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127A 模仿的基督信仰

1

谢谢你,弟兄。人们一直都知道,和8主的百姓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是一份荣幸。今天我有极大的荣幸拜访我们牧师弟兄的这个教会,以及今早我们在浸信会教会一同坐在天上时所拥有的美好团契时光。

接着跟威韦尔博士(我讲不来这个名字)及其弟兄们和另外一些人同赴午宴,几分钟前我们跟牙科医生和一些团体一起吃了午餐。这确实是喜乐的一天,我相信神,当我们在基督里相聚,与他一同坐在天上,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整天都将继续是那样的。
2

又轮到我今天下午有幸对你们讲道。我有点沙哑,哦,因为我上来时有点小感冒,你知道,天气对我们南方人的血液有点严酷;这里寒冷,比家里冷一些。旅行这么多……

一个又一个星期……若主愿意,大约再过一个星期或十天,我将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那里的孩子们都光着脚,到处跑;然后进入加利福尼亚州,上去西海岸,那里又是冰冻。传福音的聚会,或传福音者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但服事主是如此的荣幸。我太高兴了!
似乎有人在说:“伯兰罕弟兄,我想你整个的生活都是得胜的生活。”哦,你真是不知道。哦,你知道,如果是基督里,那这是得胜的生活。哦,当我知道主让我对他的孩子们讲道,我们聚在一起说话、交谈、敬拜,这是何等的荣幸!太好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非常艰难的,比如:其一就是离开家人。我有一个可爱的家庭,有个小儿子……
3

我结了两次婚。我的前妻死了,当时我的小女儿才八个月大,小比利才十八个月大。我想她是二十二岁,我大约二十六岁。我失去了她。请你们原谅,我不是有意要那样说。我从未失去她,她只是“上楼”去了,她和孩子在一起。我带了比利几年,后来他去上学了,主赐给我一个可爱的妻子,我们结婚四年后,小女儿利百加来了。又过了四年……

在那期间,一次我在明尼阿波利斯聚会。我参加下一场聚会,之后去埃文斯维尔,再去明尼阿波利斯,在路易斯安那州短暂停留后再去凤凰城。当我在那里时,我正在查考约瑟的生平,读他的生平。你知道,亚伯拉罕(今早传讲的),亚伯拉罕是拣选。亚伯拉罕生以撒,他是称义。以撒生雅各,他是恩典。雅各生约瑟,他是完全,约瑟身上没有一件事可指责的。我看到他伟大的生平,说:“哦,神啊,如果……”
4

我有点是个头脑单纯的人,你们已经知道。我进入内室,哦,神会垂听你在任何地方的祷告,但主说:“进入内室。”哦,我想,这对我来说就够了,这四十七年来我也没怎么长大,所以我就进入内室,合上门。我欢喜地哭了。

“哦,”我说:“我太高兴了,有一天我要过河见到约瑟,跟他握手,看到但以理,问他,当那些狮子在那里,那火柱立在那里,整夜挡住那些狮子,他的感觉如何。看到希伯来少年,他们怎么从烈火窑中出来,那五旬节的风在他们周围旋转,挡住热气。”我说:“何等奇妙的时光!”我说:“神啊,如果你赐给我一个孩子,我要给他起名叫约瑟:儿子。”当时比利是个很大的男孩。你知道,当我观看时,我进入了……哦,我不知道要叫它什么。我无法解释;我不想解释。你无法解释神。神超越了人的解释。
5

如果这里有人喜欢从我称为科学的领域来看待这事的话,那是在另一个空间里。你是在另一个地方,只不过那里跟这里一样真实,但你是在另一个地方,而且你知道你在那里。你知道你的声音在这里,但你是在那里。瞧?说到解释它,我解释不了。但有东西说:“你会有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约瑟。”

哦,我就在聚会上说:“我会有一个儿子叫约瑟。”哦,不久我们知道我们要有一个孩子了。大家都说……我妻子、她的家人,她们都必须剖腹产。所以,利百加出生后,医生说因为两个条件,这事必须解决:她不能再有孩子了。哦,我说:“良善的主知道一切的事。”
6

所以,后来我们知道我们要有一个孩子,我们想知道。有人说:“那是约瑟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说:“但我们会有约瑟的。”我说:“我有几分相信是。”
当孩子出生时,是个女孩。哦,说到谴责!我收到各处的信说:“哦,你的异象出错了。”异象从未说谎。我说:“约瑟要来了。”
所以当医生接生了小女孩时,他说:“哦,伯兰罕先生,”他说:“太薄了,”他说:“我们必须得做点什么了。”医生说再也不能生孩子了。但是,哦,不。约瑟要来了。站在那里……
不久,四年又过去了。一些人继续说:“哦,这次异象是失败了。”
我说:“不。记住,我从未说那是约瑟。我说:’约瑟要来了。’”
7

不久,我们知道我们又要有孩子了;大约又过了四年,又要有一个孩子了。哦,我说:“哦,我希望这是约瑟。”

不久,我……他们所有人都说:“这是约瑟吗?”
我说:“我不知道。但约瑟要来了。”
我们下去几天做剖腹产,还有一些其它的事,因为会众各种人都有,所以我不能说。但她们应该提前进去准备手术。有个女士住在城里,可怜的人完全混乱了,她以为她应该是我生命的属灵领袖,告诉我说我该去哪里,该做什么。我断然拒绝了,瞧?因为那是圣灵做的。
8

于是她寄来卡片,说:“呐,这是那个比尔要得到报应的时候,现在神要将美达从他身边取去。”她写出来,传遍了地区,你知道。我妻子本来就紧张,哦,可怜的人几乎要死了。

她来到我跟前,说:“哦,比尔,你听到那话吗?”
我说:“哦,那没有任何关系。神说我们会有一个孩子,这就解决了。”所以我们……
我能感觉到,你知道,她太疲惫了。我就去一个地方;我有一个隐秘的地方(你们听说过了),我走进偏僻的山洞,躲起来;联邦调查局也找不到我。我去到那里。我在那里祷告,主差遣我去前面……当他对我说话时,我小的时候经常设陷阱的山对面放着一根老原木。在那里,主让我知道一点也不要担心。
当我回到家,停在伍德弟兄家里(这人跟我和姐妹在这里),我看见可怜的人走到后院,她的小脸蛋看上去苍白,她要倒掉垃圾桶里的垃圾。我向她走去。她正在哭,说:“哦,比尔,玛吉都不能照顾我了。”玛吉是护士,在我的聚会上得医治的梅奥诊所护士,她最初患癌病时体重三十五磅。她在路易斯维尔的癌症诊所里,死了(将近十年了)。现在她在医院护理。
她说:“玛吉遇到紧急事件了,不能带我进去,”她那么爱玛吉。
我说:“瞧,宝贝,我们爱玛吉姐妹,但我们倚靠的不是玛吉姐妹;我们倚靠的是主耶稣。瞧?”我说:“我们爱玛吉姐妹。”我说:“我要你放心。”
她说:“为什么?”
我说:“你知道我去哪里了吗?”
她说:“我有点知道。”
我说:“我得到了主如此说。”那当场就解决了。瞧?
9

第二天上午小孩出生了。当护士下来时……我们都是一群当父亲的;你知道,我们走来走去快把地毯都磨破了,你知道。我跟他们在一起。护士回来,说:“伯兰罕牧师。”

我说:“是的,夫人。”
她说:“我告诉你一个七磅三盎司的健康男孩。”
我说:“约瑟,你这么久才到这里。但我真高兴你终于来了。”
她说:“为什么你叫他约瑟呢?”
我说:“他确实是。”
当他开始知道怎么到处走,喊:“爸爸在哪里?”我很难离开他。但为了主耶稣而这样做是如此荣幸的事。 我知道你们男人,你们这里很多人,你们同样有事情。但某个荣耀的日子,如果我对我的救主忠心,我要紧握他引导的手,他必引导我们过河。这才是最重要的。
10

呐,我们必须……我们必须早点结束,以便你们能回家吃饭,再回来。他们今晚会发祷告卡。你们认为昨晚怎么样?你们喜欢那样吗?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

我为昨晚非常感谢主,那是我几年来第一次。多少人在别的地方参加过我的聚会?你知道,那是真的。
这不会刚好就是我所认为的人,是吗?哦,这是吉米吗?这个人,格林弟兄,他女婿的妻子会开福特车,他的另一个女婿。我不知道吉米在不在这里,他是个浸信会的好小伙子,我确实爱他。
11

我们尽量早点结束,以便小伙子们能回来,为今天下午发祷告卡。我们期待主的祝福在晚上大大地浇灌下来。

昨晚站在这里,我有例行的队列,没有别的队列,所以我按手在那些肿块、瘤子等等上。你感到手底下发生了什么事,看过去,肿块不在了。那使你感到快乐。我告诉你:确实是的,这使我感到要回来,举行医治聚会。
翻开这本可称颂的古老圣经,它是一本引导去到永生的书,在《以西结书》36章,我们要从36章27节读一行。今天下午我想用“模仿的基督教”作主题。当我们读的时候,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他的道。
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你们就必谨守遵行我的典章。
12

呐,以西结是个先知,先知在圣经中被认为是鹰。呐,鹰是力量强大的鸟,它飞得比其它任何鸟都高得多,因为它的构造跟其它的鸟不同。它能去到很高的地方,飞到高空。神把他的先知比作鹰。他们就是那样被造的。他们可以在灵里站起来,去到高处,他们能远远地望见要来的事。当他们下来时,他们可以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以西结是神的一只鹰,能飞到高处,看见未来的好几百年。你知道,就像:你去得越高,看得就越远。鹰有相当锐利的眼睛与那个高处相配;因为如果它没有那么好的眼睛,去到高处对它就没有任何益处:它看不见很远的地方。但鹰的眼睛任何时候都比隼好多了。它看得比隼更远,只要它想,就能飞得比隼更快。它飞得比隼高得多。
13

我研究了野生动物和鸟。一次我在辛辛那提的大动物园。你们很多人到过那里。他们抓了一只鹰,把它关在笼子里。那只可怜的鸟,我真是为它难过。它尽全力扑向那些栅栏,撞掉了脑袋上的羽毛和翅膀上的羽毛。它像那样扑向栅栏,想要飞出去。它撞到栅栏,掉下来,仰卧在那里。那双眼睛向天空搜寻。

我想:“哦,那只可怜的鸟是多么不幸啊!因为它受造是一只在天上飞的鸟。现在它被困住,剩下的一生在这个小笼子里。”知道它可以观看、看到他渴望去的地方,但却不能从笼子里出去。
我想:“它一定是只很不幸的鸟。”我想:“那大概是我曾见过的最悲哀的一幕。”
14

但当我转过身,我看见了更悲哀的一幕。那就是亚当的儿子们,他们受造是神的儿子,撞得头破血流,想要在今生寻找乐趣来满足,知道他们生来是永生神的儿子;他们简直把自己害死了,东跑西跑,互相开枪,赌博,偷盗,你抢我夺,而他们其实生来是神的儿子。那是我曾见过的最悲哀的一幕,就是人们被罪囚禁。

但对这事有个办法,那就是如果有某个好心人把那只鹰从那里放出去。今天下午我很高兴地对亚当的众子说:有一个好心人来到亚当的众子那里,就是主耶稣,他要让每个想要出去的人自由地出去。这取决于你。
15

呐,我们发现那么多人想要模仿基督信仰。基督信仰不是指加入教会;基督信仰是个经历。有人对我说。哦,那是在阿肯色州小石城。我们在鲁宾逊纪念堂,人们聚集,挤在街上,主正赐下一场大复兴。

有个拿撒勒派的弟兄在讲台上,他在街上卖铅笔。他拄拐杖行走多年。他拄着拐杖,拿出帽子,卖铅笔,是个乞丐。当主本着他对这人的神圣眷顾、智慧和恩典,显了一个异象,告诉他一件事发生过,这人立时得医治了。第二天他在拐杖上挂了一个牌子走在街上,像这样到处背着,给大家看。“这两个伙计过去支撑着我。但现在我倚靠主耶稣永远的膀臂。”
他太兴奋了。那天晚上他回到聚会上,他坐在楼上,类似这样。我记得最清楚,那里有两个,也许有两三层楼。不管怎样,当我开始像现在这样讲道,可怜的弟兄太激动了,甚至站起来,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问你一件事。”
我说:“好的,弟兄。”
他说:“我听了你的讲道,我知道你肯定是拿撒勒派的。”他说:“后来我听别人说你是浸信会的。后来我看到你周围的人都是五旬节派的。伯兰罕弟兄,你到底是什么呢?”
我说:“这容易。我是五旬节派的拿撒勒派的浸信会的。”我说:“那是……”
16

基督信仰是个生命。五旬节是……我知道他们把五旬节这个词组织起来了,只是利用这个名。但五旬节是个经历,不是宗派。五旬节属于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路德派信徒、拿撒勒派信徒,他们所有人。五旬节是个经历。

似乎有些人想要活出基督徒生命是如此艰难,其实不是那样的,它是……
17

当我失去妻子、孩子等等之后,当我那次从大试验中出来,有人说:“伯兰罕弟兄,在那段时间你持守了你的信仰吗?”

我说:“不,先生,是信仰在那段时间保守了我。”那就是信仰的目的。我持守不了基督;是他保守我。不是我是否坚持;而是他是否坚持。它是给我的礼物。
呐,注意到人们有这艰难的时刻,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什么问题。呐,如果基督信仰只是由宣读信条、宗派或知识组成,那我们就只需要一群非常聪明的人就行了。如果教会是借着知识来管理的话,那我们只需要那个就可以了。
呐,知识没问题。你可以在知识上接受道,但是要让道沉到心里去。那是它开始读取结果的地方。
18

呐,但如果神是要我们借着宗派或信条来运作他的教会,那我们需要的唯一东西就是人的智力:人越聪明,教会就越好。但那不是神的计划。神的计划是让圣灵来运作教会。圣灵被赐给了教会。我们不能有两个能力同时运作教会。如果人运作教会,圣灵就出去。如果圣灵运作教会,通常人就出去。所以,要么这个,要么那个。

我们必须得出这个结论:神打算让圣灵运作教会。呐,我不是指圣灵起来讲道,因为圣灵为了某些事在教会设立人。我是指:如果需要的只是知识……
19

注意,以西结说,他说神要放一个新心(同一章),除掉旧的石心,他要赐给你们新灵。然后他必将他的灵放在你们里面。

呐,新的心不是指使旧的心激动起来,不是指教会需要一次整容。它是指教会需要一次出生。神的教会不需要打磨;它需要回转。是的。只是接过旧的教会,放下,说:“哦,我告诉你们:我们要更换执事会;我们要交换牧师。”
这不是教会所需要的。教会需要圣灵的洗,需要永生神的大能。
复兴不是指出去得到新的会员,复兴是指复兴你已经得到的东西。
20

不久前,我在芝加哥有一次非常奇妙的经历。我站在广阔的密歇根湖边,看到波浪冲到空中,泡沫飞扬,哦,它简直太欢乐了,把小船摇来晃去。当我看着湖时,我想:“你为什么那么高兴呢?你得到了复兴。”但我想:“你知道吗?你可能在那里跳跃,举止失常,但你里面拥有的水,并不比你完全平静的时候多一滴。是的。还是一样的水,只是你得到了复兴。”

呐,复兴需要什么呢?需要风刮来,吹起来。那正是教会需要的,就是一些在五旬节降临的风扫下来,复兴我们,不是新的浸信会,不是新的卫理公会,而是在浸信会和卫理公会里面的复兴。水在那里翻腾做了什么呢?它是为了一个目的,把水面上所有的垃圾冲刷到岸上。那正是复兴所做的事,把所有的分歧都从我们身上除掉,如果我们让圣灵除掉的话。然后它就使我们大不一样,清洁了,使水清洁了。
呐,你不能只是在教会里把擦拭的时间当作复兴。我相信这场聚会后,这城里到处都会有复兴;我相信。整个地区,我认为这是复兴的时间。我们所讲的这个大复兴必须是从天上来的。它不可能是借着人来,不是从人生的,而是从神生的,必须是从神来的。你不能把这复兴放在一个旧的神学里,混杂它。耶稣在《路加福音》里那样说。你不能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
21

我经常纳闷为什么主这么说呢,为什么不能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我后来发现。我说:“瞧,我们有玻璃罐、瓶子,为什么不能把新酒装在那些东西里呢?他们把旧酒装在那里面。”

但我发现从前耶稣说话的日子,瓶子不是用玻璃做的。他们当时没有吹玻璃机。瓶子是用动物皮做的。动物皮已经鞣制了,缝好了,或绑扎了,人们把酒、水、液体装在皮袋里。瓶子变得太旧后,里面就不装酒或任何东西,瓶子变干了。皮里面的动物油没有了,瓶子变得又硬又僵。
22

于是我明白耶稣的意思;如果你把新酒、没有发酵的酒装进那样的瓶子里,那新酒里面有生命,开始动工发酵,就会使瓶子裂开。你接受圣灵的洗,把它装在一块枯干、形式化的旧牛皮里就是这样的;皮肯定会爆炸的。你不能那样装。

你试图用某个冗长、拖拉的教会经历来接受圣灵的洗,它肯定会爆炸的。耶稣说:“新酒装在新皮袋里。”新皮袋的皮里还有动物油,有弹性。神的教会必须这样对待复兴:有弹性。
23

你知道,你可以把代表道的新酒装在,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你读神的道,它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旧皮袋就“砰”的一声[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声音。],爆炸了:“我不相信。”

圣灵的洗今天跟从前一样真实,“砰,我不相信。”
你做了什么?把旧皮袋和酒都毁了。你把珍珠丢在猪前。你的信息炸成了碎片,没有人接受,它爆炸了,事情就是这样。但你拿新皮袋,把圣灵的新酒装在里面,道说它在我们的心里运行,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酒说:“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新皮袋说:“阿们,我也如此相信。”
道说:“耶稣基督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新皮袋说:“阿们!”它有新生命,往外伸展。两样都保全了。所以,你不能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
在五旬节,神把一百二十个崭新的五旬节皮袋,瓶口朝上,都摆好了。圣灵从天降临,充满了那些皮袋,他们在各处弹跳,向已知的世界传讲福音,宣告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注意。
24

不久前,我有个经历。我在遥远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北方的林子里。我在那里的印第安人和那个地区的人民中间举行了一些聚会。其中一个人知道我非常喜爱打猎,他说:“比尔,你想不想在聚会后去山里打猎旅行?”

我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我们找了二十一匹马,收拾好了,我们离硬质路面的公路有一千一百英里远,离石子路也有大约两百英里,骑着二十一匹马,打野山羊。
记得一天……我很喜爱户外。那是你找到神的地方。如果你在自然界中独处,你就能看到神。我正在跟踪一头灰熊。我不想要它;因为我没有足够的钱买通行证,把它带出去。但我只想看看它。我骑着小马,从这座山追赶到那座山。我骑这匹小马遇到很多的麻烦;它只有三岁,坚决要把我摔下去。所以,它偶尔停下来,看怎么能把我结结实实地摔出去。我们要绕过灌木。
25

我要策马上山。最后,我转晕了。我想:“呐,哪个方向是东是西呢?”我想:“等一下。你不要在这里转晕了。”因为你可以走很长的路,什么也找不到。其实,下夹子的猎人一年也只沿着结了冰的东松河上去一次。

所以我想:“呐,我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呢?”我想:“如果我爬上更高的山……”天下着雨,山谷里有点雾。所以我想:“也许我就能找到方向。”
在上去的路上,我找到了方向,但我看到我必须转过身,走另一个方向。我很迟进去。我想:“主啊,”一路骑着马,为独处而赞美神,我想:“哦,在林子里独处太美了。”我很爱这样。
26

暴风雨已经过去,太阳下山之后月亮出来了。月亮发光,这白云,我们称之为奶油色的天空,就像大块的云朵移动。我骑着马,停下来。似乎有东西鼓励我停下来。所以我停下来,拴住马,因为它非常紧张。我站在一根木头上,坐下来。

我抬头看天空,说:“主耶和华啊,你真伟大,真奇妙!我太爱你了!”我开始听见奇怪的声音,非常怪异。那是哀号的声音,就像我们常用的一种很有趣的说法,那种让人感到很诡异的感觉。
我四处观看,我靠近一片被烧过的地方。我不晓得你们知不知道被烧过的地方是什么。它是几年前火经过、把树上的皮都烧掉了的地方,树皮不在了。当太阳或月亮从云后面露出来,所有发白的树干,矗立的树,看上去像墓碑一样。当云快速经过时,风刮来,那树发出哀号的声音:“呜呜!”[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声音。]
我想:“神啊,为什么你把我放在这样的地方呢?这地方太恐怖了。”我四处观看,从来没听过这么哀鸣的声音,“呜呜。”[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声音。]风刮来,那些树在风中呻吟。我说:“主啊,我一直都知道你住在森林里,为什么我被吸引停在这个地方呢?因为这地方看起来太恐怖了。”
27

当我坐在那里,有一节经文出现在我脑海里。那是在《约珥书》。他说:“剪虫剩下的,蚂蚱来吃;蚂蚱剩下的,蝗虫来吃。”一直吃下去,不同的昆虫吃掉了树的一切生命。我想:“是的,没错。我站在那些树中间。它们曾经是立在这里的大树。当风在过去的日子里刮来时,它们前后摆动,很有王者风范;随风摇曳,很有王者风范。但是,现在何等不同啊!”发生了什么事。哦,是的,它们还是树。是的。但是一件事发生了。树液线,树的生命线已经被烧断了,被除掉了。

我想:“哦,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时我开始想起我到过的地方,我听到人们反对,说神迹的一切日子过去了。我想:“是的。那就像一些有高耸尖塔的教堂,它们矗立着,背后有了不起的名号、历史的名号,’我们曾经是什么,我们过去是什么。’”但生命线已经被切断了。
28

来自早期改教及其创立者的宗派,一群新的教师进去,切断了圣灵一切真实的生命。他们的被造本来是要随着五旬节降临的大风摇动。但现在,神继续差来大风,他们却躺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是呻吟:“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圣灵的洗这样的事。这一切的事都过去了。”

那是何等诡异的地方!我想:“哦,不,毫无疑问,它们过去是树;它们身后有作为树的历史。但生命已经离开它们了。”
那就是我们五旬节派、长老会、卫理公会、浸信会、拿撒勒派和天路圣洁派的问题;宗派的虫子已经吃掉了它的生命,它成了死气沉沉、陈旧的大尖塔。我们需要的是大风的刮来和新生命线接受风。是的。
29

哦,不要误解我。我不是谴责教会或组织;我是谴责在这些地方缺少基督。当神差来圣灵复兴世界时,唯一使他们唉声叹气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里面缺乏有弹性的生命接受它。五旬节,圣灵降临了,因为信的人都必领受它。

在《使徒行传》2章38节,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如果神仍然在呼召,圣灵就仍在降临。必须如此。
30

我惊奇地站着观看,我想:“哦,是什么导致了这事?是什么剥夺了生命?路德派剩下的,卫理公会来吃;卫理公会剩下的,浸信会来吃;浸信会剩下的,拿撒勒派来吃;拿撒勒派剩下的,五旬节派来吃。”弟兄,我们有的只是一个教会的名字而已。我想:“这真是件奇怪的事。难怪有那么多模仿的基督信仰。只不过是仿造。”

“我不会去那会堂。不,我不会跟这样的东西合作。”缺乏生命,就是这样,不是缺乏教会,而是缺乏生命。
所以我在心里对神说,我说:“那你为什么还差来风呢?”我的心思落到了经文里,天太黑,看不见我口袋里的小圣经。但我说:“为什么你要差来风呢?”我的心思继续往下落,经文说:“主说:’我要恢复。蚂蚱所吃的,蝗虫所吃的,我要恢复。’”
31

接着令我惊奇的是,我往下看,看到这些树的球果和它们不同的种子落在地上,长成了一些小灌木,有一些新树长出来。当刮风时,它们就随风起舞,摇摆,跳跃,颤抖,摆动。我说:“这要不是一场老式的复兴,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复兴了。”那是神的祝福浇灌下来时神的孩子在其中欢呼起舞。哦,一样东西临到我,说:“它们是嫩绿的;它们年轻嫩绿。”我宁愿年轻嫩绿、有弹性,有生命,也不愿苍老、僵硬、死气沉沉、一无所有。哪怕是一些野火,也好过根本没有火。

32

当风刮来时,那些小树随风起舞,有美好、老式的五旬节复兴。我想:“为什么你那么做呢?如果你没有这些洗礼降临在它们身上,摇动它们,它们岂不是照样长出来吗?那些树还不是一样的吗?”

但在我心里有东西对我说:“是的,但每次我摇动它们,松动树根,它们就能扎得更深。”一场大复兴在城里发生就是这样的。
呐,这些新的五旬节复兴是什么呢?它们只是来自老树的产品,就在老树死去的地方,神有办法繁衍生命。就像我们老了,死去,神借着我们兴起别人,就像树与种子或其它任何东西。我们用的是他们所读的同一本圣经。
33

你们一些卫理公会的,你们应该感到羞耻!我刚看过约翰·卫斯理的一些笔记。当他跟阿斯伯里来这里,一天他在骑马,马摔倒了,摔断了腿。卫斯理下马,从口袋里拿了油,用油膏抹他的马,然后上马,骑走了。

为什么你们不能在医治复兴上合作呢?如果神能医治马,他肯定能医治人。问题是什么呢?你们年轻、愚蠢的教师给你灌满了防腐液,那是你不能活的原因。是的。
浸信会呢?约翰·史密斯哭泣,祈求复兴,直到他的眼睛睁不开了,他妻子要领他到桌旁吃饭。如果他起来,他会对我们现代的浸信会教会说什么呢?约翰·史密斯起来看到圣洁派团体,会说什么呢?他八十多岁传讲他最后一篇道,我相信是的。他们把他抬到讲台,他只传讲了四小时简短的道。你们却忍不了二十分钟。那里没有生命领受风,就是这样。
他说:“看到我们卫理公会的女儿手指上戴金戒指,让我的心都碎了。”他现在会对穿短裤说什么呢?那是事实。它可能使你非常恶心。
34

当我小的时候,我们在山里没有多少东西吃。以前,妈妈要从杂货店里弄来肉皮,放在烤面包的大烤盘里,把油脂煮或烤出来,做玉米饼。我们有眉豆和玉米饼。你们北方人不知道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当我们……当我们得到了那个……每个星期六晚上,我们有一个旧的木制大浴盆,烧水壶放在炉子上。一个人洗了澡,就加一些水,下一个人再洗,直到所有的孩子就洗了澡,然后喝一口蓖麻油。我实在对那东西恶心透了;连闻到它都受不了。我不想要我的一个孩子服用蓖麻油。
我会去妈妈那里,捏住鼻子,叫喊。我说:“妈妈,这东西使我太恶心了。”
她会说:“但如果它不使你恶心,对你就没有任何益处。”
所以,也许我要把这点用于这信息。从属灵上说,它可能让你胃里翻江倒海,让你祷告回到你应该在的地方。
35

是的,留意经文的次序。“我要除掉旧的石心,赐给你们一个新心。”那是第一次序。一些人停在那第一次序上。呐,那是……你们只是刚开始。接着神说:“我要赐给你们新灵。”

那就是很多五旬节派信徒失败的地方。你必须有新灵。哦,你感觉良好,感到像那样,“哦,我实在,哦,我感觉良好。我不能……”哦,你才刚开始。你现在搞混了……你才刚上线。神必须赐给你新灵。你旧的灵甚至都不能跟自己相处,又怎么能跟神的灵相处呢?所以神必须赐给你新灵。
36

呐,注意看圣经。“我要赐给你们……除掉旧的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然后我要赐给你们新灵,然后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

呐,注意。神的灵跟你的新灵不同。很多人得到了新灵,就认为他们得到了圣灵。他们感到快乐,跳跃,也许虔诚地做一些事。他们以为他们得到了圣灵。哦,不,圣灵使你举止不同;圣灵使你思想不同。你的新灵被放在你的新心中央。新心,新灵在新心的中央,神说:“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
呐,神的灵放在你的灵、你的新灵中央。你不需要出去举止像琼斯太太一样,像琼斯先生一样。在你里面有样东西;你内心深处有了神的爱,直到你活出它来。那不是你;而是你里面的东西。
37

很多人想要在星期天戴上基督徒的面具或基督徒的正面。星期一,你就看到他们戴着什么样的面具了。但是,那是模仿。他们在我的书本上什么也不是,只是伪君子。是的。

你们都知道,议员阿普肖残疾了六十六年后在我的聚会上得了医治。他说:“你不可能是你所不是的。”
是的。做你本身。愿神应允那个日子,基督徒教会要成为它所应该是的。如果你支持基督,就为基督而活,把你所有的献给基督。打开你的心;不要想你周围的东西是什么。要思想基督对你以及在你里面是什么。
38

在你里面的新灵,神的圣灵坐在你的新灵中央,就像名表的主发条一样。名表里面的发条开始滴答走,使手表的每个元件准确地运行;它是新发条、主发条。基督信仰的主发条是圣灵的洗,不是某个人造的神学,不是某个宗派,而是圣灵的洗,使教会里的每个器官有序地运行。弟兄们,哪里出问题了。是的。

正如圣灵运行、治理教会,每次滴答都走得完全一样,完全跟圣经同步。一切都与圣经同步;不管神学家说什么,关键是圣经说什么。它随着圣经滴答地走,因为如果写下圣经的圣灵进来,把经文勾出来,摆明清楚,跟所写的完全一样……哦,我希望你们明白。你们明白吗?
39

不是因为你用新的灵,所以看得更清楚,不是因为你清除了喝酒啊等等的东西;那没问题,不是因为你跳跃、叫喊、说方言,或加入教会,你做了什么虔诚的事,那跟这个没有一点关系。耶稣基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圣灵的果子是爱、喜乐、良善、温柔、忍耐、耐心、信心、节制,世人指望在基督徒教会里看到的这一切美好品质。他们把神的瞄准镜瞄在了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和所有的宗派上。他们是在寻找神。

40

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和天使的话语,我若能出去医治病人或移山等等,却没有爱支持那个,我就算不得什么。”在你里面的圣灵击中你的生命,轭就变容易了。哦,一些人说:“伯兰罕弟兄,巴不得我能活出那种生命。”

“哦,弟兄,你不需要担心这个。反正那也不是你做的,而是圣灵在你里面。”
保罗说:“不是……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活着……”记住,他曾是个虔诚的人。他确实是,是个学者。他是个知道所有经文的人。他坐在当时最有名的一位教师迦玛列的门下。他们有当时最好的一所神学院。但他说他必须忘记他所知道的一切,找到基督即圣灵。
41

你说:“可是我的邻居会对我说:’你是圣滚轮。’”哦,魔鬼把那个羞耻的名字强加给神的教会。

靠着神的恩典,我走遍五湖四海,几乎向全世界传了道。靠着神的恩典,我正带领第二个百万灵魂归向基督,我还从未见过一个圣滚轮。在世上所有的宗教中,我从未见过一个圣滚轮。它只是魔鬼强加给信徒的粗俗名字。你说:“信徒?我是个信徒。”
哦,我们要看看。主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用道检查一下。
42

呐,注意,你不能忍受逼迫。呐,听着,朋友们,你们知道我在这里不是要斥责你们。我在这里爱你们。我在这里要告诉你们真理。我相信那就是圣灵让这些事在聚会上发生的原因。那是神的一个恩赐,但那没有……那只是印证一件事。

听着,我在这里要帮助你们,不是要斥责你们或取笑你们。我不会那样做,根本不会。但你们必须有这个新生命。之所以你发现来到祭坛的人,看到……我拿自己的教会、浸信会教会来看。他们上来,承认,受洗,几个星期后你看到他们又是老样子。
43

葛培理非常有名,世界闻名。我们的事业已经多次去到海外。最近在瑞士的苏黎世,星期六下午他在体育馆结束。星期天上午我开始。一个现代的奇迹,了不起的人,真正的基督徒。我爱这人,为他祷告,因为他出现在我面前,不是一个什么都知道的自大神学家,但只要他被允许传讲,那么他在神的道上实在是坦率、直截了当。

呐,我在他的工作中注意到。不久前,我有幸跟他交谈过。但我在聚会上,听见他说过类似这样的话。那是在早餐会上,几个月前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他说了这样的话:“圣经是神的标准。”哦,太真了!他说:“我要去一座城市。”他说:“这地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不是一个强有力的传道人。”他说:“但神呼召我做这工作,我就要为神竭尽全力。”太棒了!神能兴起那样的人,他保持那种谦卑。
但他说:“我进去,六个星期的聚会后有很多悔改信主的,一万个悔改信主的。”又说:“一两年后我回去,连十分之一也找不到。”
44

哦,我多希望我能说几句。但这人正在为神耗尽生命。他打动了不愿来听我讲的人。但原因在这……我在我的聚会上发现了这种情况。奥洛·罗伯茨在他的聚会上也发现了这种情况。我们发现到处都是这种情况。

但问题是这个:他们只是情感上被激动了。他们从未悔改信主。他们从未真正在道的基础上成为信徒。他们只是做了一个冷淡、形式化的承认,结局差不多就是这样。只要来了一个小小的逼迫,说:“约翰,雪茄是怎么回事?”
“哦,我参加了葛培理的聚会。”
“哦,老婆,我再也受不了。把约翰·威尔逊拿给我。”看到吗?瞧?
“利迪,那化妆品怎么啦?我看到你让头发长长。我听说你下去参加了一场伯兰罕的布道会。”
“哦,我实在不能属于这个俱乐部又平安度日。我要把我的东西拿回来,涂在脸上。”只管去涂吧,圣经中有个妇人涂了脸去见男人,神把她喂狗了。是的。如果你想要为神做狗粮,只管去吧。
45

但等一会儿。听着,我要你们听一件事。怎么回事?他们走得不够远。他们可能有了一点基督的新概念。但是瞧,当你有了一个新心、新灵,然后神把圣灵即他的灵放在你的新灵里,十字架就有羽毛作内衬了,再也不会擦痛了。

他们想怎么说你就怎么说你吧,这搅扰不到你了。嗯,世界把担子扔在你身上,但你灵里看起来却是那么刚强,那新灵在你里面,圣灵把世界的生命转向了天上和神的道上。哦,你就像参孙一样,把迦萨的铜门扛起来,扛到一座叫各各他的山上,为那人祷告。绝对是的。十字架上面有翅膀了,走得就容易了。
46

这是为什么吹口气就把他们刮走的原因;这是为什么我们一年接收几千个会员,风又把他们刮走的原因。一来个小小的逼迫他们就忍受不了;一来个小小的伤痛,他们就把十字架扔掉了。他们还没给十字架加内衬。瞧?神为你给十字架加内衬。“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我的轭是容易的。”肯定是的。

他是以神的机械原理被造的吗?呐,神的机械原理不是跟某个神学或知识的壮举联系在一起的,而是圣灵的洗。然后你开始,机械开始驱动你,不是你驱动它,说:“我想它应该是这样的。”神说应该是这样。它是为了在道中运行的圣灵。你只要往前行。当你那样做,就太容易了。“我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
47

呐,轭是容易的。神想要向门徒和世界显明他的能力。在基督里,让我们看一看那应该在教会中的神的能力。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那身体就是基督的身体。不管你的宗派是什么,是借着圣灵的洗成为基督的身体。你相信吗?你只能这样。

神想要向世界显明基督的复活。耶稣躺在坟墓里,寂静;他的身体苍白。复活节早上,我们听见他喊着:“所有的权柄都交在我手里了。”所有的……听着。当我们看到他的双脚和地之间出现了光辉,我们看到地心引力失去能力。为什么?他是地心引力的中心。他上升,上升,上升。是神的大能将他提上去,向我们显明主在哪里……我们是……
[原注:磁带空白。]好像他想要有。他显现……哦,那是何等伟大的事!
48

不久前,我站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博物馆,观看不同的东西。我爱艺术。神在艺术里;神在音乐里。我正观看艺术,看见两个年轻男孩站在那里,在看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男人身体价值的分析。你知道你值多少钱吗?八毛四分钱。是的。正如我今早说的,你把一顶二十五美元的帽子戴在那八毛四分上保护它,把五百美元的貂皮大衣穿在那八毛四分上保护它。肯定的。

哦,如果你看到你的汤里有支蜘蛛,你会谴责那家餐馆,提交商会,你会把它写在报纸上。肯定的,你想要那八毛四分,却任凭魔鬼往你价值一万个世界的魂里乱塞。
49

这两个年轻男孩站在那里观看。你里面的钙等等,大约只够粉刷一个鸡窝和一些东西。这个人望着那个人,说:“约翰,我们不值很多钱,是吗?”

我想我要站起来,拍拍他,我说:“可是年轻人,你里面有一个价值一万个世界的魂,那是耶稣基督受死要救赎的。”确实是。
50

不久前,我在伊利诺斯州感到惊奇,要去一个小地方,那里有个博物馆。我正往里面看。我看见一个老黑人。他只有一圈白发。他走过这地方,四处观看。突然,他停住,双眼又看了看,就哭了起来。他哭了一会儿。我看见他低头,开始献上祷告。我观察了他一会儿,心想:“是什么令老人震撼呢?哦,我想我要找出来。”

老人又在看,擦眼睛。他老了,相当老。我说:“大叔,你好?”
他转过来,说:“你好?”
我说:“我是福音传道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看见你祷告。为什么你祷告呢?”
他说:“过来这里。”我走过去看。他说:“瞧那里。”
我说:“那是什么,衣服吗?”
他说:“但那上面的污迹是亚伯拉罕·林肯的血。”他说:“白人,我的腰上还有一道痕迹,那里曾经有一条奴隶的链子。”他说:“那血除去了我身上那条奴隶的锁链。这会让你激动吗?”
如果因除去了一条奴隶的锁链,就会使一个黑人激动,耶稣基督的血对一个信徒又该做什么呢?你可以进出酒吧、赌场,做世上的事,现在知道你自由了,你的心跳得跟神的道一致,知道有一天你要回家,这岂不会使任何人都激动吗?这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
51

有时候我经过南方,我感到惊奇。我听到有人告诉我的一个故事。在他们买奴隶的日子,有买主会去买那些人,就像你今天买二手车一样买人。他会在这里买一些,在那里买一些。所以,他经过一个大庄园,那里有很多奴隶。他想要买一些。

他发现那里有个年轻人跟别的人不一样。呐,他们远离了家。我在非洲向他们讲道了。我知道他们的性格等等。当他们……荷兰人过去抓住他们,带他们来这里,把他们卖作奴隶。他们远离了家,灰心丧气。他们曾经有很多东西,有家,有亲人。他们再也回不了家。他们是奴隶了。他们离开了家乡,他们没有勇气工作或做任何事,人们要拿鞭子抽他们,他们哭泣,做苦力。
52

一天,这位买主注意到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挺着胸膛,昂着头。你不需要鞭打他;他总是很积极,一有什么需要做的,他马上就去做。

这个买奴隶的说:“我要买他。”
庄园主说:“他不卖。”
买主说:“是什么让他做事这么积极?他是管理其他奴隶的工头吗?”
他说:“不,他只是个奴隶。”
买主说:“你给他吃的比给其他奴隶吃的更好吗?”
他说:“没有,他跟其他的奴隶在厨房吃饭。”
“是什么让他如此不同、如此高昂呢?他的士气,他的士气似乎如此高昂。是什么使他跟其他奴隶如此不同呢?”
他说:“我自己也不知道,直到最近才发现他父亲是部落的王。虽然他在另一块土地上是外国人,他知道他爸爸是王。他举止和行为像王的儿子。”
53

一个基督徒又该怎样做呢?我们是寄居的,是客旅,但我们的父是王。我们在现今的世界该怎样举止生活呢?

不要像这个世界,不要被到处驱赶,签个名说我们会去教会,我们要竭力这样做,我们要去参加下场祷告会。弟兄姐妹,我们应该举止像神的儿女。当魔鬼试图抹黑神的道时,我们不该后退。那是我们父的道。让我们靠它站立,直到我们死。是的,先生。举止要端庄。
虽然一直都在另一个国家,也许在另一块土地上,你可能在遥远的另一个国家,是外国人。但不管你有多遥远,处在怎样的患难中,都没有关系,神仍是你的父。哈利路亚!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54

圣经说:早在起初,神差来逻各斯即从父怀里来的神的儿子,他开始在地上孵育。

“孵育”这个词是什么呢?它是什么意思呢?好像养育,好像母鸡,它孵的一窝叫小鸡,是它的后代。圣灵像过去一样,双臂或双翅在荒凉的地上孵育,地上还没有生命。当他开始孵育时,水开始分开,陆地出现了。那时你的身体还躺在地上。你是由这地上的十六种要素组成的。那时你的身体在这地上。注意,如果不是,它是从哪里来的呢?你靠死去的物质活着。
55

你吃牛肉,母牛就死了。你吃面包,小麦就死了。你只能靠死去的物质活着。呐,最近我这样问医生。我说:“医生,我吃饭,就更新了我的生命,这是真的吗?”

他说:“是真的。”
我说:“那么医生,为什么我十六岁时跟我现在吃同样的食物,过去我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壮,生命得到更新,我现在吃同样的食物,却越来越老,力量越来越虚弱,在萎缩呢?用科学向我证明:这是一个容器,这是一罐水,你把水倒进去,它装到某个地方,然后你越倒水,水就越少。只有一个答案。神已经命定。”当你大约二十二到二十五岁时,死亡进来了,开始出现白头发,脸上长了皱纹。你吃同样的食物,更新生命,但你正在死去。神已经命定。
56

现在听着,要结束了。我要你们专注我下面要说的。哦,巴不得你们能明白。注意,起初你躺在地上。跟我交谈的这位医生是不信神的。他取笑神的医治。我说:“医生,我想问你一件事。”

他说:“哦,你们的童女生子和所有的东西。”
我说:“医生,等一下。医生,如果某个东西必须死,让我的肉身活着,我里面有属灵的东西吗?我里面有一个魂给我知识分别正确和错误的事。但如果某个东西必须死,这个身体才能活,所以某个东西必须死,我的魂才能活。”我看着他。他回头看我,点点头,走开了。
57

当圣灵开始在地上孵育时,注意,让我们拿一幅画来看。地荒凉,光秃秃的。留意看发生的事。当他开始孵育时,我能注意到一些水份出现了,周围包着一些维生素和要素,进入花里面。复活节小花出现了。是什么造成的?知识吗?不,是圣灵的孵育。

青草出现了;蔬菜出现了。圣灵继续孵育。父说:“太好了!”果树出现了。鸟儿从尘土中飞出来了。圣灵继续孵育,柔声细语,求爱,在地上孵育。动物生命从地上出来了。不久人出来了。圣灵从地上孵育,在地上孵育,他带来了一个人。然后从那里,圣灵造了一个副产品即女人。
58

那对爱人,他们一起走进伊甸园,我能听见夏娃说:“哦,风太大了。”

我听见亚当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停住了。我能听见他说:“宝贝。”他们走路的时候,夏娃将头依偎在他的肩膀上;他们从来不会生病。夏娃不需要有什么蜜丝佛陀来使自己看上去漂亮。她永远都是那样的。她胳膊挽着亚当结实的膀臂,这对恋人走过园子。不久,狮子利奥发出吼叫声。没有惧怕。亚当说:“利奥,过来这里。”亚当抚摸着狮子的背。老虎西塔走上来,抚摸着她。它们像小猫一样一路跟着他们。
第一天或第六天太阳开始落下去。太阳开始落下时,亚当说:“宝贝,我们今晚去教会。我们去那个高大的教堂。”他们去到大树那里,跪在柔软的地上。神穿越树林降临。他听见天父柔和的声音说:“孩子们,你们今天享受在地上的这段时光吗?”神像过去一样亲吻他们的脸颊,让他们躺下睡觉。神让狮子和老虎西塔躺下。没有伤害,没有危险。
59

难道你们不想再像那样吗?有可能吗?是的,当然。如果圣灵把你的身体从地上孵育出来,而你对自己会成为什么样子一无所知,对自己的到来一无所知,他尚且把你养育到今天的样子,让你选择,那你岂不更需要圣灵把你从地上孵育出来,哪怕你的身体被分散到地上的四风。

起初是什么把你带来呢?你本是尘土;罪潜入了,我们不得不去世,我们仍然……神永远不会被打败。他期望这地球被人居住,所以他造女人养育孩子。他仍然把钙、碳酸钾等要素倒入人里面,建造他们。后来他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让他们做选择。如果没有选择,有一天,神把我造成一个年轻人,强壮健康,圣灵……不是某个冷淡、形式化、神学、神学院的教条,而是可称颂的圣灵,不是知识树,而是圣灵(你瞧,那是神的计划)开始在我头上示爱,向我求爱,我接受了他。然后他降在我心里,住在那里。
60

我得到了多大的保证说他要在末日叫我复活?嗯,他应许了我;他起誓了。此时圣灵在我心里、在你心里的证据是,他要在末日叫我们复活。你年老或其它任何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吗?一点关系也没有。神赐下应许;圣灵治理教会。圣灵带你来这里。整个东西都包裹在圣灵里。

呐,当圣灵向你柔声细语,说:“罪人哪,你是神的爱的礼物。我向你求爱。”你会不会这样做?为什么你不打开心,说:“是的,圣灵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哦,我不管任何人说什么。圣灵啊,我要你;我要你。你是我正在寻求的那位。你是那位。”
61

当污鬼离了人身,魔鬼回到他破铁罐的老巷子,以前他在那里让你喝酒、鬼混、大发脾气、怀疑、争吵、谴责圣经,当魔鬼又回到他的老巷子时,你知道怎么样吗?神从天上降下他的大型推土机,把老巷子打扫了。是的,先生。枷锁没有了;铁罐没有了;垃圾没有了。全都被推到忘记的海洋里了,神忘记了那一切。

神建造了一个又大、又现代的新家。他正在那里孵育,美丽的百合花在院子里出现了。美丽的青草在生长,超级的高速公路从中穿过。什么?有一个新人进来,不是曾经躺在那里使你争吵、咒骂、恶待邻舍 、宗派化、心胸狭窄、怀疑、不信神的老家伙,只有使你恶心的半截子宗教。但神把你打扫干净了。圣灵在那里孵育。当圣灵孵育时,他必带来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柔和耐心。他会把房子装饰好。他会从你那里除掉那个铁皮罐老巷子,使你的怀疑和争吵等等……他会铺一条高速公路穿过那里,让所有的事都能为你平稳地运行。阿们!
哦,弟兄们,我们今天需要的不是新市长,不是警察局的新警察,不是新宗派,不是给教会整容,我们需要老式的、圣徒保罗的复兴和圣经的圣灵再回到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和你们所有的宗派,回去……我们今天需要的是,某个有这经历成为挑战者的人,某个认识神的人站起来。
62

不久前,我在瑞士。认真听,我们要结束了。多少人,你们绝大多数跟我一样年纪的男人女人都读过阿诺德·温克里德的故事。你们很多人记得他,他是瑞士伟大的英雄。哦,那些故事在人们中间太容易忘记了。他的英雄气概从未被超越,很少有与之相比的。

一天,瑞士人迁移,在瑞士山地安家等等,祷告的基督徒……当他们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家后,一支侵略的大军列队进来。瑞士人聚在山谷底下,拿着犁头、镰刀、弯刀和他们能够用来打仗的任何东西。他们不是打仗的人。他们聚集,只拿着棍棒、石头和他们能用来打仗保卫土地的任何东西。
但他们的孩子和妈妈……那些士兵,杀害他们的孩子,在街上强奸妇女,拆毁他们的房屋,夺去他们赖以生存的东西。来了一支大军,全副武装,训练有素,蹬蹬蹬,拿着长枪,训练有素,好像一堵墙,列队进入瑞士。
63

哦,看上去非常黑暗。瑞士军队退到山脚下的角落里。他们被完全打败了。他们往这边看,往那边看,哦,敌人人数比他们多几千。他们用来打仗的工具,他们的武器根本无法跟那些又大又长的枪相比。他们没有任何防护,只有赤裸显露的胸膛,让那些枪扎进去,而别人则用盾牌遮着。

他们没有受过训练;他们没有受过训练,而另一支军队受过训练,每一步都是一样的。敌人走过来了。最后,必须做一件事。他们瑞士国的经济就在眼前;一切都危在旦夕。
最后,一个叫阿诺德·温克里德的年轻人走出来,他说:“瑞士人哪,今日我要为瑞士献出生命。必须做一件事,我要做这件事。”他说:“山那边有一幢白色的小房子,一个甜美可爱的妻子和三个小孩等候我回去,但他们再也见不到我了;因为今日我要为瑞士献出生命。”
所有的人都惊奇地看着,说:“阿诺德·温克里德,你要为瑞士做什么呢?”
他说:“只管跟随我。跟随我,把你们最好的东西拿来争战。”
64

他扔掉他拿的东西,向天空举起双臂,放声叫喊,说:“为自由开路!为自由开路!”他向敌军跑去,观看、寻找哪里枪最密集,他双手举起,冲入那地方。一百支锋利的枪掉转过来,将他挑起来。当他到了那里,他抓起几根枪,扎进自己的胸膛,扑倒死去。就是这种显露出来的英雄气概,让那支军队溃败了。他们不知道怎么办了。这可以跟大卫和歌利亚相提并论。

当那些瑞士兵看到发生的事,他们跑上去,用他们的犁头、镰刀、石头将那支军队彻底赶出了国家。从此以后他们有了和平。瑞士再也没有战争了。只要在山里提阿诺德·温克里德,看他们的脸颊放光,泪水流下来。他们知道为了自己土地的和平付上了什么代价。但这种英雄气概的表现还只是一件小事,直到一天发生了另一件事。
65

当亚当的族类……亚当的儿女们都被逼入了绝境,死亡和疾病在四面八方,罪涌进来了;律法失败了;众先知失败了;一切都失败了;他们拒绝了,他们处在这样的混乱中。疾病、无知等等使他们崩溃到一个地步,没有希望了。亚当的族类站在那里瑟瑟发抖。什么也做不了,地狱正敞开胸口,要吞吃他们。有人从荣耀中走出来,那是神的儿子。“父啊,我要下去。我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要下去。”

天使们说:“你要怎么做呢?”
“注意看。”
一天,他站在世人中间,往下观看,见人类最大的恐惧就是死亡,他举起双臂,走向一个叫各各他的地方,他跳进了人类最惧怕、最黑暗的混乱即死亡中,征服了死亡。当他升上高天时,他从未赐下神学信仰的宣告;他赐下了圣灵,说:“接受这个,用你里面的一切来争战。接受这个,跟随我。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差遣了他的父,与他同行,在他里面同行。当他差遣我们时,他与我们同行,在我们里面。
66

男人女人,我们今天需要的不是我们的名字记在教会册子上,这完全没问题,但我们需要拿起在我们里面的强有力的圣灵武器,它改变我们里面的人,使我们成为在基督里新造的人,靠着耶稣基督的义和能力在这罪恶的世界杀出一条路来。

那正是我们需要的。那正是教会需要的,不是整容或一群新会员,而是复兴我们已经得到的,用圣灵充满,开始与敌人争战,为病人祷告,医治病人,赶出魔鬼。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基督把曾经交给人的最有力的武器放在人的手里,就是圣灵的洗:一个新心,新灵。“我要把我的灵放在那里。”然后用你里面的东西争战,直到死亡释放你。让我们祷告。
67

我们低头,在我们做进一步行动之前,男人女人们,我想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只有一样东西能给你们生命,那就是圣灵?你们是不是意识到是他在你们上面孵育?

当那个小婴孩被取去,你把他下葬,轻轻地拍着他的脸颊,说:“亲爱的,妈妈会再见到你,爸爸会再见到你。”那是什么?是圣灵在孵育。
68

一天又一天,你上床之前,跪下来念那个简短的祷告,有东西告诉你说你做错了一件事。神忍耐,不愿一人沉沦。你意识到那是圣灵的孵育吗?

你说:“明年我要努力做得更好;下次他们举行复兴会,我要上去祭坛。也许当我有机会,我的工作做完时,我会有一点时间祷告。”哦,你那么做吗?圣灵正在孵育。我不认识你;神认识。
但我要你们此时向基督举手,借着举手说:“基督啊,我现在知道你的圣灵一直在我上面孵育,召我服事你。”哦,你可能不是传道人或宣教士;你可能只是你教会的一个会员。但圣灵正在呼召你;他想要你对那教会有个见证。你愿意此时向他举手作为一个迹象,说:“神啊,这是我;我现在回答。”
神祝福你们。哦,楼上的,在那上面的。神祝福你们后面的人。哦,很好。
69

天父啊,据我们所知,还有一场聚会,小小的复兴会就要结束了。当我们一晚又一晚站着,看到圣灵在孵育,除去人们身上的病痛,揭示他们心里的秘密,显出大能的工作和神迹,我们意识到我们到了路的尽头了。你说过:“挪亚的日子怎样……”

这世界必须变得机械化,建造房屋,打造铁器、金属等等,突然,从那个冷淡、虔诚、形式化的世界兴起了一位先知,一位天使显现了,神迹开始发生,世界被毁了。
从埃及出来之后几百年,教会冷淡了,他们虔诚的仪式变得那么冷淡、形式化、冷漠,几乎到了回家的时候,一位天使显现了;一位先知出生了;一个信息赐下了;神迹奇事发生了;超自然出现了,超自然在他们当中一直是没有生气的,他们否认它。这是在路的尽头。
70

正当他们又冷淡,就在主耶稣降临前,一位天使显现了;一位先知出生了;超自然发生了;神的儿子来到了世上。

父啊,这些年世界又冷淡了。我们又处在转折点。冷淡、形式化的世界以其教会的……教会跟那些形式化的仪式联合。他们只是……他们可以亲眼看到超自然发生,天使显现,信息传出去;神的工作彰显了。神啊,震动每颗心!
今天下午在这个小会堂里,只有我们一些人聚集,有几十双手举了起来。他们想要这个轮子在他们的轮子中间。他们想要你的灵在他们的生命中管理他们,使他们成为新造的人,控制他们,赐给他们基督徒的生命,在他们里面活出来。
71

我全心地祈求天父,愿你此时差遣圣灵的洗,愿它像一阵大风从荣耀中降临,落在每颗心上。愿狼的旧灵离开他们,愿羊羔温柔、安静的灵降临,愿和平的鸽子落在那羊羔身上,像那天落在约旦河上一样。因为惟有它们是两个能聚在一起的受造物。我们晓得世界争竞、残忍的旧灵,圣灵永远不能住在那样的地方。他会飞走,离开。我们知道,如果羊羔举止像狼,那也是一样。但必须是羊羔。

神啊,今天以你自己创造的东西,愿圣灵此时对那些举起的手和他们旁边的其他人孵育,将他们的本性改变成羊羔、新的灵、新的心。愿鸽子降临,落在他们的心上,引导他们,赐给他们永生。我奉你的爱子主耶稣的名为这个小教会和这群人祈求这祝福,阿们!
72

你们爱他吗?你觉得就像被冲刷了一样。我留你们有点久。现在是四点半。我想他将在六点半发祷告卡,类似这样,六点或六点半。

现在我要你们举了手的人和应该举手的人这样做。我不是告诉你们换教会。不,先生,不。你们只要去基督那里,全心为他而活。
当圣灵充满了你,你去告诉你的牧师,说:“牧师,我要成为一个跟过去不同的会员。我的生命要丰盛、君尊,因为圣灵住在我里面。”哦,他会多么感激啊!如果他还没有这经历,也许你可以引导他有同样的经历。谁知道呢?那才是我们想要的。
主祝福你们。我很愿意向你们这群可爱的会众传讲。我祈求你们每个人都被神的圣灵充满。
多少人相信我说的是真理?谢谢你们。愿主祝福你们。现在我要请你们的维尔牧师来这里结束聚会,我去祷告,为今晚的医治聚会做准备。神祝福你,维尔博士。[原注:伯兰罕弟兄跟维尔弟兄说话。]
哦,我想是在医治聚会前。我想是。维尔弟兄问我:他们想拍一些照片。在启示带来异象之前,他们可以随时拍照。因为我所看的那道光……它是一道光。
多少人知道耶稣基督现在是光?任何知道圣经的人都知道。肯定的。他是……今晚和任何时候我讲道的时候,都完全没问题。愿主用天上一切的良善祝福你们,是我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