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324 为什么一些人无法持守得胜

1

我们正在讨论我是星期二晚上还是星期三早上离开,下去堪萨斯州威奇托市参加星期五的聚会。我告诉他们说我无法穿越北方,因为下雪。听见那首歌“只要相信”开始唱,我们在想。我看着他,说:“过去的十年或更久,一国又一国,多方多民用那首歌把我叫上讲台。”我说,“当……我说:”如果在主耶稣再来前我走了,定下了:当他们把我放进土里时,他们要站着唱’只要相信’,而我进入土里。“我说:”我希望,如果我要去天堂,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我们这些过世的人要唱这首歌。“因为那真的是我所信的,就是主耶稣。

2

呐,我们……呐,我们有手帕等等要祷告。那是对人们信心的如此伟大的表达。有太多的事我可以说……我事工更大的部分几乎就是把这些手帕等等寄出去,因为我接触了更多的人。我有……许多次人们说:“伯兰罕弟兄,罗伯茨弟兄、艾伦弟兄或其他那些人会为五百人祷告,而你只有三、四个人。”哦,那也许是真的。但你知道,他们在做神吩咐他们做的事,我在做神吩咐我做的事。所以,我的事工有一点不同。但我以这样一个方式,藉着手帕、围裙和小布条接触了许多的人。欢迎你随时寄信到我家里,如果你希望得到它们的话: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邮政信箱325。但如果只写杰弗逊维尔,也会送到我那里。之后……所以,我们很高兴,哦,我们每个星期把它寄给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在相信的和为他们的医治对神有信心的人身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3

呐,今天下午离开前,我们要为这些手帕祷告,你可以拿到它们。但如果你碰巧没放手帕在这里,只要写信到我的住处。它绝对会免费寄给你。没有……我们没有东西是要收费的,没有一样东西。服务免费,任何东西都是免费的。我们有一些书。小伙子们刚才告诉我,大约只剩下半箱书给星期一。星期天我们不卖书。照片还剩下一些给星期一和星期二。之后……我们从印刷书籍的人那里买书。我们以不到四毛钱买来的价格把书发出去。把书带来……人们没有钱,但不管怎样他们想要书,我们还是把书送给他们。神以某种方式弥补。所以没有一样东西要花钱,只管随意索取任何东西,任何东西,让我们能帮助你,使生活对你更好些,试炼更容易些,那就是我在这里要做的。我在这里要做这事。

4

希望我能亲自跟你们每个人回家,跟你们谈一会儿。我喜欢这么做,但我不能这么做;实在不能。但我肯定你明白这点。有一件事你们大家都可以为我做:就是为我祷告。因为那是我最需要的一件事,超过了我所知道的任何事,就是祷告。

我喉咙十分沙哑。正如我说的,我现在跑了四个月,几乎没有停一个晚上,一直在跑、讲道、为病人祷告。这……当你传讲了那么久,你确实可以说出差别。你可以想象,对我来说,医治聚会是讲道的两倍辛苦。
5

今天下午,若主愿意,我们挑选了一个小主题,要跟会众讲一会儿。明天医治聚会等等又要开始。我们不知道我们的主要做什么事。他今天下午可能会降临,有我们有过的最大的医治聚会。我们不知道。神以自己的方式行事。我们只要尽力跟从他的带领。

6

呐,在我们以我们摆着要读的方式打开主可称颂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藉着祷告跟他交谈一下。我们可称颂的天父,我们感谢你我们有这荣幸今天下午进入这可爱的大竞技场,头顶上有屋檐,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聚集。知道在我们生活的这个黑暗、可怕的时刻,在时代的末了,仍然有成千上万人相信你,仰望你不久要再来。今天我们感到,这是选民,是奥克兰的精华,今天下午差不多都聚在这里了。他们来为了一个目的:就是要听神的道,围绕这道交通。

7

我们的父,我们谦卑地祈求你将这场聚会接管到你自己的手里和你自己的控制中,归荣耀于你自己。把要讲的声音分别为圣。这一切真是你的;这是我所有的,父啊,现在都交给你。把听的耳朵分别为圣,愿每颗心都能接受。愿它不被看作是人的信息,而是被看作是从神来的信息。我们正在聆听,等候听见我们所能用作指令的东西,使我们能在那个很快要来临的时刻圣洁、没有瑕疵地站立在你面前。我们奉基督的名求这祝福,阿们!

8

在《以西结书》36章26节,我要读这一部分。[原注:有人发了一个预言。]阿们!为这道感谢神。这总是使我们鼓起勇气。呐,我们过去常唱一首歌:“让我们鼓起勇气,因我们不会孤单撇下。”是的。主在这里。我们相信这点。

26 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
27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愿主给所读的他的道加添祝福。《以西结书》36章26节和27节。
呐,今天下午我们想讲一讲这个大有能力的先知以西结和他的预言。呐,你知道圣经里的先知被看作是神的鹰。
9

呐,在研究自然界中,正如我所传讲的,因为自然界是带领我归向基督的第一本圣经。当时我们家里从来没有圣经。据我所知,我二十岁的时候,在我们家从来没有看见一本圣经。我们根本不信教。我的家人以前是天主教徒。他们离开了教会,跟教会外面的人结婚,就离开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宗教。后来,主藉着他的恩典拣选了我。这使我爱他。哦,我决不能……我里面有东西托住:就是神的爱。

呐,在研究自然界中,我看到神伟大的智慧在哪里,让我明白自然界的事,没有受过教育,我却能明白超自然的事。因为超自然或自然界的一切事,是超自然之事的预表。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这点,但那是真的。地上的一切都由上头的事造出来的。预表等等,那是影子。我们自己在地上的影子是……我们现在的情况,只是我们将来在那荣耀复活中状况的预表,那时一切的罪恶、疾病和痛苦都结束了。
10

鹰是先知的预表。呐,鹰是大能的鸟。我一生所见过的最悲哀的景象之一是一天在辛辛那提动物园。我儿子刚才告诉我,他们在湖对面有一个动物园,某个小地方,那里有一些动物,好像一个小动物园。我根本不想看。若是有什么是我不愿看到的,就是东西被关在笼子里。我不愿看到基督徒被关在笼子里。如果你给你的金丝雀喂你所能给它的一切正统食物,却把它关在笼子里,给它美好的食物,使它有强健的翅膀,如果你不给它飞的空间,那对它又有什么益处呢?我想,基督徒被关在笼子里就是这样。我们应该是自由的。如果我们查考神的道,相信神的道,就要给我们空间。是的。我们就该走出去,行动,操练我们的信心。

11

我注意看这只大有能力的鸟、鹰,它展开巨大的翅膀,拍打笼子,往后倒,抬头仰望天空。它又会拍打翅膀,直到羽毛都从翅膀上掉下来了,脑袋撞破了,躺在地上。当它撞到那些大栅栏,飞回来,它会抬头看;它的眼睛疲惫,看着天空,因为它是天上的鸟。它可以飞得比地上其它任何鸟都更高。嗯,隼根本比不上鹰。地上没有一只鸟能跟鹰一起飞。鹰在空中高飞。其它的鸟没有一只能承受得了;它不是为那样的一个高度造的。如果它飞到那里,就会死的。空气如此稀薄,它呼吸不了,会死的,跌在地上。但鹰被造成一只在天上翱翔的鸟。

12

呐,如果你要明白我今天下午的意思,我打算让它成为一个给会众的功课,因为主会让我讲。你瞧,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我们需要知更鸟;我们需要鹪鹩;我们需要别的鸟和鹰。但鹰也忍不住,因为它是鹰;神造它是一只鹰。其它的鸟不需要赶上鹰,因为它们无法飞到那个高度。鹰也不能像小蜂鸟一样快速敏捷。但万物都有它的位置。教会的每种恩赐也有它的位置。因为一个是鹰,一个是别的东西,一个又是另一样东西,都在神的大经济体中互相效力,万物都有益处。但是,如果蜂鸟试图成为鹰,它就会毁掉自己。如果鹰试图成为蜂鸟,它也会毁掉自己。瞧?如果鸽子试图成为乌鸦,它会死的。瞧?乌鸦也不可能是鸽子。就是这样。我们是不一样的,神就是这样造我们的。

13

但是鹰……我们现在是在谈鹰。神把他的先知比作鹰。呐,神那样比的原因,是因为你飞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如果你能上到离地面那么高,就能看到整个地球是圆的。你上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神有旧约的先知,“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晓谕我们。”[来1:1]我……因为旧约的先知在灵里升到高处,升得很高,他们可以看得很远,看到将要来的事。神会将他们提起来。

呐,如果鹰能飞得那么高,它的眼睛却跟它的飞行能力不相符,如果它飞到那里,却看不见,飞到上面对它就没有任何益处。但它的眼睛被造与它身体的其它部分相配。当它飞上去,能看见,能看得很远。
14

旧约先知会在圣灵里起来,去到高处,看到要成就的事。以西结是神的一只鹰,是神的先知。他去到高处,能看得很远,甚至一路看到了我们现在的时代。当他在神的灵里起来,他能看到大约两千五百年远。他看到了我们生活的日子,那是为什么他能把事情写出来。当事情成就时,我们可以留意它。圣经的先知所说的,每个字都要应验。有时候我们……我们难以相信它,但无论如何神会成就,因为那是他的道。他是一切的智慧;他是无限的;他明白;知道过去是什么,将来是什么。因此,他能预定,使万事互相效力,为了他的益处。

15

呐,人基于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他不能……神不能叫一个人来,说:“呐,我要使你做这事;我要使你成为一个失丧的人;我要使你成为一个得救的人。那不是神的性情。不。他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悔改。但如果他……既然他是无限的,他从起初就知道谁会沉沦,谁不会沉沦,因为他知道将来是什么。呐,他不愿将来是那样的;他想要人人都归向神,但他知道谁会、谁不会。因此,他可以藉着预知使万事都照着他的计划互相效力。哦,你不为那样的一位父高兴吗?

16

想一想,今天你们在这里的每个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你从未把名字记在那里;你的传道人从未把它记在那里;你的教会也从未把它记在那里;而是神把它记在那里。神什么时候记的?它是用羔羊的血记的。多少人相信这点?世上没有足够的修正液或无论什么东西把它从那里除掉。瞧。圣经说:神在创世以前就把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我们什么也不是。你跟它毫无关系;我跟它毫无关系;在创世以前当神杀羔羊的时候,他自己就做了这事。藉着预知,他知道基督会在这里,叫做神的羔羊,创世以来就被杀了。兽要迷惑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的人。

17

我希望你们五旬节派的人可以看到这点。那是你所缺乏的一样东西;那是给你带来惧怕和麻烦的东西。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害怕你走了永恒保障和这一切的极端。”哦,不,你不用担心那个,如果你保守你的心在圣经上,就不会担心。是的。那是神的道。

一个人说:“哦,我得救了;我只做……我总是做我想做的。如果我知道我的动机是错的,那我最好回到祭坛上;因为如果神在我里面。我只想做那些蒙神喜悦的事。是人的本性使他做他所做的事;是本性。
18

起初神就知道每个会在地上出现的人,起初,他就知道每只苍蝇、每只跳蚤和将来出现的一切。他是无限的,他知道万事。因此,我们的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日子,它们是在创世以前就记在那里的。

传福音不是别的,乃是捕到湖里所有的鱼,正如耶稣说的。天国好像……你说传道有什么用呢?传道人有他的本分要做。他有……天国好像一个人撒下网,拉上来。呐,那湖里有那么多的鱼,当最后一条鱼被拉出来时,就是福音的结束。呐,传道人只是撒网,拉上来。在那个大网里,圣经教导:他捕上来各样的水族。他捕上来水蜘蛛、青蛙、蛇、蜥蜴、水龟、蝌蚪和鱼。呐,不是我来决定、判断说哪个是鱼、哪个是蝌蚪。但如果你留意他们,如果你留意他们,他们里面的本性会证明他们是什么。是的。绝对没错。
19

你留意一个福音的信息传出去。许多人上来祭坛周围。肯定的,网捕到了他们。才过不久,就会有水龟弟兄伸出头来说:“我一开始就不相信那个。”他一开始就是水龟;就是这样。

蛇会说:“你知道,那个老圣滚轮有一些东西是我无法忍受的。”蛇一开始……是的。水蜘蛛开始扑通、扑通、扑通、丁当、丁当,跳回去。他一开始就是那个。当网撒在他们身上时,他们就是那个。绝对没错。但当网撒在鱼身上时,鱼就是鱼。我们正在捕鱼。神是那位决定者。
20

那是……如果这个基督教是要站稳在知识能力的立场上,那我们就不需要圣灵。是的。如果基督徒的信心是建在教育节目、宗派等等、盖大房子以及今天我们拥有的任何东西上,那我们就不需要圣灵来运行神的教会。是的。我们要做的最好的事,若是那样的,我们就在正确的计划中。那就让我们得到每个能创立宗派的人,就让我们那么做;让我们建我们所能建的最大的教堂;让我们得到我们所能得到的最聪明的传道人;让我们得到我们所能得到的最好学位的人;让我们驱逐街上的穷人等等,得到穿着最好的人,和我们所能得到的精神状态最好的人,知识方面最好的人,如果那就是教会运行的方式:知识。

21

但是弟兄,我们谈论的这个伟大的新灵,以西结在这里所看到的这个伟大的新教会,不是在知识上运行的。教会要由圣灵来运行。如果圣灵要运行教会,我们就不需要太多地争论宗派、知识分子的事,以及谁能把“阿们”说得最漂亮、穿得最好。我们不需要那个。

让我们做耶稣吩咐我们做的事。去到街上和路旁,找到跛脚的、血气枯干的、瞎眼的、贫穷的,不管是什么人,领他们进来。因为有朝一日大晚筵要摆设。我们需要那个。那是我们需要的那种宗教。我们不知道我们怎么得到它。
22

呐,我们从未被吩咐去制造果子。不,先生。神从未在任何地方说要制造果子。我们要结果子。制造和结有很大的差别。呐,我们制造教育;制造心理学;制造知识分子、外面的形式。但结果子,必须是从里面出来。我们想要在外面涂。但神的教会不是那样建造的;它是从里面出来的。苹果不是从树的外面出来的;它是从里面长出来的。树的生命显示它是什么。它是凭着所结的果子被认出来的。

教会今天被认出来……它有了一个外面的、知识的神学经历,有我们曾得到的最高雅的学者。教会拥有的讲台是任何时代最软弱的讲台。是的。因为我们想要用知识分子来控制教会。那不是神的计划;神没有这样打算。
呐,瞧,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能做什么呢?是什么造了教会?” 我说今天下午我要传讲“为什么一些人无法持守得胜”。
23

呐,注意。教会不需要打磨;不需要整容。它需要一个出生;需要一个转变。某件事必须发生。不只是巩固我们的边界,不是领新的会员进来:复兴不是得到新的会员。复兴是恢复我们所得到的东西。那是我们急切需要的。

24

不久前在芝加哥,我站在著名的密歇根大湖边。我注意到那些波浪在跳跃翻腾。我想:“哦,这湖今天有了一个复兴。”我站在那里;有人跟我站在一起。

他们说:“再说一遍,伯兰罕弟兄?”
我说:“这湖有一个复兴。”
“嗯,”他说:“你说复兴是指什么?”
我说:“看它怎么跳跃翻腾,波浪来回拍打,互相撞击,嬉闹。”
他说:“哦,你说复兴是指什么呢?”
我说:“它有欢喜的时光。”我说:“记住,它翻腾时的水不比安静时多一滴。”是的。
呐,我们的跳跃、叫喊、赞美神是好的,如果我们回到地上时仍然拥有同样多的水。是的。教会不是建造在欢喜和气球舞上,而是建造在圣灵的洗和神的爱上。
25

“哦,”你说:“那复兴有什么益处呢?”如果你注意,每次大海或湖有复兴(只是来回搅动),就把里面的一切垃圾抛出去了。当你复兴完之后,垃圾躺在岸边。大海在复兴中洁净了自己。神知道永生神的教会需要复兴,因为很多荒唐的东西需要从教会里被抛出去。是的。

是什么产生复兴?是什么使湖搅动?是因为有风刮来。是的。风从天上刮下来,给它带来复兴。也是这个给教会带来复兴。一天,一阵大风从天上刮来,五旬节的复兴就爆发了。那是我们今天需要的,是另一阵大风刮在五旬节派教会上,从中除掉那些小主义和小分歧,让神的爱能有优先权。把一切的垃圾抛到岸上,洁净她,让我们再开始。
26

在圣经时代,锤打金子的人过去……在有熔炉之前,他们过去常把金子拿来,锤打者会锤打金子,翻过来锤打,一直锤打到把金子中所有的渣滓都打出去了。他知道金子成了真正的好金子,所有的黄铁矿、傻金等等都从金子中被打出去了,锤打者能在金子里看到自己的映像。他知道他把金子打干净了。听着,我亲爱的朋友们,今天,当圣灵(即锤打者)要用福音锤打教会,直到耶稣基督的映像照在教会里,这时教会就又纯洁了。是的。但我们里面还有太多的黄铁矿、铜和别的东西。那些东西必须被带出来,只有锤打者能做到。复兴是我们所需要的。

27

呐,你不能把这个崭新的圣灵洗的信息带进到一个枯干、形式化、信条化的教会。你无法这样做。呐,记住,我全心地爱你们,我希望神会让你们知道。我有一个小男孩在家里,两岁了。如果我看见他做错事,却不纠正他,我就不爱他。是的。你们的孩子……

我要这样说:永生神教会的伟大运动在这个国家成了两个派系:其中一个变得如此僵硬、呆板、知识化;另一个则往另一边走了极端。绝对没错,弟兄。是的。走到了狂热的一边。没有中间立场。
28

不久前我做了那个评论,我的一个好朋友罗伊·威德,印第安纳州神召会的州长老,他说:“我听人说你要在路的中央开车。”他说:“你知道那不是好的行为准则。一个人走在路中央会被撞翻的。”我遇见他,我说:“可是瞧,我亲爱的弟兄,你想了太多世界上的事,以至这就是你能判断事情的唯一方式,就是根据外表的方式。”

这是一条单行道。没有一个回来的人;你要么继续走要么离开。是的。要么往这边,要么往那边;要么变得呆板、形式化,往这边走极端;要么跟基督继续走。你不掉头回来;回不去。你只要继续走。他们没有任何人回去。
29

呐,注意,朋友,我们需要一群真正奉献的新人。那是我们需要的。呐,今天的信息,也许我们要……如果总统来到这座城市,他可以就某件事说几个词:“你该把这里这湖放干,”类似这样的事,他们就开始抽干那湖,因为总统那么说了。“他们应该在这里修一条地道或类似的东西。”他们就会那么做,因为总统那么说了。

但是弟兄,我们今天在读一本比任何总统的话更伟大的书。它是……我们的总统料理……我爱我们的总统,认为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做那些国家事务的事。但我所讲的,我不是跟市政官员谈管理城市的方式;我是靠着神的道对神的教会说话。这是我们需要改变的地方。
30

呐,你几乎无法把信息带给形式化的老信徒。很久以前,耶稣在圣经中说到了这点。他说:“你不能把新酒装在旧瓶里。”我经常纳闷那是什么意思。我们的主说“把新酒装在旧瓶里”时,他是什么意思呢?哦,我想,它有什么差别呢。因为今天我们只有玻璃杯。它是新的或旧的,没有什么差别。但当我访问东方的国家、东方时,我发现当时的水瓶子是用动物的皮制成的。当动物的皮新鲜,新的皮……或者当皮旧了、枯干了、定型了,把新的没有发酵的酒拿来,把没发酵的新酒装在里面,酒里面仍然有生命细胞。当酒开始发酵时,嗯,旧皮袋如此定型、僵硬,会爆裂的。旧瓶撑不住,就会裂开。你会……酒会毁掉,皮袋也会毁掉。

31

呐,今天也是这样。你不能把崭新的、从天上生的、五旬节的酒跟那种在路上定型了、不可更改的旧时的信条混合。嗯,如果你去混合,去传讲圣灵的洗、神的医治、神迹奇事,那旧皮试图要伸展,就会爆炸:“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我再也忍受不了它;我甚至忍不过这篇讲道。绿头苍蝇飞到门外去了。是的。你不能那么做。要装五旬节的新酒,你必须有新的皮袋。是的。新的皮袋是新皮;它里面还有动物的油。那新皮会伸展。当你开始传讲圣灵的洗、神的爱、神的医治、神迹奇事,新皮……当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新皮会说:”阿们!“是的,它会伸展。

旧皮袋会说:“琼斯博士没有那样教导。”瞧?就是这样。那就是差别。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一套崭新的五旬节的皮。是的。传讲五旬节的信息……
32

呐,五旬节不是在你的宗派上。五旬节是个经历;不是宗派。五旬节是你接受的东西。是的。它是给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路德派的、天主教徒的;正如给五旬节派一样,有时候比那些自称是五旬节派的还多很多。是的。当你能明白这点时,这是一个经历。哦,当那新的生命开始运行,你读到圣经说:“我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

当那生命开始进来时,新皮就伸展,说:“阿们!我相信,主啊。”
33

但是,如果你都被灌输了这一切注入到你里面的防腐液,首先你知道……你知道,我总是为一个死人感到难过。我到过一些停尸房观看。我想,这人死了,你把他拉进停尸房,接着他们注射防腐液到他里面,确保他保持死亡的状态。今天全美国的一些教会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他们一开始就是死的。当你进去那里面,他们会给你注满了陈旧的、知识的防腐液,确保你保持那个状态。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老式的复活,圣灵的五旬节大能。是的。我们需要有成长的痛苦,让我们能在主里面伸展。哦,我真不愿被约束到一个地步(是的,先生),连“阿们”都不能说,否则你……[原注:伯兰罕弟兄咕哝了两声。]哦,那么做真让我心烦。
34

不久前,在肯塔基州,那里有一间卫理公会教会真的有圣灵。一对年轻的夫妇结了婚,离开了那教会,他们拿着证件去了路易斯维尔。他们把证件放在城市的一间大教会里,在那里相当(哦,我不知道)呆板、仪式化。

一天,那位肯塔基母亲下来看望儿子和媳妇。当然,他们只是偶尔去教会。他们呆在家里,看电视,像其他的人一样,远离祷告会,只是挂名的基督徒,就像今天我们太多的美国人一样。那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五旬节派的和所有教派的信徒。真的。绝对没错。我们呆在家里看这个,做那个,开一下车;太热了,不去教会,或类似的事。我没有感到好。有朝一日,当你在审判台前被定罪时,你会感到比这更糟。是的。
35

在那里……这个老母亲,你知道,她想要去教会。她说:“哦,亲爱的,你们去哪里做礼拜?”

哦,他们说:“妈妈,我们去街角那家三位一体的卫理公会大教会。”
“哦,”她说:“我早上必须去做礼拜。”她说:“这是安息日,我必须去。”
呐,到了星期天早上,他们带妈妈下去那里,她的裙子这样一直到脖子上,长袖。她进去时,引座员往后退,仿佛要说:“哦,怎么回事,这是从哪里掉出来的?你是从哪家古董店领这人来的?”她走进去;头发梳到脑袋后面,脸蛋就像剥掉皮的洋葱一样光滑。她走过那里,坐下。
36

传道人穿着燕尾服上来,你知道,圆圆的领子。他走上台,说:“呐,”他说:“我亲爱的会众,我们现在要进入敬拜中。”

女士说:“哦,荣耀!”大家四处观看,伸长了脖子,好像一群加拿大公鹅,四处观看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传道人说……[原注:伯兰罕弟兄清清喉咙。]他说:“我要再试一试。”他说:“哦,”他说:“呐,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是我们中间的那位伟大者。”
女士说:“哦,荣耀归神!阿们!”男孩低头坐在那里,女孩也低着头。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引座员走过来,说:“夫人,你在打扰传道人。他讲不了道了。”
37

他和我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人们不喊“阿们”,我就讲不了道。那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的事。我不知道我是站在哪里。我相信我喜欢听到……“阿们”的意思是“但愿如此”。道锚住了,进入了人心。你知道,我很想知道……她可能没有……她的名字在这地上可能没有像在《名人堂》上那样了不起,但我想象它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我宁愿我的名字记在那里,也不愿在世上所有的《名人堂》上。是的。是的。我宁愿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是的。那是找到名字的地方。

38

不久前,我在北方不列颠哥伦比亚,一个使我震惊的场面出现在我面前。我原是骑马追赶一头老灰熊。这家伙断定我找不到它的踪影。我认为我可以。但我无法离它足够地近。我骑着一匹大约三岁的小马,它累坏了,想要把我摔下去。我们过了峡谷,我想要拦住这头老熊。我转过来,以为我做不到,但我做到了。

所以我转过身来,夜幕降临了。我上了一座山,开始四处观看。我想:“我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呐,你知道,你可不想在那里转晕了,因为你会走五百英里而看不到一条路什么的。所以我说:“不知道哪个方向……”天上有点云,有点雾气,故此,我必须靠近那头熊才能找到它的踪影。我四处观看,心想:“哦,我肯定这是正确的方向。”我骑了一会儿,雾散去了,月亮出来了。我想:“哦,我能看见我的方向,好好地骑马。太糟了,我要生一堆火,照一个晚上。”
39

过了一会儿,我的小马大汗淋漓。我把它拴住,到了一个被风刮倒的地方,哦,是被烧过的地方。也是被风刮倒的地方,因为树被烧之后,生命离开了树,当风刮过来时,许多树互相叠在一起。然后我停在那里,让马休息。我下了马,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天空有点乳白色,云又大又白,月亮出现,照耀着。

我想:“哦,这是要停下来的地方。”风刮着,把雾刮走了。我开始听到我所听过的最悲哀的声音。我想:“那是什么声音?”过了一会儿,我又听见了。“嗯嗯,”我想:“何等毛骨悚然的地方。”就在那时,月亮露出来了,那些高大死去的松树立在那里,它们像是漂白过了。月光照在它们上面,看上去就像墓碑。那是我所听见的最令人厌烦的声音。我想:“我停在何等的地方!”哦,我想:“主啊,你要我留在这里吗?”
40

我把小马拴住了。我坐下,开始纳闷。我想:“哦,是什么使那些老树那样呻吟,使它令一个经过这里的人感到如此厌烦呢?”心想:“嗯,任何经过这里的旅行者都会害怕。”我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观察这个场面发生。我注意看了一会儿,又刮来了一阵大风。那些老树只是呻吟叹息。我想:“哦,这是什么意思呢?”《约珥书》的一个小主题出现在我的脑海。“剪虫剩下的,蚂蚱来吃;蚂蚱剩下的,蝗虫来吃,”所有这些小虫子。我正在思想这点,那些小虫子是同一只虫子;只是不同的阶段。它以一个离开,又以另一个回来。剪虫,蚂蚱,蝗虫,都是同一只虫子,只是处在生命的不同阶段。

41

我想:“是的,没错。哦,我明白为什么主让我停在这里。”这些高大的老树曾经是真正的树。那让我想起一些呆板的大教堂,你知道。它们像那样高高地矗立在那里。哦,他们把教堂的尖塔建得那么高,以至高过了整个城市,却几乎像树一样是死的。哦,它们曾经是树,肯定的。他们早在路德和卫斯理等等的时代曾经被圣灵充满。但路德派剩下的,卫理公会来吃;卫理公会剩下的,浸信会吃了;浸信会剩下的,五旬节派吃了。哦,可怜的树被吃光了。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42

早在起初,那棵树,从前神的产业即他的葡萄树,他的树,是一个新的教会;他们有交通和爱心。他们有圣经的教义。他们一切都是对的。一只虫子来了,吃了这个;又一只虫子吃了那个,直到它只不过是一个高大、空洞、看起来毛骨悚然的地方。差不多是的。

呐,每次风刮来,它们只是呻吟。我说:“是的。每次神重复五旬节的经历,这些高大的停尸房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立在那里,发出’嗯,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嗯,没有像这样的事,’”毛骨悚然极了,想要把人赶离它。
43

我想:“哦,主啊,为什么你差来风呢?为什么你还是差来风呢?”他们完了;他们结束了;他们永远不会接受。就像那些旧的牛皮枯干、定型了一样。没法告诉他们任何事,因为他们永远不会相信。他们定型了,起老茧了,枯干了,事情就是这样。但我想:“为什么你差来风呢?”

但我记得《约珥书》说:“主说:我要恢复。这些年蚂蚱所吃的,蝗虫所吃的,我必补还你们。”
我想:“主啊,会在哪里呢?”我注意到,在那些树底下,出现了一簇矮树,一簇小树。它们是绿色的,真的。教会举止可能有点不成熟。但是弟兄,当神的风刮来时,它对风是有弹性的。每次风刮来,那些小树都会欢笑、跳跃、喜乐。老兄,我说:“如果那不是老式的五旬节聚会,我就从未见过一场。”是的,是的,确实是。
44

哦,那些小树,当风刮来,它们是有弹性的。

人们说:“我不能去参加那场聚会;我是长老会的。我属于神召会。我……哦,我决不跟那个合作。”你这僵硬、古板、半死的……问题是什么?今天我们需要的是在永生神的教会里恢复真实的五旬节爆发的经历。我想:“主啊,你会这么做吗?”
我看见那群小逆流,他们这么称呼我们,你知道,或者是被抛弃者,不管是什么。但他们……你说:“哦,他们还嫩。”他们可能还嫩,但他们对风是有弹性的。他们可以给予,不管怎样他们里面有生命。那是一件好事。
我想:“你这么猛烈地摇动它们是为了什么呢?”每次你摇动一棵树,就松动了树根的周围,让树能往下生长,抓得更牢。每次我们打开我们的心,让圣灵进入我们里面,只会摇松根部,让我们能往下生长,在基督耶稣上抓得更牢。
锚在永不失败的磐石上,
安全扎根在救主的爱里。
45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打开和变绿。不要试图说:我是哲学博士;我的牧师是个……那有什么意思呢?你说:“D.D.(神学博士)。在圣经里,D.D.的意思是”哑巴狗“。我认为从那时起没有改变多少。是的。弟兄,我们不需要神学博士;我们需要圣灵的经历在永生神的教会里。你知道那是真的。我们需要长出绿色,有生气。如果生命使你举止不成熟,那就往前进,得到生命。是的。

生命线没有被割断。蚂蚱没有一直在吃。哦,弟兄,有朝一日,神要带着他的杀虫粉降临;他要往那树桩上喷洒。教会要生长,千真万确,教会要生长。是的,先生。这些年蝗虫和蚂蚱所吃的,神要补还。
46

呐,五旬节,他们有一百二十个崭新的绵羊皮袋。是的。不是山羊皮,而是绵羊皮,制成了最好的袋子。是的,先生。一百二十个嫩的皮袋放在楼上,所有的皮袋都伸展,有成长的痛苦。他们把心打开,捕捉神要浇灌的一切。是的,先生。今天我们说:“我要过去那里,但我告诉你,我不相信。我不管他怎么从圣经中取出来;我永远不相信。”哦,你这老牛皮、山羊皮。到底是怎么回事?

47

我们需要一些东西运行。在圣灵能出去运行前,他必须有一些用来运行的东西。你知道那是对的。哦,我们生活的这个法利赛人的时代:“我告诉你,我永远不会让一个七年级的傻瓜告诉我。我是从某某来的;我受了大学教育。”但你可能没有足够的勇气知道如何控制它。弟兄,这可能有很大的不同。我告诉你,保罗也受了大学教育,但他说他忘掉他所知道的一切,为了找到基督。问题是,今天教会需要,我们需要倒出许多的东西,让我们能再被充满。

那一百二十个嫩的皮袋放在那里。突然,从天上来了新酒,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那些嫩的皮袋,以至他们有了成长的痛苦,他们在全国到处蹦跳,说:“这个就是那个。”弟兄,如果这个不是那个,我要留着这个,直到那个来临。那是一件肯定的事。
48

耶稣基督复活的这个非凡、伟大的圣灵经历,他这一位运行在我们里面,藉着我们运行,在四处运行,但这是何等的事,这是何等美好的事。它里面有生命。永生神的教会充满了生命。它是未发酵的葡萄酒,里面仍然有微生物,在充满它,使它生长,推动它,驱动它。那是神在做的事。基督的经历……

49

作为一个狩猎管理员,过去我常经过一个地方,我认为那是我一生曾见过的最快乐的泉水。那股泉水一直在冒泡,踊跃。一天,我经过时,坐下来,说:“小泉水,是什么使你如此快乐呢?为什么你总是冒泡流动呢?”我说:“也许是因为鹿喝你的水吧。”

如果它会回话,它会说:“不,伯兰罕弟兄,嗯。”
我说:“也许是因为熊喝你的水,使你快乐吧。”
它会说:“不,伯兰罕弟兄,不是那样的。”
我说:“哦,也许是因为我喝你的水吧。”
它会说:“不,不是那样的。”
“哦,是什么使你冒泡呢?”
如果它会回话,它会说:“伯兰罕弟兄,不是我在冒泡;而是我背后有东西推动我,使我冒泡。”神的每个重生的儿子也是这样的。不是你的情感;而是在你里面有东西推动,让你冒泡。是的,真的。
50

是的。那正是我们今天需要的,就是新生的经历。呐,我要你留意《以西结书》带进来的次序。神说:“我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又要赐给你们新灵,我要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我要你留意;这里有三样。一个新心。我要除掉旧的石心。那是你所拥有的那个旧的不同的心。又要赐给你们新灵。呐,许多时候,有一个可怕的错误,有时候人们以为那新灵就是圣灵。但不是的;它是新灵。神赐给你新的……嗯,你用旧的灵甚至跟自己都处不好;你要怎么跟圣灵处得好呢?神必须赐给你新灵,让你能跟他的灵处得好。有时候人们……一个新心,肉心,让你接受它;然后新灵在那颗心里,接着我要将我的灵放在那颗心里面。你看到吗?新心,新灵,“我的灵,”他讲到三样东西。

51

呐,许多时候我们想要使那件事只是说……哦,你一得到新灵,停止偷盗、停止说谎和类似的事。你说:“哦,哈利路亚!我得到了。”你发现,第一次有人拦住你一下,哦,求神可怜,何等的差别!肯定的。你爆炸了,像吃了大号铅弹的青蛙一样。但让我告诉你,弟兄。那是你没有得到圣灵的原因。那是真的。“哦,”你说:“他踩到我的脚趾;我无法容忍这个。”好的。那表明你里面有什么。是真的。我要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然后要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

呐,心是人类感情的中心。你的心是你的中心。绝对没错。所以神将一个新心放在旧人的中央,然后他将新灵放在新灵或新心的中央,又将他的灵放在新灵的中央。
52

呐,这正如名表里的主发条。你瞧?他们有一个滴答声在这里运行,有一个滴答声在那里运行。那是小轮子在转动。但所有的轮子都由主发条控制。呐,你可能有……

今天的问题是,弟兄,我们漏掉了主发条。我们试图使自己成为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建大教会,说:“瞧这里,我得到了多好的手表。看它上面有多好的转柄;看它的外观;嗯,它里面有红宝石;里面有珠宝。”如果它走得不准,就一毛钱也不值。是的。
那正是今天的问题。我们试图建立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和五旬节派。我们试图得到最漂亮的教会、最好的牧师、最聪明的人等等。我们的教会没有跟神的圣经合拍。那正是问题所在。瞧?你漏掉了主的灵。
53

耶稣不是说过吗?“你们听过匠人所弃的石头已经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太21:42]确实是,主发条……

呐,当主发条在手表里,这手表不是自动上发条的,而是神上发条的手表。你对自动上发条的手表所要做的唯一的事,你上发条的唯一方式,给它上发条的是你的情感跟手表一致。你对神话语的情感就是用圣灵给你上发条的,如果你接受神的道。就是这样,新手表。
54

呐,你知道,以西结又看见了它。同一位先知,他看见它,仿佛轮中套轮,在空中旋转。呐,轮子……首先是轮辋。轮胎,接着是轮辋,然后是辐条,最后是轮轴。

呐,路德开始时,“义人必凭信心生活,”称义,他放上了周围的轮胎。是的。好的。还不怎么是个轮子。好的。接着卫理公会带着成圣来了,把轮胎……放上了周围的轮辋。接着五旬节派来了。路德,或卫理公会教导成圣,路德教导称义,那是外面的轮胎。轮辋是拥有成圣的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来了,他们把辐条放进去:说方言。
55

哦,让我告诉你,弟兄,它不只包含那个。那是我们在路上像现在这样蹒跚、颠簸的原因。里面没有一根辐条,但教会里有九种属灵的恩赐,不只是一个。那些都是好的。轮胎是好的;轮辋是好的;辐条是好的;但就像吃西瓜的黑人,“还有更多的东西。”那是我今天的意思。还有更多的东西。这轮子里有九种属灵的辐条。它是由轮中套轮旋转的,所有的轮子都跟轮轴相连。哦,我感到灵里兴奋了。我肯定是感觉到了。

是的,弟兄。美好的事,不管我们在做什么,不管你是怎么做的,你是在打空气,因为神说过:“主说:我必补还。”它必须临到。
呐,它全是从轮轴开始转动的。所有的手表运行都是从主发条开始运行的。[原注:磁带空白。]那主发条,滴滴答答地走,准确地持守每一个祝福。
56

呐,这些恩赐……你说方言的恩赐,很好;因信心称义,很好;成圣,不错;说方言,很好;翻方言,不错;从神来的信息,很好;预言,不错。弟兄,如果它里面没有轮轴,它算什么呢?你的辐条就会互相横穿。它们会互相交叉、争吵、打架、孤立、咀嚼、撕碎。那就是问题所在。

我们需要主发条。有这些小弹簧、这里面的小配件、发条弹簧、闹钟、表盘面、大指针和这一切的东西,如果里面没有东西使它运转,又有什么益处呢?
57

我相信五旬节派教会得到了圣灵的洗。我相信你们其他宣称得到的人也得到了。我相信你们的说方言是对的。我相信你们的预言是对的。我跟你们交往,作为一个浸信会的。我相信。我肯定相信。但这里有一件事,弟兄。它走得不准。那是我想要说的。需要圣灵的洗进入那个人的心里,使事情运行正确。

神的爱,神就是爱。除非这些恩赐每一个都正确地放在爱的中央,否则它就会变得自私、冷漠,扯下自己,孤立自己,跨过去,争吵焦虑。但当它正确地锚在爱的中央,就会在各处交通。是的。那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弟兄,教会渴望得到爱。
58

我们的恩赐是好的。我们的宗派是好的;丝毫不反对他们。但我们把整个的希望集中在我们的宗派上。你把整个的希望集中在恩赐上。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到我这里来,说:’主啊,我不是奉你的名说预言,奉你的名赶鬼,行大事吗?’”

他说:“我要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们。’”[太7:21-23]
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就算不得什么。”我若明白圣经,有了哲学博士、文学双博士,明白神一切的奥秘,如果它没有落入爱的轮轴里,那东西就走得不准。这……瞧?它就走不准。
59

所以,博士,我没有任何……我希望我有博士学位。那天有人想要给我一个博士。我说:“我在这方面太聪明了。”是的,先生。我说:“我只是……我长得太聪明了,做不了博士。”我说:“我的老肯塔基语,黄樟树,南方话’俺啊、咱啊、提啊、取啊、等啊’,像那样。”人们太精明了。我不想做伪君子。如果我有一个博士学位,我会很高兴,但不要基于那些条款拿一个学位。我宁愿是现在的我,服侍主,肯定的,确实是,对人对神诚实。如果你对人不诚实,你对神就不诚实。

60

我们需要神的爱。这爱控制整个的东西。呐,你的手表是好的;你的主弹簧和风琴弹簧是好的。你二手的东西是好的;你所有的恩赐等等是好的。但是弟兄,我们应该让主发条回到它里面。哦,是这个使每个小东西……

呐,注意,当爱开始运行时,主发条运行。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吗?卫理公会说:“浸信会的,过来,让我们一起摇晃。”好的。长老会的,五旬节派的,过来,让我们都合在一起,举行全城范围的真正复兴。“就是这样。这时主发条开始控制。圣灵开始运行。这时浸信会的不会为说方言跟你争吵,你也不会因此失去次序。长老会的、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路德派的、大家一起,都在永生神教会的一个大单元里运作。教会就会跟圣经同步。绝对的。
哦,时间的迹象。我们生活在末日。教会必须跟这本圣经同步。这是……你知道,如果那个话题刚好有点枯燥,偶尔神会给你一滴天上来的油。神会给它全部加油,以后教会就会运行得很好。是的,先生,如果你这么做的话。
61

呐,注意。新心,新灵,然后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现在你们必谨守我的一切律例,遵行我的一切典章。当主发条开始滴答走,当被弃的石头,当神的爱被带回到神的子民中间,你就会看到神的教会都彼此交通,根本没有任何派系。

呐,你记住,在圣经中,当仆人们说:“我们主的再来必迟延。”他们开始互相吞食、撕咬、争吵、斗殴。主来了,逮着他们那样做。他们有灯,灯里却没有油。瞧?当他们那么做时,就被丢在外面的黑暗里。
弟兄,当真实的东西近在手边时,为什么要接受替代物呢?当真实的东西近在手边时,为什么你要接受不同的东西呢?
当你里面有那主发条在运行,即基督、神的爱在你心里,在你里面运行,它就会开始表达这种的滴答声: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耐心、信心、怜悯。哦,它就会跟那些事同步。
62

你知道吗?你跟基督同负的轭再也不会擦伤你的脖子了。那不是要背重担。你只管继续走。轭上面衬了羽毛,是轻省的。担子只有一些。你知道你怎么对待它。当有人转过身说:“喂,你不是下去参加那个圣滚轮的聚会吗?我想我看见了你去那里。”

“哦,嗯,我要告诉你。”瞧?它有一点擦伤你,因为主发条没有运行。是的。但当主发条开始运行……当那个人说:“莉迪,我听说你成了一个圣滚轮。你再也不会参加我们的香烟晚会了。”
呐,如果你还没有主发条,你说:“约翰,我要告诉你。我扔掉了那些旧的香烟。我知道。我在电台上听到……”
63

那天我听说今年美国死于因抽烟引起的喉癌的人(引起喉癌),超过了四年二战被杀的人。在美国死的人超过了两边被杀的人。昨天你听到了说到癌症的广播吗?它绝对证明了抽烟导致癌症。不再……为什么他们不阻止呢?问题是什么?电视和别的东西充满了肮脏、污秽和各种类似的东西。因为秃鹰想要它。绝对没错。是的。你不能跟秃鹰谈死的东西,因为它吃的就是那些东西。是的。改变一次它的本性,它自然就会离开那东西。是的。

哦,你认为我严厉。我不是要严厉;我爱你。但是弟兄,你必须破碎了,然后才能重新铸造。绝对没错。我们必须知道什么是真理。我正在向你引述圣经。当然。
64

神……你跟基督同负的那个旧轭,如果那主发条在运行,神的爱从你心里流出来,有人说:“喂,我听说你是个圣滚轮,你再也不喝酒了;你再也不抽烟了。”

“是的,姐妹。哦,我已经找到了财宝。它在我心里太甜美了。我希望我能告诉你有关它的事。哦,是的,就在十字架上放满了羽毛,使得它……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那些扔在你身上的担子,你把那些担子带到……就像参孙扛着迦萨的铜门。嗯,他把铜门扛到了某座山上放下。当你真的有主发条在你心里运行,神的爱溢出来,随他们想叫怎么叫你,那对他们一点益处也没有。你把它扛到一座叫做各各他的山上,放在那里,为那人祷告。是的。你不会跟这人争吵这事、那事或别的事。一个……
65

嗯,如果你成了神真正的孩子,旧事已过。你负了轭,哦,与基督同负一轭,知道你们作为天国的公民一同负轭,与基督在天上一同承受产业,是这么愉快。轭是容易的。

呐,当这爱进入我们里面,当这爱进去时,我们怎么做?我相信那天晚上我在这里传讲了那爱怎么投射,担子怎么轻省,爱怎么除去惧怕。如果你里面有那爱,就不会害怕。圣经说,你可以得医治,你必照神的道接受神。只要爱在那里,使这一切东西四处运行,你就不会担心任何事。如果事情没有正常运转,那没关系;你仍然有爱。瞧?它托住你。
66

使徒想要给我们看藉着这爱即这主发条来的大能。看看耶稣;他带我们到坟墓那里。看到耶稣躺在那里。他的脸上是伤痕,死一般的苍白;所有的血都从他身上流出去了;他的手被钉子钉透了,撕碎了,脚也撕裂了。他躺在那里,冰冷,死了三天。注意。突然,我看见一群兵丁好像疯了一样从对方身上跑过去。那是怎么回事?接着我注意血色开始回到耶稣的嘴唇上。神在做什么?他在显示那爱的能力。神叫他复活了。他站在坟墓那里歌唱:“愿你们平安!所有的权柄。”

留意他,他到处行走。几天后,他在岸上聚集他的门徒,向他们传道。他美丽的嘴唇最后在地上运行,说出这些话,这话落下来:“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67

当他开始说话,我开始看到日光从他脚下出现。怎么回事?神在显示他的能力。他正在上升。他是什么?他抗拒一切的地心引力法则。他被提起来了。那是为什么?他是地心引力的创造者。就是这样。他往上升,直到升上了高天。他静静地坐在高天至大者的脚下。荣耀归神!他带着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在他手里。没有他的允许,甚至没有一点波浪会在海洋上荡漾。他的权柄在那里。[原注:磁带空白。]

哈利路亚!那同样东西的权柄运行在我们里面,使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哦,弟兄,那是权柄来自的地方,当我们的信心落下时,我们的信心就是爱,它除去一切的惧怕,我们认为神不会持守他的道。当我看见爱和恩典就是基督,就把他领到我们那里。神的大能开始运行在教会里,爱能征服,我告诉你,爱是世上最有能力的东西。没有一样东西能取代爱。
68

不久前,一个女孩去上大学,回来时带着一个女孩,一个小丫头。她回来,下火车的时候,有个老妈妈站在底下。跟她在一起的女孩说:“那个样子难看的可怜人是谁?”

女孩感到羞耻。“哦,”她说:“我不知道。”
她下了火车,老妈妈跑上去,说:“亲爱的,我太高兴看到你了。”她却转过身去。
列车长站在那里。他说:“马利亚,我要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出去上大学了,怎么能变得如此冷漠呢?那是你在知识上所学的东西吗?”
69

我恐怕那正是我们在我们一切替代的知识上所学到的东西,而不是爱。是的。他说:“马利亚,这是真的。我也是个老人。我知道你妈妈今天是怎么变丑的。你妈妈变丑的原因,一天你在楼上,她在后院晾衣服。正当她在后院晾衣服时,火烧着了房子,有人跑来告诉她。而你在小房间里,被火焰困住。大家都叫喊:’呆在外面!呆在外面!’但她不肯呆在外面;她扯掉身上的围裙,冲过火焰,把你抱起来,包在她的衣服里。她冲出来,被烧得满身疤痕,就是这个使她今天变丑了。你漂亮的原因,是因为她变丑了。她变丑了,好让你能漂亮。你是要告诉我你以自己的妈妈为耻吗?”

70

弟兄,今天我想,当需要一样东西,不是知识的东西,而是需要神的爱把基督送上十字架,不光彩、羞辱地死在那里。你是要告诉我五旬节派教会或其它任何教会要拒绝神的真爱吗?“我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带来救恩。”如果你宁可说:“圣滚轮。”只要神的爱在我的心里,就让我们那样举止。当然,没关系。

哦,弟兄,神赐下圣灵、神的爱管理教会,不是聪明、教育,而是爱。恩赐进入教会里,但它不管理教会。是爱管理教会。“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他的爱驱使他那么做。当爱被驱使时,至高的恩典就投射它的对象。愿我再说一遍:当神的爱投射时,恩典就产生它的对象。神太爱世人了,至高的恩典就向世人投射了一位救主。是的,确实是。当你太爱神时,至高的恩典就向你投射圣灵的洗,使你活着并有爱心,成为真基督徒。
71

有一天……只是一个思想。几千年前,这个古老的地球还只是大堆的火山灰,上面没有一点生命,只是火山灰。神,伟大的圣灵,逻各斯从神出来。我们称之为圣灵。当他从神出来,到了地上。

听着,安静地坐一会儿,好吗?一会儿我就结束。我要你现在真诚地思想。知识要这样做吗?想一想。你的宗派要这样做吗?你的人格要这样做吗?还是圣灵要这样做呢?
72

我要问你一件事。当这里是大混沌,什么也没有,只有裸岩,火山岩已经冷却了。地球躺在那里。圣灵出来,像母鸡来到窝里,开始在地上孵育。他开始孵育。“孵育”这个词的意思是“柔声细语,示爱,像母鸡对小鸡一样喀喀叫”,孵育。圣灵开始说话:“要有,要有……我能注意到,遍地什么也没有,但我们的身体躺在那里。

我们受教导说我们的身体来自地球。我们是由十六种元素组成的;就是石油、宇宙光、碳酸钾和钙等等,十六种不同的元素。那是身体。我们怎么让身体这样建造呢?我们吃食物。每天我们摄入食物,就有东西死去。如果你今天吃饭,某个东西必须死去,让你能活。每次……因为你活着,某个东西就死去,因为你活着。如果你吃牛肉,母牛就死了。如果你吃羊肉,绵羊就死了。如果你吃鱼,鱼就死了。如果你吃面包,小麦就死了。如果你吃马铃薯,马铃薯就死了。如果你吃豆子,豆子就死了。不管是什么,它是个生命。我们只能靠死去的物质活着。
73

呐,听着,我的弟兄,我要问你一件事。如果需要……如果需要死亡才能形成生命,更何况某个东西必须死,好让我们能再活、不死呢?更何况是这样呢?不是聪明传道人的方法,不是天主教的神甫,不是拉比,而是需要主耶稣基督的生命,献出他的生命作……赐下圣灵,好让我们能再活。基督说:“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约14:19]我要你想一想。注意。某个东西必须死去,让你天天活着。某个东西必须死去,让你永恒活着。不是你的知识,你对此什么也不能做,而是接受神所赐的永生。

74

现在留意圣灵,当他孵育时,哦,像鸽子一样柔声细语。他在地上柔声细语。首先你知道,我开始注意一些石油在那边聚集。那是什么?让我们看看。石油,一些钙,一些钙聚集,还有一些铁。发生什么事?一朵美丽的复活节小百合花从地里冒出来了。那是什么?圣灵孵育,柔声细语,“凡劳苦担重担的……”小百合花……

父从上面观看,说:“那很漂亮,只管继续孵育。”不久,青草出现了。不久,树出现了。不久,飞鸟从尘土中飞出来了。不久,动物从尘土中出来了。接着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人出现了。那是什么?圣灵孵育,不是教会,是圣灵。
人出现了。神说:“他看起来不好。”所有……女人不在原本的造物中;她是男人的副产品。神把他的东西放在手术台上,从亚当的肋旁取了一根肋骨,造了一个心上人。夏娃和亚当手挽着手,走过来。首先你知道一阵大风吹来。夏娃说:“哦,亲爱的,那风……”
亚当说:“住了吧。”风便顺从了他;他是神的一个儿子,哦,哈利路亚!
75

哦,我可能举止癫狂;我不认为我是。但是瞧,弟兄,我里面有样东西,当我想到这些事……哦,当我想到它,老年又有什么关系呢?任何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注意。过了一会儿,传来了一声大吼。夏娃不可能害怕。那是谁呢?狮子利奥。亚当说:“利奥,过来这里。”他拍着狮子,好像拍小猫一样。老虎希塔过来。他们走过……哦,这是一个伟大的乐园。
过了不久,亚当说:“现在不是打开电视的时候,亲爱的,太阳要下山了。这是我们去敬拜神的时候。”哦,神啊。这是我们去敬拜神的时候。“不是”我们下去听琼斯博士,我们下去听比尔·伯兰罕或其他任何人。“而是”我们上去敬拜神。“上去,不是在一个高大、螺旋形的地方,他们去到了树下。一道柔和的光降下来,逻各斯,圣灵,基督,受膏者降下来。你说:”孩子们,你们喜欢呆在主你们的神把你们放在的地上吗?“
“是的,父啊,我们将一切的赞美归给你。”神降下来,亲吻他们的脸颊,让他们祷告完后躺下睡觉。
76

你注意到晚上走进卧室是多么美啊!我对待我的小儿子,跟小约瑟和我妻子站在那里,我们把他放在床上,从他脸颊这边亲到那边。我会说:“孩子他妈,你知道他的眼睛有点像你的吗?”

她说:“是的,他有点提醒你,他嘴巴的形状等等。”那是圣洁婚姻的画像。
当神俯看亚当夏娃时,看到他们跟他相像,因为他们是照他的形象造的,他亲吻他们,他伟大的心该有怎样的感受。
77

不可能有伤害临到。老虎躺下;狮子利奥躺下。没有东西会伤害。后来罪出现了,弟兄。罪毁坏了那美丽的图画。夏娃本来不需要蜜丝佛陀化妆品来修饰自己美丽的脸庞。不,先生。那是神,永恒生命的红润在她里面使她美丽。她本来不需要有修指甲油等等,像她们今天做的。把你带到那个地步的就是罪。

弟兄,我告诉你,每个男人、女人……那是为什么呢?我们吃饭,更新我们的生命。当我们到了……我问医生,说:“医生,每次我吃饭,都更新我的生命吗?”
他说:“没错,伯兰罕弟兄。”
我说:“那为什么我跟十六岁时吃同样的东西,我十六岁时吃饭,一直变得高大、强壮,我现在吃同样的东西,却一直变得更老、更软弱呢?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说:“如果我将水从水壶倒到杯子里,水满了,出乎意料,我越倒水进去,水就越低。用科学方法向我解释这事。”
他说:“伯兰罕牧师,那无法解释。”
我说:“不,可以解释,医生。对不起,但圣经这么说。’按着定命,’人人都要符合那个定命。”但是弟兄,在可称颂的复活中,每个皱纹和每个老年的记号都要被除掉。那是罪的记号,这一切的……罪要被除去。哈利路亚!我们要在那里永远年轻。
78

那天我妻子对我说;我正在梳我剩下的几根头发。她对我说:“比尔,你变秃顶了。”

我说:“亲爱的,我一根头发也没有失去。”
她说:“亲爱的,什么?”
我说:“我一根头发也没有失去。”
她说:“它们在哪里呢?”
我说:“亲爱的,让我问你一件事,你回答我,然后我就告诉你。”
她说:“好的,亲爱的。”
我说:“在我得到它们之前,它们在哪里呢?它们在某个地方。在我得到它们之前,不管它们在哪里,它们正在复活中等候我。”哈利路亚!只有……是的,弟兄。是的,弟兄。
79

呐,瞧,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如果需要圣灵才能将你从地里孵育出来,你从地里出来,现在你在这里,长成了一个有智力的人;呐,如果你没有任何的选择,圣灵就把你造成了今天的你,起初他将你从地里领出来,何况末日他要叫你复活呢,即使你的身体被从东散到西?

记住,起初圣灵开始孵育时,你们的身体就躺在这地上。如果不是,它是从哪里来的呢?你是钙、碳酸钾、宇宙光、石油,是地上的生命。神把你拼在了一起。别的东西无法做这事。你无法把碳酸钾、钙拼在一起,造成一个人。需要神生命的圣灵进入人里面,使他成为他。
80

我的朋友们,不要被欺骗了。神不是在知识上经营他的教会。那是圣灵孵育,竭力说:“你爱我吗?你相信我吗?”如果我没有任何的选择,他就使我成为现在的我,何况他要用永生来归还我的生命呢。如果我向他孵育,说:“是的,圣灵,我不管世人说什么。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何况他在那伟大的日子留意钙和碳酸钾呢?他会说话,那身体一下子就回去了:当不死的生命出现时,头上的每根头发,在我身体里的每一点力量都回去了。是的,弟兄。神把照看教会的工作交给了圣灵。

81

瞧,圣经说:“污鬼离了人身,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回来发现不一样了。这就是问题所在。当那污鬼回到老地方时……听着。我可能是有点啰嗦,但你还有很多时间。

听着。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你过去常去跳舞,看电影,坐一整夜。听着。这是永生。
82

你有上下起伏的原因是当污鬼出去了,你就走到这个地步为止;你有了一个新心或什么的。你有面子要顾;你有东西要做作,外面的一点东西。当污鬼回来时,他发现你仍然生活在旧的锡罐巷子里,还有一切的脾气和一切的冷漠等等。但当圣灵进到那里时,神从天上降下他的大型推土机,把那东西翻了个底朝天,铲除了这一切,修成梯田。你知道,因为他在那里,那里就不再有锡罐;那里就不再有憎恨;就不再有恶毒。他发现一座大宅子,圣灵住在里面。因为他在那里,他的同在在那里,从梯田的各处带出美丽的花朵,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良善的花朵。那不再是猪圈;而是圣灵居住的地方。哈利路亚!

哦,我必须停下来,弟兄。我感觉到……我现在又要讲道了。我觉得太好了。是的。
83

弟兄,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今天这教会需要的,是再回到神真实的地方,圣灵能在里面控制,带来仁爱和交通。听着。世人需要那个,我要告诉你。若主愿意,一会儿,我们就结束。

84

我是个猎人。你们知道我爱大自然。多年前,我常去北方的树林打猎。我偶尔还去。我在那里遇见一个好朋友,这人今天可能坐在这屋子里,伯特·考尔,一个很好的人。他是个优秀的猎人。我喜欢跟他一起打猎,因为他强壮结实。我们可以爬上那些山,走过那些地方。他有一只敏锐的好眼睛,可以观察猎物。我喜欢跟他一起打猎。让他迷路可不容易,你不可能转晕他。他知道每棵树、记号等等,要去哪里。一次我们上去那里,我上去……他是个好人,一个优秀的猎人,却是个内心残忍的人。哦,他心里太恶劣了。他杀幼鹿只是为了取乐,因为他知道我是个传道人。我说:“伯特,你不为自己那样做感到羞耻吗?”

“噢,”他说:“传道人,管好你自己的事吧。你太胆小了。”
我说:“伯特,不要那么做。”
呐,如果主允许你打一只幼鹿,那没问题。那是你的事。亚伯拉罕去吃一只牛犊,拿给神吃。是的。那没问题。但不是杀整群的鹿……
85

他实在是卑鄙。一年,我上去那里,他给自己做了一个小口哨。他可以把口哨吹得像幼鹿在叫一样。我一生从未听过任何东西如此模仿或逼真。我说:“伯特,你不会用那个,是吧?”

他说:“噢,走吧,传道人。那就是你们这些人的问题;你太胆小了。”
我说:“伯特,你应该感到羞耻;你不会那么做的。”
我们走进树林里,打了半天多的猎,没看到踪迹或任何东西。我们蹲下来;那里有一块开阔地。我注意到他伸手到口袋里,掏口哨。我想:“哦,不,你不会那么做的。”他吹出了尖叫声,听起来像一只幼鹿在叫。突然,在对面的地方,一只美丽的大母鹿站了起来(那是一只母鹿)。它站了起来,我看见那对亲切的大耳朵,棕色的大眼睛。它离我不到三十码。伯特抬头看我,笑了。我想:“哦,伯特,不要那么做。你不会那么做的。”
86

我能看见母鹿走出来,它昂着头,漂亮的动物。那是什么?是什么使它走出来呢?它里面有东西,是母爱;孩子叫喊。它走到开阔地。它本来不会无缘无故地那样做。但那是什么?气氛紧张。它是一位母亲,它控制不住。孩子在叫,母亲的直觉在它里面带领它出来。它想要找到那孩子。我看见伯特端起枪,把控制杆拉到后面,将子弹装进枪管里,端起来复枪。哦,他是个神枪手。我想:“神啊,不要让他那么做。”那位母亲在那里,像那样展示那种爱,他怎么能这么做呢?控制杆在那里咔嚓一声,来复枪上的枪栓落下去,我看见他把枪端平,瞄准仪上的十字准线对准了那位母亲的心脏。我知道一秒钟之内他就会将母鹿的心脏打飞。

我想:“哦,你怎么能那么做呢?他怎么能那么做呢?”我想:“哦,我不想看见这事。”
87

过了一会儿,一秒钟后,母鹿发现了猎人。它受惊了。它竖起大脑袋。它跑了吗?没有。为什么?有个孩子在困境中。它必须找到那孩子。虽然它的心脏会被打飞,但它必须找到那孩子。孩子在困境中。为什么?这不是母鹿在表演什么事,好像教会想要做的。这是它里面的东西。它是个母亲,它必须找到那孩子。它开始走出来,眼睛盯着猎人。我看见那枪管垂下来。我想:“神啊!”我转过头去一会儿。我没有听见枪开火。我想:“出什么事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转过头来看。当我转过头来时,我看见来复枪管像这样下垂。

伯特转过身,看着我。他把枪扔在地上,抓住我的手,说:“比尔,我受够了。我再也受不了了。”他说:“比尔,祈求神赐给我一颗基督徒的心,像你得到的一样。”我不再想那样了。就在那块地上,我带领那个冷酷的人归向耶稣基督慈爱的灵。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察看这事。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看见了真实无伪的爱的表露。
弟兄姐妹,教会今天需要的是表露,不是做作,不是知识教育,而是表露,在你心里表露神的真爱。
88

让我们低头,我们想到其它的……那是什么?也许你做教会会员已经很久了,但你真的有……你说:“我必须放弃这个吗?我必须做这事吗?那是你运作的方式吗?那是知识。但你里面有一样东西吗?你里面有一样东西,你心里有神的真爱吗?如果没有,为什么你今天不接受它呢?为什么你要接受一个替代物呢?你必须知道的一切,你是基督徒,因为你属于教会吗?你必须知道的一切,你是基督徒,是因为你叫喊了吗?你必须知道的一切,你是基督徒,因为你说方言了吗?我相信这一切的事,但我见过巫婆和巫师说方言。你所要相信的一切……也许你手上有油,或血淋淋的脸,或类似的事,认出你是个基督徒。你所得到的就是那些吗?弟兄,你可怜。是的,为什么你不接受真实的……当五旬节的天空充满了真实的东西时,为什么要接受一个替代物呢?

89

“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神迹必不再有。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但当那完全者即爱来到时,爱是恒久忍耐。” 永远不变永远坚定,天使圣徒颂扬。诗人无法写下它来。没法解释它。

90

呐,当你仔细思想时,你心里真的想要神的真爱,而你还没得到它吗?呐,要对神诚实。作为神的仆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带你到全能神的面前。如果你里面有一个污点,你是真诚的,我祈求神今天下午把它除掉。你真的知道你缺少那个经历吗?你愿意向神举手,说:“神啊,奉基督的名,在我心里赐给我那爱。”神祝福你。很好。哦,到处都是。

“我想要基督徒的爱表露,像那只鹿有母爱要表露一样。我要基督徒的爱以这样的方式表露,直到它赢得其他人,不是我的情感,而是基督徒的爱。”
真神之爱何等丰富!
伟大无限无量,
永远不变永远坚定,
天使圣徒颂扬。
91

你真的想要它吗?如果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如果你有……我不在乎你是在阳台或你在任何地方。不要看时间,弟兄。不要认为因为是四点或四点多了,不要想那个。想想永恒是什么。如果你还没有那个,你相信神垂听我的祷告,使残疾的行走,瞎眼的看见。那只是一个祷告;就是这样。但如果你相信我……那会帮助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你想要那种的经历……我想可能两百只手或更多的手举了起来。我要你走到这里,跟我站在一起。我想跟你握手,跟你一起祷告。当我们唱“像我这样”,如果可以,请你下来。好的。

像我这样,(哦,就是这样。)你仍恩待,
洁净,释放,(从阳台出来。)赦我罪债,
因我真心信你应许,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像我这样,罪恶满盈,
不再妄想自我洁净,
惟你宝血使我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