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310A 洗耶稣的脚

1

…….. 在灵里被领到教会,找我为他祷告。主怎么做到的!没有人知道我要去那里—鲍尔弟兄自己也不知道。我们只是觉得被带领去那儿,主就在那里。昨晚一个年轻的天主教男孩在台上被告知脑部有一个肿瘤,而且……医生说他快死了。他是如何在台上接受祷告的。今天早上他不知怎么地被带到了那个地方。我们有一段美好的时光。

呐,你们这些全福音的人,很多人不理解……刚才举手的是那个男孩吗?那个印地安男孩。是的,弟兄。神祝福你。你感觉好点了吗?你觉得…… 那非常好。那很好。我们为此而感谢神。所以,我们只是全心地盼望、信靠并且相信,你和你可爱的小妻子,还有你的宝宝能够进去,为主耶稣的大能作见证,这是我们真诚的祷告,也是我们所信的。
2

现在,我刚刚听了这位浸信会的弟兄讲到他所经历的。对你们这些全福音的人来说,你听到有人作见证—可能觉得并没有什么。当然你会感激他的。但我知道这小伙子站在哪里。我也是从同样的苦难中走出来的。我知道带着真正的信心,带着圣灵的洗走出来意味着什么。我记得当我去告诉他们我领受了圣灵时,他们是怎么对我说的。

戴维斯博士对我说:“比利,你需要休息。回家去吧。你有些不对劲。” 说:“你做了一个噩梦。”
我说,“我见到了一个天使。” 是的,先生。
他说,“你一个只受过小学教育的人要去世界各地传福音 ?”
我说:“他是这么说的,这也是我要做的。” 而靠着神的恩典我这么做到了。
3

听着,你知道这里的小伙子需要一只胳膊和一只手。所以弟兄,你把它给他。他现在真的需要。要有人带他进来。他已经从那里出来了,为神的完全而站稳,相信圣灵的洗,相信耶稣基督和神迹奇事和迹象。他出来了就是我们的弟兄。呐,让我们告诉他我们是他的弟兄,感谢他。神祝福他,是我真诚的祷告。

呐,我听说那个小女士马上又要当妈妈了,像这样的被驱逐,让他担忧,不安等等,什么都有。而且他有神经紧张症,胃病。他今天早上祷告。我肯定神听到了。主祝福他们就是我对这位女士的真诚祷告。她也是从苦难中走出来的,从一个歌剧演员下来做神的仆人。我真为她高兴。我祈求神丰富地祝福他们。
4

我猜想,市长已经给我寄来了城市的钥匙。吉恩…… 奥特罗弟兄,我刚才看到它放在那里,我想它可能是打开这城市的钥匙。我不知道。我想应该不是的。但我想要的是打开经文的钥匙,圣灵。

5

呐,今天我们有一个小戏剧,是主为今天下午的安排放在我心里的。我要你们真正安静一会儿,听一听。

呐,若主愿意,我们要尽早的结束,以便那些今晚能回来的人……呐,我明白,他们中的一些人把这个看作是闭幕聚会。城里的许多陌生人也想在今晚聚会。如果你的牧师希望你今晚在你的教会,并没有取消,那今晚在你的岗位上就是你的职责。没错。没有人应该离开自己的教会。你有你的教会……。
呐,当这一切都结束时,我们希望你回到你的教会。如果可以的话,要正确地做一个更好的基督徒,所有参加聚会悔改信主的,试试附近的人。拜访他们,带他们到你的教会来与你交通。那是复兴的目的。与那些得了医治的人一同欢喜。在你的祷告中要永远记念我。
6

呐,我们今天下午的故事似乎出了点问题。当我们看它的时候,似乎有一种不正确的声音在说话。这些法利赛人怎么可能爱耶稣呢?他们恨他。瞧,他们与这个叫耶稣的人毫无关系。他撕毁了他们的教会等等。哦,他们敌视他。

这个法利赛人怎么会请耶稣到家里吃晚餐呢?你知道的,通常我们会邀请喜欢的人和我们一起吃饭,比如说一些你很欣赏的人。彼此吃饭是有原因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主的晚餐。是为了在主的晚餐周围来交通,这就是为什么它对我们很有意义。
但是这个法利赛人怎么会邀请耶稣到他家里去呢?像这个老旧的邪恶世界说的:“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有某种自私的动机。
7

“法利赛人”这个词的意思是 “演员”。法利赛人这个特定的词的意思是 “一名演员”。演员是模仿者或扮演者。跟我们现代的“伪君子”这个词很吻合。一个演员,一个模仿者,某个努力想要成为的……人。就像阿普肖议员常说的那样 “当你想要成为某种你不是的东西的时候。” 这位已故的国会议员,在轮椅上六十六年后在我们的聚会中得了医治。他曾经说过:“不要成为你不是的那个人。” 这是南方人的说法。

但这个法利赛人邀请了耶稣。呐,他们彼此并没有交通,所以一定有某种自私的动机。他们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8

你知道,我们中年男人,有一些共同点。我们喜欢和同龄人会面,交谈。

当你看到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围着奶奶转的时候,就有问题了。奶奶家肯定有一袋糖放在哪里。她们的年龄相差太多了。不可能有共同语言。小孩子有共同的东西。他们互相说着对方的语言,谈他们的小推车,谈他们转圈的上衣;还有那些小男孩。圣经在以赛亚书中说:“小孩子在街上玩耍。” 他们有共同的东西。
年轻的女士,她们有共同的东西。她们喜欢聚在一起,谈论自己的男朋友,你知道,还有……。她们有共同话题。而其他的女士们,你知道,她们有共同点。她们喜欢见面交谈,见面交谈。所以,她们有共同的话题。是的,男人也一样。
城里的基瓦尼人,他们喜欢聚在一起。吃个小正餐,聊一聊这个城市的生意,如何周济穷人,还有一些应该做的小事。基瓦尼人有共同的东西;各旅店……
基督徒们有共同的话题。这就是我们今天下午在这里的目的。我们有共同的话题。我们有一些我们都感兴趣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会在公园里或在高速公路上。但我们有共同的东西。我们想谈论耶稣,因为今天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就是主耶稣。我们到这里来,根本不是为了让人看到。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谈论耶稣。我们是围绕着他的话语,和他的子民来交通。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9

但是,这个法利赛人怎么会邀请他所恨恶的耶稣下来,与他共进晚餐呢?我想,那一定是在下午很晚的时候,正好太阳下山。太阳落山了。耶稣很累。他已经讲了一整天的道,也许,说话的声音嘶哑了,他的脸被巴勒斯坦的阳光直射得发烫。

而当我们的故事开始时,我可以看到一个年轻人,全身都是汗。他的腿上满是汗水和灰尘。他站在那群人的外边,他们挤着耶稣要听道。
10

你知道,我听到过许多好传道人讲道。我真喜欢听良好的讲道。我没有这个荣幸来做好这工作,但我喜欢听一个懂得真道的好传道人。哦,听到他所说的话,肯定会是非常的激动。只要耶稣说一句话,就会使我们的心激动,超过我们所听到的任何声音。

那么人们一定是非常渴望听他的道的。当我们往下观看时,我看到这个年轻人,累了,因为快跑而颤抖,全身都是汗水,他踮着脚尖站着,伸着头去看。“哦,” 他说,“那是他。那就是他。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人这样说话。”
你看,他被派出去了,被他伟大的、富有的牧师派去寻找耶稣。当他找到他的时候,一定是松了一口气。他已经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发现他不在那里;他本来要到别的地方去了。
11

但是,几天前,他那有钱的师傅,住在另一个城市,是那个城市的大人物。他有很大的影响力。人们对他也很尊敬。我可以看到他……。

呐,这些法利赛人离成为穷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中的一些人非常富有。他们收取了什一奉献、有祭品和祭祀的分红。他们是有钱人。受人尊敬。他们必须过着诚实的生活,作为城里的神职人员受人尊重。
但我可以这样说,有了这些,这都是好的,但如果你的心与神没有相配,你在神的眼中什么都不是。无论你多么虔诚,多么受人尊敬,你有多么好的名声,你多么诚实,在神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12

我们正在观看这个法利赛人。我可以看到他在他家的大走廊里走来走去,“我是这个城市的某某博士。你知道,我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市民。我所说的就是法律和秩序。我是个大人物。” 圣经上说当你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弟兄,当一个人认为他比别人好一点点时,你就走出去了。没错,我们在神眼里都是一样的。富人,穷人,棕色人,黑人,白人,黄种人,不管我们可能是什么人,我们在神面前都是平等的。
这个自以为是的法利赛人在地板上走来走去,说:“你知道,我相信我会在这里举办一个盛大的派对。你知道,如果我能办一个大派对,吸引所有的人谈论它,我可能会上到报纸的头版或社会专栏,”(如果有这样的东西)。
13

呐,当我们把这戏剧化的时候,我们要用到一些名字等等,这似乎有点奇怪。但是,为了得到这些原则—就是我要你们听到的信息。

当这个法利赛人在他的地板上走来走去的时候,他想:“呐,如果我能做一些事情,能让人们知道我是个伟大的人。”
我们今天看到同样的事情:人们想做一场秀,让外面的人看,让人认为他们很大。他们想要最大的聚会,或者最大的这个,或者什么……穿得更好的人群进入他们的教会。最大的教堂,最高的尖塔,最好的长椅,大的东西。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更多的神,而不是那么多的世界。“凡自卑的,必升为高。” 首先必须要谦卑。
14

我们看着这个法利赛人在地上走来走去,他想:“哦,巴不得我能想到一些方法,呐,我可以让一个人去抽奖。巴不得我能想出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我能用它来一个大型的表演。”

突然,我看到他搓着他的小胖手,把他的手放在他圆鼓鼓的小肚子上,他说:“哦,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正是我的想法。我不仅要在城里的人面前伟大,而且要在其他法利赛人、城里的牧师中也很伟大。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要派人去邀请那个叫拿撒勒耶稣的人,那个圣滚轮。我要把他请到这里来,揭露他。
“因为法利赛人列文斯基前几天刚告诉我,他知道他不是什么先知。我们知道他不是。我们知道他只是在骗人。所以我相信我会派人去请他下来。等我把其他的法利赛人都叫来的时候,我们就会揭穿他。我知道当州长老会和所有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把他干掉的。如果我能让他来就好了。哦,如果他能来,那就太好了。
“信使,过来。到处去找,找到这个加利利的先知(所谓的),叫他到我家里来,我在这里铺个大摊子。我会给他吃好的。他肯定吃不了多少,我确定。但如果他能下来,我一定会给他吃得很好的。叫他下来见我。”
15

瞧,作为信使,他这样做了,他走遍整个地方,我们发现他在这里看着,他的心一定是满意的,当他说:“这一定是那个人。” 我不相信任何人见过耶稣会不知道他是谁。他和其他的人不一样。

当信使……他注意到每个人都在耶稣周围挤着,他们围着耶稣的时候,太阳刚刚落山,他就从人群中挤过去,他撞上了围着主耶稣的队伍。他跌跌撞撞地撞上了一个人,开始冲破队列。
有一位绅士把手放在他身上,说:“先生,你不能进入队列。我们的夫子刚刚讲完。哦,他太累了。对不起,我们不能让你进去。” 这伙计是谁?可能是腓力。
他说,“但是,好心的先生,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给他。我必须要见他,因为我主人让我带了消息,我已经穿过加利利追赶了他好几天;现在我已经找到了他,我必须这样做,先生。我很累了,我很疲倦,但我必须去说一句话。你能不能帮我去他那里?”
16

我可以听到腓力说:“当然可以。我一定帮你把话带到。” 我可以看到腓力拉着他的手,走上前去,说,“夫子,这个年轻人说他有一个从他的主人来的消息,你能不能抽出一点时间对他说话呢?”

我可以看到耶稣低下头,“好的。” 从来没有人问耶稣任何事情,却不得到答案的。他总是愿意回答。
信使看着耶稣,他知道自己站在耶稣面前,就把邀请函给了耶稣,告诉他,他的法利赛主人希望见他。
哦,我可以看到一个大块头冲上来,名字叫彼得。“不行,主啊!当然不可以!你不能和他们这些人有关系,某处的柴堆里有只兔子。他们一定有阴谋。你太忙了。你的日程表要求这样那样,这样那样。你不能去见那个法利赛人。毕竟,他们对你没有用处。你看他们是怎么对待你的。你不能去见那样的人。”
17

但是,你知道,他是神的道。寻找就被寻见,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什么状态。我可以看到耶稣很有礼貌地对那个年轻人说:“去告诉你的主人,我会在这样那样的日期到那里去。我一定会在那里的。”

“寻找,就能寻见。叩门,就必开门。祈求,就必得着,因为凡是祈求的,就必得着。每一个叩门的人,都会对他打开。凡寻找的,就寻见。” 哦,巴不得我们能用这样的信心去寻找他,叩他的门,相信他必垂听并应允。
可是那个信使,一听到说耶稣会在那里,哦,他太兴奋了,他转身就急匆匆地走了。他怎么能这样做呢?想想看,他正站在谁面前!哦,我真希望我能取代他的位子。他被主人的指示冲昏了头脑,他没有认出自己是在神的面前。
18

我认为这很像我们今天的信使,我们的传道人。我们是如此被我们的教派,我们的小团体辖制着,以至于神在我们的面前时我们无法认出来。哦,我希望我能像这样去见他。我希望我能来到他面前,和他交谈。在我提出一些属世的祈求之前我就会趴在地上说:“耶稣,请怜悯我。”

也许那个信使并没有意识到有一天那将成为他的审判。我们也是这样。我们被一些小派别,我们彼此不能认同的东西,还有别的小事情完全吞没了,以至于我们无法认出来在我们中间的神。我们就是这样做的。这太糟糕了,但我们做了。
然后,我注意到,当他匆匆离开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因为他脑子里有其他的事情。哦,他以为他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因为他找到了主人派他去寻找的人;却不知道他做了一件最差的事情:在基督面前,却没有敬拜他,没有祈求饶恕,没有祈求怜悯。
19

注意,他急忙跑回去,告诉他的主人:“我找到了他,他答应会来的。” 哦,这让那个小胖子法利赛人多么高兴啊。

呐,他说,你知道,“那么,让我们来为宴会做安排。我要把我所有的桌子都摆在这个大露台下,那时候葡萄就成熟了。”
如果你曾经去过东方,到过东方国家,他们真的很会做那些我们称之为装腔作势的事情。而且那里没有中产阶级。不是富人就是穷人。富人什么都有,穷人什么都没有。
他要怎么烹饪食物,怎么烤羊肉。外面的人如何站在周围舔嘴唇等等—却连一口都吃不到。但他能做到;他很有钱。他可以装样子。
20

呐,让我们看看他,他的心情很好。他为这次造访做好了一切准备。在他准备好一切之后,耶稣要出现的日子终于到来了。他有足够的自信相信耶稣会来。

所以,他把他的羊都杀了,还有他的牛等等;最好的厨师—哦,我的天,他们是多么的会做菜。他们可以烧烤那羊肉,我告诉你,肯定很美味。在外面这个大转轴上烤那些大块的肉,一英里外你都能闻到香味。
哦,他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我可以看到他把地板都重新抛光了一遍,还穿上了最好的袍子。他已经发出了所有的邀请函,邀请他所有的牧师朋友,所有的人,要他们都进来看看。而最大的笑话是,他们会请到耶稣在那里。那是个大玩笑。当他们吃完了之后,要从这人身上得到一个美好时光。
他们还有……这些法利赛人有很多 “奴仆”。你在这里称他们为 “服务生”。他们有仆人帮他们做想做的事情,每人都有一个小仆人来做事。马棚为那些坐马车来的人预备了,把马匹安顿好。一切都就绪了,为即将到来的盛宴做准备。
21

接着我们看到,过了一会儿,上来了一辆大马车。马匹被一个马夫迎在外面……然后这个法利赛人就出来了,他获得了欢迎,门口有一个仆人在那里欢迎他进来。门口有一个小地方,这个法利赛人做的第一件事……..或者说,这个访客……。主人预备了这个小地方是为了礼貌,要为客人洗脚。

在那个时代,大多数的巴勒斯坦人,他们……他们互访的方式和他们的交通方式是通过步行。当他们走路的时候,他们有……巴勒斯坦人的衣服有一件内衬,然后在那外面罩一件长袍。巴勒斯坦的衣服是到膝盖的,他们走路的时候,袍子这样一掀,就把尘土卷起来了。尘土与四肢上的汗水使尘土粘住了。他们走在动物们走过的尘土飞扬的道路上。而沿路的动物留下粪便等,混在了尘土中。当这些尘土扬起,沾到腿上的时候,就会因为汗水而粘在腿上。当他们走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气味,就像在马厩里一样。因此,他们这么来做客的是不体面的,因为他们散发出从道路上而来的气味。
22

所以,我们在圣经里读到过洗脚的故事。在所有的仆人当中,工资最低的仆人,就是洗脚的,因为他要洗人的脚。当客人来的时候,他坐下来,在进去小厅或小走廊里之前的第一件事就是……那时候他们穿的是凉鞋。他会脱下他的凉鞋,接来一些水,把自己的脚和腿洗得非常干净,把路上的臭味都洗掉。然后他这样做的时候,把他的凉鞋摆好,把它们擦干净。然后主人的礼节是,给他拿过来一双布鞋,他可以在他的家里穿着。于是,他就穿上布鞋。呐,他的脚已经洗干净了,现在他已经穿上了布鞋。

接下来,他会进入到下一间屋子,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拿着一些香膏和油。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无论对男人和女人,巴勒斯坦的阳光直接照射在脖子上,把它晒成褐色,脸上也是。我想这比亚利桑那的情况还要糟糕。所以,当他们进来时,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他伸出双手,他就给他一些油,在他的手上涂上油,涂在他的脸上,涂在他的脖子后面;然后他给他一条毛巾,把油擦掉。
23

当他把它从脖子上和手上擦掉的时候,那油有一种香味,一种好闻的味道,一种真正的香味。它是什么呢,它是用某种小果子—玫瑰的果子做的,它已经……花瓣掉落之后,就会留下一个小果子。而这个果子是阿拉伯特有的,非常昂贵。他们把这个果子压碎了;压碎了以后,就把它里面的膏弄出来,放在这个油里面。如果没有这个香膏掺在这个油里面,这个油就会变质。

呐,我想示巴女王带了很多的那个—有时候叫乳香。他们把油给了他们,他们用油膏抹自己,然后再擦掉,他们就在脖子后面有这种的香水味道,真的很好闻。
于是,他们洗了脚,穿上了一双柔软的凉鞋……。还有,哦,他们在地板上铺了那些大大的进口波斯地毯。他们真的很有钱。如果你还留着这些……走进去的时候。还是那双很脏的脚,还那么臭,如果你进了他们的家,你不可能会觉得很自在的。但是他们会把你整理好,让你有家的感觉。然后当你被膏抹了的时候……。
24

于是,接下来要做的事,你就能准备好去见主人了。接着,你走进房间,你……过来,小弟兄。我给你演示一下怎么做。见主人的时候,他们这样牵手,亲吻那边上;这样牵手,亲吻那边。 [伯兰罕弟兄和一个弟兄来演示。] 谢谢。这就是亲吻:表示欢迎。你还记得圣经上说:“用圣洁的吻迎接弟兄 ”吗?就是这个意思。他们互相亲吻对方的脖子,脖子两边。

那么,当你的脚被洗过了……。呐,你不会愿意带着那双脏兮兮的……..满身汗水,路上带来的臭气去见主人。你也不愿意留着那么一双脚坐在他的会客室里,几乎都是泥巴,带着动物的粪便,灰尘等等,你的衣服下沿儿沿路粘起来的粪便。你闻起来会很臭。所以,他们给洗掉了这些,他们给你抹油,你就被洗干净了。
当你去见你造访的那家主人时,他吻了你,这个吻是一个欢迎的吻。你见到主人的时候,你并不尴尬。你不尴尬,因为你已经做好了见主人的准备。
25

哦,巴不得我们有时间回过头来,去讲讲福音的含义,但我们没有。我们必须继续讲我们的小故事。神怎样预备他的教会来迎接他:那才是真正的属灵意义。

当主人进来的时候,见到客人,他就亲吻他。如果主人亲吻他,那么他就是弟兄了。屋子里的任何东西都是属于他的。直接走进去,坐在沙发上,到冰柜里拿你想吃的东西。弟兄,真的……那就是你的家了。如果主人亲吻了你,你就是受欢迎的。但如果他不亲吻他所邀请的人,如果他不亲吻他们,那他们就是不受欢迎的。但是当他亲吻了他们,就是给了他们欢迎。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在圣经里被教导说:“用圣洁的亲吻问候弟兄们”,那是一种团契的欢迎,瞧。今天我们握手,他们是亲吻脸颊或脖子。
26

当所有的人都被迎进来的时候,哦,他们玩得很开心。全城都惊动了。宴会在进行,烹饪在进行。而外面……,只有东方人会知道,他们是怎么站着,“嗯,多精彩呀。哦,天啊。” 但他们周围有一个栅栏。他们不能进入那些人的院子。但他们是多么想看见他们。

接着,他们就进去了。我可以看到我们的朋友,那个法利赛人,站在里面,一起碰杯,喝着小酒,大快朵颐。这个聚会似乎在顺利进行。
27

呐,我恰好看坐在角落里,没有被人注意到的,是耶稣,脚脏兮兮的,头也没有被膏抹,甚至没有被亲吻欢迎。怎么会这样呢?门口的那个仆人哪去了?他是怎么进去的?哦,我希望我能成为那个仆人。我希望我能为他洗脚。我希望我能做些什么。他是怎么做到的?耶稣坐在那里,没有洗过的脚,没有膏抹过的头,甚至没有受到亲吻欢迎。但是,哦,他们在享受美好时光。

今天世人只关心这个:玩得很开心。圣经说:“当亲吻子,恐怕他发怒”。弟兄,这个世界最好谦卑他们那颗老旧的僵硬的心。
如果总统要来这个城市(我喜欢我们的总统),如果他要来这个城市,大街上会挂满国旗。会有一支乐队来迎接他。每家每户都会有一面旗帜飘扬。市长会出动,本市最好的人会出来表示欢迎他;你愿意这样做。但他只是个人。
28

但耶稣来到你的城市,他会被认为是个圣滚轮。那末世的时候你还能指望什么呢?哦,是的,你邀请他。肯定的,但当你邀请他时,你把他带到哪里去?在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车库里,或者去地下室,说几句话。如果你早上起来举行了一个祷告会,苏西打电话约你,告诉你说:“我们去购物吧”,耶稣就会被晾在一边了。没错。

传道人,你召集你的会众祷告,卫理公会、浸信会和长老会的人,期望你们镇上能爆发一场老式的复兴,你们五旬节派也是。而当耶稣来到镇上的时候,你们却给他贴上了狂热分子的标签,甚至不愿意与他合作。是的,没错。你不会想要帮助他的。是的,先生。当你拒绝了生命之王的时候,你怎么能指望神为你做任何事呢?神啊,求你怜悯。
这个国家需要的是…… 有很多猪在打滚。它需要一个老式的清洗。传福音的人已经走遍了这个国家,人们对福音的心却硬了,甚至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了。我相信对这个国家恩典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我相信。传道、劝勉、带来福音,再也吸引不了他们了。一小群的圣徒会出来聚集,但世人却坐在一旁取笑。这就是你对待他的方式。难怪他不来造访。耶稣只到欢迎他的地方来。
29

他受了邀请就来了;但是你看看他们所行的方式。他们下去了,你们邀请耶稣来。他到你的教会来举行复兴,他刚要做点什么,你就想把这个人赶出去。你想把他从你的教会赶走。你不希望他在那里。

他可能会进来医治一个人的病,你会说:“哦,没有这样的事了。呐,等一下, 你把所有的东西都搅乱了。” 一些亲爱的圣徒变得很高兴,站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在神面前哭泣。你做了什么?“嗯哼,传道人,你看他们能不能把门弄开?” 你这个自以为义的法利赛人。没错。你以为神会带你回家去天堂。这就是耶稣被对待的方式。
呐,有人可以过来说,“那些人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帮圣滚轮。” 而你,作为一个牧师,对此一声不吭。哦,弟兄,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今天当这个不寻常的呼召,不寻常的福音,不寻常的话语,不寻常的神的能力,一个直接的福音的力量被议论,在城里被取笑—让耶稣脚没有洗脚,坐在那里。没错。虔诚的人,自称是虔诚的人,让主的福音被这样对待。他们却什么也不说,只是那么坐着。“哦,好吧,我是琼斯博士,你知道的。” 你和那个不虔诚的法利赛人没什么两样。你可能是博士,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就是这样!
30

注意,他们坐在那里,把他们的杯子碰在一起, “哦,你知道,我告诉你,我们伟大的教派正在壮大。我告诉你们,我们吸收了这么多的成员,我们做了这个,那个,或者其他的。” 而耶稣坐在那里,脚还脏着。神啊,求你怜悯。人们怎么了?

哦,男人那么会表演好像他们不注意它。而女人呢:很难找到一个足够的谦虚女人,她会脸红。我从小就没见过会脸红的女人。没错,就是这样。怎么了?美国人已经没有了体面的意识了。你们讲着笑话,把头埋在老式电视和其他东西里。难怪教会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自以为是的牧师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要说你有什么不同。
耶稣想要到你家里来。他想要医治你。他想让你爱他。但你不愿意让他这样做。他想去你的教会。但是,“哦,那是落后的东西。” 你让他退到了角落里。记住他不一定总会来。但他是如此的好。
31

你们中有些不去教会的人,你们真是羞耻。每年只去一次教会,就是在复活节的时候,去展示你的漂亮帽子。没错,

但你知道吗?神理应得到第一的位置。耶稣应该在每个人的生命中占第一位,但我们给他的是第四位。他应该占第一的位置。哦,你说:“我每天祷告一次。” 那没问题。他接受了。如果你想给他第四的地位,没关系;他会接受。你今年可能只去了一次教堂,戴了新帽子什么的,但他从来不会因此而谴责你。这就是他对我来说是神的原因。如果你想给他第四名或第五名,他会接受。你给他什么,他都会接受,但他应该拥有第一名。他应该拥有我们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东西。他应该得到我们的第一,我们最好的,我们的全部。他是配得的。
32

呐,注意。他就坐在那里,只是一朵墙花。我这样说是带着尊重而不是批评,我知道有一天我将在审判中面对他:耶稣基督在这里的很多大停尸房里不过是一朵墙花而已。没错,你们唯一用的就是他的名字。你唯一使用的是他的名字。他不能进来,不能被他的圣徒称颂和敬拜。你不会允许的。你太世俗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太喜欢别的东西了,就像老法利赛人一样。

你太沉迷于世俗的东西了。你必须留下来看 “谁爱苏西”。你必须去看 “亚瑟-戈弗雷”, 或者去买猫王的唱片,然后播放它们。并称自己为基督徒。你们会被秤在天平上,显出自己的亏欠。你们去教会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局外人什么的,不是要去敬拜。“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 如果你这样敬拜,就是枉然—不要做无益的敬拜。耶稣说这是枉然的。
33

呐,看看他坐在那里。所有的大宗教人士都坐在那里端着酒杯,做着各种交谈,而耶稣脏着一双脚坐在角落里。神啊,饶恕我吧。当我想到它:耶稣的脚很脏。哦,天哪。

这就是为什么我远离了浸礼会。哈利路亚!是的,先生。我相信我的神应该在圣灵的能力和彰显中被敬拜。是的,先生。我不相信你们那些冷冰冰的形式化的信条。他想要被爱。看看他坐在那里……无法被爱。因为他被对待的方式他不能被爱。
今天的情况也是如此。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像是神学院的鸡的牧师们,把自己孵化出来,试图把圣滚轮的脏名安在对耶稣的敬拜上。难怪你们的会众不支持它。这就是你对待他的方式。如果你肯用基督复活的大能来传讲圣经,圣徒们会在每个教会里大喊[磁带不清楚]。这不是耶稣的错,是你的错。今天他就在凤凰城这里。“圣滚轮,一群狂热分子。” 继续吧,法利赛人。你的时代要来了。
34

但注意,这城里面有一位年轻的女士。在结束之前,让我们想象一下她…… 要真正的敬畏,保持安静。这位年轻女士走错了路。她是个坏女人,也许只是个女孩,18,19岁。她是一个女人……哦,好吧,我们没有必要去细说。她名声不好。而你喜欢指责她。

但让我告诉你,弟兄。除非有一个坏男人和她一起坏,否则不可能有一个坏女人。没错。所以,不要这样轻视她。她曾是某个母亲的宝贝。我相信与其指责她,不如打开你的教会,派什么人去把她带进来,那就不会有这么多这样的人了。没错。可怜的孩子。没有人爱她。没有人关心她。社会抛弃了她,没有人要她。因此,她必须活下去,也许她尽自己所能去做了。她是个坏人。
我不会坦护她的罪。是的,先生。但我要责备的是不给她开门的教会。你不希望她出现在你的社区里。你到底是谁,法利赛人吗?是的,你不比……很多时候你比她更糟。“哦,可是我们受不了……我们的人群不会让这样的女人……我们不能让她加入教会成为会员。哦,不行,不行。” 这就是她之所以成为这样的人的原因。他们本来也是某个母亲的宝贝。肯定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基督为他而死的魂。
但你的社会太僵硬,太刻板。如果我的教会里有这样的社会,我会把他们踢出门外,然后重新从妓女们开始。肯定的。这个国家,自以为是的受过教育的白痴。没错。我这么说并不是刻薄,他们喜欢赞美人多过赞美神。耶稣说,“凡愿意的,就让他来。” 但你不想让他们来。肯定的,最后的指令是,“去找那些人”。这就是晚宴的呼召。
35

注意。这样一个小女士……或者,小女人,更确切地说……在她不道德的行为中,她不能算是个女士。女士是一个比这更高级的名字。她只是一个街头的妓女。她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哦,她那饥肠辘辘的小肚子。她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走到拐弯处,她看了看,她说:“哦,瞧瞧那个法利赛人,牧师的房子。今天主教家一定有一个很大的活动。我们溜进去看看是什么。” 于是,她走上前去,四处张望。

说:“哦,我的天。它的味道真是太好了。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小不点的孩子的时候,我妈妈就经常做这样的食物。可是,哦,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样的东西了。现在,没有人爱我。我只是一个弃儿。我走错了路……哦,我记得妈妈曾经告诉我不要这样做,可是,哦,妈妈死了,爸爸死了,没有人照顾我。我和一些坏女孩混在一起。我就成这样了。”
她看过去,她踮起脚尖。她向上看。她看过去,那里所有的牧师都在碰杯,哦,谈论着正在进行的伟大的事情,以及他们的新成员,等等。她宝贵的眼睛看了看角落里。她停了下来。
36

她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人。那是谁啊?哦,是那个加利利的先知。哦,我一直想见到他。但为什么他们不搭理他呢?”

呐,他的门徒没有被邀请。他们坐在外面。只有他被邀请。你必须受到邀请。
她看着;眼泪开始从她的脸颊上流下来。她擦了擦眼睛,又看了看。她说:“就是他,你看,他的脚很脏。看看他干枯的嘴唇,还有他头发和脖子上的灰尘。哦,他们没有让他变得可爱。” 这话在今天是多么的真实。“他们没有让他变得可爱。”
哦,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跑到街上去了。 她从街上跑到小巷里去。她跑上了摇摇晃晃的台阶,上了台阶,打开门锁,进去了。
“哦,”她说,“不,我不能这样做。我就是不能那样做。我一定是在做梦。” 她又揉了揉眼睛。“我做不到。哦!” 然后,她伸手去小柜子里面, 她有一些攒起来的钱放在上层。她把它拖了出来。她把它放在桌子上。她开始数数。
37

“哦,可是我不能。我不能这样做。如果我到他面前去,他就会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而且我不能拿着我用这种方式赚来的钱。他会知道我是怎么得到这些钱的。这样的钱不是好钱。他会知道的,因为我相信他是弥赛亚。哦,我知道他们没有正确对待他。我知道他们把他扔到一边,他坐在那里没有被人爱。但我不能拿着这钱去做那事。但我……他不可爱,他很脏。他的脚很脏。但这是我的全部。” 这就是神所要求的。

你说:“我不能从我所活的生命中出来。” 哦,是的,你可以。你说,“我喝过酒。我偷过东西。我做过这个。我撒过谎。” 我不在乎你是怎么样的。他想按你所是的方式接受你。这就是你所要做的。是的。而他看起来……。
她说:“呐,等一下。呐,他们会怎么做?不知道他会不会定我的罪?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她内心的一些东西一直给她勇气。“这是正确的事情。” 有东西在说。这是正确的事情。肯定的,这是正确的事情。
38

她拿了她存的一小袋钱。把它别在腰上。把她的小披肩盖在脸上,然后沿着街道走去。

香水店快打烊了。每个人都去法利赛人家了。有个犹太老头坐在那里,满脸愁容地说:“哦,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生意不好。” 门开了。这个小小的魂走进了门。“哦,看看这是谁。这就是来我店里的人吗,嗯?呐,你想要什么?” 这就是一些商人的行为方式,你知道的。“你想要什么?”
她说:“先生,我是来买乳香的。”
“你想要哪种?一毛钱一瓶的?”
“不,我要你最好的。这是为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场合。” 就是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场合。
39

哦,我们一天只愿意付出一毛钱的祷告。哦,天哪。当我们遇到耶稣,这就是一个难得的特别的时刻。他不想让你做一个教会的成员。他要的是你最好的东西。

“瞧,我这里已经有它了,但我想先看到钱。”
哦,当然。他就是那类说:“把约瑟留在坟墓里,留在沟里有什么好处呢”的人。从中赚点钱没什么的。弟兄,那东西进到了教会里面。如果他们能从中赚点钱,是可以的。那不是理由。不,一百万个不!我知道你认为我是疯狂了;也许我是的。但当我想到人们对待我的主耶稣的方式,并不比在那里时更好。难怪耶稣说:“娼妓等人要比你们先进神的国。”
40

瞧,她把钱倒在柜台上。他数了。是的。完全正确。三十块罗马便士。于是他站起来说:“你要把这些钱带到哪里去。”

她说,“先生,这并不重要,不是吗? 只要你拿到了钱,有什么区别呢?只要我不打扰你,我想作什么……有什么关系呢?”
她拿到了她的钱……她的小乳香瓶。一个玉瓶子,她把它放在这里,在大衣底下……或者,小披肩下面,然后她就走到街上去了。
当她走上去的时候,魔鬼不停地跟她说话:“呐,你会很难堪的,肯定的。因为你这样做,他们会……那个法利赛人会把你关进监狱。”
“瞧,如果你叫喊,他们会把你赶出房子。你会被逐出教会。” 你会在乎什么开除教籍吗?去到耶稣那里才是最重要的。
41

她到了那地方。她看过去,耶稣仍然坐在那里。是的,他被邀请了。他来了,但没有人搭理他。他们…… 正在享受一个美好时光,有太多的乐趣。

这就是今天美国的问题。它有太多的乐趣,没空关注耶稣。哦,是的,他们喜欢轻描淡写地说,“哦,没有什么神的医治。那些说方言和其他的东西,都是胡说八道。我们属于一个更好的阶层。” 你是这样想的吗?如果你想把那群好演员、冒牌货的那种宗教表演……他们对信心的了解,不比一个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了解更多。你想属于那种异端,请随便。但我想和一群喜欢去找耶稣的人在一起。那才是最重要的事,去到他那里。
42

她停下来。她四处看,有一些自义的大家伙站在那里指指点点,说:“嘿,看看谁来参加宴会了。看看……嘘。瞧。看那儿。她来了。”

是啊。这就是今天的秃鹰们行事的方式。他们喜欢用手指着某个人……但从不向他们伸出援手……帮助他们去到基督那里。你正在谈论那些堕落的人。弟兄,耶稣为拯救堕落的人而死。那是真实的。
于是,我看到那个小家伙,她站在那里,四处张望。她想:“我怎么才能到他那里去呢?哦,看看坐在那里的主。他太不受欢迎了。”
他今天在凤凰城是怎么样的呢—一样不受欢迎。今天早上我在弟兄的教会里注意到,当那个小家伙站在那里的时候,那个小牧羊人正努力喂养他的羊群,就在隔壁—踩踏、工作和其他一切。哦,他……
走到这里,穿着一半衣服的女人……在这个公园里。她们有的穿着大衣,有的穿着小短衣服,像一块手帕系在她们身上一样。有一些是:满脸皱纹的老奶奶等等。“哦,我们很虔诚。” 哦,你们这些自义的法利赛人。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
43

当我注意到这个小家伙……“哦,” 她说:“如果我能接近他。我就会改变这幅画面。” 她开始轻推人群要穿过去。她来了。她决心要去到耶稣那里。

弟兄,这就是我喜欢它的原因。我不在乎外面的世界说什么。让我们去找耶稣才是最主要的。
她在人群中穿行,她把他们向左向右退开。她直接跑到了耶稣的身边。哦,当她站在耶稣身边的时候,魔鬼开始说:“呐,他要定你的罪了。” 但主一个字也没说。
呐,他们吃饭的方式跟现在有些不同。我们是坐着吃的。而他们是躺着,侧着身吃东西。你们这些孩子做的就是起初的样式。
44

因此,他们躺着,正在吃饭。她跑到沙发的尽头,耶稣就躺在那里。我可以看到她站在那里,她仰望着耶稣。她所有的罪都在她面前。弟兄,你永远不能看着主的脸而不感到有罪。她看见了自己所有的罪,所有不检点的生活,不好的名声。它们都在她面前了,她就开始哭泣。她看着他脏兮兮的脚;她知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开始为自己的罪哭泣,眼泪开始滴在他的脚上。她就把他的脚拿起来,开始揉搓。

哦,我的天。法利赛人做了什么?哦,他把胸挺直了。“哦,我的天。” 他就像一只吃了子弹的青蛙一样炸开了。他看见有人破坏了聚会。
哦,谁会在乎聚会呢?只要你能去到耶稣那里,谁会在乎发生了什么?她想去到耶稣那里。
在他的脚前…….看哪—何等美丽的水。耶稣的脚被洗了。多么美丽的水:闪闪发光的眼泪…….。
45

[磁带空白] 我相信这是耶稣参加宴会后第一次感到宾至如归。耶稣对悔改的妓女更有家的感觉,而不是在你的大教堂里,按你对待他的方式。没错。她是来悔改的。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流在他的脚上。她用眼泪洗他的脚。她[伯兰罕弟兄发出亲吻的声音]亲吻他的脚。她肯定这样做了。她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是在耶稣的同在中。她还在乎她的举止是什么吗?她的心只是在倾泻悔改的泉源。何等美丽的水在为他洗脚。她在洗耶稣的脚。
她太歇斯底里了……我也是。当我到了他的面前,我也是。我也歇斯底里了。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知道他们说我是个 “圣滚轮”,但我不在乎。我在耶稣面前。我不在乎他们会不会把我赶出教会。我是在耶稣面前。当她在洗他的脚……哦,我很想在那里,你呢?
46

他们在那里站着,法利赛捅了捅另一个人,说:“呐,如果他是先知,他就会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呐,这说明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们告诉过你了。他本该知道……让我们观察他一分钟。”

她一直在亲吻他的脚[伯兰罕弟兄发出亲吻的声音。],亲吻他的脚,因为她在悔改—眼泪流了下来。突然她的头发(她的头发本来是盘在头顶上),卷曲的头发都落在她周围。她停下来,拿着这个白玉瓶子,她[伯兰罕弟兄在讲台上敲打。];没有打碎,她[伯兰罕弟兄又敲打];又打就碎了,她就把全部的东西都倒在他身上。她所有的东西。她用眼泪和油洗他的脚,亲吻—她的嘴上都是油。她的头发掉下来,她拾起卷发,把他的脚抬起来,开始用头上的头发擦拭。她亲吻他的脚,亲吻他的脚,亲吻他的脚。
47

哦,肯定的,名人们都在那里。所有城市里的社团都在那里。她看起来是失去理智了。也许她是的,但她是在耶稣的脚下。哈利路亚。人们可能会表现得像是疯了,但如果你在耶稣的脚前,又有什么区别呢?我管他们怎么想呢?她是在耶稣的脚前。她在亲吻它。

哦,我的天,法利赛人已经准备好了要爆炸了。接着耶稣转过身来,看着他。哦,当他转过那神圣的头,我可以看到那双眼睛。他知道法利赛人的心思。他说,“西门,我有话要和你说。” (哦,你们法利赛人,总有一天会临到你的。) “我有话要跟你说。你把我请到这里来,却从来没有给我水洗我的脚,我进来的时候,你也没有膏抹我的头,也没有亲吻欢迎我。但这个可怜的罪人,自从我坐在这里,她就没做别的,只是用她的眼泪洗我的脚,用她的头发擦我的脚,亲吻我的脚。”
48

哦,法利赛改变了一点。他看了看。呐,这个女人害怕了。哦,他要说什么呢?他会定她的罪吗?他是不是会把脚抽回来说:“不要这样做?” 不,耶稣不会这样做的。没有,没有。他一直没有把脚收回去。哦,没有,先生。他安静地坐着,看着她。她为他做了本该是他们做的事。

你要小心称某人为 “圣滚轮”……他正在做你应该做的事。你不觉得你只是比他们好一点点吗?
呐,你看。有法利赛人,教会的主教,所有的牧师和长老都在一起,自认为太好了不用去触摸这个圣滚轮。但这个可怜的小女人现在站在那里,她会接受什么呢。哦,她知道她爱耶稣。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她做错了吗?没有,有一天他说:“凡愿意的,都让他们来。” 他们不愿意那样做,所以,她想那样做。
如果这些大人物不敬拜神,神就会把你们这些可怜的人拉出来。他会让你们去做的,有人会做。他会叫街头的罪人和妓女来做。总有人会去敬拜神。
49

呐,看看这个小女人。她被吓到了。她那双棕色的大眼睛,是那样的美丽,她抬起头来看。耶稣看了看法利赛人,之后他转过身来,她脸上全是油脂;她的眼泪已经流在脸上,她的头发挂成一绺一绺的,就是这样。他要做什么?他要做什么呢?

于是,他说:“西门,我是应你的邀请来的;你邀请了我。你没有给我洗过脚。你没有给我的手和我的脖子涂抹膏油。你也没有亲吻欢迎我。但这个可怜的罪人却不停地亲吻我的脚。”
于是,他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小女人。他说:“而且,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伯兰罕弟兄哭了。]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她许多的罪,都被赦免了。”
哦,弟兄,我不是小孩子,但是当我想到……我宁愿让他对我这样说,也不愿成为罗马的大主教或教皇。“ 你们许多的罪,已经全部被洗净了。平平安安地去吧。”
我不能再讲道了。让我们低头一分钟。
50

主耶稣,哦,这个残酷的世界,自我标榜,自诩魅力,你在这末日里,运行在人们中间。他们却笑着在报纸杂志等等的上面污蔑你,他们本应该洗你的脚。亲爱的神啊,求你怜悯。今天,自以为是的男人和女人们没有意识到—神啊,他们无法意识到—这同一位耶稣现在正看着他们。

那些自以为是的教会成员,带着他们的浮夸和自我,坐在那里批评和取笑。却不知道,那就是有一天要审判他们的耶稣,他们却在谈论他,取笑他,用恶名称呼他。神啊,今天在这个礼堂里的男人和女人,若有一些自称为教会成员的,或者有像那个女人一样从街上来的,愿他们甜美谦卑地来到你的脚前,通过他们对公众所做的见证,洗去所有的耻辱:“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父啊,求你应允。
当我们低头,闭上眼睛时,我要奉救主基督的名请求你们一件事。在这里,他来凤凰城造访你,每晚都来医治病人,对你说话,告诉你你是谁,你做了什么:就像他所做的一样[磁带不清楚]。总是愿意赦免你,爱你。哦,愿神怜悯。
51

在这里有多少人真正因忽视他而感到内疚? 把他放在某个地方的某一个小角落里,一天一个两分钟的祷告,或许每周从来不读他的道一次……..?然而,你属于教会。你说:“我很难过,我这样对待了耶稣。我现在就要悔改。” 你是否愿意举起你的手,说:“基督我想要悔改。” 哦,神祝福你。至少有一百多只手举起来了。你觉得你忽视了主耶稣吗?

我不在乎你属于哪个教会。这并不重要。可能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天主教、路德宗,这都不重要。你有没有意识到你错待了耶稣?你知道你是有罪的。你不祷告,你不敬拜他。
你此刻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到祭坛前,说:“主啊,从今天开始,我要接受你。从今天开始,我要带着一颗真正敬畏的心来服侍你。” 我等你。从座位上移开。呐,其余的人低着头。当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只要给他们空间。我想看到每一个举手的人,还有那些确信你错待了他的人。你们愿意站在这里祷告一下吗?然后,在我们结束之前,你就回到座位上。
52

神的恩典,一个女人先来做了开头。呐,男人们也跟着来了。神祝福你。[伯兰罕弟兄和一个女人一起祷告。]一个小女士在这里悔改说:“我只想敬拜他。” 哦,神啊。让你的晚餐去吧,你在乎什么呢?你到这里来。姐妹,弟兄,这对你们来说,比去吃晚餐更重要。这可能意味着去天堂。可能意味着永恒的生命。我不管你是五旬节教派还是浸信会,不管你是什么,这都不重要。上来这里。上来吧。你知道你错待了他。上来吧。

我的印第安朋友们,请祝福你们的心。我想去阿帕切保留地。我会回来的。我会去那里的。如果你错过了……楼上的,你们不会来吗?不要觉得你离得太远。也许有一天你会笔直地下地狱,那你就太远了。今天下午你还没有。你愿意来吗?没错。上来吧。
53

两个又聋又哑的男孩走过来了,只能使用手语。你们中的一些人,神对你们足够好,给了你们听力,然而你们只会坐在一旁。哦,神啊。你说:“牧师你看,我有一个博士学位。” 我不管你有什么学位。你有一颗石心。你最好趁还可以的时候敬拜他。“当亲吻子,恐怕他发怒。” 我想用我的心亲吻他。

两个年轻人从楼上站起来,走下来了—只是年轻人。你们不过来吗?我们在等你。你想亲吻子吗?你想站在主的身边说:“主耶稣,我全心对我所行的感到难过。我一直是个教会成员。没错,但我从来没有正确地对待过你。我想用我的眼泪来洗你的脚。我想用我的见证,带给你一个香甜的味道。我想用我的见证,告诉全世界,我爱你。在办公室里我一直很害怕。和我的邻居在一起我也害怕。我祷告……她可能不再喜欢我了。但是,耶稣,只要你喜欢我,我不在乎谁喜欢我。” 每个人都是必死的。他会像你一样死去,但基督是不朽的。你不愿意来吗?
照我本相,不必等到
自己改变比前更好,
因你宝血除罪可靠;
神的羔羊啊,我来了!我来了!
54

呐,会众都站在这里,我想问一下,有多少传道人愿意跟我一起走上来?我想看看你们是由什么组成的。我也把自己放在这里的祭坛上。我有罪。我想要神的赦免。神祝福你,男人和女人们。

呐,听着,牧师们,女士们,男士们。有一件事我知道,在凤凰城你们是有罪的。你们犯了没有正确的团契的罪。你们不感到羞耻吗?你们不为对待他的方式感到羞耻吗?看看那些传道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哦,神啊。你们的心里真的难过吗?你们有多少人真的为自己对待耶稣的方式感到难过?举起你们的手。我为自己感到羞耻,我举起我的手来。我为自己感到羞耻。有很多地方我本可以去,却没有去。有很多事情我本可以做,却没有做。我觉得我太累了。但是今天我在讲道的时候,有什么在对我说:“那你呢?” 我是对自己传讲了这道。
55

耶稣被邀请到法利赛人那里,他又累又疲乏,嗓子也疼,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去了,他知道自己会不受欢迎。但他还是去了。我为自己感到羞耻。我悔改了。我在神和会众面前悔改。如果你们全心地悔改,弟兄们,姐妹们,我相信站在我们面前的基督会赦免我们。我们在凤凰城会有一个团契,就像五旬节那天一样。

你们每一个弟兄,现在就打破你们的小障碍吧。忘掉这一切。不管你是神召会,还是神的教会,是浸信会,还是长老会,是一神论,还是三位一体论者,不管你是什么,忘了这一切。让我们来敬拜主耶稣。
56

呐,你们其余的人,站在会堂各处的。你们真的愿意这样做吗?请举起手向神说:“我会做的。靠神的恩典,我会做的。” 呐,当你把手放下来的时候,和你身边的人握手,说:“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姐妹。” 走过去彼此握手。说,“神祝福你,弟兄。” 不管在哪里。“对不起,我以前那样对待你。” 如果你有任何敌人,现在就去找那人,把它纠正过来。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姐妹。

哦,主宝血当颂扬
洗我罪免死亡
此活泉世无双
唯靠主耶稣的宝血。
我刑罚怎能除?
(就在这里待一分钟,就待在这里。)
唯靠主耶稣的宝血。
我心怎能得完全?
惟靠主耶稣的宝血。
哦,主宝血当颂扬
洗我罪免死亡。
此活泉世无双。
唯靠主耶稣的宝血。
57

多少人感觉很好?请举手。让我们就这样赞美神吧。[伯兰罕弟兄和会众拍手。] 赞美归给神。现在有多少传道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说:“靠着神的恩典,从今天开始,我会打破一切宗派的障碍,” 留在自己的宗派里:“虽然他和我不一样,但是我很乐意和我的弟兄握手。我会合作。我会尽我所能来推进基督的事业。” 你们…… 你们愿意这样做吗?举起你的手。说:“我愿意做。我会靠着神的恩典去做。” 我相信你们。

哦,主宝血当颂扬
洗我罪免死亡。
此活泉世无双。
唯靠主耶稣的宝血。
58

在祭坛周围的呢,你们感觉好吗?感觉到我们所有的罪都被洗掉了吗?我刑罚怎能除?

唯靠主耶稣的宝血。我心怎能得完全?惟靠主耶稣的宝血。不是加入其他教派,而是耶稣的宝血。
哦,平安回家吧。神与你们同在。去你们的教会吧。支持它。站在你的牧师身后。站在神的计划背后。并为你的牧师祷告。让我们有一个真正老式的复兴来席卷凤凰城。
用不了多久,罗伯茨弟兄和……[磁带空白]……将会回来。等他们来了,大家一心一意,出去合作,来一个大好时光。不要改变你的教会。就到自己的教会去敬拜神。聚会结束后,把他们都请到你的教会去。如果对方不守信用,那是他和神之间……的事。你对神守信,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刑罚怎能除?
唯靠主耶稣的宝血。
我心怎能得完全?
惟靠主耶稣的宝血。
哦,主宝血当颂扬
洗我罪免死亡。
此活泉世无双。
唯靠主耶稣的宝血。
59

前几天在早餐会上,我说:“神的产业是从树桩开始的。每次都是这样,剪虫开始吃,蝗虫……”。我说:“有一天,神会喷洒杀虫剂。他会把爱喷洒在那棵树的周围,直到没有毛毛虫能接近它。” 这话说的没错。我相信他现在就在这么做。你不相信吗?是的,先生。这是什么?主耶稣的整个身体。你们所有的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一神论,二神论,不管是什么,耶稣基督的爱借着圣灵在我们心中流淌,使我们成为弟兄姐妹。我们的罪被血洗净了。太奇妙了!我们多么感谢神。

60

斯达茨克列夫弟兄,过来这里一会儿。可以吗?这个在非洲一直和我在一起的人, 看见过成千上万的人一次就归向基督。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弟兄,我想请你为会众祷告。然后,我们一会儿就回家。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弟兄?有什么要说的吗[磁带不清楚]。聚会是今晚七点半。若神愿意,我们会在这里。祷告卡会在接下来的……。几点?六点半。下来吧。我希望今晚的医治聚会有一个伟大的浇灌。把你的罪人朋友带进来。主若许可,我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再次对你们传讲。你们现在出去吃点午饭,然后回来,聚会结束。

61

呐,如果你的牧师今晚开放教会,你就去你的教会。那是你的职责所在。如果你属于神召会,就去神召会。如果你属于联合教会,就去联合教会。无论你属于哪个教会,你今晚都要履行你的职责。我是个传道人,明白吗?如果他们今晚关门了,你就下来和我们一起。如果你在这里没有教会,你今晚就来吧。你去餐厅吃饭,就邀请服务员今晚出来。我们希望能见到你。

在那之前,我感到被带领,这里我亲爱的朋友和我一起经历了很多的试炼、艰难和风风雨雨。我想让他在祷告中解散聚会。神祝福你,朱利叶斯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