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309B 我必恢复

1

我以为我又要吃了。我把圣经放在这里什么地方了。你不能……信任……[有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 是的。一个士兵把剑放下了……但这是在他的朋友身边。

刚才排队领早餐的时候我在想……我跟一个浸信会的人交谈,他刚进到这个奇妙的全福音的道路上。我们谈到了浸信会的神学,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看?好像越来越偏了。他们很多人都进来了。”
我说:“他们绝对是个好的教会(浸信会),人很好,他们有很好的教导。但这就像拿一只鸟,你把它关进笼子里,给它吃纯正的食物(很多维生素,让它有好的翅膀),但你把它关在了笼子里。”问题是在这儿。如果你要把它关在笼子里,让它有好的强壮的翅膀,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不给他。所以,我喜欢去到外面,可以自由地飞翔。“
2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飞得有点太自由了。你知道,你可以用自己是爱尔兰人作借口。有人说(谈到自己的祖籍),我说:“如果他能救一个爱尔兰人,那全世界都有希望了,因为他们都是那种情绪波动的人,尤其是从肯塔基州来的。”

这人碰巧是个肯塔基人, 他说:“我可以证明,保罗是个肯塔基人。”
我说:“怎么会呢?”
他说:“’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与你们同在。’他是一个真正的肯塔基人。”
3

今早聚集在这里,跟这些优秀的男人女人一同吃早餐,这确实是地上的君王都没有的特权。因为像这样的聚集,我们有一个万王之王会与我们同在的应许。“若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我必在他们中间。” 我真是喜欢这样。

我在想,上次我们在这里聚会的时候(我想是的),我们什么也没有吃。你记得吗,布朗宁弟兄?我们只是坐着聊天,但我们得到了一个属灵的盛宴。那更好。今天早上,看起来好像是主给了我们双份的食物:给我们肉身的胃口有食物吃,也为我们的心预备了食物。我们很感谢他。
4

我很感谢今早聚集在这里,赞助了这次聚会的弟兄们,还有我所爱的,并为他们传讲了很多次的基督徒商人会。我们今早排队就餐的时候,我说了一些关于基督徒商人会的事情。我以为我们都是传道人和他们的妻子。但摩尔弟兄说:“不,还会有一些基督徒商人会的人。”

我对之说话的一个人说了一些关于商人的事情,他们说:“他们接纳伯兰罕弟兄,那是他唯一属于的教派,就是基督教商人会。”
我说:“我成了这么一个狂热份子,我想只有他们能接受我了。” 我说:“反正我也是这样一个怪物,我想只有基督教商人接受我了。你知道,他们可以把我从一个地方推到另一个地方,因为他们代表他们所有人。” 但我们很高兴能和基督教商人会、传道人和他们的妻子,还有所有的来访者在一起,如果跟我们在一起的有谁不是牧师或不在这个团契里的话。
对我来说,在凤凰城这里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很抱歉,我的嗓子变成了这样。我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在聚会的,这已经是我差不多第五个月了,一直在聚会。
5

你知道,前几天我在我们本地的一张报纸上读到了一篇文章。上面有我们著名的传道人葛培理的照片,标题是:“快崩溃了”。他在一些神学家中做了一个声明,说他不像以前一样了,他比不上我们了。他认为一些圣经真的不是启示来的。他说他可能很快就会离开传福音的工场,而去接受一些奉献建立一个大学或什么的。我并不相信那是他说的。我有足够的信任相信像葛培理这样的人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那份报纸做了很多不实的报导。我不相信那是葛培理说的。但即使他那么说了,我想说的是,葛培理可能像我们很多传福音的,包括我在内(我希望你们能读懂我字里行间的意思),有时候我们的热情会烧毁我们的智慧。我们试图走得太远、太辛苦;我们变得疲惫了。你到了一个无法正确思考的地步。好像是.……哦,我不知道。有时候,当我有这样的感觉时,我要是听到号角的声音,我会很高兴的。我想那就结束了,不再有挣扎了,不再有心痛了……你知道我的意思。
6

除非你经历过,否则你不会知道那是什么。我知道你会疲惫的。杰克·科就曾经快崩溃了。你要是不小心……汤米·希克斯也曾经快崩溃了,几乎要崩溃了,你们都知道。他刚从海外回来,就有人要他去这儿去那儿,结果他崩溃了。

我知道有一次我也快崩溃了。现在我又快要崩溃了。但当成千上万的人从各地呼唤、拉扯时,你怎么能坐得住呢?我想,“主啊……” 去年秋天,当我从波恩弟兄那里……应该是从基督教商人会那里回来,我稍微休了一下假,我想,“主啊,我要做工,直到你呼召我。”但因着那些事我做过头了。我宁可在做工中死去,也不想不做工。
所以,当我们快崩溃的时候,就像我刚才说的,你会疲惫。我的嗓子哑了,但要是能像现在这样,我们在一个小聚会中坐下来……我在想,主是不是有时候让我们被撕碎到一个地步,以致他可以塑造我们,使我们变得有些不同,并祝福我们,亲吻我们的脸颊,说:“我的孩子,我就在你身边,我给你一点鼓励,往前走吧。”
7

现在,我想在这里讲一个主题。在这些传道人面前,我知道这个主题对我来说绝对是太大了。我自己也觉得讲它有点滑稽……或者说有点胆怯。但我希望你们能忍耐我,让我来表达我对这段经文的想法。我要从约珥书中读一段经文,第一章的一节经文,还有第二章的一节经文,就是第4和25节。约珥书第1章说:

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蝗虫剩下的……对不起,我读错了。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蝗虫剩下的,蚂蚱……蚂蚱剩下的……蝻子来吃;蝻子剩下的,蚂蚱……
我全给搞乱了。我站在这里,眼里都是泪水,浑身发抖,我……好吧,我再读一遍。
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蝗虫剩下的,蝻子来吃;蝻子剩下的,蚂蚱来吃。
然后,在约珥书2章25节。
我要恢复给你们……
8

现在,让我们低头。我们宝贵的主,作为一群朝圣者和客旅,我们谦卑地在你面前低头,首先请你赦免我们所有的过犯,并在心里说,我们不配得到你要给我们的任何祝福。

我们今早像一群来到老橡树下的人一样,围坐在一起,有一点交通的时间。神啊,我祈求你怜悯我们,把我们所需要的赐给我们。愿伟大的圣灵现在来到我们中间,来到我们每一个人中间,把我们所需要的圣经中的食物赐给我们。主啊,祝福这群人。祝福这群人,主啊,祝福这聚会。祝福这个复兴和基督教商人会, 以及在这个聚会上所做的一切,或者说所做的一切。我们祈求最后我们会听到这些美好的话语:“我忠心良善的仆人,做得好。你可以进入主的喜悦。” 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

愿主加添祝福在他的话语上。关于这个主题,我想简单说一下,因为我知道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已经10点过10分了。

你知道,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一样的。如果今早我们都去,让他们给我们按个手印,我们会发现没有两个人的手印是完全一样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他们宣称没有两个人的鼻子完全一样。我们在肉身上的特征有很多的不同。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都是人类。
10

在我们的宗教信仰中,我们发现了同样的事情。我们发现,有人相信这样,有人相信那样,但我一直试图把这点当作一个原则,那就是绝不要冒犯任何人,做任何错误的事情。当我从浸信会出来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走遍全国,去告诉人们浸信会是一群多么坏的人;而是走遍全国,告诉大家浸信会是一群多么好的人,因为他们确实是。我可能不是在每件事上都同意他们,但在我选择一个不信的人,选择一个共产主义者之前,我肯定会先选他们中的一个。只要他们是提到主的名,虽然我不相信他们所相信的,但我肯定……我们可能并不是在每个原则上相信的都一样,但我们信基督,这才是最主要的。

我不会说浸信会、长老会信徒的坏话,甚至不会说天主教徒的坏话,因为我相信有的天主教徒是得救的。神对我们说得很简单,“信我的人……”看到了吧。而且你们很多人……我不相信天主教的体系,但我相信天主教徒。我不相信浸信会的体系,或者是长老会的体系,甚至有时候是五旬节派的体系,但是我相信他们里面的人,因为他们是我的弟兄姐妹。
11

现在,在我们这个简短的信息中,我刚刚……第一次尝试写下一些东西,只是我想说的一点……因为,不只是来讲道……我不是来讲道的,我只是来跟你们讲一些话。我是靠着灵感讲道,但像这样的讲话,我只想跟你们交谈一会儿。

但这里有四件大的事情我想提一下,那就是……
先知约珥,他是神的鹰,他升到神的领域,看见了那一天的到来。彼得在五旬节那天,在约珥书2:38引用了他的话。他说:“这就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约珥也看到了那一天的到来。如果约珥的预言如此准确,几百年前就看到了五旬节的发生,那么他给今天的预言,我们可以说肯定也是准确的。但是我想讲的是这四个行毁坏的。
12

首先是剪虫,接下来是蝗虫,接下来是蝻子,接着是蚂蚱。他们都是行毁坏的,他们毁坏的是神的产业,葡萄树。

如果你仔细查考这些昆虫,那三种……或者说,那四种昆虫其实是以不同形态出现的同一种昆虫。蚂蚱、蝗虫、蝻子和……我是说……我给搞混了。
第一个是剪虫,然后是蝗虫,接着是蝻子,蚂蚱。我们被告知,那是同一种昆虫,只是不同的形态。
13

如果五旬节是神的葡萄树,也就是新长出来的树,那么这四个行毁坏的就是那个要把这树吃光的。现在,我们看看五旬节拥有什么,看看我们缺少了什么,然后我们还应该找出那些行毁坏的是什么,他们是谁,或者说是什么这么做的。

首先,五旬节产生的第一个是弟兄之爱。它拆掉了中间隔断的墙,使他们在圣经的时代凡物公用,一个弟兄之爱。保罗讲到这种弟兄之爱,他讲到了五旬节教会所有的恩赐,然后在哥林多前书13章说:“我即使能说人与天使的方言,若没有这种爱(这个带来了弟兄之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即使有知识能明白神一切的奥秘,但若没有爱(弟兄之爱),我就一无是处。”
14

耶稣说:“你们若彼此相爱,众人就因此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五旬节拥有这个。我说的五旬节,是指第一批的使徒和门徒。他们有那种弟兄之爱。他们不贪心。他们为了教会的发展,变卖了自己的一切。他们聚在一起,甚至当一个人听说另一个人死了,他们说:“我们去和他一起死吧。”何等的情感!

耶稣讲到这一点时说……保罗说:“要长存弟兄之爱。”[来13:1]那是在第一个教会。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一个叫剪虫的家伙进来了。当他开始吃那棵弟兄之爱的葡萄树时,他把葡萄树的汁液线咬断了。因为不管我们有多聪明,自以为懂得多少,想跟别人多么不一样,我们之间要是没有了弟兄之爱,我们就在打一场注定要失败的仗。没错,我们赢不了。我们没有办法赢。
15

在今天的五旬节派教会中,比较这两者,看看发生了什么。如果你注意恩赐的顺序:第一个是智慧的恩赐。(谢谢。)第一个是智慧的恩赐。这是这组恩赐中最好的恩赐。如果我们没有智慧,我们就不知道如何使用知识,也就是第二个恩赐。如果我们没有智慧去使用第二个恩赐,我们又怎么使用最后一种恩赐,翻方言呢?或者是倒数第二个说方言的恩赐呢?我们的热心吞噬了我们的智慧,我们对宗派的热心和热情吞噬了葡萄树上的智慧,弟兄之爱。

没关系,弟兄们,我说了,我今早让你们来的原因,我想对传道人们说说话。有宗派没问题,一点也不是反对这个。但当宗派把自己孤立起来,把自己的团契和弟兄们分开的时候,那个老剪虫从一开始就把生命吃光了。是的。
16

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如果你要和一个人不同……我知道有一个人,我们俩在对圣经的看法上非常接近,非常一致,那就是坐在这里的摩尔弟兄。但即使这样,有时我们俩也相差十万八千里。但那有妨碍我们吗?没有,先生。听他.……远方的妻子听电话听得都快神经崩溃了。昨晚打电话,在电话里哭。摩尔弟兄爱我,不是因为他能得到一点钱,不是的,先生。但他坐着老式的洛克希德飞机等等,飞到这儿,只是想陪我一下。我相信,夜再黑,雨再大,我爬也要爬过丛林去到他那儿。这是一种爱。然而,我们在千禧年、信徒保障等等的经文上却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即使我们有分歧,他却选我作他的助理牧师。我很高兴那个剪虫还没有碰到我们,摩尔弟兄。

我这么说只是举个例子。如果我们两人之间可以这么做,那为什么不能让每个弟兄都这么做呢?我可能有权说一些反对教会的话……
17

我不久前去了他那里的教会。我以为他可能永远不会再邀请我回去了。哦,我发现,他那里那群虔诚、圣徒般的妇女,把头发剪了,还涂上了口红。我竭力谴责那些事情。肯定的。我以为他不会再要我回去了。但你知道吗?在葡萄树周围有如此圣灵的恩膏,以致那只剪虫根本碰不到它。

你知道,那就像个电网,剪虫无法越过那个网。弟兄们,圣灵爱的电流每次都会把那个虫子电死的。如果我们需要建造一个围栏,那不应该是宗派的围栏,而应该是爱的围栏,把剪虫挡在外面,因为它是魔鬼头号行毁坏的。
18

我不在乎一个人信什么。不管他信什么……现在,他有权过来告诉我他不相信我相信的那些东西。我也有权说他教会里不相信的那些东西,卫理公会的,浸礼会的,长老会的,甚至五旬节派的,不管……我跟五旬节派的人一起,我是五旬节的。我不属于五旬节派,因为五旬节不是一个教派,它是一种经历。你刚才听到那个路德派的人说的了吗?

我们跟那位坐在那儿的浸信会的人握手。我相信那个正看着我,戴着格子领带的人,他也是浸信会的,或者说曾经是。那是一个经历。但问题是,我们允许这些虫子进来,把我们撕成了碎片。这是那个头号杀手,就是它把我们五旬节的经历吃光了。
19

接着上来的是蝗虫。他毁坏了信徒的合一。在圣经中,有……在五旬节的时候,有一个合一。这些人是同心合意的。保罗说(我相信是在罗马书第7章),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基督耶稣里神的爱分开。罗马书第8章。没有任何东西……

我以前从未在五旬节派或任何人中间表达过这个意思。但是看到我身上巨大的压力,这是为什么我今早这么做的原因。这是地上最强大的教会。它是教会。
只有一个教会。其中很多还打着浸信会、长老会的烙印……
20

今早可能看起来不一样, 但我曾经放过牛。我们曾经在科罗拉多州,阿拉帕霍森林放牧,把牛带到激流河协会……赫福德种牛协会放牧……在激流河谷那里有牧场。在春季围捕的时候,我们把牛带到那里去时,很多次我坐在那里,我腿跨在马鞍的角上坐着。我看到,当牛经过时,护林员清点那些牛的数量。我看了很惊讶,有的牛身上有“懒人K”的印,有的身上是“钻石条”,我们的是“三角架”,还有别的烙印。护林员不注意他们的烙印是什么,但每头经过大门的牛必须是注册的赫福德牛。

我想在审判那天也是这样,不管你是卫理公会,还是浸信会,还是长老会,或别的什么“烙印”,但你必须有重生的经历,那是唯一可以让我们通过的东西。
21

所以不单在五旬节派中,而且是在所有的宗派中,这个大剪虫破坏了弟兄之爱。它在路德派中这么做了,在浸信会中这么做了,在长老会中这么做了,在拿撒勒派,五旬节派中都这么做了。一直都是这个虫子在那里让他们封闭自己,说:“我们才有!你们什么都没有。”何等可惜!

最近在一次聚会上,在那里,一个路德派的团体……一所神学院的主任邀请了我和摩尔弟兄去那儿,他跟我的意见完全不同。但那些超自然的事吸引了他。于是他叫我出来跟他吃饭。当时在场的人数跟这里吃早餐的人差不多。后来,当我们吃完饭,我跟他解释的时候,他想知道,“我们路德会得到了什么?”
我说:“你是说……”
他对我说:“难道我们路德会什么都没有得到吗?”
我说:“当然得到了,你们得到了基督。我给你打个比方。一个人种了一块玉米地。过了几天,他出去一看,有两个小芽儿长了出来。那人开始赞美神,因为他得到了一块玉米地。” 我说:“他得到玉米了吗?”
他看着我说:“也许吧,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得到了玉米。”
我说:“潜在的说,他得到了玉米。”
22

后来玉米不断成熟。过了一段时间,它开始抽穗了。我说:“那两片叶子就是你们路德派,第一次改教。过了一会儿,穗出现了。那穗子看起来很漂亮。它回过头来看着叶子说:’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一个漂亮的穗子,而你不过是一片绿叶。’”

但如果你知道真相的话,叶子里面的生命造就了穗子。必须有叶子才会有花粉,让玉米继续成熟下去。过了一段时间,有籽粒的玉米出现了。这就像五旬节派,是恩赐的复兴,就像那落入土壤里的籽粒,神完全的大能借着显明第一个教会时期的恩赐回来了,显明五旬节的基督仍然活着。
但你知道,当这一穗玉米长出来的时候,它回头看了看那穗子,说:“你什么都没有。你甚至都不在里面。你们这些老死的路德会的叶子,你们什么都不是。”
23

但弟兄,记住,谷物的成熟也是从叶子里出来的,在穗子里。它不过是一个更加成熟了的玉米而已。所以,不要嘲笑路德派和浸信会、卫理公会。记住,这是进一步成熟的玉米。

但现在问题是,这个在我们脑子里已经很久了,结果造出了另一个东西。在玉米上长满了霉菌。你知道霉菌是什么吗?你知道霉菌是什么,是什么导致的。你看,是什么东西出了问题,树出了问题,长了霉菌,生病了。
五旬节派生病了,上面长了很多霉菌。是的,我们所有的教会都长了霉菌。我们让那个带刺的剪虫过来,破坏了弟兄之爱,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合一。保罗在圣经中说,他希望我们都说同样的话。他希望我们都能合一。
24

我这里有一个小纸条,我本来想读一下。所有恩赐的运作等等……他们在合一中站立,像一个联合在一起的伟大的教会。我们看到,那个教会一直是这样,有弟兄之爱,他们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以至于死。他们作为殉道者倒下了。你们这里很多人是学者,你们读过早期教会时代,以及像福克斯的《血证士》等书,还有许多其他教会的历史。他们是如何紧密相连,什么都无法把他们分开。

25

后来,在黑暗时代,他们搞出了一个组织,弄出了一个人为的政策。结果蝗虫就开始飞来。同一个破坏了弟兄之爱的魔鬼,又要破坏人的合一。他们造出了第一个组织,那就是天主教会。在天主教之前,神的教会从来没有组织起来过。接着就是一个强迫,你必须这样做,否则他们就用牛把他们撕裂,把他们烧掉,把他们喂狮子,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被强迫进到了一个虚假的合一里。蝗虫开始叮咬。这太糟糕了。蚂蚱进入五旬节教会,破坏了弟兄之爱后,蝗虫又来了,开始叮咬我们,组织成不同的小团体,破坏我们的合一。这是其中一个行毁坏的。

26

当五旬节运动借着说方言这一最底层的恩赐,从下往上,初次来到的时候,要是他们的总会能冷静一下,不是搞出组织,而是让其成为一个五旬节团契,而不是任何组织,那弟兄们,我们会比现在好百万倍。让这个保持是一个经历,而不是一个宗派……

27

现在请记住,我是在陈述自己,我不是反对宗派。事情必须是这样,否则神的话语就不会说会这样了。如果这些毛毛虫和虫子要吃教会,它们就一定要吃的。是的。神这么说了。这就像他说他要将他的灵浇灌下来一样清楚。神说了一件事,不管是好是坏,都必须要成就。我只是把一些东西摆在你们眼前,让你看清楚。

28

现在,毛毛虫开始吃……我是说蝗虫,他破坏了合一。他们组织了第一个教会。路德组织了第二个教会,一直到这个时代,它一直是一个组织……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撕毁了弟兄之爱的原则。弟兄们,在我看来,如果我们头脑正常,我们就不会……我们看到神的圣经,注意到这些事情,你看到会是这样。我们不是分开的,而是一个身体。一个是盼望和教义,一个是爱。对此我们要怎么做呢?就是在这里。我们能做什么吗?不能,先生。神说的,就是这样。

他们不得不这么做。我在想,当我们在那伟大的日子站在耶稣面前……当先祖们站在约瑟面前时,他们定了自己的罪说:“我们知道是我们做的。我们不该这么做。”
他说:“这都是为了得益处。”
我在想,真的,如果我们所有的分歧等等的事情, 当我们来到那一天,并说:“哦,主啊,我要是知道,就绝不会那么做的。”
但如果他只是说:“这都是有益处的,是为了保全命。”
29

但想想那只老蝗虫,它做了什么……后来,在圣经时代他们做的另一件事……除了弟兄之爱,完全的弟兄之爱,完全的合一,他们还有对一位真神的敬拜。糟糕的是我们偏离了这个。

在早期的时代,有一次,他们设立了一个教皇,把他当作神,给他一顶三重的冠冕:管辖天国、炼狱和阴间。我见过他的冠冕。我亲眼见过。他们开始来敬拜一个人。他们从对独一真神的敬拜中,建立了一个假的地上的神,并在那里找了祭司,称他们为“神父”,鬼魂的父。圣经明明告诉我们:除了神,不要叫任何人“父亲”,除了神,不要敬拜任何人。
30

我不想说这是一个大的荣幸,但我曾有幸要在罗马接受教皇的接见。我见过很多外交官,还有伟人,国王,掌权的,君主,也见过他们。他们告诉我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称呼他们,我到他们面前时,要称他们是“尊敬的阁下 ”,“陛下 ”等等,我都要说。我就问这个人,第二天下午三点钟,我要去见罗马的教皇,也就是天主教会的元首,我该说什么?他说:“你必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跪下来,亲吻他的戒指,并称他为’教皇陛下’。”

我说:“把我从名单上删除吧。” 我不会对任何一个世间的人有这样的尊敬。如果他是传道人、牧师、长老,不管他想叫什么,都可以,但我决不会敬拜一个人。是的。
31

但他们有一个对独一真神的敬拜。在那个小派别里,他们在程序上设置了(你们许多历史学家都知道),把三位一体搞成了三个不同的神。他们有一个长着长胡子的神,是父亲。我在梵蒂冈看过这个照片。他们又有一个神的儿子,是一个年轻一点的人。还有一只像鸽子一样飞来飞去的小鸟,称之为圣灵。

他们失去了对独一真神的真正认识。神不是三位神。神是一位神。神有三个职分,三位一体是指:父、子和圣灵,但他不是三个不同的神。如果是的话,我们就是异教徒了。但这从来没有在早期教会开始,他们知道的跟这个不一样。这种东西是在中世纪,当弟兄们的合一与爱被破坏之后才开始的。
32

当然,我们今天的人相信三位一体,说父、子、圣灵是独一真神的三个位格。那是三个职分,不是三个神。但同一个……注意听,我们认为这在天主教会是很荒谬的,但我们又把这种东西直接带入了五旬节派里,用这种东西把自己撕碎了:成立了另外一个组织,开始了另外一种东西。

我们本该是像弟兄一样,带着弟兄的爱与合一。然而,第一个看到神性的三个位格是在一个人,也就是在基督耶稣里面;他是神在肉身的显现,而不是另一个人。但他们建立起来,得到了一个你们称之为一位论的教条。结果你们就在这个上面开始不断强调。你们把神弄得就像你们的一个手指一样,只是一个,你们知道那是错的。你们好的学者知道这点。但那是什么呢?是因为剪虫开始吃。你们本该坐下来彼此理论……我来到五旬节派的派系里时,他们在我面前摆了一张比这还大的桌子,他们的头头都来了,说:“你要是去这个,就不能去这个。你为他们传道,就不能为我传道。”
我说:“我们是弟兄。绝对是的。”
33

如果一位论的不走到一边,把事情闹大,他们就会和他们的弟兄们在一起,让圣灵膏抹他们,那种东西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破裂、拆散弟兄之爱了。但怎么样呢?蝗虫开始飞了。它破坏了弟兄之爱。你们自己必须有点合一才行。弟兄们,合一不是封闭自己。合一是为了整个基督的身体。

这是从早期开始的。保罗说:“我到你们中间来时,发现一个有这个,一个有那个。一个说:’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保罗的’。矶法被钉十字架了吗?你是奉保罗的名受浸吗?”那时就已经开始这种事了,就已经侵蚀教会了。
34

但他们起初有在独一真神上的合一。就在几天前,我收到一封来自非洲的信,朱尼弟兄。我想让你知道,他们那里有两个派别。他们有一个三合一的浸礼。一派要接受三次浸礼:一次为父,一次为子,一次为圣灵,面朝前。他们说:“耶稣,他死的时候(我们是受浸归入他的死),他是面朝前倒下的。”

另一派说:“傻了。耶稣死的时候,他们是把人躺着埋葬的。” 于是,他们就给他向后倒着洗三次:一次为父,一次为子,一次为圣灵。他们就因为这个分开了。我的天啊,弟兄们,你还看不到吗?你们不明白吗?让这成为你们的异象。这有什么不同呢?我们若失去了弟兄之爱,就会陷入可怕的境地。你明白吗?但因着这些爆发的小事情,人们抓住它,就说:“我们要自己联合在一起。”那不叫合一,那纯粹是嫉妒!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需要真正基督徒的、使徒式的合一。是的,先生。
35

保罗说:“有的人传道是为了一件事,有的人传道是为了得利,这又有什么不同呢?只要基督被传讲就好了。”他有权呼吁说:“我知道我离去之后,必有残暴的狼要来,就是你们中间也有人带着那些歪曲的东西兴起。”

但约翰想给这一切画上句号,他说:“哦,持守基督,基督里的合一,将神的爱留在我们心里。小孩子们啊,要彼此相爱。”
36

我相信我们确实要经历这些,才能真正看到其中的意义。约翰,就是那天因为撒玛利亚人不给他们吃的,就想让火从天而降,烧死那些撒玛利亚人的那个约翰,同一个人却成了爱的器皿。弟兄们,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在我们所有的分歧中,当我们真的看到了神想让我们看到的,这会不会破碎我们,让我们去到彼此的脚前……

37

当时,他们还有一件事,绝对是圣经里惊人的教导……[录音空白]他们有的一个就是剪虫和蚂蚱……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一路下来都是同一个虫子。这只魔鬼的蝻子过来了,它也能爬进你的皮肤里,毁坏你。一旦他们找到了一个小东西,他一找到,不管别人怎么说,他死死抓着不放,他会把他的小团体封闭起来说:“就是这个了。” 弟兄,这不是 “就是这个了”,而是就是 “那个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一个团契,一个真正的圣经教导,不是去追求一件事或另一件事。我们有真正的、被圣灵充满的、有圣灵的弟兄。

如果我只是针对他们中的一个在讲,我就是个伪君子。我不是讲反对浸信会的东西,或卫理公会所做的,这个那个……我传讲不是针对人,而是针对魔鬼那个想要控制人类的蝻子。我们看到了。我讲这个是为要把这点摆在你们面前,让我们看到神已经预言了这些行毁坏的要来,吃光这棵葡萄树。
38

我们知道圣灵在这里。我们知道圣灵就是生命。但是,弟兄们,你们知道他只是在树桩上工作吗?你有这么想过吗?你意识到这是一部分吗,我的朋友?圣灵只在树桩上工作。圣经说它会成为一个树桩的。是什么?我们有一个不合一的身体。我们的弟兄之爱散落在各处。在每一个重生的人心里,今天早上,在他们的心里,他们想彼此拥抱。他们想这么做。在凤凰城这里有很多传道人,属于不同宗派的教会,他们很想今天早上走进这里,把一位论、二位论、三位论……忘记彼此的分歧……基督在他们心里。

但怎么回事?什么导致他们无法这么做呢?他们的组织。如果发现他们去到那群人当中,他们就会被逐出教会。那是假的合一,圣经是这么说的。是的,是这样的。神从未组织过他的教会。现在,不要反对他们。神说这是必须发生的。但问题是在我们中间,让我们成为弟兄。[录音空白]
39

我们发现这些大的事情,我们在这里成了树桩子。葡萄树从这里开始,当它开始的时候,剪虫把弟兄之爱咬断了。

接下来是什么?那个剪虫死后,就变成了蝗虫,他就去刺人。然后蝗虫走了,又来了蝻子。蝻子走了,蚂蚱又来吃剩下的东西。看到吗?一直到最后成了树桩。弟兄们,生命从根部上来,基督耶稣(因为他是根是后裔),我们因着自己的无动于衷,让这些东西咬断了我们,使我们成为了树桩。
你说:“伯兰罕弟兄,那还有希望吗?”
称颂神!“耶和华说:蝻子、蚂蚱、剪虫,那些年所吃的,我都要恢复给你们。”弟兄们,作为一个中年人,作为一个福音的传道人,作为你们的弟兄,我以基督徒的爱来爱你们。我盼望着有一天,很快,神会用他的“杀虫剂”喷那些蝻子和蚂蚱,每个教会都会互相拥抱,人要成为弟兄。
40

我们认真地想一下这个。如果神说这些虫子会吃掉他的产业,弟兄们,你还看不出来吗,为什么神的医治不能正常运行呢?你看不出来为什么恩赐无法正常运行呢?那些灵进入教会,有的说方言,根本没有敬畏的心。有的人根本不留意。有些人会说:“那个信息不对。”他们任由这个那个过去了。

然后恩赐会来,他们说:“哦,琼斯说;’这是这个,这是那个。’” 这是圣灵,真的,但它不能运行来显明自己。这些小虫子把他挡住了。这为什么我们不能有真……教会里的这个大的能力,本该横扫全地的。永生神的大教会,应该拥有每一个力量……
这是什么?刚一兴起,蚂蚱就来咬了。但有一件大事:神说会这样。我们看到了。神说:“我要恢复。”我盼望着这个。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