带来。”没有丝毫的疑惑,我庄严地安息在神永恒的应许上。
19

正如古时的约伯,当我们听到那个“尘归尘,土归土”时,这让我想起了朗费罗,他说:

别以哀痛的调子述说:
生命只是空洞的梦想,
睡着的灵魂是死的,
事物并非表面之象。
他说:
生命真实,生命真切,
坟墓不是目的地;
你本是尘,要归于尘,
这说的不是灵魂。
他们称之为道的形体,当我们离开这里时,我们进入别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我接受使徒的话,他说:“即便这地上的帐棚或居住的地方拆毁了,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帐棚,等候从这帐棚迁入那帐棚。”
20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伯,众先知,他们都信靠并相信将来有复活,救赎主要来。他们预言了他。以诺预言了他,庄严地安息了,因此给他的见证盖上了印。雅各、但以理、耶利米、以西结,他们庄严地安息在弥赛亚要来的时间上。

他们死了,他们的魂去了乐园。他们不能去到神面前,因为(我们昨晚讲了这点)公牛和山羊的血不能赦免他们的罪,只能遮盖他们的罪;说到了完全的祭物要来的日子;因为动物的血不能回到礼拜的人身上,不然他岂不早就止住那种献祭了吗?
但当神的儿子死了,在他里面的生命不是别的,就是神,要回来,收养我们到神的家里。现在我们是神的孩子,有从他的血出来的生命。
21

当我们往下讲时请赶紧注意。早在旧约,那些相信和礼拜的人,凭着信心死去,等候那个时候。那些先知之所以那么做,想要埋葬在巴勒斯坦,是因为他们知道复活不会发生在埃及;复活只会发生在巴勒斯坦。

那是我今晚说的话。我得到了各种的名字;我不管人们怎么称呼我;那对我没有一点意义。我唯一想要做的就是知道这点:我已经死了,我的生命藉着神藏在基督里,被圣灵盖印;当他从死人中间呼叫时,那天我要回答。把我葬在基督里,因为那些在基督里的人,那日神必将他们与他一同带来。
22

我们怎么进入基督里?《哥林多前书》12章13节:“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成了神国的公民。”我们在这地上称自己为客旅和寄居者,不再寻求这些属世的事,而是仰望可称颂的王来接管领地,从海这边到海那边,他要在荣耀中降临。当然,我们仰望他的再来。

23

我心里毫无疑惑,但那是耶稣在地上时他心里所存的东西,就是神永恒的道绝无错谬。因为我们知道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整个的神性都在他里面。他既是父、子、圣灵,却住在一个人的形体里,神的道的形体,即神造人所根据的伟大形象中,然后把他安置在地上。神有一个身体;神不是没有身体。神有一个身体,它看起来像人。摩西看见了;其他人看见了,那身体看起来像人。

那只是一个印模,就是这样的。地上的一切,美丽,甜蜜,地上的美,不是别的东西,只是对比那个好得多、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时等候我们的东西的回答。因为地上的一切都是天上之事的样式。一切美善的事,一切公义的事,一切美的事,树、鸟,一切都是天上之事的样式。
我们自己的生命只是一个样式。它只是一个影子,不是真实的东西。它是底片,需要死亡才能冲洗出图片,让我们回到我们所出自的道的形体里。在复活中,我们以主的样式来到,一个复活的身体。何等的美!这不但是美,而且神永恒之道真实、严肃的真理,我们必要像他。
24

注意。呐,耶稣被授予了神一切的权能,但当他遇到撒但时,他从未使用他的任何权能。他只是提到神的道。他这样做了。他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你怎么能说你可以呆在家里,又像你在教会里一样是个好基督徒呢?你不可能那样做。读一下神的道。圣灵靠神的道喂养。圣经是神给他教会属灵的食物。圣灵是那位把道带给你,把道放在你心里的,你藉着感恩来浇灌它。每个神圣的应许都会准确地产生神说他要做的事。必须如此。那是神的道,是生命。
25

呐,我忘了我应该只有半个小时。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讲到我想要说的。

但注意在耶稣生命的最后一两个小时里,许许多多的预言应验了。
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这事必须发生,那事必须发生。”
我说:“它可能在一个小时内发生。”
如果你读一下《诗篇》22篇,然后看他在十字架上死的时刻,我现在忘了究竟有多少显著的预言在他生命最后的两三个小时里应验了。确实是。“他们扎了我的脚、我的手。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等等,正如大卫所喊的那样。
26

另外,我要你们注意真理,神话语绝无错谬的部分。圣经说:“他保守他所有的骨头;他的骨头一根也不折断。”因为在预表中,逾越节的羊羔是预表。羊羔必须没有一点瑕疵;羊羔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在那个时刻,他…..在耶稣死后,他们上去要用锤子打断他的腿。就在之前……看看那个至关重要的时刻。那人拿了锤子,准备打断他的腿,但神的道说:“他身上的骨头一根也不折断。”

事情会怎么发生呢?我们快点讲。
27

神的道是永恒的。如果神的道是那么完全,那些在基督里的人肯定要复活,因为有复活。神对他的道有责任,要医治你,就如同他要拯救你一样。因为他……是他的道应许了这点。那是神的道,我们没有权利从道中删减,只要说:“它是真理。”相信它。不管发生什么,照样相信它。其他人也必须这样相信它,我们也不例外。神把巴勒斯坦地赐给以色列人,但他们必须为他们所得的每寸土地争战。应许是你的,但你必须为你所认领的每一寸土地争战;魔鬼会注意这事,他当然会。

28

但是注意,当他们准备打断我们主耶稣的腿时,如果那锤子敲打他的腿,打断他的腿,神就会显出错误。但整个黑暗痛苦中没有足够的魔鬼让那锤子敲打那宝贵的身体。因为大卫在八百年前说:“他的身上一根骨头也不可折断。”神的道必须一直是真理。

但他们当时怎么做呢?他们拿了一根枪,扎在他的肋旁,血和水流出来了,应验圣经说的:“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肋旁。”道应验了。
29

耶稣死的时候,哦,何等可怕的时刻!我想到那首歌,老实说,当我想到诗人许多年前所写的那首歌时,它使我感到害怕。

岩石崩裂天空乌黑,
我的救主低头而死,
裂开的幔子显明路,
天堂之乐无穷日。
当耶稣悬挂在那里,流血而死,他低下头。太阳感到很羞愧,俯瞰神照自己的形象所造的必死的受造物,必须付出像那样的代价来救赎他们;那个时刻太阳拒绝俯瞰大地。月亮也感到如此蒙羞,撤出它的位置。星星转过去背对大地。罪是何等可怕的东西啊,神必须对付它。
30

看到那些讥笑的祭司,唾沫挂在耶稣的脸上。一个人用苇子打他的头,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其中一个人拔他脸上的胡子,打他的耳光,想要他维护自己。

他说:“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就要直接求我父,他必给我差遣十二营的天使。”
事情就可以改变,但他能怎么做呢?他不能那样做,因为那是他自己的孩子喊着要他的血。你能想象一个父亲、爸爸,他自己的孩子在黑暗中喊着要自己爸爸的血吗?故此,他不能做别的,只能死。如果他不死,他的孩子就完了,受造物就完了。但他必须死才能救他的子民。
31

当他死了,当他低下头,这个古老的地球有一阵颤抖袭过后背。它一定是得了神经衰弱,因为圣经说整个地球从午正到申初都黑暗了,黑暗笼罩整个地面。地球摇晃,磐石崩裂。圣殿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祭物块翻过来。永生神的儿子死了。他死了,直到太阳认出来了。他死了,直到月亮认出来了。他死了,直到星星认出来了。他死了,直到地球认出来了。他死了,以至于自然界认出来了,大气层认出来了。一切都必须知道那是神的儿子。因为神的道不能落空。他是从伊甸园起就被应许的后裔,要伤古蛇的头。

32

呐,他发生了什么呢?当他离开十字架,葬在亚利马太人约瑟的坟墓里时,他去了哪里?

他太穷了,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他降生在马槽里,身后有一个恶名,被当作是私生子。他在地上被取笑,被嘲笑,被愚弄。他被嘲笑,被弃绝。当他死的时候,他必须通过极刑而死,挂在两个强盗中间。他甚至没有地方埋葬,葬在别人的坟墓里。天上的神来到地上。我们经历一点点的患难就觉得不得了,他为我们做了什么事?想一想,朋友们,查考一下。
33

罗马兵丁说:“这真是神的儿子。”罪人必须认出来。犹大说:“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他必须认出来。整个地球都认出来了。

后来耶稣去了哪里?当一个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吗?不,先生。他必须那样死去,因为神的圣经说他要那样死去。他信靠神的道。故此,他可以在他活着的时候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约2:19]
因为大卫在圣经的一个地方说,在灵感下,这位属神的人大卫,受道膏抹的先知,说:“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魂撇在阴间。”
34

耶稣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他知道神的道不能落空。哦!

如果他能庄严地安息在这上,相信神的道不能落空,我们岂不更能庄严地安息吗?我们已经藉着圣灵重生,圣灵此时在我们的心里见证我们知道我们的救赎主活着,有一天要再来。确信那些在基督里的人,神必将他们与他一同带来。现在注意。
他在那里。他知道那身体没有一个细胞会朽坏。七十二小时后,朽坏进来。故此,他从未呆过三日。他在星期五下午死去,在星期天早上复活。那是在三日内。在三日内他要复活,因为他信靠神的道。
35

他去了这里。当他离开时,他去了哪里?圣经说:“他升上去了。他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魂听,就是在挪亚神宽容的日子不悔改的人。”[彼前3:19-20]他的魂,他的灵,他自己道的形体,下去了。让我们追随他。今晚你想追随他一会儿吗?让我们看看他去了哪里。

在必死之人的区域下面是鬼魔权势的领域;在那下面……在那上面是不义之人的魂;那下面是撒但的领地:阴间。在我们上面的是圣灵;在祭坛下面是义人的魂;接着是神自己。一个下去;一个上升;两个灵在地上,影响这地上的人。
36

当耶稣死了,他上去,下到那里。我能看见他在那个星期五下午,当他死后,[原注:伯兰罕弟兄敲击。]敲失丧者区域的门。让我们跟着他走一会儿。门开了。那里有女人,有男人,有年轻的女士,有老人,都一同在那个可怕的地方,那里叫做失丧者的监狱。

如果我有时间,我想告诉你们。那可能只是个异象。但有一次我造访了那个地方,尖叫着求怜悯,当时我是个罪人,在一次手术的过程中下到那里。当我出来时,我站在西部,手向天举着,一个十字架照在我身上。
37

但在那个悲哀的地方,耶稣向门走去。一切都必须见证他是神的儿子,因为在挪亚神宽容的日子道已经传给他们了。他敲门,说:“我就是以诺所说的那位。我是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神的一切话都必须应验;我刚死在那边的各各他,我赎买了我的教会。以诺所说的那位,我就是他。”他们没有怜悯,没有希望,因为他们犯罪了。门当着他们的面关了。

38

继续下到鬼魔的区域,下到阴间门口,他敲门。[原注:伯兰罕弟兄敲击。]

这是耶稣的身体在坟墓里等候复活的时候。他造访了义人和不义之人去的地方;总有一天你要去到其中一个地方,这里或那里。
他敲阴间的门[原注:伯兰罕弟兄敲击。]。当他敲门时,魔鬼出来了。我能听见他说:“哦,你终于来了。当我杀了亚伯时,我以为我肯定得到你了。”
39

你瞧,当那后裔在伊甸园里被应许时,魔鬼不断地想方设法要毁灭那后裔。亚伯的死和塞特的到来只是基督的受死、埋葬和复活。种子必须存留下去。魔鬼想方设法要毁灭他。

魔鬼说:“当我毁灭亚伯时,我以为我得到你了。当我毁灭众先知时,我以为我得到你了。当我斩了约翰时,我肯定我得到你了。但现在,终于,你来了。我现在得到你了。”哦。
40

我能听见耶稣说:“撒但,过来。”他现在是老板了。他伸手,从魔鬼腰上夺过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挂在自己的腰上。“我要正式通知你,你吓唬人已经够久了。我是永生神的童贞女所生的儿子。我的血在十字架上仍然是湿的,全部的债务已经付清了。你再也没有权力了;你被剥夺了。把那些钥匙给我。”是的。耶稣转过身,狠狠地给了魔鬼一脚,把门砰地关上,说:“呆在那里。从现在起,我是老板。”

呐,耶稣没有天国的钥匙,因为他把天国的钥匙给了彼得;我们会在明早水洗的时候讲到这点。但他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他拿着它们;他复活后,说:“我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彼得有天国的钥匙。撒但曾经拥有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但现在耶稣拿着它们;他是老板。
41

他升起来。到了复活节;时间过得很快。但还有另一群人。约伯在哪里?亚伯拉罕在哪里?他们在哪里?那些信靠神话语的人在哪里?神忘记了他们吗?死亡消灭了他们吗?那就是这一切吗?决不,决不;神必须持守他的道。

我能看见他。让我们往乐园里瞄一眼,看看那里。我看见撒拉和亚伯拉罕走到那里,不久[原注:伯兰罕弟兄敲击。]门上有东西了。亚伯拉罕去开了门,说:“亲爱的,瞧;这就是那天跟我一起站在橡树下的同一位。”他是亚伯拉罕的神。
就在那时我能看见但以理从他的肩膀上观看,说:“那是从山上凿出来的石头,这跟我站在这里一样确定。”
我看见约伯站起来,说:“那是我的救赎主,我说我知道他活着,有一天必站立在地上。我的身体可能只有不到一小勺灰的量,但十五分钟后我又要回到身体里,那就是他。”
以西结从顶上观看,说:“我看见了那同一个人像轮中套轮,转弯,升到空中。”哦!
接着以诺上来了。以诺说:“我看见他带着千万的圣者降临,施行审判。”
42

旧约的圣徒在那里等候;他们肯定在等候。在赎罪祭的血底下,他们不能去到天上神的面前,因为山羊和绵羊的血不能除罪。

但耶稣说:“我的弟兄们,我就是你们认为我是的。我是女人的后裔;我是大卫的子孙;我是神的儿子;我是童女所生的;我的血已经赎罪了。你们在绵羊山羊的血底下等候,但现在我的血赎罪了,你们自由了。让我们上去;快到复活节了。”想一想,那差不多是一千九百多年前的这个晚上。
43

我能听见亚伯拉罕说:“主啊,当我们又在身体中上去时,撒拉和我太喜爱它了,你介意我们在路上做一个短暂的停留吗?”

嗯,我能听见耶稣说:“嗯,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我要跟我的门徒呆大约四十天。四处看看,看事情都发展得怎么样。”
在那个荣耀的复活节早上(若主愿意,我们明早要讲),当耶稣从死里复活时,圣经说,根据《马太福音》27章,“睡在尘埃中的圣徒多有起来的,起来,从坟墓里出来。”那是谁?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伯,那些藉着属灵启示知道救赎主有一天要站立在地上的人。那是他们,是已睡之人初熟的果子。接着他们进了城。我能看见撒拉和亚伯拉罕年轻英俊,充满活力,永远不会再老了,永远不会再生病了,永远不会饥饿了,在身体中到处走。
44

该亚法站在那里,说:“你们知道吗?那天有件事发生了,看看这殿里的一团糟。有……我们必须找人把那幔子缝好。看看那些祭物箱子翻倒了。发生了什么事?那家伙是占星家吗?他是巫师吗?发生了什么事呢?喂,过来,约瑟夫,站在那里的那对年轻夫妇是谁?”

亚伯拉罕说:“撒拉,我们被认出来了。我们最好出去吧。”
“向许多人显现。”不全是这些。要结束了,注意。一天,当耶稣造访后,他们也造访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他们所有人都造访了家园。当耶稣升上去时……
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是神话吗?”不,先生。等一下我要把经文指给你看。
当耶稣开始上升时,他们只看见了他,但旧约的圣徒跟他一起走了,因为圣经说他掳掠了被掳掠的,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当他跟他的教会一起上去时,我能看见他。
45

弹奏音乐的乐队中的两位天使,走到后面,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接上去的耶稣,还要再来。”当然。他们马上又回去加入队伍了。

耶稣和旧约的圣徒穿越了天空。他们越过了月亮;越过了太阳;越过了众星。当他们到了那广大、美丽、白色的天堂时,旧约的圣徒呼喊,引述经文:“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诗24:8-10]
众天使聚在天堂栏杆顶上,说:“荣耀的王是谁呢?”
旧约的圣徒说:“在战场上有能的万军之耶和华,他是得胜者。”
46

天使按下大按钮,珍珠城门打开了;

大有能力的得胜者带着旧约的圣徒,走过耶路撒冷城。天使的乐队弹奏着,天使在叫喊。他是大能的得胜者。他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挂在腰上,经过荣耀的宫殿,一直到了宝座。他说:“父啊,他们在这里。他们相信你的道,即有一天我要来。我已经胜过了死亡和阴间。”那是什么,弟兄?他手上有伤疤,表示他上过战场。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他是那大能的得胜者。“父啊,他们在这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
我能听见父说:“儿子,爬到我旁边,坐下来,直到我使每个仇敌都作你的脚凳。”弟兄,有一天他要再来,那将是何等的日子!
当他在坟墓里时,他不空闲。我们认为他只是躺在那里死了。但他下去仍然得胜;他下去,从撒但那里夺了钥匙,今晚他拿了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他说:“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能活着。”
47

今晚我想知道,我的弟兄姐妹,你真诚地仔细思考了吗?你晓得你活着,只是因为他活着吗?你对此足够地感激,把自己献上,说:“神啊,我在这里,是个罪人,求你怜悯我”吗?你曾接受那满足一切的祭物吗?你曾告诉主说你爱他吗?当你做错事时,那伤害你的感情了吗?如果你在这埋葬里从未有过那个经历……当我们的时间渐渐消逝时,我实在感到很好。但我想知道,如果你从未接受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我想知道,当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时,你是否愿意这样做?

48

请弹奏“磐石崩裂”,如果可以的话,格蒂姐妹,如果你弹的话。好的,随便弹什么。

你们低头时,我想问你们一个真正真诚的问题。朋友们,罪人或圣徒,记住,当我们埋葬你时,你并不是不存在了。你的魂在某个地方。呐,根据经文,耶稣造访了两个地方。如果今晚你去世,他会在哪里找到你呢?你会因为你已经弃绝而把怜悯的门当面关上吗?记住,耶稣不但是救主,他也是审判者。你现在是判断者,你怎么判断他呢?让他现在作你的救主。
49

一个小故事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不久前,一个小男孩坐在四轮马车上。街上一支枪开火了,马匹失控跑开,向悬崖冲去。一个年轻的牛仔跑出来,在马车冲出悬崖之前让马停住了,因为马车上有个孩子。他救了小孩的性命。

许多年后,在法庭上,这个男孩犯了罪,走了错误的路,犯罪了。他喝酒、赌博,开枪杀了人,犯罪了,被显为有罪。法官站起来,说:“我判处你绞刑,直到你必死的生命离开。”
50

那个年轻人说:“法官!”他冲出法院的队伍,跳上围栏,俯伏在法官的脚下,祈求怜悯。他说:“法官,看看我的脸,你不认得我吗?”

法官说:“是的,孩子,我不认得你。”
他说:“你记得许多年前你从一匹脱缰的车上救了一个小男孩的性命吗?”
法官说:“是的,我记得。”
他说:“我就是那个男孩。”他说:“法官,当时你救了我;现在也救救我吧。”
法官低头看他,说:“孩子,那天我是你的救主;今天我却是你的审判官。”
今天他是你的救主。罪人,明天他可能就是你的审判官。现在当音乐弹奏的时候,让我们仔细思想。大家祷告,那些在祈祷场地上的向神祷告,
51

今晚我想马上知道,那些想要接受基督作个人救主的说:“神啊,怜悯我一个罪人。我想要藉着流出的血上来。我厌倦了加入教会,从这处跑到那处。我想要重生。我想要在我心里有一个经历,使我知道基督已经藉着你刚才所讲的属灵启示向我启示了他自己,伯兰罕弟兄。我想要属灵的启示即圣灵在我心里,使我活着,使基督对我比我对自己更加真实。我渴望那个经历,伯兰罕弟兄。当我举手时,你愿意为我祷告吗?”想要被记念的,你现在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后面的你,女士。很好。神祝福你,先生。很好。举手;现在继续举手。

52

你怎么会感到可耻呢?你能弃绝像那样的东西吗,朋友?记住……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传道人已经传讲许多年了。”我知道,但有朝一日他们会停止传讲。事情看上去,可能很快就是了。你会听到最后一篇讲道。坦白地说,这可能就是你的最后一篇。
“哦,”你说:“我还年轻。”那不要紧。死亡不偏待人,不管年龄或能力。
你现在愿意藉着举手接受他作个人的救主,说:“神啊,怜悯我”吗?跟其他这些人一同举手,说:“现在我想要接受基督。”你愿意举手吗?
53

后退的人,说:“神啊,怜悯我。今晚我想要回到基督那里,明天对我可能就是新的复活。”你愿意举手吗?举起手,说:“怜悯我。我现在想上来。”你愿意这样做吗?举手,说:“我一直是个后退者,但今晚……”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很好。“我愿意接受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今晚我愿意接受他。我离开神流浪了许多年,但现在我要回家。”今晚你愿意接受他吗,这对你来说可能是新的复活,你的旧生命可能完结了?

54

这位女士上来祭坛承认,站立。还有别人想要在这里就位,跟她一同上来这里承认吗?你愿意站起来,也来到祭坛吗?祭坛是开放的。当然。现在继续上来。如果你想要站在这里祷告,没问题。过来吧。你愿意来吗?基于你信心的承认,基于你对神儿子的信仰,现在你愿意过来吗?好的。

你记住,这取决于你了。你就是那个人。你是罪人吗?你是背道的吗?你冷淡,远离基督了吗?现在你想要从新跟主起来,从新开始生活吗?你们丈夫和妻子,争执了很长时间,在家里争吵,怎么样呢?你不愿意上来,现在跟神和每个人纠正那件事吗?使复活节对你真正成为复活节;开始一个新的家庭。
55

你们从来没有,在家从来没有祷告过的人,你们只是从教会回到家,竭尽全力生活,却从不把家人聚在一起祷告,怎么样呢?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有青少年犯罪和我们得到的这些事情。那就是为什么美国家庭破碎了。今晚你不愿意上来,从新开始吗?你愿意这样做吗?你被邀请了。记住;现在我是你们的牧师;那天我将是你们的证人。

让我们现在低头祷告。
56

我们可称颂的天父,今晚我们在我们所知道的最神圣、庄严、肃穆的时刻把这群会众带给你。我们谦卑地就近你的宝座。今晚的信息讲完后,那个伟大的埋葬,主决不是安静地躺着,他的魂一直去到那些区域,完成了他被托付去做的神的工作。明早,我们发现他越过了上面的各个领域,在他的复活中胜过了一切。他在复活节早上出来使我们称义。我们发现他差圣灵回来,使人知道罪。

主啊,今晚我们祈求,愿那些举手的人能在你面前蒙记念。愿他们今晚的决定是从心里发出的,他们已经接受你,相信你,愿他们今晚被应许的印记即圣灵封印。父啊,求你应允。我们把他们连同今晚这信息交托给你。主啊,愿它祝福那些听见的人和那些把信息带回家、沉浸在他们心里的人。愿他们靠神的道而活。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