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419 完全

1

跟你们一同在这里敬拜主。呐,在讲信息前,今晚我邀请了我的好朋友李维尔博士来到讲台上,他来自俄亥亥州莱马市的第一浸信会教会,是我在莱马聚会的赞助者之一。我邀请他今晚来对会众说几句话。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也许李维尔博士能谈谈有关在莱马的聚会。今晚,我很高兴、很快乐能把李维尔博士介绍给你们,这是另一个得到了圣灵的浸信会信徒。

[原注:李维尔弟兄讲了十四分钟,见证许多人得了医治。]
阿门。神也赐福你,维尔弟兄。
2

对一位浸信会牧师来说,这一定是很强烈的,不是吗?哦,我们很高兴维尔弟兄能跟我们在一起。当然,这扇门是为他敞开的,我们欢迎他随时回来探访我们。呐,今晚 … 明晚讲主耶稣的“坟墓”。

星期天早上是六点的日出聚会。我相信弟兄已经通知了接下来的聚会安排。现在,让我们祷告一下。
可称颂的主,你的道就是真理,我们感谢那些把这道无所畏惧地表达出来、把它传给人们的人。当我们今晚打开圣经或回头查考时,愿神圣的圣灵来打开这道,叫我们明白。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3

在这个伟大的夜晚,我们庆祝我们可称颂的主钉十字架,今晚我想从他宝贵的唇间、他写在圣经上的道中来读,在《马太福音》第4章,我们……第47和48节,我们来读:

47 你们若单请你弟兄的安,比其他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
48 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在天上的父是完全的一样。
4

今晚我们通知了我们要传讲“完全”这个主题。呐,我们……选这样的主题在我们主钉十字架的晚上讲似乎是很奇怪的。但今天,也许你听了广播,听了不同的信息和使者,听了他们是怎样得传讲我们主为世人的罪而受死的那个大而可怕的日子。所以,今晚我选择以一个不同的方式来讲,用这种方式,是会有点不同,但也许能使你们振作一些。当我们现在努力传讲这道时,愿可称颂的圣灵来启示这道。

神要求完全。我们要牢记这点:任何半拉子的东西都不可能去到神的面前。它必须完全,我们的敬拜等等。
5

呐,在伊甸园,神在伊甸园里造了亚当和夏娃,他们犯了罪,因着犯罪和不顺服而违背了神的律法。当过犯临到时,不顺服就是违背律法。而神的律法,他是圣洁的,毫无搀杂的圣洁,因此,有斑点的不圣洁绝不可能在神的面前站立得住。如果罪藉着过犯进入世界,那么,在罪人能站在神的面前之前,罪必须得到对付。

6

呐,如果没有律法,那就没有公义。但律法要求……或者说公义要求律法。律法,当它被要求时,它体现了公义。

呐,靠着律法,凡属血气的没有一个能得救的。呐,律法不能够救我们。律法只是一个把我们投入监牢的东西,它没有救赎的能力。律法只是告诉我们说我们是罪人,并定我们的罪。那就是律法做的事。它是要带来定罪,或告诉你说你的错在哪里。所以律法本身不能救我们。它只能起诉。
而神是圣洁公义的,他不得不起诉。他不得不起诉罪人,因为罪人跨过了恩典的界线,成了触犯律法的公民。他必须受到对付。
每条律法都有刑罚,因为违背神律法的工价就是死。律法没法儿不把死亡投射转移给人类。整个人类都处在这律法的刑罚下。
7

呐,当亚当夏娃犯了罪,他们没有办法、没有其他的补救办法能让他们来重新站在神的面前,除非这罪被对付了。一个人无论他犯了什么样的罪,不管那罪是多么微小或多么大,那个单独的罪必须被对付掉了,不然他就永远没有办法站在圣洁神的面前。

因此,当亚当和夏娃犯了罪,违背了律法,他们就是死亡的臣民了。而律法是必须要得到执行的;因此,它把整个人类都置于死亡的刑罚之下。呐,巴不得我们现在能坐下来思想一会儿,来看看这幅伟大的图画,记住,这里的每个人都被包括在这幅图画里。因人类领袖亚当的过犯,每个男人、女人、孩子都被包括在死亡的刑罚里,因他的过犯我们每个人都被沦为罪的牺牲品。
8

罪必须得到对付。所以,神本着他的伟大无限和他的大爱……律法要把罪人和他的造物主分开;于是人毁灭了,完全毁灭了,他没有办法回去,除非那罪得到了对付。那么,就很容易得知在末了罪人将被完全毁灭,因为他跟神的同在完全、永远地分离了。

9

呐,注意这罪。神是公义的,除了公义,他不可能做别的事,因为他是一切公义的泉源,除了对这过犯处以刑罚,他不可能做别的事。而工价就是死,因为他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呐,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是一幅黑暗的图画。

但如果我们稍微回头查考一下,找出神原本的属性,圣经明明地告诉我们神就是爱。虽然他就是爱,但他也必须是公义的。爱并不是指一个用来爱抚和玩弄的东西。爱是神的公义。
10

呐,当神看到他的孩子违背了他的律法,他们必须死,这时至高无上的爱进来并开了一条路。因为神看到这些孩子要在他的面前被绝对地、完全地毁灭。没有别的什么事能做了,因为他们违背了神的律法,而神律法的工价就是死。

这时神的爱出去寻找他的臣民。当神的爱被投射出来时,至高无上的恩典便放出了神爱的对象。神藉着预知,因他太爱他的子民了;以至于面对刑罚,他让替代的死来取代在伊甸园所发生的。就是:他让一只无辜的受造物、一只不知道罪的小羊羔代替,羊羔成了替代者,有效得替有罪的罪人而死。一只羊羔被杀了,留住了神臣民的生命。
11

在整个旧约里,他们献上羊羔、山羊、绵羊、公牛、母牛的血,那是替代的死亡。但在神整个的经济体中,早在神的思想里就有真正的实体要来,那是……他们是那将要来的真实体的影子。那真实体要来,就是神的独生子。所有死去的羊羔只是个影子。而影子只是实物的底片。它们正是在讲说各各他要来了。

12

呐,因着这样的一副图画,让我们来打开圣经,翻到《希伯来书》,在这里来看看伟大的使徒保罗所说的,他竭力为我们分开这些事。在《希伯来书》10章,我们来读。

我太爱这道。道就是真理。我喜欢在我的会众面前读这道,因为我知道我要跟他们一起站在审判中。而且我必须交账。所以,如果我是从这道中把它拿出来,我就没有罪了;因为它是道,神会对他的道负责。
13

今天我们看到太多的布道家等等围绕人格建造。哦,那是件羞耻的事。我们去教会发现,我们去了教会,你发现某个牧师,他有某个独特的举止、某个情感。如果你不注意,整个会众都会接受那个灵。哪怕他只是有点情绪化,或猛拉他的脑袋,或者一些小的奇怪的东西,嗯,全教会都会带上这些的。今天我们走进了轰动一时或有类似小东西的摩登教会,变得那么得混乱。但是,哦,我亲爱的弟兄,如果有一个时候是我们应该待在神的道上的,就是今天。

你瞧,我可不愿站在审判台前时,得知我有什么该死的古怪的启示,且把人们带骗了。我不想要他们在我的行为上而沾染我的灵,而是要他们藉着神的道拥有神的灵;这个带来真理。
14

所以,在今晚这个伟大的场合,我想从神永恒的道中来读。呐,我们晓得律法存在了多年,但律法决不能除罪。正如我过去所说的,它只是一个监牢。它是那位大侦探,告诉你说你做了什么事,却没有补救办法来拯救你。它把你放进当铺里,却没有救赎主领你出来。它只是把你下在监牢里,让你知道你是个罪人。但现在,注意,在《希伯来书》10章,我们来读。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子,不是本物的真像……
记住,律法是将来真像的影子。影子只能是介绍有一个形成影子的真像。
……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子,不是本物的真像(注意。)……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藉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
15

呐,起初神就要求完全。耶稣,他来到地上时,说:“你们要完全,像天上的神是完全的一样。”律法是将来之事的影子,总不能叫敬拜的人得以完全。你明白这幅图画了吗?呐,让我们再次来看看它,叫你们肯定不会错过了。神要求完全和圣洁。没有人能带着一点罪站在神的形象里。耶稣见证了同样的事,说:“你们要完全,像天上的神是完全的一样。”

圣经说律法决不能以献的祭使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那么,律法就不能使任何东西完全。它只是个指示器。每年献的这些祭决不能使敬拜的人得以完全。所以,在律法下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守律法的,或在影子下没有一个人能完全。
否则……(第2节)……献祭的事不早已止住了吗?
16

若是我能做什么事使自己在神面前完全,那么基督就不用替我死了。如果你能做一件事而在神面前配得什么,那么基督就徒然死了。守律法、你的律法派思想、你自己的圣洁,都不能够,没有一样东西是你所能停止去做的:停止说谎、停止偷盗、停止抽烟草、停止去看电影,你仍然是失丧的。你不能做任何事。加入教会、 仪式、 庆典、 洗礼,教会的命令、阅读信条、祈祷,所有的这些事情都算得了什么?你是失丧的。你凭自己不能做任何一件事,因为你是个被判了刑的罪人。凭你自己或任何信条,凭你自己所能做、所能想到的任何事,都没有办法在神面前配得一样东西,因为你一开始就是个罪人。

17

圣经宣称我们都是在罪里生,在罪孽里成形的,来到世上就说谎。神不能接受一个人为另一个人死,因为这个人就跟那个人一样有罪。在神的面前,生在这世上的大主教跟城里常赴酒吧的最下等的人一样得有罪。这个人不能为那个人赎罪。

因此,他接受了一只动物、一只小羊羔的无辜生命。在旧约的律法下,当一个人犯了罪,他便要带羊羔到祭坛上。若是他们犯了任何诫命,他便带羊羔来,放在祭坛上,按手在羊羔上,并承认自己的罪,承认他错了,知道他犯了罪……律法要求死。他拿羊羔来替代他。当他……小动物的喉咙被割断了,它开始蹬腿、咩咩叫。如果你曾看到一只羊羔被杀,何等可怜的叫声,可怜的小家伙竭力咩咩叫,它的颈静脉被割断了。它蹬腿、颤抖,渐渐伸直了,又颤抖咩咩叫,血喷出来,溅在羊毛和敬拜之人的手上。
18

敬拜的人晓得,因为犯奸淫、说谎、偷盗,不管他的罪行是什么,甚至邪恶的思想,哪怕在最小的影子里,无论是什么,他是有罪的,因为那是他的本性。他是个有罪的人,也许并不是就欲望来说,而是从本性来说他是有罪的。他必须认出这只无辜的小羊羔替他而死,他也要为这小家伙感到难过。

但这个人,一旦羊羔最终死了,他手上有着羊羔的血,他离开会堂,心里带着他起初同样的欲望。为什么?因为在那小羊羔里面的生命……生命在血里面。你的生命在你的血里面。我们知道这点。在羊羔血里面的生命是动物的生命;因此,当它的小血球破裂,生命离开这个动物时,这生命不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因为这敬拜的人是人类。
19

血成了遮盖,但它不能完全赎罪;因为这人是带着他起初拥有的同样的犯罪欲望而离开会堂的。但这样做,他是在盼望那完全的羔羊来到的时候。他在燔祭上这样做,因为这是他所知道的唯一方式。

所以,你瞧,当血倾倒,生命从动物身上出去时,这生命不能回到人身上;因为一个是动物,一个是人:一只无辜的动物对一个犯罪的人。
20

但是,哦,两千年前的一天,神的羔羊降生在伯利恒的一个小马槽里,又像绵羊一样被领到屠宰场。一千九百多年前的这个下午三点,他死了。无斑点、无瑕疵的神的羔羊挂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为每个罪人死了。现在,当敬拜的人凭着信心来到这只羔羊面前……这是一只不同类型的羔羊。这羔羊不像别的羊。

若不是神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够来就近这只羔羊。你看到神的至高无上了吗?哦,我希望这点现在渗透到你们内心深处了。瞧。神知道他有绵羊在这世上。他知道他拥有一群人会得救,他的爱俯瞰,看见那些会得救的人;因此,藉着预知,他预定了一个无斑点和皱纹的教会在那边与他相会。如果神要求一个无斑点和皱纹的教会,他就必须有东西使教会成为那样。他不能要求他的公义……如果没有办法做到,他的判断就不会让他要求这样的事。
21

而人不可能靠自己做到。他完全是个失败者。神藉着律法、藉着审判、藉着整个旧约让人看到这点。神差遣先知;神差遣义人,他们发现每个人都失败了。

所以,神藉着至高无上的恩典从荣耀的门户里赐下独生子来代替我们。
22

记住,如果神说让罗马教皇来代替,他不可能做到。如果神说让坎特伯雷的大主教来代替,他不可能做到。如果神召唤世上最圣洁的教父或主教,他也不可能做到。不然,他就会像加略人犹大一样被弃绝了。他就不可能做到了,因为他是在罪里生的,在罪孽里成形,来到世上说谎话,自己都需要赎罪祭。哈利路亚!

但是从荣耀的门户来了一位;不是别的人,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犹太人或外邦人,他不折不扣是全能的神藏在肉身里。他亲自来献上自己的血,因为这血不是藉着性来的。性跟他毫无关系。但神荫庇了一个童贞女,从神自己创造的血细胞生出了无罪者。
23

今晚,你我的救恩不是取决于我们自己行为的功劳,而是取决于那位在神里面拣选我们的、全能神确实且至高无上的恩典。肯定的。我决不可能完全,你也决不可能完全。我们没有宣称是完全的。但我们有这一个安慰,就是我们的信心安息在一个完全的、已经蒙悦纳的祭物上。

24

那么,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得到了那个呢?当敬拜的人凭信心把手按在主耶稣的身体上,感觉到罪的撕裂和他脸上嘲弄者的唾沫,感觉到客西马尼的呻吟和各各他的痛苦,知道自己有罪,并正确地认罪,“可称颂的主啊,我是有罪的。我没有别的路,但求你帮助我。凭着信心……你正在邀请,圣灵已经来了,邀请我来。我现在凭信心接受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那在各各他从主出来的生命,叫做藏在主耶稣血细胞里的圣灵,那生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以圣灵给他施洗,归入基督的身体里。

25

基督已经受了审判。你不用担心审判了。当我转过身看着那个小小的耶稣受难像,我晓得那象征着主的身体。呐,那身体已经受审了。神不能再正当地审判那身体,因为它已经受审了。神将死亡的审判击打在那身体上。只要我能想办法去藏在那身体里……主为你为我受了审判。我们是自由的。《罗马书》8章1节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行事不随从肉体,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就是这样:不定罪了。我不管什么出现或消失,你藏在宝血底下了。

26

不过,我们怎么进入那身体里?《哥林多前书》12章13节说从一位圣灵……圣灵是怎么来的?藉着祭物。圣灵在哪里?在宝血里面。为什么动物不能回来?它是动物。动物的灵不能去到人的灵里做任何事,因为人的灵是比动物更高的生命等次。但是其他人的灵也不能回来。如果你得到了某个祖先的灵,那是通灵术。但神自己来了,他自己的灵,那是最高等的灵,他能通过基督的血、藉着圣灵洗的样式回到敬拜的人身上,把人带入那身体里。他就安全了。

27

注意。牛羊的血不管用,因为它软弱。现在让我们开始读12节。好的。牛羊的血不管用,它也不能赎罪。注意。

但这人……(什么人?主教吗?不,教皇吗?不。)但这人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手边坐下了,
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为他的脚凳。
你们准备好了吗?你们准备好听这道了吗?听这节,然后我要你们把它沉浸在心里。仔细听。
因为他一次献祭 …(没有逐年,不是复兴后的复兴,不是聚会后的聚会,没有一天又一天)… 因为他一次献祭, p-e-r-f-e-c-t-e-d …(他们有吗?他有 !)… 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这是上帝的要求)。
28

就是这样。那是对基督之死的回答;那是对各各他的回答。他用自己的血绝对得赎买了我们的罪,使他的信徒永远完全了。因此,在基督里,我们在全能神的面前是无可指责的,是完全的。我们成了被自己的教义剥夺了基本权利的人;我们被教导我们必须达到某个地位,我们必须做某一件事。不,我的弟兄,不是你做的任何事;而是神为你做的事。现在我们,如果我们因信心称义了,我们就在神面前永远完全了。

29

耶稣说:“所以你们要完全。”他就永远完全了。今天,神藉着一千九百年前基督的死使他在创世以前预先看见的信徒永远完全了。他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又召了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了;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了荣耀。他使信徒完全了。

30

注意,让我们现在回到第1节。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子,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借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
注意。我们所谈的是完全。
否则献祭的事不早已止住了吗?因为敬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该再有罪的意识了。
你是指什么?“意识”这个词,正确的解释是“欲望”。如果一个人来,如果这个敬拜的人正确地来到基督面前,看到基督的受苦,将自己献给基督,说:“主神啊,我里面没有东西能赎罪,但我完全倚靠你,”于是那圣灵进入这人心里,罪的问题就永远解决了,因为罪的每个欲望都已经从你身上被除掉了。因为如果律法做到了,那些献祭的事岂不就得止住了?但由于它做不到,基督就必须死来使我们完全。
31

朋友们,对于完全,我们今晚是有很多的东西可以说的。我们总想挖出别人的眼睛,来使自己比他们显得更圣洁那么一点点。但如果我们只看这图画,我们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唯有出于神的恩典。

32

不久前在俄亥俄州,我学了一个功课,但很惨痛。我在俄亥俄州举行聚会,当时住在乡下。因为城里人多,我没法住在那里。

我们在一家德美浸礼会小旅馆吃饭。那么可爱的女服务员们,穿着端庄、相当干净、很像女士,招待了我们。在那样的地方吃饭,就像是在天堂的一角。他们的厨房整整齐齐。礼拜天他们不营业,并去他们的教会。我有点饿了;礼拜天下午我要讲道。
我走到一家普通的、很一般的美国旅馆,找点东西吃。我走进门,听到的只是老虎机在运作。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男人站在那里,也许还是个结了婚的男人,手臂搂着一个女人,正在玩老虎机。我们的法律,我们的正义、我们商品的保护者站在那里,违犯他本该保护的东西。因为在俄亥俄州赌博、玩老虎机是非法的。
33

我转过身,往房子后面观看,那里有一伙十几岁的男孩,唱片机上正播放着一张旧的摇滚乐唱片。一个大约十八岁的年轻女士,非常整洁,体形像个妇人。她站在那里,连衣裙前面垂得很低,其中一个男孩双手放在那女孩身上,那个那双手不该放的地方,他们抽着烟,喝着酒。我想:“神啊,你怎么能忍受这些呢?”

34

我往右边看,听到有人发出很大的呻吟声。有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坐在那里,也许有六十岁或七十岁。她穿着那些粗俗的衣服,大约到腿的半中间了,她那可怜、起皱纹的皮肉松弛极了。她的嘴唇化了妆,脸上涂了一大块紫色的东西:穿着一双鞋子,凉鞋,脚趾甲涂成了紫色;手指甲涂成了紫色。她的头发剪得相当短,卷起来,染成了蓝色。我看着她。

35

桌对面坐着两个男的,喝醉了。其中一个(当时是夏天。)穿着一件宽大的陆军旧外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满脸胡子拉渣,打着嗝,举止失常。他们起身离开了,那两个男人,起身离开她,像这样往外走着去洗手间。

我站在那里。我说:“神啊,为什么你不毁灭这整一切呢?为什么你不把这一切沉到地底下呢?”我说:“我的小撒拉和利百加必须在像那样的东西下长大吗?”我说:“神啊,在你伟大的圣洁中,你怎么能容忍看着像这样的一切而不差来地震把它沉下去呢?”
我站在那里定这妇人的罪,我这么做时,走到了门后面。我感觉到神的灵临到我,我走到门后面。
36

我看见好像有东西在旋转。当它旋转时,在异象中,世界在旋转,旋转。我注意到,在世界周围,有一条朱红色的带子环绕世界。当我来到世界,我看到了自己,只是个小男孩,做着我不该做的事;也许不像那样,但仍是罪。每次我做任何事,我看见那巨大的黑暗往天上升;神本可在那个时刻杀死我。

接着我看到在我和神之间站着那完全的祭物。我看到他站在那里,头上有荆棘,脸上挂着唾沫。每次我的罪开始往神那里去时,他就伸出手,像汽车的保险杠一样抓住了它。他在保护我免于死亡。每次我做任何错事,神都可以杀掉我。当然,他的圣洁要求这样;他的律法要求这样。每次我做任何事,或你做任何事,耶稣基督的血就起着像保险杠一样的作用。这时我明白了那朱红色带子的含意,宝血仍然托着地球。
37

当我站着观看时,我离主近了一点,使我能注意到他。我能听见他说:“父啊,赦免他,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往下看,那里放着一本册子;有一位记录的天使在那里,站在他旁边。每次我犯罪,罪就被记在册子上。我的名字也被记在上面。我意识到有一天那条血带要被提走,我就得以我罪恶的生命站在神的面前。但我看到藉着神的恩典,他正在拦阻我的审判。

我谦卑地走向主。我跪下来,说:“耶稣啊,大卫的子孙,我不配来到你的面前。但你喜悦赦免我所做的事吗?”
他用手摸了肋旁,拿起这本旧册子,在上面写了“赦免”,将其扔在身后,我的罪就不见了。接着他面容严厉地看着我,说:“现在我赦免你了,而你却要定她的罪。”于是我明白了异象的意思。
38

当我从异象出来,我向她走去。我说,“你好吗?”

她正在喝酒,她抬头看我,说:“哦,你好。”
我说:“我能坐下吗?”
她说:“我有伴了。”
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女士,我只想和你谈一会儿。”
她说:“请坐。”
我说:“女士,就在几分钟前,我站在那门后面……”我开始告诉她。我看到眼泪开始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她告诉我 … 我说:“女士,你不是有意要做这些事。耶稣死了,神的审判因他的血而被拦住了。你不是有意要做这事。”
她说:“是的,先生。”她说:“我父亲是教会的执事。我在基督教的家庭里长大。我丈夫和我是创始成员,过着基督徒的生活。”她开始告诉我,丈夫死后……她有两个年轻的女儿,她迷失了。女儿离开了她,她自暴自弃。她想她再也没有希望了。
但我说:“神是怜悯的。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召他们来。”
她说:“你是从那里来的伯兰罕牧师吧?”
我说:“是的。”
她说:“我像这样坐在这里,我为自己感到羞愧。”她说:“你认为我还有机会吗?”
我说:“耶稣已经伸出了手臂,等候着你来,女士。”其他人开始接受。我说:“你愿意跟我一同走到这地板上来吗?”她说:“我愿意,先生。”
我拉着她的手,说:“你大约像是我妈妈的年龄。你愿意跟我一起跪在地板上吗?”那天下午在那里的地板上,我们搅动了那地方,举行了一场老式的聚会。神本着他的恩典拯救了那妇人。据我所知,她穿戴好,来聚会,今晚过着一个基督徒的生活。
39

那是什么?哦,神要求完全。他要求你悔改。他要求你对他忠诚。但他今晚正在看。不管你犯了多少罪,不管你多么不起眼或多么了不起,你仍然是个罪人,除了藉着耶稣基督——神满足一切的祭物,你不可能以别的方式进去。在基督里,你永远完全了。想一想。

不是你做了什么事;不是你翻过新的页面;不是你开始新的生活;而是承认你错了,承认神对你的恩典。这个带你去到完全,然后你就在耶稣基督里完全了。
40

今晚我相信,我的朋友,这个至关重要的时刻我们在这里,必须做出决定。听了这个故事后,你以前可能从未听过。但你从那些门出去,不可能还是跟你进来时是一样的人;你出去时,必须要么更好,要么更坏。

当我们低头一会儿时,我要你们好好地想一想。今晚你的魂怎么样呢?耶稣基督为你而死。
41

你说:“伯兰罕弟兄,当我能停止抽烟时,当我能停止喝酒时,当我能纠正这件事时,我就会做。”哦,它决不可能被纠正。你决不可能做到。为什么你不照你现在的样子来呢?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为什么接受一个替代物呢?为什么试图靠你的教会进去呢?为什么试图因你停止喝酒或停止说谎而进去呢?藉着完全的方式来。“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
42

“我怎么成圣呢?”在耶稣的宝血面前承认自己的罪;从那血出来的生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使他成圣,脱离世上之事的欲望。因为他所献上的满足一切的祭物,使我们成圣了;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行事不随从肉体,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如果你想要随从圣灵行事为人,却仍然贪爱肉体的情欲,这个祭物就还没有充分地涂在你身上。但敬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再有犯罪的欲望。

43

那是各各他;它不是一个地方来卖花或一个小的地方来做这做那。那是神与人和好的地方;那是和平与完全的安全被带给人类的地方。我的罪人朋友,今晚你能跟我同去各各他,凭信心把这血涂在你自己的魂上,让圣灵来藉着他伟大的祭物使你成圣吗?

在我们祷告前,你愿意向神举手,说:“神啊,怜悯我!在这个耶稣受难日我承认我一切的罪。我感激基督为我所受的巨大痛苦。现在我交出我自己的意思、我自己的动机和一切,从今天起以后都跟随你。”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在祷告中记念我,那是我心里的决定”?
在这个伟大的夜晚,当我们等一会儿时,有没有人?在我的右手边这里,那里肯定有一个人。你们不为自己的罪感到羞耻吗?你们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羞耻吗?
44

今晚世人正在寻找英雄,从肉体来说也有了英雄。

一天在瑞士,当瑞士处在危难中时,一小批瑞士人聚在田野保卫他们的经济体。临近的强大敌人对他们来说太强大了;敌人都受过训练,有长枪和盾牌。瑞士只好放弃。他们背对着一座山。这时有一位英雄走出来了。有人必须死去。如果他们战败了……
45

他们争战只有旧镰刀、石头、木棍可用,而临近的敌军看起来好像一堵砖墙。如果他们被攻破了,他们可爱的妻子就要被强奸,年轻的姑娘要被强奸,婴孩要被杀,他们的脑袋要被打碎,家就会没了,一切都会失去。

这时有一个叫阿诺德·温克里德的人,他的名字太快就被人忘记了。他走出来,说:“瑞士人啊,今天我为瑞士献出我的生命。”他说:“在山的那边有一幢白色的小房子,我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孩子在等着我。但他们永远见不到我了,因为今天我为瑞士献出我的生命。”
众人说:“阿诺德·温克里德,你要做什么?”
他说:“跟随我,尽你们所要做的竭力地做。”
46

他朝敌军看去,直到发现枪矛最密集的地方。然后他把手举在空中,向枪矛的大砖墙跑去,呼喊:“为自由开路!为自由开路!”一百条枪转过来向他扎去;他伸出手臂,抓起这些枪扎进自己的胸膛,将他钉在地上,他死在那些枪矛的尖端。那些瑞士人拿着木棍木棒跟着他。那种英雄气概的伟大展示击溃了敌军,直到瑞士人把他们从领土上赶出去了。从那天起,他们再也没有过一场战争。

47

站在瑞士,一提起阿诺德·温克里德的名字,你就会看到泪水从人们的脸颊上流下来。为什么?他救了他们的国家。那是大英雄的行为。在这地上,很少有能跟它比拟的,从来没有超过它的。

但是,哦,跟一天发生在亚当族类身上的事相比,它还是很小的事,鬼魔从四面八方进来;众先知失败了;律法失败了;公牛和羊羔的祭物失败了;人的本性等等都失败了。亚当的族类被击败了,在和鬼魔、迷信、疾病和病症的争战中,寡不敌众。天上有一位走出来,说:“今天我要为亚当的族类而死。”他来到地上,成了肉身。他俯瞰枪矛中最黑暗的地方。众人恐惧最黑暗之处就是死亡,他把死亡接到自己的怀里。在各各他,他付出牺牲,叫喊:“为自由开路!”
48

他向他的教会叫喊:“接受我留给你们的,就是我的血和我的灵,用你们所得到的来争战。”今晚我们靠那个得胜,朋友。你可以把魔鬼从你身上赶走。在你生命中的每个老敌人,都可以藉着基督的血和灵被赶走,你可以在主的面前完全。基督开了路。

你能向神尽量举起手臂说:“赦免我”吗?神赐福你,弟兄。还有别人说:“神啊,怜悯我,我现在承认自己的过错”吗?
有没有一些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天天去教会,也许竭力要尽可能地虔诚,然而你知道那个脾气、冷淡、自私、习惯缠着你,以至你没有得胜?你今晚想要被宝血洁净,脱离那一切东西吗?“因为敬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你们教会成员,愿意举起你的手吗?神赐福你,女士。举手,说:“伯兰罕弟兄,在祷告中记念我。”神赐福你,女士。是的。那是一个真实的……那是一件要做的真实的事。神赐福后面的你,先生。
49

还有别人举手,说:“神啊,怜悯我!我知道我表白了基督信仰,但我没有活出它来。我知道我没有。在我心里,我其实没有与你和好。我想要成为神的一个选民。我心里觉得我是,但我从未放下各样容易缠累我的重担。今晚我想要放下它们,靠着神的恩典,我要这样做。请为我祷告。”你愿意举手吗?神赐福你,女士。还有别人。等一下。我们在等候。

当我们安静地等候时,现在大家都低头祷告,轻轻地哼这首歌。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全身罪迹。
此时你愿不愿仔细思想?不要试图洗掉它。基督在你的手上。彼拉多早上大约六点时试图洗掉它;但他的双手仍然沾着血,犯了流血的罪。你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多年后,他去了瑞士,失去了理智,投入水池淹死了。今早在瑞士,数百人去观看那场景;蓝色的水从水底的大洞里涌出来。他们每年都去观看。那是个古老的传说,他们说神拒绝让水洁净他的双手。
50

弟兄,不管你受多少次洗,不管你想要做什么,除了基督的血,没有东西能洗净你的手。神拒绝了!将近两千年后,蓝色的水仍在沸腾。神拒绝了。你的自义不能洗净你的罪。只有耶稣的宝血。现在想一想。我们等一下要祷告。

我想知道今晚我能不能问一件事。当耶稣那天早上站在彼拉多的审判厅里时,他说:“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就可以求父,他马上就会为我差遣十二营的天使(一位天使就可以毁灭世界)。我就会对他说,十二营的天使就会听候我的调遣。”他本来可以这样做。但他站在那里,柔和谦卑,担当你的死,担当你的罪。
51

今晚,你对那祭物足够地感恩吗,你们需要他的、需要神祝福的,愿意站起来作这祷告吗?你们想要在这祷告中蒙记念的,只要站起来,说:“神啊,怜悯我。我有罪;我做了错事,现在我想要藉着基督耶稣接受我的赦免。”你愿意此时站起来吗?神赐福你,年轻的女士。那是勇气。只要继续站在那里。

52

你是要告诉我,你举了手,却没有足够的真诚站起来吗?福音对你有什么益处呢?哦,这样玩玩神的教会。时候近了,有一天原子弹要击中附近一座火药大工厂的某个地方。那时就来不及思想了;就太迟了,也许在下个复活节前,甚至这个复活节前。你现在愿不愿站起来,说“神啊,怜悯我一个罪人。现在我接受基督藉着献上自己为我的罪所做的挽回祭。藉着他的恩典,唯有他的恩典,我……[原注:磁带有空白。]住在神的同在中。”你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吗?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罪过的,必蒙怜悯。取决于你,主正在观看。

53

我们可称颂的主,今晚恰好站着三个悔过的魂,一个男的两个女的。

主啊,当我思想各各他,一个人在这一边,说:“主啊,你得国降临时求你记念我,”另一个人说:“你若是基督,让我们看一个神迹,把我们从十字架上取下来,救你自己吧。”这个人说:“神啊,怜悯我。”你把头转向右边,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但你对另一个人保持沉默,因为那人没有悔改。
父神啊,我为这些人祷告。也许我相信他们是会堂里唯一的三个觉得他们需要承认自己过错的人。但既然他们已经走了满足一切的道路——十字架的路,主啊,求你赦免他们,祝福他们。他们今晚站在这里,正如你为他们站在彼拉多的审判厅里,正如你为他们站在天地之间,太阳落下,月亮也不发光,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神啊,我祈求你祝福他们,赐他们怜悯,用你的血洗净他们,用你成圣的能力给他们施洗,归入你自己儿子基督耶稣的身体里,以后他们就受到了保护,从时间直到永恒。
祝福其他感到自己已经与神和好的人,他们已经满足了这点,也这样做了。我为他们祈求这祝福,奉基督的名,阿门。
54

神祝福你们。你们站得离那些站起来的人很近的,伸手过去跟他们握手,说:“主赐福你,”是的,友好得握手。

我们聚会现在有点迟了。多少人爱主耶稣,请举手?我想知道,现在安静或让我们尽可能得安静,纪念那位无所不在的,他今晚就在这里,让我们轻轻地唱。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
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当你满足了要求,按手在主身上)……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
哦,荣耀归主名!
现在让我们轻轻地唱,向主低头。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
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
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宝贵名!)
荣耀归主宝贵名!
我重担安慰我伤心,
荣耀归主名!
55

现在安静,你们低着头。你们得救了的,说:“哦!”现在举手。

哦,主宝贝血将我全释放,
靠主恩典我心甚快乐,
赞美我主时常洁净我,
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宝贵名!
荣耀归主宝贵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
荣耀归主名!
现在把手放下,低着头,我刚想起来。不久前有人打电话来,说有人想要在今晚的祷告中记念他们的身体。他们不能回来参加星期天晚上的聚会,医治大聚会。你们此时想要在那祷告中蒙记念的,站起来好吗?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
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
56

你们低着头。“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了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荣耀归主名!
可称颂的父啊,此时我们谦卑地就近十字架,在那里恩典和怜悯找到了我,明亮的晨星在我身旁闪烁光芒。这些病人站在你的面前。他们此时相信,他们凭信心仰望那个受过鞭伤的背。“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最圣洁的父啊,我们来承认自己的信心,相信你藉着主耶稣伟大替代的受苦医治了我们有病的身体。我们为这群站着的人献上出于信心的祷告,你应许了要拯救生病的人。我们今晚一起作为一个你信徒的单元,你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聚会,我就在他们中间。”我们为他们祈求怜悯,愿你的恩典现在触摸他们最里面的魂,有东西深深地锚住,使他们知道基督在这里,已经对他们说话,说:“我的孩子,我在各各他担当了你的疾病。现在,只要把一切的忧虑缷给我,因为我顾念你。”愿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门。
57

当他们现在坐下时,离他们很近的人,按手在他们身上,有人在为他们祷告。圣经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主祝福你们。

58

如果我没搞错,我看到的不正是几天前或两个星期天前,那个在这里耳聋、还是耳朵有什么病的而得了医治的人吗?我看到你今晚很享受聚会。你现在听得见我吗?很好。太好了。请站起来一下。多少人记得他在这里?他经过祷告队列,带他回到讲台上,主医治了他,使他痊愈了。主是应当称颂的!谢谢你的见证,弟兄。可以讲几打的见证。主是不是太奇妙?

59

呐,我们想明晚早点见到你们。然后是星期天一大早,星期天下午,还有如果你星期天晚上能回来参加医治聚会。在我们再相会前,愿我们站起来唱我们解散聚会的歌,“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转过身跟大家握手。)
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转过身来握手。)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呐,瞧这边。
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
尊敬他为王中王。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
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60

呐,记住明早九点在电台上,WLRP,收听内维尔一家四重唱。还有斯特里克弟兄的星期天上午九点四十五分。今天下午他们在为他录制复活节的磁带。

呐,直到我们再相会,愿主的祝福与你们同在,我们低头。我要请我来自乔治亚州梅肯市的好朋友和弟兄帕尔默弟兄,请他做祷告解散这群会众,我们祷告。帕尔默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