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302 这时耶稣来了

1

让我们在全能神的同在中低下头一会儿来敬拜。我们的天父啊,我们感谢你,我们有这样的荣幸奉你的爱子主耶稣的名来到你的面前。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对你所犯的一切过错,使今晚我们可以被接纳进入到你的团契中。

愿圣灵今晚带着这道,按着你所喜悦的方式来牧养我们。赐给我们你的爱、你的赦免、你的祝福,让我们能在一起享受一个大的团契。医治病人和有需要的人。拯救失丧的人。使荣耀归于你自己。我们奉基督的名祈求。阿们。你们请坐。
2

随时随地事奉神,确实是一种荣幸。我们非常感谢今晚能来到凤凰城。我们相信神必赐给我们极其丰盛的祝福。

呐,如果我这样说……我们就能很快进入这道中……。我相信信心是从听道来的。我相信神会持守他的话语。
今晚我们要读的是约翰福音第十一章第十七节。
耶稣到了,就知道拉撒路在坟墓里已经四天了。
今晚,如果我选择一个主题,正如我刚才所选择的,我选择这个主题,“然后耶稣来了。”
3

今晚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段经文,是我们新约中最伟大的经文之一,是基督神圣的弥赛亚身份的证明和印记。可以说这一次由这个伟大的事件,它把所有的风,从不信的人的帆上,给吹走了。

除了神自己,没有人能使死人复活。而这个人已经死了,埋了四天了;腐败已经开始进来了;他的鼻子已经塌陷进去了,皮肉之虫正在吃他。谁都知道,除了独一的神,没有人能使死人复活。
4

前一段时间,我跟一位女士讨论过,她是个虔诚的人,或者她自称是。她对我说:“伯兰罕先生,我很佩服你的讲道,但有一件事你做错了。”

我说:“我总是很高兴有人能告诉我哪里错了,因为我想要正确。” 当我错了的时候,我很感激任何愿意告诉我的人。这表明你对我的爱。但是呢,在错的时候,一定要是被证明了是错的,而证明错的必须是神的圣经。
她对我说:“你错就错在这里。你把耶稣放得太高了。你把他说成是神。而他本来不是神。”
我说:“女士,如果你能用圣经证明这一点,那我就接受。”
她说:“我当然可以用圣经来证明。”
我说:“那我想知道是在哪里。”
5

她提到了这段经文,约翰福音11章。她认为他只是一个先知,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好人,一个先知。呐,如果耶稣只是一个先知,那么我们就都是失丧的,是错误的。他就是耶和华神,以肉身显现。他是神圣的。

她的想法是基于此:她说:“那么如果我可以向你证明他只是一个人,如果我用圣经来证明,你愿意接受吗?”
我说:“是的,夫人。但我不相信你能做到。”
她说:“在通往拉撒路坟墓的路上……。我想你应该熟悉这段文字吧。”
我说:“是的,夫人。我是熟悉的。”
她说:“圣经上说,’耶稣哭了’。” 并说:“这证明他是个男人,他只有作为一个男人才能哭泣。”
我说:“这是真的,但当他站在拉撒路的坟墓旁,并呼叫已经死了四天的另一个人,这就不仅仅是一个人了。那是神在那个人里面。”
我说:“当他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确实是一个人,他饿了,在树上到处寻找食物。他像人那样饿了。但当他拿了五块饼和两条鱼,喂饱了五千人的时候,那就不仅仅是一个人了。那是神在人里面。”
6

他像人一样累了,这是真的;因为有一天晚上,在能力从他身上消失之后—整天传道,为病人祷告—他是如此的疲惫,海上的小船在波浪中,像个小瓶塞一样上下弹跳,当时也许有一万个海中的魔鬼发誓要在那天晚上把他淹死,当他们抓住他虚弱的身体躺在船上睡着的机会……。他在休息,像个男人一样睡着了。这是真的。但当他把脚踩在船的帆索上,抬头望天,对海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浪都听从了他,那就不仅仅是一个人了。那是神。

他在十字架上呼求怜悯是真的。当他快死的时候,他呼求怜悯,像人一样,因为他像人一样死去,他把我们的罪都担在他身上,除掉了它们。他在死的时候是一个人。但在复活节的早晨,当罗马的封印……。坟墓和死亡都不能留住他的时候,他证明了他是神。
难怪诗人说:“活着,他爱我;受死,他救我;埋藏,他使我的罪远离;复活,他永远自由地称义;有一天,他会来了;哦,何等荣耀的日子!” 这就是我们所要寻找的日子。历代以来,正是这东西使先知和诗人的心激动。
7

旧约圣经寻找过两件大事。一是弥赛亚的降临,二是圣灵的降临。我们盼望两件事:末世的浇灌和主的再来。而我们现在正有浇灌,第二次降临就在眼前了。哦,知道我们所处的这个伟大的日子,是多么使信徒的心激动啊。

我们面前的景象:证明了是他弥赛亚身份的印记……。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是在我读到的一个小故事里。可能不是真实的。我相信是英格拉姆的小故事书 《大卫家的王子》。也许是虚构的。但我在《大卫家的王子》中读到的一个小故事,马大、马利亚和拉撒路是耶稣的朋友。哦,这就是我的心愿:成为耶稣的朋友。世界上再没有比耶稣更伟大的朋友了。
8

后来,这个小故事和圣经教导我们,有一天拉撒路生病了……。呐,这个小家庭被赶出了他们原来的教会团契。而通常情况下,当你要相信主耶稣的时候,就会引起一点骚动。

而他们为了相信他,放弃了一切所谓的宗教信仰。而现在,当他们一生中最需要他的时候一个失望就来了:耶稣走远了。如果你仔细阅读圣经,耶稣在约翰福音5:19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9

那么,我们发现有一天,耶稣经过一群人,一个小妇人摸到了他的衣裳。他说他感觉到能力从他身上消失了。但是,拉撒路的复活比这伟大得多,却没有任何记载说他感觉到能力从他身上消失了。那是什么呢?一个是那个女人在用神的恩赐;另一个是神在用他自己的恩赐。

那么,你在台上看到的就是这个。说:“什么……” 我收到那么多的批评,说:“是什么让你变虚弱的?” 没有必要去试图解释它。这已经超出了解释的范畴。我不能理解它,我可以用经文来支持它。但我无法解释它。这些发生在台上的异象,是人们在做那个。那是你自己的信心。你做的那个。你是在使用神的恩赐。
而当我在家里,或在某个地方,或在事工场上,主兴起并显示一个异象,这并不会使我虚弱。我的妻子今晚就在会众席上。没有人会比她更有权威,来解释这些事情是怎么来的,而我们对它一无所知。只是坐在那里,有时异象会持续一两个小时,但当我从异象中走出来的时候,我没有虚弱,而且是很高兴,很喜乐。这就是神取过他的恩赐,显出一些东西来,而人们可以通过这个恩赐,为他们的信心来汲取报酬。
10

那么,是神向耶稣显明了的,要他离开,要他等候这么长的时间。许多时候,我们认为当我们生病或感到有什么事发生时,这是令人失望的。但只要你不灰心,记住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义人的脚步为主所立定。

呐,这个小家庭,当时他们的情况是最糟糕的……。拉撒路生病了,他们就派人去找他们最好的朋友和伙伴。他曾坐在桌子上,很多次吃他们桌子上的东西。他们曾给他做了一件衣服穿上。他曾把头枕在马大和马利亚为了显出对他所有的尊敬而一针一线缝制的枕头上。既然她们是在向他求助,他为什么要拒绝她们呢?
11

很多时候,我们都被引到那个点。“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我去教会,我全心地活在神面前,我努力做一个公正、诚实的人,以及基督教所要求的一切,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呢?” 但你知道,很多时候,它们是化了妆的祝福。很多时候,我们无法理解它们。如果你能够放开它们,神会使它正确地解决的。

我希望你注意。这也许是这个小家庭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他们离开了他们的教会;他们这位珍视的朋友似乎已经抛弃了他们。他们所珍视的一切都没了;养家糊口的人没了,他们的兄弟躺在坟墓里,而这两个无助的小女人,被教会开除了,被标记为圣滚轮,狂热的跟随主耶稣……。你能想象伯大尼城蔑视的手指着他们吗?你能想象听到他们说:“呐,你们的那个圣滚轮朋友在哪里呢?你看,到了摊牌的时候,他却去了别的地方,拒绝来帮你们。”
你知道那个魔鬼从那时起就没有死。他还活着,蔑视你。但不论怎样,当最黑暗的时刻来临……过了四天,那人已经在坟墓里腐烂了;后来她们听说耶稣要来了。马大在家里为不同的事情等慢慢地做准备,而她之后就显出她是由什么做的。哦,我相信….
12

对你们五旬节派的人,在这里的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宗中,今晚有许多的马大在那里。我相信,当摊牌的时候,他们会展示出他们是由什么做出来的。我相信这一点。

当耶稣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小马大看起来好像有权出去对他大吵大闹,但是马大曾经在圣经里读过一个故事;就是一个书念妇人失去了她的儿子,书念妇人认出来神在先知里面。如果神在他的先知里面,那么他在他的儿子里面又能有多少呢。她对先知不是很关心;但她认出了先知的神。她认出来的不是那个似乎让她失望的男人,而是那个男人身上的神。
哦,就是这样的。不是教会的行动,而是教会里面的神的能力。注意。哦,那个时刻,除非他们曾经到过那个黑暗的时刻,否则没有人知道如何去同情他。
13

有一次在巴比伦,有一个场景,一出戏正在上演。一天早上,窑炉的温度是以前的七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或者说,加热了。后来,问题出现了,神的三个信徒坚定地站在神永恒的应许上……。

哦,我要你们明白。神总是尊重任何坚定地持守他应许的人。哦,那看起来是一个黑暗的时刻。当沙得拉,米煞,亚伯尼哥,他们的手都被绑在背后时,坐在宝座上的王说:“伙计们,如果你想在这里做出一点妥协,你想改变你的决定,我们会给你一个机会。” 但你知道,在信徒的心里,这是不妥协的,他庄严地立在“主如此说”上。他们说:“我们的神能救我们脱离火窑的火焰。但不管怎样,我们不会向你的像下拜。”
14

哦,如果今晚的世界,如果今晚你们这些女人,如果今晚你们这些男人……。你们女人,当这太阳再暖和一点,魔鬼来诱惑你们的时候,穿上这些旧的丑陋的衣服,走上街,变得受欢迎,如果你们愿意说:“我愿意和主所被轻视的少数人走同一条路。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为基督做了决定。”

如果你们男人能从背上卸下那根愿望之骨,在里面换上一根脊梁骨,并抓过来你妻子的手,不让她做这样的事,神会因为你们这样做而更尊重你们的。你知道这是对的。有的时候,当人站起来时,魔鬼就会服了你。
15

所以,当他们的手被绑在后面向死亡行进的时候,当王叫他军中最健壮的人,把他们推到烈火的窑中……他们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在向着死亡行军的时候,站在不能失败的应许上,那块板子被推到火窑的顶上,当时强烈的热气是如此之大,直到热力把他们身后的人的身体杀死了,他们曾吃过王的葡萄酒和王的啤酒,以及王的土地上所有的肥肉。而这些人却还有脉搏可以继续吃喝;虽然他们那虚弱的身体与他们后面的身体在物理上无法相比。

但人不是以肌肉的多少来衡量的;人是以品格来判断的。我见过体重两百斤的男人,却没有一丝男人的样子。人是以品格来衡量的。
16

而热气之所以没有烧焦那些棕色的小犹太人的身体,是因为神在他们心里跳动着。那就是区别。道锚定在他们的心里。“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当他们走在死亡的道路上,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就在他们要进去之前,站在木板的顶上。这看起来是他们曾经去到过的最黑暗的时刻。就在他们最黑暗的时刻到来的时候,就在他们踏入火窑的最后一步时,耶稣来了。
那就是他行事的方式,就在那最黑暗的时刻。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站在神永恒的应许上。不管来了什么或去了什么,都要持守那应许。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
17

有一天晚上,一艘小船在大海中……或者说,在加利利海中央,像个瓶塞一样在上下颠簸。风是逆风。桨断了。一群小门徒最后一次拥抱在一起。这艘旧的小船要被水浸透了,灌满了水,直到它被水淹没。

对你们亚利桑那人来说这可能是个好词。水浸是指当木头全部被浸透了,它就要到最后的高度了。这艘小船每次上升时,下一次肯定会下降。魔鬼坐在每一个波浪上,说:“我现在得到他们了。从现在起,他们将停止传道了。”
他们认为……或者说,他认为他们已经离开了他们的主。而耶稣做了什么呢?他爬上了山顶,坐在上面,注视着那艘小船在海里上下颠簸。
18

哦,今晚我真高兴,他爬上了荣耀的城墙,坐在高处的荣耀宝座上,他的眼睛看顾麻雀,我知道他在看顾我。他也在看顾着你。

就在至黑暗的时刻,当每一次的俯冲似乎都是最后的俯冲的时候,耶稣过来了,在海面上行走。我希望你们注意:他们无助、无望、绝望了;可当他们看到他时,他们却害怕他。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东西,他们却害怕它。
今晚我可以说:在这个伟大的时刻,原子能时代,当这个世界陷入绝望的时候,当国家与国家对抗的时候,彻底的灭亡可能在三十分钟之内降临到这个世界上,耶稣来了,走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刻,而世界却惧怕他,他们说那是圣滚轮,算命的,以及一切可以称呼的名字。
19

我很高兴,在这黑暗的时刻,耶稣与他的教会同行,显明他自己是活的。这是这个世界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自古以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从来没有这样分离过;教会从来没有这样被撕成碎片;从来没有这样被宗派吃掉,教会里有这么多的分歧,这么多的感觉和事情。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耶稣在这最黑暗的时候出现了,向他的教会显明自己和他的爱。到了最黑暗的时刻,接着耶稣就来了。

在岸的另一边,当第二天早上小船靠岸的时候,有一个小妇人住在山坡上,也许已经卖掉了农场上的一切,也曾试着找医生来医治;但他们都没有办法。
她也许卖掉了合作的生意;她卖掉了她的一切,花光了她所有的生活费;她那可怜的、小小的、虚弱的、消瘦的身体,她那苍白的小脸颊,一切的希望都没有了;什么也不可能发生了。
当然,她听说过耶稣,但他在海的另外一边。当最后一分钱花光了;早晨做饼的时候,木桶刮到底了;罐里已经没有油了;钱花光了;她依然又病又弱。就在那最黑暗的时刻,一艘小船在下面停靠了,耶稣来了,就是在那至黑暗的时刻。哦,这就是他做事的方式。
20

呐,她无法去到耶稣那里,但是……。哦,有一件事是蒙福的。你不能去找他,但他可以来找你。他从来没有在任何时候失败过。

有一天,在格拉森的土地上,无疑曾经住过一个善于交际、敬畏神的公民。他跟错了人群。也许刚结婚,有两三个小孩。但他混进了错误的群体。
这就是许多年轻人和年轻女人失丧的原因,混在错误的群体,错误的伙伴中。
因此,有一天晚上,他们带他出去了,给了他一杯酒喝。“玩玩游戏,做做这个,或者赌一赌,不会有事的。” 然后第一个魔鬼进入了他。他回家后,不得不对妻子撒了个谎。第二个魔鬼进入了他。一直到他被一个军团附了体,他已经无能为力了。这个可怜的家伙被赶到了坟墓里。
你有没有注意到,魔鬼喜欢住在坟墓里?魔鬼喜欢呆在死寂的老地方。也不排除教会,当它们死了的时候。那就是魔鬼的聚集地。
21

这可怜的家伙被赶到了坟墓里,就是死地。他们用铁链捆住他,他会把铁链敲开。呐,当魔鬼附在一个人身上时,他就会变得比他的力量大很多倍。如果魔鬼能给你两倍的力量,你觉得神能对你们这些坐在轮椅上的人做什么呢?你觉得神能对你这个罪人做什么呢?

如果魔鬼可以把你赶到酒吧间,或者不道德地走在街上,或者做世界的事情—这是和你自己的本性相违背的,因为你生来就是神的儿女,魔鬼可以让你做事情,背叛你的丈夫,背叛你的妻子,偷窃,撒谎—当神完全占有你的时候,他更能做什么呢?
而这个被军团附了体的伙计,曾经是个绅士,现在没有希望了;他和魔鬼一起在坟墓里。一年又一年,他的情况越来越糟,到了一个地步没有人可以从那旁边通过。呐,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他知道不应该这样做,但每次他看到一个人,魔鬼就会跳到他身上,他就会去杀那个人,直到每个人都怕他。
22

他被逐出了所有的社会,逐出了这个城市。魔鬼使他失去了理智,他在外面的坟墓里,那是他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然后耶稣来了,他把魔鬼赶出了他的身体。那些魔鬼进入了一群猪里,它们有足够的智慧去淹死自己。

我常常想:当我到了天堂,我想看看他的见证对那个国家的养猪人有多大的力量。
如果要让他们损失一些猪的话,他们就不想要任何的复兴了。他们对猪和魔鬼的感觉比对主耶稣的感觉更亲切。他们想要他们的猪,并求主离开。
这就是今晚的情况。人们宁愿呆在一个老旧、陈腐、拘谨、不敬虔、冷漠的状态中,也不愿偶尔忍受一点野火。我宁可千百倍地忍受它。他们更喜欢和魔鬼在家里处于旧的境况中,喝酒、抽烟、赌博、穿旧的肮脏衣服、剪蓬松的短头发,做他们所做的所有的这些事。感觉做这些比被人说成是老古董,有耶稣在家里更自在。而我却会一千亿次做同样的选择。
23

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你能想象吗,军团回了他的家,找到他以前住的地方。小妻子不得不卖掉这个地方。他想知道她在哪里,所以他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寻找。最后有人说:“她住在巷子里。”

然后他就走下去到了一个小铁皮马房里,孩子们看到他来了,就跑去躲起来。妻子拿起她的小披肩,披上了就往大门外走。他说:“没关系,亲爱的。没关系,孩子们。到爸爸这里来。我想把你们抱在怀里。我想用我的胳膊搂着你,亲爱的。你的小裙子已经破了。”
哦,她说:“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耶稣来了。” 是那个做成的不同。“哦,妻子,孩子们,过来这里。那是最黑暗的时候。魔鬼在折磨我,耶稣就来了。”
24

哦,在那黑暗的时候,那个躺在池子边的人,他有一个慢性病大约三十八年。他把他带到池边。他已经老了。有大群的人躺在那里。他们告诉我们,他们互相刺杀,试图先进入池子。

那可怜的伙计没有机会了。一些年轻的人可以把他推到后面,然后进池子里。他躺在那里,受了三十八年的折磨。医生已经放弃了他,什么也做不了。除了一个小褥子,他没有任何财产。就在他最黑暗的时候,耶稣来了,说:“拿起你的褥子回家吧。”
哦,想到这里,人的心就会呼喊:“哈利路亚”。最黑暗的时刻……
25

有一个瞎眼的老乞丐,就像我们昨晚说的那样,坐在耶利哥的门前,所有的希望都消失了。他是个瞎子。机遇不会找他;他的年龄对他不利;公众对他不利;一切似乎都对他不利。就在他处于最黑暗的时候,耶稣来了,把他的黑暗变成了光明。当耶稣出现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好了。总是如此。

复活后,一群心灰意冷的小门徒聚集在不同的地方。彼得说:“嗯,我只想去捕鱼。我太灰心了。我看到的那一位怎么会从坟墓里叫拉撒路出来呢?我站在那里,看见那个拿因的妇人,她的独生子死了,他把手摸在棺材架上说:’年轻人,我对你说,起来!’ 我就看见他活过来了,这怎么可能呢?我证实我曾亲眼看见,看见拉撒路死了四天之后,旧坟衣裹着他的脸,裹着他的身子,从坟墓里出来了。
“我曾看见他把水变成酒。我看见他摸一个白如雪的麻风病人,几分钟后,他的脸颊上就有了健康的红晕。这同一位怎么可能被挂在那个十字架上,脸上还沾着士兵们嘲笑的口水?他怎么会放下双手,让人在手上打钉子?他怎么会允许荆棘的冠冕被拉下来罩在他的脸上,划过他的脚,让他们在他的脚上钉钉子呢?
26

“他怎么能站在那里,任由蝎子鞭抽打他的背部,任由肋骨被刺穿呢?他怎么能让他们这样对待他呢?他怎么能挂在天地之间,任凭血从他身上流出来,让那些嘲笑他的祭司、他的死敌走过,无礼地对待他呢?他怎么能让一个罗马士兵用破布条罩住他的头,打他,并说:’现在你这个说预言、能预知的,告诉我们是谁打了你,我们就会相信你。’”?

“这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让那个大祭司走出去,说:’你若是基督,就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相信你。’?我们相信他是神的儿子,这样一个伟大的人,怎么会经历那样的折磨和惩罚而默默无声呢?”
27

哦,那是一个黑暗的时刻,是他们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看到他们把钉子拔出来,看到他低头死去,他们已经把他的身体取去安放在亚利马太的约瑟的坟墓里。这怎么可能呢?当他看到那块大石头摆在那里,还有罗马人的印封在上面,这怎么可能呢?他太灰心了。他说:“我相信我会去捕鱼。”

门徒说:“好吧,我和你一起去。”
整整一个晚上,他们心灰意冷地拉了一晚上的网,什么也没捕到。主已经走了。似乎一切都完了。他们甚至连一条鱼都抓不到。就在他们最黑暗的时候,有人站在岸上说:“孩子们,你们有肉吗?”
28

在去往以马忤斯的路上,在第一个复活节的早晨,当整个世界鲜花盛开,花蕾绽放,蜜蜂嗡嗡作响的时候,在那个美丽的四月早晨,门徒们并不知道他从死里复活了,而且是在复活的人当中了。当他的朋友革流巴,和他的朋友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非常灰心,但是他们在思索圣经。

你注意到了吗?当他们在谈论经文的时候,他出现了。在他们下山的路上,那是他们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所有的希望都消失了,就在这个时候,耶稣出现了,但是他们并不认识他。
我相信这也是今天许多教会的错误。耶稣在这里,但他们不知道它。他们没有意识到它。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伟大的时刻,在这个日子里,当有名无实的世界都把自己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兽的印记,当教会的联合正在吞噬所有的宗派,在这个时候,甚至我们的全福音的弟兄们都在分裂,大惊小怪,争吵,拉扯,为一点点的圣经差异而烦恼,每个人都分开自己,变得冷漠,并各自呼召门徒,我始终认为这更多的是为了一张饭票,而不是为了让魂得救。
29

但是,你知道吗?就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刻,就在他们今天会在法庭上下达命令,所有这些在教会联盟之外的小传道人是不能再在电台广播的,他们也不会上任何的电视;他们不会让他们在那里的。

这是什么呢?无非是可怜的嫉妒。他们试图阻止神的信息。他们想向人们隐瞒。他们否认他们正在尝试这样做。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耶稣说,将有一个时候,他们甚至会杀了你,却认为他们是在服侍神。但是,弟兄,值得感恩的是,就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他证明自己还活着。
30

我相信他今晚就在这里。我相信他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向我们证明,他与我们同在。所以他们想扔什么原子弹就扔什么原子弹吧;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有一件事我是知道的:

我心所望别无根基,
唯有救主流血公义,
仅仅穿戴着他的正义,
无愧地站在宝座之前。
立在基督磐石坚固,
其余根基都是沙土。
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当我们今晚怀着感恩的心来到你的面前时,在我们所有的分歧中,在我们所有的小顾虑和孩子般的小事中,不管怎样你已来找我们了。你已经来造访我们了。你是我们的客人。
哦,我们应该如何对待你,要知道作为人类唯一的希望,今晚你就在这里,在我们的小船上,当她从一个教会掉到另一个教会,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在这黑暗的时刻,你来到了我们这里。我们感谢你。
主啊,我祈求,在这栋楼里如果有任何罪人,愿今夜他们会认出来你在这里,你的同在在这里,你的灵在这里,你愿意他们来你这里。听你仆人的祷告,我奉耶稣的名这样祈求。阿们。
31

我亲爱的朋友们,正如我母亲总是这样告诉我的,话语是没有意义的,除非它们有可以证明出来的意义。我所能做的一切讲道,都不过是另一个拍卖师或其他任何可以喧哗或讲论的东西,无论他们想怎么称呼它,除非神来支持他所说的就是他要做的。

那么,是传道人在讲道,而当神来证明传道人所说的话是对的,那么不相信那个就是罪。什么是罪?就是不信。抽烟、喝酒、消费烟草、赌博、犯奸淫,那不是罪。那不是罪。那是不信的属性。你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你不信。这就是你这样做的原因。
32

如果你信了基督,你就不会这样做,因为你信了就重生了。“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时)永生,不至于受审,乃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这是耶稣自己说的。

那么当你相信主耶稣,接受他为你个人的救主时,圣灵就会给你施洗,然后进入信徒的行列,确认这个信心,那么你就成了神真正的孩子,被圣灵充满,准备好被提了。不仅仅是一个童女,而且是灯里有油的童女,准备好了可以进去了。愿主加添他的祝福。
33

呐,今晚我们要叫一些生病的人上来这里为他们祷告。我想问个问题。这里有谁以前从未参加过聚会,你愿意举手吗?一些人…… 神祝福你们。这非常好。谢谢你们的到来。

我想说的是,我的朋友们。我不是一个医治者。我不能医治人。我相信没有任何人,医生,医院或药物能医治人。我相信那医治,只在神里面。
呐,医生可以移除一个障碍物;他可以接骨,拔牙,取出一个肿瘤。但这并不能医治疾病。那只是移动了障碍物。神才能医治。医治就是创造。是创造和重建。没有任何药物能重建你的身体。只有神才能重建。是的,没错。唯独神是能医治人的。
34

而神在教会中差来了五种不同的恩赐: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牧师。这些都是为了完善教会。这就是他的证明,他的圣灵服侍教会,使基督的身体聚集在一起。

哦,我想问你们一件事:如果基督还活着,如果他今晚还活着,不是死了,而是活着,他要到这里来,做他在地上的时候所做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完美的证据,证明他还活着。
那么,对我来说,这本圣经要么是真理,要么不是真理。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或者我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你是一个基督徒,或者你不是一个基督徒。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这不是圣经,如果它和《古兰经》一样,那就别想了。去吧,去吃喝玩乐吧,因为反正明天你就会死了。
但如果是圣经,让我们拥抱它,因为它是唯一一本告诉你你是从哪里来的书,你是谁,你要去哪里。对它的信心决定了你在哪里度过永恒。相信他,对他要有信心。
35

圣经宣告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耶稣从死里复活后说:“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他说:“再有不多的时候,世界……” 那世界就是“宇宙”这个词。宇宙的意思是 “世界的秩序:教会,所谓的教会”。“世界不会再见到我”。

朋友们,在我们开始祷告队列之前,想一想。今晚在凤凰城有很多人不相信耶稣基督,不管他做了些什么。你知道圣经说他们生来就被定罪了吗?是的,没错。神不愿意有人沉沦,但作为神,他知道谁会沉沦,谁不会。他不愿意,但他们还是要灭亡。
作为神,他知道每一只跳蚤、每一只苍蝇、每一只蚊子、每一个人、以及在地被创造之前在地上的一切。如果他不能,他就不是神。没错。但他知道。
36

对你们这些有幸的人,神敲打你们的心,给你们一个接受的机会,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然后你们把它拒绝了……。弟兄,我这样说是带着尊重的,但地狱不够好。没错。对于一个认识到耶稣基督是永生的唯一盼望的人……。

你能指望你的工作给你永生吗?你能指望你的爸爸、妈妈吗?你能指望你的妻子、丈夫吗?你能寄希望于你的名望吗?你能寄望于你的社会吗?你能寄希望于你的教会吗?你能寄希望于你的牧师吗?你能寄希望于布道家吗?不,先生。只有神能给你永生。
你为什么要执着于那些世俗的、败坏的、失败的东西,甚至执着于你的牧师,甚至执着于教会,甚至执着于组织,执着于你的社团,执着于一切呢?当永生的基督在这里,借着一个在末日要叫你复活的应许,赐给你永生时,你为什么还持守住那个呢?而你居然会拒绝它。要确保你明白。今晚我相信……
37

你知道吗?让我发自内心地对你们说:不会太久了,总有一天,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和我一起站在基督面前。

你们知道我们的声音永远不会消失吗?你们知道我们在天上的思想比我们在地上的声音更大吗?当神把他的大雷达屏幕投射在那里,你今晚在这个聚会上的意念会在那上面波动,到了那一天会发生什么呢?你想想那个吧。想想它吧,女士。想一想吧,男士们。要真诚。
38

呐,我们要叫一些人上来接受祷告。在做之前,我想问你们:如果今晚基督在台上做同样的事情……。为你们的缘故,如果他要做他被钉十字架之前所做的事,你们愿不愿意相信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必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说了吗?

他岂不是说过:“还有不多的时候,世界就不再见我”?但他说:“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多久?),直到世界的末了”。一直到……。世界还没有走到尽头。
39

而基督仍与他的信徒在一起。世人仍在说:“没什么好的;狂热主义”。他们害怕在道中看它。这就是为什么法利赛人不愿意相信他。他们有自己的小教条。他们没有看到它。耶稣说:“你们若认识我,就必知道我的日子。以赛亚讲到了我”,并说了他要做的事情。

那么,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直到世界的末了。他做了什么?他向穷人和有需要的人传福音。他是个一般人,是普通人。他没有宣称自己是个医治者。他说:“医治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这些事,是我的父住在我里面。他做这些事。我凭自己什么也不做,直到我看到父先指给我看,然后我就去做。” 是这样吗?父给他看了什么呢?
40

有一次,有一个人来到他面前;他们参加了一个小小的祷告会,那个人遇见了他,把他带回来。耶稣站在那里,告诉他他去了哪里,他是谁。那些法利赛人怎么说呢?他们说:“他是别西卜,魔鬼。” 呐,如果他们只看……。

呐,看看这个犹太人,拿但业。当他看见那事成就了—那个神迹成就了—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那人知道那是弥赛亚的迹象。通过这样做,他说:“你是神的儿子”。
耶稣说:“因为我告诉了你,你的……你去过什么地方,或者你是什么人(告诉你是基督徒,或者我们所说的信徒),你就信我了吗?你会看到比这更大的事。”
41

有一次,撒玛利亚的一个小妇人来了。他站在那里和她谈了几分钟,他发现了她的问题。说:“去找你的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说:“这是没错的。你已经有五个了。现在和你一起生活的那个不是你的丈夫。在这一点上,你说的是对的。”
那么,看看她说了什么。呐,她不是犹太人,她是撒玛利亚人。对犹太人已经做了……。她说:“嗯,先生,我看出来你是个先知。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知道,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要做这个事。那是弥赛亚的迹象。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要告诉我们一切的事情。” 但她不明白他是谁。
他说:“这位与你说话,与你交谈的就是他。”
她跑进城里说:“来看一个人,他告诉了我这样那样的事。这不正是弥赛亚吗?” 如果对犹太人,诚实的犹太人来说那是弥赛亚,如果对撒玛利亚人,诚实的撒玛利亚人来说那是弥赛亚,那么对外邦人,诚实的外邦人,不是教会成员的外邦人来说那也是弥赛亚的迹象;诚实的外邦人,是内心诚实的,在神的话语中看到那是真实的。
42

父神,它在你的手中了。我祈求你今晚在神的同在中医治每一个人。神啊,这一束手帕,躺在这小小的包裹里,它们会去到这沙漠里,去到全国各地。也许它们是给生病的小孩子,坐在某个房间里可怜的失明老父亲,也许在是医院里生病的母亲……。你知道他们的一切,它们代表谁。神啊,我们送这个记号,是因为我们相信魔鬼被打败了,他的每一个行为都被打败了。

神啊,有一位作家说,当红海挡住了神的路,他的教会行进过来了……。哦,整个自然界看见他们退到一个角落里,一定都在颤抖,但是神透过那火柱往下看,海就害怕了,它就翻卷上去立起成磊,把神在海底看见的那条路打开了。他带着他的孩子们在干地上过了海。
神啊,当这些手帕铺在病人身上的时候,愿你透过耶稣的血看见应许的道路,愿魔鬼害怕了,后退了。又愿你的儿女,在这旅途中,因着基督的应许,走过去到那健康和能力的地土。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43

我们从什么地方叫出来的呢?昨晚是不是U,我相信是?我相信是的。我们今晚从……从75号开始叫。谁有U-75?我们就从那里开始吧。你有吗,女士?好的,75号,76号?75,76?哦,你有,就在这里吗?77?78,谁有祷告卡78号?U,上面有一个U,78。你能举手吗?这位女士是78号吗?79?这位女士是79号吗?80,举手让我看看。你有80号吗,先生?好的。81?你能举手吗?谁有81号?好的,女士。82?好的。83?好的。84?好的。83?84?好的,先生,84号。85?86?好的,87?88?89?89?嗯,这是……。我看不见它。

44

多少没关系。有时我们可以叫到所有的人,有时我们不能。谁没有祷告卡,有疾病的?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我想看到那些人。好的。在这一边没有祷告卡的?有时候我想看看……。有祷告卡的人,我们不希望他们……。你知道,我想……还是有机会去排队的,瞧。但那些没有的……。

好的。有多少人相信,耶稣还是昨天那个女人经过时的……或者,当他经过时,那个小女人去摸他的衣裳穗子?之后她就走了……。呐,请记住,所有会众对他做的就是一个拥抱,但是那个小女人摸了他的衣裳,然后她就出去了,站在了人群中,人群可能是这个规模的两倍。耶稣说:“谁摸我?”
听听这个故事。“谁摸我?”
每个人都否认了这一点。“不是我,不是我。” 也许她也说:“不是我。” 但他有一种能力。他说:“我变虚弱了。”
彼得说:“哦,主,” 责备他说:“所有的人都在摸你,你为什么要说,’谁摸我’?”
他说:“但我觉得自己变虚弱了。”
瞧,她使用了神的恩赐。神从来没有让他看见什么。是她做成的。这就是这里发生的事情。这是你做成的。然后耶稣环顾四周,直到找到她。他说……她有一个血漏问题,她的信心救了她。圣经是这么说的吗?“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45

呐,圣经在希伯来书中说:“耶稣基督是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 有多少人知道圣经是这么说的?呐,如果没有办法让你知道,你怎么能知道呢?他可能是……。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会以同样的方式运行。对不对?那是他行事的方式。

那么你仰望我们承认的大祭司,要全心的相信,因为他是一个大祭司,可以被我们的软弱的感觉所触摸,而你相信。那么,我要你们坐在轮椅上的……。
46

朋友们,几天前的晚上,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我看到一个人被困在轮椅上,我无法告诉你们有多久了。他们把她带到了台上。我猜想,……这可怜的人只是想,因为她拿到了祷告卡,被叫到了讲台上她就会好了。她还没到台上一会儿,轮椅就被移开了,她就大声喊叫,到处跑。

有一天晚上站在这栋楼里,他们告诉我说,一个印第安小孩子来到台上,双眼交叉。我并不知道。但在那个抱着孩子的妇人的异象中,显明了孩子是对眼的,当我往下看时,它的眼睛跟任何人的眼睛一样完美。
没有人祷告;根本没有人碰它,这里没有人。但神摸到了这个孩子。主的同在在这里行了医治。他为什么会得到它呢?他是孩子。他没有我们的那些迷信、老茧和疑惑。你站在那里,看见了异象;神医治了这个孩子,没有祷告,什么也没有。是神做的。神喜欢那样做。
47

这是比按手更高的层次。你说:“呐,伯兰罕弟兄,如果他们把你的手按在……。” 我知道。罗伯茨弟兄,艾伦弟兄,许多其他弟兄在外面为病人祷告,他们把手按在他们身上,也许用油抹他们。这符合圣经。这是完全正确的。瞧,他们有医治的恩赐。我这是一个预言的恩赐。触摸到每个人。那是犹太人信的方式。

你知道,睚鲁在那边说:“来吧,把你的手按在我的小女儿身上,她就会好的。” 那是一个犹太人。但那个外邦人怎么说的?“让你到我的屋檐下来,我实在不配。只要你说一句话,就可以了。” 就是这样。外邦人怎么了?有太多的教导。没错。
外邦人说:“我是一个在权柄之下的人。” 呐,看他在耶稣身上认识到了什么。说:“我是一个在权柄之下的人。我对这个人说:’你去做这件事,’ 他就去做了。他必须这样做,因为我在他身上有权柄。我对这个人说:’来’,他就来;对那个人说:’去’,他就去。” 他说:“你只要说一句话就可以了。”
48

他认识到了什么?他认识到,每一个魔鬼,每一个病痛,每一个疾病都在耶稣基督之下。他是整个局面的老大。“你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能活了。主啊,你到我家里来我实在不配,但你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会活了。”

耶稣转身说:“这样的信心我在以色列人中都没有见过。” 没错。
哦,我要你相信耶稣不需要把手按在你身上。你只要简单的相信,主的同在是来医治病人的。如果主会来到这里,向你证明他的同在,那是谁的错呢?是你的,没错。肯定的。主的同在….
49

呐,如果我把手按在你身上,说:“现在,我要做这个。我要去……。” 哦,你会说:“肯定是伯兰罕弟兄医治的我。天哪,他把他的手按在我身上。哦,我相信他是一个神人。” 伯兰罕弟兄会得到赞美。

但如果你坐在那里说:“主耶稣,我爱你。” 我甚至都不用碰到你,伯兰罕弟兄与此无关。耶稣基督得到赞美。你看,就是这样。我们要赞美的是他。“你的名字要被称颂。”
如果他允许我们,唯有通过神的恩赐,我们可以证明他在这里。有他在的地方,他的同在就是为了医治。有多少人明白这一点?阿们。愿他应允它。
50

呐,当然,你们知道,我想让我的经理,摩尔先生过来做一会儿讲道。我声音嘶哑;我的喉咙不好;自从去年十月或十一月以来,我几乎没有休息过一整晚。我还面临着有几个星期。然后,也许,到海外,到非洲,下到……。每一个地方,去海外,一个完整的环球旅行就在我面前,嘶哑而虚弱……。

摩尔弟兄是个好小伙子。我们都爱他。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人之一。但他说:“嗯,伯兰罕弟兄,人们想要听你。你站在那里跟他们交谈;他们就会相信你。” 我相信是这样的。
所以我是在尝试……。当然,在讲道的时候,它是用另外的方式抛出恩膏。它是另一种的恩膏。一个是讲道的恩赐,教师,牧师,传福音的。它们都是分开的恩赐。预言是另一个—先见。这是另一种恩膏。但是神在他的恩典中,到目前为止已经帮助了我们。我相信今晚他也会帮助我们。如果他真的帮助了我们,那就证明他的同在在这里。
51

伯兰罕弟兄与此没有一点关系,没有一点关系。即使是异象,也与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自己做成的。有人说:“你为什么要让人上台来?” 有时候我甚至没有让他们在这里。我现在就可以向你证明,人不一定要在台上。是的,先生。

如果主的同在在这里,那么他的恩赐在台上没人的时候依然运行。肯定是的。要有信心,要相信。相信神。不要疑惑,要有信心。圣经说:“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如果会众能安定下来,每一张脸都直直地朝向各各他……。把我从画面中取出去,仰望各各他。我并不是大祭司,他才是大祭司。我无法做什么,只能降服自己。如果没有声音在里面说话,这个东西就是个哑巴。我也是。我怎么知道……。这里没有一个人….。
52

我相信不久前我认出了斯达茨克列夫弟兄,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一个部队的上尉。他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写了那本书,有关非洲的书。刚才我在某处看见了他。据我所知……是的,朱利叶斯弟兄,我很高兴看到你和姐妹今晚坐在那里。

据我所知,在他们之外,在会众席上我谁也不认识。你们知道我不……如果朱利叶斯有什么问题的话,他或者斯达茨克列夫姐妹,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没错。对于祷告队列里的人,我想我是一个陌生人,当然……布朗弟兄,这里的这些人,我认识他们。但我想要你们相信。愿主的同在来医治病人。
53

你怎么想呢,墨西哥的一位女士,坐在外面的那头,得了神经性的病,坐在那里,头上裹着一条小围巾。你全心相信吗?你最近非常紧张,不是吗?如果是这样,请举起你的手。好的。呐,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了你。你可以回家好了。

那么,你们必须要有一位在台上吗?那个女人坐在那里,相信那是事实。看着她,她是那个妇人坐在那里,相信那是真理。留意她,她在哭什么。她没有办法。那光照在她头上。就是这个使她有那样的举止。那妇人太紧张了,以至魔鬼甚至想要告诉她,她已经越过了分界线。没错。黑暗笼罩着她。但她现在得医治了。
在她身后的墨西哥小个子男人有背病,先生,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你相信吗?好的,先生。这就是你所拥有的,对吗?对的话请举手。呐,你可以回家了,你的背病已经离开你了。阿们。
54

有一位女士就坐在这里,正在下面看着我,这位白人女子正在朝我看着。她也有背病。如果她全心地相信,她就必好了。如果你相信它。这取决于你。神会做的,只要你肯接受,全心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的。

小女士,你觉得怎么样呢?你全心的相信吗?如果你愿意,癫痫就会离你而去。永远不用再有它了。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你会相信他,信任他吗?如果你愿意,它永远不会再打扰你了,如果你能全心的相信。
先生,如果你全心的相信,关节炎会离开你的。阿们。瞧,你们不需要有人上到这里。你只要有信心。
你觉得喉咙的毛病怎么样?相信它会离开你,让你好起来吗?坐在旁边的女士。当那个人举起手来的时候,它就跳到你身上,我看到那道光在照耀;它到楼上,走到那个坐在那里的女孩那里,又回到这你里来。你的喉咙有问题。没错。你相信神能让你好起来吗?它现在离开你了。阿们。对神要有信心。
55

来吧,女士。你全心的相信吗?我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我不认识你。神了解你。如果神愿意在这里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来做审判官。),你相信那时你能接受吗?你相信那时他的同在会在这里吗?

会众会不会全心的相信呢?呐,这位女士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她。但神了解你。你知道我是个陌生人。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了让人们知道,请举起手来。这位女士已经被恩膏了。这位女士身上有光,因为她是个基督徒,一个信徒。
我看到这位小女士为某件事情而困扰。她在祷告,来回走动。她的肺部也有问题。没错。我看到一些东西……你准备好了一个……不对,你已经做了手术。你做手术的原因是胆囊问题。没错。
然后你对某人感到不安,一个21岁左右的儿子,一个邪灵已经战胜了这个男孩。没错。我不能医治。但你现在不能隐藏你的生命,瞧。它是在他的同在中。那是真实的。你愿意为这些事情相信神吗?
天上的神啊,请将你的怜悯赐给这个女人,愿她从这里离开时得医治,愿这手帕上的泪水成为她儿子的记号。我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神祝福你,小女士。去相信吧。
56

呐,不要疑惑。要有信心。这不是坏事,儿子。不要担心。它必离开你;现在只要相信。你是个很好的年轻人。这是一个耻辱。不要担心;你会克服的,只要你相信。

据我所知,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但神了解你。你不是为自己来的。你是为别人而来的。那个人甚至不……甚至不在这里。他住在加州。那人是你的兄弟。他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和这里同样的事情有关系。你哥哥得了类似流感的病,伤害了他,影响了他的头脑。没错。那是真实的。
你相信他会痊愈吗?那就去告诉布福德先生他会好起来的。奉主耶稣的名,愿他得到医治。阿们。神祝福你。去吧,要全心的相信。
如果你能相信,凡事皆可能。呐,这又是同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你有紧张症,肠胃也有问题。没错。你的丈夫也有肠胃问题和精神疾病。完全正确。有个魔鬼想在那里运行。好的,拿着那块手帕放在他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康复。
57

对神要有信心。你相信他的同在在这里要医治吗?我跟它没有任何关系。

呐,我并不认识你。但神确实了解你,不是吗?你相信吗?好的,你有一个紧张症。你有一个神经问题。你身体侧面出现了症状。没错。你的心脏有问题。是的,先生,你有一颗紧张的心。让我告诉你,如果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你信吗?你要我为你孙子祷告,因为他有神经问题?对不对?你相信我吗?那么奉耶稣的名,接受你所求的。阿们。
对神要有信心。如果你能信……呐,朋友们,是什么呢?不是我。是主的同在。他来这里医治病人,使你康复的。相信他吧。
你的问题在你的手臂和背部。两天前,你摔了一跤,又把它们弄伤了。没错,你觉得奇怪吗? 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格伦岱尔来的。你叫马利亚,是吗?回家去好了吧。奉主耶稣的名。
58

对神要有信心。你相信吗?

你好吗,先生?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是吗?你见过我,但我从没见过你。你瞧,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几天前的晚上……坐在会众席上,你接受了心脏病的医治。没错,不是吗?好的。而你现在在这里为别人。是你的继子。完全正确。他有一个脊柱问题。完全正确。他是一个酒鬼。你甚至不知道他在哪里。是这样吗?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那么主的同在是为了给你你所求的。哦,神啊,奉基督的名,愿他接受。阿们。神祝福你。要有信心。
你们相信吗?呐,朋友们,这可以继续下去,继续下去,继续下去。但我越来越虚弱。绝对没错。这是什么?因为你们会众正在这样做。你的信心正在做这事。这是一次拉动,只是一次拉动。
59

呐,这位女士在这里,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我甚至不能告诉你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还是一个年老的女人。如果神在这里让我看到这个女人的问题,你愿意全心的相信吗?好的女士,如果你全心的相信,你就可以回家吃晚饭了,你胃里的溃疡就会消失了。你相信吗?好的,那就去吃晚饭吧。阿们。奉主耶稣的名。

如果你全心的相信,肾病就会离开你—回家吧。你相信你会好起来吗?让我们说:“赞美主。” 你相信他在这里吗?你相信多少?全心相信吗?
60

我想知道在这里是否有一个罪人,相信他的同在在这里。你们相信吗?你们相信他在这里吗?现在可能是你最黑暗的时刻,但如果你全心相信,你会来和我一起站在这里祷告吗?你愿意这样做吗?神祝福你,先生。出来吧。就是这样做的。出来吧。阿们。神祝福你。

你呢,坐在那里的女士,你想上来吗?神会治愈你一直有的血液循环不良的。这让你震惊吗?你的血液循环不良,不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举起你的手。好的,来站在这里。
61

好的,罪人,现在来吧。你的时候到了,背道的人,你这个冷淡的教会成员,你这个罪人。你的时候到了,当主在这里的时候,就是你要来的时候。你愿意相信吗?让我们现在低下头来,只要一会儿。

哦神啊,如果这是凤凰城的最后一次聚会,你已经见证了你自己活着。你在这里。你的同在是为了做最大的医治,医治因罪而病的魂,医治疲惫的人,把那些冷漠的人带进来,那些加入教会的人,没有因着圣灵认识你。他们从来没有重生过。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平安,那无法理解的完全平安。神啊,我祈求你赶走所有的恐惧,此刻把这些人带到这个祭坛周围,给基督的身体一个完全的医治。
主啊,如果这里有一些人是如此的形式化,如此的冷漠,以至于他们不愿意和其他的团契相交,神啊,我祈求你让他们为自己感到羞愧,如果他们犯了这个罪,愿他们现在来到祭坛前,承认自己。愿凤凰城有一个破碎,老式的聚会,有一个圣灵的浇灌,因为有你的同在。主啊,请应允。
62

呐,我请你们过来,一起低头祷告。当唱诗班和我们一起唱的时候,你们愿意来吗?来吧,罪人,我要你站在祭坛周围,背道的人,和背后议论的人。我要你来站在祭坛周围。

奉基督的名,如果你断定我是他的先知,奉基督的名,我这样告诉你,如果你今晚不来这里在神面前把事情做好而离开这栋楼,你就会为你的罪付出代价。呐,如果你们相信我的异象,如果你们相信神对我说话,相信他通过我说话,如果你们与神没有和好,请到这个祭坛来。让我们唱吧。好的。
照我本相,无善足称,
惟你流血……….
从这里的楼下来吧。来吧。从楼上下来吧。就是这样。下来吧。
……并且召我就你得生。
哦……(从这后面的路,下来吧。
就在……) 神啊,我来了!我来了!
63

听着,罪人朋友,你们这些冷漠的人,你可能坐在楼上,你可能觉得到这祭坛的路很远,但是,弟兄,从地狱到天堂的路也很远。现在来吧。现在就从你的座位上出来。如果你相信……。如果你不相信,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希望。

基督来了,证明了他的话语,让他自己被人认识,像这样显现,做他正在做的事,从死里复活的真神,就站在这里……。如果你断定我是他的仆人,我全心的向你恳求,我可怜的沙哑不同的声音会在你死的时候,在你临终的床上呼唤。它将永远萦绕在你的心头。在我们唱歌的时候,请你走向祭坛。
照我本相,无善足称。
(你不来吗?)
……惟你流血,替我受惩。
并且召我就你得生。
哦,…………………
那就是…….马上从楼上出来吧,马上下来,我们会等你的。神祝福你,姐妹。孩子们,神祝福你们。
……… 我来了!(现在哼唱。)
[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唱。]
64

哦,他的同在还在时,你会拒绝他吗?过来吧,年轻人。神祝福你。愿一个魂成为一位传福音的传道人,他能把主耶稣的信息传遍全国。来吧,伙计。是的,弟兄。是的,姐妹。一个男人带着他的孩子来了。他无论如何都要来,还有他的小妻子。神祝福他们。下来吧。就是这样。

哦,神的羔羊,我来了!我来了!
65

来了一个可怜的印第安妇人。这是另一位正在哭泣的人。你愿意上来吗?是的,我的印第安姐妹。它是给凡愿意的人的。过来吧,过来,没错。基督受死是为了拯救罪人,不管他们是谁。你们现在愿意上来吗?你怎么能安静地坐着,知道你的心思意念有什么东西呢?你怎么能那样做呢?如果你不相信,我挑战你接受它。

这不是编造出来的,一些心理学的东西。这是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两千年来,绝无错谬的证据。他所活的同样的生命,今晚就在你们中间。
66

神祝福你,小家伙。神祝福你们女士们。你们不来吗?“照我本相,不必等到,自己改变比前更好”。你不来吗?没错,年轻人,走下来吧。神祝福你勇敢的魂。

如果他垂听我,如果神的大能就在这讲台上,能使一个瞎眼的婴孩……或者,一个眼睛歪斜的孩子眼睛变直,让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发生,站在这里,用无可推违的证据证明他就在这里,肯定他要你的魂。
要记住,到了早上可能就太晚了。在今晚11点可能就太晚了。救护车可能会尖叫着,血从你的血管流出来,通过你的手臂,你就走了。他说了什么?“在你现在的日子里,如果你不接受我,忽视我,在你遭难的日子里,我只会嘲笑你。”
如果你是一个冷淡、形式化的教会成员,坐在这里期待教会带你上天堂,那会是什么呢?教会只会混淆你。基督能带你上天堂,也只有他能带你上天堂。
67

我不管你是不是天主教徒,那都没有关系。天主教徒,如果是基督徒……天主教徒是基督徒,信主,重生了,他就会上天堂。如果是卫理公会—那没关系—长老会的、路德宗、五旬节派的,不管是……。

哦,你说:“我说过方言”。这与它毫无关系。“我叫喊了。” 那仍然与它没有任何关系。保罗说:“我若能说众人的方言,并众天使的话语但依然会是失丧的。我可以有信心移山,但却还是失丧的。” 那个都不是。如果神的爱不在你的心里来把世界上的一切都除去了,你依然会是失丧的。没错。魔鬼只是在欺骗你。
68

如果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如果神已经用他的道,他的灵证实了,那么我所讲的就是真理,那就听我说。明天可能就太迟了。来吧,我们再唱一次:“照我本相,” 对于每个人。这是你们的最后一次呼召。在这次呼召之后,就是你和神之间的事了。我愿意。看看这个好大的祭坛呼召,罪人在忏悔。你不过来和他们一起吗?来吧,我们再唱一次。好的,姐妹。

照我本相,你肯收留。
赐我生命…… (神祝福你。
小男孩)赦我愆忧。
你既(因为你什么)应许,必定成就。
(我相信你在这里,主。我相信
你从死里复活了。)
神的羔羊啊,我来了!我来了!
[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唱] 来吧。人们从楼上走过来了。他们可能会来到祭坛前。我希望他们马上过来。我在等你,亲爱的朋友。哦,你的这个小身体不太值钱,但那个魂却值一万个世界。这是更高级别的医治,这是永恒的医治。
如果一个人在这里的台上得到医治,如果他活得很久,他将会再次生病。但如果一个人在这里得到救恩,他就会得到永生,并在末日复活。这就是区别。这是永恒的医治。这是暂时的医治。但基督在这里证明……
约翰福音6:44
69

那你看,他证明了它了吗?首先,他的话语是这样说的;然后,他来了;他在会众中运行,显出神迹奇事,说他还活着。然后我就呼召了,因为他也告诉了我。我做了一个祭坛呼召。昨天晚上我没有做。今晚他叫我去做。当我做祭坛呼召时,他说:“有人要过来了。” 我做了祭坛呼召。“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人能到我这里来。”

他在这里吗?肯定的。“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赐给他们永生,并在末日叫他们复活。凡听我的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必不致受审,乃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70

你们来这里是因为你们受到了神的警告;你们已经接受了它。当你来到这里,低下头,向神降伏,悔改你的罪,你就重生了。你就有资格接受圣灵的洗进入教会,进入基督的身体。只有一种洗,那就是圣灵的洗。“从一位圣灵受浸,归入一个身体。”

当你相信的时候,你就成为了一个信徒,重生了。“凡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就在此刻。神给你施洗,让你靠着圣灵进入身体,来到聚会中。这是你为神做的;那是神为你做的。这就是区别。你悔改了,接受了神所做的事;然后神给你下一个,就是圣灵的洗。
彼得在五旬节的时候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圣灵的恩赐。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要呼召的人。”
这就是彼得在五旬节所传的福音—同样的迹象,同样的奇事,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耶稣。我们要结束了,我要确保我得到了每一个人。
71

圣经说:“那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 圣经是这么说的吗?是的。“但到了晚上必有光。”

注意,这本圣经是一本东方的书。从地理上讲,光从东方升起,到西方落下。而文明是从东边走来,向西边下去的。我们现在在西海岸,东西方交汇的地方。
看,当太阳在东边国家升起的时候,圣灵的洗就落在使徒和犹太人身上。呐,从那时起,就有了黯淡的一天。它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是一个阴暗的日子。只是一个加入教会和成为会员的日子。但圣经应许说在晚上,在那边照耀的太阳,也会在晚上的时候照耀出来。就在这里,照在外邦人身上。太阳在东边照耀了;它在西边照耀了。现在是太阳落山的时候。圣灵在这里,做着同样的事情[磁带空白。] 现在在这里。到了晚上必有光。哈利路亚!哦,我可怜的爱尔兰人的心很激动,因为知道我们被接受了。赞美神。这就是了。
72

我希望每一位传道人现在在这个祭坛周围就位,每一位牧师和同工,每一个人都找到自己的位子。如果还有没来的,就过来把。你现在要见到伟大的医治。没错。哦,我的天。

晚上的时候必有光明。同样的耶稣在东方与犹太人一起做工,同样的耶稣今晚与西方的外邦人一起活着。现在是傍晚时分。同样的圣灵,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奇事,同样的嘲笑者,同样的教会成员嘲笑,取笑……。“末世必有嘲笑人的,任意妄为的,自高自大的,爱宴乐胜过爱神的,背叛的,诽谤人的,不能自约的,不爱良善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其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 现在是傍晚时分了。晚上的光明来了。
73

每一个基督徒现在都低下头。我想和这些在祭坛上的人谈谈。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就上路吧,奉主耶稣的名好了吧。哦,多么美好的时刻。多么美好的时刻。

我奉他的名说话。他转身回话说我说的是实话。你根据神的话语接受了。他在这里医治了你,医治你的魂,让你成为基督徒。你是印第安人,你是西班牙人,你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不管你是谁,神都在这里。神在这里。
小女孩,亲爱的,主耶稣在这里,让你完全了。小男孩,耶稣在这里。祖母们,耶稣在这里。祖父们,耶稣在这里。年轻人,耶稣在这里。哦,年轻的女士,耶稣在这里。他在这里。他正在接受你,因为你已经来到他这里了。我们马上开始祷告。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低下头来,每个人都和我们一起祷告。
74

哦永生永恒的神,不朽的冠冕已经设定在他身上:“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摩西和以利亚以及一切已经过去。所有的律法和仪式都已经结束了。“这是我的爱子。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 他说:“我必使你们得安息。到我这里来的人,我决不丢弃他。”

主耶稣,当你以这个大能来到台上时,显明你自己是绝无错谬的,是复活的那一位,证明……人们没有借口了。你就在这里。
75

而这里站着西班牙人、印第安人、盎格鲁-撒克逊人、爱尔兰人、德国人,各种不同族裔的人。如同你为拯救世界而死。亚伯拉罕,被称为多国的父……。藉着种子,藉着以撒出来了基督;藉着基督的死,我们对世界上的事已经死了,与他成为共同的后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我们称那些没有的事,好像……是的,好像没有的,因为我们相信神的话语。在圣灵的运行下,谁能使一个同列的罪人从座位上起来,并把他送到这祭坛前……。有事情发生了。有事已经发生了。

一头猪怎么会被告知他错了呢?羊怎么可能让猪相信他的饮食是错误的呢?除非猪的本性被改变,否则它永远不会相信。神啊,这就是你今晚对这些人所做的事。你让他们相信自己是错的,他们希望改变自己的本性。而你改变了他们的态度,把他们带到了这个祭坛上。他们作为忏悔的魂站在这里。
哦,作为你的仆人,主,我奉耶稣的名义呼求你,并祈求你使这里的每一个魂都能得到拯救,被圣灵充满。主啊,求你应允。医治在这楼里的每一个身体有疾病的人。主啊,就在此刻让荣耀从聚会中出来。奉耶稣的名,我们等候这大能的发生。
76

现在,我们低着头。出于信心的祷告要救那病人,不管是灵性上的,身体上的,不管是以什么方式。你们这些站在这里的,凡是和罪人一起祷告的,把你的手按在他们身上,把你的手按在罪人朋友身上。在会众席上……。现在,大家敬畏地……。

我要知道,这些站在这里寻求救恩的人,你们完全相信,神的儿子基督把你们从座位上带到这里,站在这些人面前。“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人能到我这里来。” 你不可能靠自己的能力来到这里。
没有什么东西在操纵你,你就是一个死的,一动不动的人。你的意思是告诉我,魔鬼会让你从座位上站起来来到这里吗?绝不可能。是有一种灵在你里面说:“你错了。你到那个祭坛上去,承认你的罪。我会在那里与你相会。” 这是他现在对你说话。
77

你既然低头承认了罪,神就公义地赦免它们。神既然如此公正地赦免你的罪,你现在愿意向神举起你的右手,接受基督为你的救主吗?呐,这就是……。神祝福你,每一个人。每个举起手来的人。感谢神。他们现在接受了基督。

当你举起右手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你打破了所有的科学定律。地心引力会把你的手按住,但你内心的灵做出了选择;神让你举起你的手,向着天上的他,接受他为你的救主。你是因着神的恩典而得救的。这样做,你就有了永生。
你渴望接受圣灵的洗礼吗?如果你愿意,请举手,如果你渴望圣灵的洗礼。在你得救的基础上,耶稣为就你差来了圣灵。如果你愿意相信的话。
78

我要会众们能站起来,站一会儿。某个声音好的,请你来祷告。巴拉德弟兄,摩尔弟兄,你们中的一个人,来这里,你们中的一个。

朋友们,这些都是新生儿。这些人重生了。他们相信主耶稣基督,接受他为个人的救主。不久前他们的名字,就被记在了生命册上。那是神永恒的话语。你相信吗,说 “阿们”。
现在,他们希望接受圣灵的洗礼……和我们一起成为同工,在这个伟大的领域里。我要那些拥有圣灵的人,来,靠近这里,特别是传道人们,要把手按在他们身上。当我要问巴拉德弟兄,他能不能出来祷告,我们大家一起,希望这些人能够接受圣灵的洗。好的来吧,巴拉德弟兄,我们低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