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407E 这时耶稣来了

1

奉你受膏的儿子,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我们为他的生命和藉着圣灵厚厚浇灌在我们心里的恩典而感谢你。

如果停下来数算神赐给我们的许多祝福,你会发现那是不可胜数的。我们为我们的健康以及钱财买不到的一切丰盛的祝福感谢神。你本着恩典丰丰富富地将这些赐给了我们。我们何等荣幸地认识你。
2

那些不认识你、对你不友好的人,愿他们能开始了解你,他们的罪得到赦免,愿他们对你友好,父啊,这是我们心里的愿望。因为你说过:“我心里柔和谦卑,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9-30]我们祈求你今晚向每个人这样彰显。若是刚好这里有人不认识你,愿他们今晚来接受你。在这些基督徒前进的时候帮助他们。祝福今晚的这些诗歌并唱歌的人。

主啊,在未来五个晚上的复兴会上帮助我们;我们觉得,在我们庆祝伟大的复活、我们主钉十字架和复活之前,把这几个晚上奉献来聚会,是你的旨意。
求你现在与我们同在;主啊,临到你的道,向我们传道,愿我们藉着神的灵围绕这道交通。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3

竭力站在一个人面前谈论主耶稣,这是这么大的一份荣幸。我注意到,在我的事工中是有一打人还是有一千人,这对神来说毫无关系。他一直都有同样的信息给人,就是他的恩典。

今晚我们的主题是从圣经中最美丽的一个场面开始的。我想所有的经文都是完美的。在神的道上不可能找到任何一个错误;它是完美的。但我们在思考的主题是圣经杰出的主题之一。它是弥赛亚职分的一个印记。
你知道,人可以来到这地上,可以做各种的声明和各种的应许,但如果他们不能满足那些应许,嗯,他们的应许就没有益处。但当一个人来了,能做出应许,然后又能应验那应许使他的话生效;
耶稣是生活在地上唯一能做此声明的人:“我有权柄把命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约10:18]
4

在我的事工中,我有幸站在许多伟大宗教创始人的坟墓旁,伟大的创始人像穆罕默德和世上其他许多杰出的宗教创始人。但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作了标记的地方,他们的创始人死了,埋葬了,直到今日还躺在那里。

然而,在自然之物上,我还没有这份荣幸站在那个打开的坟墓旁,基督曾躺在那里,但坟墓不能拘禁他。因为他是那位说,“是我把命舍了,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我把命舍了,又把命取回来。”
这是世上唯一能被证明是正确的宗教,就是基督教。我们的主,他不但为他的子民死了,还复活叫他们称义。他今晚升上了高天,坐在神的宝座上,他的灵住在教会里,跟他的子民在一起,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继续他的事工。
5

今早聚会之后,圣灵如此完美地降临,以他伟大的荣美沐浴我们,我大得启发,说出那些话,说:“某个荣耀的日子,在教会中的所有恩赐都要像过去一样放在斗篷的一边。圣灵本身要把教会带进神爱的完全掌管中,不必按手在他们身上就能使病人得医治,瞎子看见,瘸腿行走。那将是一个伟大的联合。”

当我们今早站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时间,看到那个人走路,或被抬到这里,脑袋弯到了两膝之间,得了脊椎病,使他像这样驼背,弓着身,他还坐在那里时,后背就开始前后摇晃。
当那人经过祷告队列后,就看到他回去坐下,做出声明,说他的耳朵曾很多年难以听清楚,看到主耶稣那么完美地打开那些耳朵,甚至他能听见最低的耳语声,他回去坐下,把双手按在两耳上哭喊,他是个商人,一个开了几百英里来这里的人。
6

之后在讲台上,那些到这里来的小孩子的见证,那些处在各种严重疾病中,从全国各地来的人,他们来见证他们的疾病,他们怎么快要死于癌症和不同的疾病,现在他们正常了,得医治了。那只是主继续弥赛亚职分的一个印证。

它是确认基督教为真理的一个印证。除了基督教,没有别的宗教是真理。这是真理。基督就是真理。他是……基督的宗教没有与基督同死;它可能与基督同死了,但它也与他一同复活了。今晚他仍然证明他伟大的弥赛亚职分。
7

我们在某本书上得到教导,不久前我读到它,叫做《大卫家的王》。我相信它是由一个叫英格拉姆的人写的。该书的一部分应该是真的,取出许多年前的羊皮卷上的手抄本,耶稣在巴勒斯坦的同时,那里有一个年轻的犹太女子。她写信给在亚历山大的父亲,跟她父亲保持紧密的联系,说到施洗约翰和自称是弥赛亚的耶稣。今晚,她在信中给了我们一幅美丽的画面。

她说马大、马利亚和拉撒路是耶稣亲密的朋友,约瑟死后,他们去……耶稣来跟他们住在一起,跟他们在一起。拉撒路正在学习,要成为圣殿里的文士。马大和马利亚……她们也没有父母了,所以,她们为圣殿做小挂毯、小织物、刺绣等等;这给了她们一些事做。在耶稣还没显明他是弥赛亚之前,他来跟他们同住。
拉撒路来到河边,听约翰的讲道。他回去,告诉他们说有一位大先知从加利利出来,从旷野出来,他宣告说弥赛亚的到来近了。拉撒路甚至不知道跟他讲话的那位正是弥赛亚自己。
8

一天,他像过去一样劝耶稣跟他下去听这位先知讲道。约翰在那里,没有用华丽高深的词汇修饰,只是普通的人,不像大祭司那样穿戴。

因为神并不住在我们的穿着方式里。神不怎么在乎穿着,只要我们穿着正派,看上去对就可以。你不需要有翻领的衣服,或头上戴头巾。神要你有一颗谦卑、顺服的心。那是神寻找的东西。
当拉撒路看到耶稣跟约翰一同走去受洗,约翰转过身观看,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
耶稣受了约翰的洗,他们说他后来回到拉撒路和马大的家里。他住在伯大尼那里,在他们的桌上吃饭,睡在他们的床上。一天,神对耶稣说话,告诉他:“我要你离开这地方,去我要指示你的地方。”
9

呐,我们知道圣经说,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耶稣说:“我不能做什么,惟有父先显给我看要做什么。”

呐,神必须显给他看要做什么,不然他决不会离开伯大尼。所以,他出去走了一两天,
慢慢地拉撒路病了。他们打发人去叫耶稣回来。但耶稣没有来,没理会这呼唤。
呐,如果牧师那么做,这岂不使你觉得奇怪?那会使你觉得:“哦,他不管我们了。”
但是哦,如果你停下来一会儿,想起这话:“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如果我们在神里面,就没有任何事会出错。“好人的脚步被耶和华立定。”[诗37:23]
后来他们又打发人去叫耶稣。耶稣似乎没理会他们的呼唤,只是继续走他的路。四天过去了,他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约11:15]因为如果他在那里,他们就会想方设法让他做不是神旨意的事。
10

哦,我可以在这里停一会儿。许多时候人们带着良好的意图,想要叫人离开神的旨意。一个人应该知道他绝对的呼召。你应该知道你在做什么。不因偶然的方式,或让钱财把你从一处拉到另一处,或让名望那样做。不管你多么受欢迎,不管你多么富足,你总是应该先寻求神,知道他的计划和旨意。

呐,当拉撒路病了,耶稣没有回去,这似乎很奇怪。但耶稣说:“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
因为他们会劝他,说:“呐,为什么你不过来呢?你为什么不这么做?为什么你不叫他复活呢?你叫其他人复活了。”但耶稣更清楚;耶稣知道父的旨意是什么。
11

哦,我们可以知道父的旨意,这是何等蒙福的特权啊!如果我们寻求神,神必显明他的旨意。

我宁愿知道我在神的旨意里,即使我从未对另一个人说话,也不愿每晚向一万人传道却不在神的旨意中;我宁愿知道神的旨意。我相信是大卫说:“我宁愿做我主殿里的擦鞋垫(或什么的),也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诗84:!0]
找到我们的地方并住在那里,何等的荣幸啊!不管魔鬼怎么摇动,不管他说什么,不管他怎么讥笑,都要一直呆在神的旨意中。
12

注意,后来耶稣说:“呐,他死了。”他们以为他睡了。耶稣说:“他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但我要去叫醒他。”哦。而不是,“我去看我能不能;我去试一试。”而是,“我去叫醒他。”因为他知道。神藉着异象显给他看拉撒路要从那坟墓出来。那不是猜测。哦,如果神要……

任何时候神显异象说什么事要发生,事情就要那样准确地发生,如果异象是从神来的,就必须那样。我怎样在我所讲的主题上停下来,只是花几个小时引述我所知道的例子。
我找到了那些例子,我会想:“神啊,你肯定会这么做的。”然后就出去,竭力检验我对这事的信心。但许多时候没有起作用。
但当神显一个异象时,哦,它就必须发生;异象不可能失败。因为神现在这么做,那是他仍是弥赛亚绝无错谬的证据,他的弥赛亚职分被他称颂的道印证的神迹奇事封印了。
13

想到拉撒路,他病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病是什么,直到你在自己的家里生病了。我肯定今晚我们每个人都能同情马大和马利亚,他们家唯一的谋生者,他们的兄弟卧病在床,也许医生已经放弃他了。我们被教导他死于肺出血,也许是肺结核。他死于那种病。当他病得严重时,医生放弃他了,然后耶稣也没有来到他的朋友那里。

呐,那真是黑暗的时刻。你能想象那两个漂亮年轻的女士打发人叫耶稣来,他却不肯来吗?她们离开了教会,否认了旧的正统宗教,从世上的其它协会中分别出来了,这时完全信任这个人是基督,他们相信他是弥赛亚、基督,而他却拒绝他们?
14

哦,我们都有那样的经历。我记得,当我最初悔改信主时,我的家人以为我失去理智了。“哦,”他们说:“如果你持守那种宗教,几天后你就会在疯人院里。”你们有同样的事,人们嘲笑你,你的协会说你走上了极端。但只要你的信心在基督里,一切的结果都是好的。决不要担心这点。我能记得人们怎样……

我遇见跟我在一起的男性女性朋友,在街上遇见他们,他们说:“比尔,你成了一个圣滚轮。”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有件事发生了。有件事发生了。
在我的心里,我相信那是真实无伪的圣灵,二十四年过去了,今晚它还照样锚定在那里。[伯兰罕弟兄敲击讲台三次-译注]我有同样的决心要服侍主,就像第一个晚上我在那个旧木棚里向主承诺的时候一样。确实是。有样东西锚住了。黑暗的时刻到了;悲剧出现了;失望来了;死亡来了;但面对这一切,我安息在那个美丽的盼望上,主说:“我是复活和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11:24]
我心所望别无根基,
只有救主流血公义。
当我魂周围一切渐失,
他仍是我盼望安慰。
立在基督磐石坚固,
其余根基全是沙土。(确实是。)
15

哦,当他们的医生让他们失望时,当他们的朋友让他们失望时,那一定是黑暗的时刻。拉撒路现在要死了。第四天到了,他最后大出血,去与神同在了。他们把他抬出去,抽掉他身体里的血,把香料和香膏放进他的血管里,用布缠裹他,放在坟墓里。他在那里躺了四天,死了。他的身体发臭了。

呐,任何人都知道人的尸体在七十二小时后腐烂。
那是耶稣必须在三天过去之前复活的原因。七十二小时后朽坏就进来了。
在基督降生前八百年,大卫在圣灵的启示下,在圣经里说:“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诗16:10]
那就是耶稣说“你们毁坏这身体,三日内我要再建立起来”的原因。他知道朽坏不会进来。这就是为何他在星期五下午死了,在星期天早上复活,因为他知道朽坏不可能触及那可称颂身体的任何一个细胞。
因为神的道是绝无错谬的。哦,他逐字逐句地持守他的道。“他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神绝无错谬的道不可能失败。他的身体躺在那里,肯定的,人们会有疑问。他们说:“三日三夜?”
16

但他说的是三日三夜之内。他知道不可能是三个完整的昼夜,因为朽坏会进来。

拉撒路在那里;四天过去了。鼻子已经在脸上塌陷了。指头已经变坏了。皮肉之虫开始爬进他的身体,吞噬他的肉体。
哦,这一定是那个小家庭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她们的朋友离开了,她们的教会,她们被逐出了教会。她们的兄弟死了。人们在讥笑、取笑他们,那两个女孩一同坐在家里,像东方的风俗那样,脸上蒙了黑纱,坐在那里哭泣,哀悼他们的兄弟去世了。就是这样。
17

除了处在那种家庭中的人,没有人,除了那些坐在他们亲人身旁的人,没有人……我们知道,你们许多人知道我们怎样坐在我们的亲人身旁。罗伊,我能看见你坐在那个小男孩身旁。罗伯森弟兄,我能看见你和罗伯森姐妹坐在她妈妈身旁。哦,你们许多人怎样……我能看见我自己坐在我八个月大去世的小婴孩身旁。我们知道那些事是什么。哦,何等黑暗的时刻!

但这是那个小家庭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大约那个时候,耶稣出场了。他通常都是这样做的。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出场了。
18

许多年前的一天早上,在巴比伦,从故乡被掳到那里的三个希伯来少年……他们难过,因为他们被掳了。他们难过,因为没有地方敬拜神,但他们仍然忠于神。一群迷惑者来了,他们发布公告,若有人不向金像下拜,(这就违背了他们的信仰,)就要被扔进烈火的窑炉中。王带着他的大喊声出来,说:“若有人不向这金像下拜,就必须走进烈火的窑炉中,被烧死。”呐,那是一个试炼的时刻。

19

一直都有试炼的时刻。每个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必须先受试验、考验。哦,我爱这样。哦,我不这么讲,但经过试验之后,必结出美丽的果子,就是温柔。烈火炽热的试炼时刻!历代的每个基督徒经历了那个试炼的时刻。圣经说,我们若不能忍受试炼,就成了私生子,不是神的儿子。所以,一个孩子在试炼的时刻,这是……他们行事为人不凭眼见;他们的肉眼向周围的事情关闭了。他们行事为人只凭着主耶稣基督的信心,仰望他的道,相信他必照他说要做的准确地持守一切的道。试炼的时刻,考验……

20

我们看到,这个考验时刻临到了这三个希伯来少年,他们被证明是忠心的。他们说:“我们必不向金像下拜。”哦,

大公告已经签署了,人们去,把希伯来少年召来,将他们的手捆在身后,叫他们走上一个大支架或滑道,让他们掉进炉子里,炉子将天空都烧得发红了,比寻常更加热七倍。他们走上这支架,他们心里知道,他们看不到神要怎样做这事,但他们知道神能做这事。像过去一样走向死亡,持守神的道,那是他们的荣幸。
21

当他们走上去时,也许那是他们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他们在这地上无家可去;他们是俘虏;就像奴隶一样。他们从家乡被带走;不被允许去公开敬拜神。那个国家拜偶像,他们不可能去拜偶像。他们也不可能有家乡的特权。他们是俘虏。但有一件事,你不能捆绑信徒,使他的神看不见;没错,你不能。

那天早上,他们走上去,知道他们独自跟神站在一起。当他们开始迈步,走上去,也许他们到了最黑暗的时刻……炉子的热气开始照在他们脸上,当他们走向离开这个世界最后的一步,走下那火窑时,就在那时候耶稣来了。他降在那烈火的窑炉中,从天上的常青树上摘了一片棕榈叶,把火从他们身上扇开,
直到烧了一两个小时后,王厌烦了,说:“打开,让我们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22

他们拉下窑炉的大盖子和大钢板,或把铜盖子掉下来,王往里看,说:“我们放了多少人进去?”

他说:“我们放进去了三人。”
王说:“里面有四人,其中一人看上去像神子。”
可能是到了黑暗、炎热的时刻;可能是到了试炼的时刻;但耶稣一直在场,如果我们忠实、忠心的话。
一次有个小妇人,她在医生手里花尽了所有的钱财。也许她卖了农场,卖了一整群牲畜。她变卖了所有,把钱拿给医生,想要得医治。没有一个医生能帮助她。她独自坐着,身体虚弱,因为她失血多年。似乎没有东西能帮助她。在那里……
她听见了;你知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她听说在加利利的另一边,那里有个先知在医治病人。但她没有钱渡到湖对面去。她不可能自己摇橹;她太虚弱了。她没有钱付给其他人,因为她已经在医生手里花尽了她所有的,仍然跟过去一样糟糕。
23

一天早上,就像我们所想的,她坐在外面,坐在走廊上,用颤抖的手指,想要做一点钩编或针织,她俯看,下面的海边有喧闹声。小船划进了杨柳中间,她刚好看到。之后……

她坐在那里思想,“呐,我所有的钱都没了,我要怎么办呢?下个礼拜也许我就要被赶出家门了。房子已经抵押了。我们甚至没有食物吃了,什么也没有了。我得不到解脱。”也许那是她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
大约那时候,小船划进来了,耶稣来了。妇人颤抖着身体去到河边。
记住,因为耶稣来了,地狱里每个魔鬼都想要让你离开耶稣。是的。你可能听见信息,但魔鬼会坐在你的肩膀上,说:“你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但你不要信他。
主说:“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地喝生命的水。”
你不要听从魔鬼,因为他是魔鬼。
24

妇人去到耶稣上来的地方,人们聚在他周围,那些穷人等等。

祭司和她宗教的所有大领袖都站在那里。他们正在取笑耶稣,说:“喂,你是那个医治病人的,是吗?哦,我们有很多的病人;让我们看你医治他们。哦,你是那个叫死人复活的,是吗?我们这里有一墓地满的死人;让我们看你叫他们复活。”
他从未理会他们;只是继续行走。他有一件事要做,那是神指示他要做的事。[伯兰罕弟兄把手掌合在一起一次]不少也不多。
25

当基督徒到了那个地步,你躺在一边,不听所说的一切流言蜚语和诸如此类的东西,所有发生的事,你只有一个动机,就是遵行神的旨意,神差你做的事,那将是不同的一天,不同的一个教会。

妇人走向人群。耶稣正以缓慢、沉着的步伐走路。
人们向他跑来,说:“你是先知吗?你是这个吗?你是那个吗?喂,过来为我做一件事怎么样?让我看你行一件神迹。我们喜欢看你把水变成酒;这是满满一壶水。我想要有一些酒。他们说那是好葡萄酒。把这个变成酒;让我看看它的味道如何。”
26

耶稣从未抬头;他只是继续走路。这让我爱他。

你知道,微不足道的人才会争吵争论。大人物从不理会那样的事。基督徒不注意世人说什么,如果世人想要说他们要说的事。他们有……他们太大了,不注意那些小事。他们只是继续前进,继续往前走。
妇人心想:“呐,这是我看见他的唯一时刻,是我最后的机会。我拥有的唯一机会。我真的相信,只要我能摸那人的衣裳,我就必痊愈。”何等的信心,何等的时候!
27

人群想要阻拦她,她以某个方式跪下去,从整个人群中间爬过去,直到摸了耶稣的衣裳。她往回走,站在人群里。

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
嗯,人群说:“没有人摸你,”每个人都否认。
彼得责备他,说:“主啊,大家都在拥挤你。”
他说:“但我觉得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
他环顾四周,直到找到了妇人,说:“你的信心救了你。”
妇人最黑暗的时刻。圣经说她感到里面……血漏止住了。
28

今早在这里的岂不是同样的主耶稣吗?对坐在那里癌症晚期的男人来说,医生说他只能活一小段时间了。当他在他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经过祭坛时,十五分钟后,他站回到那里,他必须来这里说:“一切沉重的感觉离开我了。”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

伯恩斯弟兄坐在那里,今晚他可爱的伴侣在荣耀里,事情是,他得了脾脏癌躺在路易斯维尔的医院里。医生放弃他了。伍德弟兄和我去森林里打松鼠。我们进来,有东西驱使我去路易斯维尔。嗯,我不知道。
29

我说:“伍德弟兄,把车开到拐角处,我要去苏克里弗斯。当你回来时,可以过来接我。”我等了又等;到处都找不到他。不久,我注意到他转了另一个弯,经过街道,以为苏克里弗斯是另一条街。如果这人看一下,他就会看到苏克里弗斯不在那里。他跟苏克里弗斯打了照面,知道那地方在哪里。

30

但伯恩斯姐妹,今晚她安息了,跟神在一起了,当时她站在家里,拿着那张照片,上面有主的天使,她跪在照片面前,说:“神啊,为了我的丈夫帮我找到伯兰罕弟兄。”

她去城里付电费,并不知道我在这个茫茫世界的何处。她过来,我等了半个多小时,我一直看卡车经过另一个拐角处。我说:“他迷路了;我必须上到那里去。”正当我到了拐角处,他开到了拐角处,要我上卡车,大约就在那个时候,伯恩斯姐妹来到拐角处。
藉着出于信心的祈祷,神医治了她丈夫。今晚他坐在那里。那是在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
我们以为我们失丧了,我们被撇下了,当我们开始感觉……只要继续坚持;主必在那里。不要担心。
31

那是小乔治娅·卡特在米尔顿那里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她属于一个不信神医治的教会。他们嘲弄、嘲笑神的医治。这个小女子处在那个境况中。在这里的床上,主对我说:“到米尔顿去。”我从未听说过那地方。

我来到这讲台,说:“主已经打发我去一个叫米尔顿的地方。那里有一只小羊羔被扣在丛林里,正在呼求帮助。”没有人知道那是在哪里。
32

乔治·莱特弟兄,今早他在这里,他说:“我知道它在哪里。它就在我的住处下面一点的地方。”第二个星期六我下去。我到处察看,在浸信会旧教堂举行了一场聚会。

霍尔先生领我去那里为这个小女孩祷告。我为她祷告了。她的家人离开了家;他们不想跟这事有任何关系,因为他们的教会告诉他们:“任何人走进我的聚会,都要从教会中被逐出去。”她在一间公寓里仰着躺了九年零八个月,甚至不能移动。她哭喊,祷告,你今天可以去看,她那张贴了海报的床,床背面的油漆全给蹭掉了,她呼求神做一件事。然而她冷漠、形式化、冷淡的教会不信神的医治,拒绝任何人来那样为她祷告。
33

她爸爸是教会的执事什么的,她妈妈他们也是教会的大支柱。他们被拒绝了,所有的希望都没了。医生在五年前就放弃她了。她体重只有三十七磅,只剩下骨头了。她的腿看起来就像扫帚柄。她躺在那里,只剩下皮包骨。

一天,我们去到那里,她妈妈跑开了;她爸爸离开了家;他们跟那狂热没有任何关系。一天,我走进去为她祷告,我说:“小女孩,你愿意起来奉主耶稣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愿意事奉主吗?”
34

我必须贴近她,才能听清她说什么。她说:“我愿意做任何事。”我看到她的床上放着我的小册子,叫做“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为她祷告了,似乎没有任何益处。

两个礼拜后我举行了一场聚会。我去托顿福特施洗。那天晚上,聚会结束。施洗的时候,
另一个传道人在那里,他取笑、嘲弄水洗的想法和使用主耶稣基督的名。他说:“若是坐在这帐棚底下的任何人去到那人周围,现在就从这里出去。我不想跟他们有任何关系。”莱特先生刚好坐在那里,他便起身出去了。第二个星期天,我从未开口说有关那人的话。
35

我上去那个地方,在托顿福特施洗。当我走进水里时,从他的复兴会上来的人站在岸上,取笑我奉主耶稣的名施洗。当我走进水里时,大约那个时候,耶稣来了。

他全部的会众穿着上好的衣服来了,走进泥泞的水里,叫着:“神啊,可怜我!”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在那潭水里给他们每个人施洗了。
然后我去莱特弟兄的家,莱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等一下来吃晚饭。”
36

我说:“我必须祷告。”我走进树林里,我不能随便在哪里祷告。当天几乎黑了时,突然,我观看,有一道光透过梾树照下来,说:“起来,站起来,去卡特的家里。”

小乔治娅躺在那里哭喊,说:“哦,妈妈,我要被撇下了。他今天要离开,我再也见不到他了。”那天晚上是大复兴的结束聚会。看起来她所有的希望都没了。大约那个时候,耶稣来了。
那个小女子,躺在那里,体重只有三十几磅,我走进去,按手在她身上,说:“姐妹,刚才主耶稣在那边的山腰上向我显现,说:’过来,我按手在你身上,使你可以得医治。’”
那个已经九年零八个月没有从床上站起来的瘦骨嶙峋的身体站了起来,冲到钢琴那里,开始弹奏:
我心依傍主十架,
在彼有生命泉,
基督宝血已流出,
洗我万众罪愆。
那是乔治娅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
37

国会议员威利·D·阿普肖,坐了六十六年的轮椅,从国会大厦推到各个地方,接受了几百次的祷告。他是南方浸信会协会、南方浸信会的副主席,一个大人物,一个很好的人;若是1926年他出卖了长子的名分,这人就会当选美国总统;但他憎恨威士忌。当民主党选他时,他推行禁酒令。他们说他们会选他,他们会这么做;他本可以轻易地做到,他深受人爱戴,

但他说:“我不会用我的长子名分换来当世界的总统。”哈利路亚!愿神在我们的白宫赐给我们那样的人。是的,先生。他残疾时怎么躺下的呢?从他十七岁时背部折断了,到现在已经八十六岁了。
38

一天晚上在那边,在几万人面前,罗伊·戴维斯博士打发他去那里。在罗伊为他并其他几百人祷告后,他坐着轮椅进来。我一生从未听说过这人。他坐在另一场聚会的后面。我走上讲台,大约那个时候,我观看,见一堆干草,一个男孩在玩。圣灵开始揭示,把他指出来,说出他是一个国会议员,耶稣基督已经使他痊愈了。

他是个残疾人,坐轮椅六十六年,现在八十六岁,他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他得医治的一切希望都没了,[伯兰罕弟兄把双手合上]这时耶稣来了;一个坐了六十六年轮椅的人,八十六岁站了起来,跑向讲台,触摸自己的脚,跳上跳下,站在葛培理的聚会上,唱着:“倚靠主耶稣永远膀臂,”走在白宫的台阶上。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
那是亚伯拉罕所见到的最黑暗的时刻,他一百岁了,这时耶稣来了。
39

一天晚上,讲了很久的道之后,耶稣打发门徒离开,他们上了船,没有带上耶稣就出去了。看起来好像……当他这么做时,小船出海了,暴风雨来了;魔鬼说:“我现在让他们离开他了。我让这些圣滚轮离开了他们的主。我要看他们要把多少信息带到普天下。我要把他们每个人淹死在这里。”

所以,大暴风雨来了。魔鬼开始喷鼻息,暴风雨来了,小船开始像这样上下起伏。帆断了;橹断了;小船灌满了水;那是最黑暗的时刻。毫无疑问,门徒互相抱住对方的腰,叫喊。他们心想:“哦,主去了哪里?他怎么啦?为什么我们不等候,带他跟我们一起走?为什么我们不让他在船上?”
40

许多时候你可能想同样的事。我的朋友,你可能没有耶稣就出去了,但记住,主仍在注视你。他知道你在哪里。可能你家里有患难;可能你魂里有患难;可能你身体上有患难;不管是什么,不要担心,主让他的眼睛看顾你;他正在注视你。

他爬上了山顶;他注视那里,看到魔鬼所耍的每个花招。哈利路亚!
他不但爬上了山,还爬上了各各他的壁垒,不但爬到了各各他,还爬上了荣耀的壁垒。今晚他坐在至大者那里,俯瞰地球。没有他的允许,水面上甚至不会有一点波纹,海不会动,树叶不会动,小鸟不会飞。[伯兰罕弟兄拍手两次]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41

他超越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地球给了他所能给的最下等的名;神给了他所能给的最高的名。地球尽可能地把他放在最低处,把他放在罪人的坟墓里;但神将他升到最高处,他太高了,甚至得往下看,才能看见天。

他的眼睛看顾麻雀,
我知道他注视我。
他注视你;他知道你心里的每个意念;他知道你做的每个举动;他知道有关你的一切。是的。
42

你说:“但我倒退了,伯兰罕弟兄。”那没有一点关系。他清楚地知道你为什么倒退;他清楚地知道你在哪里。[伯兰罕弟兄敲击讲台两次]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也没有他就出去了。我一度有机会讲话;我一度有机会成为基督徒;我有一个机会。传道人做呼召,我应该上去。我试了一次,我失败了;我做了这事、那事。”不管你做了什么,主仍然让他的眼睛看顾你。
那些门徒没有主就出去了,最黑暗的时刻,魔鬼让他们离开了那里,离开了主的同在,他开始向他们刮起了风暴。
也许那是魔鬼今晚对你做的事。魔鬼可能给你癌症了;他可能给了你这个;他可能给了你那个;他可能给了你一个破碎的家;他可能给了你一颗破碎的心;他可能给了你忧虑;他可能给了你头痛。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但有一件事我知道,神仍让他的眼睛看顾你。这可能是你最黑暗的时刻。我不知道;神知道。
43

但在那个最黑暗的时刻,就在他们要沉没的时候,这时耶稣来了,走在水面上,一切都平静了。当耶稣走过来时,大浪在他面前平静了。

彼得说:“主啊,倘若是你,让我到你那里去。”
主说:“过来吧,走出来。
祈求,就得着;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开门。因为凡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凡寻找的,就寻见。“确实是。主仍在注视。奇怪的是,当那些门徒无助、绝望时,耶稣向他们走来,那是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他们却怕他。他们害怕他。
44

朋友,今天我说:当列国失败了,民众失败了,共产主义失败了,教会失败了,其它的一切都失败了,看上去我们彻底完了。几乎任何时候、任何时刻,你都能听见尖叫声,你可能尖叫声没听完,整个世界就毁灭了。炸弹爆炸一次就能做到;你只需要做这些,就一次。他们不需要离开莫斯科;他们可以坐在那里,投一个炸弹在路易斯维尔第四大街。我们也可以站在这里,投一个炸弹在莫斯科。

当这些大舰船像这样藏在海底,那些瞄准了的火箭投在那些城市,会怎么样呢?一个在这头瞄准这边,一个在那头瞄准那边。[伯兰罕弟兄打了一下响指,接着又打了一次]第一个炸弹引发,这些炸弹就会那样引爆。
会发生什么事?那时你的房子对你有什么益处?你的钱财对你有什么益处?[伯兰罕弟兄拍手两次}你的男朋友对你有什么益处,或你的女朋友对你有什么益处?任何那些东西对你有什么益处?如果你没有跟神和好,你就永永远远完了。
45

这是时间开始以来这个世界所面临的最黑暗的时刻。整个世界的历史从来没有一个时候像现在这样黑暗。

癌症激增。想一想……想起那天我听到一个像这样的声明:“今年会有更多的美国人死于因抽烟引起的癌症,今年在美国死的人比四年朝鲜战争死去的人更多。”癌症激增。
疾病爆发,一切这样的事正在发生。哦,我们不知道要期待什么。医生不知道要怎么称呼这些疾病,所以他们说那些东西是病毒。病毒是什么?问问医生。那种东西他一无所知。他只是说那是病毒。事情就是这样。
46

有一些细菌和鬼魔,人以前从未听说过。一切都在活动。一切的事,我们想方设法用自然的东西控制它。但当我们努力这么做时,它又以别的东西爆发。是的。你为此给一个人做青霉素;它会建立别的东西。你给这个……那是……

你完全偏离道路了。神有一条路,我们最好进入其中。
众教会失败了;长老会失败了;卫理公会失败了;浸信会失败了;五旬节派失败了;天路圣洁派失败了;神的会失败了;我们每个教派都失败了。[伯兰罕弟兄敲击讲台六次]是的。你不可能说:“我是卫理公会的,举止安全。”你不可能说:“你是浸信会的,举止安全。”卫理公会或长老会,不管你是什么,或五旬节派,你不可能说你是安全的。不是借着属于教会,因为教会败得很惨。
47

疾病如此肆虐,以至于我相信,今年有大约八分之五的人去世是死于癌症。想一想。各种各样的疾病,新的疾病等等爆发,想起来都可怕。

汽车天天都撞死人。人们在路上开车如此紧张,尖叫。
嗯,昨天我走在路易斯维尔的街上,一个妇人想要把我从街上拍下去。我正像这样走路,和我妻子一起,我听见有人在我后面有动静,人群……有个样子荒唐的妇人抽着烟,她说:“哦,如果你不知道你要走在街道的哪边,就从街上下去。”
我说:“哦,女士。”
她说:“闭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48

那是什么?是神经病患者;是精神病。医生宣称十个美国人有九个精神不健全。甚至本该是精神解释者的精神病医生,他们都发疯发狂了。他们在精神病院用大手铐铐住那些人。

精神病在蔓延开来;强奸案在势头上;威士忌在普及;罪恶在活动;放荡在活动。无法阻止。共产主义像洪水一样涌进来。无法阻止,因为他们在政府里,在其它各个地方。
49

哦,但是赞美神,就在这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张开双手走进来,显出神迹奇事,赐给人们救恩和怜悯。这个世界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有一天直布罗陀的磐石要炸成碎片,但万古的磐石要永远立住,作为对过去复活的一个纪念。

会众,愿神祝福你们。孩子们,神祝福你们。你可能贫穷;你可能不知道下一顿饭从哪里来;但是有一件事,今晚你跟世上最富足的人一样受欢迎去生命泉那里。你来,不用银钱,不用价值。对愿意的人,它都是敞开的。
这是家庭所见到的最黑暗的时刻。看看破碎的家庭。光美国的离婚,就比世上其他所有国家加在一起都多。离婚激增。我们美国女性的诚实、真诚和妇道都去哪里了?看看男人,他们所做的就是在路上飚车,试图撞倒路上的一切,在回家前下去喝啤酒。
50

看看我们十几岁的年轻女孩,走在街上,手里拿着烟等等……不管医学怎么发出警告:“那是癌症;那是癌症。”他们不在乎。他们不在乎;他们照样会喷出烟圈。

传道人可以站着传讲到天亮,告诉他们说那是错的;他们会说:“哦,你这个老狂热分子。”世界准备受审,我们会受到审判的。你记住我的话。没有多久,就会有一件事发生。
51

当我看到这次复兴,它席卷了一阵子。复兴过去了。站在那里,那颗晨星悬挂在河上,二十多年前主说:“这信息要席卷世界。”出现了老式的、五旬节的圣灵浇灌,复兴的火和医治聚会覆盖了全球。

他们犯了许多错误。不久前,报纸在这里写道,在麦克劳或麦克科,那人坐在明尼阿波利斯我的聚会上……他们一些人,彼得森他们来告诉我,说他在聚会上。我说:“毫无疑问,但你们绝对没有正确地调查你们的文章。你们说:’艾……艾……艾伦写了那本书,艾……艾……艾伦跟那书毫无关系。如果那是这样的一个错误,我相信其它的文章也有许多错误。”我说:“真的,弟兄们可能该受许多的批评;他们犯了许多错误。那没问题。但是弟兄,我宁愿被发现在战场上犯错误,也不愿批评竭力拯救灵魂归给神的人。你们在对此做什么呢?”
52

主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主耶稣基督的大能今晚是充足的;它是唯一的磐石;是唯一的盼望;是唯一的信心,基督把它交给了你们。

[原注:磁带空白。]要么活着,要么因拒绝而死。这是世人所见到的最黑暗的时刻。但耶稣已经来了,他此时就在这里。他的祝福敞开着。他的肋旁被扎。他的双手伸出来。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喝生命泉的水。你做出选择。你永恒的归宿地取决于你对耶稣基督的态度。这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
我们现在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我要请姐妹来弹钢琴。
当每个人都祷告时,我要你仔细想想。今晚你可以去哪里?今晚,如果你心脏病发作,会发生什么事呢?这可能是你拥有的最后机会。现在仔细想想。如果是,你岂不接受这个机会吗?
你说:“哦,我还年轻。”哦,弟兄,姐妹,神不偏待年纪。无论你是年轻还是年老,都可能超过界线;年纪不是问题。瞧?
53

我们的天父,现在我们奉基督的名把这信息交给你。这是世人所看见的最黑暗的时刻。这是人类历史所记录的最黑暗的时刻。空中有导弹,有他们所说的飞碟。

你说过天上有神迹,在地上,大地震在多处震动,火山喷发,海里有大浪。你说:“海浪匉訇,人心消化。”真的,世人不知道要做什么。第一颗原子弹道出了事实。慌慌不定,邦国有困苦。你说过:“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
54

我想到那边那些犹太人;我看到古老的大卫六角星,世上最古老的旗帜在那边飘扬。列国为什么看不到呢?想到我们自己可爱的国家好像要跟阿拉伯人交流。他们肯定会受咒诅的。他们已经把神的怜悯吐出去了。现在他们必须忍受审判。看到那古老的旗帜在那边飘扬吗?看到沙漠出江河,像玫瑰开花一样吗?看到那些犹太人从远方的伊朗回来,他们在那里已经两千五百年了。圣经说:“他们要乘坐大鹰的翅膀被带回到耶路撒冷。”你看到美联航的那些大飞机带他们乘坐大鹰的翅膀回来,像过去一样。那些犹太人下了船,观看,说:“弥赛亚在哪里?”

55

你说过:“当无花果树发芽时,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我们看到她在发芽。我们看到其它所有的树在发芽;我们知道夏天近了。我们看到以实玛利和以撒在那边的门口互相掐脖子,正如你所说的,现在每个预言都在临到。求神怜悯,拯救失丧者。

主啊,如果今晚这里有一个人需要你,此时求你对他或她的心说话。因为这可能是最黑暗的时刻。但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里可能有人还没有意识到这是最黑暗的时刻,但这的确就是。撒但可能让他们在世上的事中自鸣得意,以至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你在圣经中说:“你是赤身、困苦、可怜、瞎眼的,却不知道。”
56

神啊,今晚求你应允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清醒过来,意识到这是世人所看见的最黑暗的时刻。主啊,求你应允,如果这里有谁还不认识你,愿他们今晚甜美谦卑地来到十字架面前,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

有没有这样一个态度(我们低头),当我们结束聚会时,你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你愿意向神举手,说“记念我”吗?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你。神祝福后面的你,你,女士,是的。结束前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年轻女士。
57

你说:“伯兰罕弟兄,当我举手时,这有什么意义吗?”它取决于你的意思是什么。

你知道吗,当你举手时,你抗拒了科学的每个法则?你知道你的手本该下垂;地心引力把手拉向地面吗?你知道当你举手时,这表明你心里有超自然的东西做出了一个决定吗?某样非自然的东西,非科学的东西,是你里面的灵使你打破地心引力,藉着你里面的超自然存在使你向天上的神举手,说:“我现在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你知道是你里面的一个灵那样做吗?你自己不能那样做。这就是它的意义:生与死的差别。
如果你错了,就向神举手。如果他看顾麻雀;他也看顾你。肯定的。
呐,当你在座位上,如果你想要来到祭坛祷告,那取决于你。如果你想要留在座位上,我们要为你祷告。你可以选择你想要祷告的方式。神必垂听。大约有十几个人举手了。
58

呐,如果你渴望,想要神为你行事,就在神给你判决的地方,就在同一个地方,他必从你身上除掉判决。他必把你的审判担当在自己身上。他已经为审判付了代价。

他会说:“父啊,把他所有的账算在我的账上。问题解决了。”然后神必在你所在的地方赐你圣灵。
当你举手时,你是真诚的吗?如果是,让我们祷告。
可称颂的救主,我不知道哪个晚上是我最后的一篇讲道。我想要每篇道都像我的最后一篇一样,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要说:“现在一切都完成了,回来吧。”我祈求你保守我。我想要留下来传道。我看到福音的需要和它带给人类的影响。但在我们美国自己美丽的土地上,我们已经看到太多的安逸、财富、钱财等等。
哦,我们实在不能这样下去了,世界大多数人要饿死了。我们吃得好,穿得好,我们有自己的房子、汽车;我们一样也不缺;却不知道我们是可怜、困苦、瞎眼(属灵上说)、赤身,没有主耶稣的宝血。虽然我们在教会里可能有很多的会员,在邻里可能有很好的社会地位;我们可能穿得更好,吃得更好,但是,神啊,关于那灵魂……
59

在这黑暗的时刻,你仍然在这里,因为你把确信放在人心上。有几双手。我想是一打;我可能错了。可能或多或少,我不知道,主啊,但你知道他们每个人。

在结束的祷告中,我庄严地、甜美地、谦卑地把他们带到你脚前,作为我今晚讲道的属性,作为这信息的果子,主啊,我把他们带给你,因为他们举手,要我在祷告中记念他们。他们在心里跪在十字架前,父啊,求你接受他们,收纳他们作你可爱的儿女。不管他们去哪里作礼拜,不管在哪里,愿他们成为祷告的勇士。愿他们成为赢得灵魂的人,做工,因为黑夜到了。父啊,求你应允。把他们接到你的看顾中,祝福他们,将他们心里最大的渴望赐给他们。愿可称颂的圣灵充满他们的生命。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60

多少人全心爱主耶稣?哦,主奇不奇妙?多少人感觉到全身被冲洗了,好像主刚降临,拿起他的大板刷,刚给你全身擦洗了一遍?哦,我想,

请给我们起个调,那首老的救世军歌。何能使我脱罪担?无他,只有……[伯兰罕弟兄停下]会众说:“耶稣宝血。”]何能使我得完全?无他,只有……[“耶稣宝血!”]是的。现在我们一起唱。
何能使我脱罪担?
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何能使我得完全?
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哦,宝血真宝贵,
洗我洁白如雪;
没有其他泉源,
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61

奇不奇妙?你们喜欢那些老赞美诗吗?[会众们说:“阿门”]哦!现在我想要看见一件事。你们哪一个……所有的卫理公会信徒,请举手。很好。所有的浸信会信徒,请举手。有天路圣洁派的吗?请举手。拿撒勒派的,请举手。神的会,请举手。长老会的,请举手。有天主教徒吗?请举手。看到不同的教会在这里。

呐,我们再唱一遍,什么能使长老会信徒得完全?无他,只有耶稣宝血。什么能使卫理公会信徒得完全?无他,只有耶稣宝血。什么能使拿撒勒派信徒得完全?无他,只有耶稣宝血。什么能使……
62

多少人是五旬节派的?我忘了问了。这里有多少五旬节派的,请举手。现在会众都看见了。他们说我们是五旬节派教会。有五个五旬节派的举了手。就是这样。

我们不是宗派上的五旬节派;我们是永生神的教会;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是长老会的,是卫理公会的,是浸信会的,是路德派的,是拿撒勒派的,是五旬节派的,是天路圣洁派的,是他们所有的。因为我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体的。是什么做到的?是这个。
何能使我脱罪担?
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何能使我得完全?
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哦,宝血真宝贵,
洗我洁白如雪;
没有其他泉源,
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63

主奇不奇妙?是的,先生。现在我们唱“在十架上”,我想要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五旬节派的、拿撒勒派的和所有人互相握手。好的,我们来唱。

在十架上……
现在转过身,跟人握手。
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
荣耀归主名!
[伯兰罕弟兄与内维尔弟兄说话]
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
荣耀归主名!
64

呐,这是守圣餐的晚上,大家都知道;我们今晚领圣餐。我都忘了这事,直到内维尔弟兄刚才提醒我。

呐,多少人感觉到相当好,因你是拿撒勒派的、天路圣洁派的、五旬节派的、浸信会的。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我注意到这里有一个浸信会的和卫理公会的站在讲台上互相握手。好的,我们想要……做主的仆人好不好?
呐,我们只是孩子,你知道,孩子相当好玩。他们会这分钟在争吵,下分钟又在玩。我们也必须是这样的。从你的肩上除掉争吵,走出去,找更多的乐趣,跟你的布娃娃玩,不管是要做什么。
65

呐,我们有一场复兴要来到。我们要唱福音,传福音,有一段美好的时光。多少人会为此祷告?[会众们说:“阿门”]哦,很好。来帮助我们;拿起电话,尽你所能找一切的办法,邀请所有的孩子来,告诉他们过来,帮助我们;我们要在神的道上有一些交通。

现在是守圣餐的时间。欢迎大家跟我们一起守圣餐。只有一会儿。他们把东西拿到祭坛上了,十或十五分钟就结束了,然后我们遵守洗脚的命令。
内维尔弟兄现在要读有关圣餐的经文,我们领圣餐的时候要相当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