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126B 印度之旅报告

1

跟这么好的一群人相聚,我感到非常荣幸,今早在这里跟这群男人女人相聚。我们吃着早餐,似乎我总是想到这个……我听到每个人作见证。有时我听到桌子这头有人说……昨晚我跟他说了一件事或什么的。他是其中一个人。我相信就是坐在那里的那个人。这里一位女士说我为她祷告了。呐,好像我梦见了这事,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等会儿我会尽力解释一下。

当我坐在这里,想到那里的医生及其见证,还有在监狱的聚会……弟兄说:“这人是从我妈妈的教会和神的会来的卫理公会信徒。”不同的传道人……
那里的年轻人,还有这里的这位弟兄,你们很多人,你们所有人,我们这里的黑人弟兄……这带给你一些很不同的感受。我想,我们今早坐在这里,作为男人女人,我们有一个动机:就是要促进基督的事业。这是我们来这儿的原因。我们不是分开的,虽然我们的宗派可能不一样,但我们在主的恩典里是一体。[原注:磁带空白。]
2

我很多的时间……我的外婆来自保留区,我里面有种喜爱户外的东西。你们知道,我是个猎人,我骑马,经常骑马。我爸爸是个骑手。在科罗拉多州克雷姆灵那里,在激流河谷后面,我们有……赫福德种牛协会在激流河谷放牧。以前我曾在那里骑马。我们有移动栅栏,整个协会把他们的牛群赶到那里面。如果你能种植一吨牧草,就可以在阿拉巴霍森林放牧一头母牛。我注意到护林员站在那里,他数点每个经过的人及其烙印。

许多时候我坐在那里,腿架在马鞍角上观察,看到牛群经过时他数点它们,我看到有三角架烙印的牛经过;那是我们的牛。火鸡脚印,那是河上游的另一个农场。钻石T,莱兹R,很多不同的烙印。所有的牛经过,它们有不同的烙印,但每只牛都是赫福德牛。
那正是今天我所想的。瞧?我们可能烙印不同,但我们在心里都是基督徒。除非是登记了的赫福德种牛,其它的都不能进去。除非是登记了的赫福德种牛,不然就不能从门经过。我们可以进门,不管我们牌子上是什么,只要我们是重生的基督徒。
3

往桌子对面看,看到一些也许比我年长的人和一些比我年轻的人正在传这奇妙的全备福音,正如我们说的,在我出场以前。听到这些评论和尊重,我知道你们不是对我一个人说;你们是因神恩赐的美善而把它们献给神,藉着这恩赐我跟你们一起服侍。

但你们意识到吗,这条我现在所走、如此平坦的路,是几年前你们这些人拿着吉他在街角,从一处被踢到另一处时铺设的?你们男人女人立了那根基,我正努力在上面建造。我站在这里,如同一个未到产期而生的人,在你们开始事工的时代我只是个年轻人。你们让我在这里对你们讲道,其实你们是立根基的人,瞧?
4

今早我观看,看到这些上了年纪的男人女人接受我作你们的弟兄,当我还只是浸信会小传道人时,也许在那之前,他们就在传道了。聚在一起,人们在这里不认为你是魔鬼或幽灵什么的,认为你是个弟兄,他们明白这事工,这是何等的感受!这让我感觉非常好。我必须是……我想要是,我心里要忠诚于我的呼召。当我看到有人欢迎你,你知道这使你有什么样的感受。瞧?哦,这样的爱像那样流向弟兄姐妹。当你感到一样东西,你知道那东西是从神来的,你想要给人,他们全心拥抱它。这使你对他们有何等的感受!你瞧,这真了不起。

当我在这里环顾桌子四周,想到这是早餐。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会再像这样。我们今生可能永远不会再像这样了。我想到九点钟和生意,其中一位商人坐在那里,过来说:“伯兰罕弟兄,九点我必须离开,因为我有一些基督徒的事。”他必须为基督徒做事。我想:“哦,还有不多的时候,我们就要再分开。”但正如诗人说的:“心仍合一,盼望再会眼前。”你们很多人唱这首老歌:“福哉!爱的捆绑。”
5

我想:“那我们能再相会吗?”是的,弟兄们,我们能再相会。那不再是早餐。我们被告知那将是晚餐。最后,当一切结束,我们的劳苦结束了,我们上去主的家,要跟他一同吃晚餐,喝葡萄汁,在他的国吃新的。当我想到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们此时在最激烈的时候,努力劳苦,当一切结束,我往桌对面看,看见你们这些人,哦,当我们看到对方时,那将是何等的感受!我知道,一切结束,毫无疑问,我们要伸手到桌对面,握住对方的手。喜乐的泪水流在脸颊上,接着想到王在荣美中走出来,擦去我们的眼泪,说:“孩子们,再也不用哭,一切结束了。进入主的喜乐吧!”那正是我盼望的时候。那正是我所仰望的时候,要听到主说:“做得好!我忠心良善的仆人。现在进入主的喜乐吧!”看到不再有白发了,成为了年轻人,知道我们要永远跟主一同活着作王,那将是何等的时候!

6

呐,今天,我们有这份荣幸聚集。有些人,有一位弟兄,我相信他是从加拿大来的,还有来自田纳西州的,这小群人几乎来自每个角落。看到我们像这样同心合意坐着,那又将是五旬节的时候。瞧?因为我所感到的新鲜恩膏证明五旬节的祝福在这里。

常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属于五旬节派教会吗?”
我说:“五旬节不是宗派;五旬节是人们在任何地方都能领受的经历。”它不是……它不是跟其他教会隔离的。它是本该在每颗心里的祝福。人们的确渴望那祝福。
7

维尔弟兄说:我们今早是传道人的早餐会,一些弟兄姐妹要聚集交通一会儿。你知道,这是那么美好的事,以致我作为一个士兵,都把剑留在家里了。所以我就……那是我的圣经。我知道我们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我想也许今早就讲一会儿。我想我们再过一会儿就得清场了。但既然你们弟兄们是传道人,比我更能讲道,因为我是个备用轮胎。瞧,你知道你使用备用轮胎的目的。你瞧?我们今早没有扎破,所以我们不需要备用轮胎了。

但我想,我想要给你们报告一下我们的天父在几个地方做的一些事,我认为这对你们来说比选一个主题什么的跟你们讲更有趣。
8

若是有什么主题,我心里所想的主题就是《马可福音》16章。这是多么奇妙的主题!它是给教会的最后使命。当神先差派他的教会时,基督在《马太福音》10章,他赐给他们权柄,赶逐污鬼,医治病人等等。那是他的第一个使命。他最后的使命是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一切受造的听。呐,人们想要说那日子完成了。但到目前为止,只有三分之一的世人听过基督。普天下,一切受造的。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9

我知道这不好,我认为福音不应被开玩笑,所以我不想要你们把这当作玩笑。但最近有件事出现在我脑海里。有个年轻的男孩去学校接受教育,要做传道人。如果那是正确的学校,会教他正确的东西,就没问题。我们很多的……哦,我有……你们知道我没受过教育,我受了七年的教育,所以我不能在你们这些有才干的人面前讲道,使用正确的词汇,但我希望圣灵让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那些学校太形式化、冷漠。他们有的像是社会福音。他们不……他们不教导神的全备福音。男孩也许最好是留在家里,双膝跪下。
10

但这个年轻人在学校上学……他外出时,妈妈生病了,患肺炎病得很重。所以他们给她儿子捎信,要他待命,他随时可能被叫回家,因为医生说他做不了什么了。他打了青霉素,把妇人放在氧气罩下,但她还是越来越衰弱。男孩准备离开著名的学院,回家看妈妈。突然,他收到电报说:妈妈康复了,好了。

假期,年轻的男孩回家看妈妈。他进门,说:“妈妈,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当时病得那么重,怎么突然又好了呢?医生给你开了什么,你怎么好得那么快?我准备打包行李,这时我收到电报说你好了。你从未向我解释这事。”
11

妇人说:“宝贝,”她说:“当然,城镇下方的街道拐角那里有个小宣教团,有个叫全福音的地方。有位女士说她感到有明确的带领来看我。她问我相不相信祷告、为病人祷告。当然,我告诉她,如果圣经那么说,我就相信。她说:’我们的牧师为病人祷告。’他们叫牧师上来,牧师为我读了圣经《马可福音》16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为我祷告,按手在我身上。宝贝,我烧就退了,我好了。”

哦,男孩说:“妈妈。当然,你不再跟那些人来往了,是吗?他们来自那些比我们水平低的组织。”
“哦,”她说:“赞美神,宝贝,”她说:“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去那个宣教团了。”
12

“哦,”男孩说:“妈妈,嗯,你不该那么做,你一定明白他们都是些比较没文化的人。你明白吗?”他说:“你不该那么做。”

“嗯,”妈妈说:“哦,哈利路亚!儿子。”
男孩说:“妈妈,你不该那么做。”他说:“你连举止都开始像那些人了。”他说:“你不该那么说。”他说:“呐,你瞧,至于……”
妈妈说:“哦,宝贝,他们有神的医治,有聚会。哦,你应该看看主多么祝福他们。”
“哦,”男孩说:“妈妈,呐,他从《马可福音》16章给你读的经文……”
妈妈说:“是的,是这样的。就在这里。圣经那么说。”
13

“哦,”男孩说:“你瞧,那种水平的传道人,他们没受过教育。”他说:“我们更好的学者知道《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起就不是默示的。它是梵蒂冈等等加添的。它其实不是默示的。没有历史说它被加添或放在那里。它只是加添的。从第9节起就不是默示的。”

妈妈说:“哦,哈利路亚!”
“嗯,”男孩说:“妈妈,你这么做太没修养了,”他说:“为什么你……嗯,”他说:“嗯,我为你感到羞耻。”
妈妈说:“我想到一件事,儿子。”
男孩说:“妈妈,你想到什么了?”
“哦,”她说:“如果神用那不是默示的经文就能医治我,他要是用默示的经文那还了得了?!”我想真的是这样的。你瞧?它是默示的。这是一件发生的大事。
14

你们有谁曾知道莫里斯·雷赫德?大多数人见过。我想你们一些人知道。他是苏丹宣道浸信会的副主席。你们可能……你们知道雷赫德,是吗?唐·威尔斯,他领受圣灵后,你们知道来自查塔努加的唐·威尔斯。肯定的,他拥有那里最大的浸信会教会。他藉着雷赫德领受了圣灵的洗。雷赫德博士来到我家,说……呐,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说:“我想问你一件事。”某个犹太弟兄,他们跟几个从俄亥俄州来的人在一起。这个犹太弟兄在俄亥俄州这里有个生意。我忘了他名叫什么,他是海曼·阿普尔曼的私人朋友。他们来到我家,他说……

15

当然,作为浸信会的,呐,这不是编的。你瞧?呐,记住,之所以我有点跟浸信会教会一起,是因为我认为主权独立的地方教会是使徒的教导。你瞧?不像浸信会,我们那里有……我甚至不参加那些团契,但浸信会教会不是宗派;它不应该是。现在它是,但它不应该是宗派,是一种弟兄的关系,是主权独立的地方教会。如果神有一个信息给他的人、他的长老,根据圣经,地方教会最高的职分是长老。呐,经过长老去到州长老等人那里,一直到主教,然后写下来:“我们相信这个。句号!就这么定了 。”

正如博兹弟兄一次在这里说的:“我们写下我们的仪式,或不管是什么,我们的信仰……我们用逗号结束。我们相信这个加上主所能指示我们的。”所以,我比较喜欢这样。
16

在这个……雷赫德博士进来,说:“呐,伯兰罕弟兄先前是浸信会的,你肯定知道有关我们信息的事。”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当我还是个七岁的男孩时,神就呼召了我。”我想这里的维尔弟兄是个……你知道雷赫德博士,熟悉他。
他说:“还是小男孩时,我被呼召到事工上。”他说:“后来我学习,渴望,我幼小的心渴求神。”他说:“当我最后拿到了我的文学学士学位,我想我肯定会在文学学位中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但当我拿到了文学学位时,我并没有得到我所要的东西。”他说后来他获得了授予他的其它学位,他说:“我以为也许我会在这每个学位里找到基督。”他说:“有了荣誉学位等等,我用它们几乎可以贴满你的墙壁。”他说:“但在这一切当中,基督在哪里呢?”他说:“伯兰罕弟兄,教师们错了吗?”
我说:“我不会那样说。”
17

瞧,我不想因为有人信任我,我就借用一些东西,借着说这样的话来支持我的无知,我不想那么做。我说:“不。我不想说教师们错了等等。但基督不在文学学位或神学博士或文学博士里。瞧?基督居住在谦卑的心里。”瞧?

他说:“我告诉你我来这里的目的。”他说:“不久前,有个年轻的印度男孩,他接受了教育,要回到印度,帮助他的国家。”他说:“这个年轻的印度人要回去,我对他说:’先生,为什么你不……’那是个印度人。”他说:“为什么你不放弃你那个死去的老先知穆罕默德,接受拿撒勒人耶稣即复活的基督呢?”
18

哦,他说那个伊斯兰教徒低着头,然后抬头说:“仁慈的先生,你的耶稣能比我的先知为我多做什么呢?”基督徒弟兄姐妹们,听着这点。他说:“你的耶稣能比我的先知为我多做什么吗?一个写了一本你们称作圣经的书;你们读它,相信它。另一个写了一本称作可兰经的书;我们读它,相信它。”他说:“呐,俩人都应许死后的生命,我们都相信。”他说:“呐,你的耶稣能比我的先知为我多做什么呢?”

哦,雷赫德博士说:“哦,你们的先知死了躺在坟墓里。”也许你们有些旅游者像我一样见过了。他们留了一匹白马在坟墓旁,已经两千年了,期待穆罕默德复活征服世界。骑兵每几个小时就更换一次,穆罕默德在坟墓里。他是相信神的信徒。只是伊斯兰教的祭司,敲响建筑物顶上的大钟,说:“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我们说:“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耶稣是他的儿子。”差别就在这。
19

他说:“呐,你的耶稣能比我的先知为我多做什么呢?”

“嗯,”博士说:“我们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你们的先知还在坟墓里。”他说:“差别就在这。”
“嗯,”男孩说:“他从坟墓里复活了吗?”他说:“我想看到你证明这点。”
“哦,”博士说:“嗯,那坟墓空了。”
他说:“哦,在印度,我们有成千上万的空坟墓。”他们是有。是的,他们宣称有。童贞女生子呢?哦,关于童贞生子等等的著作可以堆到这么高。除了基督,还有很多童贞生子的。凡出生的蜜蜂,几乎每隔一个,就是没有与任何雄性接触,而通过童贞出生的雄峰。为什么人们头脑中对童贞生殖有如此的疑问呢?到处都有童贞生殖。所以,基督是童贞女所生的神的儿子。我们……
20

博士说:“然后我对他说:’哦,你瞧。’”

他说:“呐,你的耶稣能比我的先知为我多做什么呢?”
哦,博士说:“呐,我们可以证明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可以证明。”
“哦,”他说:“我想看到你证明,那我们就会相信。”嗯。
博士说:“哦,他活在我心里。”
“哦,”他说:“穆罕默德也活在我心里。”
博士说:“但你瞧,我们有喜乐、快乐,我们可以有得胜。”
他说:“呐,等一下,雷赫德先生,伊斯兰教可以跟基督教产生同样多的心理学。”呐,弟兄们,你们知道那是事实。瞧,他说:“我们一样能……”
21

哦,我见过他们,他们在先知们的节期,他们甚至会拔出刀,像那样穿过自己的鼻子,抽出来,甚至没有出一滴血。叫喊,尖叫,举止失常等等,哦,肯定的。瞧,很多的心理学。是的。甚至在非洲,他们有魔鬼崇拜,他们喝人头盖骨里的血,呼求魔鬼的能力。嗯,甚至站在附近都是件可怕的事,瞧?巫医在那里挑战你。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你最好……你可以在这里假装,装得像它。但当去跟那东西面对面时,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讲什么。瞧?

那正是今早我想要对我的弟兄们说的。弟兄们,我们的众教会已经跳了太久的泡泡舞了。你瞧?我们必须深入到一些真实的东西上了。瞧?那些事没问题。许多时候它是主的喜乐而不是主的能力。瞧?
22

所以,雷赫德先生说:“哦,”他说……

我是指那个印度人说:“你瞧,雷赫德先生,”他说:“穆罕默德从未对他的跟随者做任何应许:只有死后的生命。”他说:“你们的耶稣做了别的应许。他说你们教师们要做他所做的同样的事。”他说:“也许,如果你们能证明那个,我们就会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
“哦,”雷赫德先生说,如果你们都知道他,他把印度人带到同样的圣经,说:“哦,我想你是指……既然你看过圣经了。”
他说:“哦,”他说:“我已经从头到尾看过很多次了,”伊斯兰教徒说。
博士说:“哦,也许你指的是《马可福音》16章。”
他说:“那只是其中一处。(瞧?)那只是其中一处。《马可福音》11章24节和别的经文怎么样呢?《约翰福音》14章12节和很多别的经文。你瞧?”哦,他说:“在圣经中,基督做了这些应许。我们伊斯兰教徒正等着看你们基督徒行出那个,我们就会相信你们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说:“在那之前,不要试图把你们的心理学出售给伊斯兰教徒,因为我们有更好的心理学。”瞧?
23

博士说:“伯兰罕弟兄,”他说:“我像那样用脚踢尘土,改变我的话题,知道我不是在跟一个只是一时冲动的人说话。他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他说:“你行出你的圣经所说的事。”
所以雷赫德先生说:“哦,如果你是指《马可福音》16章,我们发现,我们其实知道圣经的那部分不是默示的。”
弟兄们,你们听说过这话。他们想要把《马可福音》16章扔掉。甚至在你们所读的司可福备注、脚注里,很多读者想要扔掉那章。你们知道那个伊斯兰教徒说什么吗?他说:“是吗?你是指从第9节起不是默示的?”
博士说:“是的,它不是默示的。”
他说:“那你的圣经是什么样的书啊?”他说:“整本可兰经都是默示的。”
24

弟兄们,真相就是:那些知道自己位置站在哪里的人要求信仰摊牌。圣经要么每个字是默示的,要么没有一个字是默示的。如果这个不是,那个不是,你能相信哪部分呢?要么相信全部,要么什么也不信。你今早要么是我的弟兄,要么不是。我要么是你的弟兄,要么不是。对神来说没有中间地带。我们在这里要么是为了促进基督的事业,要么不是。瞧?圣经就该这样被教导、实践和相信。

博士说:“我说:’有一天,我要来拜访你,’我来了。”他说:“有领受圣灵的洗这回事吗?”
我说:“有的,先生。”
他说:“我能什么时候得到它呢?”
我说:“你想要它的时候。”瞧?
莫里斯·雷赫德领受了圣灵的洗,甚至自己举行医治聚会。就是这样,弟兄们。世界,三分之二的世人还从未听说过基督的名。
25

他说:“呐,你们已经有两千年证明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两千年后只有三分之一的世人听说过。”他说:“要是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二十四小时后全世界都会知道。”他是对的。

弟兄们,这是谁的错呢?这是谁的错呢?呐,请你们原谅我。如果你们学者们……对我自己……我不是个受过教育的人。我可以这样说吗?这是我们的错(是的),因为我们做的刚好与基督吩咐我们做相反。
26

呐,我们知道有教堂是好的。那很好。我们知道有宗派是好的。他们很好。有神学院是好的,很好。但基督从未吩咐我们建任何神学院或类似的东西。他说:“传福音。”

福音不只是道,也在乎圣灵的大能和彰显,就是产生《马可福音》16章的神迹,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必有这些神迹随着他们。”道若不行动并带来生命,那就是死的。
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仍旧是一粒。当道被带进有信心的心里,就使圣经中的每个应许又活了。瞧?它必……它必须活出来。它是受了孕的道,若是被接受在正确的地方,就必活过来。在正确的条件下,每粒种子都必再活过来,如果它被放在正确条件下的话。
弟兄们,作为我的弟兄们,我可以带着敬畏和尊重这样对你们说,因为知道也许还不到晚上,我们就都要站在天上基督的审判台前。瞧,我可以这样说:带来结果的一向都是气氛。
27

母鸡,母鸡孵小鸡的办法,就是让母鸡下蛋,然后身子趴在蛋上。是母鸡的体温将蛋孵出来。但你可以把蛋放在孵化器里。关键是同样的温暖和气氛。瞧?它照样会孵出小鸡。我不管它是在卫理公会、浸信会或长老会的下面,道的气氛……如果道即蛋,如果正确的气氛……如果它在长老会里,不管在哪里,它会产生同样的结果,会生出重生的孩子。弟兄们,你们知道那是对的。不管是在五旬节派、全福音派,不管是在哪里,关键是我们对神的神圣话语的态度。

28

呐,你们很多人听说过约翰·斯普劳尔。他是我的好朋友。他说在阿尔萨斯洛林,一次他被向导带领经过公园,看见一尊基督的大雕像。他说他站在远处批评。他说:“那雕刻家是什么意思?瞧那里。嗯,毫无痛苦;什么也没有,看上去很平淡,只是个……”

当他正在对妻子批评这雕像时,向导走上来,说:“斯普劳尔先生,也许你是在批评那雕像,批评雕刻的工作。”
他说:“是的。”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把这么个雕像挂在那里。那雕像看上去没有任何一点显示基督的受苦。”
向导说:“先生,关键是你看它的方式。”他说:“呐,这下面有个祭坛。现在,你来这里跪下。”他跪下。向导说:“现在抬头看。”哦,他说他的心几乎要碎了。当他抬头看时,基督受苦的特征等等就在那里了。他说:“你瞧,先生。关键是你看它的方式。”
29

弟兄们,对神的道也是这样的。关键是你看它的方式。如果你站在远处,从批评的观察和观点来看,说:“这家伙没有得到,那家伙没有得到,”那不行。要跪下来,抬头看。那就带来结果。然后你就有不同的态度,对你的弟兄们有不同的态度,对正在跟你一样为同样东西努力奋斗的人就有不同的态度。瞧?这会拆毁所有的障碍。

呐,我不想把你们给讲烦了,我希望我没有让你们厌烦,但这里有个主耶稣及其良善与怜悯的小见证,你们就知道这个神奇的福音没有改变。弟兄们,基督仍然活着。
你们男人今早如此竭力争辩的东西,嗯,它今天跟从前一样真实。他没有……它是保罗传讲、彼得传讲、众先知等人传讲的同样的神的道。它是神永恒的道,决不可能落空,因为它就是神。
30

今早有人说到书中的非洲布道大会,我相信博兹弟兄和其他许多人讲到一篇文章什么的,我相信有人读过。这个让车轮开始了滚动。哦,然而,我想,也许我要就发生的事给你们讲一个小见证,如果你们读过那篇文章,知道发生的事,我想我就插入一点印度发生的见证。也许你们对我们主的工作感兴趣,因为我们在这里只是收割的工人,今早聚集在树下休息一会儿,一起交通一下。

我受到很大的驱使要去印度。然而,正如你们很多人知道的,印度之旅不像所应该的那样成功,因为我没有跟随圣灵的带领,主给了我异象先去非洲再去印度,我却没认出来。
31

一些弟兄说:“哦,我们无法把非洲聚集起来。罗伯茨弟兄刚去了那里,就起身往印度去了。”在我弟兄们的影响下,哦,也许教导了……但不管人怎么影响你,如果神已经告诉你不同的事……呐,要藉着道判断,藉着道判断,然后去。

你知道,我们不该……当先知们在一起,我们要互相帮助,但决不要告诉对方要做什么。毫无疑问,你们很多人读过《列王纪下》13章。在那里陷入麻烦的是,一头狮子杀死了先知,因为他听从了……他是一位真实的先知,因为是神差派他的。神总是第一位的。然后,不管是……你怎么知道那是不是神,总要藉着道来判断。如果它不完全跟道一致,就避开它。瞧?
32

弟兄们,我们生活在一个可怕的时代,这雅尼和佯庇敌挡摩西的时候。瞧?呐,这已经预言了。弟兄们,我们无法阻止它。我们美国人在电视上的嬉闹、迷人、我们好莱坞式的传福音和许多的表演到了这样的程度……[原注:磁带空白。]老式的、原始的、不加修饰的传讲,你知道。我不喜欢他们这种上了色的东西等等。要满足美国人……甚至在其它国家,你们宣教士知道,他们在那里对我说:“美国没有好女人吗?你们所有的歌都是关于你们的女人如此粗俗。”我们所有的事……我不叫任何名字;这是弟兄们,比如亚瑟·戈弗雷、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和所有那些出版发行的荒唐东西,直到美国人的头脑都被这种东西污染了,这种东西甚至侵入到了传道的事工上,他们想要装饰讲坛。你意识到那正是该隐做的事吗?你知道那是从哪里来的吗?该隐。他像亚伯一样有个祭坛;他像亚伯一样敬拜神,但他美化祭坛。

注意撒但做的事;路西弗在天上想要一个更好、更美丽的国,你们看到吗?一直都是那样的。
你注意到摩押在山上,而以色列圣滚轮在山谷里吗?瞧?双方都有七座坛、七只祭物,双方都有七头公牛,双方都有七只公羊,说的是基督的到来。从基要上说,他们都对,摩押跟以色列一样对。但弟兄们,巴兰没有看到的是神迹奇事随着底下这些信徒。你看到吗?神在营中。他们有受击打的磐石、铜蛇和火柱。超自然与他们同在,一直都是这样;预言了雅尼和佯庇怎样敌挡摩西,末日也是如此。我们必定会有的。
33

但我今早对你们在这里的弟兄们有更好的盼望,愿你们成为持守神话语的属神的人。任凭所有那些东西或左或右,但你只要持守那道,不要动摇。如果你只是个擦鞋垫,那就做个好的擦鞋垫。不要试图跟别人竞争或这样做。只要进入道中,持守在那里,神必把你安置在他的国里,你在那里可以成为最好的。

如果我的手指有了个想法,因为它不是眼睛,所以它也就不想再当手指了,会怎么样呢?我不愿失去那根手指。虽然我的眼睛更有价值,但我爱那根手指;它是我的一部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肯定你明白。所以,不管什么职分,不管是什么,不管你是什么。不管神把你的位置放在哪里,你就留在那里,照你所知道的忠诚于那道。神必祝福。如果神有其它的想法,他一定会把你放在他需要的地方。
34

但我恐怕许多时候在我们的运动中……我们很多的弟兄却像那些随着以色列人同去的闲杂人一样,有太多人的东西了。当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时,有一群闲杂人员,他们也去了。奇迹发生时……那是人为的因素。巴不得我们能离开那个人为的因素。

今早的早餐对我也是这样,坐在这里,你们众人……也许维尔弟兄把他能找到的人都邀请了来吃早餐;但因为主以超自然的方式运行,就让人感到有点毛骨悚然。“哼,我不想跟这种东西有任何关系;我不想降低自己跟这种东西来往。”你知道那是法利赛人的态度吗?你意识到那是他们做的事吗?
你知道神从未取去他的灵吗?神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他的灵来自……神的灵降在以利亚身上,降在以利沙身上,降在施洗约翰身上等等。这一切应验在基督里。他拥有神的灵是没有限量的,同样的……你知道魔鬼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吗?他的教导呢?他的神学呢?一路下来,从该隐一路下来,圣经一路下来,一路旋转着下来。
35

但是弟兄们,关于那个,许多时候,我询问它,走进一些地方举行聚会,我在那里想,通常受过圣经教育的学者,他们当然会站稳在神的道上;然而我却看到狂热和各种的事情进来……正如圣经说的,人们额头上有疤痕,脸上有血,各种的油从手上流出来,各种的狂热;你知道,当这些东西像那样进来时,人们都成群结队地去簇拥这些东西。我想:“哦,神啊,毫无搀杂的福音被传讲,却只有很少人愿意听。”

但神对我说:“那与你何干?你跟从我。”瞧?是的。这些事必须有,瞧?所以,我们就生活在那个日子。
弟兄们,让我们定睛在各各他,让我们的心单单持守道。传讲神的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持守那不改变的道,持守。
36

我们降落在印度,面对很多的艰难,卫理公会教会的主教和其他许多人来迎接我。他们告诉我说我进来的安排错了,错误的团队主办等等,想要我把主办权从他们转给另一个团队。我说:“弟兄们,作为一个讲信义的人,我必须遵守诺言。”是的。许多时候我在不同的地方被虚假地登广告,但是弟兄们,那事发生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自己的报纸,我没有电视节目,我没有这个、那个。我竭力保守自己,让我能去一个小教会或大教会,或任何主带领我去的地方。

呐,那天有人对我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们。我正在一个地方讲道,那里有个人说:“呐,我们请罗伯茨弟兄来。”
他说:“你们太小了。”
请另一个人来。“你们太小了。”
请另一个弟兄。“你们太小了。”因为他们只是个小教会。
他说:“请伯兰罕弟兄来。”
我刚好在房间听到那话,所以我走出来。我说:“听着,弟兄们,弟兄这么说很好,但罗伯茨弟兄没有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不想来,而是因为一个人有义务,因为罗伯茨弟兄有……”
37

呐,神知道我没有罗伯茨弟兄所拥有的那种智力,知道如何组织节目;如果那个人要继续出现在电视上,看看他必须有什么。如果那个人要继续出现在电台上,看看他必须有什么。看看他身上肩负的责任。因为他必须得有很多钱,不要因此谴责那人。贩私酒的把钱拿去,花在那些东西上,还有其他的事等等,请帮助这个人。他是神的仆人,他在竭力以我不能做的方式传播福音。每个人都有个事工,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工。

我说:“罗伯茨弟兄和其他的弟兄们会高兴地来,但他们不能来,因为……”我说:“我自己呢?神知道我不懂得多少。所以他只是让我去那些我可以保持卑微,不需要什么钱的地方,这样我就可以去了。如果他想要差遣我去那里,他就必须让人支持我,差遣我。如果他想要我去,我可以去,因为他会把这事放在某个人心上,为那一次赞助我。事情就解决了。”你瞧?
38

所以,在这里,当我们着陆时,他们说:“推掉那些赞助你的人。”

我说:“不。作为一个讲信义的人,我必须遵守诺言。”
“哦,”他们说:“你会给印度带来许多伤害。”
我说:“但是瞧……”
他们说:“调头,回去吧。”哦,他们开始告诉我会怎么妨碍等等。
我说:“瞧,在洗衣板上洗衣服的洗衣女工差遣我来这里。在工厂工作、双手沾满油污的男人伸手到口袋里,掏出一美元,差遣我来这里。父亲也许有需要鞋子的小孩子,拿了本可以给小孩买鞋的钱,差遣我来这里。”我说:“先生们,在我的基督徒心里,如果我知道自己滥用了差遣我来这里,对这些人传福音的钱,我就不能再见他们的面了。”我说:“如果在你们的政治等等上,如果我搞混乱了,请你们原谅我。我不知道。那是经理的事。我跟这毫无关系。我只是过来。”我说:“但我来传福音,帮助有需要的人。”我说:“我口袋里有一些钱,我必须亲自给穷人,因为人们把它交给我,亲自拿给穷人,我必须这样做。”
39

我永远忘不了,当我走到街上,把美元换成卢比,走在街上,嗯,他们几乎得让警察来接我。那是个……哦!除非你去那里一次,否则你永远不知道那看起来像什么,看到那些穷人……但事情是这样的,原因在这儿:

传道人们,听这个。让我们画一幅画。有个老人坐在那里,腰上缠着一条布,拿着一个小桶,一点水。他从那里打水喝,他妻子提水到家里,如果她要洗碗碟什么的,或是做饭。他有几根自己种的粮食。我们告诉他说我们是弟兄。他的皮肤黝黑,白人走过去。当我们走过去,下了船,上了金色条纹的大卡迪拉克车,行驶在街上,乞丐弟兄躺在街上,乞讨一块硬币。我亲眼看见了。爱管闲事的美国人却转过身去。
40

一天,我看到一件令我震惊的事。一个小男孩,脚趾大约这么大,大约这么大,拖着畸形足,一个因大麻风而没有手臂的人。所以,我把卢比扔出去,看他们会怎么办。我想:“比利,”对我儿子说:“那个可怜的人怎么可能把钱捡起来呢?还有那些尖叫的母亲带着小孩子,小孩的肚子像这样鼓起来,快饿死了。”母亲愿意做任何事。她不在乎死亡,但是,哦,给那孩子吃的。那里有四亿七千万人,几乎有四亿的乞丐。而我们今天在这里穿着……神的仆人坐在这里,在我们的宗派里争论小小的分歧,每天有几百万连一次福音都没有听过的人却在那里快要死了。

41

那天晚上,我播放着那盘录像,在那里看到那些可怜的非洲男孩,他们一生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手臂长了疥癣,赤着身子,有各种的疾病,举着手,想要我离开前再次跟他们讲耶稣的事。想到我们竟然还争论我们应该这样还是那样,我们应该是长老会还是浸信会。哦,属神的人哪,我们应该感到羞愧!我们分歧,分裂,各种的想法等等,而耶稣死了。那个小男孩跟我的孩子或你的孩子有同样的权利吃美食,穿美衣。他是神的产物,是神所创造的,他是神的受造之物。

我们有华丽的大教堂,建造几百万美元的教堂,放几万美元的管风琴在里面,而宣教士却乞讨钱去工场上传福音,传讲主快要来了,这不对!弟兄们,事情错了。你们知道那是对的。
42

瞧这里。我想要带着敬畏和尊重对你们说一件事。什么可能……你们若不留意,印度很快会变成共产主义。为什么?因为我们筹集一点零花钱,让宣教士外出,却在国家的幌子下,把金钱送给官僚和类似的东西。我们被称在天平里,显出我们的亏欠。

当那人坐在那里,手臂折叠,这个人经过,躲开他,走过去。然而宣教士想要告诉他说那是他的弟兄。我们会因弟兄的肤色就那样待他吗?因他的国籍吗?哦,弟兄。你没看到同样自大的灵去到宗派中间,以同样的方式否认基督徒的弟兄关系吗?
我们每个人都是神的产物,我们应该是弟兄,靠福音紧密连结在一起。我们的动机、想法、所有的一切,都该为了解脱、促进福音、将弟兄们带到一起和主耶稣基督的再来,而奉献给神。
43

那天下午,孟买市长……他们估计有几十万人聚集。如果我没有向他们传几次道就回到家,我感到像个伪君子。所以他们告诉我……在我之前有个女士做了一件事,导致两个人在骚乱中被杀。所以他们不肯让我在城外举行聚会。那是违反城市法令的,除非我去,上去德里、新德里。若主愿意,那是我今年要去的地方,他们那里有个露天剧场,可以放一百万人进去。所以他们估计将近五十万人参加了孟买的这场聚会。哦,他们从各处来,路上到处都是人,就像在非洲等地一样。

弟兄,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我是长老会的,这就行了。’或者,’我是五旬节派的,这就行了。’)……盐若失了味。”瞧?盐使人口渴。口渴只能……盐只能在接触时才有味道。你只要有咸味。如果你有咸味,神必使世人口渴。是的。
44

他们来了,在会上,那天下午,他们问我:我愿不愿在聚会前来耆那教的庙里代表基督教。你们一些宣教士,我可能没有发对音。我忘了怎么拼写,J-a-i-n,两个“n”或类似这样。“Jans”或“Jens”,是个宗教。那天下午,很多不同的宗教聚在那里,因为他们知道我来了。他们脱掉鞋子,走进这个异教神庙。当我走进去,他们坐在枕头上;他们的教长或大人物坐在那里,把脚盘起来,僧侣坐在那里,胡须拔掉了,头发拔掉了。他们几乎不做拖把,因为他们用拖把扫大街时,害怕他们会踩到蚂蚁或小虫子,那可能是他们的爸爸、妈妈或叔叔阿姨。他们相信轮回。我打量那地方,看到不同特色的穿戴,那代表他们的不同宗教。我想:“哦,耶稣。如果你走进这里,会做什么呢?”瞧?

45

他们是人。他们像我们一样吃喝;他们像我们一样有妻子;像我们一样有血肉。他们可以用输血救我们的性命,像基督藉着他的输血救了我们所有人的生命一样。他们有孩子;他们是神的产物。他们只是……他们只是因为错误的教导被搞混了,因为我们在福音上失败了。瞧?呐,我们过去,分发小册子。小册子很好,我丝毫不反对它,我支持它。但那不是基督说的话。如果我们过去,教导神学,这很好,我丝毫不反对它。那是我们应该做的。但我们必须有比那更多的东西给异教徒,需要比那更多的东西。我们差遣宣教士去那里几年了。是的。我们得到了什么呢?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46

最近在基瓦尼讲道,戴维斯博士,那个在宣道浸信会教会里为我按手,任命我作小传道人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主的异象,主告诉我这信息,我去告诉戴维斯博士,他说:“凭七年级的教育就去全世界传福音?我猜你相信那个,比尔?”

我说:“戴维斯博士,我全心相信。”
他说:“比尔,你需要休息,孩子。你最好回家休息。”
我说:“戴维斯博士,我不喜欢这话。”我说:“我一直是浸信会教会的忠诚会员。”我说:“我是我主耶稣的忠实信徒。”我说:“那我该把我的团契卡上交了。呐,你永远是我的弟兄,但如果把与福音一致的神的天使除掉是浸信会教会的态度,我将不再参加团契会。保罗说:若是有人来教导别的任何东西,他就应该受咒诅。但这位天使根据道宣告真实的福音。戴维斯博士,我要你用道来挑战它。”他做不到。
他说:“比尔,那天晚上你晚饭吃了什么东西?你做噩梦了吗?”
我说:“好的,戴维斯博士。”
47

但不久前,他坐在基瓦尼我讲道的聚会上,医生们等等坐在那里,戴维斯博士在场。他曾告诉我说:“比尔,首先你知道,你将成为一个圣滚轮。”

当我有幸站在那里,我说:“戴维斯博士,我向你问安,你所称作狂热的事,我们的浸信会教会花了几百万美元差遣宣教士进入非洲。我在哪里发现他们呢?”在管制区里。是的。在那里有几个从部落来的人聚集,进来,他们做了一些事,使他们不跟他们的部落来往了。
他们的宗教比我们实践基督教更严格。如果他们做了什么事,如果女孩被发现不道德或类似的事,她就再也不能留在部落里。是的,先生。她得脱掉部落的妆饰,进入城里;她只能靠自己尽力生活了。
48

其中一个部落,如果她被发现有罪,就必须说出是谁干的,他们俩都要被处死。他们比我们做的更严格,他们是异教徒。看到他们走路带着小的……

当我进入非洲时,我说……我们浸信会信徒里面有很多人发现他们胳膊底下夹着小偶像。哦,如果阿摩亚……“阿摩亚”的意思是“像风一样看不见的力量”。“如果神失败了,这个不会失败。爸爸带着它,把它放下,生了一点火,他念祷告的时候,狮子跑了。”
我说:“狮子跑决不是因为祷告;狮子跑是因为火。”我说:“我是个猎人,我知道动物害怕火。偶像跟这毫无关系。”
可是他说:“哦,他还是带着。”
弟兄们,但那天下午,他们看到圣经上的神降临,开始行动,三万个土著人把他们的偶像摔在地上,接受了主耶稣基督。瞧?就是这样,不是分发小册子,而是传福音,证明圣灵的大能。你们男人够得着它,它在你里面。
49

呐,注意。那天在印度,他们走进庙里,来到……他们开始说话,不同的宗教开始贬低基督教。他们说……呐,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他们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其中一个说:“你们基督徒自称虔诚,相信一位神;你们的一切科学被用来制造原子弹,互相炸毁对方,怎么还自称虔诚?”

我说:“你们有个观点。是的。但造原子弹的人不都是基督徒。是的。”我说:“是的。我们基督徒、重生的基督徒决不会互相炸毁对方。”但你可以看到他们的观点。那是其中一个观点(你瞧?),是他们的观点。但他们继续说:“我们的宗教在基督教之前,你们的基督……基督来到……”印度的信仰说基督从佛教僧侣等等那里学习哲学。
50

我必须站起来。我若不站起来,就是个叛徒。我不管我是在什么样的庙里。我站起来,说:“你们错了。你们怎么能……你们甚至连小昆虫都不杀,我怎么能教导你们血的祭物呢?”我说:“你们怎么可能接受血的祭物呢?”我说:“我请你们今晚参加聚会。”

那天晚上他们都聚集了,王侯们和虔诚的领袖们坐在枕头上。我花了两个来小时才穿过人群进去,靠着童子军和不同的人帮助。我想他们看上去像童子军,我想是某种国民卫队之类的,拿着棍子等等,领你穿过人群,穿过那些地方,直到我们到了我能讲道的地方。我跟翻译站在那地方,可怜的麻风病患者互相躺在对方身上。
51

哦,何等的景象!一些人没有手臂,眼睛被吃掉了,耳朵没了,这样一大群人,有的人因为窒息而死,等到夜晚降临时,人们就把他们顶在头上,扔进火炉里,没有《约翰福音》3章16节,神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基督为之而死的凡人,成千上万正在死去。人们在街上把他们堆起来,像堆积木一样,把他们的尸体火葬了,没有仪式,什么也没有,不知道他们属于谁。人们只是把他们倒进去。这就解决了。

而我们却在争论我们该不该做这做那,或该怎样系鞋子,该戴什么样的领带之类的。弟兄们,这真是羞耻!是的。我们所有的……如果人……如果教会只是受人的神学支配,那就不需要圣灵了。是的。但教会不是受人的神学支配。圣灵要运作教会。我们不是要被教育和人的神学充满;弟兄们,我们是要被神的灵充满,不是被主教带领,而是被圣灵带领;不是被任何宗派的领袖带领,而是被圣灵带领。
52

失败就在这里。我这样说不出于无知;我这样说是出于弟兄的爱,为要直截了当地表明观点,指出真理。这就是我想要带给你们的,是真理。世上没有一个宗派是我不会摘帽致敬的,不管是耶和华见证会还是罗马天主教,我都会摘帽致敬。任何人带着尊重提耶稣基督的名,我都尊重那位弟兄,呆在他旁边,只要我体内尚存气息。但我是说:我们不是分开我们的人民,制造分歧,我们不该那样做。我们应该在一起。《使徒行传》2章,门徒都同心合意。

53

弟兄们,结束时我可以这么说,因为我现在超时了。对不起,留你们这么久。我不是有意要这样做。但要表明一点。那天晚上在教会,弟兄们,当我们都站在讲台上,你几乎听不到自己在想什么。你知道事情会怎样。那里有几百个不同部落的人和别的东西。他们满街都是,指望我呆两个星期,而我只能呆三天,因为民众太多了,他们无法把民众安置在城里,他们要求我,我必须去别的地方,因为他们无法安排这事。你瞧?真糟糕。我告诉他们:“靠着神的恩典,我会回来。”我会的。

那天晚上站在台上,我正在等候圣灵。你们大家都在书上读到我在非洲的故事。一直等到那个双手下垂的残疾人,他像动物一样走路,你知道,那时就有三万人接受基督。
54

我等候,一个得大麻风的人经过,是第一个人。你无法发祷告卡。小伙子们想要发祷告卡,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掉了,瞧?我说那就像在非洲一样,让宣教士挑几个。他们下去,从这个部落叫几个,从那个部落叫几个,从这个部落叫几个,从每个部落叫两三个,让他们站上来。

当我们站在那里,他们……工作人员已经挑了一些能动的人,把他们领过来。第一个经过的人是大麻风患者,站在……许多时候你们在会上看到,圣灵叫出人们的名字,他们从哪里来。呐,弟兄们,这不该使你们毛骨悚然。那是圣经。它有点违背摩登的圣经概念;但基督也是这样违背当时的摩登概念的。我们知道历史重演。
55

这个人,我会看见他们的名字,但我不会发音。我可以照我看到的拼写出来。圣灵会告诉他们,他们是什么等等。我会为人祷告,让他们经过。你记住,那不是我能做什么。我只是一个人,瞧?这是一个……那不是我在说话;我跟那个毫无关系。是你们的信心在成就事情。瞧?

昨天下午约瑟弟兄刚好走进一个地方,来到我所住的房间,就在我去教会前一会儿,刚好是三点,我开始祷告。我的朋友约瑟坐在那里,我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约瑟旁边出现了一个异象,因为我们彼此相爱。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从来没有出现异象,但圣灵向约瑟弟兄揭示了一件事。他在那里;问问他,显示什么事发生了等等。对不对,约瑟弟兄?瞧?那是一件……外面发生的事比在教会里的还更多。瞧?但那是教会的人在使用神的恩赐,瞧?这正如我向博士解释的,我相信是昨天。
56

你们能忍耐我一会儿吗?弟兄姐妹们,你们有权利知道这点。你们有权利知道这点。你们在这里;你们是牧人。我不怪你们有所保留。你们是牧人。我不怪传道人、浸信会传道人、长老会传道人等等看到一些事后有所保留,因为他们是牧人。他们喂养羊群,他们必须留意他们的羊群吃什么。但是牧人应该做的事……法利赛人也是牧人,但他们应该查考经文,像拿但业一样,像在井边的撒玛利亚妇人一样,查考经文,看他们生活在什么日子,然后说:“这就是食物。”瞧?但注意。

57

圣经说,在我讲完我在印度的故事前,因为我要你们明白这点。圣经说基督……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神与基督是一。他们是一。他们是一,不像你的手指是一个。我们在这点上有一些本不该有的摩擦。今天,我们怀有怨恨。我不认为传道人有。是会众有。你注意到《提摩太后书》4章吗?他们耳朵发痒,要为自己增添好些师傅, 转离真理、神的道,偏向荒渺的言语和狂热等等。瞧?我不认为那是传道人。我跟几百个传道人聚会,我看到他们伸手到桌子对面,跟不同的宗派彼此握手,是弟兄。瞧?是羊叫错了。

58

呐,神赐给基督圣灵是没有限量的。对吗?神的丰满都在基督里;他是神以马内利。我们知道这点。我们头脑里对此没有疑问。就像我昨天说的:“整个海洋充满了水,海洋所有的水都在基督里。但你们所看到的、在这里运行的这个小恩赐只是一点点,盛在勺子上的一小点,只是一滴。”我能明白。但神的丰盛在基督里。我们拥有的是有限量的。他拥有的是没有限量的,圣经说的。瞧?没有限量,一点也不少,他是无限的。他拥有神的灵。

呐,主题是水。呐,神知道他的灵丰满地居住在基督里,一天,他想要使用他在一个人里面的恩赐,这个肉身叫耶稣,是神的居所。身体是个帐棚。神在地上支搭帐棚。弟兄们,你们相信这点吗?在基督的身体里。
59

呐,神想要使用他的恩赐,所以他指示他儿子离开拉撒路和马大的家,离开几天,因为拉撒路要死了。父所指定的日子过后。因为耶稣说:“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约翰福音》5章19节,我提到它很多次。耶稣只做父显给他看的事。对吗?圣经说是。耶稣那么说,这就够了。呐,当神拿起他的恩赐,放到这里,然后离开,直到时间满了,耶稣看着门徒,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他知道时候满了。

门徒说:“哦,他若是睡了,就必好了。”他在睡觉、休息。
耶稣说:“但他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因为他们想方设法让他为拉撒路祷告,那是违背神旨意的。瞧,我们必须跟随神,正如姐妹说到她的丈夫:“义人的脚步被耶和华立定。”
60

呐,他说:“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但我去叫醒他。”你明白吗?看在坟墓那里;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瞧),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拉撒路,出来!”死了四天的人就站起来,又活了。我们相信那确实是神的道,是真理。

几天后,一个妇人,一个不知名的小妇人,也许是农夫的妻子,也许她处在更年期,得了血漏,穿过人群,她相信那是神在那里面。她相信那是神。所以她说:“我若能……”
正如罗伯茨弟兄很多时候说的:“得到一个接触点。”
“我若能得到我的接触点,我要摸他的衣裳,就必好了,因为我相信我若能得到任何的接触,神在那里面。”瞧?当妇人的手摸到基督属物质的身体时,里面的神就作见证了。
61

耶稣说:“谁摸我?谁摸我?”大家都否认,但由于神的丰满在那里,他带着辨明的能力环顾四周。他能看出他们的意念。对吗?当我们在一起时,我想要问你们弟兄一件事。看出意念和读心思有什么差别?你瞧,读心思者、通灵术者是……所有那些都有可能是神真实的恩赐,但它们被歪曲了。魔鬼不能创造任何东西。他只是歪曲神已经创造的东西。义是什么呢?罪是什么呢?是义被歪曲。

我想要表明一点。对不起,姐妹们。你们结了婚的男人,这是合法的、是义的:你有你所娶的妻,有符合人权的合法手续,可以跟你妻子同居,向她示爱,她是你的妻子。那是合法的,圣经说:“床是不污秽的。”但妓女或不义的妇人可以跟你妻子有同样的行为,但跟那种女人同房就是把义歪曲成不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呐,我想,也许这么说能让你明白我对你们讲的。
62

不义是义被歪曲了。魔鬼不能创造。那就是魔鬼不能医治的原因。惟有神能创造,他是唯一能医治的。瞧?魔鬼可以歪曲,但不能创造。

呐,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就满足了。她跑开,基督环顾会众,直到找到了妇人,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于是她承认自己做了什么。
瞧,耶稣说:“我觉得我虚弱了。”或能力,“能力”就是“力量”。从你身上取去能力。呐,发生了什么事呢?神使用他的恩赐。神使用他的恩赐。当神使用他的恩赐时,基督从未说一句关于虚弱的话,当他叫一个死了四天的人复活,是神使用他的恩赐。但这妇人使用神的恩赐,不是神使用,是妇人从基督身上、通过基督获取,通过基督从神获取。她使用了在基督里面神的恩赐。你明白吗?
63

呐,问题出现了,“为什么伯兰罕弟兄离开聚会时虚弱了?”我肯定你们现在明白。正如那天我对弟兄说的,我们都是小男孩,我们在看马戏团。我们没有人有钱进去。但刚好我比你高一点,你比我强壮一点。

神造我们大家不一样,因为他是丰富多彩的神。你相信吗?他造大山小山;他造沙漠,造海洋;他造白花,造蓝花,造红花。他造小个子、大个子,红头发的、黑头发的、蓝头发的;他造黄种人、棕色人种、黑人。他是丰富多彩的神。他不是单调乏味、千篇一律的。他是丰富多彩的神。瞧?呐,他造得丰富多彩,因为那是他喜欢的。我喜欢他所喜欢的方式。我喜欢,因为神喜欢。当神在这心里面时,你就喜欢神喜欢的东西。这是为什么我喜欢那种原始的大自然的缘故。
64

呐,我们注意。有个……也许神把我造得高一点。呐,我高点并不取决于我。你强壮一点也不取决于你。你可以为神做一些我不能做的事;我可以为神做一些你不能做的事。奥洛·罗伯茨,我自己,你,我们其他所有人,我们都互不相同,但我们都是弟兄。瞧?我们都是弟兄,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呐,也许我们想要看这个嘉年华。呐,你们众弟兄说:“伯兰罕弟兄,喂,你最高。”也许能看异象;那只是个恩赐。我从未使自己那样,是神做的。那并不使我跟其他任何人有什么两样,或使你跟我有什么两样。我们都是一样的材料,但这是神造我们的方式。
哦,你说:“大约这个高处上有个孔。它在我头上。”呐,你说:“伯兰罕弟兄,那屋子里是什么?是什么走到那里?”
“我不知道。”
“哦,跳上去看看。”
哦,我要爬上去抓住,我抓紧了,把自己拉上去,从那里往里观看。咻![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
“伯兰罕弟兄,你看到什么?”
“大象。”
“哦,你看到了?”
“嗯。”
“伯兰罕弟兄,再看看。”
“哦,好的。”
“好的,跳上去抓住,用手指握紧。伯兰罕弟兄,你看到什么?”
“长颈鹿。”咻![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
65

是的,那是在讲台上。瞧?那就是你,就像这妇人,你的信心拉动了神,强制产生了异象。明白吗?这是你做的。那是我们做的。这是那个妇人做的。这使人虚弱,瞧?这使耶稣虚弱了,因为这是那个妇人自己做了一件事,导致能力出来了。

呐,如果这个强壮的人,马戏团的主人走过来,说:“喂,比尔。”
我说:“先生,你好。”
“你在做什么呢?”
“我正在从这个孔往里观看。”哦,是的。
“伯兰罕弟兄,你还看到什么了?”
“哦,看来他满足于要我告诉他那里面有一头大象。”
66

如果这里这个人……这是一种压力。那妇人过来,她来了。有东西遇到你,爆发了。是妇人在做这件事,是这男人在我面前做这件事;不是我。是她在做这件事。我只是站在那里,交托自己。这麦克风是哑的,除非有真人的声音在向它说话。我们就是这样的。风琴和钢琴在那里,但它是沉默的,直到有人弹奏它。那就是我们;那就是我。我不能做那事。瞧?是你们在使用神的恩赐。瞧?恩赐在聚会上。它不该……我不该做这件事。那是神。如果你注意,我说:“神若许可。”瞧?

那不是医治的恩赐。奥洛·罗伯茨有医治的恩赐。我像你们传道人一样有医治的恩赐,领人上来,为他们祷告。但那只是信心,像斗牛犬一样的信心咬住不放,但有时候你却没有抓住。瞧?但这个方式,它是鉴察魂的先知性的恩赐。瞧?你知道。
67

也许有五百人不会通过。是的。但当一个人经过时,他在搜查。你们参加过聚会,看到那些事,罪怎么样,说:“那个坐在那里的男人,你跟他一起住,你在这里做了这事等等。”你们在聚会上见过,知道。瞧?是的。你不能很快地就让他们走过去;你必须留意。那是人们自己的信心。呐,这里有一个人,那里有一个人。这边有一个人,那边又有一个人。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那是……呐,如果马戏团的团长走过来会怎么样?呐,我只是……“哦,弟兄,两个人走过去,都给他们说出来了。”他们还有什么?
第一个人站在那里,“是的,我得了癌症。”是的。
“你看到什么?”这人……
“癌症。是的,对吗,姐妹?我根本都不记得了。只是……”
“是的,没错。”
哦,她应该说:“主啊,谢谢你。我现在接受这个作我的医治。”走开,他们会等一会儿。瞧?还有别的事;然后这个又出现了,又出现了。
而会众却坐着,说:“嗯,挺不错的。”
68

但在非洲他们不那样说。在印度他们不那样说。当他们看到那个,他们说:“哦,哈利路亚!”他们说:“那是真的。”瞧?然后他们就开始了。在非洲两万五千人因一个祷告就得了医治。因着一个祷告,就装了七卡车的拐杖、轮椅。他们相信。他们没有被灌输我们所有的神学和我们注入他们里面的防腐液。你瞧?他们愿意相信。当他们看到那个残疾的人站起来,所有人……商艾族或祖鲁族里的大多数人都知道他,当他们看到那件事,弟兄,问题就解决了。他们丢下拐杖等等,走出去,赞美神。这就够了。

但是,我们说:“呐,等一下。怎么回事?等一下。那可能是心灵感应。哦,那可能是催眠术。我告诉你,琼斯博士说我最好小心那个。”哦,不。瞧?因此,我们一事无成。瞧?
69

这是为什么我们的心向着那个国家;这是为什么我来到弟兄们中间。弟兄们,我说,如果你没有蒙召成为宣教士,让你教会里的一些人……尽你一切所能的,支持那边的那个人。做点什么。瞧?你做宣教士不可能有错。总的命令就是往普天下去。

呐,马戏团的团长走过来,说:“比尔,你在做什么?”
我说:“我正从这个孔往里看。”瞧?
“你要看什么?哦,比尔,我给你看样东西。”他抓住我的脖领子,把我举起来,说:“你看到那边是什么了吗?从这下到那儿,帐篷就在那儿,这都在那儿。”
“哦,是的。嗯,是那样的。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嗯。”呐,当他把我放下时,我不累,一点也不妨碍我什么。瞧?但当……瞧,差别就在那里。当神使用他的恩赐,把耶稣带走,告诉他什么事会发生,他叫死人复活,他从未说任何累了的话。但当妇人摸他的衣裳,他说:“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你看到差别吗?那是神使用他的恩赐,这是人使用他的恩赐。
70

呐,基督拥有圣灵没有限量。呐,那是基督,整个海洋。在你仆人弟兄里面的这个小恩赐只是海洋里的一滴水。它是有限量的。但记住,在整个海洋里的同样的化学成分也在那勺那滴水里,只是没有那么多。瞧?所以,我们的事工是构成神的伟大机体的化学成分。神照他想要的方式使用那些化学成分。只是没有那么多;但所有的合起来,就比在一个人里面的更多。瞧,神的丰满在他的教会里。但我们拥有圣灵是有限量的,有限量。

呐,就是这个造成了虚弱。这就是发生的事。这是我在讲台上呆不久的缘故。这就是他们留意我的原因。我几乎晕倒了。我去……呐,好像离开了世界一样。你正从另一个世界出来,降在这里。但它表明了什么呢?河的彼岸有一块地,弟兄。毫无疑问,我们不是在某种虚构的小说里;我们不是在某种虚构、不祥的催眠术里。它是复活的基督在证明自己。
71

那天晚上站在讲台上,三、四个人走过去后,来了一个瞎子,他站住。我要结束了。来了一个瞎子。他是个瞎子。圣灵叫出他的名字,说出他是谁。在那恩膏下,你可以感觉到圣灵;我可以在聚会上感觉到。你可以感受到那种黑暗、冷淡、冷漠,你瞧?就像那样。但我以前会叫出这种东西来。我会说:“你为什么不信呢?你这样那样,你是长老会的传道人。”首先你知道,如果你把杂草连根拔出来,你连麦子也一同拔出来了。所以,最好就是由它去。瞧?只管前进,做你的工作。“与你何干,你跟从我。”瞧?只要做你该做的,然后往前走就是了。

72

呐,我不完全是指长老会。许多时候,五旬节派传道人(是的),不信者跟其它地方一样多,弟兄们,是的。呐,当他们……他们会到你这儿来,让你心痛的事这个。他们会到你这儿来说:“伯兰罕弟兄,我们爱你。”你知道这有问题。从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看到他们,留意并感觉到那种灵。只要坐着跟这人交谈一会儿,观看异象在那上面运行。我宁愿没看到;我宁愿不知道。我想要相信他的见证是对的。瞧,这在你里面造成一种……我称那是什么来着?哦,一种……这造成了一种你不想要的不信任。你还是想要爱他们。你瞧?有时候就是这个原因,我有点被误会,他们认为我是个孤立主义者。我不是。我爱我的弟兄们,瞧?但我想要有那个,保守那份爱在我心里。我决不想要它被破坏。瞧?每个人都爱我,我爱每个人。事情就是这样。你瞧?我想要那样做。

73

呐,当这个人来时,圣灵说出他是谁,说他是个乞丐,是拜太阳的。你们听过了。圣灵说出他瞎了二十年。像我的衬衫一样白,他的脸……是的,他说是的。当我看着会众,王侯或什么的坐在那里,那些人在那里。他们认为那是在运行心灵感应什么的。你可以分辨出来。我说:“在场有医生想要检查这人吗?”没有医生。你可以看到他完全瞎了。你瞧?我对他说:“先生,我不能对你做什么。”瞧,我的确说出了他是谁,是的;说出了他有两个孩子,是的;说出他瞎了多久,是的;说出了他正在寻求眼睛得解脱、医治。那是在他的心里,他说他愿意服侍任何使他痊愈的神,瞧?他愿意服侍任何使他痊愈的神。呐,这是我对你说的话,你现在知道你的神,弟兄。瞧?任何神……

74

他们坐在那里,至少有十五个不同的宗教站在周围:拜苍蝇、拜牲畜、拜这个、拜那个。你们知道印度是怎样的,充满了迷信。坐在周围的那些人都是这种状况。我想:“神啊。”我说:“呐,这个人在这里,他瞎了。我做不了任何事帮助他。”我说:“神知道这点。”当我看时,他出现了,双眼四处观看,你知道,是在异象里,擦眼睛,笑了。

哦,弟兄们,哦,我真希望我现在有词汇或我里面有什么东西,能让你看到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何等的感觉!瞧?那不再是我必须使用的信心,而是一出戏。神已经说了。天地都要废去,但他的话不会废去。阴间所有的魔鬼都不能阻止它。神已经那么说了。瞧?问题就解决了。
就像昨天早上主在那里告诉我的。哦,任凭风浪咆哮我也不在乎;那跟这个毫无关系。芬兰的小男孩,很多的地方,当神那么说时,问题就解决了。那是主如此说。瞧?留意它。
75

我想:“哦,神啊,我多么感谢你!你仍是耶和华;你仍是全能者。”这时我知道我的位置;我知道我这时站在哪里。我不管撒但差遣多少鬼魔;不会失败了。神已经那么说了。你觉得像以利亚在迦密山上,站在那里,他向巴力的先知们叫喊:“也许巴力去旅行了;也许它走到一边了。”以利亚说:“主啊,我已经奉你的命行这事。”他完全知道什么事要发生。那就是他能那么说的原因。

哦,弟兄们,我们的宗教不是虚构的;不是圣诞老人的故事;而是又真又活的耶稣。不要害怕在道上试验他,因为他必持守他的道。是的。他必持守他的道。
76

当我看到那异象,我想:“哦,神啊!正如在非洲一样,现在你要在印度做事了。”我转向会众,说:“印度各个宗教的先生们。”我不能称呼他们为弟兄,因为他们不是我的弟兄。“印度各个宗教的先生们,你们今天在你们的神庙那里告诉我……”

哦,神总是开路。是的,先生。不用争战。只要让他开路;只要由他去。你只要继续走,跟从他。
77

我说:“今天,我在你们的庙里感到惊讶,你们告诉我你们的神多么伟大,我们的神怎么是虚构的。你们说那人从未死,骑上马,骑到天上了。”我说:“但他死了,而耶稣复活了。”我说:“这里站着一个拜太阳的人,他见证自己瞎了二十年。”我说:“现在他在这里求视力。”我说:“创造他的神,创造他的造物主肯定能恢复他的视力。”

我说:“呐,当然,你们锡克教徒、耆那教徒、伊斯兰教徒、佛教徒等等,你们说这人错了。”但我说:“你们会做什么呢?你们会说:’来我这里。’你们会做什么呢?你们会改变他念祷告的方式。”我说:“你们会做什么呢?你们只会改变他的哲学。”我说:“你们会让他敬拜别的东西或做别的事,改变他祷告的方式。”我说:“我们在美国有同样的事,”我说:“但那帮不了这人。”我说:“你们只会使他改变信仰。”
78

我说:“如果他过来这里,改变了,不再拜太阳了,你们说……他拜受造物而不拜造物主。那正是他做的事,他因无知那样做。但如果你使他成为耆那教徒,你会做什么呢?如果你使他成为伊斯兰教徒,你会做什么呢?”我说:“嗯,他不会有任何好转。他仍是瞎的,你们只会改变他的哲学、他祷告的方式,改变他的想法,改变他的宗派。”我说:“我们在美国有同样的事。所有的浸信会都想要尽其所能把每个卫理公会改变成浸信会教会。每个卫理公会都想要改变浸信会;或把浸信会改变成长老会、路德派。五旬节派想要接管他们所有的。”我说:“事情就是这样的。”但我说:“那是什么呢?那纯粹是心理学。”是的。但我说:“我们有一位神,而你们都有很多神。”但我说:“在美国就是这样。他们是在改变信仰、拉扯、争吵等等,想要让所有人参加这个,让所有人参加那个,在44年再增加一百万,所有这些口号和类似的东西。”我说:“那是什么?纯粹是人的心理学在建造组织。”

79

我说:“我挑战。”请原谅我的情感。“我挑战佛教僧侣上前赐给他视力。如果你做这事,从此以后他会是一个佛教徒,我也会。”我说:“我挑战伊斯兰教祭司上前赐给他视力。从此以后他会是一个伊斯兰教徒,我也会。”

哦,弟兄们,我们的神活着。在美国,你没有来跟这些事面对面。你必须进入那些土地才能……那是他们观察的地方。瞧?那是你必须摊牌的地方。哦,你可以说:“我能证明。我属于一个大组织。”弟兄,那跟这毫无关系。是的。
80

我说:“我挑战这里的任何宗教来赐给他视力,他就会加入你的宗教,我也会。”我说:“肯定的,创造他的造物主,如果他看到这人拜受造物而不拜造物主,他肯定会把这人带回到正确的状态,领他回去,如果他因这人无知的敬拜而这样做,”我说……

我从来没跟那么安静的一群人说话。据你所能看到的,成千上万人互相躺在对方身上,堆在一起。人群安静。那些了不起的祭司等人,每一个都坐在枕头上。没有人动一下。
我说:“先生们,为什么你们一句话都不说呢?”我说:“今天在耆那神庙里,你们告诉我基督徒怎么渺小,怎么占少数。”是的。伊斯兰教徒更大,人数多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需要天主教徒和我们所有的新教徒加在一起。“你们说我们多少渺小。但现在,你们有多伟大呢?”
81

哦,我们知道。弟兄,如果那异象没有在那里,我决不会那样说,神知道。是的,先生。但神已经那样说了,问题就解决了。那是发生在非洲的同样的事。当然,我知道那不再是我。我只是主的代言人。就是这样。

那是发生在芬兰的同样的事,当时我叫死去的男孩复活。你们读过那故事。当然,是的。他是神。他不是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的仆人,但当他想要使用你的时候,他可以把手放在你身上,带你来这里做这事。你只要谦卑,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他能从中得到的荣耀,远超过你我做的那种浪费时间的事情。是的。持守在你的呼召里,呆在那里,直到神准备把你迁到别的地方。是的。
82

当他站在那里,我说:“安静极了。”我说:“为什么?因为你们做不到,我也不能。”[原注:磁带空白。]“天上的神,耶和华神已经叫他儿子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今晚他站在我身旁,向我显了一个异象:这人要恢复视力,这是主如此说。如果神不给这个人视力,我就是假先知。”我说:“那么,我所代表的宗教,我就是虚假地代表基督教。但如果神这样说了;如果他这样做,这里有多少人会放弃你们的迷信,服侍那位能恢复瞎子视力的活神呢?”凡你眼睛所能望到的,到处都是举向空中的手。

这就是摊牌。那是证据。正如老谚语说的:“吃了才能证明布丁什么味道。”就是这样。不是我们的神学,不是我们的心理学,而是真实无伪的造物主的真理,他创造了天地。当圣灵在地上孵育我们时,圣灵的孵育肯定能将我们恢复到正确的状态。
83

我站在那里,转过身来,我心里怀着确定的信心,就像我相信我能走到那个麦克风那里一样。是的,先生。因为那不是我。不,弟兄们。那跟这毫无关系。那是耶和华神准备出场。是的。他刚藉着异象、藉着一个恩赐显给我看。他想要在那时使用它。他肯定要在一群异教徒面前使用他的恩赐。我站在那里,走向那人,像那样按手在他脸上。

我说:“天父啊,你刚才显了异象,”我说:“我感到好像古时的保罗,他在船上,说:’请放心。’瞧?因为我知道你要赐给这人视力,因为你已经那么说了。我已经传讲了你的道。用我拥有的一切智慧,我已经让每个人答应,如果你做这事,他们就会接受你作他们个人的救主。现在,神啊,创造天地的神啊,你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了,我们可以站着看到地心引力失去作用,因为他是地心引力的中心,他叫那冰冷的身体从坟墓复活,差遣他进入荣耀。现在请显明你今天是神。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84

当我在那里举手,当然,祷告没有翻出来,当我放下手,那人观看。他尖叫起来。他抱住我的腰,抓住市长,开始拥抱他,亲他。他像坐在这里的任何人一样,能清楚地看见了。我告诉你:一阵狂乱,尖叫声从那些人里面发出来,整群人陷入了骚动。两三个小时后,他们用一支军队带我穿过人群,想要把人们往后推。我外套上的口袋没了;鞋子掉了。人们扯掉了我的衣服,几乎剥光了我,尖叫哭喊。第二天我带着悲痛,不得不离开印度,带着我会回去的承诺。

但是弟兄,耶稣基督的命令今天一样真实,一样有活力。他今天跟从前一样是复活的。他是一样的主耶稣,他今天与我们同在。不要怕,相信主。阿们!
85

让我们祷告。天父啊,男人女人坐在一起,我们在这同一个祝福中彼此联络。今天,我非常高兴地站着,告诉他们伟大的救主在其它的土地上向人们做的事,那些人没有圣灵伟大造访的荣幸。我祈求你祝福这些男人和这些妇人。

永恒的神啊,今早在这群人里面的这些服侍的恩赐,属于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五旬节派,阶段不同等等。神啊,愿我们今早在一件共同的事上团契,愿这团契永不离开他们。
86

不管你把他们放在什么位置上,命定他们进入永生,将他们的位置赐给他们,愿他们敬畏地服侍。因为某个荣耀的日子,耶稣要来,这世上所有的痛苦患难都要被除掉,我们要见他。我们将有一个身体,与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当我们在彼岸坐在一起,哦,那将是何等的日子!哦,愿这里的每个传道人,愿他的讲坛,愿他的讲道,愿他的事工被更大地激发。主啊,我若在你眼里蒙恩,请应允。

当今早我的弟兄们站在这里,哦,我祈求在这里的每一个传道人,这些服侍的灵,神啊,垂听我的祷告。我祈求你洁净他们里面的那个恩赐。如果他们是传道人,请使他们成为更好的传道人。如果他们是传福音的,请使他们成为更好的传福音的。如果他们是教师,请使他们成为更好的教师。如果他们是牧师,请使他们成为更好的牧师。神啊,让他们被神的灵充满,让伟大超级的葡萄树供给他们能量,赐给他们永恒的生命和服侍所需要的力量,去接触有需要的世界,因为今天太需要了。
87

赦免我们的亏欠,赦免我们心胸狭窄的信仰和小宗派的想法,让我们受洗归入一个伟大的弟兄关系里,归入一个伟大的团契里,使神的国可以藉着我们今天聚集而得到促进。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弟兄们,对不起,久留你们了,很迟了,十点半了。不,十一点差一刻。我要付额外的……对不起,但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