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126E 当神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便接管了

1

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又来到主的同在中。我肯定,于我们而言,奉主耶稣的名聚会是多么大的殊荣。我很高兴能来聚会,我知道你们也高兴。

呐,明早要访问斯宾塞维尔浸信会教会,这令人愉悦。我要跟我们的好弟兄李维尔博士举行聚会,他是俄亥俄州斯宾塞维尔浸信会教会的牧师。明早十点我有他的……明早要在主会堂举行聚会,我想是的,讲道的聚会。
明天下午二点半,是在这里的教会举行另一场讲道聚会。若主愿意,明天下午我有一篇信息给教会。
明晚是这次布道会结束的晚上,一场医治聚会……我是指明晚为病人祷告。我们现在期待着,大的事。
2

整个星期,借着道的传讲、圣灵在辨明中的恩膏(或者说是主耶稣预言的恩赐),我们一直都有聚会;并有幸看到主回到我们这里,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我确信,看到主这么做,我们的心为此激动。

通常在聚会上,我们有我们所说的应急间。但这次没有,昨晚我们决定,若主愿意,我们今晚会安排大家所说的应急队列。那将会……通常……在那里辨明时,会很慢,异象会在会堂里发生,遍布整个会堂。
3

主行事,正如他被钉十字架前所行的,是他复活的一个证据,绝无错谬的证据。他不是死的,而是直活到永永远远。我们所爱的主借着与我们同在、显明两千年后自己仍活着而给予我们特权,知道这点带给了我们何等大的安慰啊。他是不死的神,是无限、绝无错谬、无所不能的神。

呐,今晚我们要尝试新的事。似乎……我带着尊重和爱这么说:美国人看上去并没有能够像海外的人那样抓住它。在这里发生的同样的事在南非发生过一次,一次就有三万个土著异教徒归向基督。瞧?想一想。
4

在一个大规模的会众中,我刚在第三个人停下并献上祷告,估计一次有两万五千人得了医治。想一想。七辆载满了从地上拾起的拐杖和轮椅的货车,像是一支军队离去,人们跟在后面齐步行进,用南非荷兰语唱着“只要相信”。

印度就更厉害了,比那更多。但似乎美国人被教导了太多不同的方式,总之很难让他们明白。很可爱,但就是难以领会它,只要凭信心伸出手……这似乎……似乎这成了狂热分子和一些人为因素的好靶子,瞧?
我们想要让人为因素离开它。这是神。不是人触摸你,而是神触摸你。瞧?它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是基督已经为你成就的事。它是你们每个信徒的私人财产。一望就活。铜蛇再也不能为任何人祷告了,也不再能触摸任何人了。但他们一望就活了。那是基督的预表。如果预表能做它所做的事,当原型来时,借着一望就活,原型会做什么呢?
5

呐,我想给你们讲一个小小的福音信息。然后我们要领人上来,若主愿意。我儿子说他为那些不能等到明晚最后聚会但有紧急情况的人发了一组祷告卡,因为我们信靠神会有事情发生。我们要领那些人上来,我尽量不去看关于他们的异想而为他们祷告,这样我能让他们所有人经过并接受祷告,因为他们情况紧急,而我们无法叫太多的人,实在没有办法那样做。

呐,我想读一部分的经文。在我们读之前,让我们对作者说会儿话,我们低头。
6

我们仁慈的天父,带着我们心里的这份崇敬,我们向你这位永生神表达我们的感恩,因为你如此顾念,差遣你的爱子作我们的救赎主,救赎我们这些地上不配的造物回到跟你的团契中。

今晚我们的心搜索历代的长廊,回到最初时期,当神在傍晚的凉风中呼唤他的孩子们,跟他们谈心时,那该是多美的团契啊!然后亲吻他们的脸颊,就像那样,让他们躺下睡觉,休息一个晚上;他让田间的野兽躺下,没有任何的搅扰和伤害;那里没有伤害,没有死亡,没有疾病,没有苦难。新的一天醒来,走在他们造物主的面前,没有惧怕,没有疾病。神啊,我们的灵再次为那个时光叹息,因为我们就是为了那个而被造的。
7

今晚我们祈求,天父啊,如果今晚死亡笼罩着附近的任何人,这些人还没有预备好进入创世以前为我们预备的这个大祝福,愿今晚他们会做出那个最后、永恒的决定,对你说:“是的,我主,我现在要相信你,接受你作我的救主。”愿那时你用圣灵充满他们,给他们施浸归入你圣徒可爱的身体里,给他们定位,使他们成为你在地上伟大工作的工人。

求你怜悯,医治病人和受苦的人。因为你在各各他已经赎罪了,我们感到这是我们的私人财产,你已经把这个救赎的祝福赐给了每个被赎的人。我们感到我们有权利来到永生神面前,向他祈求这些祝福,因为他如此仁慈地吩咐我们这样做,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约14:14]
现在,父啊,愿圣灵拿起这道,打开圣经,释放在道中圣灵的大能,愿这道在每颗心里找到安歇处。我们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8

今晚,我选了一个简短的主题,因为今晚有不少的人要接受祷告。我要你们所有人今晚都跟我一起在祷告队列中祷告。但让我们此时不要想着祷告队列,而是把思想放在比祷告队列更大的事上。让我们把思想放在主耶稣、他的再来和他对我们的爱上。

我要给你们大家读一段熟悉且古老的经文,非常熟悉的。也许你们的牧师等人读过许多次了。也许这里最小的一个孩子都能引述它。它是圣经的金玉良言,《约翰福音》3章16节。
因为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9

刚才我坐在房间里,跟我的好朋友、来自芝加哥的博兹牧师交通之后,我在想:“神啊,今晚我要对你宝血所赎买的人说什么呢?”因为来到会众面前,他们无论是渺小还是伟大并没有关系。

昨晚我们传讲到,神怎么跟一大群人或少数人相会,无论哪里只要心里欢迎他。知道你们今晚来表达你们的信心,打开你们的心聆听神的道,你们……
10

许多时候我想知道,如果我能有幸手握盛了两滴耶稣真实的血的盘子或杯子,我会有怎样的感受。我会怎么对待基督那两滴真实的血?哦,我相信我会把它贴在心窝上,我会拿住它,会哭泣。但你知道,在白白地流出血来的主眼里,今晚我有一个比那血更宝贵的东西。因为我被赐予这份荣幸对他宝血所赎买的人讲道。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所以,那一小节经文,只有小小的一平方英寸,只是记在一张纸上,如果对那经文存了正确的态度,就可以改变……就会改变这个世界的永恒归宿地。不在于大小,而在于质量。
11

不久前,我读到有个小男孩在旧阁楼上。在阁楼上,他偶然找到一枚不到一平方英寸大的邮票;他把邮票拿给集邮者,这位集邮者给了他一美元换邮票。后来这枚邮票卖了一百美元。邮票从这个集邮者传到那个集邮者。现在据我所知,那同一枚邮票几乎价值二十五万美元,只是一小张纸。但并不是……使邮票那么值钱的不是那张纸,使它值钱的是在纸上的东西。

对《约翰福音》3章16节就是这样。不在于记了多少的经文,而在于它保存了什么。它保存了一个给世界的信息,神爱世界。
12

呐,我要给接下来的时间取一个主题,如果该被称为主题的话:“当神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就接管了。”神爱世界,神对亚当族类神圣的爱……神这么得爱,基督就走出来,至高的恩典便接管了。神的爱遇着了至高的恩典。神赐下他的独生子。你看到吗?

呐,我过去总以为神生我的气,但基督爱我。可后来发现基督是就是神的心。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这个美丽预表中,基督在预表中是受击打的磐石。那些人唯一的方式……在到处寻找水之后,他们要灭亡了。神的仆人摩西拿了审判的杖,那杖是审判的杖……它已经将审判降在埃及的不信者身上:苍蝇、蠓虫,各种的疾病痛苦。神审判的杖在神的仆人手里挥舞着,击打了磐石,磐石便流出水来,一群要灭亡的人便得救了。那是《约翰福音》3章16节多么美丽的预表!
13

神爱世界,甚至……公义审判的击打本该属于我们,却都击打在基督身上了。从他流出了活水的河,圣灵的话语,叫一群要灭亡的人可以存活。生命的水从他流出,那位受击打的祭物、一位蒙悦纳者……不管多么渺小……我为此爱神。

有人说:“哦,我接不接受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有关系!
“哦,我只是个小小的家庭主妇。”
“我只是一个住在偏僻巷子里的黑肤色女人。”不管你是谁,“愿意的,都可以来。”不管多么渺小,就像这经文,不管是多么小……
我常想知道,在寒风呼啸的冬天之后,春天我走进树林里,我注意到不到半英寸大的小花,有时候我必须蹲下去看它们。跟站立在旁边高大威严的橡树相比,它是多么得不起眼。但神是如此在意,确保这朵小花在整个冬天受到照看,使它能复活,绽放美丽。有时候那里有蓝色和红色的花。神知道每一朵花。神关注我们所有人。
14

不久前一个小女孩教了我们一个功课,当时著名的乔治国王,我有幸为他祷告,主医治了他的多发性硬化症。他访问加拿大的一座城,所有的学校都关门了。人们拿着加拿大国旗,去到街角。

当国王经过时……我永远忘不了我经理脸上的表情,厄恩·巴克斯特先生,一个加拿大人。当国王经过时,当时他正遭受胃病和多发性硬化症的痛苦,他起立……哦,是坐在穿着蓝色衣服、漂亮的王后旁边;我见到这个两百四十磅的男人,当马车转弯时,他手捂着脸哭泣。他说:“想一想,国王正经过。”接着,我想:“哦,有一天,当万王之王经过时将会是怎样的呢?”
15

当街上人们都散去后,找到了一个小女孩。她站在电话杆旁边,手扶着杆子哭,把心都哭出来了。老师在找这个孩子……女孩把加拿大国旗放在肩膀上,正在哭泣。这女士,这位老师说:“亲爱的,你为什么哭呢?你没有向国王挥动你的旗子,表达你的爱国之心吗?”

她说:“是的,老师,我挥了我的旗子。”
老师说:“那你是没看到国王吗?”
她说:“不,老师,不是我没看到国王。我看到了国王。”
老师说:“那你为什么哭呢?”
她说:“国王没看见我。”
16

哦,那与万王之王是多么得不同啊!你不可能太渺小。你所做的每个动作,他都看见了;你里面的一切,他都知道。甚至麻雀落在街上,没有他不知道的。若是他不知道,小花、番红花就不可能冒出来。

更何况你比花朵贵重呢?如果你躺在这里病了、受痛苦,你不知道万王之王正注视着你吗?你不知道他关心你的医治和健康吗?你可能恶贯满盈,但你知道他关心你成为他的臣民吗?你说:“但我只是个不起眼的人。”可是你在神的眼里不是。神要你;他爱你。神如此爱你,当他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便接管了,差遣一位救主救赎你归他自己。
在这位救主里,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为神爱你。神看见了他子民所受的痛苦,因他受的鞭伤,你便得了医治:因为神的爱的要求,神的恩典开了一条路。
17

当神的爱投射他的感受,基督便走出来接管。这要求某个东西接管。只有神的爱追寻你。恩典给你预备了一个祭物。呐,只要求你相信:“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相信你捕捉到了异象。

爱是神伟大的经济体中最伟大的器皿之一。神就是爱。圣经说他就是爱。当你成为了他的一个孩子,你就成了那爱的一部分。你是神的经济体中的一部分。你成了他领地里的一个臣民。当你相信时,你就成了神的儿女。他说他要赐给你永生。
18

呐,如果我没被错误地教导,如果我正确地明白……我没受过教育,只上过小学。但我受过学者教导,他们知道,这个词用“赐永生”,在希腊语中叫做“佐伊”,意思是“神的生命”。

然后神的爱向你投射,带领你,使你成为他的一部分。在新生中,那么,你就成了一个孩子,也就是“重生”或“来自”。这把你放在跟神的关系中,以至于你现在是儿女。
神,造物主,他借着他的能力和说出的道创造了万有……一切的东西,都是神的道被彰显出来;整个世界被造。当我们想要忽略神的道,或想要以自己的想象限制神的能力时,我们犯了多大的错啊!因为你今晚坐着的这个地球,只是神的道被彰显出来了。神借着他说出的道创造世界。哦!尘土,一切的矿产、金子、所有的水,地上的一切,都只是神说出的道。如果不是,神从哪里得到它呢?它是从哪里来的呢?神说:“要有,”就有了。那么,我们对神和神的道该有什么样的信心呢?
19

当你成了神的儿女,你的性情改变了;你的态度改变了;你对生活、对其他人的看法改变了。这不表示你只要加入教会;而是指你重生了。你在基督耶稣里成了新的造物,旧事已过,神已向你说话,你成了新的造物。我想要这点深入到教会每一个会员的心里。

当你喜爱去到基督的面前、成为基督的一部分,人们就喜爱去到你面前,因为你成了神的一部分,神的儿女。
你曾见过一些你很喜爱去到他们面前的人吗?他们身上有些东西流露,你就是喜爱与他们交谈。其他一些好人(我们这么说并不是不友好),但你几乎很难呆在他们周围。那是因为你所创造的氛围。因为你作为神的儿子,是一个小型的创造者,因为你是神的一部分。
那是你不管怎样都能相信圣经的原因,因为道是神的道。你是神的一部分,会认同神的道。
20

你明白为什么人们说:“这不是默示的,那不是默示的,这是给另一个时代的。”了吗?是因为他们从未连上。哦,不管他们能展示多少个学位,那跟这个毫无关系。但他们从未跟神连上而重生。哦,他们可能跳跃了;可能做了这事;可能是博士。他们可能说方言了;可能跳灵舞了;但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20]因为神的灵在哪里,那里就有爱;那里就有领会,那里就有东西使你喜欢呆在其周围。

哦,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刻,永生神的教会还没有达到这点,多么遗憾!因为如果神丰富地居住在我们的心里,宗派的栅栏就决不能使我们分开;种族界限或别的东西也决不能使我们分开;因为无论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饥饿,或是别的什么,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
21

神赎回的整个大教会,站在一起,有一样东西在前面,让神的道成为我们前往荣耀的蓝图或地图。无论犹太人或外邦人,为奴的或自由的,天主教徒或新教徒,都应该因为我们的关系一同站在一支大军中。如果我们是神的儿女,那我们就是弟兄。不是借着人成为神的儿子,而是借着重生我们成为神的儿子。我们生来是亚当的儿子,借着重生成了神的儿子。

就是这样的,完全是的。我一生中注意到,我正在变成一个老人,留意到那是怎样做工的。呐,我借着经历告诉你们,那和神的道绝对一致。
22

在我们自己的家里……在你家里这样试试。有没有一个家像我们的家那样混乱狼籍。人们从各地、从世界各处来,白天黑夜一直有人进进出出,每个小时……不久前我注意到,我可爱的妻子三十七岁,头发全白了;她站在我和公众之间。若是有任何赞美要给伯兰罕家庭,就给她。电话白天黑夜响个不停。

整天屋里都满了人。我出门了,我年幼的孩子们,小撒拉和利百加为积木打架,约瑟还是个小婴孩,坐在地板上放声叫喊,妻子在厨房里,手埋着脸,哭泣……当我终于把房子清空了,有些在这个房间,有些在那个房间,有的在地下室,我走进去,心想:“哦,何等混乱!”
妻子搂住我说:“比尔,我要发疯了。”她说:“我都没办法给孩子们做饭。”
23

有时候狂暴的疯子,我带着敬畏这么说,有时候一群狂热分子在屋里来回跑,说:“主这样说,主说如果我不是你的经理……主这样说。”呐,即使主有东西要说,他也不会跟我讲那个。但你无能为力,人生就是这样。

妻子说:“孩子们还没有吃东西,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哦,我想:“呐,只有一件事要做。呐,我累了,但我要做这件事。天父,在我心里,求你帮助我在这个情景中成为你要我成为的。”我想:“呐,要是我能让她安静下来就好。”所以我说:“亲爱的,你愿意跟我一起赶紧准备晚饭吗?”
“哦,我必须把孩子们梳洗干净,”这个那个。小约瑟拼命地敲打着地板,你几乎听不见自己的想法。
24

于是我走过去,拿了围裙,围起来,开始帮她。我说:“亲爱的,你知道吗?那天我看见了一条最漂亮的裙子。我很想给你买。是在离这很近的某座城市,我们会去买来。”我在心里一直祷告:“天父,让这个可爱的妇人安静下来。”我把手按在她身上,她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说:“是的,亲爱的,哦,太漂亮了。”“主啊,让这妇人安静下来。”只有你知道,她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呢?在投射,在创造不同的氛围。走进神的爱里;有团契。

过了一会儿,她安静下来了。当她安静下来时,撒拉和利百加把积木分成两份;约瑟也找到了玩的东西;家里就和平了。
那是什么?投射爱。他们是我的孩子、我的妻子,我是神的。接着神赐下他的圣灵,借着那圣灵和对我家人的爱,至高的恩典进来,使我的家人安静了。它会这样做的。我知道会的。
25

不久前,我对一件大事感兴趣,跟全福音基督徒商人大会的克劳斯先生(你们许多人知道他),是我们最尊敬和可爱的奥洛·罗伯茨弟兄很好的一位朋友。克劳斯先生是奥洛·罗伯茨很要好的朋友,“哦,”他说:“若是我有什么问题,我是奥洛·罗伯茨的朋友。”

后来有一天,克劳斯先生得了肾病。他下去跟罗伯茨弟兄吃晚饭。罗伯茨弟兄说:“哦,克劳斯弟兄,那对神来说是一件小事。”按手……奥洛弟兄有真正斗牛犬般的信心(请原谅这个表达),快速按手在他身上,说:“我斥责这肾病。克劳斯弟兄,不要担心,你会好的。”
26

克劳斯弟兄说:“我真的感觉好多了。”但过了几天,病又回来了。他说:“我再次下去看罗伯茨弟兄。同样的事又发生了。”他说:“后来我想我认识威廉·伯兰罕,所以我要去见他。他看异象,我要站在威廉·伯兰罕面前(克劳斯弟兄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威廉·伯兰罕能够帮助我。”

他打电话过来,得知我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克劳斯先生和妻子飞到什里夫波特,他们走进聚会中。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只有一点时间,我们走到旁边去;我想看主要告诉我什么。”
我说:“好的,克劳斯弟兄,我们到旁边去。”我站在那里四十五分钟,主什么也没说。我说:“克劳斯弟兄,我要祷告。”
他说:“如果主显给你看任何东西,就打电话给我。”我为他祷告了。他说:“你知道,我感觉好多了。我相信主刚才医治了我,没有显给我看任何问题。”
我说:“哦,我们感谢神。”
27

那天晚上,由于我是克劳斯弟兄的一个亲密朋友,我为他祷告了,并继续祷告着。大约几个星期后,他又回来了。他说:“让我们站在主面前,看他要告诉我什么。我的病情很严重。”我又站了一个小时或更久,主从未说任何话。

后来他去看医生。医生说:“这活儿对我太难了;你最好去梅奥诊所。”
他去了梅奥诊所。梅奥检查了他,说:“先生,你若马上做手术,还有千分之一的机会能活。”
哦,他说:“我要接受手术。”
他出去,说:“我想,如果我离死亡这么近了,我最好跟神核对一下。”他说:“主啊,你知道我爱你,我竭尽全力支持一切正确的事。”他是个富人。他说……他制造耕地的犁。你们可能知道他;来自堪萨斯州。
28

他说:“我尽力生活正确,主啊,你知道我爱你。呐,如果你准备好了要让我回家,我愿意。我活了很多的好日子,我愿意回家。但是主啊,如果你可以使用我,哦,我愿意。”他说:“我站在你的仆人奥洛·罗伯茨和威廉·伯兰罕面前,似乎他们的祷告没起到医治我的作用。也许是我做了某件事,当我站在辨明的恩赐面前时,你肯定会揭示。但如果我回家的时候到了,我已准备好。我爱你,我要去手术室,这是我拥有的唯一机会。”

医生又检查了他,说:“克劳斯先生,你确定你要做手术吗?”
他说:“我祷告过了,我确定我要做手术。”
29

所以他们走进手术室,他说他记得说的最后的话是:“主啊,如果你准备好要让我走,主啊,我爱你。主啊,我爱你。”他们让他睡着。当他醒来时,整个房间都亮了。他看见医生们站在周围。他们向他跑来,说:“克劳斯先生,一件事发生了。我们从未看到过如此完美的手术。我们以为你就要死了,但突然你又正常了。”

那是什么?当神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进来接管了。它必须接管,必须接管。
30

几个月前,在墨西哥,我正在举行聚会。一天……我不能说这是真的。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我要说的。有一个小婴孩被医生弃绝了,前一天就死了。

天正下着雨。他们不像你们一样坐在座位上;他们站着,像绵羊在草场上一样互相靠着,那天上午九点就来听我晚上九点的讲道。站在炎热的日光下,有残疾的、受痛苦的……当我走进去时……前一个晚上主行了一件大神迹,那个大竞技场的台上堆了大堆肮脏的旧衣服,堆得那么高,要我祷告,旧的帽子和围巾。我的心在燃烧。外面下着雨。我们都是在外面的露天里。
31

后来,当我叫祷告队列时,有位母亲尖叫。比利过来,对我说:“爸爸,你得做些什么。一位母亲的婴儿死于今天下午三点;她是个天主教徒妇人。她的婴儿死了,她把婴儿裹起来。当埃斯皮诺萨弟兄分发祷告卡时,她没有拿到祷告卡。但没有足够的引座员能继续拦阻妇人上讲台。她抱着那婴孩,放声叫喊:’神父,神父。’(意思是’父亲’。)”

我透过长长的灯廊往下看,那个妇人,发疯似地,是位漂亮的女士,泪水沿着脸颊往下流,手里拿着一团东西,放声叫喊。我对站在台上的摩尔弟兄说,他是我的一位经理,我说:“下去为婴孩祷告,也许那会安慰她。”母亲对婴孩的爱……
32

当我转身对着会众,要继续讲道时,我观看,我见会众上面有一个西班牙小婴孩站着,露齿而笑。摩尔弟兄正想让妇人安静,但那没有让她的心满足。母亲的爱向神投射了。

我说:“等一下,摩尔弟兄。”我下去。婴孩被塞在毯子里。我不会说、也听不懂西班牙语。但我只是按手在湿毯子上。
呐,他们告诉我说婴孩三点就死了。我不知道。我不能说。我记在书上的死人复活了,被主复活了,这是可信的。医生或殡仪馆人员必须这么说。
我只是按手在婴孩身上,有东西在毯子下踢了一下,接着是你一生从未听过的尖叫声。
那是什么?神的爱向充满爱的神的心投射,至高的恩典赐下异象医治那孩子。肯定的。
33

我记得一个小时后,一个多小时,一个可怜的墨西哥老人走上讲台。他的脚起了皱纹;光着脚,脸上灰白的胡须,头发灰白,他是瞎子。当他来到我跟前(他们领他过来。),我看着,心想:“要是我父亲活着,他大约是那个年纪了。”他咕哝着什么话,当他走近我时,掏出了一对……或是一副这种念珠。

一些人对他说,埃斯皮诺萨弟兄……老人想知道我在哪里,他摸着我的脸。我只是安静地站着。他无力、颤抖的双手,脸颊上有很大的沟,眼泪顺着脸颊割出了一条道。我想:“那是某个人的父亲;那是某个母亲的孩子。”
34

他开始数念珠,我说:“大伯,不需要了。”他哭了起来,他找到我的脸,拍拍我,跪了下去。我扶他起来,我想:“瞧瞧那儿。”

你瞧,朋友们,如果你不进入团契里,如果你里面没有东西为对方呐喊,如果没有东西投射爱……你知道,人们没那么愚蠢,因为他们明白你是不是在装腔作势。他们明白。野生动物明白。所以你必须进入那团契里。
35

老人站在那里,我看着他,我的心开始跳得厉害,我想:“可怜的老人,自然界对他如此残酷。你也许一辈子从未坐下来吃一顿像样的饭。你也许一辈子从未穿过一套衣服。”

我把脚放在他的脚旁边。我想脱掉我的鞋子,穿在他满是灰尘和皱纹的脚上。但我看到鞋子不合脚。他的肩膀比我的宽很多,我的外套给他也不适身。所以我哭了,我想:“哦,毕竟,你坐在黑暗的世界里,看不见你要去哪里。你从未穿过一套好衣服,也许从未睡过一张好床;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也许一生从未穿过一双好鞋。呐,你在黑暗中。”哦,魔鬼可以多么残酷!
36

在那里向老人投射爱;当我搂着他、把他抱在怀里,没有等候任何异象,只是把他抱在怀里,我说:“父神啊,怜悯这个可怜的老人,他是某个人的父亲。”

我听见他叫喊:“哥罗里亚阿底沃斯!”他从我怀里往后跳,擦擦眼睛,俯伏在地上,亲吻我的手;他叫喊:“哥罗里亚阿底沃斯!”他从我面前跳开,他揉了揉他的眼,摔倒在地。他亲吻我的手,欢呼着,“哥罗里亚阿底沃斯!”意思是“荣耀归神”。他走到讲台对面,看得跟会众中的任何人一样清楚。
那是什么?神的爱投射了,结果是至高的恩典接管。神的爱只能去到那么远。但当它保持真实到最后,至高的恩典便接管,产生爱所不能实现的事。
哦,朋友们,那是教会所需要的,不是新的组织,不是一群狂热分子,不是争论、争辩,教会需要爱的浸礼,彼此相爱。教会不需要新的恩赐;需要爱来运行所得到的恩赐。那才是教会需要的。
37

这看起来似乎很奇怪,若的确奇怪,哦,有一天我们要再相会。动物的生命知道爱。我观察过。我是个猎人和野外活动的人,我观察过神是怎么预备的。我观察过口里有鱼钩的鱼。不要担心。它身体里的酸过不久就会腐蚀鱼钩。我观察过狗吞吃骨头。不要担心。它身体里的酸会处理好的。神已经预备了一个方式。

不久前在我家里,我有一个……我有一台机动割草机。我正在牧师住宅的院子里割草。我割了几圈,有人就会进来;我就溜回去换衣服,跑进来,为病人祷告;然后可能出去、再割几圈之后,又有别人进来。你知道,在我能去到后院之前,前院的草又长起来了。太难了。
38

八月的一个炎热下午,我在后院。我四处走,没有人看见我,我脱掉里面的衬衫,光着上身。太热了,而炽热的割草机……我边割草边唱歌:“哦,我多么爱耶稣,”思想着在上面的造物主的良善。我被带进了我所思想的主的灵里,忘了在篱笆的角落有一个很大的大黄蜂窝。我推着割草机,闭着眼睛唱歌、祷告,猛得撞进了那些大黄蜂的窝。突然,还来不及想……我完全被大黄蜂包围了,它们可以夺去你的性命。它们很大。其中一只就可以将你打倒在地。

呐,这对你可能有点像小说,但你知道事实比小说更奇怪吗?但有一件事发生了。我希望它可以保持那样。
39

你们有没有读过我的书,讲到关于华盛顿的疯子?你读过了吗?那个疯子冲上讲台,两百六十多磅的男人,他说:“我要折断你身上的每根骨头。”警察和传道人向四面八方逃跑,我和那个疯子被留在了讲台上。一件事发生了。

我当时体重一百二十八磅。疯子那样站着,他咬着牙,他的眼睛……他说:“你是草中的蛇,在这里假装是属神的人。我要显示你是怎么个属神的人。我要折断你身上的每根骨头。”他把拳头往后扬,从身体上说,他完全能够实施他的威胁。
一件事发生了。我没有瞧不起这人,而是同情他。我想:“可怜的人,你不会那样待我的。嗯,你像我一样是个人。你被造不是要那样举止的。你被造是要去爱,被造是要作你孩子的父亲,并去爱他们,爱所有的人。你被造是要做神的儿子,但魔鬼抓住了你。”我同情这人。
他说……他走近我,[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吐唾沫的声音。]开始吐唾沫在我脸上。我看着他。哦,这事有发生在我和巫医等人之间。不要担心。神若帮助你,谁能敌挡你呢?
40

我看着这人,心想:“可怜的人,我爱你,我可怜失丧的弟兄。”从未说一句话。他向我走来,扬起大拳头。里面六千个会众屏住了呼吸,几乎所有人都站在雨中。他扬起大拳头。

他刚袭击了一个传道人。他是从疯人院跑出来的。你可以问那里的警察。迄今为止,那事记录在案。他打了一个传道人,打断了他的下巴和锁骨。
他跑进那里,跑到台上,说:“今晚我要折断你身上的每根骨头。”我看着他,没有憎恨,而是带着爱。当他那么做,开始向我冲来时,我里面有东西说:“但今晚你要倒在我的脚下。”
“倒在你脚下?”他说:“我要让你看看,你这草中的蛇,我要倒在谁的脚下。”他向我跑来,扬起大拳头,要袭击我。我说:“撒但,从那人里面出来。”他的眼睛呆滞,头往后仰,倒在我脚下的地板上。警察不得不把他滚着运走。哦,是那样的,是爱。
41

当那些大黄蜂包围我时,我知道我一下子就会被螫死,没有跑或害怕……

只有两个要素是能用来控制你的:要么是信心,要么是疑惑。那是……疑惑会伴随……惧怕会随着疑惑。所以如果你……耶稣说:“不要惧怕。”不要怕。神持守他的道。不管今晚你的情况如何,神持守他的道。
过一会儿就结束,仔细听。发生了什么事?我爱那些家伙。听起来似乎奇怪,但我的确爱它们。这是为什么……我跟它们交谈。呐,我并不是说它们听得懂,但有人明白,因为我说:“神的小生物,我打扰了你们,你们正在睡觉,我打扰了你们。但我是你们造物主的仆人,他生病的孩子在我家里要接受祷告。我在割草,对不起,神的小生物,我打扰了你们。现在,奉你们的造物主、我主耶稣基督的名,赶快回到你们的家里,我不再打扰你们了。”
当我在审判台前遇见你们时……那些在我头上蜂拥的大黄蜂从未碰我,它们排成一条线,径直回到了它们的巢里。爱投射了,至高的恩典便接管了。
42

七年前我是印第安纳州的狩猎官。一天,我把一些鱼放到水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说这些事。我穿过一块地,有一头大公牛刚在那里顶死了一个黑人,这头牛属于印第安纳州塞勒斯堡格恩西先生的草场。我忘了那公牛在那里,虽然周围都有标示:“不要进去。”我有一把旧枪,我本该带着,但我把它留在了车上。我穿过那块地,翻过山去为我所认识的病人祷告。

我从那块地走过,没有注意,突然,就在一簇树丛里,这个巨大的杀手跳了出来。它看着我,发出吼声;它把头往下摆,将两只角勾进土里,再抬起来。我马上伸手摸枪;枪在车上!我独自站在那里。栅栏大约有两百五十码远,公牛大约有三十码远,没有树,什么也没有。我说:“哦,这是末日了。”我说:“我不想像一个懦夫一样死去,我要站着,像基督徒所应该的那样死去。”我正这样推想着,那个大家伙转过身,我知道死定了,等一下就要被顶死了。哦,它不是我的力量所能敌得过的。
43

我感谢主,我没有拿枪,因为一件事发生了。哦,原谅我的情绪,但是一件事发生了。爱临到了。呐,这可能奇怪,但它是事实。我跟公牛交谈。我说:“我打扰你了,但我是你造物主的仆人。我在去为我生病的弟兄祷告的路上。对不起,我打扰你了。现在,你不会伤害我,因为我爱你。当我爱你时,你怎么会伤害我呢?”

44

它来了。我再也不怕那动物,就像不怕我坐在这里的弟兄们一样。它来了,我只是站在那里。我说:“我爱你,因为神造了你。我打扰了你,对不起。”它离我越来越近,我站着不动;就在它离我不到十英尺的地方,它伸出蹄子,停住了,看上去筋疲力尽。它朝这边看看,往那边瞧瞧。我说:“奉主耶稣的名,你是神所创造的,过去躺下。”神是我的见证人,公牛转过身,躺下了。我从离它五英尺的地方走过去了。

那是什么?死亡临近。爱投射了,至高的恩典止住了公牛。
45

谁没听过负鼠的故事?当我结束时……这故事传遍了世界。去年夏天……利奥和吉恩坐在这里,我的两个小伙子录磁带……伍德弟兄和姐妹坐在底下。利奥和吉恩是两个不错的小伙子,随着我到各处聚会;其中一个出自天主教徒家庭,另一个组建了自己的联邦小调查局。他们想要调查我。他们的确这么做了。从此他们便跟着我,录制磁带。他们是不错的基督徒小伙子。当他们调查时,坐在走廊上,我叫他们是我的学生。我教导他们神的爱。

伍德先生和伍德太太,伍德太太是神之会的,伍德先生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们有个残疾的儿子,一条腿短了一截。他们来参加路易斯维尔的聚会,看到主行事。伍德先生是肯塔基北部一个非常知名的承包商,他说:“我可能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但那聚会是出于神的。”所以他去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参加下一场聚会,那是主的天使降临和照片被拍下来的地方。伍德先生和伍德太太在现场看见了。
46

我出国去瑞典。回来的路上,我在俄亥俄州开始聚会,俄亥俄州克利夫兰。那天晚上他们来参加聚会,坐在很后面,坐着祷告。我在讲台上,圣灵将我转向他们的信心,说了一件事,也许原话不是这样的,但大意是:“坐在那后面的女士、先生和小男孩,他是来自肯塔基州的承包商;他们有一个小男孩,因小儿麻痹症残疾了,他的腿短了一截。但主如此说:他得医治了。”他们不知道要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们说:“大卫,站起来。”大卫就跟其他任何男孩一样正常了。爱投射了。

伍德放弃了承包,变卖了,在我隔壁买下了个小地方,成了我的邻居。伍德太太是兽医;她热爱动物和户外活动,一位非常好的女士。我想他们的家人是卫理公会的。
47

那天早上,我正在教导小伙子们,关于爱。呐,仔细听,就要结束了……我观看,沿着马路,我看见有个小东西在路上走的时候跌跌撞撞。我观看,小伙子们,我想当时大约是白天十点。那是什么,是只负鼠。你知道负鼠在这里是什么。呐,任何知道野生动物的人都知道负鼠是夜间活动的。它们白天是瞎眼的。

这只负鼠白天活动。它来到没有篱笆的地方,从林子里出来,走过两三幢房子,走了大约五百码,过了大道。它来到了巷子里。我的房子是用石头门围上的。当负鼠贴近我的房子,它拐了进来。我观看,说:“有一只负鼠,有件事发生了。它也许得了狂犬病。看看它的行动,跌撞、滚动、争战,努力要进来。”
48

伍德先生在院子里耙草,有一把院子的耙子放在那里。我对小伙子们说:“出来一下。”我跑过去,拿了耙子,按住负鼠。这时送奶工吉尔摩先生来了。我们正在看负鼠,我说:“它一定得了狂犬病。哦。”我说:“不,瞧。”哦,请原谅这个表达,它的腿上满了蛆虫和蝇卵。狗咬过它,或者有车驶过它而被压碎了。

“哦,”我说:“瞧,它肿得多大啊。那条粗大的腿那么大,另一条腿也肿大。”我说:“它要死了。”我正用耙子按住负鼠,令我惊奇的是……负鼠和袋鼠是唯一把孩子放在袋子里的动物。它的袋子打开了,有九只光溜溜的小宝宝。我说:“小伙子们,过来。我要教你们更多圣经的东西。”我说:“也许这只负鼠进来……”
49

前一天,我们城里有个非常好、年轻美貌的黑人女士,她生了一个私生子,把孩子裹在毯子里,窒息而死,坐出租车带到河边,扔进河里。

我们正谈论这事。我说:“那个年轻可爱的女士还不如这只负鼠,一点也不像母亲。”不是因为她是黑人女孩,不;白人女孩,棕色女孩,黄种女孩,若没有基督,她们都做同样的事。但我说:“这只负鼠的道德比那女人的道德更好,因为那女人不要她的孩子,夺去了孩子的性命。”警察将她投在监狱里。但我说:“这只负鼠母亲不到三十分钟可活。”它拼命地咬着耙子。
通常当你碰它们,它们就会所谓的“装死”,倒下。但它要去某个地方。我说:“它在咬耙子,它太疯狂了;但它是个真正的母亲;它要献出生命的最后三十分钟,为它的孩子争战。”我说:“那是母爱。”它爱它的孩子们。
50

我提起耙子,负鼠继续翻滚,爬到我的门口,倒在那里,精疲力竭。我说:“它死了。”我上去,用耙子捅了它一下。但我看到它没有死。它往一边咧开嘴。我看着那条腿,它四脚伸开躺着,那些小宝宝们在可怜要死的母亲身上吸奶。

伍德先生和太太走上来。伍德太太是个亲爱、甜美的基督徒妇人,用她所知道的术语来说,作为一名兽医;她说:“伯兰罕弟兄,把负鼠杀掉,让它摆脱这种痛苦。而小负鼠们嘴巴圆圆的,它们不能吸奶瓶,它们还太小了,才几个小时大。所以你不得不把小负鼠们也杀了。”
哦,我想:“我不能那么做。”我说:“我做不到。”
哦,她说:“伯兰罕弟兄,你不会任凭那可怜的家伙那样躺在那里,让那些小负鼠从死去的妈妈身上吸奶;它们会死得很惨。”
51

呐,这妇人是对的。但我里面有东西不愿让这事发生。她说:“嘿,你是个猎人;去拿你的枪把它打死。”

我说:“我是个猎人,但我不是杀手。”我说:“我不能这么做。”
她说:“就让班克斯……”那是她可爱的丈夫,我的好友。她说:“让他把负鼠杀死。”
我说:“我做不到。”
她说:“你是指你要任凭那可怜的动物躺在烈日下,这些小动物们光着身子接受今天太阳直接的光线晒烤,任凭那母负鼠躺在那里呻吟、吸气、垂死吗?”
52

那看上去是一件人道的事,但我实在做不到。我跟利奥和吉恩交谈。后来他们离开了。一整天负鼠都躺在那里。我也走开了;小负鼠仍然努力吸奶……

那天晚上伍德先生上来,说:“呐,伯兰罕弟兄,你整天忙碌,你得把一切事放在一边。来,我带你去兜兜风。我们带上妻子,开车出去。我发现一条狗躺在路边,长了疥癣,满了跳蚤。我把它抱起来,以至我手上爬满了跳蚤。我妻子说:”比尔,不要抱那条狗。“
我说:“可是亲爱的,它只是一条小狗。有人丢下它,因为它长了疥癣。”我说:“它有活着的权利。”于是我带它回家,将它洗干净,给它上了药,为它祷告。它是一条很好的柯利牧羊犬。
53

大约十一点我回来,老负鼠仍躺在那里,四肢伸开。伍德弟兄说:“哦,它完了。”小负鼠仍在吸奶。我说:“哦,也许是吧。”

他说:“比尔,你为什么不杀掉它呢?”
我说:“我就是做不到。”
我儿子半夜从河边钓了鱼进来,老负鼠躺在那里,仍躺在那里。整个晚上我都在想那只负鼠。我实在无法把它从脑海里摆脱掉。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走到外面。当我到了外面,老负鼠仍躺在那里。伍德先生那天晚上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如果那只负鼠能动,太阳下山时它就会走。你设过陷阱,打过猎,足以知道这点。”
我说:“是的。”
54

第二天早上我出去。我有一个小女儿,她最近看见了她的第一个异象,十一岁的女孩。她走到走廊上,是小利百加。她打量着那负鼠,哭了起来。她说:“爸爸,它是个真正的母亲,不是吗?”

我说:“是的。”我用脚踢了它一下。它满身露水,蛆虫仍在它身上。她说:“爸爸,你要怎么处理那只母负鼠呢?”
我说:“亲爱的,爸爸不知道。”
她说:“爸爸,你会杀死它吗?”
我说:“亲爱的,爸爸不能那样做。宝贝,你起得太早了,”她只穿了一身睡衣……我说:“你进去,跟妈妈躺在床上。”所以我把她赶进房间。我进了内室坐下。我想:“神啊,那只可怜的母负鼠受了多大的折磨。它一定很爱那些小宝宝。”我坐在那里,心想:“哦,我希望我不用看到它被杀死。”
55

我坐在那里,有声音对我说:“你昨天传讲关于它的事,你用它作你的主题。”

我说:“是的。”
“你说它是个真正的母亲。”
我说:“是的。”
他说:“我差遣它到你门口,它像个女士一样躺在你门口二十四小时,等候轮到它接受祷告,你却从未说一个字。”
我说:“嗯,我没有……”我说:“我在跟谁说话?我在跟自己说话吗?”我跳起来。我想:“哦,神啊,是你吗?”
56

我走到走廊上,小利百加还站在那里看着母负鼠。她又从屋里出来了。我走到负鼠旁边。我说:“神啊,我晓得你知道每一朵花,你知道每只麻雀。既然这件可怕的大事发生在女性身上,那个年轻美貌的女孩杀了自己的婴孩……你想要显示你甚至能引导动物。它上来,躺在我的门口,等候轮到她接受祷告。”我说:“神啊,我那么做,对不起。”我说:“神啊,我不知道这事。我本该这样做的。”我说:“如果这是你神圣的安排,你寻求这事,想要我为负鼠祷告,我奉基督的名这样祷告。父啊,求你帮助它。它对它宝宝的爱是那么伟大。我想:”神啊,你会怎么做呢?“当我那样说时……

57

呐,似乎很奇怪。这事传到了……哦,我收到来自非洲、印度、世界各地关于这事的信件。我想,美联社刊登了这故事。那只母负鼠站起来,把它的小宝宝们放进袋子里,走下了那条巷子,像其它任何负鼠一样能正常行走了,鼠尾巴往上翘,走到门口,转过身,好像在说:“谢谢你,仁慈的先生。”它走过了马路,进了树林里。据我所知,今晚它和宝宝们是快乐的。

如果神能那样为一只负鼠着想,当你的爱产生和投射在永生神的心里,他岂不更为你着想吗?如果神……只是借着直觉,那负鼠并没有魂。它是个哑巴动物。如果借着直觉那件事能那样成就,圣灵可以引导一只母负鼠到那里,知道神会让我为那负鼠祷告,负鼠的生命就得以存留,更何况你比负鼠贵重呢?
58

今晚你为什么来这里接受祷告?你的魂跟神站在一起吗?这是我的问题。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讲得有点长,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那么可爱。我知道明天之后的某一天,也许我们就得相隔几英里了。

当我们低头坐着,我想知道,让我问你:如果“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我想知道,你感谢神到这样的程度,以至你接受了他给你的永生礼物吗?
呐,要诚实,大家都低头,闭上眼睛。你奇怪地想着一件事吗?“哦,我只是个教会会员;我从未接受他对我的爱,使我的生命成为所应该的样子。我想要有这生命。今晚我想要神来临到我,用他的圣灵充满我,赦免我的罪。”当大家都低着头时,你愿意向神举手吗?我愿意。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你,你,先生,还有你,你。哦,神祝福你,你,女士,你,你,还有你,弟兄,还有你,你,弟兄,你,姐妹,你,弟兄,你。
59

哦,他们在会堂四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神祝福你,我的姐妹。在阳台上的,那里有多少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我要对神诚实。从我坐在这里,有东西对我的心说话。真的,我还不完全是我所能是的。”

神祝福你,弟兄。“我现在举手……”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小伙子。哦!神祝福你,小女孩。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神祝福上面的你。我……神祝福你,我的弟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
60

“不知怎么的,伯兰罕弟兄,在我内心里……”神祝福你,姐妹。“我感受到了非常奇怪的警告,但是有一样东西是我里面所缺乏的。我想要神此时用爱来充满。”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还有你。哦,到处都是。

“我想要神此时本着他的怜悯,因为我跟他相爱。我想要他赐给我那种神的爱,以至至高的恩典将圣灵的浸礼降在我身上,使我成为一个不同的人。”
这里有多少已经接受基督却从未被圣灵充满的,你想要大大地爱神,以至他用圣灵充满你,你愿意举手吗?哦,会堂里到处都是,到处都是,至少有两百或一百五十多个罪人举了手,有两三百或更多的人寻求圣灵的浸礼。
61

如果神为一只可怜的母负鼠都如此着想,何况是他爱你呢?“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你说:“伯兰罕弟兄,如果我举手,那有什么意义呢?”那对你是生与死的差别。“哦,那只是一件小事。”我知道。《约翰福音》3章16节也是如此。但那是生与死的差别。那就是它的意义。

耶稣在《约翰福音》5章24节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判,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在基督以外、从未举过手的人,还有别人现在愿意举手说:“记念我,神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阳台上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先生,你。很好。还有人在基督以外吗?某个地方肯定有。神祝福你,先生。神看见了你的手。神祝福你,女士。
哦,认识到永生的神此时在场,为你做你自己不能做的那些事,这是真实的。神祝福你,先生。那对你意味着生与死的差别。
62

底楼有人愿意说:“神啊,记念我。我举手,并不是……不是要让伯兰罕弟兄看见,我想要你看见我,神啊。”神祝福你,那边靠墙的。神祝福黑人女士;我看见你了。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先生。

在外面厅堂里和上面走廊上进不来的,你们愿意举手吗?说:“记念我。”神祝福你,老兄。神看见你了;神看见你了。
在另一边走廊和这边附近的,你愿意说:“神记念我。我想要蒙记念,主啊。今晚我举手作为一个迹象,我现在相信并接受神的爱。”
如果你属于教会,是个教会成员;那没问题。但在教会成员之外,我要你成为一个基督徒。
63

好的,在我们祷告前,还有其他人吗?神祝福坐在这里的小男孩。神祝福上面的小家伙。哦,肯定的,还有人要悔改。神祝福你,坐在那里的小伙子,大约十岁的小男孩。圣经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太19:14]神祝福你,我站在那里的弟兄。肯定的。

64

“伯兰罕弟兄,我心里似乎被奇怪地感动了。有东西临到我,说:’现在就改正。我是神的爱,正在叩你的心门。我今晚想要进来。我太爱你了,我把我最好的赐给你。现在你愿意把生命交给我吗?’”

“他要怎么处理呢?毁掉生命吗?”
“不,是要复活。”
65

当寒冬结束时,你要去到这个……你要作为一个新人回来,年轻的男人、年轻的女人,永远那样。再也没有年老和皱纹了,再也没有白发和毁坏的身体,在复活时疾病不再搅扰你。你将是不死的,照神的样式造的。你今晚有选择。好的,当我们低头时,请弹钢琴的姐妹……

66

神啊,这是时候;这是时候,到处有许多手举了起来……主啊,他们是真诚的。作为你的仆人,我为他们代求。我祈求怜悯。愿神应允。愿他们都得救,被圣灵充满。愿神的爱界着圣灵厚厚地浇灌下来,充满每颗心。愿他们从这会堂走出去,一切的怨恨和冷漠都被除掉了。

我们知道罪是黑暗的,但罪最大的部分只能是一滴,好像它从墨水滴管掉入一支大试管的漂白水里。再找找试试。哦,不可能找到了。当墨水掉进漂白水里,墨水就会被漂白。当痛悔罪人的不义掉进义者的血里,它们就成了神的义。耶稣啊,我们因此接受你的道。你的道永远是真理。
当你说:“那听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判,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作为一个仆人所能做的,我为举起的每只手祷告。你知道他们的心,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满足赐给他们。
67

也许我在这地上永远不能与他们握手,但当今生结束时,有一天当我们在日子结束时聚集,伟大的婚筵摆好了,我们看到历代得赎的人围绕桌子……当我们朝桌子对面互相观看,当我们看到我们的朋友安全地渡过,泪水将顺着我们的脸颊往下流。那时王要出来,擦去我们的一切眼泪,说:“不要哭。一切都结束了。进入那从创世以来为你们预备的主的喜乐中。”

愿神应允今晚在神面前的每个人那时都在神的面前。如果我们在你眼里蒙恩,我们代表他们向你献上这个祷告,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阿们!
68

我不想做一个婴孩哭泣。但圣灵实在有东西使你哭,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喜乐。有东西涌出来。想想天使此时一定在欢呼。

有多少人感到魂里真的很好,你愿意向神举手吗?哦!我想知道我们能不能像昨晚那样再唱一次,“赞美耶稣!”姐妹,请你给我们弹奏副歌,好吗?现在大家一起唱。
请人帮我一下。我不是歌手。有没有人帮我领唱,维尔博士,或者你?我们唱:“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我们唱的时候,让我们举手。现在大家来唱。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哦,那岂不可爱?让我们再唱一遍。大家一起来。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69

哦,只要伸出手,跟坐在你旁边的人握手,说:“赞美主。”你们所有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全福音的,大家一起握手。哦,难道这不奇妙吗?做基督徒多好啊!哦,难道主不奇妙吗?

呐,朋友们,有点迟了,我们要问,也许你们一些人得离开,我们叫祷告队列时要让那些人解散。呐,今晚我们要尝试新的事,我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做了。维尔博士要拿麦克风,去到角落,跟人相会,叫出他们来。我要尝试不用辨明的恩赐如果圣灵让我这样,祷告,按手在那些不得不回去的人身上。
70

呐,明早你去你的教会。如果你在这里是来访问的,就去这附近的一些好教会。牧师会很高兴看见你。上去跟他握手,告诉他说你来这里参加聚会了,由衷地欢迎他参加明天下午的聚会。

如果你是在斯宾塞维尔,那里有一个卫理公会教会;一位黑人弟兄有一个卫理公会教会。我肯定他会很高兴看见你。这人通常坐在这里,是个很好的人。我想今晚他不在这里,但之前的每个晚上他都在的。
附近还有别的教会。明早,如果你想去第一浸信会教会,我要从十点讲到十一点。明天下午两点半,再回到这会堂聚会,传讲信息,明晚以例行的方式举行医治聚会。今晚,我们尽力让有紧急情况的人经过,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
71

呐,比利在哪里?应急卡是什么?是Y吗?有一个Y作应急用。你拿到了一张上面有Y的卡。多少张?1到50。哦,我们就从1开始。谁有Y1号,你能举手吗?那里的女士,1号。2号?3号?4?5?6,7,8,9,10。那是Y1到10,如果可以,请站在这里。

好的。现在我们要祷告。我要问你一件事。你们刚归向基督的人,你们愿意这样做吗?这样做。明早,如果你住在附近,就去某个好教会,说:“牧师,我想加入这个教会。我想要受浸。我想要把我的会员资格放在这里。”
呐,有一个在这里合作的教会,叫做四方会。还有一个叫全福音的、神的会。维尔弟兄……你通知了吗?好的。找到你的位置,接受……[原注:磁带空白。]
一天,在印第安人保留区……[原注:磁带空白。]我们的姐妹,去吧,奉基督的名。
72

呐,你们低头一会儿……姐妹,你的病情是什么?哦,喉咙。老实说,我看不到任何不同。我要你注意一个肿瘤,在她喉咙这里这条血管里有一个小肿块,现在已经被主除掉了。一个那样的小肿块,在她的喉咙这里突起,已经被我们的主除掉了。让我们将赞美归给主,说:“感谢你,主啊。”赞美归给神!

[原注:维尔弟兄说:“中风,伯兰罕弟兄。”]哦,中风。呐,先生,我们知道只有神能做这事。我知道主为那个目的死了。呐,我……主的天使差遣我为病人祷告。我知道这点。他告诉我,我若能让人相信,并真诚,主就会医治病人。不是因为我祷告了,而是因为他的道要应验。
呐,如果主医治你,你愿意赞美他,为此将一切的赞美归给他吗?我祈求主应允……呐,前几个晚上你在这里吗?这是你的第一个晚上。你从未见过主的异象运行。
73

呐,我要请每个人为这个因中风瘫痪的人低头,你们跟我一同全心祷告,我们的祷告合在一起,可能帮助这个可怜亲爱的弟兄。你是个基督徒。

仁慈的天父,我们与你如此相爱,我们知道你拥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我想到这个亲爱的人,他拖着步子站在这里,这条手臂下垂,在身旁摇摆。撒但下决心折磨他,阻止他。我们全心地祷告,祈求我们心里对他的爱向你的宝座投射,愿基督至高的恩典回来,触摸他的身体,除掉这中风。可称颂的救主,愿我们的信心坚固,愿我们的弟兄痊愈,我们奉耶稣的名求。
74

现在,我要请会众,请他们继续低头一会儿。请不要看,因为这么做,你就有点干扰了。你愿意继续低头吗?我不知道神会不会触摸这人。我不知道。我只是祈求他。呐,如果你听见我的声音,请继续低头。

现在我要请你……我要请你举手。举起手。你能这样做吗?好的,你们可以抬头。他脱了帽子;他的手举上去了;他的脚松开了;神医治了这人。这样走上去。你可以快乐地走下讲台,像年轻人一样行走。让我们说:“赞美主!”
这是身上的支架刚刚被取掉的女士。感谢神,阿们!
让我们做个祷告,向神做一个感谢的祈祷。天父,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将赞美归给你,感谢你所做的一切。你是活的基督,我们祈求你永恒的祝福临到那些等候的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5

[原注:维尔弟兄说:“这是姐妹……因肾脏感染失明了。”]姐妹,你愿过来吗?呐,请祷告;很难留住异象。瞧?但我……异象是预言的恩赐,把圣灵的同在送到会众中间,你们接受它。这是医治的恩赐。主的天使……你们读过我的书吗?他说用一个……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操练这个了。但主说:“你若能让人相信……”

我说:“他们不会相信我的,因为我没受过教育。”
他说:“你被赐予两个迹象行在人面前,借此他们就会相信你。”
76

李维尔博士今天坐着,告诉我说他在俄勒冈州波特兰或华盛顿州冰上大运动场观察我,也在温哥华观察我,人们怎么得了医治。他说:“伯兰罕弟兄,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人们因为异象聚集。”
他说:“有没有任何方式你可以……解释一下,操练神赐给你的恩赐?”
我说:“他告诉我:’你若能真诚,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我想我可能忽略了许多东西。美国人必须按手在他们身上。那是他们的方式。
77

姐妹,失明是一件可怕的事,我当然不愿看到你失明。但拿撒勒人耶稣摸了耶利哥城门口的瞎子,他便恢复了视力。你相信神今晚会医治你吗?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怜悯的父神啊,我们爱你,相信你,我们将赞美和荣耀归给你。在这群会众面前,我们为你儿子耶稣感谢你,为他给我们赎罪的恩典赞美你。如果你的同在在这里医治病人,使受痛苦的人痊愈……现在,我们这位亲爱的姐妹上来承认她的信心,知道她就要失明了。但她已经来到你面前,作为你的仆人,我引导她到基督面前,作为神的使命,我按手在她身上,祈求失明离开她的眼睛,感染离开她的身体,愿她一生自始至终都保持良好的视力。奉耶稣的名,愿这事成就。
78

呐,你们低头,闭上眼睛一会儿。呐,姐妹,不知道你的眼睛过去有多好,我要你抬头看我。你现在看得清吗?你看得清我吗?你能看得更清楚,跟你来讲台时看得不一样吗?你此时能告诉我我竖起了几根手指吗?说什么?你能相信你的失明已经止住了吗?你现在能看那个吗?

好的,你们可以抬头。女士先前没法看书;不戴眼镜她就会失明。现在她可以看圣经了。她不能……你现在能看清楚吗?若是那样的,请举手。呐,让我们为神医治这女士的良善将赞美和感谢归给神。
哦,父啊,我们的心因你医治的恩典而快乐。愿我们可爱的姐妹从今晚起完全好了,愿这病永不搅扰她,愿她的医生写下她的见证:感染怎么离开了她的身体。我们奉基督的名祷告,将感谢归给你。阿们!神祝福你,姐妹,我相信你必好了。
79

[原注:维尔弟兄说:“这是密歇根州艾德里安的布朗太太,她有胃病。”]

胃病,那是一件可怕的事,姐妹。吃饭时,神经系统在胃里,当胃发酸时,食物消化得不好,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我年轻时受胃病折磨得很厉害。但后来主医治了我。我肯定他也会医治你。
你是个基督徒,你相信主必使你痊愈。你知道我只是你的弟兄,但耶稣是基督;他在这里要使你痊愈。会众请低头,现在跟我一同祷告。
仁慈的天父,这个紧张的女士来这里,她低着头……她知道你是至大的医生。她的爱伸出来……可以……那是为什么她站在这里。她的爱伸出来。你的爱伸下来。当爱像这样投射时,至高的恩典肯定会接管并医治她。主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求,为了主的缘故和这女士的缘故,阿们!
呐,姐妹,当然,此时我们无法显示可见的东西,表明你可以吃饭、你的胃病得医治了。但你全心相信胃病得医治了吗?好的。现在你只管像过去一样前去吃饭,将赞美归给神。你把你的见证写给我们。你愿意这样做吗?为你的医治将感谢归给神。神祝福你。
80

[原注:维尔弟兄说……韦伯斯特受神经紊乱的折磨。]那是件可怕的事,是件严重的事,是件可怕的事,像是黑暗的影子,总是使你很不安。但你知道,大家总是说:“哦,醒过来吧。”怎么醒?当有东西缠住你时,你怎么能醒呢?但你说:“也许你没有感到受捆绑。”这都是真的。但你知道耶稣能使你痊愈。姐妹,你信不信?是的,神祝福你。现在让我们为这个紧张的姐妹低头一会儿。

父啊,这是某个母亲可爱的宝贝,也许是某个男人的妻子,某个孩子的母亲。她忧郁地站在这里。撒但使她紧张。哦,撒但要让她自杀;要送她去疯人院,导致她被关在软垫病室,以防她撞墙。但她上前来承认她的爱。现在伸出去……神啊,求你赐下至高的恩典。愿圣灵赶走她身上的这个仇敌。愿此时仇敌就离开她,再也不回来。愿她在一生剩下的时间里快快乐乐,脱离这个疾病和痛苦。奉耶稣的名。
呐,你们低头一会儿。姐妹,你看这边好吗?敌人离开你了吗?你现在感到很好吗?都离开了吗?阿们!呐,你们可以抬头。你可以快乐地离开讲台,欢呼,赞美神。让我们收到你的消息。神祝福你。
81

[原注:维尔弟兄说:“小大卫,手腕上有肿块。”]小男孩上来接受祷告。好的。小男孩手腕上有肿块。让我们低头。

你是他的父亲吗?你是基督徒吗?你相信神必除掉这个肿块吗?如果主让这个肿瘤从他身上消失,你会爱主、赞美主,并抚养儿子服侍主吗?
亲爱的天父,这个金发碧眼的男孩站着,我想到我自己的小约瑟在家里,今晚他也许在哭:“爸爸在哪里?”但我在这里,作为我主的仆人,正在为这个男人的宝贝祷告,这宝贝对他就像我的儿子对我一样。神啊,你太爱我们和我们的孩子,甚至赐下你的独生子,借着他献的祭……他要拯救我们,医治我们的身体。
在这孩子手腕上的这肿瘤,现在,基于这个上前来、把孩子交给我祷告的男子的承认,作为基督的仆人,我谴责这肿瘤,奉你爱子耶稣的名求,愿神除掉这孩子手腕上的肿瘤,为了神的荣耀和基督的见证。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这样求,作为我们的爱,小孩子不明白,我们尽全力……现在愿至高的恩典应允我们所求的事。
请大家低头,闭上眼睛祷告。肿块已经离开了小男孩的手腕。
我们为他的医治将赞美和感谢归给神,仁慈的先生,是的,现在都好了。主祝福你的心,神祝福你,先生。
看到我们的主有多么伟大吗?你真伟大。你真伟大。现在我们为神的良善感谢神。好的,维尔弟兄……
82

[原注:维尔弟兄说:“来自哥伦比亚的何思强太太,她的两条腿肿了。]何思强太太,是……你是基督徒吗?你在这聚会上所表达出来的让我们知道你是个信徒。现在你来了,作为你在基督里的爱,知道这肿胀是邪恶的。你爱主。你现在来向他投射你的爱。我来跟你一同献上我的爱。愿至高的恩典下来医治你,愿你永远不再有肿胀了。你相信,是吗?我能握住你的手作一个接触点吗?

亲爱的天父,这会堂里有几百人是相信的基督徒,重生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他们现在跟这个身上肿胀的姐妹一同向你投射他们的爱。姐妹在这里相信、接受,向你传达她的爱,今晚走到这些人面前,在能为她祷告的这些人面前,相信你必谴责她身上的疾病,把健康赐给她。神啊,我全心地祈求你应允这祝福给她,我奉耶稣亲爱的名这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