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417 主的再来

1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奉主耶稣那可爱的名来到你面前,我们临近这些神圣的日子时太高兴了,因为知道这代表地上最伟大的时候。那是满足一切的祭物被献上的时候,让可怜、失丧的罪人能够得着自由,拥有今晚我们心里所拥有的这个伟大盼望,即有一天耶稣要再来。今晚走近这讲台,经过大门,听见这首老歌:“隆重回家的头七日,将是第一万年,”让我想起了许多年前这场世界性的大复兴还没开始时我们在这会堂里相遇的时候。父神,我们实在珍惜那些想法。

似乎我们的魂里感觉良好,今晚我们回来,开始另一场老式的复兴,罪人在这里呼求怜悯,退后的人再跟神和好。圣灵是聚会中的主要人物,他掌管、主宰,藉着神的道把生命的粮带给我们。我们祈求他在这次复兴中一晚又一晚地向我们传道,医治病人和有需要的人;使我们信徒成圣;从我们付出的这些努力中得到荣耀。父神啊,我们这样祈求,只是要尊重和荣耀他的名,阿们!
2

这是要实现十一年前我做的一个承诺。琢磨很久了,要回到伯兰罕堂举行一场复兴会。呐,我们知道我们的小会堂不够地方举行一场复兴会,但我们要挤在这里,在以下的几个晚上为了神的荣耀竭尽所能。

我爱在教堂里举行聚会。许多地方,我们在体育场、在室外、在竞技场举行聚会,但当你在教堂里举行聚会时,有不一样的东西。当你在教堂时,似乎那是更甜美、更亲密的交通。在外面的那些竞技场和世俗的地方,我们很感激有幸在那里,但似乎你发现一种压力,像是鬼魔的权势,在复兴开始前,你必须闯过它。当你走进教堂里,那是神居住的地方;那是来到神的家举行聚会。
3

今晚我们很高兴见到几年前我在伯兰罕堂的事工结束时所见到的许多老面孔。看到格里罕弟兄、柯蒂斯弟兄、安吉姐妹、格蒂姐妹在这里,还有考克斯弟兄、考克斯姐妹,哦,你们许多的人,斯宾塞弟兄和斯宾塞姐妹,你们所有人都在这里。我们太高兴了。妈妈,斯洛特太太,在这里的弟兄,你们大群的人仍然健在。从我们过去开始的时候,我是指我在复兴中动身出去的时候,有多少人在这里?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今晚整个教堂都是,只要看看那些手。太好了。

呐,我们知道复兴只能藉着圣灵来到。是他带来了复兴。我们自己不能带来复兴;我们只能做出那份努力;神必须得祝福那份努力,我们相信神必祝福。
4

下来的路上我告诉妻子。今晚我甚至没有机会吃晚饭;忙坏了。从昨天早上我起床还没来得及穿衬衫的时候,到昨天下午两点,整个时间都被电话占着。两点的时候,我有一紧急事件要去看路易斯维尔的山姆·阿戴尔医生。当……那么多别的电话和退伍老兵。一个从医院来的人说:“哦,我们等了一次又一次,当我们到达地狱时,地狱是不是比这种痛苦所等候的还糟糕。”来自各处的尖叫声和哭喊,几百个传道人。

我告诉你们,我们正生活在这个世界所知道的最伟大的一个日子,最伟大的时候。我很高兴在会众的心里看到对神有更多的饥渴。
5

呐,我心里惦记着,祷告这是神的旨意。顺便说,有一些人站在后面。我想知道……我们这里有一个座位,一条凳子;我想知道我们能不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条凳子。某个女士,或者那些站在后面的,我们若可以……只管走上来,坐在这里的凳子上,坐在前面。或许……本弟兄,我们很高兴看到你在里面;上次我见到你,是几个星期前我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费尔南多山谷。你们在后面站着的人,如果你想上来,这里有地方。呐,如果你想上来,嗯,就走上前来。讲台这里还有一个额外的座位,这里还有一些额外的地方,他们会在祭坛上被接受。我们要你们尽可能地舒适。

6

我告诉妻子,我要向自己承诺,靠着神的帮助,我不打算让聚会占用太久,我想讲三十分钟,若主愿意的话。那本身将是一个神迹,因为我实在无法太快开始。但我必须尝试,因为……将来的时候我们……明晚……

今晚我的题目是“主的再来”。
明晚是守圣餐的晚上,我想从旧约的角度谈谈圣餐。我们……明晚是正式的守圣餐的晚上,因为那是我们主被卖的晚上。那是正式的守圣餐的晚上。明晚聚会后,例行的传道聚会后,我们要守圣餐。邀请大家都来跟我们一起享受我们主耶稣留给我们的这个荣耀的项目。
后天晚上,是耶稣受难的晚上,我想从跟你们在电台上所要听到的东西不同的角度讲“耶稣受难”。
接着星期六晚上讲“埋葬”。
星期天早上六点是日出聚会,十点是洗礼聚会,如果有人要受洗的话;然后是复活节上午的信息。
7

星期天晚上,若主愿意,我们盼望讲一个简短的信息“复活的证据”,接着是医治聚会。例行的医治聚会,像我们在外面聚会上举行的,在即将到来的星期天晚上举行例行的聚会。如果你从未看见过,如果你的朋友们从未见过复活耶稣可见的证据,我希望耶稣像他在过去几年的聚会中所做的一样做:在这里显现,做他在地上时所做的一样的事。我们盼望那个要来的时刻。

8

是的,上来,尽可能让自己舒适。我不知道明晚我们能不能从某个地方找些椅子来。也许在殡仪馆或什么地方我们能找到另外的椅子,摆在两边。我们要大家尽可能地舒适。

9

多少人尽你们里面的一切爱主?现在我们当思念基督,仰望。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教义;我们在这里是要敬拜主。我们在这里邀请每个信仰、肤色、种族的人;那些东西在这里无关紧要;我们只是进来敬拜主。在聚会开始前将有半小时的老式唱歌。呐,明晚我尽可能像今晚一样在八点准时开始,尽快地结束,让我们下一个晚上能回来。

呐,欢迎所有的人。我们的访客,尤其欢迎你们进来交通,聚会一结束,你们来这里的教会成员要确保你们尽可能地跟大家握手。只要……降下栅栏,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你不知道我们的主会做什么;这是复活节的时候,我们期待着伟大的事情。
10

呐,在这可称颂的道中,我想从《路加福音》读一节,或一两行,15章8节。

8或是一个妇人有十块钱,若失落一块,岂不点上灯,打扫屋子,细细地找,直到找着吗?
9找着了,就请朋友邻舍来,对他们说:“我失落的那块钱已经找着了,你们和我一同欢喜吧。”
11

呐,就基督的再来而言,这好像是一段非常古怪的经文,但它讲的是基督的再来。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伟大主题是整本圣经最重要的主题之一。没有事情像主耶稣的再来这么重要。因为如果他不来,我们就被发现是假见证人,我们在坟墓里的死人就灭亡了,如果耶稣第二次不是可见地降临,那就没有希望留给我们了。在这光中……在这第二次再来的光中,它是那么重要,以至我们现在临近的这个圣周,当耶稣第一次在十字架的影子里临近这周时,很少讲到他的受死、埋葬和复活。他谈到他的再来,超过了谈他的受死、埋葬和复活。所以根据这点,它一定是个非常重要的主题。

在旧约里,旧约里有关基督再来的经文是有关基督第一次来的许多倍。当赎罪祭献上之后,关于人类的一切都庄严地依赖主的再来。
12

呐,我们有不同的宗教,我们有不同的动机和不同的神学,但我们的基督教庄严地奠基在主的受死、埋葬、复活和再来上。哦,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当我们现在临近……在我真诚地看来,我们正生活在主再来的影子里。藉着圣经的亮光,在我看来,除了主的再来,没有一个希望留给教会。世界处在世上一切人造组织狂野嘈杂的光景里,完全失控了。君王再也不能控制他们的臣民;独裁者再也不能控制他们的臣民;民主再也不能控制它的臣民;除了主耶稣的再来,没有希望留下了。

13

对不信者和罪人来说,这是他所见证过的最可怕的时候之一,因为世界末日近了。对信徒来说,这是最蒙福的时候,因为他得赎的时候近了。今晚世上有两派人:信徒和不信者。一个是主来要接受的人,另一个是主来要定罪的人;在主来的时候,他要赐福一个,却要在他显现的时候咒诅另一个。

14

既然这是如此重要的一件事,我想,在我们这次小复兴的前夕,我们应该庄严地查考经文,看我们有多近了。如果我想知道是几点了,我就看手表。如果我想知道我们生活在星期几,或一年的哪个月,就看日历。如果我想知道这件大事临近的时刻,我就看神的道。神的道说出时间,说它近了。因为圣经说:“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时候近了。

15

对于拔摩岛上的启示者约翰来说,那是如此大的一件事,他看见了主再来的预演,他看见了降在不信者身上的咒诅和降在信徒身上的福气,他喊叫:“主耶稣啊,我愿你来。”他看到了这一切,看到了主再来前的事情,这使他的心如此激动,他叫喊:“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当整个教会时代在他眼前经过时,他看见了一切重大的事,事情发生的方式,他喊叫:“主耶稣啊,我愿你来。”主的再来临近,一定是件荣耀的事。

16

耶稣,当他的门徒到了一个地步,他们正在看地上属肉体的或天然的事……呐,我们想在这里停一会儿。不一定总是属肉体的事把我们引开;有时候是天然的事把我们引开。耶稣的仆人或门徒指给他看圣城耶路撒冷和伟大的殿宇,神以耶和华的荣光在至圣所显现。当门徒告诉耶稣那些石头砌得多么好,神的伟大才干命定了这些石头在世界的许多地方被切割,又聚在一起,在四十年的建造中,甚至连一点锯的嗡鸣声或锤子的声音都没有。石头被如此巧妙地砌在一起。神怎样降在基路伯上,显出耶和华的荣光,他们对这个伟大的教堂有很大的盼望。

耶稣告诉他们:“不要看这一切的事。”尽管它是一个圣地,是一个好地方,是主居住的地方和殿宇。但耶稣说:“不要看这些东西。我有比这伟大得多的事要告诉你们;因为时候要到,”他说:“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
17

不管我们想要怎样照顾我们的身体,不管我们怎么为我们的组织努力工作,不管我们在教会里怎么为我们教会的规程努力工作,时候要到,那一切的东西都要消失,过去。

耶稣开始这样告诉他们,他们说:“世界的末了有什么兆头呢?”
耶稣开始对他们说:“时候要到,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你们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多处必有饥荒和地震。”
18

那天在加利福尼亚州,在奥克兰,当时我们有幸参加那里的一堂聚会,那是我妻子第一次在地震中。我坐在理发店里,我……房间摇了一下。电台马上通知,“发生了一次地震。大约八分钟后,他们正在等候另一次地震。”

我想:“哦,如果这是最后一次呢?”
我赶紧离开理发店,遇见在街上等候的妻子,走进一家杂货店,买几张明信片寄回给我们的亲人。当我们在那里时,人所能感觉到的最神秘、奇特的感觉之一,整个大地开始摇晃。瓶子开始从货架上掉下来,烟囱开始从房屋上掉下来,落在街上,满地都是,当石膏从墙上落下来时,人们尖叫喊叫。三、四十层的大建筑物一同摇晃,以至灰泥的烟或尘土像大蘑菇一样上升。人们开始尖叫、奔跑,我说:“那是全能神的手指,说:’字迹在墙上。’”
耶稣说:“你们听见多处有地震。”地震使公路裂开了很长的一段,大约有五英尺宽,深入地里几百英尺。一个地方,整条公路都塌陷了。当地面裂开时,我想,我几乎能看见全能神的手指说:“多处必有地震。”
19

就在那一天,八次不同的地震摇动了那座城市。啤酒酒吧敞开着,酒鬼蜂拥到街上。女人半裸着走在街上,等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事。今天人们如此为世俗所缚,我不知道需要什么才能摇动这个国家。他们似乎漠不关心。他们不注意。一个人做了评论,我亲眼听见他说:“你们看到我做的事吗?我晃动了拳头;我是超人。”

我想:“如此亵渎。”
我从未想到像我在自己的城里所看到的那种的亵渎,昨晚我在去乔治敦的公路上,当你过了外面的地区后,在你到达出现的新公路之前。有一块牌子竖立在那里,上面写着:“他复活了,生命在他。”下一个牌子,只有那两块牌子,上面写着:“哪里有百威啤酒,那里就有生命。”
我想:“如此亵渎。”事情就是这样的。圣经这样说:“在基督再来前,人们将是亵渎者,照自己不敬虔的私欲行事,不解怨,好说谗言。”世界已经处在如此的虚幻中。
20

最近在印度孟买,我儿子比利和我在那里举行一堂大聚会,有一万个印度教徒将他们的生命献给了基督,当时出现一个大警告。呐,我要你们留意自然界的智力。突然,因着某个未知的理由,城里所有的小鸟都开始离开那地区。小鸟蜂拥离开那地区。人们开始注意到所有的牛、绵羊和公牛。 在印度,他们的篱笆不像我们的篱笆,不是木制的篱笆,都是建得高高的大石头篱笆。所有的牛开始离开墙边,离开建筑物,去到田野中间,开始在田野中间乱转。突然,一场大地震发生了,震倒了墙、树、石头;导弹飞出去了。小鸟没有回来,牛呆在野外,人们自以为没事了。第二天,另一场地震震动了,更多的房子倒了,导弹飞出去了。第三天,牛回到了墙边,小鸟也飞回了城里。

21

哦,那位喂养麻雀的,那位把他的创造物带进方舟的,他仍然活着并作王。它们对神的认识比神照着自己形象所造的人更多,人只会亵渎。地上的这些小造物,神为它们预备,为它们开了一条远离高墙的路。它们本来会被杀死的,当石头来回晃动时,小鸟本来会在石头的缝隙中捣碎的。

主再来的迹象。哦,这是我们现在生活的一个伟大日子。多处有地震、饥荒,耶稣所说的那一切事都在这里了。在我看来,除了主的再来,我没看到任何事剩下了。近在咫尺了。
22

耶稣也对他的子民说,他说:“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它发嫩长叶时,你们就说夏天近了。当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成就,也该知道时候近了。”

注意无花果树是什么。无花果树一直都是犹太民族。他不但说到“无花果树”,还说到“别的树”。“当你们看见无花果树和其它所有的树发芽时……”呐,他不但说到无花果树,还说到别的树。
23

呐,让我们注意无花果树发芽的时候。过去几年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独特的时候。外邦教会有了使徒时代以来曾经有过的最大的复兴之一;哦,当时外邦教会没有复兴;拥有复兴的是犹太教会。但外邦教会在过去的十年或十二年有了历史上最大的复兴。

24

我们想到马丁·路德的复兴,是的,先生,那是大复兴,但那只是在德国。我们想到在英国的卫理公会复兴;它传到了这里,传到了不列颠群岛的一些岛屿,但没有太大的果效。但在这个时代,这次出于超自然的复兴绝对覆盖了海这边到海那边,传遍世界,藉着大电台、杂志和不受人赞助出去的布道家,带来了一场复兴,千千万万的灵魂生在了神的国里。

在主所赐给我的我自己小小的事工里,我看到超过一百万的灵魂归入神的国。想一想。当其他人用这些伟大的事工通过电台等等席卷几百万人……自从大约十年前我们开始复兴起,复兴的火几乎烧遍了世界的每座山冈。我们处在末时了。
25

呐,注意,在这之前,耶稣预言说:“耶路撒冷的城墙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伊斯兰教徒夺取了耶路撒冷。我们晓得这点。我要你们今晚看看危机,以实玛利和以撒仍然在耶路撒冷互相掐对方的脖子,经上预言了他们会。几年前在耶路撒冷根本没有犹太人。

26

呐,耶稣说:“当你们看到无花果树发芽。”呐,无数的犹太人分散到了全世界,几百万在德国、意大利、美国,在世界各地。神,正如他起初所做的,使法老的心刚硬,他使墨索里尼的心对犹太人刚硬,犹太人被逐出了意大利。他使希特勒的心刚硬,他们被逐出了德国。他使斯大林的心刚硬,他们被逐出了俄国。

你们注意到报纸了吗,我们美国站在阿拉伯人的一边?哦,弟兄,字迹在墙上了。神说:“祝福以色列的,必蒙祝福;咒诅以色列的,必受咒诅。”
27

呐,我家里有一幅画,或我相信这画一直都借出去了,被科学家们称作“午夜前三分钟”。如果科学世界都说:“时钟已经走到了午夜前三分钟,”我想现在他们已经缩短了,大约是午夜前一分钟了,他们发现了氢氧原子和他们能驾驭的那一切大能,可以在五分钟里带来一次完全的毁灭。他们今晚绝对可以做到,三十分钟里在整个北美洲没有一个活人。这事就握在一群憎恨我们的异教徒手里。此外,我们装备了驳船和轮船,摆在各处,一直到西伯利亚和匈牙利等不同的地方,我们的轮船停在哪里,都装载了同样类型的导弹。

28

弟兄们,比你所想的还近了。所多玛和蛾摩拉几乎不知道那天晚上他们正生活在最后的时刻。埃及人也几乎不知道那被预言要来的死亡天使那天晚上要来。珍珠港也几乎没有意识到那次发生的袭击。我们被称在天平里,显出我们的亏欠。我们接近末时了。

会发生什么事呢?他们在莫斯科,可以指挥那些导弹,由卫星和雷达引导,可以将那炸弹准确地投放在路易斯维尔第四街,如果他们想的话。是的。我们可以站在海上某处我们的轮船上,指挥一颗导弹径直落在首都莫斯科,如果我们想的话。我的弟兄,会发生什么呢?如果那种大导弹的发射发生了,这个国家会受到一次震动,同时我们也会发射同样的东西,震动对方。不管怎样,我们正生活在一个细薄、微小、零碎的外壳上,地震侵蚀了又侵蚀了,以至它变得像个掏空了的鸡蛋。如果地球发生一次大爆炸,这个八千英里厚的岩浆就会喷到空中,所做的跟神说要发生的一模一样。
我们在末时了;我们在这里了。没有办法阻止。所有的乞求……我们可以在每个县放一位艾森豪威尔,都无法阻止得了。耶稣基督说这些事要临到;我们在这里了。无花果树正在发芽。
29

在这幅画中,在伊朗,你们在《观察》杂志上看到,他们开来大飞机,降落在那里,载这些犹太人。成千上万犹太人自从掳到巴比伦起就一直在那里,在那里两千五百年了,一直被留在那里。他们用古老木制的器械耕地。他们对耶稣来到地上的事一无所知。除了他们犹太人古老的遗传,他们赖以生活的遗传以外,他们一无所知。当这些飞机降落,开始载这些犹太人,带他们回到家园时……

30

两千八百或三千年前,先知预言了,说:“当他们从被掳之地出来时,神要用大鹰的翅膀领他们出来。”先知看见飞机来到,他看见飞机降落,载他们,把他们带回家园。先知不知道怎么叫它,就……对他来说好像是大鹰,于是他说:“他们坐在大鹰的翅膀上被带回来。”

当他们从飞机上出来,年轻人扶着老人,他们接受了采访。人们问:“你们回到家园死吗?”
他们说:“不,我们回来看弥赛亚!”
31

哦,最近几年,从世界各地来的大轮船载着上了年纪的犹太人驶进了耶路撒冷,年轻的和年老的,都穿着他们的服装,从东方来,从西方来。那面古老的大卫六角星旗、世上最古老的国旗,有两千五百年没有飘扬了,悬挂在首都耶路撒冷,今晚被宣告是一个国家。无花果树在发嫩长芽。

耶路撒冷在成长,主在恢复。
先知所预告的迹象;
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恐惧痛苦;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消化,
要被神的灵充满,将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32

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我们不是来教会占据长椅;我们不是来教会听一篇好的讲道,或来教会听好音乐。那些事都有它们的位置,但我们来教会最好要做的就是把我们灵魂的救恩跟神核对一下,因为得赎的日子近了。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说,他把这比作一个女人。在我们今晚的题目里,我们发现这个妇人,她丈夫离开了,她失落了匾上的一块钱。呐,我要尽力来讲解这点。
33

今天,如果一个女人结了婚,她应该戴结婚戒指作为她结了婚的记号。那是免得其他的男人跟她有什么关系。人们看到她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

在那些日子,她们不戴结婚戒指;她们有一块匾(她们称之为匾)戴在头上。匾上有十块钱币,匾插在头上。那是个记号,表明她们是结了婚的女人,男人就不会戏弄她们;男孩也不会跟她们调情。她们是结了婚的。
每一块钱币……如果我们有时间(但我没有时间,我要尽可能地守时),我可以告诉你们每块钱币的意思。钱币放在那里,每块钱币都表示那妇人的某个品性。头一块钱币表示她对丈夫的爱;第二块钱币表示她贞洁的誓言,对丈夫忠贞。第三、第四、第五一直到第九、第十……
34

如果你想查考,请查看《加拉太书》5章。你会发现那妇人代表教会,教会是已经许配给基督的妻子。教会应该戴的匾是在《加拉太书》5章,即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谦和、耐心。那是应该戴在教会身上的匾:弟兄之爱、恩慈、交通。

这妇人,当……一定是天黑了,妇人意识到她失落了一块钱币。
35

哦,如果说曾经有一个时候教会应该检查,看看你是不是戴着所有的钱币,那就是现在。天黑了。毁灭文明的幽灵和乌云悬挂在地球上,四面八方都是罪恶和放荡。我们生活在一个可怕的时候,有邪恶,人们去教会只是一个假象;人们去教会,想要掩盖他们的卑鄙;人们去教会,宣称信基督教,活得却像世人一样,喝酒、抽烟、赌博;女人穿得不三不四,穿着她们在更衣室里都不该穿的衣服,在公众面前走到外面的街上。弟兄之爱几乎成了过时的东西。我们不是失落了一块钱币,简直是失落了每一块钱币。

36

到了晚上,记住,她丈夫要回来了。如果丈夫发现她的一块钱币丢了,这就表明她被印了妓女的记号。

如果她以任何方式玷污了自己,被人们看见,他们带她到祭司面前,见证她做某事被逮住了,祭司看到她是个结了婚的妇人,就从她的匾上拿走那块钱币,证明她做了坏事。如果她玷污了自己的品性,他们就把那钱币拿走。如果她跟人调情,表明她对丈夫不忠,他们就把那块钱币拿走。不管是什么,他们把那钱币拿走。当她丈夫回来,发现她被做了记号,就会马上休掉她,跟这样的女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想要那样的女人。
所以,天黑了,妇人意识到她失落了一样东西,是丈夫回来的时候,时间迟了。
37

教会最好藉着神的道检查一下自己的纯洁、忠诚和奉献。我们已经成了说闲话者、散布谣言者、抽烟者、背后诽谤者、涂脂抹粉的耶洗别,其他世人所做的日历上的一切;基督徒教会今天跟那些事连在一起,以至你几乎无法区分彼此。到了我们省察的时候。时候迟了。

呐,为了……太迟了,以至她必须点着蜡烛。她拿来了蜡烛。她不但拿来了蜡烛,还拿来了扫帚,打扫房屋。
哦,弟兄,如果说曾经有一个时候需要点着蜡烛,差来福音的光,差遣圣灵回到教会里……不是那么多的情感,不是某些狂热分子,也不是某种情感激动,不是欢喜跳跃,而是一个内心寻求的经历,男人女人跟神和好。是的。我们在末时了。
38

妇人点着蜡烛发出光来。弟兄,今晚这里的每根蜡烛都应该点着。不但如此,她还拿来扫帚,邻居能看到尘土飞扬。她有一段真正打扫房屋的时间,因为她丈夫就要回来了。如果丈夫发现她那一块钱币没了,她就是一个妓女。

弟兄,我们是永生神的教会,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些伟大时刻,我们理当检查,去到神面前,点着神话语的蜡烛,检查自己,找出我们是不是亏欠,尤其是当我们看到这一切的事临到的时候。我们在末时了;基督的再来近了。世上没有别的希望给教会。
39

瞧,教会懒懒散散,再也没有意识了。你几乎无法将他们唤醒。圣经说他们会陷入那个境地,他们会说:“’我们主的再来耽延了。’他们会互相吞食、撕咬、争斗等等。”这正是那个时候。一切都准备好了。书页翻过来了,就像是那样,主的再来准备好了。

40

路德派教会失去了她的光;卫理公会教会失去了她的光;浸信会教会失去了她的光;五旬节派教会失去了她的光。每盏灯似乎都熄灭了。

五旬节派的人、圣洁派的人举止好像卫理公会的。卫理公会的举止好像浸信会的;浸信会的举止好像路德派的;路德派的举止好像天主教徒。全都回到了一大团的罪恶中。是的。我们在末时了,主的再来近了。
呐,妇人有一段打扫房屋的时间。她擦洗地板;打扫墙壁;扫掉蜘蛛网;一直打扫,直到找到了她失落的东西。她既找到了,便叫她的姐妹教会过来。
我不管你是不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长老会,来吧,我们一同欢喜吧。当那个时候到了,当教会找到了弟兄之爱,当教会找到了神圣的端庄,当教会找到了她在基督里的位置,就该叫来身体的其他肢体,“来吧,跟我们一同欢喜。”神要教会爱他。
41

我相信是星期天早上,我传讲了女人的品性,当神赐给男人一位妻子时,他累了回家,能找到一个更甜蜜的人,多么有福啊。女人和男人是不可分的;他们是一体的。在神的创造中,神最初把他们创造在一起,他们是一颗心、一个魂、一个意念等等。当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时,他把男人跟他的妻子分开。当神造夏娃时,他并不是拿另外的尘土来造一个女人,而是从亚当的身上取了一根肋骨造他的妻子。亚当说:“这是我骨中的骨,是我肉中的肉。”他们在心思、魂和身体上是一体的。

这是基督的预表。神不是从一个信条取出基督的教会,也不是从一个宗派取出教会来。他是从基督的心脏处取出教会来,枪扎在他的肋旁,藉着这血。
42

我的弟兄姐妹,我不管你可能有多虔诚,如果你没有被宝血遮盖,你就是失丧的。后天晚上我们要讲到这点,指出它是多么重要。但没有宝血,你就是失丧的。

呐,当神造那个妻子时,她是个伴侣。她是男人所爱的东西;是男人的一部分。
呐,仔细听。男人或女人若不重生,就决不能去天国。我不是指因为你说方言了;我不是指因为你叫喊了;我不是指因为你跳灵舞了;我不是指因为你去了教会,定期去,佩戴徽章显示你的忠诚;那些事是好的,但那个还不是。必须是你和基督之间绝对有一个联合,直到你们成了一体。你们是一体的。如果不是,又如何……
43

你能想象夜里累了、疲惫不堪进门吗?如果你是个农夫、技工、传道人,不管你是什么,进来,当你走进你的小家,你一直渴望到能回到家。你打开门,一位甜蜜的妻子站在那里;她问候你。她可爱极了,全身清洁。她走过来,亲吻你的脸颊;她说:“孩子他爸,你累了。”她让你坐在椅子上,然后坐在你的膝上,搂着你,轻轻地拍你。这时好像你不累了;有东西使你振作起来。她是神为了那个目的赐给你的东西,是你的一部分,如果她是一个真正的妻子。

44

但如果那天或其它时间那双嘴唇亲吻过别的男人,会怎么样呢?如果你知道这事,会怎么样呢?如果那双手臂拥抱过别的男人,会怎么样呢?她在你的膝上绝对就是可憎的。那个吻就像犹大的吻一样令人厌恶。那双手臂,你宁愿它们没有搂着你。哦,她可能可爱极了;她的头发可能卷了;眼睛可能是棕色的,脸颊可能是玫瑰色的,裙子可能熨过了;她可能非常可爱;但如果那份真实无伪、敬虔的尊重、爱和信任不在那里了,她最好还是从你的膝上下来。你不想跟她有任何关系;她是个……她对你是个负债。我不管她使自己变得多么可爱;她仍然是错的,直到她被证明了是一个真实无伪的爱人,除了你,不爱任何人,除了你的嘴唇,没有其他人的嘴唇亲吻她的嘴唇;除了你的手臂,没有其他人的手臂抱她,你知道这点。何等的感觉,何等的安慰!

45

那是丈夫与妻子,是基督与教会的预表。当你去教会,你可能有城里最好的长椅;你可能有城里最高的尖塔;你可能有最好的管风琴;你可能穿着最好;你可能唱歌像知更鸟;但所有这一切,如果你跟世界亲吻和调情,那个在基督脸颊上的吻就是犹大的吻。他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他看着你的结婚戒指,发现匾被动过了;发现爱没有了;那是个形式。他发现忠诚没有了,你跟世界犯了奸淫。你去跳舞,参加布吉伍吉舞会,看肮脏的老电视节目。你对基督犯了奸淫的事,称他是你的丈夫。

圣经说:“你说:’我是富足,一样也不缺。’”但他说:“却不知道你是赤身、可怜、瞎眼、贫穷的,还不知道。”这是我们点亮蜡烛打扫房屋的时候。主的再来近了。当我们低头时,让我们仔细思想一会儿,好吗?姐妹,请你到钢琴那里好吗?
46

教会,你一直在做什么?今晚你的光景如何?当你的手在奉献中举起来时,有东西阻碍你吗?如果你跟世界调情,如果你在做错事,你的亲吻……

想一想,男人。先生,我想问你一件事。这也适用于小姐和太太。年轻的女士,如果你知道,你看见你的男朋友在外面亲吻别的女孩,跟她们一起走,你已经跟她订婚了,他走过来,拍拍你的手,说:“亲爱的,我只爱你,” 你对他是怎么想的呢?
你会说:“你这个伪君子,从我面前走开!”
47

什么会……想一想,先生。我们不但订婚了,我们还结婚了。教会跟基督结婚了。我们是基督的妻子,要生出孩子。你多么想夜里回家到你挚爱的妻子那里,她有一群的小孩子,那天你发现……当她进门时,哦,她的指甲涂了色(就是,如果你属于世界)……你可能……她可能看起来非常可爱,但你知道。想一想,弟兄,如果那女人一直在亲吻别的男人,如果那双搂着你的手臂,告诉你说她爱你,你知道她也爱别的男人,她的爱不真。她的爱不真:她不属于你,她也属于其他男人。如果你还有任何男子气,就该叫她从你膝上滚开。想想那是何等的感受!想一想,女士,如果你丈夫回家,不但如此,还带着不道德行为的疾病。

48

哦,愿神祝福你的心,教会被属灵的性病吞噬了,各种的主义和其它的东西。那是错的。求神怜悯。耶稣要来了,朋友们。总有一个晚上,或有朝一日,你没有时间了。你最好现在检查一下。让我们祷告。

你们有多少人说:“伯兰罕弟兄,”低着头,举着手,“伯兰罕弟兄,请在祷告中记念我。我今晚来了,我来这里不是要被人看见。”神祝福你。只要看看那些手。“我来这里不是要被人看见;我来寻找一样东西。我相信当你讲道时神向我的心说话了,我晓得我错了。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爱人,当我去到我的主那里,跪下来时,我想要他把我抱在怀里,说:’哦,我的佳偶。’”
49

你们记得所罗门,他是怎么说的吗?他说:“来吧,我的佳偶,让我们走过石榴树;让我们走过香花园。”他说他佳偶的嘴唇好像玫瑰花蕾等等。他多么爱他的妻子,说:“来吧,让我们去充满我们的爱情。”

当你走下祭坛祷告时,你的心如此真实,你的魂如此毫无搀杂,以至你说:“主神啊,让我们接受我们的爱,”你说:“是的,我的良人,我爱你”?或者你一直在犯奸淫?一直在跟世界调情?
50

主再来的时刻近了,这一切的神迹和奇事,成千上万已经发生的其它事都指向它;每个标记都指向它。天黑了。教会里凉了下来。复兴似乎结束了。最后的一点就要结束了。我们发现自己在淫乱中。主会做什么?他会把我们从他的膝上推开,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呐,如果这里还有人想要被记念,我此时可以再问一次,请向神举手,说:“我现在降服,靠着神的恩典说,从今晚起,我要靠着神的帮助过真正的生活。”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弟兄;你,姐妹;你,年轻的女士;你,先生;你,弟兄;这里的你,在那里,你,年轻人。
51

这里有人还没有得救吗,请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我还未重生。我知道我没有。”听着,你还没得救,直到你重生了;你只是把脸转向了一样东西;但当你接受基督时,你就重生了。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从未接受他。我知道我错了。我现在举手,说:’请你也记念我。’我还未得救。我从未……我甚至从未想服侍基督,但我现在试一试。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现在这里的人,你愿意举手吗?这里是否有人还不是基督徒,想要举手说:“弟兄,请在祷告中记念我”吗?神祝福你,孩子。还有别人说:“弟兄,记念我”吗?神祝福你,女士。还有别人,说:“记念我,弟兄;我现在想要信靠主耶稣,接受他作我的救主”?神祝福你,弟兄。很好。

52

那天有人批评我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说举手呢?”听着,没有人比我更相信祭坛呼召。我相信到祭坛上来;那很好,但那个不能救你。是你对基督的看法和决定。你说:“哦,如果我走上祭坛……”很好。但是弟兄,你意识到当你举手时你打破了世上的科学法则吗?根据自然,根据地心引力,你的手应当下垂。如果你举手,这表明你里面有一个超自然的东西能够抗拒自然法则,把你的手举向你的造物主。你心里有东西做出了一个决定。神看到你举手,就像他看到你在祭坛上一样。绝对是的。如果你是真诚的,神也是真诚的。但是瞧,朋友,你不能是半拉子的;你必须是动真格的。

现在让我们祷告。
53

可称颂的天父,今晚,在这次复兴的开始,随着我们的时间流逝,过了一点,我祈求你怜悯这些人。全能的神,求你应允。今晚至少有二十只手在会堂里举了起来,他们需要基督。神啊,那是他们的魂。圣灵,油,就快要烧尽了。不会有更多的油。当最后一滴油从桶里或容器里倒出来时,就再也没有油倒在灯里了。他们意识到他们是在末日。除了基督,地上没有希望给我们。主啊,今晚我祈求,不管怎样,在这个庄严肃穆的时刻,你现在赐下圣灵使他们举了手,救他们脱离罪恶的生命。父啊,求你应允。

54

在这场聚会结束前,愿这里有几打的人,愿许多人因圣灵叫喊。愿这个洗礼池,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奉主耶稣基督宝贵的名在复活节早上受洗,起来有新生的样式。永恒可称颂的父啊,我祈求你祝福他们,主啊,求你应允。在这个时刻,愿他们的决定是真的,愿他们就在坐的地方接受你。我们的祭坛和周围挤满了人,我们祈求你今晚让这些人成为你的仆人,奉基督的名。

55

当我们低头时,我想问你们一个庄严的问题。你们举手祷告的,我知道你们举手不只是要看到你们的手举起来。你举手是因为有东西告诉你要举。你说,藉着一只举起的手:“伯兰罕弟兄,我相信;在神和这群人面前,我相信今晚有事情在我心里发生了,从今晚起,我要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你愿意举手,你们举了手的,说“我相信”吗?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你,你,你。太好了。很后面的,是的,主祝福你。

56

还有别人举手,说:“我现在相信”吗?神祝福你,弟兄。“主今晚告诉我……”神祝福你,后面的女士。神祝福你,这边的年轻女士。“主现在告诉我有件事在我心里发生了,我相信我从这场复兴得到的喜乐比我一生过去得到的都多。”神祝福你。好的,神祝福你,坐在这里的女士。我认为这差不多也是你要举手的时候。还有别人说:“我是感觉不一样,伯兰罕弟兄;我相信我今晚会带着基督不久要再临的意识离开这个教堂。我从这里出去,要过一个不同的生活。我要靠着神的恩典成为一个基督徒。我相信神已经呼召了我”吗?

如果神呼召了你,你就是他的人。停止调情;停止跟世界调情。过来,现在为他而活。你说:“我要悔改我的罪,现在我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结束前还有别人吗?还有吗?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很好。神祝福你。很好。很高兴看到你那么做。好的。
57

开始的晚上,有点……我们实在不想太多地挤压它;我们想早点结束,让你们明晚能回来。

在我们结束前,有病人想要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吗?好的,有五、六、七、八、九、十只手,十一、十二,好的,十三、十四,好的,十五。
现在让我们低头。
58

可称颂的天父,你看见了那些手。哦,他们在这里为了一个目的。也许他们是基督徒,但他们需要你伟大的帮助。主啊,我们晓得你藉着大卫呼喊:“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我们的一切罪孽,医治我们的一切疾病。”[诗103:2-3]我祈求基督的血宝贵地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必得医治,享受即将要来的聚会。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59

现在我们起立,“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你们……(转过身来,跟你旁边的人握手。转过身来握手。)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
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我们脸朝这边,轻轻地、慢慢地唱。
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
尊敬他为王中王。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
宝贵名,(可称颂的……)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60

呐,九点刚过一点,九点过七、八分左右。你们可以早点回家,明晚回来,我们享受神的祝福,享受你们的出席。呐,今晚我注意到大约有十二、十四只手举起来求医治。如果聚会有许多病人进来,我们就可以拿一个晚上举行医治聚会,也许是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如果我们看到我们不能在星期天都叫到他们,我们就要花一个星期六晚上。我们要看事情怎么样。

呐,我祈求神的祝福深深地降在你们每个人身上,愿神与你们同在,赐福你们,直到我们明晚再相会。
让我们低头一下做个祷告,我请牧师上来这里做解散聚会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