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114 复活的绝对证明

1

谢谢你,弟兄。请坐。我很高兴今晚在这里,奉主耶稣的名跟大家问好,有这次的交通。我信靠主神,我的到来对你们是祝福,就跟我在这里是祝福一样。

我是……你可能认为这是说一件奇怪的事,但这是我喜欢来讲道的那种地方,就像这地方,你们都可以在这里挨在一起,我们……你知道,当你进入大型聚会中时,有太多的不信,甚至不信密集,有魔鬼的权势,你要跟它们争战。而这里是……我们只是一小群聚集的人。
2

昨晚我在一个小教会讲道,哦,也许是这个教会的两三倍或三、四、五倍大。有人进来说:“伯兰罕弟兄,当主帮助你向那么多人讲道,来到一个这样的地方,你的感觉如何?”

我说,当我上了讲台,我说:“我去的下个教会大约容纳六、七十个人,只是个小地方。”
但我就是喜欢这样。在这里,人们能真正地…………大家都坐在……圣经说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彼此相交,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从心底里把这当作一份荣幸。是的。
3

我记得我自己举行的第一场聚会,主差遣我去传讲。那是一个小屋祷告会,我们大约有一打人在那里。我相信我传讲了一整夜。……我清楚记得我在那里呆了一整夜。

真是太好了,我没有足够的智力,或者说有足够的智力,继续保留涌进来的祝福。所以我就那样由它去。太好了!
我喜爱参加小聚会。那是我喜爱的事。呐,朋友们,可能是,如果主那样看到它,或把它放在我心上,我有极好的机会把……或者我就会让自己进入这样的位置,以至我不能来参加一场聚会。我这样做负担不起。
4

几个晚上前,我在聚会上,那时有人说了一番话:“哦。”我想他们只是想要给我一点称赞。牧师是个好人,离这很远。你不会知道是谁,是在弗吉尼亚州,西弗吉尼亚州帕克斯堡。

我坐在一个小房间,等候进入小礼堂,哦,我猜不超过两千五百人。这位弟兄上去,说:“有一件事我喜欢伯兰罕弟兄。”他说:“我们想要叫某某来,叫某某来,他们每个人都说:’来不了,人太少了。不够钱去那里。’我们又问了另一个人。”
5

哦,我相信我们彼此认识,他们问罗伯茨弟兄、科弟兄和其他许多弟兄。他们说……他们就是来不了。瞧?我只是听着。我想:“呐,弟兄这么说是好的,但那里面有一个结,其实不……”它是事实,但不完全是事实,你知道。就是这种事使得它很不好。

所以我说:“瞧,原因是……”哦,我到了台上,我说:“我感激你们大家的仁慈和所有的一切、你们的评论。但是牧师,你可能……弟兄之所以……罗伯茨弟兄想来,但他来不了。瞧?他有太多的债务。他一天必须有大约七八千美元,不然他无法生存。瞧?他有全球广播和全国范围的电视,一百万份的订报。那人怎么能去一个小地方呢?他来不了。他的收入一天必须有几千美元。他实在……他让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债务。他必须赚钱。”
6

哦,接着我想到其他人也是一样。呐,那些人是好人。他们是了不起的人。他们是弟兄。他们爱来,但他们来不了。很久以前我就看到了。所以我不会把自己拴到一个地方。如果主呼召我去两个人那里,我也能去。

瞧,我不想这样拴住,以至不能离开或做……呐,主已经让我向四、五、六个人的小群人传道,像这样的小群,也许是五、六十人。后来他让我一次向五十万人传道。瞧?
呐,如果他要我来这里,或一个小地方,不管是只有五个或两个人,一个人,或单独去,都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只有一点点债务,只有一点点。我所要运作的就是我在那里的小办公室。我不需要有钱。……主替我看顾这事,所以我不需要乞求任何钱或者做…我可以去主吩咐我去的地方。
7

如果他让去海外参加一些大型聚会,你知道吗?他有很多百万富翁喜欢赞助聚会。[原注:伯兰罕弟兄笑了。]所以我根本不要担忧任何事。我相当自由。是的。那样,如果我想要去主引导我去的任何地方,我喜欢去。

今晚跟杰克逊弟兄和你们所有的好人、永生神的圣徒在这里,确实是一份荣幸。今晚我觉得在我面前的是斯特吉斯的选民(是的),主耶稣的宝血或他宝血所赎买的。是的。赎买……
8

我常评论我多么想有一个里面装了两滴耶稣真实宝血的小杯子或小容器。我会紧紧地握住它。但你瞧,今晚在主的眼里我有更宝贵的东西;我有他宝血所赎买的东西。他太爱你们了,甚至舍去他的血,使你们能成为他的人。他为你们白白地舍去自己的血,让你们今晚为福音的缘故在我身边。所以我感到在这里是一份荣幸。

呐,不只是一个晚上,我们有两个晚上这样的聚会。哦,太好了!希望有更多个晚上。但我必须稍微休息一下,因为我要去莱马那里,俄亥俄州莱马的浸信会信徒那里。如果你们有人下去那条路,是在俄亥俄州莱马市纪念礼堂。浸信会信徒在那里赞助这场聚会。李维尔博士是其中一位赞助者。
9

然后我们从那里上去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呆十个晚上。利奥,我知道你还不知道这事,我也不知道。但事情就是这样。利奥弟兄……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两位忠诚的朋友利奥和吉恩,他们进来,告诉我说高登·彼得森在加拿大和美国广播,说我从十日起要在那里,我甚至不知道聚会在那里。我从未听过有关的事。

有一个方式,让我没有门路陷入麻烦。人们认为我不诚实。但只要主清楚,这个更要紧。但有一次在四五个地方给我做了广告,而我对此却一无所知。瞧?
10

不久前我在德国。有个女士从弗吉尼亚州来打电话给我妻子,说:“听到伯兰罕弟兄病了,我们肯定很难过。你认为他明晚会在这里吗?”

嗯,妻子说:“亲爱的,我不知道他病了。”哦,女士说:“某某姐妹在那里有个教会,租了一个大礼堂。那地方挤满了人。伯兰罕弟兄昨晚要来这里,她等了又等。哦,主给了她一个信息,所以,她上去传讲,为病人祷告。”她说:“等一等,我稍后会回来,看为什么伯兰罕弟兄没有来。”所以她稍后回来,说:“我刚才跟他谈了,他说他感觉很不舒服,他今晚不能来,但他明晚肯定会在这里,所以你们大家都回来。”
哦,妻子说:“亲爱的,那是错的。伯兰罕弟兄已经在德国讲道两个星期,还有两三个星期呆在那里。”就是这样。你遇到这种事。
11

我不知道。神是我唯一的法官,我从不知道关于那里聚会的事,直到利奥和吉恩来告诉我说他们在加拿大和各处广播了。我还从未听过有关的事。所以,我打电话给摩尔弟兄,说:“摩尔弟兄,你知道有关的事吗?”

“不知道。”
哦,我说:“哦,利奥和吉恩弟兄告诉我说有人给我做广告了。”他发现是彼得森先生说:“哈利路亚!是的,主这么说了。”是他登广告的。
12

哦,我想要保住脑袋,不得不取消科姐妹的聚会。我本想去杰克·科弟兄刚过世的地方。你知道这事。那妇人真的有需要,她身上有一件五十万美元的法律大诉讼案和别的事情。她真需要一些帮助来团结她的一小群。

我本想下去那里给她一些帮助。我还没有承诺,但正在安排中。我已经打发人去落实这事。她打电话给我,问我。我说:“科姐妹,让我为这事祷告。”……或者格兰特弟兄打电话给我,我说:“我会回电话给你。”我告诉杰克弟兄去那里。
杰克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已经做广告了,用海报宣传出去了等等。基督徒商人会每个早上都在盼望,16日的基督徒商人早餐会。”
哦,我说:“那就打电话给科姐妹,告诉她说我去不了。我必须那样做。”
13

就是这样。当任何事像那样冒出来,就像我妈妈过去有句老谚语:“不管你切得多薄,它都还有两个面。”是的。所以我……

……要跟彼得森弟兄一起在这里,当我看到我要下来这里,去南本德跟托马斯弟兄—很好的一个人在一起,昨晚我想,如果我能顺便来你们小教会这里就好,你们在宣教的工作等等上一直记念我,那么忠心忠诚,我来这里,跟你们交通两个晚上。
上次我来,我们在那里只有讲道的聚会。哦,我算不上是传道人。不,我上去说话,说话口齿不清,好像吃着三叶草的马。但你知道是什么使我那样做吗?我到过迦南地吃一些新葡萄,你知道。它们有点……它们有点让你那样,你知道。
14

我想,如果我们现在来,像我们今晚这样在这小会堂里,聚集祷告,也许主会降临,祝福我们,医治这周围的一些病人。所以我相信主会。

呐,没有什么更深的话题,我想要从主的书中读一些经文。呐,圣经中有很多事是我不知道的。我没有机会接受良好的教育。我被按立,我的按立仍是在宣道浸信会教会,我是从那里来的。
我爱浸信会信徒的团契,不但是浸信会,还有各处所有的弟兄。我只是……我相信只有一个身体,就是基督的身体。所有的信徒都在那个身体里。
15

呐,我们可能彼此不同。我常想,我们彼此不同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是一个身体(瞧?),不认得在那身体里的不同的服侍恩赐。你瞧,你相信圣灵的恩赐吗?当然,只要那是神,就是超自然的。呐,这些恩赐,很多恩赐可能彼此不同,但它们是……圣经在《哥林多前书》12章说恩赐虽多,圣灵却是一位。……

神就像一块大钻石,被切割出来,修理得华丽,神在地上这么安排他的事,以至他能像这块大钻石一样……钻石上的光反射光线。在一块真正的钻石里,一些光可能是蓝的,一些可能是绿的。每束光线可能会发出不同的颜色,但它都是从同一块大钻石上反射的。
16

属灵的恩赐就是这样的。鼻子不能对嘴巴说:“我不需要你,你不是身体的肢体,”我这样想,也许不同的弟兄之间可能有一些误会。但我相信,我们在心里都想要成为一体。有一天我们会的,因为耶稣祷告我们成为一体。有一天我们会的。

呐,圣经以许多方式写出来。它是个爱情故事,是先知,也是历史。我们可以像那样从圣经得到很多东西,以不同的方式就近它。但它都是神的道,那样写出来,这样它就能向聪明通达人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显出来,耶稣说的。他为此感谢父。
17

呐,认识圣经并不是生命,虽然认识圣经是很好的。但你知道撒但是个圣经学者吗?他在跟我们的主争辩中证明了这点;他是优秀的。认识圣经并不是生命;认识你的教理问答并不是生命;认识你的神学并不是生命。认识主才是生命;认识这本书的作者才是生命。所以,主这样做是好的,因为一个像我这样没文化的人……我很高兴我有幸认识主。

呐,当我们读他的书时,惟有他能启示这书,打开这书。让我们低头一会儿,跟作者说说话。
18

我们亲爱的天父,确实是带着极大的荣幸,今晚我们站在这群人面前,你的道摊开着。我们晓得你的道不是可随私意解说的。主啊,惟有你能解释你的道。我们祈求你大大恩待我们,今晚临到,赐下圣灵,让他进入道中,向我们解释这道和正确的生命。

我们是一群饥渴的人,渴望知道真理。我们知道真理不是想要争论见解。我们想知道真理,好让我们能在神面前自由,使我们能成为他的仆人,能够帮助其他人认识主耶稣。
今晚我们祈求你用你的同在祝福我们。愿圣灵拿起神的道,照我们所需要的把道传给每颗心。在聚会结束时,父啊,我们感谢你,将一切的赞美归给你。我们奉你的爱子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19

读神的道,翻到《马太福音》28章,我们从10节读起。

耶稣对她们说:“不要害怕,你们去告诉我的弟兄,叫他们往加利利去,在那里必见我。”
她们去的时候,看守的兵有几个进城去,将所经历的事都报给祭司长。
祭司长和长老聚集商议,就拿许多银钱给兵丁说:
“你们要这样说:’夜间我们睡觉的时候,他的门徒来把他偷去了。’
倘若这话被巡抚听见,有我们劝他,保你们无事。“
兵丁受了银钱,就照所嘱咐他们的去行。这话就传说在犹太人中间,直到今日。现在翻到《路加福音》,《路加福音》24章,我们从31节读起。
他们的眼睛明亮了,这才认出他来。忽然耶稣不见了。
他们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20

呐,这些是圣经的话。在全世界传讲圣经是我卑微的荣幸,靠着神的恩典,我在全世界为主赢得两百万的魂。我发现圣经是一本真正的书,每个应许绝对都是真理。它里面的每个应许都是种子,种子落在正确的土里就会长出种子的生命来。

呐,今晚我们想要拿这个作主题根据时钟讲一会儿,就是:“我在为主耶稣的复活和复活绝无错谬的证据争辩。”
21

呐,人可以说他们想要说的任何事;很多人说了他们不该说的事。……但当神说什么事时,它永远都是真理。神不能改变那话,因为他已经说出来了。“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呐,什么是“道”?就是“被表达出来的思想”。神曾想到他要如何制订救赎计划,他要如何藉着预知救赎人,知道有人会渴慕,有人会得赎。他想到了这计划,然后当他说出道来时,当神说出时,这在天上就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
22

圣经中教导我们:耶稣是创世以前被杀的羔羊。我们明白他其实是到四千年后才被杀的。但当神说出道来时,当神说出来时,这就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早在创世以前,当神预先看见,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说出道来时,耶稣就被杀了。这在那时就完成了。

为给你一些勇气……我在美国的基督徒中间发现,最大的缺乏是惧怕。美国的基督徒似乎害怕神不会持守他的道,害怕如果你没有挤压和持守什么的……一开始就不是你能做什么事;而是神已经做的事。
23

你从未寻求神,虽然你认为你寻求了。但圣经宣称你没有。没有人寻求神。从伊甸园起,人的本性就证明了他是个懦夫,犯罪的时候逃跑。不是亚当呼求神,而是神呼求亚当。

圣经说,你们可以放心,你们的名字记在生命册上,今晚你们这些在基督身体里的人,名字从创世以前就记在生命册上了。那是圣经在《启示录》说的话。撒但迷惑了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所以,在神伟大的知识中,当起初羔羊藉着神的道被杀时,当世界最初开始的时候,你就跟他一同被杀了。
24

呐,当神应许了一个王室后裔要来做救主,神的敌人魔鬼一路都想要毁灭那后裔,这是我们敌人的工作。首先,当义的儿子亚伯出生时,不义的儿子该隐先出生了,他杀了亚伯,以为他得到了那义的后裔。

因为当神宣告地上永远的审判临到人,临到蛇,临到地上,并应许藉着女人有一个后裔要来时,撒但就站在那里。这后裔要伤蛇的头。历代下来蛇就跟那后裔争战,仍在跟道争战。
25

当撒但杀了亚伯,他以为他得到了,因为他毁灭了后裔唯一义的部分。后来,神兴起塞特代替亚伯,完美地预表了基督的受死和基督的复活。后来,撒但得到先知们时,他以为他得到了。当他得到约翰时,他以为他得到了。但当撒但最后杀了义的后裔,并埋葬了他,第三日神叫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呐,那是绝无错谬的证据,藉着怀疑论者、不信神的、其它宗教的人和社会传道人,他们传讲社会福音等等,否认童女生子和复活。对我来说,那就除掉了基督信仰下面的根基。
26

最近在……在海外瑞士的苏黎世,那天下午著名的布道家葛培理在体育场,星期六结束聚会,我及时降落,赶去听他最后一场聚会。星期天我开始,主在那里赐给我们五万宝贵的魂归向神的国。

在那里,听葛培理传讲主耶稣至高的神性,我纳闷为什么他选这样的主题。后来我发现,在瑞士人自己的著作里,他们持守慈运理对圣经的旧教导,当时有加尔文、路德、慈运理。但慈运理相信耶稣在某种程度上是神的儿子,是摩西所说的那位先知,但不是童女生的。
27

如果你从耶稣的降生中除掉童女生的部分,那就必须是性。如果他是从性生的,他就是必死的人,他的血就不能为我们赎罪,如果约瑟是他的父亲,那我的血、你的血也能赎罪了。耶稣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瞧?没有人跟他的降生有任何关系。父神荫庇了童女,创造了一个血细胞,生出了永生神的儿子。

当神起初藉着圣灵在地上孵育,这里什么也没有。当圣灵开始孵育,生命开始从尘土里出来,花儿、植物、植物生命、鸟儿从尘土里飞出来,动物从尘土里出来,接着,人从尘土里出来了。听见了吗?
28

我们的身体是由这地上十六种不同的要素组成的;科学家告诉我们:碳酸钾、钙、石油和宇宙光。所有这些要素,神让圣灵把它们孵育在一起。根据科学,根据神的道,在地上有生物之前,我们的身体就躺在地面上。神从尘土中把我们取出来,因为他对亚当说:“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呐,我们就在尘土中的某个地方。我们来自尘土。我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藉着吃食物。每次我们吃食物,便更新了生命,把更多的血细胞注入我们里面。每次我们吃,某个东西就必须死去,我们才能活。若不是每天都有某个东西死,我们就不可能活。
如果我们吃牛肉,牛就死了。如果我们吃羊肉,羊就死了。如果我们吃鱼,鱼就死了。如果我们吃面包,麦子就变死了。如果我们吃马铃薯,马铃薯就死了。它是一个生命。我们靠死去的物质活着。某个东西必须死去,我们身体才能活。
29

在我们里面是不死的魂和赐给我们智力的灵,它告诉我们,教育我们,我们在人性方面是什么。藉着在我们里面的灵,我们是那样的。呐,若是这样,某个东西必须死,以照看这身体,让它能活着,更何况某个东西必须死,让这里面的魂能再活呢?那是靠主耶稣基督的死而活的不死之魂,惟有靠他的死,因为那血是解毒剂。

该隐本着他的无知,拿来了地里的出产,以及他手所做的工。很多人仍认为那是对的,认为你可以做一件事,付钱进入天国。你不可能那样做。不是藉着义,我们得救是本乎恩典,也因着信心[弗2:8]。
30

任何时候都没有人寻求神。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呼召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是的。神必须做呼召的工作。

如果第一次需要圣灵来将我们从地里孵育出来,我们是被造成这样的,对我们会是什么、会被造成什么样子、今天我们以这个方式在这里都毫无概念,因为神把我们造成那样。更何况当我们去世了,我们的身体被刮到地的四方,圣灵能,我们现在信奉和称我们的主……
“孵育”这个词的意思是“示爱”。圣灵向地上的钙、碳酸钾、石油示爱,把它们聚在一起,用它们造出一个人,然后作为回报,人认得主,向主示爱,拥有神在末日要叫我们复活的应许,我们该有何等的信心呢?所有的惧怕都被除掉了。嗯,你可以把我葬在海里,但号角会叫醒我。不管在哪里,有多远,什么事发生,我们要从尘土中起来。
31

呐,为证明这点,神给了我们安慰,藉着神公义之子流出自己的血……我从不喜欢用“洒出”这个词,因为“洒出”是个“意外”。他决不是意外流血。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这样做是为了一个目的。他在各各他白白地流出自己的血,舍去神所赐的血。

之所以神要求血,羊羔以影子的形式成为赎罪祭,为我们的罪献作挽回祭,但它决不能除罪,因为动物的血不能赎人的血。它只是预表,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有罪或有罪的欲望了[来10:2]。在这件事上,礼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再有罪的欲望了。
32

当圣灵进入人心里时,罪的问题就解决了。需要……抛弃了推理,超越了我们的智力。呐,今天之所以那么多忽上忽下等等进入信教的人里面,是因为对基督有一个知识的概念。换句话说,是在他们的头脑里,而不是在他们的心里。明白吗?他们只是精神上相信。你的精神会推理:“可能这样吗?神的医治可能这样吗?圣灵的洗可能这样吗?”呐,那是知识的推理。

但当那个进入心里时,就是信心了。信心是积极的,对此根本没有疑问,一切都永远解决了。信心在你心里。你的心不推理,因为它是宝座,全能者的居所是在心里。
33

现在,我要你注意,在神为叫我们称义所赐的这个绝无错谬的重大证据中,当耶稣成了赎罪祭后,神叫他复活了;惟有他的血能叫圣灵回来。

呐,让我们分解一下人的生命,一直去到一个细胞。那细胞是从男性即父亲来的。……你不是你母亲的血,而是你父亲的血。雌鸟可以下蛋,但如果它没有跟雄鸟交配过,蛋就孵不出来,不管蛋多么完全。蛋必须从精子受孕了,精子来自雄性,而不是雌性。雌性花粉是卵子。是的。
呐,当那两者碰在一起,就开始膨胀或繁殖。
34

我要你注意一件事。人怎么能认为撒但或任何医生、任何传道人、任何脊椎按摩师或其他任何人跟医治有任何关系。所有的医治都是神的医治。你能想象我折断手臂,去告诉医生:“赶快医治我的手臂。我必须完成我的工作。”

嗯,他会说:“伯兰罕先生,你需要精神医治。”他会说:“我可以接上你的手臂。”
“医生,我砍到了手,不能用手像那样工作。你能赶快医治它吗,因为我正在这里混合一些东西?我必须赶快完成;我需要手。”
嗯,他会说:“伯兰罕先生,我医不了你的手。”
当然医不了。圣经没有自相矛盾。《诗篇》103篇3节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但医生所做的,只能保持它清洁。他所能做的就是接上手臂。那是他的职责。那是他学习的东西,解剖。他从事那方面,用不同的药物毒死臭虫。就像在你的农场里撒老鼠药。……药杀死了臭虫,而神做医治的事。
35

瞧,药不繁殖细胞;因为药里面没有生命。只有生命能繁殖细胞。神就是生命。生命不可能藉着撒但来,因为如果撒但能医治,撒但也就是创造者。如果撒但是创造者,那我们在哪里呢?撒但不能创造;撒但只能歪曲已经创造的东西。当你看见一个算命的或被鬼附的人或有人在作恶,那只是义被歪曲了。

当你看到一个人不公平,对婚约对妻子不忠。不道德的女人可以跟他妻子做同样的事。跟妻子同居是合法的、法定的、圣洁的,是神所尊重的。但跟别的女人同居,就是义被歪曲成恶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36

所以,撒但不能创造,他不可能是医治者:不可能。医生不可能是医治者。药物不能医治,它只能保持清洁,而神医治,因为神是生命。生命医治。这不是虚构的事,不是摸图腾柱,不是某个(正如街头语,请你们原谅)玩戏法。它是全能神完成了的工作,他藉着他儿子在各各他完成了,因为在那里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过去式)[赛53:5]。

37

呐,之所以这个细胞,当动物的血细胞破裂时,礼拜的人把手按在垂死的动物身上,知道自己犯了罪,祭司切断它的喉咙,扯断它的血管,羊羔躺在那里,羊毛浸了血,就像浸在亚当或亚伯的手上,小家伙咩咩叫,踢啊,叫啊,要死了,咩咩叫。

罪人,犯罪的礼拜者来,认得死是他的分。但神藉着燔祭与他和好,因为他与神和好了,他认出他是个罪人,献上羊羔代替自己。
38

但是,当羊羔里面的血细胞破裂时,在血细胞里的生命是动物生命。它不能跟人的生命一致。但当以马内利的血细胞破裂时,他的灵、在以马内利血细胞里面的生命回来,那不是别的,是圣灵自己。

礼拜的人一旦有圣灵在他里面,他的心就改变了。呐,不是从对圣经的知识观念或任何信条的概念改变,而是从一个经历,从复活的见证人。耶稣说:“当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是我的见证人。”圣灵降临以前,他们不是见证人。直到圣灵来了,他们才能见证,因为圣灵是见证人。圣经说:“若不藉着圣灵,没有人能称耶稣是基督。”
39

呐,魔鬼反对。当魔鬼看见了,他以为他在各各他毁灭了那义的后裔。让我们在旁边站一会儿,观看一件事发生。何等的表现!你能想象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限的神竟让魔鬼打败自己的目的吗?不,神不会。他决不会这样做。

神在伊甸园看着自己的家人即亚当和夏娃,当亚当走过花园时,夏娃可爱的脑袋靠在亚当的肩上。如果风吹过来,夏娃说:“哦。”
亚当说:“静了吧,住了吧。”风便停住。狮子和老虎跟着他们。它们是小猫。
40

傍晚,太阳下山,他们去棕榈下的教堂,或不管是伊甸园里的什么树,他们开始敬拜,一道柔软柔和的光,神,逻各斯降在树顶上。他说:“孩子们,你们今天在地上过得开心吗?我降临,跟你们亲吻晚安。”让他们躺下睡觉。神让他所有的动物都在晚上躺下休息。父说:“很好。我喜欢事情这样成就。”

你认为尽管撒但做了他所做的事,天父会在自己的旨意上被打败吗?这是不可能的。他不会被打败。他已经赐给我们一个完全的确据,即我们不需要害怕任何事。……
41

不久前,我受到接待。一天晚上我们在印度孟买一场聚会有五十万人。市长打开聚会,那天下午我受到印度七个、十个不同宗教的接待,类似这样,有锡克教、耆那教、伊斯兰教、佛教。每个宗教都否认主耶稣。一些宗教甚至不杀跳蚤或苍蝇,认为那可能是他们的母亲。他们相信轮回。

他们怎么能接受血的祭物呢?那天晚上花了两个小时想要穿过街道去那地方,去公开的地方讲道,当我们的主耶稣降临,打开一个完全瞎眼之人的眼睛时,几万人扔掉他们光怪陆离的雕像,接受了主耶稣。
42

在南非德班,我们在一次祭坛呼召上碰到和照顾了三万人,因为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佛陀死于两千三百年前;穆罕默德死于大约一千九百年前。一匹白马侍立在他的墓旁,等候复活。锡克教、耆那教和所有不同宗教的创立者,他们都死了。他们的创立者死了。但我们有一个空坟墓;我们的救赎主复活了。

撒但以为当他杀了耶稣,把耶稣放在坟墓里时,就得到了耶稣;耶稣却去向监牢里的魂传道了。但在那个指定的时刻,父神定意要叫主耶稣复活,我能看见他站在坟墓,说:“愿你们平安!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信徒证明这些神迹。往普天下去,传福音。”
43

保罗说:福音不单是藉着言语来,也在乎使道彰显、能力和圣灵的彰显,多远?普天下。向谁?凡受造的。现在三分之二的世人还从未听过主耶稣的名。多少受造物从未听过?千千万万人从未听过。

福音仍旧生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撒但就在那里开始他的谎言。但当门徒看见耶稣时……
44

让我们在神的能力中观察神。耶稣躺在坟墓里,冰冷、蜡白,一根矛刺透了他的心脏,钉子钉过他的手脚。嘲笑士兵的唾沫仍挂在他的胡子上,他们拿一块布蒙在他头上,打他的头,说:“你这看异象的先见,说预言的,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也许我们就相信你。”嘲笑仍在空中回荡:“从十字架下来。你这行神迹的,在我们面前行一件神迹,我们就相信你。”

同一个魔鬼遇到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在这里行一件神迹,让我看你行神迹,我就相信你。”那魔鬼今天仍活在人的肉身里;但它仍是魔鬼。
45

主耶稣没有公开表演或让自己成为小丑,他没有给人当小丑。他只做正确的事,父指示他做什么。他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这么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事,子才能做。”他不能说谎,因为他是神。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但让我们观察他,他站在那里。地心引力失去了能力。呐,观察他的脚开始从地上升起来。他脚下有一道光。他升得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地心引力失去了能力,就如死亡失去了能力一样。耶稣是地心引力的中心,是地心引力的创造者。他让地心引力听从自己的命令,正如他让死亡听从自己的命令一样。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你们去,我必与你们同在。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差遣他、与他同去并住在他里面的父。同一位差遣的基督,他与我们同来,住在我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7]永生神绝无错谬的道决不可能失败。它们是神的道。
46

注意魔鬼。他以为他毁灭了耶稣。然后撒但开始他腐败、卑鄙的大谎言,他对士兵们说:“去大祭司、知识分子、学者和大教会那里。”让我带着尊重和敬畏这样说。在圣经里或圣经的这边以后,永生神的仆人没有一次容忍过众所周知教会的领域。你们听懂我的话吗?

我可以这样说。在众先知的日子,他们反对当时的神学。在约翰的日子,他称他们是一群毒蛇。耶稣称他们是同样的东西,称法利赛人是伪君子。“法利赛人”的意思是“演员、假装”。路德、加尔文、诺克斯、卫斯理、司布真、散基、芬尼,一路下来的时代怎么样呢?都是那些人独自站立,确信永生神爱子的复活。是的。
47

法利赛人坚决反对耶稣,因为那跟他们的神学不合。但这不起作用。所以当他们听到这复活已经开始时,便对士兵说。他们知道。现在我要结束了。他们知道,如果能够证明(听我讲。),如果证明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就是绝无错谬的神。问题就永远解决了。

任何人,在讲演方面,他跟其他任何哲学家没有两样。他说,他的神迹证明了他是神所差遣的。说:“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我所行的事。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约10:37-38]
48

但注意。他赐给我们的我们要复活的这一切应许,他赐给我们永生等等的一切应许,如果他从未从死里复活,死人就要跟他同死。

魔鬼知道这点。他把这个放在当时那些哲学家或虔诚的教师心里,雇了士兵,给他们钱,说耶稣从未从死里复活,而是在他们睡觉时,他的门徒来把他偷去了。
犹太人中间仍然这样相信。今天人们中间就是这样相信。也许一些人没有用嘴巴承认,但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他们的行为比言语说得更大声。
49

如果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章8节。如果他是一样的,他就必须在原则、能力和彰显上都是一样的。如果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过去的一切,现在就还是。

如果他没有复活,那他……我们就只是在敬拜一个形式、信条、宗派、知识的宗教。但如果它是一个真正的宗教,真正的基督教……大家都可以有一个宗教。佛教是一个宗教;伊斯兰教是一个宗教。但这是救恩。如果它真是救恩,我们的救赎主基督活着。如果你……
50

雷赫德博士,莫里斯·雷赫德(你们许多人知道他。他是苏丹宣教会的副主席)来我家,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问你,你是浸信会的,你肯定知道真理。”他说:“我看到五旬节派踢翻椅子等等,”他又说:“最近我被一个印度小伙子打败了。他来这里,接受了他的教育。在他回家的路上,我说:’为什么你不否认你又老又死的先知穆罕默德,接受复活的主耶稣,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回家呢?’”

他说:“伊斯兰教小伙子说:’仁慈的先生,你的耶稣为我做的,能比我的先知所做的更多吗?’他说:’我的先知写了一本书叫可兰经。你的耶稣有一本书叫圣经。他们俩都应许死后的生命。呐,我相信我的可兰经,你相信你的圣经。’”
51

但是莫里斯·雷赫德对他说,他说:“瞧,年轻人。看,你们的先知死了,在坟墓里,你晓得这点,但我们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那人说:“是吗?我想看到你证明这点。”
哦,他说:“我们有一个空的坟墓。”
那人说:“在印度我们已经有几百个空坟墓,哲学家们说他们从死里复活了。”是的。
那人说:“在印度我们有几千个你们所谈的童女生子。”瞧?他们有。他们宣称基督从佛教和尚那里得到他的知识和一切的智慧。那是印度一个很大的教导。任何知道的人都知道这点。
所以他说:“但是瞧。”他说:“我们有……”雷赫德先生说:“瞧,先生。我们有喜乐。我们感觉到我们的宗教。它在我们的心里。我们有喜乐、和平,知道我们能在心里证明基督从死里复活了。”
他说:“雷赫德先生,仁慈的先生,我们伊斯兰教能跟基督教产生同样多的心理学。我们有同样多的喜乐,相信穆罕默德有一天会从死里复活,骑马征服世界,像你相信耶稣要再来,骑马征服世界,用铁杖辖管世界一样。”瞧?就是这样。
52

莫里斯·雷赫德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要对这人说什么。”那人说:“顺便说,先生,”他说:“我们的穆罕默德只应许死后的生命。但你们的耶稣在他复活后应许他要在你们里面,他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说:“呐,让我看看你们教师产生那些事,我们就会接受。”就是这样,从……

他说:“我知道我不是在跟某个头脑分散的男孩说话;他知道他在讲什么。”
哦,他说:“你也许在谈《马可福音》16章。呐,我们更优秀的学者知道《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起,经上说:’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们更优秀的学者知道从第9节起不是默示的。”
那人说:“你读的是什么样的书呢?”他说:“雷赫德先生,我要让你明白:整本可兰经都是默示的。”
53

所谓的基督教遭受何等的失败!为什么?因为我们做的一切事是耶稣没有吩咐我们做的。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我们建了教堂、神学院、学校、医院。那些都是好的;但我们遗漏了主基调。

那人说:“你们已经有两千年证明耶稣基督的复活,你们还没有证明它。三分之二的世界从未听过。要是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二十四小时后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人多么对啊!
54

呐,他说:“我用脚踢地,改变了我的话题。这人比我聪明。我向神做了一个承诺,如果他让我活着,我要来见你。”他说:“伯兰罕弟兄,带着一切的狂热,我拿到了,我已经拿到的学位,足以贴满那堵墙。当我拿到了我的文学学士,我认为基督肯定会在那里面;但他不在。当我拿到了神学博士,我以为我肯定会找到基督,但我没找到。”他说:“教师们错了吗?”

我说:“我不想那么说。我不在说这话的位置上,先生。”我说:“我不想那样说,做一个拐杖来支持我的无知。”我说:“我不想那样说。”但我说:“他们已经用句号结束,而他们本该用逗号结束。他们的神学没问题,要加上神所能加上去的。你们的教导,你所来自的学校是好的。每所学校、神学院、医院等一切,企图否认那些帮助和那些东西,这是不好的。但他们需要的不是被批评。他们需要帮助,他们需要勇士,需要有人并排站出来,相信神,接受他,照他的道接受他,向世人证明主耶稣……他渴望并寻找这样的人。”
55

你有多少时候,多少时候像我最后读的经文里的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你跟主同行却不知道?那是美丽的复活节早上。第一个早上,第一个复活节,耶稣活在全世界。(现在我要结束。)

我要问你一件事。两个爱耶稣、与耶稣同行的人却不知道。不久前,谁让你从那病床上起来,你将一切的赞美都归给医生吗?你应该跟他握手,说:“谢谢你的好意,医生,但那是基督。”
谁保守你脱离那次事故呢?你可以称赞你的司机,毫无疑问,他头脑反应快,他的智力敏捷地运行,知道如何立刻转方向盘。那可能保守了你,但那是基督,那是基督。当然是。
56

在萧条期间,当你桶里没有面粉,孩子们缺乏,某个好心的邻居过来,给你一些东西吃,那是谁呢?你感谢他。你应该感谢。但那是基督在人里面运行。你没有意识到。

许多时候他们没有认出来。这些人没有看到。他们是爱基督的人。他们带着悲伤的心伤心地行走,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所相信的弥赛亚是徒然的,他死了,完了,却不知道那正是他行走在他们旁边。
57

呐,注意。耶稣向他们显现。我要在这里给你一个功课,如果你原谅我这个表达。耶稣什么时候向那些人显现?当他们谈论他的时候。圣经说他们正在谈论他。

呐,当你正忙于跳摇滚舞、布吉伍吉舞和那一切的东西时,耶稣不会进入你的同在中。我不管你属于哪个教会,耶稣不进入那些谈话中。他不住在那样的事中间,所以当改变你的谈话。如果你想看见主,就像他们所做的:默想主。让你的谈话在他和他的复活上,因为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58

呐,再讲几个注释。另外,当耶稣显现时,他们本该认得他,因为他问了他们几个问题,“为什么你们这么悲伤?为什么你们这么忧郁?”

“哦,”他们说:“你只是个客旅。”瞧?“你不知道拿撒勒人耶稣钉了十字架。我们期待他是要来的弥赛亚,是耶和华应许给我们的那位。”谈话……他转过身,说:“无知的人哪,经文和先知所写的一切事,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瞧?他开始向他们讲解经文。
神的任何真实仆人,或神的任何受膏者,决不会试图领你去到某种荒唐的神学上,那是毫无生命的,或某种当代的狂热。真正的仆人会持守在神的道中。神必居住……
59

不是当你想要使油从手上流出来或脸上出血的时候,而是当你在神面前有一颗真正真诚的心。或者不是当你争辩你是卫理公会、长老会、五旬节派、拿撒勒派,也不是争辩你的观点,而是当你来让基督在你心里,在道上相信。思想他,读圣经。

圣灵靠神的道生活。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道是什么?神在创世以前所说的事……道给了先知。就是这样。那是神说出的道,他起初说的。
60

呐,注意。当他们走路时,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讲很多。但我要问你一件事,就一会儿。他们到了一个地方的小旅店,一个小屋,在从耶路撒冷去以马忤斯的路旁,叫做旅店,对着山村。他们去以马忤斯前,也许停在这个小旅店,小旅店,耶稣……如果我们今天要说,那是个小旅馆。当耶稣装得好像他要继续往前走。

呐,他可能对你那样举止,他举止好像他不会医治你。他可能举止好像他要往前走。他想要看到你的情感。他想要知道你相信他多少。
61

注意革流巴和他的朋友,他们劝耶稣进去。我想知道那是不是今晚你对基督的态度?劝他。[原注:磁带空白。]他会进去。对我来说,正是这个使他成为神。我有幸为大约四位国王祷告。你们都知道,英王乔治的多发性硬化症得了医治。

大人物做小;小人物才想要做大,瞧?那些什么也没有的人想要假装。大人物微小。耶稣从天上的高位下来,选了地上最低的地方。神高举他在每个天使、天使长之上,在每个宝座之上。
当他在地上时,他是那么卑微,甚至去了最下等的城市,城里最矮小的人都得往下看他。神却将他升得如此高,以至他必须弯腰看天。瞧?宝座。“主啊,你的宝座……”瞧?自卑的,神必升高他。
62

当他们一把门关上,聚在屋里,也许服务员进来,他们点了一些他们所要吃的饭菜,服务员走出去,耶稣想:“这差不多是我显明自己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详细地交谈。”

他从未进入闲聊或公众聚会中。不管人多少,“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他总是喜欢显明自己。他显明的方式……
呐,注意。他显明的方式,他在他们面前做了一件他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事,没有其他人像那样做。没有其他人能像那样做。但藉着他的特性,他掰开饼,那样祝福饼,打开了他们的眼睛。他们便认出了那是主。
63

他们飞快地跑回去。现在不是要争辩他们的宗教。圣经说他们的眼睛开了。他们没有跑回去,叫喊他们多了解他们的宗教。他们只是眼睛开了。就是这样。他们认出了主。

神想要你们悟性的眼睛打开。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如果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就必须是一样的主耶稣。圣经那样宣告他。他在地上时是什么呢?他宣称是医治者吗?他周游四方,去当时的一些人那里,拍胸膛,“我是神医吗?”我们的主没有。你无法相信他那样做,相反,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他做事。”
64

耶稣做了什么样的事呢?让我们去到《约翰福音》1章看一会儿。彼得来到他那里。奇怪,他知道彼得的名字。他知道彼得的父亲是谁,约拿。他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从现在起我要叫你彼得,’小石头,’”

拿但业皈依了,哦,是腓力,他马上去,这表明他皈依了,他去找他的好友。他的好友属于大教会。耶稣是个被驱逐的人,被认为是(正如我们今天说的,请原谅这表达)圣滚轮,被鬼附的,没有受过教育。圣经《使徒行传》4章说他的门徒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对宗教世界社会来说,耶稣是个被驱逐的人。但对那些皈依的人来说,这没关系。他们相信他是弥赛亚。他们走了。
65

腓力过去,找到拿但业,他在树下祷告。腓力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这个了不起的好人,他在一个宗派里,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或希律党人,不管他是什么,他掸掸衣服。他也许说:“等一下。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我认为腓力给了他我所听到的最好回答,说:“你来看。”那是最好的方式。“你来看。”当他来到耶稣所站的地方,也许耶稣正在祷告队列中祷告,不管是在做什么,也许站在会众中。但当耶稣目光落在这人身上,他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66

他可能是希腊人;可能是不信神的;可能是别的人。但耶稣说他是个以色列人,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这使这犹太人惊奇。他说:“拉比(就是’老师’),你从哪里知道我呢?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换句话说),你从未见过我。你怎么知道我是那样的呢?”

哦,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的时候。”山那边三十英里。……“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何等的眼睛!
你知道那个坚定、虔诚、像枪管一样笔直的犹太人,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做出了每个真信徒的表达。“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说:“因为我这样告诉你,你就信吗?你还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
67

就在那个时候,当耶稣行这些事时,犹太人站在旁边。他们说:“这人是别西卜。”别西卜是鬼王,换句话说,“他是算命的。藉着他的心灵感应或算命的灵,他有能力做这些事或赶鬼。”

耶稣说:“你们那样说话干犯我人子,我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换句话说)做同样的事,一句话干犯圣灵,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所以要谨慎,瞧?他应许了圣灵要做这事。
68

我们看到一个妇人摸耶稣的衣裳。耶稣说:“谁摸我?”彼得责备他。众人都否认。彼得责备他,说:“主啊,你怎么那么说呢?大家都……”

他说:“我觉得我虚弱了(钦定本说能力,意思是’虚弱’);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
耶稣四处观看,他拥有能力。对不起。耶稣领受了能力,看出人的意念。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呐,你说:“伯兰罕弟兄,在黑人这边听起来像是心灵感应,像是算命。”有什么差别呢?两者差别在哪里?读心术和看出人的意念之间有什么差别呢?你能分解一下吗?是一样的。但耶稣在用神的能力。算命的属魔鬼;他从来不谈神;从来不传福音;从来不去病人中间,从来不结果子。你该知道他们。但那是什么呢?那是神的恩赐被歪曲给魔鬼了。肯定的,瞧?
69

耶稣四处观看,直到找到了那妇人。当他威严的眼睛,他站在那里,身材矮小,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他看上去不像王。但当他找到妇人,妇人得了血漏。耶稣说:“你的信心救了你。”妇人俯伏地过来。

呐,那是昨日的耶稣,能告诉腓力、拿但业和彼得。如果他今天是一样的耶稣,应许了他所做的同样的事,“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约翰福音》14章7节。如果他今天是一样的,“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世人,在希腊文里的意思是“宇宙”,意思是“世界秩序”,教会秩序等等。
“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他在一个地方说),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时代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0

如果可以,再讲一点。让我们翻到井边的妇人。那是多么美丽的景象啊!耶稣打发门徒出去。他要去耶利哥,就在山下。他从耶路撒冷去耶利哥,撒玛利亚坐落在那里。但他必需经过撒玛利亚。知道为什么吗?

他打发门徒出去。正如我们所信的,一个坏名声的妇人来到井边,也许是个年轻妇人,一个妓女。你知道我在讲什么。大约中午的时候,她出来,也许是要打水。她可能整夜在外面,白天睡觉。我不知道。但不管怎样,她来打水。妇人来到井边,放下辘轳。如果你到过东方……人们在井边怎么交谈,有一点交通。
71

她自己把桶或水罐放下去。我看见她们把一个水罐放在头顶上,每边屁股上放一个,一边说话,从来不会溅出一滴水,只管走路。这个年轻妇人,也许是个美貌妇人,放下辘轳,缠住水罐。那是个水罐,有点……突出的部分是在底部,有个长颈,把手突出。她们缠住把手,钩住,放下去,把水罐往旁边翻,装满水,拉上来。

她就要把罐子拉上来放在头上,看见长着葡萄藤的台子上,有个年轻或中年希伯来男人坐在那里。耶稣看着她,是个……只有三十来岁,但圣经说他看上去五十岁。他们说:“你说你是一个见过亚伯拉罕的人,你还不到五十岁。”瞧?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瞧?他们想到的是肉身。
那是今天人们所看的,因为它是知识。他们无法明白圣灵。你无法明白,直到你从圣灵重生了,因为知识分子没有宣告属灵的事,属灵的事必须由圣灵显明。
72

呐,我们注意看他。妇人把这罐子举起来放在头上,这个希伯来人对她说:“请给我水喝。”哦,地上有种族隔离,就像今天南方一样,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种族隔离。

耶稣很快让她知道人类没有差别,瞧?妇人说:“我们撒玛利亚人,或你们犹太人跟我们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我们跟你没有来往,”换句话说。
呐,耶稣在做什么?呐,你必须相信我的话。父已经差遣他去那里,但他正在接触妇人的灵,瞧?有问题。所以耶稣看着她,说:“请给我水喝。”
妇人说:“你这样求不合宜。”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给你水喝,你就不必来这里打水。”
妇人说:“这井很大。我们的祖宗雅各挖了这井。”瞧,撒玛利亚人是一半犹太人一半外邦人,有点,哦,我们今天称之为有点(我不知道)变节什么的。不管怎样,妇人说:“我们的祖宗雅各挖了这井,他的牲畜喝这井的水,”等等,“他也喝这井的水。你有比这水更了不起的水吗?”
73

耶稣继续他的谈话,因为父还没有告诉他任何事。妇人说:“我们在这座山上敬拜,你们说在耶路撒冷。”

耶稣说:“是的。我们犹太人知道救恩,救恩从哪里出来,”谈话详细地进行,不久,异象出现了。耶稣知道妇人的问题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吗?肯定的。耶稣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注意。这是撒玛利亚人。拿但业是什么人?犹太人。这是撒玛利亚人。她说:“我没有丈夫,先生。”
耶稣说:“没错。你有五个丈夫。”呐,认真听。注意撒玛利亚人要说什么。
那犹太人说了什么?“你是神的儿子。”因为耶稣做了这事。
知识分子的、虔诚的阶层相信什么?“你是别西卜,是魔鬼。那是你的心灵感应或算命。你是众鬼的首领。你靠别西卜赶鬼。”
这是耶稣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地方。若是撒但赶逐撒但,他的国必分裂,站立不住。所以撒但不能赶逐撒但。医治不是从魔鬼来的。
74

注意。耶稣说了什么?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先知就是先见。她说:“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她无法明白耶稣是谁。她说:“呐,我们被教导要相信,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一切的事。但因你给我说出了我的问题在哪里,你一定是先知。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一切的事。”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那是昨日的耶稣。如果他是一样的,他今天是一样的。于是妇人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换句话说,这是弥赛亚的迹象。
75

在他们冷淡、知识的神学里,他们已经远离了圣经的真实教导,仰望那些事。历史重演。预言通常都有复合的意义。你知道我在讲什么。

现在注意,他们继续。我们可以一直谈他。在毕士大池,下一章,第5章,从圣经《创世记》到《启示录》留意他。每次都是一样的。
在我们叫祷告队列为人祷告前,我们再讲一番话。他走到毕士大池。若主愿意,明晚我们要在别的地方讲。
76

听着。他走向这池子,现在是圣经《约翰福音》5章。想一想:《约翰福音》5章,瞧?

他说。他走向这池子,有很多虚弱的人躺在那里。注意看他们处在什么样的情形中:瘸腿、跛脚、瞎眼、血气枯干。许多圣经学者知道,历史学家读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或约瑟夫的书,一些早期历史学家说:“看到人们的样子,真是巨大的场面,因为主差遣天使下来,搅动水池。”
呐,你认为正统教会在他们正统的教导中接受这个吗?当然不,他们绝对认为那是一群狂热者。但神说那是一位天使。圣经说那是一位天使,这是神的道。我相信那是一位天使,不然圣经决不会这样宣告。
他们说那只是风,他们的头脑出了问题,你知道,那阵风刮到那里。你知道是什么搅动了水。水流从一边来,水波从另一边来。那是危险的水。不管谁凭信心先跨进去,都得了医治。
77

耶稣,当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后,什么?衣裳满有能力,在那些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和血气枯干的人中间行走,他满有怜悯,但你误解了怜悯是什么。怜悯。我们称……你说:“哦,伯兰罕弟兄,哦,这个……”那是同情。

就像希腊文中两个不同的“爱”:菲利欧和爱加倍。我想知道。瞧,“菲利欧”的意思是“交情”;它是你对妻子和丈夫的爱。那会使你为妻子而杀死一个男人,你太爱妻子了。如果一个男的侮辱了你妻子,你会拿枪杀了他。那是“菲利欧”的爱。但“爱加倍”的爱大不一样;它会使你为他有罪的魂祷告。
那就是差别。瞧?那是同情与怜悯之间的差别,瞧?是的。耶稣衣裳带着能力走过去。他从未停在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或血气枯干的人旁边。一大群人,耶稣也许得跨过一个人,从另一个人旁边走过,但他一直在寻找。他来到一个躺在小床上的男人那里。
78

我不知道,你们美国佬知道小床是什么。我是在一张小床上长大的。那是一个小东西,躺的小东西,哦,像折叠的毯子。

这个人,我们就说他得了肺结核,或者他可能得了前列腺炎。他病了三十八年,是慢性病;不会要他的命。耶稣经过那一大群瘸腿的、瞎眼的、跛脚的和血气枯干的人,他们尖叫,喊着要进入那水里,想要得医治,耶稣满有爱和怜悯,走向这个躺在小床上的人,说:“你要痊愈吗?”看上去他在挑容易的病例。
呐,注意,那人说:“没有人把我放到水里。”他可以走路。他说:“我正要下去,就有人先下去。我正要去,就有人先我进到水里。这里没有年轻人抓住我,把人群打倒,带我下去。”他说,呐,他说。
79

故此,我们发祷告卡,免得这样的事发生。瞧?他说:“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进水里。”

耶稣说:“哦,拿起你的褥子,回家去。”
这人没有说:“等一下。你到底是谁啊?你知道我的情况吗?哦,伙计,我在这里多年了。”事情就决不会发生。不,他没有那样说。他顺从了,听命胜于献祭。他拿起小床,卷起来,放在肩膀上,下去赞美神。病结束了。
继续往下读。为了时间的缘故,我想要停在同一章19节。耶稣被带去询问。我想,如果这里的市长邀请主耶稣来城里,带来所有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把他们放在街上,耶稣经过,做类似的事,我想象他会在斯特吉斯被询问,你们不这么认为吗?
80

但那是昨日的耶稣。如果他是一样的,今天也是一样的。他被人询问。呐,听他的问题。听他的回答。“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但首要的问题是一个人在安息日把床扛起来。

但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现在认真听。那是,“我绝绝对对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事,子才能做。”对吗?“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那是主说的话吗?“我不做什么事,直到我先藉着异象看见父告诉我做什么事。”
81

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能力出去了。但当父告诉耶稣离开拉撒路的家,等候四天,直到拉撒路死了时,并没有能力出去。他说:“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因为如果他要求我回去为他祷告,或者当他病了,我回去为他祷告,”父已经告诉耶稣。因为耶稣不能说谎。他是神,所以他不能说谎。他说:“我不做什么事,直到父指给我看。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呐,当他离开了,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像我们宣称他复活了,相信他复活了,他对他的道有义务。我对我的话有义务。我跟我的话是一样的。你跟你的话是一样的。神跟他的道是一样的。
82

这要么是真理,要么是错谬。如果神在这圣经里应许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要么是真理,要么不是。我相信他升上了高天。他的肉身今晚坐在父神的面前,在至大神的右边。

在基督里的圣灵在教会里。他是葡萄树,是赐能量的,你们是枝子。他今晚在地上没有别的嘴,只有你们的嘴,没有别的眼睛,只有你们的眼睛。你们是枝子。葡萄树不结果子;枝子结果子。葡萄树只提供能量。对吗?
83

呐,如果耶稣回来……这是神的恩赐。我跟这毫无关系,甚至不知道主会。但是你们……他有五个不同的恩赐设立在教会里。我不同意你们的一些神学:按手在一个人身上,分派这个人,分派那个人,给这个人恩赐。是神赐下恩赐。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那不完全是浸信会的教训;那是圣经的教训。

注意。第一是使徒(对吗?),或更好的词是“宣教士”。“使徒”这个词的意思是“被差遣的人”。宣教士也是被差遣的人。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教师,神在教会设立他们,为了造就教会。他们是恩赐,服事的灵,从神的同在中被差遣,以神的每个职分服事。
84

在本地的群体中,有九种属灵的恩赐进入会众中。不属于任何……它只属于这里。它只在本地教会中。你明白吗?这个人可能做这事,那个人可能做那事,这个人可能再也不做这事了,这里这个人,那只是本地的恩赐。

人们肆意破坏,特别是五旬节派的人,直到没有了教导,只有灵,他们招致了各种现代的狂热,以至给神的道带来了羞辱、羞耻,因为那东西不在道中。
85

神在旧约里,当他有……你们教师知道他们在旧约是怎么知道一个信息的。先知可能说预言,做梦的可能做一个梦,他们有个……亚伦有一块胸牌;上面是乌陵土明。当先知说预言或做梦的说出他的梦,那庄严、超自然的光没有闪烁在那乌陵土明上,那就是错的。我不管它听上去多么真实,它是错的。真的。

但如果那光闪烁,照在乌陵土明上,如果那人说的是真理,就被认出是出于神的。你们知道吗?有谁知道那在圣经中吗?这表明你们一直在读圣经。
86

呐,在亚伦的祭司职任下,这职任已经废去了。“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今天这是神的乌陵土明:如果传道人说什么,或先知说什么,或做梦的做了一个梦,跟这道相违背,神就不在其中。是的。但神总是在他的道上闪烁他的认可。“若有人删减或加添,就要从生命树上删去他的分。”

我相信圣经。我相信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设立这些恩赐的次序,为了造就他的教会。我真的庄严相信,作为全能神和主耶稣基督的一个信徒,我……主耶稣在地上的身体是由所有宗派的信徒组成的。
87

我真的是从心里这样说。我相信下一个大事件是主耶稣的再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人知道。但我看不到还有什么事剩下,只有氢气爆炸和末世,世界摇晃离开轨道,好像上古时代,把世界抛离太阳,热和水汽或者冷热碰在一起,形成了水汽,淹没了世界。

这次不再是用水,这次乃是火使世界冲向太阳,把世界直接冲出轨道再炸向太阳,第二次毁灭它。当我们奉主的名传道时,现在思想这些事。让我们祷告。
88

父神啊,在一个像这样的小地方,基督徒的交通是那么棒。当我们一起坐在这小群里面,我想到保罗,他上去,找到亚波罗和那小群人,我们今天可以把他们表达为信徒。他对他们说,虽然他们有大喜乐,有一个名叫亚波罗的了不起的浸信会传道人,这人只知道约翰的洗,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对他说:“我们不知道有圣灵赐下来。”
他说:“你们受的是什么呢?”
他们说:“约翰的洗。”
他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诉百姓当信那在他以后来的(就是信耶稣基督)。”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预言,说方言。营里有大喜乐,很多大能的事发生了。
89

哦,父啊,我们多么感谢你,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那天晚上,当所有的指望都绝了,耶稣在那只浸了水的船上彰显自己。主的仆人保罗下到船舱里。小船要沉了,魔鬼在每个波浪上闪光,龇牙咧嘴,仿佛他们闪烁着进入船里,说:“现在我们要毁灭你们。”

但保罗被认为是个宗教狂热者,跑到船甲板上,摇动手上的锁链,说:“众位可以放心,我所属的神,他的天使昨夜站在我旁边,说:’保罗,不要怕,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神把与他同船的所有人都赐给他了。他说:“我信神,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徒27:23-25]我为此感谢你。
90

耶稣啊,你与保罗同在。你在时间的长河中与各行各业的人同在。你向人示爱,劝人,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悔改。

父啊,我不认识这群会众,除了我们这里的弟兄和一两个站在周围的人,一个也不认识。今晚我们祈求我们在你眼里蒙恩,愿你今晚与我们相会,像你对革流巴和他的朋友在以马忤斯所做的。当我们今晚离开这个小地方,愿我们的心在里面火热,因为我们祈求你今晚在这里向我们显现,使用我们的嘴唇、眼睛和手,因为你已经应许我们是葡萄树的枝子。
我们祈求你今晚做一件事,照你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使这小群信徒得以知道他们的信心不是徒然,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有一天要再来,我们的盼望不是徒然。父啊,你会照着你的道应允这事吗?
91

作为你无用的仆人,我将自己交给你,愿你能进一步使用我。我祈求你这样做,也保佑这群人有信心。因为我们晓得也需要他们的信心,因为你来到自己的城市,他们不相信你。他们说:“因他们不信,他就不能行很多大能的事。”

如果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晓得唯一能阻止你像昨日一样行事的就是不信。所以我们祈求你清除我们中间的不信,赐下你的圣灵。主啊,请应允。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2

愿主赐福。呐,我留你们迟了。对不起。但你们是这么好的一小群会众。呐,我相信道必往深处渗透,神必尊重他的道。圣经在《希伯来书》11章说神为他的礼物作见证。

我们庄严地相信。这里有多少人相信耶稣的复活?太好了。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聚会,他岂不在那里相会吗?岂不……圣经……圣经说:“他是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的大祭司。”对吗?
如果在耶稣钉十字架前,当时妇人摸了他,他转过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或离开了他,他认出了……在圣经中,他钉十字架后,保罗在《希伯来书》中写道:“他现在是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的大祭司。”
如果他已经受死,解决我们救恩和软弱的问题,那我们怎么才能摸到他呢?必须是这本圣经的某个属灵彰显得到应验。所成就的一切事都是要应验经文,证明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93

现在我要问你们。如果我们今晚要找到耶稣,我们要寻找哪种人呢?我们必须要……我们今天能看到耶稣的唯一方式是当人们在你里面看见他。当他们看到你的生命,看到我的生命时,他们看到了耶稣。

神的灵在你里面彰显耶稣的生命,就像手表里的主发条走时,手表的每一个部分都恰到好处地运行。圣灵控制你的情感;控制你的习惯;控制你的感官;控制你的信心。圣灵是主发条,圣灵在你心脏中央控制你。愿主祝福你们。
94

呐,我要把这点讲清楚,因为小伙子们正在录音,我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任何人都明白这点吗?我没有能力医治。唯一的事就是我是神卑微、不配、无用的仆人。我这么说不是因为谦卑;我是从心里这么说。拥有跟我这样与主的经历,做的却不比我现在做的更多,我谦卑地为自己的见证感到羞愧,我本可以为主做更多的事。

呐,如果比利或吉恩……不管是谁……他们已经发了卡吗?好的。我要说,这里有多少人想要接受祷告,请举手?每个想要接受祷告的人请举手。呐,朋友,你瞧,那是整群的人。谁会是第一个呢?好的。
95

他发了一些卡片,卡片上有数字,1、2、3、4、5、6、7,像这样,不管是什么。卡片都打乱了。……等一等,你发的是从1到1……有时候他只发50张,下一次从50开始继续发。每次都有新的一群人,瞧,就是这样。我们这么做,这样人们就能正确地排队。呐,我们一次不能排太多人。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让他们排队,为他们祷告。

呐,如果有人看……不管谁有……你不需要有祷告卡才能得医治。不,是你对基督完成了的工作的信心成就医治,不是那卡片。卡片只是让你来这里祷告,不是让我触摸你或你触摸我。是你的信心触摸耶稣。那是首要的事。他是大祭司,我不是。瞧?我只是他的仆人。
96

呐,不管你在哪里。瞧,可能有人站不起来什么的。呐,我们排队。让我们看看他们要站在哪里?我想我们必须……哦,我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做。说什么?就在这里。好的。1号?在哪里?那是1号祷告卡吗?好的。2号?有人有2号吗?3号?4号?5号?

看上去我们一次可以尽量多站些人。让我们看看我们这里的地方怎么样。若是这样,等一下我们可以再叫一些人。我们看看。1、2、3、4、5。我们试试,6号?我们还有地方给另外的人。6号,举手好吗?是你,年轻人。7号,举手好吗?好的。8号?现在我们看看我们站得如何。8号?你有吗,女士?好的。9号,不管谁有9号,举手好吗?10号,不管谁有10号,举手好吗?
97

我相信那大约是……我相信那够多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站……好的。此时那就够了。一条祷告队列。

98

现在我要全心和尽我里面的一切要求你们,请你们敬畏一会儿。呐,你意识到我所站的这个位置……这里有多少基督徒?你意识到我在做什么吗?你想要取代我吗?瞧?我想要…………

过一会儿,要么我就会被证明是说谎者,要么我会被证明讲真理。只有一位能做这事,那就是神。是的。是神要这样做。我全心谦卑地祈求他证明我已经告诉你们真理了,他是神的儿子,你们的基督教信仰不是某个神秘、绝望的虚构,而是复活主耶稣的实际。你明白吗?现在它支持那个吗?
99

呐,“伯兰罕弟兄,你所做的是什么呢?”多少人曾见过光即主的天使的照片?瞧,你们很多人。我相信它在这里的一本书上。联邦调查局和他们所有人都审查了。它摆在华盛顿特区,有版权,作为唯一被拍摄到的超自然物。哦,那是……那是它的一张不好的照片。照片不是很好。

我没有……我没有卖书。我没有电台。那是……高登·林赛印了那书,我以不到四毛钱向他买,带来,让人卖。每次我都在书上亏损,不得不送掉很多书。如果有人没有钱付书的钱,我来把书送给他们。是那样的。瞧?你白白地得来,也白白地舍去。所以我……
100

这是给高登弟兄的信息。另一本书好多了。差来的先知……不,我忘了。哦,南非……是的,斯达茨克列夫,葛培理同学时的朋友和伙伴,我想他跟葛培理一起上学。是那样的。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上尉,随军牧师,写了那本书,是个基要派的。呐,我们需要你们的真诚祷告。

今晚我想要求你们,你们向神保证你们的信心。呐,记住,摸了耶稣衣裳的妇人,耶稣对此一无所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父根本没有显给他看任何异象。妇人通过基督获得了自己所求的。是你的信心成就了这事。我怎么做呢?它是一个恩赐。
101

当我只是个小孩子时,我不知道有多大,我还只是在爬。我一定不到两岁。我记得,我能记得的第一件事是一个异象(瞧?),我还只是个孩子。异象告诉我说我要住在印第安纳州靠近新阿尔巴尼的一个地方。

我在那里已经生活了三十七年。对不起,是四十年,我在那里已经四十五年、四十四年。我不是指让自己三十七岁,我四十七岁了。我在想,当我三岁时我去了那里。我不是有意要犯那个错。神知道我不是。……
呐,你好?这是把你自己交给圣灵,他恩膏。就像任何传道人来到讲台,他头脑里有主题,他把自己交给圣灵,圣灵藉着他传讲。那是牧师、教师或传福音的。使徒也是同样运行的。……
102

我没有宣称是先知;我只是主的仆人,我不可能是……我不是先知,但我只是主的仆人。知识的恩赐,不管你想怎么称呼它,它是神的恩赐。藉着恩典神赐下它,因为我没有功劳得到它。

呐,这里有多少不会进祷告队列里的人想要接受祷告,想要神医治你,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我不管是什么病,你在哪里。没有卡片等等,请举手。好的。只是想看看。
呐,你瞧这边。全心地,如果圣灵要恩膏,你说:“主耶稣,我全心庄严地相信它是真理。”呐,你看神会不会行你祈求他的事。好的。一切都好了吗,比利?
103

我不愿留你们站着。弟兄,这是病人吗?是这个人吗?过来这里。呐,就在这里好了,先生。呐,今晚这是一件事,跟一次两个人在圣经的场面里相遇的事件相似。我已经说这是乌陵土明。主题是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这是两个人。我们彼此见过面;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是吗,弟兄?我们是陌生人。但我们一生以前从未见过面,也许出生相隔多年,相隔几英里。但当腓力去找到拿但业,领他到主耶稣跟前,耶稣认出了有关他的事。
104

呐,你来这里有个目的;你可能是……如果我不认识你,会堂里没有人是我认识的,除了在这里录音的利奥和吉恩、这里这位弟兄、牧师、站在旁边的弟兄等等,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他站在门口,米利曼,米利曼弟兄。据我所知,那是我在会堂能认得的唯一一个人。

这里有多少人我不认识你,请举手,你知道我不认识你,或对你一无所知?好的。在祷告队列里也一样。好的。瞧?这是一个人,已经见证了……呐,如果主耶稣……如果这人……如果他是个怀疑者,如果他来这里,只是个不信者,为了某件坏事上来,留意看发生什么事。
如果他在这里,是基督徒,或者是罪人,如果他在这里是因为财政问题,他想要主帮助他做一件财政方面的事,也许是要照顾他的家庭什么的,为他的家人支付就要偿还的钱。也许他在这里是因为跟他的家人有家庭问题,什么事错了。他在这里可能病了,有需要。我不知道关于这人的事。他是个完全陌生的人。
105

呐,如果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穿着他给我的这套衣服站在这里,如果这人病了,怎么办呢?呐,要谨慎你怎么回答我。如果他站在耶稣面前,如果他说:“耶稣,你会医治我吗?”你认为耶稣会怎么说呢?

耶稣会说:“我已经医治你了。”
多少人知道救恩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当耶稣受死,除去世人罪孽的时候,每个得救的人都得救了。医治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那是你个人的信心。“哦,伯兰罕弟兄,对不起。我两个星期前才得救。”嗯,你更是一千九百年前得救的。你只是两个星期前才接受。就是这样。瞧?就是这样。瞧,它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
106

呐,他是能被我们软弱所触摸的大祭司,唯一的方式就是你触摸他,他转过来做他对妇人所做的同样的事。如果主耶稣对这人说……让他作判断。如果我说:“你病了吗,先生?”

他会说:“是的。”
“哦,我要按手在你身上。赞美神,你会痊愈的。”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那样相信。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但是,如果圣灵回去,像他在主耶稣的日子所做的,把他已经做的事说出来。他是这事的见证人。
107

呐,犹太人可以转过身来,说:“那是在耍把戏。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告诉你:那人有心灵感应什么的。就是这样。他告诉腓力时……不,拿但业在那棵树下,或他在那里做的一件事。那只是个……他是一伙的。就是这样。这是某种把戏。”魔鬼总是想要那样举止。

但听着,有神迹发生在身上的人,他更清楚。他知道。他说:“我认出这是神的儿子。”据我所知,他的名字拿但业今天是不死的,在荣耀里,要永远与耶稣同在。那些批评者,神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有一本圣经,就会读到有一个拿但业。
108

呐,先生,我们站在同样的地方。你我都是人,有一天必须站在主耶稣的脚前,为我们的生活交账。我们站在这里。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但我认得你是基督徒,因为当你的灵……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但当你的灵运行时,好像是欢迎的。呐,你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我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

你在这里有个需要。你来向主耶稣求一件事。呐,如果他能使用我做一件事,使你相信……如果我是传道人,我算不上是神学家,但如果藉着传讲神的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呐,神赐给一些人一个方式,使他们能讲解经文。我没有受过教育那样做。但主为你们赐给我另一个方式,使你们知道他在场以及他的复活。
109

呐,如果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站在这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会对这人做同样的事,像他复活前在地上时所做的。对吗?同样的事。如果他会,你会相信吗?让这人判断。呐,真正的敬畏。

呐,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当我们将自己交给神的灵时,愿每个人都敬畏。
呐,先生,只跟你谈一会儿。愿主耶稣帮助我们。呐,这人是……他在这里是因病的缘故。他在这里求神医治,这人祈求医治他的肾病,还有他内脏的病,他的肾和内脏。那是真的。如果是,请举手。说到医治你,我做不到,先生。但你的生命现在不能隐藏。
110

你在信吗?呐,瞧,你跟他谈得越多,异象,你瞧,它要你的命。多少人知道异象需要……嗯,但以理看见一个异象,就使他头痛了多日。瞧?那是有类似生命的东西从你身上出去。

呐,我要跟他谈一会儿。也许主会对这人说别的事。我不知道。让我们为你求主。如果我们不去到另一个人,让我们求主一会儿,看主会不会说。
呐,不管是什么,先生,我知道告诉了你什么,唯一的方式就是藉着在那里录音的磁带。不管主说什么,都是真理。你听到有东西说一些事,不是吗?那不是我,因为我不认识你。但不管是什么,都是真的(对吗?),绝对是真的。
呐,我要你看这边,全心相信。正如彼得和约翰说:“看,你看我们。”瞧?换句话说,只要留意我在说的话。以利沙说:“我若不看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你。”瞧?他又说:“给我找一个弹琴的来。”弹琴的时候,圣灵降在先知身上。他看见了一个异象。那正是我们此时做的事。
111

呐,如果会众还能听见我,这人,你在照片上看见的那光就在这人周围,他又离开我了。是的,他因一次检查,患了某种病,是内脏。是内脏病。我看见这人得了某种病,像是手术。是的。我看到他出去,因这手术也产生了内脏的粘着物。

呐,你知道,站在我面前不会使你有那样的感觉,是吗?如果你能看见……如果你在……如果这里有人想要科学的……在我所站的空间里,那是另一个世界。你意识到是什么使一个人那样举止。他的情感……在能有情感之前,必须有东西产生情感。那光正盘旋在这人周围,瞧?弟兄,我要为你祷告,不管是什么问题。
112

我们仁慈的天父,这人站在这里,他有什么问题,你是知道的。你的心是要医治他,或将他所求的任何东西赐给他。圣经告诉我们你说的最后的话,你赐给你教会的最后使命就是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你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这么做是顺服神的命令,奉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我们的弟兄得着他所求的,阿们!

神赐福你,弟兄。呐,不要怀疑任何事。瞧,你去,不要再犯罪,不然更糟的事会临到。罪是什么?不信。只有一种罪。喝酒、抽烟、赌博、犯奸淫不是罪。那是不信的属性。你那样做,因为你不是信徒。神赐福你,先生。愿主耶稣与你同在。
113

你好?呐,如果……当然,你我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你也许不认识我。就像我们只是在这里见面一样。但神知道我们俩。呐,如果……这是一幅美丽的场景。……多少人想要生活在《约翰福音》4章的圣经时代,看见一个妇人来到井边,站在一边观察。

你想要生活在那个时候吗?靠着神的恩典,你又回到了那地方。我不是耶稣,她也不是来到主耶稣那里的女士,那是外邦教会的预表。我不能说。我知道我不是耶稣。我是属他的。他是我的父,是我的救主。但我不认识妇人。那是神。
但若神做同样的事,那会帮助你的信心相信他要做同样的事吗?女士,那会帮助你吗?你知道我跟你是陌生人。
114

你知道有件事在发生。那不是我—你的弟兄。但如果你们会众留意,站在这里的会众的情感,任何人若能……当它离开我时,希望你能看到。那是带领以色列人的火柱,我以真诚的心相信。

耶稣在地上时,我们都知道那火柱是基督,是立约的使者。他说:“我从神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当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他时,他仍是那火柱,那光。他今天仍是一样的。
女士,你害怕。你最大的事是害怕,因为你害怕手术。那是真的。你刚刚出血,血流出来。你害怕手术,所以那是你这次不去看医生的原因,因为你害怕手术。
115

你不是来自本城,那地方叫密歇根州埃德摩尔或类似的东西。你的名字是艾伯特·雷太太,雷,REA。是的。你此时无法隐藏你的生命。我不是你的医治者;我是你的弟兄。但那位,现在这里有东西知道你,你知道我不晓得。知道他们来了的同一位耶稣知道。我只是葡萄树上的枝子。你知道那是主的同在吗?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相信,不是吗?让我们祷告。

116

我们的天父,我们谦卑地来到你面前,承认我们的罪,相信你的独生爱子主耶稣,真诚地祈求,因为你已经用你的同在祝福我们。毫无疑问,我们知道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因为你今晚正在做同样的事,像你钉十字架前在地上时所做的。

怀疑、仇敌、魔鬼、疑惑最好逃跑,因为主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末世以前,转折的时候已经到了。总是在转折期发生:天使显现,先知们出去,神迹奇事发生,就像上古时期、领以色列人出来、主耶稣第一次来到,现在是主的再来。神啊,宣称你的工作,因为你是义的。我奉基督的名按手在这妇人身上,祝福她,祈求无论她求什么都赐给她,阿们!
阿们!神赐福你,女士。不要怕。只要有信心。
117

过来好吗?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主的天使,当他遇见我时……你看过那册子吗?你记得那天晚上在屋子里,他告诉我:“你若叫人相信你……”

我说:“先生,我没受过教育,他们不会相信我。”
他说:“正如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印证他的事工,你也要有两个迹象。”他说:“藉此你将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他们就会相信。”
呐,到这个时候你有权利怀疑我,但如果神成就你祈求他做的事,不管你的渴望和需要是什么,你只能凭信心祈求他帮助你。对吗?呐,那将是你对神的信心。
118

第一,你想要为你的眼睛祷告。是的。然后你想要为一个孩子、一个残疾的孩子祷告。是的。我想我能看见孩子。你全心相信你会得到你所求的吗?我要为你祷告。然后照你的信心,为你成就。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祈求你的怜悯延伸到这个年轻人。主啊,你知道她的心。我按手在她身上,奉主耶稣的名,祈求她所求的事得蒙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赐福你,女士。愿你得着你所求的,是我的祷告。
119

现在要相当敬畏。这是一直让我困惑的一件事,就是在神同在中的人们的情感,它对人们所做的事。一件事临到了你,一件事发生了。

晚上好,先生。我想我们是两个在地上第一次见面的人。我不认识你,也许你不认识我。是的,不是吗,先生?是的,先生。我不认识你。但如果你病了,我医不了你。如果你渴望一件事,若是从神来的,我无法给你。瞧?
如果你病了,有需要,我能帮助你却不愿帮,我就是个坏人,不是吗?我就是个伪君子。如果我能帮助你却不愿帮,我就是个坏人。我相信一个讲信誉的人会帮的,更何况是基督徒(瞧?),会帮的。但我帮不了。就像我可以讲我所看见的,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个,就是我所看见的。
120

你在这里不是为你自己;你在这里是为了别人。是的。是你女儿。她是个残废,她没有……她甚至不在这里;我相信她是在印第安纳州福特维恩。你有个小毛病,就是轻微的关节炎疼痛,偶尔临到你。我看见你搓关节。但这不是伤害你的事。

你相信基督今晚会将你所求的赐给你吗?你相信吗?现在全心地接受吗?你相信神能够去到病人所在的地方,只要说话就能做这事吗?今晚你认出他是那种人吗?我只能说我看见的,先生,瞧?你现在相信,是吗?我要跟你一起祷告,弟兄。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祈求你怜悯这个人,将他心所愿的赐给他,愿他今晚离开这里,得着他所求的一切。作为他的弟兄,作为你的一个信徒,作为一个有一天要站在你面前、为我们现在所活的生命交账的必死之人,我为他祈求。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神赐福你,先生。去接受你所求的吧。现在开始认真相信吧。
121

你好,女士?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以前见过我。好的。但你不……我不认识你。是的,但主认识你。现在妇人周围变暗了,相当黑。第一,女士有肿瘤;另外,她有高血压。她有各种的并发症,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准备中风,周围黑暗。姐妹,我医不了你。我医不了。但现在说话的或已经说话的那位能。你相信你在他的同在中,不是在你弟兄的同在中,而是在他的同在吗?你现在愿意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吗?

我们仁慈的天父,当她把这道靠在怀里,我谦卑真诚地祈求你将妇人心里所渴望的赐给她,赐给她医治,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神赐福你,姐妹。现在去吧,全心相信。
122

神经质是可怕的事:伤痛,引起各种的麻烦等等。但神能医治神经质。你相信吗?你是个深沉的思想者,孩子。你就是那种人之一,没到桥边就在过桥,接受别的东西。事情从来没有照你所想的方式发生。

你总想要一个地方立足,让你能开始。你渴望找到那地方。是的。孩子,现在你就在那地方。你别想长大了是个神经过敏者、疲惫、颠倒。你是个太好的年轻人,不会那样。
刚才悬挂在你头上的影子已经离开你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它离开了你。呐,你的信心把它除掉了。你现在摆脱你的问题了。你知道一件事发生了,是吗?如果是,请举手。悬挂在年轻人头上的黑影,甚至不用祷告,他自己的信心就成就了这事。神赐福你,先生。太好的事。愿神与你同在,帮助你,是我真诚的祷告。
123

同样的问题,神经问题,女士。你愿意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医治你吗?如果我求神,你相信他会应允吗?让我们祷告。

我们的天父,我奉基督的名祈求,愿你帮助她,医治她,使她痊愈。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好的。神赐福你,女士。去吧,现在全心相信,要有信心。
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不要想那些忧虑。我不是在读他们的心思。女士,把你的手放在我手上。如果全能的神让我在这里的异象中看,不是看这妇人,这样你就不会认为那是心灵感应。如果神让我知道妇人的问题是什么,或者你有什么事……让她作见证人,那会使你满意吗?你相信吗?
女士,我在跟你交谈,握住我手的这个人。是在血液里,糖尿病。是糖尿病。如果是,女士,请举手。把手从我手上拿开,向神举起。这是心灵感应吗?当然不是。这是……